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前衛與傳統衝突,現代版時髦類四合院

contemporary-ga-on-jai-home-in-south-korea-1.jpg
三合院是一種台灣傳統古厝的建造基本模式,通常我們看到的三合院都會有所謂的正、東西廂房,一共坐落三個方向故稱三合院,在東方傳統觀念洗禮之下,連居住的位置都非常講究,好比說接待賓客之處通常是正廳,長輩住在正房右邊、長子住在廂房左邊,次子則住在廂房右邊,隨著在家中的地位而依序排下。

閱讀全文

    

網上遊記:巧遇高行健

下午四時下課後,直衝至電車站Observatoire去乘坐電車,往斯特拉斯堡的巿中心進發。平時下午上完課後,自然會回到宿舍遊手好閒一下!這天又下著微微細雨,陰寒至極,有甚麼比留在温暖的臥室休息更吸引呢?但這天仍堅持要忍受著冷風外出,因為要一睹一個人的風采;一位已居於巴黎二十多年的傑出華人作家-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先生。

對文學作品一向不大感興趣,即使母親怎樣以半威嚇半鼓勵的方法去使我接觸唐詩宋詞,終究就是不能喜歡上文學,只能夠說是不抗拒。入了大學後,曾鼓起勇氣向法國作家-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 的「包法利夫人」(Madame Bovary) 挑戰,奈何讀了一半,仍是被迫半途而廢,因為書中實在用了太多繁瑣細節去描述主角-包法利夫人的心理狀況;明明是一兩件小事,居然能化作數個章節。單單是描述女主角對婚姻生活的不滿,便已使用了三四十頁的篇幅,說穿了這其實是三四十頁的「無病呻吟」。這便是文學嗎?實在無法享受!很難明白,入了中文系,常與文學為伍的小學同學是如何從中找到樂趣的?

既然如此,像我這樣的非文學愛好者,又何以要冒雨趕往巿中心,去聽一位文學作家的分享?這是因為對這位作家有興趣,而非對其作品有興趣。

IMG_5600

1940年於江西贛州出生的高行健,受在抗日劇團演出的母親影響,從小便對戲劇及寫作有著濃烈的興趣。高中畢業後入讀北京外國語大學,修讀法文,其後在國內從事翻譯工作。文革期間,被下放到農村勞動。文革結束後雖然在北京藝術人民劇院擔任編劇,但多部作品如「車站」和「彼岸」都因共產黨的「清除精神污染運動」而被禁。1987年往歐洲並以政治難民的身份為由,定居巴黎再入籍法國,能自由的進行創作。在2000年,高憑著小說「靈山」(La montagne de l’ me)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是首位得此殊榮的華人,在02年更得法國總統希拉克親自頒授榮譽軍團勳章(Légion d’honneur) ,以表彰其出色的文學成就。

一個中國人,為自由創作而離鄉別井,終在異地取得成就,受世人認同,單是其決心及才華便已值得尊敬了。

從市中心的Homme de fer 站下車,穿過廣場Place Kléber,便到了書店Librairie Kléber。上到二樓的活動室,高的分享已開始了,裏面充滿著人,主要是中年的法國人,華人則屈指可數。不少人都拿起照相機不停拍照,大家都想拍下這位法國籍華人文學家的「風釆」,我當然亦是其中一位!分享會中,有人問到高先生的創作靈感及生活狀況等問題,他全程皆以法語回答。但較印象深刻的還是其中一位會眾問及其對六四的看法以及是否擔心被中國人視作叛國賊。要知道,在六四事件後,高行健便宣布退出共產黨,以示抗議。其以六四事件為背景的劇作「逃亡」,在瑞典皇家劇院首演後更觸怒了中央政府,把其黨籍革除,查封高在北京的住房,並禁止他的作品在中國出版。此後,高行健宣布他不願再回到不自由的中國大陸。

滿頭白髮的高行健,坐在椅子上稍為停頓一下便答:「很多法國朋友都因我來自中國,而向我問同一個問題。六四事件是一件不幸的事件,是一件悲劇。但我已二十多年沒再回國了,今日的中國對我而言,是一極為遙遠的存在,對它的感情已是很淡也不太了解。我現在的生活圈子,現在的朋友,都是在巴黎,是否被視為叛徒,並不重要。」

分享結束,大家都一窩蜂的湧上去,我亦拿出一本剛買的「靈山」排在一眾老太太之後,排隊拿簽名。噢!從外人眼中,我們可是「高行健粉絲俱樂部」的會員?愈來愈近,高的樣子也愈來愈清楚,只見其皺紋很多很深,雙眼無神,雖仍是笑臉迎人,但看出他真的累了。

歲月不饒人,興幸能在法國跟這位傑出華人見上一面,但亦不禁慨嘆:我中國華夏文化五千年,文藝作品多不勝數,何以就留不住這位文人的心?何以把一位出色的文學家,拱手「送給」法國?實在非常可惜!

IMG_5602

美國國安局的工程師有比 Facebook 或 Google 的工程師強嗎?

美國國安局的工程師有比 Facebook 或 Google 的工程師強嗎?

The-RecruitC.I.A.追緝令(The Recruit)便是以描繪美國國安局為背景發展情節。

美國國安局(NSA)是美國政府機關最大的情報部門,專門負責蒐集分析全球的通訊資料。在科幻電影或小說中,美國國安局的工程師都被神化為一種超級強的人物,將國際機密通訊資料玩弄於鼓掌之中。在 Quora 上有人就問了這麼一個問題:究竟美國國安局的工程師有比私人企業 Facebook 或 Google的工程師強嗎?

quora

讓我們看看業界的人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兩則最網友受肯定的答覆):

Kevin Borders 的回答

Kevin Borders 曾在 NSA 和微軟工作。他認為平均而言,美國國安局的工程師沒那麼強。除了人資素質差以外,在政府機關的頂尖工程師通常會離職的主要原因是:

  1. 對頂尖工程師而言,職涯中後期的薪資過低。雖然不是每個人都在意錢,但在意的都離職去私人企業工作了。同時,那些在私人企業工作的工程師也鮮少到公家機關上班,因為他們不想要減薪
  2. 在公家機關上班的素質不佳的工程師就更不可能裁員了,這帶來平均並製造頂尖工程師的憤恨,更進一步地趨使他們離開。
  3. 許多經營者是職業官僚,並沒有科技專業。當工程師的優秀工作成果沒有被他們認可、支持,或者,在某些例子中工作成果還會被故意扼殺,只因為他們的管理者不懂技術。所有決策都是基於政治考量而非利潤。這對工程式來說特別挫折,因為更難去客觀地測量專案的成效。因此,做得差但有強大勢力支撐的專案,通常都比在私人企業容易成功。
  4. 公家機關有很多繁文縟節,因此也造成工作上的困難。舉一個小小的例子,在機密網路中導入網路上的開源軟體的流程複雜、超級麻煩,簡直像是走入一個迷宮般痛苦。

雖然是這樣說,NSA 裡頭還是有很多優秀的工程師很多人很願意幫政府處理麻煩事,因為他們可以做很酷的事情,包含環遊世界與報效國家。

補充: 有許多工程師為了待遇較好的接案工作,「離開」的政府機關,依然在同一棟樓工作。這解決了上面的問題1,但卻嚴重減弱到其他約聘人員的自主權(autonomy)和在工作執行面的影響力。

另外一位匿名者的回答

  1. 我被 NSA 錄取的時候,雖然當時沒有經過充滿挑戰性的技術面談(不過、有經過測謊機、心理測驗的測試,以及回答關於我履歷和興趣的一些問題);另一方面,在 Facebook 面談中我覺得比較有挑戰性。
  2. 負責應徵我的 NSA 招募人員,都不是真的直接隸屬於該組織,而更像是政府官員。他們的回應速度很慢、也沒有權力或處理權,並對你或者他們組織的未來沒有嶄露真正的關心,這樣一來,很有可能失去了很多優秀的開發者。

我學習到的東西是 NSA 大多用學術成就和來評價才能,而非實際的技術能力,而且他們也不重視招募的過程。

我尊重訪談我的人,而且我猜他們可以做出很了不起的科技產物,但是在我經歷過的招募過程中,我很確定訪問我的人是進入 NSA 的人中專業素質比較差的,而優秀的人卻從裂縫中流失了,所以總歸而言,我並不預期 NSA 的工程式會比 Google 或 Facebook 的工程師來得優秀。

回頭看看,台灣政府機關和私人企業的工程師光景又是如何呢?歡迎各位曾同時擁有公家機關、私人企業工作經驗的工程師現身說法,與我們分享您的見解。

再也不怕飲料打翻,Silic 防水 T 恤保證弄不髒

再也不怕飲料打翻,Silic 防水 T 恤保證弄不髒

本文轉自〈Silic高科技T卹:倒飲料都弄不髒!〉。

在分子層面能夠防水的材料我們就可以稱之為疏水材料,疏水的盤子、電器外殼很容易做,但疏水性的衣服就很少見了,因為衣服要靈活、柔軟、舒適的狀態下還能夠防水,真的很不容易。而現在 Aamir Patel 的 Silic 衣就要打破這些不可能!

Aamir Patel 現在正在研發一個名為 Silic 的產品,這件 T 恤的纖維充滿了奈米粒子,衣料由一種四向彈性的聚酯纖維組成,裡面包含了 10億 左右的二氧化矽微粒,有助於在織物表面形成一種類似空氣屏障類的東西,當液體流過的時候會形成 150 度的球面,所以水珠很快就從衣物表面滾下來了。這樣子的外面料能讓衣物儘管在洗了很多次之後都不失去疏水性。

18c4a6ed958ac759a3caca55fc232425_large衣物表面的特殊設計,使水珠很快地從衣服上滾下來。’

bea32149aa9335639d4d7c4c738c8f11_large左邊為普通的 T 恤,右邊為 Silic T 恤。

創始人 Aamir Patel 本人則稱這件 T 恤可以洗 80 次,但不能乾洗、熨燙,用正常手洗就可以了,洗完後, 用烘乾機烘乾,讓衣服重新恢復防水性。

他表明做這件衣服的由來是因為,人們很常在吃東西或者喝飲料的時候都把食物弄到衣服上,一旦髒了就要去換掉整個上衣,他想讓大家日常生活中少一分顧慮!這項產品在 Kickstarter 上已有千人的贊助,目前有超過 18 萬美金的贊助額,來親眼看看 Silic T 恤到底有多神奇吧!

足總可以做甚麼防範假球?

香港甲組又爆發假球疑案。雖然足總在一月八日宣布會成立專責小組處理,並打算傳召有關人士。但對於缺乏搜證權力的足總,在這個階段能做到的實在不多,想追求真相的球迷實在難對足總的調查寄予厚望。但這不代表足總就可以將反假球的責任交給廉政公署便算。始終近五年內已出現了四次假球(疑)案,足總不思考如何加強防範假球的話就真的敷衍塞責了。

剛巧去年底希爾(Declan Hill)出版了新作《The Insider’s Guide to Match-Fixing in Football》,並在最後一章提出了一些防範假球的措施,本文將介紹他的一些建議。這位作者在二零零八年曾出版另一本有關假球的著作《The Fix:Organized Crime and Soccer》,因而被視為反假球專家。他在《The Fix》一書中記述了自己如何目睹東南亞的賭球集團策劃假球,又指加納名將艾比亞曾收過賭波集團的錢。相對起獵奇味道較濃的《The Fix》,這本新書則屬學術著作。他與各地執法人員、牽涉假球案的人物進行訪談,引用不少二手資料、又就假球與非假球賽事的數據進行比較。而他的研究核心主要是賭球風氣盛行的星馬兩地。

投注異動、舉報熱線和球員對外聯繫

在希爾的建議中,有其中三項其實已經有在足球圈實施的經驗。首先,希爾認同要監察盤口和投注異動。現時國際足協和歐洲足協都有與合法的賭球公司合作。如賭球公司發現投注有異常情況,就會通報。當然,這種機制的效用是有限的。因為如果假球的幕後操盤手只在黑市下注,而黑市的莊家收到大額的注碼後又只到其它黑市莊家下注以轉移風險,合法的賭球公司其實也未必知道球賽有問題。

由於馬會依法不能就本地球賽開賭,所以以上的方法是現時香港足總難以做到的。但另一個已得國際足協實行的匿名舉報熱線卻應是香港足總有能力效法的。國際足協的舉報熱線於去年創立,容許各地人士於任何時間在網上選擇具名或匿名舉報。國際足協並承諾無論舉報是具名或匿名,都會立刻跟進。雖然暫時未有數據說明此舉的成效,但容許匿名舉報確能將舉報者的風險減低。

另一個建議就是監察以至是管制球員與外界的聯繫,這樣有意行賄的人士就接觸不到球員。要球員暫時與外界聯繫是內地球會常採取的手段(不得離開酒店、上繳手機等)。在足球以外的運動方面,國際板球理事會也有專責人員負責管制球員對外聯繫的工作。

增加成本減少誘因

希爾這本新書的主旨其實很簡單,就是選擇打假球是在特定環境下的理性行為。例如對球員來說,他們決定打假球前,必定會衡量冒險以身試法的回報與誠實作賽的回報,並將如打假球失敗和事件公開的風險計算在內。因此,足球管理機關要防範假球的話,最主要做的就是要提高打假球的潛在代價和減少打假球的誘因。

要提高打假球的代價,當然離不開增加罰則。希爾認為甚至要以「打大鱷」的方式以警效尤。希爾指出,英國球壇在五、六十年代也是假球遍地。該地的球壇變得健康的其中一個轉捩點就是英格蘭足總在一九六四年判罰國腳Peter Swan終身停賽(他也因假球案而入獄七個月;終身停賽令在一九七二年卻解除)。

而要減少打假球的誘因,當然就是確保球員有穩定的收入。根據國際足球員工會(FIFPro)在二零一二年針對東歐足球發表的研究報告,欠薪往往是促使球員考慮打假球賺錢的原因。因此,除了高薪養廉會有幫助外,希爾建議足球管理機構應在球季開始前要求所有球會將薪金預先存入一個指定戶口,保證球員能準時收取工資。

希爾的研究發現大部分球員首次打假球都不是在職業生涯初期,而是累積了一定球齡才開始鋌而走險。這大概是因為他們看不到退役後的將來所致。要減低這方面的誘因,其中一個可行方法就是設立一筆如被揭法打假球就不能獲取得的退休金。受過多次假球案衝擊的台灣中華職棒在四年前開始設立「職棒球員防賭基金信託」,正是希爾這一提議的現實例子。

營造反假球風氣

除了要改變球員作成本/效益計算時的考量外,希爾的一些建議都有指向在球圈內營造反假球風氣之意。少不得的措施是加強對球員的教育,這似乎是眾多建議中成本最低亦是最容易做到的。現時所有一級的國際板球賽選手都要接受國際板球理事會的反貪培訓,確保所有球員知道反貪守則的內容和如何避免跌入假球漩渦。

另外,希爾認為對「爆料者」的保護亦相當重要。假球其實在不少國家都是公開的秘密,因此爆料者很可能被視行業排擠。更甚的是,很多時當地足總為了保護形象,也會冷待爆料者。在中國大陸,十年前球證龔建平因為願意退回黑錢予浙江綠城老闆宋衛平而被判入獄十年。當其它黑哨和行賄者還是逍遙法外時,龔建平卻在入獄不足一年後就在獄中過身,令不少人惋惜。在意大利,Simone Farina在二零一一年向警方舉報有前隊友向他行賄致十七人被捕。他因此獲得柏蘭迪利邀請參加國家隊訓練,又得到國際足協會長白禮達嘉許。但最後卻無法再在祖國落班,要到英格蘭任阿士東維拉的社區教練。而在香港,二零一零年舉報假球案,現效力晨曦的基藍馬是否應該受足總多一點的肯定呢?

除此之外,希爾更建議即使球員拒打假球,但只要有人向他們利誘造假,球員便有責任上報,否則就算違規。如通過這樣的規例,足球管理機關就可派人「放蛇」,到時球員不知道行賄者是臥底還是真的要打假球,拒絕同流合污的機會就更高。

賽制

最後要提的是賽制。希爾認為太多無關痛癢的賽事必然會令到打球風險增加。例如當對賽雙方之有一隊是在為爭標或者為護級而戰,而對手卻已無欲無求時,後者為前者開路的機會率就會提升。雖然今次爆出的風波似是與賭球有關,但相信不少一向有留意香港甲組的球迷都會懷疑不是為了在賭博上獲利,但與護級、爭冠悠關的假球有存在的可能。

足總應做甚麼?

希爾的建議不是特別針對香港的情況。而觀乎當年屯門普高的疑似假球案和今次牽涉屯門隊與愉園的風波,三支球隊都不約而同是外判球隊:即是球會負責人將球隊的經營權交予他人。外判球隊的問題似乎是幕後的操盤者更容易不擔任球會要職,甚至可能在內地或者外地搖控操盤。這樣如果球隊出事,要揪出幕後人物將會更加困難。足總除了要想辦法監察球隊的資金來源外,對於那些空降到香港球圈的球會管理人員是否也要進行背景審查?。同時,到底球會將球隊的經營權外判是否就可以完全撇除責任呢?這都是港職聯發牌或者草擬條例時要面對的問題。

以上的建議,有些是香港足總難以做到的,但總有些只要有心就可以推動的。例如強制職球員參與反貪課程、設立全天候的舉報熱線等即是應該趕快做的事。理論上年中港職聯終於上馬,到時怎樣確保球員薪高(或起碼是不低)糧準、是否設立只有廉潔球員才能拿走的退休金、如何審查球會資金和要員背景、對外判球隊如何處理都是有必要討論的問題。不能否認的是,假球大概無法根絕。但正在拿著公帑推行鳳凰計劃的足總如不在這次風波中做一些大動作來進一步防範假球,實在難以說服公眾讓鳳凰計劃的撥款延續下去。

兩天內募得 90 萬美金,全景球形相機 Panono 來了!

兩天內募得 90 萬美金,全景球形相機 Panono 來了!

panono

本文轉自〈全景球形相機Panono:眾籌達90萬美元〉。

Panono 是一個漂亮的小玩意, 球體表面36組攝影鏡頭,當球被扔到特定的高度,那些鏡頭就會自動拍照,然後把合成圖像透過 App 發送到你的手機上,現在這個產品在 indiegogo 上募資達到90萬美金的超高目標,市面上將馬上買得到了!

Panono 總畫素高達 108MP,算是消費市場上解析度最高的相機了,這些畫素被分佈在所有的攝影鏡頭上, 當球被扔到特定的高度,球體表面的 36 組鏡頭就會自動拍照,然後將合成圖像利用 App 傳送至使用者的手機,使用者也可以手動移動這個球體相機拍照,或者保存 36 張單獨的照片。

panono_video

Panono 球面上分佈著 36 組攝影鏡頭。圖片來源:Pannono 產品介紹影片截圖。

使用的時候可以直接把這個球往上面拋,或是把它撐在一個高高的桿子上移動,不用害怕相機會輕易摔壞,因為球面的設計是防摔的,普通的撞擊沒什麼問題。

panono_foundersPanono 創辦人 Jonas Pfeil 利用 Panono 球型相機所拍攝的照片。圖片來源:Panono

以前用 iPhone 拍全景照片的時候我們都拿著 iPhone 手機在那轉動,然後卡擦一聲按下快門,而現在把 Panono 直接往空中拋,當球體到達最高點時,相機會自動進行拍攝全景照片,足以令許多人驚艷。當然這不是一個廉價的設備,在群眾募資上達到的最低價也要 499 美元,不過更令人驚訝的是:在 Indiegogo 上兩天內就達到了 90 萬美元的超高目標!Panono 相機的上市受到大眾高度地期盼,到底有什麼厲害之處呢?看看底下影片一窺其盧山真面目吧!

讓設計師會想要花大錢收藏的 LaCie 銀球硬碟


當現在許多設計稿件都需要仰賴電腦完成時,而市面上的電腦造型都不合胃口時,設計師都慶幸至少還可以選擇 Apple 電腦,對於設計師們來說,電腦雖然要講究記憶體有多大、功能有多強,但是最重要的也別忘了這些 3C 產品外觀也勢必要有很好看的外貌,才能讓挑剔的設計師乖乖掏錢。貴的科技產品也許有得挑,但是有很多隨身碟、硬碟這類較平價的商品,製造商不知道是不追求外觀的設計感,還是希望大家看見裡面的內涵,總是讓設計師無法靜下心來用它…

閱讀全文

    

蘇格蘭漢「姦手推車」罪成

(原載於:寰雨膠事錄

蘇格蘭巴富 – 當地一名男子近日被判,擾亂及威脅公眾秩序罪成,100小時社會服務令,而他的罪行是在去年7月在國鐵列車和一架食物手推車「交合」。

 

perv_620_1886653a

 

案情指他一度大叫「我要咀你,我要__你 I want to kiss you. I want to f*** you」,同時步向目標手推車,並一度強吻推車的女職員。女職員大驚逃跑,被告繼而用性器官對著手推車繼續進擊。

辯方聲稱不是異性戀,因此沒有加控其他罪名,而被告有悔意,坦誠並不記得自己做過甚麼,並曾飲酒及使用藥物,因此裁判官沒有重判。

 

太陽報

 

【童話?】失業夫婦得貝盧斯科尼5萬歐聖誕禮物

(原載於:寰雨膠事錄

米蘭/羅馬 - 意大利前總理貝盧斯科尼雖然被判剝奪政治公權,但仍然不阻國民對他求助。一對失業夫婦,寫聖誕卡給他陳情,但他很快收到意想不到的回覆。

 

 

就是三張不同面額的支票,總值5萬歐羅。「我只能相信這個世界有聖誕老人」,這對夫婦表示。

 

意大利小公報

 

明報與無線:搵食啫,犯法呀?

黃子華:搵食啫,犯法呀?

 

「今個星期,是香港傳媒界,最黑暗的一周!」

先有《明報》總編輯劉進圖被調職,後有無線疑因封殺香港電視而中止租用發射站予中移動子公司。黑暗!好黑暗!不過將來總有更黑暗的一天、一星期。不相信?把「傳媒界」三字換成「民主」、「言論自由」等詞語,然後想想多少人在不同時空說過相同的說話?

沒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沒錯, Facebook 會給《明報》洗幾日板,王維基又又又又會成為大眾焦點,政府已經一如所料地官樣文章地說「尊重新聞自由」、「希望商業機構自行磋商解決」。但又如何?太陽如常升起,記者一樣鐵腳馬眼神仙肚,報紙照舊出紙賣紙再回紙,電視繼續《東張西望》《愛回家》,觀眾繼續邊鬧邊睇邊食飯。

 

一切都一如既往,沒有兩樣,原因在於《明報》的人事調動,與無線中止合約,在法律的框架下都無可挑剔,正一你想告佢都告唔入。《明報》要換總編輯,重要性其實同你樓下間茶餐廳換行政總廚不遑多讓(如果你根本不看《明報》,那劉進圖之調職更是干卿底事),但你何曾可以「叉能廚」茶餐廳老闆的商業決定? Okay 你可以話《明報》乃擁有第四權的傳媒公器,更是少有能夠走進校園、荼毒……不,應該是教育下一代的中文報章,重要得很。但《明報》與劉進圖你情我願,劉進圖連悶哼半句都沒有,更不要說像黃毓民、鄭經翰當年被封咪那樣與俞琤對質。_,講呢啲。

同理,無線電視在中移動出售持有流動電視牌照的子公司之後,宣布「因為」中移民就交易進行內部調查,「所以」中止出租發射站。箇中邏輯,講真,相當勉強。但是,實際上無線又確實有權這樣做。即使無線與香港電視最終無法達成協議,引致通訊事務局介入調停或仲裁,又又即使屆時的裁決令無線不得不出租發射站予香港電視都好,無線至少賺到了數以月計的時間,令香港電視在期間繼續燒錢兼且無法輕易令節目入屋,繼而嚴重影響廣告收入,還未正式上擂台已經先被人打到口腫鼻腫。無線在大家忙於悼念邵爵士之時有此一著,認真反高潮。

 

《明報》與無線管理層的舉動令大家的無力感再創新高,而真正能左右大局的其實是兩家傳媒機構的廣告商及員工。前者貴為傳媒主要米飯班主,但是不見得會因為人家的「家事」而影響廣告宣傳計劃。後者作為傳媒機構營運的齒輪與螺絲,假如因為一時義憤而發起工業行動,小則按章工作、大則罷工佔領柴灣或佔領堆填區(諗起都悲壯),即使沒法使管理層回心轉意,對於管理層最重視的股東來說倒有一定影響。 (這個持有香港電視網絡股票的同仁該有切身感受)

我知、我知,作為局外人作出如此建議,難免予人「何不食肉糜」之感,甚或反問我「咁叻你嚟做丫」。傳媒界過去不是沒有類似事件,憤而劈炮的「君子」們更是留名青史(梁振英很想要吧)。之不過,在傳統媒體日漸式微、老闆陸續歸邊的時代,新聞工作者為著抗命而罷工或辭職,就得先作好轉行從頭開始的準備。而新聞從業員的行業流動性,向來以走向公關或公營機構為主。這樣問題就來了,有多少公關能夠同時背負「烈士」的名號?有幾多公營機構會聘請「反叛份子」?一想到這裡,我就幾乎要把上一段的文字刪掉,以免真的有人想不開以身試法,然後餓死老婆瘟臭屋。

 

既然有能力要脅管理層收回成命的人根本不會動手,而在四周叫罵叫囂的人根本無關痛癢,那麼這兩件黑暗的傳媒界醜聞就註定不了了之。更何況,劉進圖據報當年曾經「溫馨提示」梁振英要處理涉嫌僭建的玻璃棚,今日只是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即使記協、政黨以至社運人士普羅市民再苦苦追問,《明報》與無線高層仍可輕鬆拋出一句「搵食啫!」,即使我們慷慨力陳兩家機構的決定有多不公義,他們也可以回應一句「犯法呀?」

在大家都要搵食、人家又無犯法的年頭,最黑暗的,尚未來臨!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