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角七警係涉嫌干犯酷刑罪!

警察 打人 遮打

 

警方今日終於拘捕7名涉嫌襲擊曾健超的警察。正當大家高興三分鐘的同時,認真研究一下控罪,更加令人憤怒。

警方是以212章39《侵害人身罪條例》-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拘捕7警。內容是「任何人因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而被定罪」。

最高刑罰「可處監禁3年」。

 

不過,大家都清楚警察不是一般街邊飛仔嘍囉,是擁有公權力的公職人員。那可能用《侵害人身罪條例》?

就針對公職人員濫權而傷人的有427章3《刑事罪行(酷刑)條例》。內容是大意「公務人員或以公職身分行事的人,無論屬何國籍或公民身分,如在執行公務或本意是執行公務時,在香港或其他地方蓄意使他人受到劇烈疼痛或痛苦,即犯施行酷刑罪。」

分別在於,酷刑條例最高刑罰「可處終身監禁」。

 

酷刑罪

 

一條是對於普通人輕微犯罪的條例,另一條是針對公職人員濫權的條例;一條監禁3年,另一條是終身監禁。

警方及律政師為對7警從輕發落,更加是掩飾警隊濫權罪行,而玩弄法例。這是那一門的法治?

欺人太甚,可怒也!

 

暗角七警係涉嫌干犯酷刑罪!

警察 打人 遮打

 

警方今日終於拘捕7名涉嫌襲擊曾健超的警察。正當大家高興三分鐘的同時,認真研究一下控罪,更加令人憤怒。

警方是以212章39《侵害人身罪條例》-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拘捕7警。內容是「任何人因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而被定罪」。

最高刑罰「可處監禁3年」。

 

不過,大家都清楚警察不是一般街邊飛仔嘍囉,是擁有公權力的公職人員。那可能用《侵害人身罪條例》?

就針對公職人員濫權而傷人的有427章3《刑事罪行(酷刑)條例》。內容是大意「公務人員或以公職身分行事的人,無論屬何國籍或公民身分,如在執行公務或本意是執行公務時,在香港或其他地方蓄意使他人受到劇烈疼痛或痛苦,即犯施行酷刑罪。」

分別在於,酷刑條例最高刑罰「可處終身監禁」。

 

酷刑罪

 

一條是對於普通人輕微犯罪的條例,另一條是針對公職人員濫權的條例;一條監禁3年,另一條是終身監禁。

警方及律政師為對7警從輕發落,更加是掩飾警隊濫權罪行,而玩弄法例。這是那一門的法治?

欺人太甚,可怒也!

 

暗角七警係干犯酷刑罪!

警察 打人 遮打

 

警方今日終於拘捕7名涉嫌襲擊曾健超的警察。正當大家高興三分鐘的同時,認真研究一下控罪,更加令人憤怒。

警方是以212章39《侵害人身罪條例》-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拘捕7警。內容是「任何人因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而被定罪」。

最高刑罰「可處監禁3年」。

 

不過,大家都清楚警察不是一般街邊飛仔嘍囉,是擁有公權力的公職人員。那可能用《侵害人身罪條例》?

就針對公職人員濫權而傷人的有427章3《刑事罪行(酷刑)條例》。內容是大意「公務人員或以公職身分行事的人,無論屬何國籍或公民身分,如在執行公務或本意是執行公務時,在香港或其他地方蓄意使他人受到劇烈疼痛或痛苦,即犯施行酷刑罪。」

分別在於,酷刑條例最高刑罰「可處終身監禁」。

 

酷刑罪

 

一條是對於普通人輕微犯罪的條例,另一條是針對公職人員濫權的條例;一條監禁3年,另一條是終身監禁。

警方及律政師為對7警從輕發落,更加是掩飾警隊濫權罪行,而玩弄法例。這是那一門的法治?

欺人太甚,可怒也!

 

勿懼鳩衝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Karen Eliot)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Karen Eliot)

 

或者我們不要把西方的月亮看得太圓。

西方的示威者,除了燒警車和爆玻璃之外,也是會鳩衝的。事關鳩衝是在沒有組織的情況下,一堆勇敢的個體唯一能夠做好的事。警察會拘捕知名的社運人,去影響軍心,但只要大家不以社運人為重心,將示威的聚焦化整為零,無名的蒙面人,就能一雞死一雞鳴的,匯聚成一股不可控制的力量。

 

這五十幾日以來,在香港鳩衝,之所以有問題,並不是因為衝擊者衝得鳩,而是因為鳩衝之後,其他不鳩衝也沒有心理準備打游擊的人會被連累,而衝擊者則會因欠缺掩護而無法自保。西方的示威者,鳩衝的時候有武裝,鳩衝之後,會與警察保持幾米距離,或者引他們入橫街窄巷,大量投擲小石和燃燒彈,阻截其去路,但香港的市民要做公民,要和平理性非暴力。他們寧願捱打到天光,流血到佛誕,也不肯做這些污糟的暴民勾當,於是他們譴責別人鳩衝不負責任,事後孔明。

當衝擊無法避免,大舉拘捕也已勢在必行,最正確的應對方法,便是不要再倒果為因地阻止市民鳩衝。衝是好的,人已衝了,大家應該做的是跟他們配合,想辦法延續鳩衝的威力,而不是在背後放冷箭,為警察減壓。示威者越喪越瘋狂,警察才會越狼狽,越倉惶。

然後示威應該停留在哪一個程度這個老問題,又再一次浮上水面。好些總是思前想後的人又會跑出來說,政府才是敵人,怎麼要攻擊警察呢,又或是,世界在看着我們,一衝就功虧一簣了。其實這些討論已經講到爛,沒有必要再講下去了。事態發展到了今時今日,政府的冷漠,警察的獸性,市民的無助,已經清楚不過。翻揭民主國家的抗爭史,有幾多個現正安享繁榮的社會,是缺少那些做過暴民的翹勇前人的?Google「示威」兩個字,掃掃那些圖片,那裡沒有一張是沒有面罩,沒有硝煙,沒有血色的。鳩衝是閒事,只怕大家鳩也鳩不出樣。

 

在照抄西方價值之前,請先照抄人家價值建立的智慧。鳩衝的勇氣,才是崇拜得過的月亮,特別的圓,特別的精緻。而這是人的本能,憤怒時就會釋放的本能,只要我們放下公民的包袱,不再手無寸鐵的我們,也會是鳩衝出一條血路的真英雄。

 

我們的價值在政府心中少得可憐!

昨天,我安坐於辦公室 ,但雙眼卻是長期停留在直播旺角清場的電視上。看到了執達吏開始清場行動,一件件曾經陪伴著集會者的物件被移走,但我們的目的和訴求還未達到,真感到不是味兒。可是有什麼辦法,法律之下, 或許我們根本做不到什麼。

但,事件的發展真的令我痛心疾首。警察為了清場,不惜一切把市民推離佔領區。我當時也認為他們正在採取最低的武力,但之後卻把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推至一些橫街小巷。我身為一個小市民真的不太認同。示威者和警察人數都很多,大家迫在一條狹窄的小巷內,而且警方沒有給示威者喘息的機會,只是盲目向前推進,很大機會就會發生人踩人的事件,到那時候就變成不能挽救的局面了。甚至警方經常命令示威者退後,但究竟示威者退至那裡,退到那一條界線,警方政府才會接受?

最令人咋舌的是,警方竟可干預新聞自由?網媒被警察妨礙拍攝,企圖阻止暴力的真相流出;NOW的新聞工程人員只是拿著一條鋁梯,就被警方以涉嫌襲警包圍及拘捕。記者盡力站在自己的崗位做事,卻換來許SIR一句別無選擇,甚至是保安局長黎先生的一句「衝擊場面大家在電視上看得清清楚楚」。這些說話就想把這種的暴力洗得一乾二淨?你們也未必太看輕香港人的智慧吧!

在幾次的衝突和清場行動上,看得到政府眼裡就只有利益、經濟、偉大的祖國。
我們這群香港人的價值、甚至是民主、新聞自由的價值,在各位官員在權貴上,都是低得可憐。

我們的價值在政府心中少得可憐!

昨天,我安坐於辦公室 ,但雙眼卻是長期停留在直播旺角清場的電視上。看到了執達吏開始清場行動,一件件曾經陪伴著集會者的物件被移走,但我們的目的和訴求還未達到,真感到不是味兒。可是有什麼辦法,法律之下, 或許我們根本做不到什麼。
但,事件的發展真的令我痛心疾首。警察為了清場,不惜一切把市民推離佔領區。我當時也認為他們正在採取最低的武力,但之後卻把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推至一些橫街小巷。我身為一個小市民真的不太認同。示威者和警察人數都很多,大家迫在一條狹窄的小巷內,而且警方沒有給示威者喘息的機會,只是盲目向前推進,很大機會就會發生人踩人的事件,到那時候就變成不能挽救的局面了。甚至警方經常命令示威者退後,但究竟示威者退至那裡,退到那一條界線,警方政府才會接受?
最令人咋舌的是,警方竟可干預新聞自由?網媒被警察妨礙拍攝,企圖阻止暴力的真相流出;NOW的新聞工程人員只是拿著一條鋁梯,就被警方以涉嫌襲警包圍及拘捕。記者盡力站在自己的崗位做事,卻換來許SIR一句別無選擇,甚至是保安局長黎先生的一句「衝擊場面大家在電視上看得清清楚楚」。這些說話就想把這種的暴力洗得一乾二淨?你們也未必太看輕香港人的智慧吧!
在幾次的衝突和清場行動上,看得到政府眼裡就只有利益、經濟、偉大的祖國。
我們這群香港人的價值、甚至是民主、新聞自由的價值,在各位官員在權貴上,都是低得可憐。

隱身在書店中的神祕扭蛋機,讓你有玩又有拿!


根據網友的線報指出,最近在誠品書店信義旗艦店的二樓雜誌區出現了一台十分神祕的機器,上頭與周圍擺著一顆又一顆的扭蛋,還有一塊顯示著大大QR Code的螢幕,沒有設置任何投錢的地方,正面還有英文與數字按鍵。它為什麼放在這邊?它是用來作什麼的?一切都是個謎啊~而且當大編前往實地了解,拿起手機隨性一掃,竟然整台機器就開始發光了啊~啊~啊~(內心忍不住吶喊)

閱讀全文

隱身在書局中的神祕扭蛋機,讓你有玩又有拿!


根據網友的線報指出,最近在誠品書局信義旗艦店的二樓雜誌區出現了一台十分神祕的機器,上頭與周圍擺著一顆又一顆的扭蛋,還有一塊顯示著大大QR Code的螢幕,沒有設置任何投錢的地方,正面還有英文與數字按鍵。它為什麼放在這邊?它是用來作什麼的?一切都是個謎啊~而且當大編前往實地了解,拿起手機隨性一掃,竟然整台機器就開始發光了啊~啊~啊~(內心忍不住吶喊)

閱讀全文

記協對葉國謙議員的失實指控深感憤慨

攝:獨媒記者Gundam Lam

立法會議員葉國謙發表失實言論,指now新聞台工程人員襲擊警員,香港記者協會對這種顛倒是非的說法,深感憤慨。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主席葉國謙今早在一個電台節目表示,從網上流傳的沒有剪接片段,看到被捕的now新聞台工程人員用梯打人,希望公道地了解警方的跟進行動。葉先生其後向本會提供之片段,並無顯示該名工程人員以梯打人。

記協認為,指控一名新聞工作者在工作期間襲擊他人,是極其嚴重的指控。葉先生在毫無證據下,作出如此指控,是極不負責任之行為,應就此致歉。

此外,有關工程人員已被拘留超過一天,警方未能提出任何證據支持襲警之說,記協要求警方馬上放人。

香港記者協會
2014年11月26日

狼國輪椅霸佔停車位 抗議忽視傷健人士權益

溫泉城 Tbilisi – 當地一個停車場,突然被一堆輪椅佔領。唯獨是一個讓輪椅上落的停車位可以為倖免,除了現場人員費解,示威還在社交媒體瘋傳。 這是一個爭取傷健人士權益組織的示威,而相當成功,因為不少市議會的政治人物表示,這真是一個問題。 帝國廣播公司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