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主管和同事 Line 來 Line 去——科技來自於人性,但不會改變人性

當主管和同事 Line 來 Line 去——科技來自於人性,但不會改變人性

本文作者為「萬惡的人力資源主管W.J Chang」,原文刊登載於《能力雜誌》2014 年 10 月號,Inside 獲授權刊登。

狀況劇1

Line來Line去,是公事還是私事?

公司最近新來了2、3 位8年級的員工,績效表現一直很不錯,但卻常見他們在上班時間不斷用Line傳送訊息。主管莉嘉本來有些介意,擔心員工上班還用通訊軟體聊天談私事,後來才發現,原來幾位部屬開了共同的工作群組,有事可以即時討論,也不需要播電話或親自走一趟,效率反而變高。莉嘉心想,或許自己也應該開始學些年輕人的溝通方式。

狀況劇2

主管愛在下班時間用Line臨時交代工作,上班下班似乎沒有差別?

周日下午,郁芬和三五好友正在吃下午茶,還打算等會兒一起去看最新上映的電影,沒想到手機叮咚一聲,原來是兩星期前才上任的新主管傳來訊息,要郁芬緊急幫忙趕一份計畫書,隔天一早就要。郁芬忍不住皺眉跟朋友抱怨說︰這已經是這星期的第二次了!!

狀況劇3

Line群組溝通感情還是造成嫌隙?

文誠到新公司的第三天,就被同事們加入部門的Line群組。某個周末,吳主任在群組中放了自己受邀去演講的照片,文誠看了連聲稱讚,認為吳主任年輕有為,口才又好。沒想到上班日時,文誠被俊良拉到角落說︰你不知道我們都不喜歡吳主任嗎?因為他愛利用上班時間要我們幫忙做簡報、接講座活動,賺錢卻進自己口袋,根本是公器私用。文誠一聽頓時臉上三條線,他在Line上回覆的訊息,會不會被認為拍錯馬屁?

前幾個月,台灣有一位在媒體公關業任職的女性員工,長期在下班後接到主管透過即時通訊軟體交辦工作而忙到深夜,且在連續深夜工作超過半年以後,有一天下班時在公司樓下中風昏倒送醫,並在醫院昏迷一個多月以後過世。經勞保局認定,此為國內第一起雇主透過通訊軟體下達工作指令而致員工過勞死的案例。一時之間,包括學者與勞工團體,都直指政府應該嚴加管理這一類無形的加班行為。

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先不談主打這個口號的公司最後因為跟不上市場需求而幾近垮台,但科技的發展到底對我們的生活帶來了什麼樣的改變呢?

遙想當年:找人好難 煎熬又漫長

我年輕的時候手機很貴,幾乎就是身分地位的象徵(所以手機才會有「大哥大」的別名)。在那個年代裡,員工下了班就是下了班,有什麼事情都只能「明天上班再說」,真的遇到天大的事情,打電話到員工家裡,萬一他又碰巧不在家,請他的家人轉告、又不太確定對方最後到底有沒有被告知、什麼時候才會回覆。這時候的等待真的是非常漫長又煎熬。少數有手機的人,也因為通話費實在很貴,需要透過手機找人的時候,也只會簡短說句「方便的時候回我電話」就掛斷了,然後等對方透過市話回撥。大致上就是把手機當作呼叫器來使用的時代。

那時我任職的公司規定要有緊急應變計畫,也就是萬一發生了什麼天災,公司必須要維持最重要的工作可以正常運作。所以各個單位都有少數員工被編入緊急應變小組,緊急應變手冊中還載明聯絡方式和順序,一旦發生某些不可抗力之因素時,公司可以啟動這個緊急應變計畫,接到通知的員工就必須前往另外一個和我們公司有一段距離的緊急辦公地點(是我們一個分公司的地下室)報到,並且利用那裡的備用電腦完成少數特定工作。

我還真的遇到過,在一天夜裡,接到了某一位同仁的來電,告訴我公司啟動了這個緊急應變計畫的演習。然後我必須撥電話給手冊上規定的另外2、3 位同仁,結果其中一位同仁家中的電話無人接聽。我不記得我打了多少次電話,到了我覺得禮貌上根本就不應該打電話給任何人的深夜裡,我終於找到他本人,通知他明天必須前往緊急辦公室報到。我不敢想像他要怎麼樣撥電話給下一個人,而且我隔天也不想問。

反觀現在:隨傳隨到 什麼都能聊

才不過幾年的功夫,現代人出門不帶手機就覺得渾身不對勁。更別提在智慧型手機興起之後,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Line、What’sApp、WeChat這一類的即時通訊軟體,把各式各樣的訊息、檔案、照片、影片、貼圖⋯⋯,免費地(還有多少人記得以前傳簡訊每則要價3元?)傳給其他人。即時通訊軟體可能已經不只有通訊的功能,聊天、社交大概才是大多數人使用這一類軟體的最主要目的。

上面提到的這個親身經歷如果發生在現在?透過Line傳一則訊息就解決了。我自己的部門裡就有一個Line的群組,每一個人都在裡面。有誰臨時要請假、部門裡發生什麼需要讓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或者公司突然發生一個必須先讓我諮詢幾位HR 同仁後才能回答的問題……,我只需要傳一則訊息給群組,每一個人都會同時收到訊息,更棒的是還可以從「已讀」的提醒中知道多少人已經知道這件事情。如果真的有必要,大家也可以直接在群組裡討論問題,省去了很多聯絡的時間。

就算不是與工作有關的事情,群組裡有成員在假日完成半程馬拉松、看了一部好電影、發現了一本好書⋯⋯都可以在第一時間透過群組發送。感覺起來有一點點像是臉書的功能,但臉書的朋友實在太多太雜,Line的大部分群組幾乎都是特定團體。如果是工作夥伴,有時候透過這樣的群組,還可以建立工作之餘的交情。

Line能載舟亦能覆舟

適當地運用智慧型手機的即時通訊軟體,工作效率可以提升、同仁之間可以無障礙零時差地溝通、也有機會促進團隊成員之間的向心力。

但你也可以想像,不是每一個人都想要在假日收到公司群組裡的訊息,如果那個人並不喜歡群組裡的其他成員。

要把即時通訊軟體當成臉書一般的社交工具,前提當然是辦公室裡的同仁彼此相處融洽。如果你待在一個團隊氣氛很差的單位裡,你連上班的時候都不想跟同事講話,怎麼還有可能想要收到他們傳的訊息?所以想要透過即時通訊軟體培養團隊的共識或情感,嗯,我覺得它可以強化團隊的向心力,但對那些原本就沒有向心力的團隊來說,這些軟體的使用大概只有負面效果。

另外談到工作上常見的一個例子,到今天為止還是有些主管不能接受部屬傳Line來請假,理由多半是覺得不受尊重:「員工傳了個Line過來說要請假,我連不准的機會都沒有啊!」但更進一步地問一下這些主管「過去員工當面向你請假的時候,你會不准假嗎?」其實答案常常也是否定的。從這個角度想這個問題:員工平常請假都是口頭先向主管報告,主管也從來沒有不准過。當員工臨時因為私事要請假,就想說傳個Line告知一下就得了。好像也沒有那麼嚴重。對吧?這是雙方的互動模式,不必然是部屬尊不尊重主管的問題。說得更誇張一點,說不定電話剛普及的時候,也有很多主管不能接受部屬打通電話就想請假。但無論如何,職場倫理往往跟大多數上班族的行為有關,我個人相信現在有越來越多主管可以接受部屬傳Line來請假,但透過Line辭職則仍屬於不能被接受的範圍。

科技改變不了人性

講了這麼多和即時通訊軟體有關的事情,如果真的要問我的意見,我想我會說:「科技來自於人性,但不會改變人性。」身為主管的人必須要知道,你的團隊默契良好,有了即時通訊軟體將會更加提升溝通的效率;但如果你的團隊合作本來就大有問題,即時通訊軟體不但不會幫你解決這些問題,反而會讓問題更惡化。沒有員工願意在下班後還接到老闆催公事的電話,改用Line這一類的APP也不可能讓部屬心情比較好。
而身為員工的人也要理解,以前做主管的人就不喜歡員工放著工作不做講私人電話,那麼現在的主管當然也不會樂見員工上班時當低頭族敲訊息給三五好友。以前有些重要的事情不想當面講,僅透過電話溝通,就已經不容易把事情說清楚了,那麼現在很多較為重要或複雜的事情若透過手機APP,則更加不可能溝通得了。

畢竟,每一項科技產品都是人在使用,使用得當會讓工作效率更加提升,使用不當則會讓很多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從以前的手機通訊、MSN、社群網站等……都是如此,現在手機上的即時通訊APP,當然也不會有任何不同之處。

當主管和同事 Line 來 Line 去——科技來自於人性,但不會改變人性

當主管和同事 Line 來 Line 去——科技來自於人性,但不會改變人性

本文作者為「萬惡的人力資源主管W.J Chang」,原文刊登載於《能力雜誌》2014 年 10 月號,Inside 獲授權刊登。

狀況劇1

Line來Line去,是公事還是私事?

公司最近新來了2、3 位8年級的員工,績效表現一直很不錯,但卻常見他們在上班時間不斷用Line傳送訊息。主管莉嘉本來有些介意,擔心員工上班還用通訊軟體聊天談私事,後來才發現,原來幾位部屬開了共同的工作群組,有事可以即時討論,也不需要播電話或親自走一趟,效率反而變高。莉嘉心想,或許自己也應該開始學些年輕人的溝通方式。

狀況劇2

主管愛在下班時間用Line臨時交代工作,上班下班似乎沒有差別?

周日下午,郁芬和三五好友正在吃下午茶,還打算等會兒一起去看最新上映的電影,沒想到手機叮咚一聲,原來是兩星期前才上任的新主管傳來訊息,要郁芬緊急幫忙趕一份計畫書,隔天一早就要。郁芬忍不住皺眉跟朋友抱怨說︰這已經是這星期的第二次了!!

狀況劇3

Line群組溝通感情還是造成嫌隙?

文誠到新公司的第三天,就被同事們加入部門的Line群組。某個周末,吳主任在群組中放了自己受邀去演講的照片,文誠看了連聲稱讚,認為吳主任年輕有為,口才又好。沒想到上班日時,文誠被俊良拉到角落說︰你不知道我們都不喜歡吳主任嗎?因為他愛利用上班時間要我們幫忙做簡報、接講座活動,賺錢卻進自己口袋,根本是公器私用。文誠一聽頓時臉上三條線,他在Line上回覆的訊息,會不會被認為拍錯馬屁?

前幾個月,台灣有一位在媒體公關業任職的女性員工,長期在下班後接到主管透過即時通訊軟體交辦工作而忙到深夜,且在連續深夜工作超過半年以後,有一天下班時在公司樓下中風昏倒送醫,並在醫院昏迷一個多月以後過世。經勞保局認定,此為國內第一起雇主透過通訊軟體下達工作指令而致員工過勞死的案例。一時之間,包括學者與勞工團體,都直指政府應該嚴加管理這一類無形的加班行為。

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先不談主打這個口號的公司最後因為跟不上市場需求而幾近垮台,但科技的發展到底對我們的生活帶來了什麼樣的改變呢?

遙想當年:找人好難 煎熬又漫長

我年輕的時候手機很貴,幾乎就是身分地位的象徵(所以手機才會有「大哥大」的別名)。在那個年代裡,員工下了班就是下了班,有什麼事情都只能「明天上班再說」,真的遇到天大的事情,打電話到員工家裡,萬一他又碰巧不在家,請他的家人轉告、又不太確定對方最後到底有沒有被告知、什麼時候才會回覆。這時候的等待真的是非常漫長又煎熬。少數有手機的人,也因為通話費實在很貴,需要透過手機找人的時候,也只會簡短說句「方便的時候回我電話」就掛斷了,然後等對方透過市話回撥。大致上就是把手機當作呼叫器來使用的時代。

那時我任職的公司規定要有緊急應變計畫,也就是萬一發生了什麼天災,公司必須要維持最重要的工作可以正常運作。所以各個單位都有少數員工被編入緊急應變小組,緊急應變手冊中還載明聯絡方式和順序,一旦發生某些不可抗力之因素時,公司可以啟動這個緊急應變計畫,接到通知的員工就必須前往另外一個和我們公司有一段距離的緊急辦公地點(是我們一個分公司的地下室)報到,並且利用那裡的備用電腦完成少數特定工作。

我還真的遇到過,在一天夜裡,接到了某一位同仁的來電,告訴我公司啟動了這個緊急應變計畫的演習。然後我必須撥電話給手冊上規定的另外2、3 位同仁,結果其中一位同仁家中的電話無人接聽。我不記得我打了多少次電話,到了我覺得禮貌上根本就不應該打電話給任何人的深夜裡,我終於找到他本人,通知他明天必須前往緊急辦公室報到。我不敢想像他要怎麼樣撥電話給下一個人,而且我隔天也不想問。

反觀現在:隨傳隨到 什麼都能聊

才不過幾年的功夫,現代人出門不帶手機就覺得渾身不對勁。更別提在智慧型手機興起之後,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Line、What’sApp、WeChat這一類的即時通訊軟體,把各式各樣的訊息、檔案、照片、影片、貼圖⋯⋯,免費地(還有多少人記得以前傳簡訊每則要價3元?)傳給其他人。即時通訊軟體可能已經不只有通訊的功能,聊天、社交大概才是大多數人使用這一類軟體的最主要目的。

上面提到的這個親身經歷如果發生在現在?透過Line傳一則訊息就解決了。我自己的部門裡就有一個Line的群組,每一個人都在裡面。有誰臨時要請假、部門裡發生什麼需要讓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或者公司突然發生一個必須先讓我諮詢幾位HR 同仁後才能回答的問題……,我只需要傳一則訊息給群組,每一個人都會同時收到訊息,更棒的是還可以從「已讀」的提醒中知道多少人已經知道這件事情。如果真的有必要,大家也可以直接在群組裡討論問題,省去了很多聯絡的時間。

就算不是與工作有關的事情,群組裡有成員在假日完成半程馬拉松、看了一部好電影、發現了一本好書⋯⋯都可以在第一時間透過群組發送。感覺起來有一點點像是臉書的功能,但臉書的朋友實在太多太雜,Line的大部分群組幾乎都是特定團體。如果是工作夥伴,有時候透過這樣的群組,還可以建立工作之餘的交情。

Line能載舟亦能覆舟

適當地運用智慧型手機的即時通訊軟體,工作效率可以提升、同仁之間可以無障礙零時差地溝通、也有機會促進團隊成員之間的向心力。

但你也可以想像,不是每一個人都想要在假日收到公司群組裡的訊息,如果那個人並不喜歡群組裡的其他成員。

要把即時通訊軟體當成臉書一般的社交工具,前提當然是辦公室裡的同仁彼此相處融洽。如果你待在一個團隊氣氛很差的單位裡,你連上班的時候都不想跟同事講話,怎麼還有可能想要收到他們傳的訊息?所以想要透過即時通訊軟體培養團隊的共識或情感,嗯,我覺得它可以強化團隊的向心力,但對那些原本就沒有向心力的團隊來說,這些軟體的使用大概只有負面效果。

另外談到工作上常見的一個例子,到今天為止還是有些主管不能接受部屬傳Line來請假,理由多半是覺得不受尊重:「員工傳了個Line過來說要請假,我連不准的機會都沒有啊!」但更進一步地問一下這些主管「過去員工當面向你請假的時候,你會不准假嗎?」其實答案常常也是否定的。從這個角度想這個問題:員工平常請假都是口頭先向主管報告,主管也從來沒有不准過。當員工臨時因為私事要請假,就想說傳個Line告知一下就得了。好像也沒有那麼嚴重。對吧?這是雙方的互動模式,不必然是部屬尊不尊重主管的問題。說得更誇張一點,說不定電話剛普及的時候,也有很多主管不能接受部屬打通電話就想請假。但無論如何,職場倫理往往跟大多數上班族的行為有關,我個人相信現在有越來越多主管可以接受部屬傳Line來請假,但透過Line辭職則仍屬於不能被接受的範圍。

科技改變不了人性

講了這麼多和即時通訊軟體有關的事情,如果真的要問我的意見,我想我會說:「科技來自於人性,但不會改變人性。」身為主管的人必須要知道,你的團隊默契良好,有了即時通訊軟體將會更加提升溝通的效率;但如果你的團隊合作本來就大有問題,即時通訊軟體不但不會幫你解決這些問題,反而會讓問題更惡化。沒有員工願意在下班後還接到老闆催公事的電話,改用Line這一類的APP也不可能讓部屬心情比較好。
而身為員工的人也要理解,以前做主管的人就不喜歡員工放著工作不做講私人電話,那麼現在的主管當然也不會樂見員工上班時當低頭族敲訊息給三五好友。以前有些重要的事情不想當面講,僅透過電話溝通,就已經不容易把事情說清楚了,那麼現在很多較為重要或複雜的事情若透過手機APP,則更加不可能溝通得了。

畢竟,每一項科技產品都是人在使用,使用得當會讓工作效率更加提升,使用不當則會讓很多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從以前的手機通訊、MSN、社群網站等……都是如此,現在手機上的即時通訊APP,當然也不會有任何不同之處。

梁振英開誠布公——脫貧,要有真普選

(Manson Wong 攝)

(Manson Wong 攝)

 

縱然各個官員一上場,都說自己關心基層,但應該沒有人會懷疑小圈子的組成,不是為權貴服務,而是為低下階層發聲。從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到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大家心知肚明,他們是代表權貴,或者更準確來說,他們本身就是權貴。不過,既然門面功夫做足,很多人無意打破,也根本打不破這種共識。難得的是,特首梁振英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終於開誠布公,坦認不能公民提名的原因,是免得政策傾向較窮的市民(doing so would risk giving poorer residents a dominant voice in politics)。換句說話,現在的政策是傾重權貴。

梁振英這番說話很坦白,但叫人情何以堪,尤是一班願意花時間做表面功夫的權貴,捐錢之外,有的甚至參與電視台的窮人體驗,自言嘗試理解基層,忽然被特首道出一切,果是點滴在心頭。然而,要數最傷心的,莫過於一直支持梁振英的一班基層市民。特首參選時,不斷打「平民牌」。相比起對手出身名門望族,他顯得更親民──小時候,背著膠花跟媽媽出入山寨廠,所以理解貧窮;競選時,特意到探訪基層家庭;上任後,曾在《香港家書》中說過:「700萬人是一家,700萬個家人要齊心、要努力。」現在,發現一切只是空話,他似終是站在高牆的一邊。

 

當嘗試理解梁振英心中較窮的一批,究竟是指哪一批時,不禁啼笑皆非。根據《紐約時報》訪問,梁振英所說的「較窮」是泛指月入少於1,800元美金(約14,000港元)的人。依他所言,這班人約佔香港人口的一半。若然有公民提名,有人為了爭取成為特首,政策必然會傾向這些人(Then you would end up with that kind of politics and policies)。所以,公民提名並不可行。可憐的是,翻查2011年人口普查的資料,在350萬工作人口中,約215萬人月入是少於15000元,更是多於梁所說的半數,卻全部不是政策的對象1

說到底,這是一個刻死的循環,因著政策有利權貴,基層的利益自然被擺下;長久下來,權貴愈賺愈有,但基層卻一直剝削,賺的幾乎追不上通脹;結果,擺脫不了基層,以致不配得有提名以及投票的機會。事實上,類似的邏輯,早在立法會選舉實行:建制派利用「蛇齋餅糉」、「新春行大運」之類,吸引基層支持,以換取選票;當他們進入立法會,議案的決定卻傾向權貴;然後,議案不利基層,基層生活更加艱苦,建制派的小恩小惠又更加吸引,又一再投票給他們。

 

時到如今,既然梁振英難得坦白,香港人理應好好看清自己與權貴的距離,不是月薪相差幾十倍的問題。這只是表面數字,但不是實際數字。單從許仕仁說「不夠錢使」,就有千萬款項存入戶口;梁振英自說沒有提供任何股務,都能取得5000萬港元,我們就會明白,為什麼你不配得有所謂的公民提名,不單是政治因素,而是他們的數字遊戲,他們所得的利益,是超乎一般人的想像。

如果你是有錢人(是很有錢的有錢人),繼續支持梁振英,我會明白。但,若然你只是一般基層(又或是中產),賺的剛夠生活,供樓供得很辛苦。勞煩你停一停想一想--脫貧的最好方法,除了讀書,還要有真正的普選,而不是有篩選的普選。因為這樣,在上的才會顧及基層的感受,為他們的利益而努力,而不是出賣自己的童年,停留在口舌之爭。這不是胡說,而是梁振英說的。

 

  1. 2011年人口普查:2011年按每月主要職業收入及職業劃分的工作人口

顛覆你的找「屋」觀念!以「家」為概念的 fypio 獲 45 萬美金投資

顛覆你的找「屋」觀念!以「家」為概念的 fypio 獲 45 萬美金投資

買賣房屋、找房子,一直是件重要卻令人頭痛的事,在台灣,我們習慣將這樣的事交給專業的房仲人員全權打理,但你是否有想過,當如果有媲美房仲人員的專業網站服務,一個創新的房屋媒合平台,可協助我們量身尋找最適合的房屋、估價、用擬真頁面視覺看屋選屋,協助你找到理想中的那個「家」,還能幫你把欲購房屋旁週邊環境調查清楚,提供了客製化完善的資訊與服務,我們是否還會習慣需要房仲人員處理呢?國外就出現了這樣一個新創服務——fypio,訴求全新從情感面出發,協助用戶找到理想完美的家。網站的呈現風格也相當令人驚豔,相較於大部份房屋介紹網站花花綠綠的資訊,fypio上僅出現幾張大大的照片與文案寫著「Feel at Home」,只要一個APP就可幫你搞定大小房事,提供給使用者更不一樣的使用感覺!

一進到fypio,映入眼簾的是全篇幅式的視覺頁面,相當明確清晰,有點讓作者以為是正在逛旅遊網站,功能上,可針對選屋時會需要的特別條件來做篩選,重新思考與審視一個符合你心目中「家」的重要條件與元素包括了哪些?要有明亮的摩登風格?渡假放鬆的Villa風格、還是要有一個大的中島式廚房、離學區近、或是需要友善寵物區域服務?而fypio也常常針對用戶來做分類的選項調查,三不五時就會列出新的選項與條件進入,就是要讓你找出心目中那個最嚮往的「家」。

Fypio的創辦人Michael Koh說,他想顛覆以往傳統房屋買賣網站的呈現方式,大部分的資訊與提供篩選條件是:房間數量、屋頂樣式、房子大小坪數等資訊,他想要回歸到最基本的–大家對於「家」的期待上,從情感面著手來重新規劃一個嶄新的服務,讓選屋時不只是購入一間房子而已,而是能更像是一個「家」,也請大家想想在夢想的「家」中,對你來說什麼才是重要的?對於家庭來說又哪些是必要的?對你的人生來說,哪些又是你一直嚮往的?

Michael Koh(來源:utsandiego.com

Michael Koh原本在阿根廷,從事不動產相關投資多年,並且觀察到美國在2013年中,對投資有興趣與實際出手的人數有相當大落差,因此發現這是一個可再提供更多服務的機會與缺口,Koh於2013年10月創立fypio,剛開始僅提供於美國聖地牙哥附近地區,初期創辦人與合夥人,自親友間募集資金100萬美金後創立,服務在2014年6月上線,相對於其他房屋介紹的APP與服務所看到的大多是地圖與位置搜尋功能,使用者在視覺上接觸到是冷冰冰的價格與房屋位置等訊息,Koh選擇呈現給大家的是色彩明亮、條件豐富與大篇幅的視覺頁面,同時針對需要的特定條件,還可搜尋觀察哪些條件下的房屋是值得投資的潛力股,而同時,fypio 的長遠目標是計劃能打造「房地產界的社交網絡」為旨,而fypio更在2014年10月8日獲得45萬美金天使投資。

顛覆你的找「屋」觀念!以「家」為概念的 fypio 獲 45 萬美金投資

顛覆你的找「屋」觀念!以「家」為概念的 fypio 獲 45 萬美金投資

買賣房屋、找房子,一直是件重要卻令人頭痛的事,在台灣,我們習慣將這樣的事交給專業的房仲人員全權打理,但你是否有想過,當如果有媲美房仲人員的專業網站服務,一個創新的房屋媒合平台,可協助我們量身尋找最適合的房屋、估價、用擬真頁面視覺看屋選屋,協助你找到理想中的那個「家」,還能幫你把欲購房屋旁週邊環境調查清楚,提供了客製化完善的資訊與服務,我們是否還會習慣需要房仲人員處理呢?國外就出現了這樣一個新創服務——fypio,訴求全新從情感面出發,協助用戶找到理想完美的家。網站的呈現風格也相當令人驚豔,相較於大部份房屋介紹網站花花綠綠的資訊,fypio上僅出現幾張大大的照片與文案寫著「Feel at Home」,只要一個APP就可幫你搞定大小房事,提供給使用者更不一樣的使用感覺!

一進到fypio,映入眼簾的是全篇幅式的視覺頁面,相當明確清晰,有點讓作者以為是正在逛旅遊網站,功能上,可針對選屋時會需要的特別條件來做篩選,重新思考與審視一個符合你心目中「家」的重要條件與元素包括了哪些?要有明亮的摩登風格?渡假放鬆的Villa風格、還是要有一個大的中島式廚房、離學區近、或是需要友善寵物區域服務?而fypio也常常針對用戶來做分類的選項調查,三不五時就會列出新的選項與條件進入,就是要讓你找出心目中那個最嚮往的「家」。

Fypio的創辦人Michael Koh說,他想顛覆以往傳統房屋買賣網站的呈現方式,大部分的資訊與提供篩選條件是:房間數量、屋頂樣式、房子大小坪數等資訊,他想要回歸到最基本的–大家對於「家」的期待上,從情感面著手來重新規劃一個嶄新的服務,讓選屋時不只是購入一間房子而已,而是能更像是一個「家」,也請大家想想在夢想的「家」中,對你來說什麼才是重要的?對於家庭來說又哪些是必要的?對你的人生來說,哪些又是你一直嚮往的?

Michael Koh(來源:utsandiego.com

Michael Koh原本在阿根廷,從事不動產相關投資多年,並且觀察到美國在2013年中,對投資有興趣與實際出手的人數有相當大落差,因此發現這是一個可再提供更多服務的機會與缺口,Koh於2013年10月創立fypio,剛開始僅提供於美國聖地牙哥附近地區,初期創辦人與合夥人,自親友間募集資金100萬美金後創立,服務在2014年6月上線,相對於其他房屋介紹的APP與服務所看到的大多是地圖與位置搜尋功能,使用者在視覺上接觸到是冷冰冰的價格與房屋位置等訊息,Koh選擇呈現給大家的是色彩明亮、條件豐富與大篇幅的視覺頁面,同時針對需要的特定條件,還可搜尋觀察哪些條件下的房屋是值得投資的潛力股,而同時,fypio 的長遠目標是計劃能打造「房地產界的社交網絡」為旨,而fypio更在2014年10月8日獲得45萬美金天使投資。

獨媒被拒採訪政府與學聯對話

今日(10月21日)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與政府對話,香港獨立媒體網派出記者到場採訪,政府新聞處人員在場地外阻止本網記者進入,指「不准只在網上發布的媒體入場」。網絡媒體在報導今次佔領中環/雨傘運動中扮演重要角色,亦是不少市民接收資訊的重要渠道。我們對於政府新聞處阻撓採訪的決定表示嚴正抗議,同樣被拒有至少兩名民間媒體記者。

本網記者於約下午五點,抵達香港仔黃竹坑香港醫學專科學院賽馬會大樓採訪對話,在大閘外被政府新聞處人員阻止。記者在展示證件和表明記者身份後,該處高級主任李玄基指「只准電視台和報紙傳入去,唔准只係網上發布的媒體」,本網記者只能留在大閘外拍攝及採訪。

本網過去多次被拒採訪政府新聞發佈場合,政府新聞處的解釋分別為「場地空間有限」、「政府未有機制識別網上媒體」、「只接受報導新聞為主嘅傳媒」。今次學聯與政府對話,理應在一個公開的平台進行,並盡可能開放予所有媒體採訪,但政府卻一再將民間媒體記者拒諸門外。我們再促請政府立即檢討政府新聞處的採訪規定,一視同仁開放予所有傳媒採訪官方場合,以符合《基本法》及《國際人權公約》賦予市民的新聞自由。

梁振英開誠布公--脫貧,要有真普選

梁振英開誠布公--脫貧,要有真普選

縱然各個官員一上場,都說自己關心基層,但應該沒有人會懷疑小圈子的組成,不是為權貴服務,而是為低下階層發聲。從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到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大家心知肚明,他們是代表權貴,或者更準確來說,他們本身就是權貴。不過,既然門面功夫做足,很多人無意打破,也根本打不破這種共識。難得的是,特首梁振英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終於開誠布公,坦認不能公民提名的原因,是免得政策傾向較窮的市民(doing so would risk giving poorer residents a dominant voice in politics)。換句說話,現在的政策是傾重權貴。

梁振英這番說話很坦白,但叫人情何以堪,尤是一班願意花時間做表面功夫的權貴,捐錢之外,有的甚至參與電視台的窮人體驗,自言嘗試理解基層,忽然被特首道出一切,果是點滴在心頭。然而,要數最傷心的,莫過於一直支持梁振英的一班基層市民。特首參選時,不斷打「平民牌」。相比起對手出身名門望族,他顯得更親民──小時候,背著膠花跟媽媽出入山寨廠,所以理解貧窮;競選時,特意到探訪基層家庭;上任後,曾在《香港家書》中說過:「700萬人是一家,700萬個家人要齊心、要努力。」現在,發現一切只是空話,他似終是站在高牆的一邊。

當嘗試理解梁振英心中較窮的一批,究竟是指哪一批時,不禁啼笑皆非。根據《紐約時報》訪問,梁振英所說的「較窮」是泛指月入少於1,800元美金(約14,000港元)的人。依他所言,這班人約佔香港人口的一半。若然有公民提名,有人為了爭取成為特首,政策必然會傾向這些人(Then you would end up with that kind of politics and policies)。所以,公民提名並不可行。可憐的是,翻查2011年人口普查的資料,在350萬工作人口中,約215萬人月入是少於15000元,更是多於梁所說的半數,卻全部不是政策的對象。

說到底,這是一個刻死的循環,因著政策有利權貴,基層的利益自然被擺下;長久下來,權貴愈賺愈有,但基層卻一直剝削,賺的幾乎追不上通脹;結果,擺脫不了基層,以致不配得有提名以及投票的機會。事實上,類似的邏輯,早在立法會選舉實行:建制派利用「蛇齋餅糉」、「新春行大運」之類,吸引基層支持,以換取選票;當他們進入立法會,議案的決定卻傾向權貴;然後,議案不利基層,基層生活更加艱苦,建制派的小恩小惠又更加吸引,又一再投票給他們。

時到如今,既然梁振英難得坦白,香港人理應好好看清自己與權貴的距離,不是月薪相差幾十倍的問題。這只是表面數字,但不是實際數字。單從許仕仁說「不夠錢使」,就有千萬款項存入戶口;梁振英自說沒有提供任何股務,都能取得5000萬港元,我們就會明白,為什麼你不配得有所謂的公民提名,不單是政治因素,而是他們的數字遊戲,他們所得的利益,是超乎一般人的想像。

如果你是有錢人(是很有錢的有錢人),繼續支持梁振英,我會明白。但,若然你只是一般基層(又或是中產),賺的剛夠生活,供樓供得很辛苦。勞煩你停一停想一想--脫貧的最好方法,除了讀書,還要有真正的普選,而不是有篩選的普選。因為這樣,在上的才會顧及基層的感受,為他們的利益而努力,而不是出賣自己的童年,停留在口舌之爭。這不是胡說,而是梁振英說的。

Facebook Page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