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中資全面入侵,台灣遊戲業者該怎麼度過凜冬?

中資全面入侵,台灣遊戲業者該怎麼度過凜冬?

本文作者為愛德華,從五歲開始玩 8086 的黑白電腦遊戲,國中開始玩 MUD,高中時期投身於熱血的 Quake,現在也身為遊戲產業的一份子,歡迎大家一起交流有關遊戲的想法。原文刊載於其部落格「愛德話遊戲」。

好久沒打文章啦,換了工作之後就開始變得非常忙碌,這次想打一篇文章完全跟專業知識無關的文章,所以也許你不會那麼想睡覺。我想要講的東西稍微感性一些些。

首先要嘆口氣,當年想的事情其實都差不多成真了。大陸公司與資金似乎已經統治台灣市場,多數廠商存活卻極度缺乏內容,受限於體質的關係很多廠商依然死守著台灣市場。不要會錯意,台灣是塊精華肥肉,很小、很好進入、報酬率也相對算高的市場。但正因為如此,死守台灣的廠商會面臨極多的挑戰:一、世界一流內容中文化與在地化。二、中國大陸的內容進入台灣的門檻很低。三、競標式的廣告投放趨於主流,行銷費用的高漲。四、符合中華文化的產品不見得適合除了中國其他市場,但中國市場相對混亂,台灣廠商掌握度很低。真正適合國際市場的主流產品,台灣真的很缺乏一個成功典範。

另外,相對來說,對台灣廠商來說機會也開始變少:

一、兩三年前 Mobile 剛起步大家同時都在摸索期,其實進步速度差不多,現在日韓在遊戲方面以及歐美在應用方面的學習能力與進步速度和中國廠商的集資速度是台灣廠商無法追上的,而我個人感覺距離只會越拉越開。

二、人才的出走,過去台灣廠商還有很多不錯的人才,開發能力還算稍微足夠,但近年來面臨對岸大公司或是外商的台灣分公司挖角,現在剩下來的開發人員又少了一大半,未來要開發出好的產品,關於教育這方面就很重要。

三、代理權的競爭優勢大幅削弱,現在只要內容夠好,很多遊戲都是全球統一發行一個版本、多國語言,在地化的操作容易取代,FB、Youtuube、Admob 等主流媒體都可以跨國購買。甚至是直接在台開設分公司、或請 Agency 代為操作都可以取代代理授權這個模式。

四、資本競爭,先撇開中國資金如何透過海外管道進到台灣來並且規避金管會與工業局的稽查,光是其他任何海外做出名堂的遊戲公司的資本都是可以輕易砸死台灣廠商的,如果要靠資本競爭,以前台灣還有點封閉的時候行得通,大型的發行商的確有那麼點優勢,現在台灣最大的發行商面對國際上的強者頂多是個小蝦米。不是要妄自菲薄,而是應該想想其他的戰略方式。拿自己的短槍去硬碰別人的洋屌是不會贏的。(謎:我們東方人的是比技巧的!)(鄉民:還有膨脹率)

第三段來談談我覺得開發商要重視創造價值與捕獲價值:

第一點、別再開發遊戲平台了,台灣這個地方,做遊戲平台很難成。原因很簡單:相信我準沒錯。不然你看看國際上也有前例,DeNA、GREE,這種要跟大平台搶 Distribution 的事情做了難成,就算成了難長久。平台始終會設法保有獨佔性,除非你做出一個超強的平台可以獨佔市場,如果沒那個 idea 就別勉強。而就算你想把 Kakao 或是 Line 視為平台,那也是建立在產品之上,本身這個 IM 軟體不成功,管你上面有多少遊戲也都是會 Fail。

作平台需要有四個特性:一、強有力的取得用戶 (Acquire User) 二、留存用戶 (Retain User) 三、Engage User(不知道中文怎麼說才好,黏著?) 四、付費模型 Monetize。台灣大部分現在的平台都沒有以上這些功能,取得用戶是靠下廣告的,下完廣告後產品本身留不住客戶,而服務本身沒辦法持續 Engage 用戶,付費模型通常已經不重要。舉例來說,LINE、Kakao 模型為什麼會成功,免費訊息對早期取得用戶很有力,產品本身特形很吸引人,LINE 有可愛貼圖、產品有的服務也算滿足大部份需求。而產品特性是 IM,所以很容易 Engage 用戶去使用這個產品,一收到心儀的女生傳來的貼圖,馬上就會打開這個產品。(實在很不想舉 LINE,超級老掉牙,但我覺得最平易近人。)

反之,為什麼人家要安裝 / 打開你的平台?如果你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就把專案砍了吧。

第二點、別再只想開發出好遊戲這件事情了。喔,我不是說要開發爛遊戲啦,我是說,要想想格局問題,台灣廠商接下來會遇到的問題完全跟 Scalability 有關。譬如說,對於連線速度的穩定性,大量仰賴台灣在地的 IDC,那麼當你要拓展到東南亞的時候呢?或是你的商業模式大量的獲利來源來自點卡,那麼沒有點卡的國家,你可以運行的好嗎?內容文化上符合嗎?提供的解決方案有這個需求嗎?同樣關於 Scalability,看過許多國外的產品在設計之初就已經想好很多事情了。像我曾經看過兩個 App,都是航班資訊,UI 介面、技術、服務都差不多,一個卻是僅限於香港地區,一個卻是國際任何機場都可以查,這一種狀況是產品本身就限制自己的 Scalability。

另外一種是心態,有的開發商很喜歡搞鬼,有的開發商是想搞鬼又不知道怎麼搞比較好,有的是沒心思搞鬼,有的是真的知道怎麼搞卻已經發現不搞鬼的好處。像是有聽到某人跟我說 XGG 公司的老闆曾說不需要再搞鬼了,他們現在是放眼做全球的生意。這種心態是一種格局問題,心態會造就你的格局。不相信嗎?我舉個例子,有的遊戲喜歡搞一堆 Spam,把 User 的通知畫面 Spam 的亂七八遭,好像因為誤擊所以 Engagement 變高,但認真看,這種應用的反安裝率都超級高,品牌、評價也會爛掉。有的遊戲喜歡刷榜,刷一刷到很高的名次,玩家進去也是發現很爛,久了玩家也不會相信排行榜這種東西,刷了也等於白刷。有的遊戲喜歡搞一些腥羶色,認為這樣很有效,你覺得這種東西出得了台灣中國嗎?走得進先進國家嗎?

你有發現那些真正具有 Scalability 的公司,不搞這套的嗎?今年可以繼續這樣搞,明年還可以這樣搞,兩三年之後,你會發現台灣被這些有 Scalability 的公司給統治。台灣最大的戀愛交友網,台灣最大的美食網,台灣最大的新聞網,台灣最大的音樂網,RIP。想想當年的洋芋片波的多…

第三點、內容為王,通路是神,金流只能當個見錢腿開小婊子。認真認為,台灣還是需要更重視內容的開發,台灣還是有極少數的專心作內容的廠商有取得國際級的認同,像是雷亞科技 (耶,又是老掉牙),但我要說得很簡單:通路為了取得 / 留存 /Engage 用戶,會非常注重通路裡面提供的內容品質,所以呢?就會很看重能夠開發出優質內容的開發者。通路如果包含商店,就會連金流都自己做掉了。近期蘋果整合自己的錢包之後,擋者披靡啊。金流商未來只靠攏平台商或是強勢內容、服務,但平台商假設擁有的整合能力比較強就沒有理由使用台灣任何金流商的 Solution,舉例來說,Apple Pay 會去整合台灣那些銀行推出的 NFC 結帳功能嗎?而當內容商需要面對平台商與金流商的利益衝突,強勢的內容商會選擇誰呢?當第三方支付法案通過後,Apple Gift Card 與 Google Play Gift Card 進來之後,台灣點卡商的生意呢?難道認真以為可以像大陸一樣經營 APK 市場與 JB 市場?尤其是當 Android 跟 Apple 已經開始水平整合所有 Device 時,真的可以跟上腳步?尤其是當內容都已經全球化之後呢?這是一個規模戰爭啊,沒那麼等級別推這個副本啊。

想想看,SUPERCELL 會接 MXCARD 嗎?Candy Crush 會需要接 Beanfux 登入嗎?以前挾帶網路會員平台優勢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擁抱認真做內容的時代吧!到時候要真的是設備商統一金流,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第四點、重視 UX/UI,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也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不少 Case。先撇除掉複雜的遊戲體驗與介面設計。光是登錄流程,台灣廠商就問題一大堆。這種東西是初期轉換率最指標性的東西,卻完全沒有聽過有廠商有在追蹤這個 Funnel,有些大概知道的也對於 A/B Testing 的科學化優化鮮少下功夫。這都不知道,到底要以甚麼為依據決定要不要 Scale 呢?(Guts?)

關於 UX/UI 的優劣又非常用台灣人的眼光看待,這又會回歸到 Scalability 的問題:也許台灣人看很習慣,出了台灣呢?

我記得有一次貼了我們公司新產品的介紹網站,非常精簡的設計,我一個朋友就說:這網站設計怎麼這麼爛?除了標價、一張圖片和購買按鈕以外甚麼都沒有!

這真的是品味問題,台灣人去看中國大陸網站也會覺得頭昏眼花,西方人看台灣的網站也會覺得如此。但大陸市場封閉且很大阿,台灣呢?你依然要堅持自我嗎?

最後一個段落:啊靠杯,我是代理商怎麼辦呢?

一、趁你現在還很有錢,買很多開發商,開始規劃你的全球布局。但中國大陸廠商能開比你更高的價錢。
二、開始招人養團隊。但你要跟中國大陸廠商搶人才。
三、進軍東南亞,去跟大陸人打架。但你的武器還是要跟中國大陸進口。
四、與強力開發商策略性投資結盟,保護產品線。但這有正反兩種例子,不見得有好事。
五、卸甲歸田,去賣油。可以跟大陸的地溝油一分高下。
六、繼續代理,然後只能越代理越爛的遊戲。大陸廠商可以出的價錢永遠比你多一點。
七、日據時代,日本廠商目前相對性信任台灣廠商,保持關係很重要。但錢更重要 (?)

不是針對你啦,你去看看成熟市場的發行商,沒有挾帶內容產能的都會死掉。看看 Zynga 那時候 IPO 那麼多錢,還好有買下 CSR Racing 不然早掛了。看看當年很邱的 6 waves,現在在哪裡?也是一個從零開始的概念,一點優勢也沒有。聰明一點的像是 Happy Elements 搞了一些日本產品的開發,現在成績很好。

總結:雖然有些人感覺到冬天回暖了,那也只是因為外國內容商暫時妥協與裝置市場爆發行成長的假象。本質上台灣的經濟體系是沒甚麼改善的,核心能力提升的速度明顯落後。我替沒內容控制權的台灣廠商感到憂心,然後對內容開發者的學習速度感到不樂觀,對於 1 to 100 擴增規模這件事情除了資本與技術方面來說,更懼怕的是台灣廠商的心態與格局。然後對於很少看到 Zero to one 的創意與創業家覺得可惜。最後關於創造價值與捕獲價值這件事情,我想分享這段影片:

撤與不撤之間的遊說

自九月二十八日警察使用催淚彈驅散示威者計起,名為雨傘運動的公民抗命佔領行動己持續超過三星期了。

身邊的朋友都會有以下兩個問題

  1. 究竟這個雨傘運動會持續多久? 我覺得最少要二十四日。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佔領了立法院二十三日,除非你覺得有中共在後台的689會好人過馬英九,或者香港有政團力量超越民進黨。所以要有長期應戰的決心,否則訴求一定冇下文。
  2. 佔領是否會同兩傘運動同期結束?悲觀來想,除非示威者找到同佔領一樣有效,甚至超越的抗爭手法持續下去,否則雨傘運動只會同佔領同時結束。

因為雨傘運動是沒有大會領導的群眾運動,所以沒有官方的統一訴求,也因時局不停變化,群眾的訴求不停變化。

整體來說,群眾的核心要求是香港在2017年落實真正的民主政制改革, 透過「公民提名」和「取消功能組別」,並非推翻內地政權。這種群眾共識是一個好現像!

正因為港府及中國人大常委莫視以上要求,雨傘運動的各種公民抗命活動自九月二十八日遍地開花。

亦因為雨傘運動是沒有大會領導的群眾運動, 因時局不停變化, 期間有大大小小的行動展開。令政府應變不來,表面上是好事。 但其實真正有效的行動,只有獨沽一味佔領街道。這種單一行動未必是一個好現像!因為邊際效用會不停下降。

究竟有冇方法可以解決佔領街道的功效下降的問題?

不如我們由回顧今次雨傘運動中佔領街道的功效開始,從中找尋新的方法.佔領街道影響的受眾主要有三方面: 非示威者一般大眾,示威者,政府。

1. 非示威者及一般大眾

  • 教育作用 – 令大眾理解政府在2017年政制改革的問題,以及為何要落實真正的民主政制。
  • 壯大運動 – 暴露政府的問題,令群眾明白好的政制改革是解決問題必經之路,吸引更多的非示威者成為同路人
  • 警示 – 尤其是現時這樣一個和平有秩的運動,其意義便在於避免將來可能出現的更混亂、更暴力的局面。
  • 減少敵人 – 令非示威者不會對示威者反感,以增加他們對香港行使民主政制產生信心,最理想可以感動他們由中立轉為支持運動。

2. 對示威者

  • 因散而聚 – 在佔領區的群眾表不同的訴求,融合進化,再而聚焦。
  • 支持示威者 – 令示威者感到自己並不孤單,每多一吋佔領區,就多一分士氣 。以及提升示威者對公民抗命,政制改革及香港的理解。
  • 因聚而散 – 把在佔領區得到的信息/感受/理念帶到其他地方以及應用在日常生活中。

3.對政府及建制

  • 真實的民意 – 令政府明白民意的對這件事的看法,除了量還有質。
  • 限於香港 – 在這和平有秩的運動,所有訴求只在香港,令中共不會看成國家安全問題。
  • 政府不能有效管治 – 政府以及社會不能正常及有效運作,會令背後的利益集團(中共及 1200題名委員會代表四大界別 )運作成本增加,這些利益集團在計算過成本後,希望他們明白欽點特首的成本比真普選更高。
  • 對像是體制本身而不是公務員及警察。

就算政府不作甚麼,以上各種影響,都會隨時間下降,當然政府不會停下來唔做野,佔領的價值下降。既然功效下降,那麼我們應不應撤下來 ?

而且只要我們聚焦香港,也不能為中央提高太多的管治成本。

可是分析以上各點,我找不到單一方法取代佔領,對示威者而言,撤了不能重組是很危險的!除非有大家有信心能快速結集。

雖然我找不到方法,但是過去21天在佔領區聚在一起,在分析的過程中,卻找到一班在佔領發生後,可能在背後偷笑的人!

他們就是人大落閘的關鍵人物以及其得益者,佔領行動卻沒有針對他們。

  1. 港區人大
  2. 現在的 1200 名選委, 即將來的特首提名委員會本身以及代表的四大界別的利益集團。提名委員會提名委員會

新的行動應包括針對港區人大,以及1200名2012年的選委,目的是希望他們向人大及代表的界別痛陳沒有真普選的成本。相對中央,我相信以上的界別會 更 易 改 變 立 場。

可以用簽署真普選約章行用。

1. 示威者

  • 制定支持公民提名及取消功能組別的真普選約章,
  • 一齊❝走訪❞各個港區人大及1200 名選委,逐個去❝遊說❞他們簽署約章。
  • 多一個代表簽就多一個朋友,高一分士氣。

2. 對於非示威者

  • 他們理解到簽署真普選約章對自己的日常生活沒有影響,其實沒有多大影響,所以理應不會有強烈反對。
  • 反過來說,當那些頑固的提委表達反對這約章原因的時候,更能突顯這制度的不公義。

退五千步,就算最後政改完全跟隨人大的決定,只要有半數提委簽署真普選約章支持公民提名,我們亦可以要求他們按民間公民提名的結果去提名。這個是在現有框架下的一個最民主方法。

示威者現在可以利用佔領區聚在一起的時間,找出比佔領或簽署真普選約章更有效的方法!

最後讓我們一齊努力,把佔領的成果轉為政改的前菜吧!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5%85%A8%E9%9D%A2%E4%B8%8D%E5%90%88%E4%B…

【玩體驗】來去鄉下住一晚—南投青竹文化園區深度體驗


「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胸有成竹」、「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 」你能想到多少關於竹子的詩詞,這裡的人都可以告訴你!竹子,在中華文化中一向是代表「氣節」的高雅文化,你知道嗎?在台灣南投的竹山山間,有一戶人家30多年來默默地守護著台灣上百種的竹子,不讓竹文化在台灣凋零。

閱讀全文

【玩體驗】來去鄉下住一晚—南投青竹文化園區深度體驗


「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胸有成竹」、「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 」你能想到多少關於竹子的詩詞,這裡的人都可以告訴你!竹子,在中華文化中一向是代表「氣節」的高雅文化,你知道嗎?在台灣南投的竹山山間,有一戶人家30多年來默默地守護著台灣上百種的竹子,不讓竹文化在台灣凋零。

閱讀全文

口味是很難拿捏的吧?──評《後殖民食神之歌》

今次「食神」一出,風評甚佳。誠然,也斯的作品本身,也是一代奇書。我懷著二百分的期待入場,好笑好玩好抵死的三小時過了,離開劇場隨即出現消化不良徵狀。音樂、歌舞、即場互動,令成寸厚的鉅著變得容易入口。然而這就是也斯筆下的後殖民了嗎?還是導演陳炳釗借書諷今的一場戲?

笑話fusion菜概念

史提芬的故事,戲劇衝突發生在見外父的餐桌上。瑪莉安爸爸沉醉於老香港的美好回憶,桌上的fusion菜色對他來說,簡直是「不中不西,不是東西」。史提芬也獨自沉溺於回憶的海裡,不斷回味「瓦努阿圖開胃菜」的異地戀曲。

先不論劇中小確幸那些「好好味」極度浮誇,也斯文本裡的咖哩花生醬米通餅,給改成芒果汁米通,原來那種中西交融的象徵,弱化成停留於趣怪菜名的笑點(別用許留山以芒果甜品聞名來說服我)。也斯的文本中,瑪莉安對本土草根母親口味感到不屑,與父親崇尚西餐形成對比,彷彿比喻香港人對祖國和殖民主的態度差異。這點在劇中也沒有表現出來,單薄了後殖民與飲食相關的討論,著實可惜。

笑談誇地域愛情

搞笑作為處理文本的手法,可說是全劇的一大特色。屯門的愛美麗和好友愛時髦分別象徵邊緣與中心:一個留守新界西,在茶餐廳工作;一個情陷夜中環,晚晚以Hong Kong is beautiful跟老外搭訕。劇中還算是有跡可尋,但愛美麗與老外教授羅傑的愛情,劇中倒沒著墨太多,只交代了二人因為「人類學研究」而連上。

小說中羅傑一直很想接近愛美麗,無論他多努力,最終只能搬到荃灣,始終無法進入屯門,但戲劇中,羅傑卻為了愛美麗而專誠到屯門茶餐廳找她,並加入了「港式英文」 “show me your love” (粟米肉粒)和 “don’t fool around” (豆腐火腩),彷彿特意加強本土性,流露出導演陳炳釗對時代的觸覺和對文本的回應。觀眾開心笑,但我真心嬲──有甚麼好笑?後殖民故事是笑中帶淚,但不是「笑到標眼淚」,好不?笑聲掩蓋了太多討論,所謂的「後殖民」更像是「愛情」的裝飾。

被騎劫的老薛

下半場全交給老薛的風流韻事,時間比較充裕,三段愛情都中規中矩地描寫出來,卻沒想到殺出個老薛助手小雪移居台灣的延伸。「我要走了,老薛,也許離開三五年」也斯如此交代小雪未婚產子之後的去向,陳炳釗想像出移居台灣,大概是為了引入台灣太陽花學運,與劇場外香港現實環境緊扣。小雪與同居女友一同吃飯看電視時,看到三一八的報道,為後來食神以飲食選擇比喻特首普選,大談「有得揀,你至係老闆」提供了背景,卻與老薛的故事拉開了。

我很同意也很贊成藝術家,以創作回應社會當下的脈動。然而目前的處理,近於在原有文本上添加截然不同的後續,有種畫蛇添足、畫公仔畫出腸的突兀。不是說導演不能有自己的見解、對文本有個人的解讀和再創作,但這樣的一個「跳脫」的想像實在牽強。

《後殖民食神之歌》最終在一片「普斯歌隆尼奧列岑」的歌聲中落幕,大部分觀眾都帶笑離座。風評好,不是沒有理由,也不是無法理解。音樂劇的包裝,將後殖民這種艱澀難明的話題,帶到普羅觀眾面前,功勞是不可抹殺的。然而我問,藝術就是要令人愉悅嗎?「很開心過了一晚,明天記得準時上班」的製作,不是更類似於電視台的肥皂劇嗎?

今次前進進的實驗很大膽,挑戰如此層次豐富的文本,嘗試游走於高雅與大眾之間。大眾化手法,被人批評變味;走高檔路線,又怕曲高和寡。那麼多觀眾大讚好看,我想劇團算是成功將文學帶入屋。所謂貴精不貴多,或者精選一個章節,細嚼字裡行間的比喻,以諧趣方式再現,更能帶出深刻的反思吧?

The post 口味是很難拿捏的吧?──評《後殖民食神之歌》 appeared first on 刺青雜誌.

伯朗咖啡、台灣大車隊也能用 Apple Pay,台灣的銀行你們準備好了嗎?

伯朗咖啡、台灣大車隊也能用 Apple Pay,台灣的銀行你們準備好了嗎?

 

廣受各界關注的 Apple Pay 本週正式在美國啟用,蘋果稱使用者可以在全美超過 22 萬家實體零售店購買,包含麥當勞、梅西百貨、Subway、Whole Foods 等,也能在 app 上支付 Uber、Lyft、OpenTable 和 Groupon 等服務,新興的線上金流服務 Stripe 也很快地宣布與蘋果合作1。許多外國媒體也立即進行了測試,證實無論是加入信用卡或是付費的速度確實就如蘋果所宣稱的方便、快速。2

儘管蘋果稱 Apple Pay 目前只能在美國使用,但有台灣使用者實際測試後發現,Apple Pay 在台灣的實體店面也是可以用的,例如伯朗咖啡3和台灣大車隊。

早上測試了一下,台灣大車隊的感應式刷卡機可以使用 Apple Pay,把手機移到感應區就會自己喚醒手機並且啟動 Passbook 程式,你可以在這個時候挑選想要用的卡片,選擇完畢後按著 TouchID,不到兩秒就過了。 pic.twitter.com/O7smHcyUgc

— 朱先生 Mr. Chu (@teddychu) October 22, 2014

如果您的 iPhone 6/6 Plus 已經升級到 iOS 8.1,在設定中將地區改為美國後,Passbook 就會出現加入信用卡的選項。不過只有這樣是不夠的,關鍵在於您的信用卡,目前台灣的銀行所發行的信用卡應該都還不能使用。

▲ 在伯朗咖啡消費(圖片由 Chin-Hao Hu 提供)

當初蘋果在介紹 Apple Pay 的時候,即表明現有的許多讀卡機都可以用來接受 Apple Pay 付款。而且,美國許多連鎖零售店都必須在明年秋天前將機器升級至能夠接受 E.M.V.——代表 Europay、MasterCard 和 VISA 的一項技術,可以讓信用卡收款更加安全。一般相信屆時這些機器也能支援 iPhone 6/6 Plus 所使用的 NFC。4

▲ 有這個圖示的機器可以使用 Apple Pay。

Tim Cook 曾經在上週的發表會上指出,自從 Apple Pay 在上個月發表以來,蘋果又與 500 家銀行機構簽下合約,在今年底和明年初陸續加入 Apple Pay 陣營,大家可以到蘋果網站看詳細的發卡機構與卡別支援名單。

事實上,去年初金管會通過銀行公會提出的「信用卡業務機構辦理手機信用卡業務安全控管作業基準」5,手機信用卡的遊戲規也明確化,未來發卡業者如何推出手機信用卡服務由各業者自行決定。6換言之,未來只要國內銀行與蘋果談妥,使用者應該也能使用 Apple Pay。當然,國內銀行與電信業者也已經合作推出解決方案,只是整個手續和流程並不是那麼便利

伯朗咖啡、台灣大車隊也能用 Apple Pay,台灣的銀行你們準備好了嗎?

伯朗咖啡、台灣大車隊也能用 Apple Pay,台灣的銀行你們準備好了嗎?

廣受各界關注的 Apple Pay 本週正式在美國啟用,蘋果稱使用者可以在全美超過 22 萬家實體零售店購買,包含麥當勞、梅西百貨、Subway、Whole Foods 等,也能在 app 上支付 Uber、Lyft、OpenTable 和 Groupon 等服務,新興的線上金流服務 Stripe 也很快地宣布與蘋果合作1。許多外國媒體也立即進行了測試,證實無論是加入信用卡或是付費的速度確實就如蘋果所宣稱的方便、快速。2

儘管蘋果稱 Apple Pay 目前只能在美國使用,但有台灣使用者實際測試後發現,Apple Pay 在台灣的實體店面也是可以用的,例如伯朗咖啡3和台灣大車隊。

如果您的 iPhone 6/6 Plus 已經升級到 iOS 8.1,在設定中將地區改為美國後,Passbook 就會出現加入信用卡的選項。不過只有這樣是不夠的,關鍵在於您的信用卡,目前台灣的銀行所發行的信用卡應該都還不能使用。

▲ 在伯朗咖啡消費(圖片由 Chin-Hao Hu 提供)

當初蘋果在介紹 Apple Pay 的時候,即表明現有的許多讀卡機都可以用來接受 Apple Pay 付款。而且,美國許多連鎖零售店都必須在明年秋天前將機器升級至能夠接受 E.M.V.——代表 Europay、MasterCard 和 VISA 的一項技術,可以讓信用卡收款更加安全。一般相信屆時這些機器也能支援 iPhone 6/6 Plus 所使用的 NFC。4

▲ 有這個圖示的機器可以使用 Apple Pay。

Tim Cook 曾經在上週的發表會上指出,自從 Apple Pay 在上個月發表以來,蘋果又與 500 家銀行機構簽下合約,在今年底和明年初陸續加入 Apple Pay 陣營,大家可以到蘋果網站看詳細的發卡機構與卡別支援名單。

事實上,去年初金管會通過銀行公會提出的「信用卡業務機構辦理手機信用卡業務安全控管作業基準」5,手機信用卡的遊戲規也明確化,未來發卡業者如何推出手機信用卡服務由各業者自行決定。6換言之,未來只要國內銀行與蘋果談妥,使用者應該也能使用 Apple Pay。當然,國內銀行與電信業者也已經合作推出解決方案,只是整個手續和流程並不是那麼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