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張懸

 

在香港一次又一次去不成張懸的演唱會,想不到今次來多倫多探親幾天,竟然有幸在The Danforth Music Hall看了這場難忘的北美首演 “Deserts & Algae – The Way To You”。據說這也是The Danforth Music Hall 一百年來首次有亞洲人登台。場內絕大部分觀眾都是來自中港台的華人,但亦竟然有少部分是外國人。

現場不算很爆滿,但人少感覺更好,而張懸的親切、幽默,令你覺得這個hall好像變了一個jazz bar或café那樣子。認識張懸的音樂,是透過iTunes、Youtube等媒體。覺得她的歌有種脫俗的感覺,聲音有個性又有感情。後來透過Facebook發現她是個極有想法,詩意洋溢亦表達能力很強的人。看完這個特別的現場,對她更多了一份欣賞。

在家聽的張懸是比較冰冷的。在家聽,聽不到她清唱 “The Dialogue Between Me and My Ghost”送給朋友何欣穗Ciacia,彈鍵盤(還跟鼓手打賭不會彈錯),還在歌與歌之間分享關於人生、世界的想法,亦聽不到結他手即興唱 “All I Have To Do Is Dream” (被張老闆「擺上台」的),觀眾爭著大聲點歌,樂手忘我演奏 。在家也看不到她蹦蹦跳的可愛,台上拿著酒樽的瀟灑,台下跟觀眾碰杯的熱情,彈木結他的帥氣。 她的表演沒有很多特別gimmick ,沒有浮誇唱功,沒有全場搖手機,沒有甚麼公司贊助甚麼服裝(整個表演似乎都沒有甚麼贊助商),甚至音響多次出現feedback的情況,樂手亦偶爾出現小錯誤,但她的氣質和說話已足夠把我完全懾住了 。簡單的音樂風格和不造作的唱腔讓人更容易專注在張懸那性感的聲音和她邀請觀眾進入的那個世界。樂手也很配合,間中來一點點獨奏,但都不會太突出或搶耳。重複連綿的和弦、呢喃的旋律、還有sustain效果令張懸某些歌聽起來有點後搖滾的感覺。翻唱的選曲貫徹她的風格,有萬能青年旅舍、Portishead、 Massive Attack、Shawn Mullins等。

 

張懸

 

看張懸演唱會,不只是聽音樂,也是聽她的分享,也是認識她這個可愛的人多一點。歌手中她也算很會講話,每首歌之前都一定跟觀眾談談天。而觀眾喊出來的話,哪管多無聊,她都會回應的。無歌單環節,她問大家想聽甚麼。有人說「隨便」,她就說回去找找自己有沒有寫過一首歌叫《隨便》,還笑說曾經有人叫她唱《老鼠愛大米》。她說這是一場對她來講很特別的演唱會,所以觀眾以後在街上跟她相認她會給個 “free hug” (我會努力的!)。她還說笑下場如果爆滿就請大家喝啤酒,叫大家留下票尾。

香港流行樂壇一直以來的運作模式,是唱片公司、監製主導歌手的方向。歌手不用寫歌,不用彈樂器,不用參與音樂製作, 只負責唱。這種模式令部分歌手變成像唱K一樣,跟他們的音樂,跟他們的聽眾,沒有密切的關係。張老闆的歌自己寫、自己彈、自己唱,演唱會無歌單任你點唱,更對自己的音樂和人生不停反思,再不斷和聽眾分享。她是一個有血有肉、完整的音樂人。

 

以下是演唱會中一些讓我印象深刻的話,我實在不能不原汁原味的和大家分享。

 

關於城市:

「其實你寓居的地方,都是你可以用心投入,然後去用你的選擇,用你的作為,去打造這個城市樣貌的地方。所以,不要把任何一個城市當作你這一輩子的城市。讓這個城市變成你的城市,但不要來自於消費,不要來自於佔領,來自於你的參與。所以祝福我們變成每一個城市裏面最了不起的資產。」

 

關於歌單:

「我跟團員在長長的7-8年的表演的時光裏面,做過很多不一樣的演出。我一直很不喜歡,為了巡迴或表演而只能夠用一套歌單走。雖然遇到的人都不一樣,而同一套成功的曲目,應該都會得到大概的場面或氣氛,可是我心裏總是有些遺憾的是,我說要當歌手那年,我跟我製作人老師李壽全約好,我們兩個,一個老人一個小孩,我們這輩子都要寫人聽的歌,然後…(眾笑)真的有些歌鬼魂會聽!(眾大笑)我也是有寫一些吧。

然後另外一部分就是永遠要對著人唱,嗯,如果你要開演唱會。絕不把你當成某一種身份、或者是消費的產品,或者是一種尋常買賣的關係。其實那最單純。可是我覺得,人活一輩子啊,(她自己笑了,然後語塞)意思就是說人活一輩子(笑),見到誰都這麼不容易,更重要的是我們只有那麼短的歲月可以盡可能的體會自己的人生,或者是參與別人的生命,我們怎麼會捨得只落在消費這事情上,對不對?雖然看似是最單純的關係,所以得到的東西好像也最直接,然後也最沒有甚麼情感負擔。但情感負擔不就是活著最大的一個樂趣嗎?沒有煩惱就不叫生活,生活就是充滿很多瑣碎的事情。刻意避免所有煩惱的人,其實自我過濾掉了,或審查掉了很多人生也許已經發生在你身上,但你卻還不知道的一些福氣,只因為我們想避掉煩惱的時刻去尋求快樂。

我可能想開無歌單也是因為這樣,我想唱給每一個有過、然後還有煩惱的人,希望對著你們 親口唱這些歌,陪伴你們去完成自己的生命,而不是完成歌手的舞台。」

 

關於能量:

「我最近常在想關於能量流動這件事情。(眾笑)假設這世界需要一萬噸的能量(物質不滅定律),人類的世界如果靠一萬噸的能量不斷的轉換、消長、由A身上到B身上。我覺得世界上最大的問題是少數人拿走了太多能量,卻沒有將它傳遞或轉化成新的能量重新釋放出去。比如說愛,比如說一個更大的、更有包容心的認同,或者是對於這世界的一些關懷,或者是在生命裏面、在生活裏面、在人與人之間作出新的選擇的勇氣。我們大部分時間所謂的消耗,就是拿了然後害怕失去,所以據為己有。這個需要一萬噸能量的自然的世界可能只用三千噸在運作。這可能是世界充滿苦難的原因。或者它是處於長期缺乏的,或者是資源被壟斷的世界。

我花了很多年的時間去想這世界到底可不可以用一句話講出有甚麼問題。我們的煩惱看起來都很不一樣,但我們面對的某一種失落或苦難是一樣的。在這個時代我們到底要幹嘛?(眾:要聽歌!結婚!)唓!聽歌很簡單,但聽完歌以後的生活更重要吧。這幾年最常在台上講的話總結起來,是我覺得很榮幸這些歌可以參與這麼多人的生命。當我回到自己的生活,其實我比誰都普通 ,我也要擔心房租,對父母的虧欠,我的愛情啊,但到台上跟我的夥伴大部分時間不只是想表現自己吧,更希望把tour好好的傳遞給你們,希望你們的生命可以更豐稔更圓滿。不要害怕缺乏甚麼,反而將自己能轉化的能量傳遞給下一個你願意分享的人。很多東西其實需要我們每一個人把能量釋放出來,比如說愛,一份理解,或者是願意知道更多資訊背後的真相,我們就會明白誰在壟斷太多,釋放太少。我一直相信我們這個年代一定會有一些不一樣的事情發生。我希望可以打動你們,一起轉化很多能量。我好好努力寫歌唱歌,因為可以有一點小小的奉獻,讓你們每一個人也有能量去照顧一個新的事情、理解一種新的人、說一句新的話。」

 

電動汽車戰爭:特斯拉與通用的豪賭

電動汽車戰爭:特斯拉與通用的豪賭

(照片來源:Steve Jurvetson

本文轉自雷鋒網

在電動汽車領域裡,最激烈的競爭來自特斯拉和通用汽車。這兩家公司都在開發售價約 3.5 萬美元的純電動汽車,單次充電能行使 200 英里(接近 322 公里)。而且,對大眾市場來說,兩大品牌都充滿了吸引力。

兩家公司都下了「重注」。我們知道,大多數電動汽車行駛里程都不到 100 英里,而 200 英里可以說是臨界點。不少買家內心深處都存在「里程焦慮」——開了一段路程之後電池耗盡,自己被困在車內。如果通用和特斯拉能夠「治癒」買家的「里程焦慮」,他們目前每個二到三千輛的產量能翻 15 到 20 倍,甚至會動搖汽車和石油產業的根基。當然前提是人們可以大範圍接受使用電動汽車。對兩家公司而言,無疑都是一次巨大的賭博,特斯拉執行長 Elon Musk 在競爭中,或多或少地押上了自己的公司;而通用汽車如果失敗,那麼他們也岌岌可危;然而這場豪賭的最終結果仍然要由下一代汽車來決定。

(照片來源:Maurizio Pesce

在這張「賭桌」上獲勝,收益將會無比巨大。除了獲利,贏家還能擁有技術領導力。當年賈伯斯領導下的蘋果公司,正是在這種「技術領導力」的無形光環下,獲得了超出想象的成功。在這方面,作為成立十年的新貴,特斯拉還是很有優勢。特斯拉的前兩款汽車廣受好評,讓買家,特別是華爾街十分驚豔。通用也讓不少人眼前一亮,Chevy Volt 引領了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潮流,雖然有人質疑這款汽車否能和特斯拉競爭,但如果它可以展現出和特斯拉一樣的性能,勢必會有不少人願意嘗試,也會對特斯拉產生「致命威脅」。

現有里程達 200 英里電動汽車價格不菲

▲Tesla Model S(照片來源:Nicole Lee

目前,市面上里程達 200 英里的電動汽車是 Tesla Model S。該車 60kWh 的基本款號稱單次充電後可行駛 208 英里,而頂規的 85kWh 車可行駛 265 英里。Musk 還計劃為 Tesla Roadster 配備升級版的電池,行駛里程將達 400 英里。不過,它們的售價都不低,Tesla S 的起步價約 7 萬美元,高配款約 8 萬美元,增加其他功能還得另付 1 萬美元。2008 款 Roadster 的起步價為 9.8 萬美元。Musk 表示希望打破這種豪華汽車的產業現狀,轉向低階市場。

通用 2011 年推出的 Volt 電動汽車起步價為 4.1 萬美元。去年,特斯拉的成功讓通用感到了一絲擔憂,並委派了一批員工密切關注特斯拉動向。2012 年,通用承諾將開發 200 英里行駛距離的電動汽車。

實際上通用在過去 13 個月裡,一直對特斯拉的威脅感到擔心。後者的股價是其預計收益的 78 倍,簡直與當年網絡泡沫時期一樣;而通用只有 7.5 倍。7 月,Musk 自信地向記者透露了下一代 200 英里電動汽車的名稱——Model 3,並承諾於 2016 年發布,2017 年上市。而且這款價值 3.5 萬美元入門車型並不是要與通用競爭,其目標是 BMW 3 系。去年,BMW 在美國銷售了 50 萬輛汽車,Musk 預測到 2020 年特斯拉會超過這一數字。

就在 Musk 透露 Model 3 消息兩天後,LG Chemical 表示已經開發好了支持 200 英里行駛範圍的鋰離子電池。LG 並沒有透露那家製造商需要這款電池,不過 LG 是通用的供應商,顯然就是為通用的電動汽車準備的。

Musk 根本沒有把通用看做一個真正的競爭對手,特斯拉中價位的電動汽車已經「開進了通用領地」,而通用顯然不會輕視 Musk 的挑戰,這場大戰的序幕已經拉開。

現實不容樂觀

要讓電動汽車的里程達到 200 英里,而且售價在 3.5 萬美元,需要有一款配備了最鋰離子技術的電池。如果要在 2017 年或 2018 年實現這一目標,必須加快進行開發。目前中等價位的純電動汽車有日產的 2015 款 Nissan Leaf,售價為 2.9 萬美元,但只能行駛 84 英里。特斯拉的 Model 3 以及通用的新車型應該會很便宜,里程會以倍數成長。

鋰離子電池通常依賴於昂貴的金屬氧化物層,和 Volt 和 Tesla S 這兩款車一樣,Leaf 采用了鋰離子、鎳、鈷組成的混合電池,通用和日產還使用了錳金屬(NMC),特斯拉則加入了鋁金屬(NCA)。根據研究公司 Navigant 消息,多數電動汽車的電池成本約 380 美元 / 千瓦時。按這一標准,Leaf 24kWh 的電池成本約 9120 美元(約佔整車價格的 31%)。2020 年鋰離子電池成本會便宜,同樣大小、價格的電池續航能力會提升一倍。特斯拉電池成本更低,但想要開發價格不貴,里程為 200 英里的電池,仍要走很長的路,要到 2017 年或 2018 年之前是不可能開發出來的。

Musk 會如何實現目標?

(照片來源:Maurizio Pesce

如果特斯拉售價降到 3.5 萬美元,必須要降低 Model S 基本款的成本。一年前,Musk 表示降低成本根本不是問題。不過,還是先來算算這筆賬吧。

特斯拉的電池成本已經比其他廠商要低了,這是因為包括通用在內的製造商都是「白手起家」,不得不使用「袋狀」或是金屬矩形電池,而特斯拉采用的是松下的高容量電池,而這款電池的價格在過去二十年裡持續走低。松下「18650」電池比普通 AA 電池略大,每千瓦時成本約 200 到 300 美元,前文提到的日產的成本是 380 美元每千瓦時。

以中間值 250 美元每千瓦時算,60kWh 的入門款 Tesla S 電池成本是 1.5 萬美元。Musk 表示為了進一步降低成本,計劃建設一個巨大的鋰離子電池工廠,將全球產品翻一番。Musk 希望到 2017 年,特斯拉的電池成本降低到 175 美元每千瓦時,到時 Model S 成本將會減少 4,500 美元。

通用會如何實現目標?

LG Chemical 沒有披露會如何支援 200 英里行駛里程的電動汽車,但有消息稱其會先從 Chevy Volt 下手。LG 的電池除了鎳、錳和鈷(NMC)外,還需要少量錳尖晶石(manganese spinel),但讓電池成本很高,而且在正常加速度情況下,只能行駛 37 英里,價格卻高達 3.4 萬美元(2014 款 Chevy Volt)。

對 Volt 汽車而言,要降低成本首先要減少對錳尖晶石的依賴。根據華爾街日報信息,該公司已經確保開發出了更優秀的電力管理系統,汽車成本也會隨著電池價格下降而減少。但不少懷疑者認為 LG 並沒有實現他們的目標。

關鍵就看這兩年

即便有了低成本電池,通用能和特斯拉並駕齊驅嗎?很多人持否定態度,他們認為通用缺乏熱情和風格,工程設計上也不太好。

Musk 把賭注押在了 Model 3 上面,而通用也可以自己做出選擇。比如,他們可以忽略特斯拉,仍然專注在 3-4 萬美元的電動汽車市場;他們也可以讓人大吃一驚,開發出一款行駛里程 200 英里的電動汽車。當然,他們也可能面向低階消費者,推出低成本電動汽車,比如售價 1.4 萬美元的 Chevy Sonic。

如果通用選擇了後者,說不定可以在電動汽車市場超越特斯拉。但可能會有人覺得通用此舉顯得虎頭蛇尾,甚至在競爭中顯得懦弱。不過隨著消費者期望值的不斷提升,沒有人會成為永遠的贏家。

電動汽車戰爭:特斯拉與通用的豪賭

電動汽車戰爭:特斯拉與通用的豪賭

(照片來源:Steve Jurvetson

本文轉自雷鋒網

在電動汽車領域裡,最激烈的競爭來自特斯拉和通用汽車。這兩家公司都在開發售價約 3.5 萬美元的純電動汽車,單次充電能行使 200 英里(接近 322 公里)。而且,對大眾市場來說,兩大品牌都充滿了吸引力。

兩家公司都下了「重注」。我們知道,大多數電動汽車行駛里程都不到 100 英里,而 200 英里可以說是臨界點。不少買家內心深處都存在「里程焦慮」——開了一段路程之後電池耗盡,自己被困在車內。如果通用和特斯拉能夠「治癒」買家的「里程焦慮」,他們目前每個二到三千輛的產量能翻 15 到 20 倍,甚至會動搖汽車和石油產業的根基。當然前提是人們可以大範圍接受使用電動汽車。對兩家公司而言,無疑都是一次巨大的賭博,特斯拉執行長 Elon Musk 在競爭中,或多或少地押上了自己的公司;而通用汽車如果失敗,那麼他們也岌岌可危;然而這場豪賭的最終結果仍然要由下一代汽車來決定。

(照片來源:Maurizio Pesce

在這張「賭桌」上獲勝,收益將會無比巨大。除了獲利,贏家還能擁有技術領導力。當年賈伯斯領導下的蘋果公司,正是在這種「技術領導力」的無形光環下,獲得了超出想象的成功。在這方面,作為成立十年的新貴,特斯拉還是很有優勢。特斯拉的前兩款汽車廣受好評,讓買家,特別是華爾街十分驚豔。通用也讓不少人眼前一亮,Chevy Volt 引領了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潮流,雖然有人質疑這款汽車否能和特斯拉競爭,但如果它可以展現出和特斯拉一樣的性能,勢必會有不少人願意嘗試,也會對特斯拉產生「致命威脅」。

現有里程達 200 英里電動汽車價格不菲

▲Tesla Model S(照片來源:Nicole Lee

目前,市面上里程達 200 英里的電動汽車是 Tesla Model S。該車 60kWh 的基本款號稱單次充電後可行駛 208 英里,而頂規的 85kWh 車可行駛 265 英里。Musk 還計劃為 Tesla Roadster 配備升級版的電池,行駛里程將達 400 英里。不過,它們的售價都不低,Tesla S 的起步價約 7 萬美元,高配款約 8 萬美元,增加其他功能還得另付 1 萬美元。2008 款 Roadster 的起步價為 9.8 萬美元。Musk 表示希望打破這種豪華汽車的產業現狀,轉向低階市場。

通用 2011 年推出的 Volt 電動汽車起步價為 4.1 萬美元。去年,特斯拉的成功讓通用感到了一絲擔憂,並委派了一批員工密切關注特斯拉動向。2012 年,通用承諾將開發 200 英里行駛距離的電動汽車。

實際上通用在過去 13 個月裡,一直對特斯拉的威脅感到擔心。後者的股價是其預計收益的 78 倍,簡直與當年網絡泡沫時期一樣;而通用只有 7.5 倍。7 月,Musk 自信地向記者透露了下一代 200 英里電動汽車的名稱——Model 3,並承諾於 2016 年發布,2017 年上市。而且這款價值 3.5 萬美元入門車型並不是要與通用競爭,其目標是 BMW 3 系。去年,BMW 在美國銷售了 50 萬輛汽車,Musk 預測到 2020 年特斯拉會超過這一數字。

就在 Musk 透露 Model 3 消息兩天後,LG Chemical 表示已經開發好了支持 200 英里行駛範圍的鋰離子電池。LG 並沒有透露那家製造商需要這款電池,不過 LG 是通用的供應商,顯然就是為通用的電動汽車準備的。

Musk 根本沒有把通用看做一個真正的競爭對手,特斯拉中價位的電動汽車已經「開進了通用領地」,而通用顯然不會輕視 Musk 的挑戰,這場大戰的序幕已經拉開。

現實不容樂觀

要讓電動汽車的里程達到 200 英里,而且售價在 3.5 萬美元,需要有一款配備了最鋰離子技術的電池。如果要在 2017 年或 2018 年實現這一目標,必須加快進行開發。目前中等價位的純電動汽車有日產的 2015 款 Nissan Leaf,售價為 2.9 萬美元,但只能行駛 84 英里。特斯拉的 Model 3 以及通用的新車型應該會很便宜,里程會以倍數成長。

鋰離子電池通常依賴於昂貴的金屬氧化物層,和 Volt 和 Tesla S 這兩款車一樣,Leaf 采用了鋰離子、鎳、鈷組成的混合電池,通用和日產還使用了錳金屬(NMC),特斯拉則加入了鋁金屬(NCA)。根據研究公司 Navigant 消息,多數電動汽車的電池成本約 380 美元 / 千瓦時。按這一標准,Leaf 24kWh 的電池成本約 9120 美元(約佔整車價格的 31%)。2020 年鋰離子電池成本會便宜,同樣大小、價格的電池續航能力會提升一倍。特斯拉電池成本更低,但想要開發價格不貴,里程為 200 英里的電池,仍要走很長的路,要到 2017 年或 2018 年之前是不可能開發出來的。

Musk 會如何實現目標?

(照片來源:Maurizio Pesce

如果特斯拉售價降到 3.5 萬美元,必須要降低 Model S 基本款的成本。一年前,Musk 表示降低成本根本不是問題。不過,還是先來算算這筆賬吧。

特斯拉的電池成本已經比其他廠商要低了,這是因為包括通用在內的製造商都是「白手起家」,不得不使用「袋狀」或是金屬矩形電池,而特斯拉采用的是松下的高容量電池,而這款電池的價格在過去二十年裡持續走低。松下「18650」電池比普通 AA 電池略大,每千瓦時成本約 200 到 300 美元,前文提到的日產的成本是 380 美元每千瓦時。

以中間值 250 美元每千瓦時算,60kWh 的入門款 Tesla S 電池成本是 1.5 萬美元。Musk 表示為了進一步降低成本,計劃建設一個巨大的鋰離子電池工廠,將全球產品翻一番。Musk 希望到 2017 年,特斯拉的電池成本降低到 175 美元每千瓦時,到時 Model S 成本將會減少 4,500 美元。

通用會如何實現目標?

LG Chemical 沒有披露會如何支援 200 英里行駛里程的電動汽車,但有消息稱其會先從 Chevy Volt 下手。LG 的電池除了鎳、錳和鈷(NMC)外,還需要少量錳尖晶石(manganese spinel),但讓電池成本很高,而且在正常加速度情況下,只能行駛 37 英里,價格卻高達 3.4 萬美元(2014 款 Chevy Volt)。

對 Volt 汽車而言,要降低成本首先要減少對錳尖晶石的依賴。根據華爾街日報信息,該公司已經確保開發出了更優秀的電力管理系統,汽車成本也會隨著電池價格下降而減少。但不少懷疑者認為 LG 並沒有實現他們的目標。

關鍵就看這兩年

即便有了低成本電池,通用能和特斯拉並駕齊驅嗎?很多人持否定態度,他們認為通用缺乏熱情和風格,工程設計上也不太好。

Musk 把賭注押在了 Model 3 上面,而通用也可以自己做出選擇。比如,他們可以忽略特斯拉,仍然專注在 3-4 萬美元的電動汽車市場;他們也可以讓人大吃一驚,開發出一款行駛里程 200 英里的電動汽車。當然,他們也可能面向低階消費者,推出低成本電動汽車,比如售價 1.4 萬美元的 Chevy Sonic。

如果通用選擇了後者,說不定可以在電動汽車市場超越特斯拉。但可能會有人覺得通用此舉顯得虎頭蛇尾,甚至在競爭中顯得懦弱。不過隨著消費者期望值的不斷提升,沒有人會成為永遠的贏家。

七個社群心理研究,讓你成為更聰明的行銷人

七個社群心理研究,讓你成為更聰明的行銷人

在社群經營工具 Buffer 的內容行銷專員 Courtney Seiter 心中,社群媒體最迷人的一點就是它仍很年輕,作為溝通的新形式,所有使用者都正在一同試驗、測試以及學習。研究人員也一樣,急著探索社群媒介如何改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資訊分享的方式,甚至型塑我們的身份。

Courtney Seiter 搜集了幾項關於社群媒體的心理研究,也許可以幫助我們成為更優秀的行銷者(甚至成為更棒的人):

1. 我們都曾在送出訊息之前猶疑不決

您或許有過這樣的經驗:在 Facebook 訊息框或意見框打了一段話之後,也許句子已經完成、也許輸入一半,但是猶豫著是否該送出這段訊息,最終你敲了鍵盤的 delete 鍵,一個字一個字刪除。算了,有些話,還是留在心底吧。

Facebook 兩名研究員針對這種「自我審查(訊息從未真正發表)」進行了一項研究,在 17 天內,他們追蹤了 390 萬使用者(只有監測輸入的動作,不包含輸入的內容),發現有 71% 的使用者至少有一次鍵入訊息或者留言之後,決定不將之送出。平均而言,這 17 天裡,每個人共有 4.25 則狀態、3.2 個留言「夭折」。

從以上兩張圖表可以看出「自我審查」(紅色)以及真正發表(藍色)的訊息與留言,以及訊息類型的比例。

研究員認為,當訊息接收者難以界定時,我們就會傾向三思而後行,或者乾脆放棄發佈訊息。Facebook 好友來自四面八方,我們發表的內容難以迎合每個人。「留言」的對象族群則明確許多,因此「反悔」的機率較小。

提示:身為行銷人員,我們都希望能夠更深刻認識目標客戶(audience),與他們溝通時才能更加順利。想要認知受眾,不妨試試建立「人物誌」(personas)。此外,請謹記在心:即使你的目標客戶默不作聲,鮮少接收到來自他們的回饋,但並不代表他們沒有在聆聽

2. 情緒的社群感染力(尤其是「快樂」!)

現實生活中,情緒是會相互感染的,在網路上也是一樣的情形嗎?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醫學院費時逾 2 年,研究 10 億則 Facebook 訊息,並且特別集中在容易引發愁緒的雨天。

這張圖表 X 軸顯示的是雨天時研究人員搜集到的負面訊息,Y 軸則是當時並未下雨的負面訊息數量。

從圖表中,我們可以看到,當一座城市正在下雨,憂鬱的訊息會隨之傳染到其它並沒有在下雨的城市。

先前 Facebook 秘密進行情緒傳染實驗的研究,也呈現相同的結論。換句話說:

某個地方的人們的感受與談話,可能在同一天擴散到全球各個角落。

不過,比較,儘管研究人員主要針對的都是負面情緒的傳染性,但是他們也發現積極正面的訊息其實更俱有擴散力。一則負面訊息可能帶動 1.29 則負面訊息,但正面的訊息多了一點:1.75 則。

提示:盡可能發表積極正向的訊息,讓消費者會心一笑。特別難搞的客戶問題移到線下處理,當負面回饋出現時,儘量馬上解決,避免傳散效應。

3. 你的 Facebook 大頭貼在不到一秒的時間說明一切

若說一圖勝千言,那社群媒體上的個人照片價值就堪比黃金。最近 Psychological Science 發表的一項研究說明,我們在不到一秒(精確來說,40 毫秒)的時間內就能對某個人下定論,依據的當然就是照片。

研究員給參與測試的人觀看一系列照片,這些照片的背景、打光都相似,唯獨影中人做出不同但差異不大的表情。他們要求測試者針對這些頭像以特性評分,比如魅力、競爭力、創造力、外向程度、卑劣性、信任感、聰明等等。

同一個人的不同表情便足以讓測試者改變對這個人的判斷,本圖以外向與信任度作為示範。

這項研究顯示,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表情變化,都可能帶來不一樣的解讀。

提示:雖然表面看似沒有什麼,但如果能在職業社群網站針對個人照片做個 A/B 測試,說不定會帶來意想不到的結果。SEO 專家 Cyrus Shepard 就曾做過實驗——換了張 Google+ 的個人照片就為他的網站增加 35% 的流量,詳情可以閱讀他的部落格

4. 你是狂熱的分享者,還是什麼都不分享?

根據行銷研究公司 Ipsos,全球幾乎有 1/4(24%)的社群網站使用者在網路上「無事不分享」,或者「大部份事情都分享」。另外 19% 則是什麼事都不分享,不過狂熱的分享者隨著國家而改變。

《華盛頓郵報》指出,「過度分享」(oversharing)與「網路滲透率」(Internet penetration)之間有著明顯的關聯性,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分享率奇高無比,但是滲透率卻很低,而所有「不太分享」(undershare)的國家全部都集中在歐洲,但卻是上網人口比率最高的地方。

各國社群網站「分享」數據

行銷提示:設法讓你對內容分享的期望與目標客群一致,透徹了解區域以及目標客群人口統計資料(如年齡、性別、收入),以獲得更清晰的指標。

5. 社群回饋,是歸屬感的來源

澳洲昆士蘭大學心理系教授 Stephanie Tobin 所做的研究發現,活躍使用社群媒體,帶給使用者更強烈的連結感(connectedness)。她將一群經常在 Facebook 上發文的使用者分成兩組,一組持續保持活躍,另外一組則暫時只當觀察者,停止發表訊息。兩天之後,後面這組的使用者產生負面情緒,覺得自己被排斥、缺乏歸屬感與存在感。

Facebook 這類擁有 10 億使用者的社群網站,讓人們分分秒秒都感知自己的社交關係狀態,隨時隨地都可以跟任何朋友聯繫。

另外一項研究則是要求實驗參與者在 Facebook 上發文,但是不會收到任何留言,同樣引發負面感受,自尊心受挫。

行銷提示:社群媒體的真諦就在於交流,人們都渴望獲得回饋,而不是隻身對著山谷大喊卻只聽到自己的回音。別只專注推廣自己的內容,抽出一點時間加入其他相關的對話串,增加價值、留下意見,或者純粹好玩。

6. 情緒激擾與社群分享的關聯性

過去已有作者在 Buffer Blog 撰寫過情緒影響行銷的文章,能夠引發強烈情緒(比如憤怒或驚歎)的內容,更容易被分享出去。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行銷副教授 Jonah Berger 執行的研究有個很棒的理論可以說明:情緒激擾刺激我們的神經系統,整個人都被煽動,「分享」行為可以舒緩這個狀態。

在另外一個將受測者分成兩組的研究中,第一組有些參與者觀看會使他們情緒受到波動的影片,另外一群人則觀看相對平靜的影片。第二組一半的人被要求跑步一分鐘,一半則只是坐在位置上。接著實驗工作人員詢問兩組參與者,他們分享某篇文章的意願。

無論是「影片組」或「動作組」,兩組中情緒比較高昂的那群人都更樂於分享,跑步的人分享的意願甚至高出靜坐的人兩倍。Jonah Berger 在《紐約時報》中解釋:由於他們的生理狀態已被觸發,因此轉發或者給予某些事物「讚」,有助於他們緩和情緒。

行銷提示:已有很多證據表明,愈能激起讀者情緒的內容,被分享的機率愈高。多多生產實用而且能夠帶給讀者驚喜的內容,或者羅織引人入勝的故事。也許,也可以鼓勵他們多多運動?

7. 我們就是無法停止談論自己!

我們熱愛談論自己,熱愛到哈佛神經科學家告訴我們,我們就是禁不住分享自己的想法,當我們絮絮叨叨說著自己,會在腦中觸發與美食或金錢一樣的愉悅情緒。

當我們談著自己,大腦的快樂中樞的反應與我們想到美食、金錢或性愛時如出一轍。

研究也顯示,參與者為了可以盡情談論自己,甚至願意掏出鈔票。

這種現象在社群網站上就更明顯了,研究員統計,80% 的社群網站訊息都是人們述說著自己當下發生的事。英文甚至因之產生新詞「meformers」,相對於提供實用資訊的「informers」,meformer 在 Twitter、Facebook 發表的內容永遠圍繞自己。

提示:人人都愛談自己,有了這層認知,行銷人員應該掌握這個人性弱點,反其道而行,設法減少以自己為重心的情形,把精力放在傾聽以及客戶支援上。

七個社群心理研究,讓你成為更聰明的行銷人

七個社群心理研究,讓你成為更聰明的行銷人

在社群經營工具 Buffer 的內容行銷專員 Courtney Seiter 心中,社群媒體最迷人的一點就是它仍很年輕,作為溝通的新形式,所有使用者都正在一同試驗、測試以及學習。研究人員也一樣,急著探索社群媒介如何改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資訊分享的方式,甚至型塑我們的身份。

Courtney Seiter 搜集了幾項關於社群媒體的心理研究,也許可以幫助我們成為更優秀的行銷者(甚至成為更棒的人):

1. 我們都曾在送出訊息之前猶疑不決

您或許有過這樣的經驗:在 Facebook 訊息框或意見框打了一段話之後,也許句子已經完成、也許輸入一半,但是猶豫著是否該送出這段訊息,最終你敲了鍵盤的 delete 鍵,一個字一個字刪除。算了,有些話,還是留在心底吧。

Facebook 兩名研究員針對這種「自我審查(訊息從未真正發表)」進行了一項研究,在 17 天內,他們追蹤了 390 萬使用者(只有監測輸入的動作,不包含輸入的內容),發現有 71% 的使用者至少有一次鍵入訊息或者留言之後,決定不將之送出。平均而言,這 17 天裡,每個人共有 4.25 則狀態、3.2 個留言「夭折」。

從以上兩張圖表可以看出「自我審查」(紅色)以及真正發表(藍色)的訊息與留言,以及訊息類型的比例。

研究員認為,當訊息接收者難以界定時,我們就會傾向三思而後行,或者乾脆放棄發佈訊息。Facebook 好友來自四面八方,我們發表的內容難以迎合每個人。「留言」的對象族群則明確許多,因此「反悔」的機率較小。

提示:身為行銷人員,我們都希望能夠更深刻認識目標客戶(audience),與他們溝通時才能更加順利。想要認知受眾,不妨試試建立「人物誌」(personas)。此外,請謹記在心:即使你的目標客戶默不作聲,鮮少接收到來自他們的回饋,但並不代表他們沒有在聆聽

2. 情緒的社群感染力(尤其是「快樂」!)

現實生活中,情緒是會相互感染的,在網路上也是一樣的情形嗎?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醫學院費時逾 2 年,研究 10 億則 Facebook 訊息,並且特別集中在容易引發愁緒的雨天。

這張圖表 X 軸顯示的是雨天時研究人員搜集到的負面訊息,Y 軸則是當時並未下雨的負面訊息數量。

從圖表中,我們可以看到,當一座城市正在下雨,憂鬱的訊息會隨之傳染到其它並沒有在下雨的城市。

先前 Facebook 秘密進行情緒傳染實驗的研究,也呈現相同的結論。換句話說:

某個地方的人們的感受與談話,可能在同一天擴散到全球各個角落。

不過,比較,儘管研究人員主要針對的都是負面情緒的傳染性,但是他們也發現積極正面的訊息其實更俱有擴散力。一則負面訊息可能帶動 1.29 則負面訊息,但正面的訊息多了一點:1.75 則。

提示:盡可能發表積極正向的訊息,讓消費者會心一笑。特別難搞的客戶問題移到線下處理,當負面回饋出現時,儘量馬上解決,避免傳散效應。

3. 你的 Facebook 大頭貼在不到一秒的時間說明一切

若說一圖勝千言,那社群媒體上的個人照片價值就堪比黃金。最近 Psychological Science 發表的一項研究說明,我們在不到一秒(精確來說,40 毫秒)的時間內就能對某個人下定論,依據的當然就是照片。

研究員給參與測試的人觀看一系列照片,這些照片的背景、打光都相似,唯獨影中人做出不同但差異不大的表情。他們要求測試者針對這些頭像以特性評分,比如魅力、競爭力、創造力、外向程度、卑劣性、信任感、聰明等等。

同一個人的不同表情便足以讓測試者改變對這個人的判斷,本圖以外向與信任度作為示範。

這項研究顯示,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表情變化,都可能帶來不一樣的解讀。

提示:雖然表面看似沒有什麼,但如果能在職業社群網站針對個人照片做個 A/B 測試,說不定會帶來意想不到的結果。SEO 專家 Cyrus Shepard 就曾做過實驗——換了張 Google+ 的個人照片就為他的網站增加 35% 的流量,詳情可以閱讀他的部落格

4. 你是狂熱的分享者,還是什麼都不分享?

根據行銷研究公司 Ipsos,全球幾乎有 1/4(24%)的社群網站使用者在網路上「無事不分享」,或者「大部份事情都分享」。另外 19% 則是什麼事都不分享,不過狂熱的分享者隨著國家而改變。

《華盛頓郵報》指出,「過度分享」(oversharing)與「網路滲透率」(Internet penetration)之間有著明顯的關聯性,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分享率奇高無比,但是滲透率卻很低,而所有「不太分享」(undershare)的國家全部都集中在歐洲,但卻是上網人口比率最高的地方。

各國社群網站「分享」數據

行銷提示:設法讓你對內容分享的期望與目標客群一致,透徹了解區域以及目標客群人口統計資料(如年齡、性別、收入),以獲得更清晰的指標。

5. 社群回饋,是歸屬感的來源

澳洲昆士蘭大學心理系教授 Stephanie Tobin 所做的研究發現,活躍使用社群媒體,帶給使用者更強烈的連結感(connectedness)。她將一群經常在 Facebook 上發文的使用者分成兩組,一組持續保持活躍,另外一組則暫時只當觀察者,停止發表訊息。兩天之後,後面這組的使用者產生負面情緒,覺得自己被排斥、缺乏歸屬感與存在感。

Facebook 這類擁有 10 億使用者的社群網站,讓人們分分秒秒都感知自己的社交關係狀態,隨時隨地都可以跟任何朋友聯繫。

另外一項研究則是要求實驗參與者在 Facebook 上發文,但是不會收到任何留言,同樣引發負面感受,自尊心受挫。

行銷提示:社群媒體的真諦就在於交流,人們都渴望獲得回饋,而不是隻身對著山谷大喊卻只聽到自己的回音。別只專注推廣自己的內容,抽出一點時間加入其他相關的對話串,增加價值、留下意見,或者純粹好玩。

6. 情緒激擾與社群分享的關聯性

過去已有作者在 Buffer Blog 撰寫過情緒影響行銷的文章,能夠引發強烈情緒(比如憤怒或驚歎)的內容,更容易被分享出去。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行銷副教授 Jonah Berger 執行的研究有個很棒的理論可以說明:情緒激擾刺激我們的神經系統,整個人都被煽動,「分享」行為可以舒緩這個狀態。

在另外一個將受測者分成兩組的研究中,第一組有些參與者觀看會使他們情緒受到波動的影片,另外一群人則觀看相對平靜的影片。第二組一半的人被要求跑步一分鐘,一半則只是坐在位置上。接著實驗工作人員詢問兩組參與者,他們分享某篇文章的意願。

無論是「影片組」或「動作組」,兩組中情緒比較高昂的那群人都更樂於分享,跑步的人分享的意願甚至高出靜坐的人兩倍。Jonah Berger 在《紐約時報》中解釋:由於他們的生理狀態已被觸發,因此轉發或者給予某些事物「讚」,有助於他們緩和情緒。

行銷提示:已有很多證據表明,愈能激起讀者情緒的內容,被分享的機率愈高。多多生產實用而且能夠帶給讀者驚喜的內容,或者羅織引人入勝的故事。也許,也可以鼓勵他們多多運動?

7. 我們就是無法停止談論自己!

我們熱愛談論自己,熱愛到哈佛神經科學家告訴我們,我們就是禁不住分享自己的想法,當我們絮絮叨叨說著自己,會在腦中觸發與美食或金錢一樣的愉悅情緒。

當我們談著自己,大腦的快樂中樞的反應與我們想到美食、金錢或性愛時如出一轍。

研究也顯示,參與者為了可以盡情談論自己,甚至願意掏出鈔票。

這種現象在社群網站上就更明顯了,研究員統計,80% 的社群網站訊息都是人們述說著自己當下發生的事。英文甚至因之產生新詞「meformers」,相對於提供實用資訊的「informers」,meformer 在 Twitter、Facebook 發表的內容永遠圍繞自己。

提示:人人都愛談自己,有了這層認知,行銷人員應該掌握這個人性弱點,反其道而行,設法減少以自己為重心的情形,把精力放在傾聽以及客戶支援上。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