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香港人,真係經濟動物?

 

香港是個有趣的城市。阻人發達,猶如殺人父母,罪名可能僅次於要燒春袋的阻人扑嘢(喂)。「佔中」之惡,亦在於佔領阻人搵食,梁特首話造成損失可以上百億計,雷教授估算更達 3,500 萬。當然,事後證明大家都擅於作大多於預測,但其實也不算新聞或意外。

香港人在乎生計,明白。手停口停,口停會死。搵食先決,自然重視發展經濟多於其他問題,甚至發展出梁振英主張「只有發展經濟才可改善民生」的想法。於是,關於政治,凡是民主、自由、人權等無色無味、食你唔飽(但官媒話會荼毒下一代)的虛無飄渺價值,都是關人鬼事。政治冷感,可能是值得擁有的成就。經濟動物,或許才符合獅子山下的精神。

 

經濟?Economics 喎。香港人真係流著經濟嘅血液?

微觀而言,好似係。例子計有:炒賣 iPhone 的心得、計較活雞供應加減對於零售價的影響、 討論區正反論述樓市供求失衡導致上車難過上天堂、 以至去飲做人情的公價與一對新人能否回本的關連性……香港人對於 demand/supply 及計算賺蝕的認知的確有一手。

扼要地講,香港人係數口精,有啲小聰明。

但如果要講宏觀啲嘅經濟,講長遠少少嘅展望,講深入少少嘅因果關係,恐怕就似財經演員上電視節目咁,每隻股票頭兩三句都講得頭頭是道,但當主持人接波舉一反三,財演就會露底招架唔住。

 

唔信?問下自己以下問題:

 

一:踏入加息周期,樓價就會跌?

答:雖然加息加重供樓負擔、供樓放租的回報相對下跌、存款回報增加可能令人改持現金,但樓價受一籃子因素影響,假如資金持續流入、自用需求增長快過供應增長,樓市仍然可能上升,雖然可能升慢啲

 

二:日圓眨值,港人受惠?

答:即刻想到去旅行啦?由跌穿 7 算到最低見 過 6.3 ,賴叔身邊都唔少朋友近排去過日本濕平,安倍晉三大可以掛 Banner 吹噓「成功爭取振興旅遊業」。但相對而言,中國貨物在出口方面就逐漸失去廉價的優勢。中國會否將人民幣眨值以保持競爭力?如果會,長期持有人仔想「有升有息」的港人恐怕笑唔出。如果不會,出口倒退會拖累大陸經濟,同樣可能衝擊香港股市。

 

三:點解瑞士法郎近期咁紅?究竟個大幅波動係升定跌?

答:瑞郎紅潮源於瑞士央行取消兌歐元的上限, ceiling 一去瑞郎匯率火箭式上升。(有關香港傳媒期間的表現,可以參考曾國平在《 AM730 》的文章)

 

賴叔當然希望讀者都是有識之士三題全中甚至答得更精僻。問題是,坊間的經濟分析仍然停留於「因為油價跌,所以利好航空股」、「內地股市估值仍然偏低值博」的層面,單向的分析同麥太講畀少年麥兜聽嘅古仔「從前有個小朋友,有一日,佢死咗!」本質上根本無分別。港人長期對於環球經濟若即若離、接收 bits-and-pieces 資訊,以經濟動物自居,會否笑死經濟學人 (The Economist) ?

近期香港年輕人對政治關心多了,出現了「覺醒」的跡象,當然是好事。但是政治與經濟關係向來密不可分,單純從政治角度或留在微觀層面(陶傑稱之為「口腔期」)論述,又會否掛一漏萬?大家關心的「香港命運,香港自決」,政治上被中共禁止,那麼有甚麼因素可以影響中共?……例如,經濟?

 

曾邀紅底王耀瑩 內地生組織成員參選學生會

 

2015年度周年大選提名期已經完結,學生會幹事會空缺現時有兩支內閣競選「撼莊」。­其中一方的會長候選人為彭卓棋,他本年度學生會補選也曾與2013年度周年大選「煥薪­」成員梁啟弘參選,最終因梁的「紅底」傳聞感到受抹黑而退選。

 

今年彭內閣的康樂秘書參選人叶璐珊為內地生,屬於一個名為「香港大學學生素質拓展聯合­會」Union of Students External Exploration(USEE)的組織。同一內閣的候選行政秘書何智琼亦曾曾協助­USEE舉辦活動。

該組織在2014年暑假曾舉辦迎新營,其中的高桌晚宴邀請了政協委員王耀瑩作嘉賓。王­耀瑩為「香港各區專上學生同盟」(HKTSA)創辦人。在過去港大學生會赤化事件中的­陳一諤、陳冠康、沈顯龍、黃柏榮、梅譯熙等人,皆為TSA成員。在校園電視與叶璐珊的­訪問中,叶表示不清楚亦不願評論組織。校園電視記者於截稿前未能聯絡上何同學進行訪問­。

 

對於候選內閣成員此項背景,彭卓棋表示事前毫不知情。

 

我們只想要一點尊重

又是馬拉松時節,每次看到日本的馬拉松,就反襯香港馬拉松的蒼白。日本的馬拉松是全民盛事,街上的小店(是真小店,而不是以小店之名或用小店身份marketing的大生意)會參與、社區內的人會現身打氣。他們不會介意一天半天的假期道路有一點不便。他們會接受這是一個全民的活動。不像香港,馬拉松只是跑馬拉松的人的事,沒有參加的人只會想:你有你跑,唔好_阻住我送我個仔去游水/去赤柱 high tea。香港的馬拉松人就像不能見光的,做壞事,不被接納的性小眾。永遠要在天亮前消失。

 


 

http://www.japanportal.jp/  圖片

http://www.japanportal.jp/ 圖片

 

執筆之時,我在東京,我的朋友剛跑完東京馬拉松。早陣子,我的學生在京都,跑京都馬拉松。兩人都不是甚麼有錢的上市公司主席,太閒沒事做去跑跑馬拉松寫寫文章過日辰,他們都是普通人。

「普通人?你的學生,上完你的課還會有聯絡的,怎會是普通人。」跑完東馬的B 君說。

的確如是,要「玩」馬拉松,本質需要鍛鍊。少點毅力恆心時間也做不成,更何況要到東京和京都跑。

 

都是香港馬拉松沒有的

「和在香港跑太不一樣。」B 跑完馬拉松,拉著我要喝啤酒和炸雞還有生蠔,也明白的,跑馬拉松前幾天的吃食都需要吃太多的澱粉質,吃拉麵和飯團,心情總會比在香港吃豆腐火腩飯不一樣。「不只是這樣,你的學生跑京都馬拉松,他們由領號碼布那天開始,已感到日本人的貼心。每年那些大會贊助的產物,都是參賽者在意的事。香港那個馬拉松送你大陸品牌的 Tee 恤,你會穿嗎?只是製造垃圾。京都那個送的,是 Neck Warmer。」

「而且,要賺錢其實也有很多方法。在東京馬拉松領號碼布那天,有一個巨型的Expo。其實每次馬拉松也有類似的東西,如上回大阪馬拉松,美津濃就出了一雙彩虹的跑鞋,限量版呀!多麼想要。」B 君邊說邊喝著日本特有的麒麟生啤:「收到號碼布後,逛了一陣子那個 Expo,之後就打開那本小書,小書內,竟然有所有參賽者的名字。我不是說這是一件很大不了的事情,不過是一個名字而已。但我覺得日本人真的很尊重每一個參賽者。而且,書內還有清晰的指示,給跑手的忠告,還有給打氣人的指示。告訴他們,甚麼時間大概可以在甚麼時間等待,那個地方比較容易等……還有一點,非常重要。那本小冊子有教我們,大會在甚麼地方會放了攝影機,於是到那個地方的時候,你不就知道怎樣拍一個照,也不會擺出一個很辛苦的表情來。你知道嗎,現在被拍照放上網,是『衰一世』的呀。這些『尊重』,都是香港馬拉松沒有的。」

 

在香港,尊重是沒有辦法得到的

不要再說了。香港有很多東西都沒有。京都馬拉松的學生還跟我說,跑京都真的很好,賺到的錢全都捐作三一一大地震災後重建的用途,而且整條簡直是世界遺產路線,金閣寺、銀閣寺,跑的時候,大家都很期待,究竟下一步會見到甚麼。終點,還要是平安神宮那個巨大的鳥居。

東京馬拉松呢?

「電視會直播,因為(馬拉松)是盛事。而且,到處都有打氣的人群,有人唱歌,有人玩啦啦隊,就連藝人,如那個很胖,男人穿女裝那個呢……」B 君問。

Mastuko Deluxe?

「對,她的下巴真的連著她的脖子。我發覺,在香港,我們在天未光就要跑,有甚麼人會來打氣?還有,東馬的路線,真的很好,沒有太多上斜下斜,所以,我說 XXX(那位被視為套餐之一的女明星)真的很厲害,在香港這種環境都可以跑出這種成績。在東京跑,跑得很開心,除了是因為我們得到被尊重的感覺,還有很多人來打氣。你發覺原來有人打氣,真的是跑得舒服一點的。而且,沿路有很多水站,之外還有很多東西,如派香蕉的時候,香蕉是已經切成粒的。還有一些很鹹很鹹的一口飯團,給我們補充電解質。還有梅乾、運動飲料、麵豉湯,甚至紅豆湯也有。」B 君好像吃了很多東西:「哈哈哈,對啊,也吃了很多。但真的,你覺得很多人對著你,都好像很支持你去完成賽事。在香港跑的時候,根本周圍都沒有人。而最重要的,是當我跑完後,有工作人員會跟我握手,恭喜我。我不是跑第一,也不是十名之內,沒有鏡頭在附近,沒有電視台在拍。大會,對所有參賽者,都很有禮貌。我覺得,在香港,這一點是沒有辦法得到的。」

在香港,這是沒有辦法得到的。

 

我把這個故事,告訴一個賣咖啡的朋友。那天,我們在成田機場的星巴克,喝了一杯極為普通的黑咖啡。灌入喉頭後,我竟然感覺到有一種微妙的 After Taste,一些在香港某些手工咖啡店才有的咖啡香。我的朋友說:「我們現在喝到的連鎖咖啡店,好像是混雜了很多雲南的咖啡豆。而日本人,對咖啡的味道,是很『麻煩』(うるさい)的。做得不好的咖啡,很快就會被唾棄,而星巴克也是聰明的公司,怎會容許自己的品牌在日本出事?」

我們在香港付的咖啡錢,其實比日本的還要貴呀。

「香港人,是不值得得到更好的。」我的朋友說:「因為,他們不知道『尊重』的重要。」

我知道的呀。

「你的心,根本就不是香港人啦。恭喜你。」

X,講呢啲……

 

(原文刊於 CUP 月刊 2014年4月號)

 

「美孚家.政」落區深耕細作

(獨媒特約報導)「後雨傘運動」的街坊義工組合「美孚家.政」星期六(1月24日)在美孚橋底舉辦了「環保酵素工作坊」,教授美孚街坊製造「萬能洗潔精」,由義工講解「環保酵素」的原理,效能和示範制作。現場反應熱烈,參加的街坊由小朋友到長者也有,參加者並可即時將制成品帶走。

P1070069

除了工作坊,同時附近也有義工們在派發單張。這份A5大小的彩色單張,製作頗為精美,主要內容有美孚回收箱位置,封底則有各種可循環再造物品的資料,而封面也有「向垃圾桶說不」的幽默語句,指出市區垃圾桶太多,也語帶雙關諷刺了政治人物。單張內同時多夾了一張主題為「有票,真係唔要?」的附頁,簡單講解了831人大常委對香港政改的決定,並介紹了二月七日下午二時開始的活動,在同一地點,港大法律系教授張達明將會向街坊詳細講解甚麼是「真普選」「入閘」「出閘」和「白票守尾門」。

pamphlet

義工之一執業律師任建峰表示,「美孚家.政」會是長期工作,活動將陸續有來,歲晚會有寫揮春,也計劃了三四月時會辦工作坊教街坊報稅。

P1070064

「美孚家.政」是希望以環保及其他街坊日常關心的事作切入點去接觸和連結街坊,再慢慢將政治議題帶入社區,深耕細作。

另看:
延續雨傘運動精神 美孚居民成立地區組織作民主深耕

拋開舊思維,開啟 Christoph Niemann 的「異」想視野

christophe-niemann-from-life23.jpg?itok=Eh1-Yc88
插畫家 Christoph Niemann 用簡單的幾筆水彩繪,輕鬆地造就出一幅幅令人玩味的幽默小品~ 那些也許此時此刻正在被你我使用著的小物,Niemann 藉由與平日、和常人所不一般的獨特聯想,開闢出一條以平實為守則、藉隨筆來突破、用想像化解你我自小以來長年積累而下的「認為」,並同時妝點上幾分幽默與輕鬆,為這些再日常不過的事物們轉個面向,顛覆你我一直線式的邏輯聯想,從中汲取經驗、積累彈性,淺移默化且循序漸進地為你自個兒的創意之路拓出一脈新思絡!

閱讀全文

標準工時委員會又設小組 懶理長工時工人死活

標準工時委員會花了兩年的時間,才終於完成所謂第一階段的諮詢研究報告。可是仍然「收收埋埋」,沒有公開報告,明顯是「身有屎」。更可笑是委員會要另外成立專責小組,去討論下一步計劃。政府想拖延立法的陽謀固然超然若揭,但最離譜是政府及商界繼續歪曲事實,以圖抹黑標準工時。對於數十萬打工仔女長工時工作,影響健康及家庭生活,這個冷血政府就是懶理。

調查結果意圖誤導公眾

由於報告內容沒有公開,我們只能透過傳媒片言隻字地報導其中的調查結果。根據無線的報導,約有72多萬僱員要長工時工作,約兩成半僱員要加班,當中七成沒有補水。這些數字其實跟2012年公佈的《標準工時政策研究報告》沒有太大的分別。再繼續做類似的統計究竟尚有多大的意義呢?

當然,這個調查都有一些新的問題。無線指有七成僱員不願恴「因為減工時而減人工」。這條問題本身就非常有誤導性。就好比問受訪者,「你想生抑或死?」當然大部份人都不會想減人工啦,廢話!但如果將問題改成例如:「如果你工作時間減少三分之一,但人工只會減百分之五,那你贊成嗎?」或者「如果你工作時間減少三分之一,你會願意人工減少多少?」相信結果將會非常不同。

政府經濟顧問危言聳聽

顧問報告以外,政府經濟顧問亦提交報告。據蘋果報導,政府報告指標準工時會削弱競爭力及令人手短缺問題惡化,理據提到每周工人平均減少一小時工作時間,則需約15,700人填補。聽起來很嚇人吧?但當年最低工資討論的時候,政府同樣評估最低工資實施會導致數萬人失業。結果事實呢?這些「估計」全部沒有出現。

因為政府的評估只是靜態的估計,但卻沒有考慮動態的變化。例如標準工時實施後,會否吸引更多人出來工作?工人每小時的生產力會否提高?國際上已經有多項研究證明標準工時不單不會影響經濟,更可以提高企業效率。政府經濟顧問應該是考慮這些因素後才作出評估,而非用計算機計計就拿來當作「分析」。

標時不應「一刀切」等於「阿媽係女人」

談完那個不能公開的報告。再談談委員會的討論結果吧。首先,委員會主席梁智鴻指委員會有共識,標準工時不應「一刀切」,要按不同情況處理。環顧世界各國的工時法例,有哪個國家會用「一刀切」的方法?沒有。所有國家都會因應不同行業或不同企業規模等而制訂適切的法例。例如歐盟就在一般法例規定上,就陸路運輸業設立特定法例,亦有豁免部份行業。

所以委員會不是要去討論「是否」要一刀切,而是「如何」制定合適不同情況的標準工時法例。委員會花費兩年時間,得出一個「阿媽唔可以係男人」的結論,會否覺得愧對市民的期望?

小組架床疊屋拖延時間

不過可能市民本來對這個委員會都沒有甚麼期望吧?這個不能公佈的報告出臺後,委員會竟然又成立一個專責小組討論這個報告,實在荒謬至極。委員會的職責就是要討論報告啊!多弄一個專責小組出來所謂何事呢?由成立標準工時委員會開始,工會就一直批評政府只為拖延時間,梁振英只為逃避自己的競選承諾。現在看來,沒有冤枉他吧?

職工盟已經多次強調,社會是要討論標準工時的具體方案,究竟標準工時應該訂立於哪個水平?哪些行業應該有彈性的安排?委員會不應該仍在「應否立法」上不停打轉,繼續那無意義爭拗

還記得梁振英未上任前,批評前朝曾蔭權政府「蹉跎歲月」。但現在全香港市民都看到,真正「蹉跎歲月」的人其實就是梁振英自己。

文:潘文瀚(職工盟政策研究幹事)

支持雨傘運動的小東西

自去年9月罷課以來,相信無論藍絲黃絲,神經都是繃緊的;每時每刻都有雨傘運動的新聞資訊充斥著生活,再多的能耐也會有疲倦的一天。

而計劃了整年的日本旅行,來得剛好。

到訪東瀛,滿以為可以全心全意的投入「鳩嗚」,以港女最熱愛的運動釋放一下這幾個月來的壓力。然放在心頭的事,怎能說放下就放下。所以,我也帶著那張小小的「我要真普選」貼紙和滿心期待,出發了。

出發前滿心以為自己要把「我要真普選」的貼紙到處拍照、並貼在寺廟的祈願牌上,以宣揚雨傘運動遍地開花的精神。怎料,在日本的不同各處都不難發現香港人支持雨傘運動的留言,各處的塗鴉牆、祈廟祈福板也可見「我要真普選」的蹤影。看到這些黃紙,內心是十分高興的,自己也當然忍不住拿出自己的「我要真普選」左影右影,並發給不同的facebook group和朋友,分享對運動的支持和想法。

不少朋友收到照片以後,都說這樣只是「得個影字」,這樣做對運動來說沒有什麼果效。朋友的想法我當然明白,然繼在巴士上遇過感謝我仍在手袋上繫上黃絲的男生後;我想,會著「我要真普選」的貼紙到處留影也好、摺黃傘也好,甚至是更微不足道的事,只要是宣揚有關雨傘運動的,都會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支持著我們這班黃絲帶。無疑,雨傘運動是一場持久戰,實在不能每時每刻都只向前衝,我們都需要時間來沉澱、重整、反省和計劃,浮浮沉沉之間,這許許多多的小東西累積、分享起來,就是一種養份,在運動膠著狀的時候,滋養著我們的心。

曾經在網上看過一篇文章,大概是講述一場運動如何被結束:如果你的朋友不再討論這件事,這件事應該開始沉寂;如果這件事連你自己也不再討論,它就應該開始步向死亡。當大家為雨傘運動尋找出路之際,除了按自己的能力作街頭抗爭,在家人與朋友間深耕細作,閱讀不同的文章書藉裝備自己……以外,不妨也支持這些微小的東西,堅持我們的信念,讓許許多多不同的力量一直累積。

聚沙可以城塔,匯水可以成河,就讓這些力量會一直匯集,直至運動的另一個契機,再次爆發出更強大的力量。

「不是因為希望所以堅持,是因為堅持才看到希望」,至少,我是如此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