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嚴正聲明:食環署拒配合集會人士清理垃圾

【嚴正聲明】(10月2日晚上8時)

集會人士願意全力配合食環署保持環境衛生,而食環署卻卸責於集會人士,對食環署助理署長劉志旺在政府跨部門記者會(10月2日)上的陳述失實表示憤怒!

(編按:今早約十時,「結束一桶專棄」專頁指食環署再講大話:「10分鐘前,食環阿sir又打來要求我搵市民搬垃圾去美利大廈! 但食環老頂昨日對住鏡頭講係食環自己逐袋搬的!」)

我們是一群在中信大廈(政總)/中環郵政總局/大會堂後/金鐘食環垃圾站/統一中心/海富大廈,連日處理垃圾及回收分類處理的自發市民。

食環署助理署長劉志旺向傳媒表示(編按:10月2日記招),是集會人士不讓他們進入集會場地內清理垃圾,及要由他們的清潔工人入集會場地內將垃圾逐少運走, 尤其特別指出金鐘食環署垃圾站的問題。但現場實況是,我們集會市民願意開放通道給他們運走垃圾,但食環署人員表示不想進入集會場地運走,堅持直至要由平日的正常行車路線,垃圾車才會駛入。

最後我們為了解決垃圾問題,自發集會的人士願意與食環作更多配合,所以自發人士情願用人手逐袋搬去食環垃圾車要求停泊的地方(中信大廈/中環郵政總局/金鐘高等法院門外)給他們運走,結果在政總/中環/金鐘所有積存的垃圾和回收物,均是經自發人士用人手幫食環署運走或由自發的私人垃圾車運走,自發人士還幫忙掃地,清理地上餘下的垃圾以保持地方清潔。

我們強調,政總/中環/金鐘各地點的垃圾及回收分類均是由在場集會人士合作清理,並沒有阻礙食環署工作!

「結束一桶專棄」面書專頁

社群網路的反思:你認識所有的「朋友」嗎?

matt_kuleza_1000_coffie_1.jpg?itok=t_aXM8-R
photo credit to 1000+ COFFEES

澳洲一名學生最近為自己的人生設定一項馬拉松計劃,他打算把臉書上所有的朋友通通約一輪出來喝咖啡,以一天一位的速度進行,以他目前的朋友數來看,一千多人大約需要花三年的時間,如果三年內無法如數約完,那就再延期,這項計畫看起來既有趣又充滿正面能量,但人們好奇的是,最終的達成率會有多高呢?

閱讀全文

社群網路的反思:你認識所有的「朋友」嗎?

matt_kuleza_1000_coffie_1.jpg?itok=t_aXM8-R
photo credit to 1000+ COFFEES

澳洲一名學生最近為自己的人生設定一項馬拉松計劃,他打算把臉書上所有的朋友通通約一輪出來喝咖啡,以一天一位的速度進行,以他目前的朋友數來看,一千多人大約需要花三年的時間,如果三年內無法如數約完,那就再延期,這項計畫看起來既有趣又充滿正面能量,但人們好奇的是,最終的達成率會有多高呢?

閱讀全文

食環署故意不收垃圾

圖:9月30日日晚金鐘現場,示威者將垃圾處理好後,由泥頭車義務運走,由讀者提供。

由譚凱邦發出
回應食環署副署長收垃圾聲明
不應抹黑參與垃圾收集及回收人士
義工已陸續在各佔領區建立垃圾收集及回收糸統

昨日(10月2日)於政府跨部門記者會上,食物及環境衛生署副署長劉志旺稱,由於示威者阻礙,清潔工人未能進入金鐘垃圾收集處清走垃圾。

可惜,據本人觀察及於金鐘附近負責回收的朋友指出,實際情況與劉副署長所言有很大出入。多位參與之義工曾經嘗試直接跟食環署協調,並明確表示會合作讓清潔工人進入佔領區工作,但食環署代表的回覆竟是「唔想入示威區收」。所以,其實是食環署刻意刁難,而劉副署長就是歪曲事實,公然抹黑!

其實從不同的傳媒報導中可見,示威者一向對公共服務機構,例如消防、救護等等十分合作,應不會阻礙食環署工作,況且收集垃圾,對示威者而言更是有益,劉志旺反將問題歸咎於示威者,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無論如何,本人再三希望各部門以正面態度對待示威,更須當守本份,處理其職務應份事宜,例如食環署應盡力收集各處垃圾,保持市面衛生。各佔領區亦已陸續建立處理廢物及回收物資的系統,展現佔領人士顧及環保的精神。

今次的「遮打革命」全程和平,示威者克制,希望以最低的影響換取已爭取多時的對話及真普選,願各部門能夠重點正軌,放棄抹黑,協助市民表達聲音。

群眾佔領的是早已被佔領的香港

香港“佔領中環”運動本來是承襲過往遊行示威表達“民主訴求”的一個“道德感召”運動,其受眾其實並不激進,和平、自律水平教國際傳媒震驚。然而,今天可以發展到百花齊開、遍地生機的群眾佔領運動,箇中原因只有三個字:催淚彈。

87枚催淚彈擊散的不是群眾,而是政府管治的合理性;87杖催淚彈並沒有蒙蔽群眾的視野,反而讓我們看得更清楚從前被蒙蔽的現實。因此我們蓋不住心中義憤,沒有大會督導,群眾自發佔領城中據點。貨車堵路、後勤補給、防衛街道,反證人們說的“群眾會亂”。愈是身於危機,群眾愈是自發地團結。老的上前為年輕的擋路,說:“有事你們先走”。

催淚彈集合了群眾。煙消霧散以後,我們看到的不是一群稍有風聲便宣告退縮的運動者,而是歷時五日堅持不懈的群眾。為甚麼不足一百個催淚彈有如此大的作用?這是因為,它向群眾揭露了管治一方、權貴一方潛在的一套思維:“我們喜歡對你們做甚麼都可以,香港是我們的,不是你們的。香港連街道都是屬於我們的。你敢來?我就趕。”

是甚麼催生了這一種霸權的思維?這一種“我是你的主人”的思維?在這裡我們有兩種答案。第一個答案就是“因為香港沒有民主”,其受眾就是深受“道德感召”的香港中產,而正正是因為他們這樣重視民主的價值觀,他們極力鼓吹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模式。第二個答案就是很市井的價值觀:當你買樓發現樓價高、買餸發現食物貴、買甚麼都發現自己在李嘉誠主導的市場之中“只有自由、沒有選擇”,錢是最誠實,他們當然是主人。

當然,稍有思考能力的讀者都知道以上兩種答案並非對立,政治經濟本來就是血脈相連、體液交融的一對。在這裡,我反對的正是任何純粹主義的想法,因為哪一方的純粹主義都不是實事求是的。有一些人,在運動之中只講民主價值和道德感召、不談及我們需要堵塞社會經濟來迫使權力一方承認群眾的存在,那是活在現實的泡沫之中。

過去道德感召、和平理性的運動上升為群眾佔領的運動的深層原因正是:單純講價值觀的運動政府當你無到,用催淚彈招呼你。當催淚彈戳破了這些泡沫,社會最赤裸的一面露出了:他們以為自己是主人——因為他們操縱了我們的生活條件,從選舉,到樓房,到街道。

要扭轉這一個奴隸與主人的社會關係,我們要明白的就是民主本來就不單純是一套價值觀,它所追求的是一種具體的權力關係:讓群眾真正掌握自己生活的條件。也就是說,房屋不能只是炒賣品、公共交通不能收費無理、警方不能隨便向群眾扔催淚彈…等等。

他們可以有條件認為自己是主人,是因為他們在這個社會的規則下早佔領了香港:如果貨幣、數字是這個世界唯一的語言,他們早已佔領了香港。從股市的數字,到選舉議席的操縱,再到租金,再到層壓式壟斷下只升不跌的物價…香港是屬於他們的。因此,群眾佔領就是在宣佈“我們要一個別的規則的世界”。正正是催淚彈的暴力揭示了這個從前被數字蒙蔽了的社會關係,以影象的方式赤裸地告訴港人:管治與權貴的一方在現行制度下佔領了屬於公眾的地方,這裡不再是我們的香港。因此,佔領運動實際上是群眾對這個權力關係的直接回應:群眾要從霸權手上重奪這個政治經濟。

文 / 黃杰

別讓香港掉進恐懼的深淵-論警察城市、空城計及回應策略

攝:獨媒記者吳卓恆

自2014年9月28日晚上,香港警察向手無寸鐵、和平佔中的示威者發放87顆催淚彈以後,特首梁振英可以說是正式向廣大市民與世界宣佈,梁振英的治港方式,就是將香港變成警察城市(Police State)。

所謂的警察城市,按維基百科最簡要的解釋,是指「一種國家(或地方),其政府認為自己是人民的監護者,有法定權力,可以在缺乏法律程序的前提下,直接違反人民意願,以行政力量控制人民,指導人民如何生活。

一個警察國家常典型的表露出集權主義和社會控制的要素,通常很少或沒有區分法律和行政部門對政治權力的履行,對人民的社會、經濟和政治生活實行嚴密和鎮壓性的控制。表達或溝通政治觀點或其他的觀點的限制,這些觀點都受警察監督或強制。政治控制可以由在憲政國家一般強制的邊界之外運作的秘密警察部隊的手段來加以執行。」

警察城市與鐵腕鎮壓

或許有人認為,香港政府還未能夠指導市民如何生活,警方只是錯估形勢,因而部署失誤,才以催淚彈鎮壓和平請願的示威者。

表面上,自9月28日以來,特首對傳媒避而不見、警務署署長潛水、警方撤回防暴警察等措施,貌似懼怕民意及國際壓力,事實卻是政府正在部署一場大場模的民意動員,企圖以恐懼瓦解佔領中環運動,而散播恐懼的首要方法,正正是透過警方的鐵腕姿態。

據《南華早報》引述,警務署署長曾偉雄曾於9月30日零晨,向警隊發放電郵,大讚警方非常克制 (Extreme patience)。同日,網上流傳警方內部片段,片中清晰見到曾偉雄現身鼓勵前線警務,繼續力挺下屬向群眾施放催淚彈的行動「沒有做錯到﹗」。

行文之際,警方昨日 (10月2) 下午本以人道理由要求集會人士開路讓一輛救護車駛入,示威者同意後,兩架警車卻想尾隨進入,導致集會人士與警方對峙並發生推撞。警方以用人道理由欺騙示威者,這不只是一般無賴的行為,還反映出警方唯我獨專,視法治為無物,肆無忌憚操弄市民對警方之間的信賴。

尤為甚者,警方高層人員向《明報》承認,昨日下午(10月2)日已運送橡膠子彈、催淚彈等武器進入特首辦,強調如果示威者衝擊特首辦防線,警方一定使用有關器械應付示威者。

由此幾項消息可見,反映出警方及特區政府強硬的姿態—即使飽受國際社會譴責,他們也在所不惜。

建構空城、策劃謠言與行動升級

上述只扼要地簡述了維持治安與救護服務這兩項社會功能如何受政府操弄以外,更可怕的是,政府表示自昨日起每天下午5時30分召開跨部門記者會,匯報佔中影響。就昨天所見,參與的部門包括運輸署、教育局、醫管局、食環署及行政署。

奇怪的是,各方門所提及的佔中影響,有沒有其他可解決的方法?例如運輸署指佔中堵塞道路,影響交通,至9月30日示威者佔領區擴理至廣東道,受影響的巴士線有270條,即47%路線,40%乘客受影響,有網友已指出運輸署實有心誇大佔中影響。又例如,明明佔領區域有限,但教育局宣佈區內所有學校停課。又例如食環署指無法正常清理街道、收集垃圾,影響環境衛生。事實卻學生每天已經不辭勞苦地清理垃圾,亦被國際媒體BBC形容為「非常有系統(exceptionally organized)」,更被前線清潔工稱讚,食環署只須要簡單清收便可,但署方仍然拒絕

不少市民近日也察覺,不但是街上維持治安的警察少了,連交通警員也鮮見其蹤,消防救護車出動頻密了,其他公共服務也以相繼以佔中為由,受影響了……這種無政府的空城狀態,是無獨有偶,還是各部門的刻意合謀,營造出香港隨時因為佔中而出現趁火打劫的現象﹖在各部門合力之下,政府可能已在不知不覺間,淪為一具製造恐慌的機器。不但是前線警務人員被捲入這場政治風暴之中,接下來消防員、醫護人員、教師、社工等,可以想像整個社會各階層都可能成為謊言的一部份,開展這場生活政治的鬥爭。任何人的沈默,都可能變成極權的支持者。

問題是到底佔中對小市民的真實生活有什麼影響﹖當中是否沒有包容的地方﹖還是誰在悉心策劃,甚或是誇大情況,引起恐慌,從而製造一般市民與示威者之間的敵我矛盾﹖尤其是當香港人撐香港人的精神才剛展開,誰在破壞這種信任與支持﹖

政府除了透過警察鐵腕政策,樹立強硬的姿態之外。自9月28日以來,網上不斷流傳各式各樣因佔中如何影響社會秩序,例如救護車因佔中延誤、孕婦、老人家未能及時抵達醫院而失救等等,雖然幾乎所有個案後來都被傳媒證實是子虛烏有,但有關流言的目的,只為製造佔中「阻礙社會運作」,佔中「影響社會秩序」的印象,從而帶領群眾達至「雖然沒有謠言般誇張,但佔中也不是沒有影響」的結論。

面對著當權者刻意製造危機感,有部份示威者認為行動有需要升級的迫切性。在此之前,筆者希望追索一下所謂「運動失焦」論述的源起。

自2014年9月28日警方以催淚彈鎮壓示威者以來,翌日全港所有報章均以催淚彈為頭版報導。然而,當政府於9月29日撤回防暴隊以來,輿論均一面倒解讀為政府態度軟化,數十萬市民在街上剛剛開始享受佔領得來的空間之際,翌日兩份親梁陣營的《東方日報》及《太陽報》分別以「何去何從」與「行動升級」為題,頭版報導並探索佔中運動的行動路線。

作為親政府陣營的媒體,如此關心民主運動的去向,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然而,時間往往可以解釋一切。筆者行文之際,正席示威者於佔領現場激辯運動路線之時,其中一方所持的觀點,正是由親梁報章所關心、所注視的焦點。一場民主運動,百家爭鳴,本屬平常,但若當權者居然透過媒體宰制及國家機器,滲透及爭奪運動路線之話語權,筆者實有責任將之點破,以正視聽。

由此觀之,特首有意無意誇大群眾對政府的依賴感,操弄恐懼的羊群心理,企圖製造「回歸特首管治懷抱才是社會穩定的惟一方法」。以當前局勢而言,這才是佔中運動最大的障礙與敵人。

《直面內心的恐懼》作為回應策略

心理學經典鉅著《直面內心的恐懼》(有譯作﹕《恐懼的原型》)或可給予香港一些啟示。德國作者弗里兹•李曼人指出恐懼屬於生命的一部分,它以不同的面貌伴隨人生出現,每個人都無法逃避,直至死亡。每當人感受到被恐懼的巨大陰影籠罩著時,表示我們正處於人生的關卡,面臨重大的挑戰,躲避恐懼形同不戰而降,只會削弱我們的力量。如果我們先行接納,並且嘗試克服恐懼,新的力量將會誕生。每戰勝一次恐懼,我們就會變得更堅韌。

面對政府一面倒的指控及誇大佔中的影響,現時運動的首要任務是呈現真象,抵抗香港已成為被佔中癱瘓的空城論述。網上零星有網友及前線公務人員以仔細的筆耕逐點擊破政府的謊言,但在本地媒體長久以來被政府收編的狀態,有關資訊還未廣泛傳達至社區。在傳播真實資訊方面,香港人還要多加努力,多鼓勵其他人辨識資訊真偽。泛民議員及良心媒體亦持續地追究政府各部門的謊言,勿讓他們繼續散佈恐慌。

此外,很多人會將空城直接聯想到廢墟、死城或頹垣敗瓦的場景。然而空城又是否一定是死城﹖沒有自由行的香港,購物是否更加容易﹖沒有名車穿梭中環,空氣是否更清新﹖沒有金融股市,社區經濟會否更加興旺﹖重奪街道,有沒有讓你多了解身邊的香港人﹖在街道上奔馳,有沒有讓你感到愜意﹖不上學,是否代表你的智識不能增長﹖不上班,是否代表你對社會沒有貢獻﹖運動可考慮的另一個方向,就是打開空城的想像,發展多元的運動模式,以創意、智慧激活每一個佔領區的能量。

就在香港寸金尺土的地方,空間即政治,早年有關地產霸權的討論沸沸揚揚,在此不贅,因此經營每一個佔領區都是一種民主實踐,是對香港政局官商合謀共治這種再殖民管治的異議。除了爭取政制改革以外,我們更可在佔領現場,用香港人的智慧與創意,討論、展示各種解決多年積壓下來令市民怨聲載道的民生問題的方案。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先生回應佔中時表示太陽還是會繼續升起,是的,感受重奪回來的空間,就讓太陽繼續升起,照耀每一個民主大廣場,別讓香港掉進恐懼的深淵,由好好經營佔領區開始,就讓我們一同把「空城」填滿吧﹗

10/3限時免費App特輯:用APP記錄所有你想朝聖的地點

今天的限免App除了有好玩的影像編輯App之外,還有讓生活更方便的小工具喔!
 

 

Track+
下載點:iTunes
價錢:NT$99→Free

【手機小姐超速測試極短評】 
有時候路過一間很不錯的餐廳,想說之後要來嘗嘗,你以為你記得地點,殊不知你高估自己的記憶力,或是手機記事本中存了一大堆雜七雜八的東西,找都找不到…Track+就是一款可以幫你紀錄所有地點的APP喔!只要按下「儲存地點」並分類,就能輕鬆管理朝聖清單囉…

林鄭月娥,不要再做傀儡啦!你需要自由呀!

梁振英:「我不會辭職,我要做好普選,一人一票。」
她(我一個非常冷靜的旁觀者朋友):「厚顏無恥。」

林鄭月娥,你可以忍受多久? 梁振英已拖垮警隊和整個政府,他昨天晚上對你的「委派」明顯地是局限你與學聯的談判底線和自由度。(所以昨晚你「二話不說」就離開記招。)

當你已到了「沒有什麼是輸不了」的臨介點時,或許會給予你啟示,你和香港的前路可如何走。我不想你也被拖垮,真的。(雖然在某程度上你已在被拖垮中。)

所以, 假如這次梁振英和中央不讓你有所突破, 你對這政府和政權還有什麼留戀?

Carrie Lam, don’t be a puppet anymore! You need freedom ah!

C Y Leung said, “I will not resign. I will make good the universal suffrage letting there be one people one vote."

She (a very cool outsider friend) said, “thick-faced."

Carrie Lam, how long can you stand? C Y Leung has already pulled down the Police and the whole administration. Last night he ‘appointed’ you to have meeting with the HK Federation of Students; he obviously limited your capacity in the negotiaton. (And, that is why you left the press conference curtly without saying anything more.)

When you have reached the baseline of ‘having nothing to lose’, it may enlighten you as to how you and this city should go forward. I really don’t want you to be pulled down also, really (despite the fact that you are being so).

Hence, if you can’t afford any breakthrough this time, what more can make you stay with this administration and this political p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