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第三條跑道提交立法會經濟事務委員會意見書

1992年《總綱計劃》的X和Y客運大樓,連接兩者的隧道於機場開幕時已經打通
[沒有夾在送立法會的文件中]

9月8日就第三條跑道向立法會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提交了意見書,9月30日下午將出席公開聽證會。

﹣﹣﹣﹣﹣﹣﹣﹣﹣﹣

送往:立法會經濟發展事務委員秘書
發自: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 林超英
有關: 「擴建香港國際機場成爲三跑道系統」之意見
日期:2014.9.8

第三條跑沒有需要興建,並有可行替代方案必須加以研究

1. 本意見書集中指出, 「第三條跑道」(下稱「三跑」),沒有需要興建,並且有便宜很多的方案去增加赤鱲角機場的容量和提高其競爭力求。

2. 機場管理局提出需要興建三跑的理由,單純以航空業「增長」為基礎,聲稱機場接近飽和,必須興建三跑應付,還聲稱三跑將提高機場的競爭力。

3. 以下將根據相關數據論述,機場管理局的聲稱是片面的和誤導的,以及沒有反映自身管理赤鱲角機場的失效。

4. 首先必須指出,赤鱲角機場的設計和興建,以 1992 年《新機場總綱計劃》(以下簡稱《總綱計劃》)為依歸,根據預計 2040 年的乘客人流、貨運量和飛機升降流量來設計,為了讓機場可於 1998 年起運作,設計有兩條跑道、第一座 Y 形客運大樓、貨運設施、相關的支援設施(如地下乘客輸送線、行李運輸、海關、出入境、消防、航空及氣象設施等等),此外還有應對預計的航空業增長的布局,預留了土地,讓機場有秩序地擴充建設,包括位於機場島中央填海地的第二座 X 形客運大樓,提供大量飛機泊位和登機橋,以及連接 X 和 Y 的地下乘客輸送線和額外的行李運輸能力等,機場開幕時,連接 X 和 Y 的地下隧道已經開通了,隨時準備有需要時興建乘客輸送線,即是説 2040 年預計流量成為了機場的設計容量。

5. 赤鱲角機場的設計容量是機場能夠處理的流量,是實在的數字,不是甚麼「預測」,六月底機管局聲稱:「林超英的數字是二十多年前的預測,已經過時」,犯了十分簡單的基礎性錯誤,情況有兩個可能,一是機管局不明白甚麼是「設計容量」,一是故意混淆視聽,令公眾不能明白機場的真相,無論如何都是令人遺憾的。

6. 以下根據機場的設計容量解說為甚麼沒有需要興建三跑,主要指出機管局聲稱的「飽和」,以雙跑道系統每小時最多容納 68 班飛機升降為基礎,但是《總綱計劃》早已講清楚可以達到每小時 86 班,還列出了達到這個水平所需的步驟。

7. 可惜機管局錯誤指導和管理機場的運作,沒有依《總綱計劃》有秩序地擴建赤鱲角機場和有效使用寶貴的跑道資源,機管局在環評報告中提出的人流和貨運量,都在目前雙跑道機場設計容量以內,只要機管局做好本份,根本不需要多一條跑道。

8. 貨運量:《總綱計劃》的設計機場貨運容量是 900 萬公噸,機管局《第三條跑道工程項目簡介》列出 2030 年預計貨運量是 890 萬公噸 , 2013 年機場的實際貨運量是 412 萬公噸 。 2030年的預計貨運量數字比設計容量還低,目前的貨運量則不足設計容量的一半,「飽和」是很遙遠的事。

9. 客運量:《總綱計劃》的設計客運容量是 8,700 萬,2013 年實際客運數字是 5,990 萬,原來只是設計容量的 69%,離開飽和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

10. 《第三條跑道工程項目簡介》,2030 年的預計乘客流量是 9700 萬,2013 年 8 月 1 日機管局卻公開提高到 10,230 萬,一年之間數字相差超過 500 萬,反映乘客流量預測不是甚麼嚴謹的科學,輕易有 500 萬的上落,況且全球經濟疲乏不堪,新的金融風暴如箭在弦,過去的高增長率不可能持續,中國內地的經濟明顯放緩,因此機管局估計 2030 年乘客流量時所用的固定年增長百分率是過度樂觀的,2030 年數字肯定是高估。

11. 再者,隨着中國內地開放和設施進步,到中國的訪客不像過往一定需要經過香港赤鱲角機場,這是不可迴避的現實。加上氣候變化和能源短缺等世界性問題,長遠對全球航空客運有負面影響。

12. 綜合而言,2030 年赤鱲角機場預計乘客人流,連 9700 萬都是過於樂觀的,儘管如此,9700萬也只比原設計乘客容量多 11% , 鑑於資訊科技飛躍發展,加上近年全世界管理思維的快速發展,原設計的赤鱲角機場,包含位於機場島中央的第二座 X 形客運大樓,完全足以處理直至 2030 年的乘客人流,興建三跑毫無迫切性。

13. 飛機升降量 : 機管局以每小時最多處理 68 班飛機升降作為標尺,聲稱跑道容量是 38 萬架次,2012 年是 35.2 萬架次,表面看來頗為接近,飽和之說似乎有點道理,但是事情總比眼前所見複雜,其中有兩個問題。

14. 首先機管局隱瞞了赤鱲角機場的最高跑道容量是每小時 86 班升降,在毫無解釋的情況下,抹掉其中心 18 班,在機管局公開解釋箇中的理據之前,立法會經濟事務委員會不可以接受以 68 班為標尺,也即是說機管局聲稱的「機場飽和」不成立,在這個情況下,興建三跑是沒有需要的

15. 其次,只要檢查每班飛機的平均載客量,便會發現一個奇怪現象。

16. 上表顯示,近年機場航班載客量遠比《總綱計劃》設計偏低很多很多,表面上目前雙跑道機場看似接近飽和,實質上反映機管局沒有用好香港人交託給他們管理的寶貴跑道和空域資源,跑道的寶貴價值沒有得到充分發揮,香港人正在每天津貼乘坐細飛機來香港的乘客。

17. 出現這個極度浪費的現象,機管局公開辯稱細機比大機多是當今潮流,事實是過去十年多,機管局的「發展」方向有偏差,以增加航點為「業績」,結果三、四線城市數目增多,甚至連小型市鎮也不放過,由於這些城市客源有限,多以細機飛航 (曾經最低載客量 50 人!),以致平均乘客量下降,如今赤鱲角機場已經淪為大小城市通吃的二流機場,低載客量飛機愈來愈多,造成乘客流量未到設計水平而跑道似乎飽和的怪異和不合理現象。當年香港人投資過千億港元(註 1)打造的赤鱲角機場,被機管局以低效率模式運作而糟蹋。

18. 從香港整體社會作為投資方的角度看,機管局現在應做之事不是慷香港人之慨,動用二千多億去建設一條沒有必要的三跑,而是立即

(a) 採取措施提高現有雙跑道系統的最高容量,最終達到兩條跑道獨立運作:

1. 平整大嶼山的大陰頂及花瓶頂,降低高度約 20 米,增加一條快速離開跑道中線的離場航線
2. 與民航署協調,更新導航系統及推廣新科技的使用,增加進場和離場的航線(民航署今年四月已經增加了一條由 GPS 導航的新航線)
3. 與民航署協調,加強與內地空管單位溝通,逐步消除機場北面的空牆,讓起飛的飛機可以向北進入內地,來自內地的飛機可以從北方直接進場降落。

(b) 興建位於機場島中央的 X 型客運大樓,抒緩眼前大量航班沒有登機橋服務的惡劣環境,防止赤鱲角機場進一步滑落二流,甚至可能是三流機場的境地;

(c) 綜合檢視航點的配置和選擇,剔走跟香港作為國際航空樞紐定位不匹配的目的地

(d) 提高低載客量機的着陸費,促進大型飛機使用機場的比率,提高「乘客/航班」效率。

19. 三跑要額外大幅填海,嚴重衝擊香港的地理面貎和破壞大片海面的自然生態環境,以及從此約制了未來世代香港人對於開發該處海域的選擇,香港人要付上重大和不只是金錢的代價,反觀第 18 段的措施,成本遠低於興建三跑,只在機場島中央動工,不會增添任何對香港環境的影響,完全可以取代三跑去解決機場碰到的問題的可行方案,對香港社會有利無害。

20. 機管局提出的「三跑道方案」,犯了十分基本的原則性錯誤,不可以讓機管局以「68 班」的假飽和得逞。

21. 興建其實沒有需要的三跑,需要動用最少二千億香港人的血汗錢,這筆錢可以用到很多其他急需的設施,去改善七百萬香港人的日常民生,在這個對比之下,不應該興建三跑是很明白的道理。

22. 機管局的高層大概只以自身利益出發提出三跑工程項目,但是立法會議員作為保障香港人的金錢用得其所的代言人,謹請切要以公眾利益為依歸,責成機管局先做應做之事,提高現有跑道系統的容量,不要浪費人力物力在沒有需要的三跑項目。

註 1 包括:機場島及建築、北大嶼山公路、機場鐵路、青馬大橋、汀九橋、輸水等配套設施

卷起書本 站起來吧!

圖:學民思潮

八月尾
伴隨着對九月開學的納悶
一個詞語突然在香城芸芸學子的耳邊揚起
哄動了這個港口
不同年代的學生一片嘩然 紛紛討論——

「罷課」

不同於近年的罷課 抗爭的只見大專生
這次 中學生 站起來了

當我看見黃之鋒的宣告行動
我的反應是:「嘩,去到咁大?邊有人肯吖……」
然後就繼續在Facebook上loop着…

但是 這個行動並沒有如火花般消逝
反而 成了可以燎原的煋煋之火

一個又一個中學生走出來
校徽下抖震的雙腳
走到公民教室 走到商討的會議上
瞳孔裹發出的是堅定色彩

他們是值得我們所自豪的 感激的 保護的
他們本不需要為我們犧牲 爭取
他們都是願意學習讀書的學生
他們不是為了玩樂不是為了消除無聊
這個決定 於他們說 絕對不是易事
家庭 學校 朋友
一波一波的恐懼和壓力包圍着他們
不知道會有多少熟悉的人反對
不知道會有多少恐嚇和威脅
但是 他們知道 他們所選的
是希望通到民主的道
是負起自身社會責任的路

香城的眾人
起來吧 醒來吧
我沒辦法喚醒裝睡的人
所以 請你 張開眼睛
高舉手 護我城

芸芸學子
卷起你們的書本 站起來吧
甚至
就算只是關注
就算只是討論
也能有巨大的影響力

罷課 我懦弱地是猶豫的
但即使這樣 我仍是可以做我最大限度的事 參與討論 支援 宣傳 因這是應該

有一羣人願意不顧一切為我們站到前線

那麼我們

又憑什麼只在一旁冷眼旁觀 ?
又憑什麼認為政治與我無關 ?

這是最好的時代 , 也是最壞的時代 。

題為編輯所擬。

為生活加點小清新~可愛的夏日風情風扇配件


夏天結束了,進入有點涼爽的秋天,但就算已經準備讓冷氣機好好的休息,電風扇還是沒辦法收起來,甚至有些居住空間裡,是一年四季都少不了它。聰明如各位一定知道今天的主題跟電風扇有關係,但主角卻不是那台一直轉個不停的機器,而是被它輕輕吹拂的風扇飾品,想要為生活加點小清新,就讓它們來幫你~

閱讀全文

消滅激進少數派的戲碼?

人大為香港政改宣布「落閘」,罷課與佔中如箭在弦。近日,突然傳出「權威消息」指,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計劃將目前地區直選的5大區重新拆分成9區。這消息對小型政黨和激進少數派來說,是一個災難,想不到政府除了在街頭之外,連議會內也要「落閘」,將激進派趕盡殺絕。

政府修改立法會選區劃界,這個遊戲規則表面上看似是人人平等。可是,先不說甚麼劃細選區會令種票變得容易的批評,這世上有種歧視叫做「間接歧視」。雖然對所有人施加相同的規定,但這些規定卻對某類人士構成不公平的影響,這就叫做「間接歧視」,5大區重新拆分成9區就是一個歧視少數派的做法。

現時立法會地區直選分成五大區,用「比例代表制」去分配議席,最大好處是能夠讓議會反映社會中多元不同的意見,例如是較激進的理念型小政黨也能夠進入議會,不像是實施「單議席單票制」的區議會,當選議員的政治光譜較窄,局限於中間派,容易造成大黨政治,亦無法反映少數人士的聲音。

代議政制下的議會是要代表整個社會,而不是純粹代表佔多數的選民。民主不只是少數服從多數,同時亦要尊重少數人的基本權利和意見,否則「民主」只會變成多數人的暴政。議會選舉分配議席的方法,是一門有趣的學問,要讓議會有代表整體社會利益的代表性,不能夠完全偏袒多數派而趕絕少數派,否則不如為了方便政府施政和增加效率,採用「勝者全取」的辦法分配所有議席,讓整個議會也是同一個黨派一言堂就可以了。

例如日本的眾議院,採取單議席單票制與比例代表制並行的分配議席方法,每名選民均擁有兩票,單議席單票制選出300名議員,而比例代表制(全國分成11個區域)則選出180名議員,合計480名。一些小型政黨,比方說日本共產黨,他們幾乎無辦法在單議席單票制中取得任何議席,因為他們的理念偏向左翼,但憑著比例代表制,他們近年能夠贏得大約8個議席,為少數人發聲。

香港政府今次打算將地區直選的5大區重新拆分成9區,無疑是出於一個低劣的政治動機——消滅激進派。在九十年代,泛民主派很喜歡單議席單票制,因為當時泛民的支持者在不少選區也佔過半數,讓民主黨在1991年1995年的立法局選舉中大勝。相反,親共的建制派當時主張比例代表制,所以從1998 年開始,立法會地區直選的議席是由「比例代表制」中的「最大餘額法」產生的,讓當時只佔少數的建制派也能夠經地區直選途徑進入議會。

但風水輪流轉,「比例代表制」反而讓「長毛」、「毓民」等激進派人士漸漸進入議會,量變帶來了質變,漸漸改變了議會的文化。雖然香港是行政主導,但每年財政預算案的拉布,也為政府的施政帶來了一點麻煩,每次也要讓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醜陋地剪布,影響了政府和立法會的面子。從前,主流泛民十分反對的拉布、議會內示威等行動,在較早前的審議新界東北撥款與特首答問會中,主流泛民也開始採用,對政府來說是一種羞辱,削弱管治的正當性。

議會選舉分配議席的方法,成為了當權者的政治工具,去遷就親共的民建聯和工聯會,讓他們助大。縮減比例代表制下的選區大小和各區議席數目,就能夠提高出閘成為議員的百份比門檻,消滅少數激進派。試想像全港只有一個大選區,內有三十五個議席,只要有三十五份之一的選民支持你的理念,你便能夠一定當選;相反,每個選區只有一個議席,你便需要有該區一半選民支持你才能夠當選。政治光譜最闊、最中間派的議員就有較大機會當選,激進派出閘無望。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政府今次修改選區劃分是「文鬥」,剝削比例代表制的功能,目的是要將激進派從議會內趕出去,繼而迫他們走上街頭抗爭,擾亂公眾秩序,再用「武鬥」國家機器去消滅他們,將激進勢力一網打盡。而其他政客,為了在新制度下當選,害怕得失中間派支持者,也會轉變為溫和中間派政客,嘗試扭轉香港的政治生態,實在高招。由於修改選區劃分是不用修改《基本法》,因此只需立法會簡單多數決通過就可以,「呀爺吹雞,全部跪低」,我們似乎無法阻止它成為事實。唯有讓更多香港人覺醒,才可以令政府的這個大計落空,當中間派至激進派的泛民支持者也變得激進,到時候「激進」本身已不是「激進」,而是「進步」,香港的議會在短期內仍不會變成大陸的人大。

奶嘴使用與哺乳之間的關係

Credit: Nick Olejniczak via Flickr

Credit: Nick Olejniczak via Flickr

這個議題已經論戰很久了,到底使用奶嘴會不會影響哺乳時間長短?或者更細緻的說法是,使用瓶餵、杯餵、奶嘴等等人工哺育方式會不會影響母體哺乳持續時間長短(這裡所謂的持續時間,是指持續餵奶到小孩幾個月大,而非單次餵奶的時間長短)。當然大家各自有不同的意見,連一般民眾較為信任的世界衛生組織與美國小兒科醫學會的意見都是相左的。

從1980年代開始,世界衛生組織(WHO)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聯手發佈了〈成功哺乳的十個步驟〉(註一),其中第九條就是禁止給予哺乳中嬰兒人工橡皮奶嘴。這十個準則也成為母嬰親善醫院基礎,在全世界推展開來。台灣雖然不是會員國,但很多大醫院的婦產科都按照這個標準在走(你要說他們是為了母嬰親善評鑑在做也行。這些準則中有很多可以討論的地方,也是為何孕婦在生產過程中覺得身心像是被折磨、虐待過一樣,因為台灣醫院都是按照這些準則不加調整執行到底的後果,以後有機會再談談這個問題)。

但美國小兒科醫學會則鼓勵新生兒使用奶嘴,尤其是在睡覺時,因為可以降低嬰兒猝死症(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SIDS)的發生率。這裡的睡覺是很廣義的,包含每餐之間的小睡與深夜時的長睡。大家看到這邊可能會覺得有點困惑,上面兩個單位,提供的是互相悖反的論點。作為家長的我們,在這種情況之下,到底該如何權衡?

我的作法跟先前一樣,就是進入醫學資料庫找找看有沒有相關的科學回顧論文。這是基本的科學原則,倘若學界與實務界都覺得這個議題很重要,值得深入思辨,肯定可以找到一些證據,來證實該如何判斷。我找到的這一篇雖然是2009年的,但這篇是近期以來,關於此議題最完整的回顧性論文。

這一篇論文的說明,非常中立。過去品質最高的四篇論文,其結論是無論任何的時間點開始使用奶嘴與哺乳持續時間長短並無關係。其餘觀察式研究的結果是,哺乳時間變短,與奶嘴使用有相關,但會受到混淆變項的影響,如哺乳遇到困難、母親已經打算要斷奶了。觀察式的研究,有一個很大的盲點在於這些結果都是相關式的研究,不能當作因果關係來看。因為這其中牽涉到育兒理念的問題,若母親已經打算要斷奶了,可能就會增加奶嘴的使用量。另外,奶嘴的使用也跟文化背景有關,像巴西人就覺得有使用奶嘴的父母才是好父母,這樣的概念無形中就會增加奶嘴的使用次數。

至於美國小兒科醫學會鼓勵新生兒在睡覺時使用奶嘴一事,無法找到隨機分派的論文。因為如此設定的研究很難執行,也很難搜尋,你要找到一群「只在睡覺時間有用奶嘴、其他時間哭鬧則不用奶嘴」的嬰兒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若把此變項當成一個獨變項來操作的話,也有違反研究倫理的問題。

走筆至此,世界衛生組織(WHO)、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美國小兒科醫學會所提出來的建議都無法從品質良好的研究中得到證實。簡單的說,就是奶嘴的使用,並不會影響哺乳持續時間的長短,對於降低嬰兒猝死症的效果也有待更進一步的研究證明。我知道這樣結論好像跟沒做一樣,但是科學暫時性的結果常常就是這樣—「這樣是有幫助,但是幫助不大」。這也告訴我們,科學研究無法一日千里,總是需要經過漫長的累積,才有可能真正做出成果來,並達到一些具體的目標。

因此,在台灣生活的家長們,如果工作環境允許,可以哺乳或擠奶的話,還是鼓勵盡量試到小孩六個月大為止,這是世界衛生組織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意見。若以此研究來看,餵奶方式也不需要限定,採取親餵、瓶餵、杯餵也都可以。如果真有餵奶方面困難也沒關係,用奶嘴一樣也可達到安撫的效果。若在睡覺時使用,可能還會有附加的效果,也就是可以防止嬰兒猝死症的發生。如此看來,身為新手父母的我們,還是放寬心就好,不用過度苛責哺乳持續時間,也不要因為使用奶嘴來安撫孩子,就需要有奇怪的自責感。

註一:Ten Steps to Successful Breastfeeding,有興趣者可自行上網搜尋,這裡就不一一臚列。

文獻資料:
O’Connor NR, Tanabe KO, Siadaty MS, Hauck FR. Pacifiers and breastfeeding: asystematic review. Archives of Pediatrics and Adolescent Medicine. 2009;163(4): 378-382.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