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豬嚟嘅,苦得過做人?

1373730795-1099948926

 

相信大部分人同我一樣,細個個陣好怕苦,無論係食中藥、中藥、苦瓜之類嘅嘢都會避之側吉。

「啊,碗藥好苦啊,唔飲呀呀媽。」

雖然父母用盡千方百計,但我仍然唔敢去飲,咁苦嘅嘢點放入口呀。有一次,我嫲嫲餵我飲藥嘅時候,我都係因為苦而吐返哂出嚟。

「好苦啊,唔飲啊。」

「傻豬嚟嘅,苦得過做人﹗」

細個嘅時候,仍然未知呢句說話咩意思,但總覺得好似好有說服力咁,所以乖乖地咁飲哂啲藥佢。

係小時候,我哋都生活係父母嘅護蔭下,無論咩事我哋都可以避過所有覺得苦澀嘅時候。家人就好似藥丸嘅糖衣,令我哋未感覺到苦就已經吞下咗一件件苦事。

但係人慢慢長大,開始面對各種嘅問題,挑戰,而呢啲事亦都再冇父母係身邊幫忙。我哋只可以依靠自己。面對未來,慢慢想起當日嘅一句:

「傻豬嚟嘅,苦得過做人﹗」

中學嘅文憑試、出嚟工作嘅時候所面對嘅人事關係、相戀失戀、就算有父母係旁邊支持,我哋都只可以靠自己去面對。

習慣咗糖衣嘅我哋係面對人生第一次失敗嘅時候會有個疑問,點解呢件事並唔似我所諗咁發生?

盡全力咁考完嘅文憑試,出到嚟嘅成績竟然連基本入讀大學嘅資格都冇;投入社會工作但遇上「馬屁精」上司;面對自己曾經最愛嘅人嘅另一半並唔係自己……

係遇過好多唔如意嘅事嘅時候,你會諗返起曾經有一句說話深深咁刻係你心入面:

「傻豬嚟嘅,苦得過做人﹗」

之後你開始接觸酒精飲品,感受個種苦澀嘅感覺。慢慢感受到,原來所有入口感到苦嘅嘢,比起人生,都不過係九牛一毛。

二十歲嘅自己,會因為愛情同學業唔如意而糾結,面對自己最愛嘅人同另一個人展開感情而沉淪,學業失意而頹廢。

三十歲嘅自己,會因為愛情同事業不如意而埋怨,經歷過相戀失戀,望住最愛嘅佢同另一個人步入教堂;自己付出所有時間係工作上卻換嚟失業……

四十歲嘅自己,會因為愛情同未來不如意地嘆息,經過咗咁多年,今日身邊嘅另一半,係咪真正嘅最愛?今日一事無成嘅我,將來又會係點?

人生匆匆數十載,經過咗幾十年嘅寒暑,今日再次拎起一碗藥茶,原來比起自己嘅人生,真係稱不上「苦」……

比起人生數十個春秋,一碗中藥嘅苦中帶甘,又算得上甚麼……

 

「佔街」30小時急撤 善豐苦主:從無想過!

「點解要撤?」 「繼續啦!」 「我哋(市民)不介意交通受阻!」 善豐「佔街行動」三十小時後戲劇性落幕,當業主代表黃敏生突然宣佈暫時撤離,現場不少業主似乎都難以置信,反對之聲此起彼落,現場一下子「火頭」四起!噓聲不斷,有人大聲質問「為何要撤?」有憤怒的戶主即時與代表理論,現場氣氛一觸即發,差點大打出手!多名女戶主悲憤絕望,直指「現在甚麼都做不到,話撤就撤!不如一早唔好瞓街?」 所謂政府與業主達成「共識」,顯然與事實不符。冷靜下來,多位受訪的小業主均表示:從未想過這樣結束,最多讓出半條馬路,我們還是要繼續留守! 集體決策!不滿「被代表」 這次瞓街行動迫使特首又再拍心口,公開承諾會「依法追究責任」,三星期後會公開行政和技術調查結果,但惟一的新突破似乎只有那八十間暫住社屋,有小業主直言不甘心就這樣撤退,「業主的訴求很清晰,要求特首到現場公開對話,承諾行政手段解決事件,怎可以半途而廢?這只是個別人士的決定,不代表我們!」當日在街上整夜留守的李小姐和何先生都表示,無可否認業主代表在漫長的談判中有出過力、有功勞,但即使政府以武力清場作威脅也不應輕易撤離,「大部分人都無想過會就這樣結束,我地有傾過,如果政府硬來,我地最多讓出半條馬路,並不是全面撤退!」 雖然業主代表一再重申,當日決定是為免造成流血衝突,但李小姐對此說法並不賣帳:「現場多是婦嬬和小孩,我們由始至終都是和平行動,沒有挑釁行為,我不認為政府會武力清場。即使會清場,這條路也是我的選擇。」 另一名業主陳小姐直言,最令她不能接受的是,當晚有女戶主哭訴「丈夫剛過身、現在家也沒有了,連一塊棲身的地方也沒有」,無法理解為何要離開時,有業主代表竟狠狠的拋下一句「好呀!要瞓街你自己瞓」,陳小姐直言那一刻有一種被遺棄的感覺:「這種做法我絕對不能認同!咁即係要焗我哋走?連商討的一點餘地也沒有?雖然代表事後也有道歉,說是經驗不足,但從頭至尾這個行動都是『集體決策』,怎能你兩個代表完全無解釋過、無問過我哋就突然要撤?」 同樣不滿意這次行動結果的何先生坦言,事發初期已提出應堅持街頭抗爭,無奈主流意見並不接受,到今日發展成這局面並不感到愕然。既然已撤了,再反對也無補於事,現在姑且再等三星期,若沒有一個合理的交待,肯定會採取更激烈的行動「屋在人在」! 聲援市民被罵  失民心! 這次抗爭行動引起社會激烈迴響,除了事件發展急轉彎,更由於現場一片混亂的情況下,部分小業主把矛頭突然指向聲援的市民。有反對急撤的市民被人粗口問候,有人被推撞,幸好被及時分隔,沒有發生不愉快事件。伯現場一下子謠言四起,有個別業主甚至聲言有人來「搞事」、「唔好被黑手擾亂我地」,令在場聲援市民感到反感和非常失望。 在場目睹一切的小業主陳先生直言,搞成這種結局好無奈,「不管那個男仔是甚麼心態,但他肯定不會是我們的敵人。其他人『一句唔係善豐業主唔好出聲』,完全打擊晒成班一直陪住我地嘅市民,毀滅晒!這不光是善豐業主的事,而係全社會的事!」 感激社會聲援 成磨心嘆無奈 對於連日來有不少市民送水、送食物到現場,為小業主打氣,澳大、理工、科大的學生都有聲援行動,多位小業主都表示非常感激,「真心感謝好多市民一收工就趕過黎聲援我地,感謝有青年團體同一班後生仔陪咗我地成晚,又教我地點樣發放訊息,感謝好多市民唔介意我地阻咗佢返工返學,見到網上的罵戰我地都好心痛。鬧得這樣不愉快,下次可能不會有人來聲援我哋,但無論如何家是我們的。就算只得我一個,三星期後我還是要走出來。」 「推撞事件」中,無辜被圍攻、謾罵的青年日前接受網媒專訪時表示,已對事件釋懷,不後悔出來參加聲援行動,只是希望小業主認清:誰才是你們的敵人! 政府文宣抹黑 業主:好卑鄙! 雖然「佔街」行動暫時結束 ,但政府為事件「消毒」行動半點沒有鬆懈,公佈十份同小業主開會的紀錄摘要,多位小業主都狠批雙方開會不下數十次,但卻政府選擇性放料,官台報道明顯偏頗,政府車位月租一千都嫌貴、有商戶「獅子開大口」等個案都令社會嘩然,認為小業主貪得無厭,但這些都不是「事實的全部」。多位受訪者逐點反擊 (詳見附表) ,抨擊政府抹黑的招數「好卑鄙」、「無道德」、「塞我地啃好大隻死貓!」 何先生質疑,小業主一開始已提出希望有暫住社屋,但當時政府已即時駁回,指這樣會影響輪候的市民,「現在突然改口風,社工局說不會影響輪候,政府現在至推八十個社屋單位出來,係咪想『收買』我哋?」陳小姐不滿政府明知馬路已不能通車卻「放軟手腳」,「點解政府沒有發放消息,及時在巴士站通知市民,要咁多人白等一場?陷我地於不義!呢招好狠!」

糖果警棍雙管齊下 「神奇5分鐘」破局?有可疑!

善豐苦主街頭抗爭超過三十小時,從誓言留守到突然撤退,事件發展急轉彎! 轉捩點似乎就在特首辦主任譚俊榮夜訪善豐,但譚在場的態度並非軟化求和,甚至直指業主和平佔領係「違法行為」,救火不成反似火上加油!但為何譚俊榮同業主代表進入大廈磋商短短五分鐘後,卻能奇蹟地化解這次特區政府的危機?其實幕後政府已下了最後通牒,警告業主:今晚若不撤,警方會武力清場! 業主代表重申,「撤」的原因主要有四方面: 一、澳大報告尚未出台,因此「可原諒政府不能憑空給出方案」 二、政府已派出高層官員親臨現場,釋出了善意 三、佔用馬路「真係會對唔住社會,畢竟真係阻左兩日」 四、強調這只是暫停,並非終結。一旦三星期後政府調查無法令業主滿意,不排除有更激烈的行動。業主代表黃敏生更揚言「如果一個人講嘅大話,係全澳門人都睇到,咁樣係騙不到人」、「如果再有欺騙,我想大家都不會咁理性淨係坐馬路」! 業主代表亦否認,「撤」係因為政府承諾安排八十間社屋俾苦主暫住。其後有代表向其他反對撤離的小業主解釋時,不經意露出談判的「玄機」:原來政府已「通知」業主代表,「今晚再不撤走便會武力清場!」實行「糖果、警棍」雙管齊下,軟硬兼施,迫使小業主就範。議員高天賜接受查詢時表示,喺善豐內的短短五分鐘,政府和業主雙方並無提及警方清場的死線。因此,有理由推斷業主代表之前已與政府「充份溝通」,所謂「五分鐘奇蹟」可能只是誤會一場。  

政府涉「潛在被告」 調查報告可信嗎?

政府公佈港大調查報告後,一直宣稱無法確定責任方。苦等接近一年半,街頭抗爭超過三十小時,小業主就為等一個公正的調查結果。如今他們的希望就寄託在三星期後公佈的澳大補充調查報告,以及由工務局的行政調查結果,調查內容包括:善豐花園、鄰近地盤地基及拆卸工程的建築商及指導工程師應負的責任。這兩份報告能否為苦主查出真相?這兩報告的可信性、權威性和獨立性將成為關鍵。對於坊間直指負責監管的工務局本身也可能是「潛在被告」,而且事件本身牽涉權貴,政府是否有意拖延「淡化」事件等質疑,當日特首辦主任譚俊榮現身善豐時便逐一反駁:

善豐如何了?「民間智慧」經典摘錄

Wing: 對於聲援居民,但被部分人用粗口問候,我並沒有後悔到場支持。我只是痛心,痛心大家在不知業主代表跟政府談判的確實結果便急忙地離開現場。的確我不是該樓居民,但我是澳門人。我關心的除了善豐還有澳門社會。不是有句標語是「今天我家,明天你家」嗎? 當時不停被人用粗口及推撞我的確很怕,更可怕的是剛剛在無數相機底下大聲要求大家要理性和平的業主代表,一霎間就對我講:唔係業主既唔好出聲!一句句不堪入耳的粗言接二連三的連珠炮轟。其他人應聲加入。我這時才明白少數的「代表」已佔據並大多數居民的理性。 最後我希望你在看完這貼文時,能夠理性思考。不要怪那些用粗口罵我,推我的人。因為他們真的很累,對政府一拖再拖的態度無從入手。 Simon: 瞓街四個要求: 1. 特首崔世安來到善豐現場 <- 結果冇來到 2. 與業主公開對話 <- 人都冇來到,仲要揾人入大廈密斟 3. 拒絕接受閉門會議 <- 門已閉 4. 整個對話過程需要有傳媒在場 <- 只有新聞局有可能知道5分鐘內容 Leo: 我不是居民, 只是來支持你們的。其實我們就是想知入去善豐的數分鐘說些什麼?第一、昨晚只聽說安排80個單位, 但沒有時間表, 也沒有地點。第二、三個星期出報告,不是昨晚才知道的吧!劉仕堯都係咁講,但你們都堅持下去。第三、清場。我要打你我不會事先張揚。就是因為我不敢打你,才恐嚇你。老弱婦孺警察才不敢碰,稍有損傷,警察政府都俾人臭駡至落地獄,仲要有大量傳媒,警察政府才不敢動手。另外,三星期後再訓街和現在訓街也同樣是違法,反而到時你們第二次出動,澳門市民的同理心會比現在低。不過我都明白你們很辛苦,餐風露宿。可惜一鼓作氣,再而衰……真心希望你們會得到公義……  Ines: 善豐是一件大是大非的議題,而且是會死人冧樓[一]類。記得香港馬頭圍道嗎?為什麼住在裡面的人才算苦主,我不認為。

「佔中」、「佔院」、「佔街」:當代社會同一的肌理

當鄰埠香港為政改而籌備的「佔中」引起各方極大關注和爭議之際,台灣大學生突在「服貿」捆綁闖立法機關的刺激下啟動的「佔院」行動,佔領了立法院議事堂,另有一群大學生一佔領行政院辦公樓遭武力清場。在這期間,澳門也出現了善豐花園小業主兩天「佔街」行動。 這次為民生個案的「佔街」,所佔不是公權力重地,不是經濟核心區,甚至不是交通樞紐。足成為本地新聞和輿論焦點,卻不足以吸引國際或區際關注,當然不足以跟香港「佔中」台灣「佔院」相比,但當中切合著當代社會同一的肌理,就是「代議機制無效,直接行動救亡」。 台灣「佔院」直接導火線是立法院代議政制內的粗暴行為激怒已持續關注的群眾,激發「佔院」救亡。香港「佔中」是已爭取實現普選承諾多時的一代人預感政治代表談判前途絕望而部署的行動計劃。 澳門這次「佔街」抗爭剛巧一個月之前,善豐花園小業主爭取盡快解決問題的十人小組宣布解散。十人小組代表公開表示,成立小組原意是希望能成為政府和小業主間的橋樑,但與政府溝通至今仍無法解決事件,無法為小業主帶來希望,並認為和政府再溝通亦無果,因此宣布解散。十人沒有脫離小業主群,解散是一種形式,著意顯示善豐小業主們感到派代表商談徒勞無功而棄用代議方式。轉為嘗試以「佔街」直接行動要求特首崔世安到現場面對群眾。 按「代議機制無效,直接行動救亡」的肌理,小業主的行為不難理解。

金朝陽銅鑼灣COHO,大都會迷你生活態度

(原載於:地產小子的夢想家

COHO_Logo

 

金朝陽在銅鑼灣這個「金三角」有數個「地盤」,繼尚巒曦巒後,金朝陽終於告別在位處平地的物業以「巒」字命名。這個位於書館街18號、重士街3號與華倫街3號的物業命名為「COHO」。

 

COHO_Elevation

 

在「COHO」快將開售之際,大家可以憑間隔體會一下大都會的迷你生活態度。

 

案例:3樓A室 – 一房一廳 – 實用面積312平方呎 – 露台17平方呎 – 工作平台16平方呎 – 平台490平方呎

COHO_03F

 

這個單位附設大平台,兩個出入口分別連接露台與工作平台,實用性不差,可惜兩個「公契中指定公用地方」分別設於平台近露台部分與浴室窗戶對出部分,用家使用上要留意公契條款有否要求住戶容許管理人員使用有關地方。

客飯廳與開放式廚房(廚櫃)面積約94平方呎,兩列平行牆身剛好能擺放迷你梳化與薄身電視。而廚櫃闊度只有1.885米,雖然較「囍匯二期」的1.7米略為優勝,但用途仍難免受到限制,這種設計似乎只適用於「無飯人士」。

睡房雖然面積達75平方呎,並預留凹位放置衣櫃,但要預留三扇門位分別通往客廳、浴室和工作平台,加上房間其中兩個角落建有大柱位,限制了睡床擺位。

浴室面積約43平方呎,配上「四件頭」潔具,屬發展商將蚊型單位「毫宅化」的指定動作。

 

5至23和25至29樓

COHO_05-23F

COHO_25-29F

 

5至23和25至29樓的單位間隔上與3樓大同小異,分別在於這些單位不設平台,而且25至29樓客廳與睡房的柱陣較薄,令單位可用空間稍為增大。

值得一提的是,每個單位均附送約15至17平方呎的「幕牆」,佔去實用面積一定比例,用家務必留意。

由於COHO全部單位的實用面積介乎312至317平方呎不等,只要每個單位的每實用面積平方呎訂價不超過$31,545,售價將不超過一千萬;加上整個項目只有46個住宅單位,即使撇除間隔因素,只要訂價夠吸引,相信不難吸引不少投資者和「買個地址」的家庭客垂青。

 

西班牙離島墜機驚魂 證實虛驚

西班牙犬洲道 – 當地大犬洲急救部門週四接到報案,表示有航機在海島對開海面墜毀,消息引來多個歐洲媒體轉發。

 

Imagen del avión en el mar en estos momentos en Telde, Gran Canaria pic.twitter.com/3M1KvLrc3L

— rafaleon (@rafaleonortega) March 27, 2014

 

但很快有關熱線發現,並無航機墜毀,而發現所謂「墜毀」的飛機,其實是海面的拖船來的。

Recursos en el lugar sobrevolando costa #GRANCANARIA confirman que no existe accidente de avión. Se trata de un remolcador con embarcación

— 1-1-2 Canarias (@112canarias) March 27, 2014

 

荷蘭綜合日報 / 天空電視台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