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平:警務人員必須政治中立 梁振英簽名反佔中「無謂」

(獨媒特約報導)手執公權力的公務員雖然和巿民一樣,享有公民及政治權利,不過另一方面,社會需要公務員隊伍、尤其是參與政策制定的官員保持政治中立。在「煲呔」年代,公務員尚嚴格烙守要求不參與政治活動的要求、政府亦針對有份參與政策的高級公務員或身份易受觀感影響的官員例如警察,禁止其參與任何政治及助選活動。惟自梁振英上台後,官員政治立場極受質疑。尤其是近日舉行的「撐警大聯盟」,有不少休班及退休警察參與;另一邊廂的「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反佔中簽名,包括行政長官梁振英在內的政治任命官員也高調簽名。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以及學者蔡子強均認為,首長級公務員、警務人員、政府新聞主任和政務主任四類高級公務員必須政治中立,不應參與政治性活動。至於政治任命的官員參與反佔中簽名,王永平認為雖没問題,但特首在身份上其實可以就政治事件展立場,卻以個人身份表態,「做法無謂」。

休班警員昨出席撐警遊行

繼去年旺角「撐警」集會後,《明報》昨天報導指昨日的「撐警大遊行」有休班警員參與,「休班警員能否參與政治活動」的問題再起爭議。《明報》曾向警方查詢休班警員出席遊行,是否有違《警察通例》中不可以參與政治活動的規定,但警方沒正面回應。該報又訪問有參與遊行的前警務處助理處長黃敦義,黃認為警員不論執勤或休班,也不應該參與遊行,但他同時認為簽名「反佔中」並無不妥。

不過,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認為警務人員不能參與簽署反佔中,因為佔中雖然涉及公民抗命元素,但有更多是理性合法的討論,例如多次的商討日。他認為警務人員若簽署反佔中,就是「反對整場運動」,日後一旦佔中發生,巿民難免對警員是否政治中立抱存懷疑。

警隊內部並非完全認同黃的取態。今早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主持人引述一位不願具名、當差已20年的警員指出,警隊內部指引嚴禁參與示威遊行,他說即使在球賽當值時,亦嚴格約束自己不能表態支持哪一隊球隊,但該警員坦言抱存這種精神的人在警隊中已屬少數。

警方亦承認《警察通例》不論上下班均有效

根據《警察通例》的第六章第三十四段,警務人員「應避免參與任何足以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的活動或任何使巿民誤會會影響其公正執行職的活動,尤其不能參與政治活動」。

事實上,警務處署理行動處長張德強早在7月30日一次記者會上,被記者多番追問下,終承認「不論警員執勤或是休班,《警察通例》依然有效」,但張德強仍拒絕回應簽署「反佔中」表格是否違反《通例》。

警方對簽署「反佔中」表格取態不置可否,迴避「反佔中」是否政治活動,令《警察通例》黑與白之間存在灰色地帶。同樣事件,去年在旺角舉行的「撐警」集會,有不少休班警員出席,警方事後定義集會為「非政治活動」,繞過《警察通例》,變相容許休班警員出席集會活動。

王永平:四類公務員必須政治中立

對於公務人員以私人身份參與反佔中簽名,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接受獨媒電話訪問時強調即使公務員可以用「個人身份」行事,但「個人身份」絕不應凌駕於公眾對政府中立處事的觀感。王永平指出,有關守則規定首長級公務員、警務人員、政府新聞主任和政務主任必須政治中立,不可參與政治活動。王永平亦認為,《警察通例》未就休班警員可否參與政治活動作說明是存在著灰色地帶,但休班警員都應以巿民觀感為先,因為巿民難分別休班警員和值勤警員。

翻查資料,政府的確對職位敏感的高級官員有嚴格的要求。2007年立法會就《維持公務員政治中立》的一次辯論中,時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俞宗怡曾經提到,一些資深公務員在的職責涉及政治作份,例如政治游說工作,但「在構思和落實政策時,不能滲入與政黨有關的考慮。對於警務人員和高級官員參與遊行,俞宗怡亦曾清楚交代「某些人員因為職務涉及參與政策制定或維持法紀,若他們參與政治活動,會惹人質疑公務員能否保持不偏不倚。在這情況下,我們會要求他們不得參與和香港有關的、和政黨有關的政治活動」。

事實上,在公務員《品行和紀律》的條文中清楚列明,「行事客觀、不偏不倚」和「政治中立」是政府的一套同信念,「各級管理人員應該以身作則和起領導作用」。一直到公務員離開公務體制、没有公權力在手時,王永平認為退休警員屆時也是一般市民身份,表態則沒有問題。

非民選特首簽名「反佔中」撕裂社會

問及對政治任命官員簽名「反佔中」的看法,王永平認為梁振英以私人身份簽名「反佔中」本身沒有問題。但在香港的政治體制下,由於特首並不是由民主選舉產生,無民意授權下特首用私人身份對佔中表態,只會令社會更加撕裂。

另外,梁振英一方面稱以「個人身分」簽署反佔中,一方面又得到傳媒高度關注,王永平認為在政治的實際運作上根本不存在「個人身份」,梁振英用「個人身分」簽署,是要對一眾政治任命官員施壓,卻又要逃避自己的政治取態。但實際上梁振英本來就是政治任命官員,其實可以作政治表態,但卻用個人身份是「做法無謂」。

不過,王永平認為政治任命的官員本身任命就有政治考量,對不同政治立場表態沒有問題。但他特別提到,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雖然是政治任命官員,但不應表態,以免對其他公務員造成壓力。報章報導,該局局長鄧國威並未就「反佔中」表態。

記者:歐陽聯發、黃俊邦、文己翎
編輯:黎穎詩

塑膠也能超有質感~精緻到極點的夢幻花朵髮簪


消費者:「這個看起來塑膠感好重,實在沒什麼質感~」
塑膠表示:『你說誰沒質感!』

人們常用塑膠感來形容生活中的一些物品,尤其指高單價的 3C 產品及精品,其共通點是看一眼就能看出它們是以塑料製成的,不管它的價格再高,總給人一種廉價不精緻的感覺,但其實塑料製品遠比大家想像的還要厲害,在質感的呈現完全不輸其他材質,而且還具有許多優點,來自日本的藝術家「榮Sakae」今天要向大家證明,塑膠也可以很高級!

閱讀全文

背包客的主場

很多背包客都跟我一樣,出走過,見識過大世界的美,即使回到「主場」,仍不時心癢癢欲再上征途。尤其今時今日香港環境紛亂、前途未卜,不斷旅遊甚至移民的大有人在。如果「離地中產」是一班擁外國國籍地的香港人,那麼很多背包客(甚至大部份),早已變得腳步浮浮,甚至「狂隊」Red Bull妄想獲得一對翼。

外國月亮特別圓?我只能陳腔濫調回應﹕「各有各好」。但肯定的是,澳紐美加英日韓都沒有共產黨執政,這也是我從不考慮移民台灣的原因,因我認為台灣遲早也會「被回歸」(對不起﹗)。無疑,任何國家也有自己的問題,即使移民避開香港政局,但外國政府也可以很糟糕。想起移民澳洲的朋友,他在那邊買了兩間平房,一家四口生活寫意﹕「來到這裏最重要是賺錢好好生活,澳洲的政治關我屁事﹗」很實際,也很香港人。

今天聽到一則「奇聞」,一名到德國工作假期的香港人,特意趕回香港參加「七.一遊行」,最後成為511名被捕人士之一。記得某年「六.四」,我仍身處澳洲農場,我只能跟一位友人一起默哀,並向另一位香港年輕人講了十分鐘「六.四」Lecture,僅此而已。我從沒想過專誠飛回來點蠟燭和遊行,但若你關心某地,原來甚麼都做得出(就如那德國背包客)。其實縱然人在外,心野了,香港的種種就事不關己?

香港保衞戰難打,而我們這群「野孩子」偶會進退失據。是走?是留?但香港永遠是我們「主場」,即使移民了,我仍然是香港人。尤其人未走未死,我們更必須關心香港事、繼續爭取真普選、保護香港的價值觀和制度。喜歡陳曉蕾的霸氣:「最憎人講香港已死,生勾勾喺度唔做嘢」(最討論人家說香港已死,活生生卻不做點事)。想起另一位朋友,她本是「一等順民」,但到過澳洲後,學懂原來「爭取」可以改變社會。她回港後積極參與抗爭運動,在此之前她連遊行都未參加過。

出走沒問題,但放棄「主場」等於認輸。請腳踏實地為香港努力。

My Blog「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