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線佬談信仰》

《痴線佬談信仰》

DAY 62
剛剛辭去了農場的工作,打算休息數天卻接到了出版社的加稿要求。護士工作本質上已離我遠去,再次拾回那一分情緒和鬱悶對我來說還是要花一點力之氣,說實的,我已經不太記得。不同時期的我,跳躍變遷太快,每天我也在適應當天的自己。最近很久沒有讀書,人就會有一種惰性,腦子謝絕了思考一陣子後,很容易就會變得生鏽不能運作。

今天想說一些一直在我腦裡很糾結的事,說出來也蠻費神的,不過作為逃避出稿的要求還是是可以一試。這兩天讀到了一個很動人的故事,想要分享一下。

這兩天躲了在Mareeba的教堂裡完成了新約聖經裡的四福音書,到現在為此,每個月讀的書量很多,但是我是從來沒有由頭到尾去看一次聖經,在這段特殊的空間和時間裡,我想在離開之前可以完整讀一次。結果一進了去,精神就投了進去,不能自拔。

聖經裡的故事耳熟能詳,還有甚麼好看?原來不是的。在看之前,先要放下自己的執見,在途中才會發現更多的問題和道理。來先假設他是唯一的神,來先假設我看的這本是來自神的話語,來先假設先知和述事者能一定程度傳遞神的說話,來先假設這是歷史比較可信的事實。基於一大堆的假設下,來猜想他的動機和可能,看的時侯,我不停在四福音書中尋找我想要的答案,一個人活像個神經病似的,坐在教堂裡,拿著兩本聖經在來番來番去,看完中文再看英文,然後再找另一本聖經再看耶穌對門徒所說的同一句說話。先不要管假設成不成立,很多問題我還是找不到答案,留下的問題成為了一個懸念很想去查找更多。

舉一個例子,沒有甚麼時間,只舉有一個。

這是耶穌跟著他自己已知的劇本,被送往各各地(Golgotha)釘十字架時最後的說話。

And about the ninth hour Jesus cried out with a loud voice, saying, ‘’Eli Eli, Lama sabachthani?’’ That is, ‘’My God, My God, Why have you forsaken me?’’ Mattew 27-46

看到這裡我呆了,Forsaken(離棄)? 這不是一直都跟據你的預想去走嗎?這不是耶穌告誡他的門徒所引用的’’little faith’’嗎? 為什麼最後的喊叫充滿了遲疑和不確定,是傳譯的問題還是甚麼? 查找了另外的福音書:

And about the ninth hour Jesus cried out with a loud voice, saying, ‘’Eli Eli, Lama sabachthani?’’ which is translated, ‘’My God, My God, Why have you forsaken me?’’ Mark 15-34

And Jesus cried out with a loud voice, and breathed his last. Mark 15-37

And when Jesus had cried out with a loud voice, He said ’’Father, into your hands I commit My spirit’’ Having said this, He breathed his last. Luke 23-46

So when Jesus had received the sour wine, He said, ‘’ It is finished!’’ And bowing his head, He gave up His spirit. John 19-30

看畢了以後還是大惑不解,在看的過程中大惑不解的問題很多。我不太需要別人來解答我的問題,從聖經裡出現的問題,就應該從聖經裡查找答案。沒有人能夠有資格跟我翻譯神的話語,不完全的答案,不完全的人,教會裡的人比目皆是,那有人有甚麼能耐能夠成為神的代言人? 從群體意志裡面,又有多少錯誤闡述神的話語與教義,又有多少人的自由意志被埋沒在內。個人覺得是,愈是擁有堅定意志的人,就愈是自我意識薄弱。當你認為你在對的路途上的時,才知道這一切原是錯誤的開始。

事-實-上-根-本-咱-們-也-是-甚-麼-都-不-知-道!

要保持一直的抽離和謙遜地看這本書其實不太容易,中學時期,我也上過一陣子教會,不是和人吵架就是在睡覺。教徒們對於這樣叛逆普遍有著兩種表現型,一是耐心循循善誘,二時沒有空理會你。第二種人會輕描淡寫地輕輕和你說「你看得見風嗎?要是你不願意打開窗戶,那會感受到風的流動。」這是一句完全沒有關系且完全沒有空間反駁的說話呢!

在我而言,我信有造物者,那是甚麼?我不知道;我信世界有種真理/真相,真理/真相是種東西,經過努力,人能愈來愈接近真理/真相的本體,但永遠不能夠到達;我信物競天擇而不信那狗屁不通的進化論;我信一切自有主宰;我信人有靈魂。對於任何一個教徒來說,我予意無限的尊重,但沒有一個人可以凌駕任何一個人,人可以被消滅,但人的不可以教人應該相信些甚麼,當你拿著你的教義想要在精神層面去凌駕另外一個人的時候,我想說,這是一種暴力。

信仰/婚姻/家庭等等,對於我來說,性質上沒有甚麼差別。對喔!在我而言,婚姻也是一種崇教。這都是生活的一種安慰與庇護,但我不會因為需要而接受,也不會因為需要而相信。沒有人能告訴我該相信的是甚麼。要是有天我成為教徒還是真的結婚了生了小孩,要不是我有更強大的心智去說服現在的我,不然,我會一直鄙視自己直到永遠。

不知道想要說的甚麼,腦裡充斥著的東西很多,要寫出來可以花我三日三夜。想到的還有電影《耶穌受難記》、《Man from the earth》、書- 尼采《上帝已死》/《我的妹妹與我》、E.H.Carr《What is history》、John Milton 《Paradise Lost》等等。有空可以自己讀。

離開教會之前,神父拍了一拍我的肩,有了一段小對話。

我’’ sorry I really should ask for your permission before sit here, I just wanna find a place to read the bible’’

他 ‘’no no no, you will be fine. Babababa…. Are you a Christian ?

我’’ No…I am not a Christian/catholic sth like that , I am here just for the bible. And…. Also …I don’t want to be’’

他大聲笑了數聲,我也莞爾報以一笑後也離開了教堂。

離開時我口中笑著碎碎諗:
’’ And why do you look at the speck in your brother eye, but do not consider the plank in your own eye’’ Matthew 7-4 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的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 」馬太福音第七章第四節

或許你我彼此彼此吧!哈哈!

然後腦裡又浮起另外一句「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已而為知者,殆而已矣。」最後,

還是去麥當勞買雪糕食比較實在。

免再猜測她/他的心–雞皮疙瘩感應器

「我問她會不會冷,她笑著對我說不會,我哪知道她會冷啊,我就繼續穿著我的外套看電影啦,結果晚上睡前她就說我超不貼心,她冷得要死也不借她外套,氣得要跟我分手。」,苦主哀怨的說…..。不用猜了,現在韓國科學技術院(KAIST) Young-Ho Cho 教授,研發出可以偵測情緒和身邊環境變化的感應貼片,只要將感應貼片貼在身上,就可以知道受測者現在是否正冷得發抖。

wearable senor

這個小小的方形貼片感應器,長寬不到兩公分,是用可導電的聚合物材料內嵌螺旋狀的電容器所組成。只要將感應貼片貼在身上,就可以偵測到強烈情緒的變化。

這麼神奇的貼片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當我們有強烈情緒反應或氣溫突然驟降時,皮膚上會冒出一顆一顆的雞皮疙瘩,而雞皮疙瘩會改變貼片的形狀,貼片內的電容因而下降。藉由這些電子訊號的變化,就可以測量雞皮疙瘩的高度和持續的時間。研究成果發表在美國物理協會(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出版的《Applied Physics Letters》期刊上。但是,這麼方便的雞皮疙瘩感應器卻有令人扼腕的缺點,就是傳輸電子訊號的裝置還沒跟著貼片一起縮小,所以想要不知不覺瞭解另一半起雞皮疙瘩狀況,還要再等等囉。

除了雞皮疙瘩以外,許多情緒狀態也會在皮膚上表現出來,像是恐懼或焦慮時冒的冷汗,改變了皮膚的電阻值,現在都有裝置可以偵測得到這種微小的變化。研究人員也認為未來可以整合可攜式裝置,即時偵測使用者的情緒,或許能應用在廣告業或是個人音樂站上。

如同研究者Young-Ho Cho表示,「未來,人類的情緒就像是體溫或血壓一樣,會被當作一種生物統計上的資訊,。」

資料來源 : Wearable Goose Bump Sensor May Detect Some Emotions. LiveScience [June 24, 2014]

Rubberband 2014 [email protected]:扎根本土 我們理直氣壯

生於斯,長於斯。坦白一句「愛香港 」卻被褻瀆得誰也怕宣之於口。逼得真正痛愛著這地方的人,寧付諸行動,證行勝於言,以抗衡捩橫折曲的所謂愛港。本地樂隊Rubberband從不吝嗇表達對此城此地人的情誼,小至日常的一早地下鐵,撼動人心的發現號,憑歌寄情的阿波羅,奈不何沉睡的大眾寫下的睜開眼,轉眼記下香港多個春秋。

生於憂患,沒有令我們俯首稱臣,反勇於肩負被時代選中的責任。演唱會以無伴奏的<坦白>開場,再度呼應坦白面對自己,坦白面對世界的F大碟主題。純粹的坦白,是源於純粹的愛。對大同世界的嚮往,先必理順自己,才能張開雙擘,抱擁世界。<HELLO?>與皆由主唱以外的阿正,泥鯭,阿偉齊開口續唱,彷彿宣告坦白的下一步就是衝開框架,在職責以外付出更多,成就一個更好的自己來面向現實。坦白是深刻得令人痛心切骨,有時活得坦蕩蕩的人,反是個寂寞島嶼,難覓知音。即使如此,對自己誠實仍是個是棄暗投明的唯一選擇。就如良心與涼薄定有分界。

 

香港作為個國際城市,自然放眼世界,關切地球村的每一隅。不論是台灣的太陽花學運,還是遠至東歐的烏克蘭示威行動,香港人都表現熱熾支持,因大規模推動改革的行動,是長久以來都引頸以待。如今在此城實現,卻日以繼夜在怒忿與絕望中徘徊,痛不欲生。未能如以往輕鬆的瞬間看地球。唯逃開建制,緊守赤子之心,展翅翱翔。「香港人,前面尚有一萬里 !」在甘地 、馬丁路德金 、昂山素姬等的民主義士引領下,熱血沸騰的發現號,撞碎絕望不安,掀動快要沉沒的希冀。

想必是次演唱會是為了鼓動人心,歌單一脈相承,全是節奏輕快的曲目。保留嬉笑怒罵的<放>、<田鼠論壇>、<語言藝術> , 「越似放屁好想一次小距離 」任憑觀眾發揮,以幽默抗爭,扭轉戾氣。

 

RUBBERBAND PHOTO BY Freddy Fong

PHOTO CREDIT: Freddy [email protected]

 

Rubberband的本土是貼地得難以讓外地人明白。<豬籠墟事變>寫的是地產霸權,<一早地下鐵> 、<EASY>記下的是城市生活面貌,沒有切身感受,不能將之體會。由此處扎根,長出的松柏 ,沒法高聳入雲,卻能為城民護蔭。<你和我>雖為情歌,但頗有同舟共濟的奧妙。MV中,一對夫妻遊走大街小巷,在香港各地起舞,攝盡城市風光,似有向<狂舞派>致敬之意。為了香港我們可以去得幾盡?面對胡椒噴霧、催淚彈、黑社會,仍寸步不讓,大概已不言而喻。「拋開拋開幾千噸擔憂不理 」,一炮黃色紙屑從天而降,觀眾紛紛以舉傘回應,放肆舞動。場內保安甚有敵意般觀望,亦有人出言阻止,仍無損觀眾之雅興,堅定表達立場。黃色紙屑與燈光,台下的遍地開遮,是樂迷跟樂隊的共鳴點,亦是難能可貴的默契。若不是以同一顆心相聚,此情此景,實不可能出現。

到處也是睡醒了的人 ,以睜開眼再度明志,場內的燈一一熄滅,樂迷也應六號所喻,關掉螢光棒,感受這刻的黑暗。樂曲奏起,心中無盡激蕩,想起那時反國教初次聽的<睜開眼>,晃眼已兩年,我們還在路上,沒有後退之路。回頭看,是一把在黑暗下亮起的黃傘,觸目皆是感動。傘下的燈光再次被燃起,人們不畏黑暗,更在黑暗中表現出鏗鏘。醒著是苦不堪言的事,為了理想,學生忙了學業,上班族記掛街頭,大家都分身不暇應付了整整一個多月,但黑暗只見更黑暗。「就覺醒 面向這 現實世界 無懼 睜開眼 」,一道強光刺眼,曙光乍現,漆黑盡處,原是光明。

扎根本土的我們,為感激土壤養育之恩,正翻土除蟲。溢於言表之愛,我們理直氣壯,亦責無旁貸。

 

法國老闆也「罷工」遊行?

巴黎 - 繼鐵路員工、機師、農民之後,法國老闆的「工會」日前宣佈,在12月1日期的一週內,「罷工」,上街示威。

 

1af1bf9bcea240dc9455244d573af

 

有關「工會」表示,將主要通過示威集會,和經驗分享表達對政府左傾政策的不滿。而醫生公會表示12月也將會示威,相信法國政府將面對充滿民怨的街頭。

 

法國 BFMTV

 

山本戴高樂

山本五十六

 

 

歷史很狡猾,相同的橋段總是出現。《山本五十六》一片,很多人有各種層次的解讀,但看的軍事史多,看到了一個總是出現的阿寶:老一輩的迷思。

 

《山本五十六》當中,首先航空兵資源不足,訓練時數不足,就要被徵召參戰,開展前海軍省安個「戰艦派」的南雲忠一下來,拿著他的王牌第一航空隊。

戲中敘述,真珠灣攻擊之時,本可乘勝攻擊,但南雲忠一卻因為要「保住戰艦」,回航。而山本本來在海軍省次長,就反對建造大和號及武藏號等超級戰艦的計劃,認為這是浪費資源。

 

但這些軍艦迷思,不是日本海軍有,希特拉也是「俾斯麥」迷思,怎麼樣都要造個大型水面艦隊。但他的「俾斯麥號」成了皇家海軍的目標,還分薄了潛艇的建造,最後海軍司令鄧尼茨的狼群戰術無法奏效,「餓」不死英國,也就諾曼第登陸來了。

 

Bundesarchiv Bild 193-04-1-26, Schlachtschiff Bismarck.jpg
Bundesarchiv Bild 193-04-1-26, Schlachtschiff Bismarck" by Unknown
This image was provided to Wikimedia Commons by the German Federal Archive (Deutsches Bundesarchiv) as part of a cooperation project. The German Federal Archive guarantees an authentic representation only using the originals (negative and/or positive), resp. the digitalization of the originals as provided by the Digital Image Archive.. Licensed under CC-BY-SA-3.0-de via Wikimedia Commons.

 

 

這種阿寶,綜觀在二次世界大戰各方都有,更荒謬都有。法國二戰前有本書《未來的軍隊》,講述制空權,還有更重要的坦克戰術,但法國境內只賣了700本,但德國譯本卻買了7000本,甚至希特拉手上也有本。

作者是誰?戴高樂!法軍沒有理會策略,卻被德國人參考了戴高樂的意念,「閃電戰」6星期就打低法國。

 

 

armee_metier

 

所以先知很痛苦,沒有人要比山本和戴高樂痛苦:山本還是個主和派,海軍省次長任上反對三國同盟,反對對美開戰;戴高樂更是戰後在野13年。不過倒是不敢想像,如果山本沒被殺,活到戰後,會是個甚麼光景呢?

 

最近香城某富豪表示:「要85歲的人,為17歲的人定義一切,那是很危險的事。」尤其是某個號稱「智庫」的千歲營,有多少人是如山本勸勉下一代,「觀察和聆聽世界嶄新發展動向,然後將其廣泛傳達,眼睛、耳朵和心扉,好好打開,再去看這個世界,這是肩負下一代未來的人的責任」?

等阿寶抖下好嗎?

 

大學bb化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ee-ming Lee 李思明 SML)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ee-ming Lee 李思明 SML)

 

早幾日,有間大學,因為有學生喺個人facebook share時事新聞打左啲個人感受,校方就出警告信俾個學生,話佢打粗口,涉紀律問題,要求學生俾書面解釋。(後黎揚左柒左咪話收回囉話當冇事囉。)

今日,又有間大學,拆左學生掛喺校園表達政治訴求嘅banner落黎,仲話要處分相關學生。

我唔知點解而家啲大學咁低b,其中一間仲要係我母校…

咁人都有好多間母校既,我中小學都轉過校,有埋「後母校」添(呢個term我亂吹既…方便指代)。

其中一間後母校,係我最鍾意既學校,因為佢唔低b,亦都唔當學生低b。

 

後母校係一間預科書院,做一年新生之後做一年扮哂野既老鬼,就畢業。Form 6係最低form架喇,冇得再低,正常情況唔會有嗰啲叫錯老師做「媽咪」既學生。

後母校俾我地既自由度好大。我本身讀既學校算地區名校,叻唔叻就見人見智啦,校風就真係出名淳樸。你諗下我可以讀左五年中學都唔識講粗口,轉左校先識頂人個肺…咁呢啲典型好學校,緊係要有千萬條校規打造出乖乖學生。女仔校裙蓋膝係常識——唔係「及膝」,係「蓋膝」,長過膝頭呀。(Btw我唔明白點解女仔裙唔可以短但係男仔褲可以短到吊哂腳囉咁唔影響學校形象咩…)其他校規我唔記得喇…都係咩課室唔俾食野呀打左鐘唔可以開locker呀女仔只可以用黑色或者深藍色頭飾呀男仔的水唔可以過耳仔呀嗰啲啦…仲有我記得有老師話過著住校服就算放左學喺校門外都唔可以一路行一路食野…但係我每日放學都一定要食魚蛋或者撈撈,呢條校規我真係冇辦法守。

點知一轉校,學都未開,師姐喺O Day同我地分享既第一個錦囊係:「呢間學校啲校裙唔限長度架~ 幾短都得~」LOL…我記得我後黎返返去乖乖母校探同學,舊同學話:「潮啦而家~ 學壞喇~ 條裙咁短~」其實我冇拎條裙去改…我只係生得高,條裙唔夠長我冇放裙腳啫…但係舊同學嗰種串中帶酸既語氣我到而家都記得。第二個錦囊係:「女仔唔使扎辮架~ 同埋可以電髮~ 披頭散髮咁返學冇問題~」嘩…唔使扎辮真係天大喜訊…你知唔知我幾唔鍾意扎辮…扎左辮搭巴士個頭好難挨後瞓覺架。第三個錦囊係:「返學可以帶電話架~ 四點放學後你鍾意拎住個電話喺學校點傾都得~」咁當然我地都係會上堂用電話啦,冇試過喺枱底send sms既人一係就冇青春一係就冇朋友…咁我兩樣都有嘛。

咁其他校規…其實我都唔知到底係冇校規丫定係學校由得我地唔使守校規。總之上連堂或三連堂放break可以去canteen買燒賣返課室食(我記得我地有時會問老師食唔食,佢地話唔食),開locker就緊係幾點都可以開啦…上上下堂先發現自己冇書(即係前半堂瞓左啦)都可以落去開既,行開一陣啫。PE堂唔係必修既…好似將一個學年斬做四五期,你自己揀兩期鍾意玩既黎take就得。不過我中七好似都上唔夠兩期,多數走堂去趕essay。PE Miss同我好熟,都冇黎捉我,只係畢業既時候俾左個C+我。我仲問Miss點解我係校隊隊長照顧得師弟妹咁好又為校爭光佢要咁對我,佢只係hea左我一句「阿姐你堂都冇上,點俾好啲grade你呀~」又好似有啲道理。

我知,呢啲野放喺啲百年老校(特別係幾間男校同啲講多元發展既學校)真係濕濕碎,阿哥以前讀體藝佢話我知佢地可以上堂喺課室沖杯麵、前男友以前讀嗰啲老牌男校都話其實上堂時間出去飲茶睇戲好閒架咋…咁但係,作為一間其實唔係真係咁yo既學校黎講,我後母校算對我地好寬鬆架喇。♥

除左呢啲咩規咩規,後母校仲有樣好,就係佢巧立左好多名目俾我地覺得自己好似好大個。例如我地上堂有分lecture同tutorial(而我地真係有所謂既lecture hall既,tutorial都真係會分tutor教既編中個唔好既tutor就喊兩年囉)、我地唔行班主任制而係行mentor制、我地冇早會咖唔使朝朝企操場曝曬…Mentor話呢啲係仿傚大學模式,當俾我地早啲taste下大學生活咁話。

 

我講咁多野其實想講咩?冇架,主要係回味下青春無敵既自己& friends,同埋想講:其實放手俾啲學生自己決定多啲野、自己負責多啲野,啲學生唔係你想像中咁易仆街架…

有啲人以為,我地學校個個女仔裙都咁短(外人就係咁膚淺,用你條校裙既長度決定你思想既深度),放學又日日躝街(唔知點解我地好似隔日就去cafe或者唱k咁…有冇咁得閒有冇咁富貴…咁我地近太子嘛MK多hea點)實係啲唔讀書既0靚妹啦~ 但其實A-level出到黎,我地成績都叫中中挺挺啦…同「A工廠」預科書院緊係冇得鬥,但係整體黎緊都算係咁囉。

其實放手俾學生自己判斷衡量取捨做選擇有咩咁難?學校愈放手,學生愈意識到自己係大人,做既決定要自己承擔後果,佢地就會長大,知道做咩事都要諗清諗楚。

下下當啲學生bb咁湊,管呢樣管嗰樣,又唔理設立規矩背後既原意,一味要人服從。咁會點?一係就教出啲十幾歲仲嗌老師做「媽咪」幾十歲就嗌主席做「特首」嘅裙腳仔刷鞋仔,一係就逼出啲好反彈仲無限復活既「你拆一我掛百」既「不合作人士」。你自己逼到人咁兩極,之後又話人分化話社會撕裂。

牌面上又話俾自主性學生信佢地可以自決自治,結果又格硬要做埋咁多無謂嘢去打壓,仲壓得咁肉酸。打句粗口又紀律問題,掛條banner又話要處分。喂仁義禮智信你唔教下你地啲高層先唔教下校監先?

點解啲大人咁低b,以為用規矩就可以縛死學生自由思想判斷既能力。

再係咁玩法,分分鐘就玩到大馬咁,咪直接下令唔俾學生參與任何政治活動囉。咁點?大馬禁左四十年,而家咪爆發大紅花學運囉。

規範到外在行為,囚禁唔到內在思想同信念。

馬來西亞大學學生會「佔領馬大」宣言既其中一部份:

「我們要告訴校方和政府,學生不會永遠屈服於你的高壓,學生不會永遠妥協於你的操控,我們要找回學生的尊嚴,我們要重奪學生的權利。

我們如果不再怒吼,社會不會知道學生的悲涼;我們如果不再憤怒,校方將繼續踐踏學生權利;我們如果不再團結,政府將繼續惡意操控校園。」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我夠知此「大學」非同彼「大學」啦。但係你辦得教育,都係想學生好啫,口口聲聲話「培育社會未來既棟樑」嘛。學生如果識判斷是非對錯,識批判社會既不公義,唔係只顧小我利益而會睇埋大環境…你都唔要…你仲想點。

如果只係為左賺錢牟利當大學係一盤生意,咁唔該做得好睇啲啦,商家佬。做得咁肉酸,要入bb班再培訓。

其實我地都唔係完全唔俾得人管,我地係抗拒俾兩類人管——一係奸人、二係蠢人。

 

P.S. 喺強權統治下,後母校已經愈黎愈bb化~ 而家一樣唔俾掛banner~ 政府已經惡意操控緊校園~

 

大學bb化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ee-ming Lee 李思明 SML)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ee-ming Lee 李思明 SML)

 

早幾日,有間大學,因為有學生喺個人facebook share時事新聞打左啲個人感受,校方就出警告信俾個學生,話佢打粗口,涉紀律問題,要求學生俾書面解釋。(後黎揚左柒左咪話收回囉話當冇事囉。)

今日,又有間大學,拆左學生掛喺校園表達政治訴求嘅banner落黎,仲話要處分相關學生。

我唔知點解而家啲大學咁低b,其中一間仲要係我母校…

咁人都有好多間母校既,我中小學都轉過校,有埋「後母校」添(呢個term我亂吹既…方便指代)。

其中一間後母校,係我最鍾意既學校,因為佢唔低b,亦都唔當學生低b。

 

後母校係一間預科書院,做一年新生之後做一年扮哂野既老鬼,就畢業。Form 6係最低form架喇,冇得再低,正常情況唔會有嗰啲叫錯老師做「媽咪」既學生。

後母校俾我地既自由度好大。我本身讀既學校算地區名校,叻唔叻就見人見智啦,校風就真係出名淳樸。你諗下我可以讀左五年中學都唔識講粗口,轉左校先識頂人個肺…咁呢啲典型好學校,緊係要有千萬條校規打造出乖乖學生。女仔校裙蓋膝係常識——唔係「及膝」,係「蓋膝」,長過膝頭呀。(Btw我唔明白點解女仔裙唔可以短但係男仔褲可以短到吊哂腳囉咁唔影響學校形象咩…)其他校規我唔記得喇…都係咩課室唔俾食野呀打左鐘唔可以開locker呀女仔只可以用黑色或者深藍色頭飾呀男仔的水唔可以過耳仔呀嗰啲啦…仲有我記得有老師話過著住校服就算放左學喺校門外都唔可以一路行一路食野…但係我每日放學都一定要食魚蛋或者撈撈,呢條校規我真係冇辦法守。

點知一轉校,學都未開,師姐喺O Day同我地分享既第一個錦囊係:「呢間學校啲校裙唔限長度架~ 幾短都得~」LOL…我記得我後黎返返去乖乖母校探同學,舊同學話:「潮啦而家~ 學壞喇~ 條裙咁短~」其實我冇拎條裙去改…我只係生得高,條裙唔夠長我冇放裙腳啫…但係舊同學嗰種串中帶酸既語氣我到而家都記得。第二個錦囊係:「女仔唔使扎辮架~ 同埋可以電髮~ 披頭散髮咁返學冇問題~」嘩…唔使扎辮真係天大喜訊…你知唔知我幾唔鍾意扎辮…扎左辮搭巴士個頭好難挨後瞓覺架。第三個錦囊係:「返學可以帶電話架~ 四點放學後你鍾意拎住個電話喺學校點傾都得~」咁當然我地都係會上堂用電話啦,冇試過喺枱底send sms既人一係就冇青春一係就冇朋友…咁我兩樣都有嘛。

咁其他校規…其實我都唔知到底係冇校規丫定係學校由得我地唔使守校規。總之上連堂或三連堂放break可以去canteen買燒賣返課室食(我記得我地有時會問老師食唔食,佢地話唔食),開locker就緊係幾點都可以開啦…上上下堂先發現自己冇書(即係前半堂瞓左啦)都可以落去開既,行開一陣啫。PE堂唔係必修既…好似將一個學年斬做四五期,你自己揀兩期鍾意玩既黎take就得。不過我中七好似都上唔夠兩期,多數走堂去趕essay。PE Miss同我好熟,都冇黎捉我,只係畢業既時候俾左個C+我。我仲問Miss點解我係校隊隊長照顧得師弟妹咁好又為校爭光佢要咁對我,佢只係hea左我一句「阿姐你堂都冇上,點俾好啲grade你呀~」又好似有啲道理。

我知,呢啲野放喺啲百年老校(特別係幾間男校同啲講多元發展既學校)真係濕濕碎,阿哥以前讀體藝佢話我知佢地可以上堂喺課室沖杯麵、前男友以前讀嗰啲老牌男校都話其實上堂時間出去飲茶睇戲好閒架咋…咁但係,作為一間其實唔係真係咁yo既學校黎講,我後母校算對我地好寬鬆架喇。♥

除左呢啲咩規咩規,後母校仲有樣好,就係佢巧立左好多名目俾我地覺得自己好似好大個。例如我地上堂有分lecture同tutorial(而我地真係有所謂既lecture hall既,tutorial都真係會分tutor教既編中個唔好既tutor就喊兩年囉)、我地唔行班主任制而係行mentor制、我地冇早會咖唔使朝朝企操場曝曬…Mentor話呢啲係仿傚大學模式,當俾我地早啲taste下大學生活咁話。

 

我講咁多野其實想講咩?冇架,主要係回味下青春無敵既自己& friends,同埋想講:其實放手俾啲學生自己決定多啲野、自己負責多啲野,啲學生唔係你想像中咁易仆街架…

有啲人以為,我地學校個個女仔裙都咁短(外人就係咁膚淺,用你條校裙既長度決定你思想既深度),放學又日日躝街(唔知點解我地好似隔日就去cafe或者唱k咁…有冇咁得閒有冇咁富貴…咁我地近太子嘛MK多hea點)實係啲唔讀書既0靚妹啦~ 但其實A-level出到黎,我地成績都叫中中挺挺啦…同「A工廠」預科書院緊係冇得鬥,但係整體黎緊都算係咁囉。

其實放手俾學生自己判斷衡量取捨做選擇有咩咁難?學校愈放手,學生愈意識到自己係大人,做既決定要自己承擔後果,佢地就會長大,知道做咩事都要諗清諗楚。

下下當啲學生bb咁湊,管呢樣管嗰樣,又唔理設立規矩背後既原意,一味要人服從。咁會點?一係就教出啲十幾歲仲嗌老師做「媽咪」幾十歲就嗌主席做「特首」嘅裙腳仔刷鞋仔,一係就逼出啲好反彈仲無限復活既「你拆一我掛百」既「不合作人士」。你自己逼到人咁兩極,之後又話人分化話社會撕裂。

牌面上又話俾自主性學生信佢地可以自決自治,結果又格硬要做埋咁多無謂嘢去打壓,仲壓得咁肉酸。打句粗口又紀律問題,掛條banner又話要處分。喂仁義禮智信你唔教下你地啲高層先唔教下校監先?

點解啲大人咁低b,以為用規矩就可以縛死學生自由思想判斷既能力。

再係咁玩法,分分鐘就玩到大馬咁,咪直接下令唔俾學生參與任何政治活動囉。咁點?大馬禁左四十年,而家咪爆發大紅花學運囉。

規範到外在行為,囚禁唔到內在思想同信念。

馬來西亞大學學生會「佔領馬大」宣言既其中一部份:

「我們要告訴校方和政府,學生不會永遠屈服於你的高壓,學生不會永遠妥協於你的操控,我們要找回學生的尊嚴,我們要重奪學生的權利。

我們如果不再怒吼,社會不會知道學生的悲涼;我們如果不再憤怒,校方將繼續踐踏學生權利;我們如果不再團結,政府將繼續惡意操控校園。」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我夠知此「大學」非同彼「大學」啦。但係你辦得教育,都係想學生好啫,口口聲聲話「培育社會未來既棟樑」嘛。學生如果識判斷是非對錯,識批判社會既不公義,唔係只顧小我利益而會睇埋大環境…你都唔要…你仲想點。

如果只係為左賺錢牟利當大學係一盤生意,咁唔該做得好睇啲啦,商家佬。做得咁肉酸,要入bb班再培訓。

其實我地都唔係完全唔俾得人管,我地係抗拒俾兩類人管——一係奸人、二係蠢人。

 

P.S. 喺強權統治下,後母校已經愈黎愈bb化~ 而家一樣唔俾掛banner~ 政府已經惡意操控緊校園~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