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效忠一家公司超過兩年,還不跳槽你就虧大了

效忠一家公司超過兩年,還不跳槽你就虧大了

圖片來源:bradleypjohnson

 編譯自富比士《Employees Who Stay In Companies Longer Than Two Years Get Paid 50% Less》。

美國有個最糟糕的秘密,在同一家公司年資兩年以上的員工,平均年薪都會較低。在同一家公司待兩年的人,一輩子的薪水平均會少 50%。

50 % 已經是最保守估計的數字。減少 50% 代表著您一生只工作十年。您工作的時間越長,一生薪水的差異會更劇烈。為什麼會這樣子呢?原因有上百萬個,但讓我們先聚焦在可以控制的部分。

換工作的論點

2014 年美國平均員工可以期待的薪水增加幅度是 3% 。表現最不好的員工,可以期待 1.3 % 的加薪,表現最好的人則可以期待 4.5%。然而,根據美國勞動統計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所統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的通貨膨脹率已經達到 2.1%,這代表人們的加薪幅度實際上小於 1%。

2014 年平均每位員工的加薪幅度都小於 1 %,而我們對管理階層的薪水決策束手無策,但我們可以決定是否要留在給我們加薪少於 1 %的公司。平均被挖角的薪水是比原來的薪水再增加 10% 到 20%。 根據個人情況與所屬產業,有些人可以加薪到 50%。

在美國,假設一個人的職涯持續十年,他每年平均加薪 3%,換工作的待遇則平均加薪 10%。

為什麼跳槽的人被獎勵,而對公司忠誠的人反倒被處罰呢?答案很簡單,經濟衰退使企業能夠根據「市場趨勢」凍結並降低新進員工的薪水。可以理解企業因為經濟衰退而採取這些做法,但問題是這些做法應該是「暫時性的」,然而現在卻變成就業市場的「常規」。更重要的是,我們習慣了它,甚至接受它成為新的「常規」。

Workforce.com 的前總編 John Hollon 指出,他還記得過去美國年薪成長幅度平均是 5% 的時候;媒體長期創造出整個社會對經濟恐慌的恐懼,反倒成了企業長期縮減薪水,降低員工的預期待遇之最佳藉口。

曾在 Intuit 工作的矽谷資深人資經理 Bethany Devine 以及其他全球財富 500 大的公司這麼解釋:我常常會看到人們的履歷有這樣的情形:

在每家公司都只待短短的幾年。我發現經常換工作的人們,通常都要求更高的薪水。待在同一家公司的問題是,您從基本薪水開始做起,通常加薪也只能就您現在的薪水乘上xx百分比,有加薪上限。然而,若您換工作,您通常會拿到更高的薪水,因為企業為了搶到最好的人才不吝付出高薪。在升遷上也是同樣道理,若您待在同一間公司,升遷通常很困難,因為通常都需要排隊,很有可能一年前就該升遷的同事,還沒升遷,您就得等待,而且通常等待的時間沒有下限。然而,若是您換工作,您的能力將會和新職稱更匹配。我曾經看到很多同事在等待升遷,等到升上某個理想的職位,馬上走人。

Bethany Devine 表示,她認為許多在同一家公司待上兩年的員工,很多都有能力高過薪水的問題,許多人還有能力拿更高的薪水。

Jessica Derks 第一份工作是擔任 YMCA 的行銷經理(薪水一小時 8 美元,年薪 16,640 美元)。十年後,他換了五份工作,最近的一份行銷職務年薪 72,000 美元。

反對換工作的論點

許多人擔心「太常換工作」可能會給雇主負面的印象。這是可能的,某些人太常換工作可能會影響到企業雇用他的意願。

然而,重要的是換工作的風險有沒有大過於它的好處。TechniSearch Recruiters 的總監 Christine Mueller 指出:「任何人在過去的十年間做過三份工作的人絕不考慮。」即使是如此,Christine Mueller 仍然推薦每三到四年換工作的員工。因此,問題不是員工是否應該跳槽,而是他們應該等待多久的時間才可以為了增加薪水和達到目標而換工作。

Mr. Burke 絕對是對的,大多數的公司並沒有「快速」升遷並獎勵最好的員工,可能有許多原因:例如公司政策。

上述都在談錢的部分, Andrew Bauer 執行長 Royce Leather 指出跳槽是極具壓力的一件事,員工也需要考慮他們的生活品質、身心健康以及道德標準等。 薪水很重要,但是保持生活每個層面平衡更為重要。


給我個你不主動為自己提加薪的理由

員工的能力高過薪水是事實,不過與其將注意力放在沒辦法控制的地方,例如經濟景氣或管理階層的決策,把眼光放在我們可以改變的地方會更好。員工可以藉由談判,大膽地要求自己想要的薪水。

每個人都有獲得更好工作的機會,我不會把責任都推給雇主和企業,因為他們有權力去最大化利益;但作為一個員工,您也有責任使您的收益最大化。

建築師隈研吾為百年醬油老店打造超美型旗艦店


漂亮的店面裝潢雖然不能吃,也不能帶回家,但卻是品牌形象的塑造與延伸,營造出良好的消費環境,即使需要多付出一點代價,許多消費者也都願意買單。而且店面裝潢與商品包裝也是很多老品牌翻身的一個機會,藉著精緻典雅或時尚簡約的設計,讓年輕人產生興趣,消費族群就能進而擴大。所以今天要帶大家來認識的品牌正是把這個概念發揮的相當到位的百年老店,能把醬油賣的如此有質感,也算是相當不容易啊!

閱讀全文

論巴西對智利的演出

Buda Mendes/Getty Images

或許不少沒有追看巴西和智利的人會對巴西踢得如此難看覺得很離譜。但其實巴西的中後場缺乏組織能力已非近年才出現的問題。面對擁有世界第一前場迫搶的智利,恰好將巴西的弱點表露無遺。因此,巴西進攻靠長傳,藉對手高度欠理想靠死球取得入球其實很合理。而智利本身的進攻始終還差點創造力,所以即使擁有較多控球權,全場真正能自身創造的具威脅攻門其實只得兩次。換言之,如果沒有侯克回傳予馬些路那記「醫院波」,巴西很可能在法定時間就能晉級。

其實到加時階段,智利的體能已用得七七八八,巴西絕對有條件在加時了結這場賽事。但是,教練團的調動顯然太過保守。巴西第一個調動是由祖奧入替費特。兩者的級數都不是上乘,但祖奧活動範圍較大而且在比賽城市踢球,取代態沉的費特算是合理,只是沒有預期的效果。然而,另外兩個換人決定就有商榷之處。上次我指費拿甸奴應取代包連奴任正選,可惜費拿甸奴今戰未有優秀演出(當然,這也跟對手的踢法相關)。下半場中後段史路拉利讓拉美利斯入替費拿甸奴,或許是希望靠拉美利斯的衝刺力激活中場。但拉美利斯的用球能力比費拿甸奴更差,在中後場控球已出現極大困難時作出此調動是否合適?到加時巴西再用維利安替補奧斯卡。兩者踢法稍有不同,但勤於助守都是兩者的共通點,且換人後的進攻模式也沒有顯著改變。由此可見,大菲根本就沒有藉換人改動球隊的戰術體系。

選擇了祖奧、拉美利斯和維利安,靴蘭尼斯和賓納特自然就不能上場。但其實他倆才是能為進攻套路上帶來變化的球員。靴蘭尼斯擅長傳球,可大幅提升球隊在中場附近的組織力。賓納特是球隊唯一的正宗翼鋒,如他能上場在邊路製造威脅,也有助祖奧發揮其身高優勢。可是,史高拉利似乎對這兩位防守力不強的球員都沒有足夠信心,故選擇了穩打穩紮的換人決定。但事實說明了這個「維穩」味重的進攻體系其實侵略性欠奉,尤其是尼馬負傷上陣時,這缺點就更加明顯。到底教練團是否願意在下一場賽事冒險改變?

八強對哥倫比亞,古斯達禾將要停賽。理論上古斯達禾是尼馬以外,巴西正選陣容中最難被取代的球員。但古斯達禾用球能力實在太低,而且近仗不時都顯得大意。今次被迫變陣,雖然未知會怎樣變,也許會是改善中場組織力的契機。但當然,沒有古斯達禾箝制哥倫比亞的查美斯‧洛迪古斯,對巴西而言也絕非喜訊。哥倫比亞進攻力比智利更強,但他們的踢法比較「正常」,預料巴西會被長時間壓著來打的機會不大。除了設法令尼馬能趕得及上陣和為中場的配搭傷腦筋外,巴西教練團尚要思考兩大難題。首先,如何面對和巴西邊衛一樣助攻力強的哥倫比亞邊衛?另外,如何調整球員的心理準備?這一支巴西隊國際大賽的經驗極淺,隊長蒂亞哥‧施華在對智利射十二碼前竟然一臉漠然坐在場邊,反過來要包連奴為其打氣。未來幾天,教練團務必要將這次死裏逃生的經驗轉化為臨危不亂的信心,才能令這批球員應付未來的硬仗。

拖延是衝動的演化副產物

Credit: Elyonka

Credit: Elyonka

作者 / 球藻怪

「每個人都有做事拖延的時候,但是我們想了解為什麼有些人更容易拖延,以及為什麼這些拖延者更容易行事衝動、不經思考。通過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可以更好地理解什麼是拖延症、為什麼會拖延,以及如何減少拖延。」

科羅拉多​​大學波德分校的心理學家丹尼爾·古斯塔夫森(Daniel Gustavson)在他近日發表於《心理科學》(Psychological Science)上的一項研究論文中解釋。這項研究指出,拖延和衝動在遺傳上有關聯,意味著這兩種性格特徵有著相似的演化起源。研究認為,拖延和衝動與成功追求和權衡目標的能力有關。

從演化的角度來看,衝動是合乎情理的。人類祖先傾向於追求眼前利益,因為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呢。而在人類歷史上,拖延症則似乎是最近才出現的。在現代,我們有很多需要提早著手準備的遠期目標,當我們被衝動驅使追逐眼前利益時,我們很容易就放棄了那些遠期目標,於是我們就開始拖延了。

Credit: Emilie Ogez @Flickr

Credit: Emilie Ogez @Flickr

在這種情景下再次審視衝動與拖延這兩種性格特性,我們就容易理解為什麼拖延者也很衝動了。很多研究都觀察到的了二者之間存在正相關,但是還不清楚哪些認知、生物和環境因素造成了這種相關性。

研究這種相關性最好的方法就是雙胞胎研究。與異卵雙胞胎相比,同卵雙胞胎在行為上的相似度更高,因為他們的基因是100%相同的;而前者只有50%相同,與非雙胞胎手足之間的相似度一樣。研究者可以利用同卵與異卵雙胞胎之間這種基因相似度的差異,研究在拖延和衝動這種兩種性格特徵中,遺傳和環境的相對重要性。

古斯塔夫森總共徵集了181對同卵雙胞胎和166對異卵雙胞​​胎,並對他們進行了問卷調查,內容主要是針對他們在衝動和拖延上的傾向,以及他們建立和維持目標的能力。

研究者發現和衝動一樣,拖延也具有遺傳性。不僅如此,拖延和衝動之間還存在完全的遺傳重疊(genetic overlap),也就是說,影響二者的遺傳因素是相同的。這一結果表明,從遺傳的角度來說,拖延症是衝動的演化副產物。與人類祖先時代相比,拖延在現代社會中有了更多的表現機會。

研究還發現,拖延與衝動之間的聯繫與管理目標的能力之間也存在遺傳重疊。這一發現證明,拖延、做事魯莽和完不成目標具有相同的遺傳基礎。

古斯塔夫森的研究團隊正在研究拖延和衝動與更高級別的認知能力(比如執行能力)之間的聯繫,以及其背後的遺傳因素是否也會影響日常生活中其他和自律有關的性格特徵。他總結說:「了解拖延症或許有助於我們克服拖延症,以及戰勝我們天性中容易分心和無法長期堅持目標的傾向。」

文章來源:Procrastination and impulsivity genetically linked: Exploring the genetics of  ‘I’ll do it tomorrow’. ScienceDaily [April 7, 2014]

研究文獻:D. E. Gustavson, A. Miyake, J. K. Hewitt, N. P. Friedman. Genetic Relations Among Procrastination, Impulsivity, and Goal-Management Ability: Implications for the Evolutionary Origin of ProcrastinationPsychological Science, 2014; DOI: 10.1177/0956797614526260

轉載自果殼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