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反東北五示威者上訴 質疑不守規矩不等同犯法

(獨媒特約報導)2014年6月立法會財委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撥款期間,社民連副主席周諾恆及張貴財於立法會停車場外掛上橫額,被控違反《立法會(權利及特權法)條例》行政指令,罰款1,000元。葉寶琳、張漢賢及黃根源亦因於當日闖入立法會大堂示威,被判違反立法會行政指令,判監一至三星期不等。5名被告不服定罪及刑期,上訴至高等法院,案件今日進行審訊。

李柱銘:條例不適用於公眾人士

代表葉寶琳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表示,《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中的《規限獲准進入立法會大樓的人士及其行為的行政指令》,標題指明適用於「獲准進入」立法會大樓的人,不適用於一般公眾人士。

李柱銘亦質疑立法會大樓前庭是否屬於大樓範圍,又指現時立法會大樓的隔音措施完善,認為葉寶琳在立法會外以揚聲器講話的聲響,不可能傳至會議廳內,故僅因不守秩序而被定罪是不合理的。李亦以足球比賽為例,球員獲兩張黃牌才會被逐離場作,若以《行政指令》起訴任何人,需要證明該人士既不遵守秩序,又拒絕遵從立法會人員的指示,不能單以「不守秩序」構成刑事罪行;而若要證明「不守秩序」,則需要證明該人士的行為干擾會議進行。李指當時立法會場外環境混亂,質疑在沒有可見「秩序」的前提下,如何能夠「不守秩序」。

代表葉寶琳的大律師楊嘉瑋指出,本案是首宗因違反立法會行政指令而被定罪的案件,毋須施以具阻嚇性刑罰。他又指出,原審裁判官認同葉寶琳的行動不涉暴力,亦沒有干擾會議進行,質疑為何判處仍是即時監禁。楊認為判處罰款在本案而言是合適的。

代表黃根源的大律師石書銘指出,黃根源當日只是擋在立法會大樓入口前,防止玻璃門關上,其示威手法和平、無預謀,亦無導致任何人受傷,又指黃根源的角色被動。石質疑原審裁判官拒絕考慮判處社會服務令的理由。

案件將於10月10日續審。

LRG_DSC08475
(左起)被告葉寶琳、馬屎埔村民區晞旻

社民連聲援 籲續留意東北發展

開庭前被告周諾恆、葉寶琳、張貴財等人於法院門前手持橫額,高呼「撤回東北規劃」和「土地歸回人民」口號。周諾恆表示,東北發展計劃只有三成多的土地用作興建公屋,政府並無承諾會興建多少社區設施。周又指責政府暴力拆遷,破壞自然環境,「移山填海都係為咗炒家有更多炒賣工具」。他認為,政府應先考慮其他土地,譬如粉嶺高爾夫球場、地鐵站上蓋、軍營閒置用地。

馬屎埔村民區晞旻預計,明年政府會向立法會就東北發展申請撥款,一旦獲通過,明年第三季會正式開始拆遷,形容明年是東北的「危急嘅關頭」。她呼籲各界留意事件發展,並明白村民渴望保護家園。

法庭旁聽的人數眾多,旁聽席幾乎沒有空座。控方開庭時指,張漢賢在台灣因心臟病入院,預計留院至少一星期。法官決定把張漢賢的上訴案件分開處理,並定於9月10日提堂。

記者:陳紫晴、黎瑩瑩

若「獅子山下」走了音,搏君一笑能否轉化無力感──《逆流大叔》

電影尾段泰哥組織罷工,管理人員的罷工質素和巧思,實在高級。藉「參加龍舟比賽」名義,發動整個工程部大罷工,爭取資方談判機會。到得現場,幾條友臨場縮沙,回公司開工,害得龍舟隊員不足。眾人正欲大罵之際,黃淑儀講︰「呢到香港嚟。」本來笑聲連場,此刻,戲院內的觀眾,忽然安靜,笑不出聲。

女人只係面個層

片中四位男主角,好慘;中佬危機,無奈。黃淑儀家有四個女人,日日家嘈屋閉,下班不能好好休息,只能到公園透氣;龍叔孤家寡人,愛上隔壁瘋癲KOL,買餸煮飯送上門,想做mark哥卻只是住家男;泰哥位居要職,家中仿如透明人間,工作冷酷無情但放不低夫妻感情;威廉少年老成,近得中佬多也感染了中佬習氣,為女死為女亡,放棄理想連自我也放棄。

幾個失敗者笑中有淚,從抗拒到奮鬥的過程,固然好看。他們為何突然奮發向上,熱愛扒龍舟?似乎是在扒龍舟過程中獲得友誼、獲得滿足感。深層原因,是因為他們「搞唔掂自己啲女」,因而「同舟共濟」,城門河上,互吐苦水。

四個失敗的男人對應四個極品女人。阿龍戀上Carol,女兒都已經十幾歲,思想卻猶如中學生,充滿不切實際的幻想,知道阿龍對她好,要求多多,得寸進尺。泰哥老婆外遇,戲份雖少,也能感受到她的自私,全然不理由別人感受。威廉的女友最普通,最平凡,因為普通、平凡,她要求威廉和她一樣平凡,人生追求甚麼理想呢,要求男人學她那樣順着社會規矩行走;黃淑儀,最慘,慘到一個地步,一屋女人,多講無益,不得抑鬱症已經覺得他相當「硬淨」。

然而,教練Dorothy嚴厲地斥責黃淑儀︰「你人生之中逃避過多少次問題。」這句話,還真是女人才罵得出口。身為男人,我極之同情四人的遭遇。全是發生在自己和朋友身上的情節。女人拼命地苛索男人,男人鬱鬱寡歡,向老友訴說「男人之苦」,成為唯一的出口。也許我們從來沒想過,搞不掂女人是逃避,女人也不覺得自己在情緒勒索。

男人無法滿足女人的要求,是否逃避?電影只拍下黃淑儀奮勇地「愛」家人,以示他面對問題。這是喜劇的處理方法,輕描淡寫地抹去。Dorothy的批評,出於教練的指責和女性身分,假如出自男人之口,黃淑儀可能一拳打將過去,和他死過。

Mark哥有日都會老,還是做個大叔好

若果你無法接受劇中的性別定型,《逆流大叔》可能會令你極不舒服。如果你渴望看一套《點五步》式的突破自己的勵志電影,恐怕又差了一點熱血。導演着力於,人到中年面對種種無奈,突破無功,唯有化為幽默。笑一笑,世界未必更美妙,至少日子能繼續過下去。在香港目前的環境,過下去可能更務實一些。

所以劇情進展到泰哥發起「扒龍舟罷工」,幾位職員臨場反悔,返公司開工,黃淑儀講一句︰「呢到香港黎架。」場內笑聲戛然而止。前面的劇情寫實得來又搞笑,觀眾差點忘記了,四位男主角的縮骨和無恥。口口聲聲說共同進取,簽名時卻胡寫一氣,避過被炒的危機。也差點忽略最初新人的怒吼。

人到中年,懂得很多方法避險。行先死先,絕不衝鋒。大叔少年時看Mark哥,視他為男人典範。活到Mark哥的年紀,活不出Mark哥的風範,唯有不斷重看舊片,幻想自己失去、得不到的英雄氣概。大叔熟知香港生存之道,不會硬碰硬,口口聲聲想像Mark哥一樣,「攞返屬於自己嘅嘢」,有尊嚴地過日子。現實是年紀愈大,首先出賣的,就是尊嚴。

龍舟教練Dorothy求職處處碰壁,找個鬼佬朋友出面,結果就有人請了。黃淑儀感慨說,機會嘛,等到四五十歲就輪到Dorothy。Dorothy問,是不是要等到更年期。兩人的對話字字辛酸。香港社會的性別定型;年輕人機會被扼殺上流無望;能力與資歷不受重視;中老年尸位素餐……對白每一句都不是味兒,為了維繫人與人的關係,捨棄尊嚴低着頭過日子。

儘管無奈,導演卻能夠把中佬慘況,輕鬆以幽默帶過,一笑置之。若非如此,《逆流大叔》必然變成憤中電影,現實生活種種不滿,發洩到龍舟運動上面。只會令觀眾更加沮喪。

作為一套運動電影,龍舟賽事並非故事重心。故事的重心在那個鼓和那條船。鼓,容易明白,電影裡有幾秒漆黑一片,只有鼓聲,明言在嘈雜不堪的河道裡,要找到屬於自己的鼓聲。龍舟,寓意同舟,順便諷刺「走音的獅子山下」。明顯香港人的心態,就是那條龍舟,有人被選中了卻不情願,有人臨場退縮,甚至有人覺得鼓手沒有資格掌舵……無論如何,同坐一條船,怎能不落水。齊心,就能撐到終點。

作者facebook

高雄今夏最療癒-五感體驗大海攝影展《See Sea》,出遊打卡必去地點!


巨幅海景切割作品,隨風擺動是拍照打卡療癒背景。

全球熱銷千幅的 See Sea 海景作品,日前於高雄序藝術療癒開幕!好看好玩療癒系滿點!一進展場就能見到巨幅海景切割作品,隨著風擺動是打卡拍照必備的藍色系背景。展場底端此起彼落開燈的燈箱海景作品,讓人可以坐著放空彷彿回到海邊,此展與許多當代詩人的合作,挑選許多海洋的詩句於現場展出,呈現了文學與攝影的跨界合作,展覽更與香氛品牌-午夜花園、藍染品牌-藍濃道具屋一同打造五感體驗。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