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第三場服貿公聽會重點整理:不是怕競爭,而是醫療該被視為一種可貿易的生意嗎?

Photo Credit: wikipedia

Photo Credit: wikipedia

第三場「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公聽會討論的議題是醫院服務業、技術檢測與分析服務業 (醫療器材的非臨床試驗檢驗的技術檢測及分析服務)、社會服務業(老人及身心障礙者福利機構)與其他(無操作員醫療設備之出租或租賃服務業)。

(延伸閱讀:服貿公聽會都快開完了 讓我們來看第一場重點整理:運輸業很擔心第二場服貿公聽會重點整理:台商受害權益誰來維護?

這一場很精彩,討論的是我們一般社會大眾比較不了解的醫療產業(最近很夯的柯文哲也有參加與討論),柯P說得好「政策的考量是為了解決未來的問題,但我們究竟是解決問題還是製造問題?」

除了每一段我們整理出來的專家/業者發言都非常值得一看之外,特別推薦萬芳醫院潘建志主治醫師的觀點「把醫療放到服貿協議裡面,就是將醫療當作是一種以商業利益交換的產業,但台灣的醫療99%是健保的覆蓋率,醫療應是一項社會福利跟公共服務。」

台北榮總教學研究部醫學研究科郭正典主任也說「在商言商的話,醫生是一個非常好賺錢的行業。但我們不想把醫療商業化,不是怕競爭,因為倒楣的是民眾的生命,之所以不用消保法來規範醫療行為,就是站在病人立場考慮。」

* 正文開始 *

中華民國醫療器材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賴調元常務理事表示,從事這行業有三種,第一是租賃業,第二是經銷代理業,第三是一種通路業,目前在日用品或醫療用品已經慢慢形成通路,已經建構了服務平台。

「目前在大陸方面,第一個是並不完整,第二個基本上則是大型或是國有企業,台灣現狀是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商業模式或競爭模式,但是在大陸人治色彩濃厚,如果大陸的政策是以資金導入,以長期策略考量來看,也就是說他可以忍受比較長遠的虧損來取得市場占有率以及長期服務的機會,這樣對我國中小企業發展將有致命性的障礙與影響。」

「如果要開放的話,雖然國家有國家的考量,但一旦開放後要再取消是不可能的,因此是否可以以對等方式辦理,在租賃業、通路業及經銷業上面的內容裡看到只有台灣開放,但對岸卻沒有開放,這一點希望政府部門是不是多審批這部分。」

經濟部卓士昭次長回應,關於醫療器材租賃的開放上,因為中國在承諾表上並沒有寫到這個項目「事實上,中國大陸在2010年底加入WTO時就已經在承諾表中開放醫療器材的租賃,而且也對我們開放,也因為他們已經開放這個項目,所以這次在承諾表上也就不再提出。」

衛生福利部許銘能次長回應「根據我們的投資審議的相關規定及辦法,每一個進來的投資都必須經由審議小組進行審議,而且在審議方面還要透過衛福部提供相關的意見,遇到比較特別的投資狀況,也都會做嚴格的把關,所以是不會產生壟斷的。」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曾億郎院長秘書表示,醫療市場是特殊性與半壟斷性的,在全世界各國,都有兩個行業是管制最嚴格的,第一就是銀行業,第二是醫療業,因為前者管你的「錢」,後者是管你的「命」。

「以本次簽署的服務提供模式來看,跨境提供服務,這原則上是不可行的,原因是醫療業不是隔空抓藥,所以不可能提供。第二,境外消費,假若到大陸旅遊,勢必在遇到受傷狀況時,也必須要境外消費,這部分也是目前已經存在的,而第四點的自然人呈現,原則上兩岸都不提供。」

「第三點,商業據點呈現上,從大陸開放的地區來看,自2010年大陸允許在5個地區設立台資獨資醫院,到這次服貿協議開放4個直轄市及22個省會,看起來這個餅很大,但其實大陸還有審批制度,不管是從中央部會還是省衛生廳審批,另外還有關醫療人員、藥物、保險制度潛規則,短期內要能進入大陸市場並不容易。」

「反觀台灣地區目前開放財團法人醫院投資相關規定,規定內僅規範大陸地區人民與外國人擔任董事之人數合計不得超過董事會總額1/3,但對此要如何明確的執行?建請比照金融業限制投入的資本上限,限制最高資本也是以1/3的方式做為管制。」

經濟部卓士昭次長針對大陸有潛規則存在表示「我們與對方談服務貿易協議時,特別針對潛規則要求他們寫入條文裡面,如第六條的管理規範就提到,一方對於已做出特定承諾的部門,應確保所有影響服務貿易的普遍適用措施以合理、客觀而且公正的方法實施。」

「另外,為確保有資格要求資格程序、技術標準和許可要求的各項措施不構成不必要的服務貿易障礙,對於一方已做出特定承諾的部門,該方應致力於確保上述措施,一、依據客觀及透明的標準;二,不得比為確保服務品質所必須的限度更難以負擔;三、如屬許可程序,則該程序本身不成為對服務提供的限制。」

Photo Credit: Michael Fleshma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Michael Fleshman CC BY SA 2.0

台北榮總教學研究部醫學研究科郭正典主任認為,把醫院列入服務業是一個很大的錯誤,因為醫院是生命業,不是服務業;如果真的要讓一個人的生命受到威脅,並不需要醫院高階的人,光是一個看護工就夠了。

「而且如果開放的話,『五大皆空』的問題將更加惡化,也就是相關醫療人力不足,護士也缺少,高階人力會外移到中國去。雖然目前還沒開放醫師人力過來,但是護士人力已經有企業的醫院當局在考慮了,如果引進中國護理人員,臺灣護士的薪資將會下降,醫師也過來,當然就整個下降。」

「另外,現在臺灣在生醫科技投資這麼多錢和這麼多人力,研發出不少成果,如果開放中國人來投資醫院的話,以後生醫科技的智慧財產權、專利權和技術授權的利益可能至少會有1/3流入中國人手裡。假設長庚醫院有1/3的董事是中國人,長庚醫院和醫學院的研發成果將有1/3被中國人拿走,甚至是偷走,這樣臺灣產業的前景在哪裡?」

衛生福利部許銘能次長回應「我們在五大皆空問題下,也提出了所謂的12項策略來解決五大皆空的問題,包括醫療糾紛的處理及醫療法第82條之1醫師在醫療過失的相關刑責,都在我們提出的策略中去尋求解決。在護理人員的部分,我們也提出了10大策略,對於護理人力的留任及護理人力的衝突等等,都有相關的配套措施。」

「針對是否開放大陸醫事人員到台灣執業的問題,至少到目前為止,政策上不會承認大陸醫事人員的資格,也不會讓他們到台灣執業。對於陸生來台,我們也限制陸生來台從事醫事人員的學習與訓練。在醫事人員這個部分,只要涉及人民的生命與服務的品質,我們都有非常嚴格的把關。」

中華民國護理師護士公會全國聯合會曾修儀秘書長表示,對於服貿協議,護理界的意見是,不能夠影響到本國護理人員的執業權或是導致護理執業環境惡化,而台灣的護理人力不是不足「目前全國領照人數有24萬多人,實際執業只有4萬多人,扣除掉65歲以上的護理人員,執業率大概只有61%,重點在於我國護理執業環境不是那麼的好,無法吸引護理人員就業及留任。」

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蘇柏熙理事說,「我不是醫師而是急診專科護理師。政治人物說開放對岸護理人員來台,可以協助台灣的護理人員照顧病人,也可能認為這樣可以拓展台灣的商機,但我幾年前到中國大陸參訪過他們的醫院,他們的護理人員甚至連注射點滴時加藥品的IV Bag都不認識;甚至台灣早在5年前就曾經把資深的、有經驗的護理人員調到中國大陸3~6個月,目的是為改善他們那邊的醫療品質,可是此舉卻使台灣民眾無法享受到好的照顧。」

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林秉鴻副秘書長認為,中國醫療市場對台灣醫療產業的最大助力是中國醫療的後台市場,包括醫藥物流、中藥的原料市場、新藥研發、醫才醫藥證照的取得及長照事業等等這些台灣的優勢產業項目「但目前中方不是尚未開放,就是實務上諸多刁難與限制,然而,需要政府替民間產業積極爭取的項目,在此次的服貿項目中卻完全付之闕如。」

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教授表示,政策的考量是為了解決未來的問題,他說以醫院實際運作來看,醫療人力架構必須重整,目前的現況是主治醫師做住院醫師的工作,住院醫師則做實習醫師的工作,而實習醫師做的卻是歐巴桑的工作。

「但是就我們目前看到的,高階的醫療人才跑到大陸去,假日飛刀手一大堆,禮拜六、日飛到大陸開刀的,我認識好多人都是這樣,所以服貿簽訂後臺灣高階的醫療人才會去大陸,而因為大陸的人會跑過來,低階醫療人才薪水會再降一次,服務貿易協定實施以後有幫助嘛?政府聲稱大陸市場怎麼樣怎麼樣?但臺商去大陸開醫院,有哪幾家是賺錢的?請問廈門長庚的帳已經plus了嗎?」

「講到長照,衛生福利部也說,我國長照資金不足,如果大陸資金進來補充會改善;但如果長照這麼重要,政府就要自己做,不要老是想敵國會幫你,那是不可能的事。我的意見是一個國家最基本的教育與醫療,再怎麼資本主義國家,這兩項還是要維持一個程度的社會主義,因為醫療與教育的平均是給窮人最後一個機會,是保障人民最後的一個機會。」

衛生福利部許銘能次長回應「目前開放的是小型長照,而所謂的小型就是49床以下的老人機構、29床以下的身障機構,這些都是屬於小規模的機構。目前29床以下的身障機構,在台灣只有6家,未來若是陸資要來台設置這樣的機構,負責人一定要是台籍人員,而且他的出資不能超過50%,所以大概僅能挹注資金,沒有營運的權責,我們也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讓台灣在這方面的服務能夠更加多元。」

萬芳醫院潘建志主治醫師強調,在中國加入WTO以後,對外資醫院本來採取開放的態度,2009與2011年幾乎完全開放臺灣的醫師和醫院過去,所以服務貿易協定在醫療這一方面,中國並沒有再提供更多讓利的行為(也就是對台灣根本沒幫助),反而現在都是臺灣在做讓利的動作。

潘醫師特別指出「中國的醫療狀況跟臺灣非常不一樣,沒有財團法人醫院這個概念,醫療有90%依賴自費,而且有65.7%接近七成的民眾沒有醫療保險;如果台灣的醫療輸出到中國,勢必會影響台灣的醫療結構走向營利化、商業化,而且是自費的考量,不止台灣五大皆空的現象更嚴重,都會和偏遠地區的醫療資源也會更不平均,影響未來醫學生選科時的考量,未來醫療服務的公益性會流失,病人會被標價,導致階級不平等,弱勢族群可能會被犧牲。」

「全民健保之後,我們的自費比例已經降到30%左右,在實施全民健保之前則是40%,但是,這幾年已經升高到36%、37%。如果曾到醫院看病或是開刀就會發現有越來越多的自費項目,如果台灣醫療再走向商業化,自費的項目將會更提高,過不了幾年,我們的醫療自費比率大概會與健保實施前的40%差不多,台灣辛苦建立的健保可能會遭到破壞。」

衛生福利部許銘能次長回應「我們開放的僅是財團法人醫院,資金進來之後是帶不走的,無論是解散或是有盈餘,董事都不能分得任何相關的資金。至於大家擔心陸資的進入是否會造成營運過程中產生營利的現象,以及對於財團法人資金的運用是否有相關的稽核制度,衛福部每年都會定期邀請會計師、律師與醫療的專業人員到各個醫院清查資金的運用及收入與支出的相關會計報表。」

「一旦發現有異常的部分就會請他們提出改善的措施,直到改善完成為止,我們才會同意。至於違反相關規定的部分,必要時得依相關的醫療法律,進行相關的規定處置。在這樣嚴格的把關下,醫院是不太可能變成營利的機構。」

Photo Credit: tpsdave  /  David Mark CC BY 2.0

Photo Credit: tpsdave / David Mark CC BY 2.0

** 委員第二輪提問 **

民進黨段宜康委員質疑,公聽會進行到現在,相關機關的說明都只是講想要講的話,雙方簽訂協議後所要承擔的風險完全避而不談。

「無論是投資設立財團法人醫院,或是投資財團法人醫院,錢是不能帶走的,也就是說,不能賺錢,既然不能賺錢,他們為什麼要來投資?難道他們是來協助台灣的醫療設備,或是來台灣做醫療奉獻嗎?這樣開放之後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有評估嗎?他們要的是什麼?」

「對於小型老人及身障機構的開放,規定陸資不能超過50%,但我們對於規模比較大、影響層面比較廣的醫療院所,卻反而沒有規定投資的比例,雖然只能有1/3的自然人董事,但是,其他2/3難道不能去找人頭嗎?即使持股是零也可以擔任董事。如果他的資金在理論上可以達到99.99%,而台灣的資金只有0.01%,這樣也能稱為合資的話,即便他只有1/3的董事,一樣可以控制這家醫院。」

民進黨田秋堇委員認為,我們不是討論一個正要簽卻還沒簽的協議,而是討論一個已經簽好的協議「但是大家是否知道已經快要六大皆空了?除了內外婦兒以外,我們已經找不到麻醉醫師,同樣身為女性,本席非常了解,現在的高齡產婦越來越多,所以有很多人都是剖腹產,但許多的婦產科醫師告訴本席,沒有麻醉科醫師、沒有小兒科醫師在旁邊待命,他們根本不敢接生。」

「剛才柯醫師與潘醫師也提到所謂的假日兩岸飛刀手,單是婦產科醫師就有400人,而我們全國婦產科醫師的平均年齡是53歲,也就是說7年後我們的婦產科將會全面崩盤。婦產科名醫謝豐舟醫師公開表示,再這樣下去台灣人要請獸醫來接生。」

國民黨陳超明委員,認為國內醫療厲害又有能力,而且服務態度更好,根本不用害怕,應該勇敢接受挑戰「你們醫療機構的觀點相當錯誤,大家以為醫生是救人的事業,其實,醫師賺錢賺的比別人都還多,為何沒想過將台灣的醫療與大學及醫療學院連結成為一個產業,不再把它當成救人的事業,既然你們有這麼好的技術條件,為什麼不擴充我們的醫學院,對人才再做訓練,使醫療成為台灣的特殊產業?」

萬芳醫院潘建志主治醫師對此回應,把醫療放到服貿協議裡面,就是將醫療當作是一種以商業利益交換的產業「事實上,台灣的醫療99%是健保的覆蓋率,醫療是一項社會福利跟公共服務,如果真要把他放進去的話,那乾脆把警察也放進服貿協議,消防隊也可以放進服貿協議,我們政府所有事務官都可以放到服貿協議。」

台北榮總教學研究部醫學研究科郭正典主任也表示,在商言商的話,醫生是一個非常好的行業,因為在病人受到生命威脅的情況之下要他掏出錢,即使是傾家蕩產,他也會全部掏出來。「我們不希望商業化,是站在病人的立場在考慮。委員說我們怕競爭,今天如果我是醫生的身分,要賺錢的話我非常歡迎,但倒楣的是民眾的生命。我們不要把醫療商業化,不用消保法來規範醫療行為,是站在病人立場考慮。」

國民黨蘇清泉委員表示,自己是全聯會理事長,又是區協理事長,常常往返兩岸之間「就我所知,目前台灣人到大陸開設醫院的幾乎沒有一家是賺錢的,甚至有賠到很慘的狀況,虧得最多的就是崑山的宗仁卿紀念醫院,廈門的長庚醫院開業至今天財務上也還沒法打平。至於目前國內健保給付壓縮得這麼緊,大陸企業根本不可能有投資開設醫院的意願,國內市場的規模實在太小,他們根本看不上眼。」

萬芳醫院潘建志主治醫師則表示「中資來台灣蓋醫院,他們是在做功德,不會營利。那我覺得很奇怪,來這裡做功德,不營利,這不符合貿易的精神。如果要進行這種醫療交流,雙方都無利可圖,那幹嘛放到服貿協議呢?」

台聯黃文玲委員表示,最重要的問題還是在於不對等「為何社福開放的部分,台灣是全面開放,中國對台灣就只有開放福建跟廣東兩省?針對陸資合夥申請醫院的健保費用,到底怎麼算,你們有去想過嗎?你們有去深深地思考這個題嗎?」

衛生福利部許銘能次長回應「有關不對等方面,社會福利機構的範圍上我們開放全台灣,而大陸那邊因為我們的評估,福建廣東兩省合計起來的數量事實上比全台灣的市場還來得大,所以我們初步是以福建廣東兩地為範圍,未來會繼續討論擴大到其他省分之事。」

「有關合夥方面,各社福機構一談到合夥就會產生營利的疑慮,其實台灣也有許多福利機構或身障機構就是採合夥經營,依法也不能以營利為目的,所以大陸來台與台灣這邊合夥經營福利機構,當然也不能以營利為目地,否則地方社會局或相關單位就會予以制止或撤銷其執照。」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全文本場公聽會影像

中華民國102年10月2日(星期三)9時4分至12時17分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什麼是我們這個年代最重要的問題?答案不是「宗教」

Photo Credit:  eddiedangerous  CC BY 2.0

Photo Credit: eddiedangerous CC BY 2.0

作者:張育軒 倫敦大學學院(UCL)政治理論碩士

英國歷史學家霍布斯邦(Eric Hobsbawm)在他著名的四部年代系列中,標題將近代史上幾個年代用一個主題概括,從1789-1848《革命的年代》,1848-1875《資本的年代》,1875-1914《帝國的年代》到1914-1991《極端的年代》,不同的年代有不同鮮明的特色,那麼我們這個年代該用什麼來標明?我們這個年代,不妨說,從2009年美國不再強調反恐戰爭之後至今。近來各國發生的抗議活動我們發現「不平等」和「貧窮」是個重要的問題,而不是「宗教」。

共通的問題?

烏克蘭委內瑞拉,從埃及泰國,一場又一場的危機接連發生。記者們疲於奔命,大眾們被各國各式各樣的局勢所困惑著,口號也都不盡相同,有抗議獨裁,抗議腐敗或者追求民主自由。這些抗議有沒有共通的問題?還是每一個都是獨立的事件?

英國前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日前曾經撰文指出「宗教」之間的差異將會點燃本世紀最大的鬥爭。他說:

事實是,儘管每個國家的暴力事件有不同的個別原因和苦衷,有一點相同的是:宗教上被濫用的想法驅動著那些犯下恐怖攻擊罪行的人。這是信仰的曲解。但無可否認地犯下這些暴力行為的人往往從宗教上尋找正當理由,而教派之間的衝突無疑是建立在宗教的分歧上的。這個趨勢正在增長,不是趨緩。

Photo Credit:  Matthew Yglesias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Matthew Yglesias CC BY SA 2.0

這個未經深思熟慮就出兵伊拉克的英國前首相或許有些道理,因為他把他的目光放在黎巴嫩、敘利亞、伊拉克、葉門等地方。這些地方教派衝突嚴重,伊斯蘭極端主義受惠於伊拉克和敘利亞破碎的局勢正慢慢壯大。除了中東,在緬甸,或是中非共和國,都可以見到宗教上的衝突。然而將衝突主要怪罪於宗教是危險的,因為這不僅簡單化衝突的背景,也可能扭曲衝突的本質。而且現今並非每個地方都是因為宗教而起衝突的。

或許我們可以用「經濟」的角度來看待這些衝突。在中東地區的許多國家,水資源正逐漸匱乏,腐敗獨裁的政府壓迫反抗,資源集中於少數人,失業率居高不下,人們生活普遍困苦。流經土耳其、敘利亞、伊朗和伊拉克的幼發拉底河以及底格理斯河正以每年20立方公里的速度減少水量。中東地區的年輕人失業率於2012年有28%左右。

撇開中東,在南美洲的委內瑞拉,抗議的癥結點在於狂飆的通貨膨脹率,民生物資短缺和失敗的經濟政策。在泰國,浮濫的社會福利政策和大米補貼。在這些國家,少數人坐擁豪宅、衣食無憂,而大部份的人卻為了生活苦苦掙扎。對於廣大的貧窮人口來說,辛勤工作有時連溫飽都困難,更別提改善生活環境。

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也許我們可以說「不平等」或者是「貧窮」是這個世代最重要的問題,特別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富人顯得更富而窮人顯得更窮。根據2013一份樂施會的報告,全世界最富有的85人的財富比最貧窮的35億人加起來還要多。(2.7兆比2.2兆)類似這種不平等在各個國家都可以發現。

(推薦閱讀:全球前85名富人掌握財富相當35億窮人,貧富差距是未來十年最大挑戰

但是不平等一開始不是問題,問題是有多麼的不平等,以及以什麼樣的形式建構起來。後者又比前者更重要。在《國家為什麼會失敗》一書中,作者有著一個饒富意義的觀點:如果說,不平等的社會體制是僵化的,不同階級的人之間無法流通,那麼這個國家容易失敗。反之,如果一個國家通往上層的階梯是暢通的,那麼這個國家容易成功。

1789法國大革命前描述法國社會不平等的畫作/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共通的結局?

這些抗議的結局,或者有些仍然是進行式都不盡相同。這些抗議的起因不同,面對的阻礙也不同。在埃及,民主被軍方捏死在強褓之中,關押了數十年來第一個民選總統並準備再讓一個軍方獨裁者上台。在烏克蘭,隨著前總統的逃亡,抗議群眾似乎取得了某種勝利,但是卻面對俄羅斯軍隊的壓境,歐盟也似乎無意幫忙。在敘利亞,內戰仍酣。政府軍、反抗軍和極端組織打得難分難解。在委內瑞拉,要重振問題重重的民生經濟仍然非常困難。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些抗議之中,幾乎個個都要求獲得更好的生活,要求獲得更平等的機會,至少是經濟上的。在埃及,人們推翻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爭取到參與政治的平等機會。在烏克蘭,人們抗議總統的腐敗與貪污。在敘利亞,反抗軍反對由少數阿拉維派統治主導的政府。在委內瑞拉,失敗的經濟政策導致了大量的貧窮。我們可以在許許多多的例子裡發現政治、社會和經濟不平等的狀況,而抗議的背景建構在不平等和貧窮之上,有時候部分會獲得一定程度的解決,有時候則未必。

太早太晚?

或許現在試圖描述我們這個年代太早。這個年代肯定不是由宗教來界定,宗教問題早已被廣泛的世俗政治給取代,中東地區的教派衝突只是眾多衝突之一。這個年代也不會是意識形態之間的鬥爭,冷戰結束之後,共產國家僅剩寥寥數個,歐洲、美國等西方國家內部的政治光譜自二戰之後長期處在靠向中間的溫和地帶。

但是我們可能太晚才會意識到這個年代主要的問題是什麼。冷戰之後民主,自由經濟等價值確實取得勝利,隨之迎來的卻是某種茫然,也是一種穩定。GDP成為大部分政府最關心的事情,明天不會追尋自由,因為自由已經有了。明天不會追尋民主,因為一直以來都民主。明天要多一些GDP,多一些商機,少一些污染;多幫助一些其他國家受苦的人們,少一點失業率。這構成了這個年代的某個明顯面向:成堆冰冷的數字與無限的物質欲望。

不平等和貧窮大概是這個年代最重要的問題,然而這個問題的本質卻不是那麼容易捉摸,究竟是什麼造成了經濟、社會、政治的不平等?究竟是什麼加劇了貧窮?不只是在富有的國度,更是在許多發展中國家裡。問題在於不平等,但不平等的問題又是在於哪裡?

英國歷史學家東尼賈德(Tony Judt)在他的新書《厄運之地》中描述到:

在這個劇變的世界裡,敵人不明確,不知道要跟誰討公道;一切回歸市場競爭法則,一失足就落入深淵,沒有依靠之岸。

參考資料:

紐約時報:Don’t just do things. Sit there.
英國衛報:Religious difference, not ideology, will fuel this century’s epic battles.
Live Science

本文獲洞見Insight-國際事務評論網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烏克蘭會打才怪!?統治階級正偷偷幫你安排帳單

Photo Credit:  Jedimentat44  CC BY 2.0

Photo Credit: Jedimentat44 CC BY 2.0

最近發生的大事都跟國際事務有關,那大濕就假掰國際觀一下,探討烏克蘭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說實話,我很不喜歡將國際事件侷限在某一地區,或是某一領域來探討,這樣會很容易的限縮在西方媒體的框架中。

我為何提到西方媒體?因為在CNN、彭博、BBC、華爾街日報這些大咖國際媒體背後的,大約就是幾個百年金融大家族,他們會希望型塑一套國際神話架構:自由民主的資本體制,對抗著集權壓迫的共產體制。但,真是如此嗎?

網友表示,這個典型的西方CK香水廣告,打光專業。背景呈現一片火海,但影片照錄,正妹的妝一點也沒卸,準備無痛式拆政府!

先討論一下,最近10年來的顏色革命是如何衍生的?如果各位細看全球帶有自由派思想的群眾活動,通常都會興起一股崇尚西方體制的文化風潮,然後再由一群打著左派思想的學生們舉旗吶喊。如果再細看些,這些群眾運動,通常有個如廣告台詞般的口號、面具、正妹、與意象。

也就是說,同樣一批賣你牙膏、衛生棉的麥迪遜大道廣告商,其等所製造的促銷內容,與近年來捷克、突尼西亞、埃及、敘利亞、土耳其、委內瑞拉與烏克蘭等國家內的群眾組織,其等所背誦的台詞、口號、標語、甚至抗爭意象,大概都是來自同一源頭。

然後好萊塢產業再從大眾娛樂中,空投文化炸彈予以支援。比方說你想要攻打伊朗、敘利亞、阿富汗等中東窮國,如果要在不違反國際法的前提下,你要怎辦?答案就是靠著好萊塢的『軍娛複合體』,於大眾娛樂中,置入正邪軟體,制定正確的邪惡軸心,藉以影響全球的現實認知。

不然最近為何有一堆如《亞果出任務》、《紅翼行動》、《300壯士》、與《白宮末日》等反恐電影?又請一堆像喬治克龍尼、小布夫婦到處撻伐中東國家的不民主?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而要攻下烏克蘭,西方國家當然無法大剌剌的開著坦克車進入,所以歐美情治單位,就會僱用廣告商、好萊塢特效、投機大學生、社會邊緣人等創意團隊,合力組織美女抗議團、熱血學生社、以及活不下去樣板人物,合力搞一個社運IPO,大概只要找到一撮200人的IPO隊伍,經過西方媒體強勢播放後,就可得到你要的『革命』了。

一般而言,西方國家在近30年來,大概形成幾個顛覆敵軍政營的模式,比方說如果是右派執政,共和黨所屬的『新保守主義派』,通常會搞一個大咖的恐怖事件,比方說有人懷疑911事件、倫敦地鐵爆炸案、以及老布希時期的海珊政權,幾乎都是美國中情局所策劃的。然後當局再調配反恐議題,趁機使用實體暴力攻打別國。

而左派的民主黨,因屬自由派,要討個『愛好和平』的面具戴,所以一般而言會暗助反叛軍,在他國資助反對黨、非營利組織、社運團體等正義鐵多角,共同合作策謀。如果能夠不動用武力就顛覆政權最好,比方說目前的烏克蘭。如果不行就叫當地的反叛軍推動『在地革命』,比方說之前的利比亞、敘利亞、埃及。

這次的烏克蘭IPO,為何要這麼麻煩?不搞之前布希朝代的入侵作戰?原因是這次是個大咖—俄羅斯要出面解決。兩次的伊拉克戰爭、越戰、韓戰(前期)等主要戰役,都沒有大咖親自參與,所以可以搞『新保守主義派』的大剌剌屠殺技倆。

但這次俄羅斯表達鮮明的武力意志,所以所有的西方國家全都龜縮了。之前的社運IPO則暫告休假。為何?很簡單,俄國控制歐洲約七成的天然氣進口量。6成的德國與半數的歐盟貿易量、龐大銀行資金,以及最重要的:其5,000億美元的外匯存底,排名全球第4。

Photo Credit: Wikimedia ommons

但這還不是全部,俄羅斯與中國簽有各類型的戰略協議,而中國握有快4兆美元的外匯存底,也是歐元區最大的貿易夥伴之一。一旦開打,這兩國只要一天拋個100億美元,就可以拋個1年半。你想,屆時美元不會崩潰嗎?歐債危機不會重演嗎?

更何況,全世界一旦大打世界大戰,唯一值錢的資產—黃金,去年早被俄羅斯與中國偷偷買走了,也許他們知道這天會來臨。今年初德國向美央行要黃金的醜聞,早就暴露出美國與許多西方國家,沒有黃金的窘境,一旦開戰,這不只是死軍人而已,而是全球性的金融崩盤,所以你認為,會打嗎?

但你以為老美是傻瓜嗎,當然不是。既然他們知道打不起來,又為何一開始要挑逗人家呢?我認為原因有三點:

  1. 增加西方勢力在東歐的槓桿,賺取談判籌碼,控制天然氣管道。
  2. 暫時支撐美元,靠著國際恐慌因素,拉抬美債買盤。
  3. 壓低美債殖利率,抑制美國企業的借貸成本。

尤其是第三點,你看,就當你們這些佃農們,緊張兮兮的擔心WW3,你看週二發生了什麼事:

美企業周二標售195億美元債券

近來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武力對峙,很顯然的浮出了贏家。這起國際爭端刺激市場對美債的恐慌性買盤,壓低借貸成本,鼓勵企業發債融資。美國高評級企業周二共標售195億美元債券,寫下今年最高單日發行紀錄。

繼續擔心打仗吧,佃農們!奸詐的美國企業就可趁此機會,發債融資,美國政府的債券,也可偷偷地不升過3.0%以上。然後搞不好下次聯準會的利率會議,葉倫會趁機表示:『有鑑於國際情勢撲朔迷離,本會決定暫緩QE退出時間表。』然後繼續印鈔爽金字塔頂端。

不要怪別人,當你在辛苦的上班時,統治階級早偷偷地安排你的帳單了!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王大師論壇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爵士即興一點都不「隨意」,跟好的簡報一樣都在「說一個好故事」

太多的人,認為爵士樂聽來很隨意,很輕鬆,甚至加上即興兩字,應該就是不用什麼精準,不用什麼細節,不用什麼練習,不用知道常識,不用認真聆聽…

聽起來越是優遊自在的東西,背後勢必要有更多的紮實練習,以及一顆能構築與延伸的靈活心靈,還有體力與耐力!

你可以在你的即興段落中撐多久?然後爆發力可以延續多久?你的Idea如何可以源源不絕一直出現?你如何能夠計量在這屬於你的時間與空間中,從零順暢加速到兩百而不翻車?

這就是爵士樂即興在做的訓練,以及應該追求更好的部分。

請聆聽Mike Stern在此曲中的即興,我到現在還是認為這是一段很成功的即興,跟一場漂亮的運動比賽、或一場成功的簡報一樣。

不信我們再來看他一年前在另外一個場地,跟不同樂手組合,演奏同一首曲子時候的情景,你會發現那個模式很像,但是觀眾不會察覺,因為每一場觀眾不同,而這就是專業!

什麼叫Professional?不是炫耀、展(台語)或是Show Off,而是不管之前之後在忙什麼累什麼,進到那個情境中就是要有個樣子,要講,就要做到!

在台灣的現代音樂教育,向來很少談論到即興時的「戰略」問題,經常在討論「戰術」問題,可是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講完一個好故事贏得掌聲」,這卻是每一位成熟的爵士或即興音樂家必備的功夫 。

所以,如果你還是在想「這樣演好累」、「國內好像不需要這樣做?演唱會都是十六小節八小節solo而已」,或是「他用的是哪把琴哪顆效果器」、「Dennis Chambers跟Dave Weckl有什麼不一樣?(開始鍵盤評論)」、「還有誰還有誰很厲害(開始列名字)」的話,你永遠只會是個音樂好玩的魯蛇樂迷,而無法成為玩好音樂的大大樂手。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延伸閱讀: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環遊過全世界,而沒有一個地方是天堂

圖片出處:《懶人大旅行》

圖片出處:《懶人大旅行》

文:果子離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這句話,頗有問題,但從小聽到大,聽慣了,沒想到剛才上網搜查,發現現代人不以為然。也許時代變了,求學與生活條件不同,以致觀念也不一樣。但「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大概是錯不了的,二者不可偏廢。翻查古書,多的是這八個字並陳,至於誰不如誰的說法,倒也未見。

(相關文章:沒有讀萬卷書,即使行萬里路也是枉然

以眼觀書,以腳閱世,二者兼得互補,最好不過了。行動力不強如我者,就用「你是我的眼」參考法,看看聽聽旅人的經驗,聊以增廣見聞。旅行文學之所以迷人,就在這裡。

不是每本旅遊主題的書或文章都好看,有的文學味不夠──不一定是文筆,而是像導覽書走馬看花,到此一遊,有的拍些照片,介紹美食美景,便沒了,少了更多風土人情的觀察或人文反思。(但也不表示要像余秋雨那樣。)

最近所讀值得推薦的旅遊圖文書是《懶人大旅行:上船吧!跟著老黑環遊世界》。

老黑,是45歲便退休的企業人田臨斌。他和妻子搭郵輪環球旅遊,不但開台灣人郵輪環遊世界風氣之先,《懶人大旅行》也是台灣第一本以這種交通模式旅行為題所寫的書。

這本書有幾篇我印象很深。比如出發首站澳洲,之前新聞常出現這國名,台灣年輕人到澳洲遊學打工,有人稱為「澳洲台勞」,但老黑說,澳洲人不會稱他們在台旅行打工的年輕人為「台灣澳勞」,因為在澳洲,白領經理人、藍領工作者的稅後收入沒有明顯差距,生活方式與與出入場所沒有明顯不同,社會觀不以為學歷高坐辦公室比較優秀。以打高爾夫球為例,男女老少、販夫走卒都有,不是有錢人的專利。

在〈澳洲生活教我的二三事〉這一節,老黑回想17年前在澳洲生活兩年的觀察思考。這兩年對他影響甚深,甚至改變了他的人生觀。澳洲人,他舉例,很重視休閒,五點下班,五點十五分辦公室不見人,下班時間留給家人、朋友與自己。加班、過勞死,那是什麼東西啊?澳洲人工作是為了生活,工作到要死不活不是他們所要的。「這並不代表他們沒有野心和夢想,只代表他們的夢想不在辦公室裡。」老黑說道。

因此在澳洲,遍地公園,周末假期民眾在公園,或野餐或運動,或無所事事,公園、馬路到處有人慢跑。在作者年近四十歲,苦於中廣身材,打高爾夫球縮減不了時,澳洲人慢跑這畫面浮現出來,於是他每週兩三次,跑跑跑,跑了十年,好心情,好身形。(書裡有作者全身近照,可參照檢驗。)

澳洲好處多,但不諱言,缺點也不少。但又如何?作者說得好,誰說這裡是天堂?全世界沒有一個地方是天堂。每個地方有好有壞,不管住哪裡,要利用它的好,避開它的不好。

憑此態度,老黑就是個生活哲學家,其旅遊所見,感受自是不同。例如遊賞義大利,便有特殊體會。他說:「如果全世界只能挑選一個國家旅遊,我會建議義大利;如果全世界只能挑選一個城市旅遊,我會建議羅馬。」

為什麼義大利?為什麼羅馬?文章並未特別描述,可能那種美好感覺,筆墨難以盡傳吧。但老黑同時指出義大利諸多缺點,他用「又愛又氣的民族」形容義大利,最漂亮的句子則是末尾這句:「身為人類一份子,我還是很高興有這樣一個民族存在,用他們的大嘴巴說我們不敢說的話,做我們不會做的事,成就我們未能達成的成就,就算氣死人、嚇死人,依然很值得我們尊重。」

既然沒有所謂天堂,各地優缺點各具,因此有人問他,旅遊各國繞一圈,一定認為台灣的吃喝玩樂、山水風景是最好的吧?他回答:「不對。」台灣和其他地方一樣有好有壞,只不過「台灣是家,不管現況好壞,我都希望它變得更好。」

105天,繞地球一圈,五大洲,七大洋,造訪30個國家40座城市,這書好看,除了所見所感,和其他旅遊書書最大不同的是,他們搭郵輪環遊,依老黑設想:「用這種方式旅行,不需要經常打包拆包,張羅吃喝,也不需要穿梭於各地機場車站,煩惱今晚睡在哪裡,只要將全部體力、精力用在到處觀光,認識世界就好,聽起來似乎輕鬆得有點超出想像。」懶人書名來自於此。說得挺有道理啊。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職場賤招大全(一):面試不一定要帶事業線,但一定要帶點心機

Photo Credit:  博雅青年講堂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博雅青年講堂 CC BY SA 2.0

最近好像有許多單位在進行面試。研究所面試新生,公司面試實習生或夏天預定就職的新人。有不少學生問我,面試除了要準備的基本資料和相關資訊,還要注意什麼,要不要帶事業線去?

說真的,我面試人和被面試的機會並不多,但這種場面可看多了。我通常只給學生們一句建議:「帶點心機。」

「心機」這詞有點負面意義,但在這種悲慘年頭,我認為年輕人該有點心機,除了讓自己更能掌握老人,也能讓老人無法輕易搞定自己。

但心機是無法說帶就帶的,平常就要下功夫才行。很多學生平日就少了點心機,天天爽呆、爽呆的過。

我有些隨堂作業問題就是面試常見題庫的「教育版本」,在解析這些題目的答案時,我會好心提醒:「這題比較有心機的作法是……」

雖然面前總有幾個認真聽講的學生,但只要抬頭,就會看到一大票鳥人在那嘻嘻哈哈,興高采烈地討論自以為的超屌答案,卻沒注意有價的答案正從耳邊溜過。這就是少了心機,又漏了抓住心機的嗆司(chance)。

那要怎麼拉高「面試心機度」?

1. 多注意人

先別開口講,專心的看看別人。看看身邊的人在做什麼,他們做的事我也該做嗎?有看就會有想,有想就能生出心機。

會「看人」的年輕人真的不多。

我曾在某個吵鬧混亂的教室中碰過一雙堅定的眼神。不是兇狠,不是藐視,是銳利的一雙眼,從教室角落直射過來,逼得我不得不認真上課(呃……)。第一週到最後一週,他的眼神都在,我總感覺所有的意圖和知識都被他吸盡了。這學生沒開過金口,直到最後幾次上課,他才在作業紙上問到:「老師覺得班上哪些學生能出頭呢?」

「就是你。」

下次上課,我不指名的這樣公開回應他。那眼神機靈的藏回人群,而人群只是驚慌騷動,在笑鬧中想找出當事人。找不到滴,因為你們沒有心機。你們沒練習過,平常就沒在看人,現在自然看不到那低頭陰影下淺淺的微笑。

2. 多猜度人

當你將被考驗的時候,先猜度對方是什麼樣的人。猜度能生情境,有情境就能控制心機。

啊還沒見到要怎麼猜度?

我會要應考、應徵的學生先去面試地點四周看看,早個半天去也好。在那學校旁的麵攤吃個飯,在那辦公室大樓後巷的飲食店家晃晃。大樓電梯搭個幾次,細心注意一下同層樓的廁所。想像你就是會在那生活的人,你會經歷過什麼?吃哪些店?走哪些路?在哪搭車?去哪買東西?

當你走進必須面對他們的小房間,他們已不全是陌生人了。他們應該吃過你方才經過的那些店家,照這裡的排隊規則搭乘電梯上樓,在同樣的廁所梳理自己,然後走進同一個窄小空間。

都一樣是人,都是一樣的人。你再菜、再嫩、再新,也都「入境」了幾分。你的猜度會自然進入你口裡的答案。

「你對於我們單位有什麼看法?」
「我剛剛在後面的麵店裡,看到了兩個掛著貴單位吊牌的同仁,他們用餐的神情很愉快,我想……」

「到這邊之後,有看到公司裡需要改善的地方嗎?」
「我看到有呼籲同仁節約洗手乳的公告,說是福利金不夠支付。我有同學是賣洗手乳的,我知道怎麼用很低的價格買到批發貨……」

「認為所上能給你什麼幫助?」
「入場前我在走廊上看公告欄,發現你們這邊的學術活動資訊和資源好多……」

3. 吸收一切你可以嗅到的規則

有許多規則是寫在紙面上的,當然要先記好,違反就是擺爛。有更多的規則是飄浮在空中的,你要靠自己的嗅覺去把握。嗅聞能掌握關係,知關係就能放進心機。

這裡的金字塔結構是如何?誰是最大的一咖?面前這三個人關係好嗎?今天他們扮演的又分別是啥角色?這單位喜歡什麼樣的新人?他們去年選的又是什麼樣的人?坐在外頭隔間板裡的那些人位子是怎麼分的?

他們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甚至只是每一秒經過,你都可以多嗅到一點。被領著快步經過,你會知道這是經理,這是紅人,這是黑人,那是廢人。你會知道你頭要再低一點,再低一點,笑容要面向這邊,轉彎之後對過去那邊,最後給角落讓路給你們的清潔阿桑一個滿的點頭微笑,說聲「謝謝」。越低階的,你就嘻嘻表達我會是你的好學弟學妹;對高階的,就莊重來個傾身禮像是說奴才來了;對顯然是big daddy的,頭就要低到像告別式。你知道了這裡的關係,你就知道怎麼料理他們。

他們可能沒察覺你的心機,只是把你放在那,晾著。若你其他條件不差,還是被晾著,這可能是因為那些人也沒心機。如果全公司、全單位都這樣沒心機,這裡會倒的,最好也別進來。怕心機了好幾場,卻都沒被看到?別擔心,有心機的人,自然會去把你揀起來的。

他比你強多了。他會從嚇死你的地方把你揀起來,然後當面唸你:「是誰教壞你的?心機這麼重。不過我喜歡,因為你像我一樣壞。」

小嫩嫩,你才剛要進入賤招的世界,要學得可多了。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人渣文本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台灣人像】在北投捷運拉小提琴的阿伯 看到的話記得幫他拍拍手加油

Photo Credit: Humans of Taiwan

Photo Credit: Humans of Taiwan

Photo Credit: Humans of Taiwan

Photo Credit: Humans of Taiwan

「我兩年前退休,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在北投捷運站拉小提琴唱歌。」
「那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拉小提琴呢?」
「我一直都很喜歡音樂,也很喜歡唱歌。剛開始有點害羞,害怕人家知道我在這裡拉琴,但是慢慢的大家喜歡我用小提琴自拉自唱,甚至還有外國人將影片上傳至網路。我希望繼續跟更多人分享台灣的民謠和音樂!」

“I retired from work two years ago, since then I started to play violin and sing along with it at Beitou MRT station."
“Why are you doing this?"
“I have always had a love for music and singing. I was a bit shy at first and afraid of letting other people know I am here playing violin, but people started to take photos of me, upload videos to the Internet and love my music, it is a huge encouragement for me. I want to share more of my music and Taiwanese folk songs with others!"

本圖文獲Humans of Taiwan授權刊登,原圖文於此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法地方議會候選人射擊總統像圖片流出

小流河府 Lorient - 法國即將舉行地方議會選舉,各黨候選人都出盡法寶拉票,而有些邊緣小黨屢出奇招拉票。 而在當地則有片段流出,有疑似候選人對著共和國總統荷蘭的相片開槍。而有支持平權網誌表示,雖然人樣被打格,但依然能認出是當地一個右翼候選人。 而該政黨承認有這些影片,但他們很訝異,為甚麼2012年的舊片,現在被拿出來流傳。 法國公視新聞台

未載伊拉克部長公子,原機折返無得降落

黎巴嫩井州 - 一架中東航空公司 MEA 的客機,週四起飛後,還差20分鐘就可以到達巴格達機場被拒絕降落:因為伊拉克交通部長的兒子不在機上。

 

media_xl_6548925

 

飛機被迫折返,然而伊拉克有關部門則推卸責任,指事件與她們無關,更一度指該名公子並無買這航班的機票,但其後又改口,甚至總理出面,表示有關人士已經被炒。

 

比利時荷文早報

 

烏克蘭局勢不穩,旅遊宣傳不動如山

柏林 - 柏林國際旅遊展 Internationale Tourismus-Börse Berlin 是國際旅遊界盛事,今年來自烏克蘭的代表無懼崖山半島自治共和國的局勢緊張,繼續向世界推廣崖山半島的渡假村。

 

Volunteer-waits-for-visitors-at-booth-representing-Ukraine-during-opening-da-2-

 

烏克蘭代表 Kateryna Suprovych 表示,她期望著今年旅客有良好增長,「崖山半島局勢係有啲唔穩定,不過唔係打緊仗,唔使擔心。」

烏克蘭的旅遊業在2013年發展良好,崖山半島是著名的黑海旅遊勝地,當地有大量渡假村,每年四月至十月都會吸引大量烏克蘭國內和露西亞的旅客到訪,而近年亦開始有德國和波蘭旅客到當地旅遊。

烏克蘭旅遊局官員 Marta Naumenko 表示,有關部門現在是推廣2015年的旅遊季節,他期望到時局勢將會有所改善。

 

德國世界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