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中港矛盾」的問題核心

對於最近的「中港矛盾」話題,我實在是沒有力氣動筆再寫下去。從收回單程證審批權,到人口上限,到種票,到假結婚,到資產審查,到現在窮人有沒有責任跟本地人結婚,龍門搬來又搬去,移動速度之快,距離之遠,我想祇有跟宗教人士的爭論可與之相比,亦有過之而無不及之處。

他們說這麽多,其實就是不想看到大陸居民,不管他們是持單程證還是旅遊證件,是家庭團聚還是公幹留學。他們認爲所有大陸居民都是次一等的物體,但在正式場合又不能明確說出口,會被人說他們歧視,所以祇能躲在各種藉口背後繼續發表這些内裏充滿仇恨的言論。

如果真要說政策問題,方法是絕不一樣。要說政策,首先我們要明白制度怎樣運作,有什麽是不能和不應改變的,例如法治和人權,然後再去考慮問題核心是什麽,根據這個核心去調整政策。就像醫生動手術一樣,如非必要,他不會將整條手臂切下來,而是祇會將對身體有害的組織切除,將影響減到最少。

如果說大陸居民來港購買引起通貨膨脹、物資短缺、資產價格上升的問題,那是其實是出口過多的問題。解決方法就是降低出口,香港可以提高匯價來提升外來者購買貨物的價格,以此降低出口量。如果是說醫療服務不足,那香港可以增加公營醫療的撥款,甚至將公營醫療變爲公營的醫療保險,合資格的香港居民免費使用,而外來者祇能使用私營醫療服務。如果是外來資金過剩,香港應提高利率以緩和經濟。如果是租金大幅上漲,政府再不施行租金管制的情況下,可以增加物業增值稅加租金稅,甚至財富稅去阻止某些人的「尋租行爲」,從而減少負外部性。這些方法都不需要排除什麽人,更不用提出什麽「蝗蟲論」,因爲它們是針對問題核心而作出的對策,而非針對人。

至於持單程證的人,這又是另一個問題,不能混為一談。持單程證者,因爲配額的關係,等候時間甚長,這除了減少家庭團聚的利益之外,更會延遲他們融入社會的時間,減少他們的整體能力/人類資本。如果出發點真的是要保障家庭團聚的權利,希望單程證人士融入社會,「爲社會提供更多貢獻」,正確的對策是減少等候時間,廢除配額,增加幫助他們融入社會的開支,例如開辦語言、生活文化、制度法律、就業技能、同等技能認證等計劃和課程,增加他們的社會流動性,讓他們更早、更容易融入社會,這樣他們就可以「自力更生」,而不用依賴社會福利。

如果是覺得這樣會增加政府開支,那正確的對策和要求就是改革稅制和福利制度。先將政策按照目標與所期待收益分清楚,按照收益提供適當的財政支持,然後在增加稅率的累進幅度,讓富裕的人承擔他們應有的責任,因爲他們能從社會身上獲得更多。這樣的制度改革對社會所有人都有好處,因爲對教育、醫療、就業計劃、兒童津貼的支出是所有人都能獲得的福利,而這些開支實際上是一種投資,而不是單純的支出。

也就是說,這些大力爲「中港矛盾」煽風點火的人,其實說了幾個月都不能提出一個正當、能夠針對問題核心的政策來,以爲自己說了一堆無知言論就是「政策討論」,也以爲他們的所謂「政策」真的能掩飾他們的歧視和仇恨心理,就跟掩耳盜鈴沒有任何分別。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中大本土學社Facebook專頁)

原文刊於此

晴天 OUT!(指門外)偏愛極惡天氣的婚紗攝影集

article-2534771-1a6751db00000578-875_634x411.jpg
大家都說拍婚紗如果遇到了下雨起霧或是陰天,就勢必要請新人們移駕到室內拍攝,才不會白白浪費了畫了一天的妝、選了好久的婚紗禮服,對於比較喜歡拍風景的新娘來說,下雨、陰天根本超級掃興,原先興致勃勃拍照的心情也先被打壞一半,但是在美國有幾位攝影師偏偏不愛大晴天,就是要選在下雨下雪的日子進行這等大事!

閱讀全文


    



手掌即錢包:PulseWallet 讓你用靜脈付款

手掌即錢包:PulseWallet 讓你用靜脈付款

pulse_lead_large_verge_super_wide

「張開你的手掌。」
「掃描……」
「拿開你的手掌。」

這就是用 PulseWallet 付款的全過程:掃描使用者的靜脈,然後自動讀取信用卡訊息,完成付款。使用者自己的手就是錢包。

PulseWallet 是一台內建了生物特徵的信用卡終端,它能以內建紅外線照相機拍攝使用者的靜脈,然後與使用者的信用卡進行綁定。完成配對後,使用者便可以直接使用手掌掃描完成付款。商家可以將 POS 機或收銀機與 PulseWallet 搭配。人與信用卡的綁定非常簡單,首先在 PulseWallet 刷卡,然後伸出手掌掃描靜脈,輸入手機號碼,點擊 finish 便完成綁定。

pulsewallet

The Verge 在試用了這款機器後表示,PulseWallet 雖然不像矽谷公司 Coin 或 Square 擁有極佳設計,但它很實用。「它具有非入侵性,能夠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識別使用者身份。在 Touch ID 的時代,PulseWallet 的方式非常新鮮。」

PulseWallet 的 CTO Matt Saricicek 仍然記得自己第一次看到 Google Wallet 的行動支付的產品後的失望。「為什麼我們必須提供一些東西來證實自己的身份?而這個東西不是自己。」

經過對市場上的付款產品的失望,Saricicek 和同學 Aimann Rasheed 萌生了一個想法:為什麼我們不能用手指完成付款呢?

幾個月後的 CES 2012 上,兩人首次將基於日立靜脈 ID 技術的付款系統搬上展會,然而鮮有人問津,脈搏 ID 的精度並不如兩人期望的精準。

隨後兩人找到了富士通,這家公司的 PalmSecure 技術基於相似原理但是不是掃描手指,而是整個手掌。由 PalmSecure 生成的紅外圖像可以轉換為生物特徵模板,並儲存在雲端。因此,即便在不同的 PalmSecure 終端機上,系統都可以完美地比對使用者的數據。Saricicek 表示,大部分人的靜脈特徵基本保持不變,因此不必擔心重新輸入的問題。目前,這項技術的精準度已達 99.99992%。

pulse_3

儘管 PalmSecure 技術早在 2005 就已問世,但除了富士通的幾款筆記型電腦,此一技術並沒有在大眾市場產品中得到普遍的應用。

付款或許不是 PulseWallet 的終點,公司希望未來人們可以不必使用卡片開啟飯店房門,而是簡單地伸出手掌。

事實上,我們很容易可以看出,PulseWallet 流行的前提無非有兩個:一個是他們的付款終端機要有夠多人使用,一個是擁有海量靜脈 ID 的雲端資料庫,以便隨時比對身份。現在的問題在於,在國安局「PRISM」計畫已經引起民眾對使用者隱私的高度重視的情況下,人們是否願意將自己的靜脈 ID 訊息儲存在雲端?

Saricicek 解釋說,PulseWallet 的靜脈數據都是儲存在亞馬遜伺服器,其中最核心的部分非常安全。Saricicek 聲稱,即便駭客能夠得到這些使用者數據,也是毫無意義的。「沒有人擁有靜脈數據庫。」

Saricicek 堅信「生物特徵就是未來」。「現在我們可以使用指紋解鎖手機,我們開始變得懶惰了,我們渴求便利。」

PulseWallet 夠方便,但這並是不決定它成功與否最關鍵的部份,PulseWallet 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建立一個具有公信力的認證平台,並說服不計其數的零售商採用他們的技術?

地圖上的權力:世界為什麼需要「開放街圖」?

地圖上的權力:世界為什麼需要「開放街圖」?

螢幕快照 2014-01-08 上午9.45.15

此文發表在 Gizmodo,原作者是一名駭客 Serge Wroclawski,他是 OpenStreetMap(中譯「開放街圖」)的創立者,OpenStreetMap 美國組織的建立者,華盛頓特區及 OSM 紐約市的召集人。自稱是一名有道德、要改變世界的駭客。

每次當我向別人談及「OpenStreetMap」的事情時,他們都無一例外地發問,「為什麼不用 Google 地圖就好?」從實用的立場,這是一個很理性的問題,但最終這不僅僅是一個實用主義問題,而是我們想要生活在哪種社會的問題。我第一次談及這個話題是在 2008 年首屆繪製華盛頓特區地圖的 MappingDC 會議上。

19 世紀時,人們在時間問題上抗爭,不是他們擁有多少時間,而是現在到底幾點的問題。那時候有鐘,每個城市有它自己的「當地時間」,每個城市的人們可以看鐘獲知時間,此外,還有教堂的鐘。再就是鐵路時間,最後有了格林威治時間成了世界標​​準時間,今天絕大部分人把時間視為永恆,不會再看做其它。在美國,時間問題在鐵路首次普及,之後又伴隨大學、巨型城市而解決。

而讓現代人困惑的是地理位置,每個人都在尋找精準的地理訊息。Google 每年花費 10 億​​美金維護它的地圖,而這還不包括花費 15 億美金收購的 Waze。Google 是目前唯一一家試圖擁有所有地方地理數據的公司,同樣還在努力的有 Nokia,它收購了 Navtek/TomTom/Tele Atlas 試圖進行數據整合。所有這些公司都想變成精準的地理訊息來源。

這也是為什麼地面上的訊息變成了一個巨大商機。而隨著每輛汽車裡面有 GPS,每個人口袋裡面有智慧型手機,向人們提供你在哪裡、可以去哪裡的之類訊息的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

既然有這些公司,那為什麼我們還需要一個 OpenStreetMap 這樣的專案呢?答案很簡單,作為一個社會,不應當由一家公司在地理訊息上壟斷,就如在 19 世紀不應當有一個機構在時間上壟斷。地理訊息是共享資源,當你將所有權力給予一個單獨的實體,你給予他們的就不止是你的地理位置,更是在塑造它。總之,有三個問題值得我們關心:

  • 誰決定地圖上應該顯示的內容
  • 誰決定你在哪裡以及你應該去哪裡
  • 個人隱私問題

誰在決定 Google 地圖上要顯示的內容?答案顯然是 Google 自己。在 2009 年的時候我參加過一個地方政府會議,發現與會者很關心這個問題,因為 Google 決定了哪些商業訊息會被顯示在地圖上。自從政府保持中立,地圖業務外包後,控制權就交給了第三方,他們有理由去關心這些問題。

Google 未來將地理訊息搜尋結果商業化,甚至推出付費結果,或優先為訂閱使用者服務,似乎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他們沒有這麼做的話,就不會有我在家附近搜索「早餐」時第一個結果跳出來的就是「Subway 餐廳」,哪裡會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當然 Google 不是唯一的地圖提供方,這只是一個例子。關鍵是,不管提供方地圖是誰,你都交給了他們控制權,讓他們決定哪些是優先呈現的訊息,哪些根本不會顯示。

第二個關心點是地理位置。誰在定義你的周邊環境,或你是否應當去那裡。這個問題是由 ACLU(美國自有公民聯盟)提出的。作為地圖提供方演算法的一部分,他們提供你駕車、騎車、步行路徑方案,讓你使用他們確定的安全的、或危險的鄰居環境訊息。這裡的問題在於「誰在用什麼確定這個周邊環境安全或不安全,或安全僅僅是為了一些邪惡目的而存在」的程式文字。

目前 Flickr 借助使用者透過 API 上傳的照片來收集周邊訊息。他們用這些訊息為你的照片貼標籤,但也有另一種可能,就是他們會以一種更精妙的方式為了影響從交通方式到地產價格等任何事情而使用這些周邊訊息,因為當地圖提供方足夠強大的時候,他們就變成了「真相」的來源。

最後,這些地圖提供方在你可能不同意的情況下,存在收集你地理訊息的動機。當你在用 Google 及 Apple 他們服務的時候,他們就在收集你的地理訊息。他們能夠用這些訊息去改善他們地圖的精準性,而 Google 很早就宣布他們會用這些訊息去跟踪你去的地方與搜尋結果之間的關聯性。全球有 5 億部 Android 手機,這是一個巨大的基於個人層面涉及到人們散步、去工作、去看醫生、可能參加一個抗議活動等這些具體層面的訊息收集。不管他們宣稱他們是怎樣的博大,我們肯定不能忽略如此巨大的數據掌控在一單獨實體手中的社會意義。有些公司像 Foursquare 是使用遊戲化的方式去掩蓋實際上大規模的地理訊息收集工作,甚至 Google 也用《Ingress》這款虛擬現實地理遊戲來收集訊息。

現在我們識別出了問題,那麼我們可以看看 OpenStreetMap 如何解決?在地圖內容方面,OpenStreetMap 即是中立的又是透明的。OpenStreetMap 是一個類似維基的世界,任何人都能編輯的地圖。如果一個商店在地圖上消失了,它也還可以由店主或其它使用者加回去。在展示方面,創造地圖的每個人或公司都可以自由的將它渲染成他們期望的樣子。OpenStreetMap.org 主地圖本身是使用FLOSS(Free/Libre Open Source Software)來建立軟體的,並且它擁有充分授權的任何人可以創建的樣式表。而且,用心的人可以基於同樣的數據創建屬於自己的地圖。

同樣,對於 OpenStreetMap 最流行的路由是 FLOSS,即使一家公司選擇另一種軟體庫,一個使用者總可以自由的使用他們自己的路由軟體,並且基於同樣的數據對比路由實現結果很容易找到差異性。

最後,開源道路地圖的數據,使用者可以自由的下載部分的或所有的離線地圖數據。這就意味著你無須將自己的地理數據給到任何人你都可以使用開源道路地圖去進行導航。

左翼的存在,就是保證老男能娶少女嗎?──回應林兆彬《綜援不是送魚》

林兆彬日前的《綜援不是送魚》一文,分別從擠迫論和基層男士責任論,駁斥譚凱邦減少輸入新移民的主張。本人認為林兆彬的說法錯誤百出,願與各位讀者商榷。

擠迫論

首先,林兆彬認為房屋不足,是基於政府辦事不力,新移民不是因素。我同意政府的決策失誤固然是其中一因,然而新移民也絕對是令問題更為嚴重的成因之一。目下香港的公屋輪候個案已達23萬個,不論政府如何努力,要滿足現有短缺也不是一時三刻的事。若我們繼續每年輸入5萬名新移民,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問題只會更為水深火熱,對本地居民實屬不負責任的做法。

更何況,政府是否能滿足不斷上升的房屋需求也屬疑問。拙作《商榷香港的承載力》曾經指出,啟德發展區只有3.03萬個公屋單位,那23萬個則需7.7個啟德,我們現時根本仍找不到這許多土地。更何況左翼一向主張,要讓窮等人家住在市區,試想像在市區找這7.7個啟德,簡直是天荒夜譚。若再增加新移民,所需土地還不止此數。希望左翼能切切實實,指出香港在哪些地方有這許多土地,可以容納這許多人──荒山野嶺、偏遠如沙頭角、綠化如農地等可不能算數。切忌順口開河,人吸納了,卻原來沒有房屋和土地,令一眾本港年青人以及新來港人士上樓遙遙無期,製造人間痛苦。

我亦想特別指出,左翼一直只是說新移民不是房屋緊張的「所有原因」,然而我們想說的是,那雖不是所有原因,但卻肯定是「其中一個原因」。左翼其實是牛頭不搭馬嘴。

基層男士責任論

其次,林兆彬認為老夫少妻無可厚非,那是婚姻自由,別人不得說三道四。我想指出,結婚本來是兩個人的事,但如果是次結婚,會為他人帶來損害,包括要其他香港人辛勤工作,以綜援方式來捐助這段婚姻,以及包括令其他香港人承受更擁擠的生活空間,那他們出於自身利益受損,就絕對有權過問。左翼不過是要求他人即使受到侵害,也罵不還口,打不還手,任由宰割罷了。但這是否身為一個愛護香港的香港公民應有的態度,實在值得質疑。

譚凱邦勸勉港男及早求偶,以增加成功機會,我也並不完全同意。因為老男也可以找老女嘛,一樣很匹配。但譚凱邦其實正是想指出,那問題正正源於這些老男卻想找少女。如果你想找少女,那自然應趁少男時候做,因為我們想像不到少女會喜歡老男,至少那機率不高。這不是年齡歧視,而是物以類聚,一般情況下人們會喜歡與自己年齡、背景、興趣相近的人。

香港的老男要娶少女為妻,本來就違反自然,唯有以中港經濟實力不平衡的優勢,來娶大陸的少女。左翼力保單程證和新移民綜援制度,說穿了就是為了去保證老男能夠娶得少女。但難道這就是左翼的存在意義?而對於這類婚姻我們其實也不樂觀,那總是不太正常。事實上,老男如不是偏要娶少女,在香港根本不乏機會,因為眾所周知香港適婚年齡女性遠比男性多,男性已是很有優勢。根據2011香港人口普查,30歲至49歲的男性有996,525人,而同齡女性則有1,182,887人,是項數據已扣除外傭。若還要大量輸入大陸新娘,那只會令男女更不平衡。事實上今天的這種失衡,正是單程證制度多年來所造成的惡果。

而說到最後,左翼只懂說美好的一面,讓老男娶得少女,但造成的問題呢?港女的出路呢?其他納稅人要以綜援去支付其開銷呢?香港的空間擠迫更趨惡化呢?如果左翼要只說美好的一面,又要牛頭不搭馬嘴,那的確是永遠都有文章可以寫。

(圖表來源:香港人口普查

綁鞋帶的石頭?哥倫比亞的奇妙景點 El Penon de Guatape

el_penon_de_guatape_1.jpeg?itok=bKkNY5Qt
位於南美洲的哥倫比亞除了有好像很危險的內戰和好好喝的咖啡之外,也是相當知名的旅遊景點,像這座造型奇特的石頭山就是一例,位於北部瓜塔佩地區,高聳於地面之上的瓜塔佩巨岩(El Penon de Guatape) 可說是當地的驕傲,因為它不只是大自然的奇蹟,還有那座人工修築的瘋狂Z字型階梯,光看就忍不住腎上腺素飆升!

閱讀全文


    



我的夢想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odd Binger)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odd Binger)

 

「我的夢想」,基本上任何國家的小學也會寫這樣的題目。姑勿論當中有什麼陰謀,本質上也為小朋友拓寬了「目標」這個想法。當年我寫了什麼,現在也記得很清楚。當年無線正在播<烈火雄心>,男孩子就是喜歡帥氣,理所當然就以消防員為題目。

然而,愈接近升中,就愈發現當中有很多問題。首先,個人先天心臟很弱,雖則還沒到「病」的地步,但是體力勞動為主的工作最好避免。更重要的是,自己完全沒有「救人」的心。路上有人跌倒當然會上前扶助,不過完全出於家庭教育,心裡丁點激動都沒有。以這種半吊子的心態當消防員真的好嗎?顯然是否定。

 

中學前段的生涯,開始陶醉入另一個夢想。當不成體力工作,那就乖乖坐在實驗室好了。做個科學家,就是當時的夢想。其實也無他,純粹是當年科學科的成績比較優秀罷。優越感帶來的動力,大商人的行動也充分說明也可以成功。

時間一點點過去,成績開始退步,優越感當然也開始淡退卻。但是面對這種情況,自己卻沒半點動搖。成績當然沒好過,課堂的內容變成火星語,這個夢想亦到了不去記憶就會忘卻的地步。優越感所成就的動力,是多麼的脆弱,現在回想起來切實的感受到。

 

成年人可以借酒消愁,但現今社會的非成年人應該不可以。那段時間就開始沈迷遊戲、動畫之中,久而久之,也成了興趣。曾幾何時讀過一篇文章這樣說:夢想和興趣是連結的。說實話,對於這篇文章的記憶已經很模糊,但對於失去目標的年輕人來說可說是當頭棒呵。既然那麼喜歡,不如跳進去製作圈內。那段時間開始,不停的接觸有關工作的資料、要求。或者想說,當個配音員也不錯。

不停否定自我的那個我又來了:你想做的真的是這種事嗎?大概不是,這是思索良久的回答。回憶起來,我喜歡的,並不是所謂的配件,而是更重要的核心。假若只能站興趣的周邊,那根本是折磨,這和男女感情一樣。雖然範圍正確,或是方向還是不對。

那我想要什麼?我真正喜歡的又是什麼?經歷多了,開始明白,我喜歡的,是故事。我喜歡各種各樣的形式的故事,不論是散文、小說、漫畫、動畫、遊戲,通通都喜歡,能夠感受到其他人的心靈這點最讓我喜悅。我開始寫作,開始寫短文、小說,寫了一篇又一篇,連A Level都不顧的去寫,甚至決定去台灣學習。

 

三年?可能是四年的時間,日日浸淫在文字之中,知道了現實的殘酷。所謂的殘酷,不是物質上面,是更為無形的;也不是精神,是更為實際的,那就是才能。日子裡,不停的讀,不停的寫;看不同的文章,寫不同的題材。但是發現的,是我寫出來的,連自己都不能接受。遠遠比起其他人的,更為粗糙、更為幼嫩。我能為我的興趣做到什麼?

問題,到下筆的現在還沒有解決。可能,比起追求夢想,了解什麼是夢想更為困難。夢想是職業嗎?夢想是興趣嗎?二十餘年的人生也沒能回答出來,在人世中浮浮沉沉。或者像動畫舊版《鋼之鍊金術師》一句說話:「夢想是辦不到才是夢想,辦得到的不過是目標。」

 

2013 香港政壇頒獎禮

成龍 9GAG

 

前言

一直以來,香港政黨發展不成熟為人詬病,保皇黨中人甚至以此理由來解釋香港實施普選後的危機,藉以延遲香港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權利。一年又過去,香港各政黨及政治人物究竟是步向成熟,還是繼續內訌,跟市民的意見越走越遠?

此頒獎禮共分為政黨及政治人物兩部分,而獎項由達時製作評審委員會各成員投票選出。得獎政黨或人物,並不等於本委員會認同其政綱及理念。

 

自由黨田北俊良知行動小巴廣告

 

最佳進步獎(政黨) — 自由黨

評語:其實唔係自由黨做得好,只不過今年其他政黨不但沒有進步,很多還在走下坡。臨近年尾,自由黨發功,成功將其代表商家的形象抹掉,轉而跟不少香港人連成一線。例如反對新移民未夠七年就享有福利等政策,比泛民的本土派企得更硬。難怪部分網民有改變立場的傾向,對自由黨抱好感,甚至表示可能下次會投票給他們。

此外,自由黨青年團主席李梓敬更是旗幟鮮明,誓要將自由黨「活化」成全港唯一右翼政黨。在左膠當道的香港,這樣的反「左膠」立場,當然有人Buy。截至2013年,自由黨的年輕化工程看來還算成功

提提大家,自由黨是反對同性婚姻,而且只會顧及自己(商家)的利益,假若他們的勢力增強,地產霸權更難打倒,功能組別千秋萬世也是必然。大家決定是否支持自由黨前,真係要諗清楚、諗清楚、諗清楚。

後記:我相信「絕地反擊」。在安全、舒適的環境裡,大部分人都不願冒險,怕因小失大。直至快要絕望,人們才會放手一搏。自由黨經歷幾年前退黨潮(後組成經民聯)後,近來又被政府孤立,已沒有退路,只得放膽去做。

 

(本報技術總監羊子製作)

(本報技術總監羊子製作)

 

最接近死亡獎(政黨) - 民主黨

評語:三個字:死不悔改。2010年支持政改,俾人狂鬧,就擺出一副Who fucking cares串柒柒的態度。到了2012立法會選舉,兵敗如山倒,卻仍然不肯認錯。再到2013年,先有劉慧卿指不用堅持公民提名(),繼而出現蔡耀昌

硬撐新移民拎福利。來到年尾,仲未柒完,還要係路姆西過哂氣一段時間之後,才「懶潮懶型」推出路姆西紙模型。Out哂啦,柒頭!大家不妨猜猜,2016年立法會選舉,民主黨還能爭到多少席。

後記:我真心奉勸各位民主黨年輕黨員,及早退黨保平安吧。留在這個黨,也沒有意思,畢竟人瑞也是人,都愛權力。

 

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袁主席FB 圖片)

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袁主席FB 圖片)

 

Rest in Peace(政黨) — 人民力量

評語:現在有請各位為人民力量默哀一分鐘。曾經,這個聯盟(他們曾堅稱自己不是政黨)也算風光過,兩年前立法會選舉拿到三席,而九龍東的光頭達也「只差一點點」就能搭上尾班車。只是一年後的今天,此聯盟在市民及傳媒界眼中,已經接近消失。

黃毓民退黨,等於殺死了這個由他親手創立的聯盟。陳偉業及陳志全,力量極為有限,一旦失去了毓民的號召力,哪怕袁彌明再靚再性感,都係無用。人民力量的死因,我不說了,大家可以看看這篇文章

Rest in Peace,呀,唔係,係Piece至岩!

 

鍾樹根議員在 NOW節目上口快快,講了「梗撚係」

鍾樹根議員在 NOW節目上口快快,講了「梗撚係」

 

最柒政客 — 鍾樹根

評語:要令大家失望,呢個獎既得主同上屆係一模一樣,無驚喜。不過唔好怪我地評審委員會,因為要揀最柒,就一定係佢,別無他選! 又係年尾發功,Tree Gun以「肯撚定」及在立法會向王維基喊「收皮」而大熱跑出。

後記:或者有人問,其實講粗口或者粗俗說話,你地既長毛、毓民都講唔少啦,何解要拿樹根來玩?重點其實在於一個人能否爆粗收放自如。長毛、毓民爆粗,不是在網台(一個較私人的空間),就是故意在立法會以粗口諧音來表達不滿,全部都是故意的。但樹根的情況卻截然不同。只要細心聽,就會知道他是Slip of the tongue,控制不了自己的嘴巴。

 

自由黨

 

最小學雞政客 - 符傳富

評語:或者你已經唔記得左呢位符生,又或者你根本唔知佢係邊個,咁我就用呢篇文章來話俾你知。我們要多謝符先生,讓大家回到小學年代,選班長就選成績最好那個吧。至於成績最好,是否等於做班長做得稱職,小學雞又怎會去理會?回到現在,為什麼參選區議員,符先生要炫耀自己的會考成績?除了自己柒之外,當然有其他原因啦,咪就係香港人Buy呢一套囉。成績好就係叻仔,代表做乜都得。

後記:事隔幾個月,符生輸就輸到仆街,我都無謂再恥笑佢。我只想說,呢個社會已經病得好嚴重,可以用變態來形容。無學歷,就無前途。這個社會,已經容不下讀書以外的其他渠道來取得成功。結果,每個小孩也要贏在起跑線上(學業方面),幼稚園已經教你串Precipitation、寫「和藹可親」,唔知過左十年之後係咪幼稚園已經教人寫論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總結

當自己越去嘗試了解社會,就越能看到這個社會的黑暗、悲哀。回歸後的第十六年,香港就只有差下去,沒好過。我終於明白「我討厭政治」的港喱心態,畢竟埋首工作、不知不覺做奴隸,也應該比發現世間醜惡更好過。

這種無力感,再次籠罩著全身,讓人苦惱。

 

 

PS. 達時製作評審委員會成員包括:達時製作創辦人、達時製作主席、達時製作行政總裁、達時製作財政部主管、達時製作總編輯、達時製作康樂部主管、達時製作宣傳部主管,以及達時製作人力資源部主管。1

 

PS2. 達時製作係唔會分豬肉的,今年無獎的政黨、政客,今年請努力。

 

PS3. 最近睇緊史兄既《婚姻這種邪教》,我真係中左佢既邪教啦,連寫文都無端端會加「哈哈哈哈哈哈哈」,變左做May姐。

 

  1. 編按:你地都好大規模,排得住腐人霉體

專員犯險揭無良寵物店 警方行動涉處理失當

早前, 從網絡的消息得知, 大埔寶湖路的一間名為「貓狗物語」的寵物店地鋪閣樓, 經常傳出吵耳的狗吠聲.相連單位的後巷更不時傳出陣陣的異味。因此, 我於上個星期六(12月28日) 到達上址, 發現地鋪的大閘已經關閉, 逐致電店內鄭姓東主, 他於電話中表示有貴婦狗出售, 隨後便讓我進鋪選貨。

滿身異味毛髮打結 2 呎籠困 3 頭貴婦犬

店主走上閣樓, 分別單手取下3 隻貴婦狗給我過目, 眼下的貴婦犬精神雖然尚算活潑, 但身上卻充滿大小二便的異味, 而且毛髮嚴重打結。坦白說, 狗場、獸醫診所、社區中…..遭遇較牠們更淒慘的情況比比皆是, 斬腳、輾肚、穿眼虐待動物個案更是司空見慣, 但你無法預期及接受, 一所受漁護署定期「監管」和巡查的寵物店, 所兜售的寵物,情況郤可如此糟糕! 更教人不安的是,聽着樓上不絕於耳的狗吠聲,腦袋早已幻想得到,內裏環境想必異常惡劣。

經過一週的商討和部署,前天(1月5日)約黃昏 4 時半 , 我連同兩名友人再到達上址,地鋪依舊關上鐵閘,我從後門走上店鋪閣樓視察貴婦犬飼養情況。打開那扇木門,濃烈的便溺異味已肆無忌憚強姦着我的嗅覺,20 平方米的板間房擺放著約 40 頭大小不一的貴婦犬!在殘破狗籠互疊的情況下,一個 2 呎 乘 1 呎的狗籠空間下竟可擺放3 頭中型貴婦犬,生活和衛生環境, 可以說是與煉獄無異。概觀各貴婦犬的身體狀況,沒有明顯的創傷或欠缺糧水,幹!根據過住經驗,心理已盤算根據現有169章 《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這情況未必能成功控告店東虐待動物。於是當下,再與店主攀談及檢查,得知好幾頭的超過五個月大的貴婦犬身上,並沒有發現登記晶片。

警方處理失當 任由疑犯清理現場證物

其後,我們一行三人撤離店鋪附近,決定暗中致電警察到場進行調査。在等待警方到達期間,估計店主心生懷疑,把為數大約 10 頭的貴婦犬送上貨車,揚麈而去。15 分鐘後,8 名警員到達,當時並沒有立即封鎖現場包括人證和物證,任由店主和其家屬出入案發現場,完全提供疑犯清理現場的機會。更荒唐的是,警方竟容許店東為店內狗隻剃毛打理,干擾證物而毫無阻止。約於二十分鐘後,沙展向我們表示,現場沒有足夠証據顯示店主虐待動物,過程中更嘗試刁難、質疑及反駁我們報警原因,務求令報案人知難而退,其後沙展便勒令收隊。

我們一行三人立刻阻止警方收隊,原因是該隊警務人員,根本對處理虐待動物案件欠缺經驗,而且缺乏專業訓練,連最基本召漁䕶署、愛協督察檢查晶片、防疫針、評估出售寵物的身體狀況和困養環境空間的程序也遺漏,政府推行的「動物守護計劃」彷彿形同虛設!每當疑有虐待動物案件發生,「真正」守護動物的責任,往往就由以身犯險的民間團體搜證和承擔,諷刺是計劃本身卻從不賦予法律權利和効力保障團體。

警方懶理愛協介入 建議督察收工

於是,我們主動召愛護動物協會,負責督察約 30 分鐘後到場。愛協督察仔細聽取我們講解事件後,警方卻沒有主動協助督察,反採取店東的「私人地方」建議為由,嚴禁他入內進行調查,建議他離開收隊,而當時的愛協督察也認為警方處理手法無稽。他與警方極力周旋後,主動要求漁護署介入事件,並委派獸醫進行檢驗和搜證。

警方在我們與愛協督察的強烈要求下,方決定召漁護署人員到場,顯然在處理程序上錯漏百出。最後,漁護署在 1.5 小時後到達,轄下獸醫連同愛協督察入內檢查,所得到出的結果是,約 20 平方米的房間養有 18 型隻貴婦犬,3 隻幼犬,其中 1 隻沒有晶片。雖然牠們全身佈滿大小二便異味和痕跡。结論是「環境並不惡劣,狗隻健康還好,閣樓的飼養空間充足。」

飼養房的一牆之隔,其實就是店主的客廳,而孩子的起居生活,如做功課、看電視、睡覺⋯就正在隔壁,這到底是什麼的身教?我們的下一代還會懂得什麼叫做「尊重生命」嗎?

店東在所有工作人員離開後,悠然走出鋪頭,抽了一口煙然後高呼:「我, 犯了什麽法?

【勇武】法國工人罷工 扣押廠房主管

(原載於:寰雨膠事錄

法國亞眠 Amiens - 當地固特異 Goodyear 公司旗下的一間輪胎廠,日前爆發罷工,工人進佔廠房之餘,還扣押了兩名工廠主管。

 

 

1,173 工人不滿美國方面要關閉廠房,導致他們失業。而美國方面對於佔領行動大感不快,在電台指罵工人行為愚蠢外,還說法國才會發生這種事,工人還可以全身而退。

 

英國廣播公司 BBC / RTL 法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