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部長 Twitter 齋打英文被裁定違法

渥京 – 加拿大是一個官方雙語的國家,自1966年法文獲得官方地位後,當局一直有委員會檢視違規情況,定期對聯邦國會報告。 而最近一份報告,針對內閣部長在Twitter上的發言:前外長白鄂德和公安部長白蘭尼違反該國的雙語政策。 其實白鄂德的表現最差,在委員會的調查取樣的兩個月,202條tweet當中,181條齋英文。而白鄂德在月初宣布辭去外長職務。 CBC

露軍聲稱可24小時重奪柏林!更應5月前攻下倫敦華府

聖彼得堡 - 正當各國就露西亞對烏克蘭乃至歐洲的野心相當不安時,在聖彼得堡的第五台,週五竟然在評論節目「關鍵時刻 Главное」表示,露軍24小時攻下柏林沒有問題,甚至應該把今年「衛國戰爭」勝利閱兵擺到倫敦和華府搞,來個「歐洲巡迴大閱兵」。

 

 

「華沙離莫斯科1300公里,實在太容易,一日都不用就可橫掃」,該名評論員在進軍歐洲地圖和軍隊前進的畫面配合下表示:「1800公里外的柏林,剛好可以在24小時內,用T-9坦克解決。很多露軍士兵熟悉德國,還有民主德國的舊城市,剛好來個『親善訪問』,順便紀念我們70年前的勝利。」畫面更顯示德國旗被降下,換上露西亞的三色旗。

「布拉格、曉生機、洶湧城、里加、塔林,都很近,都可以瞬間成為露西亞的一部分。倫敦和華府其實唔難,這些距離對現代軍隊如同無物,只要有事先計畫,我們有足夠的軍隊,離5月份還是有時間。露西亞軍隊夠大,還可以留一些在莫斯科閱兵。」

「但露西亞的『西方夥伴』無法在閱兵中見到露西亞先進的導彈,我們沒有遺憾。」暗示所有西方領袖都可能被導彈所殺。

第五台是露西亞國家媒體集團擁有,屬於露西亞銀行的資產,最大股東為克里姆林元首布丁的親信,深受西方制裁影響。

 

費加羅報

 

香港學術自由的危機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ennis Wong)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ennis Wong)

 

學術自由(Academic Freedom)這個概念,可能已經存在了近三千年:例如在公元前5至3世紀的古典希臘時代(Classical Greece),當年的社會就孕育出一群有思想自由的哲學家(例如柏拉圖,阿里示多得,蘇格拉底等),他們能夠在不太受當時希臘城邦執政者的干涉下,提出他們的論說,建立各種哲學及科學理論,留存後世;而在華夏大地,在差不多同一時間亦經歷了春秋戰國時代(公元前7至2世紀),當時由於社會制度變遷,令學者可以有自由為各諸侯出謀獻策,因而出現先秦諸子百家爭鳴的情況。

當然,學術自由並非一直在歷史上受到君主及建制所重視或接受:例如歐洲在中世紀黑暗時代開始,就有天主教宗教法庭管制思想,任何人提出和耶教教義有別的理論,就一定會被追究,亦令天文學家伽利略及哥白尼為提出「日心說」而受到迫害;而華夏文化就由前漢開始就獨尊儒家,同時亦罷黜百家,令文化演進變成一言堂,間接扼殺學術自由。結果,歐洲要到文藝復興時代後期由馬丁路德提出宗教改革開始,才開始為學術自由「鬆綁」,而華夏文化則要到二十世紀初才真正開始有較多學術自由。

到二十世紀初,學術界及社會對學術自由有了更深入的認同,同時亦對學術自由釐訂出一些定義。最簡單直接的是學術自由是指老師(通常指大學教授)有自由去做學術研究,學者有自由去教授及交流各種(包括政黨及政府不喜歡的)意見及事實,而無需要擔心被打壓,解僱,或監禁。而大學用終身聘用制(Tenure System)就是為了使教授能在無需理會政治及其他壓力下,能有自由去做研究及教育工作。

 

由於香港在19世紀中期後已經是英國殖民地,而香港大學亦在1911年成立,令學術自由及終身聘用制等概念及機制在香港各大專學院上實行了幾十年,可以說是根深蒂固。不過和香港相比,中共及台灣的就沒有那麼幸運。在上世紀50年代開始,中共大力推出各式內鬥運動,而同時為了維持中共執政穩定,就不停打壓學術自由;而敗走台灣的國民黨亦為了鞏固政權,就以白色恐怖形式影響學術界幾十年,至李登輝上台後才有所改善,結果就令到港中台三地,只有香港有多一點學術自由。

97年後,由於港共政府使用中共式思維去管治香港,當然對保護學術自由的理念有另類解讀。港共政府認為大學教授要以擁護政府為優先,所以就出現了政府中人多次「踩界」干預學術自由:先有在2002年當時的特首董建華指批其顧問路祥安向港大正副校長施壓,要港大要求其民意調查中心主管停止為為特首及政府做民望的調查,在獨立調查後被認為證據確鑿;同年,時任教育局長的前中文大學李國章則軟硬兼施,企圖迫使中文大學及科技大學合併;而在2007年,李氏及其副手羅范椒芬再被指向香港教育學院施壓,既要求香港教育學院合併入中文大學,亦要求解僱撰文批評政府教育政策的學者,調查後羅范椒芬被指干預學術自由;不過以上事件和最近發生的事相比,有很大的分別。

首先,據媒體報導,今次政府在企圖干預港大任命陳文敏教授為副校長一事上,最少有特首梁振英及其中央政策組顧問高靜芝向港大校務委員會施壓。如果屬實,事件就比之前三次事件嚴重,因為在路祥安事件,並無足夠證據証明前特首董建華直接牽涉其中,而今次事件上,梁振英就可能有直接參與其中。作為香港最高決策人的梁先生,如果真的牽涉其中,就表明整個政府根本就不把學術自由放在眼內。其次,高女士在接受記者查詢時,竟表示不排除在茶餘飯後,與人討論過陳教授升任為副校長一事上。其實,作為一名高級公職人員,是絕不可能,亦不應該在茶餘飯後亂放厥詞。如果高女士真的有在茶餘飯後,有意無意與人討論過陳教授升職一事,姑勿論該人是否港大校務委員,亦反映出她缺乏常識,因此並不適合做中央政策組顧問!

而令我最痛心的,並不是梁振英或高靜芝有否向港大校務委員會施壓,反而是各大院校的教授及高層對此事只作出很低調的反應/反抗。需知道,如果政府真的干預港大學學術自由,亦必定夠膽干預其他大專院校的學術自由。如果各大專及其學者認為是「各家自掃門前雪」,我就只能會答說:他朝君體也相同。

 

最後說一句:沒有盡力保護學術自由的學府,不配稱為大學!

 

情人節獨撚專題——2015春夏太陽眼鏡潮流

一年一度情人節又到啦!獨撚們最緊要係咩呀?

一大盒紙巾?唔係。

一堆AV?唔係。

 

緊係副超啦!

喂,你諗下聽日係條街度,望下左邊!青春可愛小情人手拖手行街街,而你自己孤零零一個⋯⋯

再望下右邊!金毛MK仔拖住個素顏校服孖辮妹⋯⋯嘩,不得了,係你面前黎個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高難度接吻⋯⋯

仆你個街⋯⋯

係依一刻你就會發現,你需要一幅太陽眼鏡。

 

無錯!我係打算同大家講Fashion,即係大家成日話自己識條春嗰啲。

Okay⋯⋯我睇得出香港唔少人真係識條春,所以激發我⋯⋯由依家開始會係哩度用人話用大家講下時裝打扮⋯⋯YEAH,人話,我係唔撚會用偽專業名詞,自己寫番俾自己人睇寫黎托柒?所以各位如若然睇唔明「米曹時尚專題」,請盡情鬧爆我。

 

好,正題!本文以「實用性」為主,以下用 Tiffany&Co 和 Tom Ford 兩個國際著名品牌為例分析今年潮流走向。

而你會發現我都幾偏心Tom Ford(同名品牌,下次介紹)⋯⋯無他,因為 Tom Ford 本人好靚仔。

 

2015春/夏 太陽眼鏡潮流

 

一、方唐鏡

FT0367_60B_OS_B FT0367_60B_OS_A

Tom Ford ﹣ RIVER VINTAGE SQUARE SUNGLASSES

復古鏡框配方形湖水藍漸變鏡片,岩哂優雅藍血型文青。

 

二、蝶/貓眼形

34415889_941304_AV_1

Tiffany & Co ﹣Cat Eye Sunglasses

湖水藍色貓眼形眼鏡配漸變淺啡色鏡片,金屬邊鑲水晶裝飾,Tiffany 一貫高雅風格,要注意係好難襯化妝。

 

三、半框

FT0380_28F_OS_B FT0380_28F_OS_A

Tom Ford ﹣NILS SQUARE SUNGLASSES

玳瑁色半框鑲啡色方鏡,適合比較成熟嘅男士

 

四、超大鏡

FT0362_89W_OS_B FT0362_89W_OS_A

Tom Ford ﹣GABRIELLA ROUND SUNGLASSES

實黑色方形膠鑲藍色圓形漸變鏡片,四角配上金屬釘裝飾,Oversized 墨鏡極顯臉細。

 

五、圓圓圓圓圓圓圓圓

FT0369_01B_OS_B FT0369_01B_OS_A

Tom Ford ﹣JULIET ROUND SUNGLASSES

正圓形實色粗黑邊配漸變藍色鏡片,配大紅唇⋯⋯性感極致。

 

六、彩色

FT0369C_69A_OS_E FT0369C_69A_OS_A

Tom Ford ﹣JULIET ROUND SUNGLASSES

因為我好鍾意,所以出現兩副咁相似嘅⋯⋯做咩啫,係型嫁!
梅紅色正圓形膠框鑲透明玻璃,另配正圓金屬邊鑲粉紅漸變防UV鏡,搶鏡之餘夠甜!

 

七、亮色調

34415447_941147_AV_1 34415447_941117_ED

Tiffany & Co ﹣Aviator Sunglasses
玳瑁配鍍18K金鏡邊,鑲淺金色鏡片⋯⋯睇到都貴,而且整體太黃,鏡片色唔易襯⋯⋯土豪。

 

仲有幾點但未必好岩香港人⋯⋯OKAY!!!!其實係我自己唔鍾意,所以只會簡單講一下:
「白框黑鏡」、「60﹣70年代」、「橢圓」,仲有時尚界長青嘅「品牌元素」⋯⋯即係大家識條春嗰啲呀!

塵世間係咁多品牌咁多條春,鬼識得哂咩,各位就由得佢繼續「春」咁樣啦。

太陽眼鏡講完啦,希望各位獨撚今年溝死女,出年情人節去曬番人!

 

HOMEPAGE_TOPBANNER_MENSAW15

 

 

米曹本人呃Like圖送你們,祝日日快樂!

DSC_0064

 

情人節與清明節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unblessed_scalar)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unblessed_scalar)

 

根據非正式的男士統計,一年中最犯眾憎的節日必定是情人節,絕對領先清明節。但事實上,兩者都有異常相似的地方。

 

首先,當然廢話地兩者都是一天的特定節日,但它們的獨特性在於兩者都是非自願的。新春會期待逗利是;聖誕會期望平安夜「啪啪啪」。可是,情人節會期待什麼?沒有對象的話 不論是情人或先人,那天只是普通一日,毫無氣氛可言。難道你會忽然跟異性朋友說:「我們去慶祝情人節,順便啪啪啪,可以嗎?」或是對仍健在的長輩說:「清明拜會你,好嗎?」當然不可能。

那好,要是有對象的話,又如何呢?那天的一餐飯及街市買雞的價格,你會以為香港再次淪陷,港幣大幅貶值。但你又明知一天後會升值,卻不得不花費。想想在突然高級餐廳的二人$988情侶套餐,或是墳前的乳豬全體,「又貴又唔好食」。套餐是預設的,豬皮也不脆。這種不甘心,是真金白銀才能體會的,也是痛苦的。

 

另外,兩者的壓力也是相同的。情人節不陪情人,日夜會受到女友(或其朋友)漫罵,甚至黑口黑面足足一個月。同樣,清明不拜山,長輩會罵你不孝。直到下年情人節或清明都會聽到:「你上年已經無出嚟啦!」而被情人責怪或是被先人報夢,兩者的可怕程度,應該是相約的。

再者,情人跟清明也有同一標誌性物品,就是花。不管是放在女友寫字樓枱面,還是先人墓碑前的花,同樣都要準時送到。早了不行,遲了失意。女友會有意提醒你連「隔離部門嘅中女Mary都收99支玫瑰」,讓你在飯後的海旁漫步不得不光顧突然出現的賣花商(傷)人。這好比和合石上山拜祭前會聽到有人大叫「買花!買花!拜山買花!」一樣。而最令人氣結的是那分明幾日後,就會變成廢物。那一刻,你會暗暗自責人類實在太不環保,對大自然傷害太大。

 

最後,很多男人對兩個節日的感情流露也是相反的。情人節原是甜蜜的,卻是送葬般的沉重心情;清明節是慎終追遠的,卻有一副遠足的模樣。

至於沒情人的毒撚們,其實情人節跟清明一樣,都是對著空氣說話。「有咩留返拜山講啦!」

 

【叉匯太公】外國勢力擬入侵港大校園?Smarties專頁有近四成粉絲來自國外!

01 (1)

 

香港大學學生會選舉,應是港大人的事,有候選內閣竟公然引入外國勢力為其撐腰!「Smarties」facebook專頁中, 4000多的粉絲中,竟有超過四成是來自國外。(數據詳見文末)

 

外部勢力明目張膽插手港大學生會選舉

「Smarties」facebook專頁中,不足6成的粉絲來自香港,剩下的4成多的來自40多個國家,包括埃及、美國、羅馬尼亞、墨西哥、盂加拉、菲律賓;而來自中國國內的竟然只有20人,相反美國的數字卻超過100。

香港大學,一所國際大學,學生來自五湖四海。以香港大學提供的二零一三 / 二零一四年度學生人數總覽數據,非本港學生超過9000人,其中,來自中國國內的超過6000人,不足40%的學生是來自國外,試問Smarties facebook專頁來自中國的粉絲為何只有20人?而來自其他40多個國家卻有1500個之多?外國勢力明目張膽暴力干預香港大學學生會選舉之證據不就是鐵一般的鑿在牆上嗎?

 

02 (1)

 

部份成員挾洋自重

於2月6日,一名原名「叶璐珊」而自稱「葉璐珊」的Smarties候選內閣成員在Smarties之facebook專頁公開批評對本港網媒輔仁媒體總編輯暨港大校友容樂其先生的網上發言,港大事港大了,本土事本土決,然而,卻有人公然引入大量來自國外的粉絲為其言論讚好,似有壯大氣勢之嫌。輔仁媒體早於2月11日揭穿其「引洋讚好」的行動,暫時未見該候選內閣對此行動有所回應。

 

不容勾結外國干預港大校政

有人說,香港的學生是非常務實的,不會走向極端,不會讓校園生活受外來勢力干擾,更不會引入外國勢力。現在,無情的事實說明了,港大一些候選內閣為了於選舉勝出走火入魔,而且越來越激進,公開勾結外國勢力。如果讓他們利用了「以like壯勢」方式,奪取權力上台,這些人當選學生會之後,就會經常邀請外國人員來港大視察;要和校委會對抗的時候,他們就會邀請外國勢力來香港擺陣,與校方角力。這樣,港大的自主權、港大的安全,再也不能獲得保障,港大定必成為國外勢力入侵本港的一個橋頭堡。

香港大學本地的學生應該清晰地知道,香港大學,就是香港的大學。香港回歸多年,公然邀請非中國人讚好壯勢,影響港大學生會選舉結果,可以說是猖狂的挑釁,他們這種吳三桂的行為和心態,一定會在選舉中遭到可恥的失敗,一定會在選舉中受到選民的唾棄。

 

 

螢幕快照 2015-02-14 上午3.12.54螢幕快照 2015-02-14 上午3.13.10螢幕快照 2015-02-14 上午3.13.28

Smarties - 香港大學學生會二零一五年度中央幹事會候選內閣之粉絲地區數據

 

(行文風格參照 :o))
http://paper.wenweipo.com/2014/11/10/PL1411100007.htm

 

走訪以色列Startup──多一局不如少一局?

有次從耶路撒冷坐公交車到特拉維夫,身旁的一名猶太乘客跟我搭訕:「你從哪裡來?是中國人嗎?」沉吟一會,說:「我從中國來,是中國人。」接著,他滔滔不絕:「日本有不少國際品牌,汽車、手機、電器等比比皆是,近年韓國的三星、LG、現代汽車、KIA,深受以色列人歡迎,總說成功進軍國際市場。你們中國,出了甚麼品牌?」我一時語塞,竭力地想出入口以色列的國貨品牌,然後舉出幾個國產家用電器牌子,他帶有不屑地說:「這算不上甚麼品牌,屬低檔次的產品,信譽不高。就算是聯想電子產品,只不過收購IBM個人電腦(PC)業務,引入技術於中國生產。為甚麼那麼大的國家沒有自己創新的品牌,只會抄襲?」我默然不語,感覺無地自容,陷入文化苦思之中,好不容易熬過這近一小時的車程。究竟一個小國何以稱得上Startup Nation,風靡全球搞Startup?

先天不足還是後天缺乏?
香港本擁有創新的優勢,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發表2014年「全球創新指數」顯示香港整體表現排名第10位,排名上更超越公認Startup Nation的以色列,成為唯一擠身首10名內的中國城市。主要原因基於香港的自由經濟市場,吸引了不少創新科技公司來港設立部門。但不能忽略,過去幾年香港一直排首10名內,2010年更排名第4,但近來卻有降級趨勢。為何政府不斷鼓吹創新科技發展下,卻不進則退,依然不成氣候,終究未能研發創新產品進軍國際市場?成為深得國際認可的Startup City?先看以色列之所以成為Startup Nation,首要條件是重視研發(R & D),引入外資及促進出口。根據不同的研究報告均指出,以色列過往研發總開支佔國民生產總值近4%,居全球首位。世界銀行及「全球創新指數」兩份研究報告顯示以色列在2012年研發總開支佔國民生產總值佔3.93%,僅次於佔4.36%的南韓,而中國佔1.98%。根據香港統計處的資料顯示2012-2013年香港出口高科技產品的比例維持不變,佔0.73%。政府須支持研發創新科技外,更重要讓將研發的產品成為出口商品,「全球創新指數」指輸出創新知識和技術的表現中,傳播創新知識一項,以色列排名第7,而出口資訊通訊等服務更是全球之冠。相比之下,香港在傳播創新知識的方面排名第80,其中以出口高科技產品及出口資訊通訊等服務表現強差人意,分別排名第101及103。以色列2013年出口產品中,研發產品佔總出口總值15%,高科技產品主要包括:藥物、電子零件、化學產品及飛機等佔25%。最大的出口市場分別是美國、英國、土耳其及中國。

衝出神州的創新科技
根據香港貿易發展局研究,在2013年高科技產品佔所有商品出口總值50%,出口類別中主要是電訊設備、半導體和電腦等電子產品,大多輸出高科技技術,未見有大量研發及創新的產品,其中66%高科技產品出口至內地,中國仍然是香港最大的出口市場,全力實踐「背靠祖國」。然而,中國入口外國的高科技產品中,香港的產品仍屬少數,只佔中國內地入口科技產品的3.2%。反之,日本仍高居內地入口科技產品之首,佔24.7%,儘管愛國呼聲響亮,仇日情緒高漲,但日本產品仍大受內地市場歡迎。因此香港研發創新科技不應過於短視只為本土或國家服務,局限於十三億市場,更重要具全球視野,出口至世界各地。以色列能夠外銷創新科技的成功例子俯拾皆是,除了為人熟知的第一代網絡社交軟件ICQ外,還有著名的翻譯軟件Babylon,Teva更是全球最大藥廠。究竟政府在創新科技上擔當甚麼角色?

政府激發創意培訓人才過於巧立新局
以色列政府部門中沒有創新及科技局這獨立部門,跟現時香港創新科技署般隸屬於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以色列創新科技研發分別經濟部門內工業貿易及勞工部之下,另一設立在科技航天部(Ministry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pace)之下。值得注意的是,研發創新科技的資金來源,竟接近一半來自國外投資者,政府撥款只佔15%,可見研發成果深得外國信賴。以色列風險投資研究中心(IVC Research Center)指出Startup成功之道,在於外資注入及政府支持,政府的參與極其量是激勵計劃、減免稅收和提供福利,政府對風險投資的參與有:當出現市場失靈(如:壟斷)、政府作為催化劑、規定出口條件、確保市場不受政府控制、間接投資(基金)、分擔風險。值得注意是政府不會控制創新科技研發和干預投資。政府對於研究給予很大的自由度,除非該項研究危害人類安全,據聞曾有一位中國研究生來到魏茲曼科學研究所(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提出研究核武科技的計劃書,最終當然被校方拒絕。

以色列政府大力推動各大學及機構研發創新科技,致力將產品打入國際市場。外貿部推出的「聰明基金」(Smart Money)計劃,正與港府對發展香港創新科技有異曲同工之妙,上月發表的《施政報告》中,凸顯其推動創新及科技發展之決心,包括:向「創新及科技基金」注資50億元,提出設立創新及科技局;以九龍東為試點,研究發展「聰明城市」(Smart City 或譯為「智慧城市」)的可行性;推出新的「數碼21」資訊科技政策等。雖然以色列政府財力支援上遠遜於香港,僅撥出1250萬以色列幣(約2500萬港元)資助中小型企業開拓國際市場,其中部分款項提供予以色列國內的阿拉伯、德魯茲(Druze)和切爾克斯(Circassian)等族裔。以色列Startup關鍵在於人才培訓,設立專門研發的學術機構,如:魏茲曼科學研究所,只辦研究院,不設本科,讓學者不必教學,可專心研究;以色列理工大學(Technion—Israe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更被譽為第二個矽谷,不單培育當地大量人才,更吸引不少世界各地具創意的學者和留學生,集思廣益。

香港最終能否成功發展創新科技,不在於多設立一局,更重要是提供創意的空間與自由,竭力提高國際形象(至少不再墮後),吸引外資,建立創新的品牌。甚麼創新及科技局本身是中性的,但當一個民望低的政府,加上容不下大學生天馬行空的集體創作刊物,令有心研究的學者受壓,便倉促硬推創新及科技局,難免令人感到與創新的精神背道而馳。再看「聰明城市」的國際指標,需要有智慧的經濟、智慧的運輸業、智慧的環境、智慧的居民、智慧的生活和智慧的管理等六個方面。而政府的功能是為市民提供管理服務、優質的生活及讓市民直接參與民主,不是藉發展「聰明城市」令東九龍的樓市再創新高。一個堪稱為「聰明城市」實在少不了「聰明」領袖與「聰明」市民,拭目以待「英明」的政府好比Startup Nation,締造「聰明城市」的奇蹟,讓創意無限的廣大市民成為真正的「聰明市民」。

圖片來源:香港南華早報

【漫畫】工欲善其事

LinkMic -Issue 4 工欲善其事

 

*共融小教室*

讀寫障礙(SPLD)篇--讀寫三寶

 

「讀寫三寶」--尺子、筆膠和方格紙,能如何幫助讀寫障礙學生?

 

筆膠:幫助小朋友用正確的執筆手勢;

尺子:放在紙上定位,讓小朋友可以沿著尺子直邊寫字,把字寫在線上;

方格紙:根據字形拆解分部件寫,合併一個字在方格內,完成整體中文字。

 

聯合航空系統出錯 頭等跨大西洋航班只售400蚊?

芝加哥/倫敦 - 聯合航空的顧客差點享受了超低價頭等跨大西洋的旅程。在週三上午,當地的優惠機票網站出現低至400港元的頭等,從英國出發飛往美國的機票。

 

_75288359_75287676

 

但聯合航空表示,唔會認數,將會取消數千張「特價機票」。公司同時承認這是一個第三方軟件出錯,並將本來以英鎊的價,放在丹麥以同樣銀碼的冠娜出售,機票瞬間變成一折出售。

 

美國今日報

 

以謊言掩蓋理性—評政府對全民退保的態度

2015年財政預算案發表,政府決定預留500億用作退休保障之用,並在年底進行公眾諮詢。但同一時間,多名政府官員卻質疑全民退保的可持續性,政務司司長亦稱政府對全民退保有很大的保留,並將退休保障定調為只「幫助最有需要的人」,反對全民退保的經濟學者,則指全民方案必然爆煲,這些似是而非的說法,究竟又有多少建基於事實呢?

「爆煲論」忽略人口趨勢變化
每當談論全民退休保障時,總有反對意見指這類政策必定「爆煲」,他們的理據是隨著人口老化,供款的人會越來越少,而受供養的人會越來越多,最後養老基金必定用罄。這類觀點直接易明,但卻將問題簡化,沒有考慮人口老化亦有週期,並不會無始境惡化下去。就以香港2012年的人口推算為例,我們會發現到在2031年後,長者人口增長開始逐步放緩,勞動人口數目則於2030年後趨向拉平(見下圖),養老基金的消耗速度亦會減慢。


我們亦要留意,現時社會所討論的全民退保並非簡單的隨收隨支,而是帶有部份儲蓄成份的專款專項制度,在人口高峰期到來前養老基金每年都會有一定盈餘。再加上香港擁有龐大財政儲備,倡議的養老金水平亦非過高,即使經濟出現難以預測的長期衰退,我們亦有足夠能力支持全民退保。

全民退保目的為防貧非扶貧
另一迷思是認為退休保障政策必然是只幫助最有需要者的扶貧政策,如果養老金人人皆有,便會做成浪費,令最有需要的人不能更有效受惠。可是,以香港的實際情況來看,扶貧政策卻一直未能有效幫助最有需要人士,生果金及綜援等制度,不是金額過低,就是帶有強烈的標籤效應,部份長者即使生活困難亦不願申請。梁振英上台後,投入數十億經常開支,實行設資產審查的長者生活津貼,一年後長者貧窮率卻只是微降2.8%,顯示設有資產審查的扶貧福利,並不是如想像中那麼有效。而由審查所帶來的社會分化、家庭爭拗等隱性成本,更是難以用經濟模型計算出來。

全民退保的理念與扶貧不同,其原則是社會共責,不論貧富,讓每一個人都享有最基本的退休保障,而社會上較高收入及有巨額盈利的財團,則相應擔負較多供款,以起財富再分配的作用。從原理上來看,全民退保是防貧於未然,而非當社會嚴重貧富懸殊時再篩選窮人出來「救濟」,而事實上世界各地實行全民退保的地方,其長者貧窮率均比以審查福利制度為主的地方低。

梁振英帶頭抹黑全民退保方案
但令人憂心的是,梁振英政府不但沒有反思過往退休政策的錯誤方向,反而不斷強化這種「剩餘福利」論述。在最新一份施政報告中提到:

「…香港的長遠經濟增長會因人口老化而放緩,政府在中、長期將面對更大的財政壓力,財政資源若要惠及全民,有經濟需要的長者所得到款項難免相對減少。此外,我們應充分考慮現時退休保障多根支柱的角色及探討須作 出的強化措施,並顧及社會珍惜的固有價值,包括自力更生、集中投放社會資源幫助最有需要的人士,以及家庭成員互相支援等…」

而最令人驚訝的是,施政報告竟引述周永新報告攻擊全民退保。

「…報告中提及的包括免審查的老年金方案在內的4個全民退休保障建議,按推算將分別會在2030年至2050年耗盡退休基金資源…」

當我們翻閱周教授報告,根本找不到任何推算到2050年的數據資料,反而在可持續性綜合分析中,清楚指明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方案至2041年仍有高達1270億的儲備結餘,並認為該方案在2041年後的結餘前景較好;在技術報告及推算結果中,更為方案進行多項「壓力測試」,顯示即使在經濟持續衰退的情況下,2041年結餘仍高達790億(見下圖)。周教授報告並沒有否定所有全民性方案,而是細心地論證全民退保的可持續性。

究竟政府為何無中生有,將一個不存在的2050年「爆煲」推算放在施政報告中,我們實在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論述絕非一時手誤,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回應施政報告時,與梁振英口徑一致,引用從不存在的「周永新報告爆煲論」

「…周教授那盤數計出來,凡是全民退保都會「爆煲」,這個也是他的報告上所說的,當然我們要看看這方面對整個社會的影響如何。但是我覺得我們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幫助有需要的人其退休生活…」

一個影響全港市民的社會政策,竟然建基於無中生有的數據上,並且毫不掩飾地在施政報告中公諸於世。或許一般市民及傳媒,不會細心地考據政府提供資料的可信性,就算對政府再不信任,也不會想到特首竟會在施政報告中,以不存在的資料來合理化自己的政策。

現在看來,反對全民退保最厲害的,並不是商界或右翼經濟學者,而是政府自己,梁振英當年信誓旦旦說搞全民退保要認認真真,財政司司長對著傳媒說自己不反對全民退保,只不過是敷衍市民的說話。在美麗的信諾背後,政府正以虛假數據誤導輿論,製造社會未能達共識的假象,到最後再堂而皇之地否定全民退保。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