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大學】黃洪:貧窮源於不公平

黃洪教授的雨傘大學課程「貧窮源於不公平」來到銅鑼灣,第一堂「香港貧窮宏觀成因:全球化、中港融合與資本壟斷 」,講在資本全球化與香港八十年代工業北移的關係,勞工階層在經濟大轉型下又面對著怎樣的困境。

資本全球化即是生產性和金融性資本可自由走來走去。在全球經濟結構下,香港作為金融中心成為這結構一部份,經濟轉型成為向跨國企業提供服務(例如會計和法律服務)和讓金融熱錢自由流動的「國際城市」。美國量化寬鬆政策、美元與港元掛勾與利率低企、及中國政府不管制官員大量通過香港匯錢外出,皆是造成今天香港熱錢大量流入的因素,使樓價高企,而且波及了租務市場。

金融性資本與一般人的經濟得益實質關係其實不大;實際上全球化下的經濟分配模式才是造成貧窮的元兇。當資本無祖國,跨國企業的性格(即資本的特性)是哪裡有錢賺就到那裡,能自由轉移到成本較低的地方;而工人則受地域及不同移民政策和國內人口政策(如中國戶籍制度)限制,工人即要承受低工資和差劣的工作條件。於是資產階級在全球化生產環境下,能賺取大部份的經濟成果,工人實際上是無法分享全球化發展帶來的新增財富。

由於資產階級更能決定勞動條件,全球化亦帶來勞動市場二分的現象,出現了次等勞動市場。老闆將職位彈性化,造成勞工零散化的問題。最近十年的職位增長大多是兼職工、合約工。新增職位人工低,亦即經常提及的在職貧窮問題。工人日日都返工,日日都做十二個鐘,但佢交完租,食完四十蚊一餐,再付跨區上班的交通費,還可能要付家用。今天年輕人面對的貧窮問題其實與全球化有很有關係。現在年輕人已不能透過自己努力去脫離貧窮,以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生活。

黃洪再引述一位法國社會學家形容這是一種沙漏型社會。全球化都市(如香港這「國際金融中心」)是去服務有錢的資產階級,例如銅鑼灣的酒店和大商場,廣大勞工階層依靠他們的消費來養活自己,所以出現大量低薪低技術的服務業工人。資源分配就像一個沙漏,大家只能吃壟斷資本所吃剩的漏下來的餅碎。

中港融合亦是一個發生在全球化底下的故事。其實早在八十年代港資工廠已大幅北移,香港成為中國最大外資。以前香港作為國際化城市為中國經濟起飛服務,今天已發展為雙向性投資。眼下這種融合模式不是能讓勞工自由選擇到哪裡工作,而只是為全球化生產分工服務,中國工廠工人和香港為跨國資本服務的行業的人都不能受惠。

而現在資本壟斷情況愈來愈嚴重。跨國企業能說走就走,所創造職位皆主要聘請外國或中國精英。本地生產總值不斷升,但根本與改善工人待遇無關;金融業不斷創造賬面上上升的財富,亦與廣大民眾無關。香港這個純粹為跨國資本服務的經濟模式,值得大家思考是否仍要這樣走下去。如強積金這個強制儲蓄安排,實際是強迫我們用儲蓄參與全球金融資本尋租的遊戲,去賺利息為退休。

如果我們要對抗全球化,正正就要將錢留在本地,例如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大家一起儲錢;我們亦要將錢留在社區,搞活社區經濟和社區就業,讓社區的人用自己的技術去服務社區,時分券就是一個成功的模式,不讓去技術化的低薪低級職位侵蝕工人的自我價值。我們正可藉此思考在資本主義決定薪金高低的合理性,是否有一些職位必然比另一些值得如此高的價錢,再而反思勞動的價值。人類又是否一定要繼續做資本主義式的大生產,而不能做互惠互利的小規模社區經濟發展。

以銅鑼灣為例,二三十年以來,很多街道上的小生意、小商戶消失。其實是很多奇怪的制度和管理使社區經濟不能發生。要靠本地人、靠一般人去消費,而不是把一切社會、土地、勞力資源為那1%跨國壟斷資本服務。這樣工人才能用回自己的技能工作,重奪自己的尊嚴。

最後,如果大家想經濟可以多樣化一點、資本不再那麼壟斷,那麼是時候思考更多改變的對策。之後第二堂開始, 便會探討從政策層面思考如何改變全球化底下香港社會的不平等。

預告一下此課程其餘兩堂題目和時間:

7/11(五) 旺角 7-9PM
政府政策如何造成香港貧窮

9/11(日) 金鐘 7-9PM
不公的政制不能滅貧;香港扶貧政策的失效

有興趣朋友可到我係老師,罷課關我事 Teachers in Solidarity with Student Strike內連結報名,也歡迎walk in。

Wtsapp藍剔與fbk實名制

圖:蘋果日報

Wtsapp新增藍剔功能,不但可知道對方有無看訊息,更知道對方什麼時間看過訊息。

有些人因此慨嘆或不滿科技對私人空間的影響。我想起以前中化科一些文化人對科技如何影響人際關係的批判,這些抗拒科技的文化人總愛說科技只會擴大人類慾望、破壞人際關係,令人倫關係變得更為疏離與冷漠。但這類推論難以不犯滑坡與流於主觀的想像,社會科學對即時訊息與網絡媒體的研究都充分顯示出這些媒體的出現改變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形式而非質的下降,無論如何,這些訊息或交友媒體的影響力都會隨著它們的功能形式、使用者使用的目的與心應之不同而有所改變,情況遠比我們一般想像中複雜與多面向,因此一廂情願地慨嘆或責難這些媒體如何蠶食人心未免過於簡化,是科技的保守主義者。

不過,同一時間我也不喜歡「媒體本身沒有好壞,影不影響取決於使用者的態度決定」這個結論,因為它太過空泛,無法解釋這些媒體的出現確實影響到人們的溝通方式。像今次wtsapp的藍剔功能,很難說只靠個人的意志就可以忍著不看對方觀看訊息的時間。因為人性太人性了。人有窺秘心,在日常生活中,人總是在窺秘與尊重他人私隱之間不斷作出掙扎與選擇,譬如想知道朋友的秘密、想窺探戀人不在自己身邊時的生活,而除非客觀的條件根本無法或難以實現窺探的可能導致成本上漲,否則一有機會,脆弱的人性通常都會選擇窺探別人的世界。因此窺秘他人的外部條件愈容易得到滿足,人性就愈傾向選擇窺秘,甚至是監視,就像wtsapp以前的last seen功能,有誰真的不想知道對方有無看自己的訊息或有那麼強的自制力去無視這個功能給予的訊息,別忘記,這功能就是為了滿足使用者的窺秘慾才設計出來的。

而今次wtsapp新功能最大問題是wtsapp沒有提供相應機制或功能保障人們自己選擇保障自己私隱的可能,像「最後上線時間」這個功能,至少人們可以選擇對方與自己都無法看見,但今次的藍剔功能似乎沒有這個可選擇的機制,它先天地令私隱公開,令用家無法保障私人空間。

我主張,假如一個功能無可避免地會產生用家無法保障自己私隱的可能,它就應該被禁止,無關用家是否可不用這媒體,而是我們應該爭取私隱權利在任何地方都應該得到保障,就像fbk的真實姓名制度一樣,它是不應該存在,就算連現實交友也不一定要告訴對方真實姓名(就像我在球場打波交友也不會告訴對方自己的全名),為何facebook可以強逼我這樣做?雖然說我可以不使用fbk,但在給定這個社會大部分人都用fbk作為上交友與交換訊息的平台,我放棄fbk等同需要放棄大部分接收訊息的渠道,那麼「你或是不要出聲乖乖接受fbk的無理功能vs.你或是就有『骨氣』不要用fbk」這非此即彼中要我只能兩選其一,難道就不是一種很明顯的強迫嗎?因此我只能邊無奈地使用邊鬧,難道在這個網絡訊息媒體發達與無可避免的時代裡,這個就是我們真的想要的結果?

反黑組,你們來錯了地方、說錯了話、執錯了法

圖:照片右上方強光是來至反黑組警員的電筒。

11月7日凌晨,我到了旺角佔領區,想看看衝突過後的狀況並且拍照紀錄。於是我於佔領區內到處觀察,拍攝一直順利。直到我走近十字路口,拍攝數名反黑組警員時,突然被對方指罵。

「喂你咩人?」並同時用強光電筒照向我。

「我係香港市民。」我並沒有表明我是獨媒實習記者,因為我根本不在採訪區,現場是公眾地方,任何市民理應都能拍照。

「你唔好再影相!」四至五名反黑向我走來。

「你再影我有權告你!」

「你告我d咩?」我問。

「你侵犯緊我私隱,我既肖像權。」其中一名反黑回答。

「香港有肖像權咩?」我再問。

「你番去查下先啦!」

「你再影我記低你個名!走啦!戇鳩鳩咁!」我不發一言離開。

當時他們態度惡劣,聲線大得對面街其他警員也聽得見。隨後我到別處,向一群軍裝警員查詢。

「請問我可唔可以影警察相?」

「得架,你咪影。」其中一名警員回答。

「但點解頭先反黑唔比我影?」我問。

「我可以幫你反映,頭先都見你走來走去影左好多相,我地都唔會阻止你。」一名督察回答。

其實香港是沒有肖像權的,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是保障個人資料,如容貌不被侵犯,但公眾人物或無意中被攝卻是例外,大家可看看我當時拍攝的照片,我根本無意拍攝該反黑組員樣貌,而且,向我投訴侵犯了他私隱的反黑警員是右手邊第一個,當時他背向鏡頭。更何況,他連照片也未看就說我侵犯私隱,啊Sir,我想我有否按快門你也不清楚。我沒有要求反映,能不能拍照實在是其次,老實說,任何人表明不想被拍,我絕對尊重並會主動刪除照片。但反黑組度惡劣得側漏出「十二點後我話事」的「爛仔霸氣」實在令我百思不得其得其解——我不是黑社會吧?

反黑組全名是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來到旺角調查一宗大型非法集會事件,其實是出師有名。但佔領運動接近一個半月,大部份佔領人士都是和平而理性,反黑組憑甚麼對著佔領者,甚至一個攝影師態度惡劣,粗言穢語?我在926、928以至及後龍和道衝突面對軍裝警員時,都沒有十分膽怯,因為雖然他們對示威者使用武力,或許有時無理,但還是重紀律,有隊形,口中所說的仍是頭頭是道的警告詞。但面對反黑,我怯、亦厭惡,因為他們的言行與爛仔、無賴相似,誰知道爛仔會對我做甚麼?

就算佔領區內真的有黑社會,而反黑警員對著爛仔的一貫作風就是粗口爛舌,我也沒有意見,但請反黑警員對著其他和平佔領人士或記者有禮貌一點,控制自己情緒,記住不是人人都是爛仔。要是反黑人員不能控制自己情緒,警方應將他們調離佔領區,免得他們以「爛仔霸氣」來限制市民拍攝的自由、莫名其妙的用「侵犯肖像權」來執法。

10799654_10204355718588697_110202119_n

3D列印的蕾絲燈罩,把室內空間變成夢幻王國

lpjacques-design-lacelamp-1.jpg?itok=lRdE6fZ7
以前的燈具重點在照明效果,現在則有愈來愈多設計燈款也很注重「效果」,只不過是情境氣氛方面的效果了!在 3D 列印技術門檻漸漸降低的情況下,許多設計師開始透過這項方便的工具來創作,巴黎雙人設計師 Linlin 和 Pierre-Yves Jacques 印出一個白色的縷空蕾絲罩,與黑色壓克力罩做結合,乍看下很像有塊蕾絲布蓋在燈罩上,開燈後就會在牆面投射出巨幅蕾絲陰影,創造油於展演空間般的華麗視覺。

閱讀全文

香港故事:〈愛爾蘭港督〉

今日香港人要抬起頭來,走出來爭取普選;150年前,愛爾蘭人亦開始爭取獨立。兩地同樣受政治壓迫,所有事情逆來順受,無SAY 要「袋住先」。在約150年前,5位愛爾蘭裔港督踏進這個陌生的殖民地。傷心人遇傷心人,也許是出於同情,5位愛爾蘭裔港督竟締造了所謂的「華人抬頭時期」(1866-1885)。誠如學聯所說,今日出來佔領的人其實很簡單,只是需要政府同情及尊重,講出普選及公民提名的路線圖,只可惜末代愛爾蘭港督彭定康已走,卻來了一隻六八九。

香港史上八個愛爾蘭港督,分別是砵甸乍、羅便臣、麥當勞、堅尼地、軒尼詩、寶雲、梅軒尼及彭定康。數數人頭,頭10個港督,第5-9任都是愛爾蘭人。當時愛爾蘭人尚未獨立,只是不斷抗爭,所以不能說是外國勢力統治香港。

愛爾蘭都柏林的大饑荒雕像,饑荒令愛爾蘭人口大減250萬

香港及愛爾蘭都是英國殖民地,如果香港叫慘的話,愛爾蘭可說是地獄鬼國。盛傳英國袖手旁觀之下,愛爾蘭在大饑荒下失去1/4、共250萬人口!官逼民反之下,愛爾蘭開始了獨立運動。也許在這個背景之下,當時愛爾蘭藉的港督都普遍同情被壓迫的華人,施政開始惠及華人,令華人勢力抬頭。

當時中文官學生計畫由西敏寺確認,從英國保送一些官學生來港學中文,提升官治效能。圖是1860年的西敏寺

第5任港督是羅便臣,羅便臣眼見社會華洋共處,但雙方雞同鴨講,欠缺翻譯,施政很難落實到華人。偏偏華人佔社會大多數,一旦生事,政府很難抵擋。所以他提倡「中文官學生計畫」,提倡中文,鼓勵政治人材學習中文,結果出了很多通曉中文的政務官,為未來香港(第9任港督寶雲)及華人發展「起錨」。相反看看「貪曾」及689,不鼓勵講廣東話,更引入普教中,與內地接軌,施政從來不從本土著想,結果今日社會大多數人支持佔領運動。相比之下,羅便臣的政治智慧、目光遠大得多。

1870年的東華醫院,其實只是像一間廟

Mr.Robinson 離開之後,第六任港督麥當勞正式進駐香港。假如Donald Tsang及689 是中央的奴隸,這個麥當勞鼓勵華人「勿當奴」,為受壓迫的華人創立勢力。他出錢出地,興建東華醫院,成為華人仲裁,調解紛爭的地方。這群東華醫院總理絕非左膠,極有牙力去爭取一切權益,不會認為麥當奴放權就是階段勝利,不會爭取失敗就說「今天是最黑暗的一天」。因為這群東華醫院總理懂得升級,擔任總理後立即在清朝捐個五品官,個個頂戴花翎,以華人領袖、清朝官員身份與英政府周旋,政府不得不重視。保良局就是東華鄉紳的壓力之下,興建出來。

東華總理個個都捐官,將談判提升到國家外交層面,有勢力有地位有牙力,這就是政治智慧。

如果在今日角度來說,早期的香港警察幾乎全都是魔警,因為他們要打獲人,是連暗角都不需要。第7任港督堅尼地為解決這群真的「光明磊落」的洋人警察,大膽起用華人警察,令華人的地位大為提升。在社交方面,堅尼地都落力攏絡華人,每逢港督府有慶典、郊遊、賽馬及打獵等,他都會邀請華人參加,拉近華洋商人的關係。不過誰也想不到,今日最不安全的地方,就是有華人警察的地方(果個白色衫的鬼佬都很兇狠下!)。

麥當奴也想不到,在百幾年後的今日,有警察的地方才是最危險的地方。警察甘心「當奴」

第八任的軒尼詩,香港史盛讚為「最沒有種族歧視的港督。」他之前做其他地方的總督,都完全廢除了笞刑。所以他在一到任,就下令廢除笞刑,不過他太天真太傻,不知道香港有功能組別,所以他只能規定廢除公開笞刑,笞刑只能打臀部,保證遮擋犯人的頸部及大腿。

唔靚仔唔可以HEHE,軒尼詩可能係最靚仔的港督。

如果周永康與岑敖暉真的「HeHe」,那軒尼詩與伍廷芳大律師肯定是「基情四射」。軒尼詩曾多次提及要「使中國居民與歐籍居民地位相同,擁有同樣的自由,並有權參與政府各種施政。」這番言論,得罪很多權貴,他們上書到英國,要求撒換軒尼詩。在這個危難的時刻,就是伍廷芳、東華總理及一堆華人搞集會撐港督。風波過後,軒尼詩極為器重伍廷芳,先後升他為官員考試主考官、太平紳士(第一位華人太平紳士)。軒尼詩不顧所有洋人的反對,想升伍廷芳做代理律政司,最後被英國政府制止了。不過,軒尼詩對伍廷芳的愛真是義無反顧,為了伍廷芳想改組立法局,後來真的委任他為第一位立法局議員,打破了了華人不得當立法會議員的不明文規定。伍廷芳在任內最大的貢獻,就是開闢了電車線路。

保良局開幕時期相片,洋人亦專登出席,可見華人勢力抬頭。早期的保良局都在普仁街,與東華為鄰

軒尼詩與保良局亦有很大關係。保良局的興建,其實是保護逼良為娼的婦女及兒童,軒尼詩授權保良局有抓拿「拐匪」及審查被拐去做妓女的婦人。如果是有家可歸,就遣返去原藉;如果無家可歸,則安置他們入保良局。有趣的是,如果無家可歸者、又達到適婚年齡,保良局更會做媒人,幫婦女找如意郎君。自此,東華及保良,成為了華人的兩大勢力。

軒尼詩的樣好像很冷靜,但施政很熱血。 寶雲的樣好像很熱血,但施政很冷靜。

如果軒尼詩真的為評論所說:「毫無常識、缺乏條理,既不可靠亦不老練,但極富個人魅力,對弱者有不可思議的同情心。」那接任的寶雲就冷靜得多。由於軒尼詩幾乎將政治生涯都押在伍廷芳身上,幸好伍廷芳做立法會議員聲譽不錯,寶雲執一個「熱煎堆」,順手改組立法會,決定官守議員由5人加至7人,非官守議員由4人加至5人,華人確保有一席,任期6年,有權辯論政府的議案。當時伍廷芳回到中國從事洋務運動,寶雲改為委任東華總理黃勝。

大潭水塘是寶雲另一大貢獻。特別之處是寶雲沒有委托英人興建,反而叫華人去承辦,也助提升華人地位。

寶雲另一大貢獻,就是興建大潭水塘,當時寶雲沒有找英國人商人興建承辦,反而找了華商傅翼鵬擔任。結果水塘建成,傅翼鵬致富,成為一時名人。

在這幾位愛爾蘭港督治下,香港發展極快,社會安穩,保障了低下階層的權益。就算末代港督愛爾蘭人的彭定康,都為香港帶來一份可比「埃及妖后的嫁妝」。愛爾蘭港督對低下階層的重視、對他們的同情心,是不是可給689 的管治啟示呢?不!689 說:「我的政策不想向窮人傾斜!」

原文刊在此

【澳門】雨傘運動四十天 港澳看法大不同

文:論盡採訪組

香港「雨傘運動」進入第四十日,佔領者面對政府堅持人大決定,「反佔中」者不斷挑釁,是退?是守?新澳門學社於澳大橫琴校區舉辦「新澳門論壇」,藉「雨傘運動」的經驗探討澳門未來政制發展。

在澳門土生土長的香港學聯代表趙家輝表示,香港「反佔中」人士不斷聲稱運動嚴重影響民生,而佔領者本身亦不希望長期留守,「幾日先可以沖一次涼,晚晚瞓街,餐餐食面包餅乾,(佔領)四十幾日都唔好受」。趙家輝認為,縱使年青人希望儘快恢復秩序,但香港政府卻一直不回應佔領者所提出的訴求,退守只是「行舊路」,還可能喪失爭取「公民提名」的機會,「呢一代唔去堅持,咁下一代就無可能有任何真普選嘅機會。」

同為澳門人的香港傳媒工作者蕭家怡表示,兩地市民對佔領運動有不同看法,她以日前有澳大學生在圖書館掛起「澳門又要真普選」一事為例:「係Facebook度睇到香港人話:『澳門學生好勇敢』、『終於踏出第一步』;但係澳門人嘅反應就話:『唔好搞亂澳門』、『你要搞就番香港搞』呢啲咁負面嘅說話。」認為澳門人只看到佔領對民生的影響,但對佔領背後的意義,以及香港人爭取真普選的原因亦不願了解。

而對於澳門未來政制發展,趙家輝認為,澳門市民並未就政改有足夠的討論,應讓市民了解更多有關議會存在的問題,加上體制外的抗爭及討論,思考澳門政制的問題,才會令公民社會進步。而蕭家怡則認為,澳門年青人的公民參與度不高,認為應提升社區及公民教育,才能令更多年青人了解政制問題所在。

參與論壇的教育工作者陳偉智認為,人大決定不能「聽住先」,必須「腳踏實地」推動民主發展,否則不可能有改變。談到議會時,他提到:「澳門代議政制經已失效,雖然我認同議會入邊係要有人發聲,但係大事大非面前,『寧為玉碎,不作瓦存』,否則就只會成為係冰水入邊嘅青蛙,慢慢失去活動能力,最後結冰時就會成為民主嘅標本。」

在香港長大的澳大曾同學認為,澳門社會長期由傳統社團主導,很多市民均受到傳統社團的利益支配,雖然重啟政改能引起社會討論,但對2019年是否能落實雙普選感到不樂觀。而林同學指出,由於社會的氛圍,澳門人普遍認為民生重要性高於民主,很多人反對佔領運動,令澳門爭取民主的道路比香港更漫長。她亦指出,校園內不論學生或教授均不會主動討論到佔領運動,認為這種氛圍難以推進澳門公民社會發展。

(獨立媒體網根據與論盡媒體之內容交換協議轉載此文,原文載於論盡媒體。)

要同志平權 更要真普選

(獨媒特約報導)明日11月8日是一年一度的香港同志遊行,由維園出發經金鐘佔領區到添馬公園。由9月22日罷課開始留守政總一帶的學聯,一直表明支持同志平權、尊重不同性小眾的差異。學聯的面書專頁頭像的「罷」字也改為代表同志平權的彩虹顏色,「力爭普選,也要平權」。在大專校園外,也有爭取同志平權的行動,科大行動的3位同學在11月5日在校園的「火雞標誌,舉起彩虹傘,聲援佔領運動兼爭取同志平權。
  
發起行動的三位科大行動的同學Angus、阿健和阿橙,都是科大二年級學生。他們在科大「火雞」旁,將五把各寫有「我要真普選」的雨傘打開,再環繞「火雞」立起,又舉起彩虹旗。科大行動是於2012年學生自發成立的組織,今年成為科大學生會的屬會。這學生組織的目標是將不同議題帶給校內學生,建立論政平台,推動同學關心時政。關注議題例如同志平權,動物保護,以至最近的佔領行動等。以理科為主的科大,相比起其他大專院校,一向被視為較少關注社會議題,「科大嘅學生好多都掛住溫書,又離市區遠……我哋會派下傳單,有行動組,攪下遊行咁。」「中庭個『我要真普選』嘅橫額都係我地掛。」阿健說。

10754750_10205239808298554_1177091813_o
  
很多同志都因為社會的歧視壓力而不敢出櫃,但也有同志為了對抗這些負面的刻板印象而公開自己的性向。Angus算是半出櫃的男同志,他選擇讓同學知道他同志的身份,換來的是部分同學冷漠對待,「有同學知道我係之後,喺學校撞到,只係好冷淡咁同我say hi。」家人的壓力自不消說,面對父母對他性取向的懷疑,Angus只能極力否認,「我有次拎關於同志議題嘅標語返屋企,阿爸阿媽見到懷疑,問我係唔係,我係咁話唔係(大力搖頭)。」

支持同志平權的,當然也並不一定人同志,阿健便是其中一位。支持同志平權的異性戀者(直同志),往往會被外界社會懷疑他的性向,阿健卻覺得沒關係,「人地點睇冇所謂,要維護到少數人嘅人權。」
  
學聯聲援同志遊行,有批評指是分散議題焦點。科大行動的舉彩虹傘拍照活動,試將兩個議題連結。Angus、阿健和阿橙三位同學都認為爭取真普選,望帶來真正的民主制度,正能令性小眾能在社會發聲。「有咗普選,就可以容納多元意見,性小眾就可以發聲。」Angus說,阿橙更覺得「普選應該照顧所有人,少部分人都係其中之一。」

【香港同志遊行2014】
日期:2014年11月8日 (六 )
集合時間:下午2:00
集合地點:維多利亞公園足球場(近銅鑼灣)
遊行路線: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 (一號足球場) –>軒尼詩道 (西行線 )–> 金鐘添馬公園
主題:肯肯定要撐-尊重差異 踢走歧視
衣著主題:同志橙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