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公民提名一鎚定音 立會改革方要討論

(Derek Chi Wai Yung 攝)

(Derek Chi Wai Yung 攝)

 

一些溫和派,以理性務實,和平理性之名,就要提出一些溫和方案,要什麼改革提委會。

 

這,是多餘的。

 

七十一萬人在公投中,明確表明要有公民提名的特首選舉方案,而公民提名,在這,是看中央有沒有在香港實行真普選意欲的標準。中央遲遲未在港真行普選,以更有提名委員會的出現,從來就是安全系數的問題,他們怕香港的特首是中央控制不了的。若中央願意放棄這個念頭,任由香港高度自治,根本公民提名就不是問題,落果公民提名在北京眼中是問題,那就表示中央堅持特首要中央可控制,國際標準不會存在。那樣,也沒有什麼好談的。

所以,所謂溫和方案是多餘的。再討論特首提名方法,根本毫無意義。反之,我們要討論立法會改革。原因非常簡單。

2020年在北京口中是立法會全面直選的時刻,理應是最終方案。但現時政府卻以時間不足為由,拒絕處理2020的普選方案。現時沒有一個2020的方案路向,故此,透過2016的立法會政制改革,社會可以討論立法會未來願景,再以2016的方案成為此願景的踏腳石,確立2020立法會產生辦法的路向。

 

現時立法會選舉制度代表性之不足有目其暏,功能組別有公司票的存在,在立法會中有十六位功能組別議員零票當選。議會不能夠充份反映民意,這是議會失效的基本原因。當立法會不能反映民意時,這只會做「數夠票」的邏輯延續下去,行政、立法以至公眾三者的關係只會日漸僵持。最近有示威者企圖衝入立法會大樓阻上表決,正正是因為立法會再沒法反映民意。故此,2016年,必須要透過改革立法會選舉方法,使立法會更能反映市民聲音,令議會與社會的矛盾減少。

但,以上的都是短視的。立法會普選本身有他的重要性。重要的是,即使特首普選,若立法會沒有正常的選舉方式,有民意授權的特首,提出獲市民支持的政策,卻被與民意脫節的立法會拖後腿,這根本不能有效管治。「打算」執政的在野黨,在立法會有功能組別,即使是有普選但有篩選的功能組別,你,還會有效執政嗎?

 

要討論的,已經不再是提名方式,亦無討論空間,公民提名就公民提名。討論的,是立法會改革。

 

公民提名一鎚定音 立會改革方要討論

(Derek Chi Wai Yung 攝)

(Derek Chi Wai Yung 攝)

 

一些溫和派,以理性務實,和平理性之名,就要提出一些溫和方案,要什麼改革提委會。

 

這,是多餘的。

 

七十一萬人在公投中,明確表明要有公民提名的特首選舉方案,而公民提名,在這,是看中央有沒有在香港實行真普選意欲的標準。中央遲遲未在港真行普選,以更有提名委員會的出現,從來就是安全系數的問題,他們怕香港的特首是中央控制不了的。若中央願意放棄這個念頭,任由香港高度自治,根本公民提名就不是問題,落果公民提名在北京眼中是問題,那就表示中央堅持特首要中央可控制,國際標準不會存在。那樣,也沒有什麼好談的。

所以,所謂溫和方案是多餘的。再討論特首提名方法,根本毫無意義。反之,我們要討論立法會改革。原因非常簡單。

2020年在北京口中是立法會全面直選的時刻,理應是最終方案。但現時政府卻以時間不足為由,拒絕處理2020的普選方案。現時沒有一個2020的方案路向,故此,透過2016的立法會政制改革,社會可以討論立法會未來願景,再以2016的方案成為此願景的踏腳石,確立2020立法會產生辦法的路向。

 

現時立法會選舉制度代表性之不足有目其暏,功能組別有公司票的存在,在立法會中有十六位功能組別議員零票當選。議會不能夠充份反映民意,這是議會失效的基本原因。當立法會不能反映民意時,這只會做「數夠票」的邏輯延續下去,行政、立法以至公眾三者的關係只會日漸僵持。最近有示威者企圖衝入立法會大樓阻上表決,正正是因為立法會再沒法反映民意。故此,2016年,必須要透過改革立法會選舉方法,使立法會更能反映市民聲音,令議會與社會的矛盾減少。

但,以上的都是短視的。立法會普選本身有他的重要性。重要的是,即使特首普選,若立法會沒有正常的選舉方式,有民意授權的特首,提出獲市民支持的政策,卻被與民意脫節的立法會拖後腿,這根本不能有效管治。「打算」執政的在野黨,在立法會有功能組別,即使是有普選但有篩選的功能組別,你,還會有效執政嗎?

 

要討論的,已經不再是提名方式,亦無討論空間,公民提名就公民提名。討論的,是立法會改革。

 

手機遊戲的奇異發展?

IMG_0973

 

最近因為無業失業待業(求包養)的情況下,有很多時間去找不同的手機遊戲來試,當中看到很多有趣的現象可以談談,剛好自己玩得最長時間的Puzzle and Dragon(中譯龍族拼圖,下稱PAD)出了一個大更新,以此契機寫這篇文章。

PAD最新的更新加了一隻叫PADW的遊戲,基礎上與PAD一樣,但給筆者的感覺是轉珠版的Candy Crash,每關有不同的要求,整體上是嘗試把PAD的系列的營收、市場擴大等等,這個有機會再寫,但這次要寫不是其市場手段,而是要談談整個「免費」手機遊戲的轉變。(收費的遊戲就先不談,因為筆者有玩的收費遊戲一隻手數得完)

 

到底最近流行的手機遊戲是什麼,這個問題由筆者買下第一(二)部智能手機開始想(第一部是LG P500,這部垃圾就連whatapps都會lag機) ,當初最出名的是Angry Bird 及一些推塔、守城遊戲等等,一堆較花時間的遊戲,Angry Bird亦越出越多版本,主流還是一些多性能遊戲,一些需要長時間玩的遊戲,但發展到現在,出現了一大堆根本不需要用腦的遊戲,一些我會稱為「尻禁」的遊戲,就是給出一個版面,然後一大堆要按的地方,不需要用大腦,就連現在香港App store上排行高的遊戲都重要是所謂「尻禁」遊戲,由當初的用腦遊戲變到不太需要用腦的遊戲,整個發展非常怪。

 

IMG_0971

 

現在流行的遊戲除了轉珠外就是「尻撳」遊戲,遊戲玩法不脫於抽出稀有的卡、寵、怪、人等等來玩,組一隊強的人卡怪寵來「尻撳」,另外會是與電影有相關的遊戲,例如Irom Man 等等,比較少看到一些小品的遊戲,或者一些會值得留意的遊戲,始終都走不出那個圈子,當然有讀者會喜歡這類型的遊戲,但筆者就不太喜歡這種不需要用腦的遊戲。

然而另一個值得留意的問題是,本地遊戲發展少得可憐,除了那個日本營收第一(最近跌了第三)的轉珠遊戲都要抄(參考)香港「原創」轉珠大作的X魔之塔外……嗯,其他出名的遊戲認真說,真的數不到,整個App Store 就充滿著中國式的尻撳遊戲、翻譯遊戲,介面、玩法等等都似曾相識,感覺上整個手機遊戲業並沒有太大的出路,尤其是香港,筆者有認識一位朋友由做手機遊戲App 轉為做實體的卡片遊戲,亦迫不得已半放棄香港市場,走了去台灣發展,到底現在香港的手機遊戲在政府所謂的推動科技產業下,除了參考外國外,還有沒有獨立發展的出頭天呢?

 

真人互動戀愛GALGAME《未完待續》 <<<<< 你話似咩丫!

真人互動戀愛GALGAME《未完待續》 <<<<< 你話似咩丫!

 

歡迎讀者提供一堆值得玩的手機遊戲,「尻撳」遊戲也可以,作者超按尻撳的~~~

 

銀娛員工遞信促提升薪酬待遇

銀河員工包圍位於新口岸的銀河娛樂集團有限公司人事部,並遞交逾一百五十封訴求信,要求改善薪酬待遇、建立完善的加薪晉升制度等。是次行動由博彩最前線組織,該團體估計約有五百人參與。他們表示,若資方本週四前未有令人滿意的答覆,將於週五下午「踩上」勞工局抗議及尋求協助。 日前,銀娛向員工發出加薪信,而不少參於是次行動的博彩從業員於信封上寫上自己的訴求,與博彩最前線的綜合訴求信,一併向銀河人事部代表遞交。博彩最前線稱遞交了超過一百五十封訴求書,並稱是次活動約有五百人參與,在場的銀河員工均手持寫上「我是銀河娛樂集團員工,要求合理薪酬及待遇」的橫額。 博彩最前線理事長楊晚亭表示,是次遞交的訴求信涵蓋二十多個部門,顯示銀娛長期欺壓員工,導致員工多年來積壓不滿。他又指出,博企是澳門的龍頭產業,賺取的利潤是最多,然而,銀娛的入職莊荷起薪只有一萬三千元,遠低於澳門的生活所需。他認為,博彩員工無法分享本澳經濟成果,甚至薪酬福利都追不上通脹。他希望透過近日一連串活動能夠為博彩從業員爭取應有地位,而並非純粹打一份「低微嘅工」。 任職銀娛監場主任四年的麥小姐認為,銀娛的薪酬水平及加薪幅度不合理,「在威尼斯人做個莊荷都二萬二啦,在銀河做個監場主任都先係得二萬二……新升職又係二萬二,做咗幾年又係咁樣……但最高薪係二萬七千幾,咁我幾時先追到?」即使銀娛已公佈整體加薪百分之五,但麥小姐認為應設立以年資計算的加薪制度。 博彩最前線表示,若資方於本週四前並未有令人滿意的答覆,將於本週五下午集體到勞工局抗議。 銀娛則發聲明回應表示,一向與員工保持開放的溝通,鼓勵員工以包容和合理的態度去解決問題,銀娛將會繼續就有關問題與員工直接對話,又稱,有信心透過內部溝通,盡快完滿解決事件。

香港就只有這樣的YouTuber?

10571045_10154346794675062_1979937882_o

 

從希望到失望

幾年前,我開始聽到 “YouTuber” 這個稱號,即係拍片上載至Youtube,跟大家分享自己既生活點滴同埋個人想法既人。

從點擊率以及大眾接觸既層面來睇,YouTuber 一段片閒閒地就已經有幾萬,甚至過十萬既點擊率,而佢地既Facebook Page,一個status都隨時有過千Like、過百share,係宣揚訊息方面,的確係一個很好既平台。

我曾經認為,這些YouTuber可以對香港人既娛樂,甚至主流傳媒做成衝擊,亦都可以將主流傳媒唔會、唔肯傳送到俾大眾既訊息,可以傳俾香港人。
不過,幾年過左,我對大部分既YouTuber卻只有無盡既失望。

 

賺錢 vs 使命感

我對點擊率既多少可以轉換成幾多金錢,沒有太大了解,不過如果全職拍片可以養得起YouTuber,咁錢銀應該都唔會太少

我唔會認為YouTuber以拍片來賺錢有任何問題。相反,創意工業我絕對覺得大家要多多鼓勵和支持。不過,同歌手一樣,如果一個歌手,只係一部唱歌機器,而忘記左佢應有既使命感,咁只會淪為一個沒有靈魂既YouTuber。

無論文字、音樂定係影像,都只係一個媒介、一種工具俾創作人將訊息傳遞至其他人身上。所以,內容同埋其背後既訊息先係最重要的。如果大家對旋律、題材都公式化既香港K歌抱著批判既態度,咁今日大家都好應該反思一下而家YouTuber既質素。

 

訊息,才是一段片的靈魂

做生意要成功,就唔可以離地。如果將拍片當成生意咁睇,某程度迎合顧客既口味,我認為係無錯的。不過,創意工業既使命感唔可以因此而忘掉。所以,請時刻記住你既最終目標,你想傳遞咩訊息俾觀眾。當你儲夠一班觀眾之後,你有影響力了,就應該帶頭「反攻」,不再一味迎合佢地既口味,而係應該將你既價值觀傳達給呢批支持者。

就好似本地樂隒Kolor 同RubberBand,佢地曾經都推出過《時差》和《阿波羅》呢類較容易受聽眾歡迎既「半K歌」。但一旦吸納了支持者之後,就要堅定走回自己既路線,嘗試改變聽眾既口味。

 

為香港締造美好假象

香港,已經被中共推到了懸崖,好多人都識講「The city is dying」,當然還有很多人係懵然不知。偏偏,香港大部分Youtuber拍既片,都只係粉飾太平,又有幾多嘗試反映香港既現況?大部分都無,除左司徒夾帶有拍片講下政治,講下而家呢個社會之外,又有幾多YouTuber敢教育佢地既聽眾?唔好講教育,連表個態都無。

 

 

支持者睇得多佢地既片,久而久之就會沉醉於一個不現實既美好世界,以為生活係香港,可以好開心去化妝、打機……到左香港已死,他們才醒覺,已經太遲。

 

生活只有食、玩、男女關係同埋化妝

大家可以留意一下幾個出左名既YouTuber,睇下佢地既片通常關於乜野—食、玩、化妝同埋講男女關係就可以概括本地大部分Youtuber拍片既內容。

幾年前已經成名既Hay Wong就係以「整野食」上位的。而係接受訪問既時候,Hay Wong就承認自己「唔會講政治,費時講錯啦」。(咁似大文豪既!)當然啦,Hay Wong係UMOVIE既旗下YouTuber,而呢間公司既老闆係岩岩簽左「反佔中」既李力持。我想講咩,你懂的。

此外,自從達哥開創左打機拍片既先河之後,就有唔少人想係呢個市場分一杯羹,如伍公子Jason大J等等。可惜,達哥既搞笑風格卻無一人能夠繼承。如果睇你打機,你又講得唔好笑,咁我睇黎做乜勁?

講完食同打機,香港人又點可以唔講男男女女既野?基本上,你段片講下「港男」、「港女」有乜好、有乜唔好,就算你講緊「阿媽係女人」既道理,養份幾咁少,都實有人支持你。因為,你屌港男時,港女會撐你;相反亦然。畢竟,男女關係係一個永遠都講唔完既題材。仲有,如果你想段片更加紅既話,記住請靚女返黎幫你拍野。(小心俾左翼話你地班Youtuber物化女性)

 

 

最後,點少得女士們最愛既化妝?婷欣最近既一篇文已經講左唔少拍美容片既YouTuber係打手(即幫化妝品牌賣廣告),難得仲有咁多香港人相信佢地,都唔知係呢班港女太蠢定係呢班打手既呃人手法太聰明了。

 

乜都唔識?唔駛怕

你問:如果我又唔識整野食,又無打機既天分,更係一個唔識講愛情、講化妝既人,咁點先可以係Youtube上位呀?

咁你一定要睇下呢位叫Mary姐既YouTuber。一段試食「怪味糖」既片,可以拍左8分鐘,有乜大道理我就聽唔到啦,不過竟然有超過20萬點擊率。係呢個年代,贛贛鳩鳩都可以上位的,只要你面皮夠厚就是了。

仲有一段片,Mary姐展現佢個All-back頭,竟然有超過30萬人收睇。我心諗,你整All-back頭關我撚事咩?

 

 

結語

這幾年YouTuber給我既感覺,正正反映左「我討厭政治」呢種唔少香港人既心態。佢地既製作,大多政治潔癖。更甚係強調「食」、「玩」同「男女關係」既時候,會令香港人潛意識變得更為政治冷感。因為,當香港人沉迷於這些娛樂既時候,又點會捨得花時間去留意社會既大小事?
真正成功既製作人(不論作者、歌手還是YouTuber),係唔應該單單消費自己既影響力來賺錢;相反,佢應該好好利用建立返黎既影響力,帶領群眾,推動社會變革。這才叫使命。

 

注意:

一、以上既批評,並唔係針對所有香港既Youtuber,只係大部分而已。

二、如果有Youtuber既死忠衝入黎屌鳩我,我係歡迎的。不過唔好用資格論來嚇我,如:你咁叻咪你去拍片囉。你做到先去批評佢地啦!

 

譚偉文:裁決還我清白 歐寶蓮:不服裁決不會上訴

瀆職案中的第一被告、前民署管委會主席譚偉文在聽取判決後表示,法庭作出公證的裁決,證實案中各嫌疑人是無辜,還了他一個清白,亦令事件真相大白。被問到會否在民署繼續工作,譚偉文稱現階段暫時沒有任何補充。而譚偉文的代表律師山度士表示,對判決感到開心。 而本案輔助人、律師歐寶蓮則表示,不服法庭裁決,但不會就此案提出上訴,她表示,本案令她與家人承受很大壓力,她不知道檢察院會否就裁決提出上訴,若檢察院不服裁決並提出上訴,她亦不會再成為輔助人。

民署瀆職案宣判 四被告獲判無罪

民署管委會前主席譚偉文等四人涉嫌瀆職案宣判,所有被告獲判無罪。合議庭主席林炳輝表示,證人證詞及書證均欠缺主觀及客觀要素,以證明四名被告收藏十幅墓地的原始文件,以及被告有刻意拖延向檢察院遞交相關文件,故宣判四人無罪。 審訊時間超過半年的前民署管委會主席譚偉文等四人涉嫌瀆職案今日宣判,四名被告譚偉文、李偉農、馮惠星及邵國權,以及輔助人歐寶蓮均有出庭。 初級法院合議庭主席林炳輝在宣讀判決書時表示,經仔細分析本案所有證據後,合議庭無法確定有任何人刻意收藏十幅墓地的原始文件,而四名嫌犯在回應檢察院的請求時亦沒有表現出拖延的態度,且各人的行為亦在其職務範圍內。他亦指出,合議庭無法證實呈交行政法務司司長辦公室的文件中,包含涉案十幅墓地的原始文件。 林炳輝亦表示,譚偉文及李偉農指示民署法律及公證辦公室處理檢察院所需文件是一貫做法,不存在特別指示。而涉案十個墓地的批出是發生在臨時澳門市政局時期,當時四名嫌犯並沒有參與有關程序,表面上看不到檢察院的介入將威脅到四人的利益,而起訴書內亦沒有指出關連性事實,使合議庭難以推斷四人或有的犯罪意圖。 林炳輝表示,由於未能證實四名被告曾實施起訴書內所載的犯罪事實,欠缺「瀆職罪」的客觀及主觀要素,因此,判四名被告無罪。

【治癒小品(好似係)】《屎的啟示》

10568890_822760227747962_1583114414898228915_n

 

嗯,嗯,嗯。

幼年的時候,我們都曾經不懂得如何「抆屎」。

家長接觸到的資訊,

總是會提及嬰兒何時開始,

學走路、學說話、學吃飯,

但是對屎好像有一種忌諱。

 

嗯,嗯,嗯。

相信大家都接受過,

無法可修飾的一對手,

帶出溫暖永遠在背後,

幫你抹乾淨屁股的經驗。

 

嗯,嗯,嗯。

孩提時每次你提出「抆屎」的要求,

她從來不會托手肘,

她沒有把「抆屎」當作厭惡性工作,

總是那樣悉心的照顧你。

 

嗯,嗯,嗯。

如果有一天她老了,

需要你的照顧了,

請你記得這一幕。

拉屎每當念親恩,應作如是觀……

 

林鄭月娥見佔中三子 戴耀廷:「佢無乜興趣聽我地講野」

(獨媒特約報導)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7月29日)與佔中三子會面,會面後見記者,重申公民提名不符《基本法》,並「凝重」要求三子放棄佔領中環行動。三子亦在林鄭記招結束後見記者,戴耀廷直言對是次會面感到失望,認為林鄭無意討論符合國際標準的政改方案,「無乜興趣聽我地講野」、「(林鄭)似係等中央發落」。全國人大常委會將於八月下旬召開會議,一般估計特區政府會靜待人大的決定。

戴耀廷:對是次與林鄭會面感失望

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在會面後直言對是次會面感到失望,他表示林鄭月娥只要求三子結束佔中行動,但對於全民投票結果沒有任何回應。戴耀廷指佔中運動獲公民授權,佔中運動選出方案後,如今按計劃與政府對話。戴耀廷表示如有對話空間會繼續參與,假如政府提出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會舉行第二次公民投票,讓市民決定是否接受。不過戴耀廷明言林鄭月娥對如何設計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沒興趣,如今「似係等中央發落」、「無乜興趣聽我地講野」。

戴耀廷:「反佔中」簽名是「東施效颦」

「反佔中」簽名行動宣佈突破80萬,戴耀廷在記者提問下回應指,和平佔中公投十分嚴謹,諷刺「隨街會俾人睇到身份證」的反佔中簽名行動是「東施效颦」。他表示看不到反佔中簽名在「質、量及政治後果」上,如何可以與和平佔中公投作比較。戴耀廷又指無論反佔中簽名有多少,也不能否定79萬參與民間公投市民的意見,這個政治現實是不可以輕輕抹殺,他表示看不到林鄭月娥有何方法化解這個政治危機。

戴耀廷評高官參與反佔中簽名:「一係政治愚蠢一係奸」

記者又問到戴耀廷對高官高官參與反佔中簽名的看法,戴認為是「相當錯誤」,戴指反佔中簽名行動有相當的誤導,「連犯法同公民抗命都分唔到」,戴表示官員假如不明白這個分別,則是「政治認知貧乏」、「政治愚蠢」。假如官員是明知而簽的話,則是明顯誤導,是政治誠信有問題。

陳健民在記招結束後亦在面書留言,指「我們今天是帶著最大的誠意和耐性向林鄭月娥解釋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雖然不應對這樣一次會面有太大的期望,但司長對當前危機認識不足和缺乏化解僵局的策略,無法不令人感到失望。我們仍會抱持開放的態度與各方對話,但亦呼籲支持者做好準備,在必要時佔領中環。」

林鄭月娥:「凝重」表示不認同佔中

林鄭月娥先於佔中三子會見記者,特別表示在會面中「凝重」向二子表示不認同他們的目標和手法,指三子是要癱瘓中環。林鄭表示自己是「苦口婆心」勸三子不要佔中,亦有向佔中三子反映商界對佔中的憂慮。林鄭月娥亦向三子重申公民提名並不在《基本法》框架之內。林鄭月娥又表示假如日後有佔領中環,警方會採取適切的行動。記者問到會否安排泛民主派與中央會面,林鄭月娥表示未有時間表。

年底進行第二輪政改諮詢

記者問到「反佔中」簽名,林鄭月娥表示十分欣賞這個民間活動,也認同其看法,但自己不會參與簽名,表示民間活動有較少的官方色彩更好。林鄭月娥亦表示計劃年底展開第二輪諮詢,為期約兩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