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政局feature】左右報紙心靈相通:政權危機

巴黎 – 法國政局週末風雲變幻,反對總理華曼奴經濟政策的部長周初被裁,週二頒布新內閣,但政局依然未明朗,特別是週三公佈的7月失業率更繼續爬升

 

FRA_LIB

lefigaro.750

 

而各大報紙當然不會放過恥笑總統荷蘭的機會,甚至在週二的頭版左派的「解放報」和右翼的「費加羅報」竟然心有靈犀,同樣用「政權危機」為題目。

 

GER_SZ

 

另一方面,荷蘭週一前往離島出席紀念活動,被攝影師拍下「唏噓的背影」,不單單「解放報」拿來做頭版配圖,連歐洲其他國家的報紙也拿來做頭條圖片。

 

SPA_LV

 

當然最不放過荷蘭的是小報,例如《巴黎人報》將各個關機人物列出,拍到像電影海報一般,配題目「何其壯觀!」

 

parisien_3016954c

 

每日電訊報

 

那些年,我們一起去買過的Jenny 曲奇

原文:http://7thdaydream.blogspot.com/2014/08/jenny.html

JENNY 曲奇

 

十年前,朋友帶了一罐Jenny曲奇給我,誘人的奶油香撲鼻,餅身鬆化,食不停口。最愛有果仁的朱古力味,每次都會先食完。第一次去買,在油麻地尋找了半小時才買到,這種幾經艱苦才買到的成功感,看著手中那個小熊罐,如獲至寶。

三四年後,發現內地社交圈內出現Jenny的身影,便開始擔心。果然,淘寶代購冒出,Jenny於內地名聲雀躍。去Jenny買餅,需要排隊。最初朋友說,排半小時,後來聽過高峰期排兩小時隊才能買到。內地人出手霍綽,一買就好幾盒。派街坊,代購,不得而知。

有時候,親戚排隊買都會順便多買一盒給我。雖然,對Jenny有些嗤之以鼻,但是,她的味道依舊。這一點相當難得。不過,並非每一個排隊的內地人或者代購新移民都懂。

 

「Jenny好出名的呀,據說很好吃,香港最好吃的曲奇。排隊要排兩個小時的!」吃完之後,卻說:「也沒覺得很好吃啊!我們這裡的店沒有用這樣的牛油,用了的也一樣。」於是,廣大餅家開始標榜「XX國進口」優質原料。然後,一眾二代蜂擁而上,微信朋友圈配上自拍照,加一句XX店的XX很好吃,全部進口材料。

大佬,你真的以為用進口材料就可以做出一流食物嗎?拉住LV行李箱都隱藏不了內在的貧乏,烹飪這種技術加藝術的事,更不在話下。細節,內地人不注重,也不懂。

 

想要錢,內地人完全滿足到你。Jenny想賺多幾百桶金,很簡單,做內地人生意。香港人,每人100元,也追不上內地每人一元。去內地開分店,找個代理,換過內地牛油標注進口原料,加一點添加劑,色香味俱全,成本低,口感好。有人食出味道不同?登個公告話淘寶假貨,打死不認,平息事件之餘又免費上新聞。內地無幾個人會食得出,大可瞞天過海,如此一來,香港不用限購,又不用拉半閘,零售店員都輕鬆點。

只怕到時Jenny如LV一樣,進入中國幾年後,整個中國充斥假貨,背上身彰顯不出高貴氣質,反而展露無遺內在得貧乏。二代與蟻民同背一牌子,玷污面子,當即被冷落,銷售額逐年下降。換過Nicola做設計師又如何?一開始,他們就沒有在乎設計師是誰,看中的是「名氣」,尤其是朋友之間的熟悉程度。

Jenny已經在內地社交圈中立下「不敗」之身,請珍惜,過幾年後就會成為下一個LV。又可能如澳洲那位不請黑人的老闆一樣,歧視黑人反遭杯葛,關張大吉。

 

可憐的狗狗,你遇著的就是港鐵!

筆者-「港鐵故障消息」乃由與港鐵有關人士、乘客等,於 2011 年成立,鼓勵透過公民互動的方法,合力發佈故障消息,守望相助。三年半的日子,包括已結業的《主場新聞》在內,我們曾於香港各大報章及網上媒體「現身」,包括《輔仁媒體》也有相關報導。在《輔仁》成立之初,我們即成為長期作者之一,而在《服務範圍》中寫道,我們會撰文探討在鐵路營運上大家感興趣的事,起教育和提示乘客的作用,也就是不定期在《輔仁》上刊登的專題文章。

 

原欲介紹「鐵路願景」(Rail Vision)等事,即現時營運中的鐵路,其於 2020 年前後的各種升級工程,包括引入新列車、全新車站設計等。無獨偶有,港鐵除了乘客量多得每月創新高外,事故都一樣多(否則我們早可以退休了,對不對 ? ),上星期三早上發生了 「未雪」慘劇 後,我們更是遭動保人士的「關顧」,連日送來幾千個留言,實在應接不瑕,結果我們只好於緊接的星期六宣佈暫時休息,疲憊過後重新上路。其實,「未雪」慘劇並非陌生,2013 年曾有小貓不知何故在葵芳站路軌停留多日,險些遭路軌工程灼熟,我們曾試用港鐵內部渠道,令貓貓獲救,事後也表達了對動物闖入路軌處理手法的憂累,故這次再撰文時,標題故意呼應去年的文章

 

由「貧友堆、一個墟!」FB專頁製作的惡攪海報

 

當然,經過連日來各位的噓寒問暖,也要先旨聲明:我們因「少不更事.鐘意攪事」,所以與港鐵八個工會絕無任何關連,以年初「$50 coupon 代替 OT 一事為例」,同事因工會失效而向我們求助,事件曝光後工會只懂回應傳媒電話訪問,從無公開協助,不提也罷。此外,我們團隊的成員,隨了事發當時透過監察系統「隔岸觀火」外,並沒有參與任何通車及救援決策等。為節省各位時間,本文主要以 Q&A 形式,就鐵路從業員的角度,回答大家關心的問題,絕對是批鬥台上「走資派對反革命資產階級反動權威」的自白:

 

paidoi

走資批反革命資產階段知識反動權威自白

 

Q:為甚麼事發過程目前有兩個「官方版本」

 

A:如一般大企業一樣,港鐵公司的公關部門有一隊同事,專門應付媒體查詢等,其出身與鐵路可以全無關係,多是想「更上一層樓」的前傳媒從業員。每當收到媒體查詢,就會先向有關部門求證,再編寫平衡事實發展和公司利益的回覆內容。若發生「未雪」慘劇等公眾非常關注的重大事件,則會如高鐵報告中描述,由 總經理 – 公司事務 負責處理及指導傳訊工作。當然,總經理一職在港鐵沒有幾多個,在小農 DNA 社會,若發生「報喜不報憂」、「山高皇帝遠」的情況,怎樣有才能也是徒然。

 


 

Q:那麼事發經過是 ?

 

A:綜合無綫電的錄音、訊號系統紀錄、閉路電視畫面等資料,我們「維持原判」,即早前發佈的事件初步交代推文 一樣:

狗狗於 0952 時進入上水站路軌,月台乘客起鬨,月台長發現後隨即已按動緊急停車掣,分別即時截停了從羅湖而來的 M178 班車、落馬洲而來的 L180 班車,及粉嶺站駛來的 M143 列車。

另外粉嶺站隨後有 L145、M147 班車等候進入北行綫月台。

同日早上,一班原定駛入沙田站一號月台的列車,因系統出包而在大圍、沙田站之間未能前行,事件處理好之後,令北行綫比平常密車。

控制中心在得悉事件後,曾幾次開出處理期限。及至 0958 時,控制中心認為新界北的列車服務而停頓過久,指示月台長重設緊急停車掣,以重啟列車服務。

上水站附近恢復以人手駕駛通車,但所有列車需要慢速前進

 

補充及更正部分如下:

可能列車的響號的確對狗狗有驅趕作用,闖入路軌的狗狗自行走到粉嶺站的路軌;

到 1009 時,受事件餘波阻礙的中方城際列車 T820 服務(港鐵系統顯示為 P705 班車),駛至粉嶺站 1 號月台。

月台長展示「緊急停車手號」,令城際列車司機及港鐵列車員工督察將車剎停,城際列車再次開行後才發現狗狗的屍體在路軌上。


 

Q:為甚麼港鐵要決定恢復行車 ?

 

A:我們在上年提過,港鐵的各種規則及程序,包括《車務常規程序》、有例書之稱的《鐵路安全規則》均沒有指示若遇動物進入路軌,該如何處理;分別再詳細向車長、車站職員列明工作方式的《列車管理及操作手冊》及《車站管理手冊》,則只有後者列明在車站範圍內發現動物,應當交予愛護動物協會,但路軌屬行車綫一部分,與車站管理工作幾乎無關。最後於車務處的《行政手冊》有說明列車撞到有一定體積動物,屬公眾關注的事件,那麼未撞到呢 ? 天曉得。

由於誤闖軌道的動物實在太多,雀鳥、蛇、野兔老鼠不能盡錄,當列車以時速 130 kph 飛馳,動物一般都會撞飛到不知何處。現時機場鐵路的其中一條行車綫,自通車依始已是無人駕駛,跟本是避無可避,未經「後公民權時代」殖民地教育的老一輩,又不明白動物同樣重要,所以只有在車站職員匯報未能捉住狗狗後,下令列車以慢速行駛,並多加響號,望狗狗會自己離開鐵路範圍。

 


 

Q:若有人闖入路鐵軌,處理又是怎樣 ?

 

A:有人闖入路軌的事件,多都是在列車行駛途中發現,只是過去多年無將闖入者碾弊實屬「好彩」。據 8 月 26 日淩當車長見到闖入者,會立刻停車,並確定闖入者的位置。車站職員會登上其他列車,尋找闖入者並將之帶走。

若事件發生在月台範圍,職員會啟動緊急停車制,以策安全。

若闖入者逃去無蹤,列車仍會以低速行駛至車站,安排車上乘客離開屬接近是為密閉空間的車廂,試想象你不可能在車廂內站立個多小時,又不能上洗手間。甚麼是低速呢 ? 就是車速會維持於 ~20kph,源自英國國鐵、倫敦地鐵規定的 15mph,即車長見到障礙物時,綜合反應時間、列車性能等因素,能於兩卡車內停下的距離。

若闖入者 / 其屍體留在安全處所不動(離路軌旁 1.8 米的地方),列車會繼續以低速行駛,並多加響號警示闖入者。若經搜查後無發現,列車會於合理時間內,恢復正常速度行駛。

 


 

Q:為甚麼上水站的職員沒有盡力拯救狗狗 ?

 

A:控制中心並無明示將路軌完全交出予上水站,有人提出消防員救人都不會考慮狗隻是否有瘋狗症等...但我們十分好奇,消防員救人時,傷者會咬到其要害嗎 ? 還是狗狗的潛意識裡,得悉職員是「可信賴的人」 ? 而早前撰文提過,兩鐵合併後實施在東鐵綫的《鐵路安全規則》,進一步收緊了進入路軌的程序和靈活性。在港鐵的歷史中,鮮有因動物進入路軌而要停止列車服務,若月台長因而截停列車,可以說得上是違規。

雖然當值的月台長曾要求過給予更多時間,將狗狗帶上月台,礙於香港的月台至少有 1.1 米高,要連人帶狗將之抱上月台並非易事,故可行的辦法是將狗狗趕到月台頭 / 尾,再沿梯級返回安全的地方,但可惜控制中心已不停催促,營救行動告終。

即使月台長做了動保人士也不成功的「抗命」,控制中心一樣有方法可以令列車恢復行駛、

 


 

Q:為甚麼城際列車的中國司機不將列車停下 ? 是否將中國的一套搬來香港,將列車變成殺人機器 ?

 

A:我們在網上看到有人說,由於城際列車屬「準高速」級別,一般要撞死不知道多少人,才會停車處理。我們不清楚中國的鐵路部門是怎樣應對事件,而香港只照歐洲的做法,即視城際列車為國際列車,列車於港鐵的鐵路範圍內,均需完全遵守本港法例及運作規則,尤其是城際列車上有港鐵的列車員工督察,直接監察列車的運行,以及確保司機依從控制中心的指示。除了城際列車司機有照「緊急停車手號」即時停車外,值得一提的是,港鐵經營的「九廣通」列車曾在中國境內,撞到闖入中方路軌的人士,但一樣有即時停車,出奇地中方並沒有阻止港鐵的車長停車,或強行要他們開車。

而上水 – 粉嶺站間有 9 處「隱蔽位置」(Hidden Area),當狗狗見到移動的列車,雖有「第六感」,但在受驚的情況下,未必能得悉列車會在何時駛至,可能會四處在「隱蔽位置」亂走,何時突然「殺出」到路軌又是天曉得。當司機看見狗狗時隨即停車,都需要十秒時間才可以將車剎停,何況中國直通車駕駛室比普通列車高,司機的座位又離玻璃窗遠,當日都只能靠粉嶺站月台長手號停車。十秒,狗狗十秒可以跑多遠呢 ? 各位比我們更清楚。

 


 

Q:既然港鐵職員無能力捉狗,為甚麼不召喚專家協助 ?

 

A:真的要倒抽一口涼氣...有興趣了解漁護署、愛護動物協會惡行的朋友,可以移玉步到《假如「未雪」被抱起,死亡機率仍高達 68.9%》,從過往經驗得悉,漁護處接報後是會以小時計的速度,方會到場。 少則 3 小時,多則一整天才會答允港鐵的召喚。

 

回想東鐵綫兩次架空電纜絕緣體鬆脫,西鐵綫在 7 月行車管理電腦遭雷擊的事故,鐵路服務皆未曾中斷,但原來兩條新界幹綫鐵路只要有路段嚴重受阻,即構成難以想像的影響,到底香港市民會怎樣選擇呢?尤其新界北的路面交通要不就是疏車,要不就「想到哪兒總是去不到」,永遠要以火車接駁。

 


 

Q:你們雖然是非官方,但說話一樣冷血、刻毒 ?

 

A:我們承認曾有同事失言,加上有乘客用手機發問,大家之間的對話分成數個,令有人可以斷章取義。但事實上我們說的都是 inconvenient turth(絕望真相),因為控制中心照跟不上時代的程序下令開車,狗狗接近必然會斃命,無須多講。

 


 

Q:但你們稱狗狗為「異物」 ?

 

A:我們以前曾解釋過,所有關於故障的推文等,要依標準語句務求盡快可以發佈,此乃鐵路公司應當的做法,例如九廣鐵路公司當年投資的廣播系統,同樣可應付各種車務調動及事故等。由於「港鐵故障消息」屬非官方渠道,未必每次都能「死好命」接收確實而全面嘅消息,再將之發佈;而且,在航空、鐵路運輸的專業上,都有「Foreign Object Damage」 (異物損傷,包括生物)的講法,我們不是語文老師,若港人不認識此說法,應當自警香港 97 後全民英語水平下降,會否失去西方文明社會一員的資格。

 


 

Q:都底要向誰問責呢 ?

 

A:作為核准《車務常規程序》的車務總監金澤培博士,就是制度上的負責人。當日在控制中心內,下達命令予行車控制主任,盡快轉達重啟列車服務訊息的總控制主任(Chief Controller),都應當問責。而並非像港鐵公司現時的處理方法一樣,隨便要不是直接決策的人承擔責任。

 


 

Q:你們只是港鐵的 cusion,為其頂罪講好說話 ?

 

A:正如文章起首所述,自 2011 年成立以來,我們一年都有不少見報機會。依記憶在傳統報紙中,應該只有信報及党报未曾介紹。新入來要求港鐵道歉及表達不滿的朋友,若有留意社會大事等,都應該曾見過此互助力量的報導,除非他們只關心動物新聞,或者是一見到港鐵新聞就認為是「地產霸權」,不提也罷。也或許這些連日噓寒問暖的朋友,平日不需要乘坐港鐵,所以近日加班減班、將軍澳綫時間表有改動,甚麼地方有故障都與其無干,令人羨慕。

 


 

Q:為甚麼網上有片段顯示英國、日本的火車遇到動物,都立刻停車,香港居然如此脫節 ?

 

A:生活在香港的城市人未必清楚,牛、馬等的質量(Mass)十分大,重量有千多公斤,所以不論是英國抑或是香港的火車司機均會立即停車,因為火車要是撞上牛、馬都會嚴重損毀,尤其英國鐵路兩旁有大量的農田和牧場,當地的鐵路基建管理機構- Network Rail 對此可謂素有經驗。倫敦以南至英格蘭西部的火車,以「第三軌」(Third-rail)方式電化,曾有寵物等闖入鐵路範圍即告電死,即是 Network Rail 是冷血殺手,火車路軌是鬼門關、惡魔邪神的無底坑...其次,英國的火車若行駛途中故障,只可以停在原處兩、三小時等候修好,因為當地沒有車源可以「救車」,即是用其他載客列車將壞車拖走,未知道香港是否也要跟隨好好學習 ?

日本的片段又怎樣呢 ? 片段所見,車站職員走到路軌上展示紅旗,代表緊急停止手號 …… 職員抱起狗狗後,對面的大阪環狀線列車可以若無其事般,在完成上落乘客後照樣開車。此舉已完全違反《鐵路安全規則》,而且為甚麼一列車需要停下,相鄰軌道的又不用 ? 到底有否採取列車防護措施 ?

香港的鐵路均師承自英國,再製訂青出於藍出的方法,令有限的路軌每月可運送五百多萬乘客,如我們的香港旗一樣,英國的科學和制度,加上本地人的智慧,成就出香港這顆東方之珠。自 1987 年英皇十字地鐵站火災後,英國的鐵路行業採取了一個全新的思路,以風險為本的方式來設計守則,所以《鐵路安全規則》都以安全為基礎寫成的。日本的方式雖然是最有效率,不論在救出狗狗,還是將鐵路職員送上死路方面亦然,但香港鐵路行業人為因素事故多不勝數,若照日本純粹靠人腦在現場判斷的方式,肯定每月都有致命工業意外。所以到底甚麼例子才適用於香港 ?

 


 

Q:柴灣站位處高架橋上,狗狗闖入該站是否做 show ?

 

A:葵芳站不是都在高架橋上嗎 ? 九龍灣站也不是在高架橋上的嗎 ? 難道港鐵「得閒無野做」每年都要放一次貓貓狗狗到車站 ?

 


 

自去年年中貓貓逗留在葵芳站多日後,港鐵高層仍未汲取教訓,不理解公眾為何關注事件,也未有更新應變措施,一年的光陰過後,慘劇終於發生。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離開鍵盤港鐵沒有汲取教訓,各位朋友在路上駕車,不幸撞到動物需停車報案,可惜條例尚未覆蓋至鐵路範圍。故此,希望大家可在現實生活中,推動港鐵反省事件,並爭取修例立法,捍衞動物權益。連日的示威抗議只流於「六四」式哭喪,全無令港鐵高層震攝的不合作運作,甚至在九龍灣港鐵總部大樓的請願,最終更每人付費 $12.7 讓出閘機為大家說聲「多謝」,繼續佔中三子式的嘴巴抗爭,實在令人失望。

 

至於我們將於星期四行車時間開始,恢復所有服務,各位朋友不必擔心,現附上就是次事件的聲明:

 

「港鐵故障消息」乃由與 MTR 有關的人士和乘客,於 2011 年針對其發佈事故訊息之不足,而自行成立的 Twitter,同時會提供各樣有關鐵路服務的資料,例如在「7.1大遊行」當日,即時更新車站出入口狀況,以及班次安排等 (詳見: metroride.hk/1s5h1EY )

為提高資訊透明度,在可行的情況下,我們會就事故作簡短補充及交代;團隊的成員都是一群追求香港自立的年青人,所以在早前列車出現簡體中文廣告時,都有既定的立場,向港鐵表明管方必須尊重香港的價值 (詳見:metroride.hk/1pVbIcP 、 metroride.hk/1vmG4pl )

我們承認在星期三當天,同事由於要在短時間內,處理排山倒海的留言,沒有解釋清楚狗狗「未雪」雖有「第六感」,但在受驚的情況下,未必能得悉列車會在何時駛至,望我們勿把自己的感覺代入其中。就是次失言,我們表示抱歉

 

目前,港鐵毋須就非自身因素的延誤繳交罰款;我們早於一年前撰文指出,港鐵並無制訂應付動物進入路軌的處理方法。控制中心除非決定停車,否則任何決定都會逼狗狗到牆角,牠被列車撞到,只屬時間問題,狗狗接近全無退路
(詳見: metroride.hk/1vfVuf3 )

事發時的錄音顯示,控制中心無交出路軌予車站職員進入,月台長曾請求給予更多時間拯救「未雪」,但對方拒絕。兩鐵合併後實施的 《鐵路安全規則》更進一步限制進入路軌拾物的靈活度。
(詳見︰ metroride.hk/tempblockpost )

然而,港鐵沒有汲取教訓,不理解公眾為何關注事件,也未有更新應變措施。各位朋友在路上駕車,不幸撞到動物需停車報案,可惜條例尚未覆蓋至鐵路範圍。故此,希望大家可在現實生活中,推動港鐵反省事件,並爭取修例立法,捍衞動物權益

 

香港的鐵路運作均師承自英國,當地火車每遇動物即會停駛;參考東鐵綫絕緣體損壞、西鐵綫電腦遭雷擊一事,即使鐵路服務未曾中斷,列車延誤帶來的影響已遠超新界居民所想,在平衡普世價值及交通需要,是我們需摸索的難題

我們已考慮失言同事的去留問題,也會探討將部分列於《服務範圍》上的工作,移交到官方 FB Page ,以便各位日後能直接留言予港鐵公司

最後,這個近 20 人的團隊,恕未能應付連日排山倒海的留言,實則身心俱疲,同時為免影響需查閱過往事故的乘客,故休息至星期四行車時間開始為止,即時生效。

大家可留意手機程式「MTR Mobile」,獲悉事故及車務調動的資料;與月票、都會票相關的詳情,請往客務中心查詢,再會

-

MTR Service Update is a voluntary Twitter driven by #MTR -related personnel and passengers to supplement official disruption news. Since then we have started to provide various railway-related information as well, including live station exits status and train service arrangements during 7.1 Public Procession (metroride.hk/1s5h1EY)

In order to enhance information transparency, we give summaries on delays whenever possible. We are all local Hong Kong youths who seek for self-determination. When there were Simplified Chinese ads appeared on trains, we had our own viewpoint as well, and we voiced our view directly to the MTR Corporation, stating that they should respect Hong Kong’s core values (metroride.hk/1pVbIcP)

We admit that on Wednesday, since our colleagues had to deal with significant number of comments in a very short time, we did not state clearly of our appreciation that despite the dog had reasonable level of intelligence as well, it might not be able to judge when the trains would pose danger to itself when it was stressed; and we should not deflect our own feelings into it. We truly apologise for our error

In fact, the MTR Corp do not get fined over delays that are not caused by their own mistake. Over a year ago we have written an article criticising the Corp of providing no guidelines on dealing with animals on the line; unless the Operations Control Centre ordered to suspend train service at the area, or else it would be impossible for the dog to escape, and it would be killed by a train sooner or later (metroride.hk/1vfVuf3)

According to the audio record at the time of the event, Operations Control Centre did not authorise station staff to assist the dog on track; Platform Supervisor did ask for more time to rescue the dog, but it was turned down by the Traffic Controller. Railway Safety Rules, which has become effective since rail merger in 2007, has further reduced the flexibility of track access (metroride.hk/tempblockpost)

However, the Corp have learnt nothing from the incident, and do not understand why it has drawn so much public attention, not even mentioning they failed to revise handling guidelines. Suppose you were a car driver, if you hit an animal you had to pull up your vehicle and report to the police. Unfortunately this law does not apply to the railway. We would like to use this opportunity to encourage everyone to push MTR to review the incident using real actions, and fight for a change in the legislation to protect animals’ rights

Our procedures generally inherited from the UK. The Britain would suspend train services when they acknowledge there is animal on track. Despite rail services were never suspended on East Rail or West Rail Lines when insulators were broken or lightning struck before. The effect of disruption was far more than New Territories passengers expected. To strike a balance between the universal value and transportation needs, is something that worth thinking over.

For the administrator who is responsible for the error, we are currently considering his departure from our team. We will also consider to pass on some of our services listed on “Service Scope” to the official FB page, thus passengers can express their views directly to the Corp

Finally, we would like to apologise that this around 20-man team is unable to cope with the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comments and timeline posts in the past few days. We are tired. Also for the benefits of some passengers who would like to review the past incidents, we will suspend our services until start of traffic on Thursday with immediate effect

Use “MTR Mobile” smartphone application for disruptions information; for enquiries on Monthly Passes and City Saver, please go to any Customer Service Centre. See you

 

我們就愛吃豬吃魚不吃狗?

(photo via cc Flckr user Mario Antonio Pena Zapate)

(photo via cc Flckr user Mario Antonio Pena Zapate)

 

兩極化的價值觀

八月二十六日台灣傳媒報導弘光科技大學校長吳聰能知道小貓受困變電站,想也沒想便指示全校斷電,不惜忍耐各種電腦設施全關,完成「救貓二十分鐘」,師生均感相當值得。另一邊廂,八月中香港港鐵公司職員懼怕罰款,寧願撞死唐狗「未雪」,跟救貓事件形成顯明對比,也掀起一輪價值反思。

香港人價值觀頗為兩極,一方譴責港鐵暴力,嚴重傷害了人類對狗的強烈感情;另一方嘲諷港人偽善,既說珍惜動物,吃肉卻很誠實,感歎人不如狗。實際上,兩極化思維無助我們了解問題的關鍵,正如近代學術領域亦出現過相類情況,有人高舉「解放動物」的旗幟,讓動物有快樂生及自由發展權;也有人從認識論的角度認為人類不可能知道動物有否痛苦,除非能「完全」進入動物的意識云云。

 

天下動物一樣痛?

幸好,神經科學研究有助在兩極判斷之中浮現曙光。學者史奈頓(Lynne Sneddon)發現虹繜魚嘴唇上帶有「疼痛感受器」(Nociceptors),而人類同樣透過這些感受器將痛感傳到大腦作出反應。[註一] 此外,近年廣為人知的研究,是Robert W. Elwood 教授透過電擊寄居蟹,觸發牠避走和換殼,更發現螃蟹受過電擊後會有痛苦的記憶(廣義記憶)。而且,歐亞在比較認知科學上,陸續對照出不同動物神經系統的異同。譬如就血清素(Serotonin)的研究,普遍脊椎動物的血清素神經元細胞,都佔據在相同位置,連俗稱「鼻涕蟲」的原始脊椎動物蛞蝓(amphioxius)的中樞神經系統,照樣存在血清素細胞,估計最遠可追溯至五億年前的演化史;今天,不論貓或老鼠,都發現相關的DNA序列,血清素毫無疑問也影響著人類的情緒與思考。[註二]

這些研究意味著,透過現代的科研工具,我們無須要求絕對、完全地代入動物的感受,才算了解動物的痛苦。話雖如此,動物神經系統的「相似性」即使相當值得參考,但人類感受的複雜和強烈程度,也遠超於其他動物可比,是故將所有動物的痛感反應,不分性質、程度,說成跟擁有意識的人類「一模一樣」,同樣不合情理。

 

你憑甚麼對狗偏心?

問題來了,既然現代社會標榜文明生活,我們大概掌握了動物不同程度、性質的痛感反應,憑甚麼對小狗或小貓特別熱愛,又吃掉另一些豬牛雞魚等等呢?這樣的價值弔詭,我們可以藉著演化理論和哲學思辯得到解答。

人對狗的豐富感情,除了是近現代社會的飼養文化,也撇除不掉深遠的演化根源。舊有的研究指狗狼分家約在一萬四千年至四萬年以前,近年的遺傳學研究則指最遠可追溯到十三萬五千年前,直立智人的祖先經已開始從狼馴化出犬。而關於人、犬演化出濃情,二零一三年Brain Hare在《美國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表示,從前認為遠古時期人類需要狼協助狩獵,最終將之馴化,極可能是個誤解。反之,人類透過合作經已從狩獵取得充足食物,對狼的屠殺和敵視卻是非常明顯的,後來,人類將多餘的食物遺留給較低侵略性的狼群,久而久之狼群聚集在人類的狩獵社會附近,才形成了馴化的開端。[註三]

馴化一但開始,速度會變得意想不到地快,數十年前,曾有人以數十年的時間進行大規模馴養銀狐的實驗。1951年,俄國的遺傳學者貝爾耶夫(Dmitry K. Belyaev)在毛皮動物中央研究中心(Central Research Laboratory of Fur Animal)待上超過三十年的時光,從四萬五千多隻銀狐中挑選繁殖,嚴謹地剔除隨便咬人或擅自逃走的對象,並將較易親近人類,溫和地探索四周的小銀狐選出飼養。結果數十年後,這群銀狐的後代不但變得無比馴良,還被觀察到其他附帶的特徵:尾巴捲曲,耳朵垂下,毛色見班,四肢變短,頭骨加寬,許多形態都接近早被馴養的犬類動物。

較多的狼被馴化成為狗後,人類倒過來再不能失去牠們,狗對於守衛和獵食起著顯著作用,學者甚至認為狗的出現,成功協助人類由狩獵採集社會,演變成農業社會。

 

黑猩猩其實不及上狗那麼親切

部分演化學家更認為人和狗的親密程度,早已超出與我們基因接近的黑猩猩。直至今天,狗對於人類眼神和手勢敏銳的閱讀能力,非其他動物可比。匈牙利演化學家米克羅西(Adam Miklosi)曾進行狼和狗的比較實驗,在相同的訓練之後,分咐狗、狼拉繩取得食物。面對這項難度較高的挑戰,當障礙出現時,狗能頻密地凝望人類的眼神以取得解難指示,而狼本能反應完全不及上狗,這是由於人類社會加諸狗的本能,已達到基因層面的適應性。[註四] 這一點,絕大部分的黑猩猩是徹底失敗的,人類學家丹尼爾.波維內利(Daniel Povinelli)與他的伙伴提摩西.艾迪(Timothy Eddy)在《年幼黑猩猩懂不懂「看」的意義?》(What Young Chimpanzees Know about Seeing)一書發表了項研究,他們安排一位研究員蒙上眼睛,對黑猩猩視而不見,另一位人員則凝視並等待牠們要求食物,結果發現黑猩猩竟對研究員是否蒙眼漠不關心,只會隨意向任何一位討食物。這實在無可厚非,我們五、六百萬年前跟黑猩猩的共同祖先分家以後,生活亦分道揚鑣,漸漸顯得親疏有別。

的確,人類的道德直覺,遠至悠長的演化史,近至目前生活跟動物的觸碰、撫摸及各類相處模式有密切關聯,狗與人類長期依存的模式,最終發展出彷如摯友甚至嬰孩的感情。其他動物與人類的共同演化時間不但遠少於狗,身體外型、行為協調也天淵之別,這樣解釋了為何一隻狗被殺害,跟一隻豬、雞、老鼠、魚、蟹、蚯蚓被殺害,人們普遍的感受和即時反應,確實不一致。

 

吃肉令你變成偽善的壞蛋嗎?

話說回來,如果港鐵撞死的是一隻老鼠,幾乎無人投訴港鐵,人類對待狗的濃情,未有一貫套用在其他動物身上,這是不合乎道德的偽善嗎?多年來研究道德議題的德國思想家理察.大衛.普列希特(Richard David Precht)卻未有譴責人類吃肉是偽善或不道德,他整體研究和思緒後,只好暫且建議我們盡可能減少吃肉,但他會同意人類長遠應該朝往彼得.辛格(Peter Singer)在《動物解放》(Animal Liberation)的願景,成全動物的自由生存權。

其實,普列希特並未想到,問題在於一直以來人們未分辨清楚「美德」與「道德」的界線,每個時代人類的道德觀會存在限制,往往少數人不滿足當前的道德水平,將關懷生命的範圍不斷擴展。今天,拒絕吃肉可能是少數素食者所追求的美德,不排除未來變成新的道德標準;隨著科技的發展(如人造肉),人類從關懷保護貓狗和瀕臨絕種動物,乃至關懷豬牛羊雞,層層遞進,這也是知識分子普及知識的重要使命。

 

[註一]:The evidence for pain in fish: the use of morphine as an analgesic

[註二]:歐門(John Morgan Allman)著:《腦,在演化中:從生態變遷看大腦的適應之道》(Evolving brains),臺北市,遠流,2002年,p44 – p.52。

[註三]:Opinion: We Didn’t Domesticate Dogs. They Domesticated Us.( Scientists argue that friendly wolves sought out humans.)

[註四]:大衛.史龍.威爾森(David Sloan Wilson)著:《演化的力量—達爾文理論綻放出新的光芒》(Evolution for Everyone: How Darwin’s Theory Can Change the Way We Think About Our Lives),臺北市,博雅書屋,2008年,p.171。

 

「路,是人行出來的」——道路使用的實權與癱瘓中環的元兇

(圖中為聖十字徑路口行人過路燈的街景(攝自google map),在廿多年前,這裡並未設圖中此交通燈,很多居民直接橫過筲箕灣道,日久才讓社會了解設置過路設施的需要。)

「路,是人行出來的。」是老生常談,也是眾多社區各處的生態。不少現在人來人往的行人道,都是屋苑落成入伙時圖則上本來沒有的,反倒是居民覺得那裡應該有條路才方便快捷,於是用腳踩斷竹棚、用腳撥開人工花槽上的喬木,自行開出條花泥路來,然後那條泥路慢慢受其他居民歡迎和慣用,屋苑的管理層受區議員或是居民的要求才正式將它開辟成一條正式的行人通道。

同樣被人用腳走出來而被認可形成的道路,還有很多不同形式的例子:廿年前,西灣河聖十字徑本來是沒有行人過路燈的,是居民多年來頻繁地慣常在該處橫過馬路,於是才被納入地區設施工程的一部份。

從道路設施到交通系統,無一不是因應 End User 的需求而生。我的舊文【註一】也早有提及,過去用交通系統來主導市民通勤需要和人口流向的思維已經過時,不贅。港府跟運房局沒有為交通政策導航把關,公營機構沒有履行應有的職責和道德責任,這更不用我多說。這一篇我不談外國案例和政策倫理,更不談政府應該或可以做甚麼。

來想想我們民眾可以做些甚麼吧。

香港貧富懸殊問題嚴重,面對有升無減的車資和日益惡劣的通勤環境,以車代步對所有打工仔女來說是天荒夜譚,八折的又被嚴厲打擊——於是市民上下班只能默默忍受惡劣擠逼的公共交通系統、硬食那只比的士錢便宜不足一半的車費。

要搭的士返工,也可以與同區鄰人共約搭的士,分擔的士車資。與其要的士司機停在街上兜客釣泥艋,不如由乘客一方自發儲夠四五個人一起搭的士,不就化算安全得多麼?至於要如何集結四五個人一起搭的士?現在電召的士的app技術日新月異,是否可以代為整理訂單,讓乘客可以集中並組織起來,長遠形成一個的士常顧的族群?當共用的士的文化普及起來,就可以帶動更多人轉用的士作為交通公具,對的士司機來說不但能省下兜客的油錢和功夫,也有助吸引更多客源。

除了僱員,僱主亦可以考慮以【A04僱員服務/A08合約式出租非專營巴士服務】【註二】,為僱員安排上下班的通勤安排。目前不少座落於偏遠地區的企業都會用A08形式提供員工接送服務,甚至連中上環某些公司也有類似的安排!地區居民也可以自發組織民間團體,以【A06居民服務/A08合約式出租非專營巴士服務】的方式申請邨巴來舒緩居民的通勤之苦和財政壓力。再不然,如果你的工作性質容許的話,踏單車上下班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也許你會擔心,如果所有人都這樣做的話,中上環會否因此而變得更擠塞?

不要忘記,循廣義來說,不論是公司巴士、村巴、小巴甚至四至五人一部私家車(俗稱 Carpooling)【註三】或的士,都算是集體運輸的一種形式;港府和運輸處一直沒有鼓勵民間共用交通公具,只會用政策包裝來把現有的公共專營交通「服務」商品化,對於民間可自主運作的非專營制度體系,運輸署往往對不同社群套用不同的標準來處理發牌申請,可自由定線的紅色小巴更是被處處設限,高速公路及新市鎮地區都不准許開線。無論如何,這種市民自發的集體運輸方式也是有相當效益的。

現在市中心地區擠塞,是署方在毫不理解地區人口實際需要之下,盲目劃分道路資源的惡果:為甚麼德輔道中有那麼多巴士線行經,還容許貨車在車站上落貨?為甚麼干諾道中的落車站那麼短那麼擠逼?為甚麼政府合署大樓的落車站使用率那麼低?

中上環的塞車現象,並不是地區路面負荷過大的問題,而是道路及設施規劃沒有配合實際需要的問題。君不見中上環不尋常的路面癱瘓,多半是因為一宗微乎其微的交通小意外(例如爭線擦傷車身之類)造成樽頸位所致的嗎?一套認真規劃出來的道路系統是不會如此脆弱的。

因此真正的癱瘓中環,在佔中尚未啓動之先,政府一方早已默讓中環癱瘓了。

在近年港鐵事故頻生、運輸署盲目容許運輸機構加價、公共運輸機構服務水平令人髮指的情況下,單是因交通問題造成的經濟損害、社會成本,足以讓政府的誠信和認受性落入瀕臨破產的境地。我不知道一直以來會看我寫交通政策或其他文章的朋友,是怎樣看普選。由始至終,我都強調交通政策、路權、規劃權的公眾透明度和民眾認受性。我認為,香港現政權能實現其公眾認受性的最直接方法,就是立即實行不設篩選的雙普選,成立一個能讓民意干預政策的政府。

也許,會有更多的士和小巴湧入中上環,可是我們現在的擠塞問題也不見得好,而且也毫無改善的跡象。反倒是既然無論怎樣還是會塞車,路面還是會癱瘓,那我們何不自行找方法來尋找出路?就像當年的居民用自己雙腳來行出一條看似不合現況規矩的歧路一樣。當我們群眾用雙腳來座言起行,自主規劃自己如何使用道路,真正能改善生活的改變才能出現。與其繼續默默容讓一兩宗交通小意外癱瘓整個中環,倒不如從生活上嘗試脫離自己對崮有充滿腐朽的制度的依賴,為自己追尋更好的生活環境?

不論是如上所述,我們改變自己的通勤習慣,對現有運輸系統投下不信任票;抑或參與佔中或前線的抗爭運動,我們都得相信:路,是由人行出來的——這是我們人類的生存法則。如此,我們才有從沙甸魚般的通勤生活中解放的可能。

【註一】:《國外與香港的鐵路基建決策之考量原則 (一) 所謂的系統老化》,
http://vany-online.com/v7/index.html?08102011.html

【註二】:《非專營巴士服務簡介》,運輸署,http://www.td.gov.hk/tc/transport_in_hong_kong/public_transport/buses/non_franchised/brief_description_of_nfb_services_/index.html

【註三】:Carpool,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rpooling

鬧佢SELL 假貨咪算,做咩要揭人墮胎?

(積口德,唔貼相唔貼LINK並關留言,感謝諒解)

羊羊攝

(學生妹示意圖,與本文無關)羊羊攝

 

Beauty YouTuber 該當何罪?」 Beauty YouTuber 確實該當何罪。本週初就有某位 Beauty Blogger / YouTuber 被傳十年前有不止一位 SP(SP 即Sex Partner),並且曾經墜胎。由於該 Blogger 十多年前與網友在某討論區的對話被現時全港最受歡迎嘅電腦資訊網站討論區內的網友截圖轉載,導致其一眾仇家親者痛仇者快,不斷留言攻擊。基於當事人即時關閉 Facebook Page 及 Instagram,故此到現時為止並未能透過其社群媒體頻道發布當中直接了解實際情況。

 

就如張愛玲(還是亦舒)所言,「大凡當時人沒有承認的都不是事實」,所以只要該 blogger 不作任何動作及回應,隨著時間過去流言亦會退去。可是她偏偏作出了錯誤的選擇,就是把過往的頭像和討論區匿稱更換,試圖毀滅證據。但一眾仇家豈會放過她?除了不斷在現時全港最受歡迎嘅電腦資訊網站討論區內留言和抹黑,更以「找媽媽」為名利用該 blogger 兒子的名義製作 Facebook Page,不斷用「嬰靈」造孽和發動網友通知該 blogger 的丈夫及家人朋友關於「家嫂」過去以「唱衰」她,為了使她「永無返身之日」實行無所不用其極。

如果該 blogger 真的不好用說好用地欺騙人家購買無用產品,大可以用不信任不觀看來抵制。然而個人性關係與性取向純屬私人選擇,為何要如此不安好心地進行批鬥?就算墜胎是錯,都經已是十多年前當事人年少無知所發生的事,除了他的丈夫有權質問(因為有可能會影響未來生育計劃),其他人跟本無權置啄,她的性伴數量多寡更加與人無尤。除非她真的不負責任在結婚七年內沒有做足健康驗查和安全措施以避免性病而損害丈夫及其他性伴侶(如有)的健康,否則又有誰可以指責她?現在還堅持「娶老婆一定要係處女」我不會說你錯,但人家的性史與生意(先不說產品質素)有何關係?難道你會關心葉繼歡在獄中有無打飛機多過他的罪行?有人說她罪有應得,現眼報。但她的家人呢?傷害無辜的老人家和她的兄弟姊妹,真的會使仇家們很心涼嗎?

 

整件事最恐怖的可算是醜聞公布的時間正好是當事人接受電視訪問的一星期之後,算準了該 Beauty Blogger 職業生涯最高峰最多人認識的時候去「一刀插入你心」,確實不得不配服仇家計算之精準。有網友推測雖然現時全港最受歡迎嘅電腦資訊網站討論區有不少「起底專家」,但對於十年前的事理應沒有如此敏感,故此「爆料」的應該是她身邊的人,尤當事人曾經參與「自我提升課程」,而課程其中一環包括向「buddy」(亦即是在課程中的組員)坦白自己過去的歷史,或者有人將情報提供予該 blogger 的仇家也說不定。而且又有誰知道平日稱兄道弟喊姐叫妹的人,會否就是「一刀插入你心」的那位?

事情發生後香港 blogger 圈中亦有不少迴響,有公關不懂得收聲當幫忙的道理、有人冷眼旁觀食花生、有人忍晦地說幾句他朝君體也相同之類作回應,更有人覺得這件事不應該被討論所以喪鬧任何談論這件事的人。但最可恥的還是那些當該 Beauty Blogger 疑似賣假貨時就幫口鬧人,但出事時不見人影的所謂「好朋友」。放眼只見平時錦上添花,有活動就 blog 界名人自拍甚麼人氣 blogger 與我合照,但「出事」時又有幾多人真正雪中送炭?我想她經過這次以後應該花點時間了解誰是真正朋友,而不是一味沉醉於這些殺人不見血的「名利場」。

還是朋友 Z 有智慧,雖然她也曾經痛恨被該 blogger 誤導而購買沒用產品,但覺得這樣被整真的很可憐,所以會去 report 那些傷害她的留言和 Facebook Page,還說這是作為一個女人義氣,雖然明知效用不大。而我個人只衷心希望當事人汲取教訓後能重新上路:

走。正。路。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