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無色無味?給城規會下的這道藥

這世界或許有太多巧合,單一事件或不足證,但當連串事件發生,點連線、線連面,輪廓逐步浮上水面。若第一點是崔世安去年角逐連任期間,公然向商界選委預告將取消街線圖;第二點是崔政府完全妄顧社會目光,讓歐文龍舊臣班師回朝執掌工務局;再加上過年前突然以「精兵簡政」之名,「借刀殺人」裁撤城規會獨立秘書處,項莊舞劍,志在沛公,令人聯想起的big picture會否是去年瘋傳的新工務司「四大死任務」? 連日來,官方的回應似是人肉錄音機,自說自話。有無道理?不重要,總之講到你煩、講到你悶、講到你唔想聽,溫水煮蛙,正中下懷! 白紙黑字話要事先諮詢城規會,寫明《城市規劃委員會行政法規》都話唔係城市規劃範疇?咁都唔係駕空?崔世安左一句「我相信無違法」,行政會發言人梁慶庭右一句「呢啲只係行政野,唔關城規事!」同一個法規都可以斬件碎上?任搬龍門,這還有法治? 城規會太多野做,唔想再請人先併入工務局?喂~ 工務局長失憶,市民無失憶呀,今年政府講明開位請多二千幾人,政府十幾個諮詢委員會的秘書處、高薪秘書長偏唔撤,只急著找有份批地批樓既黎開刀?點解文化產業委員會唔身先事卒、精兵簡政?可惜身兼文化產業委員會副主席的梁慶庭先生始終沒有回應:呢個秘書處到底應不應撤! 不得不承認,這世界有種人會令你無言:你跟他說「秘書處」,他跟你說那只是「秘書」;你問球員兼球證,城規會點監管工務局?他跟你說「秘書處唔係球員,佢地只係負責執波!」城規會權力完全無少到?強將手下無弱兵,無兵司令又有何用?秘書處係負責行政、技術支援,但當真只係負責斟茶遞水、打字錄音、電腦翻譯、送文件的秘書? 秘書處負責替城規會安排「公眾諮詢」,一聽諮詢就知有幾多蠱惑,開幾多場?團體及公眾專場各佔多少?廣告賣通街抑或冷處理係咁意?最後報告書點樣寫,全掌握在秘書處手中。 工務局的街線圖有無抵觸法律,規劃方案是否專業可行、對社會有最大好處?委員跟發展項目有無利益衝突、是否要依法迴避?原本秘書處都有另一組專家為城規會提供獨立意見,或可以邀請外地專業團隊做獨立研究,如今全歸工務局,是否真的如司長所言樣樣照舊?自己頂頭老細就係工務局長,決定你年終評核、升職加薪、隨時講少句做廳長,同一個局、同一隊人仲邊有獨立意見?梁慶庭所說的「行政改革」只強調部門相互「合作」,但有些部門之間更重要是互相「監督」、「制衡」、「把關」,為市民守住一些防線,這亦是「城規會」最重要的存在價值。 還有兩點十分重要,城規會的結構,雖然是民間代表過半,但大部分不是「發展主義」至上,就是對城規根本不甚了了,要守住我山我城我海的聲音本來已經十分微弱。 另一方面,秘書處被裁,本身是城規廳廳長的秘書長劉榕被撤,雖然秘書長沒有投票權,但有開過城規會的人都不難發現,熟悉條例和內部操作的劉榕提供的技術解說非常重要,他披露的訊息是否全面,會否擠牙膏或避重就輕,對整個會議的討論方向很多時有主導性的參考作用。特別是《都市建築總章程》技術篇一直未有完整的中文版,幢樓可以起幾高、容積率有幾大、是否要向後退縮等,長期只靠工務局內部的神秘「配方」,老細一個電話、一個柯打,隨時可以變出一幢超高樓,這是歐案的慘痛教訓!劉榕在城規會上的解說,是官方少有的公開披露街影的一些具體計算準則,又或者風向流動評估報告等內部研究資料,算是有一定透明度。 秘書處被廢,表面上,城規會還是繼續開下去,討論的還是那一班委員,但劉榕下堂去,這個訊息披露的角色會消失?還是由工務局長李燦烽自己粉墨登場? 尚待下回分解。

精兵簡政!這些秘書處該不該撤?

特首崔世安去年競逐連任時吹響「精兵簡政」的號角,但成功過關至今大半年一直未見有何大計,如今突然祭出這枝大旗裁撤城規會獨立秘書處,動刀者是真「善治」還是有伏筆?已引起民間強烈質疑,動搖新一屆政府管治權威。當日崔特首為事件「消毒」時多次否認此舉是針對城規會,強調現時有十多個委員會均由局或司長辦公室做後勤支援。為支持長官將「精兵簡政」執行到底,以實際行動瓦解傳言,筆者立馬翻查現時政府四十多個官方諮詢組織,發現有至少十多個跟城規會秘書處一樣「其罪當誅」!(見附圖) 更叫人不敢相信的是,其中多個秘書長的全職薪酬竟達副局級,月薪超過七萬,次一級的也有廳長待遇,未計雙糧津貼每月淨袋六萬幾。這些諮詢組織勤力的最多每月開一次會,大部分一年四季,每季只開一次,不但是「架床疊屋」的典型,更是冗員的佼佼者、浪費公帑的根源。崔特首既已命行政法務司作出通盤研究,理應一視同仁,將這些委員會的秘書處/高薪秘書長通通撤掉,貫徹科學決策的方針,減省行政資源,以免招致民間有「追殺城規會」的揣測。

蒙混又過關 隨時一夜回到歐案前?

行政會趕在農曆除夕前放工時間,低調(其實是偷偷摸摸)發出訊息,說已通過了《修改第3/2014號行政法規(城市規劃委員會)》行政法規草案「撤銷城市規劃委員會秘書處,改由土地工務運輸局負責向城規會提供行政及技術支援。」且公佈翌日即生效。理由冠冕堂皇說是落實特首「精兵簡政」理念,但行政會可知這樣已是公然踐踏法律? 行政會在春節前夕社會無暇關注之際,混水摸魚、暗渡陳倉地修改這個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的法案。將原本向運輸工務司負責的獨立部門,降級由工務局長管轄。如果說要「精兵簡政」,原本城規會秘書處的人員全歸工務局,人數上並沒有減少;如果從行政倫理上說,原來與工務局互不從屬的城規會秘書處,經過這次合併,卻失去了監督、制衡工務局的功能。從這兩個層面上說,如此大費周章極速修法,一來一往對誰最有利?而崔世安對此絕口不提,只是辯稱「沒有削權」、「否認違法」,意圖混淆公眾視線。 政府無視法律 偷摸帶頭違法 政府一方面不斷強調陽光政府、依法施政,口號猶言在耳, 行政會卻無視法律法規,作出公然違法的事情,為什麼?首先,根據《第3/2014號「城市規劃委員會」行政法規 》第二條(職權)第一款之規定:城規會其中一項職權還包括須就城市發展策略研究、城市規劃範疇的法規及規章草案、城規技術規定及指引、以及行政長官所交予的其他事宜發表意見。 當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第二條第一款第(2)項明確規定有關「城市規劃範疇的法規及規章草案」均須諮詢城規會的意見,這亦是依據《城市規劃法》的有關規定及法律精神。很明顯,行政會這次修改《第3/2014號「城市規劃委員會」行政法規 》,正正屬於現行法律法規規定必須諮詢城規會意見的範疇,但政府(運輸工務司)在將草案送交行政會討論前,從來沒依法聽取城規會意見,而是直接跳過城規會交到行政會,此舉已是公然行政違法! 跳過諮詢城規會 公然剥削公眾知情權 再來,同樣根據《第3/2014號行政法規(城市規劃委員會)》第八條(全體會議)第六款之規定「全體會議中就編製、實施、檢討和修改城市規劃,發出規劃條件圖及第二條(一)項規定的事宜作討論的部分屬公開……;有意參與旁聽人士須預先登記。」上述所謂的「第二條(一)項規定的事宜」正是前段所講「有關城市規劃範疇的法規及規章草案」,亦即,政府不是不可以修改城規會的行政法規,但必須依法諮詢城規會意見,並且依法舉行屬向公眾公開的平常會議,市民可參與旁聽。並且亦需依法第會議舉行五日前,向委員提供有關草案的參考資料及將有關的會議召集書及資料上載網站向市民公開,讓市民知悉。但上述這些法定程序,政府竟然全部違法直接跳過! 依法施政口號破產 行政會公信力受損 此事件,政府明顯違反了《城市規劃法》規定的透明及促進公眾參與原則、公開原則,以及程序正義的精神。同時亦違反了城規會賦予委員監督政府、特別是工務局的精神,亦剥奪了公眾依法享有的知情權。是不折不扣的政府帶頭違法亂紀!此舉已讓政府「依法施政」的口號破產,行政會的公信力及誠信亦已受到廣泛質疑。 同時,由於已涉及行政違法,廉政公署應就有關違法行為主動作出調查,向社會交待。 法律職權胡亂解讀、亂來胡來蒙混過關 行政會發言人今日向傳媒解畫,辯稱:「政府考慮到秘書處過去與工務局的分工、權責的界線比較難掌握,而且分工太細、太散對績效也未必好。」 由上面的藉口可知,行政會可謂對法律賦予城規會的職權及角色毫無認識、胡亂解讀!秘書處原本向司長報告,現在變成向局長報告,無疑是降級兼被工務局控制。 事實上,依《城市規劃法》第三章對城規會的有關規定,以及《第3/2014號「城市規劃委員會」行政法規 》第十三至第十九條,已對城規會及其秘書處的職權作出了非常清晰的界定,可說是毫無含糊,根本不存什麼與工務局「分工及權責的界線比較難掌握」的問題,而所謂「分工太細、太散」更讓人哭笑不得,找藉口蒙混過關的水平實在有待提昇。 城規會被斬手腳 獨立公信力大降 要知道,依法依規,城規會就是一個不從屬任何政府部門且具獨立性的諮詢機構(否則難以維護其公正性與公信力),其秘書處的職責依法是「負責提供委員會運作所需的行政、技術及後勤支援」,定位非常明確。再者,與工務局的關係方面,依該法規第十九條,已明確「如(城規會)有需要,土地工務運輸局負責向委員會提供行政及技術上的補充支援……。」已講到明委員會認為有需要時及作出要求時,工務局才可作技術支援,以保持其獨立性,可來分工不清與分工太細? 由於城規會職權的敏感性及重要性,不但城市規劃、土地開發和景觀的把關,還有獨立開展諮詢研究的權力,秘書處的職責也非一般委員會秘書處這麼單純。事實上,只要詳閱城規會行政法規即可知,何時安排會議、會議內容討論什麼、哪個規劃條件圖先上哪個後上、是否接納或提請委員作出利益迴避、相關法律的解釋權、會議紀錄如何寫、以至開完會後撰寫給工務局的諮詢意見等等,都是非常重要且具有敏感性的職務,目的就是監督工務局。 城規會還有一些重要職能,例如:可依法由司長委任外地專家和學術機構出任顧問,提供獨立意見;獨立開展公眾諮詢,亦可委託任何公共或私人機構進行專項分析,為城規相關範疇展開研究和政策倡議。舉例說,若公眾日後對新城規劃出現重大分歧,還有多一個部門可以做獨立研究,為民意發聲,但現在這個重要的部門已經被剪除。 工務局劣跡斑斑 恐一夜回到歐案前 事實上,正是由於歐案揭露出工務局過往目無法紀、劣跡斑斑、為所欲為的亂象,例如違法放高樓宇高度、胡亂豁免街影、黑範批地與改用途等等,社會才廣泛要求要成立具一定獨立性的城規會以有效監督工務局,現在卻要將原本具獨立性的城規會秘書處併入工務局,相關人員變成工務局的員工,請問一個接受工務局領導的部門如何去監督工務局?何來獨立性?如何發揮原來依《城市規劃法》監督工務局的職責?歐案後曾經撥亂反正的城市規劃,看來一夜又要回到歐案前! 就在社會輿論長期認為應再加強城規會獨立性及權力之際,政府卻反其道而行,透過裁撤秘書處大幅削弱其獨立性,真可謂明目張膽,當社會無到。 精兵簡政自相矛盾 動機不純意圖明顯 相信沒有人會反對「精兵簡政」政策方針,但政府暗地裡連夜裁撤剛成立不到一年且運作良好的城規會秘書處就難免讓人質疑動機。首先,人員臃腫極待瘦身的機構多的,行政會不單毫無動作,反而變本加厲、自打嘴巴,例如法律範疇本已有法務局,後來又多搞一個叫「法律改革及國際法事務局」,還不夠,日前又再搞多個叫「刑事法律制度研究委員會」,這不是一透喊精兵簡政,一邊疊床架屋? 再來,目前政府有幾十個諮詢委員會,當中大部分均有設置秘書處,例如文化遺產委員會、文化產業委員會、旅遊發展委員會、人才發展委員會、科技委員會、醫務委員會、醫療改革諮詢委員會等等太多太多,為何不去裁撤這些委員會的秘書處?而且,與城規會同期成立的文化遺產委員會,其秘書處為何不裁撤?類似職能的委員會這麼多,明顯疊床架屋這麼久,為什麼又沒被優先精簡掉?這麼多冗員積聚職能重疊的部門為何不去精簡?相信行政會諸公心裡有數。 事實上,從公開的資料可知,城規會及其秘書處目前工作量極大,目前秘書處聘用人員除秘書長及副秘書長外,亦只有區區數人,這幾個人就負擔起日常大量工作,包括安排會議、翻譯、聯絡、寫會議紀錄、法律分析等等,可謂早已是「精兵簡政」政策的楷模,現在荒謬的是卻要第一個被裁撤,你說沒有陰謀論有人信嗎? 有法律界人士亦認為《第3/2014號「城市規劃委員會」行政法規 》公佈實施不足一年,且在社會評價普遍良好的情況下急急修改,是有違法律法規應有的穩定性與莊嚴性,亦明顯有違《城市規劃法》規定的「法律安定性原則」,而且沒有公開諮詢及依法聽取城規會意見,是明顯違規違法。政府帶頭踐踏法治,才是「依法施政」的一大諷刺!

業界偉論:皮草是環保時裝 動保人士:都痴痴哋!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毛皮展於2月25至28日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舉行,基督教關愛動物中心及多個動保團體日前發起「愛動物 反皮草」聯署,收集了共175個團體及個人簽署,前日(2月25日)於《蘋果日報》刊登,呼籲市民承諾不穿、不購買皮草,並於星期六前往展覽場地抗議。香港毛皮業協會聯同國際毛皮業協會昨天於同份報章登全版廣告反擊,聲稱業界十分自律,不會殘害動物,更指皮草是純天然的可持續資源,以皮草製成的衣飾是「環保時裝」。動保人士直斥此說法是語言偽術、推卸責任,理應全面禁售皮草。

業界:製造皮草是善用天然資源

該聲明指業界是自律性甚強的行業,對養殖動物的活動空間、營養、健康等皆有明文規定,並且有獸醫作定時檢查;又表示業界與公眾的立場一致,反對任何虐待動物的行為,並對殘害動物的行為予以強烈譴責,香港毛皮業協會亦有推出「尊重動物福祉約章」,會員均承諾維護動物福祉。聲明又指皮草物料受時裝界歡迎,應尊重每人對服裝的選擇權利和喜好。

聲明最後更大膽聲稱皮草乃是純天然的可持續資源,可以循環再用和再生,因此以皮草製成的衣飾是「環保時裝」;又指皮草是人類歷史中最早的服飾,歷經多年發展至美觀而實用的服飾,現代人懂得如何有計劃地飼養動物以符合需求。

基督教關愛動物中心:應全面禁售皮毛

基督教關愛動物中心負責人陳慧敏怒斥「環保時裝」一說堪比梁振英的「語言偽術」,她說皮草本是無謂的存在,香港的天氣更根本不需要穿著皮草,而即使在更寒冷的地方,現今也有很多人造質料可代替皮草。

陳指,時裝品牌ZARA母公司Inditex於本月9日宣佈全面停售所有含有安哥拉兔毛的衣飾,原因是公司找不到完全不活剝動物毛皮的做法,因此業界聲稱反對任何虐待動物行為的說法是「口講無憑」,陳認為全面禁售皮毛才最實際。

業界聲明中又指,皮草可於大自然分解,所以十分環保,陳斥:「都痴痴哋!」她反問:「難道不把皮毛作時裝,它們就不會分解了嗎?根本是Bullshit!」她強調毛皮業沒必要存在,業界發表此聲明應感到羞恥。

動物地球:毛皮業界推卸責任

對於聲明指業界有95%採用的毛皮原材料來自歐美受監管的農場,不採用中國大陸繁殖場活剝動物毛皮的做法,動物地球幹事張婉雯質疑餘下的5%是否來自沒規管的農場,而5%所指的是多少動物?她指業界亦無解釋如何保證所有皮草都不來自內地。而「尊重動物福祉約章」亦只能約束會員,對於材料源頭鞭長莫及,變相將責任推卸在來源商身上,極不負責。

記者:何雍怡

【日本血拼】再胖也要一直吃。瘋買日本藥妝店小零食

朋友過年前飛日本,帶了一大堆零食回香港,饞嘴的我自然會聞香而至,先將戰利品拍下來,之後和大家分享啦!

這次以 KitKat、Pocky、紅薯撻和DHC維他命為主,買的看似不多,其實份量夠吃一段時間。

紅白色的 KitKat是情人節特別版,而後面黑色的是黑巧克力版。

黑巧克力口味有點甘苦,甜度比較低;白巧克力和普通口味是從情人節特別版中拆出來,白巧克力雖然偏甜,但個人很喜歡,而普通口味就和一般的相同,到處也吃得到的。

橫濱限定KitKat,是芝士蛋糕口味,入口有淡淡的芝士味,像是將芝士加入白巧克力中,最後會有一點的糖漿味。

還有一盒是紅薯口味的KitKat,依然是淡淡的薯味,被巧克力搶風頭,不過買的時候就預計到味道不會太濃,反正買KitKat就是喜歡它的口感和巧克力味。

再來兩盒香港比較少見的Pocy,左方是又高又瘦的紅豆果仁粒粒,左方是又肥又短的不知名口味。

紅豆味的餅乾配上香濃果仁,加上甜甜的巧克力,這個組合比想像中好吃。
朋友買的時候沒看右方Pocky的口味,買回來後我又看不懂日文,所以就變成不知名口味,不過這款的巧克力很厚,味道有點像焦糖,可能會一點偏甜。

紅薯撻算是我特別喜歡的其中一款日本伴手禮,只是一直都只會買沖繩御果子御殿的一款,這次是第一次試新品牌。
照片後方是沖繩御果子御殿的紅薯撻,之前有介紹過,想看的可以點這裡;前方的是另一個品牌,包裝比較講究。

左方是新試的品牌,餅皮只有甜味,而且很容易碎成小塊,很脆弱的感覺,整個餅就只有甜甜甜甜,不太好吃;沖繩御果子御殿的紅薯撻依舊好吃,想買的話一定要買這款!

最後是DHC維他命系列,維他命B和C是最便宜又值得買的,60日分才HK$20左右,超值!

我的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travelwithstella

守財奴變本加厲 未來基金冚家富貴

2015至16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在昨早出台。除了狗屁不通的「美食車」和三輛價值千萬的「人群管制車」(咪即係鎮壓示威車!)外,曾俊華的守財奴作風變本加厲。對「最有需要」的普羅大眾保障最少,對富豪網開一面,更企圖設立未來基金緊縮政府開支,陰乾市民應有的福利。薯片叔叔今次真係唔慌唔恭喜發財!

|計錯數500億 俾市民雞碎咁多|

貫徹往年的零蛋數學,曾俊華再一次大幅錯估財政盈餘。638億財政盈餘,較去年估計的91億高出6倍!政府的財政儲備因而達到歷史新高,共8195億。然而坐擁龐大盈餘的政府顯然缺乏推動長遠社會保障的承擔,取而代之的是按每年盈餘狀況派幾粒糖。故勿論政府對中產的援助(免稅免差餉等合共234億)為對底層市民援助(公屋免租,多發兩個月綜援及生果金等合共66億)的3.5倍,這些一次性的援助無法令每一個市民以至整個社會的有長遠規劃。試想想,一個人的人生計劃,不論是進修、就業、組織家庭等,都是多年的長遠計劃。然而政策朝令夕改,直接影響每一個人的生活開支。在缺乏長遠社會政策下,市民又怎可能在香港活得安心?

|庫房持續水浸 財爺再閂水喉|

當然,曾俊華不是傻瓜。這些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刻意不做罷了。因應去年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曾俊華聲言要「控制開支、保障收入和適時儲蓄,盡力防止結構性赤字出現。」事實上控制開支早在去年年中已經開始,方法就是「要求各政策局重組工序、重訂優先次序,提升資源運用的效率……在未來三個年度內共節省百分之二的經營開支。」雖然曾俊華同時指「騰出的資源將重新分配,推行新的服務。」但即使如此,政府的目標也十分清晰,即要控制開支增長。而在人口愈趨老化的社會中,民生需要其實只會更多,以應付高齡人口的生活開支、照顧及醫療服務。政府此舉,其實就是迫使大家用以市場解決問題。當下正在諮詢的自願醫保方案,其實也就是要控制公共醫療開支的上升,與控制開支的目標一致。

更有甚者,曾俊華提出期望在本年落實成立「未來基金」,更是毀滅香港未來之舉。去年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建議,將總值2200億,佔財政儲備1/4的土地基金及政府每年的財政盈餘撥入未來基金,然後將之凍結至未來人口老化時「透過發展基建振興經濟」之用。現有問題持續惡化,繼續盲目儲蓄及投資基建,民生每況愈下——這就是未來基金帶來的黑暗未來。


|銷售稅宰割市民 大富豪逃離稅網|

至於所謂保障收入就更是惡毒。我們要注意的是,曾俊華無意「增加」收入,只是打算「保障」收入。上文已經提及,隨著人口老化,香港的民生開支無可避免要上升,為何不力求增加收入,而只懂控制開支和「保障」收入呢?更恐怖的是,當年唐英年搞銷售稅(即商品及服務稅)功敗垂成,現在曾俊華再提出相關建議,而目的竟然不是純粹穩定政府收入,更是企圖藉此「增加直接稅寬減的空間」。換言之,曾俊華的思路,就是長遠而言,減少大財團和高薪人士的稅務開支,卻將代價轉嫁到普羅百姓身上。這不正正是又一次對中下層的洗劫嗎?

事實上,政府絕對有在不犧牲中下層權益的前提下增加收入的空間。現時利得稅的16.5%稅率和薪俸稅15%的標準稅率,已是先進資本主義經濟下奇低的數字。更甚的是,香港沒有絕大部分成熟經濟體系都徵收的股息稅、資產增值稅和遺產稅,令富豪可以逃避對社會的應有承擔。而今次財政預算案中,曾俊華又提出議豁免私募基金的利得稅,又打算向企業財資中心提供包括就指明財資業務的相關利潤提供五成的利得稅寬免。一面不搞全民退保,對於長遠的民生承擔不是否定就是採拖字訣,卻同時為跨國資本大開優惠之門,這份財政預算案根本是與民為敵!

從Netscape 6.0看香港政府

今日行政長官網站爆出建議瀏覽器為Netscape 6.0或Internet Explorer 6.0,相信一眾電腦從業員面對這個網站的建議會十分頭痛。首先Netscape早已在2008年停止更新,而Internet Explorer 6.0 SP3的發佈日期同樣是2008年。當然這兩個瀏覽器曾經吒咤一時,在2003年市場佔有率更達至95%,但今時今日要使用以上兩款瀏覽器實在非常困難,Netscape更早已停止下載。香港政府這段使用指引實在過時得離譜。

本來網站顧及舊網站是值得嘉許的,但政府網頁的問題是不應該支援新設備。假若用家是Mac OSX用戶,又或者使用最新的Google Chrome作為瀏覧器,使用政府網上服務時,總為遇上「警告」字句,表明網上服務不能支援未經測試的設備,這種趕客的字句只會令用戶拒絕使用網上服務。

更大的問題時,今年已經是2015年,蘋果的智能電話已經由2007年開始發展至第6代,坐在電腦前上網的年代早已過去。但香港政府又有幾多網上服務可以支援手機?簡單如手機apps book羽毛球場到底要何時才能做到,相比商界,甚至民間,手機apps叫的士貨車早已是閒事,何見政府在資訊科技方面的落後與公務員系統的殭化已經非常嚴重。

在政府推動創新科技的同時,自己的基礎科技卻如此落後,部份部們甚至仍然要求市民用fax或郵寄方式申請服務,這種風氣尚未能改善,市民又何來有信心讓你帶領「創新」的發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