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皮卡丘你怎麼了?!和寶可夢遊戲卡一起迎接名畫《吶喊》日本特展


挪威畫家孟克的經典作品吶喊,主角臉部誇張的表情、有點好笑的嘴形和手部動作,配合背景有些扭曲的線條,將人類驚恐之下的痛苦與搖搖欲墜,描繪得栩栩如生,還延伸出許多周邊商品或是趣味惡搞。東京都美術館(Tokyo Metropolitan Art Museum)在 10 月 27 日舉行的孟克回顧展,將會迎來吶喊本尊到現場展覽,並搭配推出以寶可夢版的吶喊,作為封面的寶可夢遊戲卡收藏冊,相信應該會讓大家看了跟著一起「吶喊」。

遊戲卡收藏冊上頭的皮卡丘,短短的手只能輕輕碰到臉頰兩側的腮紅,看起來少了一分驚恐,多了一分可愛,同樣是短手族的伊布在可愛程度方面,也絲毫不遜色。

閱讀全文

【澳門人在香港】是海豚,也是我們——訪香港鯨豚研究計劃研究員麥希汶 (一之二)

圖片:希汶參與街站,希望大眾認識海豚被困養之苦

「其實澳門也有海豚的,聽船家說,未填海前,他試過在機場那位置見到。」也許你不會知道,從來沒有將海豚和澳門拉上過關係的我聽到這話時有多震撼,因為道出這話的不是一般在「話當年」的澳門人,而是對海豚有專業認識、工作也離不開海豚的希汶。

上山與出海

認識希汶,是因為她跟我也走過相同的路——由澳門的同一家中學來到了香港的同一所大學。雖然我是她名義上的學姐,共同朋友也不少,但除了這名詞以外,我和她之間的交集似乎是空白的,直至,我在她的Facebook更新中看見各種各樣有關環保、生態和海豚的資訊,不時上山下海,令我開始對這個小師妹在香港的生活究竟過得怎樣,為甚麼會成為海豚保育學會的委員,甚至成為海豚的朋友······於是,我知道,我又找到聽故事的理由了。

跟希汶見面那刻,我打趣地說:「你的工作是上山下海啊!」結果換來她的「糾正」,只是「出海」而不是真正的「下海」。但小師妹的故事,始終也是要由海說起的。

海豚的不解緣

故事的序幕開始在中文大學,就讀環境科學的希汶某天在系會公告欄上看到了有關海豚活動的宣傳單張,覺得會是個有趣體驗,遂報名參與,結果這課程裏就將她帶到了保育的路上。

「本科的課程也有出海,有看過海豚,但對這範疇不是太認識。」而經過兩日課程,她不但看到了海豚的最新資訊,甚至連牠們面臨的威脅亦一一了解,及後更經過考試、面試,開始起實習工作,亦由此了解到有一群人正實實在在地為海豚的事在做研究,開始覺得這或是一個不錯的機會,入行做保育相關工作。我為着這之後的發展而驚訝,也更好奇,究竟當初那張海報的吸引力何在,希汶笑了笑,說「是大自然的魔力」。

「其實接觸(海豚)之後就會慢慢喜歡,我們甚至會替經常見到的那些海豚起名字。」希汶解釋,出海工作時,會紀錄珠江河口的海豚數目、分佈區域和密度等,有部分海豚是會經常看見,團隊上下憑海豚的背鰭和斑點已經能認出牠們,所以也就有了起名這事。「還會上山去監察海豚的移動路線,看看觀豚船、工程等會否對牠們的活動起影響。」

「那港珠澳大橋會有影響嗎?」聽到「工程二字」,我下意識的想起那歷時經年的海上工程,「有,之前的橋墩、打樁工程都會有影響,海豚會改道,或者直接留在某處,不游過去,還有高速船,其實都影響到。」按希汶所言,自從2007年氹仔臨時碼頭啟用,前往澳門的高速船一下多了一倍,此舉令本來的海豚出沒熱點——航程中會經過、位於大嶼山南的索罟群島出現變化,「我們在監測時,也見過六隻高速船同時並排,不同公司、不同航線、不同方向,(這航道)太繁忙了。」希汶補充道,言辭間滿是慨嘆。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對於世上的萬事萬物,上天早已設計好一套精妙的運行法則,只是人總是相信自己能將之改寫和控制,卻不知道天地不說話,卻自有其回應,就如澳門的填海和海豚。

作者 Medium
作者 Facebook Page

黃元山和謝偉銓的數字掩眼法

團結香港基金副總幹事黃元山,以及建築界立法會議員謝偉銓,近日先後為東大嶼人工島辯護。他們均認為憑藉人工島的賣地收益,就能抵銷人工島的建造成本。黃元山指島上可蓋15%的私樓,共1億呎,每呎地價5,000元,遂得出5,000億收入。謝偉詮更進取,他認為可建1.53億呎私樓,每呎地價4,000元,共得6,120億元,故他認為建島還會有盈餘。

但有關推算不合常理。就先擱下那更進取的1.53億呎,拿黃元山的1億呎來分析好了。我們看看,到底1億呎私樓會容納多少人呢?以500呎單位而論,那相當於20萬個單位,若每單位住3人,則是60萬人。(註1)

由於林鄭特首說了公私比例將是7:3,60萬人將只佔人口三成,那全島人口就是超過200萬人。這與林鄭聲稱的居住人口(70至110萬人)相差甚遠,亦明顯不切實際。首先那來200萬人搬去人工島?哪裡來的人口大遷徙?其次那裡又怎能容納200萬人?假如要住200萬人,所需的基建如連接道路和鐵路亦會更為龐大,成本更為嚇人。如果用謝偉詮更瘋狂的1.53億呎,東大嶼人口就是更驚世駭俗的逾300萬,香港近一半人口都擠在島上了。

他們的估算為何會變得遠離現實,離題萬丈?因為說到底,當有15%用作私樓,35%用作公營房屋,房屋佔比就會高達50%,遠超30%的正常數目(註2)。我們要了解,一個地區並非只供應房屋,還有工商就業設施、道路、公園、學校、警局、消防局、醫院,以及李樂詩說的文化設施等。50%的房屋佔比絕對異乎尋常,不可置信,也沒有先例可言。

當然他們會辯稱,其實500呎單位並不是一個合適標竿,例如他們可能會說到時3個人才住1,000呎,那1億呎的實際人口就沒有這麼龐大。但如團結基金所估計,地價是5,000元/呎,再加上建造成本和發展商的「合理利潤」等,樓價就和現今相距不遠,市民又哪裡有負擔能力,突然買大一倍?事實上他們連能否上車也成疑問,更不要說住得這樣豪爽,突然變得家財萬貫,能為人工島貢獻萬億資金了。

他們給我的感覺,就是但求製造一些數字來為計劃護航,根本沒有考慮到那是否符合真相!其他有問題的數字例子也比比皆是。首先,每呎填海成本就只是團結基金掛在口邊的1,360元嗎?他們是否已考慮到這是在海中央製島,必定會比過往的近岸填海成本高一截?

第二,如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所言,他們為防風能力做好估算了嗎?團結基金估計颱風來時,海浪只有兩米高,但有見識過颱風中的海怡半島和杏花邨,就知道那海浪有幾層樓高,台長直言「只有傻人才會信兩米」。他們可謂睜著眼睛來說謊。環保觸覺的譚凱邦亦向團結基金的顧問下戰書,問他「是否夠膽在下一個颱風,綁自己在交椅洲的一個兩米平台之上?」團結基金的人工島防風能力薄弱,自然也低估了成本。當然除了颱風,我們亦未聞他們有考慮過路人皆知的海平面上升威脅。

第三,總支出就只是5,000億元嗎?當然,團結香港基金其實跟林鄭一樣,從來沒有透露過總造價,那可能連上天也不曉得。但以團結基金的「強化東大嶼都會」為例,他們打算興建三條公路和三條鐵路,其中東大嶼至屯門的鐵路,更要先渡海至南大嶼,穿越大牛湖頂和大東山等山脈,抵達東涌再跨海前往屯門,異常複雜。以現時的一條鐵路造價動輒都以一千億元計,到底怎樣得出連同填海和其他設施僅5,000億元的總造價?實在令人無法信服。

第四,他們亦高估其他收地選項開支。黃元山指新界收地呎價可達1,500元,還高於填人工島。但鄉事派侯志強就指收幾千公頃新界土地只需1,000億元,也就是每呎幾百元。事實上就連基金自己的報告,也寫道「2018年4月1日,收回農地的特惠補償標準為每平方呎312港元至1,248港元,視乎地點而定。根據慣常做法,政府還需要為農作物和其他損失多付25%的補貼,令補償達到每平方呎390港元至1,560港元。」但不知為何到了黃元山的口中,就只剩1,500元這個數字了。黃元山一方面在收地方面以最高價來代替平均價,另一方面則很可能大幅低估人工島的填海成本,才成功「做出」填海更化算的印象。當然對徵用高球場的低成本,他們也是絕口不提。

「明日大嶼」是香港有史以來成本最高的項目,而且相比其他項目高得不成比例。我們應該用最嚴謹的方法來計算成本,才是正道。請不要再玩弄數字了,即使你們能夠成功自欺,也不要欺香港沒有人能夠明察秋毫。

註1:現時香港人均居住面積為161呎,500呎住3人是合適估算。

註2:根據本土研究社,洪水橋、古洞北、粉嶺北等新發展區,均只有兩成面積屬住宅用地。

題為編輯所擬

挪威私有化國鐵 竟然搵黎英國風評最差公司做營運商?

挪威日前決定部分路線,包括南挪威線,外判俾英國「去你個頭集團 Go-Ahead」。但結果一宣布,唔少國會議員都感到譁然。 社會主義左派黨領袖 Audun Lysbakken 表示,「去你個頭集團」係英國風評最差嘅運輸公司之一,係28間營運鐵路嘅英國公司,排名倒數第五。 NRK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挪威私有化國鐵 竟然搵黎英國風評最差公司做營運商?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