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塘重建流標的背後意義

原文刊於《信報》 4-8-2014「影子長策會」專欄,圖:Sun Yeung

市建局上周二(7月29日)的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第二、第三期流標,涉及1700 伙單位供應,雖然局方火速允諾於8 月份重新招標,但已令輿論熱烈討論。這與早前天水圍和白石角的流標不同,市中心的土地一向有價有市,今次的流標反映局方的發展策略有誤,重建模式極須重新檢討。

職員薪酬 問題所在

早前,4月30日麗新投得馬頭角新山道及炮仗街項目時,每呎成本近萬元,輿論已稱為「摸頂」,局方炒貴市區地皮的政策如走鋼線,結果招致流標,影響房屋供應。

局方已獲政府注資100億元,免去補地價,亦可動用《土地收回條例》;而觀塘市中心的重建項目由研究至今,已經歷八年,局方亦斥資成立專責應對部門,按理是志在必得的,但為何鎩羽而歸?

局方招標開價「進取」,當然是問題所在,但根源在於開支甚大——2013年行政費用為3.4億元(估計主要為薪酬開支,局方總部在中遠大廈為自置物業),每位員工年薪平均可達68萬,是房協員工年薪的兩倍(29萬)。

局方不乏大量前政府高官,如現任行政總監譚小瑩為前房屋署高官、觀塘項目總監李樹榮為前運輸署助理署長、總監馬昭智則為前規劃署荃灣及西九龍規劃專員,局方有如高官退休天堂,納稅人和舊區居民卻要承擔開支。

為保高薪,市建局的招標模式比政府更辣,除了地價,還要分享地產商的利潤,可說立於不敗之地。這次觀塘招標,除了地價80億元,再加分紅;灣仔的利東街項目,賠償成本僅約18億元。

為保障順利分紅,局方插手定價,推高樓市。2010年,新世界發展的董事總經理鄭家純在尖沙咀豪宅「名鑄」定價一事上,與局方展開罵戰,鄭指摘局方定價過高,局方卻推諉由獨立測量師估價,各執一詞,最後定價權還在局方。
收地自肥,苦的卻是舊區居民。年初,局方千方百計趕走觀塘物華街和協和街200多名小販,曾答允的「無縫交接」卻狡辯為「只是概念」,多番爭取,僅得一位小販可得到兌現承諾。但搬遷後,已失去昔日的社區網絡,小販生意大不如前。年初至今半年時間,為何市建局不能讓小販多經營半年,讓他們順利過渡?現在招標失敗,應還街坊一個公道。

以人為本 純屬虛言

觀塘地盤面積等於七個朗豪坊,局方一意孤行,讓二、三期項目一次過招標,涉及過百億資金,入場門檻實在太高,結果只有四間較大型地產商入標;市建局肉隨砧板上,賺盡不成,招致流標。

局方可免補地價,大地盤只會助長市建局免費吞下街道、巴士站和公共設施,像觀塘重建涉及300間商戶,等於三條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在觀塘消失,毀滅社區的特色。

2011年,市區重建策略檢討,局方的承諾被扭曲,「樓換樓」變成賠償加錢換樓,至今只有八人參與,反應奇差;有觀塘的個案顯示,原業主除奉上賠償,還要補200萬元才可「樓換樓」。

另一承諾是「需求主導」項目,由業主參與發展,變成業主要求收樓,不能分享重建成果;再者,雖然還未有項目落成,但局方已以「蝕錢」為由,要求檢討,甚至打退堂鼓。局方冠冕堂皇為「走數」,便以自負營虧為藉口,現實是因為高昂的薪金,無法達到以人為本。

現時多番賣地流標,招標創下數年來的新低,未來樓價漸走下坡之勢。市區重建愈加困難,局方難如以往一樣,收樓招標如取如攜。政府宜對市建局的角色、功能,甚至存廢作全面的檢討。

【853郵報。譚室超手記】 五條煙不是無可能

10589148_10152569170962254_1194787837_n

 

前幾日同兩位朋友一齊過大海。佢地都係第一次去的,岩岩21歲又放緊暑假,食完飯無野做,於是乎就坐夜船去澳門玩兩手嘞。

禮拜六晚坐十一點九船,即班無難度,因為賭仔無咁夜去,遊客唔會咁晏出發,嫖客就更加唔會咁遲。呢個鐘數,大家係一定要去信德買飛,因為中港城個邊已經開出尾班船。上到信德三樓,應該會見到兩個阿叔賣緊「黃牛飛」。唔好以為一定好貴,通常半夜三更水靜河飛,係會比正式去櫃檯買平至少十五蚊(原價$195)。

 

好喇,雀一聲就去到梳打埠,已經係星期日凌晨十二點九。發財車無晒,唯有搭的士啦。討論區傳聞話的士司機聽到目的地太近會拒載,我就淨係試過一次啫,不過係咁啱係氹仔撞正人地交更,一定要返過澳門先載。

碼頭過去金沙娛樂場,大約三分鐘車程就到,坐的士係唔會跳錶的,大家注意唔好畀人搵笨實。而且記得帶定散紙,以免蝕水,因為大部份司機係會用葡紙找續嘅。不過澳門係唔收十蚊硬幣,大家需要留意。

 

到步之後,兩位朋友急不及待各自兌換了兩千籌碼,不過就唔係好識賭規。遊檯之際,見到一張七口長閒,我即刻二話不說買返三千銀。點知傻強落晒二千蚊和,第一鋪就孤注一擲,我問佢係咪傻Q咗?阿奇就更加九唔搭八,走去買莊閒對子各一千。張檯出咗七口閒都無咩人,可能係角落頭嘅關係,隔離淨係坐咗兩個阿叔,光頭佬買咗三皮閒、另一件就二千。

停止投注,傻強同阿毛就好緊張咁款。光頭佬係度左甩右甩,點知係兩隻煙,把鬼,張牌乜都無使咩甩咁耐?咪住,阿奇呢個時候已經中咗閒對子,咁就贏萬一蚊!班長開牌,又兩隻煙,心諗有無咁多煙呀!阿奇中埋莊對子,再贏萬一,總共兩萬二。好啦,兩邊都要博牌。光頭佬叫班長先開,又係煙,傻強即刻大嗌「五條煙」呀!我好淡然咁答佢,百家樂五條煙有咩出奇呀?有八副牌架嘛。光頭佬無壓力啦,只要唔係公仔或者十都唔使輸。點知佢又係度慢慢甩,我又急尿,甩咗差不多半分鐘先至開,挑,又係煙!半打煙擺晒係檯面。咦?莊閒都三點,即係傻強中咗,贏萬六蚊。今次真係盲拳打死老師傅,拿返三千銀走人。兩位朋友話贏咗錢唔賭喇,要返香港,我話不如玩啲刺激嘅野,跟住就兌返現金走人咯……

 

(待續)

 

機械少女Z – 七十年代的機械人卡通,變身成可愛的美少女

日本動畫流行賣萌,飛機,槍械,戰艦,什麼東西,也可以變成可愛的女孩子。這套「機械少女Z」,則是把七十年代的超級機械人,連同一眾敵人的機械獸,統統變成可愛的美少女。主角「鐵甲萬能俠」三姐妹,保衛光子町,對抗侵略者阿修羅男爵和她率領的機械獸少女。還有一眾其他機械人少女,如太空魔龍,三一萬能俠,金鋼飛天鑽等客串出場,來爭奪主角的寶座。

這套動畫只有短短九集,每集大約十分鐘。故事內容什麼的,當然是以輕鬆搞笑為主,劇情玩得很瘋狂,惡搞古老機械人卡通,每週一獸的老土劇情。機械獸少女楚楚可憐,明明是侵略者,結果變成給主角們欺負。主角們美其名保衛商店街,可是破壞力卻驚人,比正牌壞人更恐怖。敵人來襲的花款也很別開生面,從學校運動會,冒牌萬能俠妹妹,溫泉演唱會,無厘頭方案層出不窮。最抵死的是無敵機械人免費試用,打到主角們毫無還手之力,不過有活動時間限制,購買完全版要等下載安裝軟體。劇中的阿修羅男爵最出位搶鏡,甚至我認為她才是真正的主角,一方面要應付上司地下帝國的無理要求,另一方面要又照顧一班無能下屬,最後還因為公司削減開支被炒掉,充滿職場上中級管理夾心階層的無奈。

希望「機械人少女」系列可以長拍長有,玩完七十年代的機械人後,再玩八十年代的機械人,宇宙大帝,六神合體等,一路玩到九十年代的福音戰士。如果有辦法弄到授權,拍套高達MS少女就最好玩了。

原文連結

開在湖泊上的華麗巨型蓮花建築

the_lotus_building_1.jpg?itok=zgYXDt9_
最近在中國大陸江蘇省開出一朵巨大的蓮花造型建築,總佔地約 3.5 公頃,由澳洲工作室 studio505 打造的《the Lotus Building 蓮花會展中心》,用作江蘇省武進區的文化地標以及各種展演活動中心,包覆在主建築外的瓣型鋼骨群優雅而豪邁地綻放著,就像一座大型裝置藝術,不只美化了週圍景色,更是建築技術與建築藝術的完美結合。

閱讀全文

避雷針不足 柏林機場管理局想宣布北客運大樓完工不果

柏林 - 當地新機場開幕長期受工程拖延和遲遲無法落成的醜聞影響,管理當局日前想宣布北客運大樓完工,可供使用,但被安全督查組織 TÜV 否決有關決定。 而理據是該組織發現新大樓避雷針明顯不足,很多地方後備柴油發電機的數目也不足,因此不能宣布完工。 而有關當局,唯有取消有關宣布,但其實更奇怪的2012年至今,柏林新機場計劃還沒找到企劃公司,協調工程進度。 柏林紀事報

「一次性交一年」

10527571_10152536700607225_613556607023761615_n

 

近來香港的流行用語,愈來愈大陸化,其中一個「性」字,尤如病態,堪稱為語病中的「性」病。

大家有留意到嗎?近來香港人都很喜歡說「原則性」,「一次性」,「嚴重性」,這個性字就和「兒子生性病母感安慰」一樣,令人咋舌。

這種「性」病其實怎來的呢?他是出於西化中文的問題,由於把英語直譯,所以很容易產生些漢語結構下,明顯有語病的句子。

這種語病,不止香港,在台灣也有,但程度卻遠不如隔江的強大國度嚴重,他們什麼也加一個「性」字,在普及「性」來說,遍及整個大陸,影響香港。

現在,香港每個人也喜歡加個性字,附庸風雅,聽上去,如在妓院風花雪月。

 

歐化中文的源流,始在民國開放時,五四運動之後,當時,英語大量翻譯至中文,文人短時間內不能完全戒除英語直翻的翻譯問題,當時,如朱自清﹑魯迅,林語堂,亦有表述漢語與西化中文間的矛盾。不過可幸,亦因這批主導者文學根底厚,所以未對後世影響太多。

但在國民政府遷離到台灣後,中華人民共和國立起,開始了狂亂時代,瘋狂的欲建立自己的獨立文法,毛澤東在世時,已經不斷想改革中國文字系統,例如中文的拼音字母化,什麼也試過,逐漸遠離了原本的漢語系統,令病語四起,流傳至今。

於是西化句,就不斷西化漢語,遺禍至今。

其中的「性」病,可謂大陸語病中最為嚴重。

並不是不能說「XX性」,例如﹕「機動性」﹑「可動性」﹑「擴充性」,都可以用。但這些詞彙首先需要是學科上的專門用語,或是一個既定名詞,而不可以是如「原則性」﹑「一次性」的意譯用語。

以上例為例,「機動性」,本身是指機械的可動與適應性能,不能單單以關節機動力,靈活度等去解釋,故不能被其他詞彙所取替。

又例如﹕「擴充性」,所指的擴充,是指特定機件的擴充空間,而不是任何的擴充可以取代。

 

 

但如「一次性」,「原則性」,基本上並非既有專門用語,多數是用於形容詞,亦可隨時取代。

一次性,是指一次的話,其意思包括「即用即棄」,或「一次完成」的意思,這已經明顯不是專門用語,而其用法,更是可隨時被取替,「一次性用品」,還勉強說得通,但「一次性交付房租」(???),「新張美容,免費一次性體驗」(???),就明顯有極大問題。

「一次性交付房租」,可改作「一次過交付房租」或「一次需交整份房租」,時間自己加上去。

「免費一次性體驗」……直接寫,「免費體驗」就好,如果怕有瘋狂客再來,就寫「免費體驗一次」就好。

這總比什麼也用「性」解決好。

 

實際上,那些可流傳的XX性,當時主要是理科的工業用途,由於理科生文字造詣不高,所以釋詞時保存這些「性」的說法,但其「性」多數是指「性能」,「機能」的縮寫,並且是為針對一些當時新接觸的工業概念,在面對新語時,被正當採納,而非是把一些既有概念,「性」化的意思。

故此,妄自把什麼也加上性,像很可靠,變成可靠性很高,原則上,變成原則性來說,根本就是一種自我破壞的大陸漢語傳統,是一種自我西化的程序。

而如果我們想保留真正的本土中文,說我們既有的文字,大家就不要患上性病。

 

最新金童玉女情侶誕生!「超殺女」克蘿伊和貝克漢長子交往ing

記得前陣子超殺女克蘿伊(Chloe Moretz)和布魯克林(Brooklyn Beckham)被拍到一起開心玩滑板;打算打算進軍好萊塢的布魯克林還約克蘿伊出來共進晚餐嗎?當時就各方猜測兩人之間可能不只是純友誼關係,大家也十分期待看到這對金童玉女最後能真的走在一起(真的超配!),而最新消息證實:沒有錯,15歲的布魯克林和17歲的克蘿伊的確交往ing!

 

消息表示,兩人於巴黎時尚週結緣,但因為都還年經,克蘿伊似乎沒有太認真打算要有段穩定的關係,但兩人的確是在「try tr…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