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香港】青衣戲棚‧限時地道傳統美食開鑼啦!! (上)

每年農曆三月、四月青衣也會有兩個大型傳統節慶活動,第一個是農曆三月十二至十六日的《真君大帝寶誕》, 第二個便是農曆四月初一至初五的《天后誕》,這段日子期間,青衣戲棚也會變得非常熱鬧。

我看不懂戲棚上演的劇目,所以這次肯定不是叫大家來看傳統大戲,而是邀請大家到戲棚旁邊的空地品嚐香港傳統小吃。整個場地分為兩部份,第一個是用作表演的戲棚,早上的劇目為免費入場,而晚上就要收費;第二個是擺滿美食攤販的空地,琳琅滿目的特色食品也可以在這兒找到!

今年的舉行日期:《真君大帝寶誕》4月11日至15日 / 《天后誕》4月29日至5月3日

我在 4 月 12 日往青衣,所以碰上的是《真君大帝寶誕》,場內有一個由竹棚搭成室內地方供善信參拜。

說起來也頗失禮的,我住在香港 20 多年,卻從未聽過青衣的《真君大帝寶誕》,更沒有親自踏足過戲棚,所以這是我第一次親身接觸這門傳統。

築棚,亦即是香港人說的「搭棚」,是一項傳統建築技術,由工人一手一腳運用竹枝搭建出一個極具穩定的地方,例如平日在大廈外牆所見的維修工作平台和神功戲戲棚,都是屬於「搭棚」。別以為「搭棚」只是將竹枝交纏在一起,當中要顧及的工程學與力學絕不簡單,沒有跟著大師傅學習的話,肯定做不到,所以「搭棚」師傅也是一門專業!

戲棚晚上的劇目是收費項目,所以想拍攝的話只可以趁著晚上的劇目開始前進入戲棚,拍一些傳統戲棚的照片。

和很多參拜的地方一樣,這裡也有「轉運」風車售賣。

在戲棚參觀後就正式開始「掃街」。(香港人所說的「掃街」並不是清潔地面的意思,而是指吃路邊小吃,所以台灣朋友們在夜市聽到香港人說要「掃街」的話,就不要誤會啦!)

夜市的人流很多,所以被擠到熱死的話,就可以買雪糕消暑。

來到戲棚看戲,又怎可能不做「花生友」?吃熱花生就更有風味!

路邊美食,一定有雞蛋仔和格仔餅。

即煎餡餅,內餡有牛油和花生醬,口感很鬆軟。

帥哥棉花糖,不用吃也甜到不行啦!

吹波糖,傳統到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只見攤位阿姨在搓糖,然後在中間吹入空氣,令糖膨脹起來,變成球型,好好玩的樣子。

飛機欖也不是屬於 90 後(生於1990後的人)的東西,不過我看到這個就會想起七十年代電影情節中,總會有人背著綠色的鐵罐,在路上大喊「飛機欖…飛機欖…」,樓上有人要買的話,老闆就會將飛機欖拋到樓上,很厲害的銷售方式。

平常看到的大菜糕多是透明和混了雞蛋的,沒想到還有這種七彩的大菜糕。

這種七彩繽紛的蛋型大菜糕也很受歡迎,而裡面就是我剛才說的那種普通大菜糕,將蛋殼拆開就可以吃。

走過其中一攤是賣糖水的,款式有十多款,不過想邊走邊吃就不太行。

我很喜歡的碗仔翅,不過也是因為太難在現場吃,所以沒有買。

「掃街」必見的清湯魚蛋、咖哩魚蛋、燒賣和牛肉球。

即炒糯米飯,用料十足。

連章魚小丸子也可以在這裡找到。

每個沙嗲串串的攤位都總是排了長長的人龍,沒辦法啦,這真的是百吃不厭,水魷、牛柏葉、魚蛋、腸仔、齋卜…全部都很讚!

因為美食真的太多,所以這次會分成兩篇出版,想繼續和我漫遊傳統美食世界就按【香港】青衣戲棚‧限時地道傳統美食開鑼啦!! (下) 吧。

我的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travelwithstella

【香港】青衣戲棚‧限時地道傳統美食開鑼啦!! (上)

【香港美食】平民價位的大盛日本料理

最近一直在忙著學校的事,連帶壓力也變大,所以近來都沒有胃口,看到平常喜歡的食物也提不起興趣,只好找最愛的日本料理來刺激一下。

剛好在觀塘下班,於是便到附近的大盛日本料理,來一頓超級廉價的日本餐。說它的東西好吃嗎?我又不覺得特別好吃,可是以這麼平民化的價位來說,它的素質絕對不差。想用便宜的價格吃日本菜,大家可以選這家,但如果對於飲食有很高要求的朋友,還是去高價位的正宗日本料理店吧。

是晚和朋友一起,不過我還是覺得沒有胃口,所以點的食物也不多,反正就是簡單地吃點東西,晚上肚子不會餓就算了。

店舖其實很大,可是桌椅擺放設計都善用每一吋空間,放得密密麻麻,所以還是會感覺到有點擠迫。

先來一客海膽赤蝦壽司和三文魚壽司:前者海膽味很淡,幾乎吃不出來,放入口中只嚐到絲絲的蝦味,還好蝦肉夠爽口,拉回不少分數;後者的三文魚長達 15-20cm,整件放在口中的感覺很豐富,而且比想中鮮美,不過略嫌魚肉不夠冷,可能是解凍太久了。

再來一份活間八薄切刺身和帶子刺身:前者口感較結實,魚味要多嚼一會才慢慢浮現;後者帶子味很濃郁,非常新鮮,是全晚最佳的菜式!

燒三文魚腩,外皮脆得誇張,但油脂部份仍然十分嫩滑,兩種不同的口感結合成極具特色的味道,魚油在口中轉動的感覺實在是難以形容,來到大盛日本料理必點!

醬燒三文魚腩加州卷,這比某大型壽司連鎖店的醬燒三文魚壽司做得更出色,不會只有死鹹的味道,配上本身淡味的卷物,味道剛好。

火炙帶子卷,但帶子吃不出有燒過的味道,一般般。

是日大廚推介的大尾魷刺身,口感是偏硬和黏黏的,要花點時間才能完全咀嚼並吞下,而且份量不多,不是特別喜歡魷魚刺身的朋友可以直接跳過這道菜。

我的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travelwithstella

【香港美食】來個休閒的All day breakfast約會‧ The Pudding Nouveau

難得有一天假期,當然要睡到自然醒,然後再外出吃一頓豐盛的大餐。

我除了是一位麵包控外,其實也對「早餐」這種東西有莫名的偏愛,不過對於平常每天早上趕時間的我來說,能坐下來好好吃一份早餐簡直是奢侈中的奢侈。還好近幾年 All day breakfast 的風氣吹到香港,以 All day breakfast 作主打的店愈來愈多,讓我終於能夠在下午也吃得到「早餐」,真的要感激自己住在這個融合世界文化的國際大城市!

這次來到大坑的 The Pudding Nouveau,這家店剛開張不久,但人流絡繹不絕,除非開門時間就到,否則一定要排隊。(聽說有排到超過一個小時,很誇張)

All day breakfast 的餐單會寫在黑板上,不過我完全忘記要拍下來,現在後悔死了。還好上網找到餐牌:A) Full English Breakfast, B) Smoked Salmon & Egg Mayo Croissant with Mixed Salad, C) Egg Benedict with Smoked Salmon, D) Egg Benedict with Parma Ham。

而桌上的餐牌就是甜點類,很吸引吧!可是我這次吃完 All day breakfast 已經很飽,下次去吃甜點的話再和大家分享吧!

Full English Breakfast,沙拉配上黑醋很開胃,而且蔬菜非常新鮮、清脆可口,特別是 1.5cm 厚的煎蕃茄,咬下去的時候會爆汁,讚!炒蛋略嫌太熟,如果能保持少許蛋液會更佳。牛角包牛油味很重,端上桌第一時間就是聞到烤熱後的麵包香味,嗅覺大滿足!至於香腸和茄汁豆,和平時吃的差不多。

Egg Benedict with Parma Ham,這可是我最愛的早餐款式,不過每次吃完都會膩到走不動,這次也不例外。個人很喜歡吃 Parma Ham,所以就點了這款,底層的麵包烤得微脆,加上豐富的醬汁和帶鹹的 Parma Ham,哈哈,心情爽到不行,完全是幸福的感覺!

切開一看,蛋黃源源不絕地流出來,害我手忙腳亂地找相機拍下來,畫面很美,沒想到連視覺也能滿足!

我不喝咖啡,所以最後配上一杯 Jasmine tea 來解膩。Jasmine tea 的香味很重,不用拿到鼻子前就可以嗅到那股花香味,不過可能是太濃的關係,喝下去帶點苦澀,但整體來說還是很不錯,下次一定要來試甜點。

The Pudding Nouveau
地址:大坑京街17A地下
電話:+852 3426-2696

我的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travelwithstella

政治作為一種志業

『政治,是一種並施熱情和判斷力,去出勁而緩慢地穿透硬木板的工作。說來不錯,一切歷史經驗也證明了,若非再接再厲地追求在這世界上不可能的事,可能的事也無法達成。但要作到這一點,一個人必須是一個領袖,同時除了是領袖之外,更必須是平常意義下所謂的英雄。即使這兩者都稱不上的人,也仍然必須強迫自己的心腸堅靭,使自己能泰然面對一切希望的破滅;這一點,在此刻就必須作到──不然的話,連在今天有可能的事,他都沒有機會去完成。誰有自信,能夠面對這個從本身觀點來看,愚蠢、庸俗到了不值得自己獻身的地步的世界,而仍屹立不潰,誰能面對這個局面而說:「即使如此,沒關係!」誰才有以政治為志業的「使命與召喚」。』

1919年,韋伯(Max Weber)在慕尼黑大學發表了這篇名為「政治作為一種志業」的演講。如果有什麼文字可以幫助我們冷靜地、深刻地思考當下的台灣,或許就是這篇將近一百年前演講稿了。

韋伯寫著:

『政治作為一種志業,最主要的,是可以讓人獲得權力感。即使身居正式說來不是很高的位置,那種對人有影響力的感覺、插手在控制人的權力中的感覺、尤其是親手覺觸到歷史性重大事件之脈動的感覺,在在都使得志業政治家覺得自己擺脫了日常庸碌刻板的生活。但是,他必須面對一個問題:憑什麼個人的性質,他才能不負這種權力(不論在個別當事人的情況來說,這權力多麼有限),以及這權力帶給他的責任?在這裡,我們開始進入倫理問題的領域了;因為「什麼樣的人才有資格把手放到歷史舵輪的握柄上」這個問題,乃是一個倫理性的問題。』

『我們可以說,就政治家而言,有三種性質是絕對重要的:熱情、責任感、判斷力。所謂熱情,我指的是「切事」的熱情、一種對一件「踏實的理想」的熱情獻身、對掌管這理想的善神或魔神的熱情歸依。……政治家不在於熱情本身,而是要在用熱情來追求某一項「踏實的理想」之同時,引對這個目標的責任為自己行為的最終指標。這就需要政治家具備最重要的心理特質:判斷力。這是一種心沉氣靜去如實地面對現實的能力;換句話說,也就是一種對人和事的距離。「沒有距離」,純粹就其本身而言,是政治家致命的大罪之一;也是我們新起一代的知識份子,一旦養成便會註定他們在政治上無能的性質之一。因此,問題是熾烈的熱情和冷靜的判斷力,怎樣才能在同一個人身上調和起來。政治靠的是頭腦,不是靠身體或心靈的其他部位。政治要不淪為輕浮的理知遊戲,而是一種真實的人性活動,對政治的獻身就必須起自熱情、養於熱情。但是熱情的政治家的特色,正在於其精神的強韌自制;使政治家和只是陶醉於「沒有結果的亢奮」中的政治玩票人物有別的,也正是這種堅毅的自我克制。要想臻於這種境界,唯一的途徑,便是養成習慣,保持一切意義下的距離。政治「人格」的「強韌」,首要便在於擁有這些性質。』

『準此,政治家必須時時刻刻克服自己身上一種全然平常、全然屬於人之常情的敵人:虛榮。……「權力本能」──如人常說的,乃是政治家正常性質的一個部分。不過,一旦政治家對權力的欲求不再「切事」,變成純粹個人自我陶醉的對象,而不再全然為了某項「踏實的理想」服務,他就冒瀆了他的職業的守護神。因為在政治的領域中,最嚴重的罪惡,歸根究底來說只有二:不切事和沒有責任感(這兩者常常──但不是始終──是同一回事)。而虛榮──盡可能讓自己站在台前受人矚目的需要──在最強烈的時候,會引誘政治家犯下這兩項罪惡之一、甚至兩者皆犯。』

『政治行動的最終結果,往往──甚至經常──和其原先的意圖處在一種完全不配當的關係中;有時候,這種關係甚至是完全弔詭難解的。這完全是事實,甚至是整個歷史的一項基本事態。不過,在此我們不擬去證明這一點。可是,正是由於這個事態,政治行動若要有其內在的支撐定力,就必須要有追求一個理想的意圖。為了這樣一個理想,政治家追求權力,使用權力;但是這樣的一個理想究竟以什麼形式出現,乃是一個由信仰來決定的問題。他追求的理想可以是關於一個民族的、或全人類的,可以是社會和倫理性的、或著文化性的,也可以是屬於此世的或者宗教性的。他可以完全投入他對「進步」(不論在哪一種意義之下)的強烈信仰,也可以冷靜地否定這種信仰。他可以堅持應該為了某一「理想」服務,也可以在原則上否定這類要求,致力於日常生活的具體目標。總而言之,一定要有某些信念。不然的話,毫無疑問地,即使是在外觀上看來最偉大的政治成就,也必然要承受一切世上受造物都無所逃的那種歸於空幻的定命。』

『世界上的任何倫理,都不能迴避一個事實:「善」的目的,往往必須藉助於在道德上成問題的、或至少是有道德上可虞之險的手段,冒著產生罪惡的副效果的可能性甚至於機率,才能達成。……連古代的基督徒也很清楚,這個世界是魔神所統治的,知道捲入政治的人──就是取權力和武力為手段的人──和魔鬼的力量締結了協定,知道就這類人的行動而言,「善因必有善果,惡因必有惡果」絕對不是實情;反之,情況往往正好相反。不了解這一點的人,在政治上實際是個幼童。 』

『任何人,不論其目的為何,一旦同意採用(每個政治人物都採用)武力這種手段,就必須聽任它的特定後果的擺佈。……任何人,想要從事一般政治工作,特別是想取政治為使命所在的志業,都必須先意識到這些倫理上的弔詭,意識到在這些弔詭的壓力之下,他自己內在所可能發生的改變,是要由他自己來負責任的。讓我們再重覆一次:在武力之中,盤踞著魔鬼的力量,從事政治的人,因此是在撩撥魔鬼的力量。』

『不錯,政治確實要靠頭腦,但絕對不是僅以頭腦為已足。在今天這個亢奮的時刻裡──照諸君的看法,這種亢奮,是一次不會「沒有結果」的亢奮(亢奮和真正的熱情,畢竟是會有不同的兩回事)……。在這個時刻,我公開說,我們首先要問,在這種心志倫理的背後,有多大的內在力量。我的印象是,我碰到的十中有九,都是大言炎炎之輩;他們並沒有真正認識到,他們想承擔的事是什麼樣一回事,而只是陶醉在浪漫的感動之中。就人性方面而言,我對這種東西缺乏興趣,更毫無使我感動之處。真正能讓人無限感動的,是一個成熟的人(無論年紀大小),真誠而全心地對後果感到責任,按照責任倫理行事,然後在某一情況來臨時說:「我再無旁顧;這就是我的立場」。這才是人性的極致表現,使人為之動容。只要我們的心尚未死,我們中間每一個人,都會在某時某刻,處身在這種情況中。在這個意義上,心志倫理和責任倫理不是兩極相對立,而是互補相成:這兩種倫理合起來,構成了道地的人、一個能夠有「從事政治之使命」的人。 』

『讓我們約定,十年之後再來討論這個問題。很遺憾,我不能不擔心,到了那個時候,由於一系列的原因,反動的時期早已開始,你們之中許多人以及──我坦然承認──我自己都在盼望、期待的東西,竟幾乎無所實現──也許不能說毫無所成,但至少看起來是太少的成果;到了那一天,如果實情恐怕很難免地真是如此,我個人是不會喪志崩潰的;但不容諱言,意識到這種可能性,也是心中一大負擔。到了那一天,我非常希望能夠再見到你們,看看諸君當中在今天覺得自己是真誠的「心志政治家」、投身在這次不啻一場狂醉的革命中的人,有什麼在內在方面的「變化」。』

【香港美食】重拾華東之旅的回憶‧上海弄堂菜肉餛飩

自從在上海回來後,一直也很想念華東地區的獨有菜式,特別是會爆汁的小籠包和很開胃的酸辣湯。今次趁著考試後的時間來一趟飯聚,和大學同學到天后品嚐這家「上海弄堂菜肉餛飩」。

天后的美食多得很,上海弄堂相比之下顯得毫不出眾,它沒有奪目的戶外招牌,也沒有華麗的裝潢,一切就是平民到不得了。吃的,就是食物的味道,不是環境。

酸辣湯,雖然質感不夠濃稠,不過味道夠重,酸、辣之間配合得剛好,而且非常足料,每一口也能品嚐到香菇、木耳、雞絲…大份量足夠四人享用。

干煸四季豆,非常油膩的一道菜,但個人卻很喜歡,特別是混在四季豆中的肉碎,用來拌飯簡直是一流!

吃上海菜不能缺少的菜飯,不過這家的菜飯質地偏軟和濕潤,未必人人都會喜歡。

西洋菜餛飩,一隻大約半個拳頭大,內餡非常飽滿,基本上每人吃兩隻就夠;而餛飩皮是普通北方水餃的厚度,和廣東的那款不同,所以吃慣廣東餛飩的朋友不要用這來做厚薄標準。個人覺得餛飩不算特別,但如果不夠飽的話還是可以點一碗來試。

無錫骨,為的是嚐它的汁,甜甜的很合我口味,用來沾餛飩 crossover 一下也不錯,不過汁面那厚厚的油脂實在令我有點卻步。

小籠包的皮太厚,而且餡汁不多,做不到爆汁的效果,不過內餡的肉算是蠻好吃,不會蒸過火變成硬肉塊。

四人總算 HK$424,每人才 HK$110 左右,以這個質素來說還過得去。

我的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travelwithstella

【DIY OK】手作折紙太陽花,為彼此帶來更多溫暖吧!

sunflower_01.jpg
折紙這項技藝,除了可以製作DIY玩具,也經常會在人們想表達自己心意的時候派上用場,心裡懷著滿滿的情感,透過實際動手折出具體的形體來傳遞。想表示愛意的時候折個愛心、為人祈福的時候折個千紙鶴,再應景一點,就連清明節都要爲祖先折一些紙元寶…。今天要介紹的紙藝,是近來曝光度很高的太陽花!

閱讀全文

    

打邊爐爭普選?!

打邊爐爭普選?!

 

看到泛民的朋友們,為了爭取普選,進行絕食表決心,是多麼的高尚的行動。但可惜是今次絕食所得的迴響不大,原因可能是:泛民之間對公民提名,還未有共識,而且上海之行又未完成(上海之行,金金絕對反對),究竟你們在爭取什麼形式的普選?實在是沒有人知道!

 

打邊爐爭普選?!

 

在這政局寒冬的情況下,決定舉行一次打邊爐,用暖火來溶化泛民之間的冰牆,令更多市民了解,一個沒有篩選的普選,是多麼的重要,亦可增加佔中的人數,加強談判的籌碼,一起對抗共政,落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光復本土的路線。

 

打邊爐爭普選?!

 

雖然,今天因為天氣關係,不能來到你們身邊,一同為普選抗爭。可幸看到有大批外傭到來支持,包圍你們來吃喝玩樂,證明爭取普選的普世價值是不分國界,金金今天做不到的,外傭們做到了,十分感動!在未來的日子,大家可以一起用大食、絕食、偏食、惜食來爭取普選!俾掌聲鼓勵自己!一起加油!

 

打邊爐爭普選?!

 

重返亞洲與中共覆亡

美國對太陽花學運終於有明確而強硬的回應,「美國國務院助理國務卿羅素(Daniel Russel)前天對中國提出警告,不要對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國家採取類似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的行動,否則美方會遵守捍衛盟國的承諾,採取報復。」[1]細心的讀者一定會留意到「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國家」這句話,這個台灣以外的國家,除了受到中國用人口換血政策困擾的香港之外,還可以指甚麼地方呢?

美國對港、對台的政策,如果抽離美國對華政策的語境,將會變得不能理解。 可是在香港真正能從國際關係的角度去理解本土政治的人實在不多。[2]所以,不論是投共的、反共的、表面好似中立而討厭政治的、樣子頗為甜美而呼籲包容的,形形式式的各路人馬,由於對政局只能有破碎不全的理解,都大大增加了站錯邊的政治風險,隨時要付出難以估計的政治代價。

要理解美國對華政策,先要知道中國對於美國意味著甚麼,遠的毛澤東時期不說,由七九年「改革開放」講起。對於美國來講,中國最具吸引力之處,不是中國市場,而是廉價勞工。對於美國最現實的問題就是如果利用這班「藍色螞蟻」為美國資本家生財。由於已經過了殖民主義時代,美國不可能直接派美國人來華進行殖民統治,所以,順理成章的辦法只能是「以華制華」:香港、台灣的工業家以港台兩地發展工業的經驗和資金為基礎,走進中國替美國做代工工廠管理人。香港人主要管成衣、鐘錶、玩具,台灣人主要管電子製品;而中國共產黨就逐漸當上了美國在華利益的政治代理人,主要管的是維持社會穩定,保證生產。江澤民不是說「穩定壓倒一切」嗎?共產黨做到了,所以,作為犒賞,很多黨員及其家屬都得到了一本美國護照。此外,將中國賺得的外匯購買美債也是頭等重要的政治任務。這樣,中國三十年的「改革開放」,就令美國可以享受大量廉價中國產品,做貿易只要與中國沾上了邊的都成了鉅富,而美國人所花了的錢,透過賣美債很愜意的又由中國回流返美國手上。

可是好景不長,這個局面最終都要打破。中國既用完其人口紅利,資源枯竭、環境污染接踵而來;而美國亦在粉碎了蘇聯之後再不容許有任何「大國崛起」。「重返亞洲」已經是講明的政策,而香港、台灣在圍堵中國的包圍圈中更是不可或缺的一環。所以,港台政局又如果可能抽離中美關係去理解呢?

由於中國對美國的意義已經改變,猜測美國對華政策轉向變得十分重要。對美國來說,假使中國變成南斯拉夫一樣,很可能是最有利的。由種種跡象顯示,美國已經減少對中國工業的依賴,舉個例,如果你有留意西方各大名牌成衣的話,在成衣的標籤上,已經越來越少標註著中國製造。很多工廠都搬了去東南亞如越南、緬甸甚至南亞如印度、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某大波鞋廠也搬了去越南,這都是美國近年逼使人民幣升值的預期結果。[3]美國對中國工業的依賴性減輕了,對中國動亂的忍受力就會增加。中國共產黨由同謀者變成競爭者,對美國超級大國地位越是產生威脅,就越加強美國顛覆中共的誘因。

至於美國如何將中國變成南斯拉夫,那當然不會是派美軍攻擊中國。中國經濟本身就是外強中乾靠投資拉動的虛假繁榮,中國毀滅裝置的開關早就安裝在美國白宮,只要美國減少買債,美元重回上升週期,流入中國套取息差的美元就會蜂擁而出,中國經濟自然會崩潰,人民幣和房地產兩大泡沫將會首當其衝。「牛刀表示,從現在起,美元將瘋狂的出逃中國和其他新興市場國家。在美元加息之前,人民幣出現斷崖式下跌的同時,一線城市房價泡沫破滅,房價不可避免的也會斷崖式下跌。因為,美元出逃將開始賣出人民幣資產的標的(房地產),換成美元回流美國。」[4]隨著經濟崩潰,政治上中國會循民族矛盾和中共黨內派系鬥爭的分歧而四方五裂為多個國家,例如西藏、新疆、兩廣、台灣會宣佈獨立,中原就分裂為幾個軍閥割據的小國。

假使事情真的按照這個猜想進行,香港會有何種結果呢?我推測,美國將會以保護在港美國人和美國利益為借口,派美軍直接接管香港。首先,以香港在東亞中心的獨特地理位置,最適合做美國重返亞洲之後的總部,這是沖繩、關島、菲律賓等地都沒有的地理優勢。將總部設在香港,對美國面對中國未來的政局有近水樓台之利。二來,香港的政治地位獨特,香港既不是如台灣一樣的獨立國家,也不是如上海一樣的中國城市,香港是介於二者之間又同時擁有大量持外國護照者的半獨立城邦﹗只要中國一亂,中央政府瓦解,相信美國會毫不介意明目張膽的將香港變成美國屬地。[5]

[1] 《罕見美助卿挺台灣自治 警告中國如併台必遭報復》,見4月5日台灣《蘋果日報》 。

[2] 沈旭暉說:「至於在香港,一般市民乃至一般政府中人或政客都不認為美國在香港有重要角色扮演。認為美國重要的,一般乃基於下列原因:通過美國與香港的雙邊貿易,調節向大陸貿易『一邊倒』的失衡;又或在保安、金融反恐一類議題和美方合作,共同打擊洗黑錢一類跨國犯罪。」又說:「然而,我們不能否認北京確有相當多人真心相信,政改是中美關係的事;問一些在北京、上海受高等教育的尖子,他們不少也有相近印象。與此同時,我們更不能否認絕大多數港人都真心相信,政改一類議題只是香港內部的事,將之提升到國際戰略的『高度』,只是強硬派自圓其說的藉口。」《北京與香港 兩種美國觀 》,見3月31日《信報》。

[3] 美國減少對華工業依賴的部署幾年前已經開始,緬甸軍政府從前和中共是難兄難弟,幾年前被美國拉攏過去之後美國就取消經濟制裁,相信緬甸的作用就是接收由中國遷出的輕工業,緬甸會重覆三十年前廣東所行過的路。幾個月前的Roadshow就有個特輯講香港工業家去緬甸做開荒牛,他們做的事和八零年代初香港工業家在廣東所做的一模一樣;而近幾年在東莞做管理工作的香港人也有不少相繼失業;大量工廠倒閉也令香港的空氣污染改善了不少。迫使人民幣升值的聲音也聽不見了,換來的是對人民幣單邊升值期望的終結,即是說,預期的結果已經發生,可以收手了。政治嗅覺靈敏的話你一定會覺得有大事要發生。

[4] 《人民幣貶值創新低 6惡果恐致5行業破產潮》,見4月1日《大紀元電子日報》。
對危言聳聽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看看牛刀的諸篇評論:
3月24日《人民幣大跌就是大崩潰
3月31日《貨幣混戰直接導致泡沫破滅
3月20日《人民幣和房價會出現斷崖式下跌
3月27日《中國房價為什麼會斷崖式下跌?
3月29日《中國會再次刺激經濟嗎?

[5] 香港的聯繫匯率,為甚麼這麼多年來不「政治正確地」改為與人民幣掛鈎呢?為甚麼這麼多年來不為了增加穩定性而與一籃子貨幣或一籃子商品掛鈎呢?為甚麼只是鈎死美元一種貨幣呢?因為在香港真正的「話事人」就是美國,香港在經濟上其實只是美國的屬地。另外,相信不會有很多人會想到美國要佔領香港,陳雲先生可能是少數的例外,陳先生說:「中共倒台之日不遠,各位臥底好自為之。中共倒台之後,由於主權國不再存在,香港廢除《基本法》若干條款之後,進入城邦獨立狀態,由美國及英國軍事保護。期間,中共政要及商家鉅子將在香港落腳,遙控大陸。香港城邦政府將要求中共交出在港府各機關及民間組織潛伏之共黨線人之檔案,以便肅清匪類。屆時,香港依照美方的協商而設立軍事法庭或人民法庭,在香港或海外審理案件。故此,三年以來,我不時呼籲在港之共匪,包括左膠及輿論寫手,及早回頭,及早自行離開香港。《易傳》說,天地之大德曰生,此乃我的大慈悲。」見4月1 日陳雲的面書

20140406 立法院長王金平聲明稿全文

Photo Credit: 台大新聞E論壇

Photo Credit: 台大新聞E論壇

金平在此鄭重向各位報告:

一、關於學生關切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審查所引發的衝突,其爭議根源起因於各黨團對於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處理程序之歧異。金平面對爭議,從未迴避,自3月19日起,即兩次促成國民黨曾秘書長和民進黨柯總召面對面溝通,並不下十次徵詢朝野各黨團意見,更六度召集黨團協商,窮盡各種途徑溝通協調,極力化解歧異,但各方均未能放下己見,致無法達成朝野共識,對於國人的深切期許,金平深感憂心與歉意。

二、國會之所以是民主的殿堂,不在其莊嚴的建築,而在於能夠充分反映人民的聲音。同學們在議場為多元意見發聲,雖手段與目的間之妥當性,各界容有不同看法,但已啟發國人省思民主的真諦。同學秉持理想擴大公民參與,金平不忍苛責,惟請同學慎思:各位長期佔據議場導致許多議案無法審議,影響國計民生,這絕非國人所能接受。金平呼籲同學,「帶著理想向前行!」,回到自己的崗位,努力充實,發揮你們堅定、溫柔、理性、和平的力量,讓全世界敬重我們民主涵養的深度與廣度。

三、立法院是合議制機關,代表人民行使立法權。院長經由委員互選產生,其法定職權除綜理院務外,主要在主持院會及黨團協商會議。在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審查未獲共識前,考量整體社會成本,金平秉持院長職權,鄭重向各位報告:在兩岸議監督條例草案完成立法前,將不召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相關黨團協商會議。

四、國家的發展與穩定,取決於政黨的氣度、在野黨的智慧與國人的支持。經過這次淬煉,我們當記取教訓,省思未來國政的推動,更要體察民意。在此關鍵時刻,金平希望同學們尊重各界聲音,也盼各界給予學生包容,使本次爭議和平落幕,讓大家一起攜手向前行,台灣加油!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王金平承諾「先立法再審查」國民黨團:感覺被出賣

Photo Credit: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

Photo Credit: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

今(6)日上午,立法院長王金平偕朝野黨鞭到議場外廣場表示,贊同學生公民參與的舉動,國會本來就是代表人民聲音的地方,但同時認為學生占領議場,會影響國際聲譽以及議案審議,呼籲現場同學退出議場;王金平並進一步承諾「金平秉持院長職權,鄭重向各位報告: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完成立法前,將不召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相關黨團協商會議。」(聲明稿全文

對此,總統府發言人李佳霏表示,馬總統事前不知;國民黨立院黨團書記長林鴻池指出,事前王院長並未與朝野黨鞭討論。

林鴻池在下午1點30分緊急召開記者會回應,連副院長洪秀柱也不知情,他指出兩岸服貿的審查,涉及執政黨整體政策,黨團也做了決議,有關監督機制跟服貿審查是可以並行的;國民黨團首席副書記長費鴻泰也非常震驚,甚至認為「感覺整個黨團被王金平出賣了」。

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事後認為,王金平在歷史時刻負起政治人物該有的承擔,這代表整個學生運動的大勝利,也是台灣民主發展的重大轉捩點。

柯建銘表示,服貿問題顯現出當前國家法制上的不合理,牽涉到整個憲政改革及台灣的國安問題,例如選罷法的門檻高,一定要改革;另外也呼籲馬總統辭掉黨主席,不要再用黨紀威脅黨團成員,讓黨員可以站在人民那邊。

經過20天守護議場,議場內學生代表也召開「島嶼終於漸漸天光」記者會表示,對於王院長在其職權內就「先立法再審查」做出承諾表示肯定;並呼籲朝野各黨團都應具體落實,呼應王院長聲明,並落實國會自主及國會監督之憲法職權,林飛帆也同時向所有積極參與以及默默支持這個運動的夥伴們表達最高的敬意。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