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處不讀書,紐約街頭的閱讀百態


你有多久沒看了?
關於閱讀這件事,尤其是實體的紙本書籍與雜誌,許多人都會以太忙沒時間作為正當的理由,讓書本從生活中漸漸的遠離。但看看攝影師Lawrence Schwartzwald鏡頭下所捕捉的人們,他們對閱讀的喜愛可以在任何時候展現,可以在任何地方展現。不需要太多的註解,不需要太多註解也能感受到攝影師想傳達的訊息,那就是「一起來閱讀吧~」

閱讀全文

動保團體約見立法會 劉佩珍:虐待致死三年徒刑不能減

三個動物保護團體約見立法會一常會,表達對《動物保護法》法案的憂慮及意見。保護遺棄動物協會副主席劉佩珍會後表示,會面主要表達「虐待動物致死」罪三年徒刑必須維持;交由警方執法;動物飼養空間的規定是否可以豁免。她指出,若該罪刑責降至一年,會大大影響法案的阻嚇力度,建議維持三年徒刑的規定。她亦指,以往曾發生過有市民向民署舉報虐畜,但民署人員在數小時後才到場的事例,認為市民若發現有虐待動物行為發生,直接致電警方求助會較為方便,建議在法案中加入由警方執法的條文。 而在動物飼養空間方面,她憂慮在法案生效後,協會屬下的動物庇護中心會因為不合符空間標準而要關閉,促請政府協助協會尋找適合的地方搬遷,給予確切規範令協會可以改善環境,或者豁免庇護中心需要遵守相關條文。 而一常會主席關翠杏則表示,立法會及動保團體的意見分歧不大,主要爭議在於「虐待動物致死」罪的量刑中,她指出,立法會主要以法案與《刑法典》的協調作考量,而動保團體則從生命角度出發考慮量刑問題。而對於學校實驗動物方面,關翠杏引述動保團體指,不反對大學醫學院利用動物進行實施,但對中小學校則有保留,她指未來會約見學校,了解他們對《動保法》的意見。 至於《動保法》能否在今個會期內完成?關翠杏指,由於政府及立法會需時研究不同意見,以及需要等待政府提交新工作文本,未知何時能完成法案審議工作。

溫暖又「體貼」的記憶塑膠

文 / 陸子鈞

每個人的頭型、手長、掌寬都不盡相同,即使運動護具或者醫療輔具分了S、M、L、XL,還是無法完全符合多樣的身體表面;若要完全量身客製則是費時又昂貴。現在這款記憶塑膠技術,能夠以親民的價格,且快速塑型出專屬於你的穿戴裝備。

這款由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開發出的記憶塑膠材料,混合了兩種在同溫下變形程度不同的原料。當材料加熱超過特定溫度,部分高分子結晶熔解,就能彎曲;冷卻後又回到穩定的結晶狀態,變得像一般的塑膠一樣堅硬。

已經將配方混和的記憶塑膠原料顆粒

已經將配方混和的記憶塑膠原料顆粒

比起國外其他廠商的材料,塑膠中心所開發出的記憶塑膠強度更強,可重複塑型至少50次以上,而且適用於塑膠成型業者原有的機具,不需另外添購設備,也能利用3D列印技術輸出,例如印出手套,再塑型微調。只要塑膠中心團隊修改配方,就能開發出不同塑型溫度的記憶塑膠,符合不同廠商的產品,「像是鞋墊、醫療輔具,這種需要緊貼人體塑型的用途,塑型溫度就不能太高,才不會燙傷;但是像汽車椅墊,夏天的車內溫度可能會高達40度以上,所以塑型溫度就得更高。」

將原料倒入模具中加壓、加熱成形

將原料倒入模具中加壓、加熱成形

搭拉!黃組長手中那片,就是具有高延展性的記憶塑膠。再加工(像是打洞)之後就能成為固定模具。

搭拉!黃組長手中那片,就是具有高延展性的記憶塑膠。再加工(像是打洞)之後就能成為固定模具。

目前塑膠中心正致力於將記憶塑膠製成放射線治療用的固定模具,黃組長提到:「因為放射性治療要非常精準針對病灶部位,但是每次躺著或坐著,身體的位置都會不同,所以需要非常服貼的模具來固定患者。」不過塑型的最大挑戰就是「服貼」,像是臉部或手指就很難完全服貼。因此研究團隊將原本的記憶塑膠再加入高延展性,利用拉扯來讓模具服貼在立體的表面上。

利用高延展性來達到服貼的目的。

利用高延展性來達到服貼的目的。

不過在原本的記憶塑膠中加入高延伸性的原料,會降低本來原料的物性,也就是說會讓產品變得不堅固,所以研究團隊又開發了適合的相容劑混入原料中,讓產品在使用時,不會因為拉扯而斷裂。克服了高延伸的問題後,產品就有實用價值,能夠達成在國內自主醫療材料的目標。自主化最大的好處就是成本降低,此外,這個新材料又比原本的固定模具更耐用,更適合多次療程,能減輕病患的開銷。

模具特寫。可以看到因為材料具有高延展性,所以原本均勻大小的洞即使拉扯之後,也不會斷裂。

模具特寫。可以看到因為材料具有高延展性,所以原本均勻大小的洞即使拉扯之後,也不會斷裂。

團隊照

更多資訊請參考解密科技寶藏

 

我們一開始先談抽象幾何圖形-《這才是數學》

以下是個美麗的圖案。

qwe

我來告訴你,為什麼我覺得這種圖案很吸引我。首先,裡面有幾種我很喜歡的形狀。

zxc

這幾種形狀簡單又對稱,所以我很喜歡。像這樣由直線構成的形狀,叫做多邊形(polygon)。所有的邊與每個角都相等的多邊形,稱為正多邊形。所以我想我應該要說:我喜歡正多邊形。

這個圖案設計吸引我的另一個原因是,當中的組成元件拼接得天衣無縫。鋪磚之間沒有縫隙,也不會重疊(我喜歡把這些元件想成瓷磚,就像馬賽克裝飾藝術)。至少看上去是如此。請記住,我們所談的東西,其實是假想的完美形狀。不能因為圖案看起來很好,便認為就是這麼回事。無論多麼費心製作的圖片,都是實體世界的產物;圖片不可能告訴我們關於假想數學物件的真理。幾何形狀做自己想做的事,不是做我們希望它們做的事。

那我們怎麼能確定,這些多邊形真的拼貼得完美無缺?對於這些幾何物件,我們真能知道些什麼嗎?問題的關鍵是,我們要度量這些多邊形──不是用尺或量角器這類笨拙的實體器具,而是靠心智去度量。我們需要找一種方法,能單單用哲學論證去衡量這些形狀。

有沒有注意到,在這個例子裡我們需要量的是角度?為了檢查類似的馬賽克拼貼圖案做得出來,我們必須確認在地磚之間的每個接角,各多邊形的角度加起來是一整圈360度。譬如最普通的正方形鋪磚,正方形的各角是四分之一圈,所以四個正方形加起來剛好一圈。

zxcas

附帶一提,我喜歡用一整圈來當作角度的度量單位,而不喜歡用度。我個人覺得這樣更簡單,也比把一圈分成360等份更自然些(你當然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式)。所以我的說法就會是:正方形各角的角度是1/4。

跟角度有關的第一件驚人發現是,不管是哪種形狀的三角形,內角和始終相同,加起來都是半圈(或180度,如果你必須從俗的話)。

iop

如果想實際感受一下,不妨拿紙做幾個三角形,把角裁下來,然後排在一起,你就會看到它們一定能排成一條直線。多漂亮的發現呀!但我們怎麼知道真的就是如此?

有一種方法是,把三角形改畫在兩條平行線之間。

fygh

請注意看,這兩條直線與三角形其中兩邊構成的Z字形。(我猜你可能會把右邊的那個稱為倒Z形,不過怎麼稱呼都無所謂。)要請你看的重點是,Z字形的夾角永遠會相等。

vbn

這是因為Z字形是對稱的:假如我們讓它繞著中心點旋轉半圈,看起來會完全相同。這表示上下兩個角必定相等。有道理吧?這就是一個典型的對稱論證。如果一個形狀經過了某一組運動的作用之後仍保持不變,我們就可以由此推斷出,兩個或更多個量度必定相等。

回到剛才兩平行線夾三角形的圖示,我們現在曉得,底部的兩個角分別與頂部的對應角相等。

fth

這也就表示,三角形的三個角湊在一起,會在頂部拼成一條直線。所以,三個角相加一共轉了半圈。這個數學推理很輕鬆愉快吧!

這正是做數學的意義。先做出發現(不管用哪種方法做出來都行,包括紙、繩子、橡皮筋之類的實體模型),然後盡可能以最簡單優雅的方式去解釋。這是數學的藝術,也是數學充滿挑戰與樂趣的地方。

由這項發現產生的其中一個結論是,如果我們的三角形恰好是等邊三角形(即正三角形),那麼三個角會相等,一定都等於1/6。我們還可以換一種方法來看出同樣的結果:想像你是在開車繞著三角形的邊線。

vbntnd

你轉了三個相等的彎之後,就回到起點。由於最後轉了一整圈,因此每個彎必定剛好等於1/3。請注意,我們所轉的角度實際上是三角形的外角。

thmd

由於內角與外角合起來是半圈,所以內角和就等於rrbwer特別是,六個正三角形可以剛好鋪成一個接角。

se4tmxth

嘿,這不就做出了一個正六邊形!我們額外得到了一個結論:正六邊形的每個角必為正三角形各角的兩倍,也就是1/3。這表示,三個正六邊形可以拼在一起。

drtmxerg

因此,我們還是有可能對這些形狀有些認識。尤其是,我們現在明白了為什麼最初的那幅馬賽克圖案拼得出來。

bdf

在圖案的每個接角,都有一個正六邊形、兩個正方形、一個正三角形。這些角度相加起來會等於wnter所以拼得起來!

(附帶一提,如果你不喜歡分數運算,你隨時可以換掉度量單位,避開分數。譬如你可以用1/12圈當作單位,這樣的話,正六邊形的角度就會是4,正方形的角度會是3,正三角形的角度是2,那麼相加起來就會等於4 + 3 + 3 + 2 = 12;也就是一整圈。)

我特別喜愛這個鑲嵌圖案呈現出來的對稱性。每個接角都有同樣的形狀依序排在周圍:六邊形、正方形、三角形、正方形。這表示一旦我們檢查過其中一個接角能夠拼滿,就能順理成章推知其他接角也不成問題。這個圖案可以無限往外延伸,鋪滿整個無限平面。我不禁納悶,「數學實在」裡還有沒有其他美麗的鑲嵌圖案?

利用正多邊形做出對稱的鑲嵌設計,方法有哪些?

 當然,我們需要知道各種正多邊形的角度。你能不能想想看該如何量出角度呢?

 正n邊形的角度有多大?

nfg

你可以量出正n角星的角度嗎?

dadc

從正多邊形的其中一角所畫的對角線,會切割出相等的角度嗎?

 雖然我們現在談的主題是多邊形做出的漂亮圖案,我想讓你看看我的另一個最愛。

dsdcv

這一次我們用了正方形和三角形,但不是鋪成平面,而是做成某種球形。這種幾何體叫做多面體(polyhedron),幾千年來數學家一直在琢磨這種幾何形狀。思考的方法之一,是去想像多面體展開成平面的模樣。譬如剛才這個多面體,從其中一角展開後看起來會像這樣:

df zs

我們可以看到,有兩個正方形及兩個三角形圍繞著一個頂點,但留下了一個縫隙,以便摺成一個球。因此對於多面體來說,角度相加起來必須小於一整圈。

 如果角度之和大於一整圈,會發生什麼情況?

 多面體與平面鑲嵌的另一個差異點,在於多面體的設計只牽涉到有限多個地磚。模式仍舊可以持續進行下去(就某種意義上),但不會無限延伸到外太空去。我當然也對這些模式感到好奇。

 對稱的多面體有哪些?

 換一種問法就是:有哪些方法,可把正多邊形做成多面體,而且在每個角可看到同樣的模式?阿基米德找出了所有可能的方法。你能不能找得出來?

最對稱的多面體,當然是每個面都全等的多面體,譬如立方體。這種多面體稱為正多面體。古人已經發現正多面體只有五種(所謂的柏拉圖立體)。你能不能說出是哪五種?

 有哪五種正多面體?

unnamed本文摘自泛科學2015三月選書《這才是數學:從不知道到想知道的探索之旅》,經濟新潮社出版。

「法律戰」是公民黨的唯一出路

Wmp 公民黨

(網絡大典圖片)

 

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的計劃,獲得行政會議批准,但撥款手法、跑道成效、空域管理等問題,引起了社會極大的質疑。際此政府勢在必行,市民除了佔領機場之外,難道別無他法?我想起司法覆核。不過,此舉雖然可行,但打官司經費龐大,不是一般市民所能負擔。縱使可以申請「預先訟費令」,市民一旦敗訴仍可免於支付政府的律師費,但己方律師費依然使人卻步。於是乎,我想起了公民黨。

公民黨人才濟濟,擁有強大的法律資源,積極以法律行動為民請命,不論為民為己,都有利無害。不過,雖然公民黨以堅持法治、捍衛公義等立場自居,但近年如雨革、光復等社會運動上,法律支援卻不大積極。雨革期間,有人衝擊立法會,陳淑莊公開贊同律師團拒絕幫助的決定。連黨員曾健超被七警毆打,公民黨的態度卻是出奇地軟弱。除此之外,在外國,不時亦有政黨提出訴訟,挑戰行政決定的合法性。公民黨儘管在公義、法治等大原則上站穩住腳,但於現實中作為一個政黨卻沒有具體的法律行動。貴為「大狀黨」的公民黨,有十足條件卻不敢打「法律戰」,面對政改、行政決策等問題,為何連影都不見呢?

 

原因一:擔心政黨形象受損

跟朋友談起公民黨,他立即提起2011年的外傭案。當時社會偏向反對給予外傭永久居留權,但公民黨提出了他們對基本法的解讀,認為外傭應該享有永久居留權。公民黨的取態是,這屬於法律問題,要依照法律原則、重視法理的態度來處理,不應由個人情感及偏好所左右。雖然後來法院的判決外傭敗訴,但公民黨的態度是正確而負責任的。

不過,當時由法援署委派、代表外傭的資深大律師,原來是公民黨的核心成員。政黨身份碰上政黨立場,引起各界人士評擊。當時的爭論,大有可能削弱了公民黨高調地與政府對薄公堂的動力。可是,政府現時施政日益敗壞,公民黨是時候走出陰影了。作為一個政黨,公民黨選擇案件時,可能會有基於形象、選票等因素,因而落入矛盾之中。不過, 若然公民黨有心貢獻香港,這則是必要承受的風險。

 

原因二:抗爭決心不足

對一個政黨來說,為了抗爭而放下形象的包袱,固然不易,但依然可行,因為只要符合香港的利益,市民也會理解。不過,公民黨不敢與政府打「法律戰」,卻有另一個更深層的原因:公民黨口說抗共,實際上卻依然存有泛民那種「不要跟中共對撼」的懦弱。湯家鏵就不在話下了,梁家傑被質問是否支持港獨,他的「嚴正聲明」也露出了端倪。

目前香港最大的危機,不是沒有普選,而是喪失自主,無異於被大陸直接統治。很多時候,香港的利益和中國的利益未必一致。香港的利益所在,甚至乎會被故意破壞。此時此刻,市民便更需要有組織遁法律途徑保護香港,而該組織當然不能懼怕與強權硬碰。 「法政匯思」雖有此潛質,但缺乏資源;公民黨有此資源,卻不見決心。然而,退一步講,若然公民黨連基本的抗爭決心都沒有,以為安坐議會之內便能帶來改變,市民的支持也不會長久。

 

「法律戰」是公民黨的唯一出路

老實講,正如大部份的年輕人一樣,我對香港的政黨沒有甚麼信心。一方面是因為議會權力太小,根本不足以制衡獨裁政府;另一方面是因為政客們與民情脫節,叫市民「退場」、「和平」、「冷靜」等沒有建樹的廢話, 比起具體行動還要多 。相比之下,公民黨已是較為貼近民情、尊重民意的政黨(例如考慮本土政綱、加設離境稅抑壓水貨客的建議等等)。可是,現時港人對泛民的無能而感到不滿,不亞於對獨裁政府的憤怒,抗爭轉型乃是大勢所趨,沒有任何政黨可以置身度外。而公民黨則是最有條件轉型的政黨,也即是最有條件突破政壇困局的政黨。敢打「法律戰」的政黨,其付出的犧牲和承擔,市民是看得到的。

香港目前身處的狀況,是前所未見的水深火熱,政府權力不斷膨脹,市民權利則不斷萎縮。儘管公民黨某些黨員的言論令人失望,但憑其可貴的法律資源,公民黨仍然大有條件站在抗爭的最前線。若然公民黨真心想作具體、實際而有效的抗爭,同時爭取市民對他們的信心,「法律戰」才是該走的方向。

 

鄭秀文的《高山低谷》:勵志背後的絕望

 

繼2010年cover《給自己的信》後,鄭秀文又再cover年度大受歡迎的歌曲-《高山低谷》。老實說,論篇曲,鄭秀文的版本比林奕匡的更有層次感。若果Sammi的cover讓更多沒有再留意新人的朋友/老樂迷認識林奕匡,認識這首歌,也是一個不錯的效果。

然而,身邊有不少朋友批評,Sammi的「恩典腔」,和歌曲不太搭調,少了林奕匡的平凡人味道。我對所謂「恩典腔」沒有特別感覺,但亦也認為這首cover演繹得太有希望了。看看陳詠謙的歌詞,就能理解這首唱出大眾心聲的歌,勵志背後,是絕望。

 

好一句「站在樹林內,就如沒氧氣。在夕陽下,寂寥吧,沒權利見你,早知高的山低的谷將你我分隔兩地,失去人情味。」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主張弱肉強食的森林,貧富懸殊嚴重,階級分野明顯,「區分到太清楚,太嚴苛。」之前有學者研究過,這一代向上流動機會尚存在,卻十分不足。在如此情況,有權者對基層可有體諒?他們愛惜我們?不!「快慰繼續傳播,你都不慰問我。」在他們眼中,我們只是齒輪,只是負責生產和勞動的機器。錢,最好不是用來攪福利,不是扶貧,而是攪大白象工程、起跑道,和攪大型基建幫大袋日日賺。

我們為大財團和制度打生打死,大財團拿走絕大部份盈利,之後還要企圖壟斷市場,賺我們的錢。增加累進稅,資源大幅重新分配?想也別要想!朱門酒肉臭,我們呢?幾近無立錐之地。房屋變成商品,居住由人權變成消費,竟有人視之為正常?更有一班人,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爬到低谷的半山區,以為自己已經是高山那邊,笑其他仍在低谷中心苦苦求存的人。哈!高山上的大袋,嚐著美酒,把著美女,操控著市場,俯瞰著你-你也只不過齒輪!

 

「你那貴族遊戲 我的街角遊記,天真到信真心,太兒戲。」不是嗎?我們年青人追夢想,在我們眼中是奮鬥,在別人眼中是天真,特別是在日趨單一的經濟生產中很難「賺到錢」的,你的夢想就等於白日夢。你可能會想,我還要堅持多久才成功,而高山那邊的人,根本不理你忍耐多久才會放棄。你看,有多少有夢想的人,因為生活,不得不向現實低頭。最後夢想降格為自娛,漸漸淡出自己的生活。

好了,當堅持很難「賺到錢」的夢想,例如音樂和戲劇,堅持到你「成功」受到青睞,但「大水喉」是真的因為欣賞你有才華而給機會你?更大的原因,是因為你有潛在的市場價值呀!最後你被迫投入被設定的機制,做一大堆你可能不喜歡的事。這是你的初衷嗎?是你想要的嗎?又是這句,為了生活,沒辦法。到最後你的真心不是被壓碎嗎?你看我們身邊有人真心相信愛情,但有情不能飲水飽,到最後情侶關係亦要向生活和金錢低頭?

 

不過講到這首歌最令我引象深刻和有感覺的歌詞,不是「你快樂過生活,我拼命去生存」的「呻吟」,而是「你界定了生活,我侮辱了生存,只適宜滯於山之谷整理我的凌亂」。

比起前者的「呻吟」,這句不只總結「不公平」狀況。不只是暗示所謂上流社會對基層的奚落,如「中年無樓係廢人」等難聽說話,更加似是提示我們一個現實-「階級勝利者」利用他們的工具(傳媒、教育、制度),嘗試控制我們的價值觀。

你看,課本教育和教育制度主要教我們什麼?聽話、勤力,然後就是聽話、勤力。主流媒體和主流文化叫我們做什麼?消費、奢侈品有多好、上流社會有多好(你看那些奢華的廣告,飲食及樓盤節目),鼓吹消費主義及所謂High Class生活,同時加強對上流社會的階級優越觀念。還有於制度下,更多不同的人和事,不斷灌輸我們同一種信息,界定如何生活才是理想-要有樓、有車、仔女讀名校…..要得到理想生活,就要做一個不停轉動的機器,為有權者捱騾仔,別管房屋商品化、資源分配不公和大財團壟斷,只管顧好自己「份內事」

或者正正因為這樣,有一班人接受這套思想後,爬到低谷的半山區時,就自以為是勝利者,恥笑地位低於他們的同類。你沒有達到這些成績?你就是失敗者,侮辱了生存。你不認同這些價值觀?你就是廢青。於這種風氣下,再加上貧富懸殊,和政府無視人民困苦,滿街都是「努力做人」但眼見「終點掛在那天邊」的「失敗者」。「愈望愈無望」的人,早已看得出「未來沒有我」,能對這幾句歌詞不產生共鳴嗎?

 

你覺得高山低谷寫中心聲的同時,有沒有想過要以行動和現實抗衡呢?可惜,結尾講出作者絕望的觀點。「我卻尚要生存,偷偷存活於山之谷等到某天魂斷…沒有終點,永沒有終點,那永遠極遠。」即是我們有生之年,情況都不會改變,到死一刻方可解脫。

可能是我問題,總是覺得如果歌詞如此絕望,歌者唱得這麼充滿希望,有點怪怪的。但就是樂觀正面的表達,方顯得人們的盲目與麻木,不是嗎?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