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不可能不懂得欣賞好東西,但你要做對事情

Photo Credit:aaayyymm eeelectriikCC BY 2.0

Photo Credit:aaayyymm eeelectriikCC BY 2.0

文:老貓(陳穎青)

根據數位時代剛出爐的二〇一四台灣網站一百強統計,ETtoday 新聞雲變成台灣新聞網站的冠軍,打敗了一向成績傲人的 UDN,也打敗了在紙媒上橫掃千軍的蘋果報。

新聞雲一向是個惟眼球是尚的媒體,今年拿到這樣的成績可以說是不算僥倖。它追求眼球,網民果然就給了眼球,實至名歸。但這幾年來,台灣的線上媒體看似發展得生龍活虎,仔細看去,卻越來越趨近於複製有線電視新聞台的風格——娛樂至死,無腦至死。

歐陽妮妮的二百元新聞只是這中間的小點心,我們線上新聞的瑣碎化、八卦化、鄉民化、寰宇搜奇化,只有超過有線新聞台而無不及。

不過每次在線上看見有人抱怨這種事,底下回響就會出現「那有什麼辦法,鄉民愛看啊」的意見。播正妹有收視率,上可愛貓貓狗狗可以搶眼球,搞標題殺人法流量會爆衝,讀者要什麼我們就給什麼。求仁得仁,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於是我們就陷入一種雞生蛋,而蛋又生雞的輪迴裡了。讀者喜歡看的我們就供應,收視率和點閱數證明這就是讀者想要的。君不見新聞雲現在高站台灣新聞網站的龍頭了嗎?如果沒有讀者的點擊,網站會有流量嗎?冠軍位置站得上去嗎?所以是讀者的選擇決定了市場的生態,不要怪媒體不長進,要怪只能怪自己。

聽起來這個邏輯是無懈可擊的。市場上供給的是無腦新聞,原因出在無腦的需求。而既然需求是無腦的,自然不可能出現有腦的供應。

這種邏輯還有最新的證據,前兩天T台高層接受訪問說:

「去年 TVBS 在新聞內容上推出《 Focus 全球新聞 》等新節目,嘗試做高品質精緻化節目,可惜在收視表現上與純新聞台晚間新聞黃金時段比較,有些曲高和寡。在收視率高才能收到廣告收入的現實下,電視台面臨經營上的兩難。」

你看,想做高品質節目的人不是沒有,你們讀者、觀眾每天澆冷水,不肯賞光,做的人多洩氣啊。我們如果回頭做寰宇搜奇,有什麼可責備的呢?

今天媒體會生出這種雞蛋(新聞),是因為雞蛋孵出來的(讀者要的)就是這種媒體。

怎麼辦呢?你怪媒體,媒體怪你,循環抱怨,兩相沉淪。

如果只是這樣怨東怨西,這事情是無解的。唯一的辦法是脫離這個迴圈。我們如果自己陷身在迴圈,論證也逃不開迴圈。那就注定只能始終轉圈圈,沒完沒了。

怎樣脫離這種循環抱怨的無窮迴圈呢?前一陣子剛好有個中央社的例子,值得分享。

中央社很努力地報導國內外新聞,但他們也面臨鄉民慣性,只要是報動物園「圓仔」的小趣味,點閱數就飆高,辛辛苦苦做的美國聯準會專題,人氣只有小圓仔的三分之一。央社小編歷數從Makiyo、于美人、吳憶樺等事件以來,讀者一邊罵,一邊拼命貢獻流量,毫無例外。終於在社群網站上忍不住抱怨:

「大家說想看,我們就開始做。中央社新聞粉絲團小編們於是推出地圖版一週國際大事,剛開始反應不錯,但每況愈下。也許是等一週太久了吧!我們再推出每日世界報紙頭條。大家喊國際新聞太難懂,我們就找資料、畫圖、製作圖表,一環一環全都是硬功夫。但是,無論再怎麼努力,國際新聞流量就是非常差。

……流量最好的時候,就是詢問網友是不是該把這些單元關掉,大家都說有在看,但流量好像永遠起不來。

……小編樂見大家敲碗要國際新聞,但這一次能不能別再只是煙火式的一頭熱,每次罵完了,看了幾天就和國際新聞徹底分手,台灣的媒體環境,我們一起加油,好嗎?」

我忍了兩天還是忍不住,寫了我對這個抱怨的抱怨:

「我不太理解這是在抱怨什麼。做不出讀者想看的東西,你就開始抱怨讀者了。隨便舉個例子吧,你這個連結的標題叫做『1月9日世界重要報紙頭條』,這會吸引到誰?並不是說下標一定要用標題殺人法,但一個毫無訊息的標題會有什麼魅力?

「沒有誰規定做了國際新聞,讀者就必須買單,你手上有現代化的武器,你不測試不同表現方式吸引的眼球有什麼差別,只會拿著無意義的標題就要問讀者為什麼不肯賞光。先問問你花了多少力氣在研究如何打動人心上面吧。

「你知道那些以八卦、聳動為能事的新聞網站,花多少力氣在研究如何打動讀者嗎?換標題,加配圖(看看你連結裡顯示的是什麼圖),變花樣,研究怎樣加強互動。

「嚴肅新聞先天就不是官能取向,要看嚴肅新聞的人並不是要看平鋪直敘,我們要看的是嚴重性、關鍵性,如果你不挖掘新聞背後的意義,不可能產生力量。交淺言深,得罪了。抱歉。」

小編沒有理會我。

但我開始注意到他們有了一些變化。最新的一個變化是,他們開始推出簡報式的新聞懶人包。例如前不久烏克蘭情勢風雲緊急的當口,他們推出了這個四十三張投影片的

烏克蘭風雲 3分鐘看懂(懶人包)

短短一周內臉書按讚數總共達四萬三千次。大約是他們一般國際新聞按讚數字的一百倍以上。這則懶人包為他們貢獻的流量絕對超過單頁十萬次點擊。

讀者不可能不懂得欣賞好東西的,但你要做對事情。這就是我為什麼喜歡賈伯斯這段名言的原因:

「當年福特汽車創辦人亨利.福特若是問他的顧客想要什麼,顧客會回答:『一匹跑得更快的馬。』若是我請教只用過計算機的顧客Mac電腦該長什麼樣子,他們絕對沒有辦法告訴我。」 (出處

偉大的創新不是問你的讀者要什麼,而是你要做出讀者說不出口,但一見難忘的東西。那些拿著讀者就愛看這些做藉口的人,不可能做出 iPad,相信他們也無法理解發現頻道這種節目怎麼可以生存。

跳開彼此抱怨的無窮迴圈,讀者現在就可以在線上找到很多立志供應好新聞的獨立媒體,而媒體也不適合抱怨曲高和寡,你沒有做出 iPad ,讀者當然沒有買單的慾望。而且你再不作好新聞,認真的讀者只會更遠離你。有線台的訂戶已經下降了,觀眾已經用行動做了選擇。賈伯斯的名言永遠值得我們每天反省。(更多老貓文章請看老貓出版偵查課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進擊の全家-跳脫便利商店的框架,小7跟不上了嗎?

Photo Credit:  Mark Yang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Mark Yang CC BY SA 2.0

說到便利商店的演進,相信有一定「資歷」的人都見證過,從買東西、思樂冰、重量杯、影印服務、咖啡…一直到最近引起話題的霜淇淋,你一定發現到:

  1. 便利商店的服務內容與民眾生活越來越綁在一起
  2. 只要有一家推出新服務,其他便利商店品牌就會跟進

這樣的趨勢讓便利商店的成長之路越來越窄,藍海瞬間變紅海,市場表現也達到一定程度的飽和!

全家便利商店,1988年在台灣開設第一家店,1998年曾爆發過經營權危機,度過危機後開始在通路品牌中脫穎而出,「全家就是你家」的口號傳遍大街小巷,進而成為7-11最強勁的對手。與7-11 Open將的活力充沛不同,全家的品牌調性較為內斂穩定,這似乎是日系品牌給人共同的感覺。

隨著便利商店所推出的服務越來越雷同,全家開始進行不同的嘗試…

霜淇淋的進擊

從7-11「集點策略」的成功,坐穩第二地位的全家隨之跟風之後,全家似乎已經厭倦了自己總是跟進的角色。他們似乎也發現,對通路市場來說,領導者不再是通路點的多寡,而是誰先發現新市場需求進而滿足消費者,誰就能成為通路的領導者。

因此全家決定率先推出現做霜淇淋的服務,雖然賣的點不多(屬於實驗性質),但藉著社群網路媒體的發酵,吃霜淇淋似乎已經變成是一種流行的象徵。這樣的狀況迫使7-11不得不跟進,而全家也因此在去年2013年10月前賣出500萬支霜淇淋。

小小店長體驗營

這個服務可以說是燒燙燙,前幾天才丟出的資訊,這次則是因著兒童節所推出的服務(其實也能說是一場行銷活動)。話不多說,我們先來看看全家所丟出的影片吧!

相信大家已經被萌翻了吧!曾有人說過,想要在YouTube上面透過影片爆紅,利用小孩是最快的方法。而全家運用了這一點,推出此影片作為活動宣傳,也順便告訴小7,我又提前一步推出新玩意兒了,看完這部影片之後,相信大家就能預期成效結果了-名額一掃而空。

雖然,這只是一場短期的活動,卻可以看到全家在策略運用的靈活度,他們開始拒絕被「便利商店」的框架所框住,進而勇敢地不斷嘗試改變推出新玩意。這樣的方式也不斷刺激著消費者對他們的關注,提升品牌認同。

而全家也深深地明白社群媒體對企業品牌的重要性,因此能感覺到他們相當瞭解大家希望從社群媒體中看到什麼,以及需求為何。但,反觀7-11,他們只能不斷地接招,而且也不斷在流失社群媒體的領導能力。

大家對全家有什麼想法呢?歡迎跟我們分享哦~

本文獲BRANDinLABS·品牌癮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你害怕上台嗎?來唱怯場之歌吧

文:Tina

joe kowan

你最害怕的事情是什麼?

前陣子,英國有一項關於恐懼的研究,該研究針對兩千名女性進行調查,結果顯示,「在公開場合演講」名列令人恐懼的事物第三名,比「死亡」更令英國女性感到害怕。

台上一條蟲,台下一條龍

大部分的人都有上台演講、報告或是表演的經驗,但你是否曾經在上台前感到緊張、冷汗直流、胃痛、喉嚨乾澀,站在台上連聲音都在顫抖?其實這就是所謂的「怯場」,要在別人面前表演或是發表看法,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個人多少都會有些怯場的反應,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別看有些人平常一副活潑、外向的樣子,站到台上面對觀眾,也有可能手足無措。

站上TED舞台的Joe Kowan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白天是位平面設計師,晚上則搖身一變,成為一名鄉村歌手,但Joe Kowan其實有很嚴重的怯場,就連自己在住處哼哼唱唱都會因為室友在場而渾身不對勁。他雖然熱愛音樂創作,卻因為對表演的恐懼,而遲遲無法與他人分享自己的想法與故事。

直到三十歲那年,Joe Kowan下定決心要擊敗對怯場的恐懼,他主動報名參加一項現場即興表演的聚會(英文稱作open-mic),打算在台上演唱鄉村音樂。儘管他事先做足了萬全準備,隨著上台的時間越接近,身體就越不聽使喚,焦慮感排山倒海而來,呼吸變得急促、手腳僵硬不聽使喚,輪到Joe Kowan開口演唱時,那劇烈顫抖的聲音就連觀眾都能聽出他的難受。

失靈的大腦警戒系統

事實上,怯場是一種自然現象,可以分為「思想」與「情緒」兩方面的反應。思想層面的反應包括:事前的焦慮、缺乏自信、怕出糗、沒面子等等,腦子裡充滿各種負面的情境與想像,有些自己嚇自己的感覺。

情緒方面的反應則與大腦運作有關,杏仁核是大腦的情緒中樞,一旦接收到外界的訊息,感受到危險存在,就會馬上產生恐懼的反應,刺激人體腎上腺素上升、心跳加速、血壓上升,讓人進入警戒的狀態。

但這跟怯場究竟有什麼關係呢?由於杏仁核這個大腦的警報系統有時也會過度敏感,使人們在不需要警戒的場合下呈現一種緊張、恐懼的狀態,導致大腦負責處理思想的部分無法正常運作,讓人站在台上腦中一片空白。簡單來說,怯場很多時候是因為大腦對外界的刺激誤判所造成的。

用怯場打敗怯場

既然怯場是一種正常的身體反應,也許我們無法完全避免它,但能想辦法克服怯場、減緩恐懼的反應。畢竟,面對恐懼最好的方式並不是逃避,而是要找出問題所在,並嘗試著去解決它。

就像Joe Kowan首次登台表演時,雖然沒有順利打敗內心的恐懼,但這並非是個徹底失敗的經驗,在表演過程中,他確實感受到那種與觀眾交流的共鳴,而這正是每個表演者所期待的事。

為了獲得更多來自觀眾的回饋,Joe Kowan必須克服怯場的問題,他面對恐懼的方式,就是不斷地與恐懼接觸。他每個禮拜都到同個表演場地演唱,雖然怯場的情況並沒有馬上獲得顯著改善,但這股勇氣令人讚賞。也由於他堅持不懈地嘗試、持續不斷地思考這個問題,終於在某天靈光乍現—他決定,要創作一首「怯場之歌」。

Joe Kowan用這首歌來表現他的緊張與不安,化阻力為助力,坦白地面對怯場的問題,直接把自己和觀眾可能產生的感受寫進歌曲,讓怯場不再是一個難以啟齒,卻又持續不斷困擾著自己的問題。如此一來,每當Joe Kowan覺得緊張的時候,他就唱這首怯場之歌,幫助自己擺脫不安的情緒,這個方法相當有效,他現在幾乎完全克服怯場的問題,也漸漸地不需要怯場之歌的幫助了。

恐懼,往往是自己憑空捏造出來的怪獸,動不動跑出來啃食你的信心。怯場,雖然與大腦運作失靈有些關係,但很多時候也是自己畫地自限,過於悲觀地預設了負面的結局。面對怯場的方式,每個人都不一樣,但勇敢地跨出舒適圈絕對是第一步,做足功課,並不斷地嘗試,先為自己建立自信心,相信不久的未來,你也能找到戰勝怯場的秘訣。

本文獲TEDxTaipei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澳洲打工採葡萄是沒意義 還是只不符合你的「有意義」

作者提供

作者:許瑋庭

上個月有個機會參加了某大企業的活動,中間休息時,一位高階經理人隨口問了我學校與工作狀況,而我也沒想太多地談到去年到澳洲打工渡假一年。話說出口我就後悔了,尤其是在看到他的表情後。

「該不會去採葡萄吧?」他瞇著眼笑著說。

「是的,我在澳洲都是到農場工作,也採過葡萄。」我回答,想必接下來又將掉入過往的對白。

「我不懂現在小朋友怎麼會去做採葡萄這種沒有意義的工作,浪費時間。」不屑語氣相當明顯。

「我想沒有意義就是一種意義吧。」我這樣笑著說,不帶任何情緒。

這位高階經理人對我的回答感到啞口無言,哼了一聲搖搖頭。

作者提供

接下來不算對話的對話,大概就是一連串關於他對農場工作的消極看法,以及對年輕人一窩蜂幹這種蠢事的不解。最後,他半嘲諷地以「當零售員或去廚房洗碗都比去農場好。」下了結論。

何謂「有意義」的人生?

這樣的對話其實早已習以為常。雖然我從不刻意隱藏澳洲打工渡假的經歷,但漸漸地我極少主動提及這一年,如同大家從不談各自的政治立場。大部份的「大人」和這位經理人一樣,不曾尊重過我的回答。他們要的從來就不是我有什麼想法,也從未真心想了解我經歷了什麼,他們僅僅只是想「教育」我們何謂「好的」人生。

對話當下其實浮現了千百個問題想問眼前這位高階經理人,但我卻開不了口。實在不願將生命的單純感受與分享,陷入語言攻防的牢籠,忍受冷嘲熱諷的回應或被視為「小孩子」的詭辯反抗。

如果有那麼一個可能,我們身處在一個可溝通的環境,我真心地想問您:為何農夫就是個卑賤的職業,而您的工作不是?您用什麼標準來區分職業的貴賤?薪水、產值、社會地位?爲何年輕人做選擇都要有您所定義的「有意義」?您所說的「有意義」是什麼?又是「誰」來定義「有意義」?

您從未發現吧!我們一直都被制約在「知識」與「權力」綁架的時代裡。當您透過支配性的語言,批判人的優劣性、控制與醜化「異己」時,這樣的論述早以體現您也只不過是被資本機器規訓的華麗軀殼,在社會框架之下被施予年齡與階級地位的奴隸之一。帶著您信奉的有色眼鏡,企圖想把一個個年輕生命都化約成您所謂「有意義」的模樣,驅逐那些您認定沒有意義的生活方式。

「沒有卑微的工作,只有卑微的工作態度。」—阿爾伯特.哈伯德 《態度決定一切》

職業無分貴賤,早已是老掉牙的討論議題,然而現實上卻仍然充斥著歧視與邊緣化的字眼。的確,採葡萄是累得半死「出賣勞力」的工作,但學習體會身體與精神的苦痛,不是您們認為所謂「草莓族」該克服的嗎?怎麼現在又變成愚蠢的想法?

走出保護自己24年的校園,花1年時間用雙腳踏入真實的土地,用雙手捧拾大自然的結晶,用自己的汗水和勞動獲得小小的旅費,我不懂它為何非要「符合」誰的意義呢?

活的有意義不再是「社會標準」,而是「身體實踐」的創作歷程

在澳洲打工渡假350天的日子裡,打工占了其中200天。這些日子我幾乎都在農場度過,跪在草莓園裡、或剪著葡萄、或包裝柳橙。踏入田裡從來就不是去澳洲前就計劃好的事,每一次的經驗都是在一連串的機緣與意外之下開始,一點一滴地學習、尋找、反思與實踐截然不同的緩慢生活。

作者提供

200天,改變了什麼?體會了什麼?以下,是我的故事。

-獨處與神遊

我們都沒有耐心,當一個動作長時間重複千次。葡萄園是由一排排的葡萄樹排列而成,一個人負責一條line,每一條line彼此間有蠻長一段距離,有時候方圓百里,看不到任何人在身邊,有如置身一個與世隔絕的異次元。農作勞動的過程常常讓我進入放空的狀態,一時之間,忘了自己為何站在這裡?

「與其把流浪說的那麼浪漫,不如說,流浪讓我們遠離了所有我們最習慣的東西,流浪把我們送上和自己獨處的道路上,流浪很辛苦,但流浪讓我們認識自己。」—連美恩《我睡了81個人的沙發》

到澳洲流浪把我送上獨處的道路,但我大多進入思考的日子,不是在旅途中,反而是在「農場工作」的時刻。不和室友們交談、不和背包客聊天,就只是專注在手上的水果,然後重複的、不用花腦筋的勞動,那是真正與自己獨處的時光。

待在台灣很難有如此長時間的留白,不論工作、學習和生活都不斷「接收」大量的資訊,閱讀、聽音樂、滑手機。我們從未給自己一個發呆的機會,去神遊過去或未來。

有人說,在農場會「變笨」,我反倒覺得現代人太過「聰明」,聰明到活在只有外在資訊知識的世界裡,忘了去問「我是誰?」。

作者提供

-勞動與意志

「採葡萄」很辛苦,那是意志力的鍛鍊!直到現在還是很難想像當時怎麼能承受如此多體力與耐心的考驗。忍受一個人的狀態下工作10小時,在清晨天未亮,不到10度的低溫下,用冰凍的手剪下一串串葡萄;正午,在炙熱太陽底下耐著性子一顆顆挑果。

農耕雖不是神聖偉大的挑戰,但卻讓我擁有了冷氣房裡永遠體會不到的經驗。

「一雙手,能多賤,便能有多貴!」、「被逼到懸崖過的人,格局就會不一樣。」—天母洋蔥Mr.Onion總經理 盧俊賢

在台灣,大部份的人,在生活上是不會被逼到懸崖邊的。那種在國外口袋的錢愈來愈少卻沒有家人支援,或者說不想被支援,為了生存、為了存旅費,為了不當「爛草莓」,看著沒有盡頭怎麼也剪不完的葡萄園、過一分鐘如同一個小時、永無止盡的工作時間,我們還是不斷的說服自己:身體還可以的!我還可以的!我想農場工作徹底體現「刻苦耐勞」是什麼,原來我們都沒有極限。

-謙卑與珍惜

2013年曾連續下了幾場大雨,泡過水的葡萄變成爛果,果蠅、惡臭蔓延,採收工作相當困難。但是,「採葡萄」從來就不只是「採」葡萄,它還有更多您想像不到的小細節。

Boss總是微笑耐心的告訴大家「One Rotten, All Rubbish.」若我們的粗心忽略了一顆爛果,沒有將它處理掉而裝箱,一個月後這箱葡萄抵達大陸、香港或台灣,病菌傳染下整箱的葡萄就會全部爛掉。

「粒粒皆辛苦。」辛苦的是農夫,用堅持品質的工作態度與呵護大自然的果實,將最甜美的送到人們的眼前;辛苦的是一顆顆的生命,歷經春夏秋冬,撐過了一整年無數艷陽與暴雨,從無到有被採收下來,送入我們手裡。

我想,「水果賣的不只是水果,而是生命的傳遞。」我們該離開冷冰冰資本主義下紙張貨幣的交換價值,離開現代社會階級符碼,重新謙卑地尊重沾滿塵土的人們工作態度,彎腰跪地向大地表達感恩,珍惜地承接大自然的生命。

沒有所謂「有意義」的人生

長時間以來,我們都被商管學院與資本社會「創造價值/利潤」的核心理念,教育成做任何事都要有所得、有所獲,而我也循著「成功軌跡」試圖找出自我價值。但在離開校園前,我感受到的未來不是「幸福快樂」的日子,而是我即將被緊緊拴在某個龐大組織底下成為稱職的螺絲釘,窒息而動彈不得。

難道活著就不能是一次又一次的經驗或逃逸,沒有優劣勝負、沒有是非好壞、不需被評價的遊牧之旅嗎?

「一切就從尊敬自己開始,尊敬一事無成、毫無成就的自己。」—尼采

澳洲打工渡假的日子並沒有替我帶來所謂的「競爭優勢」,我也從不認為這對我的職涯有所幫助或加分;然而,它的的確確讓我的生命捲入更多色彩,從返回日常生活的實踐,進而反思過度進步的城市文明。

它讓我暫時逃離社會框架之外,學習到尊重每份農作歷程給予的價值,珍惜每份工作的苦難與快樂;它讓我活在世界上與其他人有一點點的不一樣——不一樣的視界、不一樣的體驗、不一樣的意義。也就因為那麼一點點不一樣,讓總是悲觀的我學著「肯定自己」。

我認為,這世界上沒有所謂「有意義」的人生,只有「不同意義」的人生,過去大家心目中的完人也只是其中之一。

我想起在澳洲的最後一個月,我們鼓起勇氣和壞脾氣柳橙工廠的廠長媽媽告知我們要離職,原以為她會因為產季尚未結束而大起肖的大罵我們,但她卻意外的嶄露和藹笑容,「感謝妳們的告知與這些工作的日子!」、「來澳洲去過哪些城市了?」、「希望妳們在這裡工作愉快!」、「祝妳們旅途順利!」

在這一年的尾聲中,確確實實地接受到本地人對我們的感謝、祝福,以及他們對外國背包客們的尊重。

讓我們學習尊重彼此,尊重不同意義的存在,來場「與眾不同」的人生吧!

本文獲MBAtics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短篇小說】找個懂得欣賞妳的男人

(維基百科圖片)

 

「Ash,其實我唔鍾意你寫咁多嘢!我覺得一個人嘅心靈感受係唔需要同咁多人分享,你可唔可以為我改變?」
我怎樣也忘不了那時Timothy邊喝啤酒邊對我說這句話的情景。那時,我們在一起不足一個月。就這一句,我知道我們能一起走的路一定不會長。

我猜,我的確有愛過Timothy,甚至比Lincoln多,要不然我不會試著為他改變。之後,我逐漸減少寫作,但我發現我不快樂。我望著鍵盤,就像受腳傷困擾的劉翔望著欄架。我本想開口跟他說,卻被他捷足先登:「我好開心,因為你聽話,真係寫少咗嘢!」我呆若木雞地看著他。那一步我走得真差,我是因為害怕他說我任性自我,而放棄跟他坦白。後來,類似的事件接二連三的發生,我也沒有明確表示我不願意,所以我的確需要為這段關係最後弄得一團糟負上責任。我就像一個不斷被灌氣的汽球,去到某天不能再容納再多的氣,就瞬間爆破。可是,我有一個迷思,長久的關係是需要彼此的遷就,但遷就必然會涉及讓步,兩個強勢的人如何處理這樣的狀況,是不是一凹一凸才比較理想?

在我被Timothy弄得泄氣的時候,有天Lincoln找我閒聊。
「Busy these days? You haven’t posted any articles for a long time.」
「Not really, just I can’t find any inspiration.」我不想提起Timothy就說些屁話,如果Lincoln知道我是為著Timothy勉強改變自己,他一定會很傷心。
「I’m always your loyal reader.」

 

Lincoln跟Timothy的分別在於Lincoln從來十分支持我的一切。我記得2008年在倫敦,Lincoln拉著我去看Oscar Wilde的劇目,但我在Vaudeville Theatre睡著了。我無法完全消化那些極度密集的對白,卻謹記散場後他對說的話:「我覺得Oscar Wilde寫嘅嘢真係好警世,佢寫愛情真係好獨到。但喺我心目中,你嘅文字同佢嘅有同等份量。」因為我睡著了,都不知道Oscar Wilde的話有多發人深省,隨意回應一句無聊話:「講樣白痴嘢你知,Oscar Wilde中文名咪叫王爾德嘅,我細個以為佢係中國人嚟,姓王喎!」

我跟他拍拖的時光,是我人生中閱讀最多書藉,看得最多電影的階段,每一天我都沐浴在文藝裡。他鼓勵我投稿至報館,還給我找來一大堆的投稿方法。長大後,我發現這個男孩改變了我很多,這種改變叫潛移默化。我知道,假如有一天,我能出版自己的書,第一個要感激的人就是他。沒有他,我根本沒辦法走到這裡。我希望我的第一本書(如有)可以有他寫的序。

有些男人的成功是有賴背後的女人,其實女人的情況也相近,我相信如果Mrs. Thatcher(戴卓爾夫人)沒有Dennis Thatcher的支持,她沒法攀得那麼高。我需要一個能成就我的男人,你可能說你根本不需要什麼成就,但我想讓你知道即使你只是渴望成為家庭主婦,也需要一個會欣賞你煮的飯、補的衫、洗的地的男人。最近,我媽媽的一個年屆50歲的朋友終日在埋怨她老公多年來從未欣賞過她為家庭的付出,總是投訴她烹調的菜不合口味、買的內衣褲款色過時,我聽到媽媽跟她說:「嗰陣你同佢拍拖時,我就已經提醒過你呢個男人根本唔識欣賞你架啦!」

 

你可能會問,Lincoln能成就我,那為什麼我還要跟他分手?

2012年,那部Oscar Wilde劇目在香港公演,我一個人去看了,有中文字幕果然比較理想。我印象最深刻的那句對白是:

“Long engagements give people the opportunity of finding out each other’s character before marriage, which is never advisable."

那時在英國,我們以困獸鬥式相處,天性敏感的他很快便看清楚我是一個怎樣的小孩。我不定性,他就加大力度愛我,但逐漸下來,我覺得成為了束縛。另外,可怕的是我愈了解他,愈不欣賞他的性格,愈對他挑剔,但他竟然還守在我身旁。最後,我不忍心看著他被我冷淡對待仍笑著說他可以的樣子,決定結束這段關係。

我只能說,找個懂得欣賞自己的人只是愛情的基本條件,其他的,還有太多。

 

後記:你有沒有覺得Oscar Wilde長得很像張宇?如果我會再見Lincoln,一定會跟他說這件事。

 

被偷走的童年

從小我就很愛笑,但是,小時候的我最怕就是列齒大笑。

 

被偷走的童年1

(這都是我幾歲的小時候)

 

為什麼呢?那要先從我的生活習慣說起。小時候我很懶惰,也很不喜歡刷牙,覺得好味道留在舌尖上,久而久之便不喜歡刷牙,而且我有一套不刷牙的理論,會覺得食完飯也會有口味,那為什麼要刷牙呢?直接用食物蓋過就好了。而我最喜歡食的當然是糖果跟朱古力,因為甜甜的留在口頭上,好像還在吃糖果。

這樣的童年令我唇下有著一顆顆蛀掉了的牙齒,記得小時候有個小男孩和我一起坐,然後我跟他說我很喜歡和他玩,結果他叫我笑起來看看,那時我就知道了,我的牙齒很不好看。

不過隨著我的童年亦隨著乳齒換成恆齒之間流走,開始懂性的我也知道不可以再任由蛀牙出現,因為蛀掉了就一輩子。當然我也會早晚刷牙,而且由常常食的糖果朱古力,慢慢變成是潔齒香口膠,可樂?當然不喝了,取而當之是水。直至所有乳齒都變成了恆齒,我才慢慢的放鬆下來。

沒變的是,我由害怕大笑的小女孩變成了一個會開懷大笑的小女生,會裝扮,會幻想,然而最近我發現有一種東西變了。

你們有食過kinder朱古力嗎?就是出奇蛋的朋友,但它只會食到一格格牛奶朱古力而沒有玩具的那一盒。

 

被偷走的童年2

網絡廣傳圖片

 

這盒朱古力,盒面上印有一個男孩,早前看到一張相,原來他的年頭都過了三十多個吧?仔細想想,這個男孩陪我走過很多歲月:小時候愛食糖果的我,中學不買糖果食的我,自修室溫書的我,上了大專上lecture的我,當兼職的我。原來有些東西總是形形式式的出現在我生活中,可是,最近一次買這朱古力的時候,我發現,它變了。

對,身邊的事物都在變,而這朱古力最近正公開物色新一個小朋友當上這盒朱古力的封面。

 

被偷走的童年3

 

當然,這個不是置入式廣告,只是我發現,原來當自己一直在成長的時候,有些事物總在變。

 

我成長的良景邨,我所讀的學校,從小就逛的大街小道商場店鋪,什至我窗外那邊我看不見的菠蘿山,通通都變了。

我住的邨子變老了,小時候看上新簇簇的都變得有點糜爛,那木椅、石階,都有我用力踏過的痕跡。不過邨老人不老,商場已是領匯旗下的地點了,不少以前常開的老店都不見了,留得住的老式茶餐廳也迫著改頭換面,食物的味道沒變,份量也沒變,不過價錢貴了,因為租金貴了。我家對著的菠蘿山,我看不到的地方能通往下白泥,不過到下白泥之前,你必經的不是草木扶疏,人間天堂,而是一個向海的堆填區。所以之前吹南風是會傳來一陣陣臭味,大概是因為堆填區那邊傳來吧?

你,有面對這些問題嗎?

 

東涌的居民,我明白那堆填區傳來的味道有多難受。看著領匯迫走小商戶的你我,心裡當然也不是味兒,因為都是一件件你們切身的事,正如屯門一文大家看了會身同感受,但香港的你我呢?為什麼就冷靜了?是因為我們都覺得香港所失去的都是成長的一部份嗎?

我說香港人冷漠嗎?

不,只是香港人都很易習慣一種東西,習慣改變,習慣失去,流失走的東西會落寞,會婉惜,可那之後呢?被偷走的,大概不只是童年。

 

黃世銘下月去職,總統提名顏大和出任檢察總長

13日總統馬英九提名最高檢察署主任檢察官顏大和,擔任下一任檢察總長,提名咨文也在下午送達立法院。現年65歲的顏大和資歷豐富,曾任法務部次長、台北地檢署、台灣高檢署檢察長;又顏大和曾辦理前總統陳水扁家族涉弊案件、以及起訴總統馬英九市長任內特別費等案,更使得這次的檢察總長提名特別引起關注。

總統府發言人李佳霏表示,馬總統提名顏的理由有三,一、顏三十多年歷練各審級檢察機關職務,熟悉各項刑事與檢察法規變遷;二、顏深受基層檢察官的認同,在該領域俱有良好的聲望;三、面對高度敏感的政治、經濟案件,顏大和積極偵辦,展現檢察體系對外獨立的風骨。

顏大和本人也於昨日表示,日前總統告知將提名他為下屆檢察總長時,他以「戒慎恐懼」的心情答應提名的邀請;他也進一步指出,若接任後將以提升檢察官士氣、提升司法公信力、加強檢察官辦案團隊、以及善盡檢察官職能等四大方向,做為未來努力的目標。

法務部長羅瑩雪則相當肯定顏的能力,她表示顏過去的表現,外界都看得到,眾望所歸;「顏大和圓融的個性,對部署都非常和氣,但該做的事情、該守的規則都很清楚。」

經歷了「九月政爭」的風風雨雨,現任檢察總長黃世銘將於今年4月18日結束任期;如今總統馬英九提名顏大和,可望藉由顏「只問證據、不畏權勢」的良好形象,為檢察體系擺脫陰霾、帶來新的氣象。

然而黃世銘監聽案的爆發,使得各界對於下屆檢察總長賦予高度的期待;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高榮志律師表示將提出「司法十問」,包括是否謹守憲法分際、絕不向總統報告個案、以及將如何運作「檢察一體」、是否贊成廢除特偵組、是否同意「檢審分立」等職責相關問題。

我國檢察體系隸屬於行政院法務部之下,代表國家行使公權力,進行刑事案件的偵查與訴訟;而檢察總長作為我國檢察體系的首長,由總統提名,立法院行使同意任命權。 除了代表公眾利益行使職權之外,更重要的是,檢察總長擁有直接任派並主導特偵組之權力;而這樣的重責大任,尤其需要具備豐富經歷、且不畏權勢的性格,而顏大和可以說是法界、政界一致的最佳人選

然監聽案的風波,也間接動搖了檢察總長在體系中的地位。在總統提名前夕,12日行政院長江宜樺公開表示,未來擬將特偵組從三審層級、由檢察總長一人挑選指派,降為由二審檢察長指揮監督,欲借此改善特偵組檢察官由檢察總長一人指派、過於獨斷的弊病。

沿革自民國89年成立的查黑中心,特偵組偵辦的對象與案件往往備受關注,以往檢察官也因此時常遭受立委、議員以預算限制作為威脅;而後乃將選派權利回歸於檢察總長一人身上,使檢察官得以不受他人干預、獨立辦案。然物換星移,如今檢察總長的權力似乎難以維持。

延伸閱讀: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中山立志傳》 圖文攻略:朋友們,來搞革命吧!

(撰文時玩《中山立志傳》(VER 0.9))

01

 

《中山立志傳》是由《民國無雙》團隊九龍尼亞與中華中山動畫電影聯合製作的角式扮演遊戲,玩家在遊戲中扮演剛剛乙末廣州起義失敗,潛逃到日本的孫文;玩家可以體驗到由1895年至1911年武昌起義其間,孫文努力不懈、屢敗屢戰地發動了十次起義的過程和感受。

(Facebook 專頁,內含下載點)

準備好了嗎?讓我們來搞革命吧!

 

02

劇本暫時只有一個:《中山傳》

 

甲午戰爭、清廷腐敗積弱這些遠因都早就人所共知;當腐敗的傢伙霸佔著政權時,我們唯有推翻他們!推翻腐朽不堪的制度,推翻弄權賣國的政權!

人民都在裝睡(OK,1985年魯迅還沒出生),我,孫文,就是要走出來,用最激烈的行動,一點一滴地去崩解滿清這道高牆。

 

03

 

當你變身成為孫文後,你發現有一個美女叫你起床。而那個女子擁有著一個你不太熟識的名字-粹芬。

 

04

 

陳粹芬出生於屯門,沒錯,是現在有西鐵站那個屯門,是1891年陳少白介紹她給孫文認識的,在十次革命其間,她和孫文一直在一起。陳粹芬一直隨軍作戰、送飯、印刷宣傳品,忙碌不堪,從不言苦。直到革命成功後,她卻到澳門孫眉(孫文親大哥)給她買的房子中隱居去了。傳奇一生。到了1942年,一位國民黨將領專訪她,她說:「我跟孫中山反清建立了中華民國,我救國救民的志願已達,我視富貴如浮雲﹔中山自倫敦蒙難后,全世界的華僑視他為人民救星﹔當了總統之后,貴為元首,崇拜者眾﹔患難易,共富自古共貴難。我自知出身貧苦,知識有限,自願分離,並不是中山棄我,中山待我不薄,也不負我。外界人言,是不解我。」

完全可以用「共患難易,共富貴難」八字形容的傳奇一生,怎麼沒人為她開拍電影?

感概說完,孫文這廝超有女人緣,真讓人不爽。

長篇大論的教學之後(可以答「知道」然後跳過,但沒玩過的話,還是看一看的好,因為第一個月非常重要,如果用了來試操作方式就實在是……),正式進入遊戲。乙未廣州起義剛剛失敗,身無分文的孫文潛逃到了橫濱。

 

05

 

左上角有頭象,旁邊是孫文好友陸晧東設計的青天白日旗(陸晧東為了保住革命人士名冊,在乙未廣州起義犠牲了,是為孫文犠牲的有識之士1號。),下面是你的所在地,旁邊有一紅一藍兩條能力值,紅色的體力,藍色是行動力。

 

點擊地圖上的城市,會出現其他資料:

06

 

自身的能力狀態、任務、契約還有城市的資料都可以在這裡見到。

體力即使歸零也不會死掉,而且只要結束回合就會完全回復,請放心使用。

行動力則比較麻煩,基本上做任何事都需要消耗10點行動力,而現在每個月回復的行動力就只有10點,那真是少得可憐。

所以當務之急,就是要增加每個月回復的行動力!唯一的方法是去完成任務。

第一個任務是去東京找鄭士良商談惠州起義,所以不要進入橫濱,直衝入東京吧!秋葉原!我來了!

 

07

 

和鄭士良談過話後,得到了鄭士良和史堅如的部隊,之後就回橫濱找秋瑾。中間陳粹芬會問你懂不懂如何作戰(很長篇的,而且聽完你還是不會懂),可以選擇跳過。進橫濱後和秋瑾對話會直接進入戰鬥,隨便亂打也會贏,而且輸了也不要緊(大概,真的沒輸過)。之後陳粹芬會問你懂不懂如何編成部隊(很長篇的,而且聽完你還是不會懂),要不要聽隨你。打完後,秒瑾會跟你要100元(革命就是這麼現實的工作!)

為了那100大元,你唯有到長崎找好基友梅屋庄吉。

 

08

可惡的孫文,連男人緣都這樣好(怒)!

 

再次和他談話,好基友會資助你100大元,回到橫濱,把錢上檄給秋瑾,那樣每回合的行動力就會+10 了。

任務叫你到台北去找陳少白,但不用急著過去,因為陳少白也會向你要錢,這時要先設法存100元再過去台北。

這時先到大地圖,然後Save一下。拿著你剩下的40點行動力,在橫濱城內進行革命行動,努力地存100元。

 

09

 

革命行動其實是千篇一律的,不外乎就是籌錢和鍛鍊你自己的基本能力。但千萬不要選擇「募集資金」那是一個騙局,10行動力換來大約只有平均5資金實在也太離譜,所以當你要籌錢時,一定要選擇機密行動。

機密行動會遇到的事情就只有以下幾個:

使用黑材料登報,增加行動力
看見河流上的小魚,烤來吃,回復體力
遇上追債的大媽,需要戰鬥
遇上傳教士,需要戰鬥
遇上剌客,需要戰鬥
遇上金主,需要戰鬥,戰勝有20-50元不等
遇上惡霸,需要戰鬥,戰勝有20-50元不等
遇上流氓,需要戰鬥,戰勝有5-30元不等
撿到錢(50-100元不等)

孫文外號孫大炮,嘴炮宇宙最強!只要你選「上前攀談」再狂點「說服」,戰鬥就沒可能會輸的了,這時候如果擅用Save/Load大法,要在這40點體力內存滿100元可說是毫無難度(筆者最高紀錄在一個月內用50點體力生了700元);即使不用S/L大法,幾個月內你也必定可以存滿100元,說不定還順道升了幾個等級,存了一堆技能點。

當你拿著100大元的時候,就可以到台北去找陳少白了。

 

10

革命最重要的,果然還是錢啦!和陳少白談話兩次之後,你的體力一回合就可以回復30了。

 

這時候當然是要先Save 囉,然後就去神戶找宮崎滔天,他會把山田良政的部隊給你,接下來就回東京真正開始準備惠州起義了!來吧!慈禧!

因為惠州起義即使甚麼都不做也會贏;你就當作練習,隨隨便便的打就好,甚至你不上陣也沒問題。

關於上陣,當你將部隊交給鄭士良後,再和他談一次話就會出現要否隨隊出陣的選擇了。

雖然你看見了攻方勝利的字樣,但最後對話中你會發現彈藥用盡,而且補給也跟不上來,最後只好解散部隊。惠州起義宣告失敗。

這次會戰後。史堅如和山田良政會成為犠牲者No.2 & 3,所以切記不要投資在他們身上哦。

之後劇情會叫你回去神戶找宮崎滔天,他會叫你到東京去找黑龍會的內田良平。

 

11

 

你立刻又去到東京,內田叫你整合華興會和光復會,還給了你四個人名,分別是黃興、宋教仁、章太炎和陶成章。

你的目標是陶成章和黃興,這個時候你先把軍事練上30。方法是當你有技能點時就在東京鍛鍊能力,沒技能點的話就進行機密行動,升級後又會得到技能點,很快就可以練上30的了。

練成30點體力後,由於你已經做過了不少機密行動,身上應該會有點錢的,如果不夠的話,請存夠100元再離開東京。

先到吉隆坡,給陶成章100元,光復會就會同意合併了。然後出發到河內找黃興。

 

12

放心,黃克強是你不折不扣的大Fans,這時你的軍事早就練到要求的數目了,因此只要談話兩次就搞定囉。

 

回到東京找內田良平,成立同盟會,之後你可以欣賞一下同盟會的議事方法,你會發現起義屢戰屢敗也不是沒有原因的。更重要的是,你每回合就可以回復40點行動力了。

不要急著離開東京,再去找內田良平一次,他會要求你在革命成功之後分他中國東北,別想了,答應吧,反正孫文的革命本來就不可能成功嘛。而更更更重要的是,你每回合可以回復50點行動力了。

接下來就要開始準備一連串的起義,準備起義要做的有幾件事:

訓練和升級你的部隊
籌錢幫部隊買裝備
籌出發的費用
把孫文練成「鐵拳無敵孫中山」
而這些事,都需要行動力。

想要訓練你的部隊,你就在大地圖上直接按左下角的部隊管理,選擇部隊,然後狂按「訓練」。

在這裡稍為說明一下部隊的養成方法:

13

 

沒有選擇部隊的時候,會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進行最大整補」,另一個是「只補六級以下」;為甚麼要「只補六級以下」呢?

因為這遊戲五級以上的部隊,一旦進行整補,就會下降一級;換言之,當孫文的國民軍升上六級,兵力變為200/220,進行整補的話,兵力會先升上220/220,然後等級下降1,立刻又變回200/200,那豈不是完全徒勞無功了?如果想要6級滿兵的孫文,你就只有乖乖地把孫文升上7級,然後才整補,你就會得到一個6級滿兵的孫文了。

開首幾場戰役,5級就夠了,再升上去太浪費了。

當你點選部隊以後,會出現六個選項:

14

 

「整補」就是把部隊兵力補滿,但士氣會下降,不過別擔心,休息一個月就會回復了。

「強化」就是為部隊買裝備,這個非常重要,稍後再談。

「升級」就是轉職,其實玩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三合會眾和青幫幫眾有甚麼關係,但是先升級再訓練會有較好的基本能力這點是肯定的。

「詳細」顯示資料和人物列傳。

「訓練」提升部隊經驗值,升級,會消耗行動力。

「其他」用作解散部隊,按錯了就回不了頭啦,所以不要按進去。

所以把你全部的行動力都丟下去訓練部隊吧,等級到四後,看看有沒有可以升級,升級之後再練,升到五級才一次過整補。然後就開始買裝備,但買裝備前,要先了解自己想要怎樣去打仗。

 

我個人的打法是這樣的:

三合會眾/哥老會眾/青幫幫眾人數最多,主力用他們前排打,只用衝鋒,不用其他。因為有會合數限制,射擊無論怎練都只是抓癢,所以一定全用衝鋒。

前排強化用品「大刀」、「探子」、「手槍」、「草鞋」;使用大刀和手槍完全是要衝進去拼命,而用草鞋則因為地形的減成實在太高,不用基本不能打;探子可以根據個人喜好更換,我本人喜歡先手打人。

敵人其實只有「回合數」一個,那些清兵根本不堪一擊,但31回合總是不夠,所以後排的人都把「手槍」換做「補給推車」,增加回合數。然後後排盡量選武藝高強的武將,彌補沒有「手搶」那一點衝鋒值。(這也是孫文需要練武的原因)

基本上除了鎮南關(這關特別難打)和最後黃花崗兩戰之外,等級五的部隊就足夠了。

所以用行動力來訓練,把部隊升級,然後買裝備給他們,不夠錢時就去進行革命活動,順道升級,升級後到有武館的城市(例如:台北、西貢)把技能點兌換成武藝,當你的武藝30左右時,你遇到流氓時就可以直接一拳打死他了,真正「鐵拳無敵」。準備好這些之後就可以去起義。

 

剛開始就有三個起義可以選,分別是許雪秋的防城起義(澳門)、黃興的防城起義(河內)和鄧子瑜的七湖女起義。

先去找黃興可以得到他的部隊,黃興不愧是「格鬥天王」,衝鋒值隨隨便便都有7,但我也只是拿來放後排(前排人多最重要),所以要不要盡早取得其實我覺得不太重要。其餘也是一樣,先許找他們談話檄錢可以得到部隊,再談話才真正的起義。

黃福、鄭士良、黃興、許雪秋、黃明堂、王和順、陳炯明這幾個人會一直跟你到最後(一堆好基友),所以有錢就花在他們身上吧。其他都變了犠牲者第四號、第五號一直數下去,單單黃花崗一役就增加72個號碼了。

由現在開始,基本上你自己不去指揮的話就不會贏了,記得到現場哦(歷史上孫文只去過鎮南關起義)

要得到完美結局的話,起義需要全勝,努力Save/Load和享受革命吧。

 

剛才也說過《鎮南關之戰》和《黃花崗起義》是較難打的,所以針對這兩戰稍為說明一下:

鎮南關之戰:

15

 

明明史實中鎮南關是個中法戰爭時留下來的廢棄炮台,孫文帶了幾十支槍,一百多個人像去郊遊般就佔領了那個炮台,據說還用鴉片收買了一個懂得開炮的癮君子法國兵,讓孫文開了幾炮,卻因為火藥過期甚麼的,只有一炮是響的。好一個孫大炮還吹噓自己「打響了革命第一炮」。那些炮台可是向著越南的,對於抵禦即將來臨的清廷援軍全無作用。

閒話說完,遊戲中的鎮南關可說守衛深嚴,中軍黃金福特別耐衝,所以編隊時要預先把最多人,最好衝的一隊放在中間,千萬不要像圖中那樣,沒放「補給推車」,因為單單這個黃金福就可以拖你31回合了。

回合足夠的話,當前排士氣剩1時切換,換後排上來衝,應該就贏了,理論上也不需要把兵練上6級。

 

黃花崗之戰:

16

 

由於是最後一戰,所以特別難打,隊伍等級要求也較高,筆者是把要出場的隊伍都練至9級補滿才出發的。這樣需要的時間也較多,而且遊戲到1911年10月就會強制發生武昌起義(武昌起義孫文是沒份的),遊戲也會自動導向結局,所以你可以一直練到九月才發動黃花崗起義。

戰鬥是二連戰,所以不要只練六隊,因為不足的部隊會被自動補上,但這些後備軍練到5級也就夠了。只要準備充足,其實不太難打,所以問題是要省出足夠的行動力把部隊們練起來。

 

17

 

第二戰的敵人連後軍也沒有,樂勝。

如果你在1911年9月之前就把一切都準備好,你可以周遊列國,四處玩玩,可以看到不少有趣的對話喔!

 

18

 

面對著弄權賣國的政權,除了革命之外別無他法,所以大家都站起來革命吧!

希望大家早日見到這首詩:

19

 

利敏貞係乜料呀?

連日在電視上出鏡不停與港視王維基隔空互駁的神級「阿嬸」,她的官銜是「總監」,叫利敏貞,恐怕不少人也想知她是以什麽身份大發神威。

首先, 通訊事務管理局(簡稱通訊局,英文是 Communications Authority),為避免混淆,本文將通訊局簡稱CA,衆所周知,CA 是香港通訊服務的監管機關,它是法定組織,除了CA的副主席和利敏貞外,其成員全是由政府委任的社會人士,包括擔任主席的何沛謙,他的正職是大狀。

CA只做決策,執行工作則交由轄下的 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英文簡稱ofca,留意有「辦公室」的正式稱號,本文叫它ofca。

1、利敏貞的正確職銜是「通訊事務總監」,她只不過是CA的成員,她之所以在CA,是由於她是ofca的總監,即ofca的頭頭,即所謂當然成員。

2、利敏貞是政府公務員,性質是個AO,之前是勞工及福利局副秘書長。

3、一些媒體稱她為「通訊局總監」是錯誤的,CA並沒有這職銜。她的總監職銜是在ofca,她在CA只是普通成員。

4、利敏貞的諸多發言和講話,其發言身份絕不清晰,她是代表CA?還是ofca?

5、如果她是代表CA,便應採用通訊局發言人的稱號,不應採用 ofca 總監説法,因為ofca只是個辦公室,不會獨立於CA。

到此,大家會有疑問,CA作為一個由社會人士組成的法定機關,為何會找個帶有公務員身份的傢伙來代表CA發言呢?同時間還馬虎地採用總監稱號呢?做法欠缺公允,又令公衆混淆不清。老實說,我也深感大惑不解。

支持通訊事務 依法辦事

如果按政府的講法,王維基的香港電視是用「小販牌做私房菜」,那無線亞視用免費台牌照, 技術上手機平板照樣收到,則又是何道理?

自2008年起,無綫、亞視以數碼地面廣播,乃以DTMB廣播制式進行地面電視播放,而DTMB可同時支援定點及流動廣播。

既然當局她認為寧可被指僵化、官僚,總比肩負「有法不依,執法不公」的罪行好,強調今次事件通訊局「冇得妥協」。那麼筆者建議:當局必須要求兩台為全港所有流動電話加裝過慮器,或馬上禁止使用目前技術 !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