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地方「性愛換學校」方案 市民成功造人 政客準備走數惹眾怒

神田 Thisted - 去年11月,當地政客和居民達成協議,若果當地年輕人多些性愛,製造多些BB,他們的社會福利,例如學校、醫院等都不會被削減。 但正當當地醫院證實,BB人數上升之際,傳出丹麥人民黨想走數,聲稱福利會吸引難民,惹來當地居民不滿,未知各位努力造人的青年男女會否有進一步行動。 DR

【一名創業數年者的告白】資源常常有限、事情總是困難,唯有努力不懈才是正解

【一名創業數年者的告白】資源常常有限、事情總是困難,唯有努力不懈才是正解

(photo by Phagan Photos)

作者:老K,自以為可以創業但創業後才發現好像創業沒想像時好玩的平凡人,08年不小心進了網路行業,被友人所害開了一家小店,然後就在網路上開始賣雜貨為生了。書唸的不多,路沒走多遠,天天喝咖啡,時時論是非。可說是十足的假文青。

我認為,事情剛起頭總是很難的,很多朋友著眼於先前已達到的成就,遭遇到新挑戰時,就會覺得這裡也不對,那裡也不足;尤其在大公司待久的人(我們現在也很像了),因為公司有很多的資源,常常會自我膨脹,以為那些成果都是自己的努力來的.

我們的網站也一樣,從一個沒有資源的小網站,加上一些幸運,這些年前人努力下,開始慢慢的有了些基礎,所以大家又開始忘了幾年前開始時,那段大家絞盡腦汁、想方設法找路子的歲月,大部分同仁在遇到困難時,來跟我說的:大多是人不夠、公司地點又不好找人、系統不太好用、倉庫管理跟不上、客服速度不夠快、網站流量不夠、所以賣的太慢廠商不願相挺、公司福利不夠好….等。

這讓我回想,假如對比到多年前網站剛成立的那個場景,對話的內容大概就不是這樣了,我常聽到的是說:這樣這樣可不可以說服廠商來跟我們這個小站合作、系統現在寫不出來耶~我們半自動半人工處理如何?客服來不及回了PM和美編來幫忙回一下、沒什麼流量耶~也沒錢買廣告,我們想個方法引人注意導流怎麼樣?喂~公司採購缺人有沒有朋友可介紹?諸如此類,我每每回想總覺得對比強烈.

我自己是很清楚,成功沒有方法,也沒有什麼小路可抄,不管你公司多大,老業務的翻新改良和新業務的推展,每一次其實都一樣的困難,市場上競爭對手有的,你不一定有,你有的,競爭對手也不一定做的到,每個公司都是一個獨立的組合,自己的成功路子得自己累積打造,沒什麼特效藥,就是要努力排除阻礙,爭取客戶認同,打出一個市場來.

特別是公司年紀已經三十以上的夥伴們,我特別想要分享這個,因為再一晃眼你就跟我一樣老了,到了那時,體力肯定是比不上剛畢業的小夥子了,經驗上是豐富了許多,這也表示嘴皮上的功夫有了長足的進展,但並不表示你解決問題的速度、心態和投入工作的時間,能勝過那些比你年輕的小鬼們。

公司需要你帶頭來發展一個新業務,但你又老又會抱怨,又得準時回家陪老婆小孩老父母、架子又高,跨部門溝通和驅動其它部門幫你達成目標的能力也差強人意,公司發生緊急事情時打你手機沒人接,賴你也不即時回,假如你沒有高端規劃並開拓新業務的能力,也沒有帶領團隊革新公司管理的領導力,那真不知道為什麼公司還要付比較高的薪水給你,老瓶子,沒新水,照我看,總有一天,前浪一定得死在沙灘上.

工作經歷愈久,需要的是能積極溝通,有團隊共識,掌握公司政策方向,能擘劃新的業務並提出有建設性提案,也樂於培植後進的人,希望我的囉嗦可以讓夥伴們多加思考自己的價值,人不是酒不會愈陳愈香,發揮潛力,停止一切抱怨及部門間的怨懟,正面積極的一步步把自己的責任扛起來,堅持努力推動業務,相信時日一到,你自然能一笑頂峰.

創業人,別落入學習的盲點

創業人,別落入學習的盲點

(Photo by SFU — University Communications)

作者:洪大倫,擁有5次創業經歷,研究所時期參與TIC100全國創業競賽,以「皮特拉寵物旅遊」創業題目獲得全國首獎,從此開啓創業的不解之緣。 愛跟朋友分享許多創意的鬼點子,更愛與朋友一起把點子付諸實現。基督教是信仰,巴菲特是心中最欣賞的偶像,家人與朋友是生活的重心,錢從來不是選擇做事的第一考量。 目前是光明頂創育智庫創辦人,在新創事業圈從事育成工作。

對創業家來說,「學習」是好事,但「不斷學習」則可能是一種阻礙。

長久以來,我總能在FB上看到一些創業朋友,經常花大錢報名上課,從簡報技巧、文案、銷售、行銷、業務推廣、財務知識等…幾乎無役不與。然而,懂得追求知識是好事,但花時間在學習的時間上應當有所節制。

讓我們先來檢視一下你的學習狀態吧:

一、你接觸老師的時間是否比你的顧客多?
二、你是否不斷在尋覓名師為你解決創業難題?
三、你參加課程、講座、活動的時間佔去你1/3以上時間?
四、在網路上看到課程就忍不住手滑報名?不知不覺報了很多?
五、到處上課卻不知如何應用?公司也沒有因此成長?

如果以上五點你有一半以上,恐怕就不是好現象,因為這代表你的學習沒有產生效果,甚至根本在浪費時間。所以我說,「不斷上課」可能是一種阻礙,並沒有言過其實。

請你回頭靜下心來想想,創業的意義是滿足需求,解決消費者/用戶的問題。既然道理再明顯不過,你就應該多花點時間去了解你的顧客,花時間去研究、分析市場,而不是一直花時間在學習。對你的顧客來說,他們不在乎你學習什麼,他們只在乎需求被滿足沒有。

如果你願意把花在學習的時間多用一點在研究市場上,我相信你的成長會更加神速。事實上,顧客能教你事情的更多,反饋也最直接有效,當你懂得從他們的意見上學習,才能對公司的進展有所助益,這反而才是含金量最高的學習方式。

你既然出來創業,就要認清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事實:只要你做的事情對公司績效短期內沒有幫助,無法帶來成長,請你盡可能不要花時間去做。一切崇尚務實主義,因為你正在打仗,不是在辦家家酒。

創業初期,你得拼死命想辦法讓自己活下來,而不是消耗資源、消耗時間在充電。如果你覺得自己沒有準備好,那就先別創業,等你覺得學習完畢了再來創業吧。只是說,我也看過不少人嘴上說著要創業,結果卻一直說自己沒有準備好,一年前說學習,一年後還是在學習,創業之路遙遙無期。

甚至,很多人因為不斷學習,聽了太多「名師」、「名人」的說法,結果反而讓自己不知道方向在哪裡。這些老師都有自己的成功方式,他們的分享沒有錯,錯在你每套都想學,就會像金庸小說<天龍八部>的段譽一樣,不同內力塞在同一個丹田裡,沒有正確引導,很快就走火入魔。

西洋諺語說:「不要在你的手上戴兩只手錶」,因為你肯定會弄混,到底哪只手錶才是對的時間;同樣的,不斷追求不同名師的看法與成功經驗,只會讓你更茫然、更徬徨,忘了最好的導師應當是市場、是顧客,而不是華麗的簡報內容。

清朝文學家彭端淑的作品<為學一首示子姪>,內容有一段是這樣說的:

「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貧,其一富。貧者語於富者曰:『吾欲之南海,何如?』富者曰:『子何恃而往?』曰:『吾一瓶一缽足矣。』富者曰:『吾數年來欲買舟而下,猶未能也。子何恃而往?』越明年,貧者自南海還,以告富者,富者有慚色。」

創業的領域裡,無所謂「完全準備好」這回事,你需要的精神就像那位貧窮的僧者一樣「一瓶一缽足矣」,而非像那位有錢的和尚要萬事齊備才敢出門。多做準備不是壞事,但決心與執行力才是啟動創業之鑰;更重要的是,資源多的人未必能達成目標,能排除萬難、有解決能力的人,才是創業成功的關鍵。
學習不是問題,但「不斷學習」則很可能就是創業問題之所在。檢視一下你的時間分配,或許你就能發現團隊停滯不前的答案。

松山有寶?焯公亭下疑發現軍事要塞

松山歷來有不少軍事遺跡,三條軍用隧道(防空洞) 連接各個炮堡和兵房,四通八達。近日有市民在松山焯公亭下、中聯辦大樓後方一個工地的山邊,發現由花崗岩石塊建成的房屋基座,上面仍然留有完好的樓梯和門洞。有到場了解的歷史愛好者推斷,這可能是葡軍當年留下的軍事設施遺址。 發現遺跡現場是工務局一個工地,正興建一座電梯,將來會用作新口岸連接松山行人道的一部分,記者到達現場時施工人員已經離開。文化局得悉事件後曾派員到場跟進,暫時未公佈考察結果。 現場一名市民表示,本身愛好歷史古蹟,遂第一時間趕過來探視。雖然部份石牆已經損壞,但石建築結構保存尚算完整,台階清晰可見,估計基座上曾有建築物存在。而石牆上有兩個類似防空洞的出入口,他曾經嘗試進入,但中間已被封死,無從得知這道門通往哪裡。遺跡面積不少,而且數十年這位置對開就是海岸線,具有軍事防禦價值,他估計可能是葡軍當年所建的軍事要塞或碼頭。 他又指,以往羅理基博士大馬路一邊,油站對開的松山隧道口附近,也曾經有類似的石結構建築,但被一些廢車場和霸地覆蓋,開發後這現這些這建築亦已消失。  

整肅福建幫與緝捕陳由豪

陳由豪

 

台灣前東帝士集團總裁陳由豪,涉嫌東華開發掏空案,捲款新台幣623億元,自2001年起潛逃中國大陸多年,攀附福建地方黨官權貴,以翔鷺集團名義在福建省內大舉投資石化及酒店等經營項目,越撈越多,光以2012年5月在漳州投資的5個石化項目來說,總金額已高達人民幣300億元。多年以來,他因背信罪嫌,身為台灣十大通緝要犯,目前依然逍遙法外,甚至老來得子,大搖大擺接受台灣媒體訪問,但卻從來未被遣返台灣受審,追訴時效將在2016年屆滿。情何以堪?

需知道2009年海基會及海協會簽訂的《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根本形同虛設。我們無需斟酌詳細條文,因為如有違反協議,一概交由兩會協商,最後取決於政治實力,結果當然不了了之。中共所謂「協助」台灣「遣返人犯」,只是一種「協商後的恩惠」,毫無「法律上的義務」,一紙協議,空廢無力。

綜觀全局,同類涉及貪腐、陰謀、群帶關係的台灣財經犯罪嫌疑人潛逃中國案件,可謂多不勝計。探其因由,主要有三:一、福建共產黨官僚包庇利用;二、台灣政府高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三、台灣檢察機關執法不力。其實,如要突破這三點,非不能也。關鍵在於知識與行動。掌握中共政情,無懼政治壓力,檢察專業獨立,必能緝捕起訴。

上述第一點正是問題癥結所在。陳由豪等台灣財經犯罪逃犯一直被中國地方黨官豢養利用,狼狽為奸,貪腐斂財,早已眾所週知。以陳由豪為例,他在福建的靠山當然離不開福建省內一眾貪官。如今靠人人倒,正是台灣當局要求中國當局把他遣返台灣的大好時機。此話怎解?

 

故事恐怕要從頭說起。先談談徐綱。今年3月20日,中紀委忽然宣佈:福建省副省長徐鋼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現正接受中共內部調查,成為中共十八大後被查處副省級或以上的「福建首虎」,轟動一時。綜觀徐綱仕途:2003年7月,他出任福建省交通廳廳長;2005年底,在當時福建省委書記(一把手)盧展工(2004年2月至2009年11月)的提攜下,把他轉任福建省經貿委主任及省國資委主任;2008年4月,盧展工更派他出任泉州市委書記,享盡「肥缺」油水,搜刮各大房地產及工程項目;2013年2月,尤權接替孫春蘭出任福建省委書記大約兩個月後,把他升任福建省副省長,其實明升暗降,乘機拔除他在泉州市的龐大勢力;2014年3月,中央巡視組進駐福建,通過互聯網放風,指民眾舉報徐綱涉及交通工程及房地產項目腐敗及權錢交易;今年3月,徐綱終於落馬,從此失蹤。

就在中紀委宣佈徐綱落馬同一天,香港《文匯報》引述中共黨媒通稿,盡情刻畫一個「三不」徐鋼:「不講政治、不守紀律、不講規矩」。為何黨媒現在棒打落水狗?歸根結柢,恐怕正是因為習近平討厭徐綱,挾怨報復。坊間流傳,當年早有省級領導表示徐綱「尾大不掉,本來可以通過溝通解決的事情,卻非要鬧出輿論問題來,不講政治,不守紀律,不懂規矩」。事緣2008年10月,福建省委同意了省交通廳關於湄洲灣港口(泉州、莆田)體制一體化方案,但時任泉州市委書記的徐鋼先同意,後反口,擺不平利益,極力反對,甚至鼓動民眾反對方案,掀起輿論焦點,導致省令難行,後來更將其策劃鬧事的責任推卸給省交通運輸廳,導致上述方案流產。及至2010年,福建省湄洲灣港口管理局宣稱他們將全力執行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指示,儘快完成一體化方案,充分顯示習近平十分支持這個曾經被徐綱極力阻撓的方案。此後,習近平上位,鎖定「非我族類」的徐綱,挾怨報復,開啟了後者的悲慘末路。

值得注意的是,針對徐綱下台,中共黨媒的結論竟然是:「徐鋼尚在調查之中,究竟會不會拔出蘿蔔帶出泥,我們拭目以待。」如此公然「亮劍」,那麼誰才是那些被帶出的「泥」呢?剛剛說過,徐綱的大靠山就是時任福建省委書記盧展工。然而,曾經身為黑龍江插隊知青的盧展工,跟習近平在福建任職時,二人合作並不愉快,不知是否有瑜亮情結,終究一山不能藏二虎。2001年,盧展工從全國總工會空降福建省,出任省委副書記,與時任省長的習近平搭檔,但是二人並不咬弦。僅一年之後,習近平即調至浙江出任代省長及省委書記,盧展工則接任福建省長一職,並於2004年升任福建省委書記。畢竟,盧展工當時官運不差,可謂與習近平分庭抗禮。盧展工的後台就是尉健行,而尉健行就是與江澤民、李鵬等人同輩的中共元老。眾所週知,習近平綽號習大大,不買江澤民的賬,不買李鵬的賬,如今又豈會買尉健行的賬?一切盡在不言中。一旦習近平決定向尉健行開刀,盧展工、徐綱就會逐一成為首階段權力鬥爭的犧牲品,如今端倪已現。「泥」之為何物,不外如是也。

當我們了解到盧展工和徐綱的「非習族類」背景,再攤開陳由豪在福建發展翔鷺騰龍集團(翔鷺集團)的時間來看,陳由豪與這些所謂「福建幫」狠角色的關係也就昭然若揭。翔鷺集團正是在盧展工出任福建省委書記之後,以及進一步在徐綱出任福建省經貿委主任之後,獲得超速和驚人發展,難道一切純屬偶然嗎?翔鷺集團旗下有化纖、石化、特種樹脂、酒店、房地產、健康管理等企業,總銷售額人民幣300億元,員工逾5000人,集團總營業額逾人民幣1000億元,放眼目前中國國情,難道絲毫沒有官商勾結或官商共謀的成分?如有勾結官員或被官員操控的成分,難道福建省一把手及其下屬完全沒有插上一手,利益均霑,分贓斂財?稍為了解專制腐敗的中國國情者都已瞭然於胸。畢竟,上述只不過是冰山一角。

進一步來說,《亞洲週刊》曾經揭露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與翔鷺集團總裁俞新昌的勾結關係,導致陳由豪輕鬆取得福建省內大塊工業用地,而且獲得中國銀行融資。反觀陳由豪多次聲稱自己只是在中國「打工」,泣訴自己絕非「債留台灣,錢進中國」,難道大家會真的相信他嗎?由此看來,陳由豪不但是尉健行、盧展工、徐綱的「白手套」,更加是江澤民家族的「白手套」,但卻偏偏不是習近平家族的「白手套」。打錯工,站錯隊,歸錯邊,結果當然就是形勢逆轉,今不如昔,隨時身敗名裂,身家性命財產岌岌可危。潛逃捲款離開中國大陸,恐怕正是陳由豪之流目前唯一的理性選擇。難道以習近平為首的共產黨會放過他嗎?當中充滿中共高層的權鬥策略盤算,縱放抑或拘禁,我們難以知道。但是台灣檢察機關就會這樣輕易繼續縱放陳由豪之流嗎?我們需要知道。

如果真的決志不會放過陳由豪這類重大逃犯,台灣檢察機關及人員應該獨立自主,發揚法治精神,直接前往中國大陸把陳由豪緝捕歸案,遣返台灣,提出起訴。這是上策。這項建議完全符合目前台灣憲法及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合憲合法合情合理,從來無需仰賴兩會所達成的司法互助協議。只需摒除台灣政客干預及長官壓力,以及掌握陳由豪藏身及藏金之處,依照台灣法律逮捕及蒐證即可。美國在老布希時代突襲緝捕巴拿馬獨裁者諾瑞嘉(諾列加)(Noriega)一案,已成國際刑事執法先例,可作參考。當然,如要過程更加順暢,免生枝節或外交風波,台灣有關部門可以酌情要求中國大陸當局適當配合及提供必要便利。這是中策。但關鍵還是在於善用最近盧展工及徐綱一系貪官在中國失勢的契機,要求目前中共福建省當權派允許遣送「非我族類」的陳由豪返台受審,既可順勢掀開這隻「白手套」在中國大陸的違法經濟地盤,也可便利兩岸當局分別清點與追回其違法資產,相得益彰。鑒於「福建首虎」最近倒台,目前中國當局清算陳由豪,以及允許遣送陳由豪返台受審的意願可能有所提升。如此大好良機,怎能白白錯過?再多官僚算計,不如立即行動。

 

為什麼要加入新創公司,並如何讓它成為你人生的加速器

為什麼要加入新創公司,並如何讓它成為你人生的加速器

(photo by SpaceX)

作者:Bernard Chan,ALPHA Camp 創辦人,TMI 駐場創業家,曾任 Yahoo!亞太區廣告業務總監。出生香港、美國 MIT 麻省理工學院 MBA 畢業,加拿大 University of Waterloo 電機工程與經濟學雙學士。芝加哥 Ruby on Rails 課程研習、在美國,北京,香港有多次 Startup 經驗

我們開辦 ALPHA Camp 其中一個目的是幫助年輕人進入 startup 工作,過去幾屆 ALPHA Camp 的同學都成功進入了台灣、甚至美國的 startup 團隊,最近跟這些同學聊天,很高興他們都非常喜歡 startup 的工作環境。但大家都在尋找如何從工作中成長的有效方法。我自己待過在如 Yahoo! 、Bain & Company 這種大公司,也擔任過 startup 早期員工和創辦人。在此我想分享一下如何充分利用 startup 的環境特質,讓自己快速成長。

跟公司裡最厲害的人工作 | Work with smart people

「跟聰明的人共事」 - 這是 Yahoo! 執行長 Marissa Mayer 多次給年輕人的建議。大公司跟 startup 裏面都有非常聰明的人,但差別在於大公司的部門、分工、階級、合作流程等,都有明確的規定與程序,誰跟誰工作分得非常清楚。相較之下,大部份的 startup 的組織結構都很扁平,比較有機會去跟公司不同的人合作。所以在 startup 工作的你,要多觀察身邊的夥伴。如果有合適的專案,請不要猶豫,大膽爭取機會跟那些大家認為最聰明、最厲害的人請教,甚至一起合作。在工作的過程中去學習他們的思維和做事方式,你將受益良多。

多觀察創辦人,主動交流 | Learn from founders

在 startup 工作的最大好處,就是可以從內部體驗一家 startup 如何運作,從創辦人身上觀察創業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請多把握機會與創辦人交流,聽聽他們帶領公司從零到一的過程。這邊指的「從零到一」,可能是產品、顧客、公司文化,或其他任何你想得到的元素。Startup 的創辦人通常是一群聰明、富有熱情,樂意分享自己經驗的人。你可從旁觀察他們如何做決定、領導團隊、處理壓力與面對挫折。如果你的工作表現出色,創辦人也感染到你學習的熱情,你可能有機會認識創辦人 network 裏的客戶、創業家、與投資者。或許你的下一個貴人,就是創辦人介紹給你的。

共同打造企業文化 | Help shape company culture

若你是 startup 早期的員工,那恭喜你,你有機會和創辦人及其他早期夥伴共同建立公司的文化。這意味著,你將會影響團隊做事的習慣、重視的 Value 、工作的優先順序、溝通的方式等等。舉例來說,Gogolook 就以員工「敢於發表意見」的文化著稱,你可以主動提供你的 idea,甚至挑戰創辦人的想法。想要一起形塑團隊的文化,你可以主動發起一些員工活動,譬如發起讀書會或是揪團運動等。能參與打造企業文化是很難得的經驗,這對你以後領導團隊時會有很大的助益。

主動貢獻自己的想法 | Share your thoughts, take initiatives

在 startup 扁平化的組織裡,即便是基層員工,也有機會主動貢獻自己的意見。而你提出的建議,只要能為公司帶來正面效益,很多時候會直接被接納。想要快速成長,你必須學會主動思考問題,同時積極地發表自己的想法。這習慣能讓你提早鍛鍊站在更高的角度為公司思考策略的思維模式,建立溝通和影響他人的能力。在大公司,你可能要待個三五年才有機會升上小主管並真正影響公司,但在 startup 裏,你可以提早發揮你的影響力,更有機會做你想做的事。

挑戰你的舒適圈 | Challenge your comfort zone

在大公司,每個人的工作內容都被切得很細,員工往往只專注於其中一個 function,但在 startup (尤其在早期發展時),要處理的事情永遠會比公司裏的人多。每個員工都要會十八般武藝,面對不同的挑戰,你的工作範疇、要解決的問題,都會隨著公司的成長而有很大的變化,這是你挑戰自己跨出舒適圈的最好時機。你必須保持一顆開放的心,去學習新領域的知識,當你擁有的武器越多,你就會越來越強大。在未來的新經濟體系中,擁有跨領域技能和快速學習能力的人才能脫穎而出,Startup 正是培養你這方面能力的最好場所。

創造屬於你的戰績 | Build your track record

在 startup 工作,你將有機會從很早期的時候開始打造產品/服務。如果你能把握機會,「從零到有」地建立一個能為公司帶來實質商業價值的東西,你將擁有一般人需要多年工作經驗才能累計到的戰績 (track record)。你從中的得到的 know how 與經驗,會是你未來的職涯上很寶貴的資產。

就拿 ALPHA Camp 的團隊來說,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從零開始打造的東西,譬如我們的 Evelyn 一手打造了你在閱讀的這個 ALPHA Camp Blog,不是程式開發者的 Tim 舉辦了台灣第一場專門給程式初學者、超過100個參賽者的 ALPHA Hackathon。我們最年輕的 Benson 從零建立了我們的 CRM 系統,用「梯次分析」(cohort analysis) 來判斷如何跟我們的學員做最有效的溝通。若你的 startup 正在徵詢新專案的人手意願,請大膽爭取成為專案的領導人,然後開始打造屬於你的東西!

結論

Startup 相較於一般公司是很特殊的環境。工作壓力大,變化多,薪水也可能沒有大企業的高。但對於優秀的人才來說,(一家好的)startup 是一個能讓你發揮潛力的舞台。一間如火箭般即將起飛的 startup ,旗下的員工也必須跟著一起成長才不會失速,若你已經在 startup 裡面工作,請保持開放的心,用盡全身的力氣去學習,並主動爭取機會,你將會快速成長,成為炙手可熱的人才。

若有什麼想法或意見都很歡迎大家在下面留言,一起交流!

香港只係一個忽得仔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erin leigh mcconnell)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erin leigh mcconnell)

 

今日要同大家講一個養仔嘅故事。

 

從前有個富豪,佢叫英爺,佢好鍾意喺全世界收養細路黎養,等啲仔大個左之後幫自己開枝散葉,振興英氏家族。但喺一次戰亂之後,英氏家族開始家道中落,佢發現佢已經養唔晒咁多個仔,而且佢覺得自己已經冇必要喺全世界養咁多仔,而且佢地好多都已經大個仔,好想離開,於是英氏就由得佢地,獨立各自去生活。

 

喺亞洲之中,英爺有兩個最得意嘅仔,一個叫做新加坡,一個叫做香港。新加坡本來都打算自己一個出去生活,但佢發現佢自己經濟能力有限,租唔起屋,所以佢打算同馬拉妹一齊夾份租屋。但最後佢發現自己同馬來西亞好唔夾,之後就俾馬拉妹踢左出黎,最後坡仔佢好辛苦先至搵到一間細屋俾自己住,然後自己生活起來。本來坡仔有好多病痛,而且學歷唔高,收入亦唔太穩定,生活好艱苦。但佢冇自暴自棄,佢平時除左勤做運動之外,仲好勤力咁去進修自己,考左個金融牌返黎。過左一排之後,佢已經變得好大隻,而且喺國際金融公司度做中介,吸左好多生意。但佢覺得佢咁樣都未夠保險,佢仲趁自己得閒嘅時候培養自己好多興趣,建立自己嘅人際網絡。前個排金融公司個大佬美爺,見到坡仔屋企有幾架來自台仔嘅船仔,於是就撩佢出海玩船P,佢二話不說就跟左去啦!跟跟下美爺仲話俾佢睇晒坡仔對出個海嘅地方!佢平時又會同佢嘅遠房親戚共爺同國爺去飲茶,本來共爺同國爺係世仇黎,但經過坡仔私底下約左幾次飲茶之後,而家friend過打band!唔只添啊,佢又知道金融公司入面有好多人鍾意賭錢,而家仲籌備緊請佢同事去坡仔佢自己屋企度玩Show hand啦!而家嘅坡仔已經變成坡爺,全世界有邊個唔識坡爺?有邊個唔知坡爺有幾威?

 

但係另一個仔香港就好唔同啦,本來呢香港諗住離開英國家族返返去華府住,點知原來華家已經唔係清爺話事,變左共爺話事。共爺同英爺本來就係各自跟開兩個世仇大佬,咁英爺就緊係唔制啦。英爺本身就打算喺華府附近幫港仔起屋,等佢自己自立,但共爺就威脅英爺話:「你試下喺華府度起屋?我即刻就炸左港仔!從來華府嘅人都係要喺華府住!冇人可以搬出去自己起屋!」咁英爺又冇以前咁威水,又知道共爺真係講得出做得到嘅人,所以就唔敢再提幫港仔起屋嘅事。本來英爺都唔係好想點理港仔,由得港仔自生自滅,但自從港仔有一次受到華府嘅人嘅影響,同英爺嘈左次大交,英爺先開始俾港仔去學返兩門手藝,好快港仔就俾國際金融公司收左,仲喺公司撈得唔錯,好快就成為左同坡仔同級嘅員工。

 

但時間過得好快,共爺見港仔快高長大,而且華府啱啱嘈完大交,終於有時間去理港仔,就話當年港仔賣身契(張賣身契其實喺國爺度,但國爺已經帶走了)就黎到期,所以就要求英爺俾返個「仔」佢。但英爺就緊係唔制啦,但共爺黎講數嘅時候帶晒架餐,英爺臨走嘅時候仲要俾佢嚇到仆左獲街,港仔呢啲溫室長大食慣英爺飯嘅就緊係驚到聲都唔聲下啦,最後英爺喺冇辦法嘅情況下,就只好將港仔還返俾共爺,共爺都應承英爺同港仔,以後港仔嘅生活五十年不變:「英爺俾到你嘅生活,禾刀脾倒梨!」

 

好啦,到港仔回歸華府嘅時候,佢發現佢間房雖然同喺英爺嘅一模一樣,但周圍都污煙瘴氣,間中經過藏仔同彊仔間房仲會有尖叫聲!後來佢發現,原來共爺係一個大毒梟。佢之所以咁想港仔入華府,其實只係想利用港仔喺公司嘅名氣避開追查,幫佢喺金融公司運毒同集資搞偏門生意!唔單只咁啊,佢仲質港仔食啲毒品,早喺港仔未返華府住之前,共爺已經成日請港仔同華府最叻嘅粵仔一齊食「廉價勞工散」,之前趁港仔中左SARS嘅時候餵佢食「自由行」。港仔平時就冇乜嗜好,喺金融公司只會同美爺呢啲大粒野有公事往來,其他大粒野忌憚佢未自己獨立生活,仲係寄人籬下,所以好少會有乜野私交,最多只係跟英爺出去打下波,玩下公司嘅運動會。返左華府之後,港仔就變左跟共爺出去玩,但平時都好少會出去同人social,但好多人都仲讚緊佢以前好yo,好識做人,但殊不知佢食共爺啲毒品食到個人忽忽地,已經唔再好似以前咁健康啦,唔係近排同共爺嘈左場大交,公司啲人都唔發覺原來港仔已經瘦左咁多。昔日啲人攞港仔同坡仔比,而且原來已經差太遠了。

 

拿,我講人養仔咋,咩政治個啲野,我地又識條鐵咩~~

 

跨境養老醫療 崔世安︰首選橫琴

政府正探討與橫琴合作,發展跨境養老醫療服務。特首崔世安表示,內地有多個地方都有提出能夠為澳門解決養老醫療的問題,但政府目前認為橫琴是運作上最便利的,能運用地理優勢和協調兩地交通,將病人快速送回澳門醫療。 崔世安表示,本澳居民醫療保障福利延伸到內地,涉及兩地醫療制度不同引伸的收費標準和監管等問題,另外,亦要確保長者在內地得到適切的醫療服務。現時社工局已經實行「回內地定居計劃」,符合條件到內地定居的本澳長者,可透過銀行領取援助金,不能夠親自回澳辦理續期手續的,社工局亦會主動聯絡內地相關部門跟進。 另外,他亦表示,政府關注老齡化社會的問題,希望加強原區安老,為長者提供全方位的照顧,政府構建了多點支撐的社會保障長效機制,亦加快制訂澳門養老保障政策的框架,以及制訂長者服務十年的行動計劃,加快興建安老院舍,增撥資源。長者書院、興趣班等等都會加強。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