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一個時代的結束:史蒂夫.鮑默退出微軟董事會

一個時代的結束:史蒂夫.鮑默退出微軟董事會

微軟今日發表聲明,甫以 20 億美元買下 NBA 洛杉磯快艇隊的微軟前執行長史蒂夫.鮑默(Steve Ballmer)宣布退出微軟董事會,他也寫了一封公開信給現任執行長 Satya Nadella1,如此一來這位微軟第 30 位員工將完全不再直接參與全球最大軟體公司的事務,不過他仍是微軟的最大個人股東。

擔任執行長期間微軟營收成長三倍

58 歲的史蒂夫.鮑默從史丹佛商學院退學後到微軟工作至今已 34 年,不僅是微軟第 30 位員工,也曾在 2000 年自創辦人比爾.蓋茲手中接下執行長一職後直到 2014 年二月,微軟在這十幾年間的營收依舊成長為原來的三倍,卸任前的 NOKIA 收購案更是廣受矚目。然而他主導的公司轉型計畫很難被認為是成功的,微軟近年來在網路與行動裝置的競爭上一直處於苦苦追趕 Google 與蘋果的位置。

這位總是給人活力充沛印象的元老級人物,在公開信的最後寫道:

I bleed Microsoft — have for 34 years and I always will. I continue to love discussing the company’s future. I love trying new products and sending feedback. I love reading about what is going on at the company. Count on me to keep ideas and inputs flowing. The company will move to higher heights. I will be proud, and I will benefit through my share ownership. I promise to support and encourage boldness by management in my role as a shareholder in any way I can.

34 年來,我身上流著微軟的血,今後也是如此。我依舊會討論這家公司的未來。我會樂於嘗試新產品並且給予意見回饋。我會一直關心公司的最新發展。要保持點子和投入的川流不息,算我一份。這家公司將會邁向新高點。我會很驕傲,也會以股東的身分從中獲益。我保證將以股東的身分,用各種方式支持並鼓舞管理階層的大膽行動。

仍是微軟最大個人股東

不過在比爾.蓋茲賣掉 460 萬股的微軟股份後,史蒂夫.鮑默已是微軟最大的個人股東——他持有 3.33 億股的微軟股份,較比爾.蓋茲多出 348 萬股。彭博社估計史蒂夫.鮑默淨資產約 208 億美元,自微軟上市以來史蒂夫.鮑默透過轉賣股權約賺得 34 億美元。2

或許史蒂夫.鮑默退出董事會後,微軟現任的執行長 Satya Nadella 應該會感到自己有更多的空間,儘管公司創辦人比爾.蓋茲依然是董事會成員,他在今年二月微軟更換執行長的同時辭去董事長

史蒂夫.鮑默退出微軟董事會

史蒂夫.鮑默退出微軟董事會

微軟今日發表聲明,甫以 20 億美元買下 NBA 洛杉磯快艇隊的微軟前執行長史蒂夫.鮑默(Steve Ballmer)宣布退出微軟董事會,他也寫了一封公開信給現任執行長 Satya Nadella1,如此一來這位微軟第 30 位員工將完全不再直接參與全球最大軟體公司的事務,不過他仍是微軟的最大個人股東。

擔任執行長期間微軟營收成長三倍

58 歲的史蒂夫.鮑默從史丹佛商學院退學後到微軟工作至今已 34 年,不僅是微軟第 30 位員工,也曾在 2000 年自創辦人比爾.蓋茲手中接下執行長一職後直到 2014 年二月,微軟在這十幾年間的營收依舊成長為原來的三倍,卸任前的 NOKIA 收購案更是廣受矚目。然而他主導的公司轉型計畫很難被認為是成功的,微軟近年來在網路與行動裝置的競爭上一直處於苦苦追趕 Google 與蘋果的位置。

這位總是給人活力充沛印象的元老級人物,在公開信的最後寫道:

I bleed Microsoft — have for 34 years and I always will. I continue to love discussing the company’s future. I love trying new products and sending feedback. I love reading about what is going on at the company. Count on me to keep ideas and inputs flowing. The company will move to higher heights. I will be proud, and I will benefit through my share ownership. I promise to support and encourage boldness by management in my role as a shareholder in any way I can.

34 年來,我身上流著微軟的血,今後也是如此。我依舊會討論這家公司的未來。我會樂於嘗試新產品並且給予意見回饋。我會一直關心公司的最新發展。要保持點子和投入的川流不息,算我一份。這家公司將會邁向新高點。我會很驕傲,也會以股東的身分從中獲益。我保證將以股東的身分,用各種方式支持並鼓舞管理階層的大膽行動。

仍是微軟最大個人股東

不過在比爾.蓋茲賣掉 460 萬股的微軟股份後,史蒂夫.鮑默已是微軟最大的個人股東——他持有 333.3 億微軟股份,較比爾.蓋茲多出 348 萬股。彭博社估計史蒂夫.鮑默淨資產約 208 億美元,自微軟上市以來史蒂夫.鮑默透過轉賣股權約賺得 34 億美元。2

或許史蒂夫.鮑默退出董事會後,微軟現任的執行長 Satya Nadella 應該會感到自己有更多的空間,儘管公司創辦人比爾.蓋茲依然是董事會成員,他在今年二月微軟更換執行長的同時辭去董事長

航空迷看過來!超級有質感的波音747引擎辦公桌


請問各位航空迷們,你們都用什麼方式來表達你對飛機的熱愛呢?有人用飛機窗相框來模擬機艙裡的情境,也有人耗時五年完成一台縮小版的波音777模型紙飛機,甚至有人直接買架退役的波音727客機回家,一圓兒時的飛機夢。今天要介紹給大家認識的團隊MotoArt也跟各位一樣熱愛飛機,他們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成員,四處收集報廢的飛機零件,並且用他們特有的方式賦予這些零件新生命。

閱讀全文

為什麼女人愛穿高跟鞋?

文/ Jesse Bering
譯/Ivyp

對於高跟鞋的作用,最流行 ​​的觀點就是“高跟鞋是男權社會用來限製女性行動的產物”,不過,這個觀點可能並不完全正確。首先,高跟鞋最早並不是專門為女性設計的,而是男性騎馬時用的鞋。另外,長久以來,人們都認為男性擇偶時偏好腳小的女性,而這一觀點最近遭到了質疑——來自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人類學家丹尼爾·費斯勒(Daniel Fessler)說:“從演化角度來說,男性應該會偏向選擇腳大的女性,因為她們站得穩,在孕期不容易跌跤,因此能夠提高後代的安全性。事實上,在未受西方文化影響的男權社會中,男性的確是更青睞腳大的女性。

經常穿高跟鞋會讓原本正常的腳產生錘狀趾、拇囊炎、長滿繭子和雞眼;還會導致腳踝骨折,引起慢性下背部疼痛甚至是膝關節炎。既然高跟鞋可以讓腳看上去顯小,並且男性不會被腳小而不穩定的女性吸引,那麼高跟鞋究竟有什麼好,能讓女性冒著健康危險去穿呢?

轉載自http://warnet.ws/news/34210

即使是久經沙場的模特兒,有時也會在秀場上因為高跟鞋而“馬失前蹄“ 轉載自warnet.ws

來自英國朴茨茅斯大學的心理學家保羅·莫里斯(Paul Morris)和同事們發現,女性穿高跟鞋時的走路姿態能夠讓她們更有“女人味”,屬於一種超常刺激(supernormal stimulus) (譯註:比正常的自然刺激更能有效地釋放動物某一特定行為的刺激)。

為了了解穿高跟鞋讓女性更有魅力的原因,莫里斯的團隊設計了一個稱作“光點顯示(point-light display)”的實驗方法。他們選取了12名不同年齡和體型的女性作為實驗對象,在她們身上可以用來分辨步行姿態的重要部位貼上夜光點,這些部位包括外踝、股骨大轉子、髂前上棘等。這些女性都是穿高跟鞋的老手,她們在黑暗中根據指示在跑步機上以正常步伐走動,第一次穿平底鞋,第二次則穿6厘米高的高跟鞋。用攝像機在她們的正面進行錄像,隨後,這些錄像被隨機地呈現給30位(15名男性和15名女性)二十幾歲的觀察者,他們會對這些女性走路姿勢的性感程度打分。

MG0IbTamRtJ0f2aisOV4qUEB434H8dNJjlntEpGM4ssRAQAAwQIAAFBO

光點顯示示例,來源論文

在對數據進行分析的過程中,莫里斯和同事們發現,錄像裡穿高跟鞋的女性比穿平底鞋的獲得的評分要高得多。而在研究中,研究者們僅僅是告訴了觀察者用這些光點來判斷女性走路時的性感程度,而並沒有明確指出其中是否有人穿了高跟鞋。所以這些觀察者全然不知他們到底看的是什麼,也不知道實際上只有12個實驗對象,每人進行兩種情況的錄像,而並非不同的24個人。在這種情況下,每個實驗對像在穿高跟鞋的情況下都比穿平底鞋獲得了更高的評分。而即使是在有可能影響評分的因素存在的情況下,“高跟鞋性感女郎效應”還是獲得了成功。比如,雖然身體質量數(BMI)較高的女性得分整體上低於BMI較低的女性,但體格魁梧的女性穿高跟鞋時也獲得了比自身穿平底鞋時更高的得分。

然而,這些發現並沒有回答我們最初的問題。現在我們知道女性穿高跟鞋時的吸引力與她們的走路姿態相關,不過到底是什麼讓這種步態格外妖嬈呢?莫里斯和同事認為,這還是與性吸引有關。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有研究發現,市場上超過一半的色情雜誌封面女郎都近乎裸體穿著高跟鞋。到現在,女性吸引力與高跟鞋之間的聯繫還伴隨著我們。在世界的許多角落,女性的鞋櫃裡一定會有一雙高跟鞋,穿高跟鞋會讓女性覺得自己更迷人。同樣,許多父母不讓女兒在成熟之前穿高跟鞋也是同樣的原因。

為了進一步研究性感高跟鞋背後的生理原因,研究者們對實驗對象穿高跟鞋和平底鞋走路時的各個特徵進行了測量,包括邁步的時長、頻率、步長、膝蓋曲度、髖部曲度等。另外,他們隨機找了120位觀察者(82名女性和38名男性)觀看第一項實驗中的24個錄像中的一個,觀察者們需要判斷錄像中的實驗對像是男性還是女性,而他們並不知道錄像中出現的全都是女性。

這是一個簡單但巧妙的實驗設計,研究者們預測觀察者們會更傾向於錯誤地將穿平底鞋的實驗者鑑定為男性,實驗證實了他們的猜想。研究者們寫道:“當女性穿高跟鞋時,步伐會更小更快,走路時膝蓋和髖部的彎曲程度都較小,而胯骨的旋轉和傾斜程度增大。”也就是說,女性穿高跟鞋時走路更女性化,因此可以讓她們看上去更有女性氣質。就像大胸的女性一樣,穿高跟鞋也會讓人錯誤地認為她的生育能力更強。

S0XgU_ia-hJZadePf2s1kATC0o1N7KTQ4IIclzEqEmeAAgAAxQEAAEpQ

儘管穿著高跟鞋可能一點都不舒服,但是為了漂亮或者是工作需要,不少女性的鞋櫃裡也還是少不了讓人又愛又恨的高跟鞋。圖片來源:kmjshoes.com

研究者們認為,穿高跟鞋對於女性來說有某種有效的回報,能讓她們不顧一切健康隱患去穿高跟鞋。雖然時尚潮流都是一時興起,但高跟鞋幾個世紀以來能在各種不同文化中持續流行,正因為它能與人類擇偶過程相協調。比如,墊肩不再流行的原因就是這種風格與幾千年來演化出的人類本能不符,因為人們會覺得肩膀寬厚的女性太男性化,所以對一般異性戀男性來說,這一點都不吸引人。這項研究也為演化與文化之間的複雜聯繫提供了更多可參考內容。(編輯:球藻怪)

參考文獻:

  1. Morris, Paul H., et al. “High heels as supernormal stimuli: How wearing high heels affects judgements of female attractiveness." 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r 34.3 (2013): 176-181.

文章題圖:keepcalm-o-matic.co.uk

拓展閱讀

高跟鞋:美麗推手,健康殺手
搖曳高跟鞋,容易崴腳怎麼辦?
我為高跟鞋傷

身上有啥菌?你的手機全知道

文/Alulull   

Close up of friends using smart phones.

credit: CC by Abd allah Foteih

當下,智慧型手機無處不在,而且它們可能比你想像的還要“智慧”。人們隨身攜帶使用的物品上滋生著大量的微生物,而對於每個人來說,這些微生物群體的構成都各不相同,這也就是科學家們口中所說的“個人菌群(personal microbiome)”。最近一項研究發現,手機能夠提供機主的個人菌群訊息,並有望成為新一代用於監測微生物與人體周邊環境的傳感器。

為了探索人體和手機之間的微生物關聯,來自俄勒岡大學的研究者們募集了17名受試者,它們從受試者的慣用手食指和拇指上採集微生物,並與智慧型手機觸摸屏上的微生物樣本進行測序比對。研究發現,智慧型手機上的菌群與機主手指上的菌群高度相似,其中,手指上檢出的常見細菌裡,有82%同時出現在了手機上。

有趣的是,從菌群共享的角度來看,女性與手機的關係比起男性來得更為親密。儘管男性和女性都與自己的手機享有類似的菌群,但是論相似程度,女性比男性更勝一籌。這項研究結果於6月24號刊登在同行評議期刊PeerJ上。

在研究樣本中最為常見的細菌可分為三個屬,它們都是人類體表及身體腔道內普遍存在的細菌種屬:經常在口腔出沒的鏈球菌( Streptococcus ),以及常駐皮膚表面的葡萄球菌( Staphylococcus )和棒狀桿菌( Corynebacterium )。

該研究採用了短片段16S測序法(注:微生物的16S rDNA上存在特徵性的序列,對其進行測序能夠確定細菌種類),與常見的以識別病原體為目標的分析不同, 研究者致力於對整個微生物群落進行分類鑑定。研究者們從被試的手指和手機上收集了51份樣本,通過測序,共檢出超過7000種細菌,並從中發現了諸多有趣的結果。

“我們的實驗樣本量很小,但結果既符合直覺,又充滿了啟發性,”研究文章的第一作者詹姆斯•F•麥道(James F. Meadow)如是說。麥道是俄勒岡大學生物與建築環境研究中心的一名博士後成員。

麥道還提到:“這項研究證明了一個觀點,那就是人們與自己最愛的隨身物品在所攜菌群上有很高的相似性。我們最終的研究興趣在於將私人物件用作非侵入式的監控器,用來監測人體健康狀況以及我們與周圍環境的互動。”

研究者們指出,基於這一結果,在未來手機或許可以搭載實時測序技術,對醫務工作者和去過醫院的人的手機進行檢查,來防止病原體的傳播。此外,考慮到當前手機的普及性,以及手機能夠與使用者周邊環境直接接觸的特點,我們或許能夠利用手機來分析鑑定那些“不一定構成我們人體菌群,但存在於周邊環境的生物威脅或是罕見微生物”。

這項研究結果還提示我們,手機或許能在將來的科學研究中發揮重要作用。把手機作為簡單快捷的非侵入式樣品收集器,能夠為微生物研究提供大量樣本。在本研究基礎上進一步拓展,還可以探索菌群在人群中的擴散過程以及該過程隨時間的動態變化。鑑於每20個入院的病人當中​​就有1個會受到醫源感染的影響,這樣的研究將為醫療事業提供強有力的幫助。(編輯:窗敲雨)

編譯自:Eurekalert,New research finds that cell phones reflect our personal microbiome

人體表面和手機上的這些細菌大多是無害的,不必為此擔心。不過,也要警惕病原體的傳播哦。

轉載自果殼網 2014-06-24

大愛日光浴?是的,曬太陽也能上癮!

文/老貓

credit: CC by Zsolt Botykai

credit: CC by Zsolt Botykai

雖然明知道有增加皮膚癌患病機率的風險,但總有那麼一批人,一到夏天就湧向海灘,享受陽光的熱度。今天發表在《細胞》(Cell)雜誌上的一篇文章表明,他們可能已經對陽光“上癮”了——根據研究人員的發現,如果長期暴露在紫外線下的話,人體可能會分泌出一種讓自己感覺愉悅的信號分子:內啡肽。

麻省總醫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皮膚生物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是在小鼠身上做出這樣的發現的。他們剃光了小鼠背上的毛髮,然後給他們施以日常劑量的紫外光——足以把小鼠曬黑,但還不至於把它們曬傷。把這個劑量換算成作用於皮膚白皙的人類上的話,相當於在佛羅里達接受20到30分鐘的正午陽光。在接受紫外光照射一周之後,小鼠體內的β-內啡肽水平顯著增高,並在實驗進行的六週內維持這個較高的水平,直到停止紫外照射之後才逐漸恢復正常水平。

內啡肽是一種內源性的類嗎啡物質,由中樞神經系統和垂體分泌。這類物質能與阿片受體結合,​​產生和攝入嗎啡、鴉片一樣的止痛效果和欣快感。與對照組相比,接受過紫外照射的小鼠對輕觸與溫度變化更不敏感。而且小鼠體內的內啡肽水平越高,小鼠​​對這些刺激越不敏感。如果對實驗組的小鼠施以納洛酮(Naloxone,一種廣譜阿片受體拮抗劑)的話,它們對輕觸的反應就又回來了。此外,在納洛酮處理過的實驗組小鼠身上,研究人員還觀察到了典型的阿片類戒斷綜合徵,包括顫抖、身體搖晃、牙齒振顫等等。

β-內啡肽的分子結構。圖片來源:wiki commons

在接受紫外線照射之後,皮膚的正常反應之一是分泌一種叫做“阿片-促黑素細胞皮質素原”(Proopiomelanocortin, POMC)的蛋白質,隨後這種蛋白質會被切割成幾個更小的片段,包括促進黑色素形成的促黑素——而POMC切割過程中也會產生β-內啡肽。研究人員分析了POMC在皮膚內的合成被選擇性阻斷的小鼠品系,發現它們並不會體現出正常小鼠對紫外光的“上癮”表現。

“之所以哺乳動物具有尋求紫外線的生理機制,從演化學上來說,可能是緣於紫外線對維生素D合成所具有的重要作用。”麻省總醫院皮膚生物研究中心主任,這項研究的領導者大衛•費舍爾(David E. Fisher)博士表示,“但是我們現在意識到,這樣的生理機制也會帶來風險,因為紫外線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致癌物之一。其實現在我們有更加安全的維生素D來源,例如口服補充,這可以讓我們更安全、更精準地維持體內維生素D的健康水平。”(編輯:窗敲雨

 

參考資料

  1. Fell GL et al . Skin β-Endorphin Mediates Addiction to UV Light. Cell  157 :1527–1534
  2. Wikipedia:  Endorphin ,  Beta-endorphin

轉載自果殼網 2014-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