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賤招大全(一):面試不一定要帶事業線,但一定要帶點心機

Photo Credit:  博雅青年講堂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博雅青年講堂 CC BY SA 2.0

最近好像有許多單位在進行面試。研究所面試新生,公司面試實習生或夏天預定就職的新人。有不少學生問我,面試除了要準備的基本資料和相關資訊,還要注意什麼,要不要帶事業線去?

說真的,我面試人和被面試的機會並不多,但這種場面可看多了。我通常只給學生們一句建議:「帶點心機。」

「心機」這詞有點負面意義,但在這種悲慘年頭,我認為年輕人該有點心機,除了讓自己更能掌握老人,也能讓老人無法輕易搞定自己。

但心機是無法說帶就帶的,平常就要下功夫才行。很多學生平日就少了點心機,天天爽呆、爽呆的過。

我有些隨堂作業問題就是面試常見題庫的「教育版本」,在解析這些題目的答案時,我會好心提醒:「這題比較有心機的作法是……」

雖然面前總有幾個認真聽講的學生,但只要抬頭,就會看到一大票鳥人在那嘻嘻哈哈,興高采烈地討論自以為的超屌答案,卻沒注意有價的答案正從耳邊溜過。這就是少了心機,又漏了抓住心機的嗆司(chance)。

那要怎麼拉高「面試心機度」?

1. 多注意人

先別開口講,專心的看看別人。看看身邊的人在做什麼,他們做的事我也該做嗎?有看就會有想,有想就能生出心機。

會「看人」的年輕人真的不多。

我曾在某個吵鬧混亂的教室中碰過一雙堅定的眼神。不是兇狠,不是藐視,是銳利的一雙眼,從教室角落直射過來,逼得我不得不認真上課(呃……)。第一週到最後一週,他的眼神都在,我總感覺所有的意圖和知識都被他吸盡了。這學生沒開過金口,直到最後幾次上課,他才在作業紙上問到:「老師覺得班上哪些學生能出頭呢?」

「就是你。」

下次上課,我不指名的這樣公開回應他。那眼神機靈的藏回人群,而人群只是驚慌騷動,在笑鬧中想找出當事人。找不到滴,因為你們沒有心機。你們沒練習過,平常就沒在看人,現在自然看不到那低頭陰影下淺淺的微笑。

2. 多猜度人

當你將被考驗的時候,先猜度對方是什麼樣的人。猜度能生情境,有情境就能控制心機。

啊還沒見到要怎麼猜度?

我會要應考、應徵的學生先去面試地點四周看看,早個半天去也好。在那學校旁的麵攤吃個飯,在那辦公室大樓後巷的飲食店家晃晃。大樓電梯搭個幾次,細心注意一下同層樓的廁所。想像你就是會在那生活的人,你會經歷過什麼?吃哪些店?走哪些路?在哪搭車?去哪買東西?

當你走進必須面對他們的小房間,他們已不全是陌生人了。他們應該吃過你方才經過的那些店家,照這裡的排隊規則搭乘電梯上樓,在同樣的廁所梳理自己,然後走進同一個窄小空間。

都一樣是人,都是一樣的人。你再菜、再嫩、再新,也都「入境」了幾分。你的猜度會自然進入你口裡的答案。

「你對於我們單位有什麼看法?」
「我剛剛在後面的麵店裡,看到了兩個掛著貴單位吊牌的同仁,他們用餐的神情很愉快,我想……」

「到這邊之後,有看到公司裡需要改善的地方嗎?」
「我看到有呼籲同仁節約洗手乳的公告,說是福利金不夠支付。我有同學是賣洗手乳的,我知道怎麼用很低的價格買到批發貨……」

「認為所上能給你什麼幫助?」
「入場前我在走廊上看公告欄,發現你們這邊的學術活動資訊和資源好多……」

3. 吸收一切你可以嗅到的規則

有許多規則是寫在紙面上的,當然要先記好,違反就是擺爛。有更多的規則是飄浮在空中的,你要靠自己的嗅覺去把握。嗅聞能掌握關係,知關係就能放進心機。

這裡的金字塔結構是如何?誰是最大的一咖?面前這三個人關係好嗎?今天他們扮演的又分別是啥角色?這單位喜歡什麼樣的新人?他們去年選的又是什麼樣的人?坐在外頭隔間板裡的那些人位子是怎麼分的?

他們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甚至只是每一秒經過,你都可以多嗅到一點。被領著快步經過,你會知道這是經理,這是紅人,這是黑人,那是廢人。你會知道你頭要再低一點,再低一點,笑容要面向這邊,轉彎之後對過去那邊,最後給角落讓路給你們的清潔阿桑一個滿的點頭微笑,說聲「謝謝」。越低階的,你就嘻嘻表達我會是你的好學弟學妹;對高階的,就莊重來個傾身禮像是說奴才來了;對顯然是big daddy的,頭就要低到像告別式。你知道了這裡的關係,你就知道怎麼料理他們。

他們可能沒察覺你的心機,只是把你放在那,晾著。若你其他條件不差,還是被晾著,這可能是因為那些人也沒心機。如果全公司、全單位都這樣沒心機,這裡會倒的,最好也別進來。怕心機了好幾場,卻都沒被看到?別擔心,有心機的人,自然會去把你揀起來的。

他比你強多了。他會從嚇死你的地方把你揀起來,然後當面唸你:「是誰教壞你的?心機這麼重。不過我喜歡,因為你像我一樣壞。」

小嫩嫩,你才剛要進入賤招的世界,要學得可多了。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人渣文本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台灣人像】在北投捷運拉小提琴的阿伯 看到的話記得幫他拍拍手加油

Photo Credit: Humans of Taiwan

Photo Credit: Humans of Taiwan

Photo Credit: Humans of Taiwan

Photo Credit: Humans of Taiwan

「我兩年前退休,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在北投捷運站拉小提琴唱歌。」
「那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拉小提琴呢?」
「我一直都很喜歡音樂,也很喜歡唱歌。剛開始有點害羞,害怕人家知道我在這裡拉琴,但是慢慢的大家喜歡我用小提琴自拉自唱,甚至還有外國人將影片上傳至網路。我希望繼續跟更多人分享台灣的民謠和音樂!」

“I retired from work two years ago, since then I started to play violin and sing along with it at Beitou MRT station."
“Why are you doing this?"
“I have always had a love for music and singing. I was a bit shy at first and afraid of letting other people know I am here playing violin, but people started to take photos of me, upload videos to the Internet and love my music, it is a huge encouragement for me. I want to share more of my music and Taiwanese folk songs with others!"

本圖文獲Humans of Taiwan授權刊登,原圖文於此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法地方議會候選人射擊總統像圖片流出

小流河府 Lorient - 法國即將舉行地方議會選舉,各黨候選人都出盡法寶拉票,而有些邊緣小黨屢出奇招拉票。 而在當地則有片段流出,有疑似候選人對著共和國總統荷蘭的相片開槍。而有支持平權網誌表示,雖然人樣被打格,但依然能認出是當地一個右翼候選人。 而該政黨承認有這些影片,但他們很訝異,為甚麼2012年的舊片,現在被拿出來流傳。 法國公視新聞台

未載伊拉克部長公子,原機折返無得降落

黎巴嫩井州 - 一架中東航空公司 MEA 的客機,週四起飛後,還差20分鐘就可以到達巴格達機場被拒絕降落:因為伊拉克交通部長的兒子不在機上。

 

media_xl_6548925

 

飛機被迫折返,然而伊拉克有關部門則推卸責任,指事件與她們無關,更一度指該名公子並無買這航班的機票,但其後又改口,甚至總理出面,表示有關人士已經被炒。

 

比利時荷文早報

 

烏克蘭局勢不穩,旅遊宣傳不動如山

柏林 - 柏林國際旅遊展 Internationale Tourismus-Börse Berlin 是國際旅遊界盛事,今年來自烏克蘭的代表無懼崖山半島自治共和國的局勢緊張,繼續向世界推廣崖山半島的渡假村。

 

Volunteer-waits-for-visitors-at-booth-representing-Ukraine-during-opening-da-2-

 

烏克蘭代表 Kateryna Suprovych 表示,她期望著今年旅客有良好增長,「崖山半島局勢係有啲唔穩定,不過唔係打緊仗,唔使擔心。」

烏克蘭的旅遊業在2013年發展良好,崖山半島是著名的黑海旅遊勝地,當地有大量渡假村,每年四月至十月都會吸引大量烏克蘭國內和露西亞的旅客到訪,而近年亦開始有德國和波蘭旅客到當地旅遊。

烏克蘭旅遊局官員 Marta Naumenko 表示,有關部門現在是推廣2015年的旅遊季節,他期望到時局勢將會有所改善。

 

德國世界報

 

「Country Roads」將成為西維珍妮亞州歌

查理斯鎮 – 當地州議會預料在週五通過決議,將鄉村歌手 John Denver 名曲列為西維珍妮亞州歌之一。而這首歌一開始的歌詞,就是「西維珍妮亞,如同天堂。」 而這個法案始當地一名同John Denver 同姓的DJ發起的,但John 的本姓並非Denver,但這位DJ表示,如果這首歌獲確認爲州歌的話,將會是南部州民的驕傲。 藍田每日電訊報

進步人士江郎才盡 梁特思歪只爭蕉直

MHO 攝

MHO 攝

 

警告:呢篇文嘅性質係「怨氣文」,內容絕對唔係老少咸宜,而且充斥住大量口語廣東話同埋粗口,崇尚和理非非、講究文章書面語純淨度或者導人向善嘅,唔該過主。我冇興趣招呼你。

 

早排去咗次旅行,返嚟香港,幾日冇見我嘅同事話:「嘩乜你黑咗咁多嘅?」對於喺旅行時如常照住鏡刷牙嘅我嚟講,我真係唔覺黑咗。「吓?有咩?」「你日日望住自己梗係唔覺啦!」逐漸變黑又得,立即變黑又得?係逐漸嘅就根本唔會察覺啦,呃鬼我咩。

不過凡事都有例外,例如話,香港。

 

無論係離開香港去火星旅行再返嚟,抑或每日喺香港搭地鐵做沙甸魚、喺西洋菜街同自由行困獸鬥,香港嘅變化真係鑊鑊新鮮鑊鑊金,好似連續 24 小時放煙花,嘩嘩嘩嘩嘩,嘩到下顎都梗晒咁滯。問題係,嘩得咁上下,就算把聲唔攰,情緒上都麻木啦。唔明?死魚咁款,明未?

你以為教育局網頁戇鳩鳩將廣東話定性為「方言」單嘢會令吳克儉火燒身?錯!
你以為香港市民會對自己嘅行政長官訓斥大家唔好「未富先驕」好反感?錯!
你以為陳志雲轉職為可能係世界上第一位「首席智囊」好有爆炸性?錯!
你以為李慧玲畀人炒魷、被滅聲好大件事?錯!
你以為劉進圖畀人斬六刀可以引起人神共憤?錯!
你以為中環海濱變成解放軍碼頭會令大眾關注?錯!
你以為人大代表同《明報》「協作」會引起恐慌?錯!
你以為中共高層講到明特首要愛國愛港、普選唔可以照抄西方嗰套會敲響喪鐘?錯!
你以為區議員開會畀警察抬走足以令人 O 嘴?錯!
你以為特首千金網上失言搞到群情汹湧,然後佢會嚇到花容失色鞠躬道歉?錯!

喺幾乎每日都有不可思議事發生嘅情況之下,香港人唔係「扮瞓」都會悶到恰著、畀雷劈都唔醒。換著以上任何一單事件喺外國發生,當事人肯撚定冇可能全身而退。不過,呢度係香港,咩都可以發生,而你要解釋到前因後果,可能只可以話「係咁架啦,呢度係香港嚟架嘛」。

屌,咁到底香港係因定係果?係雞定係雞蛋?

 

冇人會諗過一個地區嘅元首上台第一日就畀幾十萬人要求佢下台,更加冇人諗過,呢個元首上任之後咩柒事都做勻咁滯,但仍然可以招搖過市,而且市民連叫佢落台都覺得好厭!唔信?睇相佬呃你十年八年,嚟緊七月一號睇下仲有幾多人會上街掉佢路姆西?宜家翻貨都變晒死貨啦!話時話,當初大手入市嘅炒家唔知散晒貨未?

早兩日有人問我一條哲學問題:點解梁思歪好事做盡,都仲可以生勾勾企出嚟話自己係「梅花」襟凍?又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嘅?一兩年前或者仲有家長好 Q 慶咁講話「咁撚樣你叫我點撚樣教仔女呀你鹵味?」家下?如果我係人老竇老母,九萬樣嘢要煩,仲邊得閒計較特首係咪正直誠實好榜樣?

《主場新聞》添馬男一直都話,梁特首蓄意喺香港製造亂局、製造敵人,好讓自己名正言順咁用鬥爭思維治港,但副作用係製造無限個敵人,搞到自己施政為艱。啱一半啦,錯就錯在「施政為艱」根本唔係副作用。索性咁講啦,佢根本唔志在一時二刻嘅施政係暢順定係棘住棘住。最緊要嘅係,佢用排山倒海嘅壞新聞同危機麻痺市民,等你班港燦都習慣晒,政府柒少陣已經要還神謝恩嘅時候,梁特要推 23 條定係將香港變「一國一制」都可以暢通無阻。你以為佢「只爭朝夕」?「只爭蕉直」就有佢份。

 

咁當然又唔好話賴晒梁思歪,講到佢好似萬惡嘅根源咁。呢個時勢,係事實都唔好講出嚟丫。「今日,係乜乜最黑暗嘅一日!」、「喪鐘,為乜乜而敲!」呢啲口號經過十幾年嘅洗禮已到用到殘晒,零感染力。係零,零呀!講嘅夾硬唧啲感情出嚟,聽嘅左耳入右耳出。無論係默站五分鐘,定係守護乜柒,對觀眾嚟講都猶如水過鴨背,做咗叫做聊表心意,完全無實質效果。轉個頭,企喺道德高地嘅進步人士咪又係顧左右而言他,喺自己地盤發洩私怨,唯一貢獻就係將「唔係三言兩語講得清」變成金句。

講唔清就咪撚講啦,講啲唔講啲,賣關子呀?乜編輯冇同你講字數有限制?不如下期約稿交篇論文叫佢七碗水煲埋一碗水?編輯黑你面?家下人哋出糧架嘛,老奉幫你撮文啦。又或者,下次有邊位家長幫仔女預備測驗,記得教佢哋,「乜乜嘅嘢,唔係三言兩語講得清」,開考一分鐘唔駛就可以交卷,型到喊啦。

或者我應該原諒呢啲進步人士。江郎才盡嘅感受,我識條春咩。對住龐大嘅政府同背後更龐大嘅政權,唔夠人揪其實好閒。玩無可玩咯,咪掉轉槍頭文鬥你班排外麥卡錫法西斯。有咩慘得過眼白白睇住啲自己睇唔起嘅鍵盤戰士玩旅遊景點壓力測試玩到官媒同官員都轉口風,自己堅守道德底線、保持理性、要求同政府爭取呢樣嗰樣多年就連個桔都冇?

 

唔同階層、唔同政見嘅人近來都不約而同咁話「香港變得越嚟越陌生」。但其實究竟係香港變得太快,定係大家慣咗隻眼開隻眼閉、睇啲唔睇啲,直到香港今時今日「方方面面」都被「做大做闊」、選擇性失明都冇用嘅時候,先至承認香港已經變咗?我唔想知,反正聽日香港只會變得更加陌生。是撚柒鳩但啦。

 

「香港真的好亂。」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avik694)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avik694)

 

這一晚放工去了剪頭髮。

七時多,髮型屋裡依然多人。髮型師過來寒暄幾了句,就叫學徒先洗頭。洗頭以後,髮型師又過一過來,問打算點剪,交代幾句以後,又叫學徒吹頭。諸如此類幾轉,速讀了幾篇雜誌之後,髮型師才施施然走過去,準備剪頭髮。

在這間髮型屋剪了幾次,我不算多說話的客人,最多髮型師問一句,就答一句,加上附近不斷傳來風筒聲,伙計傾計聲,基本上大家也沒有什麼說話的意欲。

頭髮剪好,髮型師開始吹頭,客人的數目少了。髮型師忽然說幾了句,從工作這話題說起,最後轉到談政治。早前,林奮強不應該否定發展郊野公園的可能,惹來很多人反對,而髮型師也就從這一點說起,「香港不夠地起屋,現在有40 % 劃為郊野公園,如果撥4 % 起樓,究竟有什麼問題?」我沒有回話,他續說:「那班人經常說反對,又說什麼保育之類,如果要收地,又就話趕盡殺絕。既然不接受Plan A,又不接受Plan B,就不如提出Plan C,不要為反對而反對。」

沉默了一陣,很快,他又把話題轉到遊行。「那班人經常說警察不多開幾條行車線給遊行隊伍,其實,那裡不只遊行人士,還有其他道路使用者。他們經常遊行,每次都影響了很多人,他們又不說。為什麼一定要在鬧市遊行,而不去行麥理浩徑?那裡鳥語花香……」說的時候,他又把風筒拉開,以防我聽不到他的說話,最後聽到一句,「香港真的好亂。」

然後,從遊行說到國教,「其實,國教有什麼問題?日本的國教都不會教他們的侵略歷史。香港人不應該因為是共產黨,就什麼都是錯的。」當然,他很自然地提到梁振英:「他做錯當然要罵,但他未做之前,大家應該中立一點,而不是他做什麼也要罵。」

最後,他提到AV仁看艷照的事,「他應該要辭職啦!」我終於回應幾句,然後他說:「如果是其他政黨的人,他們一定批評,說什麼侮辱女性諸如此類,不過這次是自己人就不表態。」

 

那段時間,我幾乎沒有搭嘴,因為不知從何說起。我不知道怎樣說,郊野公園的重要性,也不知道怎樣說,收地對居民的影響,不是賠償就能解決方法,因為那裡不只是他們居住的地方,也是他們唯一能賴以為生的地方,把他們趕走也就是把他們唯一的專業拿走,以及收地當中很多不公義的事。

說到遊行,我也不知道告訴他,每年總有幾次幾十萬人(或如警方所說的幾萬人)放棄一天假期,走上街頭,花時間參加一個明知不會令社會有實質改變的遊行,聲嘶力竭地叫口號,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而是我們只能以這樣的方法表達我們的訴求。當然,我也不知道怎樣解釋,警察不是絕對的正義,這條在香港人看來好像是命題錯誤的句子。

他一直說的時候,我是無奈,但不難受。然而,談到國教時,我真的開始心灰。從2012年說到2014年,依然有人覺得應該有國教。我不知怎樣說,既然明知日本有錯,為什麼我們還要跟著他們,教學生一些有違事實的內容,也不知道如何再解釋國教不是普通的一科,教小孩認識中國地理、經濟之類,而是徹底的思想教育。

談自比梅花的梁振英,我再沒有太多心力糾纏。在梁振英上場之前,太多人說過,香港人不應先入為主,認定他是共產黨員,就讓他先做實事。兩年差不多過去了,香港現在變成什麼樣,我已經說不下去。

唯一贊成的是AV仁抵罵,當然他更多是愚昧。

這一次剪頭髮以後,有點心力交瘁。香港好像有兩個世界,一個是真實的,一個是網絡的。網絡上的人,很多時候焦點一致,有事發生,瘋傳一單新聞,作即時評論,穿黑衣時,個個拍照上載,以為主流如此。

然而,一出家門,去到茶餐廳、髮型屋,世界好像打回原形。對不起,原來很多人依然有另一種看法。我沒有攻擊之意,只是無話可說,因為說了太多,結果一模一樣。

最近,看這新聞總有一個發現。每次遊行,記者總會找到一些遊行新手:「我以前從來不參加遊行,覺得這是搞亂香港,但今次我不能不站出來。」反國教是這樣,香港電視發牌是這樣,劉進圖事件是這樣。每次看到的時候,有一絲開心多一個終於睜開眼,同時苦惱,為什麼之前一直選擇合上眼?

無奈的是,不睜眼的人依然很多。

 

議會議員被抬走,合法合理成疑問

文:張子銘

中西區區議會轄下公民教工作小組昨日舉行會議期間,小組主席區議員李志恆禁止記者採訪其會議過程,與會的民主派區議員許智峰更被警員抬走,此舉令人質疑所謂的決定是否合情、合法、合理,同時無疑對議會文化產生明顯的負面效果。

是次事件有兩點需要留意。第一,會議負責人是否有合法權力要求任何人(包括與會者)離場,如果有,而保安人員又未能將其等人士驅逐離場的話,「求警協助」又是否一個正確既選擇;第二,會議場地屬於私人物業還是政府物業?這個因素將影響到驅逐任何人離開該處所的權力(註一)。

根據區議會會議常規第49條,除非諮詢所有區議員,區議會的會議或會議的任何部份,須公開讓公眾(包括新聞界)旁聽。在這前題之下,小組主席所作出的決定已經違反議會會議常規,加上現場並非所有區議員表示明確反對記者在場,與會主席實在不應貿然作出任何決定,更遑論出動警力抬走議員。

在這次成功的先例之下,部分議員會否運用不正當的權力,確保議案於足夠的支持票之下通過?此例一開,後患無窮。立法會內尚且有特權法保障議員權益,那區議會呢?是次事件不禁令人質疑,議會的程序會否由此步入極權,模仿我們偉大的祖國,僅僅拍手便可以。

註一:如果會議場地是政府物業或由公職人員或公共機關管轄或管理的物業單位,當管理該物業單位的公職人員要求任何人士離開而該人士不服從,則可引用香港法例第228章 《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4條在公眾地方犯的妨擾罪等第30項予以檢控。

圖片來源: 蘋果新聞圖片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