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單字回應

whatsapp

 

誰都希望,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可惜,你是知道,
用心耕耘不等於就能得回一分收穫。
更多時候,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你今早的一頓愉快早餐、
你那張牛證終究平倉穫利、
甚至乎,今天港鐵中竟有位美麗OL偷瞄你新買的領呔,
你實在很想把一天的開心事情都與她分享,
因為,逗得她笑,
比起你發奮圖強儲首期來得更正能量,
更有意義,
更快樂。

但你着實沒有提起手機的勇氣。
你輕輕的在whatsapp中敲完了文字,
在最後加上笑容符號的一剎那,
你意會到好像太矯情,太煩膠mode,
於是一股腦兒又把文字刪掉。

這樣,或許更好,
你對自己這樣的說。

你還奢望她會發現你「typing…」的一刻,
起碼讓她知道,你為她做着點點什麼,
卻最終還是覺得不打擾為上。

多幼稚。

 

大多時候,她致電給你,
多半訴說起她的不快事,煩躁鬱結。
你知道,女生都是多愁善感,神經質的反應敏銳。
你亦開始能從她的情緒波幅走勢圖中
預測到那幾天她會心緒不寧,無名火起,
壞脾氣續尋高位,試圖破頂發難。

你想說個爛笑話來個對沖,
你一早已在錄音手機上預演了好幾次,蠻有信心。
卻往往換來不詼諧的death air 缺氧地獄。

你很想看到她開心高興樂得把眼仔瞇成一線的樣子,
但她最開心的時候,通常都沒你在旁。
你驀然發現,根本從未看過她眼仔瞇成一線的樣子,
那些容貌都是你從instagram中偷看過而已。
裡面記載的花花餐室伊甸派對異國美食小玩意,
都不曾有你的足跡。

窗外的天空很蔚藍,舞台上的燈光很璀璨,
可是你上場的部分只屬rehearsal 的一刻,
你曾來過?你曾來過?
我曾來過嗎?

你開始不想談太多令你高興的事,
你也不想談太多令你不高興的事,
高興不高興有時無須接觸空氣的,
留一個位置在心內藏着就夠。

你成了一個很普通的聆聽者,
普通得就像隨意搖回來hea吹的「附近的人」一般。
你不想變得公式的機械對話,試圖扭盡六壬送出暖意,
往往,覆回手中的都是那些沒加情感的單字。
每個字你也懂,
卻概嘆何以烙進心坎會是如斯悲涼及零落。

你開始討厭自己,那種竭盡全力,
我甚麼都不要的自己是如此卑微,
你翻查那段像渡密月的短訊紀錄,
究竟是從何時步入如今的已讀不回雙剔號格局?
一定找到的一定找到的,
究竟在哪出了亂子?
還是電話的擺放位置剛好與她相冲相刑,相害相克?

除了「晚安」你發現窮得沒有字了。
你偏執地等待等待,
對話窗一直沒有被更新,
持續更新的只有她那個最後上線時間。
你安靜地緊握手機睡去,猶似學懂。
訊息的字用得愈單,心就會愈傷。
愈把事情想得太甜,只會愈苦。
而苦沖開了,𣎴會淡。

 

你看着那些隔了數天而來的單字式回應:

「係」

「ya」

「?」

「oic 」

「哦」

「k」

「haha」

「無」

「xd」

「唔」

 

的確,
很單。

 

2013年澳洲大事回顧

文、圖: 無言小品

2013年,澳洲無論在政府、經濟政策、以及對民生方面有很多的轉變,同時亦有過不少轟動的新聞,包括一直以來以工黨為首的政府被長期在野的聯合自由黨取締、廉政公署調查前紐省立法委員Eddie Obeid貪污案、教育及醫療改革、船民遺返政策等。各種的大事加起上來真的是數之不盡,不如現在就為大家一齊數算一下。

上年工黨民望嚴重「插水」,主要因前總理吉拉德 (Julia Gillard)因徵收碳稅及民眾重新支持陸克文(Kevin Rudd)的關係,工黨內部出現連續不斷的內鬥,因而制造時機讓自由黨介紹全新的政綱吸引新一代選民。 年中,吉拉德最終被陸克文逼宮下台,工黨內部又再次上演著2010年時的「政變」,只不過今次是角色互換而已。工黨換上新的領導不久,即將面臨九月的全國大選決定新的領導班子,陸克文在期間推出多項政策變革,可惜時間不足未見成效,大選時被艾伯特 (Tony Abbott)帶領的自由黨擊敗,工黨長期執政的地位從此消失。

除了國內政黨變遷外,關於前政府官員的新聞,內容亦非常豐富。前紐省工黨廳長Eddie Obeid貪污案進得重大進展,發現他的家族從多個收益人身上收取巨額利益,當中包括運用受益人的特權及煤礦開發許可證挖掘土地資料謀利,政府對土地開發者私用土地的處分變得更為謹嚴苛。

此外,澳洲政府對難民或船民的態度更顯強硬,並拉攏鄰國減少接收他國難民。現時大部份的難民仍未獲基本的生存保障,有時候還報導過有船民於海等待救援時遇難的消息。 當然,少不了關於吉拉德和陸克夫之間的諷刺性政治新聞!

關於留學生的新聞方面,今年的技術移民分數下降從65分下調至60分,還有匯率下調都算是那些值得歡喜的好消息。 另外,紐省交通部終於開設部份的火車乘搭優惠給留學生,也是留學生爭取福利的一小部分。壞事方面多的是,悉尼和墨爾本多間大專院校的教職員以及學生曾經發起過罷工潮,六月有中國留學生曾在火車上被打事件等等。

還有,年初昆省郊區的水災、Monorail結束其歷史任務、火車公司出現大改革(包括推出Opal Card, 更改時間表和鐵路路線標示)、紐省山火…總之未能盡錄。過去的一年發生了那麼多事,到底你最有印象是哪一件呢?

妞快報:等你等了10年!李奧納多奪下金球獎影帝

金球獎在台灣時間今天上午開始頒發,其中《瞞天大佈局》和《自由之心》並列獲7項入圍,最後由《瞞天大佈局》奪下3獎項榮登本年度最大贏家!最值得關注的是,讓我們不得不愛的李奧納多皮卡丘,睽違了10年終於獲得影帝啦!
source: Leonardo DiCaprio muy elegante en los Golden Globe Awards – gossipcenter
 

source: Jennifer Lawrence wins — for best photobomb – …

從「大」與「小」比較中西文明

(原載於:《成報》

(公有圖片)

(公有圖片)

 

中華文明是人類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惟近百多年來落後於西方,處於被動捱打的局面。原因何在?筆者不才,思之再三,深感重「大」輕「小」的國策,負面作用不容低估。現就航海、著作兩方面,作一粗略比較和陳述。

 

明代航海家鄭和曾七下西洋(永樂朝共六次,宣德朝一次),為有明盛事,至今仍被視為中國人的驕傲。的確,單是1405年初下西洋,鄭和的船隊就有大寶船數十艘,人員27000多人,絕非當時西方各國的任何船隊或艦隊可比。即使是今天,要投入龐大人力物力支持如此規模的航海活動,也非易事。

然而不可不知的是,鄭和下西洋是傾全國之力的航海工程,目的在宣揚國威,套用現代術語,就是「面子工程」。勞民傷財及熱鬧過後,一切便歸於沉寂,未能為中國帶來近代的海洋文明。其後的長期閉關海禁,更令中國遠遠落後於西方。反觀後來西方在地理大發現時期的航海,多是個人(有國家的支持也不是傾全國之力,西班牙女王支持哥倫布出海即為一例)的小規模探險活動。哥倫布發現美洲、迪亞士發現好望角、達伽瑪繞過好望角及開闢到達東方的新航線、麥哲倫的環球航行,都只有幾艘小船,但所引起的地理大發現,對西方文明的進步和貢獻無法估計,實在是規模小而意義大的航海活動。相比之下,令許多中國人感到自豪的鄭和下西洋,只是規模大而意義小的航海派對。

 

在文字編撰方面,十五至十九世紀之世,中西亦走不同道路。中國以國家為主導力量,編成了《永樂大典》、《古今圖書集成》、《四庫全書》等等許多大部頭的書籍,《四庫全書》更是傾全國之力的空前文化工程。可惜,這些大型圖書,只能替朝廷立一時之威,不但未能為中國的文化注入新血液,更有寓禁書和焚書於編書以達鉗制思想文化的作用,對文化的破壞難以評量。反觀西方的私人著述,如牛頓的著作影響到自然科學以至哲學、阿當斯密的《國富論》成為資本主義的理論經典、盧梭的《民約論》促進法國大革命及民主發展、馬克思的《資本論》為世界帶來翻天覆地的社會主義革命、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成為生物學的里程碑等等,它們對人類文明的貢獻,絕對是革命性的,影響力至今不衰,意義絕非《四庫全書》等可比。

 

表面規模的大與小,絕非關鍵,最重要的,是深、遠、大的意義。如果明清兩代數百年,政府持開放思想,將用於舉國體制式航海和文化工程上的人力物力,投於鼓勵和支持民間的自發航海和編著,日後中國甚至世界的發展局面,將大大不同。這是今人必須汲取的沉重歷史教訓。

 

多氯聯苯的污染改變了鳥兒的歌聲

文:奕晨

康乃爾大學研究人員發現:雖然低濃度多氯聯苯(PCB)不會殺死鳥兒,但可以干擾鳥兒唱歌。這項歷經 7 年的研究結果發表在 9 月份的《PLoS ONE》科學期刊上。

在 1979 年美國禁止此類化學品之前,多氯聯苯因其可承受極高的溫度而被廣泛的應用於電子設備製造工藝中。(編者註:多氯聯苯是曾經廣泛使用的難降解的有機污染物,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在日本和台灣導致「米糠油污染事件」後,逐步在各國被禁用。)

第一作者薩拉‧德萊昂(Sara DeLeon)博士說到:「我們剛剛意識到,多氯聯苯以極其細微但關鍵的方式影響著鳥兒的行為」,她在博士期間做的這項研究。目前薩拉是德雷塞爾大學的博士後。

她說:「我們研究發現,黑冠山雀和歌帶鹀是在吃受污染的昆蟲時攝入了多氯聯苯。這類化學物質通過模擬激素,干擾鳥兒大腦中支配歌聲和歌曲結構功能的發育。」

研究發現,歌聲失調是與特定類型的多氯聯苯緊密相關的。為了確定他們各自的作用,薩拉對 209 種多氯聯苯化合物(根據氯原子的取代位置和數量來區分)中的 41 種進行了研究。

她收集並測試了兩種雄性鳥兒的血液樣本,記錄了幾次野外考察時鳥兒的歌聲,並使用康奈爾大學鳥類學實驗室研發的 RavenPro 聲音分析軟件對採集到的鳥兒的歌聲進行分析。她分別在多氯聯苯高污染區的哈德遜河地區,和未受多氯聯苯污染地區包括伊薩卡、阿迪朗克以及奧爾巴尼的北部地區對鳥兒進行了測試。在阿迪朗克山區測試是為了消除汞這一因素對鳥兒聲音變化的影響。

薩拉說:「黑冠山雀和歌帶鹀已被充分地研究,我們發現在某一類高濃度多氯聯苯污染的地區,鳥兒的歌聲變化最大,它們就快發不出聲音了。一直以來,佔優勢的雄性鳥兒會唱出連貫的歌聲,這些變化可能造成很嚴重的生物學結果。」

研究人員發現,不同類型的多氯聯苯污染物會產生不同的影響。在分析歌帶鹀的標誌性的顫音時,薩拉發現在污染最嚴重的地方,鳥兒唱出了「更好的」顫音,這種顫音與未污染地區鳥兒發出的顫音相比具有更高質量的音符。

「多氯聯苯的影響是及其複雜的,」資深的研究者安德烈‧唐特(André Dhondt)說,他是康奈爾大學鳥類學實驗室鳥群研究主任和埃德溫‧H‧摩根鳥類學教授( Edwin H. Morgens Professor of Ornithology)。「這一事例說明以往大多數有關多氯聯苯的研究並不能給予我們全貌,因為他們並沒有涉及到特定類型多氯聯苯的影響,而只是研究了多氯聯苯總體水平上造成的影響。」

本研究的共同作者、康奈爾大學生態學和演化生態學學科的助理研究員雷克‧哈利茨克(Rayko Halitschke),改進了這一過程。現在只需要採集一小滴血就可以檢測鳥兒體內存在的多氯聯苯的類型,而不必將鳥兒殺死。

唐特指出,下一個合理的步驟將會是利用這種方法研究其它地區低濃度多氯聯苯的影響,進一步探討這些污染物質在生態系統中的分佈及其所造成的影響。

唐特補充道:「薩拉做的這些工作並非易事,她發現多氯聯苯對鳥兒歌聲的影響,她想做的不僅僅是記錄了這種影響,而且想找出造成這種影響的因素。」

資料來源:

轉載自果殼網

保護烏龜 團體倡罷食龜苓膏

(獨媒特約報導)去年海天堂龜苓膏被揭發「無龜」後,出動建制派議員及藝人盧海鵬為品牌辯護,又於上星期五(1月10日)免費派發10萬份龜苓膏,吸引大批市民到各區門市排隊索取。同日,香港兩棲及爬蟲協會一眾義工於海天堂觀塘康寧道分店門外派發傳單,呼籲公眾罷食龜苓膏,停止殘殺烏龜。

協會項目主任葉家恆表示,是次「向龜苓膏說不」活動向公眾說明龜苓膏並非必需品,而且龜苓膏中的龜板,其藥用價值可用其他中藥材代替,例如熟地黃、枸骨葉等等,呼籲公眾食用其他藥材作補身之用,避免殺害烏龜。葉家恆同時希望公眾除了關心貓狗,亦應關注爬蟲類動物的保育情況。

並非針對海天堂

葉家恆表示,活動於海天堂門外舉行是為了加強宣傳效用,並非針對海天堂。協會行政總監段國樑表示雖然海天堂的龜苓膏被驗出龜板成份近乎零,但不等於其他的龜苓膏店舖沒有,所以協會將會在其他龜苓膏店外派發傳單,呼籲市民罷食龜苓膏。

公眾對龜苓膏認識不足

葉家恆又指,自從海天堂的龜苓膏被驗出含有極少龜板成份後,多人於網上向該協會查詢龜苓膏的資料。很多人誤以為龜苓膏的製造只用使用龜板的一部份,不會導致其死亡,有些人更以為該部份會重新生長出來。但葉家恆指出龜板是龜的重要部份,一旦剝離就會死亡。葉家恆表示有些市民查詢後,知道龜苓膏會危害動物都表態不再食龜苓膏。

Screen Shot 2014-01-13 at 4.10.51 PM

出盡法寶挽聲譽 建制派、鵬哥齊撐

海天堂龜苓膏先後被城大及海關驗出近乎零的龜板成份及極少龜基因後,展開連番行動企圖挽回公信。立法會飲食界議員張宇人去年10月購入百多盅海天堂龜苓膏,請建制派議員在傳媒面前品嘗,硬撐海天堂。11月張宇人、李慧琼於立法會提出質詢,不點名批評城大的化驗結果抹黑海天堂,張宇人更要求海關控告城大「誤導失實」。林大輝亦於會上要求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澄清食用海天堂龜苓膏不損健康。

近日海天堂又聘請盧海鵬拍攝電視廣告,與老闆吳耀明對談,訴說被冤枉的慘況,稱「公道自在人心」。最新一擊便是推出10萬份龜苓膏免費派街坊。

再被揭清毒變加毒

不過在派發龜苓膏活動的前夕,又有傳媒發現海天堂最新推出的膠杯裝龜苓膏,成份由原本標榜的土茯苓改為鮮茯苓,但依然聲稱有「清熱毒」功效。香港中醫師公會會長關之義指出鮮茯苓不單不能解毒,若然誤食更會加深熱毒。而海天堂店員亦承認免費派發的龜苓膏正是該批產品。葉家恆表示協會不太清楚鮮茯苓的功效,但只要是使用其他中醫材取代龜板,協會都表示歡迎。

編輯:劉軒

重組聲音藝術 - 專訪電子音樂兼聲影藝術家蔡世豪

(原載於:ARTNEWS.net

重組聲音藝術 - 專訪電子音樂兼聲影藝術家蔡世豪

 圖:蔡世豪

 

早在百家爭鳴的希臘哲學圈,已經有不少哲學家嘗試運用豐富的想像力,解釋世界如何從無中生有被創造出來,其中世界的本質可能是水、火抑或風。至於,其中一種較實驗性的音樂 - 電子音樂,同樣與思索世界的本質一樣,當中需要的是對聲音再次想像。

當十八世紀開始有機械裝置的誕生後,如音樂盒、大笨鐘琴和巨型風琴,已開始衝擊著傳統樂器的單純音色,抑或是讓音樂透過不同物質表達出來,總之音樂再次被定義更開始被解構重組,將聲音玩弄在機械裝置中。直到十九世紀出現了錄音技術後,音樂及聲音被錄製起來後,可以在電腦螢幕上將音樂玩弄在彈指之間,錄製出來的聲音可以加上混音元素,成為樂器以外被創造出來的「另類音樂」。不過在簡單地描述了電子音樂的歷史後,究竟甚麼是電子音樂呢?

 

(不如先聽一首近來推出新唱片的法系電子音樂-Daft Punk,當作是熱身呢!)

 

電子音樂是音樂嗎?

蔡世豪憶述說,「據我創作經驗及歷來閱讀所知,由於電子音樂可以一人成軍,只要有一部電腦在手即可,所以亦有其中一個名稱叫睡房音樂(bedroom music),而電子音樂可大概分為兩大類。第一種是傾向跳舞型風格式,較流行普及的說法叫做electronic dance music,即是平日DJ打碟及音樂節經常會接觸到的,節拍感較清晰亦較容易入耳。另一種電子音樂我會歸類為較academic 的電子音樂,就是著重藝術型態/表現及實驗性較強。其實最原本五六十年代的電子音樂,只是扭幾下Frequency,直到Kraftwark出現將電子音樂流行化,將電子音樂轉化成人聲唱和,大眾先開始慢慢感受電子音樂。」

實在,大多電子音樂沒有歌詞,就像是一篇以聲音化作文字的詩詞歌賦,聽者也需要慢慢細聽箇中含意。不過由於電子音樂沒有任何概念性的限制,只要有電腦在手隨時可創造音樂,只是在香港這一種較實驗性音樂的仍屬於少數,「當香港還有MTV外國音樂節目播放的年代,我發現原來音樂有好多種類。記得有一次觀看MTV某一個頒獎禮,一位不是以歌手的FatBoy Slim 電子音樂人竟然橫掃多個獎項。反觀香港的流行樂壇只有歌手音樂,當然我不是反對歌手,之不過一個健康生態的創意工業,應該盡量讓不同音樂存在,最少給予平台發揮出來,可惜百花齊放的音樂只出現於八十年代。」

或許電子音樂組織聲音放在適當的音樂節奏空間,好純粹都是自娛成份較多,但卻是掌握了人類日常生活的常態動向。「講到電子音樂的Classic一定非德國的Kraftwark莫屬。在電腦還沒有普及的年代,他們已經做了前瞻性的嘗試,就是將整個Studio搬上表演舞台,並預言電腦將成為人類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看看今天那些平板電腦及智能手機,就已經證明人類多麼依賴電子產品,所以他們根本是電子音樂的Beatles。」

 

(如果你是初接觸電子音樂,Kraftwerk一定要認識呢!)

 

(同樣是經典電子音樂的Chemical Brother)

 

(作為「預言家」的Kraftwark – Computer Love)

 

解構聲音藝術

德國哲學家本雅明(Walter Benjamin)曾經在《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文章中多少談及有關再創造藝術,「機械式的複製作品需要本來是經典藝術作品的承托。而被再創造的藝術作品亦只是轉化成為本來是經典藝術品的設計。」複製藝術作品,甚至是大師級的作品,固然令經典藝術本身失去靈光(aura)。但電子音樂複製聲音卻不是盲目重複,卻是在挑戰人類的慣性耳朵,意在找尋聲音無限的可能性。「電子音樂就是嘗試創造新音樂。對我而言,就是創造人手樂器彈奏不到的聲音及sequence,將剎那間的時間精心放入最多的聲音,而這一種亂中有序的聲音正是傳統樂器做不到的。其實你可以說電子音樂的本質是純粹追求藝術深度。」

不過電子音樂絕不是創造「離地音樂」,反而是在平日接觸的聲音中,加點創意及花巧東西讓聲音變得更有趣。「電子音樂可以想像得天馬行空,但不太可能無中生有。所以我有時除了收集聲音外,最重要是在城市中找尋創作靈感,試圖找下城市人生活中已習慣的聲音,以後再創造新的可能。」

 

 

接納電子音樂?

在剛剛過去的叱吒樂壇頒獎禮予人暗淡無光之感,網上不少文章撰文批評歌手的專業性及後輩力有不逮。亦有評論指出香港音樂市場的原罪,就是本地樂迷不再買唱片,導致歌手只有不斷巡迴演出,終於出現疲態在台上表現失準。但無論讀者持甚麼觀點也好,究竟甚麼是香港音樂?似乎香港音樂就只有歌手音樂,其他香港音樂被邊緣化了。

其實近來搖滾樂漸漸在主流樂壇復辟外,香港的電子音樂絕不能少看。在香港人太少人接觸電子音樂,畢竟主流媒體的平台不太開放給較另類的音樂人即場表演,大概普羅大眾亦不會主動接觸其他音樂,「香港音樂教育永遠停留教育古典音樂,甚麼巴洛克時期及浪漫時期,二十世紀以後的音樂從來不是課程一部分,那就更加不要想欣賞其他音樂的藝術性。其實藝術本身就是生命的一部分,就像行街睇戲食飯一樣,香港太少人懂得尊重其他藝術了。所以只有你與港台的《好想藝術》訪問我,或其他跟文化藝術有關的電視節目、文字傳媒的文化副刊訪問我,而不是本地主流音樂電視節目,哈哈哈!」

作為香港樂迷,可能你會抱怨香港流行樂壇青黃不接。與其浪費金錢買本地歌手音樂的唱片,倒不如購買多元音樂類型的歐美唱片。但撫心自問,我們是否願意花多少金錢去欣賞本地獨立音樂呢?在此,筆者有一個遠景。只有當香港樂迷願意挑戰自己耳朵,親身前往欣賞本地歌手音樂以外的香港獨立音樂,音樂風氣先會轉變。其實近來香港流行樂壇已經再次興起搖滾樂Bandsound,但願香港音樂的健康狀態持續發展下去,就好像創作電子音樂一樣,不斷嘗試發掘新聲音組織新音樂呢?

 

延伸閱讀

蔡世豪Facebook 專頁

香港電子音樂史60s-90s:作者Timmy Lok/ED Music CO.

 

架式和氣度都不輸給咖啡機的味噌湯機《梡 OneShot》

screen-shot-2014-01-11-at-4-24-34-am.png?itok=4VEyYW86
辦公族的下午茶時光,想來杯咖啡、茶,還是…味噌湯?日本推出仿造咖啡機外觀的味噌湯機「梡 OneShot」,纖手一按就能煮出一杯熱騰騰的味噌湯,讓日本傳統的味噌湯有有不輸給西方咖啡的科技時尚感,比起湯粉包的便利性來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說不定會成為日商辦公室的新寵喔!

閱讀全文

    

你討厭得起政治嗎?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ing Yuin Shan)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ing Yuin Shan)

 

偶然見到有人批評大學生/香港人/中產/whatever「不關心時事」、「不關心政治」,就仿佛關心這些是天經地義,不容置疑,否則是大逆不道,必須公開批鬥。但,敢問,為甚麼?

或者有人說:「社會大事和大家的生活息息相關,當然應該關心。」這似乎言之成理,但如果細心再想想,破綻甚多。古語有云:「民以食為天」。如果說:「食物和大家的生活息息相關」,應該沒不會有異議。但除非你買了農產品期貨,否則你大概不會關心農業收成。為甚麼從未聽過有人概嘆「香港人不關心農業」?實在奇怪哉。我只能猜測這是因為香港沒有地位尊崇的農夫,香港的大學也沒有調理農務系。所以,沒有權威人士對學生說:「香港的年輕人應該關心農業」。

可惜香港也沒有地位尊崇的哲學家。「人生的意義」實在是跟大家最最最息息相關的課題,奈何很多人不太關心。其次,「人是否有自由意志」也是個非常重要的切身問題,但只怕沒有 1% 的香港人有興趣探究。(嗯,說到這裡,我必須作出沉痛的呼籲:醒醒吧,香港人!科學把物理現像解釋得越來越清楚,「決定論」成為主流,「自由意志」存在的空間越來越小,為甚麼這些問題沒有人關心?古語也有云:「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時下的年青人,只掛住拍拖,從來不關心自由,嗚乎哀哉,實在可悲!)

 

又有人說:「社會時事和政治,跟大家切身利益有關,就例如XXX事件,民眾就是因為漠不關心,所以才出了禍。」好,就讓我們仔細分析——政治與一般市民的關係,主要有三種:

第一種,是「完全無關」。例如民主黨爭取普選幾十年、例如支聯會爭取平反六四廿幾年、民建聯成功爭取綠燈延長2秒,這些都和香港一般市民沒有任何利益關係。

第二種,是「有可預見的關係」。例如九七回歸,和香港的將來關係非常密切,香港人大部份都十分關注。又例如沙士蕭條、樓價見底,香港五十萬人遊行,怎能說大家不關注切身的時事?

第三種,是「不可預見的關係」。十九才子曾經引用例子,企圖證明關心政治的重要:一九四九年,中國即將「解放」,上海許多企業面臨重大的決定:要不要逃去台灣或香港?那時有許多生意人選擇留下來,說:「毛澤東雖然來了,上海幾百萬市民,不也要吃飯?店舖不也要做生意?我們是生意人,不管政治,留下來,有什麼問題?」

 

我們馬後炮,知道中共以後幾十年的臭史,取笑他們的決定。但是,這幾十年來,被中共「欺騙感情」的有識之士何其多。當中的苦主,亦包括熱衷時事、關心社會、甚至投身政治的人。如果上海商賈做了風險評估之後,認為世上不可能有餓死幾百萬人的無能執政黨,亦無可厚非。既然關心時事、關心政治也未必可以避禍,用這個論點批評漠不關心的人,只怕有失公允。

我們再往下分析,就會發現,中共治下幾十年來最嚴重的人禍,都不是因為政治冷感,反而是政治狂熱、政治發燒。「大躍進」的發生,並不是因為大家只顧耕田不關心時事,而是因為大家太「關心」政客毛主席的訓話,要促進社會進步,熱血地改變世界。在「文化大革命」的年代,一班叫「紅衛兵」的年輕人非常「關心時事」,非常「關注政治」。縱觀中國幾千年歷史,最多年輕人「關心政治」的時代,非文革莫屬。當年惡名昭彰的「反動」、「反革命」罪名,就是對一些不肯一起熱血、不肯一起發政治燒的犬儒家伙的指控。

我關心政治,並不是為了崇高的理想,也不是為了戴上正義的光環。只是覺得複雜的動態系統非常有趣。最複雜而有趣的系統,莫過於人類社會。當中範疇包括心理學、政治、經濟學等等,我都略有涉獵(雖然所得不多)。對了,說起經濟學,豈可不提「分工合作」。自由經濟之所以優勝於共產社會,是因為前者能夠做到「分工合作、能者居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興趣和專長,所以不是每個人都擅長和熱衷政治。如果要求所有人都積極參與社會政治活動,無異於當年大躍進時代的全民「土法煉鋼」――產量提升、質素參差,未必有助解決問題。

 

那麼,如何提升政治質素?只需增補兩個字:「用心」。關心社會、關心時事、關心政治,須要用心,不能隨便。隨便就不如不關心。誰都可以跑到街上大叫「梁振英下台」,但這只是泄憤的行為,算不上「關心」。所謂關心,需要最起碼的論述、最起碼的邏輯、最起碼的個人見解。不用心的關心,就只會變成人云亦云,沒有個人見解。那麼,所謂「關心時事」就只是為茶餘飯後增添吹水話題,所謂「關心社會」只淪為政客的工具,所謂「關心政治」就只會變成聯群結黨,搞敵我分化。如是者,不如犬儒。

請用心關心政治,用心關心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