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 閨蜜 – 和好姊妹一起分享的六個秘密

閨蜜 x W Hotel 下午茶
換上高跟鞋一起下午茶去!調一杯慾望海灘或香檳,在紫艷酒吧居高臨下對望101高樓,這個午後是只有閨蜜們共享的時光,其他的都先拋腦後,姊妹談心最大。
 
紫艷酒吧位於台北 W 飯店頂樓,31 樓的高度居高臨下,透過挑高的落地玻璃牆,對望台北101高樓、俯瞰台北天空下炫目迷人的信義商圈。酒吧內以浪漫紫、時尚紅與現代金屬色調穿插,牆面上還有挑逗視覺的「眨眨眼」裝置藝術;W特製的紫紅色101下午茶架上,擺的是星級名廚們精心設計、隨著季節…

花旗愛槍力:我地要武裝學生 細細個開始揸槍

華府 – 槍械管制一直是花旗國政治的敏感議題,但日前花旗國愛護配槍「憲法權利」的組織,旗下的新聞網日前推出短片,語出驚人:「這多年的禁槍政策,都無法令我們更安全,為甚麼不想想『人人有槍用』的新思維,新政策呢?」 片段更說到政府要保障他們的「憲法權利」,更應該建立免費射擊場,還定期免費提供訓練和訓練用彈藥,而且要細細個開始培訓,人人可以帶槍返學。 比利時荷文早報

妞快報:戴夫法蘭科「被出櫃」?和某男星親密約會照被哥哥po網

什麼!戴夫法蘭科和柴克艾弗隆談戀愛?他們不只在球場咬耳朵被抓包,還在路邊擁抱被拍到,連戴夫的哥哥詹姆士法蘭科都在Instagram上恭喜老爺賀喜夫人,說他真的很替他們開心耶!
source: jamesfrancotv – instagram.com
 
 

source: Now You See Me Fandango Interview – dave-franco.net 
搞了半天,其實是愛玩的詹姆士又在惡搞弟弟啦!他在Instagram上po的那張照…

淺談雲高爾首戰:靴里拉驚艷登場

香港時間星期四早上,雲高爾首次帶領曼聯比賽,在美國以7:0大破洛杉磯銀河。這是曼聯近3季熱身賽的最大勝利,相比莫耶斯去季首戰以0:1不敵泰國明星隊,簡直是兩個世界。對上一次曼聯可以在熱身賽以7球大勝對手,已經是2011年夏天,同樣以7:0擊敗西雅圖海灣者。這場比賽除了是一場振奮士氣的大勝外,雲高爾還帶了甚麼訊息給球迷?筆者在下文詳談。

睇文前,可先看精華。


靴里拉今場表現搶鏡。

3中堅陣式

雲高爾會選用甚麼陣式?這個問題都困擾了曼聯球迷兩個月,直至今場,終於有答案。雲高爾是將荷蘭國家隊的3-4-3陣式搬到曼聯。今場的正選陣容是迪基亞把關,史摩寧、菲爾鍾斯、伊雲斯踢3中堅,華倫西亞及勞基梳爾踢翼衛,費查及靴里拉踢中場,前面3人是桑馬達、韋碧克及朗尼,其中桑馬達墮得較後。看7:0的比數就知,這套陣式運作得不錯,例如在防守時,陣式已經可以靈活地變成5-2-3。

趕緊買中堅

雲高爾在下半場大規模換人,但陣式沒有變,史摩寧、菲爾鍾斯、伊雲斯全部離場,踢中堅的變成費查以及兩位小將,分別是米高堅尼及碧基達(Tyler Blackett),可見這個位置人手單薄。曼聯今夏有維迪及里奧費迪南離隊,就算踢雙中堅,人手也不夠,更何況是3中堅!由過去幾季得見,史摩寧、菲爾鍾斯、伊雲斯本身都幾「玻璃」,一同無傷無病是極其罕有的事,雲高爾需要趕快買人。

費查做隊長

曼聯今夏改朝換代,正副隊長一起離隊,究竟誰人會戴上隊長臂章?尹佩斯與朗尼是兩大熱門,各有優點及缺點,早前還有傳媒爆料,指雲高爾心目中的隊長人選是卡域克,但在這場對銀河的比賽中,是老將費查擔任隊長。論資格,費查擔得起隊長有餘,大家只擔心他的身體狀態,但難得的是,他今場踢足90分鐘,踢完防中又踢中堅。雖然費查今場跑動不多,但如果費查能夠重新擁有90分鐘的體能,這是曼聯中場的一大喜訊。

靴里拉搶鏡

今場,兩位新援粉墨登場,勞基梳爾及靴里拉一起正選。梳爾踢了半場,表現不過不失,未有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鏡頭,反而靴里拉就令人驚艷!那種驚艷是比得上朗尼及C朗那時處子登場的震撼,絕對沒有誇張。在下半場,當桑馬達及朗尼等被換出,靴里拉就成為曼聯策動攻勢的核心,而他交出的表現非常好,令人想起阿仙奴的奧斯爾。

放直線狂魔

一直以來,曼聯都缺乏一個球員可以在禁區頂控定波,不怕對方包夾,而且有能力跟隊友做第一時間的互傳,或者放致命直線。這個人終於出現了,他是靴里拉。84分鐘,靴里拉直線,艾殊利楊格射門被擋出,左翼衛小將占士立即射空門入波;88分鐘,靴里拉直線,艾殊利楊格接應,扭過門將後射入;完場前,又是靴里拉直線,艾殊利楊格入多球。曼聯今場最後3個入球都是來自靴里拉的傳球。

靴里拉今場的個人精華。

楊格令大家失望

沒有打錯字,是艾殊利楊格今場太出色,令大家失望了。很多曼聯球迷都想楊格繼續踢得差,然後被雲高爾掃出曼聯,但結果他今場踢得很好。在下半場入替後,楊格的跑位及靴里拉的傳球如魚得水,相輔相承,除了入球那幾次合作外,筆者還有次很深刻印象。楊格在禁區頂背住對手接波,他第一時間用後腳彈給靴里拉,然後走入禁區,然後靴里拉又第一時間送波入禁區給楊格,如非力量大了一點、楊格接不到,又是一個漂亮的入球。楊格今場兩個入球,還有一個助攻,就是62分鐘,右路傳中予占士射入。

蘭尼香川要小心

除了新援及楊格的表現外,相信大家亦十分關心蘭尼及香川真司的前途。這兩名邊緣人在下半場入替,表現乏善足陳,曼聯下半場的進攻基本只靠楊格與靴里拉。蘭尼總令人覺得,與球隊的風格不合,會帶死波,傳球走位意識總是差點,單論今場,他這方面不及楊格。至於香川今場後備上陣後,位置踢得太後,而且感覺他狀態一般,跑得不夠積極,有點懶洋洋,但他都有次精彩鏡頭,在近底線吸大位射波,只是柱邊出界。

左翼衛占士仔

今場曼聯主要派了3名年輕青訓產品落場,包括米高堅尼、碧基達及占士(Reece James),其中前兩者踢中堅,後者踢左翼衛,3人都在下半場入替。由於銀河攻勢不多,米高堅尼、碧基達在鏡頭前出現的機會亦不多,反而占士的助攻就很搶鏡。62分鐘,楊格右路傳中,皮球滾到去後柱的無人地帶,此時占士趕及跑入禁區一射入網。84分鐘,楊格接應靴里拉直線,而占士一直緊隨楊格身後,隨時支援,他的勤力亦換來報酬,截到門將的撲救,立刻射空門。占士這兩腳射門都在大禁區、貼近禁區頂,並非門前加多腳的執漏,可見他射術不俗。雲高爾會不會見占士仔表現好,就不買左翼衛替補呢?

THE SHOT三部曲

The Shot
1989年NBA東岸季後賽首輪,公牛決戰騎士,雙方實力十分接近,四場下來局數二比二平手,最終來到了決定生死的第五戰。雙方繼續互不退讓,直到比賽最後19秒,騎士以98比97領先,但是Michael Jordan於禁區外右側的一記跳投又將公牛帶回領先位置,比賽時間僅餘6秒,看似公牛能笑到最後。可是暫停過後,騎士隊的Craig Ehlo發球後擺脫防守者,立刻衝往籃框,然後成功接球上籃,整個過程僅僅用了三秒。騎士球迷瘋狂歡呼,心底裡確信自己的球隊已經順利晉級。

100比99,時間只餘下三秒,落後的公牛叫了一次暫停。所有人都知道最後一擊會落在誰的身上,騎士當然也知道,他們也干脆不派人攔截傳球,只集中防守Jordan,結果Jordan一個變向騙過防守者,於三分線外接球,然後從左方往罰球線跑去,在罰球線前起跳,如影隨形的Ehlo跟著Jordan起跳,但Ehlo著地時Jordan仍停留在空中,Jordan出手把球投進,比賽完結,公牛勝出系列賽。

在短短的三秒鐘裡,Jordan摧毀了整個克里夫蘭,前幾秒鐘Ehlo才成為了英雄,最終卻變成永恆的背景人物。進球後的Jordan跳起振臂狂呼,這或許是他一生中最激動的慶祝動作。這一記入球日後被稱為「The Shot」,也是Jordan早期一個最經典的關鍵入球。

The Shot II
在1989年完成The Shot後,Michael Jordan在1993年於克里夫蘭上演了The Shot的續集。當時如日中天的Jordan帶領公牛成功衛冕冠軍,正邁向三連霸,於東部季後賽又遇上了騎士這個老對手,但防守Jordan的人由從前的Ehlo換成了Gerald Wilkins。

這個Gerald Wilkins前一年仍在紐約打球,身型健壯,運動能力也佳,被傳媒稱為Jordan Stopper。來到了克里夫蘭,又再與Jordan遇上,聽到這個稱號的Jordan當然在心裡盯上了Wilkins,結果第一場比賽Jordan就攻下43分,比賽過程中甚至對著電視鏡頭說 :「他防不了我,他防不了我」。賽後也對著記者說:「我覺得Jordan Stopper今晚過了一場艱苦的比賽」。

來到系列賽的第四場,當時公牛局數已經領先至3比0,只要勝出便可以晉級。但在第四戰的最後18秒,雙方仍戰至101平手,克里夫蘭人彷彿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最後一個攻勢Jordan拿著球,在罰球線外右側位置背向著Wilkins,慢慢向著罰球線移動,時間只餘下4秒左右,Jordan看到騎士隊的人要來夾擊,決定轉身以Fade away把球投出。

球進,比賽完結。同樣的地點,同樣的對手,幾乎也是同樣的位置,Jordan再次絕殺了騎士,橫掃了克里夫蘭騎士,這一記入球也被稱為The Shot II。

The Shot III
2002年1月31日,Michael Jordan已經是年屆39的「老人」,身上穿的是藍色的華盛頓巫師隊球衣。這一天,他又來到了熟悉的克里夫蘭騎士隊主場作賽。

半場下來Jordan手感不差,上半場12中6拿下12分,巫師半場得以領先騎士,但鬥至最後階段,騎士反撲超前巫師。最後24秒,騎士以90比89領先,Jordan於籃下博得罰球使巫師再次超前。暫停過後,騎士隊的Mihm在籃下一輪混戰下搶得籃板再把球投進,使騎士再度以1分領前。這一次餘下的時間比89年那一次還要少,只有1.6秒。

暫停過後,Jordan先站在籃下,憑著戰術走位引開了防守者,跑向了罰球線前,傳球者看準機會傳球,Jordan接過球後拍了一下,便於罰球線(又是這位置啊…)前射球。然後,又是一個令克里夫蘭人失望透的入球,巫師反勝。這時Jordan緊握右拳慶祝,淹沒於隊友的擁抱之下。

儘管當時已年紀老邁的Jordan不能在球場上呼風喚雨,身上穿的不再是火紅的公牛球衣,身邊也不再是Pippen等人,但在至關緊要的時候,Jordan仍然是我們熟悉的Jordan,仍然是克里夫蘭最痛恨的殺手。這一個入球的重要性或許不如從前他在克里夫蘭射下的絕殺球,但仍有人稱這個入球為The Shot III,証明著年老的Jordan仍有能力主宰比賽。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