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抗爭運動的「兒女私情」與「國家大事」

文:黃健偉

我跟夫人說,佔中可能於十月初舉行,我想推遲我們的行程。她立刻回答:「預左!」那刻,我即時想哭出來!那是控訴,亦是支持。我說了一句其實並不準確的說話(因為我知道她不是只有控訴):「對不起!」然後她說:「我沒有所謂,我只是想你放一下假。」你能不哭嗎?能有她這一種愛,怎不哭!

在所有抗爭運動中,「兒女私情」和「國家大事」往往都會因為劇情的需要,而被放在一起。時代的英雄,總會為國家大事拋頭臚、灑熱血。多麼的悲壯。從小到大,我看到這些劇情場面,我都十分抗拒。重要關頭,兒女私情就被放棄,兄弟/戰友之愛怎不及情人之愛。

直到現在,如果真的要我在兒女私情和國家大事之間選擇,我仍然會義無反顧地選擇兒女私情。那是因為我從來不認為,愛一個國家/地方比愛一個人更重要。如果不能徹底地愛一個人,那種愛一個國家/地方的愛,顯得有點不實在;我既是在徹底地愛一個人的過程中,學習去愛一個地方,也是用愛我夫人的方式去愛這片土地。在普遍的意義上看,我不認為愛一個人和愛一個國家/地方是互相排斥的,如果我能為這片土地付出代價,那你就要明白,我是以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心情,願意為了愛人付出。倘著有天它們是相互排斥,那只是生活上的各種人和事的制限所致。在兩種的愛中,其實都能找到對方的踪影,兩者的基礎都在於一種義無反顧的陪伴、守護。

當然,從在一種日常的意義角度而言,所謂的國家是一個根本不值得愛的東西,特別是在某一種集體或大局意識中,它隨時可以變成麻木不仁,例如,當「愛國」一詞的使用成為一種霸權,使你失去自主自由,那這「國」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取代我的愛人。因為,這「國」不會跟你說:「我沒有所謂,我只是想你放一下假。」

雖然是進入了抗爭年代,我覺得我現在的參與,並不是我所認知的那種國家大事;恰恰相反,我可能是在參與一種對抗國家大事的事業。用某種說法,國家大事這個詞,盛載了某一種父權的歷史內容,就是那種父權內容,我不可能選擇那國家大事。不過,如果解放軍都已經要開入城,應該如何去愛一個人?這是一個多難的課題。黑暗時代,怎能不學習?

手機業者閃 iPhone,搶進印度淘金

手機業者閃 iPhone,搶進印度淘金

原文出自財訊 458 期,作者朱致宜,Inside 獲得授權刊登。

宏達電選在日本東京發表最新手機,不過,為了閃開與 iPhone 正面直擊,宏達電今年以來著墨甚深的市場其實是在東南亞。不僅宏達電,小米、華碩都搶著進軍的最新藍海市場,其實正是印度!

落難股王宏達電在近年纏身不休的衰事當中,少數驚鴻一瞥的亮眼表現,當屬2012年底在日本意外熱賣回台灣的蝴蝶機(Butterfly)。日前,宏達電選在當時同一場地-東京王子花園酒店,再度與日本第二大電信商 KDDI 合作推出客製機種-蝴蝶機二代,執行長周永明與 KDDI 社長田中孝司聯袂出席。

不過,台上日本偶像少女團體載歌載舞,台下宏達電得面對愈加升溫的營運壓力。雖然第二季轉虧為盈,但面對蘋果 iPhone 壓境,宏達電第三季財測數字難看,單季營收季減 27.8% 到 35.5%%,就算最好的狀況,獲利季減 3 成。想要衝量挽救頹勢,日本市場其實不是動能所在。宏達電所期盼的,是藉由旗艦機打響品牌知名度,加快布局東南亞市場的腳步。

宏達電挽頹勢 布局東南亞

歐美有 iPhone 強勢壓境,中國市場競爭又愈趨激烈,宏達電開始把市場放到東南亞地區。此次發表蝴蝶機二代,全球首發 7 國中,就有 3 個國家位於東南亞,分別是緬甸、新加坡、印度。對於蝴蝶機的推手,宏達電北亞區總經理董俊良說,在東南亞的行銷策略是以高階機種打出品牌形象,但實際銷售動力,還是要靠中低階機種。

近來,宏達電財務長暨全球銷售總裁張嘉臨也勤跑印度,他相當看好印度市場。他說,第二季宏達電在印度的成長動能不錯,而且消費者並非一味看價錢,他以實際銷售數字舉例說,在印度最暢銷的機種其實是中階機種,而非最低價產品,推斷印度消費者對宏達電產品外觀設計有偏好,目前市占率約4%。不過,他亦不諱言,為了衝量,毛利只能盡量保持在一定水準。今年宏達電的產品平均售價已跌破萬元台幣大關。

印度市場的銷售主力是以售價1萬盧比(約新台幣5000元)的入門級產品,主要業者為本土品牌 Micromax、Karbonn、Lava占3成市占率。不過,精打細算的印度消費者對於價格稍高一些、功能更完備的國際品牌顯然接受度也很高。無論印度消費者到底有沒有對宏達電這個品牌著迷,對各大手機品牌來說,印度都是一個相當迷人的市場。

印度有著龐大的人口紅利,以及僅23%的智慧型手機滲透率,成長潛力驚人。根據研究機構IDC所公布的數據,去年印度智慧型手機出貨量超過4400萬台,是前1年的近3倍。目前國際品牌著力不深,僅三星與蘋果有所布局,外界估計,今年印度智慧手機銷量可突破8000萬台。無怪乎,今年小米、華碩等主打高性價比的手機品牌均磨刀霍霍進軍印度。

華碩勝小米 力拚前五大

小米跨出海外將近1年,東南亞各國陸續開賣,印度是反應最好的市場,一個月賣出7萬5000台。負責海外拓銷的小米科技副總裁雨果.巴拉(Hugo Barra),在小米手機還未在印度正式上市前,就在個人臉書上快閃揪團,在印度班加羅爾舉辦網友交流會,2個小時內有50名粉絲到場同歡,巴拉說,事前毫無計畫,對此結果也相當意外。

分析印度市場特色,巴拉說,印度消費者不習慣綁約,所以消費者對手機價格相當敏感。而且印度信用卡消費不普及,所以小米在印度選擇與電子商務網站Flipkart獨家合作、提供貨到付款服務。印度消費者對國際品牌手機趨之若鶩,同樣反映在華碩身上。與小米手機強碰,華碩也在7月登陸印度,同樣受到消費者歡迎,甚至更勝小米,出貨量超過10萬台。8月已搭配華碩既有電腦通路進行第二波鋪貨。華碩內部主管透露,高層下達指令,要力拚在明年底前拿下印度智慧型手機市場前五大,也就是要扳倒既有的印度本土業者。

有趣的事情是,國際品牌一窩蜂進入印度市場,第一步都選擇與電子商務業者合作。印度最大電子商務網站Flipkart,主要銷售產品為書籍與電子產品。宏達電、小米、華碩的第一步都是在這個網站上鋪貨。

今年七月,Flipkart宣布獲得10億美元的新一輪投資,被業內人士稱為印度的亞馬遜(Amazon)。事實上,這個網站真的是由兩位前亞馬遜員工所創立。由於幅員遼闊、消費民情不同,讓自建通路與物流系統難度頗高,國際手機品牌爭相進入印度,反而意外捧紅了當地的電子商務網站!

關於中學生的罷課行動 教協會給校長和教師的建議

全國人大常委會8月31日對香港政制改革作出決議,扼殺了香港人追求民主的期望。正如教協會在同一日給會員的信件中指出:香港社會氣氛將急速惡化,社會分化和對立勢將日益嚴重,一些長期珍視的核心價值也可能面臨更大挑戰。想不到還不夠十天,教育界就已率先面對外間政治勢力的騷擾。此際,我們呼籲教育同工緊守崗位,守護學校,守護孩子,努力為香港傳承民主薪火。對於由學生團體發起罷課行動,我們也應該貫徹這種精神,珍惜每一個年輕人對社會的承擔之心,為香港長遠的民主未來創造更好的條件。我們就此提出一些具體建議,供同工參考:

1. 三大原則:

(a) 教師肩負傳道、授業、解惑的使命,致力培養學生成為獨立思考的社會公民。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我們肯定學生享有言論、思想、結社及和平集會的自由。我們呼籲學校對學生行使監督權的同時,也須兼顧學生的個人權利,理解及尊重學生參與社會行動的選擇。

(b) 學校尊重學生表達的權利,不等如校方認同或反對學生的訴求。

(c) 多數中學生仍未成年,故家長有監護之權,而教師在校內也有監護的責任,包括人身安全。

2. 照顧中學生的特點:

(a) 中學生對政治的認識處於成長期,有人意識較高,有人尚待發展。對於一般學生,教師應按學生不同的成長階段,依《香港教育專業守則》的規定推動公民教育,「與學生討論問題時,應盡量保持客觀」,「鼓勵學生獨立思考作出理性的判斷」,以及「培養學生民主精神,教育學生尊重他人。」

(b) 我們無意鼓吹中學生罷課,但對於個別政治觀念較成熟的學生,他們經過反覆討論和獨立思考之後,如果認為應該用罷課等方式,就大是大非的問題表達他們的強烈意見,他們對社會的承擔精神,我們應該尊重,並感到欣慰。3. 如有學生參與校外的罷課活動:

(a) 學校應維持日常運作及教學活動,確保學生學習權利不受影響,不參與罷課的學生應得到充分照顧,如常學習;並時刻關注學生的情緒和需要,給予適切的輔導和支援。

(b) 教師應提醒學生,參與校外罷課可能會面對的風險和後果,事前須與家長商量,並按學校相關規定請假。參與行動時務須注意自身安全,遠離可能發生混亂或暴力的場所。

(c) 如有學生計劃在上學期間參與校外罷課,校方宜事先與學生商討,了解其想法及意願,制訂適當的授課及補課安排。

(d) 學生如因參與政治活動而遇到任何麻煩或法律問題,教師應與家長及校長保持溝通,合力提供適當的協助。如有特別困難,學校可與教協會聯絡。

4. 家長信:

(a) 我們建議打算參與罷課的學生在決定參加罷課前,應與其家長商量。如果家長同意其子女參加罷課,學生能出示家長信的話,我們建議學校視之為有效的事假請假。

(b) 如果學生未能出示家長信,校方可按既定之校規處理。不過,我們仍建議校方深入了解情況後,給予酌情從寬處理。無論如何,校方的處理方法不應超越既定校規的範圍。

5. 無論持何種立場,學校都須以學生利益為首要考慮,為所有學生提供安全、友善的學習環境,尊重學生的公民政治權利,維護學生的學習權利,照顧學生的身心需要。

6. 教師作為社會公民,同樣享有言論表達的自由,包括表達自身的政治立場。學校應尊重教師的個人選擇,不應將政治立場強加教師身上,或施以任何壓力,要求他們就任何政治議題表態或不表態。

7. 教師在上課期間如欲參與校外的罷課行動而無法授課,須事先按正常程序向校方申請。實習教師在實習期間,如欲參與所屬大專院校的罷課行動而無法到校實習,也須事先向實習的學校校長正式請假。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2014年9月11日

珍貴生物居大窩坪 超過500 人簽名籲保留

蘋果日報報導,環團長春社曾於8 月底及9 月初到大窩坪綠化地實地考察,並發現該地區範圍有屬易危級數的小棘蛙及本地關注的大頭蛙,地盤範圍附近又發現蛙類繁殖水池,以及香港獨有的南海溪蟹。然而,規劃署的文件卻隻字不提,企圖略過事實。

規劃署提交區議會文件指出,「該地皮有至少300棵樹木,但大部份均是常見樹種如血桐、白楸、龍眼等,生態價值不是特別高(not particularly high)」 。然而,經長春社考察後發現的三種珍貴生物,已明確證實地皮生態價值不低,惟規劃署文件中竟完全沒有交代樹木以外的生物,亦未有說明工程污染物將隨河溪流入大河,在在可見當局的評估有嚴重的不足之處。在未有反映真實的情況下,便動輒更改規劃用途,有違特首連續兩年的施政報告有關規劃的方針,明確指出可改劃的綠化地是「已失去其原有功能的、沒有植被、荒廢及已平整的土地」。

距離城規會的公眾諮詢截止日期僅餘6 日。聯署發起人大窩坪保綠地關注組呼籲各位朋友,請即登入聯署網頁廣傳開去,協助徵收更多簽名!至今雖已有超過500 人聯署簽名支持保留綠化地,但你們的每一個簽名都很重要,齊來保護綠化地免受肆意發展的威脅!

珍貴生物居大窩坪 超過500人簽名籲保留

蘋果日報報導,環團長春社曾於8 月底及9 月初到大窩坪綠化地實地考察,並發現該地區範圍有屬易危級數的小棘蛙及本地關注的大頭蛙,地盤範圍附近又發現蛙類繁殖水池,以及香港獨有的南海溪蟹。然而,規劃署的文件卻隻字不提,企圖略過事實。

規劃署提交區議會文件指出,「該地皮有至少300棵樹木,但大部份均是常見樹種如血桐、白楸、龍眼等,生態價值不是特別高(not particularly high)」 。然而,經長春社考察後發現的三種珍貴生物,已明確證實地皮生態價值不低,惟規劃署文件中竟完全沒有交代樹木以外的生物,亦未有說明工程污染物將隨河溪流入大河,在在可見當局的評估有嚴重的不足之處。在未有反映真實的情況下,便動輒更改規劃用途,有違特首連續兩年的施政報告有關規劃的方針,明確指出可改劃的綠化地是「已失去其原有功能的、沒有植被、荒廢及已平整的土地」。

距離城規會的公眾諮詢截止日期僅餘6 日。聯署發起人大窩坪保綠地關注組呼籲各位朋友,請即登入聯署網頁廣傳開去,協助徵收更多簽名!至今雖已有超過500 人聯署簽名支持保留綠化地,但你們的每一個簽名都很重要,齊來保護綠化地免受肆意發展的威脅!

餿水油,恐怖呦?—陳炳輝教授專訪

Credit: ksikeptuve via Flickr

Credit: ksikeptuve via Flickr

文/ L編

中秋連假本是全家團圓的好日子,不料在這美好的節慶前卻爆出黑心豬油的壞消息,讓皎潔明月頓時矇上一層烏雲。我們吃著月餅瀏覽新聞,發現除了原料來源和責任追查,對於餿水油的危害程度卻沒有統一的結論。毒物科醫師說,餿水油一滴都不能吃[新聞來源]!食品科學教授又說,吃一點點的傷害微乎其微[新聞來源],媒體甚至說在大陸有人「五臟六腑都被細菌吃掉了[新聞來源]!」先撇除媒體的說法,學者們都是根據相同證據表達意見,為何論點會大相逕庭?我們在相信或反駁專家言論的同時,對餿水油的瞭解又有多少?泛科學訪問長期研究食用油和食品安全的陳炳輝老師,從科學家的角度為大家提供一些食用油安全性的看法。

餿水油有多可怕?

假設本次黑心食用油的來源是餿水中的回收油,沒有皮革油或其他可疑來源,餿水油能再製成豬油流入市面的可能方法有二:以餿水油混入新鮮豬油,稀釋其中有害成分和氣味;或是經過精煉,加入氫氧化鈉中和餿水油中的游離脂肪酸,加入活性炭或皂土脫色,若有更完整的設備,也可經過高溫、高真空進行脫臭。如此一來,餿水油就能搖身一變,以全統香豬油的身份強勢回歸,矇騙消費者和法規的檢驗。

然而檢測合格的油,就是安全無虞嗎?這麼安全的話,是否真能回收餐飲廢油再製成食用油?陳炳輝教授語重心長的說:「食用油沒有這麼簡單啊……」食用油成分複雜,其安全需建立在良好的原料品質,雖然科學家可以推測油脂在加熱過程中發生的反應和產物,但沒有人知道餿水油原料所歷經的加熱次數和條件,無法精準推測反應產物,加熱產生的有害物質在精煉過程也不一定會被去除。所以,即使成品重金屬、酸價和最具代表性的苯駢芘皆低於限制量,也不代表未檢測的其他多環芳香族碳氫化合物(不含苯駢芘)、醛類、氧化膽固醇等有害成分都在安全範圍內,就算各個項目都符合標準,但所有成分的相成效應可能比想像中還高,因此無法就這些檢測結果推論餿水油的安全,更何況檢驗項目的代表性還有待加強。

該怎麼檢驗才對呢?

食藥署的檢測項目有酸價、總極性物質、重金屬、苯駢芘和黃麴毒素等。酸價高代表油品已不再新鮮,可能經過高溫處理或存放條件不佳導致三酸甘油酯分解成游離脂肪酸;總極性物質代表油品在高溫中裂解產生的醛、酸、醇、酮等極性產物,總極性物質高代表油的品質下降,其中的醛類也是致癌物;而苯駢芘的五環結構,是油品高溫裂解時較難形成的產物,若測出超量的苯駢芘,就可以推測油品中也存在其他較易形成的致癌物,因此被當作檢驗的指標。

檢測酸價只能得知游離脂肪酸的含量,卻無法顯示有多少致癌物,更何況游離脂肪酸可能在精煉過程中被去除,我們也無法經由成品的酸價推測致癌成分。餿水油原料比單獨加熱的油品還要複雜,因為其中除了油脂裂解產物,也有食材在高溫下反應的產物,所以應該要增加其他檢測項目,才能加強可信度。陳教授建議增加的檢驗項目為膽固醇氧化物及雜環胺,前者係豬油中的膽固醇於加熱過程中形成,後者係高量蛋白質含量的食品於油炸過程中形成。此外,亦可考慮檢測丙烯醯胺,此化合物於油炸高澱粉含量的食品中較易形成。此三種產物對人體有致癌性和致突變性,是肉類油炸後的產物,可能因為烹煮過程而存在餿水油中。陳教授補充道:「檢驗餿水油的黃麴毒素其實沒有太大意義,因為黃麴毒素通常只存在豆類或花生等原料。」

1

資料來源: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

科學家該怎麼說?

無論提醒民眾餿水油危害的醫生,或想要平息大眾恐慌的學者,都自認是摸著良心表達專業立場,然而陳教授認為,科學家應該依證據判斷是非,有幾分證據才講幾分話,現在食藥署只公布了五項檢驗結果,雖然全統香豬油的酸價和苯駢芘的濃度低於限制量,但如上文所說,其他有害成分種類和含量還未知,科學家不能就這些證據為餿水油背書。

既然知道了餿水油不是完全無害,那大家最關心的致癌物質危害程度呢?由於食品成分相當複雜,科學家只能從檢驗結果判斷餿水油是否有害,但無法單單依據這幾個成分的含量推斷這些餿水油的危害程度。科學家需要做長期的追蹤研究,或是拿餿水油進行動物實驗,判斷致癌程度,以及由血液生化值等結果,推測其對人體的危害後,才能告知民眾事情的嚴重性。說到這,陳教授語帶憤慨的補充:「若對事件還不瞭解就大放厥詞,真的很不負責任!」

除了事件爆發後的處理,學界平常就在進行食品安全的教育,除了進行食品安全的科學研究外,衛生福利部跟台灣食品科技學會也合作舉辦了食品安全與生活座談會,全國巡迴向民眾推廣食品添加物、食用油安全等相關資訊,建立民眾對食品安全的正確觀念。

學界在進行研究和推廣教育的同時,也對政府提出建議方針,陳老師認為,本次事件是政府失責,防範食安問題的方法要從法律和制度做起,加強預防式管理,掌握食品原料品質,同時對夜市攤販進行安全衛生的輔導,並且修訂特別法對黑心商人速審速決,祭出重罰絕不寬待,希望能有效遏止黑心食品的產出。最後陳老師無奈的說:「黑心食品防不勝防,消費者自己也要提高警覺,謹慎挑選食材的品質。」

民主黨和香港如果是一段愛情關係

張柏芝

 

早兩日李慧玲問治癒系愛情小說作家鄺俊宇,會怎樣用一段愛情關係去形容民主黨和香港。相當無恥的問題,相當無恥的主持。

問和答的關係,應該是姣婆遇上脂粉客。肥佬黎承認一零年支持政改袋住先是錯的,那又如何?民主黨還是蘋果的心肝肉兒,找民主黨的區議員鄺俊宇,幹什麼來著?圖是圖他油頭粉面,政治味淡,有很多傻西粉絲,來幫民主黨塗脂粉自是一流。民主黨任何一個大佬擺出來,劉慧卿?AV仁?楊森?李永達?都是公關災難。

 

蘋果

 

鄺俊宇的回答,也很「治癒」。他說,你不能否認民主黨很真心,又叫人給他們年輕一輩多一次機會。隱惡揚善的事,大家都喜歡看。真相太醜惡,作家就來給世人打嗎啡。好像描寫平凡女主角吸引到高富帥男主角死心塌地苦苦追求的「姣婆書」永遠有讀者,在火車裡,總有一個乾旱已久、獨守空幃的中年女士在讀。

 

民主黨和香港的愛情故事,是有的,只是沒有像鄺俊宇說得那麼美好。民主黨以及前身的匯點,港同盟等組織,是一個滿有理想但不學無術的社運男朋友。他支持香港要回歸祖國,然後向祖國輸出民主,救十三億同胞於水深火熱。

這種人自然吸引了一個(或多個)天真無知的傻西——她仰慕這個散發著理想主義光芒的中大青年,她憐惜他憂國憂民的偉大情操。於是不顧家裡主流民意,誓要隨他為社會奮鬥、為公義犧牲。女子痴心錯付之後,被無業社運男朋友賣落火坑,她驚愕:「點解呀,點解你要咁對我?」

社運男朋友用一貫的論述語氣,曉之以大義:「你唔做雞,我點有錢養你?我點有錢去改變社會?」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嚐。暗室艷光,操普通話的北方客上下其手,說一句:「沒有大爺來光顧,你們香港夜場早就完蛋了﹗」

把香港推給中國的,又是誰?金庸筆下那個滿有理想的陳家洛,以為可以打動皇帝老子反滿復漢。怎知道皇帝越踩越過,拋出條件,我要你條女﹗於是陳家洛真把自己條女香香公主雙手奉上,以為皇帝就會乖乖聽話——最後乾隆要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

現實比小說殘酷。如果陳家洛那班人死光了,也算是各安天命,為自己的愚昧還了債;香港民主派以及整整一代人全受到中共統戰,熱烈響應「民主回歸」,今日死的是下一代,不是諸老人。香港被賣給了中國,沒有民主,沒有自治,沒有尊嚴,但也正因為如此,民主派才可以「繼續爭取」,多妙。

 

民主黨的頭領,都做了一世屢戰屢敗的「民主鬥士」,還越做越好景,做到有車有樓有地位子女都到外國讀書;即使差一點,都帶挈了鄺俊宇這種「新生代」做區議員,都算是一份不錯穩定的工。「俾個機會我啦——」做政棍和溝女其實都是一件事,都需要真心,沒錯的﹐給他一個機會吧,香港要再浪費三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