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律的禁食可以預防糖尿病嗎?

對於糖尿病前期[註1],許多介入措施著眼於改變生活方式和減肥,但新的研究已經確定了定期禁食在體內可以啟動轉換脂肪細胞中壞膽固醇為能量的生物過程,從而對抗糖尿病的危險因素。

Blue_circle_for_diabetes.svg

糖尿病的象徵:藍色圈圈

研究人員在猶他州的山間心臟研究所( Intermountain Heart Institute at Intermountain Medical Center in Murray,Utah)發現,在10至12小時禁食後,身體開始搜尋全身的其他能源來維持自身,包括脂肪細胞中的低密度脂蛋白(LDL,Low Density Lipoprotein,亦即所謂的「壞」膽固醇),並用它作為能量。

Benjamin Horne博士,這項研究的主要研究員說:「雖然我們已經研究空腹和它的健康益處許多年了,我們不知道為什麼空腹對於與糖尿病有關的風險有好處。」

先前在2011年完成的研究是以健康人進行一天只有水的禁食,發現定期的禁食與較低的血糖值和體重下降有關連。

研究者發現,對看來健康的人,只進行一次的24小時禁食一次會造成膽固醇水平上升;但是有趣或意外的變化卻出現在對代謝健康和糖尿病風險上。長期的研究成果表明數十年來進行常規禁食與糖尿病和冠狀動脈疾病的風險降低有關,這使得研究者認為禁食是最有效地降低糖尿病及相關代謝問題的風險的方法。

由於在2011年的調查結果,研究者開始探討以空腹的糖尿病前期患者在一段長時間的影響。這項研究的參與者為糖尿病前期患者,包括男性和女性的30至69歲有至少三個代謝風險因素。這些風險因素包括:

  1. 腹型肥胖或「蘋果形」人。
  2. 三酸甘油酯(triacylglyceride,在血液中發現的一種脂肪)水平高。
  3. 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HDL cholesterol,亦即「好」膽固醇)水平低。低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水平,會使心臟疾病的風險提高。
  4. 高血壓。血壓是心臟泵血時血液對你的動脈壁作用的力量。
  5. 空腹高血糖。輕度高血糖可能是糖尿病的早期徵兆。

參與者的體重,有些肥胖,有些不是。過去其他一些機構進行對禁食的研究都只是研究肥胖者是否能經過禁食減重。雖然這次在山間醫療中心的研究裡也看到了減重的效果(六個多星期平均少了三磅),但是這次研究的重點是在糖尿病的介入。

研究者觀察發現,在實際禁食當天,膽固醇有輕微上升的現象;這在之前對於健康人的研究也有觀察到。但是在六個星期內,除了減重以外,膽固醇水平也下降了約12%。 由於研究者預期膽固醇(很可能來自於脂肪細胞)在禁食期間被做為能源使用,這使研究者相信禁食可能可以做為一種有效的糖尿病介入機制。

從脂肪細胞提取LDL膽固醇做為能量,應該也對於減輕胰島素阻抗有幫助。胰島素阻抗會使胰腺產生越來越多的胰島素,直到它不再能產生足夠的胰島素–接著就是血糖上升,從而導致糖尿病。由於脂肪細胞本身是胰島素阻抗的重要因素,禁食可能會有助於消除和分解脂肪細胞,從而使胰島素阻抗受挫。

雖然由研究結果看來,規律的禁食,除了減重以外,似乎對於糖尿病的預防(甚至對心血管疾病的預防)有幫助,但是研究團隊強調,如何禁食(亦即禁食的頻率以及每次禁食的長度)才能對健康有幫助,仍然需要進一步研究;而禁食的效果也非一蹴可幾。

所以,想要靠禁食來預防糖尿病的朋友,還要等等哪。

本研究已於2014年6月14日在舊金山的美國糖尿病協會研討會發表。

[註1] 糖尿病前期(prediabetic)是指血液中葡萄糖的量,比正常高,但不高到足以被稱為糖尿病。筆者按:飯後二小時血糖每一百毫升(dL)高於兩百毫克(mg)稱為糖尿病,高於正常值但未高於200 mg/dL者稱為糖尿病前期

參考文獻:Fasting reduces cholesterol levels in prediabetic people over extended period of time, new research finds. ScienceDaily [June 14, 2014]

轉載自Miscellaneous999

妞新聞道歉聲明

妞新聞於2014/06/26發佈「網拍模特兒卸妝前後」一文,自行引用知名網拍模特兒:Grace陳泱瑾、薛妞妞與張瑋瑋之照片作為報導內容,造成關係人等及蘭蔻品牌諸多困擾與不便,特此聲明致歉。

 
同時特別聲明,文中提及之網拍模特兒並未使用於妞新聞投放廣告之產品,也未對產品進行代言。該文章也著重於妝前妝後之比較與眼部保養之知識,未有也非代表模特兒對於任何產品之推薦或意見。蘭蔻品牌無消費文內提及模特兒之名氣的意圖與行為,且絕無混淆製造為其品牌或商品代言推薦之錯誤認知。如造成誤解或部分人士、品牌…

Dropbox 實習生:我們家餐廳完勝 Google、Facebook

Dropbox 實習生:我們家餐廳完勝 Google、Facebook

前幾天有位網友在中國問答網站知乎提出「在 Dropbox 工作是怎樣一番體驗?」的問題,目前正在 Dropbox 實習的 Zhu Jingsi 以豐富的圖文呈現他的工作經驗,博得熱烈迴響。本文經作者 Zhu Jingsi 同意轉載。

第一,這是一家溺愛員工到逆天程度的公司。

工作方面,公司給員工配置的是頂級的筆記型電腦(1T 的 SSD!),顯示器清一色的 Apple Thunderbolt Display。鍵盤可以選配 das keyboard 機械鍵盤。桌子是 standing desk,椅子是 Aeron。我在 Mailbox 組,八台 50 寸的三星電視實時顯示服務器狀態監控,像極了 Trading Floor(要知道我在 Instagram 時只有一台 22 吋的顯示器啊)。

答主的辦公桌。

@徐子殷 同學把吃的已經說的很完善了。Dropbox 的員工餐廳在矽谷無出其右。我在 Facebook 和 Google 的員工餐廳吃後感可以參考本文「比較 Apple、Google 和 Facebook 三家公司美國總部伙食,各有何特色?」,但到了 Dropbox 發現都是渣一樣。

Dropbox 的員工餐廳特點是,首先在食材上不吝惜成本,每天都能吃到牛排(通常是 Tri tip,極少數有 Sirloin)或者鮭魚。其次,不是自助餐式自己盛而是有廚師給擺盤給你,所以你吃到嘴的和圖片上看到的是一模一樣的。除了賞心悅目以外,另一個好處就是可以逼迫自己均衡搭配營養(答主在 Google 吃了大量的不健康食品),而且可以少吃一點(防止自己作死地盛三塊牛排)。另外,員工餐廳保證同一道菜不做兩次,每天都有新花樣。而且,說到做到。最後,食材一般均衡搭配營養健康,而且衛生評級得到了舊金山政府的滿分評價。

員工餐廳的官方 Facebook Page 是 歡迎大家圍觀

無圖無真相:

 

 

(注意到這個甜點的 Dropbox 形裝飾了嗎)

第二,這是一家新創公司氣氛仍濃厚的公司。

Dropbox 已經很大了(700 人左右),但公司仍保有很多新創公司的氣氛。公司許多員工都互相認識。內部笑話層出不窮,而且口口相傳給新員工。員工餐廳經常能看到一桌好友聊天到深夜。很多員工下班都很晚,而且不是因為老板逼迫加班。我的老板為了盡快做完產品,在他女朋友生日那天居然工作到了凌晨。

Dropbox 仍是一家快速成長的公司,所以每一位工程師仍有很大的責任。我上班的第二天就修了一個 Bug。我工作不到一個月已經交了三十多個 pull request。對於一個工程師來說可以快速地成長。

此外,公司的員工整體年輕很多,三十、四十多歲的工程師很少見,所以充滿了朝氣,有一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感覺。樓裡到處都是滑板和滑板車,會議室裡堆滿了樂高…

第三,這是一家擁有極為優秀工程師的公司,卻兼有工程師文化和產品文化。

Dropbox 能活到今天是一個奇蹟。雲端儲存、文件同步市場集中了這世界上最望而生畏的對手:Google (Google Drive),Microsoft (Skydrive),Apple (iCloud),還有 Box 一類的小競爭對手。Dropbox 的成功要歸功於其出色的產品策略和執行。

Dropbox 擁有一批極其優秀的工程師(和非工程師)。在對新員工的談話中,CEO Drew 明確說,hire the best talent(僱用最傑出的人才)是公司的頭等大事。即使今天公司的錄取標准也極高,我認識的許多很優秀的同學都沒有拿到工作。例如 Guido (Python 的發明人) 現在就在 Dropbox 任職。即使是實習生,今年不到六十個,卻大多來自 MIT、CMU、史丹佛、哈佛等頂級名校。

正因為此,公司有極強的工程師文化。比如每年都會有一周叫 Hack Week,公司所有員工放下手頭的工作來做想做的專案。公司的會議室命名也非常 Geek (Supply Depot? Back to the Future?)

但 Dropbox 的產品非常精致,設計十分人性化,與蘋果相比也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和 Google、Facebook 粗獷的風格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看就是工程師想出來的)。

一方面原因可能是,優秀的工程師使得很多瘋狂的產品設計能夠實現。比如在蘋果機下圖表上的小對號,這個 API 不存在(直到 10.10),但又至關重要。於是,Dropbox 把自己注入到了 Finder 進程裡,重寫了圖標渲染的函數…… 具體我就不多講了。Project Harmony 更是工程奇蹟。這個專案大家可能不熟,請參考四月份的發表會

如果說結論的話,Dropbox 是最像新創公司的大公司,最像大公司的新創公司新創公司。其工作文化充滿活力,工作條件幸福感爆表,對於工程師來說是一個絕佳的選擇。

最後,Dropbox 有一個官方的 Facebook Page 叫 Life Inside Dropbox,裡面有很多員工生活的細節:

Dropbox 實習生:我們家餐廳完勝 Google、Facebook

Dropbox 實習生:我們家餐廳完勝 Google、Facebook

前幾天有位網友在中國問答網站知乎提出「在 Dropbox 工作是怎樣一番體驗?」的問題,目前正在 Dropbox 實習的 Zhu Jingsi 以豐富的圖文呈現他的工作經驗,博得熱烈迴響。本文經作者 Zhu Jingsi 同意轉載。

第一,這是一家溺愛員工到逆天程度的公司。

工作方面,公司給員工配置的是頂級的筆記型電腦(1T 的 SSD!),顯示器清一色的 Apple Thunderbolt Display。鍵盤可以選配 das keyboard 機械鍵盤。桌子是 standing desk,椅子是 Aeron。我在 Mailbox 組,八台 50 寸的三星電視實時顯示服務器狀態監控,像極了 Trading Floor(要知道我在 Instagram 時只有一台 22 吋的顯示器啊)。

答主的辦公桌。

@徐子殷 同學把吃的已經說的很完善了。Dropbox 的員工餐廳在矽谷無出其右。我在 Facebook 和 Google 的員工餐廳吃後感可以參考本文「比較 Apple、Google 和 Facebook 三家公司美國總部伙食,各有何特色?」,但到了 Dropbox 發現都是渣一樣。

Dropbox 的員工餐廳特點是,首先在食材上不吝惜成本,每天都能吃到牛排(通常是 Tri tip,極少數有 Sirloin)或者鮭魚。其次,不是自助餐式自己盛而是有廚師給擺盤給你,所以你吃到嘴的和圖片上看到的是一模一樣的。除了賞心悅目以外,另一個好處就是可以逼迫自己均衡搭配營養(答主在 Google 吃了大量的不健康食品),而且可以少吃一點(防止自己作死地盛三塊牛排)。另外,員工餐廳保證同一道菜不做兩次,每天都有新花樣。而且,說到做到。最後,食材一般均衡搭配營養健康,而且衛生評級得到了舊金山政府的滿分評價。

員工餐廳的官方 Facebook Page 是 歡迎大家圍觀

無圖無真相:

 

 

(注意到這個甜點的 Dropbox 形裝飾了嗎)

第二,這是一家新創公司氣氛仍濃厚的公司。

Dropbox 已經很大了(700 人左右),但公司仍保有很多新創公司的氣氛。公司許多員工都互相認識。內部笑話層出不窮,而且口口相傳給新員工。員工餐廳經常能看到一桌好友聊天到深夜。很多員工下班都很晚,而且不是因為老板逼迫加班。我的老板為了盡快做完產品,在他女朋友生日那天居然工作到了凌晨。

Dropbox 仍是一家快速成長的公司,所以每一位工程師仍有很大的責任。我上班的第二天就修了一個 Bug。我工作不到一個月已經交了三十多個 pull request。對於一個工程師來說可以快速地成長。

此外,公司的員工整體年輕很多,三十、四十多歲的工程師很少見,所以充滿了朝氣,有一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感覺。樓裡到處都是滑板和滑板車,會議室裡堆滿了樂高…

第三,這是一家擁有極為優秀工程師的公司,卻兼有工程師文化和產品文化。

Dropbox 能活到今天是一個奇蹟。雲端儲存、文件同步市場集中了這世界上最望而生畏的對手:Google (Google Drive),Microsoft (Skydrive),Apple (iCloud),還有 Box 一類的小競爭對手。Dropbox 的成功要歸功於其出色的產品策略和執行。

Dropbox 擁有一批極其優秀的工程師(和非工程師)。在對新員工的談話中,CEO Drew 明確說,hire the best talent(僱用最傑出的人才)是公司的頭等大事。即使今天公司的錄取標准也極高,我認識的許多很優秀的同學都沒有拿到工作。例如 Guido (Python 的發明人) 現在就在 Dropbox 任職。即使是實習生,今年不到六十個,卻大多來自 MIT、CMU、史丹佛、哈佛等頂級名校。

正因為此,公司有極強的工程師文化。比如每年都會有一周叫 Hack Week,公司所有員工放下手頭的工作來做想做的專案。公司的會議室命名也非常 Geek (Supply Depot? Back to the Future?)

但 Dropbox 的產品非常精致,設計十分人性化,與蘋果相比也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和 Google、Facebook 粗獷的風格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看就是工程師想出來的)。

一方面原因可能是,優秀的工程師使得很多瘋狂的產品設計能夠實現。比如在蘋果機下圖表上的小對號,這個 API 不存在(直到 10.10),但又至關重要。於是,Dropbox 把自己注入到了 Finder 進程裡,重寫了圖標渲染的函數…… 具體我就不多講了。Project Harmony 更是工程奇蹟。這個專案大家可能不熟,請參考四月份的發表會

如果說結論的話,Dropbox 是最像新創公司的大公司,最像大公司的新創公司新創公司。其工作文化充滿活力,工作條件幸福感爆表,對於工程師來說是一個絕佳的選擇。

最後,Dropbox 有一個官方的 Facebook Page 叫 Life Inside Dropbox,裡面有很多員工生活的細節:

挪威交通部長親身試路2000公里

神原 – 挪威交通部長 Ketil Solvik-Olsen 週二開始2000公里的環遊全國的旅程,並有現任神原市議會交通委員會主席,前執政黨主席 Carl Hagen 陪同。 他希望通過旅程,好好了解挪威的道路狀況,以及藉機推銷現政府在神原和全國各地的交通政策。 山草城日報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但,什麼是人性?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但,什麼是人性?

如果你還記得網路時代剛蓬勃發展的時候,當時還是有線網路,速度慢得讓人沒有耐性,社群與社交媒體也還未興起。直到 21 世紀的來臨,網路改變的不只是時代的文化,連人的習慣都重新被建構且重組,科技的轉換速度過快,人們忙著學習新的習慣與新的知識,而朋友、情人早就被晾在一旁,聽與說不再是人與人的溝通方式,Line、Facebook 才是!

這真的是件很弔詭的事!每天使用 Facebook 就像與幾百位朋友連結,一瞬間與好多個朋友聯繫,看似完全不浪費時間的行為,卻潛藏很多人際危機,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真的能單靠科技聯繫與維持嗎?

抬頭看世界

近期的這支 Youtube 影片《LOOK UP》引起廣大迴響,片中的男主角說他有 422 個朋友,但他卻感到很孤單。因為這些朋友只是認識他卻不了解他!

人與人的交流情感,因科技的進步而轉變,分享的方式變成 Facebook 的動態發文,人們透過自拍把最美好且幽默的照片上傳,好像就只是為了多得一些讚;聊天的方式不再是約會時的四目交接,而是眼睛盯著手機螢幕的人名回覆短訊,這些小巧的智慧型裝置,就這樣默默地控制眾人的行為,如此快速的與眾多人連結或接受這些讚數後所得到的心理滿足,真的有讓人際關係更緊密嗎?

在片中直白的點出:「所謂的社交媒體,其實根本是社交的相反,當我們打開電腦就等於關上我們的門,我們擁有的科技不過是一種假象,創造虛幻的友情、社群與歸屬感,但當你從社群世界抽離,將會發現我們活在一個令人困惑的世界。」

事情的確如此,朋友聚會、情人約會的方式被改變,見面儼然變成麻煩的事情,即便是聚會,許多人也不忘隨時查看手機,與朋友分享、情人戀愛的方式轉變成「一起寂寞」的生活型態,如果智慧型手機真的能取代人際,那是不是以後出門旅遊都可以一個人呢?畢竟社群無國界阿!

別讓科技控制你

對於現代科技所養成的習慣,TED 講者 Sherry Turkle 認為科技正引領著我們,逐漸使人群分化,而虛擬世界影響了人的自我認同感,或許有人會納悶使用這些高科技產品聯繫有什麼不好,Sherry Turkle:「面對面交談是真實進行的,你無法控制要說些什麽。所以重點就在這裡,簡訊、電子郵件、po文這些功能讓我們用自己想要的方式呈現自己,我們能編輯也就代表我們能刪除;我們能修改我們的臉、聲音、肌膚。」真實的情緒被人們藏住,情緒的交流容易退溫,試想,如果我愛你、我想念你都變成文字,在接收訊息的同時,那股暖流是否會被減退?

科技在人性最弱的點上展現致命的吸引力,或許是人們因為害怕自己不夠被喜歡、生活不夠豐富而讓對話變成文字,動態生活變成照片,我們向科技求助期許能多創造一些美好的樣子,但心裡那份孤單並沒有解決,過度地沉溺科技產品反而讓我們更隱藏自己。

Sherry Turkle:「我們感到孤獨,但又害怕親密,我們設計了不需要有友誼卻能給我們有伴的錯覺的科技。」

面對這樣的孤單,或許可以從幾個方式調整:

第一,當然是減少用智慧型產品。多用雙眼與他人交流,畢竟與朋友吃飯,重要的不是手機的訊息傳送,而是飯桌上的歡樂氣氛。

第二,乘坐交通工具時可以觀察他人的行為。讓自己開始學習留意身邊的事物,而不要一頭栽進手機。

第三,把獨處想成一件好事,專注地做一件事情。找一些方式來應證時間的寶貴是必須花在與自己或他人相處的情況。Sherry Turkle:最重要的是我們真該好好傾聼大大小小甚至於無聊的事,因爲只有當我們結結巴巴、猶豫或無言的時候,我們才是在跟對方顯示我們的真本性!

當然,科技的進步絕非壞事,要注意的只是我們的使用行為,畢竟科技始於人性,如果讓人被科技操控,那就不是創造科技的本意了!現在我們都該多關注各式各樣的新聞與各種芝麻大小事,運用科技將我們帶回真實的生活。

撰稿:Ying Pu Hua

臺灣,你要選擇怎樣的未來?


看了昨天的破門新聞,第一時間是氣憤難平,實在難以相信到了今天,還會發生這樣的事。冷靜下來之後,心中浮現出來的念頭,卻是要更加努力用功,增加自己的生存能力。因為再過不久,臺灣或許就會變成一個你不想回去的、陌生的地方了。(但願不會是不敢、或不能回去,那就太糟了。)



這不是情緒性的說法,而是因為這件事情真的很糟糕。

事情發生後,馬上就有人出來「澄清」,說破門的不是警察或國安人員,而是飯店人員。這種說詞只是混淆視聽而已。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再清楚不過,影片都已經在網路上。如果不是中國官員來訪,一般情況下,根本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就像有人戲謔地說,當年吳育昇當年去薇閣的時候,難道有登記兩人的名字嗎?如果這沒有國安人員介入,而是由飯店方面所執行,那就更讓人憂慮。因為這表示,面對威權體制造訪,臺灣的國家機器還不用出手,民間就已經自我審查、自我戒嚴了。
回顧歷史,六年之前,陳雲林來臺,警方與民眾也產生了激烈的衝突。當時只以為需要保持警覺,總還覺得政權轉換不久,兩岸關係也在調整中,若是臺灣公民社會能維持她的能量,掌權者或許還會節制,而情況總不致於變得太糟。

但六年來的發展,讓人不能不有些悲觀。過去幾個月,我們看到了一個麻木不仁的政府,對於民意充耳不聞。我們也看到了,警察在處理社會運動的過程中執法過當(無論是有意或是無意),卻未曾對此做出任何檢討,媒體也不曾追究。曾經鑽研自由主義的學者,成了政治人物後,更是搖身一變,彷彿全忘記了自己說過的話
然後我們就走到了這一天。一個你安坐在飯店房間中,卻會被人破門而入的日子。
未來還會變得多壞?我不敢說。這已經不是滑坡論證,而是情勢惡化的速度,比任何想像中的滑坡都還要陡。
但如果臺灣的人民,還是選擇讓兩岸的政經權貴聯手統治,奢望他們在把肉吃光後,能分一些骨頭出來;還是寧可犧牲得來不易的民主與自由,換取虛幻的經濟發展前景。那等於是肯認了人們對這些破壞人權的事情,都無所謂;等於肯認了他們這麼做的正當性。那威權體制捲土重來,並不是不可能。或許,它其實並沒有離我們真的很遠──想想臺北市中心的中正紀念堂,那尊巨大的人像,和矗立在北韓的金正日塑像,差別有很大嗎?
(而我說虛幻的經濟發展,是因為2013年的臺灣薪資成長,位居亞洲最後一名,比平均薪資更高的新加坡、南韓、香港,都還要低。這證明了目前一路以來的經濟政策早就需要檢討。見)

那不是一個我想要的狀況,可能也是許多人不想看見的結局。如果真的發生了,我自認還有能力選擇離去,但有多少人想走而走不開的呢?
我曾經花了一些時間,閱讀韓國當年被日本併吞的過程,先是資本進來,接著掌握媒體,最後掌握政權。韓國人哭天喊地再大聲,也不會有人聽到,聽到了也不在意。我不認為歷史會一模一樣的重演,也不希望它重演──預測未來不是我寫作該文的初衷。但我對臺灣的未來的確感到悲觀,用英文來說,未來像是一場uphill battle,我們位居劣勢,時間彷彿不站在我們這一邊。而看的越多國際間對臺灣情勢的討論,只會感覺越來越沒有希望而已。
不過,我雖然有點悲觀,卻還沒有絕望。
我在美國大學的東亞系讀書,剛開始要說自己研究臺灣,總覺得不知道如何解釋。比起中國、日本這些傳統大國,或是經濟實力快速崛起的南韓,又或是西藏、蒙古等擁有獨特文化的地方,臺灣到底有什麼好研究的?我常常想著這個問題。
隨著這幾年的思考、閱讀,我的心中也逐漸形成了一些答案。我會說,因為臺灣的身世的確很複雜、很特別、也很迷人。
新阿姆斯特丹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w_Amsterdam#mediaviewer/File:GezichtOpNieuwAmsterdam.jpg
如果碰到一個紐約人,我會對他說:十七世紀的時候,來到北美洲的有一群荷蘭人,他們用西印度公司之名,從原住民手中,獲取了一座名叫曼哈頓的島嶼,並在此地建立起了新阿姆斯特丹(New Amsterdam)。後來這塊土地轉手給了英國人,新阿姆斯特丹也就變成了新約克,就是今天的紐約(New York)。而你知道嗎,同一時間,有另外一群荷蘭人,用東印度公司的名義,航向了世界的另外一端,他們把今天印尼的雅加達當成據點,把日本長崎當成航線的終點。除此之外,他們還曾經到過一座島嶼,叫做臺灣。是的,從紐約到臺灣,早在大航海的時代,這些地方就已經全都連在一起。

如果碰到一個韓國人(南韓),我會對他說,這兩個地方有何類似的身世:都曾經被日本殖民;在二次大戰後,都經歷國家分裂的狀態,然後又都變成了冷戰局勢中美國的旗子;我們都經歷長時間的威權體制,又何其巧合地在八零年代末期,開始同步邁向民主化。

如果碰到一個愛爾蘭人,我會對他說,臺灣和愛爾蘭一樣,花了很長的時間在追求自由與獨立。1907年,臺灣的知識份子林獻堂在日本見到他的偶像梁啟超,他向梁求救,希望中國協助臺灣從日本的殖民統治中解脫出來,梁坦白地說,中國自己問題已經應接不暇,臺灣人只能自立自強,自求多福,但當時,梁啟超就曾經建議林獻堂好好認識愛爾蘭的歷史,看他們是如何與大英帝國周旋,追求自治。
如果碰到一個南非人,我會對他說,南非有一個在20世紀支持種族隔離、把曼德拉關進監獄的政權,有一個殘酷的獨裁總統,叫做波塔。而他所屬的政黨,真巧,也叫做「國民黨(National Party)」。波塔還曾經造訪臺灣,並被當時的臺灣媒體譽為自由民主的夥伴。

如果碰到一個烏克蘭人,我會說,我們都面臨著身旁一個擴張的強權,他們都有很強的經濟與軍事實力,但國家內部都有嚴重的人權問題。如果碰到太平洋島國的人,我會說,我們也是島民,儘管今天這座島上的人,對於海洋有些陌生。如果碰到一個巴拿馬人,我會說臺灣跟巴拿馬的邦交關係,居然可以上溯到清朝末年。如果碰到了香港人、澳門人,那更有無數可以分享的話題了。

當我們把臺灣放進世界歷史的視野之中,我看見的不是一座孤立的島嶼,而是無數的共鳴與連結。──這是我一直想書寫的課題,一個以臺灣為起點的世界史。


當有些人總是明示暗示,臺灣這麼小,中國這麼大,當然應該要選擇大的。我們回答,你們還沒看見外頭有一個更廣袤的世界,而我們可以選擇做一個世界公民。如何讓更多臺灣人看見那個世界,又如何將臺灣獨特的歷史經驗,貢獻給人類的整體智慧。關於這些,我們還有太多事情可做、要做,可還不是絕望的時候。
如果歷史聽起來太遙遠,那讓我們談談現實吧。
這陣子老是有人要我們「認清現實」,他們言之鑿鑿,意思不外乎是要說,臺灣只有一條路可以走,沒有其他選擇。
可是他們錯了。
讀歷史的人都知道,歷史的發展並沒有絕對的方向。所謂的歷史,其實是許許多多的瞬間所累積而成的。而每一個瞬間,都可能把歷史帶往截然不同的結局。有人說歷史像風,風向的改變永遠讓人捉摸不定。
三十年前,恐怕沒有人能想像有一天臺灣人可以高聲批評總統,可以直呼總統名諱,還可以對總統丟鞋──或許連曾經反對過總統全民直選的總統本人都想不到。但它卻實實在在地發生了。
換句話說,從歷史中我們學到的是,未來其實充滿無限可能,沒有人能夠預測,它可能很壞,也可能很好。所以我們不用絕望。
再說一下現實吧。現實就是,面對公理的問題,有人會轉過頭去,噤聲不語,有人會選擇伸張正義。 現實就是,面對威脅與利誘,有人選擇卑躬屈膝,有人卻能堅持下去。
問題只在於,在權力面前,你要站著還是跪著。
而我們看見越來越多人選擇站著。從臺灣、到澳門,到香港,還有許多其他地方。他們站著,不是為了別的,只是因為他們知道自由、民主和人權很重要。站著的人當然應該聯手。有人說,站著的人多了,站著就不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許多中國的學者與知識份子,也都知道為了中國的未來,一個對人權有保障的憲政民主,一個透明開放受到切實監督的政府體制,一個開放的言論市場,一個對於少數有所保障的社會,才是值得追求的方向。每天在中國的微博上,論壇上,報章雜誌上,有著無數對於這些問題的討論。在那樣一個廣袤的國家,民主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不是不可能的。
上海復旦大學的教授、中國頂尖的歷史學者葛兆光先生,曾經講過這麼一件事。這幾年來他不斷從學術的角度批評中國內部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他甚至曾經在受訪時表示:「不要輕易說某某地自古就是中國的一部分。」可是有一回他去演講,突然被台下觀眾問到,說你老是這麼說,那我們到底可以認同什麼?葛先生楞了一下,回答他說:認同制度。
認同制度,我想那指的是,一種重視人的基本權利和尊嚴的制度,不會隨意侵犯他人的制度,對人有所保障的制度。認同制度,而不是擁抱哪個虛幻的國族符號。然後我們會知道,兩岸之間的問題,不是統一或不統一,而是要不要繼續我們的民主和自由。

臺灣還有選擇自己未來的機會,也許這樣的機會在流失,在變小,但它依然存在。當未來在我們手上,我們就有責任去想清楚,到底要讓臺灣走向何方。
*後記

本文在臉書上得到了一些指教。
https://www.facebook.com/otonahis/posts/624027487692356

以下是我的回覆:

坦白說,我並不認為臺灣非獨立不可。當然,每個人對「獨立」的認知不太一樣,臺灣現狀難道不算某種獨立嗎?也許我們對所謂的國家可以用更多的想像。

獨立是否非得一戰?我不以為。這種標準的文章所謂「臺灣沒有選擇」的說法:要嘛乖乖聽話,要嘛就等著受死。和某些朋友的想法不一樣,我不會說出不惜一戰的話。我雖然有點浪漫,但還沒浪漫到要別人去付出生命。

回過頭來說,我認為臺灣一定要是一個「可以主張獨立」的地方,就好像我會認為在臺灣,那些愛國同心會的老杯杯也有主張兩岸統一的權利。你說了自己的意見之後,不會被刪除,不會被騷擾,帳號不會被關掉。這才是可貴之處。不同主張可以被嚴格地檢視和批判,但他們言論的權利不應該被侵犯。

我們得先有這樣的共同信念,才有可能來想該怎麼做。而不是一開始就說我們別無選擇。

如何可行,不是三言兩語講的完的,也不是我一個人想的出來的。(所以我們才需要開放的言論空間,讓大家一起討論。)但我有個想法,以臺灣目前的規模,他屬於是個中型國家,我們需要更積極地和中型國家來往,看看他們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如果我們還是以過去中華民國那一套來想像自己,只會導向兩種結果,一種就是我們老是想跟超級大國平起平坐,一種就是我們看到中小型的國家,就以為自己是大哥。這兩種國際觀對於未來發展都很不利。

第二,我們要一直記得從國際的角度來思考兩岸問題──它更好的名稱,或許是「中國問題」。全世界都在處理中國崛起所帶來的結果,它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全世界都在思考如何趨吉避凶。臺灣不應該自外於此,而是看我們能否從中找到有利位置。我們不需要認為自己非常特別,或認為中國非常特別。事實上,每一段國際關係,都很特別。(台美關係不特別嗎?那是另一種的「(太平洋)兩岸關係」)。當每個關係都很特別時,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了。

臺灣,你要選擇怎樣的未來?


看了昨天的破門新聞,第一時間是氣憤難平,實在難以相信到了今天,還會發生這樣的事。冷靜下來之後,心中浮現出來的念頭,卻是要更加努力用功,增加自己的生存能力。因為再過不久,臺灣或許就會變成一個你不想回去的、陌生的地方了。(但願不會是不敢、或不能回去,那就太糟了。)


這不是情緒性的說法,而是因為這件事情真的很糟糕。

事情發生後,馬上就有人出來「澄清」,說破門的不是警察或國安人員,而是飯店人員。這種說詞只是混淆視聽而已。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再清楚不過,影片都已經在網路上。如果不是中國官員來訪,一般情況下,根本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就像有人戲謔地說,當年吳育昇當年去薇閣的時候,難道有登記兩人的名字嗎?如果這沒有國安人員介入,而是由飯店方面所執行,那就更讓人憂慮。因為這表示,面對威權體制造訪,臺灣的國家機器還不用出手,民間就已經自我審查、自我戒嚴了。
回顧歷史,六年之前,陳雲林來臺,警方與民眾也產生了激烈的衝突。當時只以為需要保持警覺,總還覺得政權轉換不久,兩岸關係也在調整中,若是臺灣公民社會能維持她的能量,掌權者或許還會節制,而情況總不致於變得太糟。

但六年來的發展,讓人不能不有些悲觀。過去幾個月,我們看到了一個麻木不仁的政府,對於民意充耳不聞。我們也看到了,警察在處理社會運動的過程中執法過當(無論是有意或是無意),卻未曾對此做出任何檢討,媒體也不曾追究。曾經鑽研自由主義的學者,成了政治人物後,更是搖身一變,彷彿全忘記了自己說過的話
然後我們就走到了這一天。一個你安坐在飯店房間中,卻會被人破門而入的日子。
未來還會變得多壞?我不敢說。這已經不是滑坡論證,而是情勢惡化的速度,比任何想像中的滑坡都還要陡。
但如果臺灣的人民,還是選擇讓兩岸的政經權貴聯手統治,奢望他們在把肉吃光後,能分一些骨頭出來;還是寧可犧牲得來不易的民主與自由,換取虛幻的經濟發展前景。那等於是肯認了人們對這些破壞人權的事情,都無所謂;等於肯認了他們這麼做的正當性。那威權體制捲土重來,並不是不可能。或許,它其實並沒有離我們真的很遠──想想臺北市中心的中正紀念堂,那尊巨大的人像,和矗立在北韓的金正日塑像,差別有很大嗎?
(而我說虛幻的經濟發展,是因為2013年的臺灣薪資成長,位居亞洲最後一名,比平均薪資更高的新加坡、南韓、香港,都還要低。這證明了目前一路以來的經濟政策早就需要檢討。見:https://www.facebook.com/otonahis/photos/a.530393747055731.1073741828.530388620389577/624014184360353/?type=1

那不是一個我想要的狀況,可能也是許多人不想看見的結局。如果真的發生了,我自認還有能力選擇離去,但有多少人想走而走不開的呢?
我曾經花了一些時間,閱讀韓國當年被日本併吞的過程,先是資本進來,接著掌握媒體,最後掌握政權。韓國人哭天喊地再大聲,也不會有人聽到,聽到了也不在意。我不認為歷史會一模一樣的重演,也不希望它重演──預測未來不是我寫作該文的初衷。但我對臺灣的未來的確感到悲觀,用英文來說,未來像是一場uphill battle,我們位居劣勢,時間彷彿不站在我們這一邊。而看的越多國際間對臺灣情勢的討論,只會感覺越來越沒有希望而已。
不過,我雖然有點悲觀,卻還沒有絕望。
我在美國大學的東亞系讀書,剛開始要說自己研究臺灣,總覺得不知道如何解釋。比起中國、日本這些傳統大國,或是經濟實力快速崛起的南韓,又或是西藏、蒙古等擁有獨特文化的地方,臺灣到底有什麼好研究的?我常常想著這個問題。
隨著這幾年的思考、閱讀,我的心中也逐漸形成了一些答案。我會說,因為臺灣的身世的確很複雜、很特別、也很迷人。
新阿姆斯特丹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w_Amsterdam#mediaviewer/File:GezichtOpNieuwAmsterdam.jpg
如果碰到一個紐約人,我會對他說:十七世紀的時候,來到北美洲的有一群荷蘭人,他們用西印度公司之名,從原住民手中,獲取了一座名叫曼哈頓的島嶼,並在此地建立起了新阿姆斯特丹(New Amsterdam)。後來這塊土地轉手給了英國人,新阿姆斯特丹也就變成了新約克,就是今天的紐約(New York)。而你知道嗎,同一時間,有另外一群荷蘭人,用東印度公司的名義,航向了世界的另外一端,他們把今天印尼的雅加達當成據點,把日本長崎當成航線的終點。除此之外,他們還曾經到過一座島嶼,叫做臺灣。是的,從紐約到臺灣,早在大航海的時代,這些地方就已經全都連在一起。

如果碰到一個韓國人(南韓),我會對他說,這兩個地方有何類似的身世:都曾經被日本殖民;在二次大戰後,都經歷國家分裂的狀態,然後又都變成了冷戰局勢中美國的旗子;我們都經歷長時間的威權體制,又何其巧合地在八零年代末期,開始同步邁向民主化。

如果碰到一個愛爾蘭人,我會對他說,臺灣和愛爾蘭一樣,花了很長的時間在追求自由與獨立。1907年,臺灣的知識份子林獻堂在日本見到他的偶像梁啟超,他向梁求救,希望中國協助臺灣從日本的殖民統治中解脫出來,梁坦白地說,中國自己問題已經應接不暇,臺灣人只能自立自強,自求多福,但當時,梁啟超就曾經建議林獻堂好好認識愛爾蘭的歷史,看他們是如何與大英帝國周旋,追求自治。
如果碰到一個南非人,我會對他說,南非有一個在20世紀支持種族隔離、把曼德拉關進監獄的政權,有一個殘酷的獨裁總統,叫做波塔。而他所屬的政黨,真巧,也叫做「國民黨(National Party)」。波塔還曾經造訪臺灣,並被當時的臺灣媒體譽為自由民主的夥伴。

如果碰到一個烏克蘭人,我會說,我們都面臨著身旁一個擴張的強權,他們都有很強的經濟與軍事實力,但國家內部都有嚴重的人權問題。如果碰到太平洋島國的人,我會說,我們也是島民,儘管今天這座島上的人,對於海洋有些陌生。如果碰到一個巴拿馬人,我會說臺灣跟巴拿馬的邦交關係,居然可以上溯到清朝末年。如果碰到了香港人、澳門人,那更有無數可以分享的話題了。

當我們把臺灣放進世界歷史的視野之中,我看見的不是一座孤立的島嶼,而是無數的共鳴與連結。──這是我一直想書寫的課題,一個以臺灣為起點的世界史。


當有些人總是明示暗示,臺灣這麼小,中國這麼大,當然應該要選擇大的。我們回答,你們還沒看見外頭有一個更廣袤的世界,而我們可以選擇做一個世界公民。如何讓更多臺灣人看見那個世界,又如何將臺灣獨特的歷史經驗,貢獻給人類的整體智慧。關於這些,我們還有太多事情可做、要做,可還不是絕望的時候。
如果歷史聽起來太遙遠,那讓我們談談現實吧。
這陣子老是有人要我們「認清現實」,他們言之鑿鑿,意思不外乎是要說,臺灣只有一條路可以走,沒有其他選擇。
可是他們錯了。
讀歷史的人都知道,歷史的發展並沒有絕對的方向。所謂的歷史,其實是許許多多的瞬間所累積而成的。而每一個瞬間,都可能把歷史帶往截然不同的結局。有人說歷史像風,風向的改變永遠讓人捉摸不定。
三十年前,恐怕沒有人能想像有一天臺灣人可以高聲批評總統,可以直呼總統名諱,還可以對總統丟鞋──或許連曾經反對過總統全民直選的總統本人都想不到。但它卻實實在在地發生了。
換句話說,從歷史中我們學到的是,未來其實充滿無限可能,沒有人能夠預測,它可能很壞,也可能很好。所以我們不用絕望。
再說一下現實吧。現實就是,面對公理的問題,有人會轉過頭去,噤聲不語,有人會選擇伸張正義。 現實就是,面對威脅與利誘,有人選擇卑躬屈膝,有人卻能堅持下去。
問題只在於,在權力面前,你要站著還是跪著。
而我們看見越來越多人選擇站著。從臺灣、到澳門,到香港,還有許多其他地方。他們站著,不是為了別的,只是因為他們知道自由、民主和人權很重要。站著的人當然應該聯手。有人說,站著的人多了,站著就不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許多中國的學者與知識份子,也都知道為了中國的未來,一個對人權有保障的憲政民主,一個透明開放受到切實監督的政府體制,一個開放的言論市場,一個對於少數有所保障的社會,才是值得追求的方向。每天在中國的微博上,論壇上,報章雜誌上,有著無數對於這些問題的討論。在那樣一個廣袤的國家,民主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不是不可能的。
上海復旦大學的教授、中國頂尖的歷史學者葛兆光先生,曾經講過這麼一件事。這幾年來他不斷從學術的角度批評中國內部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他甚至曾經在受訪時表示:「不要輕易說某某地自古就是中國的一部分。」可是有一回他去演講,突然被台下觀眾問到,說你老是這麼說,那我們到底可以認同什麼?葛先生楞了一下,回答他說:認同制度。
認同制度,我想那指的是,一種重視人的基本權利和尊嚴的制度,不會隨意侵犯他人的制度,對人有所保障的制度。認同制度,而不是擁抱哪個虛幻的國族符號。然後我們會知道,兩岸之間的問題,不是統一或不統一,而是要不要繼續我們的民主和自由。

臺灣還有選擇自己未來的機會,也許這樣的機會在流失,在變小,但它依然存在。當未來在我們手上,我們就有責任去想清楚,到底要讓臺灣走向何方。
*後記

本文在臉書上得到了一些指教。
https://www.facebook.com/otonahis/posts/624027487692356

以下是我的回覆:

坦白說,我並不認為臺灣非獨立不可。當然,每個人對「獨立」的認知不太一樣,臺灣現狀難道不算某種獨立嗎?也許我們對所謂的國家可以用更多的想像。

獨立是否非得一戰?我不以為。這種標準的文章所謂「臺灣沒有選擇」的說法:要嘛乖乖聽話,要嘛就等著受死。和某些朋友的想法不一樣,我不會說出不惜一戰的話。我雖然有點浪漫,但還沒浪漫到要別人去付出生命。

回過頭來說,我認為臺灣一定要是一個「可以主張獨立」的地方,就好像我會認為在臺灣,那些愛國同心會的老杯杯也有主張兩岸統一的權利。你說了自己的意見之後,不會被刪除,不會被騷擾,帳號不會被關掉。這才是可貴之處。不同主張可以被嚴格地檢視和批判,但他們言論的權利不應該被侵犯。

我們得先有這樣的共同信念,才有可能來想該怎麼做。而不是一開始就說我們別無選擇。

如何可行,不是三言兩語講的完的,也不是我一個人想的出來的。(所以我們才需要開放的言論空間,讓大家一起討論。)但我有個想法,以臺灣目前的規模,他屬於是個中型國家,我們需要更積極地和中型國家來往,看看他們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如果我們還是以過去中華民國那一套來想像自己,只會導向兩種結果,一種就是我們老是想跟超級大國平起平坐,一種就是我們看到中小型的國家,就以為自己是大哥。這兩種國際觀對於未來發展都很不利。

第二,我們要一直記得從國際的角度來思考兩岸問題──它更好的名稱,或許是「中國問題」。全世界都在處理中國崛起所帶來的結果,它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全世界都在思考如何趨吉避凶。臺灣不應該自外於此,而是看我們能否從中找到有利位置。我們不需要認為自己非常特別,或認為中國非常特別。事實上,每一段國際關係,都很特別。(台美關係不特別嗎?那是另一種的「(太平洋)兩岸關係」)。當每個關係都很特別時,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了。

藍巴勒海岸

專題banner

文:藍骨

IMG_5195 copy

香港漂亮的海岸,其實並不止於被遊客掩蓋的星光大道一段。在不算太遠的藍巴勒海峽,也有一段很漂亮的海岸線。海峽的名字有種異國情懷,容易讓人聯想到外國的美麗景色,事實上卻僅是青衣與荃灣之間的海峽,景色也算不上宏偉,但論舒適程度,卻又可與外地比擬。

從海濱花園一直延伸到海安路的一段海濱長廊,中間既有珀麗灣小型碼頭和荃灣西站,交通算是十分便利,說起來荃灣西站還是最接近海邊的車站,實在出乎意料。這一片空地,除了成為荃灣西站與附近屋邨居民之間的連接,同時也是荃灣西區一個難得的休憩地點。每次經過這道長廊,總會看到一群群的人們在進行各樣活動,例如遛狗、踏單車、踩滑板、玩遙控車之類,自成一角。如此的公共空間內,沒有太多的設備,只有基本的長椅,鋪得平整的磚頭地面和周邊的一些綠化帶,居民自自然然就在此聚集,也許我們需要的就只是一個空地,就如多啦 A 夢裏主角們常去的空地一樣,任由人們把它從擺放雜物的爛地,變成愉快的樂園。

海邊、空地、長椅,作為靜止的空間,只是個空白的位置,而人們的進出,則豐富了這個風景,帶來了回憶和意義,每次下班經過,看到呼嘯而過的單車,聽著狗吠聲,沒有人會太介意狗隻會否隨便大小便,也沒有人太擔心單車會撞到路人,當社區擁有足夠的空間,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尊重就可以帶來微妙的平衡。英國人文地理學家 Tim Cresswell 在著作 Place: A Short Introduction 之中對於「地方」的定義,也許就正正展示出無機的地點與大家心中的地方概念有什麼不同。他形容,「空間」是一種「生活事實」,沒有內在的意義,只是一個場景,而「地方」則是由生活於其中的人賦予意義,是為「身置其中」,而非「身在其外」,需要經過生活經驗的累積,賦予其獨特的意義。

當「空間」變成「地方」,那裏就會開始積聚文化意涵,發展成爲社區中重要的存在。每個社區都需要有這樣的地方讓居民舒展一下,在擠逼的居住環境以外尋找放鬆的機會。荃灣西擁有這個美麗的海濱長廊實在幸運,附近的新樓盤如環宇海灣相繼落成之後,這個空地的重要性只會有增無減。在城市的規劃之中,一片像這樣沒有特別意思的空白,比起悉心設計的公園或遊樂園可能更為重要,容讓人們發揮各自的想像力,用各式的活動把空白填上,毋須刻意塑造成為歐陸庭園或日式禪院,已經可以成為生活中最舒適的一部分。

本期專題文章:

德國馬仔阻鏡頭 超速車主免罰

禧順邦艾石鎮 Eppstein - 當地的超速攝錄鏡頭拍下罕見畫面:一隻小馬的馬臉特寫。 這並不是馬仔玩相機,調查人員最初也以為馬仔超速啟動攝錄機,但細心的警員發現馬仔後面有架私家車,才放然大悟是因為後面有車超速,才觸動攝錄機。 但馬仔的大頭剛剛擋住了後車的車牌,當局唯有放生這個不明的無法查明身份的車主。 德國世界報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