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個台灣工程師值不值八萬來看台灣老闆的迷思

從兩個台灣工程師值不值八萬來看台灣老闆的迷思

圖片來源:jonolist

本文轉自《IMHO, 黑貘來說》部落格的文章〈從兩個台灣工程師值不值八萬來看台灣老闆的迷思〉,Inside 獲授權轉載。

最近很火紅的一篇文章就是:「為什麼我甘願花 8 萬僱用法國工程師,也不給兩個台灣年輕人機會?」,這篇文章點出很多問題, 其中是下面三項是重點:

  1. 全球性市場後的台灣競爭力
  2. 英文的重要性
  3. 台灣正規資訊教育的問題

這三個問題應該沒有人否認這問題不是問題,甚至應該是問題相當嚴重。

只是第一個問題我比較少接觸,我目前沒有真正跟印度越南人共事的經驗,更不要說是競爭的經驗,所以我對原作的話無法反駁。

而第二個問題雖然是問題,只是我身邊的人英文都很好, 不乏在國外求學或工作經驗的人,只是我也看到許多人 「怕英文」這件事我也多少有點憂心,這問題更出現在一些私立大學身上,因為同儕與教學環境的關係,英文的學習常會因此成長緩慢,雖然這些狀況比較少在國立研究生身上出現,但因為現在研究生人數越來越多,所以整體平均程度多少會被往下拉一點是真的,所以我是相當認同原作的話。

第三點更不用說了,台灣的正規資訊教育真的有問題,雖然這一半的問題不是在資訊教育,而是在教育體制的本身,學生不知為何而學這問題,當沒有了學習動機,學習效果就大打折扣,這邊的前一個問題正是台灣學生缺乏實作精神所造成,也包含了對社會的參與及獨立學習的能力等等因素。

但事實上我們也知道在資訊界能夠表現不錯的,真的資訊科班出身只有一半,其他非本科系出身的都靠有學習動機與自學能力的人補上,但其中更有一個題目是透過這樣的學習,尤其有些人更唸完大部份大學與研究所須要的課程,此時若把這種人直接劃分為沒有經過資訊專業訓練的觀點來決定能力,這樣就過於文憑主義了。

這篇文章點出的這三點整體而言都是問題,但真正的問題不是這個阿,真正的問題是:

為甚麼台灣老闆只願意請四萬塊薪水的台灣工程師,然後去說兩個四萬塊台灣工程師比不過八萬元的外國工程師?

這個結論從上面三點也跳太快了,因為上面這三點真的存在,也真的是問題,但會導致這問題的原因是:

1. 為甚麼老闆只願意給台灣工程師四萬元
2. 為甚麼台灣老闆願意給國外工程師八萬元

這兩個問題可以延伸或來源自下面幾個問題:

3. 老闆真的有能力衡量工程師價值嗎?
4. 老闆真的有管道找到夠格的工程師嗎?
5. 台灣的老闆真的有魅力吸引到不錯的工程師嗎?

就文章來看,只是接下來的管道與魅力就是很大的問題,因為要有管道與魅力吸引到夠格的工程師不只取決於領導者而已,還包含同儕與產品等等因素很明顯的這家公司的產品原創性不足,公司名聲也不夠然後包含老闆或 IT 領導者及其部屬在工程師專業社群也沒有足夠的貢獻與知名度,因此想要用很便宜的撿到不錯的工程師真的是有點緣木求魚。

在我接觸到有不錯工程師的公司很多,例如 KKBox,Armorize 等公司的工程師素質都很高,很不幸的他們都不是四萬元請得起的,甚至是超過八萬十萬的,因此我不懷疑很多台灣公司的老闆跟本是標準的「想要用香蕉來請獅子,然後抱怨獅子都不理他」,根本不了解這樣的薪資,這樣的環境真的請得起好的員工嗎?

當然這問題不是出在這篇文章與這間公司與作者,真正的問題是台灣整個就業環境,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台灣的老闆已經把薪資設定成如此低了,也就是說現在台灣薪資水平已經低到這樣,整個社會已經在自食其果了,老闆不願意花更多的錢找出更有能力做事的人,員工發現怎做事也無法獲得回報,台灣的產業就進入這樣的循環。

所以這間公司只是在這樣的循環中的一間公司,無論是身受其害還是推波助瀾,因此我們不該對作者有太多的苛責。

但我已經很肯定這家公司是不會請我的,依照他們這樣的觀點,他們只願意出我現在薪水的 1/4 不到而已,很可惜我不是猴子,雖然我也不是獅子,因為真正的獅子的薪水比我高好幾倍,說穿了我只是一隻貘……

從兩個台灣工程師值不值八萬來看台灣老闆的迷思

從兩個台灣工程師值不值八萬來看台灣老闆的迷思

圖片來源:jonolist

本文轉自《IMHO, 黑貘來說》部落格的文章〈從兩個台灣工程師值不值八萬來看台灣老闆的迷思〉,Inside 獲授權轉載。

最近很火紅的一篇文章就是:「為什麼我甘願花 8 萬僱用法國工程師,也不給兩個台灣年輕人機會?」,這篇文章點出很多問題, 其中是下面三項是重點:

  1. 全球性市場後的台灣競爭力
  2. 英文的重要性
  3. 台灣正規資訊教育的問題

這三個問題應該沒有人否認這問題不是問題,甚至應該是問題相當嚴重。

只是第一個問題我比較少接觸,我目前沒有真正跟印度越南人共事的經驗,更不要說是競爭的經驗,所以我對原作的話無法反駁。

而第二個問題雖然是問題,只是我身邊的人英文都很好, 不乏在國外求學或工作經驗的人,只是我也看到許多人 「怕英文」這件事我也多少有點憂心,這問題更出現在一些私立大學身上,因為同儕與教學環境的關係,英文的學習常會因此成長緩慢,雖然這些狀況比較少在國立研究生身上出現,但因為現在研究生人數越來越多,所以整體平均程度多少會被往下拉一點是真的,所以我是相當認同原作的話。

第三點更不用說了,台灣的正規資訊教育真的有問題,雖然這一半的問題不是在資訊教育,而是在教育體制的本身,學生不知為何而學這問題,當沒有了學習動機,學習效果就大打折扣,這邊的前一個問題正是台灣學生缺乏實作精神所造成,也包含了對社會的參與及獨立學習的能力等等因素。

但事實上我們也知道在資訊界能夠表現不錯的,真的資訊科班出身只有一半,其他非本科系出身的都靠有學習動機與自學能力的人補上,但其中更有一個題目是透過這樣的學習,尤其有些人更唸完大部份大學與研究所須要的課程,此時若把這種人直接劃分為沒有經過資訊專業訓練的觀點來決定能力,這樣就過於文憑主義了。

這篇文章點出的這三點整體而言都是問題,但真正的問題不是這個阿,真正的問題是:

為甚麼台灣老闆只願意請四萬塊薪水的台灣工程師,然後去說兩個四萬塊台灣工程師比不過八萬元的外國工程師?

這個結論從上面三點也跳太快了,因為上面這三點真的存在,也真的是問題,但會導致這問題的原因是:

1. 為甚麼老闆只願意給台灣工程師四萬元
2. 為甚麼台灣老闆願意給國外工程師八萬元

這兩個問題可以延伸或來源自下面幾個問題:

3. 老闆真的有能力衡量工程師價值嗎?
4. 老闆真的有管道找到夠格的工程師嗎?
5. 台灣的老闆真的有魅力吸引到不錯的工程師嗎?

就文章來看,只是接下來的管道與魅力就是很大的問題,因為要有管道與魅力吸引到夠格的工程師不只取決於領導者而已,還包含同儕與產品等等因素很明顯的這家公司的產品原創性不足,公司名聲也不夠然後包含老闆或 IT 領導者及其部屬在工程師專業社群也沒有足夠的貢獻與知名度,因此想要用很便宜的撿到不錯的工程師真的是有點緣木求魚。

在我接觸到有不錯工程師的公司很多,例如 KKBox,Armorize 等公司的工程師素質都很高,很不幸的他們都不是四萬元請得起的,甚至是超過八萬十萬的,因此我不懷疑很多台灣公司的老闆跟本是標準的「想要用香蕉來請獅子,然後抱怨獅子都不理他」,根本不了解這樣的薪資,這樣的環境真的請得起好的員工嗎?

當然這問題不是出在這篇文章與這間公司與作者,真正的問題是台灣整個就業環境,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台灣的老闆已經把薪資設定成如此低了,也就是說現在台灣薪資水平已經低到這樣,整個社會已經在自食其果了,老闆不願意花更多的錢找出更有能力做事的人,員工發現怎做事也無法獲得回報,台灣的產業就進入這樣的循環。

所以這間公司只是在這樣的循環中的一間公司,無論是身受其害還是推波助瀾,因此我們不該對作者有太多的苛責。

但我已經很肯定這家公司是不會請我的,依照他們這樣的觀點,他們只願意出我現在薪水的 1/4 不到而已,很可惜我不是猴子,雖然我也不是獅子,因為真正的獅子的薪水比我高好幾倍,說穿了我只是一隻貘……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就2014年 71遊行後和平集會被清場聲明

10489630_10152474417541273_1870941770268076560_n

 

國際特赦組織得悉,香港警方於今晨( 7月2日),拘捕了 511名於中環遮打道參與 71遊行後和平集會的人士。香港警方採取的行動與國際法有所違背,本會認為執法機關行動草率,更肆意打壓香港人所享有的和平集會權利及新聞自由。

 

本會認為警方拘捕511名自發集會的人士,實屬不當。雖然警方可要求組織示威活動的人士通知其舉行有關活動,可今晨的集會乃是自發性,再者集會人士強調他們堅守和平集會至早上8時便會離去,事實上至早上清場時參與集會之人士仍然非常和平。故此,警方的清場行動,侵犯了市民和平集會之權利。

香港警方應將驅散參與集會人士的行動視為最後手段,可是警方亦未有等待集會完結後便進行拘捕。特區政府應視和平集會為合理使用公共空間。雖則香港警方指於遮打道舉行的集會為非法集結,但是該集會為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下對和平集會的標準。

和平集會之權利受到《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一條確認。香港作為《公約》的締約方,必須一視同仁,尊重上述《公約》所保障的言論自由及和平集會權利。當局亦必須促進市民和平集會的權利,不應對和平示威抗議活動施加限制。

警方於今晨部署拘捕參與和平集會人士期間,曾要求在場採訪傳媒離開。警方此舉,侵犯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九條中所保障的表達自由的權利。警方的做法是明知故犯,直接打擊新聞自由。我們更憂慮此乃香港政府對傳媒變得更為敵意的另一個警號。

 

本會要求當局盡快無條件釋放所有因行使和平集會及表達自由而被拘捕的人士,並在他們被拘留期間能律師會面得到法律協助。

最後,我們要求特區政府在任何時候均必須履行國際公約,保障新聞自由。

 

異地看診好幫手、醫療界的 OpenTable:ZocDoc

異地看診好幫手、醫療界的 OpenTable:ZocDoc

 

在美國就醫是眾所皆知的麻煩事,因為一定要先預約,若不是急診通常都會被擋在門外,且就醫等待時間非常漫長,美國人平均等待時間是三個禮拜(註一),簡直是「等到感冒都自然好了」。線上掛號 app ZocDoc 被媒體比作「醫療界的 OpenTable」,目標就是要解決美國人的就醫困難,允許人們透過 app 預約看診、填補門診空缺,大幅縮減使用醫療服務的成本。

行動醫療市場是塊極具潛力的市場,市調公司 Research2Guidance 指出,截至 2017 年底行動醫療市場的總營收將達 260 億美元(約台幣 7677 億 8 千萬元 ),在 App Store 與 GooglePlay 商店內有超過十萬個醫療相關的 app,與兩年半前相比增加為兩倍。在這競爭激烈的行動醫療紅海,線上看診服務 ZocDoc 表現亮眼,於今年 5 月 30 日募得 1.52 億美元的資金,公司估值達 16 億美元(約台幣 473 億 6 千萬元 )。

此次是 ZocDoc 的 D 輪融資,為他們 2007 年創立以來第六次的募資。曾投資 Facebook、Zynga、Groupon 的俄羅斯創投公司旗下基金「DST Global」也包含在內。過去有名的投資人還包括 Founders Fund、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Amazon 執行長 Jeff Bezos的私人投資公司 Bezos Expeditions、SalesForce 創辦人 Marc Benioff 等,都來頭不小。

創業源頭

ZocDoc 共有三位創辦人,由左至右為營運長 Oliver Kharraz, MD、執行長 Cyrus Massoumi 與技術長 Nick Ganju。圖片來源:Jobbook

而創業點子最初是來自 ZocDoc 執行長 Cyrus Massoumi 這位被 《克萊恩商業週刊》(Crain’s New York Business)評選為 2014 年〈40 Under 40〉的青年企業家之一。他接受 TechCrunch 的訪問時指出,會創辦 ZocDoc 是因為自身經歷過在異地求診的困難,2007 年他在飛往紐約的班機上,耳膜突然破裂,抵達曼哈頓後,由於其醫療保險所支援的醫生名單太少(註二),遍尋不著當地的醫生,整整花了四天的時間才接受治療,簡直是場災難。

Cyrus Massoumi 忿忿不平地表示:

我在網路上買食品雜貨、也在網路上買訂婚戒指,但是為什麼卻沒辦法在網路上預約看診。

在美國看醫生除了需要辦醫療保險外(縮減昂貴的醫療費用,但限縮人們醫院選擇),每位醫生看病的人數也是固定的,沒有人會延長工時,因此看病需要先預約,否則會被醫院擋在門外。

ZocDoc 不僅能幫病人尋找接受其醫療保險的當地醫生,另一方面也使就醫等待時間更為彈性。因為病人可以運用 ZocDoc 即時搜尋在某時、某地的醫生是否有空看診,讓病人能夠填補缺席、取消看診民眾的空位,直接到醫院就醫。不僅讓民眾可以選擇自己方便的時間地點就醫,醫生方面也能善用時間接觸更多病人,卻不用增加工作量。

ZocDoc 執行長 Cyrus Massoumi 把上述好處稱之為「醫療保建的隱藏供給(hidden supply of health care)」。就如同 Airbnb 建立暫時空缺的房間的再利用,ZocDoc 也讓社會將現有的資源最大化的運用,而不必興建新的診所、醫院來應付更多病人。

ZocDoc 的服務是免費的,然而醫生需要月付 300 元美金(台幣 8859 元)才能將自己的資訊張貼在 ZocDoc。目前,有超過五百萬人使用 ZocDoc,擁有超過 40 種科別的專科醫生,在美國超過兩千個城市與城鎮提供看診,服務美國逾四成人口。

ZocDoc 如何運作呢?

對於 ZocDoc 來說,他媒合了病患和醫生兩個族群,因此分別為病患與醫生提供不同的服務。每月有超過五百萬的病人使用 ZocDoc,他們可以運用地點和支援的醫療保險網絡找到醫生。病患可在網路上充分瞭解您的教育背景、資歷,並直接預約看診。

1. 病患在醫生有看診的時間上門,省去加班的麻煩。醫生可以設定看診的時間,只有在設定的時間內開放預約看診。

2. 醫生可以看到預約看診對象的資料。病患會填寫看診的原因,包括醫療保險,此外,還有提醒病患準時到醫院的功能,所以看診可以更加順利。

病患則根據所需要的「科別」、「地點」、「醫療保險」一鍵尋找醫生,直接預約。將看病的時間和地點、醫生的選擇權還給民眾。醫病關係更加平衡。

追求卓越的公司文化

ZocDoc 曾被兩家主流媒體《Crains》與《財富雜誌 Fortune》評為最棒的工作場所。而執行長 Cyrus Massoumi 自己也把 ZocDoc 的成功歸咎於公司文化,以及共同創辦人們,由此可見優良的團隊合作氛圍在 ZocDoc 非常重要。

而這樣極佳的公司氛圍,也吸引到頂尖員工到 Zoc Doc 上班,他們秉持著以下七項精神:

  1. 病人第一(patients first)
  2. 優秀的人(great people)
  3. 大膽發聲(speak up)
  4. 每位員工都是老闆(own it)
  5. 把「我們」放在「我」前面(us before me)
  6. 努力工作(work hard)
  7. 讓工作變得有趣(make work fun)

 

圖片來源:VentureBeat

Cyrus Massoumi 指出,醫療是這個世代面臨的最大問題,要極大的雄心抱負才可能改變現狀,為了要達成這個目標,我們做每樣事情都抱持著謙卑的態度,把病人放在第一優先。因此,ZocDoc 需要最優秀的人來做這件事情,可以努力工作,全心把工作做好最對,活出一種最有價值的生活風格。ZocDoc 所指的優秀的人,通常具備什麼特質呢?

ZocDoc 看重應徵者的「內在」勝過他們的「經歷」,尤其喜歡雇用可以帶領公司員工凝聚的人,也就是把集體利益放在個人之上。Cyrus Massoumi 舉例說明,他們非常看重內在特質,幾年前他在芝加哥的一間披薩餐廳遇見一名很棒的女服務生,她把顧客放在第一優先,並用絕佳的效率處理問題,他從未見過其他女服務生擁有這樣的能力,所以 Cyrus Massoumi 就馬上請她到 ZocDoc 面試,希望她能擔任行政主管。

Cyrus Massoumi 指出,他需要員工認同 ZocDoc 的願景與價值觀,甚至希望員工能把自己當作是 ZocDoc 的老闆,依這樣的角度行事,為了公司的成功努力,為失敗負責,並像老闆一樣,深思熟慮地使用 ZocDoc 的資源。這樣的高標準,也使得「ZocDoc 的每位員工都比市場上一般員工素質還要更好」,Cyrus Massoumi 如是說。

由於每位員工都是老闆,所以也可以像老闆一樣享受公司的特權。公司不僅沒有著装限制,也沒有規定的休假和工時制度,每個人都擁有「無限期」的假期時間,因為 ZocDoc 相信每位員工都會為了公司的成功努力。人事主管 Karsten Vagner 指出,他努力工作把一切事情都辦妥,因此放假並不會影響工作。此外,一旦成為 ZocDoc 的正式員工,Cyrus Massoumi 就授權給他們大膽發聲的自由,也就是當主管錯了的時候,員工可以直接告訴老闆他錯了,沒有人會因此工作不保。

設立這個誘因的原因是,Cyrus Massoumi 相信如果公司想要吸引最棒的人才,就必須信任他們,當每個人都為自己負責的時候,在辦公室放鬆玩樂,喝啤酒、和主管一起玩街機遊戲,放長假出國玩,完全不是問題,因為,讓工作變得更加有趣,是他們的核心價值之一。

來自醫師世家的 Cyrus Massoumi 發展出一套自己的公司經營哲學,也跳脫一般創業者發展商業模式時,單純從病人角度的思維,從醫師角度出發的商業模式,讓 ZocDoc 兼顧醫病雙方,使用者基數逐漸擴大,未來的發展指日可待。儘管市面上擁有許多醫療、健康相關的 app,但成功的重點還是在從使用者的利益出發,這點 ZocDoc 奉為圭臬。

註解:
註一、Newly Insured ACA Patients Can Now Use ZocDoc’s Free Service to Book In-Network Appointments Online
註二、中央健康保險局電子報:「在美國,金額不同的醫療保險,會限縮病患就診可選擇的醫療院所,必須經過層層關卡轉診,才能至大醫院看病,而且必須與醫生預約(急診例外),至少要等一週或數週。

資料來源:
1. (Founder Stories) ZocDoc’s Massoumi: A Bad Flight & Terrible Customer Service Created ZocDoc
2. 40 Under 40
3.How ZocDoc Founder Cyrus Massoumi Inspires High-Achieving Company Culture
4. What We Value At ZocDoc
5. ZocDoc創始人:創業者不要忽視醫師群體
6. MOBILE HEALTH MARKET REPORT 2013-2017

異地看診好幫手、醫療界的 OpenTable:ZocDoc

異地看診好幫手、醫療界的 OpenTable:ZocDoc

 

在美國就醫是眾所皆知的麻煩事,因為一定要先預約,若不是急診通常都會被擋在門外,且就醫等待時間非常漫長,美國人平均等待時間是三個禮拜(註一),簡直是「等到感冒都自然好了」。線上掛號 app ZocDoc 被媒體比作「醫療界的 OpenTable」,目標就是要解決美國人的就醫困難,允許人們透過 app 預約看診、填補門診空缺,大幅縮減使用醫療服務的成本。

行動醫療市場是塊極具潛力的市場,市調公司 Research2Guidance 指出,截至 2017 年底行動醫療市場的總營收將達 260 億美元(約台幣 7677 億 8 千萬元 ),在 App Store 與 GooglePlay 商店內有超過十萬個醫療相關的 app,與兩年半前相比增加為兩倍。在這競爭激烈的行動醫療紅海,線上看診服務 ZocDoc 表現亮眼,於今年 5 月 30 日募得 1.52 億美元的資金,公司估值達 16 億美元(約台幣 473 億 6 千萬元 )。

此次是 ZocDoc 的 D 輪融資,為他們 2007 年創立以來第六次的募資。曾投資 Facebook、Zynga、Groupon 的俄羅斯創投公司旗下基金「DST Global」也包含在內。過去有名的投資人還包括 Founders Fund、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Amazon 執行長 Jeff Bezos的私人投資公司 Bezos Expeditions、SalesForce 創辦人 Marc Benioff 等,都來頭不小。

創業源頭

ZocDoc 共有三位創辦人,由左至右為營運長 Oliver Kharraz, MD、執行長 Cyrus Massoumi 與技術長 Nick Ganju。圖片來源:Jobbook

而創業點子最初是來自 ZocDoc 執行長 Cyrus Massoumi 這位被 《克萊恩商業週刊》(Crain’s New York Business)評選為 2014 年〈40 Under 40〉的青年企業家之一。他接受 TechCrunch 的訪問時指出,會創辦 ZocDoc 是因為自身經歷過在異地求診的困難,2007 年他在飛往紐約的班機上,耳膜突然破裂,抵達曼哈頓後,由於其醫療保險所支援的醫生名單太少(註二),遍尋不著當地的醫生,整整花了四天的時間才接受治療,簡直是場災難。

Cyrus Massoumi 忿忿不平地表示:

我在網路上買食品雜貨、也在網路上買訂婚戒指,但是為什麼卻沒辦法在網路上預約看診。

在美國看醫生除了需要辦醫療保險外(縮減昂貴的醫療費用,但限縮人們醫院選擇),每位醫生看病的人數也是固定的,沒有人會延長工時,因此看病需要先預約,否則會被醫院擋在門外。

ZocDoc 不僅能幫病人尋找接受其醫療保險的當地醫生,另一方面也使就醫等待時間更為彈性。因為病人可以運用 ZocDoc 即時搜尋在某時、某地的醫生是否有空看診,讓病人能夠填補缺席、取消看診民眾的空位,直接到醫院就醫。不僅讓民眾可以選擇自己方便的時間地點就醫,醫生方面也能善用時間接觸更多病人,卻不用增加工作量。

ZocDoc 執行長 Cyrus Massoumi 把上述好處稱之為「醫療保建的隱藏供給(hidden supply of health care)」。就如同 Airbnb 建立暫時空缺的房間的再利用,ZocDoc 也讓社會將現有的資源最大化的運用,而不必興建新的診所、醫院來應付更多病人。

ZocDoc 的服務是免費的,然而醫生需要月付 300 元美金(台幣 8859 元)才能將自己的資訊張貼在 ZocDoc。目前,有超過五百萬人使用 ZocDoc,擁有超過 40 種科別的專科醫生,在美國超過兩千個城市與城鎮提供看診,服務美國逾四成人口。

ZocDoc 如何運作呢?

對於 ZocDoc 來說,他媒合了病患和醫生兩個族群,因此分別為病患與醫生提供不同的服務。每月有超過五百萬的病人使用 ZocDoc,他們可以運用地點和支援的醫療保險網絡找到醫生。病患可在網路上充分瞭解您的教育背景、資歷,並直接預約看診。

1. 病患在醫生有看診的時間上門,省去加班的麻煩。醫生可以設定看診的時間,只有在設定的時間內開放預約看診。

2. 醫生可以看到預約看診對象的資料。病患會填寫看診的原因,包括醫療保險,此外,還有提醒病患準時到醫院的功能,所以看診可以更加順利。

病患則根據所需要的「科別」、「地點」、「醫療保險」一鍵尋找醫生,直接預約。將看病的時間和地點、醫生的選擇權還給民眾。醫病關係更加平衡。

追求卓越的公司文化

ZocDoc 曾被兩家主流媒體《Crains》與《財富雜誌 Fortune》評為最棒的工作場所。而執行長 Cyrus Massoumi 自己也把 ZocDoc 的成功歸咎於公司文化,以及共同創辦人們,由此可見優良的團隊合作氛圍在 ZocDoc 非常重要。

而這樣極佳的公司氛圍,也吸引到頂尖員工到 Zoc Doc 上班,他們秉持著以下七項精神:

  1. 病人第一(patients first)
  2. 優秀的人(great people)
  3. 大膽發聲(speak up)
  4. 每位員工都是老闆(own it)
  5. 把「我們」放在「我」前面(us before me)
  6. 努力工作(work hard)
  7. 讓工作變得有趣(make work fun)

 

圖片來源:VentureBeat

Cyrus Massoumi 指出,醫療是這個世代面臨的最大問題,要極大的雄心抱負才可能改變現狀,為了要達成這個目標,我們做每樣事情都抱持著謙卑的態度,把病人放在第一優先。因此,ZocDoc 需要最優秀的人來做這件事情,可以努力工作,全心把工作做好最對,活出一種最有價值的生活風格。ZocDoc 所指的優秀的人,通常具備什麼特質呢?

ZocDoc 看重應徵者的「內在」勝過他們的「經歷」,尤其喜歡雇用可以帶領公司員工凝聚的人,也就是把集體利益放在個人之上。Cyrus Massoumi 舉例說明,他們非常看重內在特質,幾年前他在芝加哥的一間披薩餐廳遇見一名很棒的女服務生,她把顧客放在第一優先,並用絕佳的效率處理問題,他從未見過其他女服務生擁有這樣的能力,所以 Cyrus Massoumi 就馬上請她到 ZocDoc 面試,希望她能擔任行政主管。

Cyrus Massoumi 指出,他需要員工認同 ZocDoc 的願景與價值觀,甚至希望員工能把自己當作是 ZocDoc 的老闆,依這樣的角度行事,為了公司的成功努力,為失敗負責,並像老闆一樣,深思熟慮地使用 ZocDoc 的資源。這樣的高標準,也使得「ZocDoc 的每位員工都比市場上一般員工素質還要更好」,Cyrus Massoumi 如是說。

由於每位員工都是老闆,所以也可以像老闆一樣享受公司的特權。公司不僅沒有著装限制,也沒有規定的休假和工時制度,每個人都擁有「無限期」的假期時間,因為 ZocDoc 相信每位員工都會為了公司的成功努力。人事主管 Karsten Vagner 指出,他努力工作把一切事情都辦妥,因此放假並不會影響工作。此外,一旦成為 ZocDoc 的正式員工,Cyrus Massoumi 就授權給他們大膽發聲的自由,也就是當主管錯了的時候,員工可以直接告訴老闆他錯了,沒有人會因此工作不保。

設立這個誘因的原因是,Cyrus Massoumi 相信如果公司想要吸引最棒的人才,就必須信任他們,當每個人都為自己負責的時候,在辦公室放鬆玩樂,喝啤酒、和主管一起玩街機遊戲,放長假出國玩,完全不是問題,因為,讓工作變得更加有趣,是他們的核心價值之一。

來自醫師世家的 Cyrus Massoumi 發展出一套自己的公司經營哲學,也跳脫一般創業者發展商業模式時,單純從病人角度的思維,從醫師角度出發的商業模式,讓 ZocDoc 兼顧醫病雙方,使用者基數逐漸擴大,未來的發展指日可待。儘管市面上擁有許多醫療、健康相關的 app,但成功的重點還是在從使用者的利益出發,這點 ZocDoc 奉為圭臬。

註解:
註一、Newly Insured ACA Patients Can Now Use ZocDoc’s Free Service to Book In-Network Appointments Online
註二、中央健康保險局電子報:「在美國,金額不同的醫療保險,會限縮病患就診可選擇的醫療院所,必須經過層層關卡轉診,才能至大醫院看病,而且必須與醫生預約(急診例外),至少要等一週或數週。

資料來源:
1. (Founder Stories) ZocDoc’s Massoumi: A Bad Flight & Terrible Customer Service Created ZocDoc
2. 40 Under 40
3.How ZocDoc Founder Cyrus Massoumi Inspires High-Achieving Company Culture
4. What We Value At ZocDoc
5. ZocDoc創始人:創業者不要忽視醫師群體
6. MOBILE HEALTH MARKET REPORT 2013-2017

小米上半年賣出超過 2,600 萬支手機,成長近三倍

小米上半年賣出超過 2,600 萬支手機,成長近三倍

雷軍今天公布了小米上半年的銷售數字,這家近幾年廣受矚目的手機公司一共在上半年賣出 2,600 萬支小米手機,較去年成長 271%;銷售額 330 億人民幣(約新台幣 1,586 億元),年成長約 149%。

雷軍曾經表示小米今年至少要出貨 4,000 萬支手機,看來目前的「進度」已經超前。依照先前公布的數字,小米在 2013 年一共賣出 1,870 萬支手機,銷售額 316 億人民幣(約新台幣 1,520 億元),也就是說小米今年只花了一半的時間即超過了去年的銷售成績。然而對比小米的手機銷售數字與銷售額,不難發現產品的平均價格下降得很明顯。

今年四月,雷軍在慶祝小米四週年的「米粉節」又說,今年真正的目標是賣出 6,000 萬支小米手機,銷售額要達 800 億人民幣。根據市調公司 Kantar WorldPanel ComTech 的數據1,在中國,購買小米手機的人當中有 48% 是第一次購買智慧型手機,另外有 23% 是從三星陣營轉換過來的。

從數字來看,小米目前 2,600 萬支手機的銷售成績,介於蘋果 iPhone 在 2010 年上半年(近 1,750 萬支)、2011 年上半年(接近 3,500 萬支)的銷售數字之間,2011 年全年蘋果一共售出 7,200 萬支 iPhone。

資料來源:Statista

兩週前小米共同創辦人、總裁林斌來台時曾說,今年小米的主要目標是國際市場,預計在今年進軍馬來西亞、印尼、印度、菲律賓、泰國、越南、俄羅斯、土耳其、巴西、墨西哥等 10 個新市場,拓展國際市場應是小米持續維持強力成長的關鍵。目前小米手機只在中國、香港、台灣和新加坡銷售。

小米上半年賣出超過 2,600 萬支手機,成長近三倍

小米上半年賣出超過 2,600 萬支手機,成長近三倍

雷軍今天公布了小米上半年的銷售數字,這家近幾年廣受矚目的手機公司一共在上半年賣出 2,600 萬支小米手機,較去年成長 271%;銷售額 330 億人民幣(約新台幣 1,586 億元),年成長約 149%。

雷軍曾經表示小米今年至少要出貨 4,000 萬支手機,看來目前的「進度」已經超前。依照先前公布的數字,小米在 2013 年一共賣出 1,870 萬支手機,銷售額 316 億人民幣(約新台幣 1,520 億元),也就是說小米今年只花了一半的時間即超過了去年的銷售成績。然而對比小米的手機銷售數字與銷售額,不難發現產品的平均價格下降得很明顯。

今年四月,雷軍在慶祝小米四週年的「米粉節」又說,今年真正的目標是賣出 6,000 萬支小米手機,銷售額要達 800 億人民幣。根據市調公司 Kantar WorldPanel ComTech 的數據1,在中國,購買小米手機的人當中有 48% 是第一次購買智慧型手機,另外有 23% 是從三星陣營轉換過來的。

從數字來看,小米目前 2,600 萬支手機的銷售成績,介於蘋果 iPhone 在 2010 年上半年(近 1,750 萬支)、2011 年上半年(接近 3,500 萬支)的銷售數字之間,2011 年全年蘋果一共售出 7,200 萬支 iPhone。

資料來源:Statista

兩週前小米共同創辦人、總裁林斌來台時曾說,今年小米的主要目標是國際市場,預計在今年進軍馬來西亞、印尼、印度、菲律賓、泰國、越南、俄羅斯、土耳其、巴西、墨西哥等 10 個新市場,拓展國際市場應是小米持續維持強力成長的關鍵。目前小米手機只在中國、香港、台灣和新加坡銷售。

我的普選底線:區議員入提委會,廢除公司票

 

今天早上,有不少在中環上班的人士因學界佔領遮打道的行動而遲到,有所怨言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希望大家在罵他們激進前先想一想,究竟自己對普選的底線在哪兒。

 

很多上了年紀的人都說,由選委會轉成一人一票已是很大的進步。的確,以往特首只由四大界別(金融、專業、勞工及議會界)投票產生,英治時期更不用提及;但對我來說,這一大轉變是進步還是只是原地踏步仍存在很大的疑問。關鍵在於提委會的組成方法會否做成篩選的局面。我已經詳閱去年政府發表的諮詢文件以免被人指責不理性或先入為主。根據文件內容,全國人大常委早於07年已決定建議提委會的組成可參照選委會的現行規定(3.06),而門檻方面則未有列明,但可暫認為至少八份之一的提委會委員聯名支持(3.10)。我個人對此點的解讀為:假若市民沒有意見的話,1200人的選委會就會直接轉換成1200人的提委會。這是絕對不可接受的「篩選委會」,相信連保守派也會感到被戲弄。因此,文件中也有提及可考慮議題,加上不少備註以安撫民眾(3.14)。

 

在可考慮議題中,有兩點是我心目中對普選的底線。第一,將所有直選區議員納入提委會中。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列明「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所謂廣泛代表性,對人大常委來說即是四大界別(附件四)。姑且不論我不是金融、專業或勞工人士,四大界別中只有一個能代表我,或是宗教界憑甚麼擁有60個席位;我認為廣泛代表性不可與民意混為一談,但民意絕對是廣泛代表性的其中一個重要組成部份;將所有直選區議員納入提委會中是重視民意的表現。而且將所有直選區議員納入提委會中並沒有削弱提委會的提名權,不存在違憲問題。如果中央和政府連這點也做不到,想必大家也明白他們誠意有多少。第二,正如我剛才所述,民意是廣泛代表性的其中一個重要組成部份,因此提委會委員的選舉也應廢除「公司票」,改為以所有從業員為選民基礎。如此才能真正選出代表業界的委員,不然的話哪來代表性呢?

 

也許支持政府的保守派會說我異想天開,支持公民提名的激進派會說我懦弱無大志。其實我只是想在現行框架裏,嘗試找尋自己的底線,嘗試找尋不會拉倒而又無政治篩選(即只以能力而非背景進行篩選)的提名方法。在停筆前,希望大家留意政府將於七月公佈的諮詢報告,不要人云亦云,請詳閱後才去發表意見。假如你連這小事也做不到,你沒有罵學界和佔中激進的資格。他們爭取的無篩選普選是人人也應擁有的基本人權,即使公民提名不是我的底線,他們的勇氣仍值得敬佩。你可以說中央不會那麼笨,逼我們從十個梁振英中選一個;但當2017年你發現只能選葉劉、老鼠芬或李慧琼時,請不要後悔今天的無底線。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