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未雪」的遺憾

一些強國人認為某些港人小事化大。我不反對有人會反應過度; 但要一個連狗肉照吃如儀的國度,甚至人肉、胎盤照吃無誤的地方,我不強求他們能立刻明白。

我個人認為,近日港鐵撞死流浪狗事件中最大問題是:港鐵沒有坦承自己的不足、也沒有決心預防同類事情的發生。這公關災難就如香港麥記長時間源用黑心食材,卻只歸咎為「溝通」問題一樣不知所謂,完全當聽者是白痴! 這九流答案連年少無知的中學生也不滿意,何況成年人呢?為何港鐡不能學習其他國家的麥記一姐,坦承有錯誤使用食材,但承諾「絶」不再用,並順水推舟來推介新健康食品麥豆腐?

如果我是港鐵PR,我會答:「於近日發生的不不幸事件,我們表達深切遺憾。為免列車服務一再阻延,我們嘗試多番營,但可惜仍屢救不果。我們承諾會強化前線員工面對突發情況的能力,並給予各站前線員工額外保護衣物以救助誤闖路軌的流浪犬。就這不幸事件,我們再次致歉,並承諾會完善我們的列車服務,在服務廣大乘客和保護動物權益間取得最大平衡。多謝各位。」

我遺憾港鐵欠公眾一個真誠的答覆,欠小狗一個道歉。

其實,前線員工未必是愛狗之人,甚至可能是怕狗之人,卻要「硬著頭皮頂硬上」。就算那狗不是正統獵犬、不是血盆大口大過你拳頭,他們也不過是普通員工,在乘客、鏡頭和突發事件下也會有害怕和不知所措的可能性。正正鏡頭下那唐狗也頂KAWAII,造成視覺上的強烈對比,彷彿人在趕狗而非救狗。當然,如果他們真的讓「有心人」跳落路軌救狗,那他們自己的飯碗也不保了。更甚是強國人跳下受傷,你想他不會告港鐵告到「luck」褲嗎?!

至於我自己,我也會問自己有否膽識跳軌抱狗。不怕他可能有蚤、皮膚病… 或我自己眾目睽睽下失手、被咬(再打幾支瘋狗針)、被被上載全球皆知cyber-bullied… 就算廣播不住警告要我站在黃線之後,但量那丁點港鐵人手,我跳落路軌他們也無可奈何。所以將心比己,不要只一味拍短片,或隔岸觀火,或一味指責。有種、有愛就跳下去吧!

我不是以「人人都有錯」來打完場。但港鐵必須承擔最大責任! 我心底更不滿的,不是被性變態的日本、二戰南京大屠殺我們的日本3分鐘完美救狗大大超前。我最不滿是:不承認自己過失的九流答案!香港何時淪落如此?由特首、問責長官,至公營機構也如是… 當然,我也捫心自問,誰不有錯?每人也有天使與魔鬼的角力的時候,大部份都是普通人、打工仔,不是嗎?在做普通人之餘,同時關懷不同人和事,是我這個平凡人的小小堅持。

「試著把筆賣給我」——賈伯斯會如何應對這個經典面試問題?

「試著把筆賣給我」——賈伯斯會如何應對這個經典面試問題?

「把這支筆賣給我。」 這道聽著略帶鄉土味又偏偏很難回答的該死面試題,不知道考倒過多少應徵者。如果由世界上最擅長行銷的企業家之一,賈伯斯,來推銷這支筆,他會怎麼做?

If Steve Jobs was handed a pen and asked 「Sell me this pen」, how would he go about it?

這是最近在 Quora 上迅速躥紅的一個問題,網友們的回答千奇百怪無所不有,但最受歡迎的回答卻是一則相當「寫實」的答案,相當寫實,而且獲得了超過兩千票——儘管沒人敢在面試時這樣做。一起來看看:

蘋果特別發表會 — 2014 年 8 月 20 日 上午10:00

庫比蒂諾,加州

(又擠又吵的大廳內,賈伯斯在眾人的掌聲加尖叫中緩緩登台)

賈伯斯:早安,感謝大家到場!(台下響起熱烈的掌聲)今天又能跟大家見面了,真好。

先說幾件事。上禮拜我們剛剛賣出了第 500,000,000 部 iPhone。那可是好多好多的 iPhone 呀。(台下大笑)

現在,Apple 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了。(台下歡呼)我們打敗了 Google,埃克森美孚,和 Wall-Mart。我們在琢磨這件事兒的時候發現,這些公司都用很複雜的方式在賺錢:賣廣告、鑽石油、分銷貨物等等。

而我們做的事情,則非常簡單:我們創造驚人的 (phenomenal) 產品。

仔細想想這件簡單的事情,其實真是意義非凡:創造超棒的產品,然後讓大家購買、使用。(台下響起掌聲)

今天我們也有新的東西要帶給大家。這是我們迄今最好的產品之一。

曾經,我們創造了 iPod,幫你們把音樂裝進了你們的口袋裡。

後來,我們創造了 iPhone,幫你們把整個網路裝進了你們口袋裡。

今天,我們要帶你走入一個全新的世界,一個在你掌心裡的世界——當然,也可以裝進口袋裡。

接下來,請大家想想,我們可以怎麼幫助你們記錄想法,像用紙筆一樣自然地記錄想法?

台下有人提到了觸控筆是吧。

噁,誰要用那個東西啊?(台下大笑)

我們不在 iPhone 上用觸控筆,只有一個原因:因為那特麼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錯誤發明。你想像下那感覺、那手感,哎喲,在玻璃上用塑膠劃來劃去,你想象一下……

我們都喜歡在真實的紙上寫東西的感覺。所以, 這一次,Apple 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解決方案。

> 今天,我們重新發明了筆。(Today, Apple reinvents the pen.)

我們把這個產品取名為 iPen。它長這個樣子:

看起來是不是很棒?

真的是太讚了,精美絕倫。

這會是你們見過最好的書寫工具。也將成為你們書桌上最漂亮的一道風景。(台下大笑)

當你們用手指細細撫過它的筆身,握著它,那感覺,難以言語的舒適。負責設計的 Jony 和他的團隊,把這它的產品質感打造得完美無瑕,還有那恰到好處、分毫不差的重量,真真是極好的 。而它只有一種顏色:白色。

這支筆握起來的手感如何?包你滿意。這支筆的重量在 Jony 跟團隊的努力下被調整得超棒。

而當你的手、你的筆,在紙上如此輕松自然地書寫時,你會發現你的思緒和靈感也連帶著順暢起來,噴湧而出。

更重要的是,iPen 裡內植入了一具陀螺儀,和 iPhone 裡內建的那個一樣。而這能讓我們利用 iPen 做些非常酷的事情。

當你用 iPen 在紙上寫東西的時候,它會自動地把你寫下的每一筆畫同步到你的 iPhone 裡。這個功能好得簡直難以置信。現在你寫下的任何東西,都會有兩份備份了:一份在紙上,方便你感受在紙張上閱讀文字的經典魅力;另一份在你的 iPhone 裡,你可以永久儲存,或者通過網絡分享給他人。

無論何時,只要我需要記錄東西,拿出 iPen,在紙張上用最自然的方式書寫下來,然後便再無後顧之憂。這幾乎是世界上最天然的舒心感受:用紙筆記錄文字。

來看看你在紙張上寫下的文字,在 iPhone 裡會以什麼樣子呈現:

昨天的我、上週的我、去年的我,不同時段的我有著不同的想法和創意,搭配 iCloud 我再也不擔心點子會不見了。

我認識的很多天賦異稟的人,很有創意,但他們總是在筆記本記下一個個點子之後就再也不看,或者直接把本子弄丟了。這太可惜了。

要知道,你的一個想法,可能會改變整個世界。

為什麼一家做電腦跟手機的公司要做筆呢?

Well,Apple 致力於創造個人行動裝置。而 iPen 是非常棒的行動裝置。

iPen 會改變你的工作方式。它會接手你那無極限的想像力,幫你的大腦開拓一個新的空間。

我每天都使用 iPen。把它從口袋裡掏出來的時候,我總是會忍不住微微上揚我的嘴角。

所以,iPen 賣多少錢?

先看看我們的競爭對手吧。

  • $299 — LiveScribe Sky Wifi — 8GB
  • $150 — Equil Jot — 2GB

iPen 定價 129 美元,並且,從今天開始你就可以買到。而更棒的是,由於它和 iPhone 直接連接,所以你不需要擔心容量的問題。因此:

$129 — iPen — 100GB storage iCloud

現在,你已經可以在 Apple Store 以及線上商店裡買到你的 iPen 了。對,就是現在這一刻。(台下響起掌聲)

噢,對了,差點忘了。

One more thing.(台下響起掌聲加尖叫)

我們與一家很出色的企業合作,Moleskine,為你們帶來了特別版的 Apple 客製化筆記本。這家公司製作世界上最美的筆記本。

所以,世界上最好的紙,配上世界上最好的筆。嗯。

本子已經包括在 iPen 的銷售計劃裡了,當你買了 iPen,你就會獲得這本筆記本。

謝謝。(台下鼓掌,觀眾起立目送賈伯斯離開)

「試著把筆賣給我」——賈伯斯會如何應對這個經典面試問題?

「試著把筆賣給我」——賈伯斯會如何應對這個經典面試問題?

「把這支筆賣給我。」 這道聽著略帶鄉土味又偏偏很難回答的該死面試題,不知道考倒過多少應徵者。如果由世界上最擅長行銷的企業家之一,賈伯斯,來推銷這支筆,他會怎麼做?

If Steve Jobs was handed a pen and asked 「Sell me this pen」, how would he go about it?

這是最近在 Quora 上迅速躥紅的一個問題,網友們的回答千奇百怪無所不有,但最受歡迎的回答卻是一則相當「寫實」的答案,相當寫實,而且獲得了超過兩千票——儘管沒人敢在面試時這樣做。一起來看看:

蘋果特別發表會 — 2014 年 8 月 20 日 上午10:00

庫比蒂諾,加州

(又擠又吵的大廳內,賈伯斯在眾人的掌聲加尖叫中緩緩登台)

賈伯斯:早安,感謝大家到場!(台下響起熱烈的掌聲)今天又能跟大家見面了,真好。

先說幾件事。上禮拜我們剛剛賣出了第 500,000,000 部 iPhone。那可是好多好多的 iPhone 呀。(台下大笑)

現在,Apple 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了。(台下歡呼)我們打敗了 Google,埃克森美孚,和 Wall-Mart。我們在琢磨這件事兒的時候發現,這些公司都用很複雜的方式在賺錢:賣廣告、鑽石油、分銷貨物等等。

而我們做的事情,則非常簡單:我們創造驚人的 (phenomenal) 產品。

仔細想想這件簡單的事情,其實真是意義非凡:創造超棒的產品,然後讓大家購買、使用。(台下響起掌聲)

今天我們也有新的東西要帶給大家。這是我們迄今最好的產品之一。

曾經,我們創造了 iPod,幫你們把音樂裝進了你們的口袋裡。

後來,我們創造了 iPhone,幫你們把整個網路裝進了你們口袋裡。

今天,我們要帶你走入一個全新的世界,一個在你掌心裡的世界——當然,也可以裝進口袋裡。

接下來,請大家想想,我們可以怎麼幫助你們記錄想法,像用紙筆一樣自然地記錄想法?

台下有人提到了觸控筆是吧。

噁,誰要用那個東西啊?(台下大笑)

我們不在 iPhone 上用觸控筆,只有一個原因:因為那特麼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錯誤發明。你想像下那感覺、那手感,哎喲,在玻璃上用塑膠劃來劃去,你想象一下……

我們都喜歡在真實的紙上寫東西的感覺。所以, 這一次,Apple 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解決方案。

> 今天,我們重新發明了筆。(Today, Apple reinvents the pen.)

我們把這個產品取名為 iPen。它長這個樣子:

看起來是不是很棒?

真的是太讚了,精美絕倫。

這會是你們見過最好的書寫工具。也將成為你們書桌上最漂亮的一道風景。(台下大笑)

當你們用手指細細撫過它的筆身,握著它,那感覺,難以言語的舒適。負責設計的 Jony 和他的團隊,把這它的產品質感打造得完美無瑕,還有那恰到好處、分毫不差的重量,真真是極好的 。而它只有一種顏色:白色。

這支筆握起來的手感如何?包你滿意。這支筆的重量在 Jony 跟團隊的努力下被調整得超棒。

而當你的手、你的筆,在紙上如此輕松自然地書寫時,你會發現你的思緒和靈感也連帶著順暢起來,噴湧而出。

更重要的是,iPen 裡內植入了一具陀螺儀,和 iPhone 裡內建的那個一樣。而這能讓我們利用 iPen 做些非常酷的事情。

當你用 iPen 在紙上寫東西的時候,它會自動地把你寫下的每一筆畫同步到你的 iPhone 裡。這個功能好得簡直難以置信。現在你寫下的任何東西,都會有兩份備份了:一份在紙上,方便你感受在紙張上閱讀文字的經典魅力;另一份在你的 iPhone 裡,你可以永久儲存,或者通過網絡分享給他人。

無論何時,只要我需要記錄東西,拿出 iPen,在紙張上用最自然的方式書寫下來,然後便再無後顧之憂。這幾乎是世界上最天然的舒心感受:用紙筆記錄文字。

來看看你在紙張上寫下的文字,在 iPhone 裡會以什麼樣子呈現:

昨天的我、上週的我、去年的我,不同時段的我有著不同的想法和創意,搭配 iCloud 我再也不擔心點子會不見了。

我認識的很多天賦異稟的人,很有創意,但他們總是在筆記本記下一個個點子之後就再也不看,或者直接把本子弄丟了。這太可惜了。

要知道,你的一個想法,可能會改變整個世界。

為什麼一家做電腦跟手機的公司要做筆呢?

Well,Apple 致力於創造個人行動裝置。而 iPen 是非常棒的行動裝置。

iPen 會改變你的工作方式。它會接手你那無極限的想像力,幫你的大腦開拓一個新的空間。

我每天都使用 iPen。把它從口袋裡掏出來的時候,我總是會忍不住微微上揚我的嘴角。

所以,iPen 賣多少錢?

先看看我們的競爭對手吧。

  • $299 — LiveScribe Sky Wifi — 8GB
  • $150 — Equil Jot — 2GB

iPen 定價 129 美元,並且,從今天開始你就可以買到。而更棒的是,由於它和 iPhone 直接連接,所以你不需要擔心容量的問題。因此:

$129 — iPen — 100GB storage iCloud

現在,你已經可以在 Apple Store 以及線上商店裡買到你的 iPen 了。對,就是現在這一刻。(台下響起掌聲)

噢,對了,差點忘了。

One more thing.(台下響起掌聲加尖叫)

我們與一家很出色的企業合作,Moleskine,為你們帶來了特別版的 Apple 客製化筆記本。這家公司製作世界上最美的筆記本。

所以,世界上最好的紙,配上世界上最好的筆。嗯。

本子已經包括在 iPen 的銷售計劃裡了,當你買了 iPen,你就會獲得這本筆記本。

謝謝。(台下鼓掌,觀眾起立目送賈伯斯離開)

平機會主席及委員遴選應符《巴黎原則》(評平機會《歧視條例檢討》諮詢)

平機會主席及委員遴選應符《巴黎原則》(評平機會《歧視條例檢討》諮詢)

原刊於852郵報(2014/8/26)

作者:徐嘉穎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策劃幹事

今年七月,平機會公布《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文件。本文將略談諮詢文件第六章有關平機會體制事宜。

人權機構能否有效保障人權,其獨立性尤為關鍵。機構主席及委員的遴選和委任過程,將影響其獨立性。1993年,聯合國大會通過《巴黎原則》,訂明國家人權機構的國際標準,當中訂明人權機構的組成及任命,應符合獨立性及多元代表性。因此,若法例訂明平機會遴選委員會之組成、遴選及委任等須符《巴黎原則》,則可從體制上保障其獨立性

平機會建議法例明文保障平機會之獨立性
是次平機會建議修訂條例,訂明確保平機會獨立於政府及在「法律和運作上獨立自主」,(諮詢問題55) 此舉將加強對平機會獨立性的法律保障

未有著墨主席及委員的遴選和委任須符《巴黎原則》
然而,就「主席及管治委員會獨立性和經驗」而言,平機會僅諮詢公眾「政府應否公開讓有志人士申請成為管治委員會委員,並設立獨立的委員會進行面試和推薦委任」(諮詢問題56),並無著墨「獨立委員會」的原則,包括其成立程序及作為委員的準則等。若「獨立委員會」與現行遴選主席的委員會無異,則未能有效保障平機會的獨立性。

遴選委員會屬行政措施,欠法例監管
現時法例並無訂明平機會主席及委員的遴選準則和過程,法例唯一訂明的是,主席及委員均由特首委任,並須刊憲。雖然政府公開招聘平機會主席,由遴選委員會面試,並向特首推薦合適人選,但是全屬行政措施,欠缺法例監管。

遴選委員會有欠獨立
光是遴選委員會的組成已令人質疑其獨立性。以選出現任主席周一嶽的六人遴選委員會為例,委員均由特首任命,根據甚麼準則?委任過程如何?完全是黑箱作業,用人唯親,如當中三人是前任或現任行政會議成員,兩人是政府官員。[1] 如此,政府操控著大多數,能影響委任主席的結果,損害平機會的獨立性,亦有違《巴黎原則》有關「政府部門應以顧問身分參與討論」的要求。

遴選委員會不符「多元及廣泛代表性」的要求
再者,大部分委員欠缺人權及反歧視工作經驗,在選出現任主席的遴選委員會中,僅有一人來自關注殘疾人士權利的民間團體,[2] 不符合《巴黎原則》有關多元及廣泛代表性的要求,即無人權組織、反種族歧視組織、工會、律師/醫生/記者等專業組織、大學專家及議會代表等。遴選主席過程亦有欠透明,候選人無須出席公開論壇,公眾無從參與。

建議法例訂明主席及委員須具倡議人權背景
平機會在諮詢文件提到「需確保管治委員會委員應具合適經驗,且能代表平機會消除歧視工作所涉及的各群體」,(諮詢問題57) 並引述英國明文規定「平等及人權委員會成員具備消除歧視及其他人權工作的經驗,並規定至少一人為殘疾人士」。此要求對遴選委員會委員、平機會主席及委員均十分重要。以招聘現任主席的廣告為例,招聘條件著重管理經驗,對平等機會的承擔只屬其中一項要求,未能確保主席人選有人權及反歧視工作經驗。[3] 過往,除了胡紅玉女士外,政府委任的平機會主席大多欠缺人權工作經驗,甚至是前政府高官,削弱平機會的獨立性。因此,若法例訂明遴選委員會成員、平機會主席及委員均須有捍衛人權的知識、經驗及承擔,則有助從體制上保障平機會的獨立性。

結論
由此可見,現時平機會主席及委員遴選準則和過程有重大缺憾。政府應修訂法例,參照《巴黎原則》訂明之遴選委員會、平機會主席及委員遴選準則與過程,並加強民間參與,以提供體制保障,確保平機會具獨立、多元及廣泛代表性。[4]

註釋:
[1] 選出平機會現任主席的遴選委員會成員包括梁智鴻、查史美倫、周松崗、曾建平、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及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政府新聞公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及平機會主席遴選委員會會見傳媒(一)》。2013年3月5日。
[2] 同上。在遴選委員會委員中,只有曾建平來自民間團體。
[3] 平機會主席遴選委員會準則包括「第一,具良好的教育水平;第二,有最少十五年的公共行政、專業服務或私營機構高層營運管理的相關經驗,有領導和管理具體模式的公共或私營機構的經驗更好;第三,對推廣平等機會、建立一個兼容、沒有壁壘及和諧的社會具有相當的承擔;第四,具有清晰遠見、持正不阿、出色的領導才能(特別在引領由不同背景人士組成的管治委員會方面)、行政技巧及成熟品格;第五,是在香港公共機構或社區服務方面具備豐富經驗;最後一點是具有出色的語文及溝通技巧,中英文水平優良。」─政府新聞公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及平機會主席遴選委員會會見傳媒(三)》,2013年3月5日。
[4] 《平等機會委員會的缺失和改革》,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新婦女協進會、香港融樂會、香港人權聯委會、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民主黨、香港人權監察。

有關「退保」的荒謬爭議(下)

上文我們談到,有關全民退休保障的建議,人們反對的主要理由有兩個,一個是老齡化導致的財政負擔,另一個是加稅導致的「撤資」危機。

讓我們先看看第一個理據。過去數十年來,老齡化是困擾著所有經濟發達國家的一道「魔咒」。從公共財政的角度看,養老開支(包括退休金和老人服務)的不斷增加將令到國家的財政不勝負荷。研究顯示,上世紀八十年代,富裕國家中每個退休人士平均由十個在職人士供養。但踏進廿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這個數字已經降低至五個。而按照現時的趨勢,到了本世紀中葉,更會降至兩個以下。這種情況顯然是不可持續的。

老齡化的一個原因固然是人類的平均壽命增加了,但最核心的問題還是出生率不足。從資本主義制度的角度看,出生率不足導致勞動力供應不足和工資上升,而人口下降也會令消費萎縮從而導致生產過剩利潤下降,這兩種發展趨勢都會嚴重打擊這種生產制度的運作。這正是為什麼在房屋供應嚴重不足、樓價遠超人們的經濟負擔、交通經常擠塞、空氣污染嚴重、垃圾堆填區即將爆滿…之時,香港的商界卻仍然遊說政府輸入外地勞工的深層原因。

但令人詫異的是,在有關的公眾討論中,極少人會將出生率不足這個問題帶到它的邏輯結論。這個結論當然便是人類滅絕(或至少是有關的社群滅絕)的危機。道理很簡單,一男一女結合後始終會去世,如果他(她)們生育的子女數目沒有達到兩個這個「補充水平」(replacement level),則一代一代的下去,人口將會呈現指數式的遞減(exponential decrease),最終將會導致人類滅絕。相反,如果生育的子女數目大於補充水平(即多於兩個),則一代一代下去,人口將會呈現指數式的增長(exponential increase),最終將會導致人口爆炸而出現饑荒和戰亂。也就是說,「兩個生兩個」是一個可持續文明的「唯一解案」(unique solution),這已超越了道德的層面,而是一個族類生死存亡的根本邏輯。(因考慮到夭折和獨身的因素,嚴格的答案應稍大於二。)

這個分析顯示,在「補充水平」這個「唯一解案」之下,人口將達至穩定,而「老有所養」是完全可以達到的目標。所謂「公共財政危機」是一個不成立的理由。相反,如果偏離了這個水平,任何的「財政紀律」也阻止不了災難的來臨。

建立全民退保當然需要增加稅收,於是反對的人會說:向富人加稅會趕走投資者,結果是經濟萎縮失業上升,到頭來是弄巧反拙。這當然便是馬克斯早便指出的資本家最犀利的武器:「撤資」(capital flight)的威脅。

但我們不要忘記,這個威脅已經被反覆提出近兩百年之久。事實是,每次我們提出改善工人階級的福利時(如1847年的《十小時工作法案》,以及往後的最低工資、標準工時、集體談判權、有薪假期、分娩假期、勞工保險、遣散費等等),資本家都會高調地警告,這會「打擊營商環境」、「打擊投資意欲」、「導致大量企業倒閉」、「導致失業升」等等。當然,有部分亦會將「撤資」的要脅付諸實行,而把生產線移往成本較低的地方(包括拉美、亞洲、非洲)。但如果我們每次都屈服於這些要脅而什麼也不做,剝削加劇的「硬邏輯」早已導致無產階級革命的爆發,而作出要脅的資本家早已被革命所埋葬。

也就是說,社會福利的爭取(又稱「公共財」的建設)絕不是一個簡單的經濟學議題,而是一個社會不同利益階層之間的長期的、曲折的、動態的歷史角力。關鍵的一點在於,資本家作為一個集體固然會極力抗拒任何削弱他們利潤的政策,但作為一個個體,他最關心的,其實是他與其他資本家之間的利潤優勢(只要利潤率不低於銀行的「存、貸息差」)。簡單地說,如果一個資本家的經營年利潤率是20%,但大部分其他資本家是25%,則他寧願大家都維持在10%左右。有了這個認識,我們才可明白為何促進社會公義是一個現實(而非烏托邦)的目標。

提委會過半數出閘,或是保持香港繁榮穩定的最佳著手

昨日(8月27日),人大會議後有「消息」指出,2017年特首選舉會由提委會全權提名。提委會沿用四大界別,由1200人組成,如要成為特首候選人,則須過半數提委會成員投票支持。

消息仍然有待證實,今日想探討的是如果方案屬實,對香港的繁榮穩定而言是否最好?

中央先作篩選,不等如對港不利

有人說,因為提委會多由建制派組成,提委會過半數才可出閘,那就是代表泛民成員無辦法成為候選人,所以就是「假普選」了。

首先,在法律上,泛民陣營中不論激進還是溫和派一樣有機會成為候選人,他們都可以爭取提委會支持。「提委會過半數」,在法律上並沒有將任何人摒出局外。

既然法律上並未拒絕任何人參選,接下來,我們就要想想,泛民所說的「真普選」是甚麼意思?是否一定要在政治上能有泛民成員成為候選人才算真普選?如果答案為「是」,則整個選舉前提就如李飛主任或黃國健議員所言:「口口聲聲的國際標準,還不是要讓自己入閘?」

香港的政治光譜十分奇怪,分為「建制」和「泛民」。第一,如果說建制就是親中,我不禁要問,香港已經回歸祖國,是中國的一部分,親中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早前傳出泛民各政黨收留黎智英的祕密捐款,黎智英的手下MARK SIMON 和美國CIA 大有關連,民主黨涂謹申、工黨李卓人、社民連長毛、教區前領袖陳日君,人人有份收錢,永不落空(公民黨毛孟靜堅稱沒有收錢,我強烈建議毛告黎誹謗,以正視聽),如果他們都疑似和外國勢力眉來眼去,為何一定要讓他們有份選,讓一批和中央不咬弦的人才算「真普選」?對香港的繁榮穩定有何好處?香港的特首在職能上要和中央溝通,下要管治香港,如果選一個反對祖國的人出任,對香港繁榮穩定有何好處?

第二,如果全由親中人士出選,那每個候選人都是一樣,沒有分別嗎?才不。在路線上,除了飯焦所提的例子:「陳婉嫺是勞工界,陳智思是商界,二人路線完全不同。」還有政治智慧備受讚賞的曾鈺成、財技過人的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又或者現屆政府的代表(估計為梁振英或林鄭月娥),這些人如果出選,施政理念難道會是完全一樣,毫無分別嗎?

泛民支持者所欠缺的,其實是對香港的繁榮穩定缺乏承擔。如果說要讓人人都能成為候選人,那好處是甚麼?「人人都有被選舉權」,提委會過半數在法律上一樣沒有違反這個原則,而政治上而言,這句話相當虛無,毫不實際,如果連中央完全不能接受的人都要有被選舉權,對香港有何好處?

香港人生活艱難是因為回歸?

回到現實,這麼多香港人不喜歡中央,明知泛民議員收錢都要擁抱泛民──反佔中遊行的參加者收二三百元是收買,泛民議員收五十萬、一百萬就是無條件捐助?──是因為生活上不如意,想要求變嗎?如果有人認為生活不及97前輕鬆,所以令大家誤以為是回歸的錯,那就不妨看看大家所嚮往的歐洲各國,08年金融海嘯後,他們的經濟還未完全復原,失業率持續高企,以前宗主國英國為例,須直至今年二月才跌至6.9%,香港呢?才不過3.1%。今日的香港相比他們,不知好上了多少倍。除了香港人勤奮上進,努力收復失地,中央的支持難道完全無關?

經濟進展緩慢,人口老化等是全球面對的共同難題,不獨是香港需要面對,而香港事實上是一塊福地,說吃的,日式放題、韓燒、印度薄餅……應有盡有,要買的、要享受的,其他國家所沒有的,中國其他城市所沒有的,香港幾乎都不缺,這是內有港府主導、建制派協助、外有中央遙距支援而經營出來,還是泛民議員叫叫口號、舉牌、掟蕉、訓街所造成?還是港人覺得自己是天上派下來專門享福,這一切好處都是必然的嗎?如果說港人普遍上班壓力大,那麼你的上司是中共派來的嗎?還是香港人普遍缺乏人文關懷,不少港人老闆以為出了糧給你,便是買了你的生命力,諸多挑剔,當你是奴僕,為公司無限期拼命,準時下班是懶惰,OT才是好員工,這是中央下令的嗎?還是我們這個城市本身普遍的劣質生態?如果說買樓艱難,董建華政府提出的八萬五為何又要反對?是因為會打沉樓市嗎?那麼樓市現在夠高了沒有?梁振英政府不斷「盲搶地」,為市民建房子,但卻屢遭反對,我們不是不知道填海增加土地供應會影響海洋生態,但權衡利弊,人沒房子,不應是較優先的考慮嗎?香港的確是面對不少問題,例如遊客過多,所以梁振英政府已打算收緊自由行政策,面對難題,我們應同心協力解決,而不是勉強再讓一班反中亂港的人出來,增添這裏的內憂。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