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接受〈紐約時報〉訪問全文

紐約時報:香港特首重申就選舉和經濟問題的強硬立場
By KEITH BRADSHER and CHRIS BUCKLEYOCT. 20, 2014

原文

香港——由北京委任的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於星期一晚間表示,由公開選舉取得最多票數選出他的繼任人是不可接受的,因為這樣會導致較窮的市民成為主導政治的聲音。

梁振英在處理已歷時超過三星期的民主示威時,提出這個警告。他承認很多示威者因為香港缺乏社會階級流動和樓價過高而感到憤怒,但他強調民粹壓力是他抗拒示威者訴求的重要原因。

他堅定地維護北京的立場,表示他的繼任人必須由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篩選,從而可讓下一任行政長官抵禦公眾壓力,避免成為福利國家的模式,亦可讓政府實施對商家更有友善的政策,從而處理經濟不公的問題。

梁振英的直率評論,似乎反映香港精英的普遍看法,認為不能信任一般大眾管治這個城市的能力。他的論點,有可能會招致民主反對派新一波的批評,再次燃起尤其因對經濟不滿而由年輕一代帶動的街頭抗爭,要求改變香港的政治未來。

在電視直播政府與學生領袖對話的前夕,他作此番言論,顯示他在捍衛與一般市民對立的政治制度。

梁振英說,若「你去看『廣泛代表性』的意思,這不是以數字來衡他說:「你要盡量照顧香港各階層,若這完全是數字遊戲,由多數人決定,你一定會爭取月入低於1800美元那半數香港人的支持。」

他續道:「這樣,你最後的政治政策,亦會傾斜到這部份人。」

多數獲中國共產黨領導肯定的梁振英,表示補救社會不滿的方法,應從擴大房屋供應和刺激經濟增長著手,方可解決社會階層向上流動停滯不前的問題。他強調維持香港商界精英信心的重要,並指出四份一世紀前草擬的香港基本法,目標實為維持商界信心,抵抗公眾要求歐洲式福利國家體制的壓力。

禮賓府裡有大面積的花園,俯瞰可見香港市中心,過去超過一世紀一直為英國委任的港督官邸,直至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現成為香港行政長官的官邸。因房地產交易而有數百萬美元進帳的梁振英,就在禮賓府的水晶吊燈下,說了這一番話。

梁振英說,禮賓府最近進行過改建,好讓他和他的高級助手在示威者圍攻他的政府總部辦公室時,可以在此工作。就禮賓府改動工程的決定「我們沒有絲毫延遲」,這讓香港的高官們可以對示威者更顯忍耐。

梁振英在2012年獲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選出,批評者指出這個選舉委員會大部份議席皆由北京支持者把持。但是,梁振英表示這也符合基本法的「廣泛代表性」定義,因為選舉委員會成員來自不同經濟界別、專業界別、宗教團體及社會其他階層。

梁振英舉例說,為了爭取當選行政長官,他極力爭取其中20名由體育教練和其他體壇界別選出的選舉委員支持。「如果這是完全普及的選舉」,即一人一票,「我就不會花這麼多時間與體育界的成員傾談,他們不會在我的雷達範圍內。」
他也再次提出他的政府和北京對街頭示威有「外國勢力」參與的懷疑,雖然他多次拒絕指出是哪些勢力或提供任何例子。「這不是我在茶室聽回來的,而這令我們很關注。」他說,「這是我們需要處理的。」

這場頑強的抗爭運動已從學生發起擴展到對現況不滿的中產和藍領市民,但他們面對不肯妥協的中國共產黨領導層。中共領導層已表明,示威者的訴求不可能實現。

現任或前任香港官員和不同專家在上星期的訪問指出,無論梁振英的民望多低,北京也不會讓他下台,因為這將造成政府高官仕途由街頭示威決定的先例。
星期一晚,梁振英表明支持北京就選舉制度只作些微改動的決定,令只有獲北京首肯的候選人可以參選。梁振英拒絕民間公民提名的建議,說這些建議違反基本法。

但是,談到示威者和警察對峙,他們偶爾擦槍走火爆發混戰,梁振英也嘗試避免對峙發混戰的演變成像北京天安門鎮壓的衝突,縱使規模比當年小很多。示威者指責香港警察使用過份武力,用胡椒噴霧和警棍襲擊示威者。

梁振英表示,他希望星期二舉行的五名高官與學生領袖對話可以緩和緊張局勢。但是,在上周末,街頭示威者與政府的僵局加深。上星期五晚,示威者重奪旺角一條街道,以抗衡當天警察清場並清走示威者的帳幕和路障。

有關梁振英不當收受款項的指控,由一澳洲報章首先報道,令示威者要求梁振英下台的聲音更強烈。澳洲公司UGL在2011年梁振英獲委任為行政長官前,同意向梁振英支付一筆六百四十萬美元的款項,以收購當時梁振英任職的一家公司。這筆款項在梁振英任職行政長官的兩年間支付。

梁振英的反對者指責他收取這筆款項乃行為不當,而且未有申報或就這筆收入繳付稅項,但他和UGL表示,這筆款項乃正當交易,而梁振英表示法律沒有規定他必須申報這筆款項。

梁振英就普選引致窮人受惠的擔憂,與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的評論一致。王振民過去一直就香港問題向中央政府提供意見,8月28日,王振民被派來港解釋北京政策,作出有關評論。

王振民警告,若所有成年人可以在公開的選舉投票,會損害商界的利益。
「他們分到的餅會因為普選被其他人蠶蝕,所以我們必須充份考慮各方的擔憂。」他說。

梁振英表示,他明白市民對高樓價和高物價不滿,急需解決,但他也強調,相對於財富再分配的福利政策,加速經濟增長才是提供向上流動機會的重點。
他說:「房屋短缺問題愈來愈嚴重,到了有年輕人結婚卻要分開居住的地步,這是不能接受的。」

梁振英也多次婉轉地警告,雖然北京嘗試不直接干預香港,但試探中國政府的耐性,風險很高。

「直至現時,北京讓香港政府處理事件,所以我們,包括我、香港政府和香港市民,應盡力維持這種方式。」他說。

他續道:「在這困難時刻,挑戰我、挑戰香港政府,對任何人沒有好處,對香港高度自治也沒有好處。」

原圖:蘋果日報

香港淪為「中央直轄市」?

正當許多香港人紛紛拒絕北京為鳥籠“普選”所設下的許多框框時,九七前的第一任律政司司長、現任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老資格的傳統“愛國人士”梁愛詩在接受無線電視節目《講清講楚》訪問時表示:香港人若更理解一國兩制,並接受香港只是中國的“直轄市”,日後門檻便可望降低。她是在講述提名委員會篩選的必要後說的。

她的粵語原文是:“但如果大家對一國兩制掌握得更好、對《基本法》掌握得更好,接受呢個事實,我?香港係中華人民共和國下面一個直轄市、係中央政府直轄市?話,門檻就唔使咁高。”這是她以“權威”身分表示了未來可以“寬大”的條件。

這裡出現一個相當荒謬的邏輯:特區政府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它所享受的政治、經濟權利當然是高於中央直轄市,但是按照梁愛詩的理論,香港特區只有放棄或削弱自己的權利,選舉限制才可以放低門檻,亦即才可以高度自治。也就是自治程度越高,中央就管得越緊;自治程度越低,中央就越給予高度的權利。那麼這不是與原先設立特區的“高度自治”意思完全相反嗎?全世界哪裡有這樣的邏輯?可見中共為了為他們的倒行逆施做辯護,已經不擇手段到什麼程度了。

不過,梁愛詩這番話的確是暴露了中共的意圖,也就是六月所發佈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的意圖,就是收回對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的承諾,將香港改為中央直轄市。

中國現在有北京、上海、天津、重慶四個直轄市,香港、澳門兩個特區。看來,按照中央的打算,香港、澳門不久又可能改為中央直轄市。一九九八年江澤民出席香港“回歸”一周年時,就表示香港是中國的“南海明珠”。中國副總理汪洋最近在澳門舉行的第八屆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旅遊部長會議的開幕式上說,“澳門是鑲嵌在中國南海上的一顆璀璨的明珠”。是南海同時有兩個明珠,還是香港在讓了“東方之珠”給上海(東方明珠)後,這個南海明珠也不“璀璨”而讓給澳門呢?

其實香港早已有中央直轄市、乃至不如中央直轄市的基因,最明顯的就是中國每天放行一百五十人移居香港。尤其是名單完全由北京控制,香港沒有審批權。可是中國其他地方的居民戶口要遷移到中央直轄市,必須得到這兩個城市的同意。可見在這個問題上,中央直轄市的權力大過特區政府的權力,這當然也是荒謬的事情,但是中國為了“摻沙子”來改變香港的人口結構,實現香港的“中國化”,早已“按下”這個釘子。

香港的泛民本土派一直要求修改這個不符合香港高度自治的規定,不幸有些泛民人士居然聲稱這是“歧視大陸同胞”。這樣愚蠢的泛民人士,也怪不得中共可以得寸進尺了。

香港如果淪為中央直轄市,香港就要向中央政府繳稅了,只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減緩後香港難逃的命運。至於香港年輕人是否要服中國的兵役,可能也要由提名委員會審查是否“愛國愛港”吧?

原文刊在《爭鳴》雜誌 2014年10月號

陳茂波夫婦的公關(又)災難

陳茂波夫婦的言行,對服侍他們的政府公關來說真是一場災難:出租劏房、醉駕、囤地,鑊鑊新鮮鑊鑊甘。今趟陳茂波夫婦被子女就讀學校的家長控告,算是私事,未必可用政府公關,於是又出事啦。

一看標題,是「許步明自稱跪十架前 為敵人祈禱四十天」,許步明著的衫,還是十字架圖案。從前有事,男人可賴老婆;當老婆都有事,那唯有搵耶穌(笨)了。

我有朋友跟陳茂波夫婦返同一家教會,說他們十分虔誠。劏房事件發生後,她不明白,也不相信。然而事實證明:你有無犯法,有無殺人,有無醉駕,跟是否信教毫無關係,黃毓民是教徒,曾蔭權是教徒,郭炳江、葉繼歡也是教徒。

你是否虔誠與案件無關,教徒形象是公關伎倆。雖然今次主要是法庭作供,但應該早已預料傳媒會報導。他們的問題是:一,太刻意;二,誤判教徒的社會印象。

許步明特意穿金色十架圖案的上衣,大大個掛起心口,明顯是硬砌上去的,跟梁振英去英國照的全家褔一樣,over咗,過分策劃只會令人覺得更加虛偽。

本港也有衣服公關的代表:長毛議員。長毛最知名的就是一頭長髮加哲古華拉上衣,扯著香煙在街頭遊走的形象深入民心。他多年過著簡樸生活,到處論述他反資本覇權的思想,抬棺材、入獄、挑戰權威,成為尊貴的議員後,草根味不減,在公眾面前言行一致,處處體現革命精神,哲古華拉上衣就能突出他的形象。許步明一直沒有強烈的教徒色彩,其夫行為亦惹怒不少教徒,所以十架上衣反成負累。

而且,她竟然講得出「跪在十架前,為敵人祈禱四十天」。這些肉麻的句子,在宗教場合聽來耳順,但在一個正常社會的場景,出自一個非教區員工的口中,就令人覺得很重口味,難以置信。稱控方為「敵人」,字眼中強化了她對控方的憎恨,顯示她無法原諒對方,不合傳統教會博愛寬恕的教導。

中世紀教會擁有判罪的權力,但權力使人腐敗,當年多少冤案就此發生。自從政教分離,法庭就成了公義的守衛,力求人人平等,以客觀事實為據,這是西方社會多年掙扎修成的正果。在法庭講耶穌,但耶穌又同件案無關,總有說不出的違和感。

至於陳茂波在庭上搥胸亦有宗教意味。庭上搥胸是舊約聖經中猶太人撕心裂肺時的表現,陳在代表律師提到需共同承擔責任時搥胸,是故意或無意則不得而知,看來他本人真的非常「虔誠」。

陳茂波夫婦小動作多多,其實是嘗試用聯想(association) 的方法,暗示他們虔誠,他們是好教徒,所以一定是好人。但他們本身形象不佳,曾多次被踢爆說謊,不認自己的兒子是家人,種種醜聞加上語言偽術,強調自己教徒身分反而有反效果。香港是世俗(secular) 的社會,又不是美國,又不是中東,賣宗教狂熱,無用之餘還有點矯情。下下講宗教,更加令人覺得此地無銀。

況且,近幾年教徒的品牌每況愈下,更有「耶膠」一詞形容一些盲從教內權威,實際上做出違背聖經和耶穌教導的教徒。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嘲諷年輕一代「不如帶埋菲傭去遊行」、高皓正叫人不要自瀆,不要動淫念,這些都是惹人嘲笑和攻擊的對象,令教徒的形象插水。

當然,社會上攻擊教徒的只是一小撮人,覺得教徒是好人的大有人在,但現今大眾已經覺悟到教徒不等於「純潔」或「好人」。教徒得分清楚,只有少部分人攻擊宗教本身,大部分人尊重宗教自由,相信宗教導人向善,問題是某些教徒、教會及宗教領袖不應本著耶穌之名,喪失思考,是非不分,欺壓弱小,諂媚權貴,然後一邊虛偽地以為自己活出耶穌的愛。

香港有84萬天主教及基督教徒[1],早前反同性戀和撐同性戀運動,教內支持民主和反對民主的聲音,令很多教徒更深入思考自己宗教與生活的連繫,不會再盲目覺得,某某明星是教徒,所以我撐她;宗教領袖這樣說,所以是對的。

陳茂波夫婦挖空心思在法庭明示暗示自己是虔誠教徒,是覺得這樣做可能會有利,但他們並不了解現今社會對教徒看法的轉變,以及教徒本身的知性變化。陳氏夫婦今次想出用耶穌過橋的拙計,實行碌爆耶穌張卡,其他教徒亦受累。下次出事,除了耶穌,還可以找誰?

[1] 《香港便覽-宗教及風俗》 ,2013年10月

文章已於2014年10月16日 蘋果日報刊登

「外國勢力」這頂帽子

中共最擅長向異見人士亂扣帽子,甚麼「右傾機會主義」、「反黨」、「反革命」、「漢奸」、「勾結外國勢力」、「外部勢力干預」、「動亂」、「顏色革命」、「搞獨立」等等,都是我們聽慣了的抹黑攻擊字眼。近日,梁振英在接受傳媒訪問時,首次指佔領運動不是純粹由港人發起,有外來勢力介入。

梁振英跟隨「黨的路線」,在沒有拿出證據的情況下,指「雨傘運動」有外國勢力介入,是一個非常嚴重指控。其實,甚麼是「外國勢力」呢?假如真的有「外國勢力」的話,可以如何介入「雨傘運動」呢?似乎只有兩個方法:「派錢」與「煽動」。如果是前者的話,究竟「外國勢力」需要派多少錢呢?「雨傘運動」已經踏入第22日,假設每日平均有五千人參與佔領,日薪五百元,還未計物資費用,就已經要花費五千五百萬元,究竟有哪個外國勢力會做這件傻事呢?再者,如果真的有外國勢力派錢,為何筆者至今仍未收到「外國勢力」給予的人工呢?

如果梁振英認為所謂的「外國勢力」是靠煽動「雨傘運動」來介入香港事務的話,實在是對香港人一個極大的侮辱。每名參與「雨傘運動」的人士都擁有獨立思考能力和個人意志的,不會輕易被人煽動而走上街的。現時大部份的主流傳媒也是親建制的,為何它們又不能夠成功「煽動」全部香港人都戴上藍絲帶、支持「袋住先」和反佔中呢?因此,派錢論和煽動論也不成立,筆者剩下來想到的「外國勢力」,就只有麥當勞、保礦力、小林退熱貼、Facebook、Whatsapp、Apple、Samsung、Google Map了……

梁振英不應該只反對「外國勢力」介入香港事務,還要反對所有外部勢力違法干預香港事務。根據《基本法》,除了國防和外交事務之外,香港享有高度自治。可是,多年來中共違法地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強推廿三條、國民教育、參與選舉配票……累見不鮮。最近,香港壹傳媒大樓被大批反佔中人士圍堵,他們都有旅遊巴接送,操不純正廣東話,疑似是持「雙程證」大陸人;還有早前的8.17反佔中遊行,也有類似「雙程證」人士收錢參加遊行的指控,這些事件不才是外部勢力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的事例嗎?

正在進行的是一場本土民主運動,既然我們相信自己政府自己揀,自己香港自己救,港人自決命運,我們就不會奢望會有外國勢力替香港人爭取民主。梁振英為求抹黑佔領人士,可以去到幾盡?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