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盒子一點也不黑的祕密

每當有飛安意外,新聞媒體很可能會報導:「正在進行一個搜救黑盒子的動作。」記者使用了「搜救」,又談到黑盒子可以幫助釐清事發原因,或許有人會以為「黑盒子」是一位見證飛安意外的倖存者(應該不會吧?)。「黑盒子」(Black Box)嚴格來說應該稱作「飛行紀錄器」(Flight Data Recorder, FDR),而且一點也不黑。

最早的黑盒子可以追溯到二戰時期,芬蘭的航空工程師Veijo Hietala 設計了一款黑色外觀的盒子,並以已故的知名女間諜瑪塔·哈里(Mata Hari)為名。不過這個黑盒子並不是為了記錄資料以釐清飛安意外原因,而是為了記錄試飛過程的重要數據,設計出更精良的飛機。

到了1950年代,澳洲的工程師大衛華倫(David Warren)設計了一款不只能記錄儀器讀數的黑盒子,同時還能記錄座艙的聲音,也就是「座艙通話記錄器」(Cockpit Voice Recorder, CVR)的原型。1956年發生了「大峽谷空中相撞事件」,促使飛行規定大大改進,包括規定民航機必須安裝黑盒子。幾年之後,黑盒子的位置規定裝在飛機尾端,以提高飛機墜毀後資料保存的機會;黑盒子也改為橘色外觀,方便在殘骸堆中搜尋,不過「黑盒子」的外號仍保留下來一直到現在。

Dave_Warren_with_BlackBox_Prototype

現代黑盒子的發明者,澳洲工程師大衛華倫。

早期的黑盒子使用磁帶來記錄,在1990年代之後,黑盒子的紀錄元件改用固態記憶體,減少機件故障的風險,也能承受更大的撞擊力道。不同大小的飛機的記錄器形狀略有不同,但相同的是,它們都必須能抵擋3400G的撞擊、磁場干擾、穿刺、1100℃高溫、海水的高鹽環境、飛機油料的侵蝕。橘色外觀上貼著反光條、還有一行「FLIGHT RECORD DO NOT OPEN」(飛航資料記錄器,不可打開)的字樣,就像標註著這款黑盒子通過煉獄般的考驗,耐得起各種重大災難並忠實記錄著事發經過。

 

21232009155749

FDR

2.54公分厚的矽材質抗高溫層、0.64公分厚的不鏽鋼(或鈦合金)層,讓座艙通話記錄器能在劇烈飛航意外下依然保存著資料。

如果飛機不幸墜毀在海中,水下定位信標在遇到水後,會因為短路而每秒發出一次37.5 kHz的超音波訊號,能穿透4267公尺的深海。雖然人耳聽不到的,但水下聲吶可以找出發出訊號的位置;信標的電池夠讓訊號連續發出30天。

飛行記錄器能記錄長達25小時的資料,以往磁帶能記錄的資料不超過100項,但固態記憶體能記錄超過700項資料,從飛行速度、高度、羅盤方位、平衡、油料殘量……到油箱溫度、液壓系統狀況、機翼姿勢、駕駛艙各控制桿的位置,鉅細靡遺,依照各種飛機的複雜程度不同,有不同的資料量。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規定,2002年8月之後,飛行記錄器至少要記錄88種資料,現在大型噴射客機可能記錄到多達3000種資料-不過誰也無法保證會不會有哪個造成事故的參數沒被記錄到。

1999年墜毀的埃及航空990班機上,黑盒子裡的磁帶。

1999年墜毀的埃及航空990班機上,黑盒子裡的磁帶。

座艙通話記錄器則是記錄著駕駛員通話記錄還有座艙的環境音,但是記錄器的設計只循環記錄了最近時段的聲音記錄,不會完整記錄整趟飛行過程的聲音;如果以2小時為一循環,那麼最近的一則聲音,會取代兩小時前的那筆記錄。不過這情況未來可能會改變。

2009年法航447號班機空難,黑盒子在兩年後才尋獲,這讓世界大三大的飛機製造商,加拿大的龐巴迪(Bombardier)開始思考「即時飛航遙測」的可能。「即時飛航遙測」和黑盒子不同,能將飛機的即時狀況透過3G基地台或是衛星傳給地面的接收站。要是飛機不幸失事,能從接收到的最近幾筆資料推斷出事發地點,使搜救行動更有效,而且也不必擔心黑盒子在空難中損毀,就沒有資料可以調查。

目前龐巴迪在2013年出廠的C-Series噴射客機配備有「即時飛航遙測」,然而這項設計並不是一開始就是為了空難鑑定,是為了收集駕駛員的操作習慣,作為依據來調整飛機的設計或者規劃出更節能的飛航方式。聽起來很棒,不過「即時飛航遙測」現階段還無法取代黑盒子;從技術上來看,得有足夠的衛星能夠覆蓋航線,目前可能的候選是由66個通訊衛星組成的銥衛星網路(Iridium Network);此外,還要有足夠的通訊頻寬才能傳輸這麼龐大的資料量,光是建置硬體的成本就高得嚇人。(除了技術之外,飛行員的專業隱私是另一個重要的考量,可以參考〈The future of the black box flight recorder explored〉一文)

也許能以「間歇傳輸」取代「全時傳輸」,或者只傳輸最最重要的幾項資料,將其他細節資料依然記錄在黑盒子中,如此能減少通訊的資料量。「即時飛航遙測」的極致是希望有一天當飛機出事時,從地面接管飛行員的操控,避免像是911事件的自殺恐怖攻擊、或者飛行員慌亂,讓飛機安然降落。什麼?你覺得太唬爛?不會吧,美國現在都遙控無人飛機殺人了,遙控飛機救人也不是這麼不切實際。

黑盒子拆解介紹。

參考資料:

  1. Flight recorder — Wikipedia
  2. How Black Boxes Work — HowStuffWorks
  3. The future of the black box flight recorder explored. WIRED.uk [26 July 2011]
  4. Bombardier readies C-Series for avionics testing. Avionics Intelligence [December 23, 2013]

The All New HTC One 雙鏡頭非3D拍照 畫素仍為400萬

The All New HTC One 雙鏡頭非3D拍照 畫素仍為400萬

20140310140833第二代 HTC One 智慧型手機  The All New HTC One 才公開了史上最長的產品名稱後,HTC 發表 Ultrapixel 宣佈片,為旗艦智慧型手機的到來造勢,強調 Ultrapixel 技術也意味著第二代 HTC One 仍將維持低畫素,後置雙攝像頭並非為 3D 拍照功能設計,而是提供繼續提升在弱光下的拍照表現。
The All New HTC One 後置雙鏡頭是第二代產品最大的設計亮點,HTC 公開了 Ultrapixel 宣傳片,為即將發表的旗艦智慧型手機造勢,Ultrapixel 技術是在不改變感測器尺寸的狀況下,降低鏡頭的畫素,提高進光量,獲得更好的拍攝效果,特…

貫徹責任制不代表晚下班:那些英國工作教我的事

Photo Credit:  Adalberto.H.Vega  CC BY 2.0

Photo Credit: Adalberto.H.Vega CC BY 2.0

我在倫敦的第一個工作

我永遠記得人生第一次在早上9點搭維多利亞線,發現真正的倫敦人和觀光客的臉孔確實不同的那一天,那是我在倫敦的第一個正式工作。話雖如此,看得卻也沒有很清楚,因為上下班時候的倫敦地鐵禁止眼神接觸,出站的時候更不能刷卡刷不過,造成人龍堵塞是可恥的。

但是進了辦公室就不同了。

從很有趣還打錯電話的大樓警衛開始,每一個人都對我好好,帶著我在錯綜的建築裡走、打電話叫IT來幫我弄電腦帳號、介紹環境、領我到餐廳吃午餐。吃飯時一起聊著台灣出版社和繪本市場的人,後來一問才發現那是一個部門的主管。

下午,介紹我這個工作的人回來了。我們又討論了更多,拉著椅子在旁邊聽小組開會然後簡單的自我介紹,遇到的每個人都很親切的說嗨你好。我有偷看,好像沒有人上班的時候在用Facebook。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這段期間我沒有幫他們泡過一杯茶。來到這個工作之前,原本以為工作就只是打打雜掃掃地泡泡茶,沒想到第一個任務就是出版社直接相關的工作。有作家來開會的時候我都會大叫說「茶我來泡」,但是他們都很堅持自己來。

我在那裡做的是參加開會、幫忙算國際訂單、寫退稿信、想新書的行銷策略、藝術總監很忙的時候幫她對色表、玩一個給小孩的繪本電子書然後寫感想、看動畫然後找出問題。硬要說最最苦力的工作,應該是把一個書架的書全部按作者編排擺,即使是那樣的工作也非常有趣,圖書館學。

很多人都說倫敦是個生吞活剝的地方,但當時卻覺得或許在對的產業、對的人帶領之下,倫敦可以是個很不一樣的地方。

歐美的公司請一個人來就是要用他,想要知道他的能耐,要取之於他,所以會讓他做不同的工作來激發他的潛能。這裡的公司會讓你參與討論,不斷問你的意見,即使你只是個實習生。

我一直記得有一次吃飯的時候,一位資深的同事說:「有這些年輕人真好,能把他們的新點子帶進來」。我覺得這就是我們真正的價值。

作者提供

英式用詞和管理特質

網路流傳著一個英國人說的話和真正想法的對比,像是當一個英國人說"Very interesting"其實表示他不喜歡、"That’s not bad"表示他覺得非常好、"By the way"其實是最重要的部份等等,雖然很多是刻板印象而且在年輕人身上愈不易見到,不過在職場之中卻貫徹得十分完全。

有一次藝術總監在改稿的時候,因為美國編輯那邊要求要讓內容用字「更接近美國市場」,結果不但文句不美了連版面都變得亂七八糟,一邊改她一邊說嘟噥著"That’s a very interesting use of words",在這裡真正的意思就非常明顯了。

曾經我也看到一篇文章,說有個人的小孩在英國念書時餐廳打工摔破盤子,老闆不但沒有罵她,還關心她有沒有受傷,因為「每個人都會犯錯」。我在國際業務那邊支援的第一天,緊張又因為先前一直寫論文久沒上工,有點戰戰兢兢,不斷的發生像是單子漏打之類的失誤。

雖然送出前都會請supervisor來看過所以並沒有造成實際上的傷害,不過當我續三次在同一個地方漏打一個數字之後,連自己都覺得無地自容,但是supervisor還是一直溫柔的說沒關係然後告訴我怎麼改,終於慢慢的愈來愈上手,每次要修改的東西也越來越少,到最後她只要來按送出而已。

午餐大家在聊天的時候,我半開玩笑說我去都是在擾亂supervisor,因為我什麼都不會,她說她當初來實習的時候也是什麼都不會,就是有人慢慢的帶著她,她才能像今天一樣。我覺得這就是一種信任和耐心,有些管理者新人一進來就先罵一頓來展現神威,但反而挫了新人的信心使他未來綁手綁腳,若是用耐心和細心給一個人機會,有潛能的人自然就會用實際的工作成效回報。

這就是在英國,或是在西方國家工作的特別之處。

雖然如果把兩個英國的特質綜合起來,我覺得在我還亂七八糟的時候她內心一定很討厭我,像是當時在改掉一個很明顯的錯誤後,她說“That’s perfect”的時候。

作者提供

台灣人在世界的競爭力

實際和英國人工作一陣子,會覺得台灣的年輕人競爭力真的不差。當然他們要找的強者那真的是厲害到無與倫比,不過就整體水準而言我們即使沒超過他們,也幾乎能和他們平起平坐了。

至少就我身邊認識的台灣朋友們而言,在專業和工作態度我們真的不會輸他們。

說專業其實有點過頭,畢竟剛入行時候的工作並不會有太多太深入的事情,然而和他們聊天或是一起進行一些比較複雜的工作時,我真的覺得台灣和英國年輕人的知識能力實在差不太多。這不是說我們有多聰明他們多笨,我講的是在一個1990年前後的年齡階層裡,不論英國人或是台灣人,該知道的那些都差不多,並沒有像傳說那樣每個外國人都是天才。

專業齊頭了,再來就是工作態度。

在英國寫論文的時候曾經在一個媒體座談會幫忙當runner,雖然時有些有趣的內容,但其它時候也是枯燥無趣又累的,特別這種no pay的工作往往主管忙得亂七八糟,runner不找事做的話卻會很閒很閒。我一直很感謝當初大學有個同學跟我說過「開始一個新的工作最重要的就是找事情做」,所以我一直到處跑,想辦法把交辦的或是可預測要交辦的事都弄好,這樣當他們一下指令我就能當場變出東西來,我知道我大部分的台灣同學們也都有這種態度。

反觀很多英國當地的大學實習生雖然一開始興致勃勃,到後來累了無聊了,即使負責人東奔西跑,他們如果沒有被指派任務的話就只坐著休息聊天,還有幾個甚至活動還沒結束人就不見了。我一直記得一次有個來賓的信用卡不見,英國學生聽到了就坐在那裡,或是說著「天哪怎麼會這樣」,沒有人想到去問十公尺外的吧檯櫃台有沒有撿到。

我覺得不只是我,任何有腦的台灣人都會這樣去問,事實上他們也真的撿到了。

雖然說起來很像是在幫大老闆和傳統價值辯護,但我們的禮貌和能吃苦在西方的產業裡真的是一個很大的獨有競爭力。我的意思不是說因此我們就該領22K然後當老闆的狗,台灣不公平的地方不是用人而是薪資,同樣的人才在國外可能會被看見被善用,在台灣卻往往被覺得理所當然用完就丟,這才是我們氣憤的地方。

台灣的年輕一代就整體而言有基本的必備專業、有良好的工作態度,要是能跨越語言和文化的隔閡,加上不閉鎖勇於開放展現的個性,雖然英國各個產業裡的最上層都被世襲的Oxbridge給掌控難以跨入,但在一般的工作環境裡,我們台灣的年輕人真的可以很有競爭力。我相信這個道理也同樣可以運用在歐洲、運用在美國。

作者提供

英國人都幾點上下班?

大家身體力行的在台灣加班。

我看過有朋友在Facebook上發「哇今天八點就下班了真幸福」的狀態;有週六週日在辦公室的照片打卡,然後傳說國外都不會這樣子。我當時就很懷疑到底是不是真的。

實際走了一圈之後我可以證明那大致沒錯,不過也端看是哪個部門。

當我在倫敦一間繪本出版社工作的時候,十幾個人的編輯部號稱早上九點半營業,但我每天30到35分進去的時候都是第一或第二個到的,剩下的人多會在十點前到齊。五點左右辦公室裡的人會開始稀稀落落的下班,有些甚至四點多就走,當然也有偶爾趕工到七、八點的時候,但那是極為少數。很多人禮拜一都會公休。

當然可能也因為那裡多是大尾的編輯,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愈高階的往往愈晚下班,像編輯部的總監幾乎都是最晚下班的。

然而Sales的部門就不同了。

同樣的時間到公司,我在Sales支援的那幾天留守的另一個人永遠都比我早到,即使回編輯部後上班時經過那邊也都是早早坐滿的。他們快六點的時候開始零零落落的下班,我在sales的時候六點十幾分supervisor都會說「誒誒誒你幹麼還不回家」。

支援的那兩天我大概都是六點二十走,她則是留著繼續弄,行銷人真命苦。

然而他們的責任制卻也進行的很徹底,是真的做完就會回家不會虛偽的留著裝忙。即便如此,我個人判斷即使是極端值也是「朝9:10、晚6:40」。

每次他們說我可以回家的時候,我都想跟他們說因為台灣員工都有天然的奴性所以我走不了。

從小到大我們習慣了要大官長輩上司都走完了之後,我們才能露臉才能回家,在台灣的職場好像主管還在忙、下屬卻回家了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但英國企業的觀念是你只要把事情做完就行了。不過做為一個台灣人,我都還是會東摸西摸等帶我進來的那位主管下班,剛好我們又搭同一條線的地鐵所以常常一起走。

雖然,我可以拍胸脯保證,他們完全不在乎這種事情,但是有一天我們在討論CV的時候,她對我說「你很hard working」,我完全知道為什麼在她的眼中我是個hard worker。對一個主管而言,員工做完事下班是專業,員工等主管下班是人性,即使在專業當道的企業環境裡,有照顧到人性那一面的員工,還是稍微討喜,是有用的。 

畢竟到頭來,主管們都還是人。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控制民調 本末倒置

全國政協常委李家傑前日在全國政協港澳聯組會議中,點名批評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總在關鍵時候發表對中央、特區政府、愛國愛港陣營不利的民調結果,更呼籲本港八大商會集資設立民意調查基金,要另起爐灶抗衡港大民研計劃,直言要扭轉民意被動局面,引起社會各界嘩然。

本來,民意調查並沒有專利,多些機構進行科學化及學術的民意調查應值得鼓勵,更有利政府掌握民意,但一些親政府人直企圖以民意調查項目來改變民意,要扭轉民意被動局面,如緣木求魚,是永遠不可能成功的,而且李家傑,張志剛等人的言論明顯輸打贏要,對改善民意毫無幫助,亦是對民意調查的無知和侮辱。張志剛就曾在梁振英參選特首期間讚賞港大民調「中立、專業」,但後來民調結果不同,就批評其民調不公正;同樣在零七零八年,港人對一國兩制信心高達60﹪時,親政府人士同樣也未有發聲表示調查不公,反而近年數字屢屢下跌時就引起質疑,張志剛純粹不喜歡民調結果而希望另起爐灶的結論可謂不言而喻。

李家傑作為商人不了解學術自由的重要性還可理解,但張志剛貴為行會成員,言行舉止每每代表政府,胡亂發言批判港大民研不夠科學,不夠客觀就十分不負責任,必須拿出足夠證據來,否則只會賠上梁班子僅有的信譽,實在不智。

再者,民意研究本為政府施政的參考,好讓政府更能掌握民情民意,而非以改變民調結果來控制民意。企圖令民調變為輿論工具、塗脂抹粉工具而非了解社會實况的做法,實本末倒置,不但未能改善施政,民意未能有效表達更極有可能令長官一意孤行,推出更多與民意脫節的政策,對市民百害無益,不能不察。

3/10限時免費App特輯:小白狗Mimpi夢遊仙境尋主記

Mimpi,印尼語中的「夢」的意思。以小白狗為主角,某天牠睡著進入夢境中,發現主人不見了。突然大門嘎地一聲開啟,狗兒奔出去之後放眼望去是青青原野,就此踏上了尋找主人的旅途,勇闖8種不同的夢境。
 

Mimpi
下載點:iTunes
價錢:NT$30→Free

【手機小姐超速測試極短評】
來自捷克的可愛手機遊戲,玩家要幫小狗Mimpi找到他的主人,克服路上的障礙並打倒阻擾的敵人,還有很多需要動動腦的益智關卡。

手機小姐的專文介紹:小白狗夢遊仙境 《Mi…

駭客攻擊 Mt.Gox 伺服器、曝光交易資料控詐欺

駭客攻擊 Mt.Gox 伺服器、曝光交易資料控詐欺

bitcoin2駭客駭入比特幣交易平台網站 Mt.Gox 伺服器,9 日把詳細紀錄公布在 Mt.Gox 執行長 Mark Karpeles 的個人網站和 Reddit 帳戶上,指控 Mt.Gox 涉嫌詐欺,稱該平台的比特幣存款數目和公布的遭竊數目明顯不同。
CNET 和 SlashGear 報導,駭客取得資料顯示,Mt.Gox 帳戶共存有約 951,116 枚比特幣,和 Mt.Gox 公布數字有大幅落差。該平台上個月宣告破產時,稱因系統缺失,遺失了近 75 萬枚客戶持有的比特幣,和 10 萬枚該平台自有比特幣。

 
▲圖片來源:Forbes
Mt.Gox 意外破產,卻未清楚說明公司財務狀況,也沒說…

我們並不邪惡 - 幾位推廣本地極端金屬的metalheads

左起為Burn Dead by Dawn主唱Eli、Cadaver結他手阿為及Jason、Infected Corpora主唱Sariel。(Sherman攝)

左起為Burn Dead by Dawn主唱Eli、Cadaver結他手阿為及Jason、Infected Corpora主唱Sariel。(Sherman攝)

 

香港音樂中heavy metal(重金屬)是少數,而當中屬於extreme metal(極端金屬)的就更少。本地extreme metal樂隊Evocation(招魂)鼓手老文在一篇專欄文章寫道︰「極端音樂在香港從來都是少數—聽的是少數、玩的是少數,聽的又出來看本地show的更是少數中的少數。」Extreme metal又分為thrash metal、black metal、death metal等多個類型,節奏比一般metal更快,題材較更黑暗,但不像新一代的metalcore、nu metal那樣結合其他風格的音樂元素或電子樂。新一代嫌他們老土、死板,老一輩的會認為他們邪惡、壞蛋(尤其有師奶對metal佬的長頭髮總看不順眼)。香港的主要大型獨立音樂場地、音樂節甚或各大專AP,都不乏玩重型音樂的樂隊演出,卻實在不怎麼見到有extreme metal的蹤影。聽慣metalcore的年輕人,大部份卻不是聽慣extreme metal。

 

「我們都常擔心被人覺得我們自成一角。」Hong Kong Metal Alliance (HKMA,香港金屬聯盟)成員、Cadaver結他手Jason說。他們是與別不同、兇惡的outcast嗎?Jason說︰「其實我會聽陳奕迅的啊!」他的隊友阿為說︰「我也會聽容祖兒!」他們是沒有脫離主流社會的普通人,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是他們發現到extreme metal很正。

「Extreme metal的音樂能讓我們接觸到平日生活不會碰到的題材,例如殺人、強姦。」Jason說,但這不表示這種音樂會教壞人,反而可以透過音樂令生活中的壓力、憤怒得到舒援,「聽了metal後,我人變得隨和了。」而另一HKMA成員、Infected Corpora主唱Sariel說︰「音樂只是舒發的方式,並不主導我們的行為。」 

「而且暴力血腥只是當中一部分的題材,還有科幻、太空、宗教等各方面的題材。Cadaver的歌也沒有血腥成份。」Jason的樂隊Cadaver最新專輯The Doppler Effect,以世界末日為主題。

Sariel主唱的Infected Corpora則描述史詩《失樂園》中撒旦背叛上帝的故事。「小時候唸教會學校,覺得基督教很霸道,不信他的人就無法得救。後來迷上了有關墮天使的事情,便去找那方面的資料。」反基督是death metal的典型題材之一,故認為他們邪惡的人除師奶外還不乏宗教人士,不過Sariel說:「看看新聞,犯罪的似乎是宗教人士多過玩metal的人。」

另一隊以宗教為題材的樂隊招魂,把道教元素揉合metal,還在在音樂會上大派吉儀。「他們很具本土特色。歌曲和CD封套、海報等整件事都配合得好,很有那種感覺。」阿為除因為題材獨別,也喜歡extreme metal的歌曲和相關產品營造出來的氣氛。他們也很欣賞extreme metal音樂的編曲、樂手的演奏技術等,「主要是那些riff很吸引。」

 

 

Jason和阿為都認同extreme metal對初接觸者來說是一種「難入耳」的音樂類型,人們剛開始聽時不太接受那種唱腔,又或會覺得拍子太快跟不上,相較之下metalcore或其他搖滾音樂更能令現場觀眾投入,容易吸引新面孔,從主辦單位的立場來說,搞extreme metal較難以為本,故extreme metal樂隊的演出機會比起其他類型音樂也特別少。

如何從「覺得好難聽」慢慢接受到「覺得好正」呢?Jason便說要靠「煲」,不斷反覆的聽便會聽到當中的精髓,然後每一次聽都有新發現。「聽extreme metal就像看鬼片那樣,一開始看貞子只會覺得很害怕,然後慢慢會欣賞他的拍攝手法、演員的神髓等。」

 

懂得欣賞extreme metal後,會不會覺得metalcore、nu metal、melodic metal這些新一代的metal是「o靚仔野」?阿為坦言︰「若年紀小時已聽慣某一種音樂,會很容易排斥其他類型。」他以前開始喜歡上metal後,曾看不起pop、rock,覺得它們不夠「勁」,但通常人長大了,便不會再有這些排斥的想法。「現在回想起來,覺得以前那樣很傻。」

他們都認為,metalcore比較清新,揉合不同的元素,是年輕一輩接觸metal一塊很好的踏台階。「聽開陳奕迅、Beyond的,不可能一下子跳去聽extreme metal。」Jason以前一開始接觸metal,都是從MTV、收音機上聽得到的音樂,Sariel都是從X-Japan、Slipknot這些較大眾化的樂隊開始聽,而阿為則在前輩Evocation的主唱Tomy引導下接觸extreme metal。「其實那時是被Tomy強迫著聽metal的。」他笑說。他們把聽音樂的不同階段比喻作一道階梯,若底層是大最大眾化的音樂,一般的heavy metal處於中層,再上是deathcore,頂層便是extreme metal;但大家也發覺到一個問題,就是到了中層的人很難再往上走。

 

2012年年中,幾隊本地extreme metal樂隊包括Cadaver、Elysium、Fear Index、Massacre of Mothman的成員組成了HKMA,致力推廣metal在香港的發展,除了每年舉辦本地樂隊的音樂會外,也會邀請外國樂隊到香港演出。雖然創會的都是extreme metal樂隊成員,但HKMA推廣的包括所有種類的metal。過去HKMA舉辦的活動,仍是以extreme metal居多,不過Jason表示,他們揀選演出單位首要考慮是對方是否已「ready」作演出,包括多少首已練好的歌曲、演出經驗、demo的質素,以確保令觀眾覺得值回票價,故HKMA也鼓勵樂隊錄製demo、協助他們拍攝影片,務求令大眾有更多現場表演以外的途徑認識本地樂隊。

為了吸引在階梯「中層」的人繼續走上「頂層」,他們安排不同類型的metal樂隊同場演出,例如今年年初美國thrash metal樂隊Havok來港演出時,由本地metalcore樂隊Deep Inside及來自台灣的火燒島作暖場表演。而上月舉行由四隊本地extreme metal演出的Metalvolent Returns,以抽獎形式招來新面孔—Facebook用戶讚好及分享HKMA的活動後,被抽中的10位可獲得音樂會門票。Sariel表示有些人以免費觀看音樂會的心態參加,希望他們藉此接觸到extreme metal後會感興趣及進一步認識。

 

然而在香港鍾情於extreme metal的人仍是少數,要將之變得像在外國那樣普及,甚至取得商業贊助,Jason認為在香港仍不太可能,阿為也說香港人一般不易接受新文化,但HKMA和各樂隊會先做好自己,並利用網絡媒體慢慢讓更多人認識他們。儘管身為少數,前路亦困難重重,幾位metalheads仍堅持在香港推廣本地metal,「因為真的很喜歡!」

《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條例》立法建議書諮詢稿

香港性小眾平權聯於3月9日舉行記者會 (拍攝: Yat)

1889696_10152288770894508_1773999131_o

香港性小眾平權聯盟推出首個涵蓋性傾向、性別認同及性別表達的民間方案,就制訂《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條例》提出具體的立法建議。
建議書諮詢稿已上載到:http://leslovestudy.com/hkqa/

聯盟於2012年底由20個同志、跨性別、基督宗教、性工作和大專學生組織組成,花了一年多的時間,以英國、澳洲、新西蘭、台灣和香港現行四條反歧視法為藍本,草擬適合本地狀況的立法建議書。

1974530_10152288770889508_1640156518_n
聯盟成員黃欣琴(圖)及廖舒衡公布歧視現況調查結果 (拍攝: Yat)

10001629_10152288770929508_1075190162_o
聯盟發言人曹文傑(小曹)講解立法背景及建議書內容 (拍攝: Yat)

我們希望建議書可以

  1. 更清晰闡述同志和跨性別希望獲得的保障範疇和理據
  2. 較具體地討論立法細節,包括宗教豁免的範圍
  3. 粉碎謠言和誤解

1981197_10152288770924508_1694007497_o
聯盟成員卜莎崙牧師講解宗教豁免部份 (拍攝: Yat)

《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條例》民間立法建議記者會錄像記錄(G點電視):
http://youtu.be/HT-oE3pgkv4

由3月9日開始,聯盟會展開3個月的諮詢,約見政府、不同政黨、民間組織和反對制訂反歧視法的宗教團體。

香港性小眾平權聯盟成員包括(按筆劃排序):九龍佑寧堂、女同學社、中大性別關注組、午夜藍、世界公民、同自在、同志公民、姊妹同志、姐姐仔會、性神學社、性?無別!、香港中文大學酷兒團契、香港基督徒學會、眾樂教會、基恩之家、基督教協進會性別公義促進小組、跨性別資源中心、黑天使音樂劇團、G點電視和Queer Straight Alliance。

【今期流行】民主比卡超

原文刊於此

文:藍骨

面對無能腐敗嘅政府,往往會令人萌生無政府主義嘅幻想,叫人民喺冇約束嘅社會之中自律自由咁生活,選擇自己嘅路。呢個理想嘅國度喺現實世界之中仲未有實現,不過最近喺網上就有一個好有趣嘅實驗,畀人試下到底完全嘅無政府主義到底會係一個點樣嘅情況。

今次嘅實驗係由著名嘅遊戲直播網站 Twitch 舉辦,開放經典嘅寵物小精靈(紅版)遊戲畀網友參加控制,特別嘅地方係果萬個網友都同時控制一個角色,喺即時對話之中直接打指令,就會自動變成遊戲入面嘅動作,好過癮。雖然遊戲嘅目標好清晰,而且大部份人都知道個流程應該係點樣,但係每個人都有唔同嘅玩法,結果一開始主角連開始嘅城鎮都離開唔到,只係不斷自轉,而且太多人不斷打「Start」,令主選單彈出嚟,阻住遊戲繼續落去。

最初啲網友都感到好氣餒,估唔到一班人要一齊控制一個角色係咁困難,不過慢慢都開始達成一啲共識,令遊戲可以好慢咁繼續落去。Twitch 大概都睇唔過眼,後來加入咗禁止人不斷打「Start」阻住遊戲進度嘅規則,而且仲有新嘅「民主模式」畀人投票決定下一個指令,而「無政府模式」同「民主模式」係可以透過投票嚟切換嘅。係新嘅「民主模式」之下,遊戲進度就快咗好多,減少咗自轉嘅情況。當然,咁樣就令一班「無政府」支持者不滿,如是者過咗超過 16 日之後,終於打爆機。依家正係進行緊新一輪嘅水晶版遊戲。

呢個社會實驗雖然唔係直接測試無政府社會嘅實行,但係都畀人感受到完全嘅自由之下,係好難達到一個共識去令遊戲順利咁繼續落去。喺寵物小精靈遊戲裡面,已經有一個既有嘅規則同路線畀人去跟隨,尚且有咁大嘅問題,如果係擁有無限可能性嘅現實世界入面實行完全無政府主義,後果可能會更加嚴重。而後來加入咗「民主模式」就係一個更加好嘅示範,投票雖然有令一部分玩家嘅決定被否決,但係就令大多數人嘅指令可以順利咁執行,遊戲進度都明顯快咗好多。喺呢個簡單嘅實驗成為社會嘅縮影,其實都好值得我哋反思。

難得有個咁有趣嘅遊戲實驗,大家都可以去感受一下幾萬人一齊玩寵物小精靈係一個點樣嘅情況,甚至自己玩埋一份都可以。有興趣嘅朋友可以去下面連結睇睇。

http://www.twitch.tv/twitchplayspokemon

【今期流行】:

今期流行的除了椎名林檎,還有一堆我們無時無刻都接觸著的電子產品。無論對科技熟悉與否,推陳出新的產品,總是推著我們走。稍瞬即逝,一日千里的科技潮流,要如何準確捕捉,洞悉背後的暗湧,是這時代值得留意的課題。如果有獨特的見解,務必留言分享。

原文刊於此

第 86 屆奧斯卡上的另一個亮點,因應獎項的提名海報設計


本屆的奧斯卡到現在已經過了好幾天,頒獎典禮上的許多亮點到現在還是常常被提出來討論,舉凡史上最強的自拍照、Ellen Lee DeGeneres 在會場叫了 99 盒 Pizza(以及將近台幣 30,000 的小費)、連莊兩次跌倒的珍妮佛勞倫斯,還有與小金人錯身而過哭哭照瘋傳的李奧納多 皮卡丘 迪卡皮歐,這些讓人難忘的片段對於追星者來說是絕不能遺忘的記憶,但其實本屆奧斯卡還有個不能錯過的亮點,那就是因應獎項特別設計的電影海報。

閱讀全文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