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老師

推動動物權益,我很早已明白到最重要的一環是在教育。我經常說,那怕我們這一兩代對動物有多差,如何剝削動物,等一天我們都死光了,只要下一代愛動物就可以了。

所以過去兩年我很積極投入去做教育講座, 做過四五十個少不了。去得最多的是中學,小學大學也有。連幼稚園也去過。講得最多的題目是「平等的生命」。每次去,我都一拖二袋的貓貓狗狗,喵喵汪汪浩浩蕩蕩的闖入校園。這些動物,我叫他們做動物老師,由他們親身向下一代教授生命的道理。 而通常,動物老師的受歡迎程度是遠遠在我之上的。而學生喜愛動物的程度又往往和他們的年齡成反比。簡單說,越低年級的同學對動物越興奮,年紀較大的如中六就少了一點瘋狂的熱情。 很多小四五的同學,看見大大小小不同的動物走上舞台,比起看見劉德華興奮十倍。

這就正正證明了教育從少做起的重要性。那些像白紙一張的小朋友,不會歧視動物,不會害怕動物,也不需要了解動物,只是一片赤子之心單純的想和動物交個朋友。 摸摸抱抱錫錫都是出於天性。只有當慢慢長大,才會有諸多不必要的考慮、顧忌。

是真的,這些年來只碰過幾個小朋友說他們怕狗,我問他們怕什麼,他們說怕「咬人」。我問誰說的,那當然是他們的父母。

記得幾年前去學校做講座,我大多是隻身去講的,每次我要求帶同我的動物隊友,學校都說不方便。 現在可能是大家進步了,又可能是學校勇敢了,又可能是我們的講座有口皆碑吧!

試過去一間小學開講,我講完之後老師宣佈:以下被點名的同學可以留低同小動物玩。 我征住了,是什麼安排?為什麼只有一小部份同學可以和動物接觸??答案叫我既驚訝又難過:原來講座前老師已向學生的家長派發同意書,同意自己小朋友可以接觸動物的就要簽授權書。學校要保護自己是無可厚非的,但最教我難過的是四五百個同學裡面最後只得不夠二十個「被恩准」留低。

我不能理解那些不讓子女接觸動物的家長背後的想法,你們害怕動物什麼?而你們要下一代都怕動物嗎?還是你們以為下一代的生活根本不需要動物的存在?我很希望那些家長可以看到其他小朋友和動物互動時的歡欣雀躍,看到我帶去的每一位動物老師如何教曉了小朋友什麼是溫柔,什麼是愛!

[新聞稿] 碧兒泉BIOTHERM 2015 母親節 先活化 再保濕

 

 
無論到了任何年齡層,肌膚不可或缺的保養,就是保濕!而保濕做得好,肌膚不會老,衍然成為2015最重要的保濕經典名句,更加凸顯出保濕對現在人的重要性。透過科學實踐,肌膚保濕的專家碧兒泉BIOTHERM,超過60年致力於水的研究,除了發展最專業又有效的保濕產品之外,2015年更提出分齡保濕與肌底保濕的新概念,保濕成份深入肌底,讓底層細胞先活起來,肌膚自然水透亮,同時逆轉歲月痕跡,再現奇蹟新生肌!
 
 
來自碧兒泉BIOTHERM核心成份奇蹟活源因子…

6個每日小練習,讓你攝影技巧更進步

常常說攝影要多練習才可以進步,那麼有沒有甚麼步驟可以按著來做,使攝影技巧更容易提升呢?這裏有 6 個每日小練習,各位不妨可以參考一下!

(一) 學習使用單點測光 (Spot Metering)

大部分相機出廠時也會調較到使用「全區測光」,即是拍攝相片時相機會根據當時環境的全部光和暗位來計算應該使用的曝光值,這個方法在一般的拍攝環境下很有用,但是當你在拍攝一些大面積的黑或白色(例如演唱會、雪地、有射燈的地方等)相機便會「被騙」而作出錯誤的判斷,這時有兩個方法,一個是利用相機的「曝光補償 +/-EV」按鈕,二是使用不同的測光方法。前者比較容易理解,但有時四周光暗變化很大,每次也利用+/-EV來微調便變得不實用,因此各位新手可以學習使用「單點測光」方法,設定後相機只會在「對焦點」的極小範圍作測光,非常適合在相片某一點位置需準確測光時使用,例如演唱會中的歌手,無論四周是光是暗,歌手的臉也應該曝光正常。

伸延學習:活用相機的自動測光系統


用了單點測光,對焦的地方會曝光正常。(網上圖片)

(二) 習慣拍照後檢查直方圖 (Histogram)

在攝影新手訓練班,同學們會學到這個非常有用的功能 – 直方圖 (Histogram),透過觀察直方圖的左右部分,它可以準確地告訴你相片是否有過曝或曝光不足的情況發生,這樣拍照後便不用單靠屏幕的相片作判斷而出錯了(尤其是在戶外下根本上很難看清楚到相片)。

伸延學習:怎樣知道相片是太光還是太暗? Histogram!


Histogram直方圖很有用,可以看到相片的曝光情況。(網上圖片)

(三) 使用定焦鏡頭來拍攝

大部分初學攝影的同學也是使用變焦鏡頭,但其實定焦鏡頭有很多好處,除了輕巧、質素高,價錢平宜外,同學也可以多學習走動去尋找有趣的角度,從而發掘更好的拍攝題材。而因為很多定焦鏡鏡頭體積細小,攜帶時十分方便,也增加了隨身帶備相機練習的興趣,對構圖、尋找攝影題材等也有很大的好處!

伸延學習:入門攝影師的利器 – 大光圈定焦鏡應用技巧


圖為Nikon的定焦鏡頭。(Photo by 55Laney69)

(四) 改變白平衡

顏色對於相片有著很大的影響!一張不同顏色的相片,可以令整個故事改變,因此不要再盲目使用「自動白平衡」,多點試試相機內罝的各種白平衡設定吧,用過以後你可能會愛上設定白平衡呢!但對於白平衡,要留意一點的是相機的白平衡名稱代表現場環境的光源,從而讓相機「改正」過來,很多同學也以為在相機設定「鎢絲燈」便是讓相片變成暖色調(像鎢絲燈的顏色),其實是錯誤的,出來的效果反而是相反,令相片偏向冷調,各位要加緊留意啊!有些中階或高階的相機更可以讓你直接輸入白平衡的K值,對於控制顏色便更加方便了,同學們可以多加利用。

伸延學習:白平衡使用技法 – 顏色取向對相片的重要影響


透過白平衡可以改變相片的顏色,增加衝擊力!(Photo by A Moment To Remember)

(五) 利用手動模式 (M-mode) 來拍攝

若果你有閱讀「簡單易用的拍攝模式 – 光圈先決」一文,你會發現光圈先決模式真的又方便又好用,但在一些情況下「手動模式」才是王道!手動模式 (M-mode) 可以讓你完全掌握光圈、快門、ISO等設定,在拍攝夜景、流水、車軌,或是一些光差變化大的場合很好用,懂得利用手動模式去拍攝,你的攝影技巧一定有所進步!

伸延學習:使用「M-Mode手動模式」的拍攝技巧


透過手動模式,讓你拍出更多攝影的題材。

(六) 每天分享一張相片

拍下了一大堆相片,很容易把自己困在一個模式內,不妨每天也在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社交媒體跟朋友分享一張相片,讓他們評價或發表個人意見,很有可能可以激發你的創作力,讓攝影的層次向前邁進!


分享相片到社交媒體有機會激發你的創意啊!

學習更多攝影技巧:http://www.fotobeginner.com
Fanspage:https://www.facebook.com/fotobeginner/
Twitter: https://twitter.com/fotobeginner/

今年就用健康的「麻油茼蒿章魚沙拉」來雕塑理想身材吧


新的一年到來,相信有許多人都下定決心「今年要好好減肥」吧!但是大家的心中總是會找許多不同的藉口,像是「等新年聚餐結束之後」、「等試吃過情人節的巧克力之後」…等等,始終無法真正下定決心。這樣下去要等到能夠真正開始減肥,大概要到沒有節慶的6月左右了吧~但等到6月才減肥,就代表著身上又多累積了半年份的脂肪,想一想還真可怕,這時編輯要向想減肥的各位推薦的就是在減肥時也可以吃得飽足的食譜。

閱讀全文

妞快報:這次來真的?金希澈和小「女友」牽手直擊

Super Junior金希澈過去曾提過,自己每段感情都無法長久,搞怪形象下有著浪子的性格,但最近他被直擊與小「女友」牽手,這次要來真的了嗎?
 
 

 
 

但其實這名小「女友」正是女團GFRIEND (女朋友)的團員藝琳,今年初才剛出道的她可只有18歲呢,在前些日子的《Running Man》上還有搶眼的破格演出。牽手則是因為……他們正在為睽違4年即將回歸的M&D拍攝MV啦!
 
 

由金希澈和…

中國女權運動史

中國女權運動史
立早@破土工作室

20世紀的中國婦女,經歷了不同歷史話語體系的主體性建構:從傳統儒家倫理規訓的家庭中的女性,到殖民現代性情欲化的女性,再到毛時代男女平等的國族框架中的婦女,改革開放後由女性知識精英所宣導的女性主體意識,進入1990年代後,迅速被市場經濟和商業文化利用、收編和規訓的欲望化女性主體。

家庭主婦、剩女、女工、農村留守婦女、白富美、女漢子、女權主義者、拉拉等等女性身份的命名展現的是一副眾聲喧嘩的景象。僅僅採用西方女權主義理論框架,或者堅持單一的馬克思主義階級視角,都無法理解當下中國錯綜複雜、多元並置的性別政治和文化。

晚清:中國女權運動的肇始

在目前的研究文獻中,研究者普遍認為中國的女權主義運動肇始於19世紀末20世紀初以梁啟超、金天翮等男性知識份子主張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婦女受教育權等等觀念,但在他們的論述中,婦女解放運動隸屬於啟蒙運動與民族主義運動的一部分,仍以男性為中心,王琦稱其為男性女權主義(male feminism),以區隔於1949年之後社會主義中國的國家女權主義(state feminism)。2013年出版的《中國女權主義的誕生》一書重新發掘了長久以來被歷史所遺忘的晚清女權理論家何殷震,作為一個激進的無政府主義者,她既強烈批判儒家意識形態所支撐的帝國父權制,也對當時男性知識份子的啟蒙話語提出尖銳批評,指出女權主義鬥爭不是從屬於民族主義、種族中心主義和資本主義現代化的議程,劉禾、麗蓓嘉和高彥頤認為她提出的“男女有別”和“生計”是比性別-社會性別(sex-gender)和階級(class)更全面和有效的女權主義政治經濟學分析範疇。借由何殷震與梁啟超、金天翮的對比,她們指出打破中西二元對立邏輯,破除與整體化的西方女權主義相對立的中國女權主義的預設和想像,重新思考中國女權主義的複雜譜系和歷史脈絡之必要。

自晚清開始,以秋瑾為代表的一批女革命家興辦女學,參與革命,後來的國民革命、北伐戰爭,婦女都有參與其中,當時的婦女運動要求破除封建婚姻制度,追求自由戀愛和婚姻自主,爭取男女同等的參政權、財產繼承權、受教育權、就業權、刑法權等,宋少鵬以權利的個人主義特徵和權利與自由的關聯,將爭取權利的女權運動界定為自由主義女權運動。20世紀20年代的中國城市社會空間裡存在三類婦女運動:爭取政治和法律平等權的女權運動、以慈善和社會服務為特色的基督教婦女運動、爭取經濟權益的勞動婦女運動,前兩類運動的參與者主要是城市知識女性,第三類主要是城市女工,自20世紀20年代開始,中國共產黨組織的女工運動和相關的公共話語論辯與宣傳,使得勞動婦女運動的可見度日漸上升,逐漸與清末民初開創的知識婦女女權運動一同成為中國近代婦女運動史的兩條主要線索。1927年前中共領導和支持的婦女運動與中共在1949年之後採用的“婦女解放運動”不同,前者既吸收了五四女權主義的思想,又以五四的“社會”和“社會主義”思想為依據,企圖超越和克服自由主義女權運動只強調權利的局限,將婦女運動與社會整體改造性工程相結合(宋少鵬,2013)。1920年代的婦女解放思潮與五四啟蒙運動主張的人權思想一致,但伴隨反帝反殖民的民族獨立運動的發展,婦女解放思潮很快被民族主義思潮覆蓋,關於人的解放的“女性”概念也逐漸替換為社會解放的“婦女”概念,作為解放對象的女性同男性站在一起反對封建社會制度,女性自身的議題不得不退居其次。

毛澤東時代:男女平等的婦女解放運動

毛澤東時代的婦女解放運動,主張男女平等,女性享有和男性一樣的政治社會權利,女權主義被認為是西方資產階級意識形態而遭到批判和封禁。馬克思主義婦女觀從五四時期濫觴,主要觀點包括:婦女的受壓迫根源是私有制,因而是階級壓迫的一部分,婦女參與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革命是獲得徹底解放的唯一正確道路,社會主義國家實行男女平等的基本國策。在社會主義中國,男女平等是國家主導的意識形態,政府自上而下的婦女解放運動通過推動婦女成為社會人,享有和男性一樣的政治社會法律權利,建構出男女平等的制度條件和社會空間,以公共領域淡化甚至抹殺性別差異的無差別的平等來帶動私人領域的性別秩序變革,從而消除兩性的權力等級關係。新中國的男女平等、同工同酬、婚姻自主等法律政策,縮小性別角色對女性的異化,女性這時候不是父親、丈夫、兒子等男性角色的依附、從屬和輔助角色,但卻是一個集體——民族群體的化身。她在經濟、政治、人格的自主和獨立均以從屬和臣服這一集體為前提,以獲得集體許諾的獨立平等,又以消失自我為代價——不僅是性別角色的差異,還有個體之間的差異。但這個時期公共領域的男女平權,並沒有在私人領域裡展開,也就是說家庭關係中的父權制從未被撼動。

改革開放:自由主義女權運動

後社會主義階段的中國,女權運動與國家的關係發生了深刻的變化。1978年開始,中國大陸開始了市場經濟體制改革和對外開放政策,被視作“市場女性主義”(market feminism)的代表學者李小江提出“有性的人”,以打破毛時代的去性別化的婦女研究。1980年代的翻譯熱潮,同樣也帶來了一批西歐女權主義著作的引進,如法國波伏娃的《第二性》、英國伊格爾頓的《女權主義文學理論》等等,和一批本土婦女研究和女性主義書籍的出版,如李小江主編的《婦女研究叢書》、張京媛主編的《當代女性主義文學批評》、荒林主編的《中國女性主義》等等。

1995年在北京懷柔召開的聯合國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是中國婦女運動發展的一次重要歷史轉向。這次會議直接帶來了NGO在中國的合法化,諸如「性別平等」、「女性賦權」、「社會性別主流化」等等概念為中國女權主義者提供了新的話語資源,從而與馬克思主義理論框架下的“男女平等”拉開距離。一批來自美國女權主義理論著作借機翻譯和出版,例如美國自由主義女權主義代表貝蒂•弗裡丹的《女性的奧秘》和凱特•米利特的《性政治》。

1990年代以來中國女權主義深受美國自由主義女權主義理論的影響。中國大陸開始向以福特基金會為代表的國際基金會開放,推進與社會性別有關的各類發展項目,促成高校開設與社會性別相關的課程和研究項目,以及培養了一批社會性別研究者。在中國大陸逐漸形成了兩個女權主義者群體:在高校和學術機構以研究為主的學院派和在婦女NGO組織以專案為主的行動派,兩者往往有著密切的聯繫,例如婦聯官員以及高校與婦女/性別研究機構的學者很多人都參與了體制外的女權運動,而婦女NGO組織的背後也往往有著她們的支持。這些老一輩女權主義者有著豐富的社會資源和物質資源,為發起、組織和維持女權運動提供了必要條件。

另外,婦聯通過數十年政府主導的女權運動建立了遍佈中國大陸農村和城市的基層組織和動員結構,其他政府分支機搆從來沒有獲得過管理婦聯的權力,婦聯的運作相對獨立,因而有學者認為,在1995年世婦會上,婦聯定義自己為NGO不是無稽之談,它是一個非常具有中國特色的“政府的非政府組織”。婦聯所代表的國家女權主義被視作自上而下的婦女運動,通過動用政府權力將婦女議題納入各級行政機構的議程之中,而1995年世婦會後成立的一批草根婦女機構被視作自下而上的獨立於政府的行動方案。

八九十年代中國大陸婦女研究面對的批判物件是國家女權主義(state feminism)的主導地位,政府壟斷了婦女運動的話語,而作為運動對象的婦女缺乏自身主體性。出於對馬克思主義婦女觀的反叛,以李小江為代表的一批自由主義女權主義者通過對“鐵姑娘”形象的解構和對女性性別認同的重新建構,「在理論上,把婦女的解放從階級的解放中分離出來;在學科上,把女性研究從傳統的人文和社會科學的知識生產中分離出來;在戰略上,把婦女運動從國家塑造和控制的模式中分離出來」。民間婦女組織的紛紛成立和婦女研究的學科化為中國女性提供了一種新的自發性的政治參與方式和社會空間。

當代女權運動:文化全球化

當代中國內地的女權主義思潮表現為一個西學東漸或文化全球化的過程——這裡“全球”的實際所指是北美和西歐,而1990年代以來中國內地女權主義思想資源的參考系主要是美國,這個階段對西方女權主義的借鑒是在本土歷史脈絡和問題意識支配下的選擇,「把紛繁複雜的(複數)的女權主義理論簡約化為可操作性的性別理論」,將理論去脈絡化和去歷史化,遺留下了將理論絕對化、神聖化和普世化的歷史問題,對國家女權主義的批判抽空了「男女平等」所濃縮的中國婦女運動實踐/知識生產體系的政治能量,召喚出的個人主義和自由主義,某種程度上契合了市場經濟體制的要求,只在既有制度框架下爭取婦女的個人權益,對消費主義和市場機制本身缺乏警惕和反省,從而對新自由主義資本主義對婦女權利造成的傷害處於失語狀態。

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過程中,農村留守婦女、城市外來女工、國有企業下崗女工等女性群體成為改革浪潮中的弱勢群體,而出於對毛時代國家主導的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的反感,自由主義女權主義者拋棄了「階級」分析範疇。社會性別理論成為當代中國內地女權主義主流話語,這確然在某種程度上吻合了中國當代城市知識女性的問題和困惑,但卻忽略了廣大城鄉弱勢婦女的權利,以及其生存狀況與國家體制之間深刻的依存關係。幫助弱勢婦女群體的項目採用的是“保護婦女權益”的名義,卻沒有能力去質問資本主義制度和市場化過程本身的結構性問題。有學者指出,「性別平等」不能涵蓋女權運動的全部內容,“性別平等”只是女性作為性別主體意義上的解放,只強調性別平等,會遮蔽婦女作為階級、族群、國家和其他社會範疇的成員所可能獲得具有歷史語境和現實維度的解放。

展望21世紀:女權運動再出發

即使在西方社會語境中批判中產階級女權主義,不是說中產階級的就有問題,而是從知識生產的結構角度看,用中產階級女權主義為所有女性代言才是有問題,批判真正的落腳點是知識生產和社會運動議程的政治經濟學。因而我認為,對當代中國女權運動更準確的質疑應該是,是否存在以知識女性為主體的女權運動對女工、農村留守婦女等弱勢女性群體的議題的忽略或遮蔽?除此之外,知識女性與女工、農村婦女之間有可能構築姐妹情誼嗎?

對「階級鬥爭高於一切」的矯枉過正造成了中國女權運動的全面右轉,不瞭解社會主義婦女解放運動的歷史遺產,接觸的多為自由主義女權主義理論,中國很多女權主義者自動放棄了反抗新自由主義的武器,也沒有反思資本主義壓迫的自覺性。如今站在歷史的當下,如何批判性地繼承社會主義婦女解放運動的歷史遺產,又如何反思當下女權運動議程的失衡,並在政治行動上找到女權運動的多元主體——在當下城市女權運動中比較邊緣的女工群體,以及在整個漫長20世紀女權運動中都沒有自身主體位置的農村婦女群體?我想這些問題是值得今天的性別研究學者和女權運動人士深思的。只有重新發掘中國女權運動和女權思想的歷史資源,將女性問題置於政治、經濟、社會、地域等多重維度中予以分析,和勞工群體進行廣泛的聯接,中國的女權主義才不會只是城市中產的寵兒,而能夠迎來更廣泛、更有力的懷抱。

歡迎關注「破土工作者」Facebook專頁

2015 港台交流會回顧

早幾天跟華人民主書院去了台北做了兩天的交流會,會議討論了兩地與中國的關係、太陽花運動、雨傘運動的分享、太陽花過後的新興政治力量等。趁現在還記得就嘗試記下分享我的看法,希望拋磚引玉能引起更多更有意義的討論。

對於台灣朋友甚為關注的「中國因素」和香港近年不斷討論的「中港關係/中港矛盾」,大家都很深刻覺得整個區域傾向中國的融合和吞噬,就是緣於中國作為全球最重要資本輸出國之一的影響。可是不論是在台灣的反服貿,或者是香港的反中情緒,其實都沒有做好社會現象背後自由貿易的問題解說,以致公眾只能夠接收得到媒體上的攻防,沒能深化運動的能量提出更上位的訴求。

至於運動策略和經驗方面,太陽花運動的爆發令參與者由原來可以觸及的群眾範圍 (幾百人) 快速擴大至數以萬計的人,令代表性和決策機制受到極大挑戰,更因此產生佔領行政院的事件。其實在過去一年跟台灣朋友聊的過程當中,深深感受到那種矛盾和壓力。323的佔領行政院行動決定過程到底是如何進行,真相是外人難以知曉,不過衝進去卻要面對沒預期和準備的暴力,使當刻很多第一次參與運動的人帶來極大的運動創傷和陰影,是佔領失敗後一個要正面處理的後果。

而運動至今卻只有很少人 (好像是只有一個人?) 去組織和跟進那些受傷害的行動參與者。我個人覺得可惜的是,佔領行政院的事件似乎在台灣社運界很難聚合各方人員做全盤檢討?或者是那些對運動決策權的爭奪、運動發展方向的角力 (升級與否)、對運動的幫助等,事後已經很難再分析?不過暫時看發起佔領行政院的學生的回應,即使再發生多一次太陽花運動,佔領行政院也會重演一次吧。不過值得借鏡的事,在雨傘運動中受創傷的初次參與者,我們又有沒有好好跟進了解和提供援助,避免削弱整體的社會力量?希望我們還有時間和機會做好這些運動後續工作。

近日為太陽花一周年,剛好其中一位總指揮林飛帆指切割323衝行政院事件是他心中另一個極大的「遺憾」,大意是指他沒有為衝進行政院事件共同負上責任,令參與者受到傷害,當中似乎牽涉到當日行動的決策參與多少問題。對比香港,去年11月19日,有示威者指立法會將審議版權修訂條例 (俗稱網路23條) ,而發起衝擊立法會大樓的行動。當時學聯學民頂住全個社會的輿論壓力,沒有選擇譴責切割行動的示威者,而是呼籲大家去理解示威者,如學聯當日聲明是:「學聯理解市民在佔領五十天後,對政府毫無回應的憤怒積怨。是次行動乃政府漠視民意的其中一個後果。我們重申促請政府:勿再拖延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

即使有關的行動學聯學民沒有發起、沒有參與,但一直堅持向公眾表示理解示威者的情緒,並把壓力和矛盾繼續回歸至政府身上,拒絕敵我矛盾的二元論述,是值得記得下做法。雖然如此,但對比起衝進行政院的台灣學生 – 訴求清晰要求撤回服貿協議、馬英九下台、跟群眾共同進退,學聯學民在行動後要求升級者要有理據、行動要負責不可丟下群眾的說法,在我看來是在努力維持公眾對公民抗命的理解和信任,也令公民抗命可以繼續為公眾接受的運動方式。而這一不切割的決定,在當日其實受到若干批評 (如吳志森文章《暴力還有什麼灰色地帶》便批評「學聯學民聲明曖昧不明拖泥帶水,不同意不理解,但同時不譴責」),不過今天卻被不少人指罵學聯學民當天的切割,甚至把當日行動的失敗責任都推卸至「大台」這一稻草人身上,實在令人感到惋惜。

另一點是太陽花的退場決策問題,事後台灣社運界的朋友都很深刻反省當初沒有跟群眾討論退場而引起了極大的群眾反彈。的確,雨傘運動的處理方式是選擇了不退場,直到警方清場拘捕。這可能是雨傘運動吸收了太陽花運動後所作出的選擇,是疏解了退場的壓力,可是同一時間卻反映到大部份人都是不願意被捕,公民抗命的理念只是承接得到一部份。即使被捕後不少人分享他們願意留下來被捕的理據,但看其後的運動變奏,hit and run 成為了現時一部份參與者的理念、策略,這一方向是好是壞,是需要我們認真檢討和分析。

太陽花和雨傘運動各自需要檢討的範圍實在太多,對我來說上述的看法並不完整,也不足夠,而香港對於雨傘運動的檢討似乎仍在起步階段。3月28日是雨傘運動爆發半年的日子,相信會有不同類型的活動和座談,希望屆時能聽到更多分析和意見,讓香港能走得更遠。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