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明報》的日子 - 寫在《明報》「淪陷」之夜

《明報》標誌(版權當屬該公司,轉載以釐清評論對象)

 

即時新聞傳來明報總編輯易帥,將由大馬華人接任。消息一出,明報一眾記者找人傳話,說香港的新聞自由很危險云云。

聽畢,我卻沒有太大感覺。甚麼為梁喉舌撤換總輯,都是煙花而已。《明報》沉淪的藥引,早在多年前被燃點。

 

我在2003年成為該報校園記者(校記)。那一年的計劃主題是「專業求真」。時任總編輯張健波更以當年《明報》報道SARS的點滴,勉勵一眾校記求真的重要性。2004年署假,我在《明報》當實習。當時教育港聞的記者及編輯們,以身作則去示範求真的重要性。猶記得因為受訪者不能聯絡再確認重點而被「彈稿」,到工作至晚上11時才趕尾班地鐵回家的日子。那些年在16樓爬格子,有着一份很沉實的使命感。

直至某個夏末秋初,那個在柴灣工業邨的靈魂,便開始倒數其生命大限。

那是2005年。

 

從那一年起,校記年度主題便鮮有與新聞從業員操守沾上邊。雖然我與負責計劃的一眾記者、編輯和傳媒Teen使,仍舊將求真的態度傳授給新一屆校記。但是,我心裡總有着一種說不出的詭異感覺。

直到同年冬季,報方安排《北京青年報》校記與一眾校記交流;而17樓則被大馬色彩甚重的萬華媒體佔據。那時候,我才忽然醒覺,《明報》已經危在旦夕。

張曉卿治下重組後的《明報》,再看不見張健波對求真的堅持;而記者到人事部的面孔,都好像流水般快。當時的我,對那種詭異氣氛找不到半點解釋。直到近年接觸馬來西亞政治,當年的謎團便被解開。

張曉卿下的馬來西亞《星洲日報》,被當地人民喻為執政56年國陣(BN)的喉舌報。抹黑在野人民聯盟政黨成員的程度,比太公媒體更為咋舌。《星洲日報》為國陣隱惡揚善,對於政府鎮壓和平集會都可以漂白。其弟參與份投資的東馬水壩工程涉嫌濫伐樹木,摧毀原住民生活環境。這些在大馬網媒熱烈討論的事件,在《星洲日報》卻鮮有報道。套用在野民主行動黨丘光耀罵國陣的說話,’I help you, you help me’ 的文化蓋括了這位馬來大亨在家庭主鄉做的「好事」。

可惜,這些大馬劣根性,卻與中共下的官僚資本主義可謂臭味相投。這兩股力量相逢恨晚,「公信第一」實在阻礙他們發大財。這塊金漆招牌,就當然避不過被打到稀巴爛!

 

那些公眾人物、時事評論員和新聞從業員,現在才說新聞自由前景黑暗?接受現實吧!我們早就活在黑暗中。

隨後我為《明Teens》寫過2年文章,和履行後傳媒Teen使後,便於2007年放棄了這個網絡。由人建立起來的圖騰,總有倒下的一天。丟掉幻想,在黑暗中與邪惡對抗,或許能夠闖出新天;在黑暗中拯救枯樹,大概都是徙勞無功吧!

 

珠海驗出H7N9病毒 政府稱多項措施確保活禽供澳安全

珠海市斗門區井岸鎮南潮市場昨驗出H7N9病毒。民署、衛生局及海關今日舉行聯合記者會,說明政府現時應對禽流感的工作。民署管委會代主席黃有力稱,珠海當局已要求所有供澳活家禽的運輸車輛不得途經斗門井岸,必須繞道到本澳,同時亦禁止供澳活禽養殖場從業員和運輸工具前往珠海市所有活禽批發市場。 民署管委會委員吳秀虹稱,珠海最近的供澳活禽市場與驗出H7N9病毒的地點相距至少30公里,活禽運到本澳後,民署亦會抽取樣本,進禽流感病毒的檢測,一旦驗出進口活禽帶有H7N9病毒,便會停止該區的活禽輸澳。海關關檢處處長黃偉文亦表示,一旦截獲非法入口的活禽,便會即時通知民署對這些活禽進行檢測。 衛生局局長李展潤表示,現時正值季節性流感高峰期,而市面上仍未有H7N9的預防疫苗供應。他說,雖然現時的預防季節性流感的疫苗,對H7N9病毒不起作用,但接種後,可避免雙重感染,加重病情。他又稱,現時本澳有足夠應付18萬人使用的抗流感藥物。 李展潤又表示,由於感染H7N9的家禽是沒有徵狀,病源難以找到,因此,比較難預防。他說︰「不擔保其他鄰近地區,甚至澳門都可能出現零星的個案。」 衛生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林松稱,H7N9病毒絕大部分都是活禽傳染人類,而人傳人的個案只有個別例子。他又表示,H7N9病毒的潜伏期最長可達至十日,而死亡率亦頗為嚴重。一共發現的152例中,有47人已經死亡。

楊匡被刑拘 妻劉沙沙在港露天絕食

(圖:一臉倦容的劉沙沙在文化中心對開海旁露天絕食)

(獨媒特約報導)海風澟澟,香港社運人士楊匡在國內的妻子劉沙沙,因為丈夫日前被深圳公安拘捕,從今早8時起,露天在尖沙嘴文化中心對開的小公園絕食,要求特區政府能跟進事件。

上月才小產的劉沙沙才剛康復,又要為丈夫再次奔波。她昨晚凌晨2點抵港,希望能透過絕食迫香港政府積極介入跟進事件。

一臉倦容的劉沙沙向記者解釋,楊匡這次偷越國境,是到河南探望自己,之後又去了廣東探望保釣運動的朋友,12月30日晚從深圳回香港過關時被捕。事後,劉沙沙從河南趕往深圳派出所報案,公安拒絕受理。她又跑到深圳第一看守所,所方向劉沙沙確認楊匡由該所看守,並向她發出支付使費發票(見下)。

由於律師隋牧青並不獲准見楊匡,目前還未知釋被刑事拘留的正式罪名,但估計與他多次非法入境有關。劉沙沙曾在看守所門前席地絕食,但被深圳公安帶離。

楊匡因去年三月到北京聲援遭軟禁的劉霞,回鄉證被吊銷,但在過程中認識劉沙沙,並在8月12日在香港結婚。

她表示不便透露楊匡是如何進入大陸境內,強調楊是為了照顧自己而以身犯險。劉於去年11月懷孕,卻因為辦理深親簽證被當局故意拖延,奔波之下,上月小產。

劉沙沙這次是用護照出大陸境,並以訪客身份入境,在香港可合法逗留至1月12日。她相信自己一回到深圳就會被公安拘補。

香港入境處曾於1月3日致電劉沙沙通知其丈夫下落,並承諾今天會把深圳方面的罪名通知書送到劉手上,但至今晚7點,劉還未收到相關文件。劉沙沙希望特區政府能派員到深圳與楊匡見面,確認他沒有受到非人道的對待。

她表示會聯絡香港的立法會議員,希望他們能敦促香港政府跟進事件。梁國雄今晚稍後會跟劉沙沙見面。

Attachment Size
P1010545.jpg 27.91 KB

核必有核不可?

老實說,我真的很不想漟這渾水。我個性內向害羞,不擅長和人吵架。每次讀到擁/反核兩邊的戰文,我就頭痛。也有不少跟我一樣內向害羞的朋友被流彈掃到。小弟原本寧可安安靜靜多讀本好書,而且我也相信「以和為貴」的哲學,說我鄉愿也OK啦~

無論如何,我還是寫了這篇文章,就提出一些個人淺見,誰叫我最大的缺點是不懂得耍賴。老實說,無論擁/反核的諸多論述,大部分都不符合理性討論的期待。當然,我也曉得,這種兩邊各打五十大板的說法,只會兩頭不著岸地招來一百大板。

彭明輝老師這本《有核不可?:擁/反核的33個關鍵理由》,算是國內少數完整整理了擁/反核論述的書,值得參考。國內最活躍的擁核團體「核能流言終結者」的一份勘誤表,也該看一看。不過,這份勘誤表,似乎也沒正面痛擊到重點,害我失望了。前四頁不過是指出技術性疏失而已,後面六七頁,指出的「錯誤」,也不對。台灣的經濟問題之解套,根本沒有標準答案,說是錯誤,難道把經濟學當作是可以用方程式推導出的硬科學?

有核不可?

我就直說了,我反不反核呢?其實,我不反核! 原因有幾個,一是,身為科學工作者以及科學愛好者,我覺得核能發電,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發明之一,從漂亮的理論推論到實際的運作,都是人類智慧的高度結晶,充滿物理之美!在理性和感性上,我不僅不反核,我還擁核咧!

再來,核電的使用有沒有風險,當然有!可是這世界上有沒有零風險的東西?不可能!使用化石燃料,雖然便宜又方便,可是從造成了全球氣候變遷以及其他空汙; 水力發電算是乾淨,可是建造水庫卻也改變了生態,並且還可能影響地質穩定。其實再生能源也有各種問題。以我的個性,我原本願意多承擔一些風險。

 

閱讀全文:

核必有核不可?

【健康工房】食芝士醫癌?(二)

文:劉真

BUDWIG02

上回簡單介紹過布緯食療,和它的創始人布緯醫生。布緯醫生宣稱,只要混合茅屋芝士和亞麻籽油吃下,就可以醫治癌症。真的有那麽便宜的事?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便要理解布緯食療的科學原理是什麽。

原來,布緯療法所需要的茅屋芝士和亞麻籽油,是因爲這兩種食品含有硫化蛋白質(sulphureted protein)和多元不飽和脂肪酸(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布緯醫生認爲,人患癌症是因爲細胞缺乏能量,導致在分裂的過程中出現錯誤,引發癌症。要避免癌症,便須為細胞增添能量。所以,布緯醫生提出要為病人補充脂肪酸,因爲它們能釋放大量能量;至於硫化蛋白質的作用,則是為了把脂肪變成水溶性,方便它在血液中運行。

那爲什麽一定要茅屋芝士和亞麻籽油?布緯醫生沒有解釋,但我們知道其實硫化蛋白質和多元不飽和脂肪酸都是一些很常見的營養成分,在一般的奶類製品和油份都不難找到。所以根據布緯的理論,其實我們喝花生油和牛奶都可以治癌,不需特地買現在被炒賣得天價的茅屋芝士。那……那為什麽我們平常用那麽多花生油煮飯,又天天早上喝牛奶,還是有可能患上癌症?嘿,講依啲。

不但如此,布緯醫生也痛恨人造脂肪,因爲它會令細胞失去能量。她認爲,細胞與電池一樣,透過正極的細胞核和負極的細胞膜形成電場,從而產生能量。在氫化過程中,脂肪酸會損失雙鍵,從而令脂肪變得沒有那麽負極。當這些反式脂肪融入細胞膜中,便會令細胞的電勢差減低,能量也因而減少。

不過不過,布緯療法的原理和現今的科學理論其實有很大的衝突。首先,癌症的成因非常複雜,與基因、生活環境、老化、免疫系統退化等有關,並非單是因爲細胞分裂錯誤造成。而且,細胞的能量也不是靠電勢差產生,而是靠端粒體(mitochondria)製造。再者,脂肪在體內的運送並不是靠硫化蛋白質來將它變得水溶性,而是靠脂蛋白(lipoprotein)來傳送。

爲什麽布緯的理論跟現在的差那麽遠?這大概是因爲在布緯的年代,人類還未發現端粒體,脂蛋白的作用也不明確;所以即使如布緯醫生般的「世界油脂研究權威」,也未能提出一個正確的解釋吧!

既然布緯療法的原理跟現代科學理論差天共地,那是否代表它已是不堪一擊,永不翻身?那又不是,因爲它還有一個機會:下一期,我們會討論布緯療法的具體療效,且勿錯過。

【健康工房】:

都市人越來越注重健康。但坊間那麽多健康推廣,究竟有幾多是真,幾多並無有力證據支持?讓我們一起走進健康工房,對真正有效的健康方法了解更多。如你有任何有關健康的問題,亦歡迎來郵投稿,讓我們一起探討。

信念,戰勝心魔

文:唯諾

as the light goes out

夜幕低垂,這夜我城卻不寧靜。燈火通明,街上人聲鼎沸,有戀人間的綿綿絮語,也有親朋戚友間的親密情話,當然少不了從四處傳來、一班又一班的團契唱詩歌的悠揚樂韻。在平安夜,通常形單隻影的人都情願躲在家中的被窩,然後開大喇叭,聽著那首指定歌曲《Lonely Christmas》,一方面慨歎著自己的寂寞,另一方面卻又不願走出家門,感受著大街小巷中的熱鬧。而我,既是這類人,也不是這類人。

時近七時許,當那首指定歌曲已在空餘我一人的家中千迴百轉後,我終究還是忍不住憤然關掉。然後我點擊了某院線的網站,看看這晚有甚麼戲是適合我這類需要刺激,但又可以獨自去觀看的戲。我偶然發現一月才公映的《救火英雄),這夜原來已靜悄悄地上畫了。我閱了劇情大綱,禁不住被故事的背景所吸引──在2013年12月24日晚,一場小火災引發驚天爆炸,並逐步波及香港兩所主要發電站,最後導致發電廠起火。在骨牌效應下,全港陷入了最黑暗的平安夜。

僅僅是因為時間上的「巧合」,我便決定這晚憑它來過一個不平安夜。不過我原以為它又是那些把明星演員和特技混和的港產片,誰不知它卻是一套有深度的電影。

在連場視聽感官刺激下,導演成功地把幾個信息帶出。「有人的地方就有鬥爭」,的確,在日益紛亂的社會,人人都為了各自的理由而去鬥,權位、財富、慾望等等,只要是被人們認為是有助他們在社會裡立足、生存的東西,他們都無一不爭。

處身於混沌的世道裡,人是很容易迷失的。正如戲中一句精警的對白:「我們這些出入火場的人,內心永遠被一股濃煙包裹著。」說穿了,我們最大的敵人並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心魔。最初我們決定出發前行的時候,每個人的內心都會有一團火,是我們對自己的承諾,對工作的使命感,對生命所抱的信念。可是,在路上,我們不時會感到迷惘,因為世界太多紛爭太多誘惑,最後變成了心魔,以致我們漸漸迷惘,甚至迷失,如墮迷霧中,如陷濃煙裡。我們更可能會忘記了最初起行時的初衷,幹著些跟自己原先的信念所背道而馳的事,接著一個不留神,下錯了決定,走錯了一步,便可能從此墮落於深淵之中。

「我們消防員,不是要救火,是要救人。但是你要救人,就一定要戰勝煙!」迷惘是一定有的,問題是我們能否及時清醒過來,迷途知返,並繼續重新上路。有些時候,我們若夠幸運則有「隊員」從旁提醒,使我們不至於走錯路;但更多時候,我們卻是要獨自面對人生種種的難關和挑戰。而關鍵就在於我們的信念!它是我們上路的指引,就如漆黑大海中的一座燈塔,為我們照亮前路;就如天上一顆璀燦奪目的行星,引領我們繼續前行。只有堅持信念,我們才能戰勝心魔,也不會被時代的洪流和凡間的俗泉所捲走。

踏入2014年,期望每人都能緊抓住屬於你的信念,認清方向,然後在這時代裡,留下屬於你的腳印。

不管身處於多黑暗的環境裡,我們都要相信,外面世界的陽光總會穿進來。

【連載小說】致那不願捱麥記的窮同學(二)

文:張莉莉

th (2)

會場內正播放著《夢伴》這些完全與婚禮格格不入的歌曲,聽起來完全摸不著頭腦,似是出席人家的離婚典禮。我無奈地搖著頭,心想為何這場婚禮會弄得一團糟。

不消多久,「今天今天星閃閃……」唱到一半之後,忽然又換上結婚的歌曲,氣氛詭異。台上的燈光映著家寶,那是個一頭金鬈髮的女人,但身型仍是一如既往,嬌小玲瓏,談不上可愛動人。老實說,我也不太分辨出這是家寶,從前她不過是個束著辮子,愛穿名牌衣服和吃貴價東西的窮學生。

十多年前,大家的家境貧窮,雖說脫貧是升大學的主要原因,但我還是選了文科,畢竟這才是我最喜歡的科目。那時的家寶跟現在一樣,都是不太清楚自己喜歡些什麼,讀大學也自然隨波逐流,medic law跟那個巴士收生分數差不多,而我也不清楚到底兩者是唸些什麼的,家寶亦一樣不知道。她總是不知道自己的前途。
不過不要緊啦,反正她嫁給了富二代,可高枕無憂,不用像我那般開店子賣精品捱世界。

家寶一身閃爍鑽戒的光芒,那首「今天今天星閃閃……」可真應景,良辰好景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她說道:「真對不起啦,剛才播錯了歌。對對對,還是先說一下感受吧。well, actually I have no special feelings……um, excited, wonderful, brilliant, what I can say is just like that……I love him, okay……」我不太明白為何要說英文,那種裝腔作勢,順道炫耀英文程度高的態度真教人吃不消,儘管這幾句話沒用到任何高深莫測的詞彙。

接著,向華,亦即她的丈夫發表感受,都是那些客套話啦。我還以為他會是個事業有成的男人,反正家寶曾談過擇偶標準,她是比較喜歡那些見多識廣、成熟的男人的。怎麼……我無意嘲笑別人的樣貌。正所謂相由心生,就他的樣貌而言,向華不過是一個一事無成的mk仔而已,他染上一頭金髮,身材瘦削得像根竹,乾巴巴的。當他站在家寶身旁,是一種鮮明的對比,若這場婚禮是假的,他倆就是演著詼諧滑稽的夫婦。向華一直笑不攏咀,家寶一副心花怒放的樣子。我倒想大笑得四腳朝天起來,我真弄不清為何家寶會喜歡上這麼樣的人。

會場屏幕正播放她跟她跟丈夫的成長片段。在向華的成長照片中,只見他不時周遊列國,十多歲已獨自浪跡歐洲,到了二十時更買了一輛私家車,還要是城中最有名的……不消一會,鏡頭已轉到家寶的照片。

我一邊看,一邊回想過去,那逍遙自在的的中學生活早已一去不復返。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啊,我現在才明白。束著辮子的家寶太純樸了啦,坦白說,大學的她都已染了髮,但那時好像沒那麼「爆」的,又愛穿短裙,也許是她比較矮小吧,穿短裙比較容易把她的身高拉長。短裙,也是名牌的,而事實上,她的家境並不特別富有,母親是家庭主婦,父親是水電工人。正因如此,大學五件事她早已做到足,包括拍拖,她總愛挑那些富家子作男友,而最令人詫異的事,她的男友願意接受……

我不自覺的以鄙視的目光瞧向家寶。能夠嫁給富二代又有什麼好珍惜呢?人呢,各有所好,就像有人愛吃麥記,高級餐廳也一直門庭若市。

談起麥記,自從跟思賢分手之後,我已再沒吃過了……

上回:致那不願捱麥記的窮同學(一)

追夢的條件,致一班追夢者

文:神婆

照片

我相信周星馳電影裏一句「做人如果沒夢想,跟鹹魚有甚麼分別」街知巷聞的對白,在不同的媒介上不斷被用以鼓勵人追逐夢想,但諷刺的是,在這香港,這片我們生存着的土地上,我們只需要做一條「咸魚」。

在香港,你是可以追夢的! 前提是你的夢想只能是纏繞在四大支柱上的藤蔓。只有與金錢必然掛勾和有着邏輯關係的行業能在香港成長。每個人的夢想都被輕易地衡量,而單位就是「吸金能力」,能吸金才是有價值。如果夢想是成為四大支柱行業的打工皇帝,你會獲得身邊人們的支持。但假若希望成為設計師,藝術家等在普及認知中不能吸金的行業,別人就會歧視你,認為你自命清高或是不務正業, 但這不能怪罪他們,因為在金錢至上的這裏,你只能嗻嘆夢想太大,香港太小。

即使種種,你是可以追夢的! 前提是你要有絕對優秀的公開試成績,過往是多少個A,今天是多少顆星。你可以成為一個手持優秀成績的「追夢者」,而不能成為一個成績普普的「冒險者」。又或者你有豐厚家底,口裏叼着金色的鑰匙出生,你追夢就是有「理想」、「遠見」。但若然有着沉重家庭和經濟負擔,你只會被指責「好高鶩遠」、「不自量力」,受盡千夫所指。我並非在歧視有錢和有學歷的人,但他們即使一點努力亦會被無限放大。但剩下的人無論多少努力,在有耀目的成就前都不會有人注意到,甚至被無意間模糊掉。但這依然不能怪罪他們,因為在等級森嚴的香港,你只能慨嘆你不在社會上層。

縱使你的條件不好,你是可以追夢的! 但你必須是盲的,聾的,當你眼見身邊的同輩收入更高,衣着更光鮮,你能不羡慕嫉妒嗎?當身邊的人都再對你潑泠水,你能不猶豫嗎?在開始的時候,你會認為自己能夠承受,能夠堅持,但當你年紀有一把,仍是孑然一身,翻遍全身也沒有多少個錢,一事無成,你還是繼續嗎?

我相信在香港,只要願意做咸魚,你則可以平安一生,但人總是「犯賤」。

你是可以「追夢」的,但你必須真正熱愛,真心真意地愛你的夢,直到永遠。把你的夢想視作「日用的食糧」,甚至願意為此作出犠牲。你可以沒有什麼物質條件支持,但不能沒有你的精神食糧。

你是可以「追夢」的,但你必須要真正明白了解你的夢想,有着一套計劃,讓你的夢想成為理想,而不是空想,如要成為設計師,你要掌握必要的技術與知識,軟件或是其他工具的使用。如要成為畫家,你需要學懂素描,美術,各種的畫筆應用。你可以沒有學歷,但你不能無知!

你是可以「追夢」的,但你必須要信,信自己一定會成功,信自己走在正確的路,信自己能走到終點,可以沒有人信你,但自己要信自己。

每個夢想的開始,都有着破滅與失敗的可能。但若然任由自己的夢死在他人手上,不如轟轟烈烈地自行了斷,至少死在自己手上,死得瞑目。每條「咸魚」都曾活着,但在仍然生存的時侯,選擇權在你手。你可以用千千萬萬的理由去反對香港是追夢的土壤。但要去嘗試,只需要一個簡單的「種子」和一點點的「堅持」。

在2014的起點,What this life is, make the decision yours.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