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名稱:黃玠「 2014 冬。Touch 」巡迴演唱會

黃玠「 2014 冬。Touch 」巡迴演唱會
2013,黃玠用溫暖的歌聲陪你度過許多下雨的晚上。
2014,他要繼續用他的歌聲,溫暖你,感動你。
『2014 冬。Touch』巡迴演唱會不只會有完整樂團編制,
黃玠還會發表全新創作,
並且翻唱演繹多首曾經影響過他感動過他的重要歌曲。
這個冬天,除了暖呼呼的的火鍋和被窩,
就讓黃玠的音樂 Touching You。

表演名稱│黃玠「 2014 冬。Touch 」巡迴演唱會
表演時間│2014/3/1
表演地點│Legacy Tai…

LINE Whoscall 宣布全面退費

LINE Whoscall 宣布全面退費

linewhoscall_

Whoscall 被 LINE 母公司 NAVER 收購後更名為「LINE Whoscall」,今日首次換上綠色新裝,所有功能全面免費。不過這項利多卻也引起先前的付費使用者怨聲載道。傍晚 LINE  Whoscall 團隊宣布,所有無限期方案付費使用者「全額退費」,月租、年租使用者則提供最後一筆有效訂單退費。申請退費的截止期限為 3 月 31 日之前。以下為 Whoscall Facebook 粉絲團公告全文:

大家好,我是 whoscall 執行長 – 郭建甫,由於與長久與使用者的接觸,發現有許多使用者的長輩對於離線版本的需求,而年節將近希望透過免費版守護更多的使用者,這是我們的初衷,希望能夠幫助更多的使用者。

但是我們卻犯了一個錯誤,我們遵守 Google Play 的七天退費機制,卻忽略了更多使用者的心聲,隨著新版本的開放,就收到許多使用者對於這樣做法的不認同,「使用者」一直是我們發展的核心,也是我們的根本。

你們的心聲我們聽到了,經過我們的團隊討論後一致決定: 所有的付費使用者正式進行「全額退費」,請原諒我們在處置上的疏失,也請未來持續支持 whoscall。

《退費須知》

1. 於即日起至 ~2014.3.31 止接受退費申請

2. 填妥下列表格:http://goo.gl/1M4Fmj

(請務必提供您的訂單編號,可於 Google Play 電子錢包內查詢,很抱歉若您未提供訂單編號,恕無法受理退費後續事宜。)

3. 月/年租用戶我們提供最後一筆有效訂單退費。

(例1:若您曾購買過月租,之後購買我們的無限期方案,我們僅退最後一筆交易-無限期方案的金額)
(例2:若您的月租訂單到 2014 年 1 月仍有效,我們僅退 1 月訂單)

4. 您的退費將於下一期信用卡帳單入帳

儘管笑吧,我們設想的是你看不見的未來

儘管笑吧,我們設想的是你看不見的未來

Portrait

本文作者 Ben Horowitz 是矽谷著名創投 Andreessen Horowitz 的共同創辦人。他曾共同創辦 Opsware 並擔任公司 CEO,公司後來被惠普收購。他現在是 Capriza、Foursquare、Jawbone、Lytro 和 Okta 等多家公司的董事會成員。

有理性的人讓自己去適應世界,無理性不講道理的人堅持在試圖讓世界來適應他自己。因此,世界所有的進程都得靠無理性的人來推動。

這句話來自 George Bernard Shaw,最近網上越來越流行一些數落年輕創業公司不是的文章、推文和評論,每一天我都會在 Twttter 上看到一些人譏笑某個創業 idea 有多可笑、某個創辦人人品有多不好或是某個創業公司必將失敗等等。

現在似乎正在興起一個運動,一個用自以為是的優越感來代替創業公司文化中所蘊涵的希望和好奇的運動。

為何要重視這個問題?我們為何要去在意創業氛圍在往錯誤的方向傾斜?為何關於一家創業公司的對與錯的看法​​是如此重要?

技術這個詞意味著的是找到更好的解決方法,雖然聽上去很容易,但做起來其實很難。找到一個更好的儲存數據的方式、一個更好的貨幣形式、又或者是一個更高效率的社交方式,以此改變人類幾萬年歷史沉澱下來的行為體驗,這事實上非常困難。

從某種意義上說,任何人都不可能從邏輯上改善任何東西。心理學中有描述過,如果一個人想要達到某個重大的突破,他必須無限期地停止對任何事物的懷疑。而現在的科技創業公司就是人們想像任何不可能的地方。

作為一個創投,人們經常會問我為何大公司往往在創新上停滯不前,而小公司卻可以輕而易舉地做到,我一般的回答也往往出人意料,大公司並不缺少創新的想法,但他們並沒有去執行是因為他們需要從上往下一大批人的准許之後才能去那麼做,在這過程中如果有一個自己為是的人感覺到這個想法有些問題,他常常會跳出來炫耀般地指出,又或是直接靠他的權力直接否決了那個想法,這就是原因。

這就把我們引到了一個話題領域:「做不了」文化(Can’t-Do Culture)。

創新真正的麻煩在於,往往真正具有變革性的創意在當時看來都是一個爛點子,不過反過來說這也是它們具有變革性的原因。創新能力很強的巨頭,比如 Google 和亞馬遜都是由它們的創意領導者管理,Larry Page 會自己去尋找那些看上去是個爛點子但其實創新性十足的想法,並且他會駁回那些認為這樣的想法不能實現的理由。

就這樣,他打造了一個「可以做」文化(Can-Do Culture)。

有些人很想把創業圈子打造成具有變了質的做不了文化的巨頭公司,我寫這篇文章也是想要轉變他們的想法,這是一個悲劇的趨勢。

關於對科技的那些輕蔑的修辭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有時一些批評也有道理,特別是對於一些不再重視創新的公司來說,但我們往往都無視了重點,給大家舉三個例子:

電腦

1837 年 Charles Babbage 開始著手打造被他稱為「The Analytical Engine」的東西——這個世界上的第一台電腦,被我們現在稱之為「圖靈機」,也就是說,Babbage 當時打造的機器只要有足夠資源,它的運算能力和現在最強力的計算機沒有區別,雖然運算速度可能會慢很多(好吧,其實是超級慢),但他的設計卻是和現在的機器匹配的。

0002

Babbage 並沒有成功打造出一個能夠運行的機器,因為在 1837 年,那就是一個野心過大的任務,材料都是木質的而且能源來自於蒸汽。最後英國的數學家和天文學家 George Biddel Airy 告訴英國財政部 Analytical Engine 根本沒用,這個專案應該被終止,政府最後也停止了對其的資助。直到 1941 年世界才又將Babbage 的想法挖掘出來,在他被懷疑論者迫害後幾近被人們遺忘的時候。

在近 171 年之後,他的想法仍然被證明是正確的,其實我想說最重要的不是 Babbage 生不逢時,而是即使是在 100 多年前的時候,Babbage 仍然有決心去實現自己的願景,他一直是我們現在很多人的啟示和鼓舞,而 George Biddel Airy 則更像是一個鼠目寸光的笑話。

電話

貝爾作為電話的發明者,曾想要將自己的發明和專利以10 萬美元的價格出售給 Western Union——當時最大電報行業最大的一家。但 Western Union 拒絕了,以下是當時 Western Union 內部的一些具體報告:

電話這個東西聲稱可以從電報線傳遞人的講話,但我們發現聲音很微弱模糊,並且如果距離越遠聲音就越弱。技術上來說,我們並不認為這個裝置可以在幾英里之外實現聲音的有效傳遞。

貝爾想要在每一個城市都安裝一個他們所謂的「電話」裝置,這個想法看上去就很傻。另外,人們為何需要另外一台裝置,當他們可以把消息發送給電報局再通過它將訊息傳遞到美國任何城市呢?

我們公司的電器專家已經把電報技術改善到了極致,我們沒有理由讓任何有著不切實際想法的外來者加入我們,他們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問題在哪,他們缺少對技術和經理事實的理解,並忽視了他們的裝置的限制,其實和玩具差不了多少。

基於這些事實,我們覺得10 萬美元的收購提議並不現實,因為他的裝置根本對我們毫無用處,所以我們不建議接受這個提議。

網路

現在我們絕大多數人已經認清了網路的重要性,但這其實只是一個現象。就像 1995 年一樣,天文學家 Clifford Stoll 為 Newsweek 寫了一篇文章,標題為「為何網路不能成為極樂世界(Why the Web Won’t Be Nirvana)」,我們來看看這個不幸的分​​析中的片段:

接下來還會有網路貿易(cyberbusiness),我們被告知會有即時的商品目錄,只需要點擊就能完成購買。我們將可以在網上訂購飛​​機票、酒店等,實體店將不再興盛… 那為何現在我居住的城市一個下午當地的電話銷售都比整個網路一個月的銷售額還要大呢?就算以後會有一個有效的網上轉帳方式(但這是不可能的),網路還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因素:銷售人員。

0003

看看這些聰明人的錯誤都有怎樣的共同點?他們太專注於分析現在的科技不能夠做到什麼,而不是去思考它們未來能夠做到什麼。這就是懷疑論者一直以來最常犯的錯誤。

做不了文化的壞處在哪?很諷刺的是,它讓那些懷恨在心者感到了傷害。一個人太專注於一個創意到底有什麼錯誤,他就成為了那個永遠不敢嘗試去做別人覺得愚蠢的事的人。他們忘了從偉大的創新者身上去學習,而只是不停地妒忌。他們如此固執,根本無法發現那些真正能夠改變世界的年輕創業者。他們的憤世嫉俗永遠無法激勵身邊任何人去做任何偉大的事。他們其實就是歷史一直以來所嘲笑的一群人。

停止憎恨,開始創造。

Don’t hate, create.

[本文編譯自:bhorowitz.com ]

尋路我城──2013年廣州書墟,我的扭扭筆記

走進廣州書墟 每年廣州書墟都以不同的主題作切入,引發「閱讀的多種可能」的思考。 2013年主題是「閱讀我城」,從城市出發,向時間前端抓取某個寫作/閱讀當下,啟示永遠在時間末處緊追著的你我,追尋此地最初和後來的樣貌。 三樓主展場,歐陽山的《三家巷》終於稍微作休息,暫離社會責任呀歷史使命呀等革命主題,藉由老出版、舊電影的展示,讓聲音、影像、文字重新回歸市井,對比廣州今昔。 少年時,對於自己傾慕古早時的繪畫、小說、器皿、建築、南北管、廟宇儀式的心情許多帶有愧疚,擔心自己是以西川滿(日治時期台灣日籍小說家,以異國情調書寫台灣風土和歷史)的心態看待舊時之美,也反思著自己是否不斷進行著打破再造的行為,恐懼它們都將成為殿堂博物館式的存在。如此一來,嚮往的心靈家園勢將死亡,也更加不可企及。 土地的技藝,土地的記憶 書墟開幕,音樂人歡慶即場演唱竹枝詞,儘管他嘆息自唐以來,文人創作取代了竹枝在鄉土的原貌,但聽到原籍四川的樂手以電音的方式演出,仍讓我驚嘆不已──每個再創作都具有它獨特的時代意義,只要你的身體帶有土地的記憶。(註:在演出中感於此曲種已再度復活,故文中“竹枝”二字不以書名號作標號。) 次日北京路225四樓,歡慶的講座──一個人的田野音樂紀錄與創作,人滿為患,到了必須夾緊輸尿管的程度(這也是書墟大部分講座的盛況)。講者歡慶現居大理,長期對民間音樂和音樂人進行採集。我們雜亂地跟著歡慶聽著俄底日火(彝族口弦演奏人)用口弦說話、演奏古調,聽著巫師喊魂,聽著傈僳族摩梭族的女性背讀家譜、唸數字、唱誦歷史、哄嬰、喊魂(此刻我已迷亂)…… 「音樂有其土壤,樂器和語言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歡慶在採集過程中,也挖掘自己創作的可能元素,迷人的地方在於,創作者和其田野對象一同活在裡頭。 同一個時間,三樓「女書傳家」,最年少的女書傳承者正演唱,由於語言的差異,我始終沒能聽進去,是否也因為如此,這門技藝對我保留了它的神秘性。我想到澳門的地水南音學習人,在出發前傾訴了學習技藝時,因為無新一代人可以對話的孤獨心境。一時間,我竟不知道這種心情,是不是傳統技藝在媒體繁複的時代中,所面對的困境。 然後羅維明和李照興兩位先生,繼續在珠江北岸重梳青樓史,從古代文藝空間講到女性書寫,從青樓女子回望社會運動,論文藝思潮與情愛,談邊緣份子和南音。在一次的座談中,再觀賞《胭脂扣》、《最好的時光》,再聽到杜煥昔日在茶居演唱的聲音,昔日烟花地的文藝氣息似乎就要呼之欲出。但可恨我的珠江印象中,夜遊船早取代花艇,車流行進間老屋「拆」字四立,當南方電視台《廣東精神要發揚》輕飄飄地日日「厚於德、誠於信、敏于行」唱不停,我知道音樂裡有多少不復出現的東西。濃重的本地底蘊,是最難重新塑造的東西。 看到《Homeland家園》雜誌的編輯許靈怡在座上,忍不住要和她約定福州再見,咱們得去拜訪雜誌上紀錄的在地美麗。未料靈怡提醒我們若想過去得趁早,因為老城改造在即,市井空間也將要消失,樹下說書場、故事講唱的生活場域都將成為「往昔」。 尋路 「尋路我城」,當人談起「我城」,「我」便是活在此地,有豐富城市經驗的個體。今日移動成為平常,是生活的一部分,而活著從不由戶口、身份制度來界定,旅人涉入我城,當「尋路」的行動開始,「他者」的概念就消融,「我」便出現。 「我」在找甚麼?一個模糊的地理詞彙,如:「西關」、「(珠江)河南」、「(珠江)河北」;「望廈村」、「基督城」、「蓮溪」;消費場域,如:狀元坊,營地街市、爛鬼樓;儀式,如:鑼鼓櫃,觀音開庫、舞醉龍、聖母巡遊;味蕾經驗,如:陶陶居、蓮香樓,祐漢;聲音,如:木魚、龍舟歌,地水南音…… 「我」最終可能找到甚麼?感官聲色?故事情節? 人。 懷舊的情緒是相當複雜的,宛如時間旅人,在時間之側,旁觀其不堪和最美。 若要消除這種不安,唯一的辦法就是成為它的一部分。讓身體變成舞蹈、聲音都變成歌、神祇是居民信仰而不只是儀式般存在,還有繪畫、器皿、建築等實體之物,所有的美有機地仍存活在市井裡頭。它們會成為來人尋路的線索,每個線索也都將包含「我城」經驗者的所有記憶,綜合而成就這方土地的氣質。想起在都江堰進行社區營造,經營「夏寂書苑」的夏莉莉引言何謂公益,「交出你的身體。」用身體活化,舊記憶即成為新的技藝。 拍攝者:施援程

有陳曉蕾的2013

等我發現的時候,時間之河已經流到了2014,過去一年悄無聲息的溜走了。時間是亙古的存在,只不過人類這種智慧生物賦予了它動態的意義,還將其切割成段。所以便有了年終總結,年初計劃之類的,也有了這一篇,為過去的一年看過的好書來個總結。 2013年,是忙於生養小孩的一年,“親愛的寶寶,你未來的世界會更好嗎?”因為腦子裡想的都是這個,所以看來看去也是重複幾本。但這幾本陳曉蕾的書真的值得推薦給大家。 《剩食》 你可知,糧食價格不斷上漲的當今,廚餘竟佔了香港的堆填區四成的空間(澳門的情況也差不多)?你可知,廚餘是垃圾裡的大麻煩,它污染可回收物料、散發臭味、腐蝕儀器?你可知,香港有專到麥當勞吃別人吃剩的薯條的白吃野人出沒?你可知,一群都市的阿姨推著小車去街市收集被遺棄的瓜菜,再煮成飯菜,免費供應三餐不濟的弱勢街坊? 在《剩食》裡,陳曉蕾走遍香港的餐廳酒樓堆填區,去搜尋食物如何被遺棄,又到何處去。 “垃圾,是放錯地方的資源。” 這是陳曉蕾所相信的,也是深刻說服我的一句話。從此,再不可以不假思索的把未吃完的食物倒入垃圾桶,因為,垃圾桶並非滋養我們的食物所應該待的地方。 《有米》 “ ‘搵食’不是向人低頭,而是向土地彎腰; ‘為啖飯’付出的,不盡是妥協,而是有尊嚴地腳踏實地。這幾年到處採訪,深覺香港遠比我們想像的富裕。”《有米》則為我們帶來了生活改革的各種可能。 陳曉蕾拜訪了城中各色綠活實踐者,有各種各樣的城市農夫,有用風扇和排氣扇製造對流代替冷氣機的大學老師,還有舉行全素婚宴、親手製作小禮品的設計師夫婦等等。原來,在這個喧鬧充滿物慾的都市裡,還有那麼多人沒有被商業文化蠱惑,而為了“拯救地球”這樣聽起來似乎只是漫畫裡的美少女,超人在做的事情,選擇一種更加質樸和貼近土地的生活方式。 當然地球是不需要被拯救,人需要拯救的是自己,選擇質樸的生活,自己難道就沒有得益嗎?書裡的實踐者們的幸福日子,那種你在城市的一個混凝土角落裡望穿秋水的生活,都是因為捨得放棄而自然的到來了。讀來讓人心裡暖暖的,充滿希望,也躍躍欲試。 作為獨立記者的身份,陳曉蕾保持獨立的思索,書寫環保、食物、死亡問題,最終,都是為了關懷每一個“人”,和我們的共同的未來。 最近她有一本新書《死在香港》,寫每個人都將面對的死亡問題,還沒有來得及讀,翻閱了幾篇已覺很妙:曉蕾總是能找到最為重要卻被眾人忽視的話題。為人母後,在自己的寶貝身上將未來具體化了,所以尤其感謝這些為未來書寫的,冷靜不隨大流的人。 我在2014年頭,向大家推薦陳曉蕾。

當今大馬:《南洋商報》前總編鍾天祥空降《明報》?

圖片取自文匯報,前右為鍾天祥。另鍾的新浪博客,有更多跟新華社、人民日報高層握手照。
原文標題:大馬報人空降明報掀警鐘 鍾天祥現居新加坡條件?(轉載為節錄,獲當今大馬同意);作者楊凱斌為《當今大馬》中文版創刊主編,現轉任《當今大馬》屬下網絡電視KiniTV(kinitv.com)執行長。

日前才在香港一項媒體公信力調查中,失掉香港中文報章首位的香港知名中文報章《明報》,傳出人事「大地震」,驚傳總編輯遭到撤換,並將由一名現居新加坡的馬來西亞資深媒體人出任新總編輯。

根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香港商台時事節目《左右大局》主持人李慧玲爆料指出,《明報》將由一位現居新加坡的馬來西亞人,取代原任總編輯劉進圖。

根據馬來西亞媒體界消息人士推敲,明報母公司世界華文媒體(簡稱世華媒體)極有可能「空降」到香港擔任明報總編輯的人選,就是前《南洋商報》總編輯鍾天祥。

馬來西亞媒體界消息人士指出,擁有國際辦報經驗的馬來西亞資深報人屈指可數,加上有關人選又是現居新加坡的馬來西亞資深媒體人,目前身在新加坡為亞洲周刊特約撰稿,並擁有「東南亞資深報人」稱謂的鍾天祥之身份呼之欲出。鍾天祥可能出線的另一個因素是,他長期為辦事處設在香港明報工業中心的《亞洲周刊》服務,與明報多少有點淵源。

《當今大馬》今日曾經數次嘗試聯絡鍾天祥求證惟不果。

鍾天祥生於1957年,現年56歲,中國南京大學中文系碩士及上海復旦大學中文系博士生。他在1980年至1988年出任《星洲日報》記者,1988年至19​​95年轉任香港《亞洲周刊》駐吉隆坡特派員。 1995年則出任新加坡《聯合早報》國際新聞組副主任至2006年,期間他代表《聯合早報》赴印尼雅加達開設《聯合早報》辦事處。

他隨後重返馬來西亞,從2006年11月至2009年10月擔任《南洋商報》總編輯及南洋報業控股有限公司執行董事。

代表張曉卿進駐南洋

鍾天祥出身《星洲日報》,更與世華媒體集團執行主席張曉卿的前心腹,星洲媒體集團董事經理劉鑑銓私交甚篤,因此當他在2006年被委任為南洋報業控股執行董事時,就被視為代表張曉卿進駐南洋報業

鍾天祥進駐南洋報業後,一度試圖大展拳腳提振《南洋商報》的報份,但最終受制於《星洲日報》獨大的形勢,不得不在3年後黯然離開。

《南洋商報》本是馬來西亞最有影響力的的中文報章之一,惟在2001年5月28日被執政黨馬華公會強行收購,逐引爆馬來西亞報界史上黑暗的「528南洋報變」或「南洋報殤」事件,掀起90名評論人宣布「罷寫」行動等反收購運動。由於強行收購掀起讀者抵制,《南洋商報》易手後報份一落千丈,市場則盛傳《星洲日報》業主張曉卿參與收購案,唯後者否認。馬華公會最終在2006年脫售股權予張曉卿。

張曉卿在掌控了南洋報業控股後,於2007年把南洋報業、星洲媒體集團及香港明報集團合併,成立世界華文媒體集團,一舉控制馬來西亞的四大中文報章——《星洲日報》、 《南洋商報》、《中國報》及《光明日報》,逾7成的中文報章,並積極在全球華人社區辦報,堪稱是中國大陸以外最大的中文媒體集團。

積極投資欽州工業園

張曉卿與中國大陸官方的關係密切也讓香港媒體關注。其屬下常青集團近年來積極在中國大陸投資「馬中欽州工業園」 。欽州工業園是中國和馬來西亞兩國政府合作的國家級產業園區,其姐妹園則是設立在馬來西亞東海岸的“馬中關丹工業園區”。

中馬欽州產業園是繼蘇州中新工業園、天津中新生態城之後,中國第3個由中外兩國政府合作的產業園區。常青集團是欽州工業園馬方牽頭公司,常青集團30年前已進軍內地投資,近幾年間內地投資迅猛,除欽州工業園外,還投資貴州中馬(常青)昌明經濟開發區等多個項目。

明報遭整頓換總編 員工聯署要求解釋

(獨媒特約報導)《明報》昨日(1月6日)傳出撤換現任總編輯劉進圖,將空降一名馬來西亞藉「資深傳媒人」取代之;《明報》編輯部員工隨即於昨晚成立「明報員工關注組」,發起聯署行動要求管理層解釋撤換總編輯的安排,及承諾不會改變編採方針。截至今日下午2時半,關注組已收集了140多個簽名。

不少互聯網上的評論均以「淪陷」形容事件,雖然被撤換的劉進圖曾被指為「梁粉」,甚至有指控說他曾延遲梁振英僭建的報導,但同時卻擔心空降編輯會全面閹割《明報》監察政府的功能。《明報》大股東張曉卿是馬來西亞傳媒大亨,與中共關係密切,是次整頓《明報》編輯部,相信與未來一年的香港形勢有關。

員工聲明要求解釋調動 憂新總編無力阻干預

明報員工關注組今午3時於明報大樓外舉行記者會宣讀聲明,要求管理層派出代表出席員工大會,解釋撤換總編輯的原因,並承諾不會改變日後的編採方針,繼續監察社會。關注組正就聲明收集員工聯署,至今日下午2時半,關注組集得約140個簽名,獲港聞一般組、偵查組、法庭組、政情組、文教組、中國組及星期日副刊全體成員支持。

關注組成員冼韻姬表示,《明報》員工對於消息感到震驚及難以理解,不知道事件是否與過去各間傳媒撤換總編有關。冼韻姬希望盡快收集所有員工的意見及簽名,直接交予管理層;至於若管理層不答應要求,關注組會否有進一步行動,冼韻姬表示未有決定,將會和同事討論。

冼韻姬認為,總編輯除了帶領公司及報導方向,更需要在關鍵時候阻止無形之手的干預。然而,一眾員工對空降的總編輯全無認識,不知道他是否和員工有相近的價值觀,擔心未能阻止無形之手的干預。不過,冼韻姬表示自己於過去半年未有聽過有無形之手出現,更沒有留意到任何撤換總編輯的先兆,不清楚今次事件是否和香港電視發牌事件有關。冼韻姬表示自己以及相熟的同事一定會繼續留守於明報,不會離職。

華文媒體大亨張曉卿掌《明報》 內地巨額投資

雖然關注組指未有「無形之手」干預,但《明報》管理層與中共關係密切,是次調動的政治動機始終明顯。

《明報》大股東張曉卿同時是常青集團執行主席,集團近年與中資企業合作,在廣西欽州開發屬國家級發展項目的「中馬產業園區」,首期投資額達18億元人民幣。

張曉卿可謂華文世界的梅鐸,他於馬來西亞控制六家中文報章的其中四家,包括《星洲日報》、《光明日報》、《中國報》及《南洋商報》。面對著這個壟斷的王國,在2006年大馬一群華人青年發起了「黃絲帶行動」作抗議,雖然未能左右大局,但令華人社群意覺到媒體壟斷的問題,越來越多人放棄傳統紙媒,改為上網看新聞。

張曉卿作為華文媒體大亨,當然是共產黨的統戰對像,2007年,大馬旗下嘅星洲互動網就抽起了六四的新聞,再一次引起華人圈嘅不滿。2013年10月中共新領導層習近平訪大馬與首相納吉會面,張曉卿以橋樑之態大談馬中的歷史淵源

《亞洲週刊》編輯部亦染紅

現時張曉卿在香港持有《明報》和《亞洲週刊》,其實早在兩年前,《亞洲週刊》亦曾發生可疑的高層調動,資深特派員江迅突然被升為副總編輯。江迅早年在上海時為中國新聞社記者,後來移民香港,一直與北京關係密切,於行內眾所周知。江迅曾被指是中共黨員,江控告對方誹謗,獲法庭判勝訴。

這次《明報》換總編之勢,與《南華早報》於2011年任命有政協背景的王向偉做總編的勢頭差不多。上任一年,南早的王向偉不單於李旺陽事件自我審查緊跟英文《中國日報》的路線,其後又決定不與屢次獲獎的中國線記者慕亦仁 (Paul Mooney)續約。令人氣結的是,這份報紙竟連續三年獲得全港「公信第一」的招牌,但最近社論卻把解放軍碼頭同解放軍軍營混為一談,連基本常識也搞錯。

張曉卿自1995年掌《明報》以來,雖然未有明顯干涉編輯自主,但其親戚任職明報集團管理層,若出現得罪北京政府的報導,編採人員會被召見「傾計」。

劉進圖護梁不力遭撤換 為來年形勢作整頓

《明報》內部對新的變動非常不安,員工希望管理層派出代表交代撤換編輯的原因,並承諾日後的編採方針不變。不少明報記者均表示會緊守崗位,亦有記者希望阻止空降總編。

據了解,劉進圖被撤換,其中一項罪名是劉於最近半年,沒有阻止刊出對梁振英不利的新聞。商台節目《左右大局》主持李慧玲昨日在節目中指出,《明報》編務董事呂家明曾指關於免費電視牌照風波的報導太多。《明報》於10月15日政府宣佈香港電視不獲發牌後,一連9日均以此事件為頭條。

據行內人士觀察,過往新聞批評特區政府並沒有問題,只是批評北京政府時需有所避忌,但今次劉進圖的罪名與批評特首有關,相信是因為未來一年形勢險峻,有政改、佔中等重要本地事件,政府需整頓媒體輿論。

記者:劉軒、黎子恆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原載於:地產小子的夢想家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恆基、新世界與培新發展的烏溪沙「迎海.星灣(Double Cove Starview)」今天正式開放示範單位給公眾參觀。價單說明「迎海.星灣」屬「迎海」的第二期住宅項目。在本博分析單位間隔前,就讓大家欣賞示範單位的實況。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週六售樓處現場人山人海,本博作者也要輪候接近一小時才能進場參觀。人潮如何將「迎海.星灣」的兩房示範單位逼爆?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大門

單位不設玄關,甫進大門就是面積約160平方呎的長方型客飯廳。客飯廳的闊度只有2.67米(約8呎9吋),外接露台。用家務必留意客廳窗頂有一列「不可拆除或改動」的防火玻璃。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露台

露台面積22平方呎,鋪上戶外木地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儲物間

儲物間長1.85米(約6呎)、闊1.635米(約5呎4吋),面積約32平方呎,數字上剛好能容納一張睡床,可惜此房不設窗戶。此房間除了冷氣機出風口外,樓底都較單位其他部分矮,假如住戶利用此房作書房、音樂室、遊戲室、靈修室或禪修室等用途,就要留意房間是否存在壓逼感。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廚房

廚房面積約45平方呎,設有「L」型廚櫃,外接工作平台。大雪櫃置於門後,使用時要將廚房關上,否則兩扇門或會互相碰撞。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走廊

走廊長約1.34米,面積約12平方呎,佔去實用面積約2.4%。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浴室

浴室不設窗戶,面積約35平方呎。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睡房1

睡房1的面積約52平方呎,住客若要同時安放大衣櫃和雙人床,確實要多花功夫。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主人房

主人房面積約55平方呎,設有「柱後窗台」。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迎海.星灣兩房半:人潮逼爆「清水房」

 

話說在參觀示範單位時,代理不斷標榜扣除各項優惠後,兩房單位的「開單價」可低至$450餘萬。代理不斷強調:「若以樓價$450萬,借80%樓價分30年攤還,利率2.15%計算,即使加息3%(要許多年才實現),月供由一萬三千餘元增至一萬九千餘元,增幅輕微……」

第一張價單並未包括這個示範單位,類近樓層座向的第19座28樓E室(間隔和面積相若)現時的訂價為$5,656,000,即使盡取60天成交5%優惠和「恆地會」5%特別優惠,樓價也超過五百萬。考慮置業的人士固然不要盡信代理甜言蜜語,要先考慮個人/家庭的負擔能力,並細心看清單位間隔是否合用。

 

汪雲︰有經營者向當局詢問巴士服務

交通事務局局長汪雲表示,曾有經營者向當局詢問巴士服務事宜,當局正跟進相關工作。被記者進一步追問有多少間公司曾經與當局接洽?汪雲回應︰「我所知道的訊息有限,所以今日無辦法進一步回應。」 他又說,關於繼續租用維澳蓮運的資產三個月,是破產程序的特殊安排,目的是保障公眾利益,普通的破產程序是不會有這樣的安排。「由於是特殊安排,還要看後續的情況,現階段不能夠透露得太多。」 有記者多次問及該租賃合同,政府花費了多少公帑。汪雲則正面沒有回應。只是說︰「整體的費用,政府會依法進行相關的追討安排。如果要行相關程序,就行相關程序,如果佢喺有相關不足的話,我哋會有保證金進行相關處理。」 昨日列席立法會口頭質詢會議的運輸工務司司長劉仕堯曾表示,維澳蓮運與政府簽訂服務合同時,已經以銀行擔保方式向政府支付6500萬元保證金,有關款項由政府保管,當維澳沒法完成服務時,則沒法取回保證金。而政府其他方面的支出,則會展開債務索償程序。

汪雲︰有經營者向當局詢問巴士服務

交通事務局局長汪雲表示,曾有經營者向當局詢問巴士服務事宜,當局正跟相關工作。被記者進一步追問有多少間公司曾經與當局接洽?汪雲回應︰「我所知道的訊息有限,所以今日無辦法進一步回應。」 他又說,關於繼續租用維澳蓮運的資產三個月,是破產程序的特殊安排,目的是保障公眾利益,普通的破產程序是不會有這樣的安排。「由於是特殊安排,還要看後續的情況,現階段不能夠透露得太多。」 有記者多次問及該租賃合同,政府花費了多少公帑。汪雲則正面沒有回應。只是說︰「整體的費用,政府會依法進行相關的追討安排。如果行要相關程序,就行相關程序,如果佢係有相關不足的話,我哋會有保證金進行相關處理。」 昨日列席立法會口頭質詢會議的運輸工務司司長劉仕堯曾表示,維澳蓮運與政府簽訂服務合同時,已經以銀行擔保方式向政府支付6500萬元保證金,有關款項由政府保管,當維澳沒法完成服務時,則沒法取回保證金。而政府其他方面的支出,則會展開債務索償程序。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