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嬰兒深夜入睡—六個月篇

coliche-neonato

來源: tuttomamma

當小孩漸漸長大時,之前使用的睡眠好方法會漸漸失效。在我們雙胞胎身上,變成沒用的是包巾包緊與白噪音。因為包巾再也包不住她們了,她們倆個只要抖抖腳、扭動一下身體,很容易就從包巾中掙脫出來,任憑我們壓再緊都沒用。

我跟太太都不是嚴格規範的那種人,我們也不可能就真的去拿別針與束帶去固定住。之前孩子還小時,我們就不曾想過要用這樣的方式,大了當然也不會這樣做。

白噪音會沒有效用,主要是嬰孩活動力變強了,一個翻身,一個伸手,馬上就把錄音筆放入口中。放在嘴巴中的錄音筆,唏哩呼嚕的,效果大打折扣。另外,小孩也開始會亂按按鍵,幾分鐘下來,馬上複製四個檔案出來(怎麼弄的?手腳比我還俐落!)個人也曾試過用手提音響來放,但效果一樣不太好,小孩對於聲音逐漸好奇敏感,一樣會起來玩弄這個發出聲音的大東西。

本來我還以為我變不出把戲了,江郎才盡了,一個大人想破頭也搞不定雙胞胎。但事實並非如此,有一次白天在發呆,自己的腦海中突然跳出「睡眠儀式」的想法。我並沒有忘記自己所學,只是被慌亂的生活掩蓋了而已。我自己查查,以前還沒有小孩時,還寫過相關文章。那時候會寫這樣的文章,是有家長在門診詢問,覺得自己回答得不夠好,就去找篇論文出來看看(詳細請見:嬰幼兒如何進行睡眠訓練)。
大約從雙胞胎六個月大時,我們就改用這種方法。這種方法非常好用,太太還戲稱這是「賤招」,怎麼不早點拿出來?(這也告訴我們,父母若有人是臨床心理學家的話,他們肯定可以想出絕招的,只是用不用而已!)這個方法的基礎就是行為理論而已,不是多麼高深的學問。而且這件事情我們大人在睡前也經常使用—就是「睡眠儀式」的建立。

baby-76088_640

來源:pixabay

「睡眠儀式」的方法其實很多大人也常常在用,只是我們沒有自覺這也是一種促進睡覺的辦法。大人在睡覺之前,一樣會開始做一些準備,這些準備就是要告訴自己的身體,等一下要去睡覺了。每個人做得事情有點不一樣,有的人會開始整理一下書包、整理一下床鋪、換上睡衣、刷牙、看一下書、聽一點音樂,接著就是關上電燈睡覺。大部分的人,約15到30分鐘的準備儀式,就可進入睡眠之中。小孩子當然也可以這樣做,睡覺前先從事一些靜態活動,慢慢告訴自己,接下來就是要睡覺了,不能再玩下去(詳細請見:嬰幼兒如何進行睡眠訓練)。

「睡眠儀式」人人可以不同,但是建立之後,最好不要更動步驟,並且持之以恆。我們家是這樣做的:兩個小孩的房間先準備好,棉被備齊,關掉電燈。之後分別幫兩人更換尿布,其中一個大人在這個時間先去泡奶。等換完尿布之後,泡的奶溫度也降得差不多了,接著關掉家裡客廳與飯廳的電燈,只留下廚房的小燈,在昏暗的燈光中餵奶。小孩子邊吃自然就可以邊入睡,吃完時也差不多剛好睡著。最後抱到床上呼呼大睡,完美結束一天(我們這一頓就沒有拍嗝了,若不放心可以放入奶嘴,吸奶嘴時有助於將空氣排放出來,也不用擔心嬰兒氣管憋住而猝死。美國的小兒科醫學會是建議新生兒吸奶嘴的,因為可以降低嬰兒猝死的發生)。

自從我們改用這樣的方式之後,大約九成五以上會成功。偶爾當然會失手一次,但那時只要專心對付一個就好,輕鬆很多。假如家中只有一個小嬰孩的人,成功的機率應該也會很大。因此每天大約九點半之後,就屬於大人的時光。幸運的話,那時候還可以偷偷閒,做點自己想做的事。

使用此種方法,不可預期的一個地方在於嬰兒深夜起床哭鬧。我們家姊姊大部分時間都很配合,像個天使嬰兒一樣,叫她睡就睡,叫她吃就吃,半夜也很少起來哭鬧。但問題就在於我們家同時還有另一個嬰孩,這也是雙胞胎父母異常辛苦的地方。有人來報恩,就有人來討債,老天爺是很公平的。一個星期大約有一半的時間,妹妹三四點就會起來當報曉雞,非得將大人都吵醒了不可。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用奶嘴與輕拍讓她再度入睡。但如果安撫的時間過長,萬不得已,我也是會讓深夜食堂開張的,然後在極端昏暗的燈光下餵奶,小孩自然又可進入下一次睡眠循環。

現在想來,處理小孩的睡眠並沒有想像中困難,問題反而落在大人自己。因為深夜被吵醒,自己要想辦法再熟睡,變得困難重重。白天也因為精神不劑,身體自然保護機制,一定會在午睡時補回來。這是衍伸出來,大人自己要面對的課題。

 

參考文獻:

Mindell JA, Kuhn B, Lewin DS et al. Behavioral treatment of bedtime problems and night wakings in infants and young children. SLEEP 2006;29(10):1263-1276.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腸道菌群可能影響雄性生殖功能的健全

E_coli_at_10000x

大腸桿菌,10000倍放大 來源:wiki

不管是哪種生物,一般都會跟許許多多的微生物一起生存著,這些微生物可能住在體表,也可能住在腸子裡面。現在已經又越來越多的研究發現這些微生物對宿主的生理功能佔有相當的影響力,像是腸道菌群,目前的研究已經知道它們對腸道功能、體重、免疫或是情緒…等有所關連,而新的研究則顯示它們可能還影響了雄性生殖功能的健全與否。

腸道菌群泛指腸道中的微生物與其代謝產物的生態環境。

2014 年 8 月,在 《Plos One》上有篇研究,該研究想要看的是腸道菌群對雄性生殖功能的影響為何。

營養狀況不佳、環境化學物質以及內分泌失調等因素或許與日趨增加的男性不孕有所關連,儘管現在沒有很確切的答案告訴我們原因是什麼,但這個動物試驗或許提供了一個新線索。

研究的出發點是腸道有著相當廣大的面積與外在環境接觸,而這也是內部器官能被外界環境影響的主要區域。 說到雄性的生殖功能,最重要的就是睪丸要長得好,並且有功能完整的血睾屏障(blood-testis barrier, BTB)。BTB 是動物睪丸裡血管與曲細經管之間的物理障壁,包覆並保護生殖細胞不受外來的病原菌或是化學物質的攻擊。

研究者將剛出生的老鼠分成三群,一群養在無菌的環境(germ-free, GF);第二群養在一般但無特定病原的環境(specific pathgen free, SPG);最後一群養在是無菌環境,但讓老鼠與酪丁酸梭菌(Clostridium Tyrobutyricum, CBUT)接觸。

 

酪丁酸梭菌(Clostridium Tyrobutyricum)

革蘭氏陽性菌,厭氧細菌,會產生丁酸(butyric acid)、乙酸(acetic acid)還有氫氣,主要用來發酵的原料是葡萄糖與木糖(Xylose,來自植物,一般拿當代糖用)。

在老鼠出生 16 天後採樣分析。在無菌環境生長的老鼠有了以下結果:

  • 曲細精管的發育遲緩:曲細精管能製造與輸送精子
  • BTB 的滲透度增加:這意味著 BTB 的屏障能力下降
  • 與細胞連結相關蛋白質的基因表現變少:細胞與細胞間的連結力變弱,導致 BTB 的保護能力下降
  • 睪丸內的睪固酮濃度較另外兩組低;血中的濾泡促進激素(FSH)黃體生成激素(LH)濃度較另兩組低,影響精子的生成。

當中值得我們關注的是 接觸細菌的 GF 老鼠,BTB 完整性比 GF 老鼠好,且連結蛋白質的表現正常 。研究的結果顯示腸道菌群能夠調節 BTB 的滲透度,並且可能在調控睪丸的內分泌功能上扮演重要角色。

關於本文

鳥寶寶還沒出生前也很聰明喔!

我們的小寶寶(32至39週)在媽媽肚子裡就能辨別男生、女生跟陌生人的聲音,其他生物的小寶寶有沒有這麼聰明呢?最近發表在《英國皇家學會期刊B冊》(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的研究報告裡,科學家發現澳洲的鳴鳥壯麗細尾鶇鶯(Malurus cyaneus,fairy-wrens)的小寶寶們也能辨別親鳥的鳴叫以及無意義的噪音。

640px-Malurus_cyaneus_PM

壯麗細尾鶇鶯(雄鳥)。圖片來源:wiki

因此,科學家們認為鳥跟我們一樣,在出生前就已經開始學習了。畢竟,學會辨別媽媽的聲音是很重要的,這樣才能在出生後順利地跟媽媽討食物,不是嗎?研究團隊對43個孵育13至14天的蛋(壯麗細尾鶇鶯約14天孵化)播放無意義的噪音、其他鶇鶯的叫聲或親鳥孵蛋時的叫聲一分鐘,同時測量胚胎的心跳。他們發現鶇鶯寶寶在聽到其他鶇鶯的叫聲以及親鳥的叫聲時,心跳會變慢;但是聽到無意義的噪音時並不會有同樣的現象出現。

原刊載於:Miscellaneous999

參考資料:

  1. 2014/10/28. Fairy-wrens, like humans, learn as embryos. Science Now.
  2. Eggert, H., Kurtz, J., & Diddens-de Buhr, M. F. (2014). Different effects of paternal trans-generational immune priming on survival and immunity in step and genetic offspring.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 281(1797), 20142089.

雄性大鴇(Otis tarda)藉由服毒來博取雌性芳心?!

Dabao

大鴇。圖片來源:wiki

看過大鴇(great bustard)這種鳥嗎?牠屬於鶴形目鴇科,分佈的地區包括了西北亞到中東,以及中亞與中國北方等地區。由於大鴇的雄性與雌性的差別還蠻大的,造成古代的華人以為大鴇的雄鳥是別種鳥類,認為大鴇只有雌鳥,接著便創造出「雌性大鴇要交配的時候,可以跟任何一種鳥來交配」這種神話,於是便把「鴇」做為妓女的代稱,妓院老闆便稱為「老鴇」了。

幸而歐洲人並沒有這樣的誤會。事實上,過去研究大鴇的交配行為的學者發現,雄性的大鴇在追求對象時,會特別跑去吃下有毒的甲蟲(blister beetles)。這一科的甲蟲會製造一種萜類化合物(terpenoid)稱為斑蝥素(cantharidin,蝥音毛),接觸到會產生皮膚炎,因此被稱為blister beetles。全世界這類的甲蟲約有七千五百種,其中最有名的應該就是西班牙蒼蠅(Lytta vesicatoria,Spanish fly)。

Cantharidin_structure

斑蝥素(cantharidin)。圖片來源:wiki

原本科學家們以為,雄性大鴇的這種行為,可能是類似於男孩子在心儀的女性前面好勇鬥狠,好博取女性的芳心;但最近的研究發現,雄性大鴇這麼做,雖然的確是為了求偶,但是卻不是純粹的逞兇鬥狠而已。

原來,斑蝥素可以殺死大鴇體內的寄生蟲;這些寄生蟲住在大鴇的泄殖腔開口。寄生蟲多,就代表這個大鴇不健康,雌性大鴇便會拒絕跟牠交配。

雌性大鴇如何知道雄性大鴇的寄生蟲多或少呢?原來雄性大鴇在求偶時的表演,會使得雌性大鴇很容易就可以看到他的泄殖腔開口,加上大鴇的泄殖腔開口附近的羽毛都是白色的,如果有寄生蟲,根本就是ㄧ望而知,無從隱藏哪!

journal.pone.0111057.g002

雄性大鴇的求偶展示(A,B)以及泄殖腔的寄生蟲(E)。 圖片來源:PLOS ONE

因此,雄性大鴇在交配季節到來時,便會趕緊去找含有斑蝥素的甲蟲來吃,好提高自己雀屏中選的機會。筆者覺得,這就像抽煙的男性在第一次約會之前猛刷牙,不是嗎?

至於西班牙蒼蠅嘛…其實它的壯陽效果就是來自於它製造的斑蝥素。前面提過,皮膚接觸斑蝥素會引發水腫,口服斑蝥素會造成生殖器血流增加,產生類似性興奮的效果,所以被認為有壯陽的效果。其實斑蝥素是一種毒素,服食過量會造成消化道與泌尿道出血,10毫克可以致命。因此,筆者覺得,還是不要輕易去嘗試這類的藥品吧!臨床上斑蝥素可以用來除掉皮膚表面的疣,也可以用來除掉刺青;不過筆者記得現在除刺青應該是用雷射了吧?

所以,過去以為雄性大鴇在交配季節時會有「服毒」(吞食有毒的甲蟲)的行為是為了顯示自己很勇敢,以博取雌鳥芳心。這個研究發現,雖然目的還是為了博取雌鳥青睞,但與其說是「服毒」,不如說是「服藥」比較正確呢!
參考文獻:

Carolina Bravo, Luis Miguel Bautista, Mario García-París, Guillermo Blanco, Juan Carlos Alonso. 2014. Males of a Strongly Polygynous Species Consume More Poisonous Food than Females. PLOS ONE. DOI: 10.1371/journal.pone.0111057

Wikipedia. Cantharidin, Spanish fly.

 

原刊載於作者部落格老葉的植物王國

公設化集合論的奧秘 (1) —純粹理念世界的萬有理論

5023325968_2fdae12731_b

credit: CC by Nancy [email protected]

文 / 翁昌黎(《孔恩vs.波普》中文譯者)

「無名,天地之始也。有名,萬物之母。」- 老子

當物理學家全心全意追尋能夠統合宇宙四種基本力量(電磁力、強力、弱力和重力)的聖杯時,這個在遠方招手的虛擬理論被賦予「萬有理論」的稱號。如果這個理論真的被找到或「製造」出來的話,那宇宙間的一切物理現象就都能從它推導出來,這是關於經驗世界的萬有理論。

但以物理學為主導的科學都建立在數學之上,也就是說數學是科學的基礎,那麼現代數學又建立在什麼上面呢?美國數學家庫能(Kenneth Kunen) 算是現代集合論的行家,他就認為現代數學的絕大部分都可以從最為人所熟知的徹美洛—法蘭寇系統(Zermelo—Frankel System),即所謂的ZF集合論中推導出來。所以我們可以合理地推論,既然集合論是數學的基礎而數學又是物理學的基礎,那麼集合論就應該是一切科學的基礎。這就是為何庫能稱集合論為純粹理念世界的萬有理論(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現代集合論除了充當科學建築物的隱形地基之外,它本身也是20世紀發展最快速的數學分支之一,幾乎絕大部分的現代數學都建立在這套理論上面。此外,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的許多超酷數學發現都跟集合論有關。

公設化集合論(axiomatic set theory)誕生於徹美洛1908年的一篇論文《集合論基礎研究第一部》(Investigations in the foundations of set theory I)。在此論文中徹美洛提出了七個基本公設(axioms),隨後經由法蘭寇和史柯倫(Skolem)在1922年和電腦之父馮紐曼(von Neumann)在1925年的改進和修定,完善了當今ZF集合論的基本架構。這套理論原來的目的是企圖用精確化的形式語言和公設化方法來重建康托集合論(Cantorian set theory),因為康托在他的集合論裡製造出一個以前的數學理論中都不存在的龐大怪獸家族—那就是無限大。更糟的是,無限大居然不只一種,這就是所謂的康托超限集合(Transfinite Sets)。

康托之前的數學家大多認為一個數不管多大總是有限的,所以無限大根本就不是一個數,只是一種潛在狀態。也就是說你可以把一個有限數目不斷往上加,因此無限大只是一種持續過程,一個永不完結的努力,但它本身絕不會是一個已完成的物件。可是康托卻違反當時的數學行規,認為無限大不只是一種潛在狀態而是一種現成的存在,無限大可以構成集合,它就在那裡,並非只是有限數的持續累加過程。

康托的這種觀點激怒了許多當道的主流數學家,他們痛恨康托這種離經叛道的荒唐「邪說」,必欲除之而後快,而歷史的悲劇往往就是真理確實只掌握在少數人手裡。康托沒有因被打壓而停手,他發現無限大不只有一種而是有許多等級,意思就是說有一種無限大比另一種無限大還要大。這下可頭痛了,既然都說是無限大了,怎麼還能夠比大小?更糟的是,這種大小等級不只一級而是許許多多,事實上有無限多種無限大。康托的目光望向遠方,他要把無限大的等級推到理性的極致…

明白了吧,現代集合論是為了處理這種超級大怪獸才應運而生的,所以沒有談及無限大的集合論只不過是哄小孩的把戲。在一般人的理解裡,集合常被比喻成一種群聚,像是牧場的圍欄一樣將它的牲口圈在裡面。比如八隻羊、七頭牛、兩隻鴨都可以構成一個集合,這些動物就是這個集合裡的元素。這種隱喻又可以簡化成把集合看作一個麻袋,裡面裝的東西稱為元素,比如2個蘋果3支鉛筆之類。

多麼簡單明白的比喻,原來所謂高深的現代集合論就那麼回事!弄兩個圍欄,抓5個麻袋就能懂了,沒上過學的老農夫都能理解。但這種常用的比喻卻是錯的,而且大錯特錯!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一個蘋果可以分屬於不同的集合,但如果說集合就是裝有這顆蘋果的麻袋的話,那這顆蘋果如何同時放在不同的麻袋中呢?你可能會說不要同時放就行啦,但當我們要表述兩個集合的交集(intersection) 時,用麻袋作比喻問題就來啦。

比如麻袋集合A放了一個蘋果和兩根芹菜,麻袋集合B放了三根香蕉、兩顆草莓和那個蘋果,所以兩個麻袋集合的交集正好是那個蘋果。如果採用麻袋作比喻,那這顆蘋果如何既放在A麻袋又放在B麻袋中呢?你會爭辯說集合中的元素是抽象地歸屬於一個集合,所以那顆蘋果既不是真的放在A袋中也不是放在B袋中,我們只是在想像中將其裝入袋中而已。

乍聽之下似乎言之成理,但這樣解釋不就等於承認將元素與集合的關係看成麻袋與袋中物件的比喻是不恰當的,因為這個比喻連交集都解釋不了,就更別提處理其他更複雜的問題了。所以不管是麻袋或牧場圍欄,或其他類似的將東西圈在一個範圍之內的比喻通通沒有掌握到集合的根本性質。那怎麼樣理解才是正確的呢?什麼樣的比喻才更貼切呢?我們先來看看公設化集合論中的基本假設是什麼。

公設化集合論只允許兩個未定義概念,一個是集合(set) ,另一個是成員(is an element of),用符號∈來表達。集合論中的所有事物都是集合,意思是在集合的宇宙中除了集合之外沒有其他東西。而這些集合之間也只有一種關係存在,那就是∈,對任何兩個事物a、b而言,如果關係a∈b成立,那我們就說a是b的成員或a是b的元素。除了這種成員關係之外集合之間沒有任何其他的關係存在。這就是集合論的宇宙純淨簡潔優美之處,在其中只有一種事物,只有一種關係,其他的一切都是從這裡衍生出來的。

在a∈b成立的情況下,一般教科書會說b是個含有a元素的集合。這樣說原本也沒大錯,但容易讓人誤以為a和b是兩種不同的東西,包含在集合b之下的a叫做元素,包含有a元素的b叫集合,於是就有了我們以上所說的麻袋比喻,麻袋裡的東西(蘋果、麵包、葡萄等)叫做元素,包含元素的整個麻袋叫做集合。

但事實上a和b都是集合,因為剛剛說過在集合論的世界裡所有的東西都是集合,並沒有也不需要集合之外的東西。為什麼會有這種誤導存在呢? 因為所謂成員或元素並不是與集合有別或比集合低一個等級的其他事物,只有當我們用來指稱兩個集合之間的關係時才有所謂成員或元素的稱呼,並非有兩類事物,大的叫集合小的叫元素。

麻袋比喻產生的誤導因此更加突顯,因為麻袋裡裝的往往不是麻袋而是其他不具裝載功能的事物(水果和麵包等),這就容易讓人產生不當聯想,以為集合與其成員之間有著根本差異。公設化集合論厲害之處正在於光憑這兩個基本概念就建立起所需要的一切。

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未說明什麼才是集合的正確類比,但有一點可以說明的是,公設化集合論將集合和成員都當成未定義名詞,也就是它們本身不具有意義,我們不能問集合是什麼,因為集合本身就是最基本的東西了。集合唯一的意義來源於公設對它們所作的規定和限制。那麼正確的類比到底是什麼?那就等下回再分解了!

街角遇到愛,橘色行動咖啡車給你咖啡喝到爽!

office_365_fresh_10.jpg
這天早上急急忙忙趕上班,正思索著今天要到哪兒買咖啡時,突然在街角看到一台超級搶眼的橘色麵包車,還隨風散發陣陣咖啡香,本來眼睛只張開一半的大編馬上醒了三分、立刻手刀奔去向店員點餐,店員笑咪咪地跟我說「請出示通關密語、就可以免費請你喝咖啡喔~」,這術語聽起來很熟悉,難不成是傳說中外國常見的「挑戰過關請你喝咖啡」的有趣活動嗎!(摩拳擦掌)

閱讀全文

莫忘初衷, 不是初衝

莫忘初衷
不是初衝
衝與不衝
不是問題
要衝也要有「聰」
不能盲衝
不能佔領人心的衝
沒有rationale 
注定失敗

無論如何
別跌落陷阱
當權暴政最喜歡見到人民的分化
分化內耗失去焦點注定又失敗
與其花時間去指責
不如solution focused 
我們可以再做些什麼

如果街頭式長期佔領巳常模
甚至draw 不到更多市民認同
何不以另一種形式
繼續抗爭?

街站可全港繼續下去
站數要比PxXw 和「東X閃電」教更多
罵不還口也不動手
無畏無懼
遍地開花

教會可否走得更前
除了祈禱
可否在聖堂/教堂/fellowship 
同教友一起討論香港民主發展/
雨傘運動如何撐下去

全港的學校/青少年中心/NGO drop in centre, 
可否一中心/一學校
設有「Lennon Wall」
造就民主發聲的土壤?

至於,不合作/超合作運動
我一定會參加!
呢次交稅
要交就689支票!

一日不死心
相信,無論雨怎麼打
自由仍是會開花!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