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新聞稿] 《深夜前的五分鐘》

 

      以『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一片風靡全世界,情聖導演行定勳,終於再次以最拿手的愛情電影回來了。繼2009年《愛妻家》被釜山影展選為開幕片; 2010年改編自吉田修一小說《東京同棲生活》榮獲柏林影展費比西國際影評人榮譽獎,2014新作《深夜前的五分鐘》再度入圍今年釜山影展「亞洲電影之窗」觀摩單元!匯集以『步步驚心』走紅的氣質女星劉詩詩、『戀空』日本人氣偶像三浦春馬、以及超級大賣的『被偷走的那五年』演技派型男張孝全,一起展開兩個孿生…

來自Care的一點思考

梁浩維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會員 歷史系三年級生

  那是個美妙的黃昏。暮色灑落屹立中大山頭的水塔,陣陣的微風帶來些許涼意,圓形廣場內外的人們或坐在臺階,或站在四周,都放下了適才集會的激昂與熱烈,屏息靜氣地聽著廣場中心的一個人講話。站在廣場中間的那個人,我的政治哲學老師,周先生,背對著「新亞書院」四個大字,正訴說著我們所共同care的一種價值。

  Care是一個多義字,可以解釋為「當心」、可以翻譯成「注意」、也可以是「重視」。人生於世,我們care的事情太多太多:自己的生活、家庭的關係、戀人的心情、事業的前景等等。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表達care於人而言的重量:Care貫穿著我們生活中的每個瞬間,連接了在我們人生中散落四方的拼圖,讓人生變得完整而圓滿。

  周生說,我們care,我們的心就會變得容易受傷,容易感到痛苦。這句話,放在佛家的思想脈絡中,彷彿在說,care就是苦的根源,是人生這片苦海中沾濕人心的波濤。如果我們脫離了care,就能脫離無盡的痛苦。後來反思這句話,我想起了陶國璋老師在「死亡與不朽」的課堂上講過,人的本能是趨樂避苦的。那麼,現實中的我們何以還在追求一些會為我們帶來痛苦的care,甚至活在其中,為其奉獻一生?還是說,在這些讓人心變得敏感,容易感到痛苦的care之中,其實隱藏著某些促使人願意義無反顧地承受這些痛苦的重要價值?

針對公民抗命行動,尤其是學聯的罷課行動,不少人說,這樣的行為是在擾亂社會秩序,為人們製造麻煩,而更重要的是,who cares?其實,我們這群學生所care的,與其他市民大眾所共同care的事物沒有本質上的區別。人們不會因為曾經跟家人吵架而與其脫離親屬關係,人們也不會因為失戀幾次而從此不再對他人動心,因為他們知道,人生是吃「涼瓜炒苦瓜」的過程,沒有經歷痛苦,就不會得到甘甜。

所以,我們也不會因為高牆的壓迫、權貴的嘲諷、大眾的冷漠而放棄對民主政制,對真普選制度的追求和堅持。如果他們不care我們抵抗的聲音,我們就走出教室,讓我們的要求在無數次的吶喊中釋放、如果他們不care我們的公民權利,我們就以不合作的方式向世人控訴極權的專橫、如果他們不care我們作為人的尊嚴,我們就用非暴力的手段彰顯現代文明的驕傲。

  在講座的最後,周生總結自己領悟到的一個道理:「我們活在世界之中,我們就是世界的一部份;我們改變,世界就隨之改變」。在追求民主的路上,我們也許無力改變上位者的橫暴,但我們的追求,我們對民主這個價值的信仰本身就豐盛了我們的人生,燃亮了那一路通往真理的燈。

「遮打革命」的心理攻防

中大國是學會會長 黃宇翔

兵法有云:「攻城為下,攻心為上。城戰為下,心戰為上。」而策劃群眾運動也不例外,每一着、每一步均應當以造成強大心理影響為行動目的。而強大的心理影響有兩種,對外為製造強大的道德力量,吸引支持者以及震懾政府;對內則加強內聚力,以團結人群。

 而我們組織起是次「遮打革命」的理念正在於「和平、理性、非暴力」。惟有通個這項原則,才能爭取到最多市民的支持及理解。那怕反對公民提名或真普選,也找不到批評行動形式的切入點,在道德上立於不敗之地。再者,在二十八日「遮打革命」可以得到市民廣泛支持,正因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民和使用催淚彈等過量暴力的警方形成強烈對比,而能引起市民的廣泛道德義憤,使運動得以初步動員起不少的市民。

 然而,對於爭取真普選而言,這僅是第一步而已。要推進運動,則仍需要「攻心」,因為沉默、未深入了解運動的內在意涵,不少人走上佔領之路只不過是因為那一瞬的道德義憤,激起之後就必須帶出運動目標。

 首先,舉凡一個群眾運動必須讓參加各人各遂其志以及實現一個共同價值,訴求不可以分散。事實既然證明原來的「和平佔中」運動不可行,具有實踐上的不可行,群眾會流動,更不會只等待被捕。故此,既然一個「集體訓低搏拉」的道德感召形式已宣告破產,那麼實有必要調整策略,針對「流動」的特點策劃行動,例如佔領一處具有標誌性的地方,才能對政府施加更大的壓力,升級運動,使四處的群眾明白運動有方向,不致士氣逐漸消散。

另外,策劃群眾運動必須明白自己有多少人,而可以分到多少個戰場。地廣則兵分,兵分則力弱。每個佔領場所被清場的風險也就越高。縱觀現在灣仔、金鐘、旺角、銅鑼灣以及尖沙咀五個佔領地,有多少是有政治價值的佔領,又有多少是「為佔而佔」?但凡佔領一個地方,必然帶有示威價值,而例如佔領金紫荊廣場者,卻又不帶有示威意味,難道是組織群眾參加國慶升旗觀禮嗎? 佔領缺不可「為佔而佔」,每一步也必須具有政治價值,才有可能更壯大運動,否則不是分散風險,而是每處的風險都有所提高。

第三,既以「和平、理性、非暴力」開始,更應該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繼續運動,才能更贏得中間群眾的支持,例如先前不少群眾幫助警方的行為(搭傘、送水)均能使人民認識運動的本質,以「以德報怨」拉開運動和執政者的道德差距,也正因為如此,運動才可以贏得國際的讚譽、廣泛的支持,這份精神值得我們珍而重之、貫徹到底。

總而言之,群眾運動的一步都是心理攻防戰,要麼進,要麼停滯,而群眾運動的每一天都是成本,停滯也就是倒退,所以也必須有心理上的效果及政治價值。

[廣場和廣場之外]系列: [故事三:街頭與社區-西班牙的抗爭故事 ]

[故事三:街頭與社區-西班牙的抗爭故事 ]

除了之前介紹的強大日本師奶和阿根庭阿叔阿嬸外,還有很多不同地方,當人民發覺政府靠不住,政黨信不過,又不想無飯開無屋住,就惟有自己生活自己救啦。而對弱勢小市民來講,這個自己,當然無可能係單丁一個的「我」,而係一個「我地」啦。所以,西班牙街坊一堆一堆咁,建立了好多個草根自主社區,通過互助來渡過難關。不過,他們亦不是搞掂自己就算,見到社會有問題,一樣動員上街抗爭。今次,就向大家介紹這個生生不息、越戰越強的故事。

投票都冇用? 萬人佔廣場一個月 

不知大家對匯豐銀行那次的[佔領中環]還有印象嗎?可能有些人知道那次[佔領中環],其實是響應[佔領華爾街]呼籲的全球佔領運動而起。不過,故仔的源頭,原來就是受2011年西班牙的15M(取名自五月十五日)運動啟發而來。

2011年,西班牙基層經濟問題嚴峻,每十個成年人就有兩個人失業,青年狀況就更糟,十個青年有四個半失業!五月大選在即,雖然有民主選舉,但政黨提出的救市方案,都只是向小市民開刀,反過來補貼銀行,不特止,在失業咁嚴重的時期,啲政黨竟一律走去放寬企業解僱工人限制,佛都有火啦!因此,雖然西班牙大選前按例禁止任何遊行,但各位市民一於話知你,自發發起遊行。警察就處處一樣,西班牙的比香港還要兇狠,但這只激起了更大的民憤,上萬人佔據西班牙馬德里公路網最中心、最繁忙的太陽門廣場整整一個月,更有超過七成首都市民都認同示威者的佔領行動!

七成市民支持,示威者又堅持到成個月,政府受了不少壓力,選舉都好似選走了原本最爛的政府。可是,西班牙市民卻發現,原來政客個個都係爛橙,兩年後基層貧窮狀況不升反跌。

無他,選舉是一個人多為贏的遊戲,那如何可以讓更多選民認識你?廣告囉。那麼,賣廣告的錢何來?…企業、商家囉。所以,如果阿爺唔撐你唔過水俾你,你以後還想選到要靠誰?……當然不是基層囉,不過基層人多,選舉時可多做承諾……

在西班牙,這就解釋了為何超大型抗爭一個月後換掉的執政黨,仍是對基層不友善的爛黨。

銀行高風險投資 衰左收你樓埋單

2013年,失業率比早兩年更要上升百分之六,青年之中十個有六個都失業!很多家庭捱至山窮水盡,單是首都馬得里,平均每日便有184個家庭因無法向銀行支付貸款而被逐出家門。

香港好多報紙話西班牙人懶,吃飽不願做才會窮,可是,在2013年,絕少香港媒體會報導這樣一個情形:一間間銀行自己拎住街坊的存款去搞高風險投機,有錢賺時它就袋袋平安,但出事時,就要國家及市民埋單,不單止銀行的損失由政府庫房的錢(屬於市民的公家錢)去補貼,竟還要用沒收小市民的家園的方法來填數。於是,在失業率高企的狀況下,銀行此舉更令市面上出現一片有屋無人住,萬人無屋住的景況。

在香港,如果不願意離開,我們好似除了痛哭無天理,就只能任由佢收樓,最多網上鬧爆佢,就算你夠膽上到庭,遇到青天老爺佢都只能話「好同情你,不過法律係咁寫真係唔保護你」。但在西班牙,被收樓的街坊卻明白:不公平的遊戲規則下,仰天長嘯大叫「無天理」也沒用,如果不想明天就瞓街,唯有團結最實際。

於是,他們就合作搞了個組織(PAH,La Plataforma de Afectados por la Hipoteca),自組訊息收發平台,一遇上有人被銀行趕,馬上就有數百市民一齊聲援,抵抗收樓。他們更到處找被銀行沒收的空置單位,實行佔回原本應屬市民的屋,至2014年4月,已有27棟大廈被市民成功回收和活用!

世上任何權利都不是無邊的,私產權亦如是。在歐洲和南美,很多國家都有保障居住權作為基本人權的法例,去平衡私有產權的無限擴張。若某屋長期空置,沒有發展任何社會用途,則若其他社會人士佔用以令空屋變成對社會有用的空間,原本的資產擁有人,亦須一定時間的司法程序,始可把對這屋有真實社會需要的佔用人踢出屋。運用這法例,只要能成功進駐,無數家庭都可有長一點的緩衝期,可以過一下有瓦遮頭的日子。

(其實類似的平衡式法例在香港並不陌生:在2004年之前,香港有租務管制,限制業主加租的百份比及趕租客出屋的所需時間,以平衡住屋權和私產權。在2004年之後,租務管制撤銷後,香港的私產權變成無邊的權利,養肥了地產商。)

人民議會唔聽書 交流決策齊齊做

儘管佔領廣場行動得民心,過程中也發展了人人可交流兼共同決策的[人民議會],但是,記得香港紥鐵罷工和碼頭罷工時,工友都話:「罷工仲攰過番工!」社會運動是極耗費時間心力的,大家也需要新的、更持久運動組織形式。於是大家把這種[人民議會]帶回各自的社區,組成了二百多個[社區人民議會],交流社區中彼此面對的問題,共商行動或自救方式。

當中部份社區強烈認為,大家想法子透過集體的力量,去維持人人溫飽,過有尊嚴的生活。如一個叫[拉維巴](Lavapies)的社區,便發展了社區農圃(屋前小地共同耕作,分享食材 )、社區廚房(共同煮食,分享食物)、食物銀行(在超市外呼籲顧客多購買一份食物分給[社區人民議會]轉交有需要的人)、社區中心等方式。他們特別強調,這些不是為慈善做公益,而是作為實踐公義社會的基本條件。


生生不息,越戰越強

在西班牙,社區人民議會與大型抗爭行動不但共存,更互相強化。平日素有堅實組織練習的民眾,其機動力簡直就是大型抗爭行動的成功關鍵。到2014年3月22日,首都馬德里又發生了二百萬人走上街頭22M運動。二百萬人一起認清敵人,抗議政府向小市民開刀的緊縮政策。這是西班牙有史以來最大型的遊行,街頭抗爭持續了一星期。西班牙警方胡亂拘捕了至少二十四人,拘留期間更強迫被捕市民舉高手罰站上八小時,廿四小時不給水和食物,甚至有市民在2014年3月22日根本不是身在馬德里亦被拘捕。直至2014年6月,西班牙老中青市民依然多次發起行動,抗議警方暴行,要求撤銷對被捕者的檢控。

人們帶著抗爭的理念回到社區,除了更有持續性,也有助於連結更多不同年齡市民參與其中(持久的廣場抗爭耗力不少,始終以青年佔大多數)。街坊們平日就已經就住社區面對的問題,共同想方設法,讓民主共識的決策制度與經濟自主相結合。在這過程中,其實民主種子已經根深蒂固,有機地銘刻在大家的日常生活中。同時,當有很多問題可靠社區,而無須靠一個由上而下的權力機關去協助自己,自主性自然提高了。

小結

人們帶著抗爭的理念回到社區,除了更有持續性,也有助於連結更多不同年齡市民參與其中(持久的廣場抗爭耗力不少,始終以青年佔大多數)。街坊們平日就已經就住社區面對的問題,共同想方設法,讓民主共識的決策制度與經濟自主相結合。在這過程中,其實民主種子已經根深蒂固,有機地銘刻在大家的日常生活中。同時,當有很多問題可靠社區,而無須靠一個由上而下的權力機關去協助自己,自主性自然提高了。

在[民主]與一般人日常生活相距甚遠的香港 ,這些西班牙市民努力實踐的社區民主經驗,可否帶來些許與「民主」 與「基層」有關的新想像?

參考/圖片來源:

《重佔生活 》“pieces of madrid" -第十二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廣場以外]放映影片(放映日期:2014/10/23,2014/11/8)

http://smff2014.wordpress.com/2014/08/21/beyond-squares/

西班牙馬德里: 上萬人佔廣場露營抗議   逾二百萬市民表示接受

http://grasspaperaction.wordpress.com/2011/07/28/madrid/

http://www.thelocal.es/20140411/no-more-police-violence-protest-austerity-spain

http://www.demotix.com/news/5128655/demonstration-held-madrid-against-repression-social-protest#media-5127608

~~~~~~~~~~

[廣場和廣場之外]系列編按:

今年九月尾,香港發生近五十年來最大型的公民抗命,為的是爭取民主。民主不是賜予的,而無論政治還是經濟方面的當權者,都不會輕易把人民的權力歸還,所以爭取過程必定是艱鉅的。爭取民主有抗爭和建立兩個部份,抗爭是抵抗當權者的惡行,盡力不讓不可挽回的壞事發生; 而建立則是要摸索更良好的社群建立模式和尋找生活各方面自主的方式,兩者須有互相配合,民主社會才能健康發展。
就在幾萬香港人努力爭取普選時,還有幾百萬香港人可能仍未覺得關自己事。民主的理念如何不單是道德感召,而可以有機地打入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中,其實不單止是長期工作,也是刻不容緩的工作。

在世界上,曾有不少在廣場大抗爭之後,努力把民主思考帶到社區,帶到基層的工作。[草根.行動.媒體]此次專輯,希望把這些例子介紹給大家,讓不同才能與傾向的人,在民主運動中,想像不同的崗位,找到互相配合的可能性。

本系列其他故事:

故事一:從十蚊牛奶開始的師奶民運http://wp.me/p2HdPx-1ev

故事二.阿根庭媽咪: 自己生計自己救,不靠政府大財團 http://wp.me/p2HdPx-1eW

關於今朝海富天橋風波

先講講,我無政黨或任何組織背景,普通人一個。相信大家都知道,依場行動已經無大會,係群眾自發參與,無人可以騎劫領導同做代表,但今朝發生既事,令我深思,無大會之下既危機,所以我有一些建議,但希望大家睇下琴晚到今朝到底發生咩事。

係晚上12點左右突然有便衣警察帶左一袋黑色膠袋爬過添美道鐵馬進入政總,之後在場既手足就大叫要人幫忙,所以我就上左去,但當我地集合左大概20個人既時候,已經比1個警察入去左。後來再有便衣話拿飯盒入去比警察食,但今次比我們截左,因為我們地本身剛剛集合無任何共識到底放唔放飯盒,所以第一次係拒絕左,但之後對方發爛渣,無奈之下我地決定由我地望下係咪真係飯盒再幫佢遞入去,佢再叫人出黎拿,但唔會比佢地入去。

因為依件事,所以之後我地一班人就開始討論,到底放唔放食物,放唔放人之類既問題。傾左都有1個鐘先達成共識。

一不可拆鐵馬
二不可放飯,也不可放物資
三裡面的人可以出,但不可以入
四救護員消防無條件進出
五當有人要出或入,馬上拍片保障自已

如是者一直相安無事,直到朝早7點鐘,我地發現原來海富天橋封鎖既人原來放人返工,知道之後我地都好嬲,因為目標係癱瘓政府功能,點可以放人入去?當時我都好衝動,係電話到用質問既語氣問對方點解放人,之後我就直接去左海富天橋了解。

到場之後,見到一堆人可以入去返工,我就語氣唔係咁好問佢地點解放人。先知道原來佢地本身都唔想放,但問題係有返工既阿姐係到嘈,加上有殘疾人士要返工,同埋吸引左傳媒,佢地唔想影響成個行動所以就放行。

知道左之後,我都有少少唔好意思,我無諗過佢地未準備好個論述,要講點解封鎖,同埋點應付殘疾人士返工既問題,如是者,正當我地後續討論到尾聲,開始有結論,就係:

一既然放左,就唔再封返
二因為未準備好個論述,與其比人問到口啞,不如先放行,準備好點解釋封路再決定
三殘疾人士進出未有定論

依個時侯,就有一班人衝左上黎,話要封路。尋晚個班留守既人就好不滿,因為對方既語氣係好挑釁,可以話同我初初到場個陣差十倍,講你地有咩資格決定唔封?依加無大會,我地話封就封。留守個班就好不滿,因為自已留守左一晚,大家都係傾討論點處理,而唔係一黎就話係咁咁咁,之後就開始炒大穫,記者傳媒開始比佢地吸引埋黎影同拍。

之後夾硬封左之後,佢地就企係到傾,現場愈黎愈多要返政總既人開始鼓譟,警察依個時候仲加多野,大聲問要返工既舉手!你地係咪要返工?係咪要搵食?我相信班學生唔會留難你地,佢地依家傾緊,等等喇。就擺左我地上台。

但硬係要封既個班人,後來雖然有道歉自已既態度唔好,但依然唔肯放,亦唔理留守個班點解釋,而傳媒就影哂佢地談判內訌既經過….

我不斷嘗試調停但都唔成功,最後我只可以離開。

經過依個教訓,我係車上面諗左以下既問題同應對,希望大家睇下。

這是群眾自發參與的行動,不應有大會,但應該要有中立的聯絡人,聯絡留守在政總各出入口的手足,以不干涉相方的討論為前題,為三個出入口的手足傳達另外兩方的決定。

一拆不拆鐵馬。
二放不放飯。
三放不放人,和能不能進入。
至於拍片和放行救護,屬於自我保護以及國際公約,應該不必討論。

中立聯絡人,應該告知三方留守的手足,今早這事件,而為了避免再有同類時事件,要先令各方了解對方的決定。

以昨晚為例,我們添美道不放飯,但夏愨道政總門口是放飯的,這完全沒有問題,也很合邏輯,因為添美道放飯的話,警察要CALL人出黎接,相反政總門口本來就有警察,直接在那裡交收是方便,也減少添美道本來就人少難以戍守應付大量警察送飯的壓力。

另外,就是我們添美道不放人返工癱瘓政總功能,但如果另外的出入口放人,將會令我們留守整晚的努力白費,最終導致有人不滿而不再參加行動。

相反,就是我們不放人,但海富天橋放人,但我們以為對方有共識,質問對方也有可能令對方感覺不好受,雖然最終他們明白我們的主張,但我亦明白佢地遇到傳媒同殘疾人士既壓力,擔心影響輿論。

同時,亦有一班人不理會留守的手足意見,在最後一刻衝上來決定一切。

為了解決以上問題,我有以下建議。

一三方要達成要不要癱瘓政總功能,如要的話,三方出入口均要封鎖,並且三方共同草擬新聞稿,盡早通知傳媒。
二如要癱瘓,另外要草擬如放不放殘疾人士,以及如果不放的論述應對,以面對傳媒。
三要是三方也完全不放飯,要草擬論述解釋為何不放飯,以面對傳媒。
四如何應對一班人突然騎劫,說要封或不執。

我今晚將會再去政總,由於沒有大會,所以我只代表個人,我會嘗試當中立聯絡人,解釋今早發生什麼事,希望今晚可以幫三方出入口的人,不必能達成共識,但至少互通消息,知道對方的出入口的決定。

否則行動發展到現在,輿論戰至關重要,不團結甚至吵架,只會令我地係傳媒面前先輸一仗。

如果你認識學民思潮成員,希望你可以幫忙通知他們,拜託學民思潮派3個帶備對講機的成員,為我們戍守政總天橋的朋友作中立的聯絡人。

笑一個吧~讓人心情大好的經典笑臉泳池


鮮明的黃色與親切的笑臉,這個標誌你一定看過!這個問世超過50年的超級經典標誌「Smiley」,由美國設計師Harvey Ball為當地的保險公司所設計,當初的目的是為了激勵員工多微笑而做出的獎章,希望可以讓客戶有賓至如歸的感受。沒想這個笑臉一紅就是50年,不斷以各種面貌呈現,帶給全世界的人們溫暖與快樂的好心情。

閱讀全文

笑一個吧~讓人心情大好的經典笑臉泳池


鮮明的黃色與親切的笑臉,這個標誌你一定看過!這個問世超過50年的超級經典標誌「Smiley」,由美國設計師Harvey Ball為當地的保險公司所設計,當初的目的是為了激勵員工多微笑而做出的獎章,希望可以讓客戶有賓至如歸的感受。沒想這個笑臉一紅就是50年,不斷以各種面貌呈現,帶給全世界的人們溫暖與快樂的好心情。

閱讀全文

香港人,你為何健忘?

(圖源:蘋果日報)

香港人,你為何健忘?

為何忘記當天,一個又一個催淚彈向和平示威的群眾擲下來?
為何忘記當刻,警察拍拍他的肩,再對準眼睛施放胡椒噴霧?
為何忘記曾經撼動人心的場面,單人匹馬手持兩把傘,在硝煙中挺立?
而這些人咬著牙抗爭,為的是公共利益,是未來的民主、也是民生。

事隔幾天,你忘了有一必有二,
警方如何對市民暴力相向,你都已經全都淡忘,你不追究。

你追究的,是佔領道路,讓你本來返工坐巴士如今要逼地鐵。
你追究的,是少了自由行錢少賺了多少,儘管你沒有自己的店。
你說產婦來不及送院導致胎兒腦缺氧死亡,卻忘了提起律敦治醫院根本沒有產房。
你說中環到瑪麗花了你兩句鐘頭,是因為你自己繞路走到西營盤。
你說示威者阻止運送人道物資,叫警方斷水斷糧,卻不知警方用救護車引入了橡膠子彈,殺人工具。

你能忘記,我不能忘懷。
我不能忘懷催淚彈過後皮膚上持續灼熱的痛,
我不能忘懷被防暴警察用盾牌推撞,胡椒噴霧遍滿全身幾近無法呼吸,
我不能忘懷那些不絕於耳的稚嫰喊叫聲,
我更不能忘懷女學生的淚。

那不是被噴霧催出來的淚,
那是在哭我們的政府竟成了泯滅人性的惡棍,
那是在哭我們的警察竟用棍、用盾牌、用胡椒噴霧與和平示威者相向。

如果我錯了,
你為什麼不把我扣上手扣帶走?
為什麼不把我帶上警車落案起訴?
如果為了讓香港人明白,面對惡法,法治不是全部的話,我願意。

如果你錯了,
為什麼你不用道歉?
為什麼全世界譴責你用暴力對待和平士威人士時,你不哼聲?
為什麼你又要在聲稱運送食物予警察時混進子彈、長槍、催淚彈?
為什麼學生要求認真對話時,你只是老調重彈?

而香港人,你為何健忘?

Facebook: 游走在宇宙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