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創新遇上法律 — 台大車庫 Demo Show

當創新遇上法律 — 台大車庫 Demo Show

圖片:NTU Garage

今天臺大舉辦了「NTU Garage Demo Show」,由七個進駐在台大車庫的新創團隊,上台發表成果。同時間也再宣布了除了之前與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簽訂聯盟策略後,也與國內四家法律事務所進行聯盟。會中由台灣大學校長楊泮池與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萬國法律事務所、寰瀛法律事務所的代表人簽訂策略聯盟意向書,未來可提供臺大新創團隊免費咨詢服務與優惠方案。

合作方式

今日參與的法律事務所將提供臺大的新創團隊每週想有四小時的咨詢服務與服務優惠方案,免費的咨詢內容則包括:事業設立相關法律、民事問題與契約審定咨詢、勞資關係咨、公司治理實務咨詢、稅務法、智慧財產權、刑事案件、票據實務、消費者保護法、電子商務以及其他各類經營業務可能涉及之法律相關問題咨詢服務。

只要新創團隊獲公司成員中,至少一人為國立台灣大學教職員、學生或者是校友就可以提出咨詢申請。不僅在首次咨詢後可續次申請咨詢,更可直接享有事務所所提供的優惠法律服務方案。

合作契機

台大校長楊泮池指出,輔導新創團隊需要完整的配套措施,協助以及處理各種不同的創業問題。副校長陳良基在會中特別感謝了法學院院長謝銘洋的穿針引線,來加速台灣新創環境的發展。

在今天與會的各大法律事務所代表人也都非常肯定這次的聯盟活動,並且相信藉由台灣第一學府台大作為平台,以及優秀的人才與個法律事務所的合作之下,可以加速台灣創業圈的增長。

合作夥伴

這次合作的四家法律事務所的專長領域囊括:企業實務、金融財務、科技傳播、智慧財產權、稅務、爭端解決、專利商標、勞資關係、公平交易法、消費者保護、公司投資、銀行正卷、著作權、營業秘密、反壟斷、國際訴訟以及仲裁等,還有其他新創公司時常面臨的各種法律實務問題。

新創團隊 Demo

今天來進行 Demo 的七組團隊如下:

  1. Carpo 共乘
    Carpo 主要是共乘媒合的網路服務,結合行動應用裝置的共乘平台,最近即將新推出物流活動。
  2. Elbum:圖功團隊運動數據記錄的線上服務平台,結合行動應用裝置與網站數據分析,獲選亞洲最大網路科技創業盛會 Echelon 2014 年台灣區代表團隊之一。
  3. Fersonal:提供一對一專屬形象顧問服務,藉由幫助男性設計一套全新的購物模式,以及穿搭形象。成立一年來已經達到 1000 民男性顧客,並且在台北市信義區設立據點。
  4. 拾玖團隊:推出分享輪服務,提供商圈、園區、校園等社群的單車共享租用。目前單車已超過 1000 輛,會員人數突破 3000 人。
  5. 雲鼎天秤:一種利用聲音交朋友的線上服務語言交換服務 Lexchat,其方式非常類似語音版的 Tinder ,使用者可以藉由喜不喜歡對方的聲音來決定是否與對方 match,讓使用者利用社群的方式學習外語,進行語言交換。
  6. 聽力雲:聽力雲是本此筆者與會最喜歡的團隊,此團隊利用聽力測試,去了解每個使用者不同的聽力狀況。在了解使用者聽力狀況之後進行調試與補強,來讓使用者在聽取各種音樂頻道的時候能夠聽到自己平常較弱的聲音區段。
  7. Artisa 藝術心:創新應用網路科技,與表演藝術者合作,進行刊登媒合,主要目的在於解決藝術產業資訊不對等的問題。

法律問題

今天在會場中,萬國法律事務所的陳傳岳所長提到了一個 IBM 的故事,關於 IBM 當初與打字機發明人的契約,當初打字機的發明人與 IBM 的契約是只要 IBM 賣出一檯機器,便可以收取一定金額的費用。但是很遺憾,IBM 再後來的日子裡利用租賃的方式來進行打字機的租借,因此發明人並沒有在這方面得到任何的利益。故事是真是假在這裡就先不考究了,但是,往往新創團隊在草創時期,會遇到非常多的法律問題,最基本的就是在於股份的分配,或者像是合夥人離開時產品的智慧財產權,或者像是最基本的併購方面的問題,如果今天有大公司要併購你的團隊,那麼該怎麼樣談合約、談條件?

今天與會的幾個事務所所長也提了,或許有些人會認為律師事務所想要藉由這種機會轉進一筆或者是認為法律是一種必要之惡,但是,往往我們必須相信這是種雙贏的局面,藉由了解法律來幫助我們空泛的點子走向現實,想要永續的經營企業,法律也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因素。可見前人說,人的一生要有三師:「律師、會計師、醫師」這句話也不無道理。我們由台大在最近的策略結盟上也可見一斑。

自由是空氣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esharkj)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esharkj)

 

自由是空氣,無人可囚牢空氣。

我知,慣於包拗頸的你一定會說:我求其拿個空水樽,把它蓋上水蓋,裡面的空氣不就被囚了?你或許以為那些空氣被你困住了,但空氣根本不當你是一回事,你不打開瓶蓋,它依舊從瓶與蓋之間那肉眼看不到的縫隙逃之夭夭,就算它賴在瓶中不動,你也只能眼白白看著那陣空虛而已,面對人類不可能抓住的空氣,你憑什麼以為自己捉到它了?

 

自由亦然,哈維爾先生《1984》中提及「自由,就是擁有說出2+2=4的勇氣」,別以為常識理應常人都識,在某些仆街冚家鏟口中,2+2之間隨時有很大的討論空間,呢種說了很多話但別人一句都聽唔明的騙徒,正是最喜歡以語言偽術干擾別人思想自由的人渣,牠們沾沾自喜自忖小聰明,其實只是毫不尊重常識和邏輯的識字文盲一名而已。

自由根本不在乎肉身,而是思想上的放肆,看到美女尤物,蜂腰嫩脯結實臀僅在那片薄薄比堅尼之下,教人怦然心動,這時你腦海裡或許有千百淫穢幻想,但這些幻想無論有幾變態都好,只要你沒有把它們化作行動,你都沒有犯法,因為思想自由正是空氣,暴君可把所有人的腦袋打歪,那只是粗暴武力干預,但他依然無法擁有服眾之力。

 

自由正是放肆亂來的種子,人類文明,前人播種,後人灌溉,才得智慧樹蔭萬人涼,極權份子最可怕的不是揮刀屠殺別人,而是牠們以無理的暴力,營造白色恐怖,令剩餘的人心中有鬼,思考前已替自己無形中設限,最有效的箝制自由的方法,當然是教那些原本可天馬行空想像的人自願棄械不再思考,淪為服膺權威的醬缸人。

所以那些熱衷於攪思想警察的仆街,摧毀別人自由意志的欲望,等於消滅靈魂,這是精神謀殺,剩下那個人亦不再是「人」了。

 

妞快報:受到去年的刺激?麥莉拒絕領獎反讓流浪漢上台致詞!

你可能還記得去年的VMAs頒獎典禮上麥莉和羅賓西克荒唐又大膽的演出,但你可能還不知道今年她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在今年典禮上,當麥莉的MV《Wrecking Ball》獲獎,她沒有自己上台享受這項殊榮,反讓一名叫Jesse的流浪漢上台致詞,而此舉是為了讓更多人注意到美國的流浪漢問題,強調在國家各處,有許多人跟Jesse一樣曾經、或正在挨餓,也趁機宣導了關心流浪漢的My Friends Place組織。而麥莉則在Jesse演講時感動地簌簌流淚。
 
 
《Jesse的演講…

深水埗重建今收樓 文化館遷出 市建局拒與僅餘一戶商討

(獨媒特約報導)受到深水埗重建項目影響,通州街246號地舖及4樓一個住宅單位的收樓限期今日屆滿,建館只有8個月的「深水埗文化館」亦被逼閉館。業主李太表示,昨晚約11時已和市建局達成協議,現只剩下住於同座2樓的嫦姐未與市建局傾妥。嫦姐不堪收樓壓力,精神受壓,但市建局指她不是業主拒絕與她,只表示今日不會清場,望在9月內完成收樓。

賠償仍不足

李太表示昨晚大約11時與市建局達成協議,願意接受賠償。她表示「唔捨得」,但礙於身體健康,上星期又曾暈倒,子女勸諭以健康為重,所以妥協。對於賠償,她稱同市建局簽了保密協議,故不能多講,只稱價錢比市建局第一次出價高,但並不滿意賠償金額,「買唔番一間獨立舖」。當被問到是否受到市建局的逼遷壓力所以妥協,李太則表示事情已告一段落,不想多講,只稱大家立場不同。

深水埗文化館館長袁智仁表示,由昨日至今共有4個單位未和市建局達成協議,但李太昨晚已經簽定協議,住在桂林街15號頂樓的張婆婆今日亦會簽協議,現在只剩下海壇街187號的黎先生及嫦姐。黎先生於6月企跳後,已搬離海壇街單位,雖然未與局方達成共識,但局方慣常做法是「抬走咗就當收咗」,所以實際上只剩下嫦姐最後一户。市建局表示由於單位業權複雜,戶主精神狀態又不穩,所以今日不會行動,會在下月內完成收樓。

batch_P8260024
圖:李太

餘下一戶 市建拒談判 業主精神受壓

嫦姐與女兒同住於海壇街187號2樓一個單位,馮炳德稱該單位的業主是嫦姐的丈夫,但他長期居住在內地,又正與嫦姐辦理離婚手續,所以將單位授權給嫦姐,但市建局以嫦姐非業主為由拒絕談判,「她有同市建局接觸,但市建唔理」。他又稱嫦姐只想原區安置,亦望能「上公屋」,「依家只希望可以儘快同嫦姐的老公傾下」。

袁智仁稱市建局在6月曾嘗試抬走嫦姐一家但失敗,嫦姐飽受驚嚇,精神開始有異,需長期服藥,上星期更在葵涌醫院留院3天。袁智仁表示上月至今未能聯絡嫦姐,擔心她的情況。他又認為市建局有責任繼續跟進嫦姐事件,若市建局「交數」後只是將事件轉交給政府或其他部門,是不負責任。

文化館關閉 歎失社區藝術場地

袁智仁表示文化館建館只有8個月,曾經舉辦3次大型展覽,超過30多次的文化活動,如「深水埗眾生相,為誰重建未發聲?」展覽等。對於閉館,袁智仁感到惋惜,「香港剩下好少搞社區藝術的場地,本來有活化廳、藍屋同深水埗文化館,但係活化廳又就來關,文化館又閉館」,但他表示會繼續監察市建局的工作,希望能唤起市民關注重建對社區文化帶來的影響。

深水埗文化館與「活在觀塘」將於9月2日至10日,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辦〈深水埗衆生相(二):玩的/不起的口口遊戲〉展覽,讓市民感受重建到底是甚麼。

編輯:劉軒

拉麵唯一的秘密

謎之拉麵

(這是一碗麵,好似係)

 

是咁的,很多人問我香港那一家拉麵好吃。我都不會答他,因為,大部份美食博客及開飯說好吃的拉麵,都是這些沖劑。只要有手,有煲,煮滾那些味精水,加一個麵,你也可以成為拉麵師傅。再找一些人幫你寫一下,就成了。

那些東西,你們去吃吧,我就不會吃了。

 

拉麵 沖劑

拉麵 沖劑

拉麵 沖劑

拉麵 沖劑

(資料來源:台灣有明食品產品介紹

 

所以,有時候如果很趕,我寧願吃大阪王將。因為他的味道,就是日本那一種醬油水的味道,不會扮什麼自家研究高湯。

 

在香港,租貴,做有良心的食肆不容易。很多人,有手有口就寫拉麵,寫兩寫就有人排隊就炒起店家。有幾家用味精就扮自家製高湯,有的是「日本人在的時候就是自家製,日本人回家的時候就用味精水」。有好幾家用的味精水,搞得有味精敏感的朋友吃完之後還頭痛了三天。

有朋友說,有好幾個日本人受騙後,回去日本都對人家說,有不可以來香港,說:「香港人很不老實,和他們做生意商譽會受損」。

 

所以呢,吃拉麵,還是要小心一點好。隨便信人,受害的,只有自己。

 

只差一點點—紀錄片《我就嚟是歌手》告訴你的事

Ice Bucket Challenge告訴你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成為天皇巨星,除了表演天分和不錯的樣貌,你必須具備不甘於平凡的性格,先要愛高調,再將高調的藝術不斷提升,修煉成優雅的高調,或是高調地低調。你的唱功應該比劉華好,不過你不會記得找一個拍得你型一點的攝影師,以及剪得你型一點的剪接師,還要額外加一個鏡頭在Bucket口。這叫「無得輸」或「你玩晒」。你的演技也許比劉嘉玲好,不過你不會懂得去找張叔平夏永康化妝髮型為你度身訂造這段影片。當然,我是假設了你可以「叫得郁」他們任何一位。一切巨星條件俱備的話,然後就等運氣到。

早前看過一齣叫《我就嚟是歌手》的紀錄片,紀錄了多位外國和音歌手的心路歷程。大部份受訪者已擔任這個崗位超過20年,你以為她們早甘於平凡,但從英文戲名「20 Feets From Stardom」,你大概看得出,她們都嘗試走上歌手之路,不過只差一點點,或曾有一刻做過真正歌手,但後來退下來了。就像玩飛行棋一樣,一是離終點數步之隔,遊戲時間就完了,一是永遠擲不到直往終點的點數。眼看對手一個接一個的登基地。那一種不甘心,比「懷才不遇」刺得更狠。

印象最深刻,是一位叫Darlene Love的和音歌手。她早年被The Beatles的監製Phil Spector發掘,為Elvis Presley以及Cher當和音。不過事業和愛情一樣,都要遇上對的人才行。以為Spector是伯樂,誰知他將她的第一首單曲,在派台時改成女子組合的The Crystals的單曲,更與她有過合約糾紛,令她只能做和音工作,甚至失業而當上女傭。後來再度復出,大多是為知名歌手如U2當和音,即使出版過個人唱片,但銷量榜成績總是名落孫山。不過,她對美國人來說絕不陌生,因為自1986年開始,每逢平安夜,就到David Letterman的Late Show中,演譯「Christmas (Baby Please Come Home)」。另一位和音歌Merry Clayton同樣星途多歹,她在片中也不禁呻幾句︰「如果上天不想我做歌手,就給我一個Sign吧。但這幾十年來,衪不斷給我可以做Solo Artist的Sign,但每一次都是快要到達的一刻就破滅了。」。

有人雄心壯志揚帆出海,但一次又一次的觸礁。有人已經到達星光熠熠的派對會場,卻在門前選擇折回,有人是擁有喜愛平凡的性格而使然。另一位和音歌手Lisa Fischer的唱功,絕對不亞於Whitney Houston,音域跟Mariah Carey一樣廣闊。她甚至擁有過一首得過格林美獎的單曲「How Can I Ease My Pain」,現場演譯此曲時,技驚四座。不過,本身是和音歌手的她,就是不愛做歌星要長期處於不滿足的狀態,她情願支持自己喜歡的歌手和樂手,跟The Rolling Stone、Tina Turner、Chris Botti做Tour,她就是覺得自己沒有成為巨星的性格。

你有印象的本地和音歌手,可能是來自太極的雷有暉、開過個人演唱會的張偉文、譚錫禧、周小君等等。不過近年在唱片的製作名單中,已經不太看到他們的名字,有時連和音一欄都被刪去了。首先,就是近年的本地歌曲,已經不流行和音。就算有和音,已經由主唱歌手兼任。另外,和音也是一項製作成本。唱片已經不好賣,和音都已成為奢侈品。不過,最重要的是,這班和音只要一開聲,已經比現在好多歌手動聽得多,主人婆怎會讓妹仔比自己大?要由和音當上Solo Artist已經不易,還要和音一行帶著點點夕陽味道。不過,唯一慶幸的是,當樂壇的朝代不斷更換,還留下來當和音歌手的,也只是他們。

類似事情同樣發生在影視界,沒有近年電視界的風起雲湧,艾威、梁健平、陳安瑩等等一班綠葉,可能不會在多個媒體曝光,你也不會知道他們的故事和人生觀。他們同樣默默耕耘好多年,對自己的演出都有要求和執著的地方,是缺少運氣,還是公司的制度問題,他們就該有更好的成就。雖然沒有多一個黎耀祥誕生,至少他們至今還守住自己的專業,不讓自己在際遇裡翻船,又少了一種功利心,更純綷地為一齣戲好。

花朵總比綠葉容易枯萎,正如戲中一班和音歌手也說,至少自己還一直在做和音歌手,做自己喜歡的事,不愁演出機會。擔正做歌手的話,可能不敵長江的後浪。而作為觀眾或聽眾的我們,又有可曾用心留意大小配角的演出,或翻翻歌書,看看是哪位唱和音這麼好?有時注意到不是主角但又出色的表演者,不只是表演者的幸福,也是觀眾或聽眾的福氣。

原刊於

影像串流: 

只差一點點 – 紀錄片《我就嚟是歌手》告訴你的事

Ice Bucket Challenge告訴你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成為天皇巨星,除了表演天分和不錯的樣貌,你必須具備不甘於平凡的性格,先要愛高調,再將高調的藝術不斷提升,修煉成優雅的高調,或是高調地低調。你的唱功應該比劉華好,不過你不會記得找一個拍得你型一點的攝影師,以及剪得你型一點的剪接師,還要額外加一個鏡頭在Bucket口。這叫「無得輸」或「你玩晒」。你的演技也許比劉嘉玲好,不過你不會懂得去找張叔平夏永康化妝髮型為你度身訂造這段影片。當然,我是假設了你可以「叫得郁」他們任何一位。一切巨星條件俱備的話,然後就等運氣到。

早前看過一齣叫《我就嚟是歌手》的紀錄片,紀錄了多位外國和音歌手的心路歷程。大部份受訪者已擔任這個崗位超過20年,你以為她們早甘於平凡,但從英文戲名「20 Feets From Stardom」,你大概看得出,她們都嘗試走上歌手之路,不過只差一點點,或曾有一刻做過真正歌手,但後來退下來了。就像玩飛行棋一樣,一是離終點數步之隔,遊戲時間就完了,一是永遠擲不到直往終點的點數。眼看對手一個接一個的登基地。那一種不甘心,比「懷才不遇」刺得更狠。

印象最深刻,是一位叫Darlene Love的和音歌手。她早年被The Beatles的監製Phil Spector發掘,為Elvis Presley以及Cher當和音。不過事業和愛情一樣,都要遇上對的人才行。以為Spector是伯樂,誰知他將她的第一首單曲,在派台時改成女子組合的The Crystals的單曲,更與她有過合約糾紛,令她只能做和音工作,甚至失業而當上女傭。後來再度復出,大多是為知名歌手如U2當和音,即使出版過個人唱片,但銷量榜成績總是名落孫山。不過,她對美國人來說絕不陌生,因為自1986年開始,每逢平安夜,就到David Letterman的Late Show中,演譯「Christmas (Baby Please Come Home)」。另一位和音歌Merry Clayton同樣星途多歹,她在片中也不禁呻幾句︰「如果上天不想我做歌手,就給我一個Sign吧。但這幾十年來,衪不斷給我可以做Solo Artist的Sign,但每一次都是快要到達的一刻就破滅了。」。

有人雄心壯志揚帆出海,但一次又一次的觸礁。有人已經到達星光熠熠的派對會場,卻在門前選擇折回,有人是擁有喜愛平凡的性格而使然。另一位和音歌手Lisa Fischer的唱功,絕對不亞於Whitney Houston,音域跟Mariah Carey一樣廣闊。她甚至擁有過一首得過格林美獎的單曲「How Can I Ease My Pain」,現場演譯此曲時,技驚四座。不過,本身是和音歌手的她,就是不愛做歌星要長期處於不滿足的狀態,她情願支持自己喜歡的歌手和樂手,跟The Rolling Stone、Tina Turner、Chris Botti做Tour,她就是覺得自己沒有成為巨星的性格。

你有印象的本地和音歌手,可能是來自太極的雷有暉、開過個人演唱會的張偉文、譚錫禧、周小君等等。不過近年在唱片的製作名單中,已經不太看到他們的名字,有時連和音一欄都被刪去了。首先,就是近年的本地歌曲,已經不流行和音。就算有和音,已經由主唱歌手兼任。另外,和音也是一項製作成本。唱片已經不好賣,和音都已成為奢侈品。不過,最重要的是,這班和音只要一開聲,已經比現在好多歌手動聽得多,主人婆怎會讓妹仔比自己大?要由和音當上Solo Artist已經不易,還要和音一行帶著點點夕陽味道。不過,唯一慶幸的是,當樂壇的朝代不斷更換,還留下來當和音歌手的,也只是他們。

類似事情同樣發生在影視界,沒有近年電視界的風起雲湧,艾威、梁健平、陳安瑩等等一班綠葉,可能不會在多個媒體曝光,你也不會知道他們的故事和人生觀。他們同樣默默耕耘好多年,對自己的演出都有要求和執著的地方,是缺少運氣,還是公司的制度問題,他們該有更好的成就,有更多個黎耀祥。但只少他們至今還守住自己的專業,不讓自己在際遇裡翻船,又少了一種功利心,更純綷地為一齣戲好。

花朵總比綠葉容易枯萎,正如戲中一班和音歌手也說,至少自己還一直在做和音歌手,做自己喜歡的事,不愁演出機會。擔正做歌手的話,可能不敵長江的後浪。而作為觀眾或聽眾的我們,又有可曾用心留意大小配角的演出,或翻翻歌書,看看是哪位唱和音這麼好?有時注意到不是主角但又出色的表演者,不只是表演者的幸福,也是觀眾或聽眾的福氣。

(原刊於︰https://www.facebook.com/brownwhitehk )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