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拆金鐘大台的理由?

有網民呼籲今晚(11月21日) 7時到金鐘佔領區拆除「大台」鐵馬,目的是要「結束一台專政、還聲於民」。但要拆台的人,你們有考慮周詳嗎?以下一些事情,請你們想清楚:

1. 大台對佔領者有用

- 大台至少能提供有用資訊、發言場所 (想想多少激動人心的講話是在大台進行?)

- 而有無用,應該是由在場留守者決定,你憑什麼爲村民話事?

2. 以專制之名反專制,必然錯

- 若果你沒有村民的授權就拆大台,你做的就是你所反對的專制。這是自相矛盾,而自相矛盾必然爲錯。

3. 點解唔嘗試用更民主的手段解決?

我並不認爲大台沒有犯錯,至少他們可以更積極的回應激進派的批評;但解決方法不應是拆台滅聲。

- 你至少可以寫文、商討、陳情建議、調查在場人士想法。

- 爲何以上手段還未做過,就要用最違反民主理念嘅方式,拆大台嚟滅聲?

4. 不要把「激進派」行動失敗的責任完全歸咎大台

對大台最嚴重、最多人和應的批評是大台不號召人支持「激進派」的行動,例如是堵塞海富天橋、衝擊立法會。

- 大台同時要顧及堅守陣地。如果每一次都動員所有人去行動,誰人堅守?

- 號召唔到人的最大責任在於行動策畫者,號召力取決於行動的正當性、效用、部署、宣傳、手法。

最後要向各位抗爭者說:

不同路線抗爭者的目標都是爭取真普選,而互相攻擊絕對無助爭取真民主。

如果我們想成功的話,不同路線都必須理性行事。

要讓理性回歸 – 我們必須要冷靜下來,停止無建設性的謾罵、譏諷,認真審視自己的錯誤,勇於負起承擔錯誤的責任,並力求改進。

這樣,我們才有可能戰勝不公義的政權,贏來真民主。

11/21限時免費App特輯:超萌怪物陪你一起航海冒險

今天的限時免費種類非常豐富,除了有可愛的遊戲、功能強大的影像編輯App之外,還有廣受好評的記事App、方便的履歷模板App,還有改掉拖延病的督促工作App。是不是很棒呢?
 
 

 

ShipAntics
下載點:iTunes
價錢:NT$60→Free

【手機小姐超速測試極短評】
這是一款來自愛爾蘭的航海益智冒險遊戲,畫風可愛、情節有趣,音效也十分出色,在船上的大小房間裡展開冒險旅程,找尋隱藏的物品和解開謎團。
 
直接看…

到底坤哥係唔係得罪左TV Buddy呀?

(原載於:姐死姐還在

10277900_306873466187666_2830721040352121208_n

 

11月19日我一心打算睇Wiki Wong,奈何load 左一世都load 唔到,我搓到個F5冇哂生命力都睇唔到。同一時間,我屋企人一如以往睇TBB台慶,其間我阿媽笑住咁叫我出廳,話有條友好好笑,叫我立即出黎齊齊取笑佢,個條友就係坤哥。

當我睇到個畫面,見到坤哥同另一個我連名都講唔出但熟口熟面嘅演員,好似迪迪尼樂園公仔咁,行到成隻企鵝咁扮一粒棋,我真係覺得TBB 好冇人性。點解唔搵個茄哩啡扮粒棋,點解會選中坤哥?到底坤哥係唔係得罪左TV Buddy呀?到我10 點再出廳,見到坤哥仲扮緊粒棋,呢個世界真係沒有最仆街,只有更仆街,有冇需要扮一粒棋扮一個晚上。

我又諗返起,小學個時,我比個仆街MISS揀中左做馬槽故事嘅一棵樹。我諗所有嘅唔開心都源自比較,當我以為我同其他同學係平等嘅時候,我竟然係一棵完全發揮唔到演技嘅樹,仲要平時蝦我個死肥仔都有得扮綿羊,起碼都有得郁呀。所以我真係好明白當坤哥見到其他巨聲朋友仔扮到成隻雀嘅心情,你叫我點平伏心情呀。

 

————————————————————————————–

 

TBB 冇人性實錄:

TBB冇人性的確街知巷聞, TBB冇人性嘅慘案多不勝數,例如獎門人玩揸lift 嘅阿夢,著短裙又要fing 人落地。美女廚房D 美女著低胸,又要邊夾事業線邊夾餸比班咸濕主持睇。又例如東華呢秒呼籲人為善最樂,下part 就叫吳剛食炭。你永遠估唔到佢可以幾咁無人性,簡直將無人性呢件事發揮得淋漓盡致。

 

————————————————————————————–

 

坤哥做粒棋之無力向上流嘅社會啟示:

 

作為一個長期比人壓搾嘅員工,我係完全估到TBB高層係點同坤哥講要佢做粒棋呢單野。

「公司其實真係比好多機會比唔同員工,雖然係一粒棋,但你諗下周星星都扮過衙差啦。粒棋全晚爆光率好高,其實係益你。你連粒棋都做唔好,我點比你做其他更重要嘅工作,就算係一粒棋,你都要做一粒有個性嘅棋,將粒棋演繹出有靈魂一樣。」

我完全了解D 無人性嘅公司係點將所有唔合理嘅事合理化。好似我阿姐成日叫我OT 都會話:「OT 即係比多D 機會你學多D,返工有得學野唔係間間公司都有架」,阿姐又會話:「你做野效率真係同姚明咁高,所以我決定比更多野你做」

 

有網民話坤哥留喺TBB 浪費青春,不如去HKTV。坤哥扮粒棋呢件事唔係東家唔打打西家就解決到,呢件事完全係反應到香港電視市場窄,TBB嘅長期壟斷迫使三四線嘅演出者完全冇上流嘅空間。

今日終於有人討論坤哥扮棋嘅慘劇,有娛記報導表示同情,亦有人話台慶版面都比哂王祖藍,坤哥好唔抵。我作為一個扮個樹嘅過來人,我就寧願呢一世都冇人記得呢個悲劇,真係唔想再比人恥笑,奈何,有發生過的,即使冇人提起,自己諗起都隱隱心絞痛。

 

PS. 我想特別提一提台慶當晚除左坤哥,仲有何遠東扮演棋,何遠東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並於2014年憑《華佗六頂記》獲得第二十三屆香港舞台劇獎提名最佳男主角。講到呢到,係唔係覺得TBB對表演者欠了一份尊重。

 

到底坤哥係唔係得罪左TV Buddy呀?

(原載於:姐死姐還在

10277900_306873466187666_2830721040352121208_n

 

11月19日我一心打算睇Wiki Wong,奈何load 左一世都load 唔到,我搓到個F5冇哂生命力都睇唔到。同一時間,我屋企人一如以往睇TBB台慶,其間我阿媽笑住咁叫我出廳,話有條友好好笑,叫我立即出黎齊齊取笑佢,個條友就係坤哥。

當我睇到個畫面,見到坤哥同另一個我連名都講唔出但熟口熟面嘅演員,好似迪迪尼樂園公仔咁,行到成隻企鵝咁扮一粒棋,我真係覺得TBB 好冇人性。點解唔搵個茄哩啡扮粒棋,點解會選中坤哥?到底坤哥係唔係得罪左TV Buddy呀?到我10 點再出廳,見到坤哥仲扮緊粒棋,呢個世界真係沒有最仆街,只有更仆街,有冇需要扮一粒棋扮一個晚上。

我又諗返起,小學個時,我比個仆街MISS揀中左做馬槽故事嘅一棵樹。我諗所有嘅唔開心都源自比較,當我以為我同其他同學係平等嘅時候,我竟然係一棵完全發揮唔到演技嘅樹,仲要平時蝦我個死肥仔都有得扮綿羊,起碼都有得郁呀。所以我真係好明白當坤哥見到其他巨聲朋友仔扮到成隻雀嘅心情,你叫我點平伏心情呀。

 

————————————————————————————–

 

TBB 冇人性實錄:

TBB冇人性的確街知巷聞, TBB冇人性嘅慘案多不勝數,例如獎門人玩揸lift 嘅阿夢,著短裙又要fing 人落地。美女廚房D 美女著低胸,又要邊夾事業線邊夾餸比班咸濕主持睇。又例如東華呢秒呼籲人為善最樂,下part 就叫吳剛食炭。你永遠估唔到佢可以幾咁無人性,簡直將無人性呢件事發揮得淋漓盡致。

 

————————————————————————————–

 

坤哥做粒棋之無力向上流嘅社會啟示:

 

作為一個長期比人壓搾嘅員工,我係完全估到TBB高層係點同坤哥講要佢做粒棋呢單野。

「公司其實真係比好多機會比唔同員工,雖然係一粒棋,但你諗下周星星都扮過衙差啦。粒棋全晚爆光率好高,其實係益你。你連粒棋都做唔好,我點比你做其他更重要嘅工作,就算係一粒棋,你都要做一粒有個性嘅棋,將粒棋演繹出有靈魂一樣。」

我完全了解D 無人性嘅公司係點將所有唔合理嘅事合理化。好似我阿姐成日叫我OT 都會話:「OT 即係比多D 機會你學多D,返工有得學野唔係間間公司都有架」,阿姐又會話:「你做野效率真係同姚明咁高,所以我決定比更多野你做」

 

有網民話坤哥留喺TBB 浪費青春,不如去HKTV。坤哥扮粒棋呢件事唔係東家唔打打西家就解決到,呢件事完全係反應到香港電視市場窄,TBB嘅長期壟斷迫使三四線嘅演出者完全冇上流嘅空間。

今日終於有人討論坤哥扮棋嘅慘劇,有娛記報導表示同情,亦有人話台慶版面都比哂王祖藍,坤哥好唔抵。我作為一個扮個樹嘅過來人,我就寧願呢一世都冇人記得呢個悲劇,真係唔想再比人恥笑,奈何,有發生過的,即使冇人提起,自己諗起都隱隱心絞痛。

 

PS. 我想特別提一提台慶當晚除左坤哥,仲有何遠東扮演棋,何遠東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並於2014年憑《華佗六頂記》獲得第二十三屆香港舞台劇獎提名最佳男主角。講到呢到,係唔係覺得TBB對表演者欠了一份尊重。

 

妞快報:太不科學了!范冰冰超仙氣御用替身曝光

週末放假前來看仙女囉!范爺最近為了新戲做了一款仙氣造型…咦?等等,看看照片上的微博浮水印,這鵝蛋臉、小鼻子、大眼睛的女孩,竟然…竟然不是范冰冰?她、到、底、是、誰?
 
 

其實這位仙氣逼人的美女正是范冰冰的御用替身王亞楠!我們都知道演員拍戲辛苦,有時候一些武打戲、或是走位、打光,難免要請替身出場幫忙。劉德華、成龍、李連杰都有替身,我們的一代女王范冰冰當然也要有替身。
 
 
 

 

不過這位替身…

為什麼我們總是看不到自己文章中的錯字?

credit:en.wikipedia.org

credit:en.wikipedia.org

當你終於完成一篇文章,並且小心翼翼地檢查所有用詞、殲滅任何一個錯字、確保每一句話都完美呈現你所要表達的意思之後,你的讀者首先注意到的卻不是你匠心巧韻的字句,而是第二段的最後一行的第七個字應該是「再」不是「在」。

錯字一向是作者們的眼中釘,錯誤的用字不但會破壞句子的原意,也彷彿對那些虎視眈眈的評論者大喊「來吧!我在這裡!快點來抓我語病吧!」,更可恨的是,那些錯字往往都是我們知道的,卻總是溜過眼皮底下,而究竟為什麼我們都已經檢查了千百萬遍,還是會遺漏這些討人厭的小錯誤呢?

事實上,我們之所以會忽略那些小錯誤,並不是因為我們笨或是粗心大意,正是因為我們太聰明了!在英國雪菲爾(Sheffield)大學從事錯別字研究的心理學家史丹佛(Tom Stafford)表示:「當你在寫作時,你在嘗試傳達某種意義,那是非常高階的運作。」。

我們的大腦為了專注於更複雜的工作(如將句子轉換成意義),會自行推斷簡單的部分(如將字轉換成詞、詞轉換成句子),史丹佛:「我們並不是電腦,不會去注意每一個小細節,更確切的說,我們還會擷取感知訊息並且讀取成我們所期望的意思。」,這樣的能力可以幫助我們在閱讀文章時能節省腦力並且更有效率,而當我們在閱讀自己的文章時,因為我們知道自己想表達些什麼,所看到的內容會與腦中的版本互相衝突,因此更容易忽略一些錯字或漏字。

「推斷」是我們大腦擁有高階運作功能的證明,我們的大腦會對熟悉的事物繪製一張地圖,彙整標誌、氣味以及感覺等元素形成一個路徑,那張腦中的地圖讓我們的大腦有更多空間去做其他事情,不過這樣的功能有時也會誤導自己,就像是當我們本來要開車去朋友家烤肉,卻一不小心開到公司去,只因為這兩個地點都在同一條路上,而我們的大腦會順著我們的例行公事去運作。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讀者比較容易挑出文章中的錯誤,就算那些錯誤也是他們熟悉的字詞,但因為對他們來說這是一篇新的文章、一個新的路徑,並不存在於他們腦中的地圖,因此會更專注閱讀並且特別注意細節。

credit:diarioelpopular.com

credit:diarioelpopular.com

雖然這些大腦中熟悉的路徑會阻礙我們檢查自己文章中的錯誤,但是對於動作上錯誤的卻沒有這樣的困擾(根據Microsoft的統計,backspace是第三常用的鍵),事實上,touch typists(指可以不看著鍵盤打字的人)甚至能在文字顯示在螢幕上之前就知道自己打錯字了,他們的大腦太習慣將想法轉換成文字,以至於連非常細微的錯誤都能察覺。根據今年上半年的一項研究,史丹佛和他的同事針對typists進行測試,他們將螢幕及鍵盤遮住並測量typists的打字速度,發現這些typists在即將打錯字之前會減慢其打字速度。

Touch typists在敲鍵盤時是根據他們的潛意識,其實在打字的同時,大腦就已經準備好打出下一個字了,史丹佛:「不過在產生敲鍵盤的想法與敲下去之間是有延遲的。」,在那延遲的瞬間你的大腦會告訴你的指尖怎樣的感覺是正確的回應,當typists感覺到錯誤時,便會減慢速度以做修正。

任何一位typist都知道,因為他們打字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以至於就算知道他們即將敲錯鍵還是來不及修正,史丹佛表示這種狀況也發生在古代,我們祖先在拋出魚叉的那個剎那也會有相同的狀況。

不幸的是,這樣的反應不會出現在編輯文章的過程中,當你在檢查文章時,就類似在欺騙大腦你是第一次在閱讀這篇文章,史丹佛建議,如果想要檢查出自己文章中的錯誤,可以將文章變得「陌生」一點,像是改變字型或背景顏色、將它印出來或用手編輯,史丹佛:「當你已經用特定的方法習得某事,就得使用另一種方法才能檢查其中的細節。」。

 

參考資料:

What’s Up With That: Why It’s So Hard to Catch Your Own Typos. WIRED [08.12.14]

 

無所不在的輻射危機

現代世界環環相扣,每個人都隨時與全球主機連線—工作時、與朋友聯繫時,甚至在家中浴室時。然而代價是什麼?居住在日本的探索頻道雜誌特派員艾瑞克.塔爾梅奇(Eric Talmadge)探討了核子時代的副產物—輻射,以及它的歷史,也分享了他親身的體驗,描述這個國家如何被迫經歷了太多因輻射引起的恐慌。

1950年代早期,電影製作人田中友幸在日本廣島與長崎原爆後,試圖尋找日本的定位,並且想出了一個完美的象徵物。他看著自己的國家從世界大戰的失敗中崛起,第一次有全面戰爭是以這種數十萬人被屠殺的方式收場,而這都是人類最新、最強大的科技發明─原子彈所造成。沒錯,田中的創作就是從海中出現的可怕怪獸哥吉拉。這個變種生物是由可怕且威力驚人的輻射所製造,象徵人類兇暴且具破壞性的自我,並威脅要毀滅人類以及人類的城市、生活與世界。

credit:zh.wikipedia.org

credit:zh.wikipedia.org

田中對於新核子時代的觀點顯然是悲觀的。儘管田中的電影看似滑稽可笑,數十年來娛樂了全球的觀眾,但它其實也預告了未來。核子時代的腳步就如哥吉拉般勢不可擋,而諷刺的是,這個為全球影迷創造出象徵核子時代怪獸的國家,竟再度經歷一場核子夢魘。

2011年以後的福島縣沒有科幻電影裡的可怕末日場景,也沒有變種巨獸。事實上,這個城市仍十分美麗。它曾被九級地震和史上少見的海嘯摧殘,引爆了人類有史以來第二慘烈的核電廠災難,但即使成了二十一世紀核災的代表,三年後的福島市仍面貌如昔。

福島市路邊漫草叢生,百花齊放,四處是鳥兒和昆蟲的鳴唱。人類也慢慢返鄉了。核電廠穩定下來,封閉起來不再發電。原本迫使10萬居民拋棄家園農田的大片禁區也重新接受評估。調查報告結果顯示,除了住在受到嚴重影響區域的居民,像是緊鄰電廠且因為風向和地勢的關係易於接觸到汙染源的那些人,輻射對大多數人造成的威脅或許沒有災害剛爆發時許多人預期的嚴重。

但三年過去了,該如何集中控制核能反應槽用的大量冷卻水,並且安全地排放,仍然讓工程師傷透腦筋。這個「水滿為患」的問題不但會嚴重威脅環境,也是在電廠可以順利退役前必須解決的關鍵問題。這一代建造了福島電廠,蒙受其惠。然而即使樂觀估計,要讓電廠退役,也得靠下一代和下下一代方能完成。在此同時,我們又學到什麼?

 

亦友亦敵的輻射

輻射研究剛起步的時候,放射性材料幾乎就像魔術一般。19世紀的科學家如居禮夫婦和亨利.貝克勒(Henri Becquerel)實驗了鐳等放射性物質(他們因為在1896年發現了放射線元素,共同獲得1903年的諾貝爾獎),試圖了解它奇妙的物理特性,而這些特性也很快地激發了大眾的想像。各種令人驚奇且具放射性的玩具隨即問世,從夜光鐘到據說可治癒百病的神奇藥物都有。

居禮夫人因為研究工作的關係長年吸入有毒的氡氣體(也就是鐳的衰變產物),不但長期身體疲勞,經歷一次流產,最後甚至在1934年喪命。居禮夫人認為她的發現可用來治療疾病(確實如此──放射性元素常用於癌症治療),然而在她過世的十年後,參與曼哈頓計畫(Manhattan Project)的科學家卻汲汲營營將原子的力量化為1945年攻擊日本的武器。他們致力改良出更強力的核子炸彈時,原子能源又再度被點名為可以解決人類能源需求的神奇方案。

credit:zh.wikipedia.org

credit:zh.wikipedia.org

如今全球在31個國家境內共有430個商用反應爐,核能製造的電力相當於1960年用所有方式製造的電力總和。核能供給全球將近11.5%的用電所需,而多虧了地方電網,許多境內沒有反應爐的國家也受惠於核電,例如丹麥和義大利。

擁核者主張這是一種可再生能源,比化石燃料更乾淨,製造的溫室氣體和對氣候變遷的影響也較少。他們也宣稱這種發電方式相對便宜且穩定,而且是使用現場的燃料,不須頻繁地補充燃料。然而即使如此,只要牽涉到輻射,總會有許多風險。

有個經驗法則就是—任何含量的輻射都是不安全的。以專業術語來說就是線性無低限(linear no-threshold,簡稱LNT)理論,也就是只要暴露在輻射下,就不可能「全無風險」。輻射是個典型的難題:有了它我們活不下去,少了它我們也活不下去。但究竟有多少風險是無法避免,甚至可以接受的?論及此事,輻射就變成一個政治性且往往讓人情緒化的公衛議題。

在我們所居住的世界裡(或該說我們已演化成可以在這樣的世界生活),到處都因輻射而熾熱、劈啪作響。舉例來說,太陽光不但賜予了生命,也是種輻射。你在收音機上聽到的音樂、手機裡聽到的聲音,以及微波爐加熱爆米花的熱能也都是輻射。這些輻射有的本身就包含特定危險,例如太陽光會造成皮膚癌。過度頻繁使用手機也可能有其風險,不過這點仍待查證。

「輻射存在於我們呼吸的空氣、吃的食物、喝的水,或蓋房子使用的建築材料裡,」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United States 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簡稱NRC)指出,「特定食物,例如香蕉和巴西堅果含有的輻射量原本就比其他食物的高。磚造屋或石屋的輻射量也高於木屋等材質製成的房子。」

NRC又繼續解釋,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國會大廈多用花崗石建成,含有的天然輻射比大部份的其他房子都高。他們也指出,天然輻射或背景輻射量也因地而異,差別可以很大。舉例來說,住在內陸科羅拉多州的居民接受的天然輻射,就比美國東西岸的居民來得多,因為科羅拉多州海拔比較高,會接收到比較多的太空輻射,而且該區土壤富含天然的鈾元素,地面輻射量也比較高。NRC又說:「除此之外,許多天然輻射都來自來自地殼的氡氣,它存在於我們呼吸的空氣裡。」氡氣無色無臭,正是當初讓居禮夫人喪命的氣體。我們周遭的天然背景輻射約有一半源自氡氣,它也是讓不吸菸的人罹患肺癌的主要元兇。

還有其他輻射風險是大部分人都願意承受的。如果你常常搭飛機,你得到癌症的機率會比終生留在地面上還高,因為飛機上的乘客位於6至11公里的高空,接收到的太空輻射比那些待在家的人還高了約100倍。如果是住在世界最高首都玻利維亞的拉巴斯市呢?那兒的輻射可高了。你有吃過植物或動物嗎?這些生物體內也含有放射性核種。NRC指出,海鮮裡的輻射特別高,巴西堅果也是。這些東西理論上都可能造成輻射相關的疾病或死亡。

然而有五種輻射毫無疑問地都具致命性,包括α射線、β射線、γ射線、中子射線以及X光。這類輻射稱為游離輻射,能量強到足以改變接觸到的物質組成。它在活組織裡會引發癌症,或造成細胞層次崩壞。游離輻射倘若高到某種程度就會崩解細胞,導致細胞徹底死亡,或讓細胞用錯誤的方式自行修復,引發更多的後續問題,例如癌症。

高劑量的輻射單位為戈雷(Gray,簡寫為Gy),其影響十分顯著。急性放射性疾病(ARS)患者若接觸到較低劑量但仍可能致死的輻射量,會出現噁心、發燒和骨髓損害等症狀。他們會在數週到數年間恢復。倘若暴露在高達1 Gy以上的輻射裡,患者則可能因內出血或感染而死亡。6 Gy等更高劑量則會造成腹瀉,因為腸道細胞已經全部壞死了。暴露到10 Gy輻射的人在數週內必死無疑;50 Gy的輻射量則足以使心血管系統和中樞神經系統崩壞,讓受害者在數天內喪命。

除非你是在核電廠工作的緊急人員,或剛經歷一場核子攻擊,你不太需要擔心罹患急性放射性疾病。日常生活中並沒有這種程度的劑量。在人類歷史中大多時候也不曾出現過這種劑量。即使經過車諾比大型輻射外洩事件,至今也只有28名員工死於急性放射性疾病。福島也無人因此疾病喪命。但若長時間暴露在低劑量下會發生什麼事?這個問題就要靠統計數據來解答了。

 

從災難中學習

輻射就好比人類從「科學」這個神燈裡釋出的精靈,而福島事件在歷史上的定位,就跟先前的車諾比事件一樣,象徵這個精靈只差一點就造成的大災難。然而未來數十年我們必須透徹研究,才能真正評估車諾比事件和福島事件對健康和生態系的影響,並了解我們未來該如何避免類似災難。但最關鍵的問題可能終在科學無法觸及之處:這一切是否值得?

credit:zh.wikipedia.org

credit:zh.wikipedia.org
3月16日衛星拍攝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影像

「我們往往只考慮輻射對活細胞的影響,」NRC指出,「低劑量輻射對生物的衝擊小到幾不可測,生物體可以自行修復輻射或化學致癌物造成的損傷。雖然高劑量或高劑量率的輻射會引發癌症,目前沒有證據明確指出若暴露在低劑量或低劑量率輻射下,是否也會引發癌症。」

然而我們不能因此就忽略了線性無低限理論。這些資料只代表我們尚無法從數據中得到結論,而這也可以說明現今核能時代的社會在做公衛決定時為何如此艱難。我們知道在某些情況和劑量下,輻射其實是有益的,但某些狀況下卻又十分危險。遺憾的是,我們的知識大多來自經歷過的核子夢魘,包括發生在廣島與長崎的原子彈爆炸,以及三哩島、車諾比與福島的核災。其中福島事件尤其可以提供我們更多更完整的資訊。

2011年的災害過後不久,福島縣開始進行一項前所未有、長達三十年的健康管理調查,由福島醫科大學規劃與執行,旨在研究長期暴露在低劑量輻射下造成的影響。根據核心研究團隊的早期報告,這個調查旨在「監測居民的長期健康情況,改善他們未來的福祉,並確認長期暴露在低劑量輻射下是否有害健康。」

該調查會估計所有205萬居民的體外輻射污染。他們也會用整體輻射計數器和甲狀腺超音波測量福島十八歲以下孩童的體內輻射污染量,以及針對疏散區的所有居民,特別是孕婦,進行全身健康檢查。

他們特別審慎觀察的是放射性元素碘131。這種元素會累積在甲狀腺裡,而孩童仍在發育中的甲狀腺特別容易病變出癌細胞。約36萬名在災難發生時未滿18歲的孩子,在20歲之前每兩年會接受一次甲狀腺檢查。嬰幼兒最容易因碘131罹患甲狀腺癌,年輕人次之,中年以後這類病例則十分罕見。

碘131容易在大氣中擴散並隨雨水落到地上,接著累積在牛隻吃的草裡,並進入食用乳製品的孩子體內。車諾比事件後的研究顯示,電廠500公里以內有超過200萬孩童暴露在碘131餘塵中,對健康的影響遍及各地,從白俄羅斯到俄羅斯聯邦的東部,孩童罹患甲狀腺癌的病例就增加了100倍。

車諾比事件的經驗促使當局為了類似事件準備好碘錠,而由於福島居民可以取得這些碘錠,許多生命也許就因此得救。針對福島大約3萬8000名孩童所做的調查顯示,至2013年有12名青少年確診得到甲狀腺癌,另有15個可能癌症病例。研究人員強調我們無法確定癌症的肇因,畢竟篩檢的增加可能讓我們找到更多的病例。但為了增加結果在統計上的可信度,並釐清輻射對健康的直接影響,他們正在日本其他未受核災影響的地區進行研究,作為對照組。

然而有件事卻值得深思。想想看福島核災多麼令人震撼—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電視螢幕上戲劇化的報導、那些從事拯救工作的英雄、超過10萬名流離失所的居民、國內外大眾對核災夢魘成真的恐懼。然而國際科學界目前的共識卻讓人意外:福島事件對健康的影響,或至少癌症病例明顯增加的可能性,也許微乎其微。

聯合國核子輻射影響科學委員會於2014年4月發表的研究顯示,目前在福島事件中接觸到輻射的工作人員和大眾,尚未有人因輻射相關因素而送命或罹患急性疾病,未來應該也不會出現類似案例。「的第大眾接觸到的劑量,無論是核災發生一年或終其一生,通常都很低或非常低,」報告指出,「目前我們不認為在這些接觸到輻射的大眾或其後代中,會出現更多與輻射相關的病例。」

聯合國的研究提出最新福島健康調查的結果,主張目前的資料顯示福島核災引起的甲狀腺癌案例不會增加,並預期「不會有」更多成年人因為暴露在輻射下而罹患癌症。

他們也做了另一個重要的結論,我們可稱為「哥吉拉因子」:對大部分人而言,輻射是種可怕又神祕難解的威脅。福島核災更直接讓他們留下嚴重的心理創傷。創傷後精神壓力障礙(PTSD)、憂鬱、破碎的家庭與受阻的生計——這些都會影響整個社會的健康。當核災這隻巨獸在我們面前出現時,對輻射的恐懼本身就會大大威脅我們的健康。

 

本文出自《Discovery》2014年10月號第21期

社工,拉著石磨的馬?

最近在實習中,有幸參與一個會議。與會的社工正討論雨傘運動之後,個人,服務以及機構可以有甚麼啟示和回應。當我聽到主任回應,大意是作為一個社工,對現在所謂國家機器打壓公民的權利這一件事上,如果都可以袖手旁觀的話,我們都是幫兇。而所謂的政治中立,更不是對此事不聞不問,而是在服務的過程中,可以持平地促進服務對象對公民社會的討論,以達致和公民參與的效果。

席間我深受感動,我在回應的時候答到,當這刻中信大廈被執行禁制令清場之際,我們還坐在會議室討論如何回應的時候,我會因為不在現場而覺得愧疚,覺得遺憾。我以為社工就是應該與留守者一同爭取公義,平等,就算我們在過程中,未必需要社工這個角色,我們仍可以陪伴,甚至放下社工的身分,一同爭取作為一個公民應有的權利。

作為一個實習生,說話當然可以擲地有聲。閉門討論社工的角色,還不如親身支持。當我看到身邊的社工朋友也法寶盡出,上班前去,下班後去,『調更』去,請假去,就是不甘於在胸前別個黃絲帶就罷了的時候,我會感歎社工的身分和工作,為何成為追求公民參與的障礙、政治參與的包袱呢?

我會問,為何一個社工,彷彿要割裂地追求這些公民的權利,我更不知道,背後有甚麼論述和壓力,導致社工在這場運動之下,要『精神分裂』地工作和生活。從來平等,公義,不是社工所的追求和致力建構的理想社會嗎?我不知道,也未有能力回答這些問題。

不過,實習了幾個月,影響我很深刻的,倒是這兩句說話——『我不知道』和『我會問』,這是機構某位同事時常掛在口邊和思考的問題。我曾在社福機構工作,作為前線員工只能無力地回應上司的要求,今個月要追多少數,下個月要達到多少的義工人數。

我們都知道,在到筆過撥款和服務津助協議下,服務數字的輸出彷彿成為唯一的工作指標。我明白服務津助協議,無疑為機構和單位帶來追數的壓力,甚至不少單位『今日唔知聽日事』,為了達標滿足津助要求,要在一個季度內,完成下個季度的服務要求,導致同工疲於奔命,但在過程中…

對於機構和服務理念。我不知道!(也未必有時間理會)
對於服務協議本來要追求的數字。我不知道!
對於為什麼要追數,這你卻知道。

因為單位的服務數量不達標,那種由上而下的壓力和寒意,會讓你明白非追數不可。不少同工每天上班的目標,除了追數,就是追數。那是一種無休止的窒息感,直到你離開。這是現在社福界『越做越頹』,『越做越灰』的原因呢,我不知道。

而在工作中時爆數,壓力和工作量同樣超標的同工們,你們又是否有機會,在無止境的工作中…

對於上司指派的工作,我會問除了追數,背後為的是甚麼?
數字達標後還在繼續時,我會問,員工可否有空間,按長處和興趣發展創新服務?
對於津助者的要求遠超於同事可以負擔的情況下,我會問可否反教育他們,以捍衛社工應追求服務質素而非單單質數的理想?

對於前線同工而言,根本沒有空間和時間去反思那些『硬食』的數字背後,可否從行政的角色改變?再進一步想,這種『半賣半送』,『無償超時』的工作態度,是否一種不可撼動的錯配呢?再者,我會問大家是否甘心,把社工專業的結果強行扭曲成數字呢?

最衝擊我的,還有單位主任的一席話。

她說,服務津助協議以及服務質素標準的原則,根本就是在社署查核時,單位能夠拿出準確的資料和數據,所以在執行的過程中,機構和單位實在有自主的空間。管理職大可簡化相關的文件時。令人嚮往的,是她認為能確保同事可以滿足津助要求又不需要增加同工處理文件的時間、工序,並能投入直接服務,是其管理者的角色和責任。「只要員工享受工作,不會滿足不到要求的。」

「享受工作」讓不少同工倒抽一口涼氣。不是離開工作崗位,不會看到很多自以為集以為常的工作生態,是基於一種逆來順受的循環。我曾嚮往那種充滿「管理主義」制度的安全感,卻在不知不覺間,連對社工專業的敏銳和和信心都磨滅,成為一隻追著蘿蔔,但在無止境地拉著石磨的馬。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