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未來,總是掌握在年輕世代手中

李嘉誠:「我85歲了,和一個17歲的青年,看這個社會是不一樣的;我和他所看到的未來,也是不一樣。…… 談論選舉制度,要85歲的人,為17歲的人定義一切,那是很危險的事。…… 民主有多種模式,民主制度,最重要與政府權力作出平衡。但具體要怎麼做,交由大家討論。」

我今年17歲了,正是李嘉誠口中的青年,和一群年過半百的政治人物,看這個社會是不一樣的;我和這群高官政客所看到的未來,也是不一樣。

對我而言,要一群年過半百的高官政客,為17歲的我,以及整個世代的年輕人定義一切,定義甚麼是「普選」、甚麼是「民主」,那是很不智的。

譚志源直斥公民提名「名不正 言不順」,林鄭籲勿糾纏「公民提名」,對高官政客而言,談論選舉制度,但求把泛民做特首的機會降是最低,有商有量只是「名存實亡」。

你問他們對香港未來有何想象?很抱歉,他們不會想得那麼遠,他們倡議的制度,緊扣的只是中央和紅色資本的意願。

其實對17歲的青年來說,談論選舉制度,著眼的不止是制度如何改變、議席怎樣增減、界別擴闊與否,我們思索的制度,緊扣的是對香港未來的期盼,全民提名背後,是我們對社會「公平」和「平等」的堅持。

如李嘉誠所言「談論選舉制度,要85歲的人,為17歲的人定義一切,那是很危險的事。」

民主制度,具體怎麼做?

高官們,
請交由大家討論,
聽聽我們對平等的堅持。

未來,總是掌握在年輕世代的手中。

關於碼頭,我想說的是……(一)

關於碼頭,我想說的太多,也許要用一本書的份量,或至少也要一份小冊子才能把它說完。

要寫成一本書,現在還是太遙遠的事,然而我卻急不及待要交待在碼頭打工兩個月的事。

是的,我在碼頭罷工結束後發生了一些事,也因機緣巧合,我進入了仿似命運安排的貨櫃碼頭打工。貨櫃碼頭的命運和香港發展的歷史交織在一起,也和千百名碼頭勞動者的生活捻揉在一起。對我而言,貨櫃碼頭是我第一次見證群眾罷工的地方,佔了我至今全部人生一個不可輕視的地位。

工作環境毫無改善

2013年12月5日,我在罷工時結識的工友介紹我到鷹場作理貨員(check架)。我當時期望罷工會讓碼頭的工作環境得到基本改善。可是碼頭的工作環境依然惡劣,在碼頭工作的兩個月間,我因呼吸道不適共請了3天病假,足部感染濕疹請了2天病假……有一次,工人跟我說:「係到做,命都短幾年。搵夠錢真係早走早著。」

管理者漠視工人的作為人的生理,每天工作12小時之餘,還每隔三數天(更離譜的是有時僅1天)就將工人從早更調到夜更,由夜更調到早更,經常把調更中間的間隙當成放假,工人的生理時鐘無法得到恰當的調息。若果不申請放假,管理者可以完全不給予休假,或僅為了配合編更安排而在晚上8點臨放工前告訴你明天休假。為配合編更的彈性安排,工人無法得知明天以後的編更安排,從而可以安排自己的閒餘消遣活動。工人在碼頭並不被當成人,而僅僅是生產利潤的提款機。或以馬克思在《資本論》中的話說,僅僅是活勞動相對於死勞動,作為資本家資本增殖的工具而已。

起重機械操作員(機手)的年工資僅及澳洲的三分一,可是工時卻長起碼一倍(香港每週工作96小時,澳洲40小時)。由此產生的利潤卻讓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實行自動化、將一部分利潤分派給私人承包商(判頭)以破壞勞工間的團結。可以說勞動者越辛勤勞動,產生越多價值,跨國資本(和記港口信托)和本地私人承包商的錢包就進賬越多,它們可以用以對付勞動者的武器就越鋒利、越厲害。

取消利潤才能增加工人福利

勞動成果與勞動者相敵對僅僅是碼頭工作異化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長時間勞動和勞動內容的單調和枯燥乏味,讓勞動無法使工人體現作為人的價值。大部分的碼頭工種可以用自動化來取代,而不需要人力。但若資本主義的利潤生產仍然存在,自動化就僅僅是和工人利益相敵對,而不是增長工人福利的手段。自動化在這制度下僅僅是為了提供勞動生產率,從而提高利潤率的手段。自動化在這制度下就代表削減人手、去技術工人化和削減工資。所以在碼頭工作的兩個月間更堅定了我對社會主義的信念,只有取消利潤,將剩餘價值僅保留再生產的部分,其餘用以改善工人階級及其家庭的生活,才能根本解決工人福利的問題。正如托洛茨基所說:「徹底改良就是革命。」

這篇文章旨在寫出我在碼頭工作的感言。然而感想是不可避免的和我的政治信仰、觀點混雜在一起,因為這些觀點構成了我不可分割的世界觀的一部分。在碼頭工作的日子,我不由得質疑李卓人的半杯水究竟在哪裡。是蒸發了,還是被資本家所喝掉?

(小題為編輯所加)

關廠工人不用還款 法院判勞動部敗訴

Photo Credit: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Photo Credit: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關廠工人還款案 勞動部敗訴(中央通訊社)

勞動部訴請多名關廠工人返還借款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7)日判決勞動部(原勞委會)敗訴。聯福、東菱、福昌、耀元等多家廠商10多年前關廠,積欠資遣費和退休金;當時政府以「貸款」名義開放失業工人申請「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發放款項給關廠工人。

關廠工人在2012年6月陸續收到勞動部追繳通知,被要求償還本金、利息及罰款,引發關廠工人一連串抗爭;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原勞委會職訓局)對關廠工人提起行政訴訟。如今法官認定「貸款」名義開放失業工人申請「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是補償,同時勞動部對此提告期限在民國95年1月底日就屆滿,因此判決勞動部敗訴。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署長廖為仁表示,待收到判決書後會謹慎研擬是否上訴。

(相關新聞:關廠工人臥軌事件一週年,今「抗爭團拜」要求勞委會撤銷告訴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由新聞自由到人民自主

《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行兇一事為香港的自由打響警號,令港人感到新聞自由不再,人身安全也難以保障。事件不禁令我們問:今日的香港,還是我們熟悉的香港嗎?我們不要忘記,在此之前,香港的自由早已受盡威脅,早已不是「新聞」。早在十年前,傳媒人被「封咪」已經開始,至近年鄧忍光執廣播處、《陽光事務》陳平被襲、《香港獨立媒體》被人刑事毀壞恐嚇、各主流媒體在特首選舉期間「歸邊」、政府新聞處拒絕傳媒自行報導、《信報》評論人練乙錚被梁振英發律師信,再至最近李慧玲被封和劉進圖一事,上述已經反映權力對新聞和言論自由的打壓不斷,步步進逼至今日「見血」的局面。

上述事件都是在不明不白中開始,也在沒有原兇之下完結,但我們無一不知道,少數人壟斷的權力就是自由被威脅的原因。誰有權力讓媒體「歸邊」,限制前線新聞工作者的編採?誰又有權力撤換處長、掌握警方?是不民主體制之下產生的、保護的少數特權階級,是香港特區政府和背後的利益板塊:來自北京的權力。有誰可以否認,今日香港自由的失落、倒退,是與不民主的政府有莫大關係?有誰可否認,讓我們陷入恐懼的是來自北京和梁振英的政權?

在不民主、封閉的政體之下,人民的自由只會慢慢地消失於少數人的權力鬥爭和利益輸送當中,在媒體和國家機器(如警察)被權力壟斷下,我們永遠無法明確地了解自由消逝的原因、無法知道誰是兇手,因為資訊永遠不在我們手中。沒有資訊,我們會感到疑惑、恐懼。這種疑惑、恐懼,不只是因為沒有資訊本身,更是由於我們不知道當權者會如何利用我們的無知。失去新聞自由,受害的不只是新聞工作者,也是我們香港人。因此,藍絲帶所代表的不應只是新聞自由,而是香港人的政治、經濟、言論自由接二連三被威脅的傷痛。

我們無法得知權力之間如何運作、交換,唯一我們可以了解、確定的就是我們願意自主的決心,如何奪回我們的權力,改變政治的運作方式才是走出恐懼的出路,繼而開放權力讓人民參與、監督,把我們珍重的新聞、言論自由、政治及經濟權利,成為香港的日常。

3/7限時免費App特輯:手機也能玩體感遊戲?《SEGA GO DANCE》

曾經引起一陣旋風的體感遊戲又要回來了?這次不用花大錢買新遊戲機,用你的手機或平板就可以展開手腳動一動,還沒玩過嗎?快趁限免下載吧!
 
 

 

SEGA GO DANCE
下載點:iTunes
價錢:NT$60→Free

【手機小姐超速測試極短評】
根據曲目所設計的動作,一起舞動身體,利用前鏡頭來捕捉玩家的動作是否確實,玩法很像xBox kinect,最大優點是不用再多買一台遊戲機。
 
直接看遊戲畫面:

新民黨的評民館

最近收到一則電郵:

由於xxx已離開新民黨,本人xxx將接替為評民館的新聯絡人。如有任何查詢,請與本人聯絡。

評民館去年就聯繫我,說希望轉載我的文章,但我祇看到他們轉載一兩篇,重點評論時局的全都不提。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文章的觀點過於前衛,他們不能接受,現在終於有了答案,原因就是新民黨。

我也不能怪責他們。他們沒有向我提起政黨背景,我也沒有問他。我的一向政策是,祇要有人說希望轉載,我都不會拒絕,除非他們打算利用文章爲非作歹。到目前爲止,我祇拒絕了一個地產網站的轉載要求,因爲兩者的内容完全不相關,我不想為清麗脫俗的文筆蒙上一層商業氣息,也不想幫地產商賣廣告。他們不多轉載,也是情有可原,因爲我這裡有太多批評葉劉淑儀蠢、墻頭草、無腰骨、缺乏誠信操守、信口開河等等等的文章。他們當然不可能都登出來得罪自己的米飯班主。說到這裡,我想是時候重溫一下我的經典批評。

對葉劉淑儀在軍事碼頭的一派胡言,我說:如果葉劉淑儀認爲臺灣的飛彈威脅是在中環建軍用碼頭的理據,我認爲葉劉:1)缺乏基本的軍事知識,沒有擔任保安局長的資格;2)如有基本的軍事知識,她就沒有擔任任何公職的基本誠信。

她對普選的胡説八道,我這樣回應:人家的兩票、三票是投不同的政府機關、代議機關,並不是一些人有兩票去投總統或某級代議機關的議員…這並不代表一人有兩票,它只是讓選民在同一張紙上分別對兩個不同機關進行兩個選擇…她出來說這種話是以爲世人都是傻子?我不明白爲什麽會有人投票給葉劉淑儀。

她評論和黃賣百佳,我反駁:一個商人出賣手上資產就叫「對本港營商環境有憂慮」,證券交易所每天是在做什麽的…你廢除軟弱無力的勞工法例,也是「營商環境與過往不同」。再説,如果和黃真打算撤資,它要尋找比香港「更好」的「營商環境」–更低的勞工保障、稅務、監管–它就要去中國或其他發展中國家,去那些地方搞中檔/大衆化零售業務,我祝它好運。再説,和黃在世界各地也有業務,它們的「營商環境」比香港可是「壞」得多。如果是不想再參與中檔/大衆化零售業務,那就叫架構重組。不用多說,葉劉淑儀是廢柴二條。

葉劉提出遣返斯諾登,我就說她無知:像葉劉淑儀提出香港必須因爲互助協議而逮捕、遣返斯諾登就是蠢的不得了。這樣的國際大案,弄個三五七年也不失為過,更何況是有心拖延。在道理上「拖延」並不會是一個問題,因爲香港要協助美國引渡,它要先自行做出案子的表證調查,看看疑犯是否真的犯了罪,而這需要美國提供大量資料證據。這些資料證據全都是國家機密,你想美國會不會隨便拿出來?它拿不出來,或拿出來的不夠清晰,香港就可以大條道理拖慢審訊;如果美國拿出詳細的證據來,你就可以借機會看清美國的底細,就算資料不詳細,你也可以借此觀察不詳細是什麽原因。不管怎樣你都是贏,叫斯諾登出境,葉劉淑儀到底是怎麽當保安局長的?

再說她無知:[葉劉淑儀]「以佢咁聰明,料又爆晒,相信到咗咁上下就會走,全部都喺佢掌握之內。」斯諾登並不一定聰明,但葉劉淑儀肯定是蠢。他來獻寶,她就只懂得要人走。如果有人向葉劉淑儀獻上和氏璧,我相信她會砍下這人的雙腳。

三說她無知:總結整件事,這麽多人中最蠢最失態的要算是葉劉淑儀。事件開始,她就急著要顯示自己的威風,說香港必須因爲互助協議而逮捕、遣返斯諾登。到現在美國提出動用互助協議,香港不接納,她又說:「斯諾登無違反本港法律,可以自由離境,相信不是特區政府刻意讓他離港,他離開亦不違反港美兩地的引渡協議」。口風不停的轉變,根本沒有動腦筋推想過如何掌握事件主導權,比其他香港官員「不評論個別事件」還要醜態盡露。

很坦白的說,葉劉淑儀想玩social engineering,製造輿論,真的是門都沒有。

原文刊於此

[拒絕平凡](五十四): 「怒看耶能」(五): 如果耶穌與撒旦建立互信…..

[拒絕平凡](五十四): 「怒看耶能」(五): 如果耶穌與撒旦建立互信…..

近十數年,香港教會為著「向內地傳福音」,這個漂亮,美麗,符合「大使命」的目的,紛紛向中國共產黨示好。更有牧者認為,雖然中共是無神論,但只要不搞對抗,再從慈善活動著手,慢慢讓中共減少對基督教的戒心。久而久之,中共將會被基督的愛所感化,加上神的大能,他們將會信仰基督。
如果幼稚的想法,竟然得到普遍信徒的認同,香港教會真的無藥可救!
筆者認同基督教的愛與公義,必須遍佈中國,但應落在中國人民心中。對中國共產黨,基督徒必須站出來抗衡!
理由好簡單: 中國共產黨罪孽深重,今昔之行為,令人神共憤。若教會為「傳福音」而討好它,即等於耶穌討好撒旦。
各位,試想想: 如果耶穌為了生存,拒絕神的救贖計劃,反而與撒旦建立互信,世界將會怎樣?但耶穌並沒有這樣做,衪面對撒旦,是堅決反抗!
正於今日之基督徒,面對中共,必須反抗。否則,就成為罪惡的一部份!而且,對於中共來說,教會是統戰的工具。透過宗教包裝,它更能軟性地控制人民。正如「三自教會」一樣,打著基督教旗號,所傳的並非神的道,而是共產黨的順服命令。
神的道與共產黨的信念完全相反,一正一邪,又怎能融和!?

07-03-2014 中午,家中。

小曹回應黃偉明: 「歧視同志 天公地道?」

《星島日報》一連四篇黃偉明專訪,把他塑造成一個受上帝感召,行公義,好憐憫,又啟發其子黃之峰反國教的基督徒兼好爸爸。我跟洋名Roger Wong的黃偉明認識不深,只是在幾個論壇裡有過幾次簡短對話。如果這篇專訪大致正確的話,我有一些回應:

「後來鑽研細節,赫然發現立法後若有基督徒攝影師拒為同性戀人拍婚照已算歧視,令他非常震驚,後來他稱這是違反良心自由… …」

不管基於哪種宗教或倫理立場,開辦一間提供攝影服務的商店,純粹因為客人是同性戀者而拒絕提供服務就是明明白白的歧視。情況就如一家麵包店,純粹因為顧客屬於某個種族,而店主的宗教信仰或倫理立場認定這個種族是有道德問題,若店主基於種族而拒絕售賣麵包就是種族歧視。

也許有些攝影師和麵包師傅會對自己的工作注入令人欽敬的宗教情操,每次按動快門或每搓一下麵團都聖靈充滿,但是,攝影和賣麵包都不是宗教崇拜的儀式或行為,並不享有一般都在反歧視法裡給予宗教活動的豁免權。

試想,如果動輒都可以把某些歧視行為說成為宗教、信念、良心的具體實踐,現行四條反歧視法都應該一早廢除了,因為歧視女人、歧視南亞裔、歧視殘疾人士和歧視單親爸爸的人,都可以聲大夾惡地說拒絕聘用女人、拒絕賣麵包給殘疾人士、拒絕為南亞裔異性新人拍結婚照和拒絕出租單位給照顧一對子女的單親爸爸是(引用黃偉明的講法)「天!公!地!道!」。所以,有了這些反歧視法,就如黃偉明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一樣,「即係你逼我認同你,就衝擊了我基本人權」。 噢,原來是“Bigots of the world, unite!”。

「教義講明同性戀行為屬罪,不予洗禮是天公地道,等於去西餐廳怎可要求滿漢全席?」

這是一個錯誤的類比論證。基於教義,拒絕為同性戀洗禮是宗教活動的範疇,理由充份。若要以餐廳服務做類比,正確的寫法是:「教義講明同性戀行為屬罪,不予洗禮是天公地道,等於西餐廳只服務白人,不予其他種族服務是天公地道?」不過,若看過TVB民初劇裡西式餐館外掛上「華人與狗不得內進」的告示,便可以毫不猶豫地說:「依個分明就係歧視喇!」

其實,把法例禁止在服務範疇內歧視同志強辯為「等於去西餐廳要求滿漢全席」,目的就是指反歧視法會「強人所難」。但是,西餐廳的廚師會因為食客是同志而無力提刀切菜,突然失憶,忘了羅漢齋的食譜嗎?非也。所謂「難」,就難在西餐廳的店主無法透過折損他人的權益來公開表達「我不認同你是同志/少數族裔/女人/單親爸爸/坐輪椅的人」。咦?中學時宗教科老師講過,耶穌對門徒論受仇敵時說:「… … 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馬太 5:45),但是,原來有些人仍然有很重的分別心,連上帝都會同時降雨和叫日頭照所有人的時候,卻因為自己認定了某些族群是不義的人,所以一家西餐廳拒絕為她/他們提供服務都被視為「天公地義」。唉,學耶穌在十字架上的講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路加 23:34),還要臉不紅耳不熱地說是受祢感召。

「但他敢於批評,直斥有人屢次以學民思潮成員身分發表撐同運文章,令人誤解學民思潮亦撐同運,是故意「抽水」,並涉及政治操守。」

反歧視是重要人權議題,作為一個以捍衛人權起家的「學民思潮」,怎能像黃偉明批評同運人士那樣就應否訂立性傾向歧視條例「含糊其詞」呢?我們隨時願意跟學民代表對話,並共同制訂《反歧視約章》哩。

曹文傑 (小曹) 女同學社執行幹事

*延伸觀看: 黃偉明早前於兩個同志論壇中跟同志代表交手,大家不妨妨看看G點電視的錄像紀錄。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教育的公與私論壇 :
http://alturl.com/ifg7a
「同志平權與道德衝突」 論壇:
http://alturl.com/uxnhh (陸續推出)

黑夜單車環港島

(原載於:http://sloth-jungle.blogspot.hk/2014/01/blog-post_13.html

【頭盔】所有道路使用者必須遵守交通規則

1960387_10152698115552575_1412154538_n

 

這些年,單車很流行,單車旅行更是時尚 - 報章、雜誌、網絡… 總會看到環台灣島、環日本島、或在世界各地單車環遊的介紹。

其實,不用花錢花時間到外地, 一樣能夠輕鬆環島,我說的是香港島。只要捱一晚通宵,機會成本極低,完成後,你也可以很自豪地說「我環完島了!」

 

01:00 搭最後一班地鐵到達中環IFC,順著龍和道進入告士打道。已經是半夜一點多,告士打道還是很多車,而且開得很快。快到銅鑼灣時,我們將車停在最左測的慢車道一旁 – 向前直走,要嗎往東區走廊,要嗎去海底隧道,都是單車免進。想要拐到內線進入銅鑼灣,車流多且快,感覺很不安全,而且那條右拐的路也不一定是我們想去的方向。大家決定折返想辦法到軒尼詩道,但一直騎到灣仔也不得要領,最後 還是要用最原始的方法,抬車上行人天橋,橫過告士打道到謝菲道再繼續騎車。 軒尼詩道仍然車水馬龍,香港果然是個不夜城。停靠的巴士、途中上下車的小巴,總是把我們迫到路邊,甚至要停下讓車。這樣慢騎到了銅鑼灣富豪酒店,我們才醒覺電車已停駛,騎到電車路上。 離開銅鑼灣,人車就明顯少了,我們暢快地沿著電車軌前進,經過一個又一個的電車站,享受著清風,感受著夜的氣息。軒尼詩道、英皇道、筲箕灣道…. 熟悉的路名,熟悉的建築,但這次我們是在單車上看風景,速度不同,感覺也特別不同。

02:20 一路順風暢快安全抵達筲箕灣。在開始柴灣道的爬坡前,先到一間茶餐廳休息,吃個宵夜補充體力。入夜了,餐廳將部份桌椅放在行人道上,正方便我們看著單車,安心用餐。

02:45 柴灣道是這次環島最陡的一段,休息過後,本打算一鼓作氣到頂,還是力不從心,短短一段路,停了兩三次,一邊踩,一邊喘。在等紅燈轉綠時,身旁停了輛的士,乘客用困惑的眼神看著我這個午夜的騎行者,我回以一笑,表示我可能是瘋子,但一定不是厲鬼。 騎到分叉路口,以為到頂了,沒想到轉入大潭道後是繼續上坡,但這段路的坡度稍緩,我也可以稍緩口氣。 大潭道位處郊區,兩旁樹影婆娑,雖然是三更半夜,四野寂靜,卻一點也不覺得陰森恐怖,因為終於等到不勞而獲(即不踩而前進)的下滑了!騎單車的人都知道,上坡有多辛苦,下坡就有多爽快,就這樣一路向下,到了石澳迴旋處。

 

10002791_10152698115567575_1979969873_n

 

03:15 我在迴旋處吹了好一陣風,才等到第二位來到的友人,才知道有位朋友的單車爆胎了,另一朋友在陪他,幸好爆胎的朋友有帶備胎和工具。多了個人陪我聊天,也沒那麼冷了,這時一陣喧嘩,來了一群騎單車的年輕人。「應該是港大的學生」我告訴友人。幫他們拍過合照後印證我的猜測正確,但對於來自哪一間宿舍,卻吞吐以對,直到一位穿著偉倫堂外套的學生在我眼前經過,哈哈,他們的堂衣已經出賣了他們。再一陣喧嘩,他們離去,迴旋處又回復寧靜。年青多好,可以晚晚通宵也不覺辛苦,我為了這晚夜騎,早已先睡了個午覺。

05:50 大潭水塘到堅尼地城雖非一路平坦,但起伏和緩,並不辛苦。途中,又遇到偉倫堂宿生幾次,大家以一聲加油作為招呼。淺水灣的夜色並不吸引,但仍見有遊人(或者又是學生?)在燒烤戲水;海洋公園當然沒開門,但門口巴士總站已有巴士出入;黃竹坑的巴士站也見有等車的人了;香港仔漁市場更是燈火通明,人聲夾雜著海產魚腥味,在黑夜中傳送著生活的燥動。凌晨五點多,城市仍未甦醒,城市人已開始忙碌。

 

1977887_10152698115597575_1283334373_o

 

來到堅尼地城,意味著環島將要結束,找了一間三點開始營業的酒樓飲早茶。一如所料,酒樓內座無虛席,幸運地是剛好有茶客結賬離開,我們才得以安坐,享用熱茶美點,溫暖空虛許久的肚皮。

06:45 在天未亮前,我們回到原點,完成環島。這一刻,並不覺疲累,也沒太興奮,只是感到滿足,我終於用雙腳(應該說是雙輪)去感受這個我熟悉的島嶼。 清晨的微光在列車外出現,我在歸家的列車上,回應了周公的探訪。

07:45 返抵家中梳洗完畢,頭髮未全乾,已爬到床上。這刻我需要補眠,希望一夜未寑不會讓眼角增加多幾條魚尾紋….。

 

1972714_10152698115602575_655533636_o

 

P.S. 香港的道路設計真的不適合騎單車,所以強烈建議環島行動在深夜進行。當電車停止服務後,市區的電車路是單車飛馳的最佳場所!

 

【開箱】買了包你聖光全開!偽天使帆布包幫你一圓飛天夢(誤)


俗話說的好,好的肩包讓你健步如飛,爬個山都爽爽過,萬事俱備後當然連造型都要跟別人不一樣,才能成為肩包界的一哥呀! 本次大人物開箱體驗就是此款天使包,分別是大的紫色帆布包跟小的紅色帆布包,看到這款天使包可能會讓你相當驚訝,因為它真的夭壽超能裝,連造型也硬是要跟別的背包不一樣!飛天效果跟聖光模式果真閃的讓路人都無法直視!

《MM 木村原宿彩色翅膀包》賣場快速連結(大的小的)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