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下的忽略

img064-1000x617

位於果欄對外的橋城

 

油麻地果欄對外的天橋底,露宿者的橋城,有數十名的露宿者寄住。近日進行了大規模的封城工程。事源是該區開始有居民投訴太多露宿者,指罵他們吸毒影響到當地居民的安全。民建聯帶頭在天橋底築起花槽及鐵欄為橋城美化(因為露宿者沒有居所,沒有選票,沒有利用價值,建制議員不會站在他們角度出發去思考),令到本身最需要社會關心的一群被更加忽略,現在他們都搬到唯一未圍鐵欄的小島上。這些人不但沒有正視被忽略一群的需要,他們需要是關心,而不是驅趕,問題永遠是解決不了的。這個「橋城」在加設圍欄前已經在地上有凹凸不平的石屎柱和石春,目的是不是人們在那裹停留。有人說,露宿者為什麼不去露宿者之家住,大家知道露宿者家是哪裹嗎?是建於垃圾站的樓上,居住環境就如住在垃圾當中。露宿者因為經歷一些不開心的事情,所以要以街頭作為居所,但是露宿者也是人,也有人的尊嚴,如今叫他們走到在垃圾堆之上的露宿者之家上居住,有多人為了自已尊嚴和衛生都走到平日不會有居民到達的橋城居住(真係不知到露宿者怎樣影響到當地居民,我也要沿著馬路很危險地步行才能到達進行拍攝)。但是區議會以美化之名,把他驅趕當解決了問題。

 

毒品,是許多露宿者走進橋城的原因,他們嘗試戒毒,奈何社會不接受他們。社會大眾受著政府那種將吸毒者抹黑至世界公敵,令大眾誤信吸毒者是暴力、痴線,令到全世人都覺得吸毒者是恐怖分子。結果他們不能投入社會,沒有人能接受他們,又走到毒品的懷抱,不斷循環。許多吸毒者是因為在日常生活有不完全,例如家人離去、心靈受創等等,心目中這個空隙只有毒品能填補,是一個依靠。但是政府的做法,不是幫這些人用除毒品以外的東西去填補他們這空隙,而是大眾力量令到他們更加孤立,再把這個依靠搶走。到最後是離不開毒海。

 

本身已經被社會忽略的一群,現在當權者(強勢)要參與驅趕的行為,露宿者也有老豆老母生的。

 

img065-1000x616

未封的小島

 

img085-1000x598

美化的花槽和鐵欄

 

img075-1000x615

石屎柱,走路也困難

 

img074-1000x600

圍了鐵欄

 

img072-1000x601

基本上走路也困難

 

img089-1000x609

露宿者以前用卡板去避開石屎柱

 

img034-1000x605

位於垃圾站之上的露宿者

 

【短篇小說】儲印花的男孩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hampshireandsolentmuseums)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hampshireandsolentmuseums)

 

從前有一個男孩,他很喜歡儲印花。
關於他為什麼會儲印花的事,他不會多說,
據說只要儲夠了一定數量,女孩曾答應過會給他一份大獎。

男孩不懂得如何儲,對於零經驗的他,只會不斷的對對方好,
什麼事會得到大印花,什麼事會有小印花,男孩沒那麼攻心計,他什麼事也幫,不論有多辛苦,
只要女孩一開口,他都會義不容辭的趕去幫她,
不管是公事上,私事上,只要在他能力範圍內,
偶爾間,還會作出跨界的行為,在言語間透露對他的關心。

女孩不是沒懷疑的,為何眼前的這個人會對自己這麼好?
但男孩這刻存在的意義,不是叫人尷尬,不是要她欠下許多人情債,
甚至她還不還人情根本不在他考慮之內,
他想要的,只是單純地為一個人付出,
那種淡然得只有他感受到的幸福感。

 

男孩不是笨,男孩知道,除了他之外,還有很多人同時在儲印花。
有些人的印花比他大一點點,也有些人的印花紙比他更精美更漂亮,
大家的出發點都不一樣,而他,相比之下,有的只是一張普通的印花紙。
他害怕,別人會比他更快的儲到大獎。
那忐忑,那不安,害怕對手的進取與責怪自己的被動。

「所以我要比其他人儲得更快。」

 

他如此的對自己說。
他這樣的告訴自己。

 

結果有一天男孩終於儲夠了印花,經過千思萬想後想去找女孩換禮物,
例如萬一對方拒絕自己,萬一事情出了差,傻得跑去問朋友,在鏡子前練習很多次,
到最後卻赫然見到女孩牽著了另一個人的手,這是他沒想到的結局。

那下子的錯愕,夾雜著背叛與混亂的情緒,就好像自己一早認定了女孩是他的一樣。

 

還有一點的不能接受。

 

因為有一刻,男孩的確相信女孩有走近過他,
因為有一刻,男孩的確相信女孩有為他動容。

 

可是沒有。
更壞的是,當他看見女孩牽著另一個人的手時,他以為自己有資格吃醋,
但他沒有, 從 來 也 沒 有 。

他以為自己的真心,同樣會換到對方的全意。
但感情從來不是一換一的東西。
從來就不是場公平的遊戲。

 

事情以為這樣就會落幕,不,他還在等,還在等那一個電話。
男孩依舊在等女孩會回心轉意找他,好讓他說服自己她不是有事才會找他。
不願意放下的,是自己的不甘心,是還在泛濫的情緒。

 

在反覆的自我否定過程中,一天,兩天的過去,手機依然安靜地躺在桌上,
男孩自謔地笑了,或許自己並不是想像中的偉大吧。

直到幾電話傳來震動時,女孩像是什麼也沒發生地找他幫忙,
男孩笑了,是一種帶著痛的釋懷,他認命了,明白到不可強求的,就是不能強求。

 

那刻,他終於知道,他輸了。
輸在自己的溫柔,一直只懂無了期的待她好。

 

我花了很多時間去忘記一個人。
遺忘是一個很可怕的過程,存在於「存在」與「失去」之間。
去讓一個習慣有你的手機,回復到平靜的狀態,
原來,真的很煎熬。

那下,我明暸到,我和你之間唯一的連繫正在逐漸地失去,
那些溫度,子烏虛有的曖昧,正在一片一片地被生命其他片刻取替。
或許,我們之間,真的存在著太多空白格。
到最後剩下無言的你,與我。

 

各位男孩,人生裡總有些事不能強求,彷彿總存著在張永遠儲不到的印花紙,
感情不是由「零」變「一」的東西,但至少我們曾努力。

各位女孩,曾經有一位男生,很努力的向你儲印花,

而你看到嗎,

而你答應嗎?

 

啊對了,今天的妳,過得好嗎?
當天的我曾如此努力的和你儲印花。

「阿仙奴對曼城」觀後雜評


中場爭奪戰 曼城完敗
曼城今仗罕有地擺出4-5-1的陣式,而非慣常的4-4-2。在雙方均擺出4-5-1的陣式下,中場爭奪戰已成為不能避免的事實。可是,缺少耶耶托尼及費拿度的情況下,曼城的中場完敗給阿仙奴的中場線。林柏特在中場建樹甚少,導致費拿甸奴孤掌難鳴。下半場柏歷堅利亦毫不猶豫把林柏特換走,換入拿斯尼,將較年輕及活力較好的米拿調入中路,效果明顥比上半場好,但阿仙奴的中場亦憑積極性及走動稍勝。

[b]曼城進攻以效率取勝[/b]
縱使曼城的中場無論活力還是積極性均不及阿仙奴,但在前線阿古路的支撐下曼城的進攻以效率取勝。上半場的入球正正是阿仙奴苦攻不下,把握反擊的僅有機會。阿古路及拿華斯的能力完完全全在這次反擊中表露無遺。而這次曼城偷雞成功,法明尼的責任可謂最大。法明尼在中場剷球後球未有出界屬運氣不滯,但在拿華斯傳中前,阿古路一直在法明尼身後,當阿古路衝刺搶點,法明尼卻完全沒有緊貼他的意圖,最後當然招致惡果。

另外,雖然阿仙奴於防線上經常是人多對人少,可是曼城的進攻質素真的很好,阿古路的入球是三人對五人,施華那次黃金機會亦是四個人撕破了七個人的防守。如此具質素及效率的進攻,阿古路毫無疑問首居奇功。誇張地說,阿古路一人便把阿仙奴的防線玩弄在鼓掌之中。

臨追平前那輪爭奪戰相當精彩,雙方彷似殺紅了眼,阿仙奴憑著較積極搶回皮球,然後藍斯一記橫傳,最後韋舒亞的射門堪稱完美,為當時仍未有看頭的下半場牽起高潮。

追平後阿仙奴絕無放軟手腳,想要贏的心愈演愈烈,所有球員依然積極拼搶,不斷施壓,相反曼城換走阿古路後前線一時間找不回節奏,導致後防透不過氣來。最後山齊士一球美妙窩利反勝。

阿仙奴後勁不繼
可惜在拼命反勝後的最後階段,阿仙奴球員體力明顯下降不少,跑動少了,前場亦未能有效地控球。相反,以表現突出的拿華斯為首的曼城前線球員依然能量十足,終憑迪米捷利斯把握對方角球釘人失誤,頭鎚頂入一球美妙入球,把比數改寫2:2。追平後阿仙奴無力再次反撲,曼城依然掌握著戰局,更差點反勝。

韋碧克阿仙奴首秀

上半場憑藉施華回傳的失誤,差點開賽十多分鐘便入球,可惜最後中柱,那是一次相當富自信的嘗試。但正如史高斯在半場毫不留情地論述,韋碧克錯失這個黃金機會正正是雲高爾放棄他的理由之一。

然而,不能否認的是,他拼搏全場,最終亦因抽筋被換離場。

林柏特曼城首秀

林柏特真的老了,要求一位老將於效力球隊的首秀便對陣阿仙奴真的太苛刻。而他的表現亦不能幫助球隊,最後亦只能半場把下換走。米拿代替林柏特後表現比他好太多,林柏特英超生涯或許應該劃上句號了。作為傳奇,在美好的時光退下來吧!

雙方拼命搏鬥獻上一場精彩賽事
不論戰術、技術、拼勁,雙方均為球迷獻上一場相當具可觀性的比賽,甚至戰至補時階段曼城仍有兩次黃金機會,最後握手言和對雙方或許是最公平的結果。對球迷來說,這90分鐘花得相當值得。

最後,謹此祝願迪布治傷勢大礙,他受傷那刻的痛苦表情實令人心疼不已。

原文刊於此
球迷瑣語Facebook專頁

應曾鈺成〈不顧後果〉一文論普羅米修斯

近日香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先生於報章刊登〈不顧後果〉一文,點評希臘神話英雄普羅米修斯,責其行事不顧後果,終至貽禍人間。雖稱英雄,實有悖英雄美譽,不足為訓。

為何曾主席會如此論斷呢?按他說法,普羅米修斯既有大智慧,早該知道宙斯心胸狹窄。一旦盜火,宙斯勢必報復,降禍人間。若真心為人類福祉著想,就不該盜火。既已魯莽盜火,只能證明他鼠目寸光,根本未曾念及盜火的惡果。既然盜火之患早可預見,普羅米修斯就該為種種人間疾苦負責。

曾主席行文簡潔,理路井然,不諳希臘文明的讀者,確易輕信該文的片面之辭。然而,研究盜火傳說的學者,古來大有人在,至今不絕,案情遠比曾文之輕描淡寫來得複雜。古今亦多傳頌普羅米修斯的騷客,如歌德,如拜倫,如雪箂,他們並不都是笨伯。縱觀全文,曾主席一味強調盜火之患,卻無細論盜火為人類帶來的益處。若盜火之益遠大於患,那普羅米修斯甘冒奇險去盜火,便算真英雄、大勇士了。然而,曾主席似視盜火為有害無益之事,寫道:「人類本來幸福地生活在一個純潔和諧的世界裡,從此便要承受各種天災人禍。」人類本就安居樂業,和諧純潔,你普羅米修斯又何苦多此一舉,徒生事端呢?

普羅米修斯盜火前,人類就真活得幸福美滿嗎?盜火故事有多個流世版本,曾文之說也許根自赫西俄德之史詩《工作與時日》。其中明載,宙斯假潘多拉之手報復人類前,人類的確活得無疾無苦,一切世間疾苦全由潘多拉之罈而來。赫西俄德旋即講了一段人類降格的故事。話說太古以來,地上生滅過五代人類。第一代人係金族。那時神人雜居,相安太平。金族人生無營役,麥穗不耕而自熟,長壽而靡憂,逍遙以終日。在世時無病無痛,離世時亦恍如甜睡一般。名符其實,金族是人類的黃金時代。金族入土為安後,代之而起者係銀族,繼以銅族,繼以半人神族,至鐵族,即赫西俄德述史之時。他嘆道:「但願吾不曾苟活於此第五世,要麼死於前代,要麼生於未來。」鐵族人與惡為鄰,風尚詭譎,民不信而無恥。子不肖父,兄弟失和。不得神眷,以致日夜操勞,憂患終生。我們不清楚盜火說與五代人類說是否同屬一篇融貫的神話,只知兩段故事同樣是幸福的墓誌銘,告別那早已逝去的美好時代。

赫西俄德不曾交待火種的來歷,及其對人類的好處。柏拉圖在其對話錄《普羅泰戈拉篇》則詳載了普羅米修斯盜火的緣由。話說太初之時,天地間只有神明,尚無人類及飛禽走獸。後來,諸神混合各種元素,創造眾生。但此時的動物徒具形體,缺乏維生之機能。諸神遂指派普羅米修斯及艾皮米修斯為眾生調配資質。艾皮米修斯當仁不讓,率先給眾動物分發了各式各樣的才具及體格,或賦蠻力,或稟敏肢,或披堅甲,或長豐羽,或能遁地,或擅飛天,此虛彼實,相生相剋。可是輪到人類時,艾皮米修斯卻已將維生之資分發淨盡,再無任何寶貝留給人類。當隻隻飛禽走獸都變得強壯後,人類依然一身赤祼,既缺禦寒之羽,亦乏護體之甲。與兇禽猛獸為鄰,人類遂有滅種之虞。普羅米修斯靈機一觸,從火神赫菲斯托斯及智慧女神雅典娜處盜來火種,饋贈人類。從此,人類長了用火的本事,賺得一時溫飽。但即使得到普羅米修斯的饋贈,初民仍舊貧弱,危機依然四伏。他們散落各處,孤身在野,弗能匹敵強壯的野獸。使保一時溫飽,亦難免擔驚受怕。後來,人類改為聚居,漸通政治,始見強大,不必再懼野獸,那是後話了。

按柏氏記憶,先民生活遠不如赫氏所講般如意。那普羅米修斯所盜之火,又為先民帶來了甚麼實惠呢?起初,人活得跟禽獸差不多,穴居野處,茹毛飲血。得火,係人類命數之轉捩,人從此擺脫蠻荒,踏上文明的坦途。埃斯庫羅斯於劇作《被縛的普羅米修斯》提及,火乃眾工藝之本(παντέχνου πυρὸς σέλας)。火種取自火神的熔爐,而火神赫菲斯托斯恰恰亦是匠神,兼司工藝。普羅米修斯遺火人間,就非僅僅教人燒灶煮食、昇爐取暖這麼簡單。他實賜人以造物之術,將煉冶的本事帶落凡間。用火煉兵冶器本屬赫菲斯托斯的專業,凡人無從管窺。自得火種後,凡人始識造物奧妙,亦得以風風火火鍛造起自己的工具來。有了工具,就可大興土木,整飭山川,建宗廟,營宮室,與天地競賽,創造適合人居的環境。火的實惠不可謂不巨!

除了大大改善先民生活外,火還有更深層的象徵意義。柏拉圖在《普羅泰戈拉篇》即巧妙指出,普羅米修斯不單盜來火種,更贈人以施工弄藝的智慧(ἔντεχνος σοφία)。人若無智,縱授以工藝,亦不受用,一如對牛彈琴。人之所以能工擅藝,端賴智慧。眾生之中,亦唯有人懂得用火。按柏拉圖述,人得火之餘,順道稟受智慧,更因而分享神性(θείας μετέσχε μοίρας),繼能設祭壇,通言語,覆衣冠,人自得火而特立眾生。如此觀之,火實為智慧之象,文明之徵,乃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人成其為人之本質也。

智慧到底有何奧妙,能使人成其為人呢?講到尾,火種及工藝皆須待智慧生成,方能垂效。而智慧之源泉,不在火爐,就在普羅米修斯自身。正如曾文點出,普羅米修斯之名解作「想在前面」。他識得看透時間,預想到將來之事,連宙斯都要千方百計套取普羅米修斯的預言。然而,未來之事畢竟繫於天機,連宙斯都無法輕易知曉,何況肉眼凡胎?與其說普氏教人未卜先知,不如說普氏授人以籌劃之能。學者蓋倫(Arnold Gehlen)在其《人類學研究》(Anthropologische Forschung)論道,人之所以異於禽獸,在人懂得謀定而後動。水獺築壩,飛鳥構巢,並無事先心中盤算,皆本能驅使而已。人正正由於懂得為未來籌劃,才得以生產工具,再造自然,織就文化。如此,人才稱得上繼承了普羅米修斯。[1]原來在《被縛的普羅米修斯》一劇中,普羅米修斯就曾自頌恩德,道他向人類傳授了種種技術及知識,如文字、曆法、醫藥、卜筮、畜牧術、航海術、生物學、礦物學等,使人從螻蟻一般的生命,變得有理有節。可見古希臘人心目中,普羅米修斯即是智慧的化身。這位自奧林帕斯風塵而來的遠客,帶來的並非星星之炎,而是啟發曚昧、創造文明的熊熊聖火。

由上可見,普羅米修斯盜火的傳說意象豐富,規模遠超曾文之淡描。在《被縛的普羅米修斯》劇末,宙斯派親信赫爾墨斯到高加索之巔,或威逼,或利誘,向普羅米修斯套取那使宙斯畏懼的預言。普羅米修斯的一番豪言壯語,值得後人銘記:

你說話多麼漂亮,多麼傲慢,不愧為眾神的小廝。你們還很年輕,才得勢不久,就以為你們可以住在那安樂的衛城上嗎?難道我沒有看見兩個君王從那上面被推翻嗎?我還要看見第三個君王,當今的主子,很快就會不體面的被推翻。你以為我會懼怕這些新得勢的神,會向他們屈服嗎?我才不怕呢,絕對不怕。快順著原路滾回去吧;因為你問也問不出什麼來。[2]

[1] „Und zwar lebt er[der Mensch] als »Kulturwesen«, d. h. von den Resultaten seiner voraussehenden, geplanten und gemeinsamen Tätigkeit, die ihm erlaubt, aus sehr beliebigen Konstellationen von Naturbedingungen durch deren voraussehende und tätige Veränderung sich Techniken und Mittel seiner Existenz zurechtzumachen…Die Bauten der Biber, die Vogelnester usw. sind niemals voraussehend geplant und gehen aus rein instinktiven Betätigungen hervor. Den Menschen als Prometheus zu bezeichnen hat daher einen exakten und guten Sinn.“ Arnold Gehlen, 1961, Anthropologische Forschung.
[2] 羅念生譯,《古希臘戲劇選(上):悲劇篇》,二零零一年(民國九十年)。

如果,沉默是一種道理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Quasic)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Quasic)

 

片刻既寧靜,令人嚮往,但係長時間冒沉寂,會觸發強烈既不安感。

 

星期一難得被隔離組既同事邀約食飯,一行出公司大門,大家把口就自自然放監啦!吱吱喳喳講唔停,係樓上既時候,只係得的的搭搭既打字聲同隆隆既影印機聲覆蓋整個辦公室,後生既一輩心底裡清楚知道多餘說話唔能夠多講,講咩隔牆有耳,根本一班老油條光明正大係你周圍不停出現收風,將你講既一一記住,有咩得罪隨時變成將來評核見紅既原因。

 

其實好奇點解隔離組既同事會主動搵我食飯,因為雖然大家都係人事部,但係呢度工作係非常獨立運作,極少需要同其他組既同事合作。我第一時間係諗到佢地係為左將來係可以收多啲風,仲有……仲有咩原因呢?

原來係我太小人之心……「阿熊,你初黎步到,會唔會好唔慣呢?不過都唔怕既,你個邊既同事同掃把好厲害,其中兩個坐底有廿年經驗,瑰寶黎架!」,「阿熊,我地呢邊就多後生仔,大家傾得埋啲,你多唔多帶飯架?有時可以一齊約出黎食飯吹下,唔係日日屈係上面唔講野會口臭架。」,佢地一心只係怕我跟著老前輩既風格,每分每秒要保持正經認真工作會又辛苦又悶,所以主動拉番我入「八、九十後谷」!

 

我個組既同事同掃把,都係一份工由頭做到尾。係呢個年代同佢地合作其實衍生唔少問題,我由私人公司跳去公營機構,第一個感覺係腳步放慢左,生活平衡左,私人時間多左。不過係工作上我著實領教唔少「恃老賣老」既情況,佢話一你唔可以話二,下下拋自己多年既經驗出黎作為標準,你唔好懶醒俾新諗法,只要聽話就得,係適當時間識做就足夠。最好講少句野,正經野請email,私人事對佢地少講為妙,乖乖地咁你做好晒野準時收工唔會理你。由於制度既玩法係睇年資升人,係似乎無競爭既環境下,呢批老前輩諗法就演變成咁。

 

如果,沉默係道理,應該要開始學識靜靜封嘴工作,上班等下班,再……等上班?

 

中共的慷慨,你懂的!

「國家容許泛民生存,已經是一種包容 」

哦!原來一個人的生存權利,都要「國家」去「容許」,而這個「國家」就叫做「中共」,裡面的人民就像是農場裡的豬,任由農場主人屠宰,特別是不聽話亂叫的豬。

張曉明這一句語重深長的說話,就已經成為了一項有力的證據,解釋了為何中共會否決香港的真普選。期盼一個心態上認為自己掌握了泛民人士的生存權利、泛民人士能夠活著是中共慷慨的獨裁政權,會容許泛民人士擁有參選特首的政治權利?實在是天方夜譚,太陽從西邊升起。

細心一想,持有與中共不同想法的人,能在中共統治下的土地正常地活著,的確是一個奇蹟,難怪張曉明會自然地說出「泛民能夠生存,是國家的包容」的說話。所謂的「國家」,只不過是「中共」這個黨利益集團,而在中共眼中,泛民人士可能就好比國共內戰的年代的國民黨人士,會削弱中共的管治權,所以兩者之間是敵我矛盾,而不是人民內部矛盾,必須消滅之。泛民人士仍能夠生存,全因為香港仍是「香港」,沒有廿三條和《國家安全法》,破爛的「一國兩制」仍算是一把保護傘。

就算你是中共黨內的人,也不一定有好下場。歷史告訴我們,中共黨內的派系鬥爭是一場生死存亡之戰,在黨內失勢,可能隨時連性命也會失去,林彪、四人幫、趙紫陽、薄熙来、周永康……與掌權派有利益上或意識形態上的衝突,很大機會只有死路一條。而民間無權無勢的異見人士,例如李旺陽、艾未未、陳光誠、劉曉波、劉霞、胡佳等,遭受到不同形式的打壓和迫害,有些人更被迫逃離到海外。如果只是被軟禁的話,實在是國家的包容。這些對中共與內地人來說,是常識吧?

希望這種常識,不會在將來成為香港人的常識吧?

《如果今晚六合彩係薑蓉中,佢可以搞多幾多次遊行?》

我見到經濟日報個價目表,寫1億5千萬可以買幾多樓,買幾多iPHONE,上幾多次太空,生幾多個仔等等等。

我想做個另類少少的「1.5 億獎金做到咩」圖表,請睇圖:

今日我依然係要八至五半咁返工,但我歸心似火箭,無心戀戰。完全心繫夏春秋,全情等運到,等開六合彩,期待脫離貧窮神魔掌嘅一刻。

我真係準備好哂中六合彩:
–>真係好鬼驚中左心臟病發猝死,如果中左冇得使真係好鬼死唔抵。
–>我同同事夾左幾千蚊買六合彩,中左,就用粗口寫信同呀姐辭職。

PS. 此時此刻,我揸住嘅係同同事夾六合彩嘅COPY,我真係好WORRY,到底中左,我同事會唔會潛逃瓦奴瓦圖。

再PS. 如果今晚我中左1.5 億,我會學薑蓉,向佔中人士派錢。

經濟日報新聞:
https://hk.news.yahoo.com/photos/hket20140913lb01atl-jpg-photo-HKET20140…

圖文原載於姐死姐還在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164695310405483/photos/a.164701523738195.107374…

罷課只是一個開始

這幾天為了回應罷課的疑問,出席了不少電台節目,當中一定會問到的問題,必定是:「現時北京如此保守,罷課可以為當下形勢帶來轉變嗎?」坦白說,單是罷課對香港的大形勢未必帶來點大改變,但罷課卻可以開啟一個新局面,讓社會真的關注學生對未來香港的一些思考。

自人大決議過後,民主派的支持者固然對此感到失望和憤怒,可是除了這些感受外,還有是收在心中的一股無力感。年紀較大者,爭取了民主政制三十年,見證民主回歸的誕生,卻又看到民主回歸承諾破產的一幕;年紀較小者,見證着香港墮落的一面,曾經付出過,但無甚改變,甚至每下愈況。無力感,是經驗累積而成的。每人面對住這種暗淡的形勢,充斥無力感是正常不過的事,可是即使充滿無力感,也需要繼續走下去,但這種感覺又會成為前進的種種阻力來源。故此,疏理個人的無力感,就是當下極需要處理的任務。

罷課,其實是打開一個缺口,透過由學生發起的不合作運動,影響輿論的走向。目前來說,看似支持「袋住先」與反對的民情似乎不相伯仲,可是支持「袋住先」的民意,又是否認為當下的方案真符合自己所想呢?要知道,接受得到這個框架,不代表滿意這個框架,這是一個很顯淺的道理。在任何時間,都不應放棄自己對理想方案的爭取,公民提名一直都有頗大的民意支持,而很多民意調查都反映市民支持廢除功能組別。假若現時放棄這樣的原則,還對得住自己的良心,和一直支持公民提名、廢除功能組別的強大民意?

對的,罷課可能爭取不到甚麼,但大家要明白,如果我們甚麼都不做,看到現在的爭議也不發聲、不抗爭,其實到頭來也是甚麼都爭取不到。與其認命,倒不如抗命,最少還有一點生機。罷課只是一個開始,只是不合作運動的起步,真正的改變,真的在乎我們各崗位、各階層的香港人有甚麼的取態。認命抑或抗命,任憑選擇。

高智晟妻子耿和2014年9月8日新聞發布會發言全文

(據其推特整理)

女士們,先生們,早晨好。

我的先生高智晟是一名中國律師。他始終為弱勢群體維護權益,盡其所能地為窮人免費服務。高智晟不畏強權,依靠律師職業的方便之處向大眾傳播公義和人權的理念。他以自己嫻熟的法律知識和雄辯的口才為受害人討回公道,因此而贏得很高的聲望和民意。

過去的八年不堪回首,但我卻不得不一次次在媒體前回憶和講述他的遭遇。對我先生的日夜憂心,已經成了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來美國五年多了,那種絕望無助的感覺仍時時湧上心頭。我擔心高智晟遭極端酷刑、甚至虐待致傻致殘,更擔心國際社會關注不夠……

但是,這些擔心都變成可怕的事實。 8月7號高智晟終於回到家,但這個家卻變成了另外一個監獄。現在每天上、下午來兩批公安“​​拜訪”他,每次兩、三個小時都不走,家人都無法正常去工作。高智晟甚至對警察說​​:“你們天天拜訪我成為你們的工作,我和我的家人無法休息,你們還是把我送回監獄吧。現在我可以打通他的電話,他在學說話,聲音斷斷續續,有些需家人幫助解釋,還有雜音。

我費勁周折了解到他過去和現在的情況,包括他進沙雅監獄前那失踪的20個月的情況,我覺得我別無選擇,只有把他的情況告知給各國政府、議會、媒體和關心高智晟的人,以請求你們的幫助。剛回到家的高智晟是這樣的,他身高5英尺10寸,他原本體重約175磅,但現體重只有137磅,走路深一腳、淺一腳,整個身體東搖西擺像是小兒麻痺病人;皮膚白的像鬼一樣沒有一點血色;說話正口齒不清,反應遲鈍.按兒子說法,爸爸應該向他學中文。他原本共有28顆牙(都是好牙),其中下牙12顆,上牙16顆。現下門牙6顆非常鬆動,手可拔掉。上右側最後兩顆牙掉在監中,相鄰一顆極度鬆動;左上側5顆極度鬆動,手可拔掉。每當他躺下時,這12顆牙也躺在舌頭上,一搖頭牙齒也搖得叮噹響。這些牙神經都暴露出來,牙疼天天手摀腮幫子,只能吃嬰兒食物。在過去5年裡,他一人關在黑暗封閉的房子裡,每天一個饅頭一碗菜(水煮白菜),吃饅頭需用手掰碎送到嘴裡。房子大小只有70平方尺,四周沒有窗戶,沒有任何通風及陽光,走兩步臉就碰到牆,沒有任何戶外放風。

現在高智晟嚴重缺乏營養,血糖低,膽上有小囊腫等,健康狀況十分令人憂慮。特別是獨處黑屋達五年之久,已經部分喪失了語言能力,我妹妹說:他身體需要2-3年的中藥調理,語言能力也許1年才能恢復。儘管如此,他仍然對我們說:“我在裡面的5年,家人為我的擔驚受怕不次於我在裡面,所以很內疚。”他說他很想陪陪家人,身體需要恢復,非常願意到美國來看牙醫。但他同時說,在監獄時,警察曾對他說“想到美國是做夢,尤其美國政府讓你去!”

請讓我再回溯一下高智晟在被關進沙雅監獄前的所謂“緩刑期間”,2006年12月22號——2011年12月22號,那五年,高智晟有6次以上的強制失踪,其中最長一次失踪達二十個月。現在我才知道,這二十個月中,他是被關押在某軍隊地下室。他描述2007年7月遭受酷刑的《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讓人讀來觸目驚心、肝膽俱裂,但失踪20個月期間所遭受的酷刑又超過2007年7月的那次。冬天時,屋子裡沒有暖氣,他卻只能穿著夏季衣服,心里數著數字從白天熬到晚上,日復一日。從沒有恐懼過冬天的他,現在很懼怕冷。

這是一個國家對一個個人的迫害,我個人根本無能為力,因此我只能繼續請求媒體的關注和報導,更需要以美國為代表的國際社會能發出正義的聲音,這樣才能對我的丈夫提供實質性的幫助。對高智晟的迫害並非因為中共的當權者與高律師有什麼私仇,而是中共邪惡政權對高律師一身正氣的恐懼。然而他對個案的幫助畢竟無力改變整個制度,乃至遭到當局的威脅。自2005年起,高智晟的情況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因為他開始為受迫害的基督徒、法輪功及其它受迫害團體辦案,中國當局也公開對他進行打壓和迫害,政府關閉了他的律師事務所,吊銷了他的律師執照。 2006年8月,警方非法綁架他,並2006年12月22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給高智晟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就在緩刑到期的前四天,中共新華社對外報導:“未來三年高智晟在監獄”。並在2011年底秘密地把高智晟律師轉移到異常邊遠的新疆阿克蘇地區沙雅縣監獄關押,在這期間,家人只允許探視他兩次,每次30分鐘。其實,監獄通知只有15分鐘探​​視時間,遭高晟晟拒絕。至於中共對我和孩子造成的巨大的精神及心理創傷,和我們千辛萬苦、九死一生的逃亡之路以及最初在美國所經歷的艱難,與高智晟的遭遇相比已經微不足道。

高智晟,一位在國際、國內都有很高知名度的律師,所經受的迫害是中國普遍存在的人權狀況的縮影。因此今天我在這裡,殷切希望奧巴馬總統和Kerry國務卿能公開表達對高智晟的關切,這是美國支持中國人權的最坦率、直接的方式。你們的聲音不僅會給身處苦難中的高智晟以光明和鼓舞,也會給國內那些渴望自由和人權的中國人民以光明和鼓舞高智晟本人,我們全家急切需要從人道主義出發,幫助他到美國看牙病。致衷心的感謝!謝謝大家!

耿和
9.8.2014

中學生罷課宣言 — 我們的未來,我們會奪回來

我們是一群中學生,自小被教育成未來的主人翁。
於是我們上課,接受教育,學習成為香港的未來,
可是,香港的未來卻被一小撮人所操控,特首不容人民選擇。
即使中共和周融之流的動作漸大,眼前愈來愈多打壓,
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我們便有衝出鐵屋的希望。
今天,我們決意在9月26日發動罷課。

罷課,不是走堂偷閒。
我們作為公民,同時作為學生。在中央決意推行假普選的情況下,罷課是逼不得已的手段,我們雖然不回校上課。但我們會以嚴肅的心情參與集會,集會的環境甚至不如課室舒適,但我們將堅持下去。用汗水表達我們寸步不讓的決心。
我們罷課,是為了未來。

罷課,不是放棄學習。
我們堅持「罷課不罷學」,在課室外有一些更值得我們去學的東西,包括黑白與對錯,也包括作為人最基本的良知。我們在課本中所學會的公民參與,是時候學以致用,也許今次不學,這一輩子也沒有機會學。我們將背起書包上這一堂公民教育課。
我們罷課,是為了未來。

罷課,不是肆意玩樂。
我們有的未成年,有的剛成年。但我們都不願變成像現今的政府官員一般的成年人。我們不是一群玩世不恭的青少年,我們只期望未來不用任由中共玩弄。我們原本也許能對未來充滿希望,但政府卻讓我們一再失望。玩樂可留待日後,堅持只有現在。 
我們罷課,是為了未來。

罷課,不是犯罪。
我們明白要面對的後果,甘願承擔學校任何處分,但當一部份成年人選擇沉默,我們更要站起來。此刻選擇逃避,日後就無權選擇。當暴政的代表只期望我們上課吧,最好的反抗也許就是罷上課。有人認為罷課能破壞社會未來發展,也許社會早已沒有可發展的未來。

我們罷課,是為了未來。

過往,我們籍遊行和各種行動請政府把未來還給我們。然而,當政府淪為中共的棋子,一次又一次讓我們失望,我們必需把行動升級。現在,我們透過罷課,透過犧牲上課的時間,要求政府正視香港人的訴求:「反對人大落閘 誓爭公民提名」。

也許政府依舊選擇充耳不聞,成年人會嘲諷學生過於理想,但你們沉默只會縱容權貴替未成年的辛辛學子扣上無數帽子,把罷課學生跟吸毒者、黑社會,甚至是發動聖戰相提並論。

我們謹請世故的成年人和打壓我們的勢力翻看歷史,細看首屆國務院總理周恩來亦因著「救國不忘求學,求學不忘救國」發動罷課,別再跟我們說「罷課犧牲前途」,今天我們選擇罷課,就是為了讓我們有一個更美好的前途,展現我們對體制崩壞的憤慨,跟當天的出發點也是同出一徹。

既然時代挑戰我們完成這個歷史任務,我們就要立足於屬於我們的時代,勾畫學生對未來的期盼,展現這個世代對未來的憧憬。
我們的未來,我們會奪回來。

學民思潮
中學生聯校政改關注組
2014年9月13日(星期六)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