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怎樣】艾和昌:光電能的現在與未來

normal_banner880x440-1122________

紀錄:羅紹桀

近來太陽能光電的成本逐近下降,政府也積極推動「百萬屋頂計畫」,到底台灣有沒有可能利用太陽光電填補能源缺口,又該不該裝太陽能屋頂呢?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的艾和昌將與我們分享光電能的現在與未來。

艾和昌:光電能的現在與未來

太陽光電能填補能源缺口?

太陽光電到底能帶來甚麼幫助呢?為了解答這個問題,艾老師調出了2011八月18號尖峰日的電力系統負載曲線圖,那天是大暑,我們發現當天用電尖峰是33.7GW,我們看到各種電力的分布中核電的部份穩穩地持續負載5GW的電量,如果加上核四2.7GW總共7.7,火力也是穩定的,其實我們台灣最怕的就是用電尖峰,我們有許幾個發電機組是為了一年之中最高尖峰的幾個小時存在的,而這些機組動輒好幾十億,非常划不來。

這跟太陽光電有甚麼關係呢?其實很簡單,我們預計到2030年太陽光達到6GW,剛好能補貼用電尖峰的用電。這是核四封存後可能的替代方案,但太陽光電有一個很明顯的缺點,就是只有白天能發電,晚上沒太陽就沒有電,目前太陽光電已經發展快二十年了,在台灣目前只有太陽能從最上游到最下游的產業都能自主,不像風力發電都是進口的修復技術,火力發電要進口煤等等。

太陽能車的歷史

說到艾老師本身再從事的課程,他拿起桌上的太陽能車,那只是一台模型車,有一台「真的」太陽能車在學校裡,其實太陽能車的原理相當簡單,就是太陽光的光能轉換成電能之後儲存在電池裡或直接推動直流馬達,就能推動車體前進,構造比汽油車還單純。

事實上太陽能車歷史久遠,事實上太陽能飛機在1980年就出現了,當時Paul MacCready在1980把他的人力飛機加上了太陽能板,成為第一座太陽能飛機,所以太陽能飛機其實比太陽能車還早出現,兩年後才出現世界上第一台太陽能車,發明者是Hans Tholstrup,他原本是個冒險家,在中東戰爭造成能源危機時沒有人願意支持他從事「浪費石油」的冒險活動,於是他開始想,能不能使用最少的石油行駛最遠的距離呢?但他本身非工程師出生,所以一開始不知道怎麼做,道看到新聞上Paul MacCready成功發明太陽能飛機的新聞後,才受到啟發著手製作世界上第一台太陽能車,那台車首次行駛就以每小時20公里的速度跑了4000公里,但時速還是太慢了,不可能做為將來的代步工具,因此他決定在1987年開始開辦世界太陽能車挑戰賽,地點都是從北澳開到南澳共3012公里,賽規要求就是所有的能源都必須來自於太陽,充電也必須用太陽能,愛老師本身也會帶著學生團隊每兩年打造一部車參賽。

至於太陽能車的製造則是從1987年美國通用公司開始重金禮聘Paul MacCready設計車型,造價100萬美金,之後世界各地的大車廠紛紛投資在太陽能車上,但最後都不了了之,原因是造價太貴消費者無法負擔,之後就是世界各大學校接續參加世界太陽能車大賽,每一屆戰況都相當激烈,1987年要得冠軍平均時數只要66.9公里,到2005年冠軍平均時數要到102.7公里,現在的比賽剛開始的速度基本上時數都定在140左右才有可能獲勝,可見太陽能車的時速已經與一般的車不相上下了。

未來太陽能的展望

1998年太陽電池一瓦要十塊美金,2010年太陽電池一瓦就只要一塊美金了,今年2014年一瓦只要0.3塊美金了,以往一部車要100萬美金,現在一部80萬台幣一定做得起來,所以太陽電池已經越來越便宜了,而且台灣事實上是太陽電池的第二大生產國。

太陽電池生產過程有兩種,第一種是使用矽經過1200度旋轉長晶,稱為單方向結晶,另一種是使用600~900度,稱為多方向結晶,最後切片完畢就成了太陽電池,完成太陽電池之後再封裝成模組,可製成電廠使用、生活物品的使用等等。

現在在政府在推「百萬屋頂計畫」希望一百萬的屋頂上都有3KW的太陽光發電,以目前來說,每度電能回售給台電約八塊,如果屋頂裝5KW,每個,一天發3.6度電,365天下來約可賣55000元的電費,投資成本約每KW7萬,預計八年就能回收。


 

【關於能源多元化系列講座】

能源多元化系列講座是Pansci舉辦的科學聚會,活動的主要形式是找兩位來自能源相關領域的講者,各自在 30 分鐘內與大家分享能源相關知識或相關的想法,並讓所有人對能源議題有興趣或關心台灣能源產業現況的人都能參與討論。

請務必認知:參加者被(推入火坑)邀請成為之後場次講者的機率非常的高!

「能源多元化系列講座」系列活動由PanSci 泛科學、工業技術研究員與經濟部能源局聯合主辦。

 

【還能怎樣】李俊耀:電機工程知識如何應用於電力生活

11

紀錄:羅紹桀

電費越來越貴要怎麼辦?相信大家都很困擾,當我們拿到電費通知單時,第一個注意到的通常是電費,其他東西我們常常不是不看,就是看了之後宛如閱讀有字天書,完全不得要領,今天中原大學電機工程學系的李俊耀老師除了要帶我們一步一步解讀電費單的奧秘,還會與我們分享不可不知的省電訣竅。

李俊耀:電機工程知識如何應用於電力生活

居家用電的省電秘訣

首先李老師帶我們解析電費單左下角的「記費說明」發現有一串數字,根據老師給我們的例子,這裡是220(度)*2.1(元)+440(度)*2.68(元)+119(度)*3.207(元),這代表用的電越多,單價就越貴,因此節電的生活行為就是省荷包的不二法門。

但該怎麼省呢?老師的想法是:「有正確的用電概念,就不需要有罪惡感」

舉例來說,夏天真的熱到受不了的時候,當然可以開冷氣,因此應該要在不打擾到用電者的情況下節電呢?也就是說有沒有你什麼都沒有感覺到,但用的電量可以減少的方法呢?事實上相當多!

我們先從燈具來看,怎麼判斷你更換新的燈具能不能省錢呢?老師舉38W(T8)的普通燈管和28W(T5)的三波長燈管為例,瓦數差約1/3,也就是說當你把燈管換成T5時你可以省三分之一的電費。但你該不該換呢?你可能必須算一下你省下的1/3什麼時候可以回本。講到燈管要考慮的還有折舊的問題,T8燈管在使用15000小時後光通量只剩69%,T5只衰減10%。如果是長時間點燈的地方如誠品書局,可能一天要開12小時以上,很快可以回本,那當然要換,但假如是家用廁所的燈管,開的時數非常少,很可能在燈管壽命結束時還沒有回本,那就可以不要換。

再者,就是要避免「無謂的照明」,例如家裡是要休息的地方,其實客廳不需要像工作時那麼亮,只要達到在家里活動時舒適的照度就可以了,根據CNS辦公室照度標準,有規定在辦公室、醫院等照度值,才能保障勞安,例如工地地照度如果不足造成員工受傷就會產生爭議,因此可以參考使用,避免過多的照度。

再來談談冷氣的問題,在考慮要不要換冷氣之前,先把濾網洗乾淨看看會不會增加冷氣效率,因為通常冷氣不冷不是機器老舊,而是濾網的問題,再者,冷氣平均降低一度溫度,搭配風扇使用可節省6%的電而不改變人的主觀感受。

有一個我們很常忽略的,就是燒熱水的鍋爐,其實相當耗電,老師曾利用服務學習時數帶領同學去育幼院幫他們裝熱水器的定時器,一天自動啟動兩個鐘頭後自動關閉,那個計時器含工代料只要一千多塊,但這讓育幼院那一期的電費省了六千塊。

講完了居家的用電,李老師帶我們回到了電費單上,如果你住在社區大樓會有一個「流動電費」中有一個「分擔公共電費」的條目,在老師的例子中,流動電費是兩千多塊,但分擔公共電費卻高達一千九百多塊,根據這個例子,老師調出了他們與台電簽的契約,「契約容量」只有65,但實際只使用了14,其實是不合裡的電費,應該協調管理委員會改善契約內容。

再生能源與屋頂種電

最後想要提一下跟國家產業的相關性,李老師用蔥油餅來比喻,當我們在買蔥油餅時一定是先跟老闆講,他就開始製作並交給你,供需關係是「下指令→製造」。

但當我們在開冷氣時,我們並沒有打電話給台電說我們要用電,電這種東西對使用者來說就像自來水,隨時要使用就必須有,因此台電隨時處於緊張狀態,因此我們要來談再生能源。

先來講太陽能,新型的太陽觀電板是聚光型的,可以把能源聚集在一點把能源效率變高,但我們屋頂該不該裝太陽能呢?現在台電回購屋頂種電,收購費率約7.16元/度,現在我們太陽能發電系統建置成本約十萬元,壽命約二十年,預計如果住在高雄十二年可回收成本,台北則十五年可回收,其中還包含維修費的問題。

講到風力發電,其實台灣的風力發電是相當有潛力,全世界有兩個很好的風場,一個是英國的北海,一個是台灣海峽,但目前台灣技術無法自製風機。


【關於能源多元化系列講座】

能源多元化系列講座是Pansci舉辦的科學聚會,活動的主要形式是找兩位來自能源相關領域的講者,各自在 30 分鐘內與大家分享能源相關知識或相關的想法,並讓所有人對能源議題有興趣或關心台灣能源產業現況的人都能參與討論。

請務必認知:參加者被(推入火坑)邀請成為之後場次講者的機率非常的高!

「能源多元化系列講座」系列活動油PanSci 泛科學、工業技術研究員與經濟部能源局聯合主辦。

 

【還能怎樣】謝秉志:油氣能源的現在與未來

normal_banner880x440-1109_______

紀錄:羅紹桀

石器時代的結束不是因為石頭消失,我們希望石油工業時代的結束也不是因為石油消失。

我們基本上可將能源分成兩種,再生能源與非再生能源,再生能源會不斷補充,源源不絕;而非再生能源嚴格來說也不是永遠也不是永遠不會再生,而是生命週期比起人類短暫的生命來說實在太長(動輒數百萬年),所以我們以人類的角度來看,非再生能源耗盡幾乎等於不會再生,因此我們很除了希望能增加再生能源的產量,非再生能源目前的現況也是我們必須了解的。

今天成功大學資源工程系助理教授謝秉志與我們分享台灣能源的現況與非傳統油氣資源的發展。

謝秉志:油氣能源的現在與未來

能源的現況─媒、石油和天然氣的比重

首先先來看看能源的趨勢,為了比較不同性質的能源,我們需要轉換成英制能量單位叫BTU,我們算出煤產出多少BTU、天然氣多少BTU、石油多少BTU,方便互相比較。

簡單來說,在2020年時,如果我們完全只用油來產生能源,我們預計一年要用一千億桶的油,但我們現實中不會完全使用油來產生能源,所以我們還要用油當量來作單位換算,但不管怎麼樣,使用能源的趨勢永遠是向上的,為什麼呢?除了因為世界人口不斷增加,經濟的發展也需要許多能量,目前能量的需求只會一路增加,並沒有可以下降的趨勢,因此,未來我們需要達到那些熱能,我們必須要一直「燒東西」,基本上我們會使用石油、天然氣再來就是煤炭,三樣共佔了七八成的百分比,核能目前沒有發展的趨勢,我們最希望發展的是再生能源,我們希望再生能源可以發展起來把前述的化石能源比例壓低,根據一些比較有權威性的報導,在2035年時,除非再生能源有所進展,石化能源預計還是會佔七成。

針對台灣的現況,根據能源局提出來的報告,我們在102年所使用的煤、石油和天然氣佔了百分之九十,核能並沒有增長、水力只佔了百分之零點三、風力只有百分之零點二,這樣的趨勢在未來幾年預計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所以基本上我們相當依賴煤炭、石油和天然氣。

傳統/非傳統油氣資源

我們每年持續會增加能源使用量,照目前的趨勢來看,我們的有生之年油氣資源還會是主要的能量來源,除非我們有再生資源的突破性發展,只要再生能源起來,油氣資源就會下降,石器時代的結束並不是因為石頭消失,我們期望石油工業時代的結束也不是因為石油消失。

不過因為油氣資源現在還是我們最主要的能源,所以我們接下來會專注在油氣資源的部分,油氣資源有分兩種,傳統油氣資源和非傳統油氣資源,目前新聞上常有非傳統油氣資源的訊息,其中有許多比較有名的例子,例如美國的頁岩氣、台灣有可能發展的天然氣水合物和加拿大的油砂,那傳統與非傳統油氣資源要怎麼區分呢?

我們要先提到砂岩,因為砂岩孔隙率滲透率高,岩層形成的過程發生在海中,所以砂岩本來裡面含水,油對砂岩來說是外來物,當它聚集起來時就形成一個油田,傳統油氣資源通常儲存在封閉的背斜,非傳統的油氣則不一定要是背斜構造,它可能在深處也可能在淺處,它可能均勻也可能不均勻地分佈。

頁岩氣─讓美國成為天然氣生產大國的功臣

15564295028_1c7d902f83_z

談到非傳統油氣資源,我們先來講影響美國非常大的頁岩氣,基本上頁岩氣就是從頁岩裡所開採的天然氣,頁岩氣開採時,必須打一口水平井下去,並把地層「有計劃地撐裂」,為什麼說有計劃呢?因為我們必須設計撐裂的過程中不能傷害到上方的蓋岩,通過這些水平井和裂縫,就能形成ㄧ個天然氣可以行走的走道,我們就能藉此汲取天然氣。

頁岩氣對美國造成很大的影響,因為頁岩氣,美國今年已經是全世界最大的天然氣生產國,目前只有美國成功將頁岩氣做商業化開採,2040年預計美國天然氣裡有將百分之五十會來自於頁岩氣,2080年甚至有可能達到能源自主,成為第五個能源自主的國家。

念石油工程的人都知道,美國油價和世界油價不連動,美國油稱為德州中級,世界油通常是布蘭特原油,以前德州中級油比布蘭特原油漂亮,因為其硫與碳量比較少,原本德州中級油的價格比布蘭特原油稍貴,但自從頁岩氣出來之後,美國油價就開始走自己的路,布蘭特原油就反映世界油價。

油砂─加拿大能源自主的秘密

Tar_Sandstone_California

油砂是一種具有很高粘度石油的砂子 CC by James St. John

我們接下來談談油砂,這是最早出現的非傳統油氣,油砂是一種具有很高粘度石油的砂子,換句話說,沙中藴藏很高粘度的石油,因為高粘度的性質,石油在沙中是不會流動的,必須要使用特殊方法讓它流動才能生產出來,以前傳統的方法是開挖之後加熱融化,現在則是在地表鑽兩口水平井,一個在上一個在下,上面那一口井把熱氣吹進去熔化油砂,下面那一口井把溶化下降的油抽上來。

加拿大是唯一將油砂商業化開採的國家,加拿大因為油砂成為世界第三大石油蘊藏量的國家,注意蘊藏量的定義,簡單來說,存在資源的總量叫「資源量」,實際可以使用的資源叫「蘊藏量」,蘊藏量通常只在資源量的百分之十以下,而在加拿大光是蘊藏量就有一千億桶油,每天可以產出三百五十萬桶油。

天然氣水合物─台灣的機會

再來看一下台灣的機會—天然氣水合物。

所謂的天然氣水合物,就是天然氣包在冰的晶格裡面,又叫可燃冰或甲烷氣水合物,天然氣水合物通常必須在海洋上,使用一艘探勘船後面拉很多條線做震波測勘,得知地殼的狀況之後,如果我們發現反射面和海床的形狀平行我們稱為擬海底反射(BSR)就是天然氣水合物最底層的訊號,因為在天然氣水合物的下方通常是天然氣層,其密度很低,聲波從高密度的地方進入低密度的地方訊號差異會很大,所以就會出現強烈的擬海底反射訊號。

經過特殊的探勘之後,我就可以嘗試把它生產出來,怎麼做呢?我們只要挖一口井到達天然氣水合物的地層裡面,把壓力降低,就會造成物質流動,天然氣就自然流出來了 ,第二個方法就是類似油砂的做法,我們我們可以把熱打進去把冰融化,融化之後天然氣就自然上來了,第三個方法,我們可以丟一些抑制劑進去分解冰晶也是一個方法。

問題是,在海域上鑽井要價不菲,打一口井成功的機率是七分之一,總投入的成本更是可觀,但我們台灣的西南海域事實上是全世界最大的天然氣資源,大約有兩兆七千億立方公尺資源量,但根據之前提到的定義,雖有這麼大量的天然氣資源,但可供利用的「蘊藏量」是零,因為無法直接執行,也完全沒有商業化的機會,目前的狀況是如此。

二氧化碳捕獲與封存

講到油氣資源,不免俗要提到的就是碳的問題,有科學家認為過度使用化石能源所製造的二氧化碳會加速全球暖化,而台灣這小小的島國就佔了世界總碳排放量的百分之一,年排放量約三億噸,有人希望在2020年時希望把排放量回復到2005年的水準,但根據工研院的估算成果,依照正常的經濟發展,預計2020年的排放量會是四億噸不等,而2005年是兩億五千多萬噸,所以我們必須減掉一億五千多萬噸,因此政府積極推廣節能減碳,提升發電效率,再來就是以天然氣代替燃煤以及再生能源的發展,如果真的前述方法都用盡了,可能就要用二氧化碳捕獲與封存的方法。

二氧化碳補貨與封存是這樣的,石油是一種化石燃料,具有碳跟氫,本身不具有氧,問題是經過燃燒會產生二氧化碳,如果我們能把二氧化碳從空氣中「抓下來」在給它壓縮起來,或許能作為將來的工業使用,例如乾冰、可樂、中藥萃取等等,剩下的就當成資源暫時放到地下、海洋或其他形式的儲存,就稱為所謂的封存。

問題是我們如何抓下來呢?舉個例,家裡衣櫃常有水氣吸收劑,就是一個可以吸收二氧化碳的流體,稱為溶劑吸收法;第二種方法,可以設計一些只能讓二氧化碳通過的分子篩,把二氧化碳收集起來等等。收集下來之後,我們要處理運送的問題,有三種方法,車、船運、管線等三種方法。

但要把他們「儲藏」在哪裡呢?我們有三種選擇,第一個是海洋,海是最大的二氧化碳吸收劑;第二是岩石,有一種蛇紋岩,這種岩石里富含鎂,可與二氧化碳結合成碳酸鎂;在來就是打到地底下。方案一海洋的問題因為涉及生物圈所以被禁止;方案二岩石的問題是二氧化碳與礦物反應速度過慢;方案三是比較可行的,稱為地質封存。

地質封存定不是人類發明的,全世界已經有很多二氧化碳在地下,澳洲許多可口可樂的二氧化碳來源即是地層,大自然已經行此法數百萬年,形成數百個二氧化碳地層。

台灣進行碳封存的可能性

15747838231_591b2f3e90_z

台灣有沒有能力做碳封存呢?有的,台灣飛牛牧場旁的鐵砧山上有一個很有名的鐵砧山儲氣窖,這個儲氣窖原本是生產天然氣的地層,天然氣使用完畢之後,地層結構就變成儲氣窖,經過多次地震測試確定是相當安全,可見台灣已有將氣體儲存地層的能力,因此二氧化碳地質封存理論上是可行的,但台灣有哪些碳封存的結構呢?

首先是煤層,煤本身會吸收二氧化碳,又有很多孔隙,但台灣沒有煤層;再來就是油田,台灣一樣缺乏大的油田;第三個就是已經開採完畢的天然氣層,這是有可能可行的;第四個是鹽水層也許可以。

但即使可行,我們如果要進行碳封存,首要之務是與當地居民妥善溝通,當地民眾也必須完全參與了解達成共識,民眾擔心的點有幾個:會不會發生地震、會不會外漏等等,科學家一定要好好與民眾說明與溝通。

 


【關於能源多元化系列講座】

能源多元化系列講座是Pansci舉辦的科學聚會,活動的主要形式是找兩位來自能源相關領域的講者,各自在 30 分鐘內與大家分享能源相關知識或相關的想法,並讓所有人對能源議題有興趣或關心台灣能源產業現況的人都能參與討論。

請務必認知:參加者被(推入火坑)邀請成為之後場次講者的機率非常的高!

「能源多元化系列講座」系列活動由PanSci 泛科學、工業技術研究員與經濟部能源局聯合主辦。

【還能怎樣】江沅晉:地下淺層溫能系統之介紹與應用

11

紀錄:羅紹桀

接續李俊耀老師的省電秘方,中國文化大學機械工程學系的江沅晉老師一站上講台就開玩笑地說:「我覺得今天我的題目可以改一下,改成:開冷氣也可以很省錢。」

事實上,地下淺層溫能的確能達到這個效果,為什麼呢?我們跟著江老師一起來了解地下淺層溫能。

江沅晉:地下淺層溫能系統之介紹與應用

什麼是地下淺層溫能?

地下淺層溫能屬於再生能源的一種,它其實是一個利用地平面下3~50公尺的區域,此區域有一個特性,就是會維持一個非常穩定的溫度,其實在很久以前人們就知道把水儲存在地底下便能把它維持在一定的溫度,這是最早運用地下淺層溫能的例子,要注意的是,「溫能」和「地熱」是不同的概念,地熱是比較深層的能源,約一千或一萬公尺以上,在製作成本上比較昂貴,溫能則是利用地下3~50公尺的區域來做一些加熱或冷卻的工作。

根據江老師團隊的調查,在台灣地下淺層溫度約為18~20度,冬天約15~18度,我們發現地下的溫度可謂冬暖夏涼,台灣氣候炎熱,空調系統的用電幾乎占尖峰用電的30%以上,如果我們或許可以在夏天時利用地下淺層溫能「開冷氣」,冬天「開暖氣」,必能省下可觀用電量。

淺層溫能大致上可分為兩大類,第一大類屬於土地溫能,及利用空氣或水等介質取得土地的溫能來利用;第二大類屬於水溫能,間接利用海水、湖水與自來水等…的溫能來利用。

土地溫能的概念其實很簡單,就是夏天土壤溫度低,冬天土壤溫度高,問題是我們要怎麼把土壤溫能取出利用呢?

其中之一的方法就是把管線埋在3~50公尺的土地當中,然後把空氣或水導入管線,再抽出來利用,夏天時熱進涼出,冬天時則會冷進暖出。

台灣使用地下淺層溫能的實際案例

台灣有沒有實際應用的案例呢?有的~

工研院在南投的中部分院有一個員工餐廳希望能標榜「零耗能」建築,江老師的團隊在這間餐廳外的景觀河道下3~5公尺的地方埋設一些簡單的PVC管材,並在上方入風處放一台風機,出口的地方導入員工餐廳,這是全台灣第一座溫能冷卻系統,整個系統施做好之後,確實能將35~36度的空氣轉換成25~28度左右的冷氣供員工使用,所耗的電只有一台風機的電。

還有一個淺層溫能的地方,就是冷氣機的冷卻,江老師的團隊設計一個系統把水送到地底下,並連接到冷氣機,形成封閉式的循環系統,反覆利用同一批水進行散熱,成功提升空調機COP達20%,效果相當好。

除了土壤溫能,也有許多水溫能的利用案例,水溫能也有分開放式與密閉式兩種,開放式水溫能即水與大氣直接接觸;密閉式就是利用封閉系統,只取水的冷能。

在水溫能的應用上,建築物的筏基是可以被利用的部分,筏基其實就是儲存水以備緊急狀況滅火的地下空間,筏基中的水通常處於20~22度左右,是非常適合拿來冷卻氣溫;而開放式水溫能的例子更是隨處可見,如加油站噴霧冷卻等等。


【關於能源多元化系列講座】

能源多元化系列講座是Pansci舉辦的科學聚會,活動的主要形式是找兩位來自能源相關領域的講者,各自在 30 分鐘內與大家分享能源相關知識或相關的想法,並讓所有人對能源議題有興趣或關心台灣能源產業現況的人都能參與討論。

請務必認知:參加者被(推入火坑)邀請成為之後場次講者的機率非常的高!

「能源多元化系列講座」系列活動由PanSci 泛科學、工業技術研究員與經濟部能源局聯合主辦。

當運動變為潮流

原文刊於30-11-2014, 明報 ,現為修改版 圖為高祈 鳴謝︰Ronald Yick 台北的資料提供

旺角,風雲四起,警方奪回旺角佔領區的空間,卻無法重奪人心。佔領區的失,卻是運動的得,風水輪流轉,警方嘗試佔領的滋味。11月25日的清場為運動注入動力。警察和權力無孔不入,猶如戒嚴的狀態,旺角行人區變成警員區,動輒的暴力。反抗變得有趣,對抗暴力,幽默成為重要武器。「鳩嗚」運動,「我們濕平」,為日常生活的符號,重賦予價值。

改寫抗爭意義

購物、變成「鳩嗚」,飢餓遊戲的手勢成為「自由」的象徵。從雨傘到「購物」日常瑣事進化為運動的象徵,「鳩嗚」的諷刺是挪用政府的核心(經濟)價值,昔日沙士時,「消費救港」到今天,梁振英呼籲到旺角消費。沒有組織者,符號的挪用和傳播更快速,更容易取得共鳴。相反,建制派東施效顰,擁有金錢、動員力,卻沒有誠意和創意。

抗爭成為潮流,一發不可收拾。今天的旺角,不是沙士,也不是工地,最流行的衣著竟是口罩、眼罩和頭盔。少男少女人人都是創作者,旺角街頭沒有統一口號,有人拿着人民幣,高呼:「我有人民幣,我要鳩嗚」、「我要食翠華」、「我要黃飛鴻,不要曾偉雄」,最卑微的過馬路、行街和看電影的要求,突出權力的霸道。車水馬龍的旺角,沒有路人,人人變為參加者,警方無法預計情況,唯有訴諸暴力,對途人、記者、女生施以棍棒。

克服廉價的恐懼,讓我們走得更遠

筆者看到警員大叫︰「不准站在馬路,不要停留在行人路」。有人回應:「我們不似警察,這樣離地」,群眾失笑。憤怒,沒有轉化暴力,反而港式諷刺和訕笑。

暴力對政權從是雙刃劍,恐懼是嚇倒人,也令人憤怒,每天的「鳩嗚」,令警方醜態百出。暴力成為政權最後一根的稻草,法律無法限權,剩下只有鎂光燈和facebook。旺角「鳩嗚運動」持續,無意間令運動升級,合法的購物,背後是不合作和不畏懼,突顯政權的膽小和懦弱,拖垮建制的運作。

集體政治地標

從獅子山到「鳩嗚」,一張相片,一句口號,製造香港人的地標。城市需要地標,共同記憶,可惜,香港缺乏政治抗爭地標。談空間改變政權多提及柏林圍牆,而相對德國,冷戰時上而下的產物。阿根庭的五月廣場運動更能刻劃下而上的運動,私人記憶轉化為集體行動的可能。1976-83年阿根庭經歷軍法獨裁年代,超過三萬人失踪,一群母親在1977年開始,逢周四在總統府前的五月廣場繞行一周,舉起相片尋找失踪兒子、父親和親人,軍政府嘗試指責母親為「瘋子」。及後, 1978年阿根庭主辦世界盃,國際間製造巨大壓力,五月母親成為世界的焦點。最後,軍政府最後在1984年被迫放棄政權,阿根庭回歸民主,五月廣場成為反抗軍政府和民主的象徵。

旺角、金鐘,佔領空間是喚醒群眾的記憶,跟教科書不同,空間的存在是政府不能磨滅,也不能改變。「鳩嗚運動」,香港人肆意嘲笑警察,腐女評論俊郎的警員為樂;性工作者在過馬路,被截查工作證明時,留下「無証件,我在砵蘭街招牌『xx少女』工作,下次早點來探望我」,警員一面尷尬;數百計男生在防線前,高呼︰「我要去「砵蘭街」消費」。個人的經驗和記憶將旺角的定義改寫,旺角被詮釋為有趣的反抗符號,多元的空間聚合個人的故事,重寫旺角和香港的集體抗爭歷史。只有空間尚存,創作和詮釋不斷發生,運動隨時升溫,向政權施加壓力。

還城市的理想

普選了無期,人大的頑固,至今未有鬆動。青年多談理想的失落,只能苦中作樂。如果年輕人和雨傘運動代表理想,政府和政客代表務實。香港在理想和現實有巨大鴻溝,不單是買樓、住屋的問題,而如何規劃我們的未來。

釋出善意,不是用警棍和暴力,而是助市民實踐理想。台北剛當選市長柯文哲的政綱,告訴理想如何變成政策。

香港大白象的基建,屢次被人詬病,九大的基建超支近七成,達1600億。市民角色除了付鈔,無法參與和管理工程。柯文哲承諾開放資訊(Open data),公開市政府的訊息,藉大數據讓市民參與管治,從巴士班次、運動中心使用量。 利用網路投票、參與式預算,跳出諮詢政治,提案、投票到討論都讓市民參與,不像現時港府空泛的諮詢。

香港難以圓夢,本地工廈音樂人和藝術家常受規劃法例困擾,擔驚受怕。柯文哲答應如果當選,三個月內是解決音樂場地(Live house)的問題,不再為消防和建築條例規限,並積極增加小型表演場地。港府卻傳出舉辦社區舞會請青年「宣洩精力」,高下立見。

運動,呼喚理想,我要真普選,背後一個更公義、理想和平等的生活。尋回理想的城市絶對需要政策落實,老一輩的建制政客回魂,左右政權,扮作苦口婆心,配上警棍,這是對話嗎?

告訴我們,為何要租劏房呢?何不恢復租金管制,控制租金飛升。為何炒屋炒票可賺大錢呢?何不考慮資本增值稅,讓炒家付上稅項。從理想到議題,再到政策,不論真普選、文化等政策,提出新的想像,年代選擇我們不只佔領,也是改變香港的潮流。

推介書藉︰
Bouvard, M.G. (1994). Revolutionizing Motherhood: The Mothers of the Plaa de Mayo

共產黨是國民黨的一場宿命!

圖:BBC

一海之隔的台灣民眾,再次以自己的智慧與雪亮的眼睛,告訴全世界,華人社會也能發展出成熟的民主系統,然而,今日暫且擱下民主,不作討論,畢竟,筆者發現討論國民黨的宿命比討論民主發展更有趣,而這一次的六都市長選舉,再一次延續了這個無法改變的宿命!

翻開中國的近代史,國共間的恩怨情仇,一目了然,從民國初建,中山先生的聯俄容共的政策容許共產黨員以個人身份 加入國民黨令共產黨得以茁壯成長,而其時在野的共產黨以之極強的滲透力,迅速令其立於不敗之地,而及後蔣總統雖五次剿共,卻從未得手,足見共產黨強勁的滲透力,把國民黨給比下去,及至國共合作抗日,雖名為合作,惟國黨精銳盡出,與"皇軍"正面交鋒。反之共產黨只在敵後進行偷襲、游擊,此一"合作"令國民黨元氣大傷,而共產黨則乘勢而起,及至內戰中期得以扭轉敗局,當然國共雙方的戰略亦促使大陸政權易手的局面,共黨以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成功擊潰國民黨,而這一次的服貿協議正正又是糖衣毒藥,利用台灣人民的恐共情緒,再次扳到國民黨。

歷史從不說話,卻永遠有跡可尋,從北伐、抗日、內戰到服貿,國民黨都無法改變被共產黨坑的命運,小馬哥,也許你真的老了,正如那個推銷保險之廣告所言「再鋒利的刀,也有生銹的一日」你已凌角盡失了,也許你的確只是向現實低頭,惟你不曾想到更多的群眾選擇堅持信念不認命,奉勸一句,真的 別再跟中共走得太近了,漢賊不兩立,歷史告訴我們,國共相剋,別讓先總統老蔣拼死堅守的半壁江山在您手上給毀了,畢竟,亡黨亡國的罵名,你擔當不起……我們不奢望什麼還都南京,反攻大陸,惟願那一面青天白日旗仍然能守護着中國碩果僅存的自由之地,民主之都!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