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淑儀、梁美芬與通識

葉劉淑儀在2014年1月6日撰文,指出新民黨在《2014年施政報告意見書》提出將通識轉為選修,早前梁美芬也提出過取消通識科的必答題,為甚麼這兩位尊貴的立法會議員,竟然關心起通識科來了﹖為甚麼她們都在嘗試削弱通識科的影響力﹖她們到底怕甚麼﹖看了以下的例子,各位看官或可找到答案。

話說某出版社的中文科的高中作文試題之一是《我目睹國旗升起的一刻》,某校的某中文教師一看,立刻觸動了「國民教育」的神經,某老師雖然害怕國民教育荼毒學生,但也持開放態度,只是在評卷參考上略作修訂,本來的評卷參考是:本文重點在於描述一次目睹升旗的過程和場面,並抒發個人的感受。某老師為免評卷者有所誤解,以為所謂感受,是要求凡國旗升起,學生多為熱血沸騰、感動落淚,乃加上了「感受各有不同,既可以是感到光榮,也可以感到羞恥與憤怒」。可是學生的答卷,卻出乎意料,這也許能說明,為甚麼那麼多人聞通識色變,要除之而後快。

整整一級四班的學生的答卷,竟然沒有一個學生所寫的國旗,不是中國的國旗,這可說是日子有功,國民教育的成功,每天的電視短片、大小場合的升旗禮,耳濡目染,大家都認定了那心中的國旗就是中國國旗了。且不說學生的答卷是否緊扣題目要求,先看看他們寫了甚麼感受。整整一級四班的學生的答卷,以目睹國旗升起而感動落淚、並以身為中國人為榮的,只寥寥無幾;一見國旗升起而想起大陸種種腐敗的則更多,甚至有以此為恥、為憾的;也有百感交集的,既及中國大國崛起的光榮,更談大國的貪腐與獨裁,進而希望有所改善,走向民主自由。

由此可見,知性上的認知,感性上的認同,二者相差甚遠,這遠非當局的洗腦可以拉近的。資訊科技發達、言論自由還未被完全扼殺,當權者無法堵住所有人的嘴巴,矇住所有人的眼睛,或像尊子畫的一幅很形象化的漫畫,綁著如囚犯的觀眾,只看CCTVB。誠然,就算你綁著他,當人有了覺醒,懂得思考,還是會揭穿虛假的現象,當中教育正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尤其是教師在課室內的發言空間還未被控制,通識科的教師還可以在課堂上讓學生從各種不同角度了解國情的情況下,讓學生學懂批判思考,就懂得揭穿欺瞞騙隱,這也是為何當局要借助種種途徑,消滅通識科。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只是,防得了嗎﹖你消滅了通識科,其他科目呢﹖你壟斷了媒體,人的思想呢﹖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英國檔案提供的答案

「我們(英國人)五十年前就可以給予香港民主,但若然這樣做,中國會爆發,甚至入侵香港,這是我們的憂慮。」和黃前董事總經理馬世民(Simon Murray)在一次報章專訪中這樣說。一直以來,親北京的公眾人物和報章評論,甚至一般市民,都質疑英國為何百年來都不給香港民主,要到1984年《聯合聲明》簽署,香港前途確定以後,「才大搞民主」。其實,只要稍讀英帝國歷史,就知道在二次大戰結束後,英國在絕大部份殖民地,都實行政治改革,逐步建立由當地公民普選產生的政府,以達至獨立(如馬來西亞),或自治(如1959年的新加坡、今日的直布羅陀)。這裏所講的自治(Self-Government),是指除了國防外交,有時還包括內部保安繼續由英國負責外,所有事務都交由當地民選政府全權處理。

可是,為何香港會成唯一的例外呢?近日《明報》和《蘋果日報》均就著英國最新解密的檔案,做專題報導,而筆者在數年前,也因研究所需,在英國國家檔案館翻閱有關1950至70年代初香港的檔案,結果發現當時的英國高層官員,一致認為若英國讓香港人普選自己的議會和政府,中國必定強烈不滿,進而使中國決定提早收回香港。在眾多檔案中,以原屬高度機密(Secret)的外交部FCO 40/327檔案中的報告和書信,最能夠反映當時中國堅拒香港走向民主自治。

 

在1971年5月3日,準備出任港督的麥理浩,與英國外交部次官K.M. Wilford 對談時,說他知道早在1956或1957年左右,英方已從訪問中國的非官方人士口中,知道中方反對任何令香港走向獨立或自治的政制改革,但麥理浩仍想知道外交部有沒有原文引錄中國官員的說話,以確證中方立場。稍後,外交部內負責研究和遠東事務的部門提交了報告,當中引述在1958年1月30日,中國總理周恩來會見訪華的英國Lieutenant Colonel Cantlie時,希望Cantlie向當時的英國首相麥美倫(Harold MacMillan)轉達以下說話:

「任何將香港變成自治領(作者按:一如新加坡)的行動,中國均會視之為非常不友善的舉動。中國希望現時香港的殖民地政治狀態,絲毫不變。」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英國檔案提供的答案

周恩來上述講話的原文,引自FCO 40/327。此文件版權為英國國家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所有。

 

大家或會問,假若當時英國堅持給香港民主自治,中方會如何回應呢?1960年10月29日,當時出任「華僑事務委員會」主任的廖承志,與香港工會代表訪京團聚會時,批評當時美國人建議在新界建立「自治政府」,並警告英方:

「英國不會喜歡美國這個建議,是無容置疑的。。。。。。美帝國主義者將永遠不會成功。可是,若這個建議是由英方提出的,就是另一回事了,到此非常時刻,我們將毫不猶疑採取積極行動,解放香港、九龍和新界。」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英國檔案提供的答案

廖承志上述講話的原文,引自FCO 40/327。此文件版權為英國國家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所有。

 

隨後,廖指出中方從不承認港九新界是英國領土,但因為英國繼續管治香港,對中國有利,所以才不要求收回;中國希望收回的,是發展良好的香港,而不是一個如廢墟般的地方。

 

上述文件,相信可以解釋為何其他英國殖民地,都逐步建立起民選本土政府,但香港仍依舊維持總督和殖民高官獨裁(雅稱為「行政主導」),立法局只有委任議員,只是在市政局設有民選議席,而有選舉權的人數,從不超過當時總人口的12%。這情況到了1980年代中期,才有改變。

可是眾所周知,中方不太歡迎這種改變,在1984年,當港府建議引入立法會民選議席時,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即今中聯辦)主任許家屯,就公開狠批英方「不按本子辦事」,所謂「本子」,就是《中英聯合聲明》。(詳情可參閱許家屯流亡美國後寫的《許家屯香港回憶錄》上冊,此書在1993年出版,現已絕版,但可在各大圖書館借閱)

 

為免字數太長趕客,筆者在此草草收筆。本人希望拙文,以及近日有關英國解密檔案的報導,可以引起香港人對香港歷史的興趣和關注,支持香港研究,並要求政府訂立《檔案法》,妥善保護重要史料,否則,以後我們都沒有詳細可信的香港史可讀了。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英國檔案提供的答案

FCO 40/327的封面。此文件版權為英國國家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所有。

 

十小時的生命 永恆的感動

最近有則具爭議的新聞,一對基督徒父母懷孕初期檢查到胎兒沒有頭蓋骨,明知生存機會係零,仍不放棄,結果BB出生後10小時便離開人世。此事件出現兩種討論激烈的聲音,一方是支持該父母這個行動,認同他們說沒有權取走生命這種教義式的立場;而另一方,當然就是反對聲音,說他們自私和偽善,為了私慾和「宗教滿足」令BB受了10小時的苦。

我沒有宗教背景,只分析行為有甚麼影響。首先,最令人關心/左右立場是BB在生存那10小時究竟有否感受到痛苦。如果有,那我會覺得該父母沒有將心比心,盲為宗教而令BB受苦。但我在網上查過,患有此病的BB未發展出痛楚等感覺,當然,本人知識有限遂以維基斷症,未能作準,所以想先假設BB是沒有甚麼任何感覺。

那撇除了BB和耶和華,有感覺的,只是父母他們跟看新聞的我們。整件事,受苦的只有懷胎十月的父母,受了十個月「明知BB一出世就會死」的無助感與壓力,為的就是堅持不會放棄BB。

而在我的角度,這對父母就是受了十個月苦去宣揚尊重生命這個訊息。而有些人竟冷血地回應「BB既然沒有感覺,說甚麼令BB感到10小時的愛就夠」,以無神論和理性點來說,BB確實沒有感到甚麼愛、恩典之說。但該父母對BB的愛,至少令他們自己、家人、以及我們感動,這便已足夠。

轉載自新報

十小時的生命 永恆的感動

  最近有則具爭議的新聞,一對基督徒父母懷孕初期檢查到胎兒沒有頭蓋骨,明知生存機會係零,仍不放棄,結果BB出生後10小時便離開人世。此事件出現兩種討論激烈的聲音,一方是支持該父母這個行動,認同他們說沒有權取走生命這種教義式的立場;而另一方,當然就是反對聲音,說他們自私和偽善,為了私慾和「宗教滿足」令BB受了10小時的苦。

  我沒有宗教背景,只分析行為有甚麼影響。首先,最令人關心/左右立場是BB在生存那10小時究竟有否感受到痛苦。如果有,那我會覺得該父母沒有將心比心,盲為宗教而令BB受苦。但我在網上查過,患有此病的BB未發展出痛楚等感覺,當然,本人知識有限遂以維基斷症,未能作準,所以想先假設BB是沒有甚麼任何感覺。
  那撇除了BB和耶和華,有感覺的,只是父母他們跟看新聞的我們。整件事,受苦的只有懷胎十月的父母,受了十個月「明知BB一出世就會死」的無助感與壓力,為的就是堅持不會放棄BB。

  而在我的角度,這對父母就是受了十個月苦去宣揚尊重生命這個訊息。而有些人竟冷血地回應「BB既然沒有感覺,說甚麼令BB感到10小時的愛就夠」,以無神論和理性點來說,BB確實沒有感到甚麼愛、恩典之說。但該父母對BB的愛,至少令他們自己、家人、以及我們感動,這便已足夠。

轉載自新報

薪水過低,不如跳槽?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lasesdeperiodismo)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lasesdeperiodismo)

 

近期《明報》撒換總編輯劉進圖事件鬧得熱哄哄,這邊《明報》員工聯署抗議,那邊其他傳媒支援,好不熱鬧,其實對於事件的我原來的看法只是「又有傳媒向北京下跪」,雖然我亦曾在《明報》待過一段日子,但從被河蟹的感受,遠不及「湊大」我的《信報》來得深,來得切,當時簡直想把《信報》的工作經驗在個人履歷中剔除。

 

返回劉進圖事件,個人對其認識不深,因在明報工作期間不長,只有數面之緣,未有留下深刻印象。故在事件中只能在立場上支持,反而近期在網絡上看見陳曉蕾一篇《實情是,我很討厭明報》的文章,感受卻很深。

文內提到《明報》記者曾引述創辦人查良鏞先生說:「光是「明報」這兩個字便值三千元!」腦中即時閃出有前輩曾提過,林太(《信報》創辦人林行止的太太)亦有曾說過類似的一句說話,林太版本是「信報個名值五千元!」。這裡我要先澄清一下,在進入《信報》任職記者時,林太並無跟我說過,只是在離開《信報》後道聽途說。

帶出這個話題,並非想把《明報》及《信報》品牌價值作比較,事實上,我亦不太理解二千大元的差距從何而來,有可能只係通脹關係。但記者薪酬的確經常在行內有討論。

 

其實記者與一般打工仔一樣,打工仔那會嫌自己人工高?那個不認為自己年薪應過千萬?相對地傳媒老闆尤其是印刷傳媒,大多會以紙價高,成本上漲為由,順道控制一下記者的薪水。

有人可能會認為傳媒機構支付予記者的薪水,間接沖走大部份剛畢業的年青人對傳媒行業憧憬,熱誠,不少人抵受不予薪水的微薄選擇離開,若以這個邏輯推論,那這份憧憬,這份熱誠應該值多少錢? 二千?三千?還是五千?

傳媒競爭激烈,是眾所周知的,這亦是傳媒老闆一直未能將成本轉嫁消費者的原因,而且每年有不少畢業生投入市場,加上來自強國的競爭,作為僱主一方,市面總有不少選擇,於供求關係失衡的情況下,業內確實有工資偏低的情況。

不過,正是由於市場競爭激烈,從記者角度看,市場不是有不少選擇嗎?個別本地傳媒可能出手過低,但認為薪水過低的你,不是有跳槽的選擇權嗎?嫌本地傳媒出手低嗎?大可以加入國際性傳媒,路透,彭博亦有常聘請本地人。充滿熱誠的記者們,有考慮過這些選擇嗎?薪金高與低,只在乎個人追求的生活質素,記者薪金不足以應該生活所需嗎,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以劉進圖先生為例,港大法律系畢業,距離可執業律師,只差通過PCLL(法學專業證書)進一關吧,他從事傳媒工作逾二十年,將這廿個年頭投放在法律還是新聞界會有較好的生活,相信他本人亦未必有答案,但事實上,他在新聞界已有逾廿年時間,這是用錢衡量的結果嗎?

事實上,傳媒界亦有不少人已擁有CFA(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 資格,這個被視為投行分析師入場券的資格,他或她為什麼要留在新聞界?我並非鼓勵傳媒老闆繼續以低薪聘請員工,只是作為業內的一份子,你有做好自已嗎?相對於單純為錢,我個人更尊重被河蟹的犧牲者,起碼這些人死得轟烈吧。

 

浮過繁華大地

原載於: MTR Service Update Page

港鐵載客量於 2013 年再創新高,達到每日近五百萬人次。而喺繁忙嘅鐵路網絡入面,恬靜其實並不奢侈 。

呢一年,Shani 同 Perdy 兩位大過我地少少,同屬「80後」的兄妹成立左 FloatPlay Mui 專頁,並開始《浮過繁華大地》計劃,喺各個車站「飄浮」起來。妹妹 Perdy 直言係個普通打工仔,本身無讀過藝術,但覺香港人生活繁忙,尤其各位乘客每日都要匆忙趕車,所以就借「飄浮」動作,介紹並提醒我地忘記左、唔得閒留意,但靜靜存在於大家身邊嘅軼事。

Perdy 覺得香港的地鐵車站以紙皮石磚、書法字同鮮豔顏色裝修,係香港嘅特色,所以一諗到提材,就會同哥哥 Shani 出去影相。不過「成功需苦幹」,原來影每張相都要嘗試十幾次,先有滿意嘅效果,有次 Shani 掛住喺車廂揸機,差 D 漏左 Perdy 喺月台 tim!

 

19643

 

《浮過繁華大地》至今持續近4個月,每星期都有兩、三幅相上載,佢地仲有應節作品睇嫁,好似 Halloween 時 Perdy 會扮「地鐵厲鬼」,聖誕新年又會扮聖誕老人,繼呼籲過乘客留意身邊垃圾筒位置後,佢地都有興趣再做 D 有教育意義嘅作品。雖然自兩鐵合併後,港鐵沿綫多左唔少如烏溪沙等的「靚景」車站,但 Perday 認為要接觸大自然,不需要偷偷摸摸,所以預計喺「浮過」港鐵大部分車站後,就會以其他風景為主題,繼續發掘眾人身邊的大城小事。

 

今日係星期六,晏晝市區綫都會幾密車,不如慢慢行坐一坐,欣賞下佢地嘅作品,輕鬆下吖 ~

 

 

「築福香港」是梁振英政府的蛇齋餅糉

蘋果日報截圖

(蘋果日報截圖)

 

「蛇齋餅粽」一詞是用來揶揄民建聯、工聯會等建制派政團,經常以小恩小惠的蛇宴、齋宴、月餅、粽子等物質討好市民,以換取市民的選票,來增加他們的政治籌碼。

筆者曾經撰寫過一篇名為《「家是香港」政治鬧劇》的文章,批評「家是香港」運動將會是一場不會成功的政治維穩騷,想不到一連九個月的「家是香港」運動完結之後,政府扶貧委員會轄下的社會參與專責小組將於下月推出一個名為「築福香港」運動。這無疑是梁振英政府向「蛇齋餅糉」借鏡,再次主動出擊挽回民意。

 

卸責及維穩

政府指「築福香港」運動的目的是為了宣揚守望相助的精神,透過一系列由各界自發性舉辦的活動,為弱勢社群提供支援。至今已經收到超過500項活動申請,究竟當中有甚麼「蛇齋餅糉」呢?舉辦活動包括招待180名來自單親家庭的市民出席國泰「空中之旅」;香港公民體育會將為低收入家庭提供8000張年初一及年初四的賀歲盃入場券;招待18 區長者到全港酒樓食肆用餐;讓在職貧窮家庭免費遊迪士尼樂園和昂坪360;安排劏房及公屋住戶欣賞世界盃節目等,通通也是「蛇齋餅糉」。

政府做的每件事情必定有其背後的動機和目的。現時香港的貧窮人口有131萬,訂立了貧窮線之後,甚麼具體目標和措施也沒有;超過23萬人正在輪候公屋,同時有二十多萬人正住在劏房裡捱貴租,政府制訂好了解決方法嗎?政府該做的不做,卻打算透過「築福香港」這場政治騷去宣揚「守望相助」的精神,無疑是為了「卸責」,轉移視線,潛台詞為:「解決社會問題不單只是政府的責任哦!」。

 

維穩騷2.0

筆者認為「築福香港」是「家是香港」的加強版,雖然很多市民也清楚這一系列的活動對於解決香港現時的社會問題,絕無實際幫助,但其維穩功能比「家是香港」強得多。梁振英政府清楚明白到,若不打算推行政策改革、長遠地解決的各種結構性社會問題,一個「不錯」的辦法就是用「蛇齋餅糉」來維穩,以撲滅民怨,甚至削弱民主運動。

正住在劏房裡捱貴租的市民,公屋上樓遙遙無期,憤怒之際突然收到政府的賀歲盃入場券,心中的怒火或多或少也會減弱的;不合資格申請長者生活津貼的公公婆婆,被安排到全港酒樓食肆免費用餐,同樣地,心中的怒火或多或少也會減弱的;甚至,本來對「和平佔中」沒有太大意見的市民,吃過了「蛇齋餅糉」後,也會站在政府那一邊反對佔中……

 

維穩核彈

這場「築福香港」運動,讓筆者回憶起全港各區工商聯於2013年7月1日,發動各區近千間商戶參與慶祝回歸的活動,推出3小時的購物優惠。當時有酒樓提供飲茶五折結帳優惠,又有名牌手袋商店提供二手袋有八五折優惠,更至有地產代理商於當日提供客戶簽臨時買賣或租合約可享傭金五折優惠……現在的「築福香港」也不遑多讓。

當時的優惠活動明顯地是為了在七一維穩,建制派抓爛面子,潛台詞明顯是要鼓勵市民不要上街遊行,為民怨指數降溫。而今次「築福香港」由政府「吹雞」,動員各界出來為政府維穩,實在是可笑,亦反映了梁振英政府的無能。不過,親中團體又或者打算走親建制路線的團體,將會把握這個向港共和中共獻媚的大好機會。協助政府維穩有功,將來必有重賞吧?

現時政改諮詢進行得如火如荼,「佔中」運動亦如箭在弦,政府使出「蛇齋餅糉」這一招,卸去解決社會問題的重大責任的同時,也是為了嘗試在未來半年營造出歌舞昇平的氣氛,繼續為民怨降溫,「希望」香港市民不要參與「佔中」相關的活動,不要與政府作對,接受假普選……

 

這次「蛇齋餅糉」將會為政府換來多少政治籌碼呢?實在拭目以待。

 

「薄荷四國」(MINT)的誕生

(原載於:鹿米館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M.K.T. Istanbul)

土耳其(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M.K.T. Istanbul)

 

金磚四國在過去十年成為經濟及財經市場的經典名詞,除了是起名起得順耳外,還有當真的有實力和政治影響力,西方國家很喜歡將一些名寫成縮寫易記,所以這個金磚四國BRIC(及後再加多個S)成為上述的最好範例。

起這名的人兄是高盛前高層Jim O’Neill,最近他又有一個新偉論,就是薄荷四國MINT,這個MINT薄荷四國當中就是包括以英文串法寫成的Mexico墨西哥、Indonesia印尼、Nigeria尼日利亞以及Turkey土耳其,四個國家英文名稱頭四個字便拼成MINT薄荷。

 

金磚五國(及後四國自行再加埋南非South Africa成新聯盟)在過去十年當中,對整個全球經濟帶來的影響力是很大,由經濟實力到政治影響力都有頗大的變化,對人類近代歷史是絕對的影響力和深遠。五國當中以中國經濟體最大,而政治影響力則以中俄最強,人口增長以印度最高是未來潛力,巴西和南非則以礦產和資源進身五國當中。

而這個新冒起的薄荷四國,論實力和經濟體並不足以與金磚四國比較,但是作為投資者以及觀察新興市場,卻的確有其潛力發展。

 

四國人口龐大,印尼更達到二億三千萬,墨西哥鄰近美國有地理優勢,但這個國家多年來一直未能擺脫經濟發展中國家的列車,由當年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有製造業並成為美國的後花園卻沒有真正受惠,當地的貪腐問題仍然嚴重而導致經濟不能大躍進,但諷刺的是該國卻能夠「出產」全球首富Carlos Slim Helú,可見這國的經濟不平衡實在是嚴重。

而土耳其則再人嘗試發揮歐亞地緣的優勢,並以拉動中東地區成為阿拉伯地區與西方國家的橋樑從而成為區內的經濟火車頭,而事實上近年大家購買不少衣服都很有可能源產地都是寫上土耳其。土耳其航空更是近年一間挺成功的航空公司,該公司更贊助曼聯,又找奇雲高士拿做代言人。

至於尼日利亞則是非洲大國,出產石油為主,此外更是非洲足球王國,還有一樣更是讓人意想不到是該國是非洲電影出產大國,Nollywood瑙萊塢是在非洲知名度高,年產一千二百套電影,是全球第二大電影生產國,只是該國電影質量低而不被國際市場關注,但是以這種規模假以時日成為獨當一面的真正電影大國如印度也不出奇。

而印尼則屬於人口和資源以及經濟潛力價值較高的國家,人口之龐大更是讓投資者唾延,印尼更是伊斯蘭國家中人口最多的國家,所以對於宗教發展更是潛力大,一如馬來西亞和印度都是近年伊斯蘭國家增長的國家,也是該宗教的潛力發展國。此外當地在海產、石油、礦產以及原始森林都屬於極為富盛,所以近年經濟發展最為注目。

除了墨西哥人民是信奉天主教為主外,其餘三國都是伊斯蘭為主的國家,而尼日利亞百分之五十以上是伊斯蘭,另外是基督教,而當地近年一個伊斯蘭宗派博科聖地常製造恐佈襲擊事件,而印尼更是近年伊斯蘭勢力的發起者,這都是與過去數百年印度洋航海事業上,傳教關係而成。從這方面看,亦可以看到伊斯蘭國家在發展中國家當中的擔當角色以及發展力量,當中所包含的發展力量是包括了經濟、政治以及宗教三方面。而伊斯蘭國家很多時都會以三方面捆綁形式去發展,所以都是需要留意。

 

薄荷四國體制無論在政治、經濟雖不及金磚五國,但是作為投資者也可以看成一種「新興市場」看待,在市場推廣上,基金以及各類型金融產品自然又可以包裝推出市面,同客戶游說又有新產品和新潛力,所以為何高盛之流常有這些新名詞誕生。

 

伸延閱讀
由「寶萊塢」到「瑙萊塢」
經濟學家奧尼爾解釋為何看好「薄荷四國」

 

【話唔去又去】瑞典國王伉儷將出席挪威憲法200週年活動

(原載於:寰雨膠事錄

士多貢 - 瑞典王室週四煞有其事發表聲明,表示國王卡十六古斯塔夫伉儷將會出席5月17日在繞道瀑布鎮舉行的挪威憲法200週年的紀念活動。

 

Sweden Nobels

 

而早前宮內消息表示國王將不會出席該項活動,王室發言人表示,國王出席外國國慶類的慶典並無先例,因此最初接受查詢時,只會說應該不會出席。而整份新聞稿側重於王室邀請挪威一間小學,在5月初到士多貢的王宮參觀並舉行講座,以及當晚紀念音樂會。

 

挪威電視二台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