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工房】食芝士醫癌?(二)

文:劉真

BUDWIG02

上回簡單介紹過布緯食療,和它的創始人布緯醫生。布緯醫生宣稱,只要混合茅屋芝士和亞麻籽油吃下,就可以醫治癌症。真的有那麽便宜的事?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便要理解布緯食療的科學原理是什麽。

原來,布緯療法所需要的茅屋芝士和亞麻籽油,是因爲這兩種食品含有硫化蛋白質(sulphureted protein)和多元不飽和脂肪酸(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布緯醫生認爲,人患癌症是因爲細胞缺乏能量,導致在分裂的過程中出現錯誤,引發癌症。要避免癌症,便須為細胞增添能量。所以,布緯醫生提出要為病人補充脂肪酸,因爲它們能釋放大量能量;至於硫化蛋白質的作用,則是為了把脂肪變成水溶性,方便它在血液中運行。

那爲什麽一定要茅屋芝士和亞麻籽油?布緯醫生沒有解釋,但我們知道其實硫化蛋白質和多元不飽和脂肪酸都是一些很常見的營養成分,在一般的奶類製品和油份都不難找到。所以根據布緯的理論,其實我們喝花生油和牛奶都可以治癌,不需特地買現在被炒賣得天價的茅屋芝士。那……那為什麽我們平常用那麽多花生油煮飯,又天天早上喝牛奶,還是有可能患上癌症?嘿,講依啲。

不但如此,布緯醫生也痛恨人造脂肪,因爲它會令細胞失去能量。她認爲,細胞與電池一樣,透過正極的細胞核和負極的細胞膜形成電場,從而產生能量。在氫化過程中,脂肪酸會損失雙鍵,從而令脂肪變得沒有那麽負極。當這些反式脂肪融入細胞膜中,便會令細胞的電勢差減低,能量也因而減少。

不過不過,布緯療法的原理和現今的科學理論其實有很大的衝突。首先,癌症的成因非常複雜,與基因、生活環境、老化、免疫系統退化等有關,並非單是因爲細胞分裂錯誤造成。而且,細胞的能量也不是靠電勢差產生,而是靠端粒體(mitochondria)製造。再者,脂肪在體內的運送並不是靠硫化蛋白質來將它變得水溶性,而是靠脂蛋白(lipoprotein)來傳送。

爲什麽布緯的理論跟現在的差那麽遠?這大概是因爲在布緯的年代,人類還未發現端粒體,脂蛋白的作用也不明確;所以即使如布緯醫生般的「世界油脂研究權威」,也未能提出一個正確的解釋吧!

既然布緯療法的原理跟現代科學理論差天共地,那是否代表它已是不堪一擊,永不翻身?那又不是,因爲它還有一個機會:下一期,我們會討論布緯療法的具體療效,且勿錯過。

【健康工房】:

都市人越來越注重健康。但坊間那麽多健康推廣,究竟有幾多是真,幾多並無有力證據支持?讓我們一起走進健康工房,對真正有效的健康方法了解更多。如你有任何有關健康的問題,亦歡迎來郵投稿,讓我們一起探討。

信念,戰勝心魔

文:唯諾

as the light goes out

夜幕低垂,這夜我城卻不寧靜。燈火通明,街上人聲鼎沸,有戀人間的綿綿絮語,也有親朋戚友間的親密情話,當然少不了從四處傳來、一班又一班的團契唱詩歌的悠揚樂韻。在平安夜,通常形單隻影的人都情願躲在家中的被窩,然後開大喇叭,聽著那首指定歌曲《Lonely Christmas》,一方面慨歎著自己的寂寞,另一方面卻又不願走出家門,感受著大街小巷中的熱鬧。而我,既是這類人,也不是這類人。

時近七時許,當那首指定歌曲已在空餘我一人的家中千迴百轉後,我終究還是忍不住憤然關掉。然後我點擊了某院線的網站,看看這晚有甚麼戲是適合我這類需要刺激,但又可以獨自去觀看的戲。我偶然發現一月才公映的《救火英雄),這夜原來已靜悄悄地上畫了。我閱了劇情大綱,禁不住被故事的背景所吸引──在2013年12月24日晚,一場小火災引發驚天爆炸,並逐步波及香港兩所主要發電站,最後導致發電廠起火。在骨牌效應下,全港陷入了最黑暗的平安夜。

僅僅是因為時間上的「巧合」,我便決定這晚憑它來過一個不平安夜。不過我原以為它又是那些把明星演員和特技混和的港產片,誰不知它卻是一套有深度的電影。

在連場視聽感官刺激下,導演成功地把幾個信息帶出。「有人的地方就有鬥爭」,的確,在日益紛亂的社會,人人都為了各自的理由而去鬥,權位、財富、慾望等等,只要是被人們認為是有助他們在社會裡立足、生存的東西,他們都無一不爭。

處身於混沌的世道裡,人是很容易迷失的。正如戲中一句精警的對白:「我們這些出入火場的人,內心永遠被一股濃煙包裹著。」說穿了,我們最大的敵人並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心魔。最初我們決定出發前行的時候,每個人的內心都會有一團火,是我們對自己的承諾,對工作的使命感,對生命所抱的信念。可是,在路上,我們不時會感到迷惘,因為世界太多紛爭太多誘惑,最後變成了心魔,以致我們漸漸迷惘,甚至迷失,如墮迷霧中,如陷濃煙裡。我們更可能會忘記了最初起行時的初衷,幹著些跟自己原先的信念所背道而馳的事,接著一個不留神,下錯了決定,走錯了一步,便可能從此墮落於深淵之中。

「我們消防員,不是要救火,是要救人。但是你要救人,就一定要戰勝煙!」迷惘是一定有的,問題是我們能否及時清醒過來,迷途知返,並繼續重新上路。有些時候,我們若夠幸運則有「隊員」從旁提醒,使我們不至於走錯路;但更多時候,我們卻是要獨自面對人生種種的難關和挑戰。而關鍵就在於我們的信念!它是我們上路的指引,就如漆黑大海中的一座燈塔,為我們照亮前路;就如天上一顆璀燦奪目的行星,引領我們繼續前行。只有堅持信念,我們才能戰勝心魔,也不會被時代的洪流和凡間的俗泉所捲走。

踏入2014年,期望每人都能緊抓住屬於你的信念,認清方向,然後在這時代裡,留下屬於你的腳印。

不管身處於多黑暗的環境裡,我們都要相信,外面世界的陽光總會穿進來。

【連載小說】致那不願捱麥記的窮同學(二)

文:張莉莉

th (2)

會場內正播放著《夢伴》這些完全與婚禮格格不入的歌曲,聽起來完全摸不著頭腦,似是出席人家的離婚典禮。我無奈地搖著頭,心想為何這場婚禮會弄得一團糟。

不消多久,「今天今天星閃閃……」唱到一半之後,忽然又換上結婚的歌曲,氣氛詭異。台上的燈光映著家寶,那是個一頭金鬈髮的女人,但身型仍是一如既往,嬌小玲瓏,談不上可愛動人。老實說,我也不太分辨出這是家寶,從前她不過是個束著辮子,愛穿名牌衣服和吃貴價東西的窮學生。

十多年前,大家的家境貧窮,雖說脫貧是升大學的主要原因,但我還是選了文科,畢竟這才是我最喜歡的科目。那時的家寶跟現在一樣,都是不太清楚自己喜歡些什麼,讀大學也自然隨波逐流,medic law跟那個巴士收生分數差不多,而我也不清楚到底兩者是唸些什麼的,家寶亦一樣不知道。她總是不知道自己的前途。
不過不要緊啦,反正她嫁給了富二代,可高枕無憂,不用像我那般開店子賣精品捱世界。

家寶一身閃爍鑽戒的光芒,那首「今天今天星閃閃……」可真應景,良辰好景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她說道:「真對不起啦,剛才播錯了歌。對對對,還是先說一下感受吧。well, actually I have no special feelings……um, excited, wonderful, brilliant, what I can say is just like that……I love him, okay……」我不太明白為何要說英文,那種裝腔作勢,順道炫耀英文程度高的態度真教人吃不消,儘管這幾句話沒用到任何高深莫測的詞彙。

接著,向華,亦即她的丈夫發表感受,都是那些客套話啦。我還以為他會是個事業有成的男人,反正家寶曾談過擇偶標準,她是比較喜歡那些見多識廣、成熟的男人的。怎麼……我無意嘲笑別人的樣貌。正所謂相由心生,就他的樣貌而言,向華不過是一個一事無成的mk仔而已,他染上一頭金髮,身材瘦削得像根竹,乾巴巴的。當他站在家寶身旁,是一種鮮明的對比,若這場婚禮是假的,他倆就是演著詼諧滑稽的夫婦。向華一直笑不攏咀,家寶一副心花怒放的樣子。我倒想大笑得四腳朝天起來,我真弄不清為何家寶會喜歡上這麼樣的人。

會場屏幕正播放她跟她跟丈夫的成長片段。在向華的成長照片中,只見他不時周遊列國,十多歲已獨自浪跡歐洲,到了二十時更買了一輛私家車,還要是城中最有名的……不消一會,鏡頭已轉到家寶的照片。

我一邊看,一邊回想過去,那逍遙自在的的中學生活早已一去不復返。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啊,我現在才明白。束著辮子的家寶太純樸了啦,坦白說,大學的她都已染了髮,但那時好像沒那麼「爆」的,又愛穿短裙,也許是她比較矮小吧,穿短裙比較容易把她的身高拉長。短裙,也是名牌的,而事實上,她的家境並不特別富有,母親是家庭主婦,父親是水電工人。正因如此,大學五件事她早已做到足,包括拍拖,她總愛挑那些富家子作男友,而最令人詫異的事,她的男友願意接受……

我不自覺的以鄙視的目光瞧向家寶。能夠嫁給富二代又有什麼好珍惜呢?人呢,各有所好,就像有人愛吃麥記,高級餐廳也一直門庭若市。

談起麥記,自從跟思賢分手之後,我已再沒吃過了……

上回:致那不願捱麥記的窮同學(一)

追夢的條件,致一班追夢者

文:神婆

照片

我相信周星馳電影裏一句「做人如果沒夢想,跟鹹魚有甚麼分別」街知巷聞的對白,在不同的媒介上不斷被用以鼓勵人追逐夢想,但諷刺的是,在這香港,這片我們生存着的土地上,我們只需要做一條「咸魚」。

在香港,你是可以追夢的! 前提是你的夢想只能是纏繞在四大支柱上的藤蔓。只有與金錢必然掛勾和有着邏輯關係的行業能在香港成長。每個人的夢想都被輕易地衡量,而單位就是「吸金能力」,能吸金才是有價值。如果夢想是成為四大支柱行業的打工皇帝,你會獲得身邊人們的支持。但假若希望成為設計師,藝術家等在普及認知中不能吸金的行業,別人就會歧視你,認為你自命清高或是不務正業, 但這不能怪罪他們,因為在金錢至上的這裏,你只能嗻嘆夢想太大,香港太小。

即使種種,你是可以追夢的! 前提是你要有絕對優秀的公開試成績,過往是多少個A,今天是多少顆星。你可以成為一個手持優秀成績的「追夢者」,而不能成為一個成績普普的「冒險者」。又或者你有豐厚家底,口裏叼着金色的鑰匙出生,你追夢就是有「理想」、「遠見」。但若然有着沉重家庭和經濟負擔,你只會被指責「好高鶩遠」、「不自量力」,受盡千夫所指。我並非在歧視有錢和有學歷的人,但他們即使一點努力亦會被無限放大。但剩下的人無論多少努力,在有耀目的成就前都不會有人注意到,甚至被無意間模糊掉。但這依然不能怪罪他們,因為在等級森嚴的香港,你只能慨嘆你不在社會上層。

縱使你的條件不好,你是可以追夢的! 但你必須是盲的,聾的,當你眼見身邊的同輩收入更高,衣着更光鮮,你能不羡慕嫉妒嗎?當身邊的人都再對你潑泠水,你能不猶豫嗎?在開始的時候,你會認為自己能夠承受,能夠堅持,但當你年紀有一把,仍是孑然一身,翻遍全身也沒有多少個錢,一事無成,你還是繼續嗎?

我相信在香港,只要願意做咸魚,你則可以平安一生,但人總是「犯賤」。

你是可以「追夢」的,但你必須真正熱愛,真心真意地愛你的夢,直到永遠。把你的夢想視作「日用的食糧」,甚至願意為此作出犠牲。你可以沒有什麼物質條件支持,但不能沒有你的精神食糧。

你是可以「追夢」的,但你必須要真正明白了解你的夢想,有着一套計劃,讓你的夢想成為理想,而不是空想,如要成為設計師,你要掌握必要的技術與知識,軟件或是其他工具的使用。如要成為畫家,你需要學懂素描,美術,各種的畫筆應用。你可以沒有學歷,但你不能無知!

你是可以「追夢」的,但你必須要信,信自己一定會成功,信自己走在正確的路,信自己能走到終點,可以沒有人信你,但自己要信自己。

每個夢想的開始,都有着破滅與失敗的可能。但若然任由自己的夢死在他人手上,不如轟轟烈烈地自行了斷,至少死在自己手上,死得瞑目。每條「咸魚」都曾活着,但在仍然生存的時侯,選擇權在你手。你可以用千千萬萬的理由去反對香港是追夢的土壤。但要去嘗試,只需要一個簡單的「種子」和一點點的「堅持」。

在2014的起點,What this life is, make the decision yours.

【旅神地平線】盛載沙漏夢想

文:旅神TravelMaster

dream1

踏入2014 年, 社交網站紛紛被2013的回顧佔據版面,讓我都不禁回想過去一年我是怎樣過。那刻才發現,別人在回顧得與失時,自己曾為夢想那樣瘋狂過。

周星馳一句:「人沒有夢想同條咸魚有咩分別。」一語中的說出人生意義。但說話過後,又有幾多真正打動到你呢? 一句發人深省的說話,變為大家的口頭禪卻沒帶半點意思時,你有慶幸自己還有那顆追夢的心嗎?

從前膽小,怕與人交談的性格讓我也懷疑自己將來的路應該怎樣走。某天當我發現自己會因為旅遊而不眠不休整網頁,搜集資料的同時卻不感到痛苦,我知道自己找到夢想。當你走上夢想這條路,跟隨的有懷疑、挑戰、勇氣、快樂,但最終還是享受。因為追夢,我毫不考慮參加打工換宿、義遊等比賽,不怕被拒絕地邀請別人做訪問。現在回想轉頭,就是當日的衝動,一點一滴累積成今天的動力,跑向我的旅遊夢。

「你以為某些事毫無關連,但最後,原來每事息息相關。」

一杯茶,放得久,涼了,倒掉。

可惜,連夢想也一併倒掉。

茶几濕了,原來拿了一個有裂縫的杯。

結果,夢想也一滴滴流逝。

修補已破的裂痕,或是換上新杯,為倒掉的,重新斟一杯熱茶。

滿了?換一個大點的杯,造一個大點的夢。不要讓心中那團熱熾冒煙的夢攤涼。

 

旅神 Travel Master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LuShenTravelMaster

【學士無雙】精算仔‧隨口噏

文:精算仔

actuary

一睇到個標題有「精算」兩個字,唔知點解好多人都會覺得好霸氣。

OK,說穿了,其他人覺得精算champ,應該都係來來去去嗰兩個原因。第一,難入;第二,唔知係咩黎。其實講真吖,我諗都係第二個原因居多,尤其是當你既溝通對象係一班上咗年紀既師奶,又或者係唔知邊度鼠出黎既三姑六婆。

「哇讀精算,咁叻仔呀?」呢個時候當然要沾沾吓先啦。

……不過三秒之後佢會再補多句。

「其實即係讀咩?」

OK,讚你嗰句其實係客套說話,實情係冇人知你搞緊咩。即係話呢,你同佢講你修讀緊最新開既福建式調理農務系,間唔中要落吓莫拉斯哥大草原考察吓當地既西安椰菜花咁架,佢都會講返同一樣既野。呢種俾人拉到上天堂門口之後一腳伸返你落凡間既感覺,一個字:正嘢。

要講精算,都應該要知精算大概係咩黎先得既。若果要將一個金融體系形容為一支足球隊,嗰班年薪過百萬既IBanker,就係企喺前場衝鋒陷陣既杜奧巴,負責入波、入波,同埋入波;而精算師就係企喺龍門前面,左撲右撲力保不失既保方。班IBanker要既,係越高越好既realized return,正如一個前鋒唔會嫌入球太多一樣;而精算師簡單啲來講就係要minimize risk1,唔好出事,即係……唉,總之係類似咁啦。所以換句話講,我覺得根本係冇話邊個champ啲邊個重要啲,斷估你打Winning都唔會換走個龍門打多個前鋒掛?(又或者唔會打多個龍門下話?)係叻既,打前鋒你就係美斯,做龍門你就係卡斯拿斯;係唔掂既,俾你做到正選前鋒咪又係中堅賓一個。

嗱,不過身處喺香港呢個百年難得一遇既畸型社會,劇情既發展又邊有可能咁順利吖。人地美加嗰邊精算師年年都係best job頭幾位,香港呢?專業嘛,係辛苦啲架喇,後生仔,忍吓啦。喂大佬,如果剩係我辛苦,而我老細就可以舒舒服服有work-life balance咁我又唔介意喎,起碼我知做到某一個post,我會有返啲正常既生活吖(宜家啲後生仔未做嘢就諗work-life balance,真係唔要得)。但實情係我見到我又辛苦,老細又辛苦,連老細個老細都係咁日日朝九晚十既時候,仲邊會有希望可言。其實剩係辛苦都唔係重點,IBanker夠辛苦啦,咪一樣大把人仆去做。重點係,人地IBanker fresh grad月入幾皮,actuarial fresh grad月入得皮幾,又真係好難直接比較既。

好啦,其實啱啱講嗰啲都係呻吓架姐(sor又哂咗你幾分鐘),香港地有幾多份工係唔辛苦先得架,做醫生都要on call 36小時啦。不過我不忿既係,大學information day嗰陣啲人就present哂呢啲係乜嘢乜嘢best job,搞到好似特登呃人入去個programme咁,呢吓衰呀嘛。就好似上上季既英超,你曼城聯賽攞冠軍咪攞冠軍囉,係都要輸足90分鐘俾哂希望一眾曼聯球迷,等佢地真係以為自己既愛隊拎硬冠軍,到去到補時先連入2球,嗰種以為自己上緊天堂點知一開眼先發覺自己身處地獄既失落,好惡哽。

實有人會大大聲講:「_,唔想做咪轉行囉!」鬼唔知媽媽是女人。不過嗰啲banker / MT post,第一句劈頭問你既就係GPA(唉冇錯,又係講到爛既GPA問題)。我只可以話,一個major BBA / Finance / Economics 既學生攞高GPA實在比一個精算生容易得太多喇。我並唔認為一個GPA僅過3既精算仔,一定比爆哂4既BBA人遜色。Take過精算course(又或者係statistics course)同business / econ / finance course既人都會知,兩者既難度根本不能夠相提並論。不過現實係殘酷既,一個過3,一個爆4,俾我都請爆4嗰個先啦。錯不在嗰啲請人既公司,錯在整個GPA制度既不公。(我知我知,實有部份精算仔都係爆哂4咁既,但係都唔代表精算同其他商科之間個制度係公平架嘛,係咪?)

好啦,好似踩到自己個學系一文不值咁,其實好既地方冇特別講啫。作為一個year 2既精算仔,你問我有冇後悔?後咩悔吖,當時我揀得呢科自然有當時既原因,以我當時所知既,再揀過,結果都冇咩可能唔同。不過比起其他商科學多咗既statistical / actuarial knowledge,未必好多人知,未必寫得上CV,但係自己的的確確係識多左嘢,自己知。

講咁多,都係想奉勸以精算系為目標既中學雞,唔係叫你唔好揀,不過揀之前,停一停,諗一諗,呢條路冇想像中咁易行。當然,如果你自命係神童一名真心champ的話,讀咩都阻止唔到你發光發亮既,有麝自然香。

註1:其實精算師(IBanker都係)係有好多種既(product pricing啦valuation啦modelling啦etc. etc.,嗱我真係識架),唔可以一概而論,上文只係以最最最簡單既用詞去概括其工作,係唔夠精準架喇,大家唔好太執著。唔明既,睇wiki個definition啦:An actuary is a business professional who deals with the financial impact of risk and uncertainty. 哈哈其實原本唔明既,我諗睇完呢句都唔會明多咗,你就當係一班人每日對住個excel郁下郁下算啦 LOL

 

【學士無雙】:

【都市萬花筒】老女人抗戰日記(二)

文:勵子

上回提及Tracy得悉David已與女友Samantha Wu同居八年,她卻突然化悲憤為好勝,決定要把David弄到手。

短訊發出後的第二天,David與Tracy第一次單獨外出晚餐,為免過於尷尬,Tracy故意避開一些情調浪漫的西餐廳,提議食台式小火鍋。

二人來到尖沙咀一條暗街窄巷,驟眼看巷內無物,誰知柳暗花名又一村,走進幾面,裏面竟屹立着一家以原木裝修、極具台式風情的火鍋小店。

老闆娘是台灣人,見一對情侶在門外探頭察看,便熱情地招呼二人進來坐。

David與Tracy並肩走進店內,他先拉開木椅讓Tracy坐好,然後再繞一圈走到對面。把厚重的外套脫下時,David姿態忸怩,整個不自然地俯身坐下、低頭看菜單,下巴差不多是緊貼着脖子,有點無所適從、尷尷尬尬的感覺。

老實說,雖然現代辦公室的三、四、五角戀愛到處可見,但David終究是上一代的人,骨子風流卻思想守舊,現在背着女友、與年輕小妹妹作出類似越軌行為還真是第一次,因此他心裏硬是有點忐忑不安,不知該怎麼面對。

Tracy見狀,唯有放棄嬌滴滴的情人姿態,改以朋友般嘻哈的方式與他聊天,拼了命的咧嘴大笑說自己也是第一次來這裏,哈哈,不過倒是去過台灣兩、三次,好好玩,哈,不知道這裏有甚麼好吃!只見David支支吾吾,揚手叫老闆娘。

最後二人各點了一款牛奶鍋,沒多久菜便端出來了,這時才發現一隻火鍋就只比手掌大那麼一點點,而青菜和豬肉是預先放進去了,另外還有台灣人最喜歡甚麼都加幾顆的蛤蜊(香港人叫「蜆仔」)和鮮蝦,早已在廚房裏煮熟,重點卻是湯底非常香滑濃郁,一片薄薄的牛油在滾燙的熱湯中溶化交融,空氣中散發着一股獨特的奶油酥香,在室內橫奔亂竄。

二人垂涎美食,馬上拿起湯匙試一口湯底,甘滑的奶香瞬間傳遍口腔,味道乃台灣農場出品獨有,與淡如水的維記鮮奶不可同「奶」而語。

香噴噴的牛奶鍋征服了二人的胃口,也打破了尷尬的僵局。

美食當前,David與Tracy大快朵頤,氣氛立時開朗起來。他們還點了兩瓶青島啤酒,因David是酒鬼,平日啤酒當水喝,腰間才長出這麼一大個啤酒肚來,名不虛傳;Tracy平日甚少喝酒,今日見他高興,也陪他一起喝。

在熱騰騰的蒸氣間,二人臉色泛紅、腦袋微醉,終於不再忌諱,一邊聊天、一邊喝酒、一邊享用美食。

良辰美景,此時有其他客人走進來,一行四個年青人,有男有女,驟眼斜睨他們這一對,男的已上了年紀,穿着懷舊版魔術貼涼鞋,露出十隻乾癟的腳趾;女的姿色不俗,但聊到興高采烈之時,身體會整個傾前,木桌差點夾爆她胸前的小山丘,凌空的屁股輕翹,頗有點姣婆遇上脂粉客的況味。

但沒關係,在二人眼裏,他們是英俊男經理與嬌俏女下屬。

Tracy的手機響起,屏幕顯示一個她不悅看到的名字,但她皺一皺眉頭、隨即轉按靜音,隨它繼續響。

湯鍋漸漸見底,Tracy覺得時候到了,把心一橫,拿出八卦雜誌,索性把木椅拉過去,緊貼着坐在David旁邊。

「我們一起看好不好?」她把頭直接擱在David的肩上,一手繞着他的手臂。

「嗯,好。」David語帶平靜,心頭已泛起陣陣漣漪。

「我以前好喜歡看Sammi的專欄,後來她開口埋口都是聖經,有點悶。」

「嗯。」

「你看!這家西餐廳我以前去過,食物水準一流,我記得有一味烤乳豬,表皮脆卜卜,豬肉卻嫩滑無比……」

「是啊。」

「你怎麼都不說話呢?」

「沒甚麼。」

Tracy鼓腮,裝作賭氣不作聲,半晌,懶洋洋打了個呵欠,索性靠在他臂上閉目養神。

環境倏地安靜下來,David以為Tracy只是喝不慣啤酒,不自覺醉倒睡着了。他又哪知道,女人心中總有一支海底針。

一股異樣的迷魂浮上心瓣,他也覺得有點醉,醉倒在這一刻的溫柔鄉之中。

一個年青女子,相貌秀麗,在他老邁的心境裏,就如一絲脫俗清泉,於茫茫社會上初出茅廬,遇見了快被現實壓榨成粘糊的他。

從她仰慕的瞳孔正中央,他找回那個充滿自信與魅力的自己,那個他幾乎早已忘記了的自己,因為她,他重新再看見自己的光環,而她,是如此的稚嫩,淡薄的妝容底下透視彈滑白晢的肌膚,被纏繞的手臂可清楚感覺到她胸口的起伏,沉穩的呼吸,帶動衣襟一開一合的律動,縫隙處可隱約看到挺而彎曲的乳溝,胸脯並非掛着一雙D罩巨乳,而是精緻微妙、與她高瘦身型恰到好處的B級小奶,此時鼻腔傳來剛剛吃剩的一縷奶香,讓這個經已久未動情的老漢也禁不住喘息,在木桌下方,褲檔早已驚艷得僵硬。

青年人往往一充血就想發生性行為,但壯年男人更懂得享受這種慢性高潮,在肉慾前克制自己,卻又在腦內產生無限浪蕩性幻想。

在他的腦裏,此刻純潔的Tracy會在床上化身成小娼妓,穿着半撕開的上衣,露出半邊渾圓的胸部,騎在他腰間不停地要,而那深啡色的長髮,將在他的臉龐上來回掃晃,把他每一個感官細胞刺激至死。

眼前的Tracy還穿戴整齊,合上眼靜靜在靠在他身旁。

年輕真好,她是David心中潔白無瑕的小天使。

往後的日子,他們還相約去了很多地方,Tracy是一部精力無盡的時空穿梭機,帶領David左穿右插,回味那些年青蔥無限、久經未嚐的快樂。

到Samantha發覺有古怪的時候,已是一個月後的事。

(下回續)

【都市萬花筒】:

圍城之內,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來去匆匆,各有故事,有時是妳和他,有時是你我她,因此小小都市就像一隻精緻的萬花筒,內藏彩色玻璃碎片,稍為輕輕轉動,本來散亂無序的碎片亦即拼湊成各種新圖案與花樣,七彩百變,斑斕眩目。

【遊‧藝 travart】尋找宇宙裡的永恆:陳綺貞《時間的歌》

文:吉暝水

(按:2014年的第一天,小吉思前想後,還是挑了陳綺貞,藉著《時間的歌》,跟大家說說永恆。)

2009年的《太陽》一直留在我的playlist裡,陪著一路走來。2013年,我們終於等到綻放的瞬間,綺貞老師從容不迫地端出《時間的歌》。

songoftransience

(圖片來源:KKBox)

綺貞的歌從來都是平白如話的文字,母語不是華語的我,還是很容易就把歌詞聽得出來。在耳機裡播,總是比在喇叭裡放好,保留住那種綿綿絮語的質感。這四年來,沉實的風格沒多大的改變,卻沉澱出綺貞老師的哲學思考。《時間的歌》表面上還是說愛情的專輯,細讀過歌詞本子,或者你會發現那其實是一場關於永恆的追尋。

「為什麼時間不為我留下?」

這專輯裡有好幾首歌很喜歡,是我聽一次就能記住的,《沙漏》就是其中之一。整首歌都是在說一個女生跟沙子的互動,可是浪一來、風一吹,一切就不見了。綺貞稚氣的聲音演繹,配上天真的一系列問句:

「為什麼浪一來就不見了?
為什麼風一吹就不見了?
為什麼時間不為我留下?
昨天的腳印去哪裡了?」

在簡單的鋼琴音樂下,格外有一種無辜的感覺。以沙子比喻我們在人生裡追求的一切,其實都好脆弱、好虛幻。另外在《雨水一盒》中後段一節讀白,雖然不是綺貞的詞,但同樣流露出徒然的無奈:

「一盒乾淨透明的雨水
我從來不知道
盒子上有個裂縫
雨水又要,滿滿一盒雨水
又要,慢慢漏掉」

綺貞老師一路唱,一路問永恆是甚麼。究竟宇宙裡還有沒有不變的存在?

「虛幻的是我們的理想」

跟五月天不一樣,綺貞老師的作品比較少直接談到理想,可是這一次在《時間的歌》裡卻亳不修飾地談及理想與現實的掙扎。《柏拉圖式的愛情》帶點《九份咖啡店》的影子,但更直率地點出現實生活跟理想之間的落差:

「我的生活並不虛幻
虛幻的是我們的理想」

理想水月般虛幻已經夠悲了,《普魯斯特行動》更小搖滾地喊出「原則就要失守」、「自我就要崩潰」。專輯最後一首歌曲〈家〉,也不忘呼應一句:

「你心中的夢想 到底是什麼
不被自由囚禁呢 還是被溫柔釋放」

在現實和自我的拉扯,自由囚禁還是溫柔釋放,我們都活得像一個流浪者,所以《流浪者之歌〉以比較主流的曲風下,吐出生活的沉重和羈絆:

「我的肩膀 揹記憶的包裹
流浪到大樹下終於解脫」

「我的雙腳 太沈重的枷鎖
越不過 曾經犯的每個錯」

告解過後,綺貞這樣唱:

「快樂若是有 傷心若是有
眼淚灌溉 不枉愛過」

無悔去愛,大概是接近永恆的方式。

「自己才是自己的家」

時間的流逝,叫我們無法留住美好的片刻,所以我們控訴時間無情的。《Peace and Revolution》裡,綺貞老師在民俗風的節奏下,呼喊式地唱出:

「你迷失自己 走不出去 理性的封閉」

我們自以為理性是所有問題的答案。NO!邏輯有時候比感性更盲目,精神性上的追尋可能更踏實,放在《柏拉圖式的愛情》後面更有一種歌頌感性,提出唯有精神性才能接近永恆的假設。整張專輯裡,好幾首歌都唱到時間因為愛而停滯了:

「是愛你讓我的時間停留 」《時間的歌》
「永恆並非不可能,我願爲你停格」《秋天蒙太奇》
「這一秒緊緊擁抱,不管明天會如何,記得我們曾經愛著」《倒數》

相愛的片刻,就是永恆。有愛的地方,就是永恆的存在,而愛最濃稠的就算到家了吧,所以專輯最後兩首也就留給家了。

「有一個絕對的角落
在那裡我們不慌不忙
不失落不遺憾不孤單
在完美的宇宙
不是嗎?
不完美的時候
記得我在你左右」
《別送我回家》

「輕輕牽著你的手
漫漫長路一直走
哪裡都是我們的家」
《家》

家,不一定是實體有個屋頂的。跟最愛的人在一起,去到哪裡,哪裡都是家。那是一個坦誠相對的時空,走在永恆的路上,彼此扶持。

「白天忙碌 晚上分享
握在手心裡的溫暖」

「白天偽裝 晚上卸下
疲倦的心要藏在哪」

好了,你以為綺貞老師就這樣解答永恆的問題了嗎?NO!沒那麼便宜,她最後放開伴侶的手,漫漫長路一個人走:

「輕輕放開你的手
漫漫長路繼續走
自己才是自己的家
想到這裡
怎麼我又哭了呢
怎麼我又哭了呢
哪裡才是我的家?」

即便是找到最愛的人,能一起走過狂風暴雨的人生,但到最後很多問題說到底還得自己去面對。我們一個人來,也得一個人去。所謂的永恆,可能只有寂寞和孤獨。沿路陪伴的,還是只有影子一襲,所以說「自己才是自己的家」,自己要學會給自己療傷,又似乎暗暗呼應著專輯封套上的一句文案:「每個人都是宇宙的中心」。

人生大抵是一場流浪,我們在一堆人事物之中不斷流轉,就像迴旋曲(Rondo)的曲式。來來回回,不斷尋找。看完了這一篇,你可會跟著綺貞老師的意識流,再尋找一遍宇宙裡的永恆?

【遊‧藝 travart】:

離開熟悉的環境,我們去旅行,放逐陌生,追求新鮮和刺激。突破理性的習慣,我們觀藝術,回歸官能,感受不曾被發現的想像和真實。

病毒與細菌也能超級美!Luke Jerram的精緻玻璃雕塑作品


腸病毒71型(EV71)

或許大家對Luke Jerram這個名字不太熟悉,不過對他的先前的雕塑作品「Maya」可能就很有印象了,因為大人物曾經介紹過一篇「站在月台的八位元女孩雕像,溫馨迎接半夜回家的旅客(?)」,是個設計概念很溫馨,但最終所呈現的風格非常詭異奇妙的一件雕塑作品,當然也因為這樣引起了大家的熱烈討論。而這次創意無邊際Jerram不搞怪,而是用擅長的玻璃雕塑來創造精緻的病毒與細菌,沒錯!就是病毒與細菌!

閱讀全文


    



CES 2014 明日開跑,參展新創公司先睹為快

CES 2014 明日開跑,參展新創公司先睹為快

作者傅裕煒( Yuwei Fu ),現任職於紐約數位廣告公司 Fantasy Interactive 資深互動設計師,專注於人機界面和使用者經驗,服務過 Google 和 Microsoft 等客戶。關心網路趨勢與科技新知,喜歡一切有創意的設計,期許自己的設計能兼具功能與情感。

CES(International 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也稱國際消費電子展),是全球最大規模的消費類電子產品展,也是各大廠和新創公司發表新產品和試水溫的時機,今年從 1/7 到 1/10 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辦,將會有超過 3200 個參展者包含 140 個新創公司,這裡整理一些從 CES 和各大科技部落格關注的新創公司,讓不能親臨現場的讀者過過癮。

ces01

圖片來自CES2014網站

ACTON

ACTON 去年從 Kickstarter 成功集資,發行全球首款輕巧可摺疊的電動機車,獨特的設計讓使用者可以站著或坐著騎行。摺疊後的 M Scooter 體積減少一半,可方便收納在衣櫃和汽車行李箱內,是兼具時尚、趣味、 實用的個人交通工具。

Amaryllo International B.V

AMARYLLO 主要生產一系列創新的無線 Skype 安全監視產品,如 Skype 無線 IP 攝影鏡頭、Skype 無線可視門鈴,和 Skype 的感應器等,公司總部設在荷蘭阿姆斯特丹。

Basis Science

Basis 手錶憑藉多個傳感器,描繪使用者的健康的最全面的圖片,分析不同時段睡眠的品質,並幫助使用者從小處著手來改變生活習慣,讓身體更健康。

Five Elements Robotics

Five Elements Robotics 以設計開發機器人來便利人類日常生活,最新推出的 Budgee Bot 機器人,能跟著主人逛街,幫忙提購物袋。

Meet Bob

Bob 是一個 Android 系統的 HDMI 電視棒,能輕鬆地將任何電視變成一個互動的家庭中心。只需將其插入,就能和分隔兩地的家人一起觀看影片和互動。

Innovega Inc.

Innovega 眼鏡讓使用者方便地瀏覽數位媒體和連結智慧型手機螢幕,同時能搭配度數改善視力。戴上 Innovega 眼鏡能讓電動玩家在玩遊戲時更能身臨其境 。Innovega 將推出以奈米光學和現代隱形眼鏡的技術,開發個人隱形眼鏡並具備擴增實境功能。

PowerUp Toys

PowerUp Tyoys 融合經典摺紙和藍牙智慧技術,推出了智慧型手機控制紙飛機的改裝套件,並贏得 2013年紐約玩具展最受歡迎科技的獎項,PowerUp Tyoys 目前正在 Kickstarter 上集資。

Tarsier Inc.

Tarsier 開發出一種矽嵌入眼鏡技術,叫做 MoveEye,可讓戴上MoveEye 的使用者能使用直觀的手勢與電視互動。

Unmonday

Unmonday 設計和銷售智慧型音響系統,簡潔的六角形揚聲器,沒有多餘的電線或控制介面,利用擺放不同的面來溝通連結其他的揚聲器,形成立體音或環繞音響。

XOWi Inc.

XOWi 公司是一家可穿戴技術創新公司,專注於語音產品。XOWi 個人語音助理徽章讓使用者能夠通過簡單的口語和聽力與智慧型產品互動。XOWi 更開放平台給工程師增加聲控的 app 和智慧型產品。

相關連結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