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高妹的煩惱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epiclectic)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epiclectic)

 

「我沒有六尺高,我卻會待你好。」可是現實中,又會有多少個男人會接受女友比自己高?無論是150cm、160cm、或是170cm的男人,都總是喜歡找個嬌滴滴、細細粒的女友。同樣地,無論多矮的女人也會想找個高大威猛、身高180cm的男人,所以在街上不時會看到「電燈柱掛老鼠箱」的美景。每每看到這些景況,小盛女心裡都會暗暗不爽,香港高的男人已不多,更正,我意思是小盛女認識的男人之中沒有很多是高的,因為跟據高登,香港應該有很多身高180cm男人,唯有暫時界定為我太不幸還未遇到,於是在供不應求的環境下,高妹實在有點輸蝕。

先不說高妹很難找男朋友這個問題,即使和男性友人逛街,小盛女也很少穿高跟鞋,始終會令大家有點自卑,他們覺得自己太矮,我又覺得自己太高,那何必呢?你也很少會聽到男人讚一個高妹很可愛,沒笑你是「大舊衰」/「大隻妹」已經很謝天謝地,仿佛高妹跟「可愛」這個詞語永遠都搭不上,所以那些可愛的洋裝我也不敢穿,而且重點是長度不夠,當裙子太短,當衣服又要加長褲,就會變得很累贅不好看。絲襪不夠長又是一大難題,只能一直拉長,但拉太多很容易就破掉,於是常被我媽罵我是不是腳長刀片,要她補完又補。

 

高妹不但在異性中不受歡迎,在同性中也不好過,比你矮的女生會妒忌你,表面說高妹穿衣服比較好看,自己也很想高一點,然後如果你穿高跟鞋跟她們出去,她們會暗串你:「這麼高還穿高跟鞋,是想怎樣啊?」有時口直心快說了自己的真實感受就更慘,話說有一天女經理跟我說:「丫!其實你都幾高!」我嘆氣道:「唉,係啊,高得制。」講者無心,聽者有意,那句「很難找男朋友」都還未有機會說出口便被那班女同事轟炸,「即係串啦而加!」、「想話我矮啊?」、「知你高喇!」即時被打到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

所以高妹實在是兩邊不討好,男的看見你會自卑、女的看見你會妒忌,不但不能穿可愛洋裝、高跟鞋,還不能表達自己的真正感受,真是「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如你身邊也有一個這樣可憐的高妹,請你明天跟她說:「其實高妹也可以很可愛。」

 

游城情書--寫給台北。

雖然一再告訴自己這篇文要在去年真正離去前寫下的,但還是拖到了今年(苦笑)。

給一座城市的情書,這座城,會是哪座城呢?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不知在哪裡填過的問題:「最喜歡的三座城市」,我當時毫不猶豫寫下「東京、溫哥華、紐約」,只因我鍾情大城市,便利之外,就算迷路也能遇見驚喜。

「寫上海吧,這個我現在待著的、已經相處兩年多的、不討厭卻也無法真心喜歡、總覺得像隔著一層看不見的薄膜在相處的他鄉。」但要開始敲打鍵盤時,我決定寫給的卻是台北,讓我既微笑又皺眉、覺得總會回去的故鄉。

離開台灣第七年,一年回去台灣休假三、四次,短則三天,長則兩週,每次回台灣,我都還是非常開心,距離真的會產生美感,離開熟悉的地方再回去,讓我能用一種很不同的心態與視角看台灣。甚至有時會發現,自己會在所在的城市之中,尋找台北生活的對照組,在某個街角喃喃:「這裡就像台北的西門紅樓;這裡是想念isyoni 時可以來的地方;這一帶是東區;這裡是上海的尚介青……」

像個已經來過這城市好幾次的觀光客;從前去過的,從未去過的;像是九份高高低低的街景、坐捷運就能到達的溫泉與海岸線;人氣不曾減退的老字號餐館,話題十足的新午茶去處;假文青喝咖啡的地方,真文青看展演的所在……這些都會讓我覺得很新鮮。

而那些曾經理所當然、習以為常的景象,比如覺得度小月也比不上的肉燥麵,吃了20 年的早餐店阿姨的好記性,大半夜就算街頭空蕩蕩也會停在斑馬線前等紅燈的騎士…… 我開始覺得美好的該珍惜,不美好的也因為存在而讓生活真實可愛。

但台北終究是家,家是個讓人無法用「反正也就來這麼一次,最多就再兩次,算了算了」的寬容對待的地方。走出家門,看見外界的人如何看待自己的家,再用外界的視角檢視一回,真的是會有心疼又無奈的,幾次在海外或在島內與朋友聚會,聽聞讓人沮喪的 22K,只有抱怨沒有建設怎麼不看看自己為社會帶來了甚麼的「酸民」,不明就裡就高談闊論到底自信哪來的鍵盤XX家,不願相信大陸某些程度已經領先好多步的鴕鳥人們……

心疼無奈之餘,也只能告訴自己很多事情是一體兩面,羅馬也不是一天造成,或有能耐的人可以突破這般困境。

當大家說著大陸怎樣發展快速、台灣怎樣故步自封的時候,我並不覺得先進大陸或站上世界舞台才是人生勝利的唯一正解。台灣還是很可愛,台北還是我最終眷戀的城市(雖然有時還是會不甘心地發生以前覺得怎麼可能會發生的迷路窘境--出走故鄉多年的人都懂的!),我還是相信這城市有許多在醞釀的可能,是讓台北、台灣更美好的可能,至少那些遊走他鄉多年、現在已經回到台北的那些朋友的努力,讓我這麼相信。

或許,不久以後,我的城市「tag」會從上海變成台北。或許,很快。

原文刊於此

游城情書--寫給台北。

雖然一再告訴自己這篇文要在去年真正離去前寫下的,但還是拖到了今年(苦笑)。

給一座城市的情書,這座城,會是哪座城呢?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不知在哪裡填過的問題:「最喜歡的三座城市」,我當時毫不猶豫寫下「東京、溫哥華、紐約」,只因我鍾情大城市,便利之外,就算迷路也能遇見驚喜。

「寫上海吧,這個我現在待著的、已經相處兩年多的、不討厭卻也無法真心喜歡、總覺得像隔著一層看不見的薄膜在相處的他鄉。」但要開始敲打鍵盤時,我決定寫給的卻是台北,讓我既微笑又皺眉、覺得總會回去的故鄉。

離開台灣第七年,一年回去台灣休假三、四次,短則三天,長則兩週,每次回台灣,我都還是非常開心,距離真的會產生美感,離開熟悉的地方再回去,讓我能用一種很不同的心態與視角看台灣。甚至有時會發現,自己會在所在的城市之中,尋找台北生活的對照組,在某個街角喃喃:「這裡就像台北的西門紅樓;這裡是想念isyoni 時可以來的地方;這一帶是東區;這裡是上海的尚介青……」

像個已經來過這城市好幾次的觀光客;從前去過的,從未去過的;像是九份高高低低的街景、坐捷運就能到達的溫泉與海岸線;人氣不曾減退的老字號餐館,話題十足的新午茶去處;假文青喝咖啡的地方,真文青看展演的所在……這些都會讓我覺得很新鮮。

而那些曾經理所當然、習以為常的景象,比如覺得度小月也比不上的肉燥麵,吃了20 年的早餐店阿姨的好記性,大半夜就算街頭空蕩蕩也會停在斑馬線前等紅燈的騎士…… 我開始覺得美好的該珍惜,不美好的也因為存在而讓生活真實可愛。

但台北終究是家,家是個讓人無法用「反正也就來這麼一次,最多就再兩次,算了算了」的寬容對待的地方。走出家門,看見外界的人如何看待自己的家,再用外界的視角檢視一回,真的是會有心疼又無奈的,幾次在海外或在島內與朋友聚會,聽聞讓人沮喪的 22K,只有抱怨沒有建設怎麼不看看自己為社會帶來了甚麼的「酸民」,不明就裡就高談闊論到底自信哪來的鍵盤XX家,不願相信大陸某些程度已經領先好多步的鴕鳥人們……

心疼無奈之餘,也只能告訴自己很多事情是一體兩面,羅馬也不是一天造成,或有能耐的人可以突破這般困境。

當大家說著大陸怎樣發展快速、台灣怎樣故步自封的時候,我並不覺得先進大陸或站上世界舞台才是人生勝利的唯一正解。台灣還是很可愛,台北還是我最終眷戀的城市(雖然有時還是會不甘心地發生以前覺得怎麼可能會發生的迷路窘境--出走故鄉多年的人都懂的!),我還是相信這城市有許多在醞釀的可能,是讓台北、台灣更美好的可能,至少那些遊走他鄉多年、現在已經回到台北的那些朋友的努力,讓我這麼相信。

或許,不久以後,我的城市「tag」會從上海變成台北。或許,很快。

原文刊於此

HKIBBS的青蔥歲月

這裡的資深讀者們,一定知道未搬到新浪之前,我是在HKIBBS的附屬網誌寫東西的,直至那邊關站後才搬到這裡。為何會在那裡開始呢?應該數到還是叫TCLBBS的日子,那時,我應該剛開始在家上網,那時,應該是高中吧!

若果不知道什麼是BBS的朋友恕我不在這裡解釋,那時,每晚就是待在那裡,開始我『沉迷』上網的日子。

BBS內有很多不同的討論區,蒲得最多的當然是自己地盤流行音樂版,那時真的很開心:因為有很多中文流行音樂愛好者,聚在一起,為新出的歌曲唱片演唱會流行榜頒獎禮在談論,在爭拗,還有投票。我們那個一人一票的投選結果,不多不少都有點代表性,還有,那時的超級樂迷問答遊戲,都不知玩得多高興!

討論區之外,全盛時期的BBS,最好玩的肯定是聊天室。我肯定我打中文進步神速是於BBS聊天室練成的!因為那時開始認識那裡的人,你在聊天室要搭得上咀,你要打字有番咁上下速度,還要熟知那些//puke之類的表情代號,與及傳小紙條勿傳錯,開秘密聊天室密密斟又是辦法,將不想跟他們聊的人隔開甚至踢走等等。那些日子,時間就是這樣消磨,還幸好我沒有誤了學業。

玩了一段時間,全盛期的BBS開始有聚會。由小型的一班相熟的人出來唱K,看電影,到後來大型的BBQ、飯聚,打籃球,打排球與及之後那些新站友認識聚會等等,我都有參與。

一直有人說網上識人很危險,品流複雜等等,那時候這個說法更嚴重,但我在BBS認識那麼多人,而且還屬於幾個圈子的朋友,都沒有什麼壞人,或者不良份子。當然喇,我是有聽過有的,但我真的沒有遇過。

因此,慢慢地真的跟當中某些成了朋友,數量還真的不少。數到最有印象的有兩件事:某年生日,他們很大群人為我在卡啦OK辦生日,我想應該是我活到今時今日最大型的生日會;另外,就是大學畢業那年,拿著畢業袍到處拍照,還跟一位同是港大理學院畢業的在同一天約了為數三十多人到港大影了一整天畢業照(是的,還成了後來某期中大大學線的報導之一),其實到那時,我們真的成了朋友,都不用說是來自BBS了。

大學畢業後,當然,那一班中堅份子慢慢有各自的生活,HKIBBS慢慢開始式微。不過我記得當時很多朋友都會慣性地Login,看看有什麼朋友在,就算,那時ICQ大行其道,而BBS的聊天室人氣不再,討論區不再熱鬧。無他,這是一份情意結。

就算這樣,我跟當時認識的,有某一大班,至今仍是好朋友:看著當中的結婚生子,依然有飯聚有牌打有見面,友情不變,而且還很珍貴。至於其他的,近幾年亦有在面書連上了,略略知道對方的近況,偶爾會聊兩句。

畢竟,我們都曾經度過某一段最快樂的時光,就算不算是最相熟的,總有感情在。

不是越來越老了,才開始想當年,寫了這篇。凡事總有原因:前兩天收到一個很難過的消息,某位認識的而且都有些交情的年紀相若的站友,原來早前因急病離世了。

別說是我短時間內收到兩個類似的消息,當我知道之後,就想起很多過往的快樂日子,然後,悲從中來。那天,突然在臉書上寫了,很想辦個Reunion,是的,很想,但不是說說那麼容易,看看有沒有時間及有同一想法的朋友去將之變成事實。

她很喜歡李克勤,那天,想起這首歌,這首我當年每次去卡啦OK差不多都唱的,選了個卡啦ok MV版,在這裡送給她。希望她的家人親友能夠安好。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維基百科)

原文刊於此

HKIBBS的青蔥歲月

這裡的資深讀者們,一定知道未搬到新浪之前,我是在HKIBBS的附屬網誌寫東西的,直至那邊關站後才搬到這裡。為何會在那裡開始呢?應該數到還是叫TCLBBS的日子,那時,我應該剛開始在家上網,那時,應該是高中吧!

若果不知道什麼是BBS的朋友恕我不在這裡解釋,那時,每晚就是待在那裡,開始我『沉迷』上網的日子。

BBS內有很多不同的討論區,蒲得最多的當然是自己地盤流行音樂版,那時真的很開心:因為有很多中文流行音樂愛好者,聚在一起,為新出的歌曲唱片演唱會流行榜頒獎禮在談論,在爭拗,還有投票。我們那個一人一票的投選結果,不多不少都有點代表性,還有,那時的超級樂迷問答遊戲,都不知玩得多高興!

討論區之外,全盛時期的BBS,最好玩的肯定是聊天室。我肯定我打中文進步神速是於BBS聊天室練成的!因為那時開始認識那裡的人,你在聊天室要搭得上咀,你要打字有番咁上下速度,還要熟知那些//puke之類的表情代號,與及傳小紙條勿傳錯,開秘密聊天室密密斟又是辦法,將不想跟他們聊的人隔開甚至踢走等等。那些日子,時間就是這樣消磨,還幸好我沒有誤了學業。

玩了一段時間,全盛期的BBS開始有聚會。由小型的一班相熟的人出來唱K,看電影,到後來大型的BBQ、飯聚,打籃球,打排球與及之後那些新站友認識聚會等等,我都有參與。

一直有人說網上識人很危險,品流複雜等等,那時候這個說法更嚴重,但我在BBS認識那麼多人,而且還屬於幾個圈子的朋友,都沒有什麼壞人,或者不良份子。當然喇,我是有聽過有的,但我真的沒有遇過。

因此,慢慢地真的跟當中某些成了朋友,數量還真的不少。數到最有印象的有兩件事:某年生日,他們很大群人為我在卡啦OK辦生日,我想應該是我活到今時今日最大型的生日會;另外,就是大學畢業那年,拿著畢業袍到處拍照,還跟一位同是港大理學院畢業的在同一天約了為數三十多人到港大影了一整天畢業照(是的,還成了後來某期中大大學線的報導之一),其實到那時,我們真的成了朋友,都不用說是來自BBS了。

大學畢業後,當然,那一班中堅份子慢慢有各自的生活,HKIBBS慢慢開始式微。不過我記得當時很多朋友都會慣性地Login,看看有什麼朋友在,就算,那時ICQ大行其道,而BBS的聊天室人氣不再,討論區不再熱鬧。無他,這是一份情意結。

就算這樣,我跟當時認識的,有某一大班,至今仍是好朋友:看著當中的結婚生子,依然有飯聚有牌打有見面,友情不變,而且還很珍貴。至於其他的,近幾年亦有在面書連上了,略略知道對方的近況,偶爾會聊兩句。

畢竟,我們都曾經度過某一段最快樂的時光,就算不算是最相熟的,總有感情在。

不是越來越老了,才開始想當年,寫了這篇。凡事總有原因:前兩天收到一個很難過的消息,某位認識的而且都有些交情的年紀相若的站友,原來早前因急病離世了。

別說是我短時間內收到兩個類似的消息,當我知道之後,就想起很多過往的快樂日子,然後,悲從中來。那天,突然在臉書上寫了,很想辦個Reunion,是的,很想,但不是說說那麼容易,看看有沒有時間及有同一想法的朋友去將之變成事實。

她很喜歡李克勤,那天,想起這首歌,這首我當年每次去卡啦OK差不多都唱的,選了個卡啦ok MV版,在這裡送給她。希望她的家人親友能夠安好。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維基百科)

原文刊於此

幻想之作!假如莫耶斯係超級市場老闆,會發生咩趣事?

莫耶斯可以將便利店打理得井井有條,但管理超級市場呢?

某個平行時空裡,香港有間曼聯超級市場,主席叫做費格遜。曼聯超級市場壟斷了香港市場廿多年,沒有人威脅到它的地位,雖然小商戶經常投訴曼聯壟斷,但費格遜早就跟政府勾結,所以這些投訴全部都不了了之。

曾經有套香港電影,叫做《少林超級市場》,入面的大奸角四哥說過:「供應商、物流商、廣告商,還有立法會功能組別、消費者委員會及特首,全部都是我的人,你怎跟我鬥!」外界普遍認為此話是諷刺費格遜的。


在我們這個平行時空,那段電影叫《少林足球》。

由於年老多病,費格遜想退位讓賢,由於自己的兩個兒子都不爭氣,只懂玩財技,連鄉村士多都搞不好,所以費格遜物色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才找到接班人。那人叫小莫,在港鐵站經營了愛華頓便利店上十年。他的便利店客似雲來,用最低的成本,賺得最多的錢,深受其他便利店行家的讚賞。

小莫沒有家底,由便利店小職員做起,之後儲夠錢,就開設了愛華頓便利店。在香港史上,歷史最悠久的是曼聯及阿仙奴兩大超市,而第三間就要數到愛華頓便利店。費格遜相中小莫做接班人,其實很有理由的。小莫眼光一流,曾經在南非發掘過派拿電髮精華油,更在代理到澳洲的卡希爾增高丸,並將在香港出品的朗尼肥仔水擺上架,而近年最受歡迎的有比利時品牌費蘭尼爆炸糖。

去年夏天,費格遜正式將曼聯的超市王國交給小莫。小莫一進董事局,就將物流部主管梅倫史甸及銷售部主管費蘭解僱,將自己便利店的執貨員菲臘尼維利空降做物流部主管,收銀員路特就空降做銷售部主管。

這一日,路特陪同莫耶斯巡視舖面,路特匯報:「老闆,朗尼肥仔水的生產商拒絕跟我們合作,我們應該找替補的產品,還是減他們上架費好?」

老員工傑斯說:「是前主席有部署地拒絕跟朗尼合作,因為朗尼產品越出越差。在主席你接手前,前主席已經將肥仔水擺到不顯眼的位置,就算明日下架,都不會有大影響。」

莫耶斯彷彿當自己仍是便利店的老闆,搖頭道:「我們不能得罪供應商的。朗尼是舊品牌,我們減他們上架費,最緊要留住他們!」

傑斯嘀咕:「向來都是我們剝削供應商的,哪會掉轉來,輪到我們要看供應商臉色。沒有朗尼肥仔水有甚麼問題,我們還有尹佩斯荷蘭豆。」

此時,耳利的莫耶斯聽到,立刻問道:「尹佩斯荷蘭豆是甚麼?以前做便利店沒有的。」

傑斯答道:「尹佩斯荷蘭豆是前主席去年引進的蔬菜,由宿敵阿仙奴超市搶過來的,很爽口,很受歡迎。」

莫耶斯說:「路特,明日跟尹佩斯說,我要加他上架費!」

傑斯忙道:「主席,這個不加得,這個是我們去年營業額比阿仙奴好的重要因素。前主席曾向尹佩斯許下承諾,不會亂加上架費!」

莫耶斯厲目一瞧傑斯,喝道:「剛才不是你說,我們超市不應看供應商臉色嗎?要是尹佩斯不願意,我們還可以找畢拿荷蘭豆,大家都是荷蘭來的,一樣好。尹佩斯不夠膽要脅我的!」

傑斯驚訝地說:「主席,畢拿荷蘭豆不行的,跟尹佩斯差好遠。」

路特加把口說:「我們便利店以前沒有尹佩斯荷蘭豆,一樣客似雲來,不緊要的。」

莫耶斯說:「傑斯,如果不是前主席央求我,見你是老臣子,我早就迫你提早退休,別要再質疑我!我曾經經營便利店11年而不倒,你說我的經驗比不比你豐富?」

傑斯不敢反駁,但他很想說:「你的是管理便利店的經驗,怎會跟超市一樣!」

莫耶斯說:「傑斯,帶我去貨倉看看吧。」


莫耶斯還跟一眾女工打好關係。

一走進貨倉,傑斯嚇到臉青,差點暈在地上,他見到一部部拖拉機及吊機被垃圾車運走。莫耶斯也覺奇怪,走去找物流部主管菲臘尼維利。菲臘尼維利大聲地解釋:「老闆,我覺得那些機械實在太麻煩,太沒有效率,所以把它們送走。」之後湊到莫耶斯耳邊說:「那部無鋒陣拖拉機很深奧,我不懂得用,還有那個4231型吊機,全部都是英文來的。」

莫耶斯也輕聲道:「其實我也不懂,以前在愛華頓便利店都沒有這些東西。」說罷兩主僕一起點頭,然後莫耶斯拍拍手,叫了所有工人過來,包括被嚇到腳步浮浮的傑斯。

菲臘尼維利說:「我們以後不要無鋒陣,不要4231,不要中路入滲,不要短傳,我們要用最原始的體能去搬貨。」之後他拿了一架手推車出來,續說:「這是442長傳急攻手推車,大家以後只要靠它運貨就可以。」

所有工人嘩然!莫耶斯說:「大家聽我說,這是對大家好的,多用手推車,多用點力,就等於做多點運動,有益健康呀!我跟菲臘主管,以前在愛華頓也是靠手推車運貨,結果運到成為香港最出色的便利店,我相信,將同一套放在超市都見效。」

「我暈了!」聽到此話,傑斯真的暈倒在工人之中。

原文刊於此

幻想之作!假如莫耶斯係超級市場老闆,會發生咩趣事?

莫耶斯可以將便利店打理得井井有條,但管理超級市場呢?

某個平行時空裡,香港有間曼聯超級市場,主席叫做費格遜。曼聯超級市場壟斷了香港市場廿多年,沒有人威脅到它的地位,雖然小商戶經常投訴曼聯壟斷,但費格遜早就跟政府勾結,所以這些投訴全部都不了了之。

曾經有套香港電影,叫做《少林超級市場》,入面的大奸角四哥說過:「供應商、物流商、廣告商,還有立法會功能組別、消費者委員會及特首,全部都是我的人,你怎跟我鬥!」外界普遍認為此話是諷刺費格遜的。


在我們這個平行時空,那段電影叫《少林足球》。

由於年老多病,費格遜想退位讓賢,由於自己的兩個兒子都不爭氣,只懂玩財技,連鄉村士多都搞不好,所以費格遜物色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才找到接班人。那人叫小莫,在港鐵站經營了愛華頓便利店上十年。他的便利店客似雲來,用最低的成本,賺得最多的錢,深受其他便利店行家的讚賞。

小莫沒有家底,由便利店小職員做起,之後儲夠錢,就開設了愛華頓便利店。在香港史上,歷史最悠久的是曼聯及阿仙奴兩大超市,而第三間就要數到愛華頓便利店。費格遜相中小莫做接班人,其實很有理由的。小莫眼光一流,曾經在南非發掘過派拿電髮精華油,更在代理到澳洲的卡希爾增高丸,並將在香港出品的朗尼肥仔水擺上架,而近年最受歡迎的有比利時品牌費蘭尼爆炸糖。

去年夏天,費格遜正式將曼聯的超市王國交給小莫。小莫一進董事局,就將物流部主管梅倫史甸及銷售部主管費蘭解僱,將自己便利店的執貨員菲臘尼維利空降做物流部主管,收銀員路特就空降做銷售部主管。

這一日,路特陪同莫耶斯巡視舖面,路特匯報:「老闆,朗尼肥仔水的生產商拒絕跟我們合作,我們應該找替補的產品,還是減他們上架費好?」

老員工傑斯說:「是前主席有部署地拒絕跟朗尼合作,因為朗尼產品越出越差。在主席你接手前,前主席已經將肥仔水擺到不顯眼的位置,就算明日下架,都不會有大影響。」

莫耶斯彷彿當自己仍是便利店的老闆,搖頭道:「我們不能得罪供應商的。朗尼是舊品牌,我們減他們上架費,最緊要留住他們!」

傑斯嘀咕:「向來都是我們剝削供應商的,哪會掉轉來,輪到我們要看供應商臉色。沒有朗尼肥仔水有甚麼問題,我們還有尹佩斯荷蘭豆。」

此時,耳利的莫耶斯聽到,立刻問道:「尹佩斯荷蘭豆是甚麼?以前做便利店沒有的。」

傑斯答道:「尹佩斯荷蘭豆是前主席去年引進的蔬菜,由宿敵阿仙奴超市搶過來的,很爽口,很受歡迎。」

莫耶斯說:「路特,明日跟尹佩斯說,我要加他上架費!」

傑斯忙道:「主席,這個不加得,這個是我們去年營業額比阿仙奴好的重要因素。前主席曾向尹佩斯許下承諾,不會亂加上架費!」

莫耶斯厲目一瞧傑斯,喝道:「剛才不是你說,我們超市不應看供應商臉色嗎?要是尹佩斯不願意,我們還可以找畢拿荷蘭豆,大家都是荷蘭來的,一樣好。尹佩斯不夠膽要脅我的!」

傑斯驚訝地說:「主席,畢拿荷蘭豆不行的,跟尹佩斯差好遠。」

路特加把口說:「我們便利店以前沒有尹佩斯荷蘭豆,一樣客似雲來,不緊要的。」

莫耶斯說:「傑斯,如果不是前主席央求我,見你是老臣子,我早就迫你提早退休,別要再質疑我!我曾經經營便利店11年而不倒,你說我的經驗比不比你豐富?」

傑斯不敢反駁,但他很想說:「你的是管理便利店的經驗,怎會跟超市一樣!」

莫耶斯說:「傑斯,帶我去貨倉看看吧。」


莫耶斯還跟一眾女工打好關係。

一走進貨倉,傑斯嚇到臉青,差點暈在地上,他見到一部部拖拉機及吊機被垃圾車運走。莫耶斯也覺奇怪,走去找物流部主管菲臘尼維利。菲臘尼維利大聲地解釋:「老闆,我覺得那些機械實在太麻煩,太沒有效率,所以把它們送走。」之後湊到莫耶斯耳邊說:「那部無鋒陣拖拉機很深奧,我不懂得用,還有那個4231型吊機,全部都是英文來的。」

莫耶斯也輕聲道:「其實我也不懂,以前在愛華頓便利店都沒有這些東西。」說罷兩主僕一起點頭,然後莫耶斯拍拍手,叫了所有工人過來,包括被嚇到腳步浮浮的傑斯。

菲臘尼維利說:「我們以後不要無鋒陣,不要4231,不要中路入滲,不要短傳,我們要用最原始的體能去搬貨。」之後他拿了一架手推車出來,續說:「這是442長傳急攻手推車,大家以後只要靠它運貨就可以。」

所有工人嘩然!莫耶斯說:「大家聽我說,這是對大家好的,多用手推車,多用點力,就等於做多點運動,有益健康呀!我跟菲臘主管,以前在愛華頓也是靠手推車運貨,結果運到成為香港最出色的便利店,我相信,將同一套放在超市都見效。」

「我暈了!」聽到此話,傑斯真的暈倒在工人之中。

原文刊於此

尋訪小津光影世界 日本映畫之鄉尾道

《東京物語》中笠智眾和原節子經典一幕,在尾道淨土寺取景,後方的是架在火車軌上的一排排電線

2013年是日本電影大師小津安二郎誕生110週年,他於12月12日出生,同時也是他的死忌。小津安二郎最為人所熟悉的作品《東京物語》(1953),有關一對長居家鄉的年老夫婦到東京探訪子女的故事。各子女卻因為工作和生活環境所限,跟遠渡而來的父母共處時間其實不多,最後老母達成探訪所有子女的心願之後,因旅途舟車勞頓、身心俱疲之下在故鄉病故。《東京物語》兩老的故鄉,就是對著瀨戶內海的尾道,於戲中亦展現出一份濃厚的鄉土情懷。從廣島到尾道坐火車要兩個多小時,我卻不時在想,我快將來到《東京物語》的故鄉。

小津安二郎 – 沿《東京物語》場景散步


尾道淨土寺今貌,比拍攝《東京物語》時多了一排排的建築

跟着《東京物語》散步圖,走到淨土寺,那裏是笠智眾演的老父知道老伴離世後那個早上散心的地方,亦是跟媳婦原節子遙望遠方經典一幕的拍攝場地。今日的淨土 寺,比電影拍攝時明顯擴建了不少,多了高牆和不同的別院,令整個空間擠迫了不少,已沒有電影中的遼闊視野,亦因高牆所阻,已不能像笠智眾和原節子般遙望海 港;反而在淨土寺下的鐵路則多年如一樣,今日在路上依然可以找到幾乎跟《東京物語》中拍攝火車走過時的角度,而山下的樓房依然是矮矮的,不少還是舊房子, 作為小津影迷真的會為火車走過時的景象而興奮。

尾道映畫資料館

作為電影迷,火車到埗,第一時間要去的是尾道映畫資料館。尾道約二百八十四平方公里,地方不算大,從火車站穿過購物街沿海邊一直走,約三十分鐘便到映畫資 料館。資料館是一座兩層高的舊式房子,一進館已見「主角」小津安二郎、他所用過一系列拍攝器材、獨有「離地之三尺」的攝影機、那矮矮的小木椅、在尾道拍攝 《東京物語》(一九五三)和拍攝其他電影時的劇照,當眼處有一張《東京物語》尾道旅遊圖,有電影畫面和尾道今貌的對比,可見變遷不少,但依然可以見到電影 中的鳳毛麟角。


小津安二郎獨有拍攝風格「離地之三尺」所用的攝影機和小木椅


《東京物語》尾道地圖

新藤兼人 – 《裸島》場景 纜車仍未變

尾道映畫資料館二樓則是另一老牌導演、去年以一百○一歲高壽離世新藤兼人的專區,簡單地展出一些當年的電影海報和場刊。除了小津安二郎外,新藤兼人是另一 位跟尾道關係密切的導演,他的名作《裸島》(一九六○年)主角一家住在荒蕪的瀨戶內海小島,過着近乎原始的農耕式生活,島的對岸就是代表着繁榮和文明的尾 道。今天,《裸島》中燈火閃閃的對岸不少地方已成為各有特色的餐廳,當中尤以拉麵店最為聞名,若跟日本朋友說去了尾道,他們會二話不說會問你有否品嘗過尾 道拉麵。而今天已成尾道標誌的千光寺登山纜車,亦曾出現在新藤兼人的《裸島》裏,戲中小孩登上纜車,不只是單純觀光的娛樂,簡直是跟「裸島」的原始生活有 着天堂和地獄般的對比。


今日尾道的登山纜車


《裸島》中纜車穿過尾道廟群屋頂之鏡頭

大林宣彥 – 生於斯 長於斯 拍於斯

尾道不止是電影大師小津安二郎和新藤兼人名作的拍攝場地,更是八十年代名導大林宣彥土生土長的地方。大林宣彥對尾道有相當濃厚的感情,最少有六部電影在尾 道拍攝,分別稱為「尾道三部曲」和「新尾道三部曲」,當中以原田知世主演的《穿越時空的少女》(一九八三年)最為聞名,在二千年代亦重新拍了一部動畫版和 仲里依紗主演的新電影版。我是從《穿越時空的少女》認識並開始留意尾道這個地方,戲中最吸引的是很多迂迴的山徑,穿過全是典雅的木建築,山徑窄小迂迴,但 視野卻很遼闊,可從多個角度看到一排排在緩坡上的舊房子和遠處海港,構成一幕幕尾道獨特的風景。


在今天的尾道山徑上,依然可以輕易地看到對岸

導演親筆敬告遊客安靜遊

今天,我們只要沿着連繫各寺廟的步道行走,依然很容易地感受到大林宣彥鏡頭下的獨特尾道風光。尾道的觀光局更 視大林宣彥為生招牌,推出有關他的電影拍攝場地的散步圖,會發現大林宣彥取景的地方幾乎遍佈尾道每個角落。甚或,我曾路過民居貼出由大林宣彥親筆寫的告 示,敬告遊客游走時不要打擾當地居民的寧靜。而跟當地人談起大林宣彥,我雖不通日語也不難看出他們的自豪,老一輩的更會跟我說大林宣彥年輕時住在哪裏,年 輕時大家會一同去釣魚等等。


大林宣彥敬告遊客不要打擾居民的告示

志賀直哉 林芙美子 – 暗夜行路 放浪如浮雲

除電影外,尾道亦跟日本文學有相當重要的關係。以「小說之神」見稱的志賀直哉舊居,今天依然尚在尾道的山邊並開放給遊客參觀,他的名作《暗夜行路》主角因心情鬱悶而出走到到尾道旅遊數月,事實上志賀直哉就在這舊居寫下了《暗夜行路》的草稿;相比志賀直哉,著有成瀨巳喜男拍成經典電影《浮雲》(1955)、和《放浪記》(1962) 的女作家林芙美子,更受尾道居民愛戴。在尾道完成小學至高中的林芙美子,現已成為尾道市的象徵,在市中心有她的銅像,到處都有著她作品的字碑,商店街內有有以她名字命名的餐廳、咖啡館、雜貨店,甚或連酒吧也會掛著她名作《放浪記》的字句。林芙美子的手稿和各精美的舊版書籍,現存於尾道市文學館內,館的職員很是親切,還親自帶我從文學館走到志賀直哉的舊居。


志賀直哉故居的景觀,也是名作《暗夜行路》取景的地方


以林芙美子命名的茶室

俳句信箱 隨興寫詩

尾道到處瀰漫着濃厚的人文情懷。在山上詩興所至,可於俳句信箱取出提句紙筆記下當時心情,順道參加每年一道的俳句比賽;山上各處會列明某某畫家的寫生地, 並可跟畫作照片互相對照,山路之中又有一段名為「貓之細道」,名字明顯源自俳人松尾芭蕉遊記《奧之細道》,其實是一系列由舊宅改建而成的私人博物館,如 「大林宣彥電影資料館」、「招財貓美術館」、「宮澤賢治的世界」等等,有些需要入場費,有些其實更像酒吧或咖啡室。商店街內幾乎每一間小店都很有特色,可 惜它們很多不到六時已關門。


尾道山上的俳句信箱

後記 – 紙扇‧煙花‧高峰秀子

在尾道的最後一晚,我在一舊式日本餐廳用飯,我用英文跟有限的日文詞語跟廚師和店員談天,我見餐廳掛著《放浪記》的字句,我跟他們說我很喜歡《放浪記》的女主角高峰秀子。一店員嘗試糾正我,說高峰秀子演的是《浮雲》;我回應高峰秀子也演過《放浪記》。離開時,店員送了兩把紙扇給我,紙扇上有尾道煙花會的圖片,她說尾道的煙花很美,希望我有機會重回尾道看煙花。
這兩把紙扇我一直胡亂的插在書架上,但早些日子,我又重看了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才發現電影中眾人在家中也揮著同樣式的紙扇,但扇上印著的圖片,卻是《浮雲》和《放浪記》的女主角高峰秀子。旅遊最珍貴的紀念,就是在叫人感動的地方,有著值得感動的回憶。


當日我在尾道,店員所贈我的兩把紙扇


《東京物語》中,眾人在家中揮著的紙扇,印有高峰秀子的模樣

(原文刊於明報2014年1月5日)

原文刊於此

尋訪小津光影世界 日本映畫之鄉尾道

《東京物語》中笠智眾和原節子經典一幕,在尾道淨土寺取景,後方的是架在火車軌上的一排排電線

2013年是日本電影大師小津安二郎誕生110週年,他於12月12日出生,同時也是他的死忌。小津安二郎最為人所熟悉的作品《東京物語》(1953),有關一對長居家鄉的年老夫婦到東京探訪子女的故事。各子女卻因為工作和生活環境所限,跟遠渡而來的父母共處時間其實不多,最後老母達成探訪所有子女的心願之後,因旅途舟車勞頓、身心俱疲之下在故鄉病故。《東京物語》兩老的故鄉,就是對著瀨戶內海的尾道,於戲中亦展現出一份濃厚的鄉土情懷。從廣島到尾道坐火車要兩個多小時,我卻不時在想,我快將來到《東京物語》的故鄉。

小津安二郎 – 沿《東京物語》場景散步


尾道淨土寺今貌,比拍攝《東京物語》時多了一排排的建築

跟着《東京物語》散步圖,走到淨土寺,那裏是笠智眾演的老父知道老伴離世後那個早上散心的地方,亦是跟媳婦原節子遙望遠方經典一幕的拍攝場地。今日的淨土 寺,比電影拍攝時明顯擴建了不少,多了高牆和不同的別院,令整個空間擠迫了不少,已沒有電影中的遼闊視野,亦因高牆所阻,已不能像笠智眾和原節子般遙望海 港;反而在淨土寺下的鐵路則多年如一樣,今日在路上依然可以找到幾乎跟《東京物語》中拍攝火車走過時的角度,而山下的樓房依然是矮矮的,不少還是舊房子, 作為小津影迷真的會為火車走過時的景象而興奮。

尾道映畫資料館

作為電影迷,火車到埗,第一時間要去的是尾道映畫資料館。尾道約二百八十四平方公里,地方不算大,從火車站穿過購物街沿海邊一直走,約三十分鐘便到映畫資 料館。資料館是一座兩層高的舊式房子,一進館已見「主角」小津安二郎、他所用過一系列拍攝器材、獨有「離地之三尺」的攝影機、那矮矮的小木椅、在尾道拍攝 《東京物語》(一九五三)和拍攝其他電影時的劇照,當眼處有一張《東京物語》尾道旅遊圖,有電影畫面和尾道今貌的對比,可見變遷不少,但依然可以見到電影 中的鳳毛麟角。


小津安二郎獨有拍攝風格「離地之三尺」所用的攝影機和小木椅


《東京物語》尾道地圖

新藤兼人 – 《裸島》場景 纜車仍未變

尾道映畫資料館二樓則是另一老牌導演、去年以一百○一歲高壽離世新藤兼人的專區,簡單地展出一些當年的電影海報和場刊。除了小津安二郎外,新藤兼人是另一 位跟尾道關係密切的導演,他的名作《裸島》(一九六○年)主角一家住在荒蕪的瀨戶內海小島,過着近乎原始的農耕式生活,島的對岸就是代表着繁榮和文明的尾 道。今天,《裸島》中燈火閃閃的對岸不少地方已成為各有特色的餐廳,當中尤以拉麵店最為聞名,若跟日本朋友說去了尾道,他們會二話不說會問你有否品嘗過尾 道拉麵。而今天已成尾道標誌的千光寺登山纜車,亦曾出現在新藤兼人的《裸島》裏,戲中小孩登上纜車,不只是單純觀光的娛樂,簡直是跟「裸島」的原始生活有 着天堂和地獄般的對比。


今日尾道的登山纜車


《裸島》中纜車穿過尾道廟群屋頂之鏡頭

大林宣彥 – 生於斯 長於斯 拍於斯

尾道不止是電影大師小津安二郎和新藤兼人名作的拍攝場地,更是八十年代名導大林宣彥土生土長的地方。大林宣彥對尾道有相當濃厚的感情,最少有六部電影在尾 道拍攝,分別稱為「尾道三部曲」和「新尾道三部曲」,當中以原田知世主演的《穿越時空的少女》(一九八三年)最為聞名,在二千年代亦重新拍了一部動畫版和 仲里依紗主演的新電影版。我是從《穿越時空的少女》認識並開始留意尾道這個地方,戲中最吸引的是很多迂迴的山徑,穿過全是典雅的木建築,山徑窄小迂迴,但 視野卻很遼闊,可從多個角度看到一排排在緩坡上的舊房子和遠處海港,構成一幕幕尾道獨特的風景。


在今天的尾道山徑上,依然可以輕易地看到對岸

導演親筆敬告遊客安靜遊

今天,我們只要沿着連繫各寺廟的步道行走,依然很容易地感受到大林宣彥鏡頭下的獨特尾道風光。尾道的觀光局更 視大林宣彥為生招牌,推出有關他的電影拍攝場地的散步圖,會發現大林宣彥取景的地方幾乎遍佈尾道每個角落。甚或,我曾路過民居貼出由大林宣彥親筆寫的告 示,敬告遊客游走時不要打擾當地居民的寧靜。而跟當地人談起大林宣彥,我雖不通日語也不難看出他們的自豪,老一輩的更會跟我說大林宣彥年輕時住在哪裏,年 輕時大家會一同去釣魚等等。


大林宣彥敬告遊客不要打擾居民的告示

志賀直哉 林芙美子 – 暗夜行路 放浪如浮雲

除電影外,尾道亦跟日本文學有相當重要的關係。以「小說之神」見稱的志賀直哉舊居,今天依然尚在尾道的山邊並開放給遊客參觀,他的名作《暗夜行路》主角因心情鬱悶而出走到到尾道旅遊數月,事實上志賀直哉就在這舊居寫下了《暗夜行路》的草稿;相比志賀直哉,著有成瀨巳喜男拍成經典電影《浮雲》(1955)、和《放浪記》(1962) 的女作家林芙美子,更受尾道居民愛戴。在尾道完成小學至高中的林芙美子,現已成為尾道市的象徵,在市中心有她的銅像,到處都有著她作品的字碑,商店街內有有以她名字命名的餐廳、咖啡館、雜貨店,甚或連酒吧也會掛著她名作《放浪記》的字句。林芙美子的手稿和各精美的舊版書籍,現存於尾道市文學館內,館的職員很是親切,還親自帶我從文學館走到志賀直哉的舊居。


志賀直哉故居的景觀,也是名作《暗夜行路》取景的地方


以林芙美子命名的茶室

俳句信箱 隨興寫詩

尾道到處瀰漫着濃厚的人文情懷。在山上詩興所至,可於俳句信箱取出提句紙筆記下當時心情,順道參加每年一道的俳句比賽;山上各處會列明某某畫家的寫生地, 並可跟畫作照片互相對照,山路之中又有一段名為「貓之細道」,名字明顯源自俳人松尾芭蕉遊記《奧之細道》,其實是一系列由舊宅改建而成的私人博物館,如 「大林宣彥電影資料館」、「招財貓美術館」、「宮澤賢治的世界」等等,有些需要入場費,有些其實更像酒吧或咖啡室。商店街內幾乎每一間小店都很有特色,可 惜它們很多不到六時已關門。


尾道山上的俳句信箱

後記 – 紙扇‧煙花‧高峰秀子

在尾道的最後一晚,我在一舊式日本餐廳用飯,我用英文跟有限的日文詞語跟廚師和店員談天,我見餐廳掛著《放浪記》的字句,我跟他們說我很喜歡《放浪記》的女主角高峰秀子。一店員嘗試糾正我,說高峰秀子演的是《浮雲》;我回應高峰秀子也演過《放浪記》。離開時,店員送了兩把紙扇給我,紙扇上有尾道煙花會的圖片,她說尾道的煙花很美,希望我有機會重回尾道看煙花。
這兩把紙扇我一直胡亂的插在書架上,但早些日子,我又重看了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才發現電影中眾人在家中也揮著同樣式的紙扇,但扇上印著的圖片,卻是《浮雲》和《放浪記》的女主角高峰秀子。旅遊最珍貴的紀念,就是在叫人感動的地方,有著值得感動的回憶。


當日我在尾道,店員所贈我的兩把紙扇


《東京物語》中,眾人在家中揮著的紙扇,印有高峰秀子的模樣

(原文刊於明報2014年1月5日)

原文刊於此

膠事批發手記:政治家世代之死

(原載於:寰雨膠事錄

膠事錄之所以出現,很大程度和香港新聞實在太多烏烟瘴氣不無關係。然而有個多年不得志的政客,竟然搞到在社交網絡,公然招惹鍵盤戰士來用文明還是道理「說服」自己,何其不堪,然而同時國際新聞卻傳來以色列沙龍逝世,就顯得更加不堪。

 

p00ybc31_640_360

 

何以不堪呢?沙龍在長期昏迷前可是以色列政壇的「惹火人物」,試過一去參觀阿克薩清真寺,就導致巴勒斯坦人「大起義」。技術上,這起義到今天還持續,然而沙龍的挑機是在2000年,一挑就是14年未平息,香港的「挑機」也算什麼呢?

而沙龍富爭議的一生,挑機到人稱「推土機」,不是浪得虛名:負責籌建以色列特種部隊的軍官出身;一路到贖罪日戰爭,退役度假中都要被緊急奉召,自己駕車上戰場,立即領軍,大膽穿過埃及軍隊薄弱部,成功扭轉頹勢,殺到距離開羅99公里;到後來做國防部長,親自帶兵入黎巴嫩趕巴勒斯坦人,當然還有阿拉伯世界口中惡名昭著 的「大屠殺」。

 

ARIEL SHARON IN SINAI - 1970S

 

但沙龍稱得上政治家的原因,並不在於衝衝衝:2000年看准時間挑機,一舉成為總理;到後來利庫德集團不認同他的觀點,自己帶議員出走組新黨;為了守住大部分猶太殖民區,他夠膽宣布撤離部分殖民區,以退為進;更建立隔離牆,爲未來邊界造成既定事實。這種決定,除了要沙龍這種威望和軍功壓場,還要戰場上那種魄力和藝高人膽大,不是現在檯面養尊處優的政客可同日而語,要上溯戴高樂才有類似的魄力。

但世事總是如此,正當沙龍的政治家生涯如日中天,他卻中風昏迷不醒。當然接替的以色列總理,還是走不出沙龍的框框。如果沙龍還是清醒,中東會是怎麼養呢?真的無法想像。

對於批發專員來講,沙龍的總理生涯,是極少數可以同步跟進的政治家生涯,衝擊很大。最近不少名人逝世,總會聽到新聞還是評論說是甚麼年代的結束,而沙龍之後,政治家還有幾人,至少可以肯定的事,不是某爵士回復一些殖民地體制慣例,就可以揚揚自得說自己志願是「政治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