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

仲記得點解今次咁多人走出來爭取民主嗎?

除咗因為催淚彈, 其中一個好大原因係社會環境出現轉變而產生極大民怨。

我地嘅新聞同言論自由開始愈來愈收緊, 社會競爭環境變得不公平, 我好讚成一個比喻: “香港正如一盤玩了50年的「大富翁」遊戲,所有產權產業早已落入其他玩家手中,年輕人踏上這盤遊戲中只是一群不斷交租、不斷交過路費" (許畯森﹕給唐司長的信),最近甚至出現法治模糊化, 有人不斷係度話守法就係法治,點知俾教科書踢爆法治目的係守護公義。

種種嘅轉變其實就係我地香港嘅核心價值,核心價值如果無咗或者被人強行轉變好可能會為我地帶來滅頂之禍。

最近好似無咩人講核心價值係咩同點解重要,我就講下我讀書果陣阿 sir 教我嘅核心價值係點。

“每間公司都有唔同嘅成長背景同經歴,所以佢地都會練出一套屬於自己嘅武功,依套武功會隨住遇到唔同嘅情況而改進,不過有啲野一改間公司就會好大鑊,依啲野就係核心價值,一個經典例子就係 Parker 本來 sale 嘅係高貴形像鋼筆,80年代初公司生意一直唔好,後來新 CEO 上場為咗改善生意就改攻中低檔銅筆,點知佢原本嘅客覺得個牌子 cheap 咗而離棄佢,中低檔次又唔夠人爭攪到市場佔有率大跌後來仲俾人收購埋,依個就係改變核心價值嘅危害。"

佔領已經持續一段時間,有支持佔領嘅人開始唔耐煩而變到唔支持,亦有可能清場在即,無論今次事件結果係點,我都希望各位支持佔領,曾經支持佔領甚至從來不支持佔領嘅香港人可以記得同明白今次事件係為咗啲咩,我地要求民主就係要有個制度去令到我地有一個為香港謀求福祉嘅政府 ,依個政府應該令中央明白香港必需保持核心價值先可以發揮佢最大功效,香港能夠再次成為東方之珠對中國只會百利而無一害。

天佑香港!

討論專頁 聚言莊

原文

求一張租約! 扶康會心悦洗衣房被迫遷

過去幾年政府均提出,要大力發展社企。近日扶康會屬下的社企「心悅洗衣房」突然傳出迫遷消息,再找不到合適的工厦便要倒閉。總幹事周惠儀無奈表示,社企與社團不同,是高風險行業,「每個月都要睇緊條數」。沒想到好不容易做到收支平衡,卻逃不過迫遷。一旦結業,可能拖垮會內其他服務,更會令一批弱勢人士失業。 社企洗衣服務 大受歡迎 「心悅洗衣」在2011年成立,是澳門首間以社企形式營運的洗衣工房,亦是社工局首期《殘疾人士就業發展資助計劃》中,唯一通過審批獲發資助的社企。現時約有15名員工,當中超過一半為精神病康復者及弱智人士。洗衣房主要為酒店、美容院、髮型屋等中小企清洗毛巾、被單等,筷子基門市相當就腳,亦吸引到一批街坊捧場客。 周惠儀表示,洗衣服務一推出,就大受歡迎,因為「心悅」提供臭氧洗衣服務,除了減少洗衣粉及漂白水用量,操作更環保,亦能延長毛巾、衣物的壽命。他們又會將不同客戶的衣物分開洗,減少交叉感染的機會。雖然他們的價格比其他洗衣廠貴,但由於服務貼心得到好評,開業短短三年即達到收支平衡。 意外打擊 業主不續租 好不容易業務正上軌道,沒想到位於工廈的洗衣房「不續租」,即打亂了整盤計劃。 原來「心悅洗衣」及另一個扶康會自負盈虧的項目--「創藝工房」現時所處的宏泰工業大廈八樓,租約到2016年4月便屆滿。現址原由一名善長擁有,與扶康會簽了五年租約,但其後廠址兩次轉手,現任業主早已表明不會續租。至於原因?周惠儀慨嘆:「佢無講,我都想知!」 周惠儀坦言,兩個項目均有為數不少的殘障人士工作,萬一找不到合適的地方搬遷,只能被迫結業。店關了,但最令人擔心的是,如何安置這些社企員工?「殘障人士嘅生存能力較薄弱,結業的話唔可以只係比遣散費就算。」 四出求助 處處碰壁 現時他們正積極尋找合適的工廈,但發現不少地方租期太短,不符合設立洗衣工房的條件,「因為我哋要改裝好多嘢,先可以攞到政府嘅『漂染牌』,又要自己搭條電䌫,如果得兩年租約,風險太高。」 他們曾向房屋局求助,希望在公屋群內租舖,並按市場價給付租金,但房屋局指公屋舖位不能作工業用途。至於申請開咖啡、餐廳等,又說很多舖位已有既定用途,未有考慮到社企進駐。處處碰壁,但工作人員仍希望盡最後努力,找到轉機。「我哋唔要求免租,只係希望可以快啲搵到地方,已經係對我哋好大嘅幫助。」 她希望,政府以倡導者的角色,鼓勵更多商人支持社企,或考慮修改公屋法律,預留空間引入社企經營。 由於洗衣房有大量機器和電纜要重裝,最遲明年中便要找到新址,時間一天天過去,現在他們最需要的是好心人出現。

破盲:真的存在金鐘人與旺角人之分?

藍皓 攝

藍皓 攝

 

各位巴絲好,此貼為了破解盲點,分化和階與否,是閣下之觀感問題,在下不會理會。

首先所謂「金鐘人與旺角人」事實上非地緣上的分野,而是行徑與取向的分別,很多人會認為是「和平」與「激進」的分別,但是在下早就隱隱覺得事實並非如此,當中存在了一個更大的「盲點」,令眾人的取態分別如此之大。

事實上,一開始對這場運動的定性,就是這問題最根本的「盲點」。

因為這個問題觸及了另一個更敏感的問題,所以大家一直選擇避而不談,但是來到了某個關頭,雙方的矛盾始終會出現。這個問題到底是什麼呢?就是「遮打革命是否一場反政府運動」,所謂「金鐘人與旺角人」事實上就是對此問題站於正反雙方的兩群人,非「金鐘旺角」或「和平激進」的分別。

這個看法可以把很多雙方異同的地方拆開,更可以解釋很多矛盾之間不能協同的原因。

 

先不談論中方、政府及國際的看法,很多所謂「金鐘人」完全不認同自己是在進行「反政府運動」,儘管「我要真普選」這個要求其實就要破壞中方對香港的絕對權力,很多「金鐘人」都認為自己要求的只是「很一般的市民權利」,不是在破壞政府或社會的權力架構,是一場單純爭取合理權益的社會運動,跟爭取環保、爭取最低工資那樣各樣都是一樣。

而另一群所謂「旺角人」,他們某部份認為即使大家不是在爭取獨立,現在這場運動任何角度上其實都是對中方及政府權力的挑戰,更是一場打倒「寡頭政治」的社會運動,他們當中大部份明白現在正挑戰一個政府體制,更是破壞政府或社會的權力架構,他們實質在自覺與不自覺間都成為了反政府運動的一份子。

 

如果認同這個說法,大家不會奇怪這兩種取態不同的人群,為什麼會走到一起參與同一場社會運動?

 

首先在下說一些我個人看到的事實。其實大部份佔領者基本不認為自己正在反政府,這裡所說是包含以上的兩種人,但當中好某些人的心理取態,事實上是屬於「反政府」。原因有二:第一,香港人沒有經驗,跟本不知道什麼叫反政府,滿以為要燒政府殺官員,或重建整個政府才叫作「反政府」;第二,大家為了「避談香港獨立」,從來都沒有好好討論及考慮過,所謂同路人對「中共絕對權力的破立」這點看法上的差異。

結果就是出現了現在這個局面,所謂「金鐘人」、領袖、民陣及泛民一眾,把整場運動定性為「爭取權利」,而非「撼動政權」,所以運動開始以來很多「旺角人」眼中反智行為,如開路給政總人員上班、開路給警方增援送飯、考慮撤退後轉到各區爭取民意以及阻礙甚至阻止其他佔領者自發行動升級等等,都是基於這種取態而得出。相反,「旺角人」進行「再佔領」、「佔龍和」及「海富橋事件」,都顯示出他們的行動不礙於是否「撼動政權」,實質皆是「反政府行動」。

所以不難理解為何運動以來,所謂「旺角人」常常覺得諸多制肘,而所謂「金鐘人」只以「和理非非」作武器。難聽的說,這個取態上的不同,不單手段、方向、限制上的不同,跟本上大家的目標看似是一樣,但執行下去的結果是不一樣的。

 

簡單而言,「金鐘人」希望建基現有架構作出改變,「旺角人」希望破壞現有架構作出改變。

 

都是改變,都是真普選,但最後的結果是不一樣的。「金鐘人」成功所帶來的局面,還是脫不開現在「寡頭政治」的現況,我們還是由一群政客中選出民主代理人,政治上架構是沒有實質改變,只是由「你冇得出聲」變成「有人聽你講」;而「旺角人」成功帶來的局面會是全新的權力分配,過去的政客會被清算,也會建立起基於群眾那刻希望而出現弱勢政體。

有很多人一直認為是因為「撼動政權」的難度太大,所以一眾所謂領袖才採用「爭取權利」的方式去抗爭,但從陰謀論來看,對現有大部份政客來說,「旺角人」的希望其實就是他們的絕望,所以不單不會支持,更會盡力壓抑,這是不無道理可言。大家不妨由現實角度來看,向中共及政府「爭取權利」的難度真的會比直接「撼動政權」低?誰到最後因而受害受難甚至死亡的人會比較少?

兩者皆難,但是在下肯定最後說「受難者眾」,沒有比向獨裁政權爭取權利的人群死得更多,死得更慘。歷史就這樣寫著。

 

現在排除了這些什麼金鐘旺角,再看看大家的前路;在下堅決反對活動因而分家,因為我們真的勢單力弱,現實來看不論哪一邊都沒有獨立出來的條件,但是任由所謂運動主導者再把運動帶領下去,不單運動結束也沒有任何成果,而他們的後續行動更會為我們這一代、下一代甚至幾十年後的一代帶來絕對悲慘的社會狀況。

在下非危言聳聽,你們考慮一下遮打革命後如於香港發生類似李旺陽事件,大家要如何面對?這樣大場面的一場運動,完結後中共可以當沒有一回事?大家又可以當沒有一回事?信仰「和理非非」的一群人自首後,他們要面對是什麼的一個將來?破裂的警民關係會讓警察執行職務的手法有何改變?已經「抓爛面」的政府推行各大政策還需要面對群眾?所謂建制團體高調行動成為常態,大家還有於公眾地方爭取民意而不受干預的可能?

大家真的天真地相信撤退之後一切還原?

所以無論運動成敗,都一定要於完結前讓大家認知到這場運動的本質:「一場挑戰中共絕對權力的社會運動」,而非爭取市民應有權利這麼「輕鬆」的一回事,希望明白人可以有能力爭取回應有的大台話語權,勿讓一整個世代就在懵然不知的情況下活於白色恐怖之下,磨滅人性,善良盡失。這就是我反對現有大台最大原因。

 

破盲:真的存在金鐘人與旺角人之分?

藍皓 攝

藍皓 攝

 

各位巴絲好,此貼為了破解盲點,分化和階與否,是閣下之觀感問題,在下不會理會。

首先所謂「金鐘人與旺角人」事實上非地緣上的分野,而是行徑與取向的分別,很多人會認為是「和平」與「激進」的分別,但是在下早就隱隱覺得事實並非如此,當中存在了一個更大的「盲點」,令眾人的取態分別如此之大。

事實上,一開始對這場運動的定性,就是這問題最根本的「盲點」。

因為這個問題觸及了另一個更敏感的問題,所以大家一直選擇避而不談,但是來到了某個關頭,雙方的矛盾始終會出現。這個問題到底是什麼呢?就是「遮打革命是否一場反政府運動」,所謂「金鐘人與旺角人」事實上就是對此問題站於正反雙方的兩群人,非「金鐘旺角」或「和平激進」的分別。

這個看法可以把很多雙方異同的地方拆開,更可以解釋很多矛盾之間不能協同的原因。

 

先不談論中方、政府及國際的看法,很多所謂「金鐘人」完全不認同自己是在進行「反政府運動」,儘管「我要真普選」這個要求其實就要破壞中方對香港的絕對權力,很多「金鐘人」都認為自己要求的只是「很一般的市民權利」,不是在破壞政府或社會的權力架構,是一場單純爭取合理權益的社會運動,跟爭取環保、爭取最低工資那樣各樣都是一樣。

而另一群所謂「旺角人」,他們某部份認為即使大家不是在爭取獨立,現在這場運動任何角度上其實都是對中方及政府權力的挑戰,更是一場打倒「寡頭政治」的社會運動,他們當中大部份明白現在正挑戰一個政府體制,更是破壞政府或社會的權力架構,他們實質在自覺與不自覺間都成為了反政府運動的一份子。

 

如果認同這個說法,大家不會奇怪這兩種取態不同的人群,為什麼會走到一起參與同一場社會運動?

 

首先在下說一些我個人看到的事實。其實大部份佔領者基本不認為自己正在反政府,這裡所說是包含以上的兩種人,但當中好某些人的心理取態,事實上是屬於「反政府」。原因有二:第一,香港人沒有經驗,跟本不知道什麼叫反政府,滿以為要燒政府殺官員,或重建整個政府才叫作「反政府」;第二,大家為了「避談香港獨立」,從來都沒有好好討論及考慮過,所謂同路人對「中共絕對權力的破立」這點看法上的差異。

結果就是出現了現在這個局面,所謂「金鐘人」、領袖、民陣及泛民一眾,把整場運動定性為「爭取權利」,而非「撼動政權」,所以運動開始以來很多「旺角人」眼中反智行為,如開路給政總人員上班、開路給警方增援送飯、考慮撤退後轉到各區爭取民意以及阻礙甚至阻止其他佔領者自發行動升級等等,都是基於這種取態而得出。相反,「旺角人」進行「再佔領」、「佔龍和」及「海富橋事件」,都顯示出他們的行動不礙於是否「撼動政權」,實質皆是「反政府行動」。

所以不難理解為何運動以來,所謂「旺角人」常常覺得諸多制肘,而所謂「金鐘人」只以「和理非非」作武器。難聽的說,這個取態上的不同,不單手段、方向、限制上的不同,跟本上大家的目標看似是一樣,但執行下去的結果是不一樣的。

 

簡單而言,「金鐘人」希望建基現有架構作出改變,「旺角人」希望破壞現有架構作出改變。

 

都是改變,都是真普選,但最後的結果是不一樣的。「金鐘人」成功所帶來的局面,還是脫不開現在「寡頭政治」的現況,我們還是由一群政客中選出民主代理人,政治上架構是沒有實質改變,只是由「你冇得出聲」變成「有人聽你講」;而「旺角人」成功帶來的局面會是全新的權力分配,過去的政客會被清算,也會建立起基於群眾那刻希望而出現弱勢政體。

有很多人一直認為是因為「撼動政權」的難度太大,所以一眾所謂領袖才採用「爭取權利」的方式去抗爭,但從陰謀論來看,對現有大部份政客來說,「旺角人」的希望其實就是他們的絕望,所以不單不會支持,更會盡力壓抑,這是不無道理可言。大家不妨由現實角度來看,向中共及政府「爭取權利」的難度真的會比直接「撼動政權」低?誰到最後因而受害受難甚至死亡的人會比較少?

兩者皆難,但是在下肯定最後說「受難者眾」,沒有比向獨裁政權爭取權利的人群死得更多,死得更慘。歷史就這樣寫著。

 

現在排除了這些什麼金鐘旺角,再看看大家的前路;在下堅決反對活動因而分家,因為我們真的勢單力弱,現實來看不論哪一邊都沒有獨立出來的條件,但是任由所謂運動主導者再把運動帶領下去,不單運動結束也沒有任何成果,而他們的後續行動更會為我們這一代、下一代甚至幾十年後的一代帶來絕對悲慘的社會狀況。

在下非危言聳聽,你們考慮一下遮打革命後如於香港發生類似李旺陽事件,大家要如何面對?這樣大場面的一場運動,完結後中共可以當沒有一回事?大家又可以當沒有一回事?信仰「和理非非」的一群人自首後,他們要面對是什麼的一個將來?破裂的警民關係會讓警察執行職務的手法有何改變?已經「抓爛面」的政府推行各大政策還需要面對群眾?所謂建制團體高調行動成為常態,大家還有於公眾地方爭取民意而不受干預的可能?

大家真的天真地相信撤退之後一切還原?

所以無論運動成敗,都一定要於完結前讓大家認知到這場運動的本質:「一場挑戰中共絕對權力的社會運動」,而非爭取市民應有權利這麼「輕鬆」的一回事,希望明白人可以有能力爭取回應有的大台話語權,勿讓一整個世代就在懵然不知的情況下活於白色恐怖之下,磨滅人性,善良盡失。這就是我反對現有大台最大原因。

 

破盲:真的存在金鐘人與旺角人之分?

藍皓 攝

藍皓 攝

 

各位巴絲好,此貼為了破解盲點,分化和階與否,是閣下之觀感問題,在下不會理會。

首先所謂「金鐘人與旺角人」事實上非地緣上的分野,而是行徑與取向的分別,很多人會認為是「和平」與「激進」的分別,但是在下早就隱隱覺得事實並非如此,當中存在了一個更大的「盲點」,令眾人的取態分別如此之大。

事實上,一開始對這場運動的定性,就是這問題最根本的「盲點」。

因為這個問題觸及了另一個更敏感的問題,所以大家一直選擇避而不談,但是來到了某個關頭,雙方的矛盾始終會出現。這個問題到底是什麼呢?就是「遮打革命是否一場反政府運動」,所謂「金鐘人與旺角人」事實上就是對此問題站於正反雙方的兩群人,非「金鐘旺角」或「和平激進」的分別。

這個看法可以把很多雙方異同的地方拆開,更可以解釋很多矛盾之間不能協同的原因。

 

先不談論中方、政府及國際的看法,很多所謂「金鐘人」完全不認同自己是在進行「反政府運動」,儘管「我要真普選」這個要求其實就要破壞中方對香港的絕對權力,很多「金鐘人」都認為自己要求的只是「很一般的市民權利」,不是在破壞政府或社會的權力架構,是一場單純爭取合理權益的社會運動,跟爭取環保、爭取最低工資那樣各樣都是一樣。

而另一群所謂「旺角人」,他們某部份認為即使大家不是在爭取獨立,現在這場運動任何角度上其實都是對中方及政府權力的挑戰,更是一場打倒「寡頭政治」的社會運動,他們當中大部份明白現在正挑戰一個政府體制,更是破壞政府或社會的權力架構,他們實質在自覺與不自覺間都成為了反政府運動的一份子。

 

如果認同這個說法,大家不會奇怪這兩種取態不同的人群,為什麼會走到一起參與同一場社會運動?

 

首先在下說一些我個人看到的事實。其實大部份佔領者基本不認為自己正在反政府,這裡所說是包含以上的兩種人,但當中好某些人的心理取態,事實上是屬於「反政府」。原因有二:第一,香港人沒有經驗,跟本不知道什麼叫反政府,滿以為要燒政府殺官員,或重建整個政府才叫作「反政府」;第二,大家為了「避談香港獨立」,從來都沒有好好討論及考慮過,所謂同路人對「中共絕對權力的破立」這點看法上的差異。

結果就是出現了現在這個局面,所謂「金鐘人」、領袖、民陣及泛民一眾,把整場運動定性為「爭取權利」,而非「撼動政權」,所以運動開始以來很多「旺角人」眼中反智行為,如開路給政總人員上班、開路給警方增援送飯、考慮撤退後轉到各區爭取民意以及阻礙甚至阻止其他佔領者自發行動升級等等,都是基於這種取態而得出。相反,「旺角人」進行「再佔領」、「佔龍和」及「海富橋事件」,都顯示出他們的行動不礙於是否「撼動政權」,實質皆是「反政府行動」。

所以不難理解為何運動以來,所謂「旺角人」常常覺得諸多制肘,而所謂「金鐘人」只以「和理非非」作武器。難聽的說,這個取態上的不同,不單手段、方向、限制上的不同,跟本上大家的目標看似是一樣,但執行下去的結果是不一樣的。

 

簡單而言,「金鐘人」希望建基現有架構作出改變,「旺角人」希望破壞現有架構作出改變。

 

都是改變,都是真普選,但最後的結果是不一樣的。「金鐘人」成功所帶來的局面,還是脫不開現在「寡頭政治」的現況,我們還是由一群政客中選出民主代理人,政治上架構是沒有實質改變,只是由「你冇得出聲」變成「有人聽你講」;而「旺角人」成功帶來的局面會是全新的權力分配,過去的政客會被清算,也會建立起基於群眾那刻希望而出現弱勢政體。

有很多人一直認為是因為「撼動政權」的難度太大,所以一眾所謂領袖才採用「爭取權利」的方式去抗爭,但從陰謀論來看,對現有大部份政客來說,「旺角人」的希望其實就是他們的絕望,所以不單不會支持,更會盡力壓抑,這是不無道理可言。大家不妨由現實角度來看,向中共及政府「爭取權利」的難度真的會比直接「撼動政權」低?誰到最後因而受害受難甚至死亡的人會比較少?

兩者皆難,但是在下肯定最後說「受難者眾」,沒有比向獨裁政權爭取權利的人群死得更多,死得更慘。歷史就這樣寫著。

 

現在排除了這些什麼金鐘旺角,再看看大家的前路;在下堅決反對活動因而分家,因為我們真的勢單力弱,現實來看不論哪一邊都沒有獨立出來的條件,但是任由所謂運動主導者再把運動帶領下去,不單運動結束也沒有任何成果,而他們的後續行動更會為我們這一代、下一代甚至幾十年後的一代帶來絕對悲慘的社會狀況。

在下非危言聳聽,你們考慮一下遮打革命後如於香港發生類似李旺陽事件,大家要如何面對?這樣大場面的一場運動,完結後中共可以當沒有一回事?大家又可以當沒有一回事?信仰「和理非非」的一群人自首後,他們要面對是什麼的一個將來?破裂的警民關係會讓警察執行職務的手法有何改變?已經「抓爛面」的政府推行各大政策還需要面對群眾?所謂建制團體高調行動成為常態,大家還有於公眾地方爭取民意而不受干預的可能?

大家真的天真地相信撤退之後一切還原?

所以無論運動成敗,都一定要於完結前讓大家認知到這場運動的本質:「一場挑戰中共絕對權力的社會運動」,而非爭取市民應有權利這麼「輕鬆」的一回事,希望明白人可以有能力爭取回應有的大台話語權,勿讓一整個世代就在懵然不知的情況下活於白色恐怖之下,磨滅人性,善良盡失。這就是我反對現有大台最大原因。

 

王晶呢D 所謂成功人士

圖文相符:其中一位王晶電影女角

圖文相符:其中一位王晶電影女角

 

我認為大家唔需要為王晶嘅言論感到太失望,或者太憤怒。

王晶只係典型嘅八十年代「成功人士」,靠住當年經濟起飛,百業暢旺,娛樂事業發達,咩題材都百花齊放,佢靠庸俗、色情元素去賺錢,然後賺到錢就也文也武,以為自己好掂,好勁。

 

亦因為咁,王晶喺應對香港電影同文化產業萎縮時,唔係反省點解業界模式,唔係反省創作內容甚至發佈形式,而係一味怪責觀眾「又窮又無錢」,然後去搵下一個文化上未開化嘅地區繼續去販賣佢嘅庸俗品味。無庸置疑,一個未接觸娛樂文化,或者接觸時間較短嘅地方,會更加接受一啲罐頭製作式嘅創作,更接受一啲只係將個別「賣座元素」夾硬植入嘅作品。

所以,你要求佢理解新嘅創作形式,係無可能。喺佢眼中,文化產業,做電影做電視好簡單:屎尿屁波蘿奶炒埋一碟,觀眾就有責任去讚好佢嘅嘢。實際上你睇下外國娛樂事業,其實靚仔靚女唔係咩必然元素,大陸亦有人分析過著名嘅美劇 “Breaking Bad" ,其中一個成功元素就係「中年危機」。

 

今日港視,正正係為此作新嘗試。一開始唔一定套套成功,但最少肯去試。你睇下外國劇集, House of Cards, Mentalist, 有邊套係廿零歲花靚擔正?

 

佔領者的故事 · 之四

公民記者:Pid

年僅 10 歲的小五男孩連身上的校服都還未換掉,便隨姨婆何女士到旺角佔領區,看看佔領區現場的情況,見識見識。原先小記提到想到做採訪時,何女士都有點兒戒心,但提起政府,她便氣上心頭。
「一屆比一屆差!」一提到政府,何女士先拋下這句說話。「梁振英根本是『披著人皮的狼』,在電視看著他的嘴臉就已經轉台了!」一句又一句如鋒刃一樣銳利的說話從何女士的口中吐出,到底是甚麼原因可以令她憎恨政府到如斯地步?

「我不怕,但我只怕影響下一代。」對政府的憎恨其實是源於擔憂。何女士說,只怕有一天香港會變成大陸一樣,像當年她因 23 條而參與七一遊行,她憂心言論自由會一點一點被抹走;像現時大陸即使有屋也會被強行搶去,她恐懼假如沒有民主普選,這些事情終究會在香港發生。而她最擔心的不是發生在她身上,而是在下一代身上。「6, 70 歲就可以拿生果金,社會有不少福利惠及我們,但我仍然要走出來,」她拍拍男孩的肩膀:「因為我不敢擔保下一代仍然可以享有這些福利。」

她牽著稚童走入佔領區,讓年幼的孩子親身感受、親眼看見,或許有人會認為她不應該不顧孩童的安危,但從她的話中可得知,她的做法都是出於愛。因為她愛下一代,所以她走出來,所以她要讓孩子看見社會真正的面貌,讓孩子看見香港人的心聲。

2014年11月11日傍晚

印Tee始祖雙妹嘜 : 我們的「疾風知勁草」

(獨媒特約報導)金鐘中信大廈的迴旋處,有兩位九十後女生長期留守,差不多一個月前這裏開始不時出現人龍,都是為了她們設計的一個奪目「雨傘革命」圖案。九月尾時,《時代》以 umbrella revolution 為封面標題,修讀城大創意媒體的 Koyi 和 Joey 靈機一觸,隨手在畫冊畫了「雨傘革命」這個圖案, 身邊朋友很喜歡這個設計,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於是自製汗衣給佔領現場的朋友,成為印 Tee 始祖,帶起潮流,引起的迴響是始料不及,「當見到整個金鐘到處都有人着住件衫,真係好開心。」一啖砂糖一啖屎,Koyi 和 Joey 興奮的話音未落,電話傳來習總梁特會面對話的消息。

訪談當天,習近平以「疾風知勁草」形容梁振英「靠得住」,上京後的梁振英打了強心針,將會更放膽應對佔領運動,旺角和中信大廈定會首當其衝。自9.28催淚彈後一直堅守中信大廈迴旋處的雙妹嘜未曾退縮 :「你噴胡椒噴霧我唔驚,你放催淚彈我唔驚,就算呢一刻話要開槍,我都唔驚。」

這四十多天,她們經歷過9.26重奪公民廣場,經歷過9.28催淚彈,經歷過建立佔領區,看到香港人無論跌倒多少次都會爬起來,「香港人係好誇張,根本咩都唔會驚。前幾日落好大雨,露宿係好痛苦,但我見到就算點落雨都趕唔走班人。」這就是真正的「疾風知勁草」。

10799516_10152861150419288_417119759_n

「疾風知勁草」比喻只有經過嚴峻的考驗,才知道最後強者。十月中時,干諾道中佔領區的石屎地上種出數棵金邊虎尾蘭,其中一棵旁邊寫着「疾風知勁草,香港加油!」這種植物生命力強,堅韌不拔,它甚至會不屑花盆太小,在成長期間爬出花盆,那種強悍教人嘖嘖稱奇,就如過往四十多天的香港人。

Koyi 和Joey 也是其中一棵「勁草」,9.28的催淚彈趕不走她們,反而令她們紮根在金鐘印Tee,成本就是印Tee的網和漿,強調「自己的Tee自己印」,「我們堅持要現場的朋友自己體驗整個過程,這是一種互動,不是被動,過程中可以跟不同的人聊天,於是認識了很多在這個運動上目標一致的朋友。」

十月和十一月是大學生的死亡月,期中考和死線都集中在這兩個月份,Koyi 和Joey 也不例外,這個印 Tee 活動令她們更加忙得不可開交,「的確太忙,真係做死自己,我們本身要返學返工跳舞温書,現在還加一項,印Tee。」除了絲網「自己的 Tee 自己印」,當初還有燙印 Tee 和袋,怎料設計太受歡迎,一來就有幾百人落訂,設計太敏感,她們找不到廠家接訂單,硬着頭皮逐件親手燙印,工作量大,結果有一次累得深夜在金鐘趕工時睡着。

雙妹嘜當初甚麼都不懂,由找網模,找漿,找人從內地運貨,直到乾脆自己北上,除了累和忙,已沒有其他形容詞可以形容當時狀況。「但當見到四處都有人着我們的設計,當見到他們自己成功印Tee的開心樣,就會覺得幾辛苦都值得。」即使累和忙,Koyi 和 Joey 視這是為這個運動打氣,賺到的是比起金錢和利益更重要的一切。

10799775_10152861150404288_1892794787_n

她們的設計圖案受歡迎,但從來都沒有打算藉此賺錢,「這裏的人都好 warm,我們不要捐款,他們就送飯送湯送水果給我們。」Koyi 指着筆者的手機,「嗱,你貼在電話的雨傘革命貼紙,就係剛開始時有人放低錢給我們,我們沒有用過,就用來印貼紙派返給大家。」這裏從來不是金錢上的交流,藉着作品去跟更多人溝通,這是吸引她們堅持下去的理由。

同一件 Tee,兩個主角,兩個截然不同的家庭。如果 Koyi 來自最近香港典型世代之爭的家庭,Joey 的父母則是黄絲子女的夢想。

「媽媽知道我印Tee,但一直唔知我在金鐘瞓,我諗佢都唔想知。」Koyi 跟家人的取態不一,吵架爭執,於是乾脆一直避談有關佔領運動的話題,母親並不是藍絲帶,認同民主理念但不認同佔領運動的手法,訪談的前一天,Koyi 坐下來跟母親長談,「媽媽其實覺得我印Tee這個意念好新穎,但唔會鼓勵我,令我有飄飄然嘅感覺,變相有更大動力繼續下去。」

「哈哈,我父母好鼓勵我,係好令人感動的兩個人。」Joey 的父母和 Koyi 的狀況截然不同。9.26重奪公民廣場當日,Joey 原本約了父母,她卻身在現場放鴿子,怎料父親跟她只說了一句 : 「你放心去吧,如果你畀人拉咗,記得 whatsapp我去警署接你。」9.28發射第一枚催淚彈後,她的母親竟然跟她說 : 「只要你覺得對,你就去做,就算真係開槍都唔緊要,我唔怕無咗個女。」Joey 的父母會跟女兒一起去旺角,一起去金鐘,更會主動提出要女兒的雨傘革命Tee,「當見到身邊唔少朋友同父母嗌曬交,而自己父母認同我一直以來做嘅野,真係好幸福好感動。」Joey 父母的每一句都令她更無憂地走上最前線,是她的最強後盾,令她堅持下去的動力。

10805370_10152861150509288_984430477_n

清場行動山雨欲來,但一直長守中信大廈的雙妹嘜無畏無懼,Koyi坦言這段日子真的很累,但卻沒有離開的條件,「我們出來佔領四十幾日,付出了這麼多但沒有成果,政府完全無視我們,我唔係話要立即落實真普選,但起碼要有個時間表。這次佔領行動好似除了喚醒了好多人之外,我見唔到有其他實質成果,點走?」

「如果到時有事,我相信hard core的人會出來幫忙,當初9.28出來的人一定會出返嚟!」Joey 樂觀笑言,接近50天以來,她看到香港人最美的一面,不相信冷冰冰的政權,但相信温暖的人性。

訪談完結之際,記者的電話響起,傳來方大同的 《Wonderful Tonight》,身為頭號粉絲的Koyi聽到音樂後,突然像觸動神經線地大叫 : 「啊!一定係方大同!」看着眼前兩位坐在滑板上的少女手舞足蹈,年輕人放棄原本無憂無慮的校園生活,走到最前線,喚醒了一代人,但喚不醒權力。聽着音樂,但願這晚不是最後的 wonderful tonight。

【雨傘故事】 母女同心一起抗爭

【蘇媽媽】
母女同心一起抗爭

自928以後,蘇媽媽與女兒成為金鐘雨傘廣場常客,「我每日放工便過來,不過來便不舒服。」

「本來今晚我打算重溫一個電台節目,是兩位律師討論法治與法律。因為我較少站到台的附近聽人分享,我怕會受其他人的意見影響,寧願自己看新聞,再自行消化。」當前地產霸權、下一代苦無出路、政府施政連番失當、公投的得與失,蘇媽媽說起來頭頭是道。

928是個Wake Up Call

但她坦言,自己以往並不熱衷政治,2003年50萬人大遊行,也不是一份子,直至近一兩年才首次上街。「928發生的事,對我而言好像是一個Wake Up Call,我覺得好嬲,點解政府可以咁對我哋?!香港政府令我好灰心,等了17年,特首一蟹不如一蟹。如果有普選,可能會選錯,但我至少有得選擇,即使選錯了,下次可以再選過。」

蘇媽媽心裡對政府很不滿,但以往都沒有甚麼行動,24歲的女兒可以說是她的啟蒙。「最衰都係佢!」她笑罷指著坐在身旁的女兒,「在9月27號夜一夜都唔返!我當然擔心她的安全,打電話問她,她又只會教敷衍,說就快回來了。尤其是看電視新聞,現場好像好恐怖。」掂念女兒,蘇媽媽忍不住親自出來一看,卻發現一切井井有條,就放心好多。「你看這裡班學生,邊一個似暴民?」她指著四周的學生說。

女兒看到有用資訊,會cap圖與母親分享,晚上又會一同討論當天的新聞。須知道有多少年輕人的想法為父母所不容,世代之爭更成為這場運動的焦點之一,蘇媽媽母女同心一起抗爭,教人羨慕。

丈夫是藍絲帶

「屋企裡也有撕裂!我老公就是藍絲帶。」她指,最初兩夫妻之間曾一度「連偈都冇得傾」,因為怕一開口便鬧交。現時氣氛緩和了一點,「時間一久,始終要溝通。兩夫妻,不會有太大問題。他不會反對我們出來,而且這麼大個人了,都無從反對。說到底,家裡我跟女兒、兒子有三票,他自己一票而己!」有沒有打算丈夫來一看?「有呀,我常常都邀請他,但他不來。」

佔領運動逾月,人數漸漸減少,蘇媽媽算是堅定的那一批,在10月底仍能在雨傘廣場中找到她的身影。「我知道很多人都覺得意興闌珊,我也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是時候要有個了斷。尤其是衰政府採取放棄態度,根本不理我們。或者我們要思考一下,下一步該怎樣走了。」

有沒有試過由身邊人著手,將爭取真普選的理由宣揚出去?「有!」掂唔掂?「唔掂!仍在努力中。有些長輩,我不想在言語上頂撞他們;有些同事,根本就不問世事!但我做得幾多得幾多,慢慢來吧。」

(原文載於雨傘鄰里

【台灣設計】給你帥氣與元氣的UA WOOD能量健康木錶


木頭」絕對是人類的設計史中最重要的材料之一,巨大如房子能用木頭蓋,微小如飾品可以用木頭雕,在生活中更是隨處可看到木製品。而且最近幾年木頭似乎成為質感設計品的代表之一,設計師開始利用木頭做出許多令大家意想不到的產品,像是木頭鍵盤、木頭領帶、木頭單車,還有今天的主角「木頭手錶」!身為手錶愛好者的大編,金屬、塑料、橡膠、皮革這些大家熟悉手錶的材質都曾接觸過,但木頭可是一直想試卻沒機會接觸的逸品,現在終於有機會一償宿願啊~

閱讀全文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