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就「什麽是公民」繼續爭論 冀回關鍵政制問題

到底公民提名是否「一些人」意見?香港人又應否先對高門檻、有籂選的特首選舉方案「袋住先」?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學民思潮發言人劉貳龍、香港律師會前會長何君堯、公民黨執委楊岳橋和立法會議員田北辰就著政改方案,昨日在中文大學進行辨論。自上週日以來,政改討論變成討論「什麽是公民」,梁國雄、劉貳龍及楊岳橋批評建制派不要再玩弄語言偽術,討論什麽是公民、什麽是提名這些「山是石頭,海是水,阿媽係女人」的道理,應認真回到政制發展的關鍵問題。

學民思潮劉貳龍指,他們爭取的是公民提名權,而不只是一個有篩選成分的提名委員會,又用麥當勞過期食品事件比喻政府明知有害,但仍呼籲香港市民「食住先」、「食左好過冇得食」。如2016年功能組別依然存在,這一個「食住先」便會變成「只有這個可以食」。劉指現今政府的誠信問題有目共睹,一次又一次的搬龍門,他指「袋住先」的政改咨詢報告更是「100分的刷鞋」。但劉認為今次政改咨詢報告是否可以如實反應71萬人次的公投、51萬遊行人數的民意,只予0分。

楊岳橋:「愛國愛港」抽象 何君堯:早有定義

楊岳橋懷疑這份咨詢報告是否真的如劉貳龍所說的「100分刷鞋」,因爲這份方案只是將選舉特首問題踢回中國。而中國是否滿意是沒有人知的。而關於「愛國愛港」這一個問題也是一樣,事實上在基本法中並沒有說明特首是需要「愛國愛港」的,因為「愛」這一個字是抽象的,他以情侶為例,「愛」是等於拍照還是拍片還是說給你鑽石戒子或香蕉都是有很大的差別。如果真的如政府所說「袋住先」是很危險的,因為到最後他們有可能會說你已經應承了這一個方案而不給予真的普選。

不過何君堯則指,「愛國愛港」一早已存在於基本法中。何表示在基本法105條中已說明香港的特首及法官在宣誓時說明會「擁護基本法」,而基本法是根據中國憲法中所定立的,基本法指香港需要支持中國、維繫中國國土統一,因此基本法中已存在「愛國愛港」的含意,宣誓已是「愛國愛港」的表現。不過,他亦認同特首提名需要得到廣泛認同,但他說香港人要知道「誰是莊誰閒」,「誰有權力去作出決定」。現實明顯的是「權力在中央」,香港人只可以在他們士定下的框架中討價還價,爭取對大家都有好處的方案。

IMG_7629

梁國雄:梁振英一人暴力點計?

但在「廣泛認同」一詞上,田北辰說功能組別才是有「廣泛認同」。田北辰又指香港人不接受特首選擇含有篩選成份,又不接受特首係要愛國愛港,是「追求香港獨立」;田北辰又批評議會中有「少數的暴力」在拉布,令到財政報告中有多頂民生議題不能通過。

梁國雄反擊指,拉布是用3個月時間希望政府可以撤回不公的議案,但一年入面只是用了3個月去拉布,但有9個月的時間是梁振英一人的暴力又如果計算?因此經公民提名所選出的特首才可以為香港辦事。因為他要面對的是香港所有選民,而不是那1200名提名委員會以及背後的勢力。

IMG_7627_

最後梁國雄及楊岳橋均表示不要再討論那些詞彙的意義,否則會再出現有議員問「什麼是公民?」這一類的問題。他們要的只是一個沒有篩選的特首選舉,是公民提名,不是經篩選後的提名委員會提名的特首選舉,因為不希望將來會出現「一號董建華,二號曾蔭權,三號梁振英,四號許仕人」的選舉局面。劉貳龍則說「英雄和平凡人的分別是,英雄會勇敢多五分鐘。希望可以在佔中的時候會看到大家的參與。」

編輯:歐陽聯發

Wifi喇叭讓低頭族遠離危險

WiFi-Honk-1404940646738

Illustration: Randi Klett; Images: Getty Images

還記得之前有低頭族過馬路被車撞到的新聞嗎?在智慧型裝置越來越普及的時代,不論行人或是車輛,都常常因為低頭看手機或是盯著GPS而忽落了路況,引發現實交通上的危險!現在,科學家針對低頭族,研發出wifi喇叭,讓手機主動提醒你身邊該注意的安全!

密蘇里大學(University of Missouri)的Kaustubh Dhondge團隊,發展了利用wifi來連結個人行動裝置的“WiFi Honk”,達到類似汽車喇叭的作用。在研發構想中,使用者可以下載App來連結管理系統,選擇以「行人」或是「車輛」的方式上路後,每隔0.1秒,手機便會自動透過wifi beacon向系統上傳個人位置、移動速度及方向;當系統接受訊息,便會將該區域的所有人車資訊做整合,計算出可能發生碰撞意外的對象,由螢幕顯示或是聲響震動提醒雙方及時注意,避免意外。

目前,此系統會碰到的問題,主要是要如何在混亂的交通狀態中(包含各種形式的交會:同向超車、雙向會車⋯⋯等等),更精準地預測事故點,避免傳送不必要的警告訊息給使用者;另外,也要避免在擁擠的情境下,過多訊息會彼此干擾而使效能降低。一旦改進了這些問題,WiFi Honk將能更正確地針對可能性事故當事人提出提醒。

除了搭載在智慧手機,研究團隊也期望能將這項技術推廣到車輛配備上,若是未來的車輛都可以配備wifi beacon發送能力,系統就可以建立更大的資料庫,提升預測交通事故的精準度與普及率!

「當晚上你騎著腳踏車,你搭載WiFi Honk的手機便成為探照燈,它能在視線範圍外就預測到朝你疾駛而來的危險」參與研究的Sejun Song說。然而,在這些科技實際上路前,為了人身安全,為了不與現實脫節,還是讓我們抬起頭,看看世界吧~

 

延伸閱讀:

資料來源:Wifi-Honk! Smartphone App Gets Pedestrians out of the way [IEEE Spectrum, July 14, 2014]

 

隱藏版海洋 在地球裡面

文/潘阿樹(科普作家)

水是人類生活中的一部分,水氣凝結成雲、下雨,到了地上又匯流成河,不過追根究柢,水究竟是怎麼出現的?地球上的水又是怎麼來的呢?

水從哪裡來?
與地球起源有關

目前推測地球有四十六億年歷史,要知道早期地球的水從哪裡來,證據可以說是微乎其微,但是科學家仍然想從些微的證據中,找到蛛絲馬跡。

在宇宙中也可以找到水,最明顯的就是隕石和彗星。因此有些科學家認為,水可能是在地球形成初期,大量彗星隕石撞擊,同時也將水帶來地球。有些學者則認為,水是地球形成時就存在的,有的說法是氫和氧結合成水,也有一種說法是地球形成初期有大量的火山,將水從地球內部向外噴出,再凝結成水。
說到這裡,你是否一頭霧水?其實就因為證據太少,讓科學家不得不發揮想像力,再透過不斷尋找與拚湊,來找尋適合的證據。不過大部分的學者都認為,地球的水與地球起源有很大的關係,而且其中很多水並不是像我們常看到的海水、雨水或冰雪,而是藏在岩漿、礦石裡,透過不同的作用逐漸釋放出來的。

岩石中有水?
把水帶到地球內部

岩石中有水?沒錯!岩石中不但有水,還能把水帶到地球內部。在地球表面,有許多含水礦物存在,譬如石膏;有些海底的沉積岩裡也含有微量的水,這些含水的岩石,會隨著板塊運動中的隱沒作用,被帶到地球內部。
這些水還會降低岩石的熔點,也就是說,形成岩漿時,含水岩石跟沒有水的岩石比較起來,前者的溫度會比較低。全世界就有許多火山,都位在板塊隱沒的地方。火山又會把水以水蒸氣的方式向外噴出,讓水再度回到地表……原來,除了地面上的水會生生不息的循環,地球內部的水也會循環!

地底有海洋?
林伍德石可能是關鍵
在最新的研究中,有些科學家認為,地球內部的水,說不定比我們過去想像的還多!
以前,科學家就在實驗室營造出類似地底深處的高溫高壓狀態,模擬地球內部形成的礦石,也因此發現許多種新礦石,包括一種含有水的林伍德石(ringwoodite)。通常林伍德石多半只能在隕石中發現,但令科學家振奮的是,在巴西發現一顆鑽石,鑽石中竟然包著林伍德石,表示地球確實存在這樣看似不可能出現的礦物。
另一方面,科學家也早就知道,利用穿過地球內部的地震波,可以推估地球內部的構造與成分。後來發現,在地球內部大約四百一十到六百六十公里深的地方,可能含有大量的林伍德石。而林伍德石又含水,代表地球內部其實有大量水分以礦物的方式存在。有多少水呢?據說要比現在地球表面的水還多出三倍!
不過,科學家對林伍德石還不是很了解,畢竟深達數百公里深的礦物,在地上能看到的機率微乎其微。人類鑽井,也頂多鑽到十公里就鑽不下去了,更何況巴西發現的林伍德石也極為罕見。
要解開地球之水從何處來的祕密,我們還需要更多證據。

瑞典露乳示威議員被取消參選國會資格

危沙洲縣 Skåne – 當地一名議員 Jenny Wenhammar,因為日前參與對首相的露乳示威,而被所屬綠黨取消在9月參加國會大選的資格。 綠黨聲明表示,這個行為和議員行為規範不相符,因此要痛下決定。但Wenhammar則反駁,表示這是民主的重要組成部分。 瑞典晚報

阿富汗全國無人接受有39的車牌號碼

駝背城 Kabul - 當地幾個車主,備受車牌號碼所困擾,愛車淪為蟹貨,如何賤價都無法售出,因為他們的車牌號碼有「39」兩個數字。 而這個是當地傳了多年的迷信,因為在金河城 Herat 有一個「操控性工作者」的車牌有39,因此這個號碼就和非法勾當牽連在一起,就算連國會分組都沒有39組,跳過這個號碼。 瑞士法文20分鐘報

大富大貴大主教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Father vice)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Father vice)

 

今時今日,做牧師和神父大部分都只是小資,只有少數在中產教會的才可能是中產。不過,由第四世紀到十九世紀,主教大部分都是生活豪華的貴族。即使到了今天,仍有這種貴族主教在我們的身邊存在。

主教,聖公宗舊譯會督,信義宗常稱監督,早見於使徒時代,本為一個監督同一地區內各教會的長老,並未與一般的長老(即後來的司鐸)作出嚴格區分。聖保羅對監督的德行有相當高的要求(聖提摩太前書3:1~7,聖提多書1:7),並指監督要「用各等權柄責備人」(聖提多書2:15)。使徒通常被當作監督,例如四出建立教會的聖保羅和聖彼得。教父時代,在安提阿牧首聖伊格那丟等教父的推動下,主教的職份開始制度化。監督或主教漸漸掌權。

 

聖伊格那丟,安提阿牧首(四大牧首之一),主教制奠基人之一。他當然沒有寶馬沒有豪宅,最後還殉道。

 

然而,在教會被迫害的年代,主教往往是被羅馬抓來祭旗的對象。然而,自基督宗教成為羅馬國教以來,教會活動地面化,開始累積財富和土地。西羅馬帝國滅亡後,西歐陷入混亂,教宗利奧一世(400~461)就直接在羅馬行使世俗管治權。同時擁有政治權力和宗教權威的「主教候」(Prince Bishop)就漸漸形成。

中世紀時期,教會透過修道院掌握了歐洲大量土地和財富,主教成為了政治領袖,與世俗君王亦敵亦友。無論是神聖羅馬帝國還是亨利八世以前的英格蘭王國,財相幾乎都是由掌握大量土地的主教出任。為了控制教會的財富和權力,歐洲貴族亦爭相扶植自己的家族成員讀神學,然後當上主教。主教可以擁有軍隊、城堡、莊園、領地,甚至整個國家(例如中世紀時代的「教皇國」);有的甚至將世俗的官位當成正職,主教的牧職反而不顧。例如,法國的李希留(Richelieu)樞機本為呂松(Luçon)主教,自己卻跑到巴黎當路易十三世的宰相。

 

李希留樞機,不過當主教只是副職,他的正職是做宰相。他的家族之所以安排他讀神學也是為了讓他當上主教,進入巴黎的權力核心。

 

中世紀的主教本身就是貴族,自然就過著貴族的生活,住的是豪華的城堡。如果是主教侯,甚至還可以向當地居民徵稅。我讀碩士的杜倫大學,本來就是杜倫主教侯的城堡,是末代主教候范妙德(William Van Mildert)捐出來的;他自己就搬到去鄂蘭主教(Bishop Auckland)城堡。在1836年英國全面廢除主教侯以前,杜倫主教依然對杜倫郡有管治權。天主教國家或地區的主教候就更加奢華。著名的世遺景點維爾茨堡宮(Würzburg)就是天主教的維爾茨堡主教候的官邸(地基面積為16199平方米,即約174365.585,根本就是王宮……)。相比之下,香港某人住在大潭浪琴園算不得甚麼。

 

范妙德主教,英國歷史上最後一位主教候。杜倫主教候長期都是英格蘭王國用來控制英倫東北這偏遠地區的重要官員。

杜倫城堡,今成為杜倫大學Durham University的大學書院University College院址

 

在封建社會中,主教作為建制的一部分,過著貴族的生活根本不足為奇。然而,如果今時今日的主教依然過著這種貴族生活,就是與其牧職不相稱。今日的主教已經不是主教侯、領主或官員(除了有世俗治權的教宗),不再是建制的一部分。使徒時代的聖彼得豈能在教會被迫害的年代過著教宗本篤十六世的奢華生活呢。除非今日的教會依然定位自己是建制和統治階級的一部分,認為自己是高高在上;然而,就算你當上政權的統戰工具,今日大部分主教也再不是擁有世俗政權的主教侯,你又憑甚麼過著貴族的生活呢?

 

Residenz Wuerzburg根本就是王宮…….

 

再說,貴族主教的奢華生活本就偏離監督設立的原意。主教的設立本來是要監察和領導教會,為上帝作工,而不是為了加入統治階級,滿足自己的享樂。就像猶太的「祭司藉他們把持權柄」(耶利米書5:31),貪戀權位和享樂一樣。先知以西結就曾批評猶大國的祭司,說:「你們喫脂油、穿羊毛、宰肥壯的、卻不牧養群羊。」(以西結書34:3)

此外,主教奢華的生活開支絕對不應由教會承擔。隨著教會失去賦稅的權力,今日教會的收入來源除了是物業以外,就是來自教友的奉獻。奉獻的目的是用於聖工,而非用於供養主教奢華的生活。教會當然可以為主教買車以方便探訪各牧區,但為何要是名貴房車?為聖品提供宿舍本是合理,但要用教會的錢為主教買豪宅,就是無理。

從來沒有人說過主教就要捱窮。主教不是(起碼不一定)修士,沒有必須過著清貧生活的要求。作為主教,樣子當然要體面,在公開場合不能失禮。然而以教會的資產去供養主教的奢華生活就是荒謬。就是教省、教區富可敵國,教會的錢應用於社會服務與福傳,而非主教個人的享樂。更何況今日香港聖公會官司纏身,名下有擁有多棟歷史建築需要維修、保養或重建,怎能如此大灑金錢用在主教個人的奢華生活身上?如今政協鄺保羅自恃香港聖公會大主教的身份,住大潭浪琴園1500呎的豪宅(市值2400萬元),出入坐的是市值35萬的寶馬。反觀現任羅馬主教,即教宗方濟,即使貴為梵蒂崗的國君,依然過著節儉的生活。可是他沒有捱窮。堂堂一個教宗,對外代表天主教教會,吃的穿的當然不能失禮,但超越位份和禮儀的個人享樂就是奢侈。教宗方濟去年出訪意大利的時候,也沒有坐寶馬,只是坐一架菲亞特的吉普車(Fiat Campagnola)。錢多的現在也節儉,錢少的倒去奢侈,而且是慷他人之慨,花費的都是教會的錢,完全超過主教應有的待遇。既然超越了主教的位份,就別當主教了,大主教也一樣,因為大主教與主教在聖公會的三級聖品制當中同屬一級。專心做政協,就可以平平安安的過著中共的貴族生活,無須再承受教友的指責。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