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多安疑似賄選到德國 投佢可以免費入俱樂部Party?

Bochum – 當地一個網站突然刊出一個廣告,表示突厥大選當日,當地海外選民只要拍下投了候選人,現任總理埃多安一票,就能免費進入「德國最大的突厥裔娛樂場所」Klub Taksim Bochum 尋歡。 但剛從突厥趕回當地的東主否認有這個優惠,更大罵幫他負責推廣的中間人,更表示自己95%的老顧客反對埃多安,如果真的推出這樣的優惠,真的等同自殺。 而德國當局都表示事件嚴重,更有當地突厥裔議員表示要調查事件。而有關中間人據悉已經潛水。 西德綜合紀事報

【澳門社運】從兩場暴力演變出第三場暴力

(原載於:澳門大聲公

【澳門社運】從兩場暴力演變出第三場暴力

 

在七月廿三日,澳門博彩業界發起了一場史無前例的風波。博彩從業員自發組織遊行活動,以圍繞澳門威尼斯人賭場度假村一圈遊行以表達對公司的不滿。目前仍然未知金沙會否因事次事件而讓步,卻確實展開了一場屬於業界的起義,并聲言在廿八號會將行動升級。

本次遊行可謂風波四起,社會的目光都𣊬間關注到這次遊行的細節上。全因為遊行人士對澳廣視報道的遊行人次十分不滿,而紛紛上前阻止採訪車前進,并拍打其門窗。澳廣視在旁晚亦馬上發表聲明表示不滿,新聞業界步調更與澳廣視一致。

 

從這次事件中,可以見到三種暴力手段。

其一為金沙本身對員工的壓迫而形成的一種無形暴力。員工長期受盡壓力,有怨無路訴,以致將生於安逸時代活於安樂社會的荷官迫上街頭。

其二為新聞業界的暴力,澳廣視長期被公認為官方喉舌,報道偏頗,質素參差。罔顧傳媒操手、新聞道德。代表澳門新媒體運動中的一顆細沙,縱使無力,我方亦在此對這種局部放大、報道片面的傳播手法予以強烈的讉責。

其三為遊行人士的行為暴力,他們拍打車輛,實為不應當,亦無需為此造詞推搪,這種非理性的暴力行為,若果惡化也只會將和平運動的成果推向懸崖。

 

縱觀三場暴力,不問世事的人總會對第三場暴力感到失望,卻對公司與新聞業界的粗暴手段無動於衷。在此想起一句說話,「被迫入絕境的羔羊,在死前的一下掙扎,才可使其生命變得更有一點點尊嚴。」博彩業員工受盡壓迫,毅然發聲卻受到新聞界的冷待,整件事情就像貓哭老鼠一般的發展,到底三場暴力當中,最應受到譴責的一方又會是誰呢?

 

一人一信 撐標準工時

編按:職工盟網站今日(7月25日)受到攻擊無法登入。政府目前正在標準工時進行諮詢,職工盟原在網站發起的「一人一信」行動亦無法運作,現特轉貼公開信全文。

職工盟面書專頁訊息:職工盟網站受到攻擊,故此一人一信網頁暫未能有效運作。建議大家將以下意見書範本,直接電郵給標準工時委員會(電郵:[email protected]),並且cc copy一份到[email protected]

就立法標準工時的意見書【工會範本】
致標準工時委員會:

本人要求政府盡快就標準工時立法,將每周標準工時訂為44小時,加班補水訂為正常工資1.5倍,並設立最高工時。因為只有立法標準工時,才可以保障工人的健康,以及確保工作與家庭生活的平衡。就委員會所提出探討工時政策須考慮的事項,本人的意見如下:

1. 本港工時政策的目的為何?

本人認為現時長工時的情況已經嚴重影響僱員的身心健康,設立工時的規管可以減少對僱員的傷害。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在2013年曾調查職業司機的工時與健康關係,發現六成受訪職業司機每周工時超過55小時,六成受訪者出現疲勞情況。因此,本人認為必須設立最高工時,避免僱員長期工作超過可接受的水平。

除了設立最高工時以保障僱員健康外,亦需要讓僱員平衡工作與家庭生活。因此,本人認為標準工時應訂為每周44小時。加班可享1.5倍補償。如此可以鼓勵企業給予僱員正常的工作時間,有特殊需要的時間才加班。不會像現時不少僱主要求僱員無償加班。

2. 政策對勞工市場及香港競爭力等各方面可有何影響

本人認為,實施標準工時能提升僱員的效率。已有不少研究指長工時會導致效率降低。與此同時,過度疲勞會令僱員容易生病、受傷,因而降低生產力。所以標準工時不單不會降低香港的競爭力,反而令有效提升企業的效率,長遠對香港競爭力有正面幫助。

現時有一種說法指實施標準工時會導致勞工短缺,本人並不認同。因為在長工時的情況下,很多潛在勞動力,例如家庭主婦未能外出就業。舉例說,現時飲食行業每天工作動輒11、12小時,部份工種更有數小時的落場時間,加起來每天在外超過15小時。假如制定標準工時,能夠吸引一些既需要照顧家庭,又希望工作幫補家計的婦女,可以兩者兼顧。當然,前提是政府必須提供更多的託兒服務。標準工時及託兒服務雙管齊下,可望讓更多家務料理者投身勞工市場。

3. 兼職和零散化就業會否因工時政策而增加

本人認為一直以來僱主將就業零散化以減低成本。能夠零散化的行業一早就已經被僱主零散化,例如零售、快餐、甚至酒店房務等等。假如未能零散化的行業,在標準工時實施之後亦不見得會被零散化。舉例說,保安員極其量只會分為三更制,而不會變成每份工作每天只做兩、三個小時。

與此同時,兼職及零散化並非必然是壞事,重點只是兼職及零散工有沒有得到保障。現時僱傭條例有418的惡法,令兼職工得不到大部份勞工保障。這條法例必須改正,令兼職工可按比例享有勞工權益。現時有些工人因為有照顧家庭需要,都肴望找兼職工作。奈何兼職工保障極差,才令這些人卻步。

4. 對商界整體(特別是中小企)遵行法定標準工時的承擔能力

實行標準工時,一方面可能會增加工資的開支,這主要是因為僱主需要補償以往無償加班的問題。但與此同時,僱員的工作效率會有所提升。而外國的經驗亦發現,企業會因應標準工時以改善營運效率。所以最終對成本不會有太大的壓力。

事實上,根據政府的標準工時政策研究報告,中小企的工時較大型企業為低。所以推行標準工時對中小企影響其實較大型企業為低。

5. 工時制度應適用於全部行業,或是只適用於某些工時特長的行業或工種

既然標準工時是要保障僱員的健康,以及平衡工作與生活,本人認為原則上應該適用於全部行業。但參考外國法例,會因應部份有需要行業作出適度的特別安排。例如可以用一個較長的參照期計算工時,或者可以豁免部份要求,例如超時補薪可以用補假取代等。但過多的豁免將會令標準工時失去效用。而環顧世界各國,則甚少國家將標準工時限定於小部份行業或工種。

6. 立法是否最佳路向

過去多次經驗已經表明,用所謂自願性方法取代立法,結果都是徒勞無功。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工資保障運動」,當年政府同樣希望以自願性約章代替立法,結果只有約1,000間公司參加運動。白白浪費兩年的時間,亦浪費不少公帑去推廣這個運動。所以今天假如在標準工時的議題上再次推動自願性約章,不過是重蹈覆轍。

立法並不是洪水猛獸,只是為工時上作出一個合理的規範。情況就如最低工資一樣,立法之後並沒有出現當年商界所講的種種問題。既然如此,為何我們要捨棄有效的立法方式,而去選取一個無效的自願性約章?

因此,本人重申以下要求:

一) 政府儘快立法標準工時;
二) 每周標準工時應為44小時,加班補水1.5倍,並應設立最高工時
三) 條例應適用於全部行業,實際操作上則可討論哪些行業有較大的彈性或特別安排

【個人姓名】

練習的路,是你獨行獨闖的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ee-ming Lee 李思明 SML)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ee-ming Lee 李思明 SML)

 

有人話人生如戲,世事如棋,我就話人生與世事都好似打籃球。由波都未識拍到可以轉身射個三分波-仲要正中籃框中央,呢段過程會學到好多野,從球場內領悟到場外人生百態。為此,我決定將籃球教會我的事記下來,提醒自己,就算現實生活中不時遇到阻挫折,但既然球場上我們捱得過,球場外的殘酷世界一樣可以生存。

筆者嚴格嚟講並唔算係個籃球員。只不過係因為最老友個班中學同學打籃球,為左埋堆又糊裡糊塗跟住一齊打。唔算打得好,但又唔係打得差,通常猜隊都係最後先有人要既小角色。基本上我係一個又肥又矮既配角,通常一落到場,我都係做「駁腳」。姐係將個波又左邊傳去右邊,右邊傳去左邊。有人話我似「黑子籃球」個主角黑子,有冇出場都好似無咩人察覺。其實都無咩所謂。打波對就快三十歲的我嚟講,三個字:「玩下姐!」。贏同輸,其實都已經唔係最重要。

不過回想從小時候學打籃球的日子直到現在,想起自己在場上的歷練其實改變了自己。如果籃球係一個活生生的智者,「波叔」教曉我的第一課是:練習還練習,比賽還比賽。

 

有無試過一個人提早一小時到球場練習投籃?

 

時間仍然很早。你一個人孤獨地你站在罰球線上,投球,入籃。投球,入籃。好像不可能射失似的。連續進了十數球,幾十球,喜出望外的你很希望有朋友甚至路人目睹你「偉大的一刻」。然而,一切就只有你自己知道。未幾,你的隊友來了,說來一場三打三鬥牛。你滿懷信心,很想用一個機會証明自己。現實時,比賽中的你七投七失。隊友對你投以失望的眼神,而你心中卻有一陣冤屈無路訴。你很想反駁,剛才自己明明百發百中,自己比任何人都要努力認真,為何隊友都看不到你的默默付出,卻只嘲諷你的失準?

你會想,這樣練習下去,究竟為了什麼。

 

小時候想,只要練習夠多,總會有天可以萬無一失。只要練習時得到一百分,以後正式比賽時就算為自己表現打個八折,亦算得體。但其實,那是不一樣的。練習與比賽兩者之間,雖有關連,但從來無人能保證只要練習多久,就能獲得怎樣的佳績。

是很不公平的。就算練習時你彷如高比再世,正式比賽時也可能一事無成,敗事有餘。因為成事的不只在人,還有蒼天。

長時間的練習,其實似一場賭博。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收成正果。但如果你不練習,勝利來臨的機率只會愈來愈低,你必須走下去。你也許會抱怨為何練習的成果不能直接轉化到比賽中,但還是要默默的堅持。無論場邊有人為你打氣也好,無人替你歡呼也好,你都要繼續練習。只因練習是最有「可能」提升你比賽表現的途徑。

 

如果你想勝利,那就要撐下去。

 

特別是平凡人,沒有別人的雄厚天賦,便只好在能努力的地方努力多一點,務求在一切細節上盡力再多一點點。雖說籃球是團體運動,練習少不了團體操練,然而到最後你也知道,你需要一個人專心地練習,精益求精。人生的路可能有很多人一起與你走,可是練習的路,是你獨行獨闖的。沒有觀眾,沒有教練,只有你一個,要求自己,鞭策自己,信任自己。

所以,無論有比賽沒比賽都好,練習時練習準沒錯的。我覺得練習如儲蓄一樣,這一刻它即時帶給你的可能微不足道。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的練習,亦未必會帶來什麼讓你能炫耀的成果。你看別人沒有練習卻在比賽時揮灑自如,你可能會羨慕。但,儲蓄儘管不能令你發達,但日子有功的話,至少不會讓你餓死。「穩定」是我追求的人生,無論球場內外亦一樣。能留在球場上,不被淘汰,已是一種勝利。

Keep practicing !

 

露西亞獨立報紙 荷文頭條對荷蘭人民道歉

莫斯科 – 露西亞境內其中一份獨立報紙「新公報 Novaya Gazeta」週五刊出荷文頭版:「原諒我們,荷蘭」。而配圖則是花落運載 #MH17 航班上罹難者遺體的車隊的一個場景。

 

679087

 

新公報是少數編採權未落入露西亞政府的媒體,在反對派當中廣泛傳閱,並揭發普京政府多個貪污醜聞,更有記者編輯曾被暗殺。

 

荷蘭廣播公司 NOS

 

埃多安疑似賄選到德國 投佢票免費入俱樂部Party?

Bochum – 當地一個網站突然刊出一個廣告,表示突厥大選當日,當地海外選民只要拍下投了候選人,現任總理埃多安一票,就能免費進入「德國最大的突厥裔娛樂場所」Klub Taksim Bochum 尋歡。

 

_76485612_taksim

 

但剛從突厥趕回當地的東主否認有這個優惠,更大罵幫他負責推廣的中間人,更表示自己95%的老顧客反對埃多安,如果真的推出這樣的優惠,真的等同自殺。

而德國當局都表示事件嚴重,更有當地突厥裔議員表示要調查事件。

 

西德綜合紀事報

 

記憶吐司已經落伍了?烤個自拍照吐司給別人吃才酷

吃早餐是美好一天的開始,煩惱要吃什麼更是人生中一件甜蜜的負荷。現在不用煩惱啦,每天都帶給你新鮮體驗的烤吐司機,進化到可以烤出自己的照片。包準早上起來就迫不及待按下烤麵包機,等待照片吐司時間一到跳起來,吃下去就能帶來好心情。是不是比記憶吐司還酷呢?
 

這是美國一家「Burnt Impressions」公司所研發的烤吐司機,只要你將圖片傳到公司的官方網站,一個星期就能為你量身打造專屬的烤吐司機。
 
 

將特製的烤吐司機拿來送給剛搬新家的好朋友、甚至是生日禮物…

新澳門學社支持民間公投

新澳門學社表示,支持3個團體發起「特首選舉民間公投」,但暫不會加入相關活動的委員會和管理工作,期望能夠發揮公民社會人事分工的作用。學社理事長蘇嘉豪表示,未來個多月時間裡,會以新澳門學社理事長身份參與有關活動,以學社為依歸。學社理事、直選議員吳國昌認為,民署不批准民間公投有關的集會進行,顯示出政府代表,包括特首崔世安對於現今民主活動缺乏認識,因而出現今次「荒謬的打壓」。 學社召開記者會表示,非常支持不同團體以「民間公投」或其他合法方式推進本澳的政制發展,經內部討論,將繼續爭取和提倡「2019,普選特首」,呼籲市民以各種途徑表達普選訴求,包括參與「民間公投」。學社暫時不會加入活動暫不會加入活動委員會協辦和管理工作,但但若然民間公投其後基於各種因素,以致無法順利進行,學社將盡力提供支援,期望發揮公民社會人事分工的作用。作為「民間公投」發起團體「澳門良心」的成員,蘇嘉豪表示,自己未來個多月時間裡,會以新澳門學社理事長身份參與有關活動,以學社為依歸。 另外,學社正籌劃針對特首選舉的各項行動,包括與候選人接觸、向市民指出現行「小圈子政制」存在的種種流弊,亦不排除於行政長官選舉投票(8月31日)前或當日發起社會行動。 吳國昌認為,現在澳門的公民開始逐漸覺醒,越來越多民間團體能夠關注及參與特首選舉,是社會進步的表現。他指出,「民間公投」並沒有法律框架的基礎,只是一項公民參與的投票活動,無論得出的結果為何,都不可能強制執行,並無牽涉到違憲違法的問題,在世界先進地方都是十分普遍,卻從未出現過依法取締的情況。 他認為,近期一些社會代表,以及政府代表,包括特首指「民間公投」違憲違法,顯示他們對於現今世界的民主活動缺乏認識。因此,民署不批准「民間公投」進行有關的集會,正是政府代表缺乏這方面的認識,才會出現這種「荒謬的打壓」。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