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熱普城再陷分裂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政治投機派非可選之出路

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近日,以黃毓民、黃洋達、陳雲等人為首的「熱普城」聯盟內部的分裂進一步擴大並公開化,標誌著黃毓民為首的本土派版塊正式分裂。自去年立法會選舉以來,中共及港府不斷加強打壓本土派,藉以打擊整個民主運動。本土派陷入危機與內鬥之中,而沒有團結起來抵抗,令政權的打壓事半功倍。熱普城去年立法會選舉獲得15萬4千票,當中很多是年輕人。今次他們的內鬥可惜會對部分真誠的抗爭青年造成挫敗感,最終仍是由中共坐收漁利。

據悉分裂的導火線為黃毓民近日終止了對黃洋達「熱血時報」每月三萬元的資助,觸發兩派支持者先於網上對罵。但隨著分裂擴大,黃毓民本人在網台上更主動披露了更多的政治分歧,當中明言「你(陳雲)那個『永續基本法』是『偷渡』進入政綱。」而自己根本不同意陳雲「永續基本法」的主張,將之置於選舉政綱之內不過是選舉中的權宜之計。由此可見,即使於「熱普城」聯盟只是個政治投機分子集合體。

社會主義者早已明確指出,《基本法》是一份由中共與港英不民主地制訂的小憲法,對民主權利的普遍制肘,以維護港資與中共專制者的利益。主張將之「永續」到2047年後根本就是荒謬的政治主張。社會主義行動主張制訂一部民主而親工人階級的法律,以取代《基本法》。

在這場互揭黑幕的鬧劇中,鄭松泰於熱血公民內部講話錄音外流,錄音中鄭稱只是與同為本土派的青年新政梁頌恆與游蕙禎「假裝友好」,因為「公眾是白痴」而容易欺騙。更為諷刺的是,黃洋達施行網路暴力,鋪天蓋地抹黑社會主義行動「熱衷籌款」,此時他卻被黃毓民怒斥其收取了各方合計二十萬元捐款以成立「熱血狗仔隊」卻毫無下文。黃洋達亦聲稱於熱血公民中實行「幫會式管治」,其退黨成員大爆組織沒有絲毫的民主成分,充斥著自上而下的指派「旗主」,決策上的專斷獨裁。

對本土派幻想破滅的朋友應當認識到,他們並不能帶來任何出路。香港民主鬥爭不能再被右翼民族主義者破壞。社會主義的綱領與連結國內外群眾共同鬥爭才是唯一可取的選擇。

全世界正流行!日本首家”指尖陀螺快閃店”登陸涉谷LOFT

涉谷LOFT於2017年7月28日(五)~29日(六)在地下1樓大廳旁的特別展區舉辨為期2天的「日本指尖陀螺俱樂部」快閃店。 指尖陀螺專賣快閃店在國內是首次出現,現場約販賣約有30種的指尖陀螺,也可以現場實際來體驗。指尖陀螺大約只有手掌般大小,藉由內部圓球的轉動,轉一次可以持續數分鐘的一種玩具。去年底在美國掀起一陣熱潮後,2017年在日本也受到許多人喜愛。 不光是盯著指尖陀螺,而是要與轉動的時間競賽,這是種與叫做trick的技巧結合後的表現,多種玩法也造成了不小話題。來快閃店選一個屬於自已的指尖陀螺…

鄧寇克大行動的時代意義

歷史的一個意義是鑑古知今,戰爭電影也是歷史電之一,近代的戰爭電影都集中在反思現今戰爭的殘酷,以及前線人員犧牲的虛妄,簡要來說是反戰,但還有沒有其他角度呢?

剛好,在上演鄧寇克大行動同期,有令一套有關鄧寇克的電影上影 – 編寫美好時光 Their finest, 這部電影講述了英國信息部在二戰時,決定把鄧寇克撤離的成功拍成電影,去激勵當時英國的士氣。

過去的戰爭電影,一向都是政治宣傳電影(Propagends Films),目的是激勵本國的人民事氣,支持政府的意型態參戰。

如果把鄧寇克大行動看成政治宣傳電影,在這個時代他又會宣傳/激勵那一種意識型態呢?參與哪一種戰爭呢?

以下開始劇透。

傳統的戰爭電影,對我方及敵方都有鮮明的描寫,開場不久後,觀眾一定會知是英軍對德軍。

但是本電影沒有了,對已方的描寫,由開場時我方的一個英軍逃進法軍的沙包中,及後多次英法與平民之間的互救。而敵方的德軍一個人也沒有入鏡,只由陸軍利用平民船隻練靶及空軍向平民船隻投下炸彈,去寫出對非我族類的殘暴。

這種描寫手法,或多或少把戰爭由盟軍與德國,轉換現代文明抵抗民族/納粹主義之戰。

除了利用淡化德軍,去突出民族主義是對手外,電影還強調利用文明去解決問,如合作解決沈船危機,空軍的攻擊是為了保護盟友,殺敵只是副產品,民眾對士兵也是出於理解而正面對待。

這種過份正面的訊息,不得不提結尾Tom Hardy 的行為,傳統美式戰爭片的英雄都是以違抗上級命令/規則得勝,但對比軸心國的反文明行為,Tom Hardy選擇要降落,就算冒著俾敵軍捉的危險,也要燒毀飛機(這是戰時常規,脫離時要破壞自已的坐駕) ,文明﹑守規則執行任務(好有公民抗命的感覺) 。

另一個角度看,Nolan根本不是拍Dunkrik 的歷史,Nolan根本是重拍Their Finest 中政治宣傳電影,他利用的乾淨的畫面及正面的劇情,是想講對抗怪獸(不文明,國族主義),如果你相信文明,你是不用把自已變成怪獸,把文明的火種留下,在時機成熟時利用文明反擊。

高教法獲立法會細則性通過 將設高教基金及院校評鑑制度

歷經超過2年的審議,立法會今日細則性表決通過《高等教育制度》草案,草案建議設立高等教育基金及高等院校評鑑制度等。討論期間,直選議員高天賜關注當局如何避免高教基金與其他資助部門重覆資助的問題。列席大會的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回應指,高教基金將由高教辦負責統籌,並由行政法規規範,將會用作支持高等院校某些項目、學生活動、研究及研討會等。他亦指,高教基金的規模及資助金額將會較澳門基金會少,並會與澳基會溝通,避免重覆資助,基金運作亦會十分透明。但實際金額仍要與行政長官及行政會成員商討。 另外,立法會副主席林香生關注到高等院校評鑑制度的問題,譚俊榮指出,當局十分重視對高校的評鑑,但絕非由高教辦為本澳高校進行評鑑,而是透過國際間的獨立第三方進行。期望透過高校評鑑令本澳的高等院校能夠成長。

一地兩撿

 

每個紅燈區街角暗燈背後,都有一些另類清道夫,他們的工作不是掃街執屎之類厭惡事,而是吃免費餐的專家。

歡場夜館裏總有許多不自量力的女人以為自己不會醉,人出酒佢出命,讓飲呀飲呀的人挑惹起戰爭,賜與女人更豐富愛恨,那些倒在紅燈區街角不勝酒力如爛泥的女人,跟一件破傢私分別並不大,酒吧看的是生意,自甘失去自保能力的女人關人隱事,至於男人覬覦的是肉慾,替酒吧清理阻礙生意的破傢私,正是一家便宜兩家着,旁人別拿道德去鞭撻別人,冇人需為這些蠢貨負責任。

是夜這位清道夫走運了——他一地兩撿,一位看似是家道中落的名門之後,她疑似已被那位丟她出門口的平頭裝柒頭皮狎玩夠本,她還帶着醉意呢喃「順從老爺就不會受辱」,哈哈,向惡霸卑躬屈膝,他可不會釋出善意,惡霸的「善意」只會向平起平坐的對手示範,這頭蠢過豬的女人被灌藥被撿屍也是活該。

至於另一位即將被二度蹂躪的少艾,她結着一枚黃絲帶蝴蝶結,儘管她已失去知覺,但看她的樣子點睇都係天真過天真嬌,把她拖出來的男人斯斯文文,一身高級西裝,看來他不是大律師就是教授,他頸項還有一條大得誇張的十字架鏈,這些愈是道貌岸然的仆街,愈懂又食又扲,牠們才是真正的人渣,相比之下,他這種只吃廚餘的人渣可算是高風亮節了。

一次污,兩次穢,三次莫再提,女人也好,一個城市也好,俾呢啲厚顏兼卑鄙無恥嘅仆街冚家鏟攪多幾次,人貴自知,人賤亦然,妳就不矜貴,淪為殘花敗柳了,古語有云「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自甘墮落,抵你落泊。

 

議員禁用道具 章程委員會一次就定案? 黃顯輝:早於今年4月已有構思

社會爭論多時的議員禁用道具提案,今早獲章程及任期委員會撤回。社會一直質疑,委員會內的民選議員為何無及早向外披露相關訊息?身兼章委會成員的直選區錦新昨日解釋,相關條文是在7月17日委員會對外公佈的會議上討論確定。但章程及任期委員會主席、官委議員黃顯輝卻有另一套說法,指相關條文並非「突然去做」,而是早於今4月時就有構思,而4月至今委員會合共舉辦了13次會議,委員會收集各位議員的意見後進行分析整理,再由立法會顧問團及翻譯團撰寫條文,相關條文早於7月前已經成型。 有議員批評委員會修訂條文時諮詢不足,黃顯輝則指,早在2014年底已經向全體議員進行諮詢,當時已有議員就使用道具方面提出意見。而2015年初,委員會就將重新提案、議程前發言等優先情況作出修改《議事規則》的建議,並承諾在今屆立法會內將整部《議事規則》進行全面分析。委員會於今年3月再向全體議員發函諮詢修改建議,當中亦有議員提出發言期闁容許使用道具,而發言後就收回道具的建議。而委員會討論期間亦有委員提出全程禁止使用道具,故此提出對《議事規則》第47條第2款的修訂。 至於委員會今早開緊急會議撤回第47條條文,黃顯輝指,自7月17日委員會公佈相關建議至今,聽到不同議員的意見,而今早委員會的討論中,7名成員分別有3種不同意見。由於距離立法會期完結只剩10多日,委員會認為討論時間已不足夠,而這個議題值得大家再深思熟慮,故此作出刪除第47條的建議。 區錦新稱不記得委員會何時討論 非民生事務毋須向公眾示警 對於黃顯輝稱禁用道具的條文自4月起已開始醞釀,委員會成員、直選議員區錦新則稱「開過好多次會,唔係好記得(禁用道具)條文係幾時開始討論。」被問到委員會討論相關條文時,作為民選議員的他為何不事先向社會披露,讓社會有知情權及就此進行討論?區錦新指,當時委員會只是討論,並未有最終決定,「當時我都講,咁有好多玩法啫,著件衫都得,帶頂帽寫隻字都得,我覺得係不同議事規則底下,都可以有不同的因應方法,所以唔係太緊張咁去做。」 區錦新亦指,今次《議事規則》的修訂並非與民生相關法律有直接關係,「從民生角度上未必有好多人關心,我覺得又未去到要即刻公開示警嘅地步。」被問及會否因沒有及時向公眾示警而致歉時,區錦新說:「如果大家覺得無好早發現有人建議時就提出,咁樣都係一個錯失的話,我都願意致歉嘅。」 認有份建議禁用道具 陳亦立:不要將事情放大 昨日區錦新在記者會上透露,禁用道具的建議最初由間選議員陳亦立提出。陳亦立受訪時承認有份建議禁用道具,但其出發點是因部分議員使用道具時會遮住其他議員的樣貌,亦會干擾議員思考,又認為議員之間有同等的權利,以及可透過語言去表達訴求,「唔需要搞咁多嘢。」他又認為,社會不要將事情放大及提升到削弱議會監督的層次,「點會無哂自由?我要表達一樣嘢,容乜易?」 【相關報道】 使用道具會令立法會變街市? 徐偉坤︰道具應只在片場出現 https://goo.gl/KZ9zh4 章程及任期委員會急補鑊 撤回禁止議員使用道具條文 https://goo.gl/dj2Vgd 吳區聲明︰反對立法會自縛手腳 https://goo.gl/s91yYQ 學社前進反對立法會自我閹割 促議員否決決議案 交下屆議會討論 https://goo.gl/WZKuPk 表達自由不應限制 使用道具是演講基礎 林玉鳳︰議會低格調因議員論點太離奇可笑 https://goo.gl/RNrzje 表達自由受限制 口頭質詢又縮時 關翠杏︰削弱議會監督政府的作用 https://goo.gl/27sDmN

使用道具會令立法會變街市? 徐偉坤︰道具應只在片場出現

立法會一般性通過《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決議案,雖然立法會章程及任期委員會今早召開緊急會議,撤回備受社會批評「自我閹割」的條文,但仍然成為大會的討論焦點。多名議員批評今次的修改是刻意壓制議員的表達自由,本身是章委會委員的間選議員歐安利則表示,有關建議是要防止日後議員「放香蕉、放魚、放榴槤,好似街市咁樣!要避免呢啲好滑稽的情況。」另一章委會委員、官委議員徐偉坤亦說︰「立法會是議事殿堂,道具應該只在片場(出現)!」他說,容許議員在大會時全程擺放道具,是抹殺其他議員的表達權利。「擺紙棺材,將會點樣呢?係議會還是劇社?係咪應該叫新澳門劇社? 直選議員吳國昌表示,今次修改的部分條文好明顯是刻意要壓制議員的表達自由。不少議員都有要求開放小組會議,但章委會卻沒有接納,反而限制議員使用道具的建議卻接受。他說,議會有一種要不斷收窄議員權利的思潮,「成日諗住點樣收窄議員的表達自由,實則是壓抑民意表達的自由。」他又批評今次修章嚴重縮窄議員提起致意動議的範圍,「例如以前試過要求特首撤回法案致意,如果真係修改咗,以後就不准提出。議員有責任為民意進行表達,不需要收窄表達的形式。 直選議員陳美儀表示,今次修章太趕,應該留待下屆立法會處理。直選議員何潤生則說,長期以來不少的議員都是為了強化政見用道具進行議政,做法比較溫和,沒有擾亂議會的秩序 但歐安利則回應稱︰「以前係好溫和,有邊個可以確保將來都可以咁溫和?日後可能放香蕉、放榴槤、放魚,好似街市咁樣!要避免呢啲好滑稽的情況。」他說,如果30多名議員日日都在座位前擺放道具,會令立法會的形象變得非常差,有損尊嚴。徐偉坤亦補充,議員發言不能夠用帶攻擊性和侮辱性的牌,所以應該要施加限制。 直選議員高天賜則直斥︰「荒謬!」他認為,會議有官委、間選、直選議員,不可能出現30多名議員都舉牌的情況,「幾時有侮辱、攻擊性?我要數據!講到咁樣,不如話世界末日,要係立法會挖個窿?」他說,舉牌是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無關會議的莊重和尊嚴,一直以來亦都沒有市民投訴議員舉牌。 章委會主席、官委議員黃顯輝表示,從無計劃限制議員的表達自由,只是希望優化議會的工作效率。關於禁止議員使用道具的條文已經撤回,他不再表達委員的的看法。有不少議員都認為有草案後,章委會應該再諮詢議員的意見。他則說,擔心時間不夠,又指在立法會尾期尾聲才修改議事規則並非首次。 【相關報道】 章程及任期委員會急補鑊 撤回禁止議員使用道具條文 https://goo.gl/dj2Vgd   吳區聲明︰反對立法會自縛手腳 https://goo.gl/s91yYQ   學社前進反對立法會自我閹割 促議員否決決議案 交下屆議會討論 https://goo.gl/WZKuPk   表達自由不應限制 使用道具是演講基礎 林玉鳳︰議會低格調因議員論點太離奇可笑 https://goo.gl/RNrzje   表達自由受限制 口頭質詢又縮時 關翠杏︰削弱議會監督政府的作用 https://goo.gl/27sDmN  

偷窺口袋內可以見到「仰慕的那個人」T恤於VILLEPAN發售

外觀感覺只是件普通的T恤,其實並不平凡。”偷看胸前口袋可以見到喜歡的偶像” T恤「Girls In the Pocket」誕生!   「Girls In the Pocket」是轉蛋品牌「PANDA’S ANA」與Village Vanguard合作之聯名品牌「VILLEPAN」的旗下誕生商品。商品多為偶像、歌手、動漫角色的周邊T恤,但平常不太能穿出門、一個人穿有點害羞的設計佔了大多數。 在這樣的背景下所設計的「Girls In the Pocket」,是令飯們感到開心的簡單時髦風格。外觀雖是件普通…

【法夢速答】一地兩檢的五問五答

文:K@法夢
編:小巴@法夢

夢問:有無簡單點的方法理解當中的法律複雜性?

夢答:太多未知,好難回答。我們只是見到,如果法律管轄權不畫清,以下的情況我們都覺得是法律難題:
如果呂智恆事件重覆,港人被拉到內地區域,香港律師可前往協助嗎?
如果A在內地口岸區內指B非禮,公安來執法,後來B的辯護是A是老屈,那司法管轄權屬誰?如果公安推倒在月台推倒我,我可否走民事途徑索償?

夢問:香港應不是獨例。例如聯合國在紐約的總部也應要服從當地法律?

夢答:他們仍是要服從當地法律,所以紐約的總部是要按美國法律走,除了有外交豁免的狀況外。外交豁免亦是按聯合國秘書長的指示可以免除,令聯合國人員需要受到刑事責任,在當地法庭審理。其總部大樓也當然要按當地的消防等規定所限。

夢問:今次立法跟《深圳灣口岸港方口岸區條例》有什麼不同?

夢答:深圳灣口岸是在香港境外範圍設置禁區。《基本法》沒有明文規定不能在香港境外設立法界,但卻說明在香港不能執行大陸的法律。就算有,亦只是附件三所列明的;而且法條上把地方列為禁區,並有延伸香港民事權利義務的可能。

夢問:香港解放軍不是也要跟香港法律嗎?為何現時要賦予內地執法人士那麼多的權力?

夢答: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駐軍法》(即大陸法律)第16條,香港駐軍人員應遵守全國性的法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遵守軍隊的紀律;尊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構,尊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第20條寫道,香港駐軍人員犯罪的案件由軍事司法機關管轄;但是,香港駐軍人員非執行職務的行為,侵犯香港居民、香港駐軍以外的其他人的人身權、財產權以及其他違反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構成犯罪的案件,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以及有關的執法機關管轄。

所以,解放軍也是絕對要跟香港法律的。這個雖然跟現時的地方法律管轄問題不完全一樣,但如對内地執法人士的權力有疑慮,可考慮商協以法律明文限制他們在港執法的權力。

夢問:月台著火搵邊個救?

夢答:理應是鄰近消防局,但如果鄰近消防局如此西九地不救,作爲市民的我們理應是沒有責任救火的。

阿塞拜疆媒體日 總統表示送層樓俾記者?

7月22日係阿塞拜疆嘅全國媒體日,當地被稱為威權國家之一,總統亞拉耶夫竟然表示,會送出一座樓,入邊嘅單位全部俾記者居住。 亞拉耶夫表示記者係佢朋友,係佢幫手,並保障記者言論自由,但國際數據,例如係無國界記者,阿塞拜疆只係180國家中排162。 帝國廣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