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辣招推動源頭減廢 – 香港廢物處理的唯一出路

環境局在香港資源循環藍圖中指出,過去的三十年間,我們的都市固體廢物總量增加近80%,而同期的人口增長則只有36%,人均每日都市固體廢物量亦由0.97公斤增加至1.27公斤,反映市民每日製造的垃圾較以往多達三成。

然而政府卻沒有因應垃圾增加而推出應變措施,只是透過擴建堆填區和興建焚化爐,來解決垃圾過多的問題。

香港一直以來缺乏積極和全面的減廢回收策略,有見及此,四大環保團體長春社、香港地球之友、綠領行動、綠色力量聯合發起網上聯署要求香港政府推動源頭減廢,促請政府不要依賴焚化爐及堆填區,馬上踏出源頭減廢的步伐。

六大辣招如下:
(1) 在2016年或以前全面落實都市固體廢物按量徵費,並定期檢討收費水平,以確保達到香港資源藍圖中2022年減廢四成的目標,同時亦須盡快推行收費試驗計劃,為日後落實徵費做好準備;

(2)制定清晰時間表,在2018年或之前將生產者責任制逐步擴展至塑膠容器、包裝物料、飲品容器、橡膠輪胎、木材、所有電池等;

(3)馬上啟動建築廢物收費計劃的檢討工作,並提升收費水平,改善「運載記錄制度」,透過利用線上實時條碼制度,即日確認建築廢料已送達堆填區或公眾填料庫,以減少非法堆填,同時提高罰則以收阻嚇之效;

(4)確保已分類好的可回收物料不會落入堆填區,並加快發展本地的環保工業鏈,盡快公布回收基金的詳情,及在2018年或之前訂立長遠和全面的回收行業支援配套計劃;

(5)制定法例,在2018年或之前禁止工商廚餘、玻璃、紙張、塑膠等可回收物料送往堆填區,並在2022年或之前將禁令擴展至家居廚餘;

(6)每年公布和檢討落實資源藍圖的進展和減廢成效,並分階段向立法會申請擴建堆填區,如果政府減廢成效不彰,便不能進行擴建 。

聯署發起團體現呼籲香港市民一齊參與,支持倡議六大辣招減廢,請即時登入撐香港網站簽名!

新一代手機乳神 電話放入內褲中?

克羅地亞 – 今年世界盃大家都期望出現手機乳神 Larissa Riquelme 的接班人,但接班的未來,未必太有品位的模仿卻出現了。

 

 

其中一個就是克羅地亞 model 攝氏小姐 Nives Celsius。她推出了MV「帶我去巴西」,公然承認想好似 Larissa 咁成名,不但事業線夾手機,更把電話放入內褲中陰道前,而MV 當中更有不少鏡頭,攝氏小姐僅僅「穿著」人體彩繪上鏡。

 

僧城日報

 

警拘五百人 抗命者:「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獨媒特約報導)511名參加預演佔領中環被捕,當中有示威者,也有聲援學生的市民,也有七旬老人。由七一下午遊行到翌日被捕,再到晚上才獲釋,逾二十多小時無休息但部份人步出黃竹坑警校時精神抖擻,為參與公民抗命感自豪;但亦有簽了警告信的示威者坦言害怕警方日後會秋後算帳,考慮會否參與佔中。

學聯成員指第一批被捕人士在凌晨已抵達黃竹坑時曾要求食物,惟警方在早上七時半才能提供。他們說在疲極又餓的示威者希望席地而睡,但被警方拒絕,指「警員有可能會踩到你地啲學生!」。 四十歲的Jessie批評警方沒有協助市民。她大約在早上九點要求食物,結果等了五個小時到下午兩點才能吃飯。而她在被拘留期間曾要求要律師,但警察卻回說「要見律師,我地幫唔到你」。

受學生感召參與留守

三十多歲的曾先生育有一名五歲的兒子,被捕一事亦未有跟妻子報告。他觀察到很多社會運動都是由學生發起,中年人可能因家庭負擔而有所卻步。但是今次他不再退縮,他感到「保護學生就像保護子女」,認為有責任保護學生。他又看到警方在拘捕學生時使用過度暴力,「為了交差啫,不必如此粗暴」。

被捕的黃先生本說只是聲援學生,在昨晚集會已向警員多次重申「我唔係示威者」,但卻被警察強行用膠帶拉至示威區。他不小心跌倒時,警察沒有扶起他,反而強行拖走他,導致雙腳和手臂多處擦傷。混亂中警察更踩裂他的電話屏幕及扯斷他手錶錶帶。黃先生說已經驗傷,亦已作投訴,會追討賠償。

七十六歲已退休的潘先生約在早上八點被捕,約晚上八時獲釋放。連同昨日參與遊行,至今二十多小時未有休息,但他仍精神飽滿,笑言「已經捱慣」。潘先生認為自己應該為社會發聲,「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logo210455431_10202562150478654_2818485089641635829_n

參與者:怕日後被檢控

十九歲的周同學是第一次參與社運,她沒有預計會被捕。因怕家人受刺激而沒有聯絡家人。在被拘留期間,因有很多人一起所以不太害怕。她表示有點害怕警方會秋後算帳,所以日後未必參與佔中。

logo2周同學

六十一歲的何先生參與當年香港89民運後一直無再上街,直到國務院發出白皮書時才決定再次出席大型遊行。對他來說,「警察」不只易了制服,對示威者的態度更是一去不返,他說當年的警察是完全沒有阻止參與大規模示威,但現時的警察已「大陸化」。留守晚上的佔領行動,何先生說是因為受到學生感動,才決定聲援及保護他們,但卻被捕。他感嘆自己年紀大,已沒有本錢參與社運,怕再次參與或真的會被檢控。

logo2984142_10202562134758261_7227627814485382468_n

編輯:歐陽聯發

「警察教」教母屈穎妍

屈穎妍

 

話說小弟曾撰一文,題為《警察教》,謂當今香港,警察教可謂一大宗教。其教徒深信警察皆英明神武,「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實在是小孩子的楷模。警察教之為教,就是講個「信」字。有人或會指控警察,但警察教教徒必堅信那是詆毀,警察叔叔保衛香港,永遠是對的。警察教信徒眾多,然能堅定不移護教到底、又願意公開傳教者,要數「知名專欄作家」屈穎妍女士。以其之虔誠程度,堪稱教母。屈教母近日頒布聖諭《如果有天,警察消失了……》,不但析述了警察教的基本信念,同時昭示了屈教母對信仰之忠貞。

 

屈教母運用生活例子,教導世人警察叔叔為何是我城之守護神:「媽媽湊仔放學,一轉頭不見了兒子,第一時間,會抓着路過巡警:『阿sir,我個仔唔見咗呀……』」不單如此,屈教母也教導我們,警察是道德的基礎,是道德勇氣的泉源,警察消失了,天下再無人會見義勇為:「在外遇到不平事,你膽敢直斥其非,是因為有這句在背後撐腰:『信唔信我報警吖嗱?』」既然警察帶給我們平安與喜樂,我們必須要「感恩」,要時刻記起是誰賜予我們這安穩的生活。警察啊!實在感謝你無私地賜予我們天天平安!

教母以為是香港的「反對派成功將警隊形象毁滅」,相信是一時看漏眼。教母有所不知,當今學校的歷史教科書,全部都是幫兇。歷史教科書清一色批評納粹軍警誅殺猶太人、助政權剿滅異己,這簡直是荼毒孩子啊!納粹軍警負責維持治安,假若在當時的德國,軍警消失了,他們的社會會亂成甚麼模樣?還有某些評論人,常常批評教母祖國的公安、國保,說他們協助打壓人民、虐待維權人士。公安也捉賊打擊罪案,怎可以批評呢?那些褻瀆的話,怎可以講?如果中國的公安消失了一星期,肯肯定全國大亂!向教母報告:香港電台有一節目叫《頭條新聞》,常常嘲諷教母祖國的公安,其中有個主持叫林超榮的,也有份,實在離譜,教壞細路!

教母謂:「男生第一位志願已被『消防員』取代,其次是律師、醫生,警察不止三甲不入,還跌到很後位置。反對派成功將警隊形象毁滅,幼稚園生的志願指標是一個警號,大家可要有心理準備,二十年後的世界,誰來當警察?」真的是怵目驚心。但教母呀教母,我更擔心以後無人做行政長官!我想一九九七年以來,從來無幼稚園男生的第一志願會是「行政長官」,那麼二十年後,誰來當特首?教母,你說我講得對嗎?不止特首,連老師、教授、記者、作家、立法會議員、清潔工人、文員等等都無人願意做啊!教母,請你一定要關注!

 

為了力挽狂瀾,令港人再度尊重警察,我決定聽從教母的指示:我下次「倒瀉屎」的時候,一定打九九九,叫警察幫我清理。謝謝教母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