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時尚大PK:金法尤物和蜘蛛女誰的衣Q高?

妞妞們一定很好奇,螢光幕前光鮮亮麗的歐美女星,私服到底會穿成怎樣呢?就讓我們從過去一週的街拍照來觀察,女星們都怎麼應對夏天、或者有甚麼值得我們學習的穿搭技巧吧!
 
 

現年38歲的瑞絲薇斯朋依舊是金髮尤物一枚,這點從她身上的行頭就可以看得出來:白色鏤空洋裝、金屬風極簡配件、塑膠框墨鏡,無一不是今夏最流行的單品,配上珊瑚紅的大包包,徹底稱霸街頭!
 
 

同樣是同色系穿搭,凱特貝琴薩選擇了全身黑來彰顯女神魅力,露肚crop top搭配舒服的工作褲…

高天賜促請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 調查澳廣視前記者收恐嚇信一事

立法會直讀議員高天賜對昨日澳廣視執委會主席白文浩的聲明表示遺憾,並認為特首應成立由立法會直選議員擔任成員的獨立調查委員會,跟進有前澳廣視記者收到恐嚇信一事。他亦表示,由外界去調查是為維護澳廣視新聞部的獨立性,避免有人操縱新聞部來達到某些目的。他亦指出,特區政府應成立一個公共監察委員會,負責處理對澳廣視的投訴,並監察澳廣視的財政運用。 昨日,澳門良心到澳廣視遞信,就有前記者收到恐嚇信一事,促請澳廣視執行委員會主席白文浩暫停羅崇雯職務。而澳廣視傍晚發表聲明表示,由於檢察院就事件調查後歸檔,故不會採取任何行動。立法議員高天賜表示,對澳廣視執行委員會主席白文浩所發出的聲明表示遺憾,並指出,檢察院將案件歸檔並不代表整件事結束,若投訴人有新的證據,就可以重新展開調查。 高天賜亦提到,由澳廣視自行調查羅崇雯,行為並不恰當。他指出,過往特區政府亦有相似案例,均由行政當局自行調查,但最後卻不了了之。他認為,特首崔世安應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由立法會直選議員出任成員,去調查有關事件,「過往特首都曾經委任過幾位直選議員去研究公司內部嘅發展,我覺得今次都可以」他認為,委任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因為要維護澳廣視新聞部的獨立報導,避免內部有人操縱相關部門來達致某些目的。 高天賜補充,涉及這次事件的澳廣視的人士並非低層或中層職員,澳廣視沒有可能自行處理相關投訴。他亦認為,特首委任澳廣視董事會成員時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社會對於董事會成員的品格及道德操守是十分嚴格的。他認為,調查必須要由外界進行,才能恢復澳門人對澳廣視的信心。另外,他亦提到,特區政府應成立一個公共監察委員會,負責處理對於澳廣視的投訴,並對澳廣視的財政運用進行監察。 而對於澳廣視新聞部的編採自由,高天賜表示,從回歸後,澳廣視中文新聞部發生過很多次有關於損害新聞自由的事件,包括給予壓力予前線記者等。他稱,他的議員辦事處收到很多關於澳廣視打壓記者的投訴,部分更需要透過司法程序去解決。他認為,這次「指模事件」只是澳廣視打壓新聞自由事件中的冰山一角。

書展之低俗大眾化

文化不應帶有歧視,次文化也是文化、色情文化也是文化,可是它們也應有水準的規限吧,近年的書展每況愈下是不爭的事實,而最令我側目的,就是將「低俗大眾化」。第一:當然是靚模文化,其實就是賣意淫文化,食色性也,可是書商不知收歛,繼續大力推廣使人徹夜難睡的寫真集;更有些所謂的model,為了銷量竟可以當街除衫等,目的簡單直接,老實不客氣,但就不太適宜放在書展這個大雅之堂囉。

第二,就是高登文化(我是高登的資深會員,絕對夠資格談論),近年,高登文化遍及社會,由本來的獨特文化,漸漸被稀釋,甚至被利用。一路向西、紅van等,都是在高登極受歡迎,才被破格登陸書壇,令這種網絡獨有的文化在大眾面前展現。

可是,有書商見有利可圖,就將粗製濫造、業餘即興的網絡故事都放在書店,即係現在高登仔說的「而家屎唔臭都可以出書」;甚至派現有的作家入侵高登,扮成高登的一份子,然後創作大眾口味的故事,再冠以網絡作家之名推出市面,這都是公開的秘密。就像當indie band變成主流,就會失去了它本身的意義,為粗鄙而粗鄙,為低俗而低俗,欣賞不是問題,但價值定位錯了。

低俗的文化以至搞笑的文化,大家都喜愛,但到處也可找到,高登可找到,youtube可找到,為何要來打擾書展呢?懂得分辨的人就懂得自我過濾消毒,但入世未深的小學雞們,就會被這種大眾化的低俗「養大」,到他們在作文時以「是咁的」開首,那就太遲了。

轉載自《新報》。

金城武的帥,掩蓋不了中華電信的慢

金城武的帥,掩蓋不了中華電信的慢

筆者目前服務於某家電信公司,當然會關注與留意同業的各種市場舉動。七月八日當中華電信釋出 4G 代言人金城武的廣告幕後花絮之後,筆者的第一個反應是:Wow!金城武耶!

金城武為長榮的代言,到現在已經一年多了,不斷地被提起,聲勢不墜,更不要說對拍片當地造成的「副作用」。金城武很貴,中華賺這麼多錢,一定花得起。但,花得真值得,這氣勢太強了,所以,筆者等著七月十一日看代言廣告是否會更讓人驚豔⋯⋯

七月十一日看到廣告之後,筆者的反應是:Wow… Seriously?「慢」?

回想筆者旅居美國十年中,正逢美國因 iPhone 帶來 3G 的 booming,以及 2011 年 4G/LTE 的開台。美國允許電信業者之間,直接點名道姓地互相比較,所以筆者看到美國 3G/4G 業者的電視廣告,爭的不是速度,就是服務涵蓋率。3G 就開始比較了,來看看 AT&T如何取笑 Verizon 的慢 :

2010 年 Verizon 贊助美國冬季奧運隊,就推出了一個應景的廣告,來回擊AT&T :

到了4G/LTE,Verizon 主動出擊,這次是把全部業者都拖下水 :

當比完 4G 速度,消費者皆知 4G 夠快之後,接下來就是比涵蓋率 :

Verizon 搞了個 reality check :

AT&T 就來個「連小孩都知道」的廣告 :

台灣 4G 才剛起步,這時候爭的是誰先開台,誰的上網費率好,還有就是強調 4G 快。應該受限於台灣電信廣告的規定吧,業者只能強調自己的 4G 有多快,無法像美國這樣光明正大的比較(消費者可參考部落客實測,或者等 NCC 的官方路測)。

但中華此次出奇招(蔡董果然是非傳統電信人,這招還真的是全球僅見),不強調快,反而花大錢強調「慢」。雖然此「慢」不是指 4G 的速度,(據稱)是「心態」與「生活」上的「慢」(though I still don’t get it),但因為影片最後下筆在這句口號:「世界越快,心,則慢」,而「慢」是最後一個字,對筆者(觀看廣告者)而言,最有印象的,就是這個一個字了.

這個「慢」字,會因此附身中華,一直跟著中華,甩也甩不掉。只要消費者主觀或客觀地認為,中華電信的上網速度慢,這廣告中的「慢」字,就會被拿出來炒一次。果然不到一週,已經有 kuso 的影片出現了:

筆者去年底舉家搬回台灣,原本習慣美國 4G 的快,對於台灣 3G 的慢,實在無法適應。因為明顯的慢,筆者就用得少,才發現,不會時時滑手機, 多出好多時間,可以享受手機以外的生活啊! 想想,如果到觀光景點玩,到地下室的米其林三星餐廳用餐,因為 4G 訊號好,速度快,你應該會一直拍照,一直 tag,一直 post 吧,哪能慢下來?況且,電信業者,現在只剩下上網頻寬可以賣了,東包西包,推出一堆要吸引你消耗頻寬然後再購買的服務。廣告,看看就好.

Anyway,筆者今後看到金城武,會想到的,是長榮的「I See You」,還有,嗯,中華的「慢」!

金城武的帥,掩蓋不了中華電信的慢

金城武的帥,掩蓋不了中華電信的慢

筆者目前服務於某家電信公司,當然會關注與留意同業的各種市場舉動。七月八日當中華電信釋出 4G 代言人金城武的廣告幕後花絮之後,筆者的第一個反應是:Wow!金城武耶!

金城武為長榮的代言,到現在已經一年多了,不斷地被提起,聲勢不墜,更不要說對拍片當地造成的「副作用」。金城武很貴,中華賺這麼多錢,一定花得起。但,花得真值得,這氣勢太強了,所以,筆者等著七月十一日看代言廣告是否會更讓人驚豔⋯⋯

七月十一日看到廣告之後,筆者的反應是:Wow… Seriously?「慢」?

回想筆者旅居美國十年中,正逢美國因 iPhone 帶來 3G 的 booming,以及 2011 年 4G/LTE 的開台。美國允許電信業者之間,直接點名道姓地互相比較,所以筆者看到美國 3G/4G 業者的電視廣告,爭的不是速度,就是服務涵蓋率。3G 就開始比較了,來看看 AT&T如何取笑 Verizon 的慢 :

2010 年 Verizon 贊助美國冬季奧運隊,就推出了一個應景的廣告,來回擊AT&T :

到了4G/LTE,Verizon 主動出擊,這次是把全部業者都拖下水 :

當比完 4G 速度,消費者皆知 4G 夠快之後,接下來就是比涵蓋率 :

Verizon 搞了個 reality check :

AT&T 就來個「連小孩都知道」的廣告 :

台灣 4G 才剛起步,這時候爭的是誰先開台,誰的上網費率好,還有就是強調 4G 快。應該受限於台灣電信廣告的規定吧,業者只能強調自己的 4G 有多快,無法像美國這樣光明正大的比較(消費者可參考部落客實測,或者等 NCC 的官方路測)。

但中華此次出奇招(蔡董果然是非傳統電信人,這招還真的是全球僅見),不強調快,反而花大錢強調「慢」。雖然此「慢」不是指 4G 的速度,(據稱)是「心態」與「生活」上的「慢」(though I still don’t get it),但因為影片最後下筆在這句口號:「世界越快,心,則慢」,而「慢」是最後一個字,對筆者(觀看廣告者)而言,最有印象的,就是這個一個字了.

這個「慢」字,會因此附身中華,一直跟著中華,甩也甩不掉。只要消費者主觀或客觀地認為,中華電信的上網速度慢,這廣告中的「慢」字,就會被拿出來炒一次。果然不到一週,已經有 kuso 的影片出現了:

筆者去年底舉家搬回台灣,原本習慣美國 4G 的快,對於台灣 3G 的慢,實在無法適應。因為明顯的慢,筆者就用得少,才發現,不會時時滑手機, 多出好多時間,可以享受手機以外的生活啊! 想想,如果到觀光景點玩,到地下室的米其林三星餐廳用餐,因為 4G 訊號好,速度快,你應該會一直拍照,一直 tag,一直 post 吧,哪能慢下來?況且,電信業者,現在只剩下上網頻寬可以賣了,東包西包,推出一堆要吸引你消耗頻寬然後再購買的服務。廣告,看看就好.

Anyway,筆者今後看到金城武,會想到的,是長榮的「I See You」,還有,嗯,中華的「慢」!

考驗手眼協調與EQ!虐心的像素大鬍子砍樹遊戲《Timberman》

曾經颳起一陣旋風的像素鳥App《Flappy bird》,就以考驗玩家的手眼協調、耐心和EQ,緊緊抓住全世界各地玩家糾結的心。最近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也出現了一款異曲同工之妙的遊戲,這次輪到鬍子大叔砍樹大考驗啦!
 

 

遊戲玩法非常簡單,就是一節一節的將樹幹砍掉,要避開不斷下降的樹枝打死鬍子大叔,就要靠雙手大拇指靈敏的左右切換!
 
 
 

直接看影片介紹一目了然啦!不過到…

張瀚元:一名在港台灣學生的「佔中」觀察

編按:本文作者張瀚元為香港大學台灣學生,本文出處『金融時報中文網』,由作者同意轉載。

「是一個那樣的時代。能量失去出口,只能拚命往裡面一直塞。好像某個海邊風平浪靜氛圍般的時代,安靜不動都會流汗,卻無法乾脆地讓它發散出來,只能耐著性子忍受那溫溫的汗水。」川本三郎在《我愛過的那個時代》這樣寫道。

不但流汗,還被雨淋。這是2014年香港的七一游行,人們在蒸騰的溽暑耐著性子走著。

正值香港政改如火如荼地進行,在民怨高漲的關鍵時間點上,我第一次參加了七一遊行,有生以來第一次見識到潮水般的香港市民從街道上汩汩涌出。在烈日高照的酷暑假日午後,要把號稱有 51萬香港人,從舒適的的冷氣房引到熱氣逼人的街上游行,沒有一個堅定的信念,是不容易做到的。

遊行在平和中進行,溫吞得有些無聊,隊伍中沒有過多的煽動言詞與激情。「公民直接提名」、「廢除功能組別」、「捍衛港人自主」、「無懼中央威嚇」、「梁振英下台」、「我要真普選」、「自己政府自己揀」等口號,從隊伍的這一頭此起彼落地串連響起;《問誰未發聲》這首歌更是一遍一遍地被唱著。彷佛《島嶼天光》這首歌對現下大部份台灣青年的意義一樣,《問誰未發聲》或許也是最能代表香港當下氣氛的歌曲之一吧。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參與遊行的人大都是年輕人。遊行中不少時候都是以「開路」作為抗議口號。而參與遊行的法輪功樂隊,自遊行開始便不停歇地吹號打鼓,提振士氣,穿插於游行隊伍之中的還有幾面港英旗與中華民國國旗,安靜卻不低調,群眾看了似乎都有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有一個持青天白日旗的長者,身上掛著這樣一個標語:「香港被中共專政走邪路,變臭港;香港回歸中華民國是正道,一定光明。」他步伐堅定,一點也不在意周遭的註目。

滿坑滿谷的游行群眾,擠滿了街道,但警方並未全面清空馬路並管制交通,僅開放單邊西行線道與部分東行線道供遊行使用。「開路、開路」一波波的抗議聲浪,在龜步的人群中此起彼落地響起。從希慎廣場七樓的落地窗俯瞰,只見游行隊伍與反向東行線的車輛均動彈不得。我無法理解香港警方對游行動線的決策理據;讓人流保持暢通,不是達致雙贏的方法嗎?這點與台灣警方清空道路專供游行的處理手法似不相同。

我2011年來香港就學,三年間,在台灣的土地上,大大小小的公民運動,諸如士林文林苑、紹興迫遷、華光迫遷、苗慄大埔、多元成家、反核四、反媒體壟斷、太陽花學運等浩浩湯湯地展開。這麽多事情發生,自己雖均未親歷,也都在港島這端,透過社群媒體聊表聲援與關註。

但待在香港的這三年,連外人如我,也都感覺到香港與日漸增的焦慮──恐懼原有的生活方式、香港的獨立自主以及其核心價值會全盤喪失。北京近期發布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更加深了那種恐懼。

這三年也清楚感覺到,台港的距離,在「中國因素」──姑且不論這種提法的爭議──的逼視下,倏忽被拉近。「台灣香港化」、「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成為耳熟能詳的話語。

在不久前臺灣的太陽花學運中,香港才突然進入台灣的公共視野。在台灣反服貿的論述上,香港被視為「中國因素」侵蝕下的負面教材;占領立法院期間,香港學生代表專程來台聲援,並進入立法院展示香港學生簽名支持的布條;一個香港人在學運現場身上掛有寫著「我是香港人,請台灣踏在我們的屍體上想你們的路」的紙板,更引起台灣社會的熱議,以及香港人的唏噓。

近年來,在香港與台灣都看到了相似的現象,包括大眾媒體逐漸被親中財團控制、財閥壟斷、發展主義至上等問題主導。但同時也在兩地的公民社會中,看到了異議與反抗的浪潮。相似的問題,相似的抗爭,這個圖景正是近年香港與台灣兩地社會運動的共同語言;在抗爭過程中,兩地遙相聲援、互為取暖。距離被拉近的背後,是在“中國因素”的陰影下,一股「同命相憐,同舟共濟」的情感連結。

距離的縮短,亦可表現於其他現象。2011年台灣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在香港錄得了6186萬元港幣的票房,打破了周星馳《功夫》6128萬元港幣的紀錄。同時,台灣交通部的數據顯示,來訪台灣的香港游客從2003年的32.3萬人增長到2013年的118.3萬人。“移民台灣”也在2013年成為香港熱詞,兩地交流似乎更加熱絡。

這次有些大陸朋友、香港朋友、在港的台灣朋友也都全程參與遊行;有一位熟識的香港朋友甚至因參與「佔領遮打道」,成為被逮捕的511人其中之一。

「我覺得今天不出來良心過不去」,一位港大陸生這樣和我用通訊軟件聊到,「不過估計回去就應該要被請喝茶了XDD」。句末的嘻皮笑臉符號(XDD)帶著一點無奈與悲涼。

除了對民主、自由這些普世價值的堅定支持外,自己對這個遊行並沒有其他特別強烈的感受。三年來,盡管很努力的學習粵語、瞭解香港歷史與文化,試圖融入這個社會,但畢竟不是生於斯長於斯的香港人,要說對待了三年的香港的感情超出我生長的台灣,是不誠實的。

香港的問題最終必須由香港人自己去解決。作為一個負笈香港的台灣人,在這個時點上,我只能出一顆人頭、和港人一起風雨同路。

「對我而言,上不上街遊行、出不出一顆人頭去壯大游行人數,已經毫無意義了,」居於宿舍同層樓的香港樓友這樣感嘆,「以前政府還會因為人數而有所反應,現在根本連理都不理了。」

「台灣的民主是無數個世代花了一百年拼出來的,而我們才拼到一點點。」一名台灣學者曾在台灣某個抗議場合說道。那在香港搞民主更加艱巨坎坷。但改變是一點一滴的,慢慢的向前推進──或許有時候會再後退一點點──但公民醒覺時爆發的巨大能量,終能將”We Shall Overcome”(Joan Baez)改成”We have Overcome”吧。但願我們都能看到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