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眼盲的人做惡夢的機率為四倍之多

nightmare_on_elm_street2

丹麥睡眠醫學中心的新研究指出天生眼盲的人做惡夢的機率為一般人的四倍。此研究也證實惡夢與白天的壓力有關。

「此研究證實了長久以來存在的假設,“非睡眠時的情緒經驗與惡夢有關”。天生眼盲的人在白天時顯然有較多危及生命的經歷」,此中心的研究助理暨研究主要作者Amani Meaidi表示。

研究人員招募了11位天生眼盲、14位後天眼盲及25位視力正常的研究參與者。他們被要求持續四周紀錄做夢內容。

研究發現天生眼盲的人做惡夢的機率約為25%,而視力正常的人則只有6%。後天眼盲的人做惡夢的機率為7%,幾乎與一般人無異。

基本上惡夢與日常生活中的恐懼有關,像是令人尷尬的社交場合或是車禍。

Meaidi表示夢是一種主要的感官體驗,大腦藉此來處理白天的實際經驗。天生眼盲的人的夢是無畫面的,而後天眼盲的人則表示他們夢中的畫面會隨著時間遞減。

「此研究也指出清醒時的感官經驗決定了夢的內容,所以無視覺經驗的人做的夢多與聽覺、味覺、嗅覺、及觸覺有關」。

「因為後天眼盲的人之前曾見過周遭環境,所以環境對他們造成的威脅不如對天生眼盲的人來得大。」

「因此後天眼盲的人透過惡夢處理日常經驗的程度也比天生眼盲的人來得低。」

眼盲人士對於實驗結果感到驚訝,他們從未意識到他們做惡夢的機率遠高於一般人。

「這並不是造成他們日常生活困擾的原因,不少眼盲人士對此說法感到驚訝」,Maeidi表示。

研究也指出天生眼盲的人並無較易有焦慮沮喪的傾向,此外他們也不一定有較多負面的情緒經驗。

資料來源:

學生覺醒對通識科事件聲明

通識教育是為了培養學生的獨立學習能力,作育英才,以培養高質素的公民新一代。但倘若我們的通識書內容一一被政府無理控制,對政治議題的透明度被削減,學生只吸收立場一面倒的思想,無法獨立多面地思考社會事件和議題,又如何能達成教育的理念和宗旨?

令人遺憾的是,近期教育局突急召考評局官員和通識教師商討對策,有政府極高層官員將矛頭指向「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部分,包括削減涉及香港政治的內容等,又倡議在科內加入中國歷史、基本法一國概念等內容。

政府表示欲削減涉及香港政治的內容,由原本佔25%減至18%,並且欲將「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與「生活質素」兩個主題合二為一,此舉令學生對政治的了解被剝削,而且法治和參與社政原與生活質素、環保與能源科技、公共衛生等議題息息相關,環環相扣,在每個議題內各問題的解決都有賴政治上的申訴和立法,實無可避免接觸政治。倘若要強行削去只會令學生對通識的學習不完整,致該科未能達成訓練學生批判性思考及獨立思考的宗旨。

此外又建議在通識科中增加《基本法》「一國」概念、中國經濟起飛、中國歷史等內容,此舉與行國民教育科無異,同樣說好不說壞,更似欲溫水煮蛙。使學生思想趨向單一化,扼殺學生思考及批判的空間。

中學通識科科主任簡仲威更撰文表示:「當中所提出的修訂、削減內容肯定是特區政府及其管治團隊為了維護香港管治而責成教育局、考評局的政治任務之一,嚴重逾越了教育道德,危害教育無目的本質和前線教師的專業。……在社會運動前仆後繼的今天,通識教育的課程、教學法和考評遇上前無先例的道德挑戰。如報導內容確有其事,涉事的政府官員和議員的政策暴力,干擾教育和教師專業,危害教育無目的本質。」

雖然政府已否認該篇報道,但學生覺醒將會密切留意下個月舉行的檢討會議,如政府食言並有進一步行動,學生覺醒對此表示絕不接受,我們不能接受政府試圖以政治干預教育的卑鄙做法,以思想教育蒙蔽學生的眼睛,扼殺學生對政治最基本的了解渠道。

從雨傘運動看人性

“十九世紀的德國哲學家,黑格爾認為真正的悲劇並不是正義對抗邪惡,而是正義對抗正義。大自然以這悲劇作為宇宙的基本定律,她給予其兒女兩個選擇,就是死亡和死亡。肉食動物,只能選擇餓死或殺生。” 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雨傘運動一個月以來,香港人的情緒尤如坐過山車。因為對事件持不同看法,社會變得兩極化,只要不支持自己的一方,就是敵人。Facebook 互相unfriend,家庭撕裂的情況比比皆是。

在這令人慌亂困惑的時刻,除了支持和反對以外,我們還能做什麼?雨傘運動,給予我們很好的機會去看人性。要看人性,不能只看愛與和平的一面,我們還得看人性的另一面,恨與戰爭。兩個反面,就好像錢幣的兩面,看似敵對,卻又歸一。

在雨傘運動中,佔中陣營強調以愛與和平爭取真普選,為社會帶來公義。而反佔中陣營,則強調社會和諧,反對暴力。兩營在意識上均高叫充滿仁義道德的口號,但在口號背後,其潛意識又蘊藏著甚麼動機?

我希望借用科學思想家Howard Bloom的The Lucifer Principle 一書,探究潛藏於人性的「邪惡」種子。在聖經中,路西法(Lucifer)是引誘夏娃和阿當嘗禁果,令人類因原罪而被趕出伊甸園的魔鬼。The Lucifer Principle嘗試以科學的角度,而不是宗教的角度,透過引證人類的歷史,以解構人性的「邪惡」種子。

三重腦理論

人類常把自己定性為已進化的生物,跟動物野獸並不同。但我們忘了現實是,進化乃一個不斷進行的過程,而我們的本質,仍潛藏著動物的本能。書中提到,Dr. Paul D. MacLean提出的三重腦理論 (triune brain theory)。

人類的腦袋就好像桃子,其實有三層,底層就像桃子的核,是爬蟲腦 (reptile brain),掌管我們的生存本能。爬蟲類動物由水裡移居陸上生活,最重要就是面對環境變化,仍能繼續生存。

進化後加上第二屠,像桃子的果肉,是哺乳動物腦 (mammalian brain),掌管情緒和感知。哺乳動物需要緊密的社群,照顧幼兒和互相依賴以生存,所以需要情感的認知能力來維繫社群。

最後一層,像桃子的皮,是靈長動物腦 (primate brain) 。早期的人類從哺乳動物進化,突然擁有奇妙的能力,他們能夠想像未來,理性地權衡輕重而作出行動,並發展出語言和文化等。但問題是,薄薄的靈長動物腦包裹著的,是兩層歷史悠久,非常活躍的腦袋。無論我們認為自己有多理性,我們的行為,實際是被腦袋深處的另外兩個原始腦袋所支配。

物競天擇和社群等級

大自然既美麗亦殘忍,正所謂適者生存,所有生物均要面對嚴峻的考驗和相互競爭,勝者才有機會生存和繁衍下一代。大自然透過這機制,得以不斷進化。

自然科學家Thorlief Schjelderup-Ebbe觀察雞的群體習性,他發現雞群每天皆根據同樣的先後次序啄食穀物,最高傲的那一隻先吃,最瘦弱那一隻,只能吃最後剩餘的穀物。當Schjelderup-Ebbe放一隻陌生的雞隻到雞群,本來相安無事的雞群突然變得暴力起來,新的雞隻嘗試在雞群建立自己的地位,但沒有一隻雞隻願意降級,所以要以暴力來維持自己本來的啄食次序。這就是大自然中的階級觀念(pecking order)。

除了雞隻,人類的近親黑猩猩同樣是極具階級觀念的族群。在黑猩猩族群中,體形最強壯的首領除享有最豐富的食物外,只有牠才能與族群的雌性交配,其他黑猩猩並沒有資格繁衍後代。而研究更發現,猴子群的首領,身體內的精子最活躍,但當其他成員取代首領的地位後,本來不活躍的精子會變得活躍,猴子的身體會隨著身份地位而改變。

研究發現,當動物在族群的地位低落時,其身體會進入沉睡的狀態。這可能是由於動物分配得較少食物,身體沒其他地位高的動物強壯,身體需儲備寶貴的能量,在有需要時才使用。同時,動物處於服從性狀態,有助維持族群的和平。試想想如果每個動物,每天為爭取較高地位而不停打鬥,只會浪費寶貴的能量,削弱整個族群的生存機會和延續性。

控制的幻象

書中另外提到,控制和希望(control and hope)是生存的重要元素,影響腦袋和免疫系統健康。研究發現對現實絕望的成年人,比正常人患心臟病的機率高四倍。只要給予人能控制現實的錯覺,人就繼續有動力生存。

在羅馬帝國時代,皇帝擁有強大的軍隊和豐厚的財富。而羅馬帝國的教宗,亦擁有強大的軍隊和豐厚的財富,但教宗擁有皇帝不能匹敵的武器,就是能控制現實的幻象 (illusion of control)。民眾相信對神誠心禱告能免除厄運,透過祈禱,民眾產生能控制幻變生命的錯覺,這就是宗教的力量。

野心勃勃的教宗Gregory VII不想再臣服於皇帝Henry IV之下,宣佈教廷只臣服於神,意味著教廷不再臣服於皇帝。皇帝Henry IV一怒之下,罷免教宗Gregory VII。皇帝萬料不到的,是教宗擁有比他更強大的力量,就是教宗能給予民眾希望和能控制現實的幻象。結果在民眾的壓力下,Heynry IV在雪地赤足三天向教宗求原諒。

“Henry IV剝奪了民眾能承受生命的唯一希望。直接地說,就是他剝奪了人民對控制現實的幻想(fantasy of control),一個欺騙身體繼續生存而必須的把戲。”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從基因到模因 (from gene to meme)

自宇宙大爆炸,粒子結合成原子,原子結合成分子,大爆炸產生無形的能量,變成有形的生物。而有形的生物,又不斷隨著環境的演變而進化,在進化的過程中,成功的物種會侵吞不成功的物種,今天你可能是勝者,但明天就變成另一勝者的食物。成功的物種,會不斷繁衍,直至環境承受不了其存在,這就是生命最原始的力量。Lucifer Principle 背後的原動力,就是貪婪的基因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不斷複製繁衍和進化,並不會分對錯。

人作為大自然的一部份,最基本的生存動力同樣是繁衍基因,但人是群體動物,我們需要依賴家庭、社群、社會來生存和繁衍。每個人除了是個體,亦是另一更大個體的一份子。而這更大的個體,叫做超個體 (superorganism),個人就像超個體的一個細胞,與其他細胞共同運作,以維持超個體的生存。

個人的生存動力是繁衍基因 (gene),超個體的生存動力是繁衍模因 (meme)。meme 是維繫超個體最重要的動力。Meme的意思,是透過文化互相傳播理念、行為或風格。Meme這辭彙由The Selfish Genes 作者Richard Dawkins提出,他認為meme像gene (基因)能複製繁衍,對人類行為和文化之進化具關鍵性影響。

“Meme 最甜美的誘惑,是偽裝成無私的理想主義,令人捨身奉獻於某個運動……Meme的另一誘惑,是為人帶來能控制現實的幻象,從而改變體內的賀爾蒙,加強抵抗力。最重要的是,meme實際上能履行控制局面的承諾,meme的目光和發展出來的技術,有時確能助人掌握命運。” 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Howard Bloom 認為人類熱愛理念,是因為相信共同理念的人自然成為超個體。超個體為他們帶來夥伴和相互幫助,這是meme引誘人類懾服其力量的主因。

自facebook出現以來, meme的傳播速度變得更快更廣,就像前陣子熱爆全球的meme – Ice Bucket Challenge,參與者旨在提高ALS疾病意識的前提下,全球市民一窩蜂將一桶桶的冰水從自己頭上倒下。

Meme以外就是敵人

分享共同meme的人自然建立成超個體,而成為超個體的一部份,能令個人變得更有力量。但超個體的另一面,是超個體以外的非我族類,會被超個體視為敵人。

書中指出,人之所以有抵抗力,全賴白血球有如士兵般不停巡邏,依賴細胞獨有的記認,分辨哪些不是自己的細胞,發現敵人即加以殲滅。在原始的社會,部落只會視自己的團體為人類,部落的衣飾有獨特記認,如在森林遇到來自陌生部落的人,會視他們為次等的人類而大開殺誡。

現代的社會,我們變得比較文明,不會動不動就大開殺誡。但潛藏在人性的老毛病,是我們常把自己想像得比現實完美,對自己不能接受的弱點和缺點,或抑壓的慾望,投射到非我族類的人身上。基於本能,超個體的成員,會把不想接受的陰暗面,投射到非超個體的人身上。

“將自己不能接受的慾望投射到無辜的人身上,他們就能老是想著那些慾望,又同時否定它們!” 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平等公義是虛偽的概念

“我們有生之年,都不能見證平等公義的國家。為什麼?因為和平、自由和公義是虛偽的概念。隱藏在其表面背後,是階級觀念(pecking order)的本能。” 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Howard Bloom對人性的理解,令他相信平等公義並不存在。就像雞群有和平的時候,但永遠沒有平等公義,優勢的雞隻,永遠靠踐踏不幸的雞隻享有更多穀物。一個人的自由,往往是對其他人的壓迫。當我們宣揚自由、和平、公義的崇高理念,我們往往對自己並不誠實,背後另有所圖。

書中指出,和平,通常是位處優勢的人的口號。背後的意義,是我攀登了高位,就讓大家和平地保持原狀吧!而公義,就是處於劣勢,但希望往上攀登的口號。爭取公義背後的意義,是讓我來取代你的位置吧!很多時候,當公義的信徒登上高位後,就會變身成宣揚和平之士。

“撇除道德的偽裝,自由、和平和公義的口號,往往是希望攀上階級頂峰,把他人推下階級的武器。這應用於個人叫嚷這些口號,亦應用於超個體以這些言詞激勵團體。” 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雨傘運動

了解到Lucifer Principle對人性的闡釋後,我們該如何將這些理論套用於眼前的雨傘運動?首先,我們可從分辨超個體著手,中國是一個超個體,香港是一個超個體,佔中者是一個超個體,反佔中者又是另一個超個體。

香港這超個體,在九七前無論經濟和民生,在亞洲區內處於階級(pecking order)的頂峰。但隨著回歸以來,近年中國在世界舞台崛起,中國的階級在區內攀至頂峰,而香港經濟欠缺新動力,在區內的階級位置大跌。香港還要依靠階級頂峰的新主人「扶持」,輸入大量大陸旅客發展旅遊零售業以保持繁榮。

大家還記得當年香港還處於階級高峰,當國內發生大型天災時,香港人必熱心捐輸,對國內的貧苦同胞加以扶持。但施捨的一方,暗示其位置比接受的一方優越。接受的一方表面在答謝的同時,很多時自尊心亦會受損,因為這提醒了自己正處於劣勢。

現在風水輪流轉,就如剛當上首領的黑猩猩會變得精壯,男性荷爾蒙激增,我們亦見證當上新領袖的中國,突然雄心勃勃衝出世界,不斷擴張其地盤。國內人士常說幫助振興香港經濟,香港人該答謝他們,但剛被踢出階級頂峰的香港人,很難會真心答謝中國,因為這相當於接受自己正處於劣勢,我們只能在可容忍的情況下,暫時忍氣吞聲。

被踢下pecking order的香港人,失去了活力,我們的身體進入沉睡狀態,儲備著寶貴的能量。在生活壓力大增的情況下,我們生存的唯一動力是將希望懸掛於一線,這一線就是對身體和抵抗力很重要的元素-能控制現實的幻象 (illusion of control)。當中國宣佈2017年沒有真普選,情況就有如羅馬皇帝罷免教宗。中國取走了的不止是真普選,還取走了令人生存好過一點的希望。

儘管世界其他推行民主的國家,民生並不見得有改善,像全球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度,政治依然腐敗混亂。香港人仰慕的民主老大哥美國,兩黨輪流執政,背後的募捐者卻來自同一小圈子的大企業財團,國家還已經破產,要不斷印銀紙度日。民主是否真正帶來更好的生活和公義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民主有如宗教,能為人民帶來控制現實的幻象。每人手執一票,令人們感到對超個體未知的未來,能有一點控制能力。

雨傘革命這全新的meme,令潛藏已久的屈辱,儲備著的能量一觸即發,沉睡的香港人突然甦醒,由鍵盤戰士變身街頭戰士,運動瞬間橫掃整個香港。就像ice bucket challenge,帶著崇高的口號,如想成為超個體的一員,我們就必須參與其中。不參與者,就是非我族類,我們的動物本能,會將非我族類視為次等的人,所有不公、不義、不幸,自然該投射到他們身上,不能殺死他們,也要用道德的石頭擲死他們。這就是Lucifer Principle潛藏在meme的力量,讓超個體在pecking order不斷鬥爭。

從佔中和反佔中這兩個對立的超個體來看,佔中者多是學生和草根階層,反佔中者多是中產和市場的既得利益者。雖然香港已從階梯下降,但中產比學生站於較高的階梯。反佔中者自然想維持現狀,宣揚「和平」,以保持自己努力得來的位置。而佔中者則宣揚「平等、公義」,爭取機會,透過公義攀升階梯。這就是兩方口號背後的真正動機。

當我們的理性相信自己是基於道德而爭取和平或公義時,我們腦袋深處的動物潛意識,其實正掌控著我們,上演著自盤古初開已發生的 pecking order之戰。要雙方達成和平協議是不可能的,因為沒有一個超個體會拱手相讓自己所處的優越位置。

會有公義平等的一天嗎?

Howard Bloom對人性的解讀,認為階級觀念 (pecking order) 是進化過程中,大自然編制於生命程式的生存本能,所以我們畢生都不會見證平等公義的一天。雖然Howard Bloom在Lucifer Principle一書,引證眾多歷史事件,對人性作出深刻透徹的解讀,但Howard Bloom是一位無神論者,本人對這一點恕不苟同,我相信神聖的力量。可能基於我希望能控制現實而產生的幻象(fantasy of control),我相信薄得像桃子皮的靈長動物腦,會繼續不斷進化,令我們更高層的腦袋,終有一天能不完全被較低層的原始動物腦所支配。

要繼續進化,超越動物本能,追求更高的自我,是生命裡必須學習的課題。第一步,我們必須認識自己,接納與生俱來令我們生存的動物本能,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意識到這本性,每當我們以崇高的口號作擋箭牌來咒罵別人時,就能反問自己,內心真正的動機是什麼?所謂的敵人就變成你的一面鏡子,反映在鏡子的,就是自己不想承認和接納的慾望。Howard Bloom在書中說:「拒絕接受自己的一部份,那一部份就會變成你的魔鬼」。

只要有這個覺醒,我們才能有希望,從原始的動物本能中解脫,得到和平與自由。這只能從個人做起,沒有任何政府和政治體系能賦予你真正的和平與自由,因為它們皆源於你自己。如果每個人都覺醒,社會才有希望達致和平與自由。至於公平和公義,當你真正達致內心的和平時,再問問自己什麼是真正的公平和公義吧!這就是儒學「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智慧。

“我們必須建構一幅能真正運作的人類靈魂草圖,而不是相信浪漫的幻象,幻想大自然會以雙手擁抱我們,拯救我們。我們須意識到,大自然把真正的敵人存放在每個人的深處。我們必須正眼看清大自然殘忍的面目,明白她將邪惡植根於我們的原因。我們必須明白這原因,才能智勝她。” 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圖片來源:http://www.maslindo.com/retoque-photoshop/

點解要追殺佔中三子?

佔中三子早在運動起始之時,已經受到一些不合理的對待 – 他們不提前佔中,鬧;提前佔中,鬧;叫人和平非暴力不要衝擊,鬧;在金鐘大台講話,鬧。而情況是越來越壞,現在的情況是,他們做什麼,都必定會換來部分佔領者的痛罵,再加上種種譏諷 (多數會叫他們自己去自首 – 大家好像都忘記了自首的道德意義,以及集體自首作爲抗爭手段來癱瘓司法制度的威力)。

點解會覺得三子只有害而無幫助?

誠如練乙錚說*,三子用整整一年多的時間去推廣教育和平非暴力抗爭、民主程序、民主理念。你覺得無三子嘅努力,雨傘運動可以咁有系統地和平非暴力?咁多人會對抗爭、民主程序、民主意義有咁深度嘅理解?佔領呢個抗爭手法會有呢個程度嘅社會支持?還未說他們和佔中義工們對運動的實質支援。

你話呢個係學生運動,三子唔應該主導?他們不就是一路默默做支援的角色囉!

你話三子要騎劫運動?點騎劫?爲出風頭、搶光環而騎劫?如果他們三人真的有私心,會甘願自首嗎?佢地定罪的話,很可能要入獄好幾年啊!

如果嘗試尋求最多人的支持就是騎劫,咁佢地一直都有做,而且做咗好多!但爭取最多人嘅支持唔係我們應做之事嗎?我們不靠民意,仲可以靠乜野嚟對抗專制政權呢?

至少不要謾罵、譏諷、猜度

你可以唔認同佢地溫和,處事及反應不迅速,或者唔認同佢地推崇嘅行動手段 (他們有一些決定我都不能認同);但有需要大力鞭撻他們,當他們是破壞者、仇敵對待嗎?有的惡意批評他們的力度甚至比起罵政府、罵藍絲帶的更兇更惡毒。

我們要爭取多個階層嘅認同(明報民調說40歲以上的人,只有三成同意佔領行動),他們可以是和較年長,較傾向「溫和」的人們溝通交流的橋樑啊。

你要不同意同路人,可以;畢竟判斷、方法、取態一定有不同。但至少可否不要謾罵、譏諷、猜度?這些只會虛耗運動的力量啊。如果你希望運動好的話,多講有建設性的話,多做有建設性的事。

大家都這樣做,我們才有可能贏得民主。

註:

練乙錚談三子 – 《學生^老坑。雙十v十一。許官^廖暉》 2014-9-29:
「佔中的難處主要是爭取中間市民的注意,爭取他們從直覺反感和懷疑,變到諒解和同情;這個轉化過程不能快。

三子是誰,中間市民本來都不知道,遑論聽懂他們的大道理;但見他們做事有板有眼、嚴格按既定程序一步一步來,給足機會讓特府回應卻無反應,最後北京竟出了完全不近人情的《白皮書》,才最後決定佔中,中間市民於是知道三子並非「搞搞震」之輩,而是非常認真、非常負責任、本來非常溫和的大學教授、香港棟樑。這個轉變,正在民調裏逐步反映出來。」

中大醫學院學生政改關注組及港大醫學生政改關注組就 《550名醫生在報章刊登聯署廣告,標題:痛心疾首》一事回應

回應之先,我們必須表明,我們明白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而我們所期望的民主制度也能容納不同聲音。故此,對於有五百多名醫生於報章刊登聯署廣告,表達他們的意見,我們予以最大的尊重。

痛心未認清事實,矢志爭取真普選

以癌為喻,誇張失

醫護人員運用其專業知識作比喻時,必須非常謹慎,以免誤導市民及濫用公眾對醫護專業的信任。《聯署廣告》以癌症比喻佔領運動,指責運動「不受制衡,侵蝕香港的核心價值」,為佔領運動扣上惡性蔓延、過度生長的帽子,實屬誇張失實 。縱觀佔領運動的一個月以來,佔領區內的市民一直堅持和平理性、自我制衡,即使遭警方及有組織人士無理打壓,仍恪守非暴力的原則,並無愈趨激進之勢。而一眾前輩將「癌症」與「侵蝕核心價值」拉上關係,對癌症作出此等政治道德判斷,亦未必恰當。

香港病了,佔領非因

香港無疑是生病了,卻非因為血管被堵。特首違法僭建,官員囤地自肥,商賈抬價壟斷,市民蝸居板房,無一不屬病態。此等徵狀,俱遠在佔領之先浮現。其主因乃在於本港政制發展停滯不前,特首由小圈子選舉產生,無須向市民負責,以致政策向權貴傾斜,引起社會分化,階級對立。這才是「破壞民生,撕裂香港」的真正原因。致病機制如此顯淺,一眾前輩又豈可諉過於佔領運動?佔領運動無疑對社會帶來影響,但這是社會進步的必然陣痛,我們堅信佔領運動將誕下重生的香港。

免疫反應,社會預警

佔領運動持續逾月,正是香港社會對不公政制的免疫反應。香港市民眼見落實民主遙遙無期,不忍不公義的制度在香港植根,才擔當免疫細胞的角色,以佔領行動向假普選說不。正如人體的免疫反應會使病人發燒、疼痛,佔領運動無疑為市民帶來不便。身為醫者,面對如此病況,理應對症下藥,而非只治其標,忽略病原,強求表面康復。社會所患並非絕症,只要香港實現民主,落實基本法承諾的真普選,自然能夠藥到病除,而免疫反應亦當然隨之停止。

法治根基,社會公義

無可否認,佔領運動所提倡的「公民抗命」概念,的確衝擊我們過住對法治的理解:守法,有法必依。但法治並不是管治社會的工具,而是社會公義的彰顯。法律的存在是為了行使公義;法治的最終目的是以法達義。港人多年來以遊行、靜坐等合法途徑爭取民主,惟政制發展仍然毫無寸進,市民迫於無奈走上公民抗命之路。佔領行動雖然違反法例,追求的卻是法律與法治背後的公民權利及社會公義。若我們細心察之,堵塞馬路其實只是一個手段,目的是透過主動違反法規並承擔罪責,以堵塞馬路向政權施壓,撤回不義的政改方案,爭取真普選,達至社會公義。

撫心自問,時代責任

即便如此,我們知道大眾仍可批評此舉是違反法規,以及佔領運動為生活帶來不便。誠如前輩所言,佔領行動或許違反了「毋傷害」 (Non-maleficence) 的醫學道德原則,但我們必須謹記,其餘三個原則:「行善」 (Beneficence)、「自主」 (Autonomy) 、「公義」 (Justice),同樣規範醫者所為。過去三十年,一代又一代的香港人前仆後繼投身民主運動,最後換來如此不公的方案。我們撫心自問,身處於這大時代,面對不理會民意的政權,又應當如何自處?當一個旁觀、「痛心疾首」的人,還是勇於負起時代責任?

今天,我們毫無保留地選擇後者,只因太愛這個名叫「香港」的地方,這是我城,也是我們的未來。

在此,我們謹希望所有醫護人員正視香港面對的社會問題,本着醫學界一直以來革命創新之精神,勇於求變,體察病因,認清事實,為我城除疾。

一群熱愛香港的醫學院學生敬上

港大醫學生政改關注組

圖說:香港「佔中」運動一個月大事記

文/:泡泡

(泡泡報導) 香港佔中運動已經持續一個月,泡泡網與您一起回顧佔中這個月以來的每日大事件。佔中運動的癥結在於,全國人大常委會於8月30日就香港特首普選問題所作出的決定,基本上將反對派候選人排除在外。香港政府對罷課學生代表的抓捕,是佔中爆發的直接導火索。而警方對示威人士的強壓,反而引來大批市民加入示威。

佔中人士要求香港特首梁振英下台、退回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實現真正有效的普選。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梁振英拒絕下台,就連支持北京的建制派人士田北俊,都因表示讓梁振英下台,而遭到全國政協除名。梁振英政府為了緩和示威,被迫同意派代表與示威人士對話。首次對話效果十分有限,政府重申要尊重人大就香港普選問題的框架,令示威者失望。

在佔中運動過程中,有媒體報導,警方對示威者施加暴力,並對記者採訪進行騷擾。同時,有「反佔中」人士對占中學生實施暴力,據報導,部分反佔中人士參與示威有金錢報酬。

有關香港佔中的報導,在中國大陸遭到強烈審查。支持香港民主抗爭的大陸人士,遭到當局騷擾與逮捕。

擠進行動列車,Yahoo 開始從你我的視線賺錢

擠進行動列車,Yahoo 開始從你我的視線賺錢

Yahoo 企業發展部門副總裁 Aaron Crun

[矽谷直擊]1:Yahoo 帶著 Marissa Mayer 的購物袋展開行動革命
[矽谷直擊]2:從早到晚,Yahoo 要用「美麗」征服你的手機
[矽谷直擊]3:Yahoo 攻佔 Android 手機的武器:Aviate

「我們的成長策略很清楚,就是引進新人才、開發新產品、帶動流量成長,進而達到提升營收的目標。」Aaron Crum 解釋。

這是 Yahoo 行動部門的正向循環。擺脫委靡不振的狀態,Marrisa Mayer 大刀闊斧的改革確實已見成效,我們看到的成績單是一系列的正成長:2 年來 Yahoo 行動使用者年成長 36%,如今 Yahoo 與 Tumblr 累積 5.5 億月活躍行動使用者,較一年前增加 17%,躋身全球前三大,目前 Yahoo 整體流量已有一半流量來自行動裝置。我們幾乎可以確定,Yahoo 已經走到循環的第三階段。

有了團隊,有了產品,有了人氣,Yahoo 逐漸實踐行動願景,但同時最艱鉅的挑戰也迎面而來,Marrisa Mayer 的成績單會最終被打上什麼樣的分數,還是得回歸最現實的變現能力。

 

台灣 Yahoo 新聞 app 出現的原生廣告,穿插在新聞之間,
但與置入性行銷不同,原生廣告仍是廣告,有不同背景顏色並清楚註明「sponsored」

我們在開頭已經提過 Yahoo 財報行動營收表現出色,不過,雖然流量不斷流向行動裝置,但縱使是網路廣告霸主 Google,對於怎麼從手機中賺錢也仍在摸索,「尋找哪個位置可以『插』廣告」在小小的螢幕中是大大的難題。對此 Yahoo 的答案似乎非常篤定,為了塑造從一而終的「美麗體驗」,無論桌面網頁或行動領域,他們都積極推廣原生廣告,尤其今年底美國 Yahoo 行動 app 廣告更將 100% 轉向「原生化」。

也就是,使用 Yahoo app 時,我們不會看到突兀的橫幅廣告,更不可能不小心點到惱人的覆蓋式廣告。取而代之的是,穿插在真正的內容之間,天衣無縫融入周遭環境、提供知識性資訊的原生型廣告,讓讀者心甘情願點擊閱讀甚至分享。當然,還是會標以「贊助」或「廣告」字樣,或者覆以不同的背景顏色,避免混淆嫌疑。Marrisa Mayer 在今年法國坎城國際廣告節的舞台上,舉出了幾項指標,說服廣告主擁抱原生廣告:

  • 觀看原生廣告後搜尋品牌的使用者比起傳統廣告多出 3.6 倍,搜尋相關資訊者更多出 6 倍
  • 千禧族群有 46% 表示他們會觀看廣告主產出的原生內容,其中有 1/3 會主動分享這些內容

根據第三季財報,原生廣告佔了 Yahoo 所有展示廣告的 44%,比第二季增加 4%。不過原生廣告目前只為 Yahoo 帶來 6500 多萬美金收益,僅佔展示廣告收益的 15%,預計第四季將成長到 8000 萬。

photo credit: Yahoo Ad

Business Insider 認為,Yahoo 今年初推出整合行動搜尋與原生廣告的 Gemini 服務以及 Yahoo Ad Manager Plus 定位功能,應該可以提高原生廣告的收益率。此外,2013 年以 11 億美金併購的 Tumblr,正是置入原生廣告的最佳平台,其「贊助文章」(sponsered post)能夠與 Yahoo 本站整合,兩者桌面與行動平台相加共有 8 億使用者,吸金功力不容小覷。Marissa Mayer 指出明年 Tumblr 可望帶來 1 億美金收益。

出現 $ 符號的內容即是品牌商於 Tumblr 上發佈的「贊助文章」

此外,Yahoo 今年 2.4 億美元重金收購的行動廣告平台 Flurry,連結 15 億台行動裝置,約有 17 萬開發商使用 Flurry 分析服務。Yahoo全球廣告及數據平台資深副總裁 Scott Burke 表示,Flurry 建起的巨大行動廣告網絡,可以幫助 Yahoo 原生廣告登上第三方 app 上運行。

行動早已是人人必爭之地,2013 年美國廣告主行動廣告預算已達 100.67 億美金,今年更預計成長 78% 到 190 億美金。儘管大半市場被 Google、Facebook 鯨吞,後者在行動的表現尤其亮麗,剛發佈的財報顯示行動廣告佔第三季廣告營收 66%。但是至少 Yahoo 已從桌面走向行動軌道,接下來就看他們的賭注,原生廣告會如何持續發酵了。

讓我們在行動時代重修舊好

在兩天的訪談中,Yahoo 八名高層皆避談未來藍圖,只說他們專心做好當下的事,堅不透露是不是製造自己的硬體、是不是進軍機器人領域,而是持續聚焦在「美麗體驗」與「日常習慣」。

針對手機網頁與原生 app 之爭,Jon Paris 表示為了呈現最完美的使用體驗,他們雖然也會優化行動版網頁,但仍以 app 開發為主。原生 app 路線確定,Fernando Delgado 表示,Yahoo 需要克服的難題跟小公司無異,比如:

  • 比之桌面程式,app 更容易動不動就當掉
  • 螢幕變小,又沒有鍵盤滑鼠,操控的順暢度因手指粗細而異
  • 電腦寬頻通常無限,手機上卻不一定人人都有吃到飽的網路可用

不過他說,這就像是在一張白紙上設下幾個「限制」,反而能夠刺激他們製造驚喜,「要是面對一張什麼都沒有的白紙,那才真的會愣住」。

而 Yahoo 最大的挑戰或許還是,如何召喚 15 年前作為多數人探索網路唯一入口的自己,讓這些 app 在新時代重新成為人們「行動」的起點與過程,甚至全程參與。

這當然不是一蹴可幾的任務,前有已經踏入人工智慧、虛擬實境等未來科技的 Google、Facebook 要追趕,後有小公司各種高品質產品環伺。在明星特質強烈的 Marrisa Mayer 帶領下,究竟能不能讓外界像談論她一樣的熱烈談論 Yahoo,甚或,成功讓人們再次愛上它,革命之路,仍在繼續著。

擠進行動列車,Yahoo 開始從你我的視線賺錢

擠進行動列車,Yahoo 開始從你我的視線賺錢

Yahoo 企業發展部門副總裁 Aaron Crun

[矽谷直擊]1:Yahoo 帶著 Marissa Mayer 的購物袋展開行動革命
[矽谷直擊]2:從早到晚,Yahoo 要用「美麗」征服你的手機
[矽谷直擊]3:Yahoo 攻佔 Android 手機的武器:Aviate

「我們的成長策略很清楚,就是引進新人才、開發新產品、帶動流量成長,進而達到提升營收的目標。」Aaron Crum 解釋。

這是 Yahoo 行動部門的正向循環。擺脫委靡不振的狀態,Marrisa Mayer 大刀闊斧的改革確實已見成效,我們看到的成績單是一系列的正成長:2 年來 Yahoo 行動使用者年成長 36%,如今 Yahoo 與 Tumblr 累積 5.5 億月活躍行動使用者,較一年前增加 17%,躋身全球前三大,目前 Yahoo 整體流量已有一半流量來自行動裝置。我們幾乎可以確定,Yahoo 已經走到循環的第三階段。

有了團隊,有了產品,有了人氣,Yahoo 逐漸實踐行動願景,但同時最艱鉅的挑戰也迎面而來,Marrisa Mayer 的成績單會最終被打上什麼樣的分數,還是得回歸最現實的變現能力。

我們在開頭已經提過 Yahoo 財報行動營收表現出色,不過,雖然流量不斷流向行動裝置,但縱使是網路廣告霸主 Google,對於怎麼從手機中賺錢也仍在摸索,「尋找哪個位置可以『插』廣告」在小小的螢幕中是大大的難題。對此 Yahoo 的答案似乎非常篤定,為了塑造從一而終的「美麗體驗」,無論桌面網頁或行動領域,他們都積極推廣原生廣告,尤其今年底美國 Yahoo 行動 app 廣告更將 100% 轉向「原生化」。

也就是,使用 Yahoo app 時,我們不會看到突兀的橫幅廣告,更不可能不小心點到惱人的覆蓋式廣告。取而代之的是,穿插在真正的內容之間,天衣無縫融入周遭環境、提供知識性資訊的原生型廣告,讓讀者心甘情願點擊閱讀甚至分享。當然,還是會標以「贊助」或「廣告」字樣,避免混淆嫌疑。Marrisa Mayer 在今年法國坎城國際廣告節的舞台上,舉出了幾項指標,說服廣告主擁抱原生廣告:

  • 觀看原生廣告後搜尋品牌的使用者比起傳統廣告多出 3.6 倍,搜尋相關資訊者更多出 6 倍
  • 千禧族群有 46% 表示他們會觀看廣告主產出的原生內容,其中有 1/3 會主動分享這些內容

根據第三季財報,原生廣告佔了 Yahoo 所有展示廣告的 44%,比第二季增加 4%。不過原生廣告目前只為 Yahoo 帶來 6500 多萬美金收益,僅佔展示廣告收益的 15%,預計第四季將成長到 8000 萬。

photo credit: Yahoo Ad

Business Insider 認為,Yahoo 今年初推出整合行動搜尋與原生廣告的 Gemini 服務以及 Yahoo Ad Manager Plus 定位功能,應該可以提高原生廣告的收益率。此外,2013 年以 11 億美金併購的 Tumblr,正是置入原生廣告的最佳平台,也即將展現其吸金功力,Marissa Mayer 指出明年 Tumblr 可望帶來 1 億美金收益。

此外,Yahoo 今年 2.4 億美元重金收購的行動廣告平台 Flurry,連結 15 億台行動裝置,約有 17 萬開發商使用 Flurry 分析服務。Yahoo全球廣告及數據平台資深副總裁 Scott Burke 表示,Flurry 建起的巨大行動廣告網絡,可以幫助 Yahoo 原生廣告登上第三方 app 上運行。

行動早已是人人必爭之地,2013 年美國廣告主行動廣告預算已達 100.67 億美金,今年更預計成長 78% 到 190 億美金。儘管大半市場被 Google、Facebook 鯨吞,後者在行動的表現尤其亮麗,剛發佈的財報顯示行動廣告佔第三季廣告營收 66%。但是至少 Yahoo 已從桌面走向行動軌道,兩者相加坐擁 8 億使用者優勢,接下來就看他們的賭注,原生廣告會如何持續發酵了。

讓我們在行動時代重修舊好

在兩天的訪談中,Yahoo 八名高層皆避談未來藍圖,只說他們專心做好當下的事,堅不透露是不是製造自己的硬體、是不是進軍機器人領域,持續聚焦在「美麗體驗」與「日常習慣」。

針對手機網頁與原生 app 之爭,Jon Paris 表示為了呈現最完美的使用體驗,他們雖然也會優化行動版網頁,但仍以 app 開發為主。原生 app 路線確定,Fernando Delgado 表示,Yahoo 需要克服的難題跟小公司無異,比如:

  • 比之桌面程式,app 更容易動不動就當掉
  • 螢幕變小,又沒有鍵盤滑鼠,操控的順暢度因手指粗細而異
  • 電腦寬頻通常無限,手機上卻不一定人人都有吃到飽的網路可用

不過他說,這就像是在一張白紙上設下幾個「限制」,反而能夠刺激他們製造驚喜,「要是面對一張什麼都沒有的白紙,那才真的會愣住」。

而 Yahoo 最大的挑戰或許還是,如何召喚 15 年前作為多數人探索網路唯一入口的自己,讓這些 app 在新時代重新成為人們「行動」的起點與過程,甚至全程參與。

這當然不是一蹴可幾的任務,前有已經踏入人工智慧、虛擬實境等未來領域的 Google、Facebook 要追趕,後有小公司高品質產品環伺。在明星特質強烈的 Marrisa Mayer 帶領下,究竟能不能讓外界像談論她一樣的熱烈談論 Yahoo,甚或,成功讓人們再次愛上它,革命之路,仍在繼續著。

【短篇小說】99分的女孩好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elane Ash)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elane Ash)

 

一九九九年,我還是一個中學生,我沒有太多興趣,我喜歡打籃球,除了讀書,我所有的時間都花在校隊的操練上。或許是因為打籃球,總有些女生圍在身邊。我有過兩三位很好的女朋友,當然也包括我現在的那位。

 

事情發生在九月,新學期剛開始,校隊還未有很緊密的練習,加上暑假連續兩個星期的體能訓練,時間特別空閒,我相約了女朋友在放學之後去看電影。她是那些很受歡迎的女孩,會走在一起全因為每次練習和比賽之後也見到她,我也開始注意到她,有一天她主動和我聊天,然後就開始了。由於不同班級,我先在禮堂外的玻璃木門等她。

忽然我聽到玻璃門內有一些跌撞的聲音,我轉頭一看,有一個女生拿著三腳木畫架在禮堂內,她沿著禮堂內的木椅走到禮堂的台階,然後蹣跚地鑽進台階旁的側門。

好奇心驅使之下我打開玻璃木門,沿著那個女生的路徑走到側門察看。側門是一條向下的樓梯,一直通向後台,我輕步走進後台,陽光從氣窗透進後台,後台內放滿了木椅,一疊一疊地放置在這個長條形的空間,在填滿了木椅之後,後台的空間就只夠兩個人站著並排,沒有太多空間。至於那個女生,她前面放著一個夾著白畫紙的木畫架,她彎著腰整理著一堆顏料,我站在樓梯的盡頭細細偷看著。女生束一條長長的三手辮,三手辮尾是一個深藍色的蝴蝶結,她架著眼鏡,眼鏡底下是一雙圓大的眼睛,偶爾側身,校裙是豐滿的身材,眼鏡在陽光配合下閃爍著,膠框眼鏡擋不著那光芒,我偷看了一會就被她發現了。

「抱歉,嚇倒你,我是剛巧經過的,看到有人在所以走過來看看。」身為一個高年級生這樣偷看一個女生難免會令人誤會是個變態,我的解釋雖然作狀,但也是出於事實。

女生看了看我,沒有回應。然後就繼續整理身旁的畫具。

「你在這裡畫畫嗎?」

「嗯。」她輕聲地回應,在轉過頭來的一剎那我把她的臉孔看得更清楚,她不是那種很美麗的女生,烏黑的頭髮,烏黑的眉,鮮紅色的唇,配置起來是一副清純的氣質。

「為甚麼不去美術室?」

她再次轉過身來,細看了我一會。

「因為我喜歡這裡。」她拿起了畫筆,開始畫畫。我也覺得不適宜久留,待久了女朋友會讓女朋友白等。

 

然後第二天放學後我又走到後台去,直覺上我會再遇上這個女生。其實學校最多只有一千人,要知道某個女生的名字其實是不難的,但由於女朋友的關係,我總不能明目張膽地去做這種事,唯有靠著偶遇去測試和這個女生的緣份。

結果第二天這個女生就不存在了。

第三天我放學後我沒有走到禮堂,我改去了美術室,因為女朋友選修了視覺藝術科,今天她要留校上課,我去看一看她。

這是本學年的第一堂,選修的人只有兩類,一是很喜歡畫畫,另一類是成績不好需要有些水泡科目去補救一下的人。

我逗留了十分鐘就離去了,我想去後台再確認一下。走到班房之時,一位長髮及腰的女生走過,她向我打招呼,我來不及回應,我只看到她那特別亮麗的眼珠,一直走到樓梯口,我再意識到那個束辮子的女生今天改帶隱形眼鏡,我回頭的著那個背影,直至她走入美術室。

如是者,我知道那個女生是位讀藝術的學生,直覺上也令我覺得她是那些小數喜歡畫畫的人。

一個星期之後,校隊的訓練也開始了,這段時間斷斷續續地學校的各處碰到那個躲在後台畫畫的女生,但我一直都未有太多機會和她聊天,只知道她喜歡畫畫,每個星期總有幾天躲到後台畫畫,我聽校隊的朋友說她是轉校生,不是太會和人相處,常常都獨自一個人。

記得有一次,我放學後又走到後台去碰運氣,運氣卻在走廊碰上我。

「你又去禮堂嗎?」

「嗯,今天沒有課。」她一如以往抱著一個木畫架拿著一個畫袋。

「對了,這星期五有一場友誼賽,有空就過來看看吧。」我忽然想起星期三比賽的事。

「在學校比賽嗎?」

「對,你畫畫累了可以走過來籃球場,我會在的。」

就這樣我邀請了她。星期三的比賽我們輕取了鄰校,一年過去有些高年級的隊友畢業了,整個隊伍都需要時間去適應隊友都的流失,所以這些友誼賽是非常重要的,在學界比賽開始之前還會有兩三場,我們作為主力隊員,而且可能是最後一年去參賽的人特別珍惜今年的時光。可是,這個畫畫少女沒有出現,心想可能她埋首在禮堂沒有出來。亦由於女朋友一直在身邊,我也沒有特別考究,這刻還不能說是動了心,只是我清楚我自己的立場吧。

 

之後的日子仿忽和運氣結怨,我沒有在學校的各處碰到她,也因為開始忙碌學界比賽而沒有走到禮堂去,時間一直去到十一月,我記得那天天很快就黑,那場比賽在彩虹道體育館舉行,比賽完結之後我和女朋友步行到巴士站。

「分手吧。」突然那個在我眼裡看為非常動人的女朋友在剛亮起的街燈下彈起前奏。

「為甚麼?」伴隨前奏的是輕輕躍動的風聲雨聲,在深秋間拍打著她的臉,我不知如何回應,從來我就不喜歡回應這些問題,我把她拉到身邊,那略帶鹽味的雨點流到我的球衣上,我沒有太多說話,沒有試圖留下她,就讓她隨著黃葉的落下離我而去。

我必須承認我很喜歡她,但好像只限於喜歡,之前那幾位女朋友也是一樣,在分開的時候我沒有太多感受,有試過流淚,但很快就平復了,我深信我是那些不會被感情打敗的人,好像怎樣也不會非常投入,也避免了一點難看,總是一點冷冷的,然後我有時會覺得女生就是喜歡這個我,對我而言我也只是隨著自己的意思而行,我不會主動喜歡某某,我只會等某某來喜歡我,一直如此。

乾燥的秋風直接把時間推到十二月中,學界比賽完結,我也開始準備期考,時間許可我也會留在學校圖書館溫習,至於美術室,分手之後就沒有再去了。

十二月中,天氣不算太凍,十八九度,留在學校圖書館溫習的人也不多,有好些朋友都選擇到公共圖書館的自修室,我沒有跟著,只怕一班人會溫不到,走去玩,而且留在學校的話我還可以走到教員室找老師請教問題,比起自溫室中的困獸狂環境舒服。

其實分手之後的一段日子偶然也會在學校遇到那個畫畫女生,感覺有些不同,再沒有當初那種偷偷摸摸的感覺,可以註足良久去傾談,也多了交流。溫習久了我也會走到禮堂處去找她。我沒有考究那次的邀請為甚麼落空;單純的傾談,看她專心畫畫已經很好,感覺是溫和的天鵝絨,也像是躺在草地上,讓太陽和微風撫摸著一樣,有想一睡不醒的衝動。但其實我對她的了解可算是少之又少,一切都對話只停留在看前的一切,身後事卻一片空白,感覺上她對很多事情也沒有興趣,我捉不到她,唯一的交流點是畫畫,慶幸受以前女朋友的影響,我聽懂了不少美術的事情,這些都成為我和長髮女生的溝通材料。

其實我沒有追求別人的經驗,對於感情我很冷靜,冷靜得不懂如何表達,我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如之前一樣喜歡這個女生,但我確實被她的氣質吸引。這種感覺很奇怪,有點像在籃球比賽開始的一刻,和對手眼神交流,擺好馬步把身子壓下,哨聲一響就跳到最高點用手把籃球搶下一樣,只是那十幾秒的感覺變成了揮之不去的氛圍,一直濃罩著整個世界。但我很清楚眼前沒有甚麼敵人對手,有時一個人在溫習時也會有這種感覺,那是一種無形的感覺,你不清楚你對手的模樣,甚至不知道有幾多對手,這時的五感也變得非常敏感,她的一個動作,放在一旁的紙條也會令腦神經高速運轉,但不知轉甚麼。

 

這種感受一直維持到春天,整個冬天的記憶好像發霉變黃變成廢料,除了特別凍的聖誕節和新年,我只記得很零碎的事,例如有好幾次很有衝動想捉住她的手,但基於不知從何而來的風度和良知,只想不做,看著她慢慢地畫畫;又好像某次在圖書館門外看著一班低年級的籃球隊成員練球,風吹都很凍,有一刻想把自己頸上圍巾除下圍在她的頸上,但又不知從何而來的不自信,硬是覺得會被她拒絕而沒有做到(我可是看到她在抖動的)。

這段日子令我們變得比以前熟稔,交流過不多也不少的事,一直到春天天氣回暖。模擬考試的成績在幾天前派發了,時為三月六日,在最後的一個上課天,也是我和她最後一次見面。見面的地方是那個充滿回憶的禮堂後台,在放學之後相約在那裡等候。我也不知為甚麼要提出這個要求,好像有些事我必須要做,但我又不知應該怎樣做,說出來嗎?如何說?我可是沒有這種經驗,被其他人知道的話會怎樣,我過去的形象豈不是要改寫了?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好可笑,甚至可恨。

在後台等了一會,她就來了,手上拿著一個打開了的信封,依舊背著畫袋。

「剛剛班上有些事,遲了。」她說著,放下畫袋。

「沒關係呀,我也拍了很多照片才到。」

「對了,我們拍照吧。」然後她從畫袋拿著一部全自動相機,那個年代沒有數碼,一卷菲林三十六七格,要好好計算著拍了幾多,還有幾多東西想拍。

「怎拍?」

「你拿著自拍吧。」然後我接過相機,看了看相機上的菲林計數器,這是三十六,最後一張。她靠過來,咔嚓一聲,一度閃光,相機開始回捲,摩打聲成為了背景音樂。

「對了,那封是甚麼信?」我察覺到她手上的信,一直拿著沒有放下。

「是…朋友給的情信。」她語氣雖然婉轉但答案很直接。「其實不是太應該對你說…但還是說說吧。」這信是有個班入面的男生在中午吃飯的時候交給她的,至於她如何回應,她沒有說,我也沒有追問。這是我對她最後的記憶,當時不是每個人也有手機,我只有她的家居電話,大半年的日子我也沒有打過三次,之後也沒有,她也沒有和我聯絡,至於唯一的合照,我也沒有看過,我有拍得很醜嗎?有不小心閉上眼嗎?

 

假如有一天可以再遇上一個另一個這樣的女孩,擁有一百分的吸引力,我還是不知道如何處理才不至於再成為可恨。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