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脫拉庫樂團:一拖拉庫就…啾咪

(原載於:BITETONE.com

10年前淡出樂壇,10年後才在台北Legacy跟樂迷說告別,2013年5月推出新歌+精選《一脫拉庫就啾咪》,現在在忙著內地巡演。即使是已經被奉為台灣樂團的重量級選手,脫拉庫一如既往的喧鬧不按牌理出牌。無論是生活還是音樂,他們的兼差人生,別想太多!

 

 

有新歌,就聽歌,別想太多 

《一脫拉庫就啾咪》,三首新歌創作,某種程度上是在跟大家分享脫拉庫淡出的這段時間發生過的事。生活在前進,人自然也在改變,但做創作的初衷和理念依舊如此,脫拉庫就是有脫拉庫自己的調調。如果說音樂上的改變或進步,更多的應該體現在技術及操作層面上。貝斯手阿吉總結「主要就是在對歌的概念處理上會比較完整,以前會有製作人前輩來協助我們,那畢竟製作人也會有自己的意見,而這次我們自己來當自己的製作人,自己混音,自己來監督一切細節和內容,所以這一張是一個非常完整的自己的Idea」。

講到這三首歌本身,國璽指導說「就都是寫給女生的呀」、「可以代表不同的感情階段」。作為創作者即刻被團員虧「脫拉庫的矛盾就是,如果國璽感情順利,就寫不出好作品,如果感情不順利,唉,他自己又不開心…」。

所以基於這樣的「感情」產物,請各位聽眾注意啦,脫拉庫的聽歌指導原則就是:「不要深究,不要把我們的歌太當一回事,聽就好」!

 

 

 

兼差人生 別想太多

兼差人生,既是他們去年台灣巡迴演唱會的主題,也是對他們現在生活狀態的最好概括。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正職,脫拉庫是“兼差”的其中一個。也許會很忙,會辛苦,會不好喬時間,但對於樂團來講,他們比十年前開心可以做更純粹的音樂更真實的脫拉庫。聽起來有些矛盾,兼顧的事情變多,怎麼會更純粹?但實際上答案就是如此簡單明瞭,因為「不用靠音樂賺錢」。

就是現在這樣的“兼差”狀態,才能夠真正的想做什麼音樂和演出,就做什麼,所以他們也更加珍惜每一次表演的機會。

至於脫拉庫曾經的淡出和現在的復出,講到底一切也都應該歸結去“別想太多”。一如國璽曾經告訴團員的自己的理想就是「30歲之前彈吉他,30歲之後開飛機」。其實就是這樣簡單的原因。不用想太多,覺得應該去做別的事了,所以離開,覺得大家聚在一起好像想要再玩團,於是回來了。他們也曾經經歷過玩樂團做演出的困境、迷惑甚至痛苦,這一切都讓他們在淡出之後的人生以及現在重新回來的過程中更加懂得體諒、珍惜和享受。

 

「團團轉」吃喝旅行團 別想太多

角頭音樂張四十三大哥促成了這次四分衛X脫拉庫的巡迴之旅,這是脫拉庫第一次走進內地的live house表演,問到他們對於內地巡迴的最大期待,答案又是在告訴我們“別想太多”,他們是衝著不同城市的美食來的!可以看到不同地方的歌迷,感受不同地方的live music表演環境當然很開心,但兩團的宗旨依舊定性在“吃喝玩樂”上,包括表演,也是他們“玩樂”的一部分,甚至後台stand by的時候也可以把“吃喝”的部分加進來。如此不“無聊”的後台,怎麼會有不夠high的表演呢~

 

「團團轉」成都場──四分衛小分享

 

抓住機會也跟四分衛聊了一下巡迴的感受,除了各個城市歌迷的熱情和場地不同帶來不一樣的感受,他們的第一反映還是提出了不同城市吃到的美食啦~

至於之前在Hidden Agenda的香港場,四分衛都很喜歡那裡的感覺,因為跟觀眾距離很近,完全可以碰到歌迷。他們也了解到一些香港玩樂團的艱辛,也希望可以有更多的台灣、內地和香港樂團表演來到香港,讓更多的人明白和接受樂團文化,這樣才有機會改變不夠好的環境。台灣也經歷過這一切,現在也依然要面對新的挑戰。

對於接下來的巡迴,四分衛和脫拉庫都有很多期待,因為中國內地很大,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不同,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機會去到更多不同的地方看看。

 

圖文/ 泡泡

希望不是悼文--為明報挽殤

記得我初看明報,董橋還在寫《英華浮沉錄》。雖然年幼印象極淺,董橋的功力是及長拜讀文集,方知仰之彌高。但我究竟算是明報的老讀者。

在我眼中,查良鏞是明報輝煌的開拓者,其後的董橋則是堪當此任的守業者,對明報月刊尤有建樹。而論散文和晚節,不惜批評長輩的董橋,似乎更勝前賢。

在我嗜讀明報的時代,明報有著與信報並駕齊驅,甚曰尤有過之,全港最強的副刊陣容。有李察;有董橋;有喬菁華;有華叔、岑逸飛、古德明的三言堂;有陶傑的黃金冒險號,餘皆頭角崢嶸。間有作者未聞其名,觀其文亦絕非等閒,實為兩岸文壇學界菁英。

但自張健波接捧,明報實已漸呈衰象,副刊流失不少值得追看的好作家,替者未可企及,右邊的專題愈趨雜駁,漸失方向,唯有星期日副刊一支獨秀。論壇版再無當年許寶強大戰雷鼎鳴、強國棟大戰明光社的風采;新聞則首數中國版與國際版失守,愈來愈多以中國(中共)立場出發的「報道」和評論。最後在高鐵一役,鬧出自己評論充報道,還要放在頭版的醜聞。但張在編輯室周記大事化小,稱自己所為乃小過失卸責。

我讀編輯室周記,對劉進圖素懷好感。但他坐正後未能挽救,反愈陷愈深。和稀泥的社評惹來更多的攻訐。

我認為禍因源於「公信第一」的虛名。為了營造「公正」的假象,無論報道和評論,開始漠視事實背後的大是大非;不再首重文章的內容水平,而看作者的來頭立場。結果為了「公正」製造「平衡」報道、刊登親共者荒謬低劣的評論,到頭來兩邊不討好,枉論公信力。除了星期日,我漸少看明報,轉看南方報系。

南方報系的立場是擺明了的,因為事實反映的對錯也是擺明了的。他們會同樣批判地披露無論自己人還是對立者的真相。例如中國在非洲,敘利亞甚失民心的事實,直截了當反映中國有其問題和責任。不會像明報,既無力派記者赴當地採訪,就採納中國新聞社的「報道」掩飾反擊。至於評論,南方報系當然是右派陣地:因為事實是理直則氣壯,站在人民一邊的高手自然較多,不會故意找親政權的毛左金左去製造持平形象。左派不是沒有,但他們獲刊登是因為其水平而不是其立場。

看到「新」明報連劉進圖亦容不下,大樹飄零,良禽星散,頹勢已不可逆。恐怕星期日副刊亦獨力難支,甚至無以為繼,不免傷感。但守節者正如董橋不畏強樑,不懼犯鱗,支持守節善道的明報員工!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明報員工關注組)

民主黨在立什麼心腸?--政改爭論(上)

文 : 張子銘

真普選聯盟於昨日率先公佈「三軌制」普選方案,務求提出達致整體及具包容性的方案,並包含所有聯盟內政黨的主張及元素。礙於篇幅所限,方案具體內容不贅;反過來,撇除方案的先天缺憾,真普選聯盟內各政黨的不同取態,確實是可堪玩味。

事實上,普遍論調對日後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提名方法,早已作出選擇。公民提名乃提名方法內不可或缺的其一要素,中央並不能藉任何理由及手段剝削擁有公民提名的人士,入閘參選。觀乎學民思潮、公民黨、人民力量、社民連等各政黨團體,均認同上述說法。但另一方面,民主黨的聲明內,強調三軌方案並非綑綁方案,亦非缺一不可;換句話說,即使只有政黨提名與提名委員會的存在,民主黨亦選擇退而求其次。

公民提名所強調的是只要個人符合出於權利、義務和價值所認同的身份,即可成為提名人,這種普及而平等的方法,筆者看不到有任何不堅持不爭取的理由。再者,這種守舊的取態代表了什麼?除了民主黨長久以來的保守性格,更多的反而是那種得過且過的心態。與年前李柱銘先生的方案一併討論,不難發現民主黨所追求的,並非民主,並非普選,而是短暫利益。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年前接受報章訪問,提出了他本人對於普選行政長官的最底線方案,內容是可以沿用現時的1,200人選舉委員會,並且把提名人數最多的5位,作為候選人。與今日民主黨的取態作比較,只有一個結論能夠得出來:只要有泛民主派或民主黨中人能夠得到參選行政長官的機會,民主黨以致背後所代表的保守派勢力將會接受且心甘如飴。

筆者不禁問,究竟是黨利益要緊,還是香港人利益要緊?要貪圖眼前的利益與偏安,還是爭取長遠的普選?民主黨總有一百個理由為自己辯護,卻掩不住自己為自己設下的底線。假如中聯辦又再一次向民主黨揮手,可以肯定的是,真普選聯盟將會變成昨日黃花。

宋朝散文家蘇洵的《六國論》巧合地描繪現時各懷鬼胎的現狀。「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弊在賂秦。賂秦而力虧,破滅之道也。」無論蘇秦的三寸不爛之舌如何打動各國聯盟起來,只要有一方仍有苟且偷安事秦之心,所謂的聯盟亦僅僅是一盆散沙。同理,今天的真普選聯盟既然並不同心一致為爭取真正的普選而邁進,最終只會淪為花瓶,爭取普選再次踏入輪迴之路。

延伸:
公民黨堅持「公民提名」
http://goo.gl/yGQa0I

民主黨:提名三軌制非缺一不可
http://goo.gl/mf6qvA

李柱銘提退讓方案換泛民入閘
http://goo.gl/cTB2Pq

慾求不滿讓雄性折壽?!

131128141258-large

節食能夠讓許多生物長壽,這個養生的效果在線蟲、果蠅、老鼠、斑馬魚、猴子,甚至酵母菌中,都獲到一致的結果。

然而,現任教於美國密西根大學的遺傳學家Scott D. Pletcher,在任教於於德州休斯頓貝勒醫學院期間,領導的研究小組於2007年發表的Science論文指出,節食對延長壽命的效果,會在果蠅聞到食物的味道後,大打折扣 [1]!也就是說,節食中的果蠅在受到食物氣味的誘惑後,就比原本應該的更短命了!他們也發現,一個嗅覺受器基因Or83b在突變後,果蠅就更加耐受壓力並且延長了壽命,顯示嗅覺會影響果蠅的生理及老化。

可是,我們的老祖宗不是說,「食色性也」嗎?如果聞得到,吃不到就無法養生,那麼受到色誘的話呢?來自台灣的郭崇涵在貝勒醫學院就讀博士班期間,思考到這個有趣的問題,他和博士班指導教授Pletcher一同設計了實驗來探討這個有趣的問題。在郭崇涵擔任共同第一作者的Science論文裡,他們發現,原來慾求不滿的果蠅,也會變得更加短命 [2]!

郭崇涵表示,在之前他們也試過讓雄果蠅受到色誘的方法,來探討雌性費洛蒙是否會影響雄果蠅的壽命,可是卻沒有得到顯著的結果。從前的實驗,是利用細網把雌雄果蠅隔開,以免牠們交配。不過那樣的方法,一來可能無法讓雄果蠅接觸到足夠的費洛蒙;二來可能雄性果蠅必須用其肢體接觸到性費洛蒙才有效,隔網阻絕了那樣的接觸。實驗方法上的限制,導致成效有限。

投影片1後來郭崇涵和Pletcher想到了一個絕妙的方法!已知絳色細胞(oenocytes)可將各式化學物質合成費洛蒙,他們就利用一個果蠅專屬的基因表現系統,把雌性的性決定基因tra表現在雄性果蠅的絳色細胞裡,讓雄果蠅的表皮表現出雌性費洛蒙,讓那些牠們聞起來就像香噴噴的雌果蠅。接著,他們把五隻正常的雄果蠅和25隻表現出雌性費洛蒙的雄果蠅關在一塊,那些散發雌性費洛蒙的雄果蠅卻不願意和正常雄果蠅交配。因此,正常的雄果蠅持續受到誘惑,於是一直處於慾求不滿的狀態!

接觸到雌性費洛蒙的雄果蠅身體裡有較少的脂肪儲存,而且更不耐饑餓,還有壽命比接觸雄性費洛蒙的正常雄性更短命!這些反效果,在雌性費洛蒙被移除後,就消失了!接著,他們利用Or83b嗅覺受器基因突變的雄果蠅來進行相同的實驗,結果發現效果仍相同,顯示嗅覺與性費洛蒙的接收無關。可是轉基因果蠅的味覺受器基因ppk23無法表現後,雄果蠅在接觸到雌性費洛蒙就不會短命了!那些味覺受器表現在雄果蠅的前腳,當那些前腳被砍斷後,雄果蠅不再受到色誘後,生理和壽命就恢復了。這顯示雄果蠅是利用味覺受器來感覺雌性費洛蒙,並且影響了抗壓性以及壽命。

他們也發現,這樣的生理及壽命變化,是由於性動機以及報償系統的作用之變化,因為當他們利用遺傳學的方法剔除了表現參與性報償的神經肽F(NPF,neuropeptide F)的神經元後,那些雄果蠅即使接觸了雌性費洛蒙,也不會有耐餓和脂肪儲存的變化,可是提高了NPF的表現後,雄果蠅的壽命就減短了!更有趣的是,當那些雄果蠅在遭受色誘後,放入雌果蠅來燒燬性饑渴的網羅,牠們成功地和雌果蠅嘿咻後,壽命就不會縮短了!這顯示,改變雄果蠅生理及壽命的,是雌性費洛蒙,而非交配的行為!

然而,有人質疑在他們的實驗設計中,那些雄果蠅可能因為死命地追求散發雌性魅力的同性而疲於奔命,導致過勞死XD  不過郭崇涵卻表示,那樣的可能性不大,一來他們也設計了一個實驗,每三秒鐘就搖晃試管一秒鐘,以干擾那些雄果蠅對同性的求偶行為,結果他們發現效果依舊;二來,過去也有研究顯示,讓果蠅過動不會影響牠們的壽命;加上,同時間發表的另一篇Science論文,由史丹佛大學的Anne Brunet領導的小組也發現,在線蟲身上,費洛蒙的效果也和果蠅相似 [3]!顯示了九億年前就分家的線蟲和果蠅,在這些機制上仍保持著演化上的保守性。

總而言之,他們這些有趣的實驗意味著,當動物透過感官認知到而產生的期待,和現實的收獲有所落差時,就會影響到健康以及壽命!如果慾望不能受到滿足,對我們可能是有害的。所以要嘛慾望能夠得到滿足,否則「無慾則剛」是有其道理的!

 

原學術論文:
1) Libert S, Zwiener J, Chu X, Vanvoorhies W, Roman G, Pletcher SD. Regulation of Drosophila life span by olfaction and food-derived odors. Science. 2007 Feb 23;315(5815):1133-7. Epub 2007 Feb 1.

2) Gendron CM, Kuo TH, Harvanek ZM, Chung BY, Yew JY, Dierick HA, Pletcher SD. Drosophila Life Span and Physiology Are Modulated by Sexual Perception and Reward. Science. 2013 Nov 29. [Epub ahead of print] http://dx.doi.org/10.1126/science.1243339

3) Maures TJ, Booth LN, Benayoun BA, Izrayelit Y, Schroeder FC, Brunet A. Males Shorten the Life Span of C. elegans Hermaphrodites via Secreted Compounds. Science. 2013 Nov 29. [Epub ahead of print] http://dx.doi.org/10.1126/science.1244160

 

參考文章:
1) Scent of Opposite Sex Shortens Lives of Flies and Worms – National Geographic

2) Fruit flies with better sex lives live longer – Science Daily

 

 

地鐵上的人渣們

(Manson Wong 攝)

(Manson Wong 攝)

 

搭地鐵,你最憎人做乜野?我會揀挨住碌扶手同埋死都唔肯行入車廂。(謎音)你地落地獄啦!

話明扶手,顧名思義就係俾人用手扶住碌柱,你班hihi是咪唔識字?如果你地話扶手有時無人用,點解唔挨得?ok fine,我大人有大量,唔同你計,但係人多果陣呢?當個車廂塞滿人,你仲要霸住扶手搞到身邊乘客無得用,我真係想問候下你家人點解會生少左條腰骨俾你,係咪無野挨住就會死?

 

講起我就扯火啦,今朝搭車果陣,我如常扶住碌分辨善惡柱啦,到沙田既時候,惡人出現鳥。有件西裝骨骨既後生仔上左車,一野就挨左落我扶緊果碌柱,仲擲住左我隻手。我心諗:

「你條斯文敗類,你發雞盲呀?好眉好貌生沙虱!」

我不甘示弱,進行反擊,用充滿怒火既眼神睥住佢,反手一野逼開佢擲住我隻手既背脊,最後佢都柒柒地知難而退。

 

遇上呢種仆街,有以下三個方法。一,開聲話佢知扶手唔係咁用;二,用眼神攻擊;三,好似我咁,一野逼返開佢,如配合以下「攻擊性武器」效果更佳: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feryswheel)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feryswheel)

 

而唔行入車廂既契弟,相信大家都見唔少。繁忙時間,無論地鐵定巴士,好多時明明車廂入面仲有位,但永遠有班粉腸死都要企近門口唔肯行入D,個個諗住方便落車完全唔理其他人死活。

 

 

「為什麼你們不行入d 呢?

你們曾經都是夾在月台上的人

曾經都希望前面的人行入d

但光陰似箭 日月如梭 時移勢易

等咗四班車之後 你們的機會來了

入了車廂 你們就不再行入d

歷史不會原諒你們 渣滓!」─my little airport〈給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

 

最好笑係乜野?係你鬧人仆街既同時,原來自己都係一件仆街。見過唔少燥底大叔上唔到車就係咁大叫:「你班仆街行入D啦!」到佢上到車喇,過2個站其實都無咁逼,入面係仲有位企,又到佢塞住個門口阻住人上車俾月台D人問候。大家都係趕車搵兩餐晏仔姐,又何必苦苦相逼?

此風不可長,如果你認識呢種人渣,記住forward呢篇文俾佢睇。

 

穿越時空又穿越國度的埃及風美式英雄壁畫


The Avengers

在古埃及時代,人們將生活的情境與神話故事繪製在石壁上,透過當時獨特的審美觀與特殊的空間概念成為極為有特色的埃及壁畫。而插畫家Josh Ln最近就把創作靈感動到了埃及壁畫上頭,他將美式英雄們造型融入到壁畫中,來場現在最流行的穿越劇,看起來有點突兀,但卻有種說不出來的合拍啊~

閱讀全文

    

張永春重申政府認同廉署報告 巴士服務合同存在違法情況

法務局局長張永春表示,新巴士服務在選用法律制度訂定巴士服務合同時,錯用了勞務購置模式,而沒有選用公共批給的制度。他重申政府會爭取在三個月內按公共批給的制度,讓新的營運者接手現時維澳蓮運的巴士服務,並與另外兩間巴士公司商討解決方案。 張永春表示,新巴士服務的構思及訂定是為公共利益,不存在違法的情況。只不過交通局在具體落實新巴士模式時,選擇何種適用的法律制度來訂定巴士服務合同的時候,出現了法律的技術性錯誤。 他說,行政法務司就廉署的報告,應特首的要求提出意見時,其結論跟廉署是一致的。就是交通局在推行新巴士服務的時候,選錯了法律制度。「本來應該用公共批給的法律制度,最後用錯了勞務購置模式。」因此,交通局在簽署巴士服務合同的時候,在適用何種法律制度方面,出現了未依照法律規定的情況,導致合同內容出現了一些問題,使得巴士服務合同存有瑕疵。 張永春強調︰「不論法律適用的偏差,還是合同內容上的瑕疵。由頭到尾都無否認到巴士服務合同上違反法律規定的問題,如果一般來講,就是存在違法的情況。」 他又重申,特區政府重視廉署有關巴士服務的報告,將參照廉署的有關意見,爭取在三個月內按照公共批給的制度,讓新的營運者接手現時維澳蓮運的巴士服務,並與另外兩間巴士公司商討解決方案。

向何偉龍致敬

何偉龍

 

多年前因工作關係,曾接觸何偉龍先生。那時何偉龍先生正在為《找個人和我上火星》的首演綵排,當時他仍在香港話劇團。

 

經過一整天的排練後,何先生叫我這個做宣傳的small potato 一起晚飯。在上環的茶餐廳內,原來何先生還順道等人送宣傳單張的樣稿來,是當時的灣仔劇團(現為團劇團)的新戲。何先生拿著那稿問我:「你覺得如何?這單張能吸引多些人來看嗎?」前輩向我這小薯仔尋求意見,從他懇切的神情,我實實在在感覺到他對推廣舞台劇的熱忱。

 

到《找個人和我上火星》公演時,我才見識到何導演在劇場中的魔法。莊梅岩的劇本固然細膩,何導演把劇中各人把寂寞投射於愛犬、不敢面對真正的自己這情感,呈現在劇場中。那是我第一次,在看話劇時,哭了。

 

多年之後,看新聞節目探討藝術市場,何先生是其中一位被訪者,那時他專注於團劇團。在訪問中,何先生提到為了劇團,把自己的住宅加按,購入工廠大廈單位作為劇團Studio,奈何劇團仍在艱苦經營。由此,我對何先生更肅然起敬。在團劇團的面書中,更得知何偉龍先生在病榻中,仍向醫院請假,為了主持劇團的學生工作坊。何偉龍先生,向您致敬!

 

蘋果 2013 年的成績單,有一科被打了 F

蘋果 2013 年的成績單,有一科被打了 F

Apple

說話速度很快的蘋果觀察者、部落客 John Siracusa 最近從產品面為蘋果 2013 年的表現打了成績1,不管您是不是蘋果產品的使用者,一起來看看吧。

自 1999 年起,John Siracusa 會為每一版的蘋果電腦作業系統 OS X(以前叫 Mac OS X)寫評論,並以小冊子的形式出版(也可以免費在網路上讀),算是網友們購買前必讀的重要參考之一。平時除了寫部落格,也主持 podcast。

推出 OS X 10.9 和 iOS 7:A-
儘管有一些問題,例如 iOS 7 在設計上的改頭換面引起市場熱議,但市場反應可說是相當熱烈,而且還一口氣將 Mac 專用作業系統 OS X 降至免費。

推出 iPhone 5c/5s:B+
John Siracusa 表示自己很高興蘋果終於推出「兩款 iPhone」,不過他對於 iPhone 5c 其實就是換了殼的 iPhone 5 有點失望,此外他仍舊殷切期盼著大尺寸 iPhone 的推出。

雖然大家對 iPhone 5c 都不看好,但是在某些市場如日本,5c 在受歡迎程度其實不輸 5s,甚至已經悄悄成為最暢銷的機種了。2而且蘋果的 5c/5s 策略成功地讓 91% 使用者在產品上市後集中購買當年度最新款的手機,過去有超過 30% 購買者會選擇購買上一代甚至上上一代產品。3至於這樣的現象對財報有何影響,我們月底前就會知道了。

iPad 產品線繼續前進:A-
iPad Air 大幅瘦身、減重令人印象深刻,iPad mini 也(一如大家期待地)加入了高解析度的視網膜螢幕,但是 John Siracusa 顯然不認同蘋果留下 iPad 2,而且他真心覺得蘋果應該為 iPad 添加更多的記憶體(RAM)。

其實 iPad mini 除了升級到視網膜螢幕,蘋果還一改過去作法,讓它搭載最新的 A7 晶片;至於 iPad 2,有人推測這是因為 iPad 不同於手機需要考慮兩年電信合約,產品性質更接近電腦,因此產品週期會比手機更長4,也有人推測這是因為一些特殊市場(例如學校)的關係^5

更好的 Mac:B-
現在蘋果五種機型的 MacBook Pro 只剩下一款不是配備視網膜螢幕。不過身為一個 geek,John Siracusa 還是希望蘋果儘快把全部的 Mac 都配上視網膜螢幕。

有人要打賭「就是今年了」嗎?

訊息系統:D
OS X 內建的「訊息」功能(可以跟 iOS 的 iMessage 互傳訊息)似乎一直有一些問題,惹得很多資深使用者不開心。

iCloud:C
儘管蘋果做了一些努力,但 John Siracusa 認為離「It just works.」還有一段距離,iCloud 在業界的名聲還是普普通通,不過至少蘋果努力的方向是對了。

想知道 iCloud 的名聲?去問問認識的開發者就會知道囉。

iLife 與 iWork:B-
讓旗下「創作」與「辦公」兩大套裝軟體都「免費」的確出乎大家意料之外,但是其中「iWork」的辦公軟體(類似微軟的 Office)由於砍掉了一些功能(也許是為了與網頁版搭配),讓不少人都後悔升級。

Mac Pro:A
沒人會否認蘋果是一家消費性電子產品的公司,然而許多專業領域的使用者其實有點擔心蘋果在消費性點子產品的成功會讓他們不再關心專業級市場,John Siracusa 很高興去年蘋果終於推出新款的 Mac Pro,他只希望下一次升級不必再等 18 個月。

TV:F
對於電視這個謠傳蘋果即將進軍的領域(但是顯然去年完全沒有動靜),John Siracusa 只有一個評語:唉。

另一位 John 則是打趣地說:至少我們在 Apple TV 多了幾個頻道可以看5 XD

至於財務面,本月 27 日蘋果就會發表 2014 年第一季的財報了,請讀者們注意我們 Facebook 粉絲團的消息。

對九個超級程式設計師的採訪

對九個超級程式設計師的採訪

OLYMPUS DIGITAL CAMERAphoto credit: Omer van Kloeten

本文轉自酷 壳 – CoolShell.cn,Inside 獲作者陳皓授權轉載。原文為 2006 年波蘭程式設計師 Jaroslaw “sztywny" Rzeszótko 透過電子郵件的方式訪談了九位名聲顯赫的程式設計師,包括 Python 發明者 Guido Van Rossum、37 Signal 共同創辦人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等等,相當值得一讀。

原文:《Q&A With Nine Great Programmers》時間有限,我只能粗譯,難免錯誤。

這篇訪談源自 2006 年,最先發佈在波蘭程式設計師 Jaroslaw “sztywny" Rzeszótko(AKA “Stiff")的部落格上。但是這篇文章現在找不到了。非常感謝他能授權我重新發表這篇文章。

在一個炎熱無聊的下午,我突發奇想。我想通過電子郵件的方式對那些我非常感興趣和非常敬重的程式設計師問 10 個問題。準備這 10 個問題我只花了 5 分鐘,這些都是我個人想問他們的問題,所以,我基本上沒想太多要問他們什麼。最後兩個問題和程式沒有什麼關係,我就是想問題這些人的一些興趣愛好。另外,不是每一個人都想回答我的,這是我第一次做「訪談」,所以,我犯了一些錯誤,一些問題沒有得到回答。不管怎麼樣,我得到了很多很有意思的內容,所以,這對我絕對是一次很有意義的經歷。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回了我的郵件,也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同意回答我的這些問題,也許在我發表這篇文章後我會得到那些回答,但是我已經迫不及待想把這些東西發表了,所以,我可能會更新這篇文章(更新:2006 年 3 月 8 日,我收到了 Bjarne Stroustrup 的回信)

– Jaroslaw

介紹

  • Dave Thomas – 《Pragmatic Programmer》(注:douban )和《Programming Ruby》(注:douban)以及其它一些優秀書籍的作者。你可以在  這裡  讀讀他對程式設計的一些想法。
  • Steve Yegge –他可能並不那麼知名,但是他給了很多有意思的回答。他有一個很知名的關於程式的  blog,他也是遊戲「Wyvern」的作者。(陳皓注:他最廣為人知的是去年在 Google+上對 Google 和 Amazon 的吐槽,06 年他應該在 Google 了)

Q 1: 你是怎麼學寫程式的?是從學校裡學的嗎?或者你沒有上過學:) ?

Steve Yegge

在我 17 歲的時候,我在 HP 的運算器中用他們的 RPN 堆疊語言自學程式的。在這之前,我嘗試過學習程式一兩次,但都沒有學成。HP 28c 和 48g 的科學計算器是一個很棒的東西,而且還有不錯的文件。我搞了一本 3D 圖形的書,並很費力地把其中的 Pascal 語言轉成 RPN 堆疊語言,並用 48g 寫了一個 3D 的線框圖渲染圖。運行的還不錯,在我買了 PC 和 Turbo Pascal 之後,我開始認真地學習程式。在我進入大學電腦科學專業之前,我已經是一個不錯的程式設計師了。

我在華盛頓大學拿到了電腦科學學位,這絕對是有價值的,所以,我建議所有的程式設計師都應該得到電腦科學專業的學位。

Linus Torvalds

我沒有在學校裡學過程式,我在主要是讀我自己想讀的書,或是就直接去寫程式(一開始在 Commodore VIC-20 學程式,然後是Sinclair QL 上寫程式)。

當然,我覺得上大學非常有用。我沒有去一個工科大學,我上了赫爾辛基大學,這是一個比較偏理論的大學,所以,那裡的教育並沒有那麼多的程式的東西(程式只是很少一部分),這裡大多數的課程都傾向於教一些基礎概念的東西,如:複雜性分析。看上去很無聊,甚至有點浪費時間,但是我還是覺得這些課有用,我還是樂於上大多數課程。所以,我覺得我可能在這些方面是一個比較好的程式設計師。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我學程式是從用 HTML 做我的第一個網頁開始的。那時,我想當我的網頁能動態地顯示一些內容,所以,我選擇了 ASP 和 PHP。在做完這個網頁後,我知道了怎麼去寫程式,於是我開始我的電腦科學和商業管理學位的學習。

Peter Norvig

我是從高中和大學課程中學程式的,但是我還是覺得我自己學得更多。

Dave Thomas

我是在高中學程式的。我完全地迷住了,我對程式愛得無法自拔,然後,我開始挑選那些提供軟體開發課程的大學。最終,我去了倫敦大學的帝國學院。第二年我就開始學習軟體開發的課程了,那絕對是非凡的,學生和教員在一起工作把教材做得更好,每一個人都可以從中學到很多。這些課程給了我難以置信和非常雄厚的軟體開發背景。我在那裡讀到了博士,最後去創業了。

關於「我是怎麼學程式的」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我現在還在學程式」。我認為好的程式設計師一生都在學程式。這並不是去學一門語言或是一個程式庫,好的程式設計師會對他們的程式技藝一年又一年地精益求精。

Guido Van Rossum

我去的那個大學有一個大型主機和很多不同的電腦課程。這對我很重要。

James Gosling

起初,我是自學的。在我去上大學之前,我就找到了一份程式設計師的工作。但是我很高興我去了大學,在那裡有很多樂趣,最終我學到了博士。

Bjarne Stroustrup

我先上的是 Aarhus大學, 然後是劍橋大學(Cambridge),這兩個大學教了我很多很有用的東西,這些東西為了以後的工作打下了基礎。另外,我對程式和錢​​的關係學得非常好——知道了真實世界的問題,正確性,維護性,準時交付,等等,這些比教育可能更重要。

Tim Bray

我本來想去做一個數學老師的。但是,那個學數學的大學要我去學幾個電腦的課。

Q2: 你們覺得對程式設計師最重要的事是什麼?

Steve Yegge

溝通能力(寫和說)。除非你可以讓你的想法更有效率地傳遞出去,否則你不可能做得比程式更多的事。程式設計師應該瘋狂地閱讀,鍛煉寫作能力,參加一些寫作培訓課程,甚至鍛煉在公開場合演講的能力。

Linus Torvalds

It’s a thing I call “taste". 有一件事,我把它叫做「品味」。

我傾向於不從熟練程度來評判那些和我工作過的人。這些人能非常艱苦地寫出很多程式,但是我想從他們對別人的程式的反應做出評判,這樣我們就可以明白他們自己寫的程式怎麼樣,知道他們使用的方法怎麼樣。他們對別人的評判還告訴我,他們是不是有好的「品味」。是這樣的,如果一個人沒有「好的品味」,那麼他一般不會很好的評判他人的程式,他自己寫的程式通常也不會很好。

哦,這並不只是唯一的事。還有一件事,尤其在開源專案裡,那是他是否有能力能和別人進行簡單的溝通,告訴別人他要幹什麼,怎麼幹。這個能力可以告訴別人為什麼你幹的事是非常重要的,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這個能力。

也就是說,有一些人可以寫出很不錯的程式,但他們並不一定能解釋這些程式,他們也並不一定有好的品味,但是程式可以運行得不錯。有時,你需要另一個人(有那種不錯的品味的人)把他的程式轉成更好的形式。也就是說,任何一個程式設計師都需要那種可以用清晰的程式來解決複雜問題的基礎能力。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很強的對有價值的事的感覺。你可以問問自己這個問題你有沒有這種能力:我現在做的這個事值不值得做?很多程式設計師浪費了如大海一樣的時間去做一些無意義的事。

Peter Norvig

我不覺得只有一個,如果要我說一個的話,我說是「專注」。

Dave Thomas

熱情。

Guido Van Rossum

你的問題很難回答啊:-) 我猜,如果程式設計師會在早晨煎個雞蛋做早餐,那真是無價的能力。

James Gosling

自我激發。你需要全身心地投入到你要做的事中。

Bjarne Stroustrup

把事想清楚的能力:程式必需要能清楚地理解問題並能清楚地表述解決方案。

Tim Bray

能為自己的直覺提供證據的能力。

Q 3: 你是否認為數學和/或物理是一種很重要的程式技能?為什麼?

Steve Yegge

數學有很多的分支和程式設計師相關,他們是「離散數學」和「具體數學」。這些分支包括的學科有,概率論,組合數學,圖論,歸納證明,和其它有用的東西。我會鼓勵所有的程式設計師都去學習離散數學,無論能學多少,因為這總比什麼都不懂強。

對於傳統的數學,我也不經常用,但是我需要的時候這些數學知識會很管用。例如,在我之前的工作中我就用到了微積分。我需要估計每個小時中某服務的高峰時間的流量負載,所以,他的負載是跟著太陽走的就像一個正弦曲線一樣。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把每個小時的負載曲線給整合起來。如果我不知道微積分,我就不知道怎麼更為準確地估計。

當年我在開發我的 Wyvern 遊戲的時候,我的平面幾何的知識對我非常有幫助。而且經常使用代數和線性代數的知識。但我很少在工作中使用三角學或微分方程,微積分同樣也很少。

我想說,簡單的數學基礎讓我的技能比一般程式設計師好過 5% 到 10%。如果我了解更多的數學,我確信我會比今天做得更好,所以,我每週都會花幾個小時學習數學。

我喜歡物理,我還在學習物理,我會花我一生去理解量子力學。但是我個卻沒有發現物理對我的程式設計師工作有多有用。當然,如果我從事一些和物理相關的工作,可能會有用,例如:3D 遊戲程式,或是某種物理特性仿真。

Linus Torvalds

我個人認為有很強的數學背景是一件好事。但我不確信物理是不是這樣的,但是我深信懂數學的人會讓你成為一個更好的程式設計師。這些智力模型都是相通的。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根本沒用。至少對業務程式和 Web 應用來說沒用。但是數學可能對一個人的寫作有很重要的幫助。

Peter Norvig

是的。很多相法都是從數學來的:歸納、遞歸、邏輯等等。

Dave Thomas

也許吧。但老實說,我沒見到過懂這些學科和好的程式設計師有很大的相關性。

然而,我見過有音樂背景和好的程式技能有很強的相關性。我不知道這為什麼,但是我懷疑大腦中的某個區域可以讓人即可以寫出好的音樂,也可以寫出好的程式。(陳皓注:@Sir阿怪貌似就是這個例子)

Guido Van Rossum

數學,當然(對於一些學科是很重要的,我不關心微分方程,但是代數和邏輯學是很重要的),物理,我不覺得對程式技能有關,當然物理在其它很多地方很有意思。

James Gosling

當然!數學教會了我邏輯和推導……讓我有了一雙懂分析的眼睛。當我們分析算法的時候,數學是無法被取代的。

Bjarne Stroustrup

這要看程式設計師自己和專案性質了。以前的數學很有用,物理一般,但是學好物理是是學習應用數學最好的一條路。

Tim Bray

對我來說,在我的程式生涯中我從來都沒有用過大學裡教的數學。

Q4: 關於程式,你們認為接下來的大事是什麼?X-Oriented程式、Y語言、量子電腦?

Steve Yegge

我認為 Web 程式會逐漸變成最最重要的客戶端程式。而對於原來傳統的客端端程式都會被廢棄,如: GTK、Java Swing/SWT、Qt,當然,所有的和平台有關的東西,例如 Cocoa 和 Win32/MFC/ 等。

當然,這不會一晚上就發生了。這會在第一個十年內緩慢地發生,而在第二個十年內,Web Apps 最終會勝利。工具、語言、協議,和瀏覽器技術都會進步得非常快,並會完全超出你今天能幹的事。每一年都會向前進一步,而從今天開始,我會最終決定把我所有的應用開發全部切換到基於瀏覽器的應用。(陳皓注: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參看《來信,創業,移動互聯網》)

微軟和蘋果最終不願意這個事發生,所以,觸發這個事的第一步會是一個開源的瀏覽器(如:Firefox)開始到了支配市場的地位,然後會出現某種Firefox的殺手級應用(這種殺手級應用可能會像iTunes一樣,所有的人都會用它,只需要下載Firefox)

Linus Torvalds

我並不認為我們會看到一個「大的跳躍」。我們只會看到很多的工作幫助我們把那些沉悶辛苦的工作變得更簡單——會有一個更高級別的語言,也許把簡單的數據庫集成到語言中來會是其中最主要一個。

例如,我個人相信「Visual Basic」在程式方面比「面向對象」做得更多。當然,人們都在取笑 VB 是一個很爛的程式語言,並且人們在談論 OO 語言都十多年了。但我還覺得不是這樣的,Visual Basic 不是一個好的語言,但是我覺得 VB 那簡單的資料庫接口比 OO 更重要。

所以,我認為會語言有很多的改進,並且,硬體的改進會讓程式更容易,但我並不期望會有巨大的生產力或是革命性的改進。

至少,你不會開始搞真正的 AI 的東西,我也不認為真的 AI 會變成某種你不需要程式的東西。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我從不試圖預測未來。我也不相信命運一說。最好預測未來的方式就是去實現未來。

Peter Norvig

大規模的分佈式處理

Dave Thomas

下一個最強大的事會被再下一個最強大的事所掩蓋,然後再被再再下一個所掩蓋,再再再下一個所掩蓋……。這是一件沒完沒了的事,所以,我並不會試圖去找最強大的事,因為這會讓人們忘了那些最真實的問題:把基本的東西做對。我們要讓用戶更滿意,專注於交付有價值的東西,自豪於我們做的事。一個程式設計師可以使用很多工具把這些事做得更好,而不是去追逐時尚和流行。

Guido Van Rossum

對不起,我沒有那麼多水晶球。我CGI被發明了5年後預測過它:-)

James Gosling

有兩個事是我現在最關心的,那就是要對付並行和復雜。

Bjarne Stroustrup

我不知道,我也不願猜。

Tim Bray

不知道。

Q 5: 如果你有3個月學一個相對較新的技術,你會學什麼?

Steve Yegge

我的確有 3 個月的業餘時間,我準備學一下 Dojo和高級 AJAX 及 DHTML。我會開發一個相當厲害的 Web 應用來學習他們。Dojo 真的酷,並且我確信它會越來越好。

Linus Torvalds

嗯,我真的很愛做 FPGA(現場可程式邏輯門陣列),但我實在太忙了,沒辦法好好坐下來好好學習。我喜愛和硬體打交道:很明顯這是我最終做作業系統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作業系統(除了編譯器)基本上都是在和硬體打交道,但我沒有真正地自己去設計和做硬體。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Mac 的 Cocoa 程式

Peter Norvig

我想把 Javascript 學得更好,然也當然也想學 Flash.

Dave Thomas

如果「新」是對於我來說,那麼我會去學鋼琴課。

如果「新」是說技術,我猜我會選擇學習某種和為身障者服務的有關的技術。

Guido Van Rossum

單板滑雪。

James Gosling

搞點有樂趣的東西,我會學習最新的 3D 渲染技術。我可能會寫一個光子映射渲染器。

Bjarne Stroustrup

3 個月只有很少的東西你可以學,我覺得你只能參加某個成熟領域的培訓。

Tim Bray

安全,加密,數位簽名,身份標識,等等。對我來說,從沒學過這些東西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問題。

Q 6: 你們覺得如何讓一些程式設計師可能有超過其它程式設計師 10 倍或 100 倍的生產力?

Steve Yegge

我想你應該考慮一下為什麼不是讓所有的程式設計師都一樣傑出。托馬斯愛迪生有一句關於天才的名言也許會給你一些啟示。

Linus Torvalds

我真的不知道,我想,一些人之所以更優異是因為他們可以專注於那些重要的事,而更多的只不過是在應付。那些我所知道的真的很牛的程式設計師從很年輕的時候就在做事了。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把難題變簡單的能力。

Peter Norvig

把整體問題一次性放入大腦的能力。

Dave Thomas

他們關心他們做的事。

Guido Van Rossum

大腦結構基因不同。

James Gosling

他們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他們不並不急於倉促行事。他們有他們要做的事的整個藍圖。

Bjarne Stroustrup

首先,缺少足夠的職業培訓,或基礎不夠。其次,這些人要即聰明(那種可以把事情想清楚,直達核心的能力),又有經驗,並有使用工具的知識。程式需要把理論和實踐結合起來– 並不是使用沒有實際業務的知識。

Tim Bray

令人驚訝的思維改變。

Q 7: 什麼工具是你的最愛(作業系統、程式/腳本語言、程式編輯器、版本管理、shell、資料庫,或其它沒它你活不了的工具),為什麼不是別的?

Steve Yegge

作業系統: Unix! 我用 Linux、cygwin 和 darwin。你無法打敗那些高效的工具。每一個程式設計師都應該學習使用 /bin 和 /usr/bin 下的所有命令。

腳本語言:Ruby。我幾乎對所有的重要的腳本語言都很熟悉: Perl、Python、Tcl、Lua、Awk、Bash 和一些我忘了的。但是我太懶了,而 Ruby 是目前所有腳本語言中最簡單的,它應該是天堂製造的。

程式語言:沒有一個我喜歡的,我覺得所有的程式語言都很扯。我傾向於 Java,因為它很強,可跨平台,有多不錯的工具和類庫。但是 Java 未來會進化或是滅亡,Java 還沒有好到可以永遠保持其領先地位。

文本編輯器:Emacs,因為這是迄今最好的編輯器。

版本管理:SVN,Perforce 更好一些,但是也很貴。

Shell 腳本: Bash,因為我太懶了去學一個更好的。

數據庫: 當然是MySQL,沒有之一。

其它:我發現 GIMP 是無價的,但也是令人惱火的。我用這個東西好幾年了,但什麼也沒幹,但是我沒它活不了。很諷刺吧。Firefox 越來越是我最重要的工具。如果讓我去用 IE 和 Safari,我會有嚴重的窒息感。

注:所有的這些工具(Unix、Emacs、Firefox、GIMP、MySQL、Bash、SVN、Perforce) 都有一個共同點:他們是可擴充的。例如:他們都有可編纂程式的 API。偉大的程式設計師知道怎麼編寫他們的工具,而不只是去使用。

Linus Torvalds

實際上,我最終也沒有用過幾個工具,而我卻花了一些時間讓這些工具為我工作。最大的事是我自己寫了個作業系統,我也自己寫了個版本管理系統(git),我用的文本編輯器是 micro-emacs – 最終我也為自己量身定做並擴展了它。

除了上面三個,其它的東西,我深度關心我的郵件閱讀軟體,我使用「pine」,並不是因為它是史上最好的郵件閱讀軟體,因為我習慣了,用它我不會再大驚小怪。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OS X、TextMate、Ruby、Subversion、MySQL。這些組合讓我很快樂。我希望那些有好的品味的專注於重要的事的工具。

Peter Norvig

我不喜歡那三大作業系統——Windows, Mac, Linux。我喜歡 Python 和 Lisp、Emacs。

Dave Thomas

在使用 Linux 十年後我轉到 Mac 平台有兩年多了。Mac 並不見得有多好,但是它不需要很厲害的技術,也不需要經常維護,這讓我可以讓我更專心得使用它。

我並不是一個單一工具的信仰者,我喜歡換來換去的,這樣可以讓我有更多的經歷。現在,我使用OSX、Emacs、TextMate、Rails、Ruby、SVN、CVS、Rake、make、xsltproc、TeX、MySQL、Postgres,還有一堆高效能的小工具。沒人知道我明年會用什麼。

Guido Van Rossum

Unix/Linux、Python、vi+emacs、Firefox。

James Gosling

這些天,我在用 NetBeans. 用它可以乾我想幹的所有的事,清潔,簡單和高效。這是最好的我永遠要生活在其中的環境了。

Bjarne Stroustrup

Unix、sam (一個非常簡單的文本編輯器),當然,一個好的 C++ 編譯器。

Tim Bray

我喜歡 Unix-like 的作業系統,像 Python 和 Ruby 的動態語言,像 Java 的靜態語言(具體說來是 Java API) Emacs,還有 bash, whatever, NetBeans。

Q 8: 你最喜歡的程式書籍是什麼?

Steve Yegge

大哥,這個問題太難了。也許是《Gödel, Escher, Bach: an Eternal Golden Braid》(作者 Hofstadter)?雖然這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程式書籍,如果你要明確意義上的程式書,那麼可能是 SICP (mitpress.mit.edu)。

Linus Torvalds

嗨。這兩天我在讀一些小說,或是非電腦讀物(老的但是有用的《The Selfish Gene》 作者 Richard Dawkins)。

如果要問我程式的書,我腦子裡只出現了唯一一本真正的經典的程式的書 Kernighan & Ritchie 的《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因為這本書太棒了,可讀性強並且很短。考虛慮一下你想學到這世上一門最重要程式語言,並且它很要很薄,而且還有可讀性,這真是一個奇蹟。

也就是說,其它我很喜歡的書並不是程式的,而是關於電腦結構和硬體的。那顯然是 Patterson & Hennessy 的電腦結構的書,但是我個人也許更喜歡 Crawford & Gelsinger 的《Programming the 80386》,這是我在開始寫 Linux 時用的書。

相似的原因,我還喜歡 Andrew Tanenbaum 的《Operating Systems: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我喜歡 Extreme Programming Explained,摒棄了一般的程式實踐,我還喜歡 Patterns of Enterprise Application Architecture 出眾地說明了抽象和具現的平衡。

Peter Norvig

Structure and Interpretation of Computer Programs

Dave Thomas

這關係到你所謂的「最喜歡」,也許我最喜歡的是IBM 的《IBM/360 Principles of Operation》。

Guido Van Rossum

Neil Stephenson 的 Quicksilver.

James Gosling

Programming Pearls 作者 Jon Bentley.

Bjarne Stroustrup

K&R.

Tim Bray

Bentley的Programming Pearls

Q 9: 你最喜歡的和程式無關的一本書是什麼?

Steve Yegge

只能是一本嗎?這不可能。有太多太多我喜歡的書了。

我這個月讀過最喜歡的書是《Stardust》 (Neil Gaiman) 和《The Mind’s I》 (Hofstadter/Dennet).

我最喜歡的作者是 Kurt Vonnegut, Jr. 和 Jack Vance.

Linus Torvalds

我在前面說過 Dawkins 的 Selfish Gene。在小說方面,有很多很多令我沉醉的的,但是幾乎沒有我特別喜歡的一本。我一般不會重讀一本書,我的選擇總是會變。我可能更喜歡科幻小說,如:《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作者 Heinlein,這是我青少年時期最喜歡的書,但現在並不是我喜歡的了。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1984,George Orwell。

Guido Van Rossum

Neil Stephenson 的 Quicksilver。

James Gosling

Guns, Germs & Steel 作者 Jared Diamond。

Bjarne Stroustrup

我沒有固定喜歡的書。目前是 O’Brian 的 Aubrey/Maturin 系列。

Tim Bray

One Day in the Life of Ivan Denisovich

Q 10: 你最喜歡的樂隊/演奏家/作曲家?

Steve Yegge

喜歡的風格:古典音樂,動漫原聲音樂,電腦遊戲音樂

喜歡的作曲家:Rachmaninoff、Chopin、Bach

喜歡的演奏者:David Russell (古典吉它)、Sviatoslav Richter (鋼琴)

喜歡的動漫音樂: Last Exile, Haibane Renmei

Linus Torvalds

實際上我並不太喜歡音樂,但是當我聽音樂的時候,我一般聽經典搖滾樂,如: Pink Floyd、Beatles、Queen 和 The Who 樂隊。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我喜歡很多風格。Beth Orton、Aimee Mann、Jewel、Lauryn Hill。事實上這些可以歸到「彈著吉他的女孩」(Girls with Guitars);)。

Guido Van Rossum

Philip Glass。

James Gosling

我喜歡聽民歌:Christine Lavin、Woody Guthrie、Pete Seeger⋯⋯

Bjarne Stroustrup

樂隊:The Dixie Chicks,作曲家:Beethoven。

Tim Bray

看我的部落格吧。

補充說明

我之所以發現這篇文章,是因為我讀到了 Jeff Atwood 的這篇名為〈Linus Torvalds, Visual Basic Fan〉的文章,這篇文章指向了〈STIFF ASKS, GREAT PROGRAMMERS ANSWER〉這篇文章,但是連結已壞了,然後,我搜了一下也沒有搜到這篇文章。然後我去了 archive.org 搜了一下,並找到了這篇由 Jaroslaw Rzeszótko 寫的部落格。

因為這篇部落格文章現在找不到了,所以,我想我應該重新把它貼出來,這樣其它人可以讀一下這篇有意思的文章。所以,我向原作者取得了授權,再次感謝 Jaroslaw!

(全文完)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