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長路漫漫是如何走過?—政改爭論(中)

文:張子銘

上文提及真普選聯盟內各黨派意見分歧,導致爭取普選的工作有害無益,這是後話,關鍵在於這個所謂的分歧是緣何而生,往後之路又何去何從?

回想香港本土民主化的過程,固然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是其一重點,但過往二十多年的沿革亦萬萬不能忽略。香港的泛民主派由爭取「八八直選」開始凝聚力量,至「新九組」成立之時開始晉身議會,為民發聲,至九五年立法會直選達致頂峰,分區直選取得過半數得票率。如果對比現今泛民主派尤其是民主黨那種「過街老鼠」的狀況,實在大相逕庭。

當年民主派中人,不少乃專業人士,律師等俯拾皆是,同時亦代表著中產的保守且相對進步的思維於香港逐漸抬頭。另一方面,港英政府加速民主化的過程同時促進這種思維的展現,只要打著民主的旗號,配合立法會正選的機會,自然地便能晉身議會。但如果認真的考究他們的思維與理念,仍然脫離不了保守與守舊的立場。是故,2010年密室談判的出現,實在不足為奇。

我們不難發現,議會內的代議士,過往二十多年真正變化的實在不多,同時亦代表著他們的理念根本沒有進步。何俊仁還是何俊仁,劉慧卿還是劉慧卿,單仲楷還是單仲楷。政治一天還是嫌長,偏偏這些所謂民主勇士仍然存在,實在是一大諷刺。事實上,是他們的政績確實出色,還是僅僅消費著民主的「食老本」所為?

二千年代民主黨內兩次少壯派出走,早已間接表達了公眾的心聲,亦顯示著二十年如一的思維確實追不上時代的步伐。香港的政治生態環境以致社會民生狀況早已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公眾所滿足的,不僅僅是最低限度的爭取,反而是切實的行動。偏偏民主黨內卻容不下這種思維,心態上仍然是不思進取,一切需要以穩定、和理非非為大前提。

筆者反問一句,公投屬於哪一類的暴力?相反,民主黨的存在就是議會內的暴力,每一次的政制改革就是強姦民意的機會,一零年如是,今天如是。如果民主的原則可以退讓,還有什麼不可退?

本人無意以文革式的批鬥來抨擊民主黨,反而是愛之深責之切。每一次的選舉,無數人含淚投下民主黨一票,目的不過是為了泛民主派的苟延殘喘;再說,議會內的泛民主派,偏偏只有民主黨有這種世襲的制度,試問民主黨對得起港人嗎?對得起選民嗎?

民主從來並非飯來張口,法國大革命如是,美國立國如是。如果僅僅需要穩定保守,大可到北方的人民大會堂內當一當政協,提一提民主兩字或可能已經成為人民英雄。在香港,我們需求的是行動、站出來,而非擺擺姿態的紙板人兒。既然爭取普選的進行仍然處於水深火熱,我們還應該遞遞請願信,喊一些罐頭式的口號嗎?

延伸閱讀:

張子銘:民主黨在立什麼心腸?
http://goo.gl/n5xvsq

王慧麟:老虎.燒鬚.賊佬.沙煲
http://goo.gl/BVio1l

長路漫漫是如何走過?—政改爭論(中)

文:張子銘

上文提及真普選聯盟內各黨派意見分歧,導致爭取普選的工作有害無益,這是後話,關鍵在於這個所謂的分歧是緣何而生,往後之路又何去何從?

回想香港本土民主化的過程,固然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是其一重點,但過往二十多年的沿革亦萬萬不能忽略。香港的泛民主派由爭取「八八直選」開始凝聚力量,至「新九組」成立之時開始晉身議會,為民發聲,至九五年立法會直選達致頂峰,分區直選取得過半數得票率。如果對比現今泛民主派尤其是民主黨那種「過街老鼠」的狀況,實在大相逕庭。

當年民主派中人,不少乃專業人士,律師等俯拾皆是,同時亦代表著中產的保守且相對進步的思維於香港逐漸抬頭。另一方面,港英政府加速民主化的過程同時促進這種思維的展現,只要打著民主的旗號,配合立法會正選的機會,自然地便能晉身議會。但如果認真的考究他們的思維與理念,仍然脫離不了保守與守舊的立場。是故,2010年密室談判的出現,實在不足為奇。

我們不難發現,議會內的代議士,過往二十多年真正變化的實在不多,同時亦代表著他們的理念根本沒有進步。何俊仁還是何俊仁,劉慧卿還是劉慧卿,單仲楷還是單仲楷。政治一天還是嫌長,偏偏這些所謂民主勇士仍然存在,實在是一大諷刺。事實上,是他們的政績確實出色,還是僅僅消費著民主的「食老本」所為?

二千年代民主黨內兩次少壯派出走,早已間接表達了公眾的心聲,亦顯示著二十年如一的思維確實追不上時代的步伐。香港的政治生態環境以致社會民生狀況早已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公眾所滿足的,不僅僅是最低限度的爭取,反而是切實的行動。偏偏民主黨內卻容不下這種思維,心態上仍然是不思進取,一切需要以穩定、和理非非為大前提。

筆者反問一句,公投屬於哪一類的暴力?相反,民主黨的存在就是議會內的暴力,每一次的政制改革就是強姦民意的機會,一零年如是,今天如是。如果民主的原則可以退讓,還有什麼不可退?

本人無意以文革式的批鬥來抨擊民主黨,反而是愛之深責之切。每一次的選舉,無數人含淚投下民主黨一票,目的不過是為了泛民主派的苟延殘喘;再說,議會內的泛民主派,偏偏只有民主黨有這種世襲的制度,試問民主黨對得起港人嗎?對得起選民嗎?

民主從來並非飯來張口,法國大革命如是,美國立國如是。如果僅僅需要穩定保守,大可到北方的人民大會堂內當一當政協,提一提民主兩字或可能已經成為人民英雄。在香港,我們需求的是行動、站出來,而非擺擺姿態的紙板人兒。既然爭取普選的進行仍然處於水深火熱,我們還應該遞遞請願信,喊一些罐頭式的口號嗎?

延伸閱讀:

張子銘:民主黨在立什麼心腸?
http://goo.gl/n5xvsq

王慧麟:老虎.燒鬚.賊佬.沙煲
http://goo.gl/BVio1l

香港電台為何裏外不是人?

我在港台烽煙節目主持超過10年,電視《頭條新聞》亦有一段時間,說句公道話,港台作為香港唯一的公營廣播機構,值得擁有一幢新的電視電台廣播大樓。

鄧忍光說港台用的是史前設備,這只是企圖用詞誇張博同情,方法不對頭更壞了大事。鄧忍光做了幾年廣播處長,仍不知媒體如何運作。港台的設備,解凍後已有所更新,不然根本無法適應今天數碼時代的需要,但無論電台部還是電視部的大樓,都已有相當歷史,樓面不夠用,發展有極大局限,廣播科技一日千里,置身於面積狹小的老舊建築物中,新大樓拖拉了超過10年,前景不明,大大影響了港台作為公營廣播機構的發展。

做節目期間有老鼠從天花掉下的驚慄場面,媒體報道過了。多年前圖書館漏水浸濕了一批資料需要急救。地方不敷應用資料影帶物資把寫字樓堆得像貨倉一樣,更要花公帑租用其他地方安排行政和製作。大樓年事已高,冷氣時好時壞,爆糞渠惡臭四溢,經常裝修傳出聲響,試過又熱又焗又臭又嘈做節目。說老實話,不要說外國或內地的行家了,即使大學新聞傳理系的裝置設備,也比港台先進,同學來港台參觀,也相當失禮。

港台有千萬條理由要求興建新大樓,立法會工務小組否決60億撥款,我一點都沒有意外,從整件事的鋪排來觀察,梁振英政府似乎更是樂見這樣的結果。

港台新大樓預算由2009年的16億,暴漲到今天超過60億,4年上升4倍,更比政府總部貴10億。翻查局方提交的文件,說來說去,是因為要進行數碼廣播,因此需要最新最先進的設備。不怕不識貨,最怕貨比貨,王維基在將軍澳興建電視中心只需6億,一比之下,港台新大樓報出這種天價,稍為常識和理智的官員,都知道無法通過,為何還要大剌剌的寫在毫無說服力的文件中。

新大樓命運 就這樣沉淪下去

特區向立法會要錢,如果志在必得,有關官員定必空群而出,密集游說,現身箍票。重要的撥款議案,政務官要做狗仔隊人盯人,有時更守着廁所門口,保證建制議員投票支持政府。但今次官員明顯放軟手腳,通不通過似乎無關宏旨。

建制議員對港台恨之入骨,認為不少節目仍然反中亂港,官員又沒有積極游說,港台雖有改正,但撥亂反正仍未夠徹底,建制派否決天價撥款,大條道理。泛民議員雖然表面支持,但不少都半心半意。我聽過一位向來支持港台公營廣播的泛民議員,罵得咬牙切齒:「為何要贊成撥款60億,給港台做政府喉舌?」(下刪幾百字激烈批評……)

鄧忍光入主港台,電台部已被整頓得八八九九,甘之如飴做河蟹。電視部也被《議事論事》《頭條新聞》連串風波迫得膽戰心驚步步為營,公營廣播的使命逐漸褪色,也愈來愈失卻市民的支持。

政府無心不出力,建制反對,泛民半心半意,港台裏外不是人,新大樓的命運,就這樣沉淪下去。

香港電台為何裏外不是人?

我在港台烽煙節目主持超過10年,電視《頭條新聞》亦有一段時間,說句公道話,港台作為香港唯一的公營廣播機構,值得擁有一幢新的電視電台廣播大樓。

鄧忍光說港台用的是史前設備,這只是企圖用詞誇張博同情,方法不對頭更壞了大事。鄧忍光做了幾年廣播處長,仍不知媒體如何運作。港台的設備,解凍後已有所更新,不然根本無法適應今天數碼時代的需要,但無論電台部還是電視部的大樓,都已有相當歷史,樓面不夠用,發展有極大局限,廣播科技一日千里,置身於面積狹小的老舊建築物中,新大樓拖拉了超過10年,前景不明,大大影響了港台作為公營廣播機構的發展。

做節目期間有老鼠從天花掉下的驚慄場面,媒體報道過了。多年前圖書館漏水浸濕了一批資料需要急救。地方不敷應用資料影帶物資把寫字樓堆得像貨倉一樣,更要花公帑租用其他地方安排行政和製作。大樓年事已高,冷氣時好時壞,爆糞渠惡臭四溢,經常裝修傳出聲響,試過又熱又焗又臭又嘈做節目。說老實話,不要說外國或內地的行家了,即使大學新聞傳理系的裝置設備,也比港台先進,同學來港台參觀,也相當失禮。

港台有千萬條理由要求興建新大樓,立法會工務小組否決60億撥款,我一點都沒有意外,從整件事的鋪排來觀察,梁振英政府似乎更是樂見這樣的結果。

港台新大樓預算由2009年的16億,暴漲到今天超過60億,4年上升4倍,更比政府總部貴10億。翻查局方提交的文件,說來說去,是因為要進行數碼廣播,因此需要最新最先進的設備。不怕不識貨,最怕貨比貨,王維基在將軍澳興建電視中心只需6億,一比之下,港台新大樓報出這種天價,稍為常識和理智的官員,都知道無法通過,為何還要大剌剌的寫在毫無說服力的文件中。

新大樓命運 就這樣沉淪下去

特區向立法會要錢,如果志在必得,有關官員定必空群而出,密集游說,現身箍票。重要的撥款議案,政務官要做狗仔隊人盯人,有時更守着廁所門口,保證建制議員投票支持政府。但今次官員明顯放軟手腳,通不通過似乎無關宏旨。

建制議員對港台恨之入骨,認為不少節目仍然反中亂港,官員又沒有積極游說,港台雖有改正,但撥亂反正仍未夠徹底,建制派否決天價撥款,大條道理。泛民議員雖然表面支持,但不少都半心半意。我聽過一位向來支持港台公營廣播的泛民議員,罵得咬牙切齒:「為何要贊成撥款60億,給港台做政府喉舌?」(下刪幾百字激烈批評……)

鄧忍光入主港台,電台部已被整頓得八八九九,甘之如飴做河蟹。電視部也被《議事論事》《頭條新聞》連串風波迫得膽戰心驚步步為營,公營廣播的使命逐漸褪色,也愈來愈失卻市民的支持。

政府無心不出力,建制反對,泛民半心半意,港台裏外不是人,新大樓的命運,就這樣沉淪下去。

自稱基因不同 瑞典亞裔人逃脫酒後駕駛罪

卡王冠城 Karlskrona - 當地一名62歲男子,最近成功打甩一條「受酒精影響下駕駛」的罪名,縱使警方當時錄得他體內的酒精,超出法例規定的8倍。 辨方表示,被告是亞洲後裔,因此基因構造不同,所以無法證明他受酒精影響,因此他無罪。而法庭接納說法,男子無罪開釋。 瑞典快報

紐約市民不包容市長?——給無待堂上一堂美國文化課

無待堂〈不包容他用刀叉食薄餅〉一文借紐約市新任市長 Bill de Blasio 用刀叉吃意大利薄餅的新聞,大抽所謂「左膠」的水,但全文顯示他對美國文化毫不了解,可謂抽水抽出坑渠水 —又污又臭。

先說紐約市長吃薄餅的新聞。吃薄餅用手而不用刀叉,的確是大部份紐約市民的習慣,但紐約市長用刀叉吃薄餅一事之所以成為新聞,無非是傳媒炒作,熟悉美國傳媒作風的人一看便知,絕不是無待堂所理解的那樣,「在紐約市民眼中卻是一件大事 [...] 這個文化差異,紐約市民是不包容的」。

一些紐約市網民發表的意見,例如說要因此彈劾市長,大多是湊熱鬧,tongue-in-cheek,不當得真。事實上,有很多美國人(包括紐約市民)的網上留言都認為這是茶杯裏的風波,不值一哂;我見到的其中一個留言特別有趣,因為留言者稱那些附和炒作這件事的網民為 ‘keyboard jockeys’,而此詞在這個語境的最佳中譯,應該就是「鍵盤戰士」了。

其實,de Blasio 之前,政客 Donald Trump 和 Sarah Palin 也曾在紐約市公然用刀叉吃薄餅,當時倒沒有成為「大新聞」,只是被名嘴 Jon Stewart 在電視上誇張地取笑一番 — 這樣的事情,只宜成為茶餘飯後的笑談。

無待堂說「受到批評之後,市長急急補鑊,聲稱以後會用手食薄餅」,可是,我看過不少報道,都沒有這個說法。反之,據我看過的報道,de Blasio 在接受記者訪問時,明顯用打趣的口吻說,用刀叉吃薄餅一事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a “very important question”),可見他對這事是一笑置之。

無待堂還說:「美國人對意大利人有戒心,總覺得意大利裔的美國人也有一道黑手黨的陰影。黑人做總統都可以,但意大利裔的倒是從沒有過。現在來了一個市長,美國人卻連他的飲食習慣也不包容。」他看來以為 de Blasio 是第一位意大利裔的紐約市長,難道他連鼎鼎大名的 Rudolph Giuliani 也不知道?而在 Giuliani 之前,紐約市還有其他意大利裔市長呢!

無待堂對美國文化的誤解還不止於此:『美國人喜歡槍,如果有人無故走入他們的後園,他們會一槍斃了他。美國憲法保護國民的財產,以及他們保護財產的權力。是不是很不包容,很暴力,很排外?殺了小賊,輸了「素質」,值得嗎?美國人會答你,為了自由,這是天經地義。』美國人中有一半或以上支持槍械管制,這些人中,有不少會說,為了擁有和使用槍械的自由而「殺了小賊」,是不值得的,因為小賊罪不至死。(無待堂談『美國立國就是由「不包容」開始』那幾句,簡直不知所云,我不評論了。)

紐約市以 multicultural 見稱,雖然未必做到文化融合,但至少是文化多元,對不同文化明顯有一定的包容。從以下這段短片,可見紐約市除了唐人街的中國文化,還有小意大利( Little Italy)的意大利文化:

原文刊於此

紐約市民不包容市長?——給無待堂上一堂美國文化課

無待堂〈不包容他用刀叉食薄餅〉一文借紐約市新任市長 Bill de Blasio 用刀叉吃意大利薄餅的新聞,大抽所謂「左膠」的水,但全文顯示他對美國文化毫不了解,可謂抽水抽出坑渠水 —又污又臭。

先說紐約市長吃薄餅的新聞。吃薄餅用手而不用刀叉,的確是大部份紐約市民的習慣,但紐約市長用刀叉吃薄餅一事之所以成為新聞,無非是傳媒炒作,熟悉美國傳媒作風的人一看便知,絕不是無待堂所理解的那樣,「在紐約市民眼中卻是一件大事 [...] 這個文化差異,紐約市民是不包容的」。

一些紐約市網民發表的意見,例如說要因此彈劾市長,大多是湊熱鬧,tongue-in-cheek,不當得真。事實上,有很多美國人(包括紐約市民)的網上留言都認為這是茶杯裏的風波,不值一哂;我見到的其中一個留言特別有趣,因為留言者稱那些附和炒作這件事的網民為 ‘keyboard jockeys’,而此詞在這個語境的最佳中譯,應該就是「鍵盤戰士」了。

其實,de Blasio 之前,政客 Donald Trump 和 Sarah Palin 也曾在紐約市公然用刀叉吃薄餅,當時倒沒有成為「大新聞」,只是被名嘴 Jon Stewart 在電視上誇張地取笑一番 — 這樣的事情,只宜成為茶餘飯後的笑談。

無待堂說「受到批評之後,市長急急補鑊,聲稱以後會用手食薄餅」,可是,我看過不少報道,都沒有這個說法。反之,據我看過的報道,de Blasio 在接受記者訪問時,明顯用打趣的口吻說,用刀叉吃薄餅一事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a “very important question”),可見他對這事是一笑置之。

無待堂還說:「美國人對意大利人有戒心,總覺得意大利裔的美國人也有一道黑手黨的陰影。黑人做總統都可以,但意大利裔的倒是從沒有過。現在來了一個市長,美國人卻連他的飲食習慣也不包容。」他看來以為 de Blasio 是第一位意大利裔的紐約市長,難道他連鼎鼎大名的 Rudolph Giuliani 也不知道?而在 Giuliani 之前,紐約市還有其他意大利裔市長呢!

無待堂對美國文化的誤解還不止於此:『美國人喜歡槍,如果有人無故走入他們的後園,他們會一槍斃了他。美國憲法保護國民的財產,以及他們保護財產的權力。是不是很不包容,很暴力,很排外?殺了小賊,輸了「素質」,值得嗎?美國人會答你,為了自由,這是天經地義。』美國人中有一半或以上支持槍械管制,這些人中,有不少會說,為了擁有和使用槍械的自由而「殺了小賊」,是不值得的,因為小賊罪不至死。(無待堂談『美國立國就是由「不包容」開始』那幾句,簡直不知所云,我不評論了。)

紐約市以 multicultural 見稱,雖然未必做到文化融合,但至少是文化多元,對不同文化明顯有一定的包容。從以下這段短片,可見紐約市除了唐人街的中國文化,還有小意大利( Little Italy)的意大利文化:

原文刊於此

加州巨型魷魚出自惡搞新聞網 網民又中伏

加州 – 最新網上流傳一幅巨型魷魚圖片,表示受日本福島地震後的核電站泄露輻射影響,導致150米長的魷魚衝上加州一個沙灘。 但「新聞」的來源是著名惡搞網站「輕度紅燒蘿蔔新聞」,而著名的「國家地理雜誌」網站也指出,發現過最長的魷魚得15米。 比利時荷文早報

以色列或有人入稟 禁止沙龍葬自己農場

耶路撒冷 – 以色列前總理週一出殯,但有右翼人士 Noam Federman 寫信給衛生部長 Yael German,要求他嚴格遵守法律,不準沙龍葬在自己的農場,其亡妻身邊。 Federman 援引2005年法庭判例,表示沙龍的農場是屬於保護區範圍,因此當時沙龍太太是不應該葬在農場外。但法庭顧慮到當時沙龍夫人已經安葬5年,所以不勒令遷出。 但這次Federman 認為政府有辦法防止事情在發生:「法律就是法律,無人可以有特權。」而消息指,他會向以色列高等法院申請禁制令。 耶路撒冷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