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軌難行 羅立文:官司幾乎仲多過工程!

澳門輕軌一盤爛攤子,氹仔車廠和柯維納樞紐爭議不斷,至今完全癱瘓;澳門半島北段走線會否照行黑沙環公園,還未有定案。面對議員窮追猛打,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表示,與氹仔段承建商仍在協商階段,若談判破裂會交法庭解決。他又透露運輸工務範疇官司纏身,令工作舉步為艱,其中一個個案,他上任半年已收到3封律師信向其施壓,被追到無氣透。 「訴訟就黎多個工程!我個個星期都收到信,不是初級法院就是中級,不是中級就是終審。個種壓力和功夫有幾大?事實係我地無咁多有質素既法律顧問去跟咁多律師信、咁多訴訟。」 目前政府有委託律師跟進案件,但長遠而言,他認為有需要建立中央機制處理各部門的訴訟。 至於公共工程如何避免超支延誤、官員點問責,羅立文說現在手頭上工作是火頭四起,自己「好似救火隊,唔知做得邊樣先,點樣預防仲未得閒諗住。」目前的優先次序不是問責、增設補償違約金,而是氹仔段儘快復工,接著是媽閣段、澳門半島段分階段完成,他希望今年內黑沙環走線可以拍板。他認同補償違約金是大方向,但這已是後話,目前已開展的工程無可能再追加這條款。 議員何潤生、崔世平質疑,政府花逾千萬為公共工程聘請顧問和監理公司,但其作用外界從來不得而知,「發生事顧問公司咩都唔使負責,政府唔係淨係識俾錢,權責要分清!工程拖得越耐佢越好,收錢越多!」羅立文指監理公司只是負責技術上監督施工質量,跟番單據,不會過問合約細節。 議員高天賜狠批公共工程缺乏透明度,議員和傳媒索取資料都有困難,有問題最後才爆煲,促請政府政務公開,將相關資料在網上公佈。羅立文認同沒有甚麼不可以講,有如早前石排灣公屋牆身有紙皮事件,承建商、監理公司名字都應該公開,但澳門官場文化積習已久,「啲人做落就係咁做」,需要一段時間去改變。 除了資料不公開、不透明,澳門還有一大堆文化非羅司長所能理解,例如:澳門做工程沒有QS(工料測量師)?政府工程總承建商下還有二判、三判、四判,但全部總承建商都沒有向政府通報。當有問題時三判又會跟政府說二判沒有俾錢。早在八、九十年代已在澳門的羅立文說:「我真係唔識答,點解澳門有咁既文化!」法律問制、制度問題、官僚問題千頭萬緒,羅立文重申問題太多,無可能答應全都解決,無可能整個政府的制度都可以改到,但他會儘力做,到最後也是向他問責。 另外,運建辦代主任何蔣祺表示,輕軌行車方案有變,不會在西灣大橋預留的管道內行駛。目前大橋下層正進行消防、管線和抽風系統的調整工程,日後輕軌會在橋箱外行走。目前媽閣段已動工的只有交通樞紐,走線和車站還未開始興建。  

區議會代議士失職 5000萬觀塘音樂噴泉不切實際 

區議會代議士失職 5000萬觀塘音樂噴泉不切實際 
東九龍社區關注組促立法會議員拉倒社區大白象

香港2015年5月11日 立法會民政會於今天通過斥資五千萬,於觀塘建造音樂噴泉的社區重點項目計劃。東九龍社區關注組曾就此計劃進行街站及網上調查,訪問1645名觀塘居民,超過九成受訪者反對此項目。對於民政會違背民意而行,東九龍社區關注組對此感到失望,認為區議會早在決策方案時黑箱作業,並無諮詢當區居民,身為代議士嚴重失職。

東九龍社區關注組社區主任陳澤滔批評:「我們翻查區議會資料,發現在音樂噴泉項目的建議和決策方法落伍而草率。由於區議會並無公開相關資料,關注組需逐一致電各區議員查詢,可見區議會會議透明度極不足夠,過於落伍。在提案的過程中,觀塘的十六位區議員各自提交建議書,卻只有兩份建議書符合資格,結果亦以該兩份方案為最終決定,過程十分草率。」

音樂噴泉計劃由2013 年到現在,區議會所掌握的民意授權便僅有一份由民建聯負責的民意調查。而且在調查極其粗疏,該報告聲稱得到九成民意支持,但調查極其粗疏,內容從未提及音樂噴泉的價錢、設計或維修費用,疑向受訪市民隱瞞音樂噴泉的重要資料,有引導之嫌。反之,在3月時,東九龍社區關注組訪問1645名觀塘居民,調查中發現,逾半觀塘居民並未得悉音樂噴泉計劃,經了解後,有九成居民表達反對。作為擁有民意授權的區議員,在音樂噴泉的議題上可謂嚴重失職。

陳澤滔表示,根據民政會會議資料,音樂噴泉項目所產生的額外政府經常開支約為每年180 萬元,加上音樂噴泉非觀塘居民所屬意的發展項目,呼籲立法會財委會中議員必須拉倒漠視民意,不切實際的大白象工程。並有以下建議:

建造聯合醫院秀雅道扶手電梯:此項目有利當區居民,且可延續性高,並較少機會可由政府其他部門利用其他資源開展,亦符合社區重點項目的預算以內。

貝盧斯科尼演說下台後PK 稱「都係左膠既錯」

膝州 Genoa - 義大利本月底將舉行地方議會選舉,而前總理貝盧斯科尼雖然醜聞纏身,但黨內支持度依然繼續在各地拉票。 而在週末,貝盧斯科尼在膝州一個場合為所屬政黨「義大利強大 Forza Italia」的候選人站台。演講結束後下台,卻因為講台比舞台稍高,失足向前PK。 而前總理沒有大礙,還回頭拿起講台,和現場觀眾表示,這個講台「一定是左膠放的,一定是左膠的錯」。 然而當地左派民主黨領袖,稍候寄花籃到「義大利強大」黨部,表示自己的「無辜」:「要扳倒你,我們在31日(地方選舉)扳倒你。」貝盧斯科尼離開膝州時,會向當地民主黨回贈花籃。 義大利郵報 / 19世紀報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