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a,Kpop,陳奕迅

 

可能你唔知,Mnet Asia Music Award(下稱Mama)已經第三年落戶香港。但今年,因為一個陳奕迅,一首《浮誇》,洗版了,你知道有班泡菜黎香港搞大龍鳳。

利申,我係一名泡菜L。所以對於有人肯現兜兜拎二千銀睇個show的人,我絕對明白。所以,我唔會恥笑任何人。

陳奕迅唱得好唔好,就視乎你認為一個歌手既現場演出應該係好好咁完成一首歌,嗌嗌嗌唔停;定係講唔上完美,但感情豐富,好似講自己故事咁。至於點解揀《浮誇》,信眾們可以自己參透下「神」既意思。而從技術層面睇,就擺明係騷「quali」喇!

 

感謝Mnet,有說香港依家亂到暴動咁,但今年仍然邀請到GD、太陽、IU、Exo等既國寶級「外交大使」黎香港,而且仲全場爆滿,唔通呢啲人唔怕俾暴徒打死?有冇高官同藍絲帶可以出黎講兩句,尤其係個位旅發局主席加娛樂大亨。

好多人話陳奕迅今次既出場費應該好和味,Of course!Mama既下半場,你記得邊個係Eason出場之前出場嗎?係朴總統呀(雖然係錄影講話)!你有冇係任何一個音樂頒獎禮見過梁振英(Sorry其實冇人想見到佢)?簡單黎講,Mama絕對唔係單純既喊喊喊,多謝paco樂小姐楊生神佛老婆仔女既港式頒獎禮,而係南韓外交政策既其中一個「重中之重」活動。而頒獎禮背後更係孭住一條強大既產業鍊(旅遊、化妝品、服裝、電子產品等下刪一萬字)。梁振英,你識條鐵咩?

其實聽到劉天華上台頒獎要講普通話,真係要借之鋒名句「仲難聽過粗口」一用。如果你有睇過韓國既綜藝節目,就知佢地一定唔會混淆強國同香港。但點解?都話左係重要外交活動,你要睇下大老闆想討好邊個至得架。

 

每次睇mama,尤其係香港搞呢三屆,都會諗一個問題:「點解都係同一個地方,人地可以搞得咁好?」還記得每年香港既亞洲流行音樂節(製作係由大台承包的),唔係啲音響無喇喇無聲,就係鏡頭唔知影左啲咩,每次都馬騮遮眼。

作為一個泡菜L,我不諱言,有7成kpop偶像係唔識唱歌的(呢個數字可能已經算保守)。但係極度商品化同太多人唔識音樂(包括我)既大環境下,音樂就無關技藝同創作,it is all about Marketing!kpop既行銷計劃同動員能力我唔花口水再多講,反正網上有更多更鉅細無遺既論述同文章。但可以肯定,靚仔靚女,睇樣同睇身材,一路都只係吸引初階kpop fans,同唔了解kpop既人既錯讀。可惜係香港好多所謂資深傳媒人都係咁諗,但個遊戲根本唔係咁玩。最簡單,你問我香港鍾意「都教授」金秀賢既人多,定鍾意其貌不揚既Runningman中年男主持劉在石既人多,分分鐘後者跑出。

偶像往往被包裝成一種「態度」或一種「性格」,某程度同你買電話一樣,你消費既唔單單係功能,係生活態度。例如GD就係「潮」,有才華。當然,呢啲你可以唔認同。但,所有消費都係唔理性架喇!

 

今次「陳奕迅化身民族英雄唱贏泡菜明星」既逆向操作之令人讚嘆。Eason型左、香港人爽左(朋友話微博好多強國人講為國增光,哦)、mama賺左話題性,三贏!大台,我已經無心情再羞辱你,但都唔該你睇下求婚係幾咁低手。

最後,我只想講一個現象。就我所知,今年mama有三位香港歌手出席。以eason既年紀,絕對可以生得出exo(年紀最細既成員係20歲)。而劉華或者譚伯,好彩既話,bts防彈少年團做得佢哋個孫(年紀最細既成員係17歲)。你問心,三十歲以下既任何一位/一隊香港歌手,你識唱佢多過十首歌既有幾多位?如果因為一首《浮誇》你沾沾,咁你同啲大人叫學生立即退場,話你哋已經贏左有咩分別?

 

《選戰》另類救港的政治啟示

選戰

 

看《選戰》,不能不說其取材背景與極大香港政治現實的相似度,雖然加入了政黨能參與特首選舉的異數,但整體而言仍無礙觀眾對劇情合理性的認同,最起碼參照民建聯與民主黨的「振民黨」與「民自黨」的黨內內鬥已叫觀眾的戲癮難止,拍案叫絕。要細談《選戰》中的人物,那便不能不談劇中兩個關鍵男主角韋文軒和張癸龍。

 

韋文軒(潘燦良飾),具體出鏡戲份甚少(截至第三集),但卻是故事中整個靈魂人物。不少觀眾在第一集已好奇為何一個支持公民提名的民主理念的無黨派候選人韋文軒,持著「公平」的選舉口號,能在2017年出閘出選、甚至在一人一票下當選特首。劇情描繪如果他真的當選特首,他是全香港七百萬人在現時政治困局的希望,在故事中有著猶如傳說中光環的存在。

這樣聽起上來有點像剛上任台北市長的柯P柯文哲。

但要知道香港與台灣是兩個世界,在香港如無中央祝福或支持,在現有商界、親中政界壟斷的小圈子選委會取得足夠提名票出閘可謂難過登天,更遑論當選。而在韋文軒當選特首隨即身亡後,香港仍然陷於官商勾結,小圈子選舉的困局中,故此其妻葉晴五年後同樣打著「公平」口號出選,開展故事。隨著劇情也娓娓道出韋文軒的背景來歷。第二集開始透露原來他是振民黨原副主席,也是前行政會議成員。這樣看來他有這麼強大的政商人脈支持便顯得合情合理,女主角葉晴在五年後仍能有商界人士出錢及提名票支持可謂全受其先夫之惠。劇情講述富豪卓天凡因受韋文軒以其職份而幫了一個大忙(有理由相信就是第三集所言韋以其行會成員身份洩密以換取卓天凡等富翁給予的三十二張提名票),而選擇在中共全封殺下匿名助選葉晴。可見這個韋文軒確實不簡單。

 

張癸龍(王宗堯飾),本劇男主角,形象放蕩不恭,但卻是本劇中最深明政治為何物的可怕人物,也是葉晴參與這場選戰的最主要推手。當葉晴還是代表罷工的碼頭工人抗爭陷於膠著而苦於無計可施時,張癸龍甫出場已代葉晴與碼頭公司談判好,以自身振民黨的要員的身份(時任振民黨參選人陸偉陶競選辦政策主任、振民黨主席宋漫山的心腹),以立法會最大黨振民黨會考慮在興建新碼頭公司的方案上投反對票為誘,迫令碼頭公司為保障利潤不會被分薄而答應工人的抗爭要求,讓葉晴取得抗爭勝利的光環。表面上是人民抗爭勝利,實質是背後的政治利益交易。張癸龍更道出「政治就是一場交易,你要有東西令人和你交易,別人才會肯交易」的警世名言。作為實用主義者的張癸龍,不拘泥於意義與手段的美學,在往後他能為自己/葉晴選舉爭取最大利益的東西,不管是以機密文件勒索富商、欺哄葉晴、與宋漫山互相利用等,他都會選擇去做。張癸龍就是讓我們看到一個活在政治世界的人的真實模樣。

 

從這兩個圍住葉晴這個代表理想主義的男人中,《選戰》其實告訴了我們如果要在這不公平又不義的遊戲中生存,一些殘酷而現實的啟示:

要改變社會,必先積聚資本;

要建立資本,必需要一段長時間的忍耐和潛伏;

而這種資本建立的手段,往往就是理想主義不能接受的反面。

 

張癸龍和韋文軒要有著自己的影響力,依附做最大建制黨振民黨的代表,積聚夠一定政治資本後,才能自己走想走的路。張癸龍聲言為部署葉晴在碼頭公司談判取得勝利後參選特首的計劃足足也部署了一年,而韋文軒的特首之路可想而知。當葉晴聽到記者指韋文軒曾為自己私利選特首而洩密時,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理想正義的丈夫竟然會這樣做,葉晴自己也因為一直相信著丈夫的公平無私而不顧自身利益去幫受欺壓的工人,張癸龍屢勸無效後,只能說出韋文軒當年只說要做人民的公僕,並非聖人。第三集強烈描繪了葉晴內心的強烈掙扎。

 

如果套回現今的政治環境,運動固然浪漫與理想,但最終確實成效能走到如何?

何時應著重理想、何時要更強調結果?

如果葉晴從來沒有韋文軒及張癸龍的幫助,她能走到幾遠?

 

同樣,甘心做韋文軒與張癸龍的人,他們能橫眉冷對千夫指地走下去?

他們能一直「勿忘初衷」嗎?

最大的疑問是,當人民要對付大惡(專政、濫權)時,除了要以次的惡[The Lesser Evil]的手段(攀附權勢、政治交易、以暴制暴等),就別無他法嗎?

 

人工智能導致人類滅亡?人的心智才是主因

the-animatrix-4ff955003061a

 

(注意:本文內容涉及《Matrix》前傳劇透,慎入。)

 

幾日前,著名物理學家霍金在訪問中說,人工智能將導致人類滅亡,原因是人類於智能上的進化不夠機械快,最終會被取而代之。是次訪問再次引起有關人工智能的討論,例如有科學家反駁說,至今人工智能的智力依然不及人類,機械依然受制於人。不過,討論似乎忽略了一點。最重要的問題不是人工智能何時會發展純熟,或者有無可能發展純熟,而是人類的智慧能否應付「異己」。

 

《Matrix》的前傳(見《Animatrix》和《Matrix Comics》),深入探討了人類對機械的態度。有一個機械人,每天被主人喝罵、奴役。被恐嚇會將其送回工廠毀滅之後,它居然失控殺死了主人。

上庭受審時,機械人自辯說:「我是自衛殺人,我不想死。」它的律師則說:「人類曾經以同樣的態度來面對不同種族的人、有異於己的人。我們正在犯同樣的錯!」後來機械人輸了,被處死刑,結果大批擁有人工智能的機械人暴動,雖然失敗,但最終順利離開人類社會,自立成國。可是,人類嫉妒機械國快速的經濟發展,即使機械國希望和平共存,仍然拒絕承認該國,後來更主動開戰,圖將之纖滅。

 

面對人工智能,面對異己,人類應該採取什麼態度?人類又應該如何自處?這些關乎到的不是人類的智力,而是智慧。今天,有政權為了保護自己,不擇手段,滅絕人性和道德。對人已經如此,更遑論是機械了。人類製造機械,予之人工智能,卻時刻擔驚受怕被背板。提升電腦的智力,同時又沒有能力承擔後果,這不是很諷刺嗎?以人類暫時所展示的智慧水平和道德承擔,根本不足以應付進階的人工智能,招致機械的反叛也不出奇。《Matrix》、《2001太空漫遊》、《未來戰士》、《人工智能》等電影,還有無數的文藝創作,都表達了這訊息。

即使有一天機械軍團將我們滅絕,人類都只可以怨自己。人類縱容內心的自私和貪婪,只求計算和操控,放棄了對智慧、價值、道德等等的追求,變相將自己降格成比起機械更低等的存在。只有「人」才可以滅絕了人性,繼而使自己滅亡。人工智能反咬人類,也只不過是順勢而行而已。你以為很誇張嗎?望望周圍,望望這個社會,人類如此醜陋的一面,我們還見得少嗎?

 

皇仁仔看教育局:維穩軸心 浪費資源 貶低教育

皇仁

本文有不少校內外傳聞,雖大多為學生親身經歷及得知而口耳相傳,但教育局必矢口否認,真實性確有一定疑問。

 

教育局,依名字看,應是做好教育下一代的決策當局;但現今,它只是一個搞教育產業,兼做維穩洗腦,於學校粉飾太平的一群庸官。在這個維穩過程中,有大量資源、人力都被教育局浪費,教育的意義甚至被貶低、糟蹋。

為甚麼筆者會這樣炮轟教育局?因為這就是我們學生的所見所聞。國教一役、歷史課本的偏頗,以至朝令夕改的教育制度,相信人人歷歷在目。但是,維穩洗腦總要從外面看不見的細微位置著手-事實上教育局的維穩魔爪早已伸進以自由風氣聞名的龍頭官校。讓我們由小到大一一細數。

 

旗下講話 力挺中共

現時基本上全港所有的學校都會定期有升紅色星旗以及抽氣扇旗的升旗集會,至於我校頻率應該比其他學校低,只有每月第一個上課日的一次。本文想談的,不是升旗,是升旗附帶的「旗下講話」。旗下講話當然是講中国,但永遠都只有一位老師負責,該老師平時風趣幽默,甚得民心,但談起中共特別眉飛色舞,大概是他常自詡有位年青貌美的東北老婆。即使他最主要從歷史或文化探究中國,但一談到國共內戰,甚至國際關係角力等事項,該老師卻絕大部分時間向共產黨臉上貼金,雖然他於大躍進及文革等話題持反對、不滿立場,但仍無法彌補他於有比較時偏袒中共之有立場言論。

從今個學年開始,至雨傘革命後都無進行過升旗,但取而代之,於下文會提及的公民教育組舉行的政改及佔領公投舉行前,該老師據聞根據教育局指示,亦有一場講話,內容大多是藍絲page常用技巧及新聞揉合成講稿,所謂中立希望同學投票一說蕩然無存。

他最近談及他的觀點:他其實亦支持民主進程,希望創新進步的年輕人與保守的政府及大眾互相尊重,妥協協和;但不管老師是否有意還是無辜受指令而行,筆者只知道有如此的活動,原因就是有如此的政策,而政策是教育局訂立的。而根據公民教育組facebook專頁,公民教育組創立於1985年,旨在提高各同學的公民意識和時事觸覺。香港回歸祖國後,該組亦致力加強同學對國情的了解,從而提升國民身份的認同。上述活動確是加強同學對国情的了解,卻從偏頗角度嘗試強行提升同學国民身份的認同。我們應該感謝教育局為我們提早預備中港融合,與大陸思想接軌,確有先見之明!

 

局長到訪 洗太平地

我們的吳克儉局長,當然體察民情,經常紓尊降貴探訪不同學校,否則也不會集大成提出國民教育這傑作。去年11月1日局長到訪我校,同學竟然前一日才得悉,還要「被代表」,代表我們的包括學生會、訓導組、輔導組和圖書館領袖生等共10多人,我們又如何可以讚許吳克儉局長的德政?於是,有同學在小息印刷了一張「教育政策本土優先,唔得掂下台請早」的小字條(真的很小,只有半張A5 size)貼於校園內一向張貼各項宣傳海報的柱上,不仔細看一定淹沒於A4彩色海報海之中。

校方於張貼後十五分鐘內,善用人力物力,包括校務處職員有如「超級放大鏡」的千里眼以發現字條,訓導主任的深思熟慮及靈巧的一雙手,把「沒有代表」的字條輕輕撕下。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吳克儉局長就被蒙在鼓裡了。

事件雖小,卻引起於facebook page「名校secrets」連日討論,更有幸得蘋果日報隔牆有耳刊登,而事後學生會會刊「匯聲」亦有探討。校方也於其後的上課日(11月4日)召開教師會議。但最為善用校內資源處理的,可數舊生會接得投訴,連番開會,可見教育局一番苦心促使我校資源運用得宜,以事件證實我校行政架構健全:

「校長李瑞華於2013年11月12日出席舊生會執行委員會會議,回應執委就早前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到訪母校一事及所引起的相關事宜的提問。有關會議紀錄於2014年1月14日的執委會會議上獲得確認及通過。」

我們真要答謝局長,我校不同部門竟要為如此瑣碎之事大造文章,真是教育局投放的資源的一種有效運用!

再者,學校更借此機會,教導我們要盲目尊重局長,要學懂現今傳媒從商之道「自我審查」,要習慣「被代表」,要壓抑反對聲音,要不為自己、學生、社會發聲,學生代表們更學會精湛演技,實在是「全方位學習」。前校長李樂然先生整合的皇仁五大核心價值其一正直(Integrity)可謂無影無蹤。

 

佔領公投 突遭刪改

雨傘革命如火如荼之際,我校公民教育組鑑於人大831決定及引發的佔領事件,於11月13日舉行了政改公投。該公投原訂題目如下:

「1. 你是否贊成人大通過的政改框架?
2. 你是否贊成立法會通過按人大框架制定的政改方案(袋住先)?
3. 你是否贊成市民以佔領行動爭取民主?」

但於11月12日六時許,公民教育組突然於社交網站刊出聲明,刪除有關佔領之公投問題,原因為「法庭已完成有關佔領行動的司法程序並已頒布臨時禁制令」。這麼無理的原因,明眼人都知道,這是校方甚至教育局對「公投」這敏感字眼的維穩打壓決定。

這決定到底從何來?且看看有關學生的所見所聞及校內傳聞:

其實公投題目是公民教育組同學制訂的。登上蘋果後被教育局發現,有一個不知道甚麼負責學校發展的甚麼甚麼秘書長,掌控官立中學大權。他當然不滿,說要取消整個「公投」,就跟校管會主席投訴,將壓力加諸於我們的李瑞華校長。李校長得到上次的教訓,今次不畏強權,堅決說不,教育局說至少要取消第三題,所以校長只好與負責老師及公民教育組同學相討,最後讓步。

還有一條流言,聽聞校長凌晨兩點因此事緊急打電話予負責老師,老師凌晨五點再打電話告知負責同學。如果屬實,教育局真是於善用人力資源上再下一城,把香港提倡的高效率精神發揮至極致!

且不管傳言是否屬實,我只知道此更改漠視同學表達意見的權利。公投開始時以同學踴躍就政改議題表態為目標,而在議題中,佔領事件無庸置疑地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在未有特殊原因下突然取消問題,其實只是貼近大陸維穩漠視人權的一套,教育局真是用心良苦以實例教国情!我們不應該說教育局扼殺同學在合理途徑公開表達的權利,應該包容他們這群狗奴才。

更甚的是,題目改動與公民教育組宗旨背道而馳。公民教育組旨在提高各同學的公民意識和時事觸覺,被取消的問題卻正是社會輿論爭論點及熱門話題,並不切合社會現況;卻切合中国特色,真是中国式公民教育,是劃時代的時事觸覺!

投票因此更流於表面,同學可能失去刺激獨立批判思考的機會;不過這不正是葉劉羅范之人代表取消通識必修的「主流民意」嗎?學生是不是應聽從於社會打滾多年的成人的意見,想法單一,才易於管治,締造和諧社會呢?

 

掛真普選條幅 校長傳降級疑雲

就於上個月的18日下午5時,校舍高士威道正門外牆上,有同學掛上「我要真普選」條幅,實不相瞞,筆名正正是這次行動的一員。不要誤會我想領功,筆者絕無泛民撐腰,錢都是同學一起付的,也沒有第一梯隊教筆者泛民常用技巧「搶光環」-正如市民說V煞面具都是暴徒一樣,小弟躲在筆名後面還搶甚麼光環呢,只是利用傳媒筆墨「暴力衝擊教育局」而已。

這計畫其實只有不足一星期的準備,時間倉促的原因,只是因為學生們得知當天放學有學校管理委員會會議,席上有教育局首席教育主任(專業發展及培訓)黎錦棠先生,以及校方、舊生、家長代表,天時地利人和之下,我們秉持皇仁核心價值-追求卓越(Pursuit of Excellence),當然要好好善用,何樂而不為?

懸掛期間,不少同學,甚至於校內參與活動之舊生都拍照留念,記錄表達自己訴求的歷史時刻。但有學生反應是:「這個不代表學校」「為何要掛正門」「為甚麼要搞得這麼大」,只想問,難道公投不大嗎,還有,一條banner可以代表學校,這學校超過150年歷史真的白過了。這也許是教育制度製造順民的成果。

條幅懸掛了約50分鐘被校工移走,首席教育主任黎先生才步出校門,據蘋果日報報導,他回應我們掛上條幅,指「學校係教育嘅地方,做番我哋教育要做嘅嘢」。筆者想請問黎先生,教育要做甚麼?翻查教育局網站,吳局長於歡迎辭寫道:

「在香港,教育的目的是促進學生的全人發展,培養終身學習的能力。教育能夠讓學生發揮潛能,提高個人質素,也有助加強香港特區的競爭優勢。」「特區政府一直十分重視教育。我們的目標,是逐步建立可持續發展的多元化教育制度,讓年青一代有充分機會發展個人的興趣和才能,實現抱負,並且對社會、國家以至世界作出貢獻。」

「實現抱負」-話說我們最逼在眉睫的抱負,是公民提名真普選,取消功能組別,其一原因就是「加強香港特區的競爭優勢」「對社會、國家以至世界作出貢獻。」因此我們才以直幅表達訴求,想實現年輕一代的抱負。

 

教育局口不對心不是最離奇,更離奇的是以下傳聞:

secretstory

「1. 留意學生負面情緒,要灌輸正能量,做好生涯規劃。
2. 要多介紹大陸現況、國家的發展,可多辦交流活動,或參加EDB為同學搞的旅行團。不是有沒有做,而是要有效能!
3. 要多教育基本法,不是有沒有做,而是講效能。」

只是此點,足以看清教育局的決策重心,就是維穩、洗腦,「是要有效能!」

 

另外「其中曾經在校掛普選BANNER的皇仁校長李瑞華,被訓斥當日學生在校管會會議期間掛BANNER,是否得到校方通水默許,曲綫向EDB官員示威。」也是引人發笑。多年來的自由學府,豈是一個校長默許而成的,我們才沒有那麼看得起校長。也許是教育局以為它下面的官校都是「小教育局」,人人都搶著做「阿爺」「特首」派下來的命令,沒有默許甚麼也不能做嗎?

最慘情的是,校長還可能被我們害了:「EDB強調感到極度震撼,考慮停止李瑞華正在署任的一級校長職級(PS皇仁校長編制上是一級校長P1,金文泰是二級校長P2,所以李瑞華調皇仁是升職),即是要求李瑞華降職。另一方案:停止兩個現時署任副校長職級的新副校長,要求其中一人降職,作為紀律處分。」原來有學生不接受教育局的維穩,便要不知情的校長負責,反應還這樣快,真是「聽從民意」,也是另一種效率及資源的運用!如果有一天全個政府的管治都有如此迅速的反應,真是連劉江華能洗脫垃圾桶之名也不能媲美的奇跡;可是劉江華先生不像教育官員般在會議上信口開河事後卻矢口否認,他在會議上守口如瓶,洗脫垃圾桶之名難於登天,可惜可惜。

話說於這位置掛非正式橫額已不是第一次,過去例子包括六七暴動數之不盡的大字報,更有大師兄透露七十年代中有一寫上「皇六醫生支持文憑教師罷課」的直幅於同一位置及中六課室外,並未有被迅速移除。

我們仍能慶幸的是,校方雖然無交代直幅去向,但也沒有特意調查追根究底,筆者及同伴依然安全,尚比其他中學,甚至城大圖書館被處分的同學幸運。

 

國民教育 篡改歷史

講到大是大非,這個不多說了,大家都應該明白,貼幾張圖提醒大家這些偏執課程內容仍然於小學至初中存在,就知道教育局只會間接推出更多維穩課程。

NationalEdu1

《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

 

NationalEdu2

《快樂學語文》(普通話教中文版)小三第一冊-育出版社

 

NationalEdu3

一本小學二年級課本

 

說到我校,筆者懶,也用圖解釋吧:下面的教科書,小弟中三必修中史時也有幸用過,幸好課堂活動沒有做,但其他的據記憶都吻合。很可惜的是,不少友校同學都無法見到這本奇書,因為現在教育制度下中史再不是必修了。

NationalEdu4

 

小結:教局虛名 不再教育

話說至此,筆者也對教育局於維穩上的堅定不移,於資源上的靈活運用實在讚嘆不已。

最後,列出於教育局網站找到的「小學及中學教育目標」:

透過公營學校為所有兒童提供九年免費普及小學及初中教育。由二零零八至零九學年起,已透過公營學校提供免費高中教育,並已全面資助職業訓練局為修畢中三學生開辦的全日制課程,為他們提供主流教育以外的另一個免費進修途徑;

提供五育並重及多元化的學校教育,以配合本港學生的不同需要,使學生吸收更多知識,確立價值觀和掌握技能,為日後升學或就業打穩基礎,以及促進學生的個人成長;

提高學生「兩文三語」的能力;
提高教學質素和學習成效;

改善教學與學習環境;

協助從內地新來港定居的兒童及青少年盡快適應本港的學校制度;及

提高學校行政工作的質素和靈活性,並加強問責性。

 

我相信最後兩點教育局已切實執行,例如引入大陸高考作文題目形式,「協助從內地新來港定居的兒童及青少年盡快適應本港的學校制度」,其實是將大陸制度轉移到香港。而「確立價值觀和掌握技能,為日後升學或就業打穩基礎」,大概就是確立愛国思想,掌握到有不滿要一聲不發、任人魚肉,一世只求安穩求一個蝸居,為日後到大陸升學或就業,或為日後大陸人到香港升學就業打穩基礎。

再一次感謝教育局毀掉年輕人的青春及自由,讓我們走出社會,接受警棍的身教。我相信,警棍的身教留下的烙印,應該比官員想於我們腦內植入的愛国思想,更要來得深刻。

第二屆文憑試中文卷二有一條題目:「孩子不是等待填滿的瓶子,而是盼望化作燃燒的火焰」官員們,你想維穩填滿我們、燃點我們對政府的火焰,還是重新思考這句的意義投放於教育之上?

教育局,你們的政治任務失敗了-至少在我及我為數不少的同伴上失敗了;可是,你們不要拿打工仔甚至校長出氣,失敗,只是因為你們高層太垃圾,浪費中共的資源不止更浪費香港的資源,檢討一下吧。

甚麼是政治利益共同體?

巴士大典 LJ8652 圖片

巴士大典 LJ8652 圖片

 

對於滿口仁義道德的所謂「民主志士」,唔該好好番屋企溫下書啦。毫無準備,學乜嘢同人談判吖?

旺角最近發生的事,非常發人深省。就是再一次說明:政治完全無關原則的事,有的永遠都只是利益分配的問題。

因此這麼多年以來,對住年青人講「為社會服務」,絕對是趕客的廢話,年青人比起左膠,實在聰明得多。相反,如果目的是「佔領區議會」的話,年青人可以踢走阻住地球轉的老餅,在辦公室裡面廿四小時嘆冷氣、將會議室改建為超級機舖,那才有點號召力嘛。

不信區議會只是利益分配?案例擺在眼前:旺角「潮聯小巴」的故事。

如果由其他人講出來,相信不一定很有說服力,但由小巴司機們自己爆料,那就清楚可信得多。而且這件事有其他資料來源佐證

 

1968年之前,香港的小巴沒有明確的地位,主要生活在政治夾綘之中,在沒有公共交通服務的邊緣地區「非法接載」。及至67暴動之後,聰明的英殖政府為了安撫民心,於是「吸納」小巴作為合法的公共交通服務。而潮聯小巴,也在這個時候成立了。

話說潮聯小巴本來是一個同鄉組織,只是負責「入線管理」而不是經營服務。換言之,同鄉不同的小巴車隊之間,以現金代替拳頭,處理「經濟利益分配」的矛盾。逐步形成今日「入線費」的格局。

後來旺角的事,是這樣的。在董建華時代推行了多項「市區重建」的大型計劃,主旨當然是利益輸送啦。例如:旺角朗豪坊,前身是大排檔和小巴站。當董建華大筆一揮,將這塊黃金地段經由擁有公權的「市建局」(當時稱土地發展公司)強行徵收、然後「公私合營」與地產商改建為商業項目,旺角的小巴面臨被迫遷。結果正如小巴司機自爆,是一班泛民議員以及環保人士替他們出頭,成功爭取開站。

不過由於這幫「左膠」只是理想主義,沒有想清楚到底政治交易是什麼一回事,於是潮聯小巴繼續收他的入線費、不用「分成」,而重建後的旺角更加是豬籠入水。不過由於左膠們並無任何「協議」在先,於是乎每個月幾十萬的「無本生利」完全不會算到左膠的頭上去。

反而在十年之後「佔旺」發生,竟然是由左膠受益人的潮聯小巴,代建制派出面、出錢又出力,把佔旺人士「成功清場」。何解會有這樣被稱為「恩將仇報」的事情發生?皆因政治只講利益分配,不會講什麼無謂的「原則」是也。

最近潮聯被踢爆,原來小巴站佔用兩條行車線以上,其實一直都是「違例泊車」。但「油尖旺區議會」從來也沒有向運輸處反映。相反,油尖旺區議員,民建聯的葉傲冬反而表示:市民習慣小巴上落、並無投訴。甚至表示通菜街比較闊落,看不到造成擠塞,反而認為要加建轉乘站…云云。

 

幾件事情其實分開來看是沒有意思的,串連一起來看看吧:

潮聯小巴的「入線」業務基本上是無本生利的「霸地盤」生意,重點是「沒有人投訴」。而負責處理地區交通民意作出反映的,正正就是區議會。因此只要區議會合作不出聲,大家悶聲發大財,在政總嘆冷氣的運輸處高官當然又不會自尋煩惱,大熱天時出街體察民情啦。

而既然區議會和霸地盤的生意原來如此「魚水相歡」,到了「區議會」有所要求的時候,請問很有義氣的小巴公司,又會站在那一邊呢?是先前替你無償服務、仗義執言的左膠?還是照住你繼續搵食的區議會?答案很明顯了吧?

至於為什麼當初明明應該由建制派向運輸處爭取的工作,反而要由左膠代勞?看清楚吧:油尖旺區議會的尊貴議員,在2004年的時候,是由泛民做主席的呀。是一個由左膠主導的區議會呀。

 

2004-2007油尖旺區議員列表:

 

螢幕快照 2014-12-06 上午4.04.18

 

而在經過「長期鬥爭」之後,油尖旺區議會變成「清一色」的真正左派而不再是左膠「坐館」。

 

2012至2015油尖旺區議員列表:

 

螢幕快照 2014-12-06 上午4.04.31

 

這個形勢很清晰了吧?

而在佔旺期間「代表」潮聯「打官司」的,正正就是民建聯所「捧」出來,在黃大仙正受選區「自動當選」的黃曼琪律師,在民建聯的職銜是「中常委」。

因此潮聯小巴即使在佔旺期間生意其實更好,而且之前由泛民仗義爭取開站。但只要「當政」的是左派,「屁股決定腦袋」,要站在那一邊,還用解釋?所謂幾十萬官司錢,根本不用派維穩費,因為只要「區議會」幫手維穩,每個月幾十萬無本生利,本身就是維穩費嘛!

雖然區議會手握「向運輸處投訴」的權力,在實質行政權力架構之下只是「雞毛」一條,但對於受影響的潮聯才是真正擁有生殺大權的「令箭」!值多少錢?大家心照。只有左膠「點極都唔明」啫。

正所謂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左膠當初養虎為患,又怪得了誰?而比起當年「民主回歸派」促成「香港回歸」的左膠,旺角一事簡直是雞毛鴨蒜之至啦。

 

過去了的事,無謂多提。之不過單就「堅持法治」的立場,只要政府繼續堅持法治,對於潮聯現時被「秋後算帳」,也是怪不誰。正所謂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出得嚟行,預咗要還咁話啦。

至於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沒有人會知道。難保高登巴絲齊心起來,爭奪了油尖旺區議會,到時可能輪到潮聯被清場,改由信和以及先達代表,接管路面,改為廿四小時行人打機專用區也說不定…

路,是人行出來的呀。

更說不定….. 有人為免麻煩,怕了日日有投訴,迫警察和運輸處「做嘢」,旺角的保護費是由高登巴絲去收的呢。又睇下到底係人怕鬼定係鬼怕人囉?

不過有一個技術問題要搞清楚先….班老人家,未必識得用paypal 喎,點識上網交「陀地」呢喂?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