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首爾】我在都市中找到動物園。梨大站 ZOO Coffee

這次來的ZOO Coffee位於梨大站附近,其實就是剛好在梨花女子大學門外的地方,店面非常好找,在梨大商圈逛到累的話可以來吃東西、喝咖啡。

(還沒看過白雪下的梨花女子大學이화여자대학교,可以點連接去看一下啦。)

除了名字本身能讓人猜到ZOO Coffee的主題,看到招牌上的可愛動物也應該馬上聯想到動物。

這家店蠻大,假日過來也不用等位置。

白老虎的眼神也太兇悍了吧!

長頸鹿剪影是我最愛的裝潢部份,有一點像在非洲大草原日落時,看著長頸鹿回家的感覺。

地上也有一堆動物玩偶。

這是點餐的地方,就在大門旁邊。

Order的地方有小動物。

Pick up也有,還是我很喜歡的小浣熊。

點餐之後就回座位等,約5分鐘。

甜點控又出動,忍不住點了一份Honey Bread。ZOO Coffee的吐司外皮烤得香脆,麵包鬆軟,再加上濃郁的奶油,三種口感加起來就是無敵的天堂組合,愛死了!

其實去首爾之前就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能失控,免得回香港後又掉進無限輪迴的減肥地獄,結果……由於天氣冷到不行,所以每天都在吃吃吃,想說補充一下能量嘛(其實沒有也消耗過很多XD),看來將會有一半的首爾博文都是在吃的。

普通的Latte,我不太會喝咖啡,所以也沒辦法寫什麼,不過讓我覺得蠻驚喜的是豹紋紙杯,還有印上 ZOO Coffee Logo的隔熱紙,非常特別,在外面都沒看過。

我找不到 ZOO Coffee確實的地址,反正這家就在梨大的正門旁邊,如果大家想看韓文的這可以直接到官網參考。

我的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travelwithstella

更多首爾遊記:

超人氣之三清洞美食。먹쉬돈나芝士年糕鍋

巷弄中的滋補美食。土俗村蔘雞湯。토속촌삼계탕

明洞M Plaza。韓國觀光公社之免費韓服體驗

白雪皚皚的梨花女子大學。이화여자대학교。Ewha Womans University

溫馨平價小公寓。首爾車站Gom Guesthouse

感受韓國的歷史文化。경복궁景福宮

女生最愛的粉紅色世界。陶醉在弘大Hello Kitty Cafe的夢幻國度

白雪下的浪漫法國小村。坡州普羅旺斯村프로방스마을。La Provence

我在都市中找到動物園。梨大站 ZOO Coffee

【政改】特首候選人三道大閘

【政改】參選特首的三度大閘

 

這還是我認識的地方嗎?

2014年,城市內的每一吋地方都迫滿人,每星期都發生不可思議的鬧劇,每一日都聽到顛倒是非的謬論,我問自己,這還是我認識的地方嗎?

每日的問,卻沒有答案;每日的看,卻想不出行動。看著這個城市內熱心的人一個個的倒下,看著一個個學生犧牲自己去守護這個城市,我再問自己,有什麼可以做?

作為一群剛走進社會的80後,我們還有很多夢想未達成,但看著這個城市由一個繁盛自由的「家」,變成現在荒誕混亂的「直轄市」,相信你和我都有著相同的感慨,卻覺得到無力插手。

但有一點是不能否認的,你和我都依然愛著這個城市。而這份感情其實就是最大的動力,你和我多一點的關注和了解都是必須的。

在這個亂世下,每天都有新的鬧劇上演。而每場鬧劇背後都可能有不同的目的。炮製這個「懶人豆沙包」,就是希望為大家弄清楚每場鬧劇的資訊,讓更多人清楚明白究竟這個城市正步入一個怎麼樣的末路。

今年7月1日,我和很多平時不太理會時事的朋友走了上街,有幾位最後更留守到翌日早上。為的是希望犧牲自己少少的時間去表達一份對「真正普選」殷切的訴求。到本月初,卻得知這個「真正普選」已被下了三道大閘。

 

這三道大閘究竟是怎麼回事?

香港人,各有各的生活、各有各的忙碌。中央、建制政客都重覆地說,「特首普選要依《基本法》」、「普選要按人大決定」、「2017年有票梗係要」等等。8月31日,人大宣布落閘,它所影響的,是我們在2017年普選中可以有什麼樣的候選人。但究竟大家對這三道大閘,又有多認識?

 

第一道閘:2017年開始,有權提名特首候選人的,鐵定只有「提名委員會」(提委會)。提委會的人數、組成和委員的產生辦法,都要按照現行選特首的「選舉委員會」(選委會)的產生辦法,即提委會只有1200名委員,由四大界別組成。

300人來自工商、金融界,300人來自專業界,300人來自勞工、社會服務、宗教等界別,其餘300人為立法會議員、區域性組織代表、香港地區全國人大代表、以及香港地區全國政協委員的代表。全港選民中只有約7%的人有資格投票或參選成為提委會的委員。

問題是,整個提委會的組成嚴重缺乏代表性,界別的劃分亦有問題。在1200名委員中,60席來自早已式微的漁農業、112席來自不知代表誰的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和鄉議局。他們憑甚麼代表你和我提名特首?而這四大界別篩選出來的特首候選人所維護的會是誰的利益?是全港市民的利益,還是該1200名有權決定他們可否出線的委員的利益?

 

第二道閘:擬參選特首人須取得過半數提委會委員提名,才能出閘選特首。這個門檻不合理地高(現時特首候選人只需八分一選委會委員提名即可入閘),不論是本土派或是泛民派,就算部分建制派亦難以出選。當中所引伸的問題亦很大,這留待下兩集「懶人豆沙包」再解釋。

 

第三道閘:提名委員會只能選出2至3個候選人。以往的特首選舉,就算是18年前的第一屆特首選舉,都是「八分一提名入閘」,意味一直以來,特首選舉最多可以有8個候選人。由最多8個候選人,到現在最多3個,這個不是「大躍退」嗎?

 

一人一票?這一票有用嗎?

無疑,在人大這三道大閘下,2017整個特首選舉已被限制得密不透風,不似人型。新民黨與經民聯[民建聯?]等政黨,在人大決定前所提出的政改方案,也沒有人大決定這般高的門檻。莫說是泛民,現在就連建制派之間也未必能夠有一個自由的選舉。

「一人一票」?「有票,梗係要」?但一人一票前,究竟有誰可以給我們選,這點至關重要,亦正是人大這三道大閘所衍生的問題。

 

【週日環乳膠事錄】「阿爾卑斯性感女神月曆」惹火激凸露乳出爐

瑞士 – 性感和自然是否衝突?至少德奧系的性感農民月曆顯示,兩者可以很好的「天人合一」。而該日曆在2014年出版時改名做「阿爾卑斯性感女神月曆 Alpengirls-Kalender」,而今年所有獲選「佳麗」都在瑞士山區,以更惹火的姿態,拍出供明年月曆使用的性感圖片。

 

media.media.0c10403d-8b6f-4a7d-85cb-f62aa6869a88.normalized

media.media.1bf56649-6687-4052-99e7-1e5c6658ca35.normalized

media.media.4adc4023-e304-45e5-a72d-00c0353d8e08.normalized

media.media.28e8b14f-3a74-43be-a232-5ba5786fc9b6.normalized

media.media.88c0a805-f04c-4cae-8075-e863c6f12cdc.normalized

media.media.89ba912d-bd2c-4792-b5da-4ce63a1dfabc.normalized

media.media.164ff2a1-2f84-4b98-ac5a-23ff38a8a4eb.normalized

media.media.07332508-b57a-4af9-b586-6acb54f2b8c2.normalized

media.media.a326a65c-4728-4479-ba48-350c68a44192.normalized

media.media.b657b9df-a6a3-4809-a4b0-bdf6b600d0f1.normalized

media.media.dbf80fcc-4e65-4030-aa97-20e85dc503b4.normalized

media.media.f1c4a57b-b827-457c-ba5d-c14bd36083c2.normalized

 

 

慕尼黑晚報

 


 

歡迎梁松出山 歸隊謊言治港

作者按:盛傳是下屆特首人選之一、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表示,一人一票選舉只是民主的一部份,不少政客為了選票而提出減稅和派糖措施,就像美國債台高築,將留給子孫的盈餘都花費掉。

沉寂已久的阿松終於出山,不理復出傳聞高調指點江山;但不說猶自可,一說便觸到了香港人的痛處:逾千億鐵路基建大白象工程剛出台,到底是誰在瓜分香港儲備?大家是否已擦亮眼睛辨清真相?

本文原題為〈關於7,500億儲備,及如何將之謀奪的歷史考察 〉,節錄自土地正義聯盟:《出賣新界東北──解構地產霸權的5大攻略》一書,即將出版。

按照《基本法》第107條,特區政府奉行審慎理財,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顯然而見,這是《基本法》其中一條最沒有被遵守的條文:特區政府被認為經常刻意大幅低估財政收入,製造巨額盈餘,量入而不為出,財政儲備年年創新高,因此被廣泛批評為守財奴。

然而,這只是真相的其中一半。

亂花錢並非歴史特例

在公眾較少關注的隱蔽環節,特區政府其實並沒有審慎理財,毫不量入為出,根本可說是不折不扣的大花筒。表面上,守財奴和大花筒是南轅北轍的迥異角色,不應該亦不可能同時存在。但事實上,這邊廂特區政府高擧「審慎理財」的旗幟,成功排拒增加經常性支出的政治壓力;那邊廂卻偷偷地暗渡陳倉,毫無節制地大幅度亂花錢,讓數以百億計的公帑白白流失。尤其甚者,政府總是打着公眾利益、特別是效益無法評估的長遠投資作為借口,堂而皇之將巨額資金挪用轉移,最終獲益的卻只是極少數的利益集團。

回歸之初,特首董建華提倡「大政府」思維,致力推動香港經濟轉型,在首任財政司司長曾蔭權任內,公私營產業合作有長足的發展,如數碼港、迪士尼、西九文化區、機場博覽館和東涌吊車等。這些計劃表面上是想提高香港的長遠競爭力,但實質效果則是向私人機構輸送利益,這早已是眾所周知的客觀事實。到了2001年梁錦松接任財政司司長,面對特區政府巨額財赤,他固然大力推行緊縮開支政策,但為了進一步開拓政府收入來源,卻在市場氣氛極差之下賤賣資產,推動領滙上市和研究機管局、五橋一隧等私營化計劃,平白將公共資產賤價轉化為私人資產。若不是梁錦松因為「偷步買車」提早下台,賤賣資產的數目就肯定更多。然而和今時今日相比,這些亂花錢的例子實在只是小巫見大巫。

到唐英年於2003年接任財爺一職後,香港經濟逐步重拾升軌,政府開始面對巨額財政盈餘的「煩惱」,他在2007年預算案開始建立「派糖」傳統。接任人曾俊華看似是最保守的財爺,但「派糖」的力度則不斷變本加厲,包括2011年度推出廣受爭議的6,000元計劃,一下子便花掉了庫房逾300億元。表面上,這些所謂一次性紓困措施,皆是在不增加經常性支出下「還富於民」;但當中包括電費、租金補貼和差餉減免等,公帑皆直接落在兩電、房委會和大量沒有紓困需要的業主手中。到了2014年,曾俊華建議拿出2,200億、即接近三分一財政儲備,再扣起日後每年部份財政盈餘,成立「未來基金」發展基建,就更將搖身一變香港歴來最瘋狂的大花筒。

基本工程開支的糊塗賬

追本溯源,我們在《不是土地供應:香港土地問題迷思與真象》一書中已指出,從1985年開始,香港基建開支皆從「基本工程儲備基金」(Capital Works Reserve Fund)的特別賬目支付,政府會將每年地價收入撥入基金,作為只限用於基建的「非經常性支出」。於是土地發展出現了一個資本「旋轉門」的現象:與土地有關的收益撥入上述基金,而基金內的公帑再度投放予土地有關的工務工程,形成一個恆常不斷開發環境、製造土地、興建基建工程的循環系統。既興建鐵路催谷租金樓價,亦協助不少新界地產項目造渠鋪路,三十年間不斷的賣地與基建投放,不但並未有解決房屋等問題,反而成為加劇土地房屋問題的共謀。

正如中大前副校長廖柏偉近期提及,由1980至1997年地價收入總額為3,092億元,基本工程開支則是2,184億元,因此「地價凈收入盈餘」為909億;相比之下,在1997至2013年地價收入上升了一倍,總額為6,104億元,但基本工程開支卻上升了一倍半,達到5,542億元,期間地價凈收入盈餘僅為562億,平均每年只有35億而已。 弔詭的是,廖柏偉的研究原是試圖告訴大家,扣除基本工程開支後的地價凈收入盈餘偏低,因此不足構成長期穩定的收入來源,以用作支持經常性支出的增加,其出發點原是要為守財奴作風保駕護航;但廖柏偉卻竟完全沒有注意到,問題關鍵根本不在於回歸以來地價收入偏低,而是基本工程開支增長過快,晉身成為特區政府財政真正的「無底洞」,基建則愈益成為低效低能的「大白象」工程!

又或正如黃永志更具體地指出,由2007至2014年基建開支由每年266億,大幅增加至782億,亦即金額上增加了194%。同期教育只增加了40%,衛生只增加了69%,社會福利只增加了77%。2014年已預算的782億的建基開支,是所有政策開支中最高的一項。計算各項政策開支佔公共開支比例,由2005年至今社福只上升5.6%,衛生只上升1.6%,而教育更跌了21.3%,但基建則上升37.1%。黃永志指出這是由於特區政府的規劃,要跟據「十二五規劃」進行融合,因此大量白象基建包括高鐵、港珠澳大橋、新界東北發展等等就出現。「這種劣質經濟融合,是用你的錢益地產金融佬,我們的家變成了金融大鱷的大賭場,大嶼山這個最後的後花園,則變成了融合後的商業城。」

未來基金:讓基建掏空香港

然而,基本工程開支只是謀奪財政儲備的開端,未來基金才是將來真正的戲肉所在。林茵和林芷筠在對未來基金的詳細分析中則指出,由於中國人向有「積穀防饑」觀念,因此財爺打出「為未來儲錢」的旗號,很少有人會反對,但其實這是套花錢而非儲錢的語言偽術。
近年政府大興土木,多項跨境基建同步上馬,又嚴重超支,已為全港市民積下近3,500億基建債項,相當於過去六年地價收入總和、或整體財政儲備的一半。情況就似有人揮金如土、欠下卡數累累,卻跟家中老人說「幫你拎啲儲蓄去買個新嘅投資產品,你未來就唔洗憂喇!」你敢將錢交給他嗎?

她們指出在2014年預算案中,財政司長曾俊華多次強調「人口老化會對公共財政帶來持久挑戰 」,以作為成立未來基金的理由,令市民誤以為未來基金將用於增加社福開支照顧長者。但其實在財政預算案第143段已明言,未來基金將用來發展基建:
「我們可以考慮效法其他經濟體,研究儲蓄計劃,未雨綢繆。例如,我們可以考慮利用土地基金為基礎,加入每年盈餘的一部分,設立未來基金,即使政府持續入不敷支,都有一定後備資源,可開展關鍵的基建項目,繼續推動香港經濟發展。」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亦表示,未來基金傾向用於「本港基建,包括房屋及土地重整等所有公共工程 」、「會比應付持久需要的開支更適合 」。

她們指出多項大型基建同步上馬,明顯超越本港建築界的建造能力,導致工程費用及價格飆升,既造成額外政府支出,也推高生產成本。 更令人擔憂的是,這些大型跨境基建經濟效益成疑,即使最樂觀的估計,港珠澳大橋亦要約三十六年才回本,高鐵甚至要四、五十年。不少學者指出,珠三角城市近年爭相起基建,分薄客源,港府在評估跨境基建未來使用量時卻無視有關情況,尤其高鐵因規劃缺陷、一地兩檢未解決、票價高昂等,載客率極低幾屬必然,隨時「蝕到入肉」。可以預見,若持續以這速度和額度推出基建項目,香港將陷入嚴峻的公共財政危機,甚至有基建因資金不繼而爛尾。政府官員指十幾年後香港要借債渡日,不是危言聳聽,但沒說的是,這樣的未來是因他們錯誤及超額投資的決定一手促成。

曾俊華:大花筒的歴史總冠軍

特區政府長年反對增加經常性支出,不願投放資源在教育、衛生和社會福利等民生發展之上,只獨沽一味「派糖」平息市民怨氣,凡此種種,或許早已令曾俊華守財奴的既定形象深入民心。甚至仍有評論指出,2014年預算案暴露了曾俊華與梁振英,這兩個人的理財的路線南轅北轍的分裂:「不久之前,施政報告言猶在耳,向基層大手發放社會福利,而梁振英說是政府可以額外承受250億的開支;但是在財政預算案中,曾俊華……暗中指斥梁振英亂『派糖』、不負責任、短視而不顧長遠」, 彷彿曾俊華乃是「審慎理財哲學」的守護神。

但事實上,曾俊華作為梁振英班子的重要一員,已完全掌握語言偽術、謊言治港的要訣,甚或有過之而無不及,徹底淪為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工具,成為香港核心價值的最後掘墓人。由此可見,任誰仍以為對文官制度能承繼港英的「優良傳統」,捍衛香港公眾利益,皆只是一廂情願的虛妄幻想。尤其甚者,是市民對未來基金所隱藏的災難性後果,至今仍然不知就裏,一頭霧水;假如真的讓曾俊華偷襲成功,在立法會財委會又一次蒙混過關,則未來基金造成公帑流失的幅度,將肯定是前無古人,空前絕後。如此曾俊華不但絕對並非一名守財奴,他更將必躋身香港大花筒的歴史總冠軍,甚至是一手拆毁香港的千古罪人!

參考資料

Liu Pak Wai, “Land Premium and Hong Kong Government Budget: Myths and Realities."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Institute of Global Economics and Finance Working Paper, February 2014.

廖柏偉是特區政府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成員。關於經濟學家對香港經濟政策帶來的誤導和扭曲,另參閱鄒崇銘、韓江雪、易汶健(2014):《以銀為本:柒評香港產業及人口政策》。香港:印象文字。

林茵、林芷筠,本土研究社:「未來基金——讓基建掏空香港」。《明報》,2014年5月17日。

「陳家強:未來基金初步傾向用於基建開支」。香港電台及《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4月7日。

陶傑:「從財政預算案看特首財爺分歧」。商業電台,2014年3月4日。

我們會用微笑迎戰你們殘酷的鞭撻!

今天是第六次被起訴,而被律政司一口氣告三條罪:「參與非法集結」、「企圖強行進入」和「妨礙立法會人員執行職務」。計我在內,有十多名朋友一起被起訴。

六月十三日被捕後,警察曾致電我,上門找我,甚至趁我在警察學院時叫我到香港仔警署簽起訴紙,我都一一拒絕合作。結果八月中回去的時候,他們卻突然說暫不起訴我,仍在問律政司意見。結果在學界罷課和世紀飲宴前夕,他們大規模檢控我們。如果說與罷課佔中無關,焉能服眾?

然而,這樣真的會嚇怕我們嗎?抱歉,這張牌打不響了。多謝你們的鼓勵,我們會更勇敢,更強壯迎接罷課和佔中。我們沒有胡椒噴霧,也沒有催淚彈和水車,只有一顆懂得公義的心,以及堅韌的鬥志,遇強愈強的決心,用微笑迎戰你們殘酷的鞭撻!

雖然聽見大牢的鐵閘聲似乎離我愈來愈近,但我們還有逃避的理由嗎?難道我們就要害怕你們打壓,忍受暴力的制度,不公的議會嗎?我們沒有忘記吳亮星囂張的態度,更沒有忘掉東北村民流過的淚;我們沒有忘記梁振英李國章如何小看我們,更沒有忘掉人大常委會如何粗暴埋葬我們這班年青人對香港民主的期盼。

無須多說,不認命的朋友都要抗命!我們不懼怕,我們不畏縮,管他媽的人大到底會不會撤回決定,我們罷課佔中抗命,就是要在全世界面前重重地掌摑你!

來吧!九二二,大家都來中文大學百萬大道,告訴共產黨誰才是香港真正的主人!罷課抗命爭普選,掌摑人大常委會!

(題為編輯所擬。)

「學生搞什麼政治,回去讀書才是!」

 

星期一,八大專院校將會開始罷課活動。

有人可能會說:「學生搞什麼政治,回去讀書才是!」

又或者有人會說:「罷課關我什麼事?只是場大龍鳳。」

其實罷課真的是場大龍鳳,是給全港七十萬人,甚至海外全球人看的大龍鳳。我只希望你們明白我們出來罷課的原因。

 

在2014年8月31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了香港政改框架的決議草案。最新草案顯示,提委會保留以往選委會的1200人的形式並保留四大界別;候選人要出閘必須得到過半數提委提名,而以往從沒有這樣的出閘門檻;候選人最多只能有三人,而以往是從沒限制。你看出了什麼嗎?沒錯,我們基本法中說好的「循序漸進」的特首選舉,不但沒有絲毫的進步,反而退步,令我們的社會離普選越來越遠。選委會中的四大界別即是立法會功能組別的界別,並不是所有立法會議員都由選民直選,而是往往有人因功能組別而自動當選,從來不乏每屆自動當選而時常缺席會議的立法會「議員」。當有人於教育界三千票才爭到一個席位的時候,有人在漁農界得到三票已經可以當選了。這公平嗎?這是普選嗎?並不是一人一票就等於得到普選,如果你的選擇只有爛燈、爛蘋果和爛蕉,你又真的可能選到自己真正想要的嗎?我們罷課就是想讓所有香港人知道「袋住先」是怎樣的一件事;就算是消極的人,難道你們就可以忍受中央繼續收窄民主路嗎?我們現時的政改草案比能有八名候選人的伊朗式民主更差!

 

沒錯,我們只是學生,我們沒有長輩那麼多的經歷見聞、尚未在社會打滾。可是,今天仍匿身於校園的我們,在數年以後卻是香港社會的棟樑。我們不是只讀書的機器,我們是社會的一份子,我們讀書不就是要回饋社會嗎?所以,在這個關乎香港未來的重要時刻,接受了十二年免費教育的我們,今天才更要站出來,為我們的社會做一點事,出一分力。我們並不是要搞亂香港,我們只是想讓我們的社會更好,只是想告訴香港的每一個人,我們的香港是在怎樣的一個困境。

 

有人可能會說:「我討厭政治!」

如果你只打算安安穩穩打份工,你知道什麼是標準工時嗎?你知道近日有救生員罷工嗎?你別置身事外,下個被剝削的可能就是你!這是政治。

如果你只想創業賺第一桶金,你知道香港的產業種類越來越窄了嗎?你知道你想發揮創意只可以移民了嗎?因為你在地產霸權下只可以一世為李家打工!地產霸權的形成源自政治。

如果你只想宅在家裡追星看劇看動漫,你知道網路廿三條嗎?你知道你看的劇看的漫畫隨時被河蟹嗎?這亦是政治。

如果你只想日日食完瞓,瞓完食,你知道你未來可能只能睡在劏房嗎?你知道你吃的東西隨時跟你垃圾桶裡的東西沒分別嗎?沒錯,這也是政治。
你討厭政治,但政治就在你身邊。

香港是我們的,這個社會是大家的。你可以反對我們的政改的意見、罷課的行動,但請你不要置身事外。了解身邊的事,了解這個社會,因為你也是社會的一份子。

 

有人問:「罷課可以改變什麼嗎?罷課有用嗎?」

這個問題其實我也有考慮過,但我覺得有時候,沒有用不代表你不去做。老實說,其實我對香港前景是悲觀的。自九七七一開始,中共給我們「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國兩制」,承諾會給我們民主。但其實我們自那天起,就已經走入了一個死胡同。因為那些承諾都是中央「賜給」我們的,他們隨時可以收回,其實香港手上根本從來沒有任何籌碼跟中央談判。而一國兩制白皮書、退步的政改方案都可以看出我們心中的「香港」已經在慢慢消逝,但我們手無寸鐵就代表我們要妥協嗎?目前在香港罷課或者未能對中央造成威脅,我們想要的真普選未必可以馬上爭取到,但是起碼我們要表達出自己的訴求、自己的聲音。與其等死,我選擇反抗。失望但不要絕望。而且你現在以為罷課沒有絲毫作用,但積少成多,我相信人民團結的力量從來是不可小覷的。歷史上有許多盛大的學運、民運就是由罷課開始的。在現時分化中的香港社會要達至那樣的場面是困難的,但如果每個人都思前想後沒有人站出來,這樣盛大的畫面就永遠不可能在香港出現。只有踏出第一步才有可能走向終點。

 

罷課不是浪費時間,有許多的講師為我們大學生甚至大眾上許多堂公開課,你可以重新思考自己在社會中的角色,可以重新理解政治,可以學到許多書本上沒有卻與自己息息相關的知識,亦是為香港民主鋪路。

不論你罷不罷課,請用自己的方式,為我城發聲。

 

公投賽後檢討:英國失策 後患無窮

蘇獨公投塵埃落定,漣漪散卻,復歸平靜。原先毫無懸念的蘇獨公投,在投票前兩個月突風起雲湧,卡梅倫的保守黨政府以至其他兩黨急得藥石亂投,向蘇格蘭承諾讓利讓權,想不到堂堂大英只能以「蛇齋餅糉」進化版求人家better together。這個治標下策,長遠來說只會為英國和世界帶來無可估計的影響。

在簽署公投協議後、蘇格蘭上上下下只給民族黨貫輸「蘇格蘭應否獨立」這道題困擾,卡梅倫英國政府那時就應該舉建制全力,引蘇格蘭人民向另一方向的思考:「究竟蘇格蘭人還想不想繼續當英國人」。兩個議題縱差不多,所帶出的討論面向卻截然不同,前者只會令蘇格蘭人民局限於蘇格蘭身份認同的問題鑽營,後者卻會使輿論一下反過來:不獨立,蘇格蘭人繼續擁有蘇格蘭身份之餘,也繼續是英國人,若獨立了,蘇格蘭人就不再是聯合王國的公民,潛台詞就是「那你們捨得嗎」。假設大部分選民是理性動物,在情,蘇格蘭人不致於對英國產生恩斷義絕的情感、而英國這品牌、國格、國際地位絕對比遠東某「強國」優良和吸引百倍,蘇格蘭人亦有份建立,若有什麼民調問蘇格蘭人「你認為自己是英國人嗎?」,持正面意見者肯定比遠東某城市某國家的相類問題高,只要蘇格蘭人能遁多一個方向思考,作出理性判斷,你大英帝國還怕什麼?

整個否決公投派的論述刧將這面向完全忽略,致否決派只餘下若干形而下的賣點:什麼貨幣、歐盟地位、軍隊、油田,這跟遠東某城市的「蛇齋餅糉」、佔中會令國際評級下降等威迫利誘又有何分別?come on,你是現代社會文明搖籃,怎麼會這麼膚淺?那四成五投支持獨立很有骨氣的選民,就是以蔑視回報你的低質素叫賣。

讓權讓利,尾大不掉
藉著這治標方法吸引蘇人維持統一,英國長遠局勢怎教人看好,「不患寡而患不均」,你向蘇格蘭讓利讓權,英格蘭、威爾斯、北愛人心中會有何感受,若聯合王國同時賦予各地區和蘇格蘭相等自治權,那我要你聯合王國幹嘛?何不四地議會從下而上直接派代表商討所有國事,不用再供養一個龐大政府體系,這肯定來得化算呀。情況就像上述某城行書院制的山城大學,若屬下書院連收生、學費、研究都可以自己決定,有足夠實力和其他書院商討跨院事宣,那再上一層的大學架構還有否存在價值,就真的很耐人尋味了。

反過來,拋出「究竟蘇格蘭人還想不想繼續當英國人」的問題,英國政府就能在這公投突顯主導地位,輿論上添了個理直氣壯的思考題,到時卡梅倫的演說,就不用只賣悲情,只能說「你們不喜歡我做首相,我有下台的一天,但你們走了,可就回不了頭。」他可以反過來說:「你們走了,貨幣、軍隊、油田等通通都是次要,最後肯定有方法解決,現在重點是你們還想不想當英國人,珍不珍惜你們有份建立的一切,同時拋棄我們。」這樣蘇格蘭人如何能不多一從思考,政府在反對獨立勝出後日也比較易過,不用過度妥協讓權;萬一獨立成功了,他還可以說,英國不需要一些一些不想做英國人的人,那些政敵下屬,還會有什麼話說?

對國際社會,英國作為文明社會發源地,如果連「你認為自己是否英國人?」這問題也不敢向鬧獨立的地區民眾祭出,那其他西方民主國家如西班牙、丹麥、比利時又如何參考英國經驗,面對國內大大小小的地區獨立訴求。世界雖因蘇格蘭獨立失敗而暫緩劇變,長遠來說,英國經驗卻無助國際社會應對各地分裂局勢,合久必分指日可待。

兩宗罪

我今天被正式落案起訴兩項罪名,包括「參與非法集結」、「企圖強行進入」立法會大樓(公安條例),二十五號早上,東區法院上庭。

政權在罷課和佔中、東北城規會之時大肆檢控,一連起訴十八人,有的更被控以三項罪名,很明顯,這是完完全全的白色恐佈、政治打壓,要嚇怕準備抗爭的香港人。

但我重申,搞社會運動,激進化制度想像,是一定有代價的,爭取改變不是靠一兩天的熱情,更不是說了就算。從來歷史上的進步變革,人民都要懷著無比勇氣以個人犧牲來換取。但如果面對龐大政權,來來去去也只是一小撮人豁出去,這薄弱的力量實在叫人難過,鬥士再戰也只會心灰意冷。

問你的意志有多堅定,可以為社會付出多少、行動可以去到怎樣的程度,裝備好自己,大家看清楚政權的黑暗,如果我們不先走出來,就只能等著全面被他們吞噬。

問我面臨法律後果怕不怕,不怕是騙你,但我們已經別無選擇,退無可退,再退就是崖邊。還幸有一眾戰友,共同進退,有機會在大運動前被起訴,激發人民的憤慨抗命,我想是種榮幸。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