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二〇一四年香港十大瘋人榜

今年,香港經歷了風風雨雨,也變成了瘋人院。不少香港人首次見識到,原來人為了權力地位,可以如此涼薄刻毒;為了所謂秩序穩定,可以忍受血花四濺;為了一己私慾,可以說出一般人根本無法理解的說話。瘋人瘋語,或許就是二〇一四年香港的寫照。不論真瘋假瘋,總有人比別人更瘋。現在為你一一細數,本年度香港十大瘋人:

 

第十位:湯家驊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Elizabeth Albert)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Elizabeth Albert)

 

湯議員晉身議會十年,無功也有勞。然今年湯議員似乎忘記了,自己從政的目的,應該是與人民一同爭取民主,而非自命能看清大局的唯一人。從戴教授等提出佔領中環之慨念,到雨傘革命結束,湯議員可謂從一而終,從無支持過。佔領之時,湯議員多次語出驚人,例如引述他人謂「開頭十、二十枚催淚彈應該放」,又狠批年輕人被警察毆打然後投訴乃「嬌生慣養」。湯議員的言論,相信連某些政府官員也說不出口。當其黨友如梁家傑及郭榮鏗質疑政府無理據協助執行民事禁制令之時,湯議員卻力排眾議,認為執法人員不應袖手旁觀。

 

第九位:王卓祺

Prof Wong-Chack-kie.JPG
Prof Wong-Chack-kie" 由 子房自己的作品。 使用來自 维基共享资源CC BY-SA 3.0 條款授權。

 

王教授貴為中央政策組顧問,全力為政府護航,實屬意料中事。然其出位之程度,卻令人精神為之一振。王教授由年頭開始,便撰寫了多篇文章細說所謂「西方民主制度」之種種漏洞,又聲稱「我們還有一隊國際專業水準的警隊及被外部勢力認為威脅其世界霸主地位的中國為後盾」,因此無懼外國勢力。近日教授更表示,移民受歧視能使其保持憂患意識,從而不會隨波逐流。又點評雨傘革命,認為「他們(佔領年輕一代)的能耐(佔領79天)是我們老一代的縱容而已」。教授身為社工系老師,其言論卻完全無法使人看出社工的專業與關懷,令人驚詫。

 

第八位:民建聯

民建聯:《低頭》

 

民建聯瘋癲,不是新鮮事。但其既為香港建制派第一大黨,卻容許蔣麗芸及鍾樹根兩議員在立法會自暴其短,為市民提供娛樂,實在奇怪。「IT神童」樹根議員之言論,不斷衝擊吾人對語言的想像,例如:「子烏虛有」、「名張目膽」、「肯肯定有問題」、「雞毛鴨蒜」、「悔辱」、「X你就唔係」等等。至於蔣家大小姐,稱被拳打腳踢的公民黨黨員為暴徒,簡直就是要我等think out of the box,學習逆向思維。黨大如此,資源豐厚,為何卻無法培養水準稍為高一點的議員呢?值得大家考究。

 

第七位:屈穎妍

屈穎妍

 

屈女士近年好像「上了身」,每篇文章均使人眼前一亮。年頭其發表名文《筍工》,痛斥林慧思老師以「反梁」為擋箭牌,從而可以「hea做一份工」。其另一代表作《如果有天,警察消失了……》,則指出人能行公義,全因有警察在背後撐腰,又說是反對派把警隊的形象毀滅。乃至佔領發生,屈女士繼續宣揚「警察教」,全力護警。屈女士更運用其「專業」角度,認為記者被打可能是記者本身行為不正常,又盡其講師之責,譴責大學生在畢業禮舉傘是荒誕。近日屈女士甚至認為,早前一些NGO舉辦露營活動,是「早有預謀的街頭特訓」。可見屈女士的思維,已經接近妄想的程度。

 

第六位:鄺保羅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Father vice)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Father vice)

 

全國政協、聖公會鄺大主教一直是政府的朋友。身為神的兒女,卻似乎認為政府方是真正的主人。本年七一大遊行後,有學生發動「預演佔中」,被大規模拘捕,受到不公對待。鄺政協隨後發表驚人講道,狠批示威者「佢哋個腦完全唔識得分析」又說:「好似上個禮拜捉咗班學生,第一時間同啲記者講:哎呀!我哋又無飯食……咁我心諗:啲記者又唔訪問我,不如帶埋菲傭去遊行?」又指出耶穌在不公面前,也選擇「默默無聲」。似乎鄺政協忘記了耶穌如何斥責偽善者。乃至七、八月,溫州等地政府到處拆毀基督教堂的十字架,鄺大主教真的「默默無聲」,一句話也無說過。

 

第五位:葉劉淑儀

葉劉

 

葉太自從參與立法會地區直選,不斷嘗試「洗底」,營造理性、專業、中產之形象。但佔領爆發後,其可謂語不驚人死不休,每一句話均令人無法以正常邏輯理解。當警察毆打佔領人士,葉太表示大家應該感謝他們的付出。她又表示,示威者大量使用Firechat、Google Map等,證明佔領行動有精密部署。後來葉太聲稱有警察要食同伴剩下的半個飯盒,卻反而被警方反駁謂警隊膳食充足。到了十一月,葉太又突然表示,自己不敢去臺灣,皆因怕洗澡時被偷拍。當佔領接近尾聲,葉太再發功,怒轟學生「無嘢好輸,佔中囉、瞓街囉,好可悲」。相信不少讀者與本人一樣,想向葉太說一句:「想做特首,都無使咁呀?」

 

第四位:愛港、幫港大聯盟

佔領中環 幫港出聲

 

即使本年過去,香港人也一定無法忘記李偲嫣及周融的英姿。自從陳淨心「失勢」後,偲嫣可謂搶盡風頭。早在六月,偲嫣就發起無限期絕食反佔領中環,並寫下「遺書」,但不久便不知去向。到了佔領之時,偲嫣所到之處,均人山人海,響起歡樂歌聲。至於Robert,成了「反佔中大聯盟」的旗手,威風八面。Robert公開呼籲公眾記下參與佔領者的容貌,又推出舉報熱線,呼籲市民舉報罷課學生。到了佔領後期,Robert更以南韓世越號海難比喻佔領行動。不論愛港或幫港,均令港人大開眼界。

 

第三位:梁振英

藍皓 攝

藍皓 攝

 

梁特首如何瘋狂,其實真的無須多言。其年頭第一炮,乃批評港人「未富先驕」。其後推動政改,完全忘記了自己香港首長之身份。「人大落閘」後,梁特首見記者時笑容滿面。民怨累積,佔領爆發,平時好勇鬥狠的梁特首卻突然化身Youtuber,以錄影片代替真人記者會。警方發射催淚彈,梁特首從無否認是否幕後黑手。其後又發表「萬四論」、「體育界、宗教界無經濟貢獻論」,及「工程學生在港無前途論」等,令人相信其已經失去正常說話能力。如此特首,港人真是痛心疾首。

 

第二位:香港警察

 

今年香港警察,成功洗脫過去的專業形象,成為徹徹底底的國家機器及暴力打手。發射催淚彈一刻,舉世震驚。其後警隊殺紅了眼,放生黑幫,無視非禮;胡椒亂噴,手起棍落;旺角黑夜,血花四濺;拳打腳踢,無法無天。不少港人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無法接受警隊的異變。乃至佔領後期,警隊佔領海富天橋後,伸脷、狂笑,明顯已經失去理智。即使佔領結束,竟然也出動多名警員包圍一名塗鴉少女。香港警察,正式崩潰,成為公安、成為「慈母」。朱經緯、「七俠五義」、曾偉雄,我們不會忘記。

 

第一位:那些活在平行時空裡的香港人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Y'amal)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Y’amal)

 

讀者可能以為,本年度最瘋狂的香港人,當數梁振英及香港警察,怎可能有人更瘋顛?有,本年度最瘋狂的,就是那一班又一班活在平行時空裡的香港人。有一班人,自佔領以來,好像開啟了自動過濾系統,保持「時運高,睇唔到」。你有你的佔領,我有我的生活,總之避開佔領區,就一切「正常」,甚麼事也無發生。還有另一班人,永遠只看到示威者如何激進、偏激、衝動,卻看不到官員的高傲,也看不到警察的冷血。同一段新聞,我等看到警察如何暴力變態,他們卻永遠看不到警察如何毆打示威者,也聽不到受害者的呼喊。總之警隊仍然很專業,只是佔領者太激進。香港仍然是自由、穩定、繁榮的城市。一切都很「正常」。

 

二〇一四,香港不再一樣。我們確實活在荒誕的時代,看到很多荒謬絕倫的人與事。但最荒誕、最變態、最瘋狂的,莫過於拒絕認清真相,繼續選擇相信「外面一切正常」。新一年,香港只會變得更差、更可怕,但願我們都能鼓起勇氣,在這個瘋癲荒誕的時代,勇敢活下去。

 

二〇一四年香港十大瘋人榜

今年,香港經歷了風風雨雨,也變成了瘋人院。不少香港人首次見識到,原來人為了權力地位,可以如此涼薄刻毒;為了所謂秩序穩定,可以忍受血花四濺;為了一己私慾,可以說出一般人根本無法理解的說話。瘋人瘋語,或許就是二〇一四年香港的寫照。不論真瘋假瘋,總有人比別人更瘋。現在為你一一細數,本年度香港十大瘋人:

第十位:湯家驊

湯議員晉身議會十年,無功也有勞。然今年湯議員似乎忘記了,自己從政的目的,應該是與人民一同爭取民主,而非自命能看清大局的唯一人。從戴教授等提出佔領中環之慨念,到雨傘革命結束,湯議員可謂從一而終,從無支持過。佔領之時,湯議員多次語出驚人,例如引述他人謂「開頭十、二十枚催淚彈應該放」,又狠批年輕人被警察毆打然後投訴乃「嬌生慣養」。湯議員的言論,相信連某些政府官員也說不出口。當其黨友如梁家傑及郭榮鏗質疑政府無理據協助執行民事禁制令之時,湯議員卻力排眾議,認為執法人員不應袖手旁觀。

第九位:王卓祺

王教授貴為中央政策組顧問,全力為政府護航,實屬意料中事。然其出位之程度,卻令人精神為之一振。王教授由年頭開始,便撰寫了多篇文章細說所謂「西方民主制度」之種種漏洞,又聲稱「我們還有一隊國際專業水準的警隊及被外部勢力認為威脅其世界霸主地位的中國為後盾」,因此無懼外國勢力。近日教授更表示,移民受歧視能使其保持憂患意識,從而不會隨波逐流。又點評雨傘革命,認為「他們(佔領年輕一代)的能耐(佔領79天)是我們老一代的縱容而已」。教授身為社工系老師,其言論卻完全無法使人看出社工的專業與關懷,令人驚詫。

第八位:民建聯

民建聯瘋癲,不是新鮮事。但其既為香港建制派第一大黨,卻容許蔣麗芸及鍾樹根兩議員在立法會自暴其短,為市民提供娛樂,實在奇怪。「IT神童」樹根議員之言論,不斷衝擊吾人對語言的想像,例如:「子烏虛有」、「名張目膽」、「肯肯定有問題」、「雞毛鴨蒜」、「悔辱」、「X你就唔係」等等。至於蔣家大小姐,稱被拳打腳踢的公民黨黨員為暴徒,簡直就是要我等think out of the box,學習逆向思維。黨大如此,資源豐厚,為何卻無法培養水準稍為高一點的議員呢?值得大家考究。

第七位:屈穎妍

屈女士近年好像「上了身」,每篇文章均使人眼前一亮。年頭其發表名文《筍工》,痛斥林慧思老師以「反梁」為擋箭牌,從而可以「hea做一份工」。其另一代表作《如果有天,警察消失了……》,則指出人能行公義,全因有警察在背後撐腰,又說是反對派把警隊的形象毀滅。乃至佔領發生,屈女士繼續宣揚「警察教」,全力護警。屈女士更運用其「專業」角度,認為記者被打可能是記者本身行為不正常,又盡其講師之責,譴責大學生在畢業禮舉傘是荒誕。近日屈女士甚至認為,早前一些NGO舉辦露營活動,是「早有預謀的街頭特訓」。可見屈女士的思維,已經接近妄想的程度。

第六位:鄺保羅

全國政協、聖公會鄺大主教一直是政府的朋友。身為神的兒女,卻似乎認為政府方是真正的主人。本年七一大遊行後,有學生發動「預演佔中」,被大規模拘捕,受到不公對待。鄺政協隨後發表驚人講道,狠批示威者「佢哋個腦完全唔識得分析」又說:「好似上個禮拜捉咗班學生,第一時間同啲記者講:哎呀!我哋又無飯食……咁我心諗:啲記者又唔訪問我,不如帶埋菲傭去遊行?」又指出耶穌在不公面前,也選擇「默默無聲」。似乎鄺政協忘記了耶穌如何斥責偽善者。乃至七、八月,溫州等地政府到處拆毀基督教堂的十字架,鄺大主教真的「默默無聲」,一句話也無說過。

第五位:葉劉淑儀

葉太自從參與立法會地區直選,不斷嘗試「洗底」,營造理性、專業、中產之形象。但佔領爆發後,其可謂語不驚人死不休,每一句話均令人無法以正常邏輯理解。當警察毆打佔領人士,葉太表示大家應該感謝他們的付出。她又表示,示威者大量使用Firechat、Google Map等,證明佔領行動有精密部署。後來葉太聲稱有警察要食同伴剩下的半個飯盒,卻反而被警方反駁謂警隊膳食充足。到了十一月,葉太又突然表示,自己不敢去臺灣,皆因怕洗澡時被偷拍。當佔領接近尾聲,葉太再發功,怒轟學生「無嘢好輸,佔中囉、瞓街囉,好可悲」。相信不少讀者與本人一樣,想向葉太說一句:「想做特首,都無使咁呀?」

第四位:愛港、幫港大聯盟

即使本年過去,香港人也一定無法忘記李偲嫣及周融的英姿。自從陳淨心「失勢」後,偲嫣可謂搶盡風頭。早在六月,偲嫣就發起無限期絕食反佔領中環,並寫下「遺書」,但不久便不知去向。到了佔領之時,偲嫣所到之處,均人山人海,響起歡樂歌聲。至於Robert,成了「反佔中大聯盟」的旗手,威風八面。Robert公開呼籲公眾記下參與佔領者的容貌,又推出舉報熱線,呼籲市民舉報罷課學生。到了佔領後期,Robert更以南韓世越號海難比喻佔領行動。不論愛港或幫港,均令港人大開眼界。

第三位:梁振英

梁特首如何瘋狂,其實真的無須多言。其年頭第一炮,乃批評港人「未富先驕」。其後推動政改,完全忘記了自己香港首長之身份。「人大落閘」後,梁特首見記者時笑容滿面。民怨累積,佔領爆發,平時好勇鬥狠的梁特首卻突然化身Youtuber,以錄影片代替真人記者會。警方發射催淚彈,梁特首從無否認是否幕後黑手。其後又發表「萬四論」、「體育界、宗教界無經濟貢獻論」,及「工程學生在港無前途論」等,令人相信其已經失去正常說話能力。如此特首,港人真是痛心疾首。

第二位:香港警察

今年香港警察,成功洗脫過去的專業形象,成為徹徹底底的國家機器及暴力打手。發射催淚彈一刻,舉世震驚。其後警隊殺紅了眼,放生黑幫,無視非禮;胡椒亂噴,手起棍落;旺角黑夜,血花四濺;拳打腳踢,無法無天。不少港人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無法接受警隊的異變。乃至佔領後期,警隊佔領海富天橋後,伸脷、狂笑,明顯已經失去理智。即使佔領結束,竟然也出動多名警員包圍一名塗鴉少女。香港警察,正式崩潰,成為公安、成為「慈母」。朱經緯、「七俠五義」、曾偉雄,我們不會忘記。

第一位:那些活在平行時空裡的香港人

讀者可能以為,本年度最瘋狂的香港人,當數梁振英及香港警察,怎可能有人更瘋顛?有,本年度最瘋狂的,就是那一班又一班活在平行時空裡的香港人。有一班人,自佔領以來,好像開啟了自動過濾系統,保持「時運高,睇唔到」。你有你的佔領,我有我的生活,總之避開佔領區,就一切「正常」,甚麼事也無發生。還有另一班人,永遠只看到示威者如何激進、偏激、衝動,卻看不到官員的高傲,也看不到警察的冷血。同一段新聞,我等看到警察如何暴力變態,他們卻永遠看不到警察如何毆打示威者,也聽不到受害者的呼喊。總之警隊仍然很專業,只是佔領者太激進。香港仍然是自由、穩定、繁榮的城市。一切都很「正常」。

二〇一四,香港不再一樣。我們確實活在荒誕的時代,看到很多荒謬絕倫的人與事。但最荒誕、最變態、最瘋狂的,莫過於拒絕認清真相,繼續選擇相信「外面一切正常」。新一年,香港只會變得更差、更可怕,但願我們都能鼓起勇氣,在這個瘋癲荒誕的時代,勇敢活下去。

空間覺醒的前雨傘運動簡史

轉眼間,「雨傘運動」已踏進第九十三天。雖然,金鐘夏慤道、旺角與銅鑼灣等幾個主要佔領區早已清場,但政府總部外的添美道(又稱「添美村」)至今仍然有人佔領留守,被驅散的各區原佔領人仕,則改以流動佔領的方式(俗稱「鳩嗚」),延續運動。 雨傘運動將如何終結,仍未可知,而在運動期間在民間社會所釋放出來的大量政治能量,將以何種形式轉化,則尚待進一步的觀察。然而, 可以肯定的是,雨傘運動對於香港各個領域的影響,可謂劃時代的。

在雨傘運動開始後不久,筆者曾經在本版撰文指出,這可算是香港主權移交以來人民最大型的社會與政治參與運動,由於佔領行動對於日常生活空間的運作的暫時打破,在市民之間所引發出來的巨大文化慾力,是前所未有的。「這一股巨大的文化慾力,將是任何從政者所不能少覷的。 佔中之後,人民會有新的生活想像,我們都回不去了。」(本版,2014年10月13日)而這股文化慾力最能體現於市民大眾對於空間政治的覺醒與想像。

空間覺醒有段古

事實上,在金鐘夏慤道、旺角與銅鑼灣等各個佔領區,我們都看到市民自發、層出不窮、充滿創意的空間實驗與實踐,無論是軒諾道中的「自修室區」、政總外的連儂牆,還有在佔領期間在公共空間出現過的大大小小藝術創作,無不令人嘖嘖稱奇。 無可否認,雖然香港至今仍然是全球最有效率和自由的城市,但與此同時,它也是公共空間規管得最嚴的城市,隨着近二、三十年來新自由主義論述之大行其道,香港的城市空間基本上已被高度資本化,你能夠在這個擇競天物的資本森本中擁有多少自由,很多時都得端看你口袋裡有多少錢, 你口袋裡的錢愈多,你便愈自由,其中包括閑暇與玩樂的自由。

由此觀之, 佔領期間,在金鐘、中環、灣仔等地方工作的OL,之所以在午飯時間跑到金鐘佔領區用膳、散步或「煙break」,甚至有民眾在佔領區放電影與煮食,也就不難理解。這些在公共空間出現的創意行為,正正反映了人民對理想城市生活的文化需求以及空間覺醒。 然而,「世上沒有無緣故的愛,也沒有無緣故的恨」,上述的空間覺醒並非始於雨傘運動,它們其實早自九十年代末,隨着新一輪的全面都市化發展而逐漸萌芽。

「城市權利」的啟蒙

當然,若論香港市民近年的空間覺醒,我們一般會上溯至2006至2007年的保衛天星皇后碼頭運動。但其實我們可以把時間往前推得更遠,其中包括自2003年市區重建局公佈的利東街(俗稱喜帖街)重建項目所引發社區保育運動,2004年政府將以8.64億港元將居屋紅灣半島業權賣回參與發展項目的地產發展商,發展商打算全面拆卸重建成豪宅,而在環保團體及社會輿論壓力下被逼放棄,2006年西九文娛區計劃在市民一面倒的噓聲中「推倒重來」,2006至2007年的保衛天星皇后碼頭運動,2008年時代廣場公共空間運動以至近年的關注新界西北發展運動。

究其根本,這一場空間覺醒運動,大概跟千禧年後、新一輪的都市重建的全速開動有關。當然,都市重建並不是千禧年之後才出現的新事兒,早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已隨着港英殖民政府的「光榮引退」大計逐步開展。 不過,跟千禧後的都市重建計劃不同, 由於土地發展公司的權力遠遜於後來的市區重建局,重建舉步艱難,加上當時香港整體發展殷殷向榮,人人看似得利,市區重建對於常民生活的影響還不明顯。然而,隨着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香港的經濟體加速轉型,再加上2001年市區重建局取代土地發展公司,並具有更大的法定權力,發展的推土機開始觸及常民的日常生活肌理,而這可算是近年一系列的都市空間運動肇始之基點。

然而,有權力的地方,便有覺醒與反抗,隨着上個世紀末新自由主義全球資本開始對常民日常生活肌理的大舉入侵,市民的「城市權利」(The Right to the City)開始受到前所未有之威脅,於是也造就了近年城市空間運動之遍地開花。

固然,「雨傘運動」最原初的目的,是追求具有廣泛而普遍代表性的民主選舉體制,但民主的實踐從來不止於選舉,更在於都市空間、生活與文化之打造。由此觀之, 雨傘運動期間所喚起的空間覺醒與實踐,也就其來有自。換言之, 雨傘運動不單是一場追求真普選的政治運動,它同時也是一場充滿了空間覺醒的城市權利啟蒙運動。

信報.論壇版.文化論政,2014年12月29日

難道我們在等上帝行神跡?

SDIM2934

 

極權鷹犬橫行,要為928以來的受害者討回公道,唯一剩下的道路,就是以眼還眼,蒼天已死,人民就要替天行道。譴責開記招聯署,這是三十年前的做法,對一心鎮壓到底的港共,有甚麼用?還要幾多老老少少的人要無辜被拉、被檢控、被恐懼、被打?新聞最煽情,因為少女街頭塗鴉要入女童院,是不合常理;但如果我們繼續扮激動但行動上實際接受,更不合理的事只會陸續有來,一單比一單荒謬。

 

為甚麼我們到今時今日仍要呼天搶地?我們為什麼要表現得那麼驚訝?我是說,很多人在姿態上做很多,也有社會地位去做,而實際上卻是堅決不行動。譴責港府的,和叫人不要抗暴的,往往是同一批人。堅決不行動,只是叫出來的人民漫無目標,做人肉標靶,供警察虐打。如果我們不打算做任何事去為受苦受難的人討回公道,我們為什麼還會一臉痛心疾首的模樣?我們在裝腔作勢,向自己,多虛偽。

實際上行動者屢受打壓、堅持以港共為主的受難式公民抗命教條,是扔失勝果的關鍵。那時我們不是心滿意足地退場嗎?蔡子強之流不是還在引述「民調」指抗爭不得大多數人心嗎?那麼早已認命,一直阻撓升級和行動的建制民主派,以及支持「體面地結束運動」的那些人,又在花容失色個甚麼?我們真的相信有峙無恐的警察會就此算數,一切會back to normal?我們是真的有這種感覺,還是認為自己「應該」有一種體面的反應?

 

如果有人是想阻止事情繼續發生,他此刻不會詠歎、搖頭,他會早點上床,養足精神,明晚慶祝新一年,在街頭馬路奪回自己的尊嚴,為整個香港從鷹犬手上討回公道。再差,都要令懲治機關知道,呀原來香港人是反應的,你打他一拳,他除了譴責你,還會自衛、還擊、制止敵人施暴。如果沒有這個打算,再多的痛心疾首,又幫到官非纏身的一班受害者嗎?難道我們在等上帝行神跡,叮噹俾法寶,警隊曾偉雄梁振英突然浪子回頭?樣子多誠懇,都不及拳頭和腳骨。

如果明晚沒打算過節,就不用為女童悲歎太久。因為在一個當譴責是反抗的地方,一月一號的太陽還是會照常升起。節省一口氣,好暖胃;其他人早點休息,明晚想做甚麼都有足夠體力。

 

亞視拖糧到續牌去向

Atv 張家輝 亞視

 

「仆你個街亞視來架!!」這句話絕對是港人的集體意識,但很可惜這意識一直存在,沒有抹走,而且還是慘痛的。

自從王征入主亞視後一直沒有正常過,節目製作每況越下,自家製作節目買少見少,資訊節目報導偏頗,節目水準嚴重低水平,霄佔有用的社會資源,但是還仍然可以繼續營運。股東爭權使公司營運陷於龐瘓,導致員工沒有糧出,現只能是一半「袋住先」。作為一間香港兩間免費電視台其中一間,可以說是對香港的一種大諷刺,面目無光,還號稱香港是亞太地區媒體樞紐,實在笑死人。

有汗出,無糧出。是亞視員工今天寫照。這一年來,亞視一直出現員工斷糧或者拖延出糧的情況,一個月沒有糧出也有,根據勞工法例,工資在工資期最後一天完結時即到期支付,僱主必須盡快支付所有工資給僱員,在任何情況下不得遲於工資期屆滿後7天。僱主如困未能依時古付工資,須就欠薪支付利息給僱員。

從香港的勞工法例,亞視好明顯是違反了法例,但是我們的政府,好像沒有反應,到今天,還說是觀察當中。勞福局正在做什麼?

 

(容樂其攝)

(容樂其攝)

 

作為一間香港的免費電視台,亞視的營運模式,從量到質,節目常有錯漏,不斷重覆節目偽裝為節目,根本早就不合資格,廣播事務管理局理應介入,但只能是「了解」當中,這個了解就等於交了差事,完成事情。相比起今年早前香港電視HKTV嘗試以數碼制式作廣播時,通訊事務管理局又很快回應,要求終止計劃服務,可見兩件事情回應的差別之大,實在難以明瞭。

亞視員工無糧出,作為一個提供公共服務的媒體,是廣大市民所關注,甚至是持份者,因為亞視佔有大氣電波提供資訊服務予市民,市民不能夠得到應有的服務,作為消費者,是可以投訴及獲得合理的回應。可惜事至今,該電視台以及相關當局都沒有一個合理和讓人認為接受的回應與解釋。

記得佔領運動時,不少團體都說這是影響他們又說什麼是違反法例,電車司機說因為沒有OT,不能為子交學費等等慘況,但今天亞視沒有糧出,有沒有團體走出來說句話?還要大家忍忍。藍絲們,亞視這種行為是違反法治呀!!快快透過你們的相關團體聲討他們啦!這不是影響民生嗎?

尊貴的行會成員李慧琼還好意思說沒有亞視會是對市民少了一個選擇,但現在有亞視存在,你又認為這仍然是一個選擇嗎?拖人家糧還好意思繼續營運?嫻姐講到很為市民,何不在立會討論事宜呀?你不是很介意人說你嗎?現在是你表態的時候呀!

 

亞視這麼多年,經歷過不少投資者入主,王征入主是歷來最差的表現,過往投資者入注亞視,當初認為有所作為,如邱德根、林百欣時代,他們都認為這是一盤生意經營,到了劉長樂、陳永祺入主時代,其實已變質,政治任務多於經營,投資入股主要是換取政治回報,讓這些投資者在電視行業以外得到另類優惠,但回報也有止蝕與止賺時,利用價值完成又再找另一位人頭代替,到了王征時代更成為一種政治任務,當年王征入股亞視得國有四大銀行支持,可見背後力量不言而喻,王只是表面的投資者,另有其人是在背後,但長期注資而經營不善也不是辦法,意即長期維穩也有到頂時,長貧難顧。

政府原意給兩間電視台作長期服務叫做所謂的「競爭」,但是最後另一方也頂不到,餘下就只有CCTVB,這不是一台獨大,一台無限大,作為一個亞太區最先進城市,社會資訊環境可以走到如斯田地,可謂醜態百出,成為笑話。真的是連多一間電視台都不能撐得到?那麼香港的GDP是怎樣做到出來實在讓人心疑。

2015年說是否再續牌予亞視,到今天政府怎樣也再難用其他的借口給他們續牌,理應除牌,倘若還可以有得玩的話,相信另一波社會抗爭也會隨之而來。

但是以上的想法是一個正常邏輯思維下去想,但是今天的政府你也很難用正常去形容,每件事都以政治正確為本為依歸,電視台在今天政府角度,再不是商務局去管了,而是政治任務,政治維穩大於一切,壓到所有聲音為大前題時,繼續發牌機會隨時有之。

香港還有亞視,都不會是正常的日子。

 

伸延閱讀

香港勞工法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