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妞快報:從來沒有忘記妳!李威悼念許瑋倫冥誕7年不間斷

2007年因一場車禍導致重傷身亡的女星許瑋倫,在演藝事業正蓬勃發展時驟然離世,引起演藝圈一震譁然,讓藝人好友與家人心痛萬分,更讓粉絲相當不捨!7年過去了,大家或是漸漸忘記她,但過去與她關係緊密的好友們卻從沒忘記過!和她曾有過一段情的李威,就在她生日的這天犯相思了…
source: Những Sao ngoại qua đời vì tai nạn giao thông – doisongphapluat
 

source: 李威Leewei…

今日係港人英語水平最黑暗嘅一日

infographic

 

香港傳媒對「排行榜」情有獨鍾,今次EF公佈「全球英語排名」,各大傳媒亦有爭相報導,據稱香港嘅英語排名跌咗兩位,跌到同中國、日本咁上下水平,喺中級應用者嘅孻尾。似乎今日又係港人英語水平最黑暗嘅一日,大家已經用呢個結果大造文章,繼續好似春秋二祭噉哀悼香港粵英雙語傳統已死。我想同大家睇下香港點解表現得咁差,不過我唔直接答你,我用例子答你。

 

【例子】

例一

H市係一個英國殖民地,市內1成人口係英裔,9成人口係土著。本身一直得英裔人會返學,土著就喺自己嘅學堂度讀書。由於市內一切行政都係用英語進行,政府為咗令土著可以參加政府事務,喺10年之前要求土著入面,每個村長送一個小朋友去學校返學,要學英文。對呢堆土著小朋友嚟講英文唔係母語,所以水平低過英裔學生。10年之後嘅今日,多咗土著識講英文,H市嘅英文水平,係跌咗定係升咗?

 

例二

同樣係H市,政府發覺入得學校讀書嘅,都係土著入面嘅有錢佬,或者村長嘅仔女,呢個篩選政策對其他村民好唔公平。於是就決定開始全市推行九年免費教育,要所有土著小朋友都讀書。實施之前,一般土著唔識講英文,又過咗10年,而家全市個個都識講幾句,不過英語測試嘅平均分不升反跌。點解呢?

 

例三

某測驗機構喺H市、S市呢兩個地方舉辦測驗。H市一向有英語教學傳統,有英語科嘅公開試,大家大概都知道自己英語水平。因為非公開嘅評估冇乜公信力,所以呢類測驗都得好少人參加。而S市係一個新興市場,學校入面好遅先至開始教英語,由於冇足夠嘅公開試去評核,所以大家好熱衷參加一堆非官方嘅考試。睇返測試嘅表現,到底H市會好啲,定S市會好啲?

 

例四

英國某城市L市,每年都接受大量嚟自C國嘅新移民。呢啲新移民好多都報咗名學基礎英語,同時又會參加某機構嘅英語測驗。L市雖然8成人口都以英語為母語,但係測驗嘅結果顯示L市嘅分數極低,甚至低過C國本身。究竟L市嘅英語水平出咗咩問題呢?

 

例五

又返去H市,經過百幾年嘅英國統治,有一堆搞得有聲有色嘅「傳統名校」,令到土著喺離開學校嗰陣英文嘞嘞聲,不過有一班學生疏於學習,英文水平極低。於是校長下令英文講到甩甩咳咳嘅學生,要測下自己啲英文。過咗幾年,要去測驗嘅人越嚟越少,但係測驗嘅平均分冇咩變化。又係點解呢?

 

【即係點?】

好,睇咗咁多例子,我相信大家知道問題所在。我可以將每個城市嘅人口分做3份。(A)完全唔識英文嘅人 (B)識英文但係唔叻嘅人 (C)英文好流暢嘅人。用國家去分,英國、日本、香港嘅分佈大概應該係噉:

英 ABCCCCCCCC
日 AAAAABBBBC
港 ABBBBBBCCC

數字係約數,不過無論點計,香港都係贏日本幾條街。噉點解啲分數會咁差?
~ 因為屬於 C 嘅人,係絕對唔會做啲咩test去測自己啲英文。(冇錢收的話,你會唔會用30分鐘瘋狂做加減數測試吖?)
~ 屬於 A 嘅人,更加唔會測,因為完全唔識嘅人,或者覺得自己學唔識嘅人,唔會去攞苦嚟辛。

所以任何測試,都只會反映到上面 B 嗰堆人入面,有心學英文嘅人嘅英文水平。

即使假設該機構嘅測試係天上有地下無,準確度係100%,佢嘅分數可以完全判定到一個人嘅英語水平都好,只要屬於A同C嘅人唔參與,呢個測試就冇可能反映一個國家嘅英語水平。

 

【再講「差」嘅定義】

當我哋話一個城市嘅英文差,到底係講緊下面邊一樣呢?

 

一)好多人唔識英文?

香港係咪好多人唔識英文?的確係,尤其係老一輩,冇接受過小學中學教育嗰班。呢個係英文嘅普及度問題。用呢把尺的話,而家有冇少咗人識英文?我肯定係多咗人識。接受過九年免費教育嘅人,起碼會識得 I go to school by bus。相反50年代識幾隻字已經好巴閉,大家仲要用通勝學英文嘅年代,相差極大。用上面嘅圖,即係話多咗本身喺「A組」嘅人,升咗級去「B組」

 

二)好多人識英文,但係唔叻

呢個係事實。香港人嘅英文水平未及英美,甚至唔及新加坡。但係係咪「差咗」呢?你可以量度,不過而家嘅排名肯定反映唔到。用呢種測試會得出咩結果呢?就係「唔計英文叻嗰啲,香港人英文好廢囉!」

 

三)英文最叻嗰班人(例如大學生),冇以前最叻嗰班人咁叻

呢個係普及教育嘅必然結果。如果淨係量度最 TOP10%,由精英教育(得最叻人有得讀書)變做普及教育(所有人都有得讀書),假設可以讀大學嘅人數由每年1000人,變做每年30000人,而大家能力不變,平均分一定係下降。即使「C組(英文叻)」嘅人多咗,「A組(唔識英文)」嘅人少咗,但係因為大家睇嘅係「最叻嗰10%」,所以可能會用咗以前「一隻手數得晒」嘅精英,去同今日嘅學生(e.g. 港大法律系畢業生)比較,先至會有呢種錯覺。

不過要記住叻嘅人,其實冇少到,如果你覺得你身邊嘅同事英文差,我估可能係你公司出手太低,請唔起勁人啫。最後我想講,你睇返幾十年前嘅所謂「精英」,「藍血」香港大學嘅英文水平,(e.g. 何俊仁 ),再比較下中學生講英文 (e.g. 旺角佔領區女學生 Lavina ) 就知道香港人嘅英文水平其實提升咗好多。所以大家唔好再妄自菲薄喇。香港人英文係未夠好,不過點都未衰到咁渣嘅。

 

最後我希望各位唔好跟車太貼。香港人普遍嘅英文水平只不過係升得唔夠快,絕對唔係降班去到差過中日韓。不斷話香港人嘅英文水平下降,會令班老嘢以為自己好巴閉,請人嗰時可以壓價。同時亦會令到好多人(例如上面「B組」嘅人)放棄學英文,大家越唔夠膽講,就只會越嚟越差,變咗做 self-fulfilling prophecy。

咁香港嘅英語教育應該何去何從呢?請看下回分解。

 

(老規矩,冇人睇嘅話唔會寫落去。大家唔該瘋狂like and share)

 

愛沙尼亞禁賣酒 京師出現「借酒」生意

石匠城 Tallinn - 當地日前宣佈,週日禁止買賣酒精飲品,而當地商人提出了以「借酒」生意。 而這個服務,最近升級,還可以電召「借酒」,還有專車送貨。有關商人表示這個交易,完全合法,但有關部門表示這種交易的合法性可議。 愛沙尼亞郵報

妞快報:連泰勒絲也能學?BC好棒棒60秒模仿11位明星

 
英國演員班奈狄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最近頻頻在媒體上曝光,除了訂婚一事嚇到粉絲,其實年底也有新作品《模仿遊戲》要跟大家見面。他本人對於這部新作品讚不絕口,甚至在前天上節目宣傳新戲的時候,被主持人出考題測試模仿功力,還硬是模仿了不同明星的口吻來推薦大家一定要去看《模仿遊戲》。
 
 

Photo Source: Benedict-Cumberbatch-and-Keira-Knightley-hark-back-to-the-19…

今日R.I.P:香港法治已死

袁國強

 

香港法治已死,不是因為我們這些無權者上街犯法抗命,而是因為有權者以權力凌駕法律。香港政府不再有司法獨立,及警察選擇性執法。

昨天佔領者合力制服一名於佔領區搗亂,以圖襲擊的暴徒,並報警求助,豈料警察不但不表揚這幾名見義勇為的市民,反而巧立名目,以毆鬥拘捕之。我反覆觀看影片,我看不出是如何毆鬥。佔領者只是把暴徒按倒在地,並鎖上索帶,並沒有動手毆打他,更沒有把他帶到暗角,反而暴徒曾有意揮拳,制服之,竟是犯法?

 

可能有人說,佔領者沒權鎖人按人在地,是不應該的,被拘捕是正常的。這樣想的人,他的法律知識和觀念就是失常的。

《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1(2)條授權香港市民一個「公民拘捕令」,意思就是在必要時,市民可以見義勇為執法。條例列明,「任何人可無需手令而逮捕任何他合理地懷疑犯了可逮捕的罪行的人」,當中的「可逮捕的罪行」,根據《釋義及通則條例》第3條,就是指「由法律規限固定刑罰的罪行,或根據、憑藉法例對犯者可處超過12個月監禁的罪行,亦指犯任何這類罪行的企圖」。

如果制服殺人犯不會被拘捕,為什麼制服施襲的暴徒會被抓?為什麼「暗角打獲」的七名魔警未被抓?為什麼動武、非禮無所不為的反佔中暴民未被抓?因為他們是親政府的,所以就任他們胡作非為?因為我們是反政府的,所以就要對我們嚴加執法,胡亂執法?執法者選擇性執法,不是破壞法治,是什麼?是摧毀法治!

也許有人認為你們犯法在先,不該對警察要求這麼多,警察還肯保護你們已是恩賜。拜託,稍為有點常識的都知道,犯法的人也受法律保護,受法律保護是基本人權。如果你認為犯法者不應受執法者及法律保護,請你滾回中古時代,去打死不受法律保護的馬丁路德吧!或者滾回大陸,既方便,又快捷。二十一世紀的香港不適合你們居住。

 

不過近期還有更恐怖的事,就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竟然向外證實,有跟原告人及有關政府部門開會,並談過一些計劃行動,即協助清場。說好的司法獨立呢?已經不存在啦!這個鼓吹「三權合作」的法律界人渣竟然招搖地公開承認自己踐踏三權分立精神,等於向我們說,我就是超越法律給我的權力限制,「吹咩」?

再者,有指協助清場的有關政府部門就是警隊。但根據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所說,這單是民事官司,潮聯告知法庭,得到命令才有能力執行,不是叫警察幫你執行,你要警察執行,就先要付錢。如果清場時真的是出動警察,豈不是法院、警方合作打壓異見,無視他們在法律上的權限?

法治是法律凌駕所有人,這是現在人人皆知,人人該知的概念,不知者理應面壁思過。現在情況剛剛相反,不是法治淪陷,淪為人治,是什麼?

唉,香港離全面大陸化不遠矣!不義政權是千古罪人。

 

香港的魔幻現實

當張達明說,有權力的人,無限制地行使權力,且決定不可逆轉挽救,破壞法治程度,比無權者深遠。這無疑是香港法治最黑暗的彰顯。

有港大法律學者質疑法庭禁制令不符合法庭的申請程序,調動大量警力,將民事程序輕易變成政府行為。然而,法官堅決認為沒有合理可爭抝之處,拒批上訴,並拒絕發出暫援令。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Henry Litton出席港大法律系「雨傘運動與法治」的論壇,期間表示,對法庭的命令「感到迷惑,非常奇怪」!令筆者擔心的是,將來這批終院法官卸任,由新一代繼承之後,有多少人仍會為了維護法治精神,繼而不惜挑戰政權的威權。

佔領區糾察義工制服疑犯,阻止疑犯離開,反被指涉「公眾地方打架」被捕。見義勇為者反成犯人,日後再無「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非常奇怪!

一群窮學生自發和平表達訴求,竟被扣上「紅衛兵」的帽子,被罵阻街,被指責受「外部勢力」洗腦。無論他們的公開信如何展現誠懇,依然被輕視,甚至輕蔑。於是,他們只能在幾乎用盡一切辦法的絕境之下,重新決定考慮「上京」這條危機重重的路。正當有人心痛大好前途的年青人之際,竟繼續有人毫無付出,不但沒有給予支持,還覺得他們自私,斷送香港的前景。這個社會充斥著如此多冷漠,非常奇怪!

行政手段主宰,司法繼後附和,連唯一具否決權的立法渠道也岌岌可危,三權分立只剩下概念上的殘存,香港正一步一步走向陷落。試問,香港還有什麼不奇怪? 沒有最奇怪,只有更奇怪,未來將在香港上演南美式魔幻現實主義的長劇,結局無人能夠設想。

年少之時相信的價值,已被社會摧殘得體無完膚,什麼路不拾遺,什麼見義勇為,什麼真誠待人……竟已找不到相信的理由,令人心寒。

香港太平盛世幾十年,見證著核心價值逐漸崩壞,這也許還不是最壞的時刻。活在自我感覺良好的幻象,也許會快樂一點,煩惱少一點。可惜,很多香港人選擇了覺醒,識穿現實中的各種荒誕與醜陋,一開始會感到十分煎熬。正正是這些人寧願與痛苦為樂,也不願做俯首的羊群,他們相信時間會令人學會在漆黑中尋找光明,在狹窄的光明中摸索,尋覓更寬廣的世界。

但願更多人覺醒,讓我們重新相信,一起在亂世中互擁前行!

井悠
2014.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