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挖掘中國革命之傳統

安源——挖掘中國革命之傳統
文/青草@破土工作室

「何為中國革命傳統?這一傳統在當代中國政治中又扮演什麼角色?」 在《安源》這本書開頭,裴宜理就拋出這一深刻的問題。

在古巴,民眾一致認為革命傳統意味著全體古巴人民能夠享有免費教育和免費醫療;在美國,人民將自己的革命傳統和民權(如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緊密相連。但在中國,大部分中國人似乎並不明瞭我們的革命傳統是什麼。在追求經濟發展的今天,一切都以人民幣為導向,中國的革命傳統似乎早已在社會輿論和日常生活中被遺忘了。

同樣被遺忘的還有安源。「安源」,曾是中國共產主義革命的源頭。這裡是1922年安源工人大罷工的地方,在年輕的革命者李立三、劉少奇和毛澤東的組織下,13000名路礦工人舉行了5天的大罷工,使得「安源工人俱樂部」(實為工會)得到資方和官方的承認;這裡是中共第一個共產黨支部所在地,1924年,每5名中國共產黨員中就有1名是安源路礦工人;這裡擁有由共產黨運作的最大的工農補習學校網及第一個共產黨幹部學校。即使安源工人俱樂部在1925年遭受殘酷鎮壓,安源仍然為中國革命做出卓越貢獻:安源工人回鄉後在湖南等地成立農會,是湖南風起雲湧的農會運動的骨幹;他們也是秋收起義的主力軍,還有超過5000名安源工人參加了紅軍,投入到中國革命轟轟烈烈的潮流中。

革命先烈所付出的鮮血和生命不應該被遺忘,中國的革命傳統也不應該被時代拋棄。因此,裴宜理教授立足安源,回顧從19世紀20年代到21世紀的歷史變遷,試圖為我們梳理安源經驗中所蘊含的中國革命傳統。裴宜理是哈佛大學政治系教授,她出生於上海,長期關注中國底層社會的革命者。在本書中,裴宜理教授從文化視角,為我們揭示中國革命何以成功、並為勞動者的地位帶來改變。
那麼,回到本書開篇的問題:中國革命的傳統是什麼?基於裴宜理教授的分析,安源的經驗是通過教育工作和基層組織建設來實現勞動者做人的尊嚴訴求和社會公正。

一、中國革命傳統之一——工人的教育工作
教育是安源工人工作的第一步,也是安源經驗的核心部分。

1922年,23歲的李立三來到安源煤礦,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開辦工人子弟學校,並且利用家訪的機會,認識安源煤礦和鐵路的工人。隨後,他又開辦了工人夜校,教工人基本的漢字,並講解馬列的入門思想。李立三等組織者還編寫了教材《平民讀本》,向工人講解革命階級意識,解釋什麼是工會、什麼是國民革命和社會主義。除了上課,還通過一系列創新的形式教育工人,例如戲劇、演講、歌曲、電影等文化媒介,效果更加顯著。工人俱樂部還主辦了31部由工人們自編自演的“化妝演講”,這種表演融合了喜劇和演講,每次講演都能吸引上千名觀眾。在課堂內外的學習和活動中,安源工人開始認識到壓迫和剝削的根源,認識到只有進行鬥爭和革命才能創造一個工人的天下。

安源為工人教育而編制的課本、戲劇、歌曲、講座或其他宣傳材料,形成了一套工人教育的教材和教學模式。而此模式之後散播到江西蘇維埃,並且於戰爭時期在全國各個革命根據地廣泛採用。

二、中國革命傳統之二——工人基層組織建設
在進行工人教育的同時,李立三等組織者也開始積極建設工人基層組織。仿照蘇聯和巴黎公社的經驗,安源工人開展了一系列的民主實踐。在罷工後的一個月內,安源工人俱樂部多達13000多名成員參加了第一次代表直選,成為隨後一系列直選的開端。俱樂部內每10人組成一個10人團,每個團各自選出一名「十人代表」;然後大約140個百人小組在各自選出一名「百人代表」;最後,路礦公司的45個工作部門都各自選出一名「總代表」。總代表每月開兩次會,會上的決策需要得到每月舉行一次會議的百代表會議批准。工人代表的選舉每年舉行一次,通常是在臨近大罷工紀念日的夏季舉行。

除了成立工會組織,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還建立消費合作社,以低於市場價格出售如油、鹽、布、米等等基本生活必需品,以使工人免受商家的盤剝;還組織自己的武裝隊伍,稱為「監察隊」, 維持俱樂部的安源和秩序,以免於員警、黑社會的欺壓;工人們在1923年5月還設立一個裁判委員會,取代了腐敗官僚的法院,成為當地群眾解決矛盾的主要仲裁者;俱樂部下的故工撫恤會設立了互濟股,負擔因工業事故死亡的工人的喪葬費用。這些工人組織的出現,讓一個自治的、民主的工人社區成為可能。

三、中國革命傳統之三——勞動者尊嚴和社會公正
「從前是牛馬,如今要做人!」這是1922年9月安源大罷工的口號,代表著底層勞動者要求做人尊嚴的呐喊。在工會成立以前,安源工人飽受資本家、軍閥和黑社會的剝奪,工人像牛馬一樣辛苦勞作,卻收入微薄,甚至健康和生命也不能得到保障。為了爭取做人的尊嚴,安源路礦工人開展了5天的大罷工,迫使資本家與工人進行集體談判,並答應工人的加薪要求、承認工人的工會組織。更為重要的是,工人的地位也得到很大的改善,以往頤指氣使的工頭和管理人員甚至要稱呼工人「萬歲」。安源罷工是中國勞動者抗爭的一個縮影。在共產黨的帶領下,底層工農經過30多年艱苦卓絕的抗爭,為的是建立一個勞動者的天下,實現工農當家做主的權力。這是中國革命當年的莊嚴承諾和奮鬥目標,也是激勵無數先烈為之犧牲的原因。

但是,解放後,安源經驗和中國革命傳統都遭到一定的曲解。在毛澤東時代,安源歷史被一再改寫,工人群體的努力和抗爭被淡化,領袖個人的作用被一再神化和提高。安源的革命光榮傳統成為了強化政治領袖的權力、進行個人崇拜的工具。改革開放後,革命被等同於暴力和混亂而受到批判,「工人教育」、「工人組織」和「建設工人當家做主的社會」的革命傳統也都被拋之腦後。安源工人的處境也一落千丈,不僅失去了終生勞動保障,而且重新遭受包工制、資本家的嚴酷剝削。

正如裴宜理所指出的,安源發生了令人痛心的歷史倒退現象,當下煤礦工人的悲慘生活如同一個世紀之前,這提醒我們中國革命尚未完成。基層勞動者的社會處境應該仍然是社會關注和討論的核心問題,如果工人群體的處境持續得不到改善,就不能排除革命再次上演的可能。

參考文獻:
Perry, E. J. (2012). Anyuan: Mining China’s revolutionary tradition. Univ of California Press.

歡迎關注「破土工作者」Facebook專頁

政府資助主導社會服務? 容光耀︰機構完全自主

政府近年對民間社服機構大灑金錢,但有前線社工反映連服務的方向也被「行政主導」了,為爭取更多政府資助,機構不得不迎合政府方針,令前線社工淪為終日寫報告、辦活動「跑數」的業務員,但社會真正需要的服務卻沒有資源去做,政府關心的是服務的數量,而非服務的質素,令整個行業的發展變得離地和扭曲。 社工局局長容光耀對此不表認同,指社服機構如果有前瞻性,想開辦甚麼活動也可以提出申請,當局會分析,但不會因為資助而干預社服機構的發展;亦不會約束社服機構一定要舉辦什麼類型的活動才能申請資助,「機構完全自主」。他相信7月出台新的資助制度,已涵蓋基本人員薪酬,社服機構毋須再傷腦筋從其他方面調撥資源。

精兵簡政執行到底! 辦公室撤不撤? 羅立文:我唔知!

早前政府以「精兵簡政」為由,突然撤消城規會秘書處,說是為了減省資源,好整合人手。但目前至少十個諮詢委員會設有高薪秘書長, 還有一大堆局級規格的「辦公室」到底要不要撤? 暫時一眾高官都未有一個說法。 外傳因病長期休假的建設辦主任陳漢傑獲准請辭,調返工務局原編制。綜觀運輸工務司手下有建設辦、運建辦及能源辦,辦公室主任、副主任都收取局級人工,被問到會否響應政府的號召,將「精兵簡政」執行到底?何時推出部門重組合併的時間表,司長羅立文只稱「將來(會否撤消)我唔知」,政府現階段逐步撤消各範疇諮詢委員會的秘書處。 至於房屋局早前被踢爆,原來半年前已知道居雅大廈「紙皮牆」事件,當局可曾向新司長匯報?是否有人失職?面對傳媒連任追問,羅立文並沒有正面回應,只係著記者言歸正傳「我哋今日係傾城規會,其他問題遲啲施政辯論再講。」

【致日本政府的公開信】 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保護福島人民.建設零核日本

我們香港巿民,對於日本政府原子力規制委員會竟然准許了福井縣高濱核電廠及鹿兒島縣川內核電廠的重啟,表示震驚。

我們要求日本政府切勿再假裝世上有零風險的核電廠,或裝模作樣去做甚麼「安全評估」。與其把資源拿去更新老舊損毀的核能設施,我們認為,日本政府真正要做的工作,是立即戒掉「核癮」,中止產出遺害人類千年萬年的核廢料,並重建一個永續、自足、不剝削環境、不剝削人民的日本。

在福島核災不斷為土地、海洋、大氣層帶來無盡污染的今天,我們堅決與福島人民及日本人民站在同一陣線。我們相信,正是日本政府對核能危害的輕忽,導致今天的惡果,與日本人民的痛楚。除了強烈反對日本政府重啟核電,我們要求︰

一.日本政府立即撤離所有福島縣居民,因其正繼續承受高輻射,特別是對輻射傷害尤其脆弱敏感的兒童;並全力協助他們重建生活。

二.日本政府嚴正促請東京電力公布超過18,000位四年來協助清理及維修工作的核電廠員工的健康紀錄,無論他們是否外判員工。

三.日本政府邀請獨立輻射健康風險研究團隊(不受國際原子能機構及世界衛生組織所控制的獨立科學家)到日本就福島人民及日本人民災後的健康從事長期的研究。

讓我們在今天,如此特殊又痛楚的日子,以物理學家及輻射醫生John Gofman的話作結︰「現在我們知道核電廠排放輻射並傷害人民,還在支持核電的科學家,不要讓他們再埋首實驗了,把他們拿去審判吧。他們犯的,是謀殺罪。」

全球廢核!
反核之眾(香港)
2015.3.11

閃爍「人性光輝」的LED照明

文/劉珈均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光學科技點亮了人類的文明與生活方式,近代LED的發明更是另一波照明革命,然而,炫亮的光線會對人體造成不良影響,甚至引發失眠或神經衰弱。工研院電子與光電所關注將人的感受導入光線照明科技,研究人因照明系統,解決燈光常見的眩光與藍害問題,並依不同場域需求,以人因調控燈光照明型態。

光電元件測試驗證部工程師陳宗德說,當今廠商的LED燈具製作技術落差較小,調光調色都會作,工研院光電所便朝提升「光品質」的方向研究,將人的感受導入照明科技,人因照明首要解決眩光與藍害問題。

光電元件測試驗證部工程師陳宗德。

光電元件測試驗證部工程師陳宗德。

市售照明光源常見眩光與LED藍害問題。當眼角餘光直接看到光源,耀眼刺目的燈光導致視線無法專注而清晰的觀看物體,這種干擾為直接眩光。有時候環境的物體也會反射光源(如櫃台、書頁上的小光點),這些經過反射的刺眼光點則為間接眩光,眩光會讓眼睛不舒服,易疲勞、注意力不集中;藍害則會不可逆地傷害視網膜影響視覺。眩光主要來自光源過度集中,提升光的均勻度就能改善眩光;要降低藍害則從光源頻譜著手,調配晶粒比與螢光粉比例,讓光線避開有害波段,經過一次次試驗,光電所累積了一份螢光粉配比資料庫,可較有效率的因應各場域需求,調出舒適健康的人因照明。藍害有量測標準,級距之間其實還有許多數值,而團隊研發出的照明技術藍害值比市售光源都低。

10-1

螢光粉調配

螢光粉調配

工研院光電所擁有台灣首座國際級的人因照明實驗室,一系列的「人因實驗」是團隊另一個研究重點,探討在不同應用情境、時間、光線環境之下,人們的清醒程度、情緒、工作效率、神經系統等生心理層面會如何受影響,研擬不同情境的合適照明參數。光電所工程師趙偉成博士說,光對人的影響主要可分為視覺、心理、生理及生物效應四個層面,視覺是指對於眼睛的影響;心理與生理層面則是人體照光後的「生理回饋」,與神經系統有關,影響人的情緒、腦波波動等。目前光電所已建立部分視覺層面的人因資料庫,未來會建置心理、生理及生物效應層面的資料庫。

圖中機器為弧度儀,受試者於人因實驗前後各測一次,比較實驗前後睫狀肌作用的差別,便可知光的情境對眼睛疲勞的影響。

圖中機器為弧度儀,受試者於人因實驗前後各測一次,比較實驗前後睫狀肌作用的差別,便可知光的情境對眼睛疲勞的影響。

除了在實驗室裡設計情境作實驗,光電所也讓研究進入現實生活場域,幫助制定政策。為了節能,政府紛紛將一些道路的水銀燈換為LED,趙偉成專門負責設計人因實驗,去年三四月至六月曾接受能源局的委託,研究LED路燈照明的「使用者經驗」。

趙偉成從模擬、道路量測、人因實驗三方面著手。重要條件如光通量、光分佈、燈具傾斜度、燈具維護係數、燈具排列、桿高、桿距、路面反射率、路寬及眼高等等加總之後,可以有上千種實驗組合,趙偉成實驗前先演算、跑過上百次模擬,得出影響道路照明最顯著的是光強(發光強度)與遮隔形式(路燈光線散布範圍)兩個因子;根據模擬,再從全國已裝設LED路燈的鄉鎮挑選適合作實驗的場地,最後選出新北與台南共四個區域的路段做為研究場域,執行光量測與人因實驗;人因實驗從晚上八點進行到午夜,像拍電影一樣事前封路,趙偉成召集當地30位受試者,分為走路、開車、騎機車三組,以不同方式行過該路段,問卷調查受試者對於眩光、光色感受、距離與路標的空間辨識度。路燈發光強度高固然明亮,但可能產生眩光,反而干擾視線,研究也試圖捕捉衝突參數的平衡點。

趙偉成說:「調查現況是其中一個目的,我們希望以後研究可以當作未來路燈設置或道路規範的依據,甚至是路燈設計的依據。」這實驗不只是「滿意度」調查,也涉及法規、能源、政府支出。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2015定為「國際光之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Light)」,包含台灣在內的全球71個國家區域共襄盛舉,用一整年時間舉行光學科技相關的活動與演講。在擁抱燈光帶來的科技生活時,也別忘了「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人因照明實驗室團隊。

人因照明實驗室團隊。

更多資訊請參考解密科技寶藏

(影片)【合作社,你都做得到】第三回:食品合作社

本特輯系由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及第五屆草根行動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合力製作,一系列三集,分別簡介本地與外地的合作社經驗,希望讓公眾更了解合作社的「經濟民主」理念。

每段短片都包含三個部份:

一)外地經驗篇
二)本地經驗篇
三)合作社小信箱

這一集由本地的女工同心合作社的社員們為我們 介紹美國的全麥烘培合作社,和她們自己所參與的合作社, 對比一下, 了解更多。1960和70年代是美國反抗運動的黃金時期,除了大量反戰、婦女解放、種族平權等等的大型示威和佔領運動之外,反抗者發展了強大的反文化,提出另類的生命觀,包括關心他人和大自然、藝術文化的表達與自我解放等等。雖然運動整體最後在各種複雜社會原因下瓦解,但有志於另類可能性的人仍不斷成立公社和合作社,以企探討把政治和經濟共冶一爐的民主生活。可惜,合作社要求大家堅持的人與人的磨合、了解、溝通以達民主管理,也需要盆生意令社員可維生。這個要求,可能與當時大家追求的個人主義式自由有點衝突,於是很多合作社不多久便倒閉。不過,仍有少數能堅持下去的種子,亦開啟了當代的美國合作社運動。全麥烘培合作社就是其中一間堅持得比較久的合作社,就讓女工同心合作社的社員為大家介紹吧!

大家時常把民主與民生分成兩種概念,但其實,政治與經濟相輔相成。民主就是個人可以較大範圍地掌握影響自己的決定,如此民主需要耐性、包容與協商,也需要勇敢面對衝突和意見分歧。
合作社體現的,是一種經濟民主的理念, 為了讓參與的工友得到尊嚴的工作, 做一個不只做生意,不只揾食, 關心他人, 能民主協商的理念。

今集乃是這個系列的最後一集,後會有期啦!如有興趣了解更多合作社的事,可與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聯絡。

去片:

鳴謝:女工同心合作社
製作:
網址:
facebook: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第五屆草根行動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

第一回:清潔合作社
第二回:車衣合作社

【草根.行動.媒體】

聖人 抗爭者 公權力

昨天出了一張圖,圖中引錄了兩名分屬不同立場的意見領袖的言論:

屈穎妍:「佔領踏入第十九日,情緒已走到極限,尤其日日當更勞累,還要不停忍辱捱罵的警察,夾在中間兩面不是人,一時要清場,一時又要守護示威者。他們不是聖人,他們都是血肉之軀,身體擋得住襲擊,精神上未必頂得住咒罵及身心疲憊。」

鄭松泰:「示威者或者是行動者,他們是弱勢社群,他們是受害者,你要明白。你不可以用一個好似聖人一般的道德框架,就話去到行動時,要用所有方法和所有能力,去認清誰是主事人、誰是壞人。」

先來利益申報:我與屈鄭二人都不認識,自己本身也不屬任何政治團體,跟他們沒有任何私怨可言,之所以將他們的言論加以比較,是因為他們言論的邏輯極為相似。圖片一出,即引來不少網友的批評,當中大部分都是指出警察有公權力,不能和示威者比較云云。

二人言論的邏輯進路,都是「他也是受害者所以不能怪他們,他們不是聖人,不應如此要求他們」來為「他們」的錯誤行為開脫,並批評指責「他們」的人不應如此指責「他們」。這樣的邏輯本身就不能成立,因為不應傷害無辜的人,若不慎傷害了無辜的人,應該道歉承擔責任,並不是對聖人的要求,也不只是對有公權力者的要求,而是對一個人非常基本的要求。

沒錯,對於擁有公權力擁有合法武力的警察,我們應該有較高的要求,但我們對一個人也應有基本的要求。這些要求,不論你的身份立場背景如何,都必須遵守。無論你是抗爭者還是打壓者,是雞蛋還是高牆,是「同路人」還是「敵人」,這要求都同樣適用。所以,無論這樣的邏輯是在為誰開脫,都是混淆視聽,都是胡說八道,都是錯誤。

鄭松泰作為一個公眾人物,他發表的公開言論有誤,被公開評論是合情合理的。抗爭者的身份並不代表其所有行為皆正確,不正確的行為和言論就應該受到批評。鄭松泰的言論是為了立場而護短,為了維護鄭松泰而對我作出這種批評的人其實也一樣。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妞快報:SM去哪找來這麼多正妹?女團精靈新成員超搶眼

SM娛樂於去年推出的4人女團Red Velvet,由Irene、Seul Gi 、Wendy、Joy組成,不管是活潑可愛的〈Happy〉,還是帶有成熟反轉魅力的〈Be Natural〉,都可見她們的人氣。而最近要回歸出首張正規專輯的她們,竟然宣布加入新成員Yeri!SM公司甚至還做了一部影片特地歡迎Yeri的加入。
 
 

 
 

1999年生的Yeri可是忙內來著,舞蹈、歌唱、饒舌樣樣精通,自2011年加入SM公司至今終…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