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誰偷走了我的人性》】美兒篇第十一章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Nelson Alexandre Rocha)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Nelson Alexandre Rocha)

 

放學後,我和言在大廳的房間內溫習,看到家豪急步走過門口,靜子在後追上。

我看不清家豪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又和靜子吵架。

看到他們常常吵架,我好奇問:「言,以前父親和母親會吵架嗎?」

言失笑,「怎麼會?他們總有辦法去解決問題。」

我微微點頭,我想,家豪和靜子,一定是沒法解決問題,所以吵架。

 

但,他倆的問題是什麼?

 

我和言都不是和平愛好者,卻從來也沒有吵架,從小到大,言都讓著我,起初,我像個壞孩子一樣,挑戰著他的底線,要他完成我所有的功課,打他,刻意要他做出羞恥的行為,但他丁點也沒有反抗。後來,我知道這個人什麼都願意為我做的時候,我倒是想去好好對待他。

 

「你還記得,當初我要求你脫褲子給我看嗎?」我吃吃地笑。

言乾咳了一聲,「那你記得,你要求我從3樓跳出去嗎?」

我刻意地裝作驚訝,「有這樣的事嗎?」

「幸好我準備跳的時候,你拉著我的手,說『你死了,不就沒有人和我玩嗎?』,要不然,我可能已變為殘廢。」言竟裝著我的口吻說話,我不禁笑了,但還是別過面說:「小時候的你比現在可愛多了。」

言把臉靠近我,「那你還喜歡現在的我嗎?」

我自然地用額頭輕輕地磨蹭著他的臉,這種行為,只有我們在家時才會做。

 

我皺著眉問:「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家?」

言用手揉揉我的眉,略為驚訝問:「你已經不喜歡這裡嗎?」

我低下頭:「我只是開始想念以前的日子。」

言想了想,堅定地說:「我答應你,我們很快就會離開這裡。」

 

聽到言的承諾,我忽爾好安心,言從來不食言,他說到做到。

 

我寬心地笑了笑,「白紙用光了,我去拿,順道把茶點拿來。」

言站起來,「我去就可以了。」

我故作強硬,「你未把我和自己的功課做完前,都不可以離開椅子。」

言沒好氣地笑了,乖乖坐下。

 

我走到社工房,看到家豪一個人坐在沙發上。

我蹲在他身前,「你們還真喜歡在社工房內吵架呢。」

家豪苦笑,「我們不單喜歡在社工房內吵架,在家中、乘車、放工時,我們也喜歡吵架。下個星期,也許我們連夢中也在吵架。」

仔細一看,家豪整個人帶沒精打采,眼睛很紅,附帶著深深的黑眼圈,頭髮有點凌亂,鬍鬚也沒有清理乾淨,整個人灰灰黑黑的,看起來真的很糟糕,我不禁問:「你沒事吧?」

家豪靜靜地注視我著,「你說得對,我也不過是欠一個借口。」

他的眼神有點絕望,我坐到他身旁,「只是因為婚姻的問題,令你痛苦嗎?」

家豪冷笑,「不是婚姻的問題,我倆的關係,早就變質。」

我沒有作聲,我不理解當中的細節,但看到平日朝氣勃勃的家豪,如今卻為了一個平凡膚淺的女人而變得如此憔悴,看來情愛的事,真的能摧毀一個人。

 

關系在不知不覺間變質,這種事,會發生在我和言身上嗎?

 

「你很愛靜子嗎?」我很想知道答案,也許,愛與不愛,才是一段關系最重要的事情。

家豪緩緩地看著我,淡淡地說:「要是你需要我回答這個問題,也太殘忍了吧?」

 

其實,我也不知道愛是什麼,如果言對我的是愛,養母對言的也是愛,那愛一定有很多種,也有分程度。既然每個人的愛都不一樣,那根本沒辦法知道,對方的愛,究竟是什麼。同時我亦想,只取自己需要的愛就可以了,反正不是所有人的愛都適合自己,就如言不再需要養母的愛時,捨棄就好了。

但我看著家豪,他現在的狀態很虛弱,說話有氣沒力,這條問題也許逼得他有點緊。我與他對視,然後發現我們總是對視著,沒有任何意圖,沒有佔有對方的欲望,只是靜靜地看著對方。

這樣對視,令我感到無比平靜。

家豪慢慢靠近我,我們雙眼都沒有離開過對方,我們快要近得感受到對方傳來的體溫。

家豪平淡地說:「有時候靜靜看著你的眼睛,我便會有一種很安寧的感覺。」

 

我也是。我在心理立刻回答了,但我不知道,我的回答會否令家豪覺得很困惑。畢竟,我不會長期陪伴著家豪,能一直留在家豪身邊的,是靜子。為家豪設想的情況下,沉默會是最好的選擇。

我從來也沒有試過難言的感覺,但我沒辦法說希望家豪和我們一同離開,我不能撇下言,家豪也不能加入我們。正確一點,是家豪不能進入我們的世界,原因並非我們不能令家豪接受我們,而是家豪就算接受我們的一切,也沒法與我們存於同一個圈內。

這個圈子,只有我和言,既排他亦拒絕與任何人融合。我很喜歡家豪,但一直與言所建的高牆,並非一句喜歡、一個純潔的笑容,便能打破。

 

家豪突然別過臉,「我不能離開靜子,我是一個男人,一起這麼多年,我要負上責任。」

我沒法說出能取代靜子,陪著家豪的說話,但我道出心中最真實的想法,「在你想離開的那一刻,你已經離開了靜子。」
家豪呆住了,露出更悲哀的表情,「美兒看起來很溫順,說話卻毫不留情呢。」

「那是冷酷的說話嗎?」我只想說為家豪好的說話。

家豪輕搖頭,「那是最真實的話。」

他輕輕握著我的手,我閉上眼睛,手心傳來的溫度令人感到好舒服。

 

忽爾,有人大力敲門,靜子不知由什麼時候,站在社工房的門外,在小窗一直看著我們。靜子立刻衝了進來,憤怒地說:「你們在幹什麼了!」

我們嚇得把手收回來,突兀的行為卻觸動靜子的神經。

靜子沉著氣問:「你們是什麼關系了?」

家豪自知陷入了難堪的處境,冷靜地說:「我們是朋友。」

靜子握緊拳頭,按捺不住地說:「朋友?你會這樣碰朋友的手?」

家豪沒法反駁,靜子把目標轉向我,「你是怎樣的一回事了?你很清楚家豪的女朋友是我吧?」

我從來也沒有跟別人有過正面衝突,現在也不想有,我走到門前,輕輕地說:「我先回大廳了。」

靜子立刻把捉著我的手臂,她已雙眼通紅,「你別走!破壞我和家豪關系的人是你吧?為甚麼你要這樣做?」

我每一次看到靜子醜陋地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完全沒有反省和意識自己行為是多麼愚蠢,便感到十分厭惡。我冷冷地說:「我勸你還是不要那麼嘈吵,要是院長知道你把私人事都帶到孤兒院,恐怕你失去的,不只家豪。」

我一直在靜子面前也表現得溫順有禮,看到我如此冷漠的態度,靜子嚇得立刻噤聲。

 

我隨手拿起一盒白紙,慢慢地步回大廳。

 

系列連載

 

走私賊之變

 

世上公然允許國民走私,還有護衛贈送的國家,或許只有中共國。

香港人去日本旅遊,乘著匯率便宜,買一皮箱東西,無論那是送禮自用或放售,這是水貨,因為香港大部分商品(一般人而言,除卻煙酒和違禁品,我想你應該不能買輛Toyota然後飛機寄倉吧?)都不徵稅,這種水貨不犯法,因為香港政府對這些商品根本不課稅。

可是中共國人這種日復日瘋狂搜購香港奶粉日用品,沒有在中共海關完稅便拿回國內轉手圖利,這是該國嚴重罪行:外國商品如奶粉藥物化妝品等等,進口中共國時均需被徵收關稅,現在這班猖狂的中共國人幹的是逃稅,他們手上的不是水貨,而是走私賊贓。

 

根據港共政府統計數據顯示,2013年來自中共國的旅客高達4070萬人,其中2370萬人是「不過夜旅客」,旅發局在江湖混了那麼多年,又老鼠樂園又海浪公園又大佛小佛,原來都吸引不了2700萬中共國人留宿一宵,真箇有貼了洋樓再貼大床,終囯土豪依然不屑一顧的寂寞,這每年差不多三千萬,每日隨時八萬十萬之數的香港一日遊傢伙,便是本地各區拖喼搶貨呈走難狀的流民了。

一天十萬走私賊,這是什麼數字?

一班地鐵大約可容二千人
十萬賊=連續五十班全滿

走私賊不是空手運廿罐奶粉吧?
就當一人只是一大篋=一人佔兩企位

十萬賊=廿萬企位=一百班地鐵
而且閣下隨便一個港鐵站看看,賊人們真的那麼乖乖地只是一人佔兩企位麼?

結果是什麼?便是各位每天無立錐之地,無生趣可言的「正常生活」。而且別忘記我們還未有2014的統計結果,閣下覺得去年香港各區街頭走私賊亂局到底是是改善還是惡化了?

 

中共對自己國家一年三千萬人次走私竟然視若無睹,任由國民逃稅,這是什麼政府?牠不單放任國民犯法,還要以黨媒每日倒果為因:明明是貴國每天十萬大軍蹂躪香港各地,卻亂說港人歧視,胡言港人排外,乜總物總把飛機打到上月球什麼世界第二GDP大國,卻生產不出一罐吃了頭不大的奶粉,那麼自信到自大的狂妄癡族,卻要去瘋狂打攪牠們每日瞧不起的香港。

中共其身不正,還要拿棍子打香港人健康雙膝,自由行中港溶合,猶如以人民幣摧毀香港經濟體質:

天價鋪租》》百物被迫騰貴》》租務排擠效應》》珠寶藥奶才承得起租》》其他生活必需品日漸絕跡》》尋常市民受罪

共匪迫我們跪,還要指著我們額頭說如果沒有牠們照顧,我們早死了,笑話,做生意貨銀兩訖,大商賈收了錢,繼續在別墅裡鳥語花香,刁蠻頑劣走私賊民間氣焰,地獄之火卻是香港尋常市民硬食,還要賠上我們的生活環境和節奏,香港人在這種掠奪型經濟殖民生物鏈裡根本是大輸家,現在是誰來搶物資?誰求誰?如果這篇文不是在網媒上,問候牠們娘親是必須的。

 

這兩三年來,香港人被中共和牠的走私賊踩到上心口,別說屯門上水,其實香港十八區那裡沒有共賊?鳩嗚匪類,香港各地以藥房奶房金器房引狼入室的走私特區已經鍊成,登山有沈香賊,露營有圈地賊,海域有濫捕賊,港人出街上山下海,全是匪類橫行,掛名警察的公安們,兩掌十指長期拗出畸形,律法秩序形同虛設,中共港共合力摧毀港人生活,我們忍無可忍,反抗暴政,不單合情,而且合理。

政治其實只是柴米油鹽尋常事,今日香港人生無安樂窩,行無太平路,吃無安穩飯,躺無吋分地,港共政府繼續政治問題公安解決的話,下次不會是公安在室內濫發胡椒噴霧傷害香港人而毫無後果……

而是
公安早晚丟奴命、
走私賊人貨祝融、
賣港官遇伏重創,
You deserved。

 

誰來當她的野獸?頂級男神有望加菜真人版《美女與野獸》

不久前迪士尼正式公布預計於明年上映的真人版《美女與野獸》主角人選-艾瑪華森,讓粉絲們才剛陷入瘋狂,猜測究竟是誰有幸和這位人正心也美的人氣女星搭檔,最近馬上又有另一則讓粉絲更加興奮消息來了---那就是全民男神雷恩葛斯林非常有望出演「野獸」一角!迪士尼,你們是要逼死粉絲嗎!是要全球的戲院都被迪士尼粉塞爆嗎!(自掐脖子)
 
 

雖然乍看之下,外型性感的雷恩與期待中的野獸形象並不接近,但他是雷恩葛斯林耶!粉絲們說好不好?當然好啊!不過妞編輯還是不能太偏頗,畢竟也有其他人在…

匯豐瑞士銀行幫恐怖分子洗黑錢?!

匯豐瑞士私人銀行近日被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ICIJ) 的報告指,曾幫助大量客戶逃稅,與及協助恐怖分子及毒犯洗黑錢。

在2006年前,該瑞士銀行曾經為一名長期資助拉登的沙地阿拉伯商人,「處理」資產。另外,該行亦被指為一名已被定罪,因犯毒的海卡因賣家管理財產。客戶名單上更有不少美國制裁名單上的人士,包括普丁的親信Gennady Timchenko。這些資料都是ICIJ 透過分析2007年,匯豐銀行前IT部門員工Hervé Falciani偷出並公告天下的匯豐內部資料,而得出的的結論。

 

(null)

 

匯豐在昨日法國大報Le Monde 及英國衛報刊出有關報告後,承認該瑞士銀行的「過去在順從法規及內部監控上有失誤,並會為此負上責任。」該私人銀行為匯豐於1999年一系列收購行動後產生出的分支, 而匯豐一直無將該私人銀行完全拼入集團之內,以維持其「獨特的公司文化及準則」。而匯豐亦指近年已經全面改革該私人銀行,如客戶人數大幅由2007年的三萬人,減至去年底的一萬多人,並會配合監管機構的建議。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