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人海中,我遇上了同樣是A0的你

 

「試問有邊個女仔會真係想做女強人,有邊個女仔唔希望自己被人關心,被人保護? 只係,我習慣等待。」

「試問有邊個男仔唔希望有個人可以比自己去錫、去氹、去寵?

不過有時就算見到心儀嘅女仔,都唔敢真係去接觸得太多,你估唔驚比人收兵、俾人笑做狗公咩…」

 

這個夏日,他和她遇上了。

「我遇見誰 會有怎樣的對白
我等的人 他在多遠的未來」

不少人認為要來的始終都會來臨。總有一日,上天會安排你和Mr Right相遇,然後他便會付出他一生的時間來珍惜你。也許總有一天,你會碰上你的女神,你大概會想,只是時候還沒到而已。

的確我是這樣安慰了自己十八年,但為什麼你還是沒有出現?

 

你看完這齣短劇,大概會認為浪漫的一見鍾情往往只會在戲劇中出現。對,美滿的愛情往往需要靠自己的努力,去爭取,去維護,每天只顧自怨自艾,愛情又怎會自動自覺地降臨,敲響你內心的那扇門? 遇見一生中最特別的人,也許是一個最美麗的意外,但是,你為維繫一段感情而花的心血,方才是世界上最令人敬慕的事情。

 

因此,希望A0的你看完這齣短劇,能讓你相信,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也有像你一樣的人與你同步地生活著。只要肯勇敢地追求所愛的,就算途中會遍體鱗傷,終有一日,你會無悔於當初的堅持。因為,能遇到一個你愛而且也愛你的人,是任何東西也不能取代的幸福。

 

致A0的你。

 

我們的主場結束了,還有什麼可以做?

主場新聞

 

突然之間,蔡東豪一個聲明,「主場新聞」即日結束。

讀著蔡東豪的聲明,像是一記的當頭棒喝,亮著對香港的一種警號。雖然文中提及「主場新聞」的經營問題,說到由起初至今,收支不達平衡,「從生意角度,主場新聞實在看不到曙光。」閱讀聲明下的留言,不少讀者紛紛表明樂意資助,為的是一個空間。然而,細看聲明,就能看現「主場新聞」的死症不只在經濟上,而蔡東豪坦白的一句「我恐懼」。

恐懼,是這一年香港的課題。從前在香港談恐懼,好像是一種笑話,無病呻吟,但自從劉進圖一事,免於恐懼的自由忽然成為一種奢侈品。這一刻,蔡東豪說「我恐懼」,大家明白了,沒有冷嘲熱諷,因為大家彷彿明白那種恐懼的來源,以及當中的恐怖。

 

「主場新聞」的結束,不能免去政治因素,始終「主場新聞」在幾間新媒體之中,是非常成功。在Facebook Page的「like」人數也領先其他同類型媒體:「主場新聞」有232597;「香港獨立媒體」:155158;「輔仁媒體」:40191;「852郵報」24340;「評台」:14573。另外,蔡東豪也說「主場新聞」六月平均每日的獨立瀏覽人次有30萬人,這是非常理想。

更重要的是,「主場新聞」捧紅了很多不同的博客,不少專注時事評論,日日談政府問題,在網上卻能隨便過千「like」,過千「share」,影響力不少,就如區家麟、灰記客等人。這班博客不是沒有「主場新聞」就不再寫作,只是「主場新聞」提供一個平台,讓讀者能在一個網站裡,飽覽各個博客的文章,在同一議題上認識不同的觀點。「主場新聞」的消失,意味著一個「思想溫床」的破壞。讀者要讀文,不是不行,只是需要在不同網站中搜尋。在這個瞬息萬變的社會,文章流通率相對減少,思想傳播的機會也都減少。

 

「主場新聞」的結束,代表新一場戰爭的開始。不過,這一次戰場不再在傳統的媒體,戰火蔓延至網上,一個最反政府的地方。這一年多,每次發生大事,大家都圍在網上媒體取得最新消息,開始發酵,開始討論;這一次,這個討論卻因這地方結束而起。一班網民失去了一個討論平台,頓時之間,未有新的媒體替代。

在這個網絡的空隙之中,我們可以做的,還有什麼?

 

蔡東豪:各位,主場新聞今天要結束了!

原刊於主場新聞首頁及面書專頁。

給關心主場新聞的人:

各位,主場新聞今天要結束了!

辦主場新聞是出於簡單信念,「為香港做點事」,推動社會前進,同時希望像美國Huffington Post一樣,創造一個成功的媒體生意,打開新局面。

「為香港做點事」,背後沒什麼偉大使命,只是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儘量關心社會,做一個正常公民應做的事。我生於1964年,今年50歲,趕上嬰兒潮最後一班車,受惠香港八九十年代經濟起飛,把握了向上流動力的機會,就如普通香港人,年青時埋首事業,到略有小成,想利用自己商界的經驗、人脈及知識,走向社會。

我恐懼

原來今天的香港已經變了,做一個正常公民、做一個正常媒體、為社會做一點正當的事,實在不容易,甚至感到恐懼 — 不是陌生,而是恐懼。由於當前政治鬥爭氣氛令人極度不安,多位民主派人士,被跟蹤、被抹黑、被翻舊賬,一股白色恐怖氛圍在社會瀰漫,我亦感覺到這種壓力。還有,作為一個經常往返內地公幹的商人,我得承認,每次過境都會提心吊膽,但這是我過分疑神疑鬼嗎?那種感覺,根本不可能向外人説得清楚。

令我最不安,是家人也感受到這股壓力,終日替我擔心。隨著社會氣氛逐漸緊張,這股壓力在我身邊蔓延的程度令我日益困擾。在家吃飯,我堅持不開電視,因為我不想面對面跟家人討論社會話題,我知道他們只會愈來愈擔心。家人因我憂慮,我傷心。

我誤判

兩年前,我和幾位朋友一同創辦主場新聞,我們以理性為起點,相信包容是香港最重要價值,以博客和新聞策展為基石,創造全新媒體形式。根據最新數據,主場新聞上月平均每日「獨立瀏覽人次」(Unique Visitor)有30萬人,表現可算理想。從開始,我們當一盤正常生意來做,可是,在不正常的社會及市場氣氛下,主場新聞的廣告收入跟它的影響力,不成比例。主場新聞小本經營(很多熟悉我們的博客可作證),但創辦至今,每月從未達至收支平衡。最大問題是在可見將來,香港社會氣氛只會更見緊張,從生意角度,主場新聞實在看不到曙光。有人問我,主場新聞有沒有出現抽廣告情況,答案是沒有,從未落,何來抽?香港不單止核心價值被扭曲,市場也被扭曲。

我愧疚

我的恐懼及誤判,源於我曾一度相信香港還是一個正常的地方,一心以為可做一個關心香港的公民、一個相信市場的商人,很明顯,我錯了。在一個不正常的社會和市場,做一個正常的公民和商人,原來竟是錯誤的幻想。

對於兩年來努力拼搏的同事,我很內疚,因為大家年中無休,義無反顧地用行動來支持主場新聞的信念。對於家人的包容,我更內疚,讓妳們為我憂慮了這麼長的時間。對於支持主場的博客、海內外讀者,你們終於發現,原來我也只不過是個普通人。我實在盡了力,也只能走到這麽遠。

主場新聞由即日起正式結束,再見!

蔡東豪
2014年7月26日

雜誌選出英聯邦運動會最性感運動員

格拉斯哥 – 英聯邦運動會週三在當地開幕,而也是各國運動員爭奇鬥豔的大好時機。更有雜誌選出6個最性感的運動員,「保證能融化蘇格蘭人民的心。」 Anna Flanagan,澳洲 Hockey 運動員 Melissa Breen,澳洲100米跑 Genevieve Lacazze,澳洲田徑 Wendy Dorr,加拿大400米欄 Gemma Nicol,蘇格蘭田徑 Rebecca Bee,蘇格蘭韻律操 男士健康雜誌

雜誌選出英聯邦運動會最性感運動員

格拉斯哥 – 英聯邦運動會週三在當地開幕,而也是各國運動員爭奇鬥豔的大好時機。更有雜誌選出6個最性感的運動員,「保證能融化蘇格蘭人民的心。」

 

Anna Flanagan,澳洲 Hockey 運動員

 

Melissa Breen,澳洲100米跑

 

Genevieve Lacazze,澳洲田徑

 

Wendy Dorr,加拿大400米欄

 

Gemma Nicol,蘇格蘭田徑

 

Rebecca Bee,蘇格蘭韻律操

 

男士健康雜誌

 

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給那些愛港、愛國、愛黨的人

圖:幫港出聲面書專頁

在此想先回應一些評論,在我的上篇文章〈身處在「批鬥式政治運動」的我們〉,看到網上有朋友評論「外部勢力還在老遠」這一句,他們在認真思考外國勢力與香港政治團體的連結,如蘋果日報黎智英與美國的關係。在此,我不是想剖析那些關係,因為我不是國際關係的專才。我是希望大家細心思考「外國勢力」這個東西,是否真的那麼有影響力,還是他是一個當權者「轉移視線」的技倆呢?對香港最有影響力的,是中國,還是美國呢?

我的題目是「〈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給那些愛港、愛國、愛黨的人。」是的,我看見了一些支持中共、支持香港政府的人,他們說「反佔中」是如何被抹黑,自己如何的和平,但是否「反佔中」,香港就會和平呢?

只想去問問那些在支持反佔中的人,你們的運動若然真的成功,你們又會獲得什麼利益,我知道你們當中有些人是真心希望香港不會混亂,也知道你們每天被如何被香港市民的唾罵及咀咒,也許你覺得運動真的是為了和平,但是請你細心再想想,是真的「和平」嗎?還是真是披掛和平的外表,而延續社會上的不平等呢?

正如我在上篇文章所講,資本家現在與政權如何連成一線,而反佔中指出的「香港金融中心地位會因佔中而受影響」、「大家會因佔中而返唔到工」等等論述,其實是在維護資本家、那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以及他們在香港特權階級的位置,一旦政權由人民選擇,一旦大家可以選擇不同的「候選人」,他們的利益肯定不能夠維持。而最高工時、集體談判權、全民退休保障等維護人民權利的措施也會獲得落實,最大的損失,又是那些資本家。

故此在這個思考之下,你會明白他們為什麼不要普選,因為他們自私地希望延長在香港瓜分的利益,正如現在中國官員的情況,維護現在的法制,他們就可繼續攬權,繼續貪污,並在退隱之後在外國生活。大家也記得那些外國媒體怎樣披露中國領導人資產。

題目是〈鳥盡弓藏兔死狗烹〉,最後是希望你們認清這個政權的歷史,簡單描述,在反右運動之時,他們發動人民、農民打擊資本家,資本家倒下,而這些資本家昨天是支持共產黨驅逐國民黨的。接著的文化大革命,人民互鬥,本來是站在政權內的農民互相批鬥,又一次是昨天支持他們的人,今天成為打擊對象。改革開放之後,當這群官員成為資本家之後,他們的貪污腐敗在打擊人民。今天你們支持這個政權,你們支持這群既得利益者,明天你有信心你能夠緊跟著他們的「變態」嗎?跟不上的,也許會如資本家、農民、人民一樣失敗。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當明天成功之後,你又會遭遇如何呢?你真的會有太平、你真的可以安樂嗎?

我相信因果報應,今天你幫了什麼人,明天你也會有什麼的報應。記著,幫了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報應,若果你是幫了曹操、秦檜、毛澤東、梁振英、周融…… 祝你平安!假如可以。

<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給那些愛港、愛國、愛黨的人

在此想先回應一些評論,在我的上篇文章<身處在「批鬥式政治運動」的我們>,看到網上有朋友評論「外部勢力還在老遠」這一句,他們在認真思考外國勢力與香港政治團體的連結,如蘋果日報黎智英與美國的關係。在此,我不是想剖析那些關係,因為我不是國際關係的專才。我是希望大家細心思考「外國勢力」這個東西,是否真的那麼有影響力,還是他是一個當權者「轉移視線」的技倆呢?對香港最有影響力的,是中國,還是美國呢?

我的題目是「<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給那些愛港、愛國、愛黨的人。」是的,我看見了一些支持中共、支持香港政府的人,他們說「反佔中」是如何被抹黑,自己如何的和平,但是否「反佔中」,香港就會和平呢?

只想去問問那些在支持反佔中的人,你們的運動若然真的成功,你們又會獲得什麼利益,我知道你們當中有些人是真心希望香港不會混亂,也知道你們每天被如何被香港市民的唾罵及咀咒,也許你覺得運動真的是為了和平,但是請你細心再想想,是真的「和平」嗎?還是真是披掛和平的外表,而延續社會上的不平等呢?

正如我在上篇文章所講,資本家現在與政權如何連成一線,而反佔中指出的「香港金融中心地位會因佔中而受影響」、「大家會因佔中而返唔到工」等等論述,其實是在維護資本家、那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以及他們在香港特權階級的位置,一旦政權由人民選擇,一旦大家可以選擇不同的「候選人」,他們的利益肯定不能夠維持。而最高工時、集體談判權、全民退休保障等維護人民權利的措施也會獲得落實,最大的損失,又是那些資本家。

故此在這個思考之下,你會明白他們為什麼不要普選,因為他們自私地希望延長在香港瓜分的利益,正如現在中國官員的情況,維護現在的法制,他們就可繼續攬權,繼續貪污,並在退隱之後在外國生活。大家也記得那些外國媒體怎樣披露中國領導人資產。

題目是<鳥盡弓藏兔死狗烹>,最後是希望你們認清這個政權的歷史,簡單描述,在反右運動之時,他們發動人民、農民打擊資本家,資本家倒下,而這些資本家昨天是支持共產黨驅逐國民黨的。接著的文化大革命,人民互鬥,本來是站在政權內的農民互相批鬥,又一次是昨天支持他們的人,今天成為打擊對象。改革開放之後,當這群官員成為資本家之後,他們的貪污腐敗在打擊人民。今天你們支持這個政權,你們支持這群既得利益者,明天你有信心你能夠緊跟著他們的「變態」嗎?跟不上的,也許會如資本家、農民、人民一樣失敗。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當明天成功之後,你又會遭遇如何呢?你真的會有太平、你真的可以安樂嗎?

我相信因果報應,今天你幫了什麼人,明天你也會有什麼的報應。記著,幫了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報應,若果你是幫了曹操、秦檜、毛澤東、梁振嬰、張融……

【歡迎聯署】中大學生會就深圳分校事宜之聲明

中大學生會聲明,歡迎各位同學、教職員、校友聯署!

中文大學 深圳

 

近日媒體報道,指出2018年首批中大(深圳)畢業生,將獲香港中大頒發學位證書,而證書的規格跟香港中大畢業生所道獲得的「大概一致」,當中證書皆具香港中大校監(即香港行政長官)及校長簽名。雖然校方指出中大,深圳分校將按國家教育部規定, 同時頒發中大(深圳)畢業證書予符合條件的本科生。可是,以上的說法顯然與本會於今年二月時所獲得的答覆完全不同,本會感到非常震驚,現發出聲明,促請中大校方正面回應本會的疑問和訴求。本會堅持兩所學校的證書必須要有明確的區別,而分校的畢業生也不應自動獲發中大沙田本校的畢業證書。原因不在於兩校質素之差異,而是兩校本身是互相獨立的學校,香港中文大學的獨有經驗是不可以被複製。

 

據今年二月,中大(深圳)校長徐揚生教授回覆本會查詢時,曾指出「證書上會注明學生於中大(深圳)修畢學位課程」,即是兩者將會有一定的分別。可是,今天校方的回應和當日校方對本會的回覆並不一致。當時校方的回應,似是運用著「語言偽術」,存心欺騙學生,本會對此深感憤怒。究竟注明的意思是證書大字列明中大(深圳)分校的證書,抑或是當中的內容才列明該畢業生是於深圳分校就讀?校方對此仍未有直接的回應。

不論院校文化、歷史和風氣,香港中大和深圳分校根本並不相同。例如香港中大是先有書院後有大學的書院制度,而深圳分校則是先有大學後辦書院的書院制,當中大學的歷史和發展,甚至對於中大最根本的理念「中文教學」(中大(深圳)是強調中英文教學),兩院校均有嚴重的差異。畢業證書,除了記載畢業生自己的階段成果,更是同學在院校共同生活的一紙證明。兩院校本身有著地域上的區隔,和制度上的不同,再加上兩院校所蘊含的歷史意義、經歷過的發展脈絡並不相同。香港中大與中大(深圳)在此意義下並不能混為一談,故此本會認為兩院校的畢業證書需有所分別。

 

在過去的教務會中,本會會長與其餘書院學生會會長、教務會學生委員皆就中大(深圳)的問題不斷向校方提出質詢。但由於學生代表遠遠不及校方代表的數量(我們只是在開會的前數天才取得會議文件),再加上教務會一直以來欠討論和行禮如儀的文化,令本會或是其他學生代表就算對中大(深圳)的運作抱著強烈意見,也不可以在會上有效地討論。教務會作為討論學校教務事務的單位,不應被校方視作橡皮圖章,若教務會成員和學生代表有疑問,校方應認真解答和考慮收回有關議程,再與學生代表進行商討,而非急於求成,欲於一兩次會面就將議案通過。這種做法既矮化教務會學生成員的應有地位及權利,亦不尊重同學的意見。

另外,本會發覺中大與深圳大學共同開辦中大(深圳),當中深圳大學的角色並不明顯。不論是中大(深圳)的校園,或是課程決策本身,深圳大學參與都不多。於本星期三(23/7),本會會長以教務會成員身份到中大深圳分校校址參觀和考察,了解中大(深圳)的最新發展。可是,中大(深圳)只有數幢教學和行政樓已經落成(設施尚未完全啟用),當中大量用地仍是一片施工中的荒地。在大部分的設施,以至圖書館只是外殼之下,本年中大(深圳)入讀的學生又如何能夠獲得優良的學習環境。加上中共不斷打壓內地大學的學術自由、言論自由等教育基石,校方又如何確保中大(深圳)的學術水平,以及中大(深圳)又如何貫徹中大自由開放的人文精神呢?這些問題不禁令人懷疑中大如此積極參與中大(深圳)之開辦,究竟是真的是為了將中大的優良學術和教學傳統帶進中國大陸,還是一如中大(深圳)網頁所說的:「中大必須發掘香港以外的資源」,不惜犧牲中大教學質素、學術自由等寶貴價值,透過「投資」中大(深圳)而得到深圳市政府支持,從而獲取更多來自中國國內的資源?若中大校方辦學的目的是把優質教育帶至內地,而不是辦「學店」,那麼兩間學校根本完全沒有必要使用一樣的證書。

 

所以,在面對那麼多的疑問下,同學、校友擔心中大(深圳)的開辦會有損校譽,是非常合理的擔憂,校方應重視他們的疑慮。中大(深圳)仍未開辦課程、建設仍未完成、學術自由不被保證下,再加上兩院校文化、歷史和風氣不同之下,中大校方竟於收生期間宣傳及承諾中大(深圳)畢業生能獲得與香港中大畢業生同等的學位,並承諾頒發由香港中文大學發出的學位證書,做法絕不合理,完全無視兩校之獨特性。

本會在此促請校方:
1. 盡快正面回應師生、校友、社會人士對中大(深圳)發展、開校目的、畢業生畢業證書、學則等疑慮;
2. 保證中大校譽不會因為深圳分校的出現而受影響;
3. 盡快澄清中大(深圳)的同學與中大同學的權責、畢業證書、學位等分別;
4. 回應中大是否在中大(深圳)項目中取得財務和財務以外的利益。

本會一直對中大(深圳)的開辦抱有保留和懷疑的態度。就算中大堅持開辦分校,也應保證中大沙田本校的畢業生畢業證書,與深圳分校的畢業生畢業證書有所分別,以便社會大眾區辨兩者的差別。同時,校方也須貫徹中大的辦學理念,確保兩校都能獨立發展,分別在學術和研究領域都有卓越的成就。可是,今天中大(深圳)的開辨,更似是欲乘著「子憑母貴」,利用香港中大本身的成績和聲譽,吸引中國國內學生就讀,而不是認真看待中大(深圳)的自身的教育。中大校方不能因為要取得香港以外的教學資源,而出賣中大多年來得來不易的校譽。我們反對的是校方視中文大學的校譽、中大人的經驗作可出售的商品,反對以辦學作為一種生財工具,販賣學歷。最後,校方在任何情況下都應謙卑地正面回應同學和校友合理的疑問,而不應將這些意見扭曲成香港中大的學生嫌棄中大(深圳)。開辦深圳分校的是中大校方的決定,校方理應為此決定負起最終和最大的責任。假如校方仍未有正面回應各方的質疑和訴求,本會必定會將行動升級,直至校方正面回應和解決各方疑慮為止。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

 

(暫時已聯署人士及團體)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校園電台編輯委員會
崇基學院學生會
新亞書院學生會
聯合書院學生會
逸夫書院學生會
晨興書院學生會
善衡書院學生會
敬文書院學生會
伍宜孫書院學生會
和聲書院學生會
張秀賢(中大學生會會長、教務會學生委員 )
李樂敏(崇基學院學生會幹事長、教務會學生委員)
楊思毅(新亞書院學生會幹事長、教務會學生委員)
周孟琳(聯合書院學生會會長、教務會學生委員)
伍世昌(逸夫書院學生會會長、教務會學生委員)
陳子聰(教務會學生委員(教育學院))
郭其峰(教務會學生委員(工程學院))
陳國誠(教務會學生委員(醫學院))
麥浩然(教務會學生委員(社會科學院))
中文大學校友關注大學發展小組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