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才是歷史

Photo Credit: 立法院

歷史課綱的修訂,從未誠實面對這個土地的過去與現在。只要發生政黨輪替,歷史教科書都要經過重新整頓。藍綠對決的結果,顯然都在彰顯各自的歷史解釋權,從而也決定了下一代的歷史記憶。政黨輪替的循環,總是要以歷史教科書為祭品。不同世代所受的教育,都無可避免背負了歧異的歷史記憶。

綠色執政時期,對於中華民國體制永遠保持疏離的態度,甚至是拒絕承認。凡涉及中華民國的歷史,不免是帶著某種輕蔑的眼光。馬政府的編修小組,對於台灣曾經有過的殖民地經驗,則是站在中華民族主義的立場,想盡辦法與中國大陸聯結。綠色編修者可以承認殖民地時代的現代化運動,卻吝於承認戰後的民主化運動。同樣的,藍色編修者寧可接受中華民國憲法,卻否定日本統治台灣的合法性。日治與日據之間的爭論,恰好區隔了藍綠的歷史觀。

歷史書寫,不能只是為政治信仰或意識形態服務。無論是統是獨,都是未曾發生的事實。即使未來可能實現,歷史教科書也只能書寫過去,而不是為未來而寫。但是,修訂的參與者往往情不自禁把主觀願望寫入教科書。字裡行間,總是充滿台灣民族主義,或中華民族主義的情緒。

依據中華民國憲法來寫教科書,當然可以接受,但必須注意它的時間局限。台灣被割讓淪為日本殖民地時,中華民國還未誕生。在五四運動、北伐革命、對日抗戰、國共內戰的歷史過程中,台灣住民自始至終都完全缺席。而台灣在殖民地時期,被迫接受現代化運動之際,展開農民運動、自治運動、文學運動,全程都與中國處在隔離狀態。就在這段時期,中華民族主義確實逐步成熟,但是當時中華民國憲法還未誕生。

中華民國憲法制定於一九四七年,卻由於國共內戰,沒有機會實施於中國。台灣也在那年經歷二二八事件,並未獲得憲政的庇蔭。一九四九年之後,國府撤退台灣,則立即實行戒嚴令,憲法也沒有實踐的空間。台灣與中華民國歷史匯流在一起,是在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尚未成立。對於這種特殊的歷史軌跡,使台灣永遠孤懸於大陸之外。這是歷史的弔詭,中華民國在一九四五年之前未曾擁有台灣,一九四九年之後則未擁有大陸。撰寫歷史,豈能忽視這樣斷裂的事實?

憲法若沒有人民意志的參與,也等於形同虛設。中華民國憲法真正落實於台灣,應該在一九七○年以後。蔣經國實施本土化的政策,開放國會的增補額選舉,使地方人士第一次參與中央的立法工作。從此,這部憲法決定了台灣民主運動的命運。一九八七年正式宣告解嚴,台灣社會才回歸到憲政體制。但是,憲法的格局也只限定在台灣,如果還要擴大解釋擁有中國大陸的領土,就未免太過矯情,也太過虛偽了。在總統大選時,馬英九的口號是「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這是最誠實的表述,也是最合乎憲法的精神。

台灣史與民國史的分裂與結合,應該可以在歷史教科書清楚交代。

和稀泥地宣稱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修訂教科書,這是非常不誠實的解釋。台灣進入政黨輪替的階段,堅持台灣意識論者,也應該對中華民國體制表達恰當的敬意。當選票投入票櫃,當百姓向中央政府定期完糧納稅時,就已經承認中華民國的合法性。憲法是否要修訂,中華民國體制是否要更張,那是台灣人民未來必須努力的方向。但在現階段,撰寫教科書時,我們都要誠實面向過去。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udn聯合新聞網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排外與仇恨的平庸性—庸常生活的鄰居,戰時殺妻的兇手

2012年夏,攝於波斯尼亞Mostar(莫斯塔爾)

先是上星期的雲南大屠殺,周末馬航客機又告失蹤,二百多名乘客生死未卜。失蹤客機有五名乘客證實持假護照上機,疆獨恐襲的謠言滿天飛。不想相信陰謀論,但又確實不能抹殺恐襲的可能。馬航至今未承認客機失事,只道是「失聯」,人命在政治語言之下如同草芥,叫人寒心。這夜心緒不寧,腦海思潮翻動,只能聊記所想。

昨天在明報讀到一個烏市土生土長漢人的文章,感觸不已。正因為我也走過新疆,走過波斯尼亞和科索沃,走過中東看庫爾德族、巴勒斯坦族,這篇文章,於我尤其深刻。記得兩年前讀Barbara Demick(註)的《Logavina Street: Life and Death in a Sarajevo Neighborhood》,她寫及南斯拉夫解體時,波斯尼亞塞族人和伊斯蘭教徒(Bosniaks)發生的衝突,寫及在庸常生活裡的好鄰居,就是在戰爭時把你懷孕妻子的肚子劏開的兇手,寫到罪惡的平庸性居然可以如此實在,就不得不承認我們是如此不明瞭人性,如此看輕排外與仇恨的惡。

很記得前年走過科索沃,善良又風趣的中年刀匠一說起塞族人就面目猙獰。「他們被洗腦了,連小孩都被教育成殺人犯。他們也討厭亞洲人,你一個人不要去。」又認識過一個胖胖的,像極卡通片《UP》主角的老伯,退休前是數學教授,長了一副笑呵呵的慈祥圓臉;然而我們說起九十年代末的戰爭,還有科索沃北部幾個由塞族控制的地區(protected Serb enclaves),他又換了一副嘴臉:「科索沃要有未來,就要把塞族人統統趕走。」

王力雄在《你的西域,我的東土》裡,問的還是同一個問題:那些笑呵呵的維族攤販,不管漢族維族客人都一樣殷勤接待,但是「一旦某種歷史時刻降臨,他們會不會一夜變成狂熱的民族主義者呢?」中共多年來對維族的高壓與殖民式統治(「開發大西北」的西氣東輸就是大剌剌的資源掠奪工程,對維族宗教和語言的歧視更不待言),豈不曾在維族人心中種下仇恨的種子?

「恐怖主義」不是瘋子撒賴,也不是變態殺人狂魔的把戲,那是制度化,結構化,卻又同時無比平庸的惡。恐怖份子為了政治目的,置無辜的人的生命於不顧;可是如果我們想像的「恐怖份子」是窮兇極惡之人,恐怕不是事實。英國《衛報》記者Luke Harding曾經走訪車臣,發現「黑寡婦」自殺式恐怖襲擊者,不過是個花樣年華的純真少女,連其父都茫然不知為何女兒會走上不歸路。俄羅斯對車臣的種種不公當然是事實,然而我們如何想像平凡少女也可以一夜之間成為殺人犯?

王力雄再寫新疆,認為新疆已經走上了跟巴勒斯坦一樣的路:「一個七歲的維吾爾兒童每晚把當局規定必須懸掛的中國國旗收回時,都要放在腳下踩一遍。怎樣的仇恨才會讓孩子做出如此舉動呢…的確,從孩子身上最能看出民族仇恨達到的程度。如果連孩子也參與其中,就成了全民同仇敵愾。」關於恐怖主義的來源有太多理論分析,然而在太多無辜的生命在時代的紛爭下流逝之時,我們要如何去理解那些深埋在歷史紋理之下的民族情感,要如何理解為何連孩子也相信以暴易暴是民族走出窘困的出口?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2.5

想著下個星期天的文章要怎麼寫,這些片段就一直從回憶裡冒出來。案頭上那一本關於東突的學術論著尤其刺眼,這個時候,說道理的聲音總是變得如斯輕弱,其他情感在腦中嗡嗡作響。我第一次真正接觸伊斯蘭族群,正是十七歲那年,一個人在新疆。那時候時代雜誌做了一個關於中國分離主義的專題,談及疆獨藏獨,把中國形容為一個「broken country」。於是傻乎乎的去了一回,那時以為除了一點歷史,一點知識,很多美麗的回憶與很多羊肉,就沒帶甚麼回來了。現在想起才知道那裡才是我真正的起點。

這夜當全世界靜待馬航航班的消息,我不禁想起我見過的那些善良的臉,維族人的臉。幾乎掉了滿口牙,不斷逼我喝羊奶的大媽,截順風車時跟我語言不通卻整程車都跟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的維族司機……許許多多跟我交錯過的生命,一些我的文字沒法承載的重量,一些被遺忘的歷史。想及艾青詩:「為甚麼我眼裡常含淚水,因為我愛這片土地愛得深沉。」那片被稱為「新疆」的土地,底下都是維吾爾族人的根,沖刷得乾淨嗎?漢人真的有愛過那片本來稱作東土的土地嗎?

死在昆明火車站的老百姓很無辜,那些被冤枉被壓迫的維族小孩也很無辜。毛澤東說「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只怕到了某有一天,如同九十年代的南斯拉夫,只有互相殺戮,再也回不了頭。有人說中國民主化之日,就是新疆大開殺戒之時。這世界總是太多權力,太多政治,太多無辜人命,太多不應該由普通人付的代價。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The Catcher in the Rye
原標題:仇恨的平庸性

編註:

芭芭拉.德米克 Barbara Demick

美國《洛杉磯時報》駐北京辦公室主任。她的北韓報導為她贏得海外記者俱樂部(Overseas Press Club)的人權報導獎,以及亞洲協會(Asia Society)與美國外交學院(American Academy of Diplomacy) 獎項。她為《費城探究者報》(Philadelphia Inquirer)做的塞拉耶佛(Sarajevo)報導為她贏得喬治.波克獎(George Polk Award)與羅伯特.甘迺迪獎(Robert F. Kennedy Award),而且入圍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最佳國際報導獎項。她的上一部作品是《洛加維納街:塞拉耶佛一處鄰里的生與死》(Logavina Street: Life and Death in a Sarajevo Neighborhood)。

來源:《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作者簡介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韓流音樂起飛,政府審查如影隨形

http://dropblog.2013.duckla.com/wp-content/uploads/sites/33/2014/03/6c09f55570377e2940a86b4ce85ad8da.jpg

圖說:韓國流行音樂女子偶像團體少女時代,攝影:Alexander William Varley (取自K-pop Decoder)

作者:Lee Yoo Eun/譯者:Josephine Liu/校對:Fen

韓國流行音樂主宰亞洲音樂市場已有數年之久,使得南韓似乎變成了年輕新血夢想可以一舉成名的大舞台。

70至80年代,南韓處在獨裁統治之下,音樂時常被視作具有顛覆現狀和挑戰威權而遭禁;然而在民主化後,對於南韓和外國音樂均已解禁,此後音樂創作得以充分發揮,也因此開啟了韓國流行音樂征服海外的篇章。

儘管眼下韓國似乎有了相對的自由,但就算是大唱片公司的表演者依然面臨許多由南韓政府多層操縱審查系統所設下的重重柵欄。

第一關是電視網,他們對於表演有一套準則:表演者的表演不得太過性感或是「具爭議性」。

第二關是政府負責性別平等與家庭部會,此部會會隨機抽選市場上的曲目且替歌曲貼上對「青少年有害」的標籤,即使是再無害的歌詞也有可能會面臨指控。

最後一關,是市面上任何一首歌曲都有可能被政府單位依照自己的邏輯任意加諸「太過性感」、「具政治意味」、「反政府」或是「親北韓」等罪名,即使是上市數十年的曲目也有可能會突然遭指控。

美其名要保護小孩和社會風氣的粗糙管制,使得政府可以審查任何他們單純看不順眼的音樂。

去年(2013)4月,以〈Gangnam Style〉聞名的PSY的新作,在韓國被大型電視台禁播,登上了全球頭條,禁播原因可笑,因為它描述了公眾財產毀損。

談話節目中,韓國青少年偶像歌手Lee Joon也消遣了所屬MBLAQ登台演出之前從電視台製作人那裡拿到的規範:

「露出一邊的乳頭是可以的,但如果同時露出兩邊的乳頭則是不行的,我對此感到非常困惑。」他如此說道。

電視台的規範在談話節目裡總是成為笑柄,也是對於表演者最直接的審查,所幸大多並不是特別難以令人接受。

在一次電子郵件訪談中,一位在韓國唱片公司協會工作身兼獨立音樂製作人和表演者兩職的Lee Youn-hyuk表示,他不懂電視台的規範,但他尊重他們對於自己播放的內容所做出的選擇。

「他們的判斷是基於他們身為電視台的身分,而且這是他們的編輯權。」他說,但另外強調他對於政府所施加的言論檢查不滿。

韓國政府負責性別平等與家庭的部會自1996年以降掌管言論檢查的任務,在前一年,南韓故有對音樂和文化內容的言論檢查系統終於廢除了。

檢查部門因為控訴上千首歌曲含有酒精、香菸以及性等字眼而惡名昭彰;有一首歌曾經被貼上「不適合19歲以下青少年」,導致該首歌只能夠在晚上10點以後播放,小孩也不能夠購買或是在網路上聽,許多年輕人只好透過父母的身分來登入韓國入口網站和在YouTube上觀看。

音樂從業人員,像是Lee,表示審查制度之所以使人困擾是因為它完全是隨機挑選市面上的專輯來決定,而非每張專輯都會被檢查,許多人將此視為韓國政府試圖加強對人民以及言論自由管制的舉動。

近日,數個不同政府部門針對音樂檢查做出的不受歡迎決策遭到消遣,被消遣的內容多半是針對被選中檢查的機會是多麼地隨機。

上個月,有10年之久有名的童謠也在文化與旅遊部的指控下因為太性感而被貼上「有害」的標籤

在12月的時候,以大肆禁書禁影片和禁歌而聞名的韓國軍隊將韓國最知名且有歷史意義的歌曲〈阿里郎〉從軍隊基地內的卡拉OK機器中移除,國防部後來解釋是因為該版本的歌曲曾由北韓的歌手所演唱過,無法提升軍隊的士氣。

文化評論作家Park Ji-Jong透過電子郵件表示:「在獨裁時期言論管制是嚴格且具有政治動機的,但如今卻標準不一而且大多只是武斷地被冠上『太過露骨』、『傷風敗俗』、『不道德的』等罪名。」

眼下也許K-pop非常的賺錢且五光十色,但是長久伴隨著的言論檢查與規範依然對今日的音樂市場產生影響。

觀看本篇作者的訪問影片;Yoo Eun Lee:全球之聲臉譜:Gangnam Style背後-韓國流行音樂的審查制度

此篇報導是由Freemuse資助, Freemuse是支持全球音樂人的組織,本文刊在全球之聲,Artsfreedom.org 和 Freemuse.org

2014年3月3日是音樂自由日,音樂自由日是一年一度的活動,用以強調並建立大眾意識到對世界上目前對於音樂創作者可能會因為作品歌詞或是舞台表演碰觸到敏感議題而遭受迫害、禁止、囚禁、殺害的問題。

Global Voices 繁體中文

本文獲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只剩消費的小確幸,是幸或不幸?

Photo Credit:  Nisa yeh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Nisa yeh CC BY SA 2.0

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小確幸。透過消費。

各式各樣的廣告,行銷手法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在你用生命換取薪水,維持基本生活之餘,也創造出想買東西的物質慾望,新聞媒體反映出現代人的消費型態,報導哪家餐廳是最近的當紅炸子雞、因為韓劇爆紅的啤酒配炸雞、有多少人排隊買冰淇淋,便利超商的集點兌換商品如何在活動還沒開始就缺貨……。透過新聞、廣告創造某種「很潮」、「很療癒」的符號價值,成為慰勞辛苦工作後的百憂解,從這些商品身上獲取到美好的「小確幸」。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賦予小確幸相當普及的定義,讓小確幸有相當大的迴響,它讓我們在生活裡常經歷美好卻微不足道的事物,給出最貼切也最有質感的解釋。

小確幸一開始廣泛流傳於藝文界,就是大家口中的「文青」會說的話。或許是在咬文嚼字的氛圍裡堆砌出平易近人的用語,沒有以往文學給人的距離感,也沒有過於平凡的俗氣,讓小確幸聽起來親切,各方面總合起來都恰到好處。

當小確幸脫離文學界輾轉到詭譎多變的資本社會裡,逐漸失去其文學的本質;少了以往的純粹,多了炒作以及渲染的成份,在新聞媒體的轟炸還有商業活動的包裝下,轉變成另一種消費性的小確幸。它和時下流行的大眾文化緊密黏合在一起,透過製造小確幸的氛圍,並將它大量複製成一種商業模式,以同樣的手法再生產,成為「小確幸經濟」。

只要能將某種商業行為包裝成讓人有紓壓、幸福的感受,就是「小確幸經濟」。商人緊抓著小確幸商機,將它轉化成行銷的手段,促進消費的催化劑。小確幸被誤解成一種潮流,排隊變成換取小確幸的淺薄勞動,獲得小確幸的方式變得很單一,好像得透過消費來填補生活的苦悶與空虛,才將之稱作小確幸。

消費行為變成一種社會勞動,小確幸象徵我們對於現狀無奈的情感性投射,只不過這樣的情感是透過購買來換取,從消費活動中取得人性裡感受到的幸福氛圍,彌補現今對於生活的不滿及勞動的異化。

Photo Credit: Kanko CC BY 2.0

排隊看黃色小鴨、排隊看圓仔、排隊三小時買甜甜圈,在排隊到購買的過程能帶給你快樂,既然這樣也能算是小確幸,不過把排隊文化的消費過程,一味以偏概全地稱作小確幸,對創造小確幸的村上先生來說應該是始料未及的。小確幸不一定要花錢,也不用浪費三小時排隊就能輕鬆獲得,不用被消費制約,更不用依附在過度被媒體渲染的流行裡。

(相關文章:「才排3小時」就買到甜甜圈,我們的時間這麼不值錢?

老長輩總會說:「你們這一代很幸福,要什麼就有什麼,不像我們那個年代什麼都沒有,很窮苦啊。只要偶爾有一些平常吃不到的、玩不到的東西,就覺得好開心、好棒。」長輩們成長的年代,不像現在東西得來容易,需求也不見得容易滿足,但卻能在很有限的資源裡找到簡單的快樂。

他們曾經是這樣「苦過來」的,以前物質缺乏,家裡也沒什麼錢,只好想盡辦法從生活裡找些樂子,每次聽長輩們回憶起他們當時的生活,好像也沒那麼「苦」,當時沒有太大的物質慾望,也很容易因些微小的美好而滿足,我們台語常說的「甘苦」,苦甜苦甜的生活,或許也是這些長輩們簡單的小確幸吧。

物質面取向的「小確幸經濟」可以是獲得小確幸的方法之一,但絕對不是唯一。如同村上先生努力跑完步後,來杯冰涼啤酒一樣簡單而且純粹,小確幸是結束平日緊湊工作後隨之而來的慵懶周末;小確幸是累積鎮日的疲憊,回家洗個過癮的熱水澡;小確幸是下班之後與朋友的天南地北;小確幸是放學後回家看見餐桌上熱好的菜餚。生活上的幸福,微小卻紮實地存在著。

能從中獲得壓力的釋放與正能量,汲取到踏實的幸福感;像是充電般,儲備好面對下一次挑戰的電力,為了擁有更好的生活而繼續努力著,借用村上先生《關於跑步,我想說的是…》書名,關於小確幸,小而有力,就是生活上最真切的小確幸。

於是乎我們這一代人,很幸福,卻也幸福得矛盾。我們一方面追求簡單生活帶來的快樂,又無法抗拒滿足物質慾望帶來的美好感受,我們渴望純粹,卻總是被制約。生活在相對富裕的時代,跟過去比較起來,與其說我們被人包圍,不如說被物包圍來得貼切,人與人之間無法為彼此創造更多福祉,而是增加負重。你花三小時排隊,意味著工讀生得跟著人仰馬翻三小時甚至更多,你的小確幸,可能是其他人的大不幸;透過購買才會感到快樂,只剩下被物制約的小確幸經濟,是幸還是不幸?

同場加映: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如果你的主管是這四種咖,看完文章馬上寫辭職信吧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身邊的朋友們都工作了差不多三年左右,最近我們出來聚餐時很常談到一個話題,那就是「換工作」。有朋友從鴻海換到美國Apple再回台灣做創投,這是換國家又換產業的。有朋友從本土金控換到外商銀行;但也有人從外商銀行換到本土金控,這是換公司文化的。

之前馬雲曾經說過,想要離職的原因不外乎「錢沒給到位」或是「心委屈了」;但我認為,如果你的主管不是個好主管,你更該慎重考慮離職。通常我們的工作跟主管息息相關,舉凡是團隊的方向、團隊的文化、團隊資源的多寡、所接受到的訓練、考績……等,我相信大家很常聽到這種抱怨:「我今天做的提案被主管整份退回去重做,他說我的方向跟他要的不一樣;但是我回到座位上看了一下email,明明就是他這星期的方向和上星期跟我講的不一樣!」

如果是個好主管,他應該要在上頭或是自己改變決策後提早通知你,或是在上頭改變決策前試著說服上頭;他絕對不會當天才通知你,讓你之前的時間都白白浪費掉,還讓你有種被整的感覺。很多的好員工,就是這樣被爛主管給活活整死的。

所以,如果你的主管有以下幾個症狀,在看完這篇文章後,真的可以考慮寫辭職信了。

1. 不身先不足以率人

你的主管提案被退回來的次數比你多、叫你上班不要玩臉書自己卻總是在滑手機;或是你偷偷發現他神魔之塔的等級比你高非常多,然後上頭交代事情的時候他連消化吸收都沒有,就把事情直接交代給你做,還煞有其事的說自己負責運籌帷幄跟監督進度。如果你不想幫常常這種主管擋子彈,請趕快逃離現在的戰場。

2. 不律己而不能服人

你的主管如果比你還常遲到、比你還常請病假,跟你說要注意儀容整潔自己卻沒有燙襯衫或是素顏到辦公室,外加不好好維持自己的體態,那你要注意。萬一你的主管整天把「大家要努力工作」掛在嘴邊,自己卻沒有把事情做好外加天天比你早下班,而你又因為公司制度無法在短時間內升遷或是換部門,那你要快逃。

3. 不傾財而聚不到人

如果你的主管在尾牙加碼的時候都會剛好出去接電話或是上廁所,部門春酒也永遠都吃路邊快炒100。媒體一直報公司很賺錢但大老闆卻一直要大家共體時艱,薪水沒有加多少年終還不分紅,但自己卻從賓士換了保時捷,這種有罰無賞的主管或是公司,都不值得你繼續幫他們賣命。

4. 量窄而得不了人

如果你的主管斤斤計較又愛記仇,出事情的時候跑第一、有功勞的時候拼命往自己身上攬;在你們面前總是說老闆或是其他員工的閒話,那你一定要趕快離開他。態度決定高度、格局決定結局;但是在很多時候主管的格局會決定整個團隊的結局,覆巢之下無完卵,團隊完了你一定也不會有好發展,走為上策!

「好的主管雖然不能給你榮華富貴,但是能夠給你機會。」我很幸運地在職場上遇到好的主管跟好的老闆,除了工作上給我很高的自由度,也給了我很多犯錯的空間,我在他們身上更學習到了許多人生的智慧。

無論產業的前景好壞,不管公司的名氣大小,跟了好的主管就有如順水行舟,可以讓我們的職場生涯更為順利;跟了不好的主管就像逆水行舟,費了很大的工夫還發現自己在原地打轉。下次在檢視目前這份工作、思考要不要離職的時候,除了薪資高不高、福利好不好、公司文化對不對味、產業有沒有前景……等我們常考慮的幾點外,也記得把老闆是哪種咖給考慮進去。

畢竟,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不可不慎!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有錢人很會算計沒錯,但他們有錢的原因是比你懂得「創造機運」

Photo Credit: The White House

今天早上看到一篇某財經雜誌的文章,標題是〈搞懂複利,輕鬆年領百萬〉,看完之後我有一些想法希望與大家分享。

轉這篇文章「並非」推崇他的做法,因為投資還是要看每個人的收入狀況與風險偏好,我只是看到關鍵段落想跟大家分享:

「主管、客戶邀怪老子假日打高爾夫球,他都要算計,一盒球20顆要50元,相當於1顆2.5元,跟一顆雞蛋的價錢差不多。打出去一顆球,等於打掉一顆雞蛋,實在浪費,因此他總是推辭,說要陪老婆小孩去公園散步。」

你以為有錢人是因為很會算計才有錢嗎?

對!他們超會算計!

但你少認知到另一層重要的意義是:「有錢人的很會算計,並不是指他們什麼都要省,而是非常清楚每一塊錢花出去可以換得什麼價值。」

那種去餐廳吃飯遇到付錢買單,會「自動」、「突然」跑去廁所,默默讓別人請客付帳的人,是最沒有財運、福氣的人。多數人省下來的錢,是為了滿足自己私慾所需,但有成就的人通常都是省下錢,用來請朋友吃飯,用在建立關係,建立彼此的信任。

內在情感價值,永遠都是錢難以買到的,你可以用一餐500元換到人家對你的好感,無價;同樣的,你可以用一場高爾夫,換到幾個高層次朋友對你更深入的認識與好感,絕對也是無價。

存款有1,000萬算是有錢人嗎?也許吧,但比起身價動不動上億、十億、百億的有錢人,那又是小巫見大巫了。「理財」這兩個字,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意義:在窮人身上,先增加收入再說,理財毫無意義;在一般收入的上班族身上,能省吃儉用存一點錢在銀行,把保障做好,差不多也就夠了;在高收入的上班族身上,有閒錢可以理財,可以做資產分配,分散投資,像怪老子這樣,也算到頂了;但有錢人談「理財」,根本就是銀行團派人去協助他理財,拼命拜託他借錢,有好康的消息或商品第一個通知,會計師主動協助節稅,財務人員主動尋找更多投資、套利機會。

誠如我之前所寫過的文章,有錢人之所以有錢,絕不是靠「複利」到天荒地老才有錢,是靠勇氣、智慧、膽識,在市場中拼搏賺錢。複利再怎麼強,還是要靠「時間」,報酬率10%只要複利7.2年資產就能翻兩倍聽起來好像還OK,但對白手起家、有本事的創業人來說,7.2年很可能已經可以從什麼都沒有,晉升億萬富翁;對於有錢人來說,7.2年很可能已經從營業額1億元躍升到5億元、10億元。

(推薦閱讀:領死薪水的上班族們,別再想靠「複利」致富

怪老子的優點與缺點都是同一個,就是精於算計,一個把什麼都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人,可以為自己省錢,但無形中也損失了更多可能的發展空間。例如,他如果去打高爾夫,或許可與跨國大企業客戶建立關係,哪天被挖角去當財務長也說不定;又或許可能因此結識其他朋友,最後變成客戶,在你缺業績的時候適時成為久旱甘霖。

蔡崇信如果不是認識馬雲,今天可能還是「坐領千萬年薪」的「上班族」,但因為他結識了馬雲,同時願意放棄一切去領馬雲給的500塊人民幣工資,同時成為阿里巴巴最早期的股東之一,如今身價破百億,才多少年?不到20年。試問,一個年薪千萬的「外商」、「金融圈」、「高階主管」,能靠20年複利賺到多少錢呢?能破百億嗎?

怪老子檯面上有非常風光的理財績效,令人佩服,不過我真心認為,一個人要翻身,靠的不會是理財,而是「機運」。這個「機運」不是運氣,是可以靠自己去開創。我一直強調,你想吃海味,就應該往海邊去;想吃山珍,就應該往山裡去。同樣的,你想要有上億身價,就應該往能帶給你這個願景的地方去。

這是我衷心的建議,為自己創造一個有錢的機運,比靠複利更重要。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Hands Up 創業智庫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福島震災三週年 日本朋友,你們好嗎?-The News Lens Flash

1. 311三週年 安倍:將重啟核反應爐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311大地震發生滿三年的前一晚召開記者會,保證明年三月底前完成­萬戶災區公營住宅,指示貫穿福島縣的常磐快速道路提前開通,至於核電廠再啟動的時間表­,「我不方便做預告」。安倍是在眾院預算委員會上表示,為了拼經濟,計畫重啟那些通過­原子力規制委員會嚴格審查的核子反應爐。

2. 馬航失聯 追查兩冒名登機者身分

馬來西亞航空MH370班機失聯迄今下落不明,據傳,至少兩名乘客持失竊護照登機。根­據外電報導,泰國警方證實,1名伊朗人阿里在泰國巴達雅購買2張機票,機票為持有失竊­護照的2名旅客使用。旅行社表示,認識這名阿里已經3年,且是位常客,平均至少每月會­為他本人和其它人訂購機票,她認為這跟恐怖攻擊無關,透過第三者訂票在巴達雅相當普遍­。

3. 台灣新戶政系統 轉包中國網路公司

國安局昨日提出「國家情報工作暨國家安全局業務報告」,立委於質詢時披露,在只向國會­提出的機密報告中,國安局指包辦新戶政系統的資拓宏宇公司,把此軟體程式外包給中國的­網路公司。蔡煌瑯問國安局長蔡得勝,「新戶政系統當機,但得標的資拓宏宇,居然把此戶政­新系統的軟體程式外包給中國的網路公司,你知道這個事嗎?」 蔡得勝回答,「我知道。」蔡煌瑯追問,「你知道為什麼不制止呢?」蔡得勝表示,「我不­是三頭六臂,他是合法的台商。」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311 大地震三周年,日本 Yahoo! 推捐款活動

311 大地震三周年,日本 Yahoo! 推捐款活動

311japan今天(2014.3.11)是日本 311 大地震滿三周年了,而日本 Yahoo! 也於今天推出了紀念活動,除了設計特殊的搜索頁面以外,只要你在日本 Yahoo! 頁面搜尋「311」一次,日本 Yahoo! 就會捐出 10 日圓給「公益財團法人東日本大震災復興支援財團」作為災後復興之用。

2011 年 3 月 11 日是日本令人難忘的日子,而在大地震當天也有許多地震相關的搜索,搜尋引擎在關鍵時刻反而發揮了強大的資訊力量。
根據日本復興廳指出,目前因為 311 賑災疏散的人數目前還有 26 萬 7000 人,其中在一月底為止住在組合屋的人數共有 9 萬 7000 人。根據中央社報導指出,這主要是…

Chromecast 銷量破百萬 加快與 Android 整合

Chromecast 銷量破百萬 加快與 Android 整合

20140311123108Google Android 部門主管 Sundar Pichai 在 SXSW 大會上透露,Chromecast 電視棒的銷量已經超過百萬,Google 很快就會在美國之外銷售 Chromecast。
Chromecast 是 Google 第一款完全獨立研發並上市的硬體裝置,由於音樂播放機 Nexus Q 和 Google Glass 等均未批量上市,Google 對於 Chromecast 的銷售表現得非常謹慎,銷量也秘而不宣,Android 部門主管 Sundar Pichai 參加 SXSW2014 時首次談及 Chromecast 的銷量,他透露Chromecast 已經售出幾百萬…

專訪印傭團體: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Union & Association of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in Hong Kong

訪問:黃漢彤、Wiki

文:黃漢彤

Erwiana受虐事件掀起社會轟動,但 主流報導中,對外傭普遍面對的困難往往少有觸及。甚至說,她們的迫切訴求,時至今日亦幾乎無人理會。筆者相約印傭工會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Union﹝IMWU﹞及另一印傭團體Association of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in Hong Kong﹝ATKI-HK﹞的成員訪問,嘗試進一步了解她們。

中介費搞到一身債 梗係比顧主恰

這些印傭團體平日處理印傭工作上遇到的各種問題。Yima舉例說,「譬如有顧主說決定好了這星期不讓工人放假,就不讓她休息。有的人剛來香港,不知道顧主到底有沒有這個權,便來找我們問清楚。」

「有 時候是與顧主起爭執,像丟失甚麼東西,就認為是工人做的。」旁邊的Yayan趕急接道:「不見了一枝筆也會罵!」她們哄笑起來,彷彿習以為常。Sring 說,「比較嚴重的,還有被顧主毆打、性騷擾等等。」不過因為害怕丟掉工作,許多人連投訴也不敢。「有人未打夠七個月工,根本不敢反抗。」七個月?筆者怔一 怔,噢,原來是她們要交的中介費足足等於七個月人工[1]!這只是說印尼那邊的中介費,香港中介還要另外收多一筆。印傭大多出身農村,家境貧困,鄉下一旦 收成不佳,家人就三餐不繼。一旦與顧主鬧翻,炒魷魚,必定要在兩星期內找到新工作,否則馬上遣返回國──如果工人新來乍到,等於要揹上幾萬元的債回鄉!

「如果告上法庭,可以留在香港,但直至案件完結前,都不能找另一份工作。」就算向勞工處投訴,案件平均要兩個月時間處理,期間外傭同樣不得工作。由於留港超過兩星期,她們更需付出每日20元美金以延長留港時間,難怪有Erwiana一類默默苦忍的情況出現。

衣食行都唔見駛

不說被顧主欺壓的問題,普遍而言外傭的工作待遇也非常惡劣。現時外傭最高薪金才4010元,而且好多人拿不足這個數。「香港物價好貴,其實不夠用。」捱過七個月,之後人工每月寄一筆回家,剩下來交電話費、交通費甚麼的,七除八扣所剩無幾。

筆者以為起碼平日顧主包食宿,飲食上至少可以省一些,Yima卻說:「平日也要自己去買東西吃的。有時家裡餓起來,僱主就叫你去煮公仔麵吃,幾年都是這樣,受不了,只好自己出街食。」

「都只是想健康一點。身體好,工作也可以落力一些啊,對僱主也好。」

住呢?24小時stand by! 衣食行負擔重,那麼住的問題呢?筆者想,香港樓價這麼貴,真是所有顧主都能提供合理床位嗎?有報導指,一些顧主強迫外傭睡廚廁地板,甚至洗衣機頂。

Sring說,「其實我們算是不怎樣介意睡在大廳。我們更著緊解決不能外宿的問題。」現時,外傭必須與顧主同住,外宿即屬違法。

「我地,24個鐘,stand by!」Yayan笑說。「有時半夜12時,顧主便敲門叫醒你,著你去煮麵。」「而且無哂私隱。」

同住辛苦,當然與工時超長有關。根據國際特赦組織一份報告,香港外傭工時平均為每日17小時,按星期算,足足是102小時,比約50小時的香港平均工時高出一倍!Sring指,有顧主工作時連給你打一個電話也不肯,完全沒有私人時間。

「我們只是想有一些自己時間,並可以真正休息一下。晚上十一時休息到明早八時,這樣也好啊。」她們說,也有顧主想外傭能夠搬出來住,希望可以與顧主自訂合約。

你有你訴求 我有我報導

杜絕中介惡行、廢除兩星期規定、容許外宿、提高薪金、規管工時……外傭問題如此嚴重,大部份訴求卻無法浮上水面。

「我們常常說的,但香港media不會報。」Erwiana一事後,近日報導最多觸及中介問題及其他虐待事件。香港的主流媒體,甚麼時候才可以正視她們的訴求?

再辛苦,都要搞工會

聽過她們各種困難,筆者心裡納悶,一星期只休息一天,她們怎樣還有時間精力處理團體事務?

她們說,一來擠一些休息時間出來上網交換資訊、組織行動;二來就是透過人際關係去通知大家。當然,人搭人也有盡頭,在她們戲稱「辦公室」的維園,警察不讓她們用麥克風宣傳,她們資源又短缺,接觸面非常有限。

這些成員基本都是因為朋友介紹才加入。「有顧主不喜歡我們搞工會,覺得我們是來工作的,不能不務正業。」那怎辦?「就不說。說是出去跟朋友玩。」

筆者愈想愈覺得她們厲害,如果我自己一星期返六日工,每日17小時,你還要叫我出來幫人、遊行,坦白說,誰鳥你啊。我不如爭取時間休息?「辛苦是辛苦的,可是我們不跟她們說清楚有甚麼權益,她們真的不會知道,只好努力做。」

「大家都遇到同樣的問題。她們不開心,我們也不開心,所以我們很團結。」筆者不禁慨嘆,如果港人能夠學到她們的精神幾分,運用僅餘的精力也要反抗老闆的不公對待,社會氣象已經全然一新。

[1]:資料來源不同,與另文前中介職員訪問得來的數字稍有出入。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