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一場戰爭中,最無辜受害的永遠是平民

(原載於:周凌FB PAGE

What investigators will look for in the MH17 crash http://t.co/MIcnnGXvcZ pic.twitter.com/oBATjKfPb6

— Talking Points Memo (@TPM) 2014 7月 18日

 

戰爭從來都是極殘忍,只要任何兩國開戰,必定會死傷無數。

以兩次世界大戰為例,死亡人數分別約高達一千七百萬人和七千萬人,而當中涉及平民的死亡人數分別約為七百萬人和五千萬人。

或許有人會認為,先撩者賤,如果你是發起戰爭的一方,任何下場都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可憐,用這個說法來形容當權者可能是正確的,但用來形容平民又是否公平?

在戰爭中,傷亡最嚴重的通常是平民,因為他們往往被誤中副車。

 

馬航MH17客機被親俄武裝分子擊落,令全機二百九十五人全部罹難。這次意外是發生在烏克蘭邊境,當地政局動盪,面臨分裂局面,武裝衝突自此從未離開烏克蘭人民。

這次馬航MH17客機慘劇,就是因為親俄武裝分子誤以為該客機是運輸機,而將其擊落。

結果又令無數個家庭傷心,更可惜的是機上有大批愛滋病專家,或會減慢醫治愛滋病技術的進步。

 

這些人是平民。

 

另一邊廂,以巴衝突由互相空襲,到以色列昨夜宣布將會全面進攻加沙地區,跟哈馬斯武裝分子全面開戰。

有留意新聞的讀者,應該都會知道,以色列過去多次的空襲,已經造成加沙地區大量平民的死傷,雖然以色列一直公開表示,加沙地區的平民應該離開當地,以免成為武裝分子的人盾。

問題是除非他們有外國國籍,或者是十分富有的人,否則他們走得到嗎?

結果往往是貧者就要接受「命運」的安排,富者就可以安全離開,當然最安全的還是當權者吧。

當傷亡人數太多,國際又協助調停,只要簽定停火協議,又可以繼續他的政權。

不要忘記,除了富者或享有特權的人之外,平民永遠都只能默默接受戰爭所帶來的惡果:死亡、受傷、飢餓、瘟疫……

 

或許和平只有富者或享有特權的人才可以享有,平民人數雖多,卻永遠不能得到,但願有天世界真的可以和平,所有人能夠真正共享。

 

識得玩梗係玩呢D…

(原載於:姐死姐還在

10361384_257833164425030_3854803960443331212_n

 

早兩日,新聞話美國有個節目,比個gameboy班細路,睇下佢地有咩反應。有個死靚仔話:「我老豆收埋一個」,再有個死靚仔話:「我見過有隻iphone 套係咁樣嘅」。原來,真係唔使「上樓梯覺得關節痛」先知自己老架。

班細路彈到個gameboy 一文不值,毫無潛力;你班細路知唔知我曾經為左玩你地眼中一蚊都唔值嘅 「玩具」,付出左幾多努力。

 

由於家窮四壁無玩具,我主要都係自己同自己玩黑白。二年班的暑假,我用左兩個幾鐘,對住屋企塊牆,對打左1000下黑白,我即刻衝去同呀媽報喜,呀媽仲叫我向2000下挑戰,我當時真係覺得自己身手好敏捷,當今有邊個好似我咁連打1000下黑白完全無甩beat。

除左玩黑白,我都周不時數腳毛,但有時見到一個毛孔有兩條腳毛,都好困惑,唔知當一條定一條半。

就好似大雄成日去呀福屋企痴玩具玩一樣,我都成日去比較有錢的親戚玩佢地D 玩具。我成日去表哥度,佢最鐘意同我玩play station打街霸,我真係鋪鋪都好專心的撳,好多時我都勝出。如事者,過左3個月至半年,有次我表姐都黎埋,佢狂笑我白痴仔,原來我表哥次次都較computer mode比我打,我個半年,只係不停好似撳燈掣咁撳個手製,根本冇玩過。但唔緊要,只要有得掂到舊玩具我已經好開心。

有一年的聖誕,我家姐儲左50 蚊,係小童群益會買左副二手大富翁返來。我地真係好珍惜副大富翁,用左幾日時間, 用透明膠紙,用過膠的原理,痴哂所有的銀紙先開始玩。雖然我每次同家姐玩大富翁,佢都會send 我去坐監,一鋪大富翁我通常都坐5至10次監。但都唔緊要,有得玩,我真係心滿意足。

冇MYTV 重溫節目的年代,我表哥會用錄影機錄哂一星期的美少女戰士,但佢話變身集集都一樣,佢會撳fastforward 12 倍比我睇變身。但我都唔介意,我知我可以轉動我眼球快D 來迎合個節奏。

 

正如有錢佬好難好開心,窮人執到一蚊都當執到金。而家D 細路連IPAD都一人一部,點會明白掂下舊玩具都可以好開心。

我仲記得第一次參觀「玩具玩斗城」個種震撼,無論個度有幾多細路,玩具的數目都係多過細路架,真係供過於求,呢鋪唔洗同人爭啦。我踏入barbie 專區,真係所有嘅產品都係「姣婆恩物」,岩哂我。當我見到部自製貼紙機,我就諗起原來唔洗用透明膠紙痴得咁辛苦,有自製貼紙機就可以幫我副大富翁銀紙過膠啦…

 

話說回頭,我唔覺得而家的細路擁有IPAD 比我對住塊牆對打1000下黑白更快樂。正如大富翁用電子貨幣,亦唔會更加好玩。玩具嘅野唔一定高智能就會好玩左,可能出個古代版大富翁,將D 地方轉做牡丹樓,羅洛林呀咁,比個算盤D 細路學計數,佢地覺得仲過癮呢。

早幾日,我睇完gameboy 新聞,搵返我個副50 蚊嘅大富翁,見到張「機會」卡寫住「繳交薪俸稅一百元」,我真係好想喊,如果而家都交一百元,你話幾好呢。

 

PS. 我個日去「玩具玩斗城」見到人頭湧湧,我諗起一件事;我呀媽係1986年個時(當時我都未出世),大大公司執笠個日帶我家姐去搶平玩具,比TBB新聞影左出來,我呀媽呢幾十年來去親「玩具玩斗城」都會講一次我知佢上鏡。我真係好想得到個日的《當年今日》,比呀媽睇返。如果有朋友仔知點樣得到,話我知呀 。

你冇返咁上下年紀,你點會知咩係大大公司,哈哈哈哈哈…

各位朋友仔幫我share 出去,睇下會唔會比我找到大大公司執笠個片段比我呀媽睇呀,唔該哂各位朋友仔…

 

勿放棄公民提名

政改第一階段諮詢報告剛在過去星期二公佈,一如眾人所料,內容絕無驚喜,一是因為大家對政府不存任何幻想;二是因為港府從沒有「拍板」的權力,把各界資料整合好就等待北京的決定。不論民意被政府認為是「主流」或「部分」,北京斷不會白癡得真的覺得香港是天下太平,相信「80萬以外的人都支持提委會」、「公民提名的少數人意願」等自欺欺人的觀點。報告明顯只是林鄭等人表示忠誠的例行公事,答案還在於人大在八月底的回應,但不論是什麼樣的回應,扣連公民提名的行動都是必須而急切的,因為這是關乎民間能否在未來的角力中不被「即食論」及提委會所控制,保持政改話語權。

否定公提就要行動

人大在八月底肯定民間公投結果可謂天方夜談,大家估計的不外乎是北京會否直接推出完全違反國際標準的框架(一),還是排除了「三軌」或公提之下又保留討論國際標準的空間(二)。前者正如戴耀廷所言,佔中實在是在所難免,如第二諮詢是基於民建聯方案作討論,大家還有什麼好談?

在(二)的情況之下,民間也沒有理由等待政府的步伐,不論是(一)還是(二),民間都要重申「三軌」及公提。包括政府,無人能否定公民提名拉闊了政改討論的空間,不論是所謂溫和或激進派,各方都是圍繞公民提名是獲取政治能量,更何況今日全民投票己過,泛民或學界的方案都包含公民提名,「三軌制」和「公民提名」理應是與民間和政府對話的主軸,前者是順應投票結果;後者則是團結大多數。雖說佔中仍然留守最終一戰,但不代表民間就一樣等待方案確定後才行動,因為八月行動與之後的行動並無衝突。想像一下,如八月人大明確的否定了公民提名的討論空間,而大家又欣然接受,把精力花在討論政府交出的方案框架而不力挽狂瀾重申「三軌」和「公民提名」,民間只會失去部署了一年多的節奏,任由政府的「食住先」和複雜至極的提委會討論而取代。此時溫和或激進派之分又再成為泛民焦點,一年前的部署和八十萬人投票就變得沒有意義。

如八十萬的民意不但沒有動搖政權,也沒有讓民間和泛民團結一致,我們是不是此刻就要回歸原點,討論提委會如何組成、討論提委會如何才能達到「國際標準」?

保持節奏 與香港人對話

堅守公民提名不單是政治領袖與政府角力的問題,而是堅守與市民對話的可能,不由政府把社會討論圍繞提委會「民主化」問題,保留民間在政改問題上的話語權。而且,投票才剛完成,政治領袖必然地要面對群眾,如何落實、捍衛香港人的每一票就是任務,讓香港人知道,當天的一票不是白投的,不只是各黨的談判籌碼,而是民間的目標。

八月之後,民間應會有不同層次的行動,如學聯發起的罷課及之後的不合作運動會相繼發生。不論行動層次如何,行動是必須,也希望當日曾投下一票的你會了解,因為現階段為公民提名所做的,都是為了保留民間在未來一年的戰鬥力而做的。

當我阿媽話要去簽名「反佔中」

今日,東方日報刊登了大頁「反佔中」聯署名單,電視影著周融個白頭佬誓師開展「反佔中簽名運動」,一句一句,豪言壯語,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今晚回家吃飯,阿媽一邊睇新聞,一邊拎起份東方,指著「反佔中」的廣告:「我一定去簽名架!呢班人亂港呀!搵車塞住D路阻人返工!邊有咁折墮啊!」我沈默了。拉開話題,飯後回宿舍去。路上,前思後想。

我爸媽雖在香港土生土長,卻是七十年代最窮的那群,沒有受過良好教育,大半生替福建人公司打份牛工。對於他們而言,莫講香港不是什麼,其實人都不算什麼。肚皮話事,人餓,什麼都嘥氣,莫講理想,鬧什麼本土主義,更是吃飽沒事幹的任性。他們相信,人就是要學懂「適應環境」,中國大陸有錢,帶領香港經濟發展,人人有飽飯食,還罵委屈是十分折墮。可是,或許不是因為他們大半生這樣事事「屈就」,今天都不會捱到我咁大。難道我今天讀多兩錢書就用民主理論去拋他們,罵他們犬儒?我做不到。也恕我不夠智慧,一次一次都無法把話向他們講明白。

雖然反佔中者玩的是轉移視線,刻意將焦點不放在運動之根本起因,只論佔中最膚面的影響,可是,這些卻正中了上一代所著眼的「焦點」。老一代人最怕亂,對政府,家長意識根深柢固,聞犯法即退縮;更重要的是:搵食,他們只想我們平安、搵到食。說什麼「保普選」、「保護香港國際地位」通通都假,反佔中聯盟一句「守護中環」卻入心入肺,講真,仔女大個左去中環返工,可能就是上一代人一生最大的成就。

大家都是打著一場心理戰,我們有宣傳,他們亦有公關,而且不見得不高明。幾年前我們懂得開Facebook群組呼籲人們出來反國教,今天,他們的粉絲專頁一個接一個地開,「港人講地」、「幫港出聲」,論設計,不輸民主陣營,甚至可說是精美入時;以前論點匱乏,現在緊貼追打,文章有論點有推理,不再是空口漫罵。以前絕食是高尚的犧牲,今天有李女士的作噁鬧劇。還有wtapp戰線、宗教戰線、學者戰線、多篇假文章假戶口排山倒海……

我們一直自以為真理在胸無畏無懼,一直恥笑對方的下流技倆,但是,最現實的真相是,我們連身邊的父母都說服不了。五一一的被捕者當中,有幾多人說回家不敢面對家人?我們無可否認,他們,我們的上一代,也是香港人,真正的香港人。當下要說服的不是遙遠的北京,而是我們最身邊的人。

不斷想起,我阿媽說要去簽名時我那陣懦弱的沈默,我沒有叫她不要去,我不知可以怎講。這一刻,中大的夜空無星,突然覺得讀了這麼多書,一點用都沒有,除了一陣無力感,原來我什麼都不懂。

我們是否真的要這樣向他們輸掉我們的家人,輸掉我們香港了?

白象工程毀未來 唯見退保為將來

大白象的比喻就是平民被送來王帝御賜的珍貴異獸大白象,它既不能變賣卻要花上全部資源餵養,最後因此而蠶食至餓死。高鐵、人工島、蓮塘口岸、港珠澳大橋、新界東北發展等瘋狂超支的大型基建,它們就是不折不扣的大白象,破壞大自然、社區文化經濟多元、加劇中港兩地矛盾。更為可恥的是,這些費上數千億的好大喜功的工程竟說成是未來經濟民生希望。然而幾年前高鐵經強通後,惡果今日已經昭然若揭。

六七暴房動後香港開始計劃退休保障,當時官員已經意識到退休保障作為基本人權和生存保障的重要性。然而,多年來的討論都因低稅自由市場的大原則,一直未能落實,取而代之的就是所謂的「強積金」。可是推行至今,不但未能惠及基層或投入無常勞動的婦女,打工仔女多年辛辛苦苦的血汗,最後因為高昂的行政和管理費用被基金公司蠶食。所謂的三大支柱「強積金」,最後大家都稱它為「強姦金」。

當社會老齡化成為現實,議員和政府都不能再迴避「全民退休保障」的討論。可是建制派議員特別是功能組別一再反對,強調的是:錢從何來、供養他人父母道理何在、歐洲實施全民退保的國家都面臨破產、退保令香港變成福利社會,最後只會把香港經濟拖垮等等。其實拆破這些迷思的道理並困難,因為退保方案在香港民間和學術界已經有多年的研究,經過精算師的計算,得出每月金額三千元,並以政府、僱主、僱員三方供款的形式進行。香港有上萬億元的儲備,而只需五百億種子基金便能立即啟動,加上多方供款的形式,根本並不構成那些所謂福利社會的批評。加上富人多付的原則,填補了「強姦金」的漏洞,達至財富再分配。

當你看見公公婆婆買幾個生果或兩棵菜都要左計右度,全民退保便可以令他們立即受惠,不用因為入息審查影響家庭關係,令全民受惠。引用余婆婆的說法,不論打工仔和富人都在貢獻香港。大家都有父母生,點解窮人的父母就不值得被政府和社會供讓呢?儘管大家都是香港人大家都層為香港付出過血汗,難道出生爸爸不是姓李就注定老無所依嗎?

如果數千億毀未來的白象工程都能一一上馬,而只花上五百億保民生保將來的退保都容不下,我們還有明天嗎?所以後生仔撐退保就坐言起行,七月二十日早上九時三十分, 希望大家一齊出席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發起的「落實全民退保大遊行」,早少少起床同公公婆婆一齊上街,一起要求政府盡快落實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為長者訓少陣,無問題啦!

————————————-

落實全民退保大遊行
日期|2014年7月20日(日)
時間|上午9時30分
地點|中環 遮打花園 (遊行至特首辦公室)

【海豚三十】第三十話最終回:願——NL264阿夢

人類,你會讓我們看見希望嗎?

雨點把水面敲響,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音,不過尚算風平浪靜。我們會照原定計劃去捉魚,只要等朋友到齊就出發了。今天是我的女兒第一次捉魚,待會她一定會雞手鴨腳吧,看著她滑稽地捉魚肯定會非常有趣。她的哥哥待會也會一起,女兒一定會從哥哥身上獲益良多。現在魚的數量雖然不如幾十年前,但也在恢復當中,只要找對地方仍能捉到不少魚。我們今天會去大小磨刀洲,那邊曾經是非常危險的水域,被不同的工程破壞至殘破不堪。但現在那裡已經是專為白海豚而設的海岸公園,經過這幾年的復元,環境已經改善不少,很多豚友已經回到那裡生活了,從前的海豚天堂慢慢又熱鬧起來。好,大家都到齊了,我們出發!

首先我們要穿過港珠澳大橋的樁柱陣,現在這裡看來好像已經很平靜, 其實在幾年前這邊仍像戰場一樣,工程船一列一列地排在一起像準備出擊的軍艦,而工程發出的躁音就像連綿不斷砲彈聲,一直轟炸我們的聽覺。今天和平終於降臨這片水域,我們可以再次自由地往來大嶼山西和北的水域,只要避開樁柱就可以了。而且我們不用再擔心大嶼山西邊再有人類發展的工程,因為整個大嶼山西水域已經劃為海岸公園,這裡不會像大嶼山北那邊經歷惡夢一般的災難。

我們左邊就是沙洲及龍鼓洲海岸公園,這是人類為我們設立的第一個海岸公園。在大嶼山北翻天覆地期間,很多豚友都選擇了在這裡暫避,因此這邊變得很擠迫,豚友之間出現你爭我奪的情況,為食物和空間而爭執。這也是我搬到大嶼山西的原因,始終那邊的空間比較多,雖然擠擁但總算可以接受。今天沙洲和龍鼓洲已經回愎昔日的風光了,大家又再享受寧靜美麗的環境。雨勢開始減弱,你能看清楚這裡的美景嗎?

大家看,赤鱲角機場就在我們右邊。機場北面的禁區是有名的「夜蒲點」呢。曾經我們以為會失去這個地方,但人類終於找到改善機場兩條跑道使用量的方法,所以放棄了填海建第三跑的計劃,所以我們有機會在大嶼山北所有工程結束後再決定這裡是否仍適合我們生活。加上海天碼頭的高速船數量亦慢慢減少,並在多豚友出現的水域減速航行,我們總算可以比較安全地避開它們,不需以我們生命來犯險。人類好像已經找到和我們的相處之道,我們成為了真正的朋友!

對,眼前就是新的大小磨刀洲海岸公園。雲已經吹散了,天朗氣清,你可以看清楚這個美麗的地方了!哈哈,女兒開始笨手笨腳地追魚呢,連身旁的哥哥也在偷笑!她要長大獨立生活還有一段時間。雖然捉不到魚,但也玩得很開心吧,聽見牠發出的喜悅的聲音嗎?早幾年我以為我不會再回來這裡了,我擔心女兒在這裡不能健康成長,也不能有愉快的童年。現在四周環境都變得愈來愈美好,我終於見到希望了,希望我們海豚的故事會在香港這個地方一直延續下去。


有一天我一定會帶著兒女,在香港水域無憂無慮地暢泳。


NL264的移動範圍,有一天所有威脅會在牠喜愛的棲息地消失,想達成的話要靠香港人為牠發聲了。

環評報告的問題 (三十)

整個大嶼山北水域的海豚數目在過去十年不斷下降,而第三條跑道將會令海豚損失大片棲息地,成為牠們近年來最大的威脅。機管局必須估計第三跑工程前期、期間和完工後到海豚數量的影響,如果第三跑工程會令海豚數目進一步下跌,機管局必然要負上責任。而機管局可以做的保護海豚措施其實有很多,包括先在大嶼山西和南水域成立海岸公園為海豚提供避難所;停止海天碼頭的運作;促使大嶼山南的高速船改道以避開重要海豚棲身地;讓大小磨刀洲海岸公園先成立以評估其「海豚會回來」的可能性。但機管局對所有提議充耳不聞,試問如何叫市民相信機管局想保護白海豚?

提交意見書方法

誰是「海豚三十」?

想回顧海豚三十其他成員的心聲

想收聽海豚三十故事的聲音演繹版本

識得玩梗係玩呢D…

(純粹懷念過去系列文章)

早兩日,新聞話美國有個節目,比個gameboy班細路,睇下佢地有咩反應。有個死靚仔話:「我老豆收埋一個」,再有個死靚仔話:「我見過有隻iphone 套係咁樣嘅」。原來,真係唔使「上樓梯覺得關節痛」先知自己老架。

班細路彈到個gameboy 一文不值,毫無潛力;你班細路知唔知我曾經為左玩你地眼中一蚊都唔值嘅 「玩具」,付出左幾多努力。

  • 由於家窮四壁無玩具,我主要都係自己同自己玩黑白。二年班的暑假,我用左兩個幾鐘,對住屋企塊牆,對打左1000下黑白,我即刻衝去同呀媽報喜,呀媽仲叫我向2000下挑戰,我當時真係覺得自己身手好敏捷,當今有邊個好似我咁連打1000下黑白完全無甩beat。
  • 除左玩黑白,我都周不時數腳毛,但有時見到一個毛孔有兩條腳毛,都好困惑,唔知當一條定一條半。
  • 就好似大雄成日去呀福屋企痴玩具玩一樣,我都成日去比較有錢的親戚玩佢地D 玩具。我成日去表哥度,佢最鐘意同我玩play station打街霸,我真係鋪鋪都好專心的撳,好多時我都勝出。如事者,過左3個月至半年,有次我表姐都黎埋,佢狂笑我白痴仔,原來我表哥次次都較computer mode比我打,我個半年,只係不停好似撳燈掣咁撳個手製,根本冇玩過。但唔緊要,只要有得掂到舊玩具我已經好開心。
  • 有一年的聖誕,我家姐儲左50 蚊,係小童群益會買左副二手大富翁返來。我地真係好珍惜副大富翁,用左幾日時間, 用透明膠紙,用過膠的原理,痴哂所有的銀紙先開始玩。雖然我每次同家姐玩大富翁,佢都會send 我去坐監,一鋪大富翁我通常都坐5至10次監。但都唔緊要,有得玩,我真係心滿意足。
  • 冇MYTV 重溫節目的年代,我表哥會用錄影機錄哂一星期的美少女戰士,但佢話變身集集都一樣,佢會撳fastforward 12 倍比我睇變身。但我都唔介意,我知我可以轉動我眼球快D 來迎合個節奏。

正如有錢佬好難好開心,窮人執到一蚊都當執到金。而家D 細路連IPAD都一人一部,點會明白掂下舊玩具都可以好開心。

我仲記得第一次參觀「玩具玩斗城」個種震撼,無論個度有幾多細路,玩具的數目都係多過細路架,真係供過於求,呢鋪唔洗同人爭啦。我踏入barbie 專區,真係所有嘅產品都係「姣婆恩物」,岩哂我。當我見到部自製貼紙機,我就諗起原來唔洗用透明膠紙痴得咁辛苦,有自製貼紙機就可以幫我副大富翁銀紙過膠啦…

話說回頭,我唔覺得而家的細路擁有IPAD 比我對住塊牆對打1000下黑白更快樂。正如大富翁用電子貨幣,亦唔會更加好玩。玩具嘅野唔一定高智能就會好玩左,可能出個古代版大富翁,將D 地方轉做牡丹樓,羅洛林呀咁,比個算盤D 細路學計數,佢地覺得仲過癮呢。

早幾日,我睇完gameboy 新聞,搵返我個副50 蚊嘅大富翁,見到張「機會」卡寫住「繳交薪俸稅一百元」,我真係好想喊,如果而家都交一百元,你話幾好呢。

PS. 我個日去「玩具玩斗城」見到人頭湧湧,我諗起一件事;我呀媽係1986年個時(當時我都未出世),大大公司封笠個日帶我家姐去搶平玩具,比TBB新聞影左出來,我呀媽呢幾十年來去親「玩具玩斗城」都會講一次我知佢上鏡。我真係好想得到個日的《當年今日》,比呀媽睇返。如果有朋友仔知點樣得到,話我知呀 。

你冇返咁上下年紀,你點會知咩係大大公司,哈哈哈哈哈…

細路見到gameboy 新聞及片段: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690497/I-kind-feel-bad-people-p…

原文載於姐死姐還在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164695310405483/photos/a.164701523738195.107374…

馬航MH17空難:偶然中的必然結果

當被認為是有史以來「最離奇」的飛機失聯案例——MH370班機失蹤謎團還未解開之時,馬來西亞航空MH17客機又在烏俄邊境失事墜毀。據目前可靠的消息所指,飛機是被導彈擊中而造成這次空難慘劇,死亡人數也已經增至298人。不同於MH370失蹤原因的種種猜測,MH17航班的被擊落,目前只有三種可能性,即俄羅斯政府軍、烏克蘭政府軍或是烏克蘭東部親俄反政府軍之所為,徹查方向亦相對地明確。

按烏克蘭官方發言人A Lysenko在電視上說到,周三(16日)晚間俄國空軍基地曾發射過一枚導彈,令一架烏空軍SU-25型戰鬥機距俄邊境20公里的Amvrosiyivka墜毀,而根據這條消息估計,我們不能排除MH17慘劇由俄羅斯政府軍發射導彈所致的可能,但個人認為這可能性很小。首先,從動機來說,俄羅斯於烏克蘭動亂事件中,已經陷入被歐美等國家相繼孤立的境地,它沒有理由再「浪費」一顆導彈,讓自己惹上更大麻煩,讓自己被國際社會聲討。其次,現代導彈作戰是體系作戰,一輛發射車並不能完成發射的任務,它要有指揮車、雷達車等等配合,從而降低導彈誤射的機率;且作為軍事大國的俄羅斯,要發射導彈到別人領空之前,必定會提前做好相應的準備或部署,並占據主動權,這樣,俄軍方的誤擊可能性確實是比被動的烏克蘭政府軍會小很多。

一般的民航飛入空管區,會通報給當地知道,但戰爭一旦打起來,很多時情報都會變得很混亂,雷達操作員也由於各種因素的影響,以為進入到本國領空的民航客機是別國的入侵戰機,最後導致悲劇的發生。對於此原因造成的空難,最有嫌疑的應該是被「入侵」的一方(即烏克蘭),因為他們會相對地緊張,信息傳達也會相對地多失誤;而烏克蘭政府亦都可能為進一步孤立俄羅斯,兵行險著,以有預謀地擊落一架民航機,來把責任推向俄方或親俄反政府軍,為他們樹立更多的敵人。即使航機的黑匣子交到俄羅斯手裡,也只能用它去判定MH17是什麽時候遭到襲擊,和導彈部署地點的大概範圍,黑匣子不會告訴你知航機是受那種類型導彈擊中,更不能通過它來證明,究竟MH17的墜毀是俄羅斯政府軍還是烏克蘭政府軍所發射的導彈造成。

在MH17失事之前,烏克蘭親俄反政府軍領導人Igor Strelkov,恰好通過社交媒體發報了自己組織剛擊落了一架烏克蘭運輸機的「捷報」,而據彭博社消息,MH17被擊落的附近空域,正好就有一架軍用運輸機飛過,這不能不使大家目光放到了反政府軍身上,因為他們有俄羅斯提供的武器支援(雖然克里姆林宮一直在否認),要擊毀一架客機理論上並無太大難度。可是,一向手法表現得非常專業的反政府軍,到面對需幾十人甚至上百人齊心協力才發射得出去的導彈之時候,能不能精準地判定到目標,又另當別論。從誤射的角度,烏克蘭軍方固然比俄羅斯軍方更容易擊錯目標,但相對「臨時組成」的反政府軍,最後者無疑是嫌疑最大的一方。

馬航在這次事件中貌似責任不大,但有分析稱,MH17航班此次通過烏克蘭東部有爭議地區領空,是為了節省燃料,而抄近路。事實上,於此次空難發生之前,國際民用航空組織就曾建議各大航空公司考慮更改此存安全隱患的航線,馬航不聽勸告、固執堅持(交通部長強調多年來馬航都使用這條航線)、不對現時局勢變化作周詳的考慮,都是MH17空難發生的不可迴避因素。今天我看報道得知,空姐莎扎娜雖躲過了MH370的一劫卻逃不過MH17的空難,是「命中注定」的偶然,但馬航不像這空姐般無辜,它的「臭名遠播」,如烏克蘭局勢發展到今天,是偶然中有的必然結果。

圖片來源:BBC

讀羅素有感:妄人和蠢人

我們這個時代讓人困擾的事之一是: 那些対事確信無疑的人其實很蠢,而那些富有想像力和理解力的人卻總是懷疑和優柔寡斷
勃蘭特▪羅素

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哲學家羅素先生,寫得一手好散文,文筆俏皮幽默,平和近人,文風也很尖酸刻薄,但卻是真知灼見,發人深省。羅素先生的這句話點破了蠢人和妄人的兩大特徵:妄人在思維上必定是一個蠢人,蠢人在行動和言辭上表現為妄人,「蠢」「妄」從來都是不分家的,這類人大腦被偏見和無知佔據,形成認知偏差,低估他人,高估自己。歷史上有很多「妄人」,比如洪秀全、康有為、孫文、切格瓦拉之流「妄」了一輩子,竟然鬼使神差般的被後人膜拜,

還有一種「妄人」,只是在錯誤的時間和錯誤的地點,做了自己不擅長做的事情,比如:英國皇室的紈絝子弟、末代印度總督路易斯▪蒙巴頓,他是一個風度翩翩的英國紳士,但這個人掌軍從政卻是大英帝國的數一數二「政治妄人」。還有一個很有名台灣有漫畫家叫蔡志忠,本是漫畫奇才,卻也做了不擅長的事,還以為自己無所不能,淪為「科學妄人」。

蔡志忠創作了很多關於「儒釋道」的漫畫作品,暢銷兩岸三地,自稱智商有180,三個月學會日語,忽然有一天,他宣佈要「閉關修煉」攻克物理學,「出關」後拋出一部「東方宇宙四部曲」的漫畫,聲言用「東方思維」推翻了「西方思維」的物理學術體系,自己會千年留名,用一百種方法能證明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是錯誤的。我在網絡上看了他解釋《相對論》的一個視頻ppt,立刻判斷這本書,只是一個妄人的妄言。他沒有正確理解《相對論》,也沒有掌握物理學研究方法,幾乎從一開始就沒有對過,一個物理學學術人根本不會指出他的錯誤,如同誰也不會去指責一堆垃圾沒有用處。比如:他將狹義相對論的兩個邏輯起點都搞錯了,將「以太說」當成原理之一,狹義相對論恰恰是用「奧卡姆剃刀」,砍掉了「以太」概念。

蔡志忠在除物理學以外的成績顯示他是個聰明人,為什麼一個智商高達180的人,犯下如此低劣的錯誤,還大言不慚,自我感覺良好到能與五百年才出一個的大陸奇女子「鳳姐」媲美? 我真的替他惋惜,從此少了一個優秀的漫畫家,多了一個腦殘級的「民間科學家達文西」,說不定哪一天,他研究出「要你命2000」這樣的終極殺人武器也不是稀奇。

無獨有偶,香港也有一個《相對論》的笑話。

某個香港文人,用「文學筆法」大肆針砭香港「通識教育」,在文中卻說出「達爾文的《相對論》」這般低級常識錯誤。最可笑的是,他最喜歡講什麼邏輯和常識,卻最沒有邏輯和常識,他在電視上裝深沉扮深刻,言論卻漏洞百出,從不臉紅。而有個女文人,寫文章就像一個八婆罵街(我只能找到最相似的比喻),全部都是自說自話的「低端口水」,還自以為比「山西農婦」優越。

最可怕的這類文人還有一種「政治腦殘病」,對持有不同社會觀點和政治立場的人,就會百般惡語嘲諷。專欄文章八成都有瞎掰的成分,而且千篇一律,毫無創意,套路是一樣,政治立場代替思考,經常虛構一個什麼「山西大媽、北京的士司機」來表立場。文章「硬傷」更是慘不忍睹,八成文章有邏輯和事實錯誤。知識性和啟發性等於零,久而久之形成一種固定的讀者群,而這群人跟他們持有同樣的政治立場,毫不猶豫的照單全收,放棄一個「正常人類」的理性批判思維。然後如少女戀上白馬王子一樣,一發不可收拾的視作「偶像」,女文人被粉絲抬到「九天護國娘娘」的高度,好像她紛飛亂舞的「口水」,能讓腦殘膜拜者高人一等,創造精神福利。

愚民的附和,讓他們有一種俯瞰眾生的優越感,迷失在真理化身的幻覺裏,唬弄了愚民,藐視了權貴,名利雙收。久而久之誤導了大眾,埋沒了理性的聲音。很多人和我一樣,曾經批判這類爛文章的「低級硬傷」,但我不是想扮「學究」,也不是貶低他人以抬高自己,我沒有這個興趣,純粹是閒下來有感而發。羅素在散文中說過一個很妙的比喻大抵可以代表我的想法:如果一個人說2+2=5或者說冰島在赤道,你不會憤怒的同他爭論,只是可憐這個人的無知。我也如此,我可憐無知的人,然後「拿出計算器或者地圖告訴他是如何錯了」。也許沒有做到如同胡適先生一樣溫文爾雅,但是始終是重邏輯和事實,一份證據說一分話,沒有信口開河。

從政治站隊上來說,我的思維方式經常會左右不討好,政治上靠左的曾罵我是漢奸賣國賊,靠右的罵我是左膠、港共奴才,因為左右兩群人都是非此即彼的二元對立思維,而且個個全然一副「大義凜然、真理在胸」的摸樣,都以為自己才是「民意」,自己最正確。其實,我也時常會反思:如果一個和你相左觀點讓你怒氣難消,那說明你的觀點可能也很難站住腳。羅素也曾說過,迫害和無休止的爭論經常發生在政治和宗教領域,而不發生在數學領域,因為有些社會、政治問題根本沒有答案,有很多都是價值和立場問題。如果帶著自我設定的政治立場去尋找證據,偏見和愚昧就會佔據你的頭腦, 唯一的辦法放棄既定立場,用證據和邏輯去思考,只要不是1+1=2這樣不證自明的問題,就要追問到底,懷疑一切可以懷疑的,最後的答案反而會比較客觀。雖然不知道我思考一個問題有多正確,但我恪守這樣思考態度。我也曾經愚蠢過,但隨著閱歷和知識的增加,我會隨時修正、改變自己認為錯誤的認知和觀點。

從蔡志忠搞理論物理的大敗筆說明,人要做自己擅長的事,做自己不擅長的事,又沒有正確的思維和學習方法,還自以為發現並掌握了真理。用一個佛學術語戲謔一下就叫做「真妄不二」:掌握真理的妄人。有些文人,他們掌握的知識,只能搞風花雪月的文學,「跨界」扮演聰明人指點江山、針砭時弊,臧否學術,只會產生愚蠢和偏見。如果還要幾十年如一日「賣弄銷售」一套「愚蠢見識」,只能是「蠢、妄一體」。

患有「政治腦殘病」的「妄人」,羅素先生的散文《如何避免愚蠢的見識》就是專治這種「跌打損傷」的,應該好好的讀一下。但是,我也很明白,要一個自以為正確的「妄人」,要承認自己是「蠢人」並不容易,就跟一個吸毒成癮的人強逼他戒毒不容易一樣!

普教中犧牲語文學習

教育局在網頁文章中指稱廣東話是「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方言」,引起社會關注政府是否有意貶抑廣東話的地位,作為大陸同化香港的重要一步。共同語和方言,是其中一種語言的分類方法,而這種分類,可說是政治性的。每種語言本身都有地方基礎,都是地方語言,都是「方言」。而令語言脫離「方言」變成「共同語」的,不是語言本身,而是政治因素,簡單點來說就是由政權指定。所以誰是方言,誰是共同語,本質上就是政治問題,不是語言問題。雖然教育局其後迅速道歉並收回文章,但實際上,當局已推動「普教中」多年,參與的學校也日漸增多,情況值得我們關注。

華文世界統一使用現代白話文,實有必要,否則華人世界之出版物不能互通,將導致文化的割裂和斷層,對學界亦有大害。但在於語言,則大可不必,香港文憑試的中文科口試目前主要還是以廣東考核,但按現在官方將廣東話視為「不是法定語言的方言」,將普通話視為「正統」,全力推行「普教中」的姿態,若長此下去,相信連口試也變成以普通話考核,廣東話再無用武之地之日實不遠矣。語言的主要功能是日常溝通,廣東話作為大部分香港人的母語以及日常溝通的語言,以廣東話教授中國語文,實在是理所當然的。語文學習,當中包含很大邏輯概念和文化概念的理解,這對大部分學生來說,實在不是一件易事。即使不論廣東話之源遠流長保留古音較多等優勢,以母語教授中國語文科,也絕對是最有利於學生理解中國語文科內容的做法。

以普通話教中文科,實際上就是在一科教授母語語文的科目中,要教師以非母語教授,要學生以非母語理解,是為了學一種新語言而犧牲語文學習,不利表達,障礙理解,更製造「普通話才是正規中文」的錯覺,壓縮廣東話的生存空間。常有論指普通語教中文有利學習語體文,則屬無稽,普通話與語體文賓際上是兩回事,當你仔細聽人說的普通話口語,那跟真正流暢簡煉的語體文,根本是全然不同的。若果以為以普通話教中文就能糾正學生以廣東話口語入文的問題,那其實只會引來學生以普通話口語入文的同樣問題。若社會認為有需要加強對學生的普通話訓練,合理的做法應該是增加普通話課的節數,而不是犧牲中國語文科的學習強推普教中。

普教中在香港已推行多年,不少學校的中文科都已經轉為以普通話授課。學校推行普教中的原因,一般都是指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能使學生更好地學習中 文。然而,就連教育局也承認,「仍未有確實證據,證明以普通話學習中國語文的學生的一般中文能力會有所改善。其中兩項研究發現,以普通話學習的學生的中文能力,與以廣東話學習的學生並無分別,甚或表現更差。」

普教中為何無助甚至有礙學生學好中文,嶺南大學中文系的陳雲教授早前已在〈普教中有什麼可以學的?〉一文從普通話和廣東話兩種語言本身特性的角度詳細說明。而本文則希望從教與學的角度,分析普教中會帶來甚麼問題。

現時,中學中國語文科的內容相當艱深,除了基本的語文理解和表達外,更要求學生對中國文化、中國文學等有一定的認識和體會。尤其在新學制下,所有高中 學生均需應考程度相當高的文憑試,而文憑試中文科各卷對於學生的思維能力、文化知識、學養根底的要求,均遠遠高於舊制會考,學生要有效掌握中文科的要求, 達到相當的水平,本來已經十分不容易。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實際上就是要教師以他們不熟悉的語言教授,學生以他們不熟悉的語言聽講,大大障礙了師生的表達 和理解,對中文科的教學效能造成巨大的負面影響。

教學語言,是會大大影響教學成效的。教授本身已不容易表達和理解的內容,最有效的語言,必定是教師和學生的母語。現時即使是在普遍被認為水平較高的英文中學裡,不少教師依然會在課堂中「偷雞」使用粵語講課,以助學生理解學科的內容,可見在事實上,母語才是最有效的教學語言。香港的中學教育是普及教育, 學生的語言能力差距極大,強迫語言能力不強學生以非母語去學習中文科,實際上是在摧毀他們考好中文科的希望、扼殺他們對中文科的興趣,禍及一代香港人的語 文水平、有礙於中國文化的承傳。

有不少人認為,普教中能使學生在學習中國語文的同時,多聽多說普通話,提升學生的普通話水平,是一舉兩得。多學一種語言,對學生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可是,普教中帶來的語言障礙,卻加深了學生理解中文科老師講課的難度,使學生錯失不少透過中文科課堂改善中文能力的機會,大大降低中文科的教學成效。 在現今的社會,學好普通話,的確會使學生在語言上有一定的優勢。可是,在決定中文科的教學語言此一議題上,政府和學校卻萬萬不應本末倒置,將「學好普通話」置於「學好中文」之上。要訓練學生的普通話能力,絕不應以犧牲中文科學習作為代價。

我輩自小聽以粵語教授的中文課,中文何曾比不上自小接受普教中的新一代?若普教中如此有優勢,何解新一代中文水平每況愈下?歸根究底,力推普教中,還是政治目的大於語文學習,大於文化承傳。莘莘學子,從來都只是犧牲品。

*載於彭志銘、鄭政恆編:《香港粵語頂硬上》(次文化堂,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