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5日 上水彩園天橋封鎖記

 

2014年3月15日晚上接近十時,筆者看見久違的彩園熟食小販檔再度出現在彩園往上水港鐵站的天橋上,但為數較以往的少得多,他們推著手推車,均顯得神色凝重。有趣的是,他們均沒有「開檔」做生意,上前跟部分小販交談後,得知過去數日,小販們跟領匯稍有衝突,數日來都有驅趕行動,而且警方亦牽涉在內。

迅雷不及掩耳,在交談不到五分鐘,領匯的管理人員及信和保安人員已有所行動。一眾人員推著屏風趕至,把小販檔夾於屏風中間,並且有進一步行動—聯絡警方。未幾,警員已到達現場,與在場領匯人士了解情況後,警員手持封鎖線,以需要處理小販檔為由,將部分天橋範圍封鎖,期間市民不得往彩園邨方向行進,部分民眾一度起哄,要求警方解釋封路原因及所需時間,亦有市民不值警方所為,質問警方是否與領匯關係密切,非要趕絕小販們不可。擾攘其間,先後有六部衝鋒車抵達現場增援,部分民眾有見及此,高呼「警方只會拘捕小販,不會捉賊!」,認為二十多名警員圍捕十多名小販的做法有所不當。

 

2014年3月15日上水彩園天橋封鎖記

前後合共六部衝鋒車到場增援

 

經調停後,小販和平離去

經過近十分鐘擾攘後,警方最終解封現場,好讓市民得以通過。另一邊廂,小販們與警方談判後,亦同意移離彩園天橋範圍。在無任何人被拘捕、票控的情況下,這次罕見的「彩園天橋封鎖」事件總算劃上句號。待熟食小販離去後,為數約十人的警方仍留守原地,原因未明,筆者同樣留守觀察事態發展,但最後亦被警員要求離開。

 

2014年3月15日上水彩園天橋封鎖記

一眾小販離開後,為數約十名警員仍然留守原地

 

筆者理解到熟食小販們及警方均但求「搵食」,亦相信警方無意刁難一眾小販,他們只是接獲有人報案而趕抵現場,正如片段中的警署警長所講「警方無時無刻都盡力去做!」但倘若此種衝突持續,到底誰是誰非,就由讀者及市民自行判斷,同時亦應深思可有解決方案避免這種不必要的衝突發生。

 

伸延閱讀:
《為了驅趕,領匯、政府可以去到幾盡?》

 

拆解梁振英「空置論」的語言偽術

(作者註︰本文載於2014年3月17日《信報》A17《「拆解「空置論」語言藝術》,此網上版本加入圖表闡述)

早前議員、學者及民間團體就全港住宅空置單位提出質疑,指空置單位或高達十至二十多萬個,梁振英就問題高調回應,在網誌連發公開聲明,強調香港房屋空置率極低,並以此作為開發新界東北的理據之一。然而,聲明中欠缺具體數據,立法會議員及民間團體繼續追問,運房局局長張炳良承諾會盡快作詳細交代說服公眾,但至今數個月仍未見任何回應,筆者在此嘗試再展述具體數據,並逐點回應梁振英的說法,要求政府嚴肅處理私樓空置問題。

讓數字反駁梁振英「空置論」

關於住宅空置,早前有民間團體及學者以比較統計處「永久性居住屋宇單位」(約260多萬)與「陸上家庭住戶」(約240萬)兩個數字,得出約20萬的空置單位,而梁振英在網誌「本港房屋空置率極低」中回應兩個數字不能直接比較,主要原因有三︰

1)「永久性居住屋宇單位」涵蓋了通常有人居住的非住宅單位;
2) 「陸上家庭住戶」未有計及沒有計及該些已移民外地的港人、流動性高的港人和不常在港居住,但亦會在港擁有或租用屋宇單位(例如作短暫居住)的非本地人的住戶;
3)部分住戶會擁有第二居所。

梁振英並指出計算空置私人住宅應參考差餉物業估價署數據,在2012年只有48,000個;而可供出租的空置公屋只有3,689個。

先談公屋,審計署在2013年公佈第六十一號報告書,清晰地拆穿梁振英的語言偽術,報告指出,於2013年3月31日,公屋實質空置單位有12,471個,包括各近四千個「編配中的單位」、「不可供出租的單位」及「可供出租的空置單位」,前兩者因房委會行政失當以致數目近萬,但梁振英只提及最後者,即整體空置數量的三份之一,是有意壓低公屋空置率。不過,公屋空置數目相對有限,問題重點在於私人住宅。

關於私人住宅,筆者再向統計處查詢具體資料,2011年,私人居住屋宇單位數目為1,488,100個,當中包括了22,100個「非住宅用屋宇單位」,而家庭住戶則為1,270,289個(見表1),即使考慮梁振英回應的第1)點,先減去非住宅單位,住宅單位數目與住戶數目相差仍有204,107個,若以此計算為空置單位,私樓空置率則為13.9%。然後梁振英第2點回應指出住戶數目可能被低估,統計處回覆指出,「居港人口」包括「常住人口」及「流動人口」,主要根據點算時刻前的6個月內在港逗留時間區分,前者最少3個月,後者為1至3個月,在2011年,「流動人口」的家庭住戶為20,627個,若將這些流動人口(假設全部住在私人住宅)亦加入計算,住宅單位數目與住戶數目仍相差183,480個,即私樓空置率為12.5%(見表1),這或許沒有包括在港逗留少於1個月的流動人口,但若然半年間只逗留單位少於1個月,其居住單位又應否視作空置呢?

表1︰2011年按屋宇單位類型劃分的家庭住戶數目及居住屋宇單位總存量
 photo 031702_zps2a303794.jpg

關於第3點,梁振英指部份住戶擁有第二居所,但沒有提供具體數字,筆者就「1戶住N個單位」問題向統計處查詢,但回覆指沒有資料,反之,卻提供了「N戶住1個單位」的數據,2011年,單位內有2至4戶家庭的單位有4720個,5戶及以上則有345個(見表2),若將此「N戶住1個單位」的因素考慮,私樓空置率將會進一步提高。梁振英若未能提出第二居所的具體數據,則無力回應空置問題,而且,不是經常居住的第二(或更多)居所又應否視為空置或閒置呢?

表2︰2011按屋宇單位內的家庭住戶數目劃分的有人居住的屋宇單位數目
 photo 031703_zps1cfa6e4a.jpg

估價處空置調查值得商榷

另一方面,差餉物業估價署的私人住宅空置統計又是否可靠呢?估價署指出,空置調查主要就落成兩年或以下的物業作全面調查及就其餘物業作3%抽樣調查, 調查方法包括調查員現場視察,調查員「憑經驗或根據一些空置物業的特徵以判單位是否空置」,例如晚上有否燈光、單位大門或鐵閘是滿佈灰塵或蜘蛛網、單位門外是否有屬於單位用戶的物件等,調查方法是科學還是兒嬉,不予置評。不過,2012年,估價署的空置物業調查合約金額只有67.5萬元,以此調查規模評估全港住宅空置單位,其可靠性實在值得質疑。

此外,即使參考估價處的資料,大面積單位的空置率仍然偏高,2012年,C類單位(70至99.9平方米)空置率為6.1%;D類單位(100至159.9平方米)為9.3%;E類單位(160平方米或以上)為14.1%,創十多年來新高。筆者粗略計算,C至E類空置單位總樓面面積(空置量X單位實用面積)高達約2千萬平方米,比市建局過去十年開發項目多出近20倍,或等於約50萬間400平方呎單位的樓面面積(表3),若能騰出如此空間,定能紓緩現時房屋問題。

表3︰2012年私人住宅總存量、空置量、空置比率及空置總樓面面積
 photo 031704_zps2548c913.jpg

(資料來源︰差餉物業估價署)

以累進房產稅增加房屋供應

《長遠房屋策略》多番強調增加房屋供應,無可否認,公營房屋嚴重短缺,現在提出的公屋建屋量仍然不足,然而,政府是否仍有必要繼續撥地興建大型私人住宅呢?除了覓地建屋,政府亦應該從處理非自住及空置住宅單位入手,例如設立累進房產稅,因應物業估價高低、自住與否等因素徵收稅項,住宅單位主要分三種情況,自住、放租及空置,業主只能申報一個常住單位,空置單位則會被徵收額外稅項,以減少「1戶住N個單位」的情況及「有人使用而沒有人居住的住宅單位」的數目,公司物業亦可參考同類做法。增加成本以減少空置率,能短期內增加住宅房屋供應。

梁振英回應住宅空置單位的聲明欠缺理據,張炳良至今仍未提供具體數據釋疑,若然香港仍有大量空置或閒置單位未有充分使用,政府及市建局又是否需要如此迫切向新界東北及市區舊樓開刀,破壞環境、家園及社區關係呢?

作者為影子長策會成員

(影子長策會FACEBOOK專頁)

妞快報:哈利王子女友被凱特王妃討厭的原因竟然是……?

就在國外小報盛傳凱特王妃又懷第二胎的這個當頭,威廉王子的弟弟─哈利王子和女友的婚事也被吵得沸沸湯湯,一下說要結婚了,一下又說連求婚都還沒一撇,先別說到底Cressida Bonas會不會成為皇室一員,聽說凱特和Cressida已經出現裂痕?
source: Why Kate Middleton’s Not Totally In Love With Cressida Bonas – socialitelife.com
 
 

source: Brother o…

人不可以貌「相」

  「中伏!」這是我約她出來見面的第一個感覺,之後,傷心、可惜、後悔、憤怒、苦笑……百感交雜。然後心裏暗嘆一句:人不可以貌「相」……
  若干年前,我也像很多人一樣,沉迷網上交友作精神寄託,因為識人方便,又可無所不談,更可能覓得真愛。扯,算吧啦!說穿了,咪又係男的靠網交「搵食」,女的用來「收兵」。
  在整個交友過程中,未跟新鮮感衝擊着情感的禁區,以對方唯一的資訊──相片,作無限的幻想跟感情投放,然而最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了,當約出來見面的時候,真正是「醜婦終須見家翁」。不是對女性不敬,然而有些少女以這輩子只有她自己才找到的角度去作為她的Profile Pic,騙取,不,是博取群臣們的愛戴,很難與真相沒出入的。
  最近,就有一位「自拍高手」掀起了一場網絡風暴,她正是以神秘角度來拍出「詭異」的相片,可惜現實上這角度有違物理定律,所以她被網民指摘是騙徒及「貨不對辦」。但她苦稱只想「畀最好一面人哋睇」,對,我非常認同她,一來以外貌來評論人是十分膚淺的事;二來,「你望唔透係你道行未夠啫」,但我認為她可以大方公開自拍秘訣,教導一眾港女們博Like;又或者學習台灣綜藝節目大玩「猜猜我是誰」,既可娛人娛己,又可以淡化那種對愛情渴求的尷尬。
  而我就網交行為訪問了身邊的女性朋友,她們你一言我一語:「玩呢啲係因為缺乏朋友、缺少戀愛,仲有係不甘寂寞……」、「咁就即係痕啦!」、「痕,有啲人就搵人搲,有啲人就自己搲……」、「咁你點呢?」、「我就會忍囉,係唔係都搲好易R損丫嘛!」、「哈哈哈……」

轉載自《新報》

妞快報:唇唇欲動?!麥莉大秀唇內刺青!

21歲的麥莉身上已經有超過20個刺青,算起來從出生至今每年都刺一個,看來她的生活體驗真的頗為精彩豐富,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想要深刻紀念的烙印呢?而她也曾在受訪時表示自己不會刺下沒有意義的刺青,只是不知道她這次在嘴唇內的刺青又代表著什麼呢?
 

好痛!明明不是自己身上的刺青,但光看就感覺好痛啊!
麥莉在自己的instagram中po了兩張在嘴唇內刺青的照片,以往只刺在胸側、手臂、耳後這些其實還挺性感的地帶,看來她這次沒哏了?!
 

麥莉的新刺青選在嘴唇內側,並且同樣請…

從印尼民丹島看南沙「香港園」

(原載於: http://honspace.wordpress.com

印尼民丹島

 

香港的現屆政府民望一直處於低位,政府施政可謂「舉步為艱」,也有「做乜都死」的感覺。不過政府對於如何將香港的土地騰空以發展房屋或更具意義的產業,往往比一般市民走得更前、眼光甚至放得遠離香港境。今天見報的南沙「香港園」引起「出賣港人」的迴響,但這種由政府推動「本地資金投資境外土地」的個案也不獨是這城獨創,因為遠在赤道旁的新加坡和印尼就有實例。

今日(2014 年 3 月 17 日)香港蘋果日報頭版有一篇來自政府機密文件的消息,說香港政府正研究於南沙發展「香港園」:

 

 

這份機密文件的確給予人「城邦論」前奏的感覺,城邦論學者陳雲亦有如此見解:

陳雲:這是我在《香港城邦論II》第五章建議的「香港大城邦」計劃的先聲。南沙香港園區將租借予香港,超越2047,該地採取香港法律及稅制,並可充當境外的香港購物城區。當然,南沙是一塊封閉式管理的飛地(有鐵絲網邊界,好似澳門的橫琴區),較為容易做試點,我在《香港大城邦II》建議的管轄地——香港的二線/二環帶,是連接香港的深圳、東莞及惠州。

 

先不討論文件的曝光到底會促進計劃的實行,還是如政府的許多計劃般不了了之,香港與珠三角地區需加強融合,不只是大陸中央政府的決策和願景(日後將另文講述「環珠江口宜居灣區」的事宜),也是即將發生的事實(陸路、鐵路的基建網將隨港珠澳大橋和廣深港高鐵而建成)。然而報道中的南沙「香港園」計劃,其實說不上是像一國兩制般世界首創,只是在香港的政治氣氛,加上傳媒在社會議題上的強大導向力,自然很難不使大眾將這個由政府主導(甚至打算一擲千金做先行者)的項目與「變賣港人」掛勾。

這篇文其實是旅程遊記,記述小弟一年多前(2012年9月)經新加坡到印尼島嶼民丹島(Bintan Island)的見聞,從而說說這種「本地資金投資境外土地」並不罕見,只是形式略有不同而已。

 

先說一下民丹島的背景資料。早於 1990 年,新加坡與印尼就簽訂了合作協議,將民丹島的一部分劃為特別行政區,命名為 “Bintan Resorts" (在網上找不到官方華文譯名,故本文以「民丹渡假區」代稱),以租約形式給新加坡管理。新加坡財團在島上投資,發展以新加坡本地人及旅客為對象的旅遊渡假設施及工業,以彌補新加坡因資源的不足和土地的高成本而不能發展的產業(協議中除了民丹島,還有比較多人知道的巴淡島 Batam Island,也是很多新加坡人的周末去處)。

小弟一年多前因為在旅遊書上看到民丹島的介紹,便好奇地在網上訂了島上的渡假村和來回船票,經新加坡的丹那美拉渡輪碼頭(Tanah Merah Ferry Terminal)乘 45 分鐘渡輪到民丹島(上岸後需過印尼境,不過由於香港特區護照在印尼也是免簽証待遇,一班船的人也不多,過關手續很快便完成)。

 

印尼民丹島

一望無際的「沒人氣」沙灘

 

當時我對民丹島的印象一般,因為民丹島渡假區雖有怡人的沙灘、一望無際的海岸線、還有臨海的渡假小屋群,但區內週邊設施很少,只有一個很小型的市集,每日有定點開出的接駁車(其實是島民的私家車),供幾個渡假村的住客購買小食和吃飯。渡假區雖然是印尼的境內,但店舖結算都是用新加坡幣,因此遊客不需要特地兌換印尼盾。

 

印尼民丹島

渡假區內唯一的市集 Pasar Oleh-Oleh

 

由於我對水上活動興趣不大,在島上的渡假屋住了一晚,便在早上搭渡假村的接駁巴士到市集閒逛。在那裡我認識了一位德國人,為了準備與未婚妻的渡假而來到民丹島「視察環境」。閒談間我們都覺得這個民丹渡假區很悶,也感受不到多少印尼的氣息(事後證實了這一點),便決定找一位在休息的司機載我們到渡假區的其他地方看看。幾經討價還價,我們終於與司機「傾掂數」,用一個尚算合理的價錢載我們走一趟渡假區。

結果我們發現,原來區內除了擁有 5 個份屬不同老闆的渡假村和一些高球設施,還有一大片未發展的天然樹林,便什麼也沒有。既然區內的一切都需要額外收費,我們只好打道回府,早點回新加坡。在碼頭,我看見負責接待遊客的渡假村經理正閒著,便找他閒談一會。他提到民丹渡假區其實是一個特別的區域,有自己的邊界,島上其他區域的居民需要拿特別的通行證(類似香港的「禁區紙」)才能進來打工做生意(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市集內一點也不熱鬧,也沒多少印尼的氣息)。渡假村裡的物產絕大部分是從新加坡經水路運來,因此購物以至飲食的成本也不低。

碼頭外有塊牌寫著民丹渡假區的發展,內容提到民丹渡假區將會有自己的機場,以及新的渡假村落成,服務區內的東盟(ASEAN)各國。我想這個渡假區對於在新加坡以至附近區域工作的外國人,特別是一家大小或情侶們,是有一定的吸引力,但對我這個主張低成本旅遊、將重點放在感受地方文化的遊客,這渡假區就不是我杯茶了。

 

說到這裡,我希望大家不要對南沙「香港園」的性質投以過分奇異的目光,然而園內的各項土地利用,如建設大型屋村,到底是為了將香港人「北移」,還是純粹因為園內會有工業發展,而要照顧區內工作的港人,才是我們要關注的地方。

 

這家公司適合我嗎?五個設計師必問的關鍵題

這家公司適合我嗎?五個設計師必問的關鍵題

bridge

本文編譯自 The Next Web 〈5 Questions Designers Should Ask Themselves Before Joining Any Startup〉。作者 Enrique Allen 為 Designer Fund 共同創辦人, Designer Fund 旨在幫助設計師在企業創造出有意義的影響,提供天使投資、設計師培育計畫等等。他同時也在史丹佛大學任教。本文為第一人稱撰寫。

在設計師培育計畫「Bridge」決定與 Airbnb、Dropbox、Pinterest、 Square、Khan Academy 與 Coursera 等新創公司合作之時,我們會先詢問這些新創公司這五個問題,計劃加入新創公司的設計師可以在面談中發問這幾個問題,當作篩選公司的依據。

一、你們相信原先設定的願景嗎?

當您接觸到新創公司創辦人和團隊時,最先要問的就是請他們闡述公司的願景,以及使他們每天早晨起床的動力是什麼。您可以評估:他們是否真正相信公司的願景,而這些願景能不能夠打動您。

以 Airbnb 為例,他們的願景是「讓人們感覺像是回到家一般,不論是在世界何處。」如果你是一個相信深入當地環境才能真正體會外國文化的人,那麼你的願景就與他們一致。

arbndAirbnb 全球成長量。來源:Airbnb 年度成長報告

二、團隊還有哪些人?

理想的團隊是由來自不同領域的人才組合而成,也因此您的同事在某些方面都有過人之處,您將會深受他們影響並從中學習。就像優秀的工程師能夠吸引其他工程師一般,優秀的設計師對其他設計師也是一項極大的誘因。在與新創公司團隊洽談時,您是否深受他們啟發?是否對未來能從他們身上吸取經驗、學習到很多東西充滿信心?

有一個核心問題是您一定要問的:這間公司是否有設計團隊?假設這間公司擁有大量的工程師,但只有一位設計師或沒有任何設計師的話,您就有可能擔任團隊的管理者或者要創造一個設計團隊……前提是您有規劃要擔任這樣的角色。

如果不是的話,您還是需要找出您夢想中的設計師團隊, Bridge 的設計師 Andrew Chin 指出:許多在 Dropbox 的設計師擁有「推出前所未有成功產品── Facebook、Spotify、Rdio、Instagram 等等的輝煌經歷。」而與這些優秀的人一同工作,能幫助您的工作更上一層樓。

三、您是否會擔任決策的夥伴?

如果您想要對產品的所有細節發揮效用,甚至對公司的設計有影響力,願意承擔風險來換取創新的果效;就要注意某些大公司擁有多層次的官僚體系或者是某些建立完善的公司,通常不適合您,因為他們通常害怕失去既有利益,只願意作漸進式的變革。

深度挖掘這家公司的決策是如何制定的?是否一切決策都由創辦人或工程師經手,而設計師只有「美化」他們已經決定好事情的份?

如果是這樣,這便不是任何設計師理想中的公司,一個共同合作的工作環境是必要的。 Pinterest 的設計師與共同創辦人 Evan Sharp 表示:

我們不會用一個人的技能組合來劃分彼此,例如把設計、工程和品牌經營完全切分。我們很清楚只有將權力下放給各個優秀的人,讓他們皆能把工作做到最好,並給予空間設計所有所需的工作過程,公司才會成功。因此,在 Pinterest 我們總是『共同編織』、相互合作,以便將最好的結果提供給使用者。

四、是否有重視設計的公司文化?

公司的組織方式也需要特別注意。設計師是否有強而有力的發言權,能夠影響決策;抑或是設計師的地位總是附屬在某些副董事長呢?公司是否有提供充分經費打造優秀的設計團隊,並慷慨投資創意的產出(從一面白板到能夠大圖輸出的印表機皆是投資)?

同時您也要考慮辦公室的環境空間是如何設計的。這家公司是否有提供促進跨領域合作的空間?當您與公司員工聊天時,他們是否清楚瞭解本身工作的意義?他們的實際作為是否反映公司的核心價值?

我還記得走進 Square 的創意空間,內部瀰漫著創意能量──而這創意能量不限於產品設計師,Square 公司裡面還有攝影師、影音創作者、甚至說故事的人──這些通常不會在新創公司裡面見到的角色。這些小細節堆疊出重視設計的公司文化。

五、您與公司能夠創造出多少價值?

如果您加入一家新創公司,確保您知道您的工作內容,以及這份工作能帶來多少價值。

詢問清楚您是要解決一項歷史悠久的問題呢?或是您要來解決一項沒有人解決的產品特色嗎?公司是否真正有設計需求,若答案是肯定的,就意味著您完成任務就等同是幫工司除去一項障礙。

考慮公司是處於有趣的成長階段,是否在服務剛起飛或產品發展的早期──這些都是設計可以真正發揮影響力的階段。

在理想的情況,您將會擁有影響數以百萬計人們的潛力,或者是長期創造出數十億美元的價值。您同樣也要確保公司發展良好,而您也會擁有高比例的持股。公司未來的前景是否看好?

Khan Academy 的首席設計師 Jason Rosoff 指出:

處理一項擁有數以百萬計使用者的產品是很棒的事情,然而一個影響數以百萬計人們著手改善生活以及週遭環境的角色,對世界產生更大的影響。

我希望以上所列的問題,可以幫助任何一位想要加入新創公司的設計師。

延伸閱讀:

1. 前 Facebook 首席設計師給的五個面試建議
2. 誰逼走了優秀設計師

 

國旗於我,校旗於我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iz4aks)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iz4aks)

 

曾幾何時,單單一面旗就劃分了人的個性﹐釐定了我們的生存意義。滿清八支旗,以紅白藍黃將壯士們收歸麾下,軍法井然有序。愛新覺羅們依仗這支八旗軍,逐鹿於中原,踏平了河山,然後迫肝膽欲裂的漢人像他們一樣剃髮留頭,以異族身份統治了中華版圖數百年之久。

旗幟雖然令我們的身分得以彰顯,但它不同護照,也不同身分證,更不同出生證明書:旗的構造簡單之至。要造一面旗,草草的就染上一兩種顏色,生動一點的就畫上一片楓葉五顆星星作點綴,更複雜的就將間紋與顏色混和得像抽象燦爛的現代藝術。但旗幟的設計再巧奪天工,亦走不出長方形平面的四個角落,也容不下雷射和防盜標籤的記認。正正因為如此,要把一面旗複製千萬遍,也都會是同一個樣子,沒有山寨和正牌之分,亦不會蒙上偽造A貨的污名。

可這些設計簡單無比的旗,卻蘊藏著多少引人入勝的故事,依附了多少段曲折離奇的歷史。德國納粹黨旗上的四角圖案,是粉碎希望與自由的四把鐮刀。這面旗在柏林的總統府多掛一天,在集中營的猶太人屍體也就積多了一堆。另一邊廂,美國的國旗,卻代表了民主與團結。五十顆小星星,代表了她五十個曾是英國領土的州分。在象徵勇氣的紅色間紋裡,我彷佛看到她在脫離英國統治時的無畏抗爭,聽到美國憲法中大義凜然的開首在耳邊迴響:「We,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字裡行間寄載著五十個州的人對未來共同的盼望,以及和他們對民主的呼喚。

 

也許,我們屬於哪一面旗,多數也是不由自主的事:那是命運給我們安排的印記。誕生於哪一個地方,這個國家的旗就永不磨滅地刻在我們的骨子裡。自豪也好,無奈也好,苦笑也好,世界上裡有十三億人口,都會選擇那五星紅旗作為識別的標誌。至於情感呢?不,我們各適其適地表述,把對旗幟背後所象徵事物的記憶和印象,轉化成對那面旗的愛或恨,僅此而已。對一面旗投放怎樣的情感,我們由心而發,自由抉擇,他人無從指點批評。某一本受人矚目的教育指引,說我們作為中國人應在國旗徐徐升起時感動落淚。我想,一個在甘肅苦耕的農民對著五星旗,可以因中國的革命事業激動而流淚,也可以聯想到村裡的貪官飽刮民膏悲憤而流淚。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對著五星旗,可以因盼望兩岸和平統一而流淚,也可以省覺大陸民權未興而懼然流淚。一位跳水選手在奧運頒奬台上對著五星旗,可以因報答祖國而光榮流淚,也可以因終於脫離體育局的高壓訓練而感觸流淚。我愛我祖國的國旗嗎? 我不完全是愛,也不完全是不愛。因為看著它時,我的情緒集齊了以上悲憤和盼望,滲和了自豪與感觸。各種情感紛至沓來,叫我心裡五味雜陳,難以決定這叫不叫愛。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一面旗,所有人都只會愛不會恨,那應該就是記憶中每早在操場裡飄揚的校旗。只愛不恨的原因無他,在於那段回憶沒有民族情仇的灰暗,也沒有政治較量的泥沼。也許我們曾深深討厭那個對髮型指指點點的訓導主任,也曾對永無寧日的測驗考試恨之入骨。但這些瑣碎的小事,早已酵釀成一壇壇美酒,儲存在腦海中的酒窖裡,日月流逝之下更顯香醇。酲上寫著寥寥幾個字,是你當時只明白了一半的校訓,不管是福音裡的「道成肉身」,或者是論語裡的「克己復禮」,還是拉丁語裡的「Labore et Virtute」。那面不論晴陰,仍在風中徐徐升起的校旗,見證了你的少年青澀﹐見證了你和一生知己的邂逅,見證了你在球場上爭分奪秒的熱血。眾多旗幟之中,只有校旗永遠是純樸的,也只有校旗永遠是可愛的,有如淤泥中仍然中通外直,香遠益清的蓮花。

 

如果培養對一面旗的忠誠是一種洗腦的話,我心甘情願被這一朵蓮花的清香攻佔我的思緒,在我的心靈裡綻放開來。把母校校訓牢牢記住,比任何民族情感,更會令我的人生富有意義。

 

你願意被老闆、情人透過手機監控嗎?

你願意被老闆、情人透過手機監控嗎?

mspy近來美國國家安全局 NSA 的一連串被爆料秘密監控網路的做為,引起各界對通訊隱私的討論,非經同意的監控自然侵犯隱私,但用來進行未成年子女的行為到底合不合理,可能就屬於一種灰色地帶了,但用來進行學術研究就又充滿光明,手機監控真的如 mSpy 創辦者 Andrei Shimanovich 所說,監控軟體如同槍枝無關善惡,端視使用者如何用它?
近來富比士 Forbes 專訪了 mSpy 這個手機跨平台監控軟體的創辦人 Andrei Shimanovich,由於 mSpy 可直接安裝在各式市售的智慧型手機上,從 Android、iOS、Blackberry 到 Symbian 無一均可倖免,mSpy …

蓋茲:矽谷 2/3 新創公司會破產,氣候變遷一大挑戰

蓋茲:矽谷 2/3 新創公司會破產,氣候變遷一大挑戰

Bill-Gates-TED-Jurvetson-Flickr全球首富比爾蓋茲 (Bill Gates) 在接受滾石雜誌(註:2014年3月27日出刊)專訪時指出,美國矽谷新創公司有半數是蠢蛋。他說,加州的創新能量已經達到頂點,預估有三分之二的新創公司將會以破產收場,但有將近一打的點子將發揮相當大的影響力。個人資產超過 760 億美元的蓋茲說,微軟 (Microsoft Corp.) 願意收購像 WhatsApp 這樣擁有許多用戶資料的公司、但不會出比臉書 (Facebook, Inc.) 更高的併購價碼。蓋茲跟全球富豪排行榜排名第 21 名的臉書執行長祖克柏 (Mark Zuckerberg) 都是哈佛大學退學生。

蓋茲指出,全球有越來越多的中產階級…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