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起頭來等公車,候車亭化身迷你美術館

xin_yi_xian_hou_che_ting_mei_hua_-ban_hua_jia_lin_yan_zuo_pin_xiao_lan_shi_.jpg?itok=XyzFm6_-
就像北風與太陽故事的道理,與其一直叫人不要當低頭族,不如給他一個想抬頭的絕佳誘因,北市信義線公車候車亭將和臺北市立美術館、台北當代藝術館、台北國際藝術村合作,將館內的珍藏的藝術品展示在候車亭內,等車的空檔就不用盯著手機硬滑或者望著天空發呆,還能夠順便培養藝術氣息喔!

閱讀全文

妞快報:泰勒絲探訪癌症病童開放點歌:「我可以唱你想聽的任何一首歌!」

泰勒絲(Taylor Swift)於上週末到位於波士頓的一間兒童醫院探訪了一位患有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的小粉絲-6歲的男孩Jordan Nickerson。這位小男孩看到偶像非常興奮,而泰勒絲也親切地和他聊天,彷彿沒有任何偶像和粉絲、大人和小孩間的隔閡,一起來看看這隻側錄當時畫面的影片吧!
 
 

Jordan:「我知道妳常常唱歌給大家聽!」
Taylor:「對啊!我喜歡唱歌給大家聽,但我要唱一首更棒的歌給你,你可以選任何你想聽的歌!」
&…

【80後社會原罪系列】《80後的置業與性生活》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lan_D)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lan_D)

 

有80後男性朋友阿誠和拍拖多年的女友Miranda分手,身邊不少人都暗駡他浪費了女方多年青春,待對方年華老去就結束感情。阿誠知道別人怎樣批評他,但他一直也保持住風度,沒解釋也沒反駁。作為朋友,因為怕阿誠這種硬漢會因為保持形象,將所有事一力承擔,最終鬱出病來,因此相約了一班朋友找他飲嘢開解一下。

硬漢嘛,最初對傷心往事也不願多談,但兩杯黃湯落肚後,阿誠開始軟化,說道:「其實呢,我一直都想娶佢架,不過我搵得果萬幾兩萬蚊,一直都上唔到車…..」原來又是那個老問題,買不到樓。同枱的一位女性朋友Judith,對這個答案好像不太滿意:「咁買唔到樓咪租囉,再唔係咪同屋企人一齊住囉,如果因為咁唔結婚好像唔係太講得通。」

一直抑壓自己的阿誠,此刻有點慍怒:「我係因為想儲錢買樓,所以先唔租屋唔結婚住架,不過我未儲到咋嘛。」Judith不知是否心裡替阿誠那個拍拖多年的前女友不值,又可能她今晚出來不是要安慰阿誠,相反是要伸張正義,她的聲線提高了不少:「咩儲唔到錢姐,咁大個人儲個首期儲咗七八年都儲唔掂?」阿誠聞言後,也提高了聲線答道:「阿小姐,平時我爆房要錢架,成日去爆房點儲首期呀?」

 

眾人聞言後呆了,特別是Judith更是一面錯愕,阿誠喝了幾口酒,鎮靜了一下情緒。數秒後他開始解釋道:「我都係男人,同人拍拖搞嘢係好正常姐,何況我性慾都算幾旺盛……」我錯以為阿誠是飲大了亂說話,又怕Judith之後會告他性騷擾,正想說兩句無聊笑話去打圓場時,阿誠制止了我:「你哋唔好嘈住,等我解釋埋先……我同Miranda(前女朋友)大家都有共識,係要盡早儲錢買屋,所以一直無租樓無同居。咁既然無自己地方,我哋各自又同家人住,想行埋果陣唯有出去爆房啦。到之後,我發覺咁樣唔掂喎,成日爆房點儲首期呀。為咗未來着想,我唯有忍住唔同佢去爆房啦,平時忍唔住咪自己打下飛機算。你知唔知我有女朋友都要忍住唔搞嘢,寧願慳錢而匿喺自己屋企打飛機,係幾咁慘呀?」

他說這番話時,眼睛望住Judith,應是為對方的窮追不捨而反擊,Judith此時滿面通紅,低頭沒有回應。同枱其他男性則默然,大家都明白到阿誠是有多忍辱負重,阿誠續道:「可能Miranda以為我成日唔掂佢,以為我對佢無興趣啦。到有一日,佢就同我講分手,我試過同佢解釋架。但佢只係話既然大家一齊為將來買樓係件咁委屈嘅事,不如唔好再一齊啦。我知道Miranda其實都為儲錢買樓受咗好多苦,但到頭來我都係未同到佢上車,更加唔好講咩結婚呀。我都唔好意思再留住佢……」阿誠說完後,終於忍不住痛哭了起來,而作為聽眾的我,聽到他的經歷也哭了起來。因為想有個安樂窩可以和伴侶安心去性交,但偏又因為要儲錢去買做業主,而忍住不去性交。但再兩頭唔到岸之時,那個伴侶也沒了,此時就算買到樓做到業主,也只有一個人對住冷清的單位獨自打飛機。上不到車的80後,想和愛人造愛也困難重重。

 

15 年前的八神太一

photo

 

你還記得,15年前的那個暑假嗎?

From time to time, 我都很慶幸自己生於這麼一個年代:電視上播放的,是一套套有感情有意義角色有血有肉劇情不當觀眾是白痴的卡通。叮噹、四驅兄弟、超速搖搖、爆旋陀螺、數碼暴龍、寵物小精靈、忍者亂太郎、咕嚕咕嚕魔法陣,慶幸童年有這一班主角 陪伴,可以在這麼一個由友情和勇氣編織成的異想世界中渡過。

不要笑我為何對一套卡通片如此認真:想當年除了上學,其餘時間都是痴痴呆呆地坐在地上看電視。小學裡跟朋友談的都是昨天播的劇情;一星期裡最期待的不是週六週日可以訓到自然醒,而是星期二、四下午翡翠台的卡通時段;放學最希望早點趕回家看誰和誰進化;街上眾人手上的都不是iPhone/iPad/Note 2/Blackberry,而是那八角形、只得三粒掣的望落有點笨拙的數碼暴龍機。

窄小的屏幕裡所能顯示的像素是有限的;在我們腦海裡的格鬥情景卻是無限。看著戰鬥暴龍獸很型仔地使出蓋亞能量炮擊退敵人、遇到究極體的對手會怯場、甚至千辛萬苦育成鼻屎獸會讓人真的很灰等等,我們依然樂此不疲。追求真實、高科技的新一代小朋友怕是不會明白這種「想像就是力量」的吸引之處,也不會落街到處挑人機了。(想不到也輪到我用這種老一輩的口吻了。時間過的真快。)同時也口耳相傳著不少都市傳說:把某金屬片用筆塗黑可以快速進化、用膠條不知怎樣放在電池接口位又可以馬上得到究極體等等,如幻似真,雖無從稽考,但如今聽來卻親切無比。這些就是我們這一代的共同語言吧。

 

話時話,發明這些方法的人…也太厲害了。

 

 

是以當官方宣佈2015年春季推出新的數碼暴龍系列,又表明主角為第一代的八神太一的時候,筆者也激動了好一陣子…但與其說是興奮,不如說是又驚又喜比較恰當。在第一季完結後,不知是人大了、先入為主了、接受能力低了,還是劇集的水準真的下降了:後來的系列感覺上完全沒有邏輯、一套比一套沒有連貫性、連數碼精靈的造型也愈來愈似高達和變型金鋼。不知在哪一輯看過,主角大大以一個拳頭輕鬆打倒3隻究極吸血魔獸,讓我無言了許久…那可是究極體啊!當年兩大主角時空進化,加上其他完全體辛辛苦苦合力才好不容易打倒一隻…!我的童年也就這樣被那麼一個拳頭擊碎了。謹希望新一輯故事能正正常常。我不求你超越,只求你不要再次毀掉這個系列。

考完AL後,筆者將第一代數碼暴龍重新看了一遍。明知正義必勝、明知在危急關頭總會激發到一隻數碼精靈進化、又明知主角的暴龍機和紋卡被粉碎後仍能繼續進化作戰,在看的過程也會不自覺緊張起來,在催淚的場面中也會起雞皮疙瘩、鼻頭一酸:

妖精獸冒死將主角們送走,獨個面對四大黑暗掌門人,最後死得很壯烈;
威猛正義的黃金劍獅獸為了救美美阿丈不惜犧牲自己;
天女獸一箭了結吸血魔獸時的暢快;
兩隻主角究極體的誕生、眾人與究極吸血魔獸的苦戰;
天女獸VS女惡魔獸很gag的打鬥;
小丑皇步步進逼,「希望」紋卡終於發光;
被終極Boss分解成數據時眾人說的話;
最後一集中美美的帽子飛起時響起的清唱版Butter-fly,隨即打冷震眼濕濕的觸電感覺…

 

這些…有感動到你嗎?

 

當年也不是每集也追看得到,印象中只要聽到連續3下的電子結他聲(後來才知道那是宮崎步的Brave Heart的前奏,編曲可謂相當配合劇情),看到主角的數碼精靈開始喪自轉,就知道是形勢逆轉的時候了!那股熱血、那種亢奮啊!經典的反派大佬惡魔獸,第一次真正的把主角們逼入絕地。那是隔著螢幕都感受到的壓迫感啊!弱弱的巴達獸一直在旁放空氣炮…在最後關頭聽到進化的音樂,那一刻拼發出來的感受,相信要同路人才能領會。要幾型有幾型的天使獸出現了,如救世者般拯救了所有人。不得不讚故事裡阿猛代表「希望」的設定,在最絕望的關頭,永遠由看似最弱小的角色創造奇蹟(筆者至今依然覺得天使獸是一個大bug,每次都越級挑戰-而且都能成功…不過這都是後話)。連同最後犧牲自己、與阿猛道別的一幕,難怪一直被視為最震撼感人的必看場面了。

別跟我說你沒有幻想過自己是其中一位被選中的細路。角色性格如此鮮明,我們總會在某一位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代入感相當強烈。無論是勇字當頭橫衝直撞的太一、獨來獨往的大和、處處為人設想的小光、還是純真依賴的阿猛,從每個人的身上我們都看到了成長。那年暑假,我們好像都成長了。

 

轉眼15年,小時候聽著電視機裡的八位主角齊聲說著「永不放棄」、「為了夢想一定要堅持下去」,「遇到困難只要心存希望就能成功」,當時似懂非懂。在很多年後的今天,有沒有為現在沮喪的你帶來一點點鼓勵?喜歡這套卡通,更重要的還是懷念回不去的童年、懷念15年前坐在電視機前看這套卡通的自己。人大了,面對現實不免疲倦。但當Butter-Fly和Brave Heart的音樂再次響起,彷彿又看到年少的那一臉無懼的自己,勾起的回憶,讓整個人一下子熱血沸騰起來。一套動畫能給予夢想的勇氣、能成為一種精神力量,也真的很了不起。

當甚麼光之美少女唱K小魚仙還真的集集都在拎住支咪唱K、當喜羊羊與灰太狼仍能歷久不衰、長做長有,我慶幸在心中仍能保持著10多年前,一個充滿太一和大和的友情和勇氣的童年,一個由冒險、堅持和奮鬥的故事編織成的快樂童年。

 

 

《N+N》值得被踩到咁咩?!

第一次看見仰止在蘋果上對《N+N》的影評,我是有bad feeling但沒有說甚麼,那不能說是一篇影評,充其量是一篇後感,所以不能反駁甚麼,人的情感是無法定對錯。

然而,今天朋友又發來一篇來自同一人的影評,那條狐尾就露了出來。先後兩篇「影評」都有提到其他同期電影,然後三套電影之間其實戲路大不同,根本無甚可比性,而筆者提得那麼刻意,讓我摸不著頭,畢竟以寫字維生的人怎麼。思前想後,還是錢作怪。

 

很簡單的道理,要抬高一個選擇,除了讚讚讚外,就是盡情踩低其他對手。我對這種行為本身沒有任何道德批評,畢竟這是任何大小爭吵的必然手段,誰都試過,所以還是那句,沒有誰比誰高尚。

好吧,講白一點,就是收了其他電影的廣告費?所以肆意踩爆沒有落廣告的電影?當然,要刻意去踩,《N+N》絕對有不能反駁的缺點,例如飾演父親一角的演員演技實在fail到極致,但單單指責一位配角不會令人完全失去對這齣戲的興趣,那從最根本的劇本處著手,可惜卻自暴其短了。

 

「再舉一個年輕編劇時常犯的錯:一個男人站在爺孫家門外,距離家門大概七八步。爺孫回來,觀眾不知這個男人是誰,但小女孩竟然大大聲叫了聲阿乜生。然後阿爺才立即說:阿爸都唔叫聲。看得出劇本是努力設計過的,卻不明白人類的心理現實。如果她和父親的關係很好,階級關係會消除或減低,這樣叫他做乜生便合理。相反,以這部電影來看,小女孩和父親的關係應疏離吧?階級關係便會立即成為主導,當她突然看到父親,第一個反應應該叫阿爸。」

 

一個劇本中比心理現實更重要的是人物性格的描寫,葉詠兒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豆釘」,不會理你甚麼階級,而且父女關係亦非筆者所言之般階級,父親對女兒是一種「驚左妳」的心態,在父女後來的一小段同居日子中大家可見小豆釘很清楚這點,所以其實二人中根本不存在階級色彩。「呀爸都唔叫聲」是爺爺含沙射影之說,對孫女說,卻是暗罵兒子,兒子階級不及父親故不可反駁,這才是這幕在主導的「階級」。

要抬高其他電影、說感受也請隨便,沒有人能反駁,但說到分析,一錯了就只會「俾到位人反駁」了。

 

跟朋友討論下去,無法不感嘆主流媒體那陣銅臭,生意做得太大,屎忽也要賣,跟你講道德講操守?傻西瓜黎嘅。

 

喂~8月13號9:50pm嗰場會有我做映後分享會嘉賓,如果你地會黎就好啦~

《N+N》Facebook page:

 

宇宙大碰撞之(六):隕星襲地球!

網絡圖片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五日的清晨時分(在香港是農曆正月初六近正午時分),俄羅斯烏拉山脈(Ural Mountains)南部多處地區的居民,經歷了一趟畢生難忘的「天外災劫」。太陽剛升起不久(一些地區是太陽還在地平線之下),一個火球從太陽附近的方向出現,隨即劃空而過,帶著長長的、貌似積雲的流跡,逕直衝向西邊的天空。期間發生了數次的大爆炸,最大一次的光芒竟較初升的旭日還要耀眼!不旋踵,震耳欲聾的巨響迎面撲來,四周的樓房玻璃為之碎裂,不少人被激射的玻璃碎片所割傷。一些人感覺到一陣灼熱。一所工廠的頂部更完全塌掉。

這是人類有史以最多人目睹的大型「隕星襲地球」的事件。期間接近一千五百人受傷,卻沒有人死亡,可說是不幸中之大幸。但故事還未完結。在這次事件發生後不足十六小時(在香港是初七人日的凌晨時分),一顆大小約二十米乘四十米的狹長形小行星以不足二萬八千公里的近距離掠過地球。以大小而言,這顆編號為2012DA14的天體當然只是一顆微型的小行星(由於殼神星(Ceres)已被升格為「矮行星」,現時最大的小行星是直徑達544公里的智神星(Pallas)),但以距離而言,二萬八千公里(以離地球表面計算)只是兩個地球直徑多一點,不但比地、月距離的三十個地球直徑小得多,甚至比地球同步軌道(geosynchronous orbit)的三萬六千公里還要小。以體積加距離計,這是歷來最為「驚險」的一次擦身而過。

按照科學家的推算,墜落俄羅斯的流星體直徑約為十七米,也就是說,較2012DA14小了一大截(約等於兩輛貨車的長度)。假如撞擊地球的不是前者而是後者的話,其殺傷力將會厲害得多。(不要忘記物體的質量跟直徑的三次方成正比。)

上述兩件事情差不多於同一時間發生,也可算是一趟天大的巧合。因為按照科學家的推算顯示,由於流星體的軌跡與2012DA14的運行軌道截然不同,兩者之間應該毫無關係。身為天文愛好者的我們,當然知道地球每分每秒其實都受著天體的撞擊。祇不過這些「天體」大都是較芝麻還要小的塵粒。而當這些塵粒以高速穿過大氣層時,劇烈磨擦導致生熱、燃燒和發光,於是便成為了夜空中一瞬即逝的流星(meteors,俗稱shooting stars)。這些流星絕大部分在未抵達地面之前已經燃燒殆盡。當然,它們的灰燼會慢慢地飄落至地面。也就是說,地球每天都在「增肥」。

這兒實有一個小小的詞義上的難題。相信大家都知道,如果墜向地球的流星體較大,以至在劇烈燃燒後,剩餘的部分仍然可以抵達地面,這些部分我們稱為隕石(meteorite)。隕石大致分為石質、鐵質、碳質以及上述的混合體。由於帶來隕石的流星一般都極其明亮和狀觀(不少會留下尾跡甚至產生聲響),天文學家特別稱之為「火流星」(bolide)。(嚴格來說,產生隕石的流星多為火流星,但火流星卻不一定導致隕石的出現。)

在另一方面,導致流星出現的天體在未進入地球大氣層之前,天文學家稱之為「流星體」或「隕星體」(meteoroid),而方才說的比芝麻還小得多的天體,則被稱為「微流星體」或「微隕塵」(micro-meteoroid)。人造衛星在太空多年後,表面之會呈現磨蝕殘舊的現象,正是由這些微隕塵的不斷撞擊所至。

好了,如今我們描述這次天體撞擊時,應該說是「流星體撞擊」(meteoroid impact)、「流星撞擊」(meteor impact)、「火流星撞擊」(bolide impact)還是「隕石撞擊」(meteorite impact)呢?Wikipedia 用的是 “2013 Russian Meteor Impact”,中文版

則是「2013年俄羅斯烏拉爾隕石雨」。而筆者為本文起的題目則是「隕星襲地球」。由此可見各人在用詞上是何等混亂。讓我們回到撞擊本身。大家從新聞報導應該看到,科學家很快便把俄羅斯的這次「天外災劫」,與大約一百年前同樣在俄羅斯境內所發生的「通古斯大爆炸」(Tunguska event)相提並論。原來一九零八年六月三十日,在俄羅斯的西伯利亞心臟地區,發生了一次神秘大爆炸。由於當時仍處於沙皇時代的俄國局勢頗為動盪,政府沒有派出科學考察隊伍進行實地探究。有關的考察,要待俄國革命之後十年的一九二七年,才由俄羅斯科學院一位名叫庫力克的礦物學家率團前往才作出。庫力克之所以獲得政府的資助,是庫氏提出這趟事件很可能是天體碰撞所引至,而在撞擊的地點,很可能找得大量隕鐵以幫助國家的經濟建設云云。庫氏這趟考察可說十分成功,也十分失敗。之所以失敗,是因為他找不到任何隕鐵。之所以成功,是他確實找到了爆炸的遺址,並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天體撞擊的證據。

【城規會系列】三分一委員未交利益登記冊 城規會運作合法性成疑

(獨媒特約報導)本網調查發現,城規會委員30名非官方委員中,有三分之一即十名城規會委員,在獲委任超過四個月後,仍然未提供最新的利益登記冊供市民查閱,令新一屆城規會已通過的3個項目合法性成疑。城規會秘書處更疑誤導市民,將去屆委員遞交的利益登記冊資料,放入新一屆的利益登記冊,當成是新增資料提供給市民。

● 逾期近3個月仍未登記利益

城規會乃法定機構,委員全由行政長官委任,負責審議全香港大部份涉及改劃及改建的地產項目。城規會有一套利益申報機制,規定城規會委員須在獲委任1個月內,填妥利益申報表並供公眾查閱。然本網調查發現,目前仍有三分之一委員,在獲委任近四個月後仍然未提供最新的利益登記冊供市民查閱。

根據城規會的《辦事程序與方法》第2.4段,城規會委員需於獲委任後1個月內,填妥利益申報表並交回城規會秘書,並需每年重新登記一次。城規會委員任期兩年,新一屆的城規會委員在3月28日獲委任,按《程序》必須最遲於4月28日提交。然而記者在上月中(7月21日)查閱登記冊,發現30名非官方委員中有10名委員仍未遞交利益申報表,城規會秘書處職員表示有關資料仍未「整理完成」。

● 放置舊申報資料「頂檔」

記者於上週四(7月31日)再次到城規會查閱登記冊,不但資料乃未整存,城規會秘書處更將部份仍未遞交利益申報表的委員,去屆的逾期資料放在新一份的登記冊內,當成是新一屆委員的申報資料讓記者查閱。其中委員劉文君的利益申報表日期是2013年3月28日,劉興達的利益申報表的日期則是2013年10月3日。

記者致電城規會,詢問10名委員未有提交利益申報表的原因。城規會秘書處則表示該份利益登記冊的資料已是「最新」,並表示秘書處已經催促仍未遞交利益申報表格的委員盡快遞交。

未交利益申報的委員

● 查閱利益登記冊 秘書處多番隱瞞

在獨媒記者查閱利益登記冊的過程中,秘書處亦疑多番隱瞞。城規會委員的利益登記冊按《辦事程序與方法》第2.4段,須由城規會秘書備妥供公眾查閱。然而記者上月中以公眾身份首次到城規會秘書處查詢,職員先表示沒有相關資料,後經我們強調公眾可以查閱後,職員才跟進是否備有該份文件,最終等候近一小時才獲提供城規會委員的利益登記冊。記者發現有10名委員未有提交利益登記資料後,曾電郵向城規會查詢原因,但遲遲未獲回覆。然而直至上週四,記者再到城規會秘書處查閱登記冊,職員竟向記者表示需事先電郵至城規會秘書處,讓秘書處準備相關資料方能查閱登記冊,經記者堅持下,秘書處職員又花上近一小時「準備資料」。不過記者發現該份「最新的登記冊」,上次未有提交利益登記表的10名委員仍未提交最新資料,然秘書處竟將部份委員在去屆提供的利益登記資料,放進新一份的利益登記冊中,疑是意欲誤導記者及市民。及後記者詢問為何利益登記冊的資料到現時仍未整存妥當,職員只回覆有關資料並不是由他們負責整理。

仍未能提供今屆最新的利益登記表的城規會委員,包括泛亞環境國際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劉興達、被指為「超級梁粉」的牙醫陳建強、建築師及新鴻基地產前僱員劉文君、中大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任教的鄒桂昌、鄉議局議員兼嶺南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劉智鵬、市區重建局非執行董事兼三十會召集人李律仁、大律師馬詠璋、環境局能源委員會委員黎慧雯和中文大學建築學院院長何培斌。

● 未提交利益登記冊 新一屆已通過3個項目

新一屆的城規會委員會已經通過修訂多份分區計劃大綱圖,其中屯門分區計劃大綱圖的修訂將14 幅綠化及社區用地改為發展住宅最具爭議性。有該區居民及區議員批評政府未有諮詢該區居民,便將修訂匆匆提交城規會。該修訂在城規會審議竟僅用1.5小時,便草率通過10 多幅土地更改用途。近期城規會仍繼續開會審議充滿爭議的項目,包括將3幅在海下、鎖羅盆及白腊郊野公園附近土地,規劃為鄉村式發展等事宜。

● 黎廣德:利益申報機制需改革

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認為,城規會委員在上任前早已獲通知,加上部份是連任委員,稱需要時間整理資料而未能遞交利益申報表的說法不能接受。有三分一的非官方委員仍未有遞交利益申報表,損害城規會的公信力,城規會的決定難以獲得市民信任。他又指現時城規會的委員,只需要申報現有的利益,沒有「過冷河」的機制,難以確保委員在離任後不會有延後利益。

城規會委員目前須予登記的利益,包括委員本身、其配偶及18歲以下子女所持有的金錢利益,包括:(i)公司董事或合夥人職位 ;(ii)直接或間接持有的重大股份(iii)擁有土地及物業 ; 以及(iv)受薪工作、職位、行業、專業或職業。

城規會處理利益登記冊五大問題:
● 三分一委員逾期三個月仍未提交利益登記冊
● 沒登記冊下如常開會,所作決定合法性成疑
● 公眾查閱登記冊受阻撓,違反必須公開的規定
● 舊申報資料權充新資料,誤導公眾
● 委員不設「過冷河」機制,有機會獲取延後利益

編輯:黃俊邦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