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特區警察和司法人員都瘋了!

14歲女童於金鐘政府總部「連儂牆」上以粉筆繪花,被十數名警察包圍,並以涉嫌刑事毀壞拘捕,在拘留近20小時後,警方於昨天在少年法庭向該名少女申請保護令,法庭終裁定少女需由社署接管並送入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三星期時間,期間將無法如常上學。

特區警察和司法人員都瘋了!法律是用來維護公義,保護市民的。現在卻用來欺負學生,保護當權者,製造白色恐怖。你們真正的瘋了!

一場雨傘運動已盡顯警隊的瘋狂行為,特區警隊歷年建立的威信已一朝喪掉,與民為敵的思維已如癌症般在警察身上擴散開去,為政治服務的取態已成為警隊的最高領導思想,一切以此為出發點,任何丁點兒的跡象都會引起警方高度關注,挑動他們的神經,然後「有殺錯冇放過」地打壓,恐嚇,拘捕,甚至無理拘押!

一個純潔的女孩子在牆上用粉筆畫花,要出動十多位警察如臨大敵去包圍,拘捕?你們還有腦嗎?去捉賊也不見得你們那麼落力?14歲女孩是強盜?是殺人犯?畫花會危害他人安全?粉筆一擦便擦掉,對牆壁有損毀嗎?

然後法庭的裁定更荒謬!根本女孩父親反對保護令,並表明有能力照顧其女兒,但法庭仍將女童判入兒童及青少年院,而法庭是指該父親因患聽障而沒有能力照顧女兒,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的藉口!如法官所判是正確的,所有患聽障的父母都要立即把子女交給政府「保護」?痴線的!他媽的法官,可有良知?連最普通的普通常識(common sense)也沒有!這次是很明顯的政治決定,已有悖常理,法律本來也不外乎人情,法官大人,你這一次已不是人,已甘於墮落,做政治工具了!

要求立即釋放畫花的同學!

你們聽聽,多荒誕的情況:釋放畫花的同學?畫花也被拘捕?畫花會對他人安全構成危險嗎?畫花也被監禁?你們是保護學生還是懲罰學生?這麼簡單的邏輯也沒有,你們配做警察?配做司法人員嗎?配做孩子的家長嗎?

這是什麼世界?你們不覺得羞愧嗎?

同學們,家長們,教師們,士可忍孰不可忍啊!

去!去女童院外聲援孩子!揭示特區的荒唐做法,為孩子取回公道!

如果發現被《The Interview》騙了,就不要再受傳媒機器蒙蔽!

《The Interview》,這套關於刺殺金正恩的電影,險些兒無法在美國上映,反而使更多民眾走進戲院支持電影,以支持美國言論自由、創作自由云云。即使電影無法在美國影院上映,網絡的力量還是無法遏止。現實中的無形之手如何竭力阻止電影上映,恰恰呈現了電影中金正恩的窘態。

兩位男主角Dave 和Aaron是娛樂訪談節目的主持和監製。正當Aaron被同窗當頭棒喝,反思傳媒的天職時,機緣下得知北韓總統金正恩是Dave的視迷。他們決定把這個黃金機會,前往北韓這個謎樣之國訪問金正恩。CIA則欲借他們之手刺殺金正恩。

貫串整部電影的還是老掉牙的美式英雄片主軸:玩世不恭的白人男子得到從天而降的拯救世界的使命,幾經艱辛,關鍵一刻不負眾望,擊退壞人,最後得到世界讚賞,抱得美人歸。這不就貫徹美國一直以來的白人中心英雄主義嗎?只看電影以北韓女孩唱出咒罵美國去死的歌曲啓首,已有鋪墊褒美貶韓的正當性之嫌。看到中途,戲中的金正恩向Dave自白,述說自己其實也是一個普通的大男孩,也會喜歡Kate Perry,奈何出身使他在人前身不由己。一度以為電影企圖教人體諒眾生受害於極權制度,即使極權統治者也有一顆善良的心。怎料最後在美國笑片鏡頭下的金正恩依然只是笨拙的大壞蛋一名,只能像寵物小精靈裏的喵喵怪般,落得在高空中被炸死的下場。而美國人以男性魅力俘虜敵陣女人的身心之餘,亦借此把民主帶到北韓,人民得到真普選,功德無量。看罷以為這不過又是一齣以喜劇效果污名化他者以鞏固自身地位(同時亦是父權和主流到不得了)的政治宣傳片,美國人入場支持也只是宣示不容侵犯的國族尊嚴罷了。

然而,驚喜卻藏在細節中。電影開首就在嘲諷社會主流恐同的意識形態:Eminem在節目中坦然出櫃,一副沒有甚麼大不了的樣子;反之Dave等人則甚為驚訝,並如獲至寶般大造文章,旁敲側擊令Eminem重復N次我是GAY以製造Soundbite。足見時至今日的大眾依然是何等保守,名星出櫃仍然是值得炒作的爆炸性新聞。之後Aaron開始反思作為製作人,自己是否在製作垃圾。Dave卻搬出造新聞的第一法則:Give people what they want. If they want shit, give them shit.──而不是令Aaron自卑於同行又心生羡慕的report realness。後來,受到金正恩酒池肉林式招待的Dave發現一切都是假的,包括他們初到埗時在街上向他們天真地揮手的「好假的肥仔」,乃至樓下由佈景板和發泡膠堆砌成的便利店,目的就是要哄騙他們北韓的人民豐衣足食;同時負責接待他們的女軍官自白,懺悔自己有份造神,蒙騙人民「我們最幸福」,又指金正恩對外人如他們只在give you what you want to see,並指出若要行動成功,「美式作風」(刺殺)並不湊效,只有揭穿謊言,人民才有救。最後,Dave把經歷輯錄成書,全球風行,大團圓結局。

若然如此解讀,電影的主題已呼之欲出:電影處處低俗的笑位,嘲弄的對象卻是以此為樂的觀眾。電影裏裏外外展現的都是傳媒(又或是影像媒體)的力量。電影裏,故事的出路是借媒體的力量解決問題,;電影外,則是在國際間引起了軒然大波,令兩國外交關陷入緊張狀態。所以,如果你發現《The Interview》不只是好笑這麼簡單,那就抬頭看清楚,不要再被那一部部傳媒機器,那一層層似是而非的論述所蒙蔽了!

蔡子強,別為泛民粉飾太平

時事評論員蔡子強今天放出一篇文章,以「泛民政黨成了雨傘運動的大輸家」為題。乍看之下,以為是中肯分析,內裡原來暗地為泛民粉飾太平,不得不撰文指斥。

一) 泛民左右做人難

此論調的軸心,是泛民高調參與,會被指責為「抽水」或「騎劫」,但低調,卻又落得「走數」的指責。無論怎樣參與,均難逃批評。

當真?歌手何韻詩自「佔鐘」依始已瞓身整場運動,臉書post、youtube video、唱歌、合照樣樣齊,而且一旦有商業 function,又會離場賺錢。有多少參與者指責她「抽水」以壯自己聲勢?恐怕寥寥可數。

兩者的分別,在於所做的事 — 何小姐和類似的知名人士,做事以運動大局為依歸,做得理直氣壯;反之泛民以往以「插旗」和「自我宣傳」為主旨,別人看在眼裡,自自然然會批判「抽水」,因為事實如此。928數天後,我竟發現何俊仁在和外媒做訪問、代表雨傘運動,除嘅嘆「騎劫」外,實在想不出其他詞語。

二)泛民派出大量黨員協助

文章指出,擔當糾察此艱鉅任務者,很多是泛民各黨的黨員,證明泛民在雙學背後默默協助,功勞不輕。

那些黨員的貢獻,的確重要,尤其是生擒藍絲施襲者卻反被拘捕的郭先生。但黨員還黨員,那些「佔中」準備期間出盡風頭、有相又有聲的尊貴議員和黨高層,又到了哪裡?除了在「旺角黑夜」鎮守前線的張超雄和毛孟靜外,其他人頂多在立法會記者室內說聲「譴責」,大合照,禮成收工。禮數大官納,勞力螻蟻扛,這是以「民主」為中心的黨派應有舉動嗎?

三)泛民大人物共同進退,以莫大勇氣走出來留守被捕

文章說學聯高層批評「有人最後才抗爭」是極不公允的說法,因為泛民已經投下大量人力物力,而那些大人物冒留下污點的風險留守被捕。

正如(二)所言,泛民黨員和「大人物」應分開論述。前者的勇氣和投入,不容貶低;但後者,本人有所保留。

「共同進退」一詞實在值得商榷 — 議員們高喊「議會不合作」,但旋即批准警察額外撥款應付OT (別對我說要對警察員工公平,美國議會的對峙,連整個聯邦政府運作也可擺上檯);垃圾堆填區議案表決,大部分泛民議員缺席,議案大比數通過。這是「共同進退」?未免太 treegun吧。

至於莫大勇氣,我沒有案底、又從未挨告,當然不好說。但有一點感受很深: they are claiming to be more than what they are worth. 一眾佔領後被捕的抗爭者,是經歷了多天的餐風飲露、警匪挑釁、親朋舌戰後走到終點而不退縮,等同打工仔從grad 做起,最後成為senior manager;至於那些大人物,頭幾天安全時在 Sogo 外坐坐 (何俊仁有上傳相片),之後回黨總部指揮黨員、又或在議會「不合作」,最後在總結時站在前線….左看右看,都像是富二代「上位」之路,欠缺箇中的辛酸。同是被捕,含金量差得遠。

至於蔡講師說「大人物」賭上了他們的法律界地位和前程….一來這是「金錢掛帥」、不太恰當,二來那些年輕人,未值壯年便已籌謀大事,放眼十年豈非位極人臣?反觀那些「大人物」已屆暮年,來日非長,兩者相較,是誰的賭注大?

本人長篇大論,不為分裂雨傘運動的支持者。有些謬誤,若不及早指出及撥亂返正,只會一錯再錯,泥足深陷。畢竟,梁特就是「為掩飾錯誤而犯更大錯」的絕佳例證。他做的壞事,我們絕不能做。

———–註:蔡子強的原文——————–

【明報專訊】泛民政黨在今次雨傘運動中由始至終都靠邊站,無論與政府對話、在金鐘大台等,都不大見到他們的身影。我便聽過不少人指摘,為何泛民統統失蹤,要讓班後生仔揹起整個運動。

泛民在運動中動輒得咎

泛民在整個運動中進退失據是一個事實,但公平一點說,如果相反,泛民政黨在今次運動中變得高調,甚至爭着做指揮,一樣會被人指摘「抽水」,甚至企圖「騎劫」運動,更會惹來學生的戒心以至反彈。
其實,今次泛民在幕後做了不少後勤和支援工作,例如佔中糾察隊的不少成員,便來自民主黨和工黨,黃偉賢、張賢登、柯耀林、郭紹傑、王宇來、麥德正、阿姬、阿Ming、烏英等,都是大家不時會在金鐘廣場上見到的熟悉臉孔,他們日以繼夜的留守,鞠躬盡瘁,是糾察隊裏的無名英雄,佔中三子都可以做證。而立法會大樓泛民議員的辦公室,是三子和雙學的指揮總部,這更已經是公開的秘密。總之,泛民可以配合的,都會配合。

或許,最讓雙學不滿的,是泛民沒有應允辭職以補選來發動公投,但這在策略上是否明智,其實是有得辯論的。
近年,面對年輕和激進聲音,泛民往往動輒得咎,例如,走前一步,指揮運動,是「騎劫」;相反,退後一步,留在幕後,則是「龜縮」。又或者,金鐘清場時留守和被捕,是「抽水」、「博出位」;相反,如果沒有出現,就會反過來被指摘「走數」、「逃之夭夭」。總之,怎樣做都是錯。
還有,在金鐘清場時,有學生揶揄留守和被捕的泛民:「有人抗爭至最後,有人最後才抗爭。」我相信這是極不公允的說法,正如前述,泛民在之前已經做了不少後勤和支援工作,而且,早於7月2日的「預演佔中」,泛民議員如李卓人和何俊仁等,已經與學生共同進退,一起留守和被捕,他們不是在最後一刻才走出來的。今次金鐘清場,還加入了梁家傑和余若薇這些公民黨的大狀,他們留守和被捕,不要說成那樣輕鬆,這隨時會為他們的法律專業,留下一條尾巴,遭到追究和狙擊。因此,他們這樣做是要有一定道德勇氣的,並不是毫無成本的佔據道德高地。
只可惜,學生都不領情。結果讓泛民往往成了「兩面不是人」。

泛民政黨在未來選舉前景堪虞

無論這次雨傘運動有多波瀾壯闊,我們仍必須承認,運動仍得不到社會中多數的民意支持。以中大新聞及傳播學院所做的民調顯示,運動在高峰期(警方發射催淚彈之後),取得約三成八的民意支持,之後便回落,在接着兩次民調,都是徘徊在三成三左右。但是,泛民政黨在上屆立法會選舉,是取得五成五得票的,當中這兩成的差距,便會是泛民政黨在選舉中可能會流失的選票,若然最後真的有5%選票流失,無論是流向對手,又或者索性不投票,已足以令泛民政黨在選舉中遭受重挫,尤其是採用單議席單票制的區議會選舉。

當然,餘下來到了最後仍支持雨傘運動的三成三民意,會是本港民主運動最堅實的後盾,但諷刺的是,他們在選舉中卻未必會全都投給傳統泛民政黨,因為它們將面對新的競爭者。

傳統泛民政黨在選舉中將遭到兩面夾擊

每當一個波瀾壯闊的社會運動出現之後,都會讓新的政治力量和人物冒起,例如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有支聯會和港同盟(即後來的民主黨);2003年七一大遊行之後,有一班大律師及之後的公民黨;至於今次雨傘運動,則明顯是以雙學為首的一群學生,甚至另外一些年輕偶像,例如歌星何韻詩。何更表示會認真考慮是否參選立法會,又倡議組織新世代政黨,據悉,她也真的正與學生磋商組黨的可能。
上月台灣選舉,無黨派的柯哲民,取得「首投族」和年輕人的壓倒性支持,贏得台北市長選舉,向大家顯示「素人政治」的可能性。選民尤其是年輕人,對長年政黨間的黨同伐異已經相當厭惡,變得疏離,「政治素人」,雖然沒有從政經驗、往績、人脈,但卻也沒有包袱,反而更受新生代的歡迎。這對香港的雨傘新勢力,無疑有一定的啟示,以至鼓舞作用。

所以,一邊,因為佔領運動被指摘影響法治和民生,而流失中間選民;而另一邊,亦因為雨傘新勢力,以及泛民激進一翼的崛起,而流失激進選民,傳統泛民政黨,將面對兩面夾攻的惡劣情况,選舉前景堪虞。因此,雨傘運動雖然波瀾壯闊,但運動之後,很多傳統泛民政黨中人反而憂心忡忡,擔心在未來選舉將遭受重大挫敗,便是這個道理。

「三子請客,雙學點菜,泛民埋單」

所以,有人指摘泛民為了撈選票而搞佔領運動,只是昧於現實的說法。
所以有人戲稱,今次佔領運動是:「三子請客,雙學點菜,泛民埋單」,恐怕是現實的最佳寫照。

石油價格大戰:中俄有機攬炒?

假如中國的經濟問題是「通縮風險」而不是「通脹風險」,那麼石油價格大戰怎麼可能會是好消息?因為價格大戰的後果是通縮而不是通脹,就是這麼簡單。到底是否美國佬在搞「一石二鳥」式的「串燒」?這個可以留給大家自己評論一下。

俄羅斯因為烏克蘭問題遭受歐美制裁,早已預算日子不會好過。早前還因為石油「家底厚」,普京大帝「企硬」之餘還耀武揚威的把遠洋艦隊駛到澳洲為G20 大會「贈慶」。結果還是一樣提早打道回府一臉灰。而且更攞命的是,OPEC 跟着聯手落井下石,就是看準普京只剩下「石油」一張牌。OPEC揚言「俄羅斯不配擁有市場份額」,即使石油跌到20美元也無所謂

 

oil price

 

俄羅斯唯一的安慰是:始終有中國「埋單」,單在11月對華輸出的石油就猛增65%,不過還是90美元的價格。中國理應是「越等越便宜」才對,為什麼不在12月用60美元增持,而會傻豬到在11月就用90美元增持?這還是經濟問題嗎?怎看也像是「鬥大傻」的遊戲嘛。

中國股票依然炒個熱火朝天,那是因為「降準」的問題,因為央行擔心經濟進一步放緩,不得不「放水」。再加上融資「鬆綁」,券商才不會有錢也不賺嘛。但稍為讀過經濟的都知道,這種不是健康情況。當然,有得炒,「炒住先」囉。搵錢至上無可厚非。但細看數據,中國極度頭痕才對。

 

china-gdp

 

中國的 GDP 增速持續下降,而「內需疲弱」加上PPI下降,這些都是「通縮」的指標。而「生產力過剩」是中國常識。因此光是「石油價格下降,所以成本也下降」,這個說法到底有什麼意思呢?要是「需求不足」是前題,成本下降又如何?此謂之「物賤鬥人窮」之勢。況且中國的負債水平不比已發達國家為低,最新按推算是 GDP 的 300%以上,可說甚至已經有可能比美國更高!那麼要再搞「量寬」又可以有什麼作為?再多生產沒有人要的商品還是多建沒有人住的樓房?

至於中國「商品房走勢」是這個模樣的耶:2014年1-9月份,銷售額下降8.9%。而11月份最新數據是「待售面積再創新高」到達1,556萬平方米。

 

prc property

 

假如中國無法可施,為了維持「高增長」的門面功夫(以及作為執政的唯一合法理由),因而選擇了「放水」的措施,那麼中國面對的,將會是「滯脹」:通脹高而增長低,那麼人民幣不變廢紙才怪。

上一次石油低過30美元的時候,正正就是前蘇聯被迫「解體」的時候,現在普京又來耍硬的,不過美國是否借刀殺人?那就耐人尋味了。

關於「石油價格搞死蘇聯」這一點,我早在今年8月15日就講過。而俄羅斯的好日子,是在97後石油重上40美元的結果。今次有可能效果不同的原因就只有一個:有中國「塾底」。不過會否變成「鐵達尼」攬炒? 這個才更加耐人尋味噢…. 相信奧巴馬不會看中文的分析,而美國應該也有相同的分析。不過至於中國會不會看分析,這就只能講一句「隨緣」了。

 

姣婆當處女賣 都阻止不了會偷腥的貓

Il Principe pensi, di fuggire quelle cose che lo faccino odioso o vile.
君主應當慎重考慮,如何避免被憎恨和鄙視。--Niccolò Machiavelli (君主論,1532)

20137271

 

可說是冷眼旁觀了幾年,有時真的不能由衷地看不起一些本地記者,或者說記者或許已經是一個歷史名詞。

今年有幸團隊見識到一個50年都可能不會見到的一次奇特選戰,地方或者即時影響不是大,台北而已,但後續如何值得一看。

但世代的不對稱鬥爭,不同的選擇和氣勢,想不到回到香港又在見識一次,當然這次不是政治上的投票,而是媒體的選擇。

 

hqdefault

 

連勝文不多明星大牌出來撐嗎?但就是產品不好嗎,你要服務人家,人家有權拒絕,有權罵,有權酸,就是這麼簡單。

這邊的景象就更好笑,前面行山菜菜子的「我xx,我yy,我zz」未解釋清楚,就先擺幾個名人出來「解話」,一堆繕稿B呢叭啦,沒錯,公關上很正確,連勝文的繕稿少嗎?最後結果有怎麼樣呢?

最好笑是一堆「放長雙眼睇,葉局長無呃你」的論調,最厲害還找有 #CCTVB 的老記者出來說很感恩,要信這個團隊。我們很相信這個團隊會繼續「策展」新聞,啊不是,是「賊剪」新聞。這個論調簡直荒謬透頂,本來說如果所有記者編輯重新聘請,重開機,好還有個蜜月期,或者觀察一下。

但整個班底回朝,之前將近兩年時間,能做甚麼,只是打份工,都已經被看破手腳,市民沒有給時間給你們,難道大家心中沒有一個定見?動新聞也不是兩三年做出來,外國的真策展,做了就是做了,拿了普立茲獎就拿了,哪需要整天掛在嘴邊呢?

 

Screenshot 2014-12-31 00.18.58

 

最好笑這個「名」記者竟然說新媒體應該「互相啟迪」,還大吹含淚團結的怪風,但到底是哪個媒體小器,搞小動作,破壞關係呢?當然就不要說他文章中那種下下訴諸感性,那種「萬般皆下品,唯有豬腸高」的那種「離地中產」的「仙氣」。

理性的看,要相信一個新入職記者有衝擊,還是相信得落。但一班老編輯?早已經要「being social」,融入群體,記者只會更加融入這個媒體,更加順從老闆。這不是甚麼高深博士學術,只是新聞學101。

而且回來的人,現在風平浪靜,還有甚麼讓你衝?偵查報導嗎?我們信日月神報爛船有三根釘好過鳥?

 

a28b64c2-5d11-4df3-8720-7e2a6030d20d

 

這個電影海報,可能大家很熟悉,菜友友很可能很喜歡藉此安慰自己,覺得自己行得偉光正。但事實回顧,過往這兩年,關於這個比舊媒體還舊媒體,放在網上的舊媒體,最多的新聞是甚麼?

 

就是和某某博客反面。現在原班人馬回朝,未見「新聞」,未見修補關係,就先來差別待遇,以明星壓寨,再加上以前的惡行,失道寡助,歷史上的事不見,「皇民說」可是近在眼前,裝純情就可以嗎?和連家落市場一樣,愈看愈令人覺得討厭。而且出門在外靠朋友,本來已經愈來愈少,現在在更窄的基礎上,愈來愈少,有人要自絕於人民,繼續提煉忌簾中的忌簾,我們也是笑笑好了。

「民無信不立」,可以說是這場鬧劇的最好註解。本來不欲贅述,但見竟然無聊玩幾個facebook page 竟然自然增長起來,來而不往非禮也,就此攤開一堆「常識」,強姦下大家的視覺。畢竟離地中產,未過年就要視覺污染大家的臉書鳥,大家準備研究下家中的馬桶是否應該開蓋吧。

 

那些年,我在補習社瘋狂補習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r. Q)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r. Q)

 

「唉,前面又有一整班人在插隊!又是那班名校生。」我的朋友E小姐每次在掛隊等上某數學許姓名師的課時,一邊翻著《通識雞精》,一邊抱怨著。瞄瞄她的校章,她也是聖XX書院的學生呀,也是個名校生。「唉,算啦。」就讀地區名校的R小姐總是手拿著《吾識文言文》,低著頭沉醉在她的中文世界。而我這個人比較閒,喜歡拿手機看TED talks。

這一幕總是重複地上演。

 

中五那年,我便開始了神奇的補習之旅。

每天下課,我就會到不同的補習社上課,若還未到上課的時間,我就會到咖啡廳流連,又或是坐在自修室裡做功課和溫習。溫習後,要到補習社排隊等上課,沒錯,是要瘋狂排隊等上課。就以中文某姓林的名師的Live課以例,要提前先到補習社拿籌,然後還要對籌,才可以入課室上課。越早拿籌,才可以親眼賭到名師真身,穩坐「第一班房」。

想要報讀補習天王、天后的Live堂,尤如排隊買Iphone。我這個人比較喜歡有互動的課堂,所以傾向報讀Live堂。而Live堂的價錢比較貴,幸好母親也很體諒我,讓我在報讀補習班時,都選擇Live堂。要上Live堂,不但要給較高的補習費,更要提早排隊報名,或者先上Video課,再等待補上Live堂的空缺。

老實說,在中五以前,我都沒怎補過習,最多也是補補甚麼數學大考特訓班,抱著「臨急抱佛腳」的心態,打算在考試前衝刺。那年入了一間所謂的英中,那時候,沒有甚麼宏大的夢想。初中那數年,我那時想當一個社工,但後來知道原來做社工不用讀大學,那就一直沒有努力讀書,只讀我最愛的科目,上課等下課,下課跑回家看書和寫作。(不知甚麼心態。)

怎料自己上到中五,突然燃起大學夢,從來,老師和同學都沒有想過我能上大學。有日讀到彿洛依德的《夢的解說》,突然對心理學產生興趣,著了魔的讀完一本又一本的心理學讀物,想在大學鑽研心理學,才驚覺自己真的要讀書了。

 

遲起步總好過永遠沒有起步,知道自己要比其它早就起步的人倍加努力後,就開始有動力去學習,去補習社渡過每日的課後時間。

 

市面上有那麼多天王、天后,都不知道那個是最好。我這個人也許比較膚淺,一開始喜歡選學歷較高的。博士好,他們的學問應該最高,但經過試堂後,又發現不是這麼的一回事。於是校外的朋友推介了數個名師給我,說那個上課比較生動有趣,那個又有多年經驗……最後我試過不少名師的課堂後,總算找到了適合自己的老師。

中五那年,我每天晚上八、九點回家;中六那年,沒有一天是早過晚上十點回家。星期一至五,天天如是,有時候,甚至星期六都要待在補習社裡上課,生活猶如行屍走肉。課外活動?全部都被我取消了。

星期一上英文課;星期二上數學課;星期三上通識課;星期四上中文課;星期五上文言文特訓班;星期六要上經濟課。幸好,我的中史科和生物科的成績都不錯,不用補習。

 

你問我為甚麼要「全科補習」?我會很老實的回答你。

一,因為我覺得自己永遠學不夠,尤其是中文科,範圍太大,無從入手,加上某中學老師永遠上課都教些與文憑試無關的內容,令到我十分憂慮,所以我決意「靠自己」和「靠他人」。

二,我的數學成績不好,盼望能有一些「魔法」可以改善數學成績,而最後的文憑試成績證實了這些「魔法」真的很有用,最後我這個平時數學僅僅合格的人,竟在選擇題試卷上答對了37/45題。

三,眼看著校外的名校朋友都紛紛補習,比我還要早開始補習。本著「人有我也應該有」的心態,在他們的鼓勵和陪同下,我也跟著他們一起補習,成為戰友。

四,不了解文憑試的形式,希望能拜訪研究這方面的專家,尋求明燈指引,尋求考試技巧,尋求「貼士」,好讓我能在文憑試中考到較好的成績。

五,覺得自己不應該繼續閉門造車,應該要走出學校,看看其它考生的水平,考考模擬試,積極的提升自身的競爭力,好讓自己在考文憑試前,知道自己的水平,有點把握。

 

如今你再問我多一次,會否如此瘋狂的補習?我會答,當時這個決定是沒有錯的。先不理這個補習風氣是好還是壞,但對我而言,補習提供了補習老師認為「重點」的學科內容,或是額外的技巧,還會提供一些「佳作」讓我參考,讓我更能掌握考試內容和評核、計分的方法。但書還是要讀的,補習只不過是提供了一些指引而已。

名師不是神仙,他們也只不過是一個老師,教的內容和派的教材不是甚麼名丹妙藥,還需靠我們自行去衡量內容。備考時,要溫的書也不只是他們的教材,還要做歷屆的題目,多看課外書和新聞。

曾經有一位朋友,十分崇拜某通識天后,對她所說的每一話都十分信服,也十分熱衷於背誦她的《通識論據》,並且十分留意她的每一個面書近況,完全進入了失心瘋的狀態。也許她覺得這位天后真的很有料子,也怎說也好,這種心態也是很不健康的。

補習,也許不是「必須品」,但它如今在香港的教育市場佔了一定的席位,也影響了如今的學習風氣。現在每每經過公共圖書館自修室時,看到學生手上的書本都不再是學校的教科書,而是五顏六色的補習天書。

現今自己「上了岸」,偶爾經過補習社,看著那條長長的人龍……我想起了一年前的自己,曾經也跌進在這個旋渦中。

 

曾經聽過某學校會資助學生到補習社補習,甚至知道有不少同學只溫習補習社筆記備戰文憑試,也知道有的老師會在上課時用補習名師的教材授課,連學生都不再相信學校的教育……

到底,是誰令香港的教育變成如斯地步?是誰令學生瘋狂地在補習社中補習?

 

【選舉分析】二零一六年立法會選舉建制派和中間派之形勢

(Derek Chi Wai Yung 攝)

(Derek Chi Wai Yung 攝)

 

上回《【選舉分析】二零一六年立法會選舉泛民主派之形勢》中提到,過去三屆立法會選舉中泛民主派基本上是穩奪近一百萬票,但以二零一二年立法會選舉結果來看,泛民主派整體得票數目並沒有明顯增長,至少無法重奪2004年所得的107萬票。加上泛民主派內部出現民主黨與公民黨和工黨,溫和民主派與激進民主派之勢力消長,反映民主黨派只是互相爭奪對方票源,並無向外拓展新票源,加上激進民主派影響力與日俱增,泛民主派內部變化便更加大。

 

討論過泛民主派之形勢,今回則討論建制派和中間派。相比起泛民主派,建制派和中間派之形勢更為複雜,因為除了民建聯和自由黨外,近年還出現新興的建制派政黨,如工聯會(工聯會其實參選立法會都係近年既事)、新民黨、一些親工商政團和不少親建制中間派(如西九新動力梁美芬、獨立謝偉俊等),更重要的是建制派和中間派在地區直選上有非常明顯的分工,試圖以最少資源奪得最多議席,因此情況比泛民主派來得複雜。

 

表1

 

從表1可見,建制派整體得票數目徘徊在60-70萬左右,相對穩定,但無可否認得票確實有增長。雖然如此,相比起泛民主派約一百萬的票數,建制派在地方選區所得票數其實與泛民主派尚有一段距離,按此形勢推斷,二零一六年立法會選舉泛民主派確實無需過分顧慮。

 

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原來不但泛民主派整體得票數目下跌,建制派整體得票數目亦同樣有所減少。翻查資料,原來2008年的投票率是過去三屆最低,只得45.2%,2004年和2012年則分別有55.64%和53.05%[1],簡單來說,投票率高低與否同樣會影響泛民主派和建制派整體得票數目,而投票率則受當時社會環境影響,可見將來二零一六年立法會選舉必有一番龍爭虎鬥。

 

但即使如此,2012年仍然較2004年多出近10萬人,究竟這10萬人從何而來?有可能是早前提到的泛民主派所流失票數,亦有可能是新增選民,因此,小弟亦不敢妄作論斷,留待各位自行判斷了。

 

表2

 

看看表2,看看民建聯三屆選舉中得票數目。假如2004年單純計算九龍東兩張名單的平均數(即53935,與2008年票數相近),2004年民建聯僅得約40萬票,到2012年則下跌至約37萬票,若然再扣減與新社聯合組名單的一半票數 (18,277.5票),流失大概三萬至五萬票,基本盤相對穩定。而2012年民建聯在建制派整體得票數目則佔約53.13%,與2004年的62.68%相差亦不算太大,反映民建聯雖則得票有所減少,但亦無礙其建制派「一哥」地位。

 

表3

 

再看表3工聯會,唔講唔知,原來工聯會都係近年先蒲頭參選。同樣道理,將2004年九龍東工聯會所得票數當成53935票,過去三屆工聯會所得票數實情出現「大躍進」,由5萬多票上升至2012年12萬多票,增加7萬多票,有如泛民主派的公民黨,但不同之處在於公民黨有超越民主黨之勢,但工聯會和民建聯之間則仍有相當大的距離,極其量都只是當建制派第二或第三大政黨而己。

 
表4, 5

 

至於自由黨〔表4〕,老早就已經成為中央和建制派的「政治棄兒」了,2004年得票近12萬,到2012年下跌至不足5萬,流失7萬多票,即使2012年出現由前自由黨黨員組成的經濟動力〔表5〕,新界東選情依然慘不忍睹,反映親工商政團在近年已不獲市民(中央?)青睞了,倘非有功能組別,自由黨早就執笠啦。

 

表6

 

葉劉淑儀和新民黨又如何?單看表6,兩屆票數,有增長,變化不大,但不能作準。因為單看葉劉淑儀兩屆得票數目,2012年比2008年減少一半票數(可喜?),但偏偏新界西田北俊所得票數則剛好填補所流失票數,這反映什麼?是葉劉淑儀越來越不得民心?還是新民黨得到更多市民支持?

 

表7,8,9

 

親建制中間派葉劉淑儀一邊廂失去近半票數,但另一邊廂,從表7、8、9可見,西九新動力梁美芬則多奪近萬五票,加上謝偉俊在首屆地方選舉已得近4萬票,可見這一類親建制中間派勢力絕對不容忽視。

 

單單統計自由黨、經濟動力、新民黨、西九新動力、公民力量/新論壇(龐愛蘭)和謝偉俊所得票數,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中總共奪得219,598票。即使減去親工商政團,得165,179票,亦比工聯會所得票數近13萬票為多,顯示親建制中間派雖然分散,但地位愈見重要。

 

簡單總結建制派過去三屆立法會選舉中內部形勢變化。民建聯繼續為第一大黨,而且勢力不斷壯大,自由黨則老早被工聯會「爬頭」,而且更有持續被邊緣化之趨勢。相反,一些親建制中間派,如新民黨、西九新動力、公民力量/新論壇(龐愛蘭)和謝偉俊等,則日漸重要,所持民意甚至比工聯會多,實不容忽視。

 

=====================================================================

 

回過頭來,看看選民數目之增長。

 

表10

 

過去三屆立法會選舉中,選民數目增加了約25萬多人〔表10〕。

 

表11

 

簡單來說,從表11,2004年合資格選民約有5,813,400名(15歲或以上,對啊,我籠統啲計炸),如果20歲或以上(好似準確啲,至少錯唔哂),則有5,378,400名(唔怪得689成日話五百幾萬選民)。

 

表12

 

而根據表12,2008年合資格選民約有6,084,500名(15歲或以上),20歲或以上則有5,651,000名。

 

表13

 

根據表13,2012年合資格選民約有6,372,100名(15歲或以上),20歲或以上則有5,958,400名。

 

好了,做對比。(以上資料主要為相關統計數據,以下則是個人分析,如若有錯請指出)

 

表14

 

即是大概有一半合資格選民會登記做選民。

 

表15

 

image_1

〔圖1:估算合資格選民數目與實際登記選民數目比較之折線圖〕

 

簡單結論:從圖1,過去三屆立法會選舉中選民數目增長乃人口正常增長之結果。(至少三條線似係平衡先啦,如果大陸想一下子派好多人黎做票倉,地方選區選民數目條線應該增長得仲勁家bor)但什麼「人口」增長?新移民?還是滿十八歲的新一代?年長一輩?這我手頭上無相關資料,要由他人作更詳細的研究。

 

另外,登記為選民的人數有放緩跡象,唔該幫下手叫下姨媽姑姐親朋戚友死黨老友登記做選民。

 

====================================================================

 

大家看到這裡可能有啲疑惑,明明2012年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中泛民主派奪得近100萬票(981,668),建制派加上中間派只得73萬票(730,362),多出近27萬票,但立法會中地區直選,泛民主派僅僅比建制派多1席?

 

原因有二:一、泛民主派豬兜,浪費多得票數,當中以公民黨最豬兜(當然佢地唔認),香港島陳家洛、陳淑莊名單餘票23,222加上新界西郭家麒、余若薇名單餘票16,783,總共浪費40,005票(范國威得28,621票就入到去啦),當然不同地區情況不盡相同,又不能作單一比較,但公民黨和泛民主派的選舉策略絕對有改善餘地。

 

二、建制派配票異常成功。看看表16:

表16

 

再看看表17維基百科中各區門檻的票數:

表17

 

當建制派各名單所得票數,除了九龍西民建聯蔣麗芸外,都不過各區門檻票數時,大部分名單仍然能夠成功當選,可見配票異常成功,如無統一安排亦必無如此收獲。看到這,泛民主派在過去十數年,輸給共產黨都心甘命抵啦?連選舉最公開、透明的政治遊戲都唔識玩,仲要鬼打鬼、內鬥內,人地睇你地唔起都好正常啊。

 

=====================================================================

 

總結:

  1. 建制派基本盤約70萬票,與泛民主派約100萬票的基本盤尚有一段頗大的距離。
  2. 民建聯在可預計的將來都會是建制派第一大黨。
  3. 工聯會雖然近年方積極參選,但勢力卻增長不少,更成為建制派第二大黨。
  4. 親建制中間派(新民黨、西九新動力、公民力量/新論壇(龐愛蘭)和謝偉俊等)雖然組織分散,但地位愈見重要,所得票數總計有16多萬票,比工聯會還要多,看來建制派「偽中立路線」相當成功。
  5. 自由黨只是苟延殘存,早就是「政治棄兒」了。至於經濟動力則無關重要,但已經反映親工商政團在地區直選中已被完全邊緣化。
  6. 建制派配票異常成功,亦憑此成功抑制泛民主派的勢力。泛民主派唔想輸,唔該下屆自己反省下。

 

至於有關選民增長數目的質疑,小弟相信:

  1. 暫時因資料匱乏,未有確實證據證明新增選民乃建制派之票倉
  2. 即使如此,新增選民或許是建制派致勝之要訣,但相比起配票,小弟相信對建制派而言後者更重要
  3. 因此,過去三屆立法會選舉中選民數目增長乃人口正常增長之結果。

 

而有關年輕選民對未來選舉的影響,小弟認為:

  1. 2016年因年輕選民未會即時大幅增長,故影響暫時有限
  2. 但不要遺忘激進民主派過去兩屆選舉勢力確實增長迅速,長遠而言加上年輕選民會增多並成為社會支柱,影響當會在2020年後的選舉逐步浮現

 

年長(40歲以上)選民:

  1. 以一刀切方式判斷40歲以上選民大多支持建制派實有欠公允
  2. 觀乎過去選舉,即使40歲以上選民較多,但泛民主派所得票數依然比建制派為多
  3. 因此「世代之爭」並非想像中的民主對建制之對決,相反,應是溫和民主與激進民主之爭

 

以上之分析有相當局限:

  1. 未有討論兩派支持者佔總選民比例之變化。而更重要的是,根據維基百科,即使泛民主派整體得票數目變化不大,但佔總選民比例,則由60.52%下降至56.24%。
  2. 政治立場未有淸晰釐定,因此有所偏差和誤解亦屬正常,望能理解
  3. 多以政黨作主要討論對象,忽略其他獨立或親建制中間派人士
  4. 未有包括超級區議會議席,原因為超級區議會並非完全公平競選,門檻高,未能完全作準
  5. 計算可能出錯,但已再三覆閲並查核
  6. 分析可能出錯,如有問題請指出

 

話雖如此,但近年出現的親建制另類中間派,以周融為首的「幫港出聲」和「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的勢力確實令人憂慮。但究竟何解出現這一類組織?小弟相信:

  1. 方便製造「民意」,給予政府「假普選」口實
  2. 鼓動更多潛在建制派支持者(或所謂中間派、沉默大多數)
  3. 方便統計數據,以備將來配票之用
  4. 以「中立」姿態參選,擴大親建制中間派影響力

 

因此,以最壞情況估計,當第一次簽名行動總數為1,504,839[6],第二次簽名行動總數為1,835,793[7],減去過去選舉中建制派的基本盤約70萬,分分鐘這些簽名行動鼓動一百萬有多的普通市民表態。當然,數據有多準確,有多少可能屬偽造就另一回事,大家亦心中有數,但以過去親建制中間派持續增長的影響力,建制派要擴闊基本盤實非難事,只要多10萬人,加上配票成功,泛民主派很可能連否決權都保唔住。

 

所以唔該泛民主派諗下下屆點樣同建制派鬥。唔好以為攞「民主」既名選民就會傻乎乎俾哂啲票你,唔好以為咩和理非非中間派就會覺得你地孝感動天投票俾你,佢地睇利益做人家炸。就算你叫人投你,但香港人投俾你地又點?多成30萬票,咪又係多人一席?鐘意鬼打鬼,內鬥內既,得,鬥爆佢囉,但唔該唔好拎香港黎搞飛。仲有個啲咩民主大佬,走啦,做左咁耐又做唔到野就收山啦,唔好同我講咩有貢獻無功都有勞,你地駛緊納稅人啲錢家大佬。當人地已經動員緊人登記做選民,準備收集數據做配票,你地呢?仲諗緊點將「民主種子」在社區「遍地開花」啊?你地係真係無政治智慧,定當香港人傻家?

 

二零一六年既選舉係「世代之爭」,但並非民主對建制之對決,相反,是溫和民主與激進民主之爭,香港人要贏,一定要更新整個泛民主派,作一次大換血,否則的話,投俾佢地幾多次都係無用,在體制內一事無成,半分成果都無,體制外則作繭自縛,自我設限。香港人要贏,不但劉江華要輸,民建聯要輸,建制派要輸,所有不願意放棄既得利益、不願意放下身段、不願意追隨活蕩潮流的泛民都要輸,這樣,香港人才有勝利的希望。

 

[1] 引自2004年http://www.elections.gov.hk/elections/legco2004/tc_chi/facts/facts.html、2008年http://www.elections.gov.hk/legco2008/chi/facts.html及2012年立法會選舉網頁http://www.elections.gov.hk/legco2012/chi/facts.html

[2] 引自2004年http://www.elections.gov.hk/elections/legco2004/tc_chi/facts/facts.html、2008年http://www.elections.gov.hk/legco2008/chi/facts.html及2012年立法會選舉網頁http://www.elections.gov.hk/legco2012/chi/facts.html

[3] 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150_tc.jsp?tableID=002&ID=0&productType=8 下載更長時序統計表

[4] 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150_tc.jsp?tableID=002&ID=0&productType=8 下載更長時序統計表

[5] 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150_tc.jsp?tableID=002&ID=0&productType=8 下載更長時序統計表

[6] http://www.sign4peacedemocracy.hk/index.php?r=index/detail&id=694

[7] http://www.sign4peacedemocracy.hk/index.php?r=index/detail&id=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