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公投」輸官司  贏合法性  

終審法院裁定開放澳門協會舉辦的「民間公投」活動不涉及集會權,認為協會對民署的上訴理由不成立。判辭指「民間公投」法律並無明文禁止,但也並非一項受法律保護的公民權利,無必要為成全「民間公投」而限制居民使用公共空間的權利。因此,民署不批准設立街頭票站,並沒有違法。 上訴人代表周庭希指出,法院再次確認「民間公投」法律並沒有禁止,「非法」之說根本不成立;居民參與並無問題,只是「民間公投」不享有佔用公地的優先權。他強調,2012年新澳門學社同樣以集會方式就政改諮詢進行「民間公投」,並沒有受到阻止,質疑終院對此卻隻字不提,處理手法存在雙重標準,明顯有打壓成份。擬於8月24至31日舉行的「民間公投」將會如期舉行,星期三公佈應急方案。

【旅神地平線】搶先看!全球首個Cartoon Network水上樂園


圖、文:旅神 Travel Master

夏天,沒有不玩水的理由!來到全年炎熱的泰國,更沒有不濕身的藉口。說的當然不是酒店內那丁點的泳池,這次目標是剛進駐芭堤雅的Cartoon Network 水上樂園。說實,Cartoon Network的卡通人物除了飛天小女警和Ben 10 我是認識之外,其餘那些泰國人應該比我更熟悉。

tm-18 tm17 tm16 tm15 tm14 tm13 tm12 tm-11 tm-10 tm-09 tm-08 tm07 tm06 tm-05 tm-04 tm-03 tm-02 tm-01

樂園雖小設施俱全

Cartoon Network Amazone 佔地約14 公頃比香港的米奇主題公園細,但仍設9 大公園區,18條滑水梯。預計年尾開業的時候,Cartoon Network 主角的表演舞台、大型food court 和紀念品店亦同樣準備就緒。

tm-02

兒童專屬玩水區

步入場內,搶眼的Cartoonival 恭候大人、小朋友大駕光臨! 五大卡通《Ben10》、《Chowder》、《Adventure of Gumball》 、《The Powerpuff Girls》和《Courage the Cowardly Dog》的主角坐陣,擁有超過150 個玩水裝置、錯綜複雜、迷宮式的滑水梯,很難乾身而退!

tm-03

當然此設施專為13歲以下小童而設,即使九曲十三灣,再往上走也只是三層樓高,刺激度有限,家長們不必擔心。當中置頂的《Ben10》主持Four Arms 更引人注目。紅噹噹的頭像猶如紅燈警示,威力十足。這個可以傾瀉1000 公升的巨型水桶,保證讓人濕身而回。

tm-04

各Cartoon Network 主角已在場Stand By,歡迎大家!

 

笑臉老狗 等你衝入口

如果Cartoonival太小兒科,轉戰Adventure Zone 或者玩得更暢快。3 條滑水梯,難度逐級升。先有入門級滑梯漂流,再有一條經過720度旋轉,滑入以《Johnny Bravo》為主題的香蕉旋轉盤Banana Spin 桶內,轉3 圈後猶如抽水馬桶被吸走。由於水流無定向,即使在盤內轉,都不能百分百確定最後是由前頭還是倒後滑出,增加刺激度。

tm-05

其實來到樂園,走了一圈,人人都會被以《Adventure Time》狗角色的Jake 為主題的Jake Jump 滑梯吸引。然而誰會料到可愛造形,居然是引人入狗口呢? 乘坐水泡,從12 米高的起點開始穿過無數黑洞後, 以為重見光明?迎接的是達60 度的Jake 滑梯。尖叫聲此起彼落,站在一邊看的我都感到驚嚇。

tm06

你看Model 和小朋友玩到面容扭曲,就知道此滑梯非同小可。

tm07

超過60度的傾斜,只有不斷的尖叫聲。

 

Ben10 設施膽量挑戰 由淺入深

想將向難度挑戰?以動畫《Ben10》為設計概念的The Omniverse Zone 必定是你的心水。六條滑梯之中,以Intergalactic Racers 為最初階,負責人說。 豈料工作人員一來就趴在滑水墊上,頭下腳上向下俯衝。首段的高速滑落為之後多段上落滑梯提供力量。一排4 條賽道,跟旁邊對手競賽,必然嘩聲四起。試玩當日有小朋友挑戰,但可能因前段滑落不順,以致後段無力推進,卡在中途,只好自己慢慢往上爬。

tm-08

手拿滑水墊,準備隨時出發。

tm-09

滑到底時水花四淺,就知衝力十足。

另一條有8層樓高的Humungaslide,從上轉下,花近30 秒時間後以為平平無奇,突然連人帶艇近乎垂直向下,在U 型滑梯內以來回4 次的超強離心力作結。

tm-11

出發前,他們完全沒擔心,輕鬆極!

tm12

這不就是加強版Jake Jump嗎?

tm13

從另一角度欣賞,也太有離心力吧!

沒有最激,只有更激!

同區內太空艙式設計的Goop Loop滑梯以12 米Free fall 形式滑落,轉個身看,工作人員已經滑到地面。我相信最驚應該都是等待按制的一刻,驚險程度猶如行刑。看見眼前的人,一秒消失的感覺,讓看的人也緊張起來。

tm14

tm15

12米Free fall,看見都腳軟。有人敢試嗎?

溫和水世界

Riptide rapids 和Megawave 是相對老少咸宜的玩水園區。前者玩家只需坐在水泡上沿355米的河道漂流,後者是人造浪池。

tm16

渠上輕舟Riptide rapids

tm17

與其說有巨型波浪,用Tsunami形容更貼切。每15 分鐘便有海浪殺到,隨時高達1 米。我試過刻意紮穩馬步,測試水力,最後還是被推前移動數步。大家如果想成功乘風破浪,不反艇,可能便要多試幾次了。

經過一輪分享,你是否已經心動? 行動要快就惟有多付入場費了。由於Amazone 樂園內仍有工程進行中,現只接待年票客人和邀請VIP出席。Get wet 與否,就自行決定了。

tm-18

 

 

 

Cartoon Network Amazone

地址:Sukhumvit Road, Bang Saray, Pattaya, Thailand

開放時間:上午10時至下午6時

門票:成人$398,小童$298

網址:http://www.cartoonnetworkamazone.com

鳴謝︰Tourism Authority of Thailand (HK) / 泰國政府旅遊局 (HK)  、Thai Airways/ 泰國國際航空

 

 

【旅神TravelMaster】:
旅行是一面鏡子,一塊屬於我和這個世界那些人的鏡。
旅行是一股衝動,一陣讓人願意走出舒適範圍的勇氣。
旅行是一種分享,一個讓人樂於滔滔不絕分享的話題。
旅神是一句信念,一個為了實現這些想法而努力的人。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LuShenTravelMaster
Blog: http://lushentravelmaster.blogspot.hk/
Website : http://travele7.wix.com/travelmaster

國家安全,還是利益集團?

文:戚本盛

公民應有平等政治權利的主張,當然源於對民主作為一種價值的堅持,與此同時,即使對所謂「國家安全」來說,三百萬選民可以提名候選人,不是比一二千人有提名特權更保險嗎?若說國外勢力要收買或策反,對三百萬人容易,還是對一小撮人容易?在公開的情境容易,還是在密室容易?

這是至為明顯的道理,誰會相信中央掌權者不能理解?然而,祭出「國家安全」來的人,卻反其道而行,把控制誰可成為候選人的提名權,牢牢的操控在千多二千人手中,這又怎能教人相信,是真的為了「國家安全」?

說穿了,「國家安全」只是一個幌子,調動盲從者民族主義的情緒,好讓操控特權可以經由提名制度的框框,緊握在當權者手中。這也是同樣明顯的道理:若說操縱,三百萬人當然不比一小撮人容易,公開當然不比密室容易。難堪的是那些被挑動民族感情者,以為讓公民有提名權便危害了「國家安全」,他們付出的或許是真摰的愛國情操,成就的卻是掌權者的利益而已。

說穿了,「國家安全」的借口背後其實就是「利益集團」,甚至不是黨,更莫說是國。操控了特首選舉,就是操控了政府;操控了政府,就是操控了利益分配的權力。請看新界東北,請看龍尾,請看西九,請看高鐵,請看大嶼山,當然,有朝一日,這裡被剝削殆盡後,紅色甚至黑色的資本只會不顧而去,才不會跟你談甚麼「愛國愛港」呢,簡直就是活脫脫的感情騙案。

工人無祖國?對的,因為資本無祖國,當一眾蟻民附和「沒有國,哪有家」時,因特權而來的資本只會不斷往國外跑,不屑一顧,因為資本要累積,就不可能在專權的地方,任意權力的禍害,中央掌權的利益集團知道得最清楚,感受也最深,遠的不說,近年的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更不必再細數由此牽連開去的。

龍應台說,「請用文明來說服我」;當年還是中學生的鄭詠欣也懂得說,「請用法理來說服我」,只是,公民有平等提名權怎樣會危害「國家安全」呢,根本不能通過理性的一關,因為,難言之隱是:平等政治要搖動的,決不是「國家安全」,而是「專政特權」和「利益集團」。(2014.08.18)

謊言在謊言之上 - 817 黑筆記事

817 究竟有多少人出席?周融事後說的話其實才是心底話:人數不重要。事前再如何吹噓「要做到史上最多人」的遊行等,不過是宣傳說詞。由上午的跑步反佔中到下午的遊行,都是「以彼之矛攻子之盾」的極致:你泛民說有多少多少民意支持嗎?看!我們也有!我們更多!

表面上這種群眾運動的方式是與泛民一直以來的打法如出一轍,但實際上各種資源的配合是泛民不能企及的,如各同鄉會、社團和公司的動員。更誇張的是,以往一直說不會刊登政治廣告的各公共交通,也刊登了這些「政治廣告」,明目張膽地搬龍門。實際上這種動員形式可謂「本小利大」,只要籠絡好幾個大老闆,由他們去動用手頭上的資源,着下屬參加便了。籠絡這些老闆,成本遠比逐個籠絡下層人員容易得多,何況要籠絡這些人也不一定要用實利,很多時口惠而實不至已夠了。看早前會計師北上工作的彈弓手事件,有時只需用一些「莊嚴承諾」去糊弄一下就夠了。

 

香港的共業,至死的冷漠

香港人從來都只注重做生意,只看眼前的實惠,對於為人的尊嚴,社會的公義,老實說一向都不是關心的重點。如果真那麼注重公義,律師會一開始就不會選出林新強來,早幾天成功不信任他這個會長,創了 108年來的第一次,但為甚麼會出現這個「第一次」?即使如會計師,之前被大陸擺了一道,難道又有學乖了嗎?會為公義走出來嗎?社會給予這些專業地位與名望,卻錯把他們當成有知識有理想有理念的人。香港最缺乏的其實是理念,缺乏堅實的社會理念和討論基礎,只為眼前蠅頭小利就可以放棄原則和信念,甚至樂於用自己所學去愚弄群眾,看何濼生、雷鼎鳴等「學者」、「教授」就可知一二。

因此「反佔中」大遊行中,「被動員」的多,「附利者」也多,但只為了一些小利出來,實際上並無特定立場的人,也不在少數。為的可能只是一餐飯,一個「購物」的簽證,一個「旅行」的機會。本質上他們都沒有甚麼分別,為了一些眼前可見的小實利,可以放棄理念、信念,往往有些人也拒絕去思考事物背後的意義。對不少上街者來說,認為既然可以得一餐飯,而且聽人說「有一人一票」就好,所以何樂而不為呢?但實際上,如果這一票根本沒有真正的選擇可言,「有票」又有甚麼意思?如北韓一樣也是有票,但能體現自由意志去選擇嗎?而「普選」的意義又是否單單「一人一票」就可以體現出來?對於一般香港人來說,這些東西都太難明太頭痛,也看不到這些東西「會否令老公更愛我」,也就不去多想了。

反佔中有不少人,是打着「同鄉會」的名號來的,也有些是旅遊巴一車車送來,更有些是開宗明義跟記者說是來「購物」的。有同鄉會的「同鄉」是南亞裔人士,他們大概在香港生活艱難,為了小利也就甚麼也願做(再者遊行也不是犯法),反而經常說甚麼「血濃於水」的大陸人也可以為了「購物」之類的小利而幫手葬送香港的未來。這些「個別例子」一再出現努力地破壞香港的原有制度,而反詰者經常聲嘶力歇地說「廣大民眾支持香港民主」的人就像黑房裡不知存不存在的黑貓一樣。不過請勿誤會,我不是說大陸人不支持甚麼民主,而是,在一個黑暗的社會氣氛裡,雖然總有明事理的人,但是這些人多還是不明事理的多呢?

 

被强拆了你不游行,自来水臭了你不游行,香港人民较个普选的真你们倒来奉旨游行了? pic.twitter.com/mP4r9kgKAD

— 变态辣椒 (@remonwangxt) 2014 8月 17日

 

因此今日「反佔中」的愚昧,其實是香港人的一次伊波拉病發示範。長久以來的「政治冷感」,令香港人缺乏對理念的堅持,也欠缺通盤的社會思考。怎樣才對社會好,甚麼叫好壞,何謂對錯,對香港人來說其實不太重要,這性格其實與北方的大陸人沒甚麼分別,管他皇帝老子是誰,俺日子能過就好了唄。所以城管打人,就只看到打人不對的層次,提出佔中,就只看到佔中「佔」了中環,而看不到背後的「為甚麼」。香港人濫用、亂用「中立」,其實就等如袖手看技安欺負大雄的「中立」而已。所以香港人侃侃而談這些年,實際上只是鸚鵡學舌一堆「價值」、「理念」、「公義」、「公平」而已,實際上這些價值根本從未在香港人心中生根,沒成為香港人日常的一部分,以致只要用「一人一票」就可以替換了普選的精神,一句「保普選」就可以偷換掉篩選的意圖,一句「反暴力」就可以抹走權貴制度的無比暴力,反指被壓迫一方暴力。

 

 

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nagee.tw/photos/a.10151409298917312.1073741829.353390642311/10151970990337312/?type=1

 

在謊言之上的謊言

817 究竟「真正」有多少人,並不重要,對香港社會來說是展現了政府已完全放棄「政治中立」和明裡暗裡偏幫,而對搞手和幾個「領頭人」來說,不過是用來向北京邀功和索利的籌碼。

事實上,真實人數多少,都不過化成一紙公文,中共北京諸人又不是親身來看,七一也好,八一七也罷,都不過是透過「中間人」來傳話,中間人上下其手都只是為了在權力架構下撈些實惠而已。十萬好,廿萬也好,反正中共的方針也不會變,你道建制派不知道用了多少方法去「號令」人上街嗎?根本大家都清楚得很,他們都知道就算取最誠實的數字,這個人數還是有水份,還是不代表甚麼實際民心民意,只是單純「晒馬」而已,但他們根本就不在意,因為政治操作上,只要有「遊行」一事就足以讓他們發揮了。所以到了共官耳朵時,這個人數就成了幾十萬計「自發上街」的市民了。

而對於中共來說,造假之道又豈是汝曹賤燦能企及共黨之萬一?與中共的造假經驗比較,汝曹港燦也就是學前兒童的水平而已。他們自己也很清楚這個人數是如何迫出來的,這個遊行也不過是「垂範香江」,挑起「香港人民的內部矛盾」,自己也弄得烏煙瘴氣,又有誰會去找他們晦氣?看民主黨又去溝通了,在這種「兩派不相上下」的情況下,結合「我是老闆我有權」的背景下,你天生一副鑽石骨頭也抵不住吧?

所以其實那些帶頭人,那些香港高官,那些共官,根本就很清楚發生甚麼事,也很清楚這些政治動員建基的不是堅實的理念,甚至他們提出的主張也是於社會有害無益的。他們都是心知肚明的,不過是為了自己一時權位金錢利益的方便而甘願放棄這一切,本身也就是香港五六十年代一代人的風貌。如周融,他是一定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是有多大傷害的,假如他真心相信他提倡的一切,假如他真心認為在中共治下 2017 有一個公平公開的真普選,香港社會會朝着更開明的方向走的話,他又何需死攬他那本英國護照?同樣道理,梁振英、林鄭月娥的家人子女又何苦留在毫無希望的英國受苦?他們都不過是為了撈盡眼前因不公和卑污政治的油水而睜眼說明顯不通理的話,做不公義的事,他們一直都知道,知而為之,其惡也無以復加。本質上那跟二戰時的納粹德軍沒有兩樣,儘管口號說得有多漂亮,滅絕營也始終設在德國境外,不讓德國人輕易得知其殘忍。

香港自回歸後就無可避免陷入一條黑暗隧道之中,原因一方面固然是大陸的侵略和殖民,另一方面也源於香港人本身的犬儒無知和附利。事實上由「臨立會」開始特區管治已經是惡跡斑斑,到廢兩局,再到今天的動員群眾互鬥,「個人身份」支持某政治立場,再到政府動用公器宣傳政治,這個黑暗下降螺旋只會繼續下去。香港人五六十年代出生者大多對政治毫無認識也毫無感覺,正是他們的附利和冷漠,利用英殖最後二十年去積累財富,今天在上靠的從來不是能力和信念,而只是見風使舵的和稀泥手法。他們販賣的那種「上位夢」到今天仍然有不少新一代的支持者,這是香港保守派的基本盤。在這個社會環境下,八十後是絕對孤寂的,見證英殖最後的繁華和氣度,也見證了回歸後的沉淪與墮落,在社會日趨不均時又不能分一杯羮,被排斥成為社會的異類。這個黑暗時代不知會延續多久,終究大陸被中共統治也不知還有多少日子,同樣附利和短視的大陸人甚麼時候會推翻中共誰也不能樂觀,而缺乏思維訓練、慣於立黨立派而不問情由的人性,又令中國在爾後會陷入怎樣的漩渦?這些都是難以令人樂觀的事。

觀照香港,如仇思達在面書所言:「「泛民」的得票率已經由1998年的66.12%跌至2012年的56.24%;倘若剔除「非泛民同路人」的「社民連」和「人民力量」,則更低至41.55%。」,而這個比率只會再下降。面對鏡像式的動員手法,無匹的資源,拾級而下的得票率,泛民比起不停游泳至死只求找到一塊浮冰的北極熊更可悲──最少人家也有盡力去游過。

 

巴基斯坦反對黨國會總辭 要求總理下台

伊斯蘭堡 – 巴基斯坦反政府示威愈演愈烈,反對黨「正義運動」日前決定全國國會議員和部分省議會總辭,並稍後決定在他們執政的心族谷省 Khyber Pakhtunkhwa 議會的行動。 「正義運動」由巴基斯坦板球國家隊前隊長 Imran Khan 創立,日前 Khan 嘗試集會要求總理謝里夫下台,但其他反對黨嘗試疏遠「正義運動」,該黨決定通過總辭逼總理提早解散國會大選。 半島電視台

【 遊‧藝 travart】背著恨的遺產,如何能嫁?──談《恨嫁家族》


圖:Edward Lam facebook page

圖:Edward Lam facebook page

恨,是一種情緒;
嫁,是一根導火線;
家族,是我們一直擺脫不了的包袱。

《恨嫁家族》這劇目讀起來,很容易讓人想入非非,勾起無限關於女性「恨嫁」情懷的想像。三小時的戲劇,沒有像《梁祝的繼承者們》的音樂糖衣,每一口吃下去都苦中帶辛。「恨嫁」沒有預期中的「恨嫁」,空台上呈現的是一種情緒多於情節。恨和嫁大概要分別理解,兩者在大家族的帷幕下展開,引爆的思考是我們一直迴避的「自我」。

恨,是一種情緒
大家族的悲劇,由太太不如意的婚姻開始。太太連續生了四個女兒之後,丈夫離家出走,再婚並誕下麟兒。她恨自己的肚皮不爭氣,無法面對生下來一個又一個的悲劇。為了逃避現實的壓力,她將自己關在房間裡,長年裝假扮懵,生命得以殘存下來,但同時恨的種子就這樣埋下來了。

四個女兒在管家「代母式」的照料下成長,承傳了媽媽的恨,育成了四種不同面向的性格:大女兒強悍能幹、二女任性衝動、三女內向文靜、四女天真直率。恨的種子在女孩們之間萌芽,於愛情經歷裡開花,結下繼承自上一代的惡果。

嫁,是一根導火線
故事發展的主軸是大姐的婚禮,從中引伸出四姊妹愛恨恩怨的糾結關係。二妹逞強,勾引大姐的男朋友,傷害了大姐,自己卻沒得到甚麼好處。三妹一直把自己藏在書的世界,沒想像過外面的世界有多危險,憧憬著清新、純粹的感情。四妹看似幸福,卻是最殘酷的一位,因為她親手傷害了自己的丈夫。報復,還是自我保護,姊妹們的情路,背負著媽媽婚姻失敗的影子。

大姐曾經遇過最愛,卻以理性把他拒絕於門外。再一次,愛情來敲她的門。他遞上一雙用他的智慧齒和她的乳齒造成的戒指求婚,而她又猶豫了。她在害怕甚麼?

家族,是我們一直擺脫不了的包袱
失敗!大姐缺乏的是信心,她不相信自己可以擁有幸福。失心瘋的媽媽,叫她無法提起勇氣面對身邊人的一切善待。她把自己當成苦行僧一樣,拒絕甜美的情感,擁抱殘酷的命運。一如林奕華對現代女性的觀察:「現在的女性已經學懂了如何做男生,反而她們不太懂得做女生,所以她們要在男性面對表達自己是一個女生的時候,其實是會撞棍的」,撞棍的在《恨嫁家族》裡又何止是大姐一個?四姊妹無一倖免:二妹以為取得肉體就是勝利,三妹以為出去闖就是世界,四妹以為討回奉獻過的血就是公道……

婚禮之前,大家族發生的瑣碎事情,過往的大小情緒一瀉如注。那同父異母的小弟出現,象徵兩代人恨的癥結。他多次要求與大姐對話,但都被回絕。「當大家顧慮面子,好多問題就無法解決。每一個人都有這種顧慮時,戴上面具的時候多,重視自我的時候多,真正情感交流卻變得很罕有」林奕華如此批評華人社會缺乏溝通的問題。當戲劇發展到所有隱藏的情感都爆發了,小弟再要求對話兩分鐘,這次大姐終於都聽了,最後還以「弟弟」稱呼他。日常遮蔽真相的面具脫下之後,彼此坦誠相對,有了走下去的力量。家族的包袱卸下來,大姐終於可放心,做回一個女生。

這次雖然是黃詠詩的劇本,卻多少反映林奕華對於愛情的感悟。林奕華曾經以「挫折」形容自己的愛情,多年的跌跌撞撞之後,他走出論述裡對愛情的想像,沉澱出:「愛人還是先要認識自己」的道理。大家族的兩代女性,背著恨的原罪,情路上傷痕累累。無法直視家族關於恨的遺產,也就無力擁抱面前路過的幸福。想要愛人,想要人愛,是恨還是嫁,最先得處理的終究是自己和自己的和解。

【文化眾讀】一廂情願的妄想


pinocchio

文:時雨@文化眾讀

人類大概就是喜歡一廂情願地努力妄想的生物,一廂情願地以為某樣東西是好是壞,一廂情願的以為某人喜歡不喜歡自己,一廂情願的以為世界就是這樣那樣。理性分析很困難,因為真相太殘酷,我們會情願陶醉在自己腦海裡那個美好的幻想世界。

就好像寫文章,你忽發奇想,一個前無古人後或者無來者的神奇靈感從天而降,你立馬揮筆寫下洋洋二千字的文章,心想這篇文章一定會讓讀者驚為天人,在互聯網上瘋傳吧!結果是讀者們根本看都不想看,甚至是換來滿滿的劣評。你灰心之餘,又苦無靈感,只有胡亂寫了半篇垃圾交貨。沒想到登出來之後,竟然真的有人在面書轉載了幾百次,幾千個讚好排山倒海的湧來。這時你只能慨嘆一句「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雖然是亂來的,讀者喜歡那就甚麼都好辦。至少證明自己還是有兩下真功夫的。沾沾自喜了半天以為要成為名作家出道了,才發現,是某名人把文章轉發出去了,之後的人氣,只是名人效應。結果還是灰心地關掉電腦。隨便甚麼都好,我不管了。

失望過後我又徹底地反思一下以上經驗所得,結論有兩點:一是幻想很美好、二是事實很殘忍。是的,這根本是「阿媽係女人」的無聊結論。不過,我不得不承認,一時陶醉在幻想之中,實在是感覺良好。就好像在坐地鐵,一位青春貌美的女孩子步入車廂,(這裡是單純欣賞女性美貌,不是變態痴漢那種,請不要誤會!)你不禁想像如果能夠和她轟轟烈烈的談一場戀愛,這個世界多美好啊!(上面的對象可換成男性噢!)然後你努力不去想到其實你可能只是她眼中又一個痴漢,而且她步出車廂的下一秒鐘就會把你忘掉。

儘管如此,人類還是義無反顧的努力妄想著,坐在你旁邊位置那個你一直暗戀的女同學其實也一直對自己有意思,(這裡的對象也是可以換成男性的噢!)只是大家還沒有機會向對方表白而已。哪天時機成熟了,有情人終成眷屬。啊!能夠過上這種小說情節的生活,世界實在太美好了。你太過忘我地投入在妄想之中,忘掉自已幾多年前已經從學校畢業了。

這種一廂情願的妄想也許還是早點戒掉會比較好吧!人長大了,早一點認清楚世界的真面目。這裡不會有童話故事的情節,放眼只見灰色的畫面。誰人暗戀誰人,誰又喜歡誰?不要發夢了。

不要發夢?這種乾巴巴沒有味道的生活,誰會想過啊?妄想有罪嗎?我還是希望世界多一點顏色,即使色彩是我自己塗上去的。不,應該說正正因為世界的一切由自己上色,這樣的生活才會更精彩!世界已經不能夠阻止我的妄想!

然後睡醒過來,發覺自己還是一廂情願,結果她還是沒有跟你在一起。

本期專題文章:

凌晨時分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hb1 preset

文:吳艾迪

長髮披肩的她,一個人靜靜地坐在閱讀室裡看書,水溜溜的眼睛,加上氣質清秀的外表,雖說不上女神級的漂亮,但至少是那種會將眼光多留一會在她身上的女孩。

「同學,活動快要開始了,我們的組員都在外面準備了。」我推門進去,冷冷地說。我心想,為什麼其他同學都在努力準備,只有妳可以在悠閒看書,漂亮就了不起呀!?
「不好意思,我有點不舒服,我已經跟活動幹事說了,他們叫我休息一下,真對不起。」她站了起來,滿臉愧疚地跟我道歉。

她,財務學系,和我一樣是今年的新生,迎新營裡和我編配在同一組。營裡有來自不同學系的學生,女神級的身邊已經有不少兵團保護,男神級的也不斷接收着來自四方八面的媚眼。只有她,整天拿着書在看,行為宅女到不行,與她的外表完全格格不入。

「妳看什麼書啊?」我有點不耐煩。
「九把刀的,有聽過嗎?」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愛情小說啊?」
「是啊,你是電影系的吧?要不要借給你看,你應該很想把它編成電影戲本的。」

我冷笑了幾聲,毫不掩飾我的鄙視。

2006年8月,《那些年》出版的年份。

「做我女朋友吧!」

想不到半年後,我竟然對這個漂亮宅女表白。跟她熟絡後,慢慢發現她與正常女生一樣,都是喜歡逛街、買衣服、研究護膚化妝,唯一不同是她喜歡看那些爛到透頂的愛情小說,但如果不是那些爛小說,我就不會跟她認識,不會向她表白,不會和她在一起。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要上映了,你要不要陪我看?」作為九把刀的書迷,她對這本最愛的小說拍成電影,顯然非常期待。
「呃……少女情懷爛劇情。」作為電影系學生,迷戀法國新浪潮電影,只有Jean-Luc Godard、François Truffaut的作品才值得細味。九把刀,愛情小說作家加上花樣男女,拍一套女神配觀音兵的青春愛情故事,千萬別給同學知道我進戲院看這部電影。
「好~你不陪我,我自己看!」她賭氣地說。
「我就是想看它有多爛!」其實無論電影有多爛,我都會陪她看。

整部電影,我最記得的是柯景騰在大雨中大叫「沈佳宜,我喜歡妳」,因為他的鬼吼,把昏睡的我吵醒了,然後看到原本翹着我手的她,默默地擦着眼淚。

2011年12月,《那些年》成為香港華語電影史上最賣座的電影。我,掉破了眼鏡。

「妳為什麼那麼愛看《那些年》啊?」
「很多女生都愛看,剛才前後左右的女孩擦鼻涕的聲音比我還要大,只有你這種電影藝術家才不屑一看!」她捏着我的臉,用以為我不知道的語言偽術,輕輕帶過我的問題。
「我有點累,想早點回家休息。」
「當然累啦,剛才哭得那麼犀利,送妳回家吧。」

一路上,她一言不發,對我的提問也敷衍回答,也許她真的累了,但是那種無形沉重的氣氛,我還是感覺得到。和她道別後,我想起剛才她在戲院裡哭泣的情景,印象中她從來沒試過像今天的激動,這是第一次。意料不到的是,第二次,來得那麼快。

凌晨時分,正準備要睡覺時,接到她的電話。

「為什麼這麼晚還沒睡?」
「我剛才打電話給前男友,對不起……」

電話筒裡靜默一片。

「嗯?那你有沒有告訴他今天看戲時,全場在哭,只有我一個在睡覺?」我胡扯兩句,還打了個哈哈來試圖扮作冷靜。
「我很想跟他說聲謝謝,謝謝他以前對我的照顧、對我的好,謝謝我和他之間的愛情,讓我摔倒、讓我哭泣,然後讓我遇上你。我跟他說我一切安好,五年前遇上的那個人,現在依然緊握着我的手,帶我走過每一天。對不起……有些事情我早就應該跟你說。」

她崩潰地哭着,一滴滴眼淚是來自她的愧疚,但卻是一道道讓我心疼的真誠與坦白。

故事的詳情,我沒有追問下去。每個人都有他的過去,埋藏在心底靜靜地沉澱、釋懷。而愛情不需要過去,兩個人經營的是將來。她一路走來的痕跡,是她的專屬回憶,一切的來龍去脈,我不必了解,但我清楚知道,這一夜她把過去的包袱放下,而我們的愛情也彷彿在某個點上再起步。起步,是因為坦白帶來的信任。

很多事情,她都做得比我好,學業如是,工作如是,愛情也如是,有些釋懷,我也足足比她遲了幾年。

為什麼釋懷總在凌晨時分,被我吵醒的她,聲音依然甜美。

「你這麼晚打來,就是想跟我說你愛我?」

我笑了笑。

「聽說《等一個人咖啡》要上映了,你要不要陪我看?這一次我不會再睡着了,但你也不要再放開我的手,在偷擦眼淚了。」

2014年7月,《等一個人咖啡》上映前的一個月。

 

本期專題文章:

最愛


10596157_10202630208659545_937527525_n

文:唯諾

兩日前,明慧的前男友家明約她出來聚會。

看著眼前這個曾經那麼熟悉,現在卻變得如此陌生的面孔,明慧有點兒坐立不安。這個男人,曾經是她最愛的人。可是,當年因她的任性和幼稚,令這段感情無疾而終。由於傷害了家明,對著他難免產生內疚感,故此明慧對他一直避而不見。

闊別三年,原以為要放下的,都已經放下了,但當明慧見到家明的一刻,竟有初戀時的甜蜜感覺。看著家明俊俏的臉孔,依舊令她怦然心動。

最令明慧意想不到的是,家明仍然記得,她喝的奶茶要少奶多糖。這微不足道的事他仍記掛在心裏,是否代表著甚麼呢?想到這裏,明慧本來澄明的心不禁泛起漣漪。

起初,他們都有點兒尷尬。話題離不開這三年的近況。後來,他們彷彿找回了默契,可以一句接一句地聊下去。東拉西扯後,內容終於談到了彼此關心的話題–婚禮。

「你的未婚夫對你好嗎?」

「很好,他很疼我,令我覺得很幸福。」

「你真的感到幸福嗎?」這突如其來的一問,使明慧感到不知所措。

「這三年來,我一直都沒有忘記你。過去的回憶,常常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明慧倒抽一口氣。「我想再和你一起!」家明堅定地說出這番說話。

「可是後天我就要結婚了……」

「你一天未嫁,一天還有選擇的權利!」家明輕柔地握著明慧的雙手,道:「婚禮當天早上,我會在機場等你!」

這番說話一直在明慧的腦海中打轉。她看著現在鏡中的自己:穿著一襲純白色的婚紗,臉上化著淡淡的妝容,一副新娘待嫁的樣子。但是,她準備好了嗎?

不得不承認,家明在明慧心中仍是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過去,他是她的最愛;如今,她是他的最愛了。坦白說,明慧不是不愛她的未婚夫。只是,家明帶給她的浪漫、激情與心動,是未婚夫永遠都給予不了她的東西。取而代之的,只是安穩的感覺。

看著桌上母親送給她的龍鳳手鐲,明慧又想起另一番說話……

昨晚,明慧坐在化妝前,媽媽為她梳理頭髮。此刻,媽媽的心情同樣是百感交集。閨女出嫁,為人父母,自然是依依不捨。但見愛女眉頭深鎖,媽媽已感不妥。

「媽,我有點懷疑自己有否選擇錯。我怕結了婚後才發覺,他不是我最愛的人。」明慧終於忍不住,道出這段壓抑已久的心聲。

「女人的幸福,在於下半生嫁給了一個怎樣的男人。即使你選擇了你最愛的人,也不代表你們能夠長相廝守。因為,你不一定是他的最愛。而且他也未必是一個好男人。」

「可是,若你遇到一個把你當成最愛的男人時,他就是值得你付託終身的人。因為,他永遠都懂得如何愛疼你,不讓你受傷。」

媽媽語重心長地說:「明慧,身邊的人不一定是你的最愛,但他卻一定會是能夠帶給你幸福的男人。」

站在門前,明慧的思緒逐漸開始平復。門後,她知道有一個男人正在等著娶她。而這個男人,將會帶給她一生的幸福。明慧已想好:不管這個男人是不是她的最愛,下半生,她都會全意全意地愛著他。

大門慢慢地拉開,燈光從裏面透了出來,照在新娘子身上……

 

本期專題文章:

現實中的戲劇式愛情


bu100cJPG_1405913734

從小我就一直有個問題,為什麼電影電視,多年來都離不開愛情故事,而友情和親情,卻只能擔當故事主線外的小插曲。我們本來就對愛情充滿著疑問和幻想,無數令人感動流涕的愛情故事,可歌可泣的情節,難分難捨的愛戀,無一不是在描繪我們的情感和理智,是多麼的受到愛情所左右。而每個故事的主角,都是那麼的無能為力。我們這些看故事的局外人,卻又總喜歡端起一副理性的樣子,一邊取笑主角的任性,一邊抱怨故事太戲劇性,在現實是沒可能發生。

可不是有句話說,人生如戲嗎?我倒覺得現實裡的愛情,不少都能媲美戲劇。回歸到愛情的最初,我們到底是怎麼開始喜歡上一個人的呢?一見鍾情?冤家變情侶?這些橋段,電視劇早把它們做爛了。每每電視上又出現這種情節,大家都會說「又是這種,悶不悶呀!」。不過,本來如何喜歡上一個人就是有理說不清,有的時候甚至是沒有理因的,也就更說不明白了。可能是第一次見面的那一個微笑,朋友聚會中的那一個不經意的對望,某次再遇的那一句關懷,讓你對這個人多了一份好感。不知不覺間,你多了留意他的一舉一動,你甚至覺得他的好,他的可愛之處只有你能看到,他的一句話,都可以逗得你笑逐顏開。你開始覺得這個人,很特別,很特別。突然回頭一看,才發覺自己好像真的有那麼一點點在意他,看到他,又好像真的會有那麼一點點心跳加速。啊,原來自己是喜歡上他了。

從此以後,你的世界可以因為這個人而天翻地覆。反問自己為什麼,大概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吧。原來喜歡,是可以這樣無離頭。不需原因的喜歡,而又心甘情願讓這個人佔據心頭的第一席位,好像也有那麼點戲劇性的味道。電影、電視的男女主角,不也是這樣,不明就裡的卻又一下子掉入愛河,還每次都要愛個死去活來。「啊,我愛你沒有原因,只是因為你就是你」,這種聽完雞皮疙瘩都掉滿地的對白,也許不單單只是對白,而是確確切切的我們心中想說的。因為真的找不到原因,而偏偏喜歡上的剛好就是你。我們經常嘲笑故事中的愛情是那麼兒戲,那麼衝動,卻忘了寫故事的人,描述的也是生活中的人事物,而生活中的愛情,又總是始於同一鼓衝動和熱情。

現實中的愛情,可能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麼現實,而是充滿戲劇火花。我們以為自己可以從容的、理性的處理自己的情感,可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時,卻又當局者迷。愛情故事,就好像是寫故事的人,一邊寫出對於愛情的理解,又一邊將對愛情的迷茫,加到故事主人翁身上,讓人看到愛情,是什麼的一回事。

愛情故事之所以如此扣人心弦,成為戲劇的主流,也許是因為它解除了我們理性的枷鎖,讓我們痛痛快快的看到主角如何總是以感性為先。愛情,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本期專題文章: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