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溫暖你的不是茶,是陪伴的滋味

[ 溫暖你的不是茶,是陪伴的滋味 ]一人享用海陸全餐肯定食之無味和親朋好友共食粗茶淡飯卻能津津有味於是你才曉得那些溫暖人心的味道不是來自口中而是來自心裡
 
影片出處:印度廣告 https://youtu.be/Wv6lDB_6Ls0
 
☞看更多廣告裁判精選的各國廣告 https://goo.gl/ePvjqa…

達文西逝世五百週年,英國旅遊別忘寄一張達文西畫作紀念郵票的明信片


今年是義大利藝術家達文西過世滿五百週年,英國皇家郵政特別挑選出 12 件達文西的畫作,發行紀念郵票,從這些畫作中,不難看出達文西對繪畫、人體解剖、植物等領域的研究與涉略。同時,位於英國各地的 12 間文化機構,還在格拉斯哥、卡地夫、布里斯托、里茲等地,舉行展覽 Leonardo da Vinci: A Life in Drawing,從 2 月初到 5 月 6 日展出 144 件達文西的作品,郵票上的畫作也會分別於這 12 個展覽中展出。

閱讀全文

從宇宙收縮論想像香港未來

現今天文物理學家普遍相信,宇宙起源自137億年前的大爆炸(Big Bang),然後不斷膨脹而成。對於宇宙的未來,有好幾套不同理論,其中之一爲宇宙收縮論(Big Crunch)。當物質在大爆炸後向外擴散的力度大於物質之間的引力時,宇宙就會膨脹;但當擴散力度隨著時間過去逐漸減弱至小於引力時,宇宙就會停止膨脹,並且會開始收縮和崩塌,最後會回歸到大爆炸前的一個所謂奇點。這個理論最有趣的是,當宇宙收縮時,時間亦可能會隨之逆轉。

目前的宇宙正處於膨脹期抑或收縮期,物理學家沒有一致意見;不過,香港自開埠以來,經歷過70和80年代的黃金成長期,由一條漁村搖身一變成爲國際金融中心,到97之後開始倒退和崩塌,時光倒流,東方之珠不再,這點則無可置疑。

其中一大倒退是政治權利。港人多年來爭取特首普選,由2003年七一大遊行到2014年雨傘運動,市民抗爭不絕。就算特區政府拋出假普選方案,港人寧願原地踏步都不肯妥協。政府把心一橫,「發明」了DQ這條絕計,把所有不合政權心意的人,不論打算參選或已當選的,隨心所欲地掃走。至此,什麼公民提名、選委會組成辦法、入閘資格等等討論馬上變得無意義。市民不單不能選特首,現在連自由選擇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也不能,香港人的政治權利一下子倒退幾十年。

另一倒退是法律保障。人大釋法、銅鑼灣書店、高鐵一地兩撿等事件早已引起社會極大爭議,再加上國歌法和23條來勢洶洶,令市民對自身法律權利產生極大擔憂。如今特區政府更進一步,提出修訂引渡條例,容許香港把疑犯引渡至中國大陸受審。這條例一經修訂,人大無需再干預香港法院,大陸公安無需再跨境執法,23條也無需立法,中國政府只需隨便捏造一兩個罪名,就可以把任何不聽話的香港人直接送返大陸整治,香港人的法律保障馬上倒退了幾十年,與大陸人看齊。

與此同時,港英時代的嚴謹工程監督和管理也出現大倒退。七、八十年代建造的地鐵和九十年代建造的青馬大橋,使用多年從未聽聞有質量問題,今天的高鐵、地鐵沙中綫、港珠澳大橋的工程醜聞不絕於耳,就連通車只有12年的深圳灣大橋也出現斷纜,香港的基建工程水平又是倒退幾十年。

香港的倒退是全方位的,不論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公務員效率和廉潔度、甚至連食水衛生等,都出現不同程度的倒退,簡單來説,就是文明的倒退。衆所周知,這種倒退的出現,全因中央在收回香港之後,銳意進行中港融合,令香港在各方面都大陸化,置一國兩制於不顧。剛出台的大灣區規劃綱領,更是赤裸裸地貫徹這一政策。香港越靠近大陸,文明程度就越被拉低,而且這過程越來越快,因爲中國本身政治上也在開倒車,變得更封閉和極權。

那麽香港會倒退到什麽程度?參考宇宙收縮論,香港最終將回到它的起點,即是一條漁村! 這當然是匪夷所思,不過假若中央繼續破壞一國兩制,把香港徹底赤化,香港必定會失去以往國際上的獨特地位,這點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已清楚表明。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保,經濟自然轉差,加上人權倒退,生活質素下降,只會令大量人才流失。萬一中國經濟泡沫爆破政局動蕩,港人更必雞飛狗走,重演老一輩當年逃難一幕。香港變囘一條漁村,真的全無可能嗎?

思言行 – 慎思敢言、以言赴行
Email: [email protected]

「元朗烏頭」獨特黃油兼附安全認證 與大陸魚爭勝

元朗魚市場到底賣乜魚咁特別?答案是鯇魚、大魚,以及元朗的「本地薑」——烏頭。對於香港新界養魚協進會理事長黎來就(大黎生)及兒子黎漢帆來說,魚市場不僅是家業承傳之處,更關係到他們引以為傲的「元朗烏頭」存亡。大細黎生表示,其他魚市場主要供應大陸魚,而元朗魚市場是本地魚最重要的批銷點。

上篇:
元朗魚市場擾民? 養魚戶:無咗魚市場,就無本地魚

大黎生的父親自1960年代起,在南生圍及新圍一帶以養殖基圍蝦為生,後因當地生態惡化,難以再養基圍蝦,改為引入烏頭魚苗,從此奠定了黎氏一家從事淡水魚養殖業的基石,也見證著本地淡水魚養殖業的盛衰。

「魚市場一開始時,主要批發本地養殖淡水魚。每日起碼有30噸本地魚喺呢度買賣,而家每日銷量平均就得番7至8噸,只佔呢個魚市場三成左右。」大黎生娓娓道來。

「當年『元朗烏頭』係上等貨,可以用嚟擺酒宴客㗎。」

雖說價錢可能未及其他山珍海味,元朗烏頭卻肯定是上得檯面的名牌美食。大黎生表示,今日的元朗魚市場縱以大陸魚佔多數,元朗烏頭依然超群絕倫,因香港魚塘的環境和水質獨特,尤其適合烏頭生長,能培養出滋味的黃油,「大陸培養咁耐一直都唔太做得到」。

本地養魚專家在面前,當然要問吓點揀靚烏頭。大黎生教路,先挑魚肚大的,再看魚背,愈深色愈好。魚夠硬身又是另一指標,「多膏、新鮮,條魚先會硬」。不過,要讓顧客按壓鮮魚「驗身」,恐怕就不是個個魚販都願意嘍!

本土情結除了獨特黃油,還有對安全的堅持。「我哋養嘅魚唔加農藥,唔加激素!」為了證明本地魚的好,他們參與了漁護署及魚統處推出的「優質養魚場計劃」,消費者只要用智能手機一掃描,就立即得知魚是來自哪一個魚塘,以及曾通過的安全檢測。

黎氏堅持的餵飼方法,成本已比一般用合成魚糧的高,要為烏頭取得二條碼,更要增加額外成本。有「身份證」的烏頭,價錢也賣貴兩成,平均貴25至28元。細黎生不介意花錢換認證,希望讓消費者藉以認識香港還有優質的養殖魚產:「我哋唔想好似大陸啲大閘蟹咁,搞到個行業污煙瘴氣。」

另一養魚戶馮香蘭(蘭姨)表示,人人吃過她養的元朗烏頭都讚不絕口,但生意卻愈來愈難做,因為大陸進口魚價格不僅便宜,而且產量極高:「我哋養10個月,收番6至8兩魚;大陸魚,養半年已有斤幾,食乜㗎?」蘭姨滔滔不絕地質疑大陸魚的安全品質,滿臉不悅:「大陸魚充斥市場,我哋好難生活。愈來愈難做,唔養都罷。」

口裡說得瀟灑,談起南生圍愈來愈多廢棄魚塘,亦不免灰心,說烏頭與元朗有非常密切的關係,是元朗的名牌,「但無人做,名牌都要執笠」。

DSC05126

大黎生表示,以前本地淡水魚塘集中在天水圍、流浮山、南生圍和新田,自80年代起,多處天水圍魚塘被收回,以發展成現時的新市鎮。根據漁護署的2016年統計,集中在新界西北的本地魚塘面積為1,135公頃,不過大黎生估計,現時南生圍和新田一帶只剩下少數魚塘還在經營。本地魚塘供魚量,僅佔現時全港淡水魚食用量4%。

元朗魚市場是全港唯一一個私人管理的淡水魚批發市場,也是新界區唯一一個魚市場,另外兩個批銷地點為漁護署管理的長沙灣,以及港島西區的副食品批發市場。細黎生強調,元朗魚市場是本地魚批銷的重要地點,更指「無咗呢個魚市場,就無元朗本地魚」。區議會建議,新界應增設一公營批發市場,當局則回應未有相關計劃。

元朗區議會重置魚市場工作小組指出,現時對應魚市場發展的所有政策及方案皆為臨時性質,令欄商不願投資,不利本地魚業發展。漁護署雖表示,提供方便本地養魚戶批銷本地漁產品的地方「值得支持」,惟說到以其「漁業持續發展基金」資助重置魚市場的工程費,卻因魚市場現時由進口魚佔多數,而要再作研究。

面對來自內地魚塘的競爭,魚市場的經營狀況又前景未明,本地魚業愈來愈難做,傳承怎可能沒有危機?黎氏家族經營烏頭養殖產業,到細黎生接手已經是第三代。問到會否承傳下去,細黎生則輕輕苦笑,說正在念大學的女兒理想是做律師,恐怕無意繼承家業。就算元朗這個臨時魚市場最終能成功搬遷,但若產業欠缺支援政策,不僅無法吸引新人入行,更教愈來愈多養魚戶放棄魚塘。下一代的香港人,還有機會吃到本地養殖的元朗烏頭嗎?

《元居民》記者:張靖雯、彭順風
獨媒記者:梁敏德

觀塘動物義工鄧女士昨病逝 生平救貓無數遺愛人間

身患末期癌症的動物義工鄧女士,昨日離開了這世界,但她這一生為動物默默付出,於觀塘救貓20年,讓無數的流浪貓貓感受到愛和家庭溫暖,由她病重到離開,很多領養人都在其facebook 救貓群組張帖從她貓舍領養的貓貓相片,承諾會好好照顧貓貓。鄧女士臨走前已完成心願,貓舍中20隻年長、驚青的貓貓都成功找到家。

鄧女士這麼多年來,都在貓舍照顧數十隻救回來的流浪貓,惟她早前確診末期胰臟癌,更已擴散,本報記者在1月初曾致電聯絡她,她當時說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估計不可能出院,只是最不放心是貓舍的貓貓,希望找到大愛的人收養牠們。

她病重的消息傳出後,很多朋友和義工四出奔走,幫那20隻貓貓找歸宿,讓鄧女士能放下心頭大石,最終那些貓都有歸宿。

她的朋友昨日「幫助無家貓-支援觀塘鄧小姐」群組中發帖公布鄧女士的死訊:「我們敬愛的鄧小姐於18Feb2019 安詳離世,在慈愛的親友頌經倍伴下終結尊貴一生。感謝鄧小姐畢生為流浪無家貓努力奉獻,給予無數小朋友幸福! 衷心祈願鄧小姐帶著大家祝福開展更美麗新旅程!」

動物義工二元亦發帖悼念,說鄧女士很多事情都很叻,而且沒有是非。

鄧女士在觀塘當了20年貓義工,拯救過的流浪貓兒,數目難以數算。2013年,當觀塘裕民坊拆卸重建時,許多貓兒因而無家可歸,她一口救了十多隻貓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