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限時免費App特輯:Instagram推出縮時攝影App《Hyperlapse》

今天的免費App中,除了有Instagram推出縮時攝影App《Hyperlapse》外,還有解謎遊戲、冒險遊戲、好用的筆記軟體和動畫製作App!你想優先下載哪一款呢?
 
 
 

 

Hyperlapse from Instagram
下載點:iTunes
價錢:Free

【手機小姐超速測試極短評】
你玩過縮時攝影嗎?如果你是Instagram的熱愛者,一定不能錯過他們最新推出的這款App,直覺又流暢的介面設計,最快還可以12倍速播放…

善待動物係文明

 

在fb看到以下一則多人讚好的小象繪畫短片,有所不安。

繪畫中的小象,似是東南亞遊客區供遊客拍照以賺錢。

大象有靈性、聰明,這不用多說。但亞洲象卻因為較易馴養和訓練,就受到滅頂之災。隨著東南亞旅遊業發展,越來越多獵人,殺死野生母象以取得小象,再轉賣圖利(多用於旅遊業和表演)。小象受訓時(如繪畫),會受盡殘酷的虐待,很多因而死亡。因此,野生亞洲象正面臨絕種危機。

希望影片中的小象,不屬於上述的情況。

 

良心港人抗議港鐵輾斃唐狗,有無知無良的批評指這是狗緒主義、小題大做等。

我不屑反駁,我只會舉出現時發展水平和文明水平最高的國家的一些做法,如瑞士設有小箱,發現受傷小鳥可放進去,讓牠們接受治療。

最多華人喜歡移民的國家,都是相對地比較善待其他動物的國家。中國大陸孕婦湧到香港生仔買奶粉,相比於大陸,香港對其他動物,例如貓狗,都善良得多(當然還遠遠不夠)。此無他,越懂得尊重生命(即使只是相對地)的地方,就越適合人類居住。只懂得尊重權力和金錢的地方,見到孩子(如小悅悅)被輾過都沒人理會的地方,就越不適合人類居住。

為被港鐵輾斃的唐狗申冤,就是要令香港不要在文明上倒退,就是要令香港仍然適合人類居住。有良心的人,你們懂的。沒良心的物體,你們不配懂,但你們移民時,一定懂得選擇你們口中的狗緒主義國家。

 

迪馬利亞如何解決曼聯的問題?

先旨聲明,迪馬利亞雖然不是我認同的曼聯買人首選,但他的存在還可以解決當下曼聯的進攻問題。簡單來講,迪馬利亞持球好而且具備突破能力,解決了曼聯前場欠缺創造力的困局。

四人小組與曼聯中場
曼聯在中場控球居優勢,但球在中場線附近停滯太久,未能製造入球機會。環顧荷蘭在世界盃的比賽,雲高爾的3-4-1-2裏的「2」,作用就是在後場連結中堅和翼衛,在前場連接前鋒、兩位翼衛和那位墮後的「1」(史尼達),使球場上任何一名己方隊員拿球後都能形成一個4人小組。

所以,雲高爾對兩位中場中的要求是,跑動積極、覆蓋面大,儘量多的一腳出球並且把球傳給位置更好防守、壓力更小的隊友。從這點要求看,靴利拿做得很好;費查連跑動都出問題,似乎可以見棄;卡華利跑動可以、一腳傳送也可以,他的問題是不清楚四人小組裏哪一個位置更好,所以傳送選擇經常出問題罷了。

問題是這個四人小組缺少一個持球強而欠突破能力的進攻點:大家拿球後總是把球草草傳給隊友了事,從左傳到右、再從右橫傳到左,沒有一個人能夠拿球突擊過人攪亂對方的防線。對方只要人盯人跟著曼聯的人走來走去,就能把曼聯的進攻限制得死死的。曼聯中前場不乏無球能力強的人,由朗尼、馬達、香川真司到艾殊利楊格,無球跑動都很好,偏偏欠缺的就是這種個人突破(這也是雲高爾批評曼聯陣容人腳「unbalanced」的原因)。

迪馬利亞的位置
接下來的另一個問題,就是迪馬利亞的位置問題。網上許多論見都說迪馬利亞只適宜邊線活動、充任翼衛云云,如果雲高爾真是拿他當翼衛用,這5970萬鎊還不如投進大海裏去;也有想法是改踢4-3-3,發揮迪馬利亞的突破能力。筆者倒認為,根據對去季皇馬的觀察,大致是:雲高爾可能在三中堅陣式的前提下,讓他成為馬達的拍檔,同時設下兩位攻擊型中場

在安察洛堤的皇馬體系(4-3-3),C朗和加里夫巴利經常以內鋒身分出現於兩邊側翼。而迪馬利亞在三中場的職責,就是充任左側中場為球隊提供寬度和邊線的出波,因為迪馬利亞的45度傳中非常獨到,弧線非常急墜,這種急墜的傳中常常領到防守球員以至守門員的判斷出現失誤。除了傳中,他還可以用個人極具個人風格的突破來敲開對手的防線,並串聯隊友、發起小組進攻。

這個配置能否成功?不妨留意馬達。馬達一對一擺脫能力不算很出色,但他控球的穩健性和短傳的技巧和視野還是可以的。只不過,他的功能、踢法和有效活動範圍相對單一,最好的位置應該是中路正三角下的攻擊型中場。以馬達環繞迪馬利亞,兩者並存,應該不成問題。

當然,在這種格局下,朗尼跟馬達、迪馬利亞的擠擁機會可能很高。如何讓朗尼不致於人浮於事、又要把迪馬利亞的發揮空間推至最大,真是考起雲高爾了。

【讀者來論】廢街影剝奪陽光權 決策荒唐遺禍無窮

一.取消街影明益發展商,惡果由全體市民賣單 繼早前被指無視人口密度高於黑沙環、交通路網不勝負荷、以及公共設施嚴重不足等問題,仍拍板新城A區增加一倍人口而引來社會連番質疑「長官意志凌駕專業」之後,行政長官崔世安日前又再語出驚人,在出席選委第一界別(工商金融界)座談會時透露,如順利當選將取消俗稱「街影條例」的第42/80/M號法令。由於取消街影後樓宇可起得比現時高很多,將讓地產發展商直接得益,因而言論一出,發展商及有利益關係的少數所謂「專業人士」即時拍案叫好、齊聲支持。 但與此相反,崔特首這張「開給發展商的巨額支票」馬上引起社會廣泛質疑,反彈聲浪不絕。社會一方面質疑是否取消街影屬重大公共政策,涉及面廣,關乎全體特區居民及後代福祉,具有高度嚴肅性,為何在未經深入研究、評估以及公開諮詢前,就開出這張顯然只對發展商有利的「巨額支票」?另一方面,社會質疑崔先生作為現任行政長官、特首候選人,他是否明白公共政策不是兒戲?又是否了解倘真取消「街影條例」,整個社會將承擔怎樣的惡果?   二.街影條例保公共衛生,讓市民享有陽光權 「街影條例」其實是一種最基本的建築管制規範,最早起源於英國。十九世紀工業革命後,歐洲城市的建築密度愈來愈高,無序發展令環境急速惡化,高層樓宇阻擋了照射到街道的陽光,同時亦影響了空氣流動,陽光不足通風不良導致病菌滋生、疫症橫行,因而政府決定修訂建築法例,加入「街影」的要求,以維護城市公共衛生環境,降低疫情發生的機會和蔓延的速度。 由於陽光具有去除瘴濕、殺菌消毒,以及讓人感覺健康舒適的作用,因而「陽光權」(或稱日照權)也就與呼吸一樣,成為人類生存最基本的權利。「陽光權」是指每個人都有享受陽光照射的權利,公共街道或住宅內如日照與通風良好,不但能減少病菌傳播,還可以舒緩情緒,讓人感到陽光、活力與希望。所以,陽光權被視為人類生存「必須的基本權利」之一。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規定,公共街道及住宅每天的日照時間應最少有三個小時或以上,才能算得上是健康。 世界各地政府制定「街影條例」之目的,正是出於維護城市公共衛生及防疫安全的需要,透過限制街道兩側樓宇投射於街道之陰影面積,保證街道及鄰幢樓宇有基本的陽光照射,減少滋生病疫,維護環境衛生健康,亦讓居民大眾有享受陽光的基本權利。可以說,「街影條例」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維護公共衛生,以及保障居民享有「陽光權」,尤其在現代高人口密度城市,對樓宇街影作出控制,已非可有可無的選擇,而是一種政府不得不維護的公共利益。   三.缺乏陽光照射自然通風,遇重大疫情將不利控制 香港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取消了街影條例,結果樓宇愈蓋愈高、愈蓋愈密,因而出現大量坊間所謂的「屏風樓」,居住環境每況愈下,不少地區更「永遠活在陰影中」,廣受香港市民評擊。2003年沙士病毒(SARS)肆虐香港期間,共造成1755人染病,299人死亡,為找出疫潮原因,香港衛生署聯同其他八個政府部門展開詳細調查,範圍涵蓋流行病理、環境、公共衛生、城市規劃、樓宇設計及公用設施等元素。事後不少建築與城市規劃專家認為,香港樓宇高度及密度過大,缺乏足夠陽光照射及自然通風,無法有效抑制病菌的傳播和繁殖,是可能導致疫情持續擴大的原因之一。 四.街影條例保障澳門居民健康福祉三十年 剛好與香港相反,澳葡政府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跟隨世界潮流,由當時的護理總督José Carlos Moreira Campos公佈了俗稱「街影條例」的第42/80/M號法令。過去三十年來,正是這個今日被地產發展商批評為「落後」及「阻礙發展」的條例,保證了幾十萬澳門居民的健康福祉、維護了城市公共衛生及城市景觀,保障了城市基本得到健康發展,2003年更未像鄰埠香港般出現大規模沙士病毒的擴散。 遺憾的是,回歸後,在歐文龍執掌運輸工務司期間,運用其權力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大量批出允許「豁免遵守街影條例」的地產項目,如今澳門舉目所見那些破壞景觀、遮擋陽光、窒礙通風的眾多「超高屏風樓」,就是當年歐文龍貪腐案的最佳寫照。大家不妨想像,如「街影條例」真被取消了,一幢幢超高屏風樓遍地開花,將是怎樣的一種景像? 受「街影條例」的規管,樓宇的高度與街道的寬度基本成正比,即「條街寬啲樓可起高啲,街窄啲樓就起矮啲」,合情合理。相反,街影條例要是取消了,那就變成「橫街窄巷也可起高樓」以及「街道及樓宇將被陰影遮蔽」的怪現象。而怪現象的背後,得益者(而且是巨大利益)就只有地產發展商,誠如業界人士私下所言「取消了街影條例,啲樓分分鐘起多幾倍高,涉及利益龐大」,而損失的,就是整體社會及廣大居民的福址。   五.執政者將流芳百世,抑或遺臭萬年? 看崔特首的施政方針,一方面提出要將澳門建設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優化人居環境、改善居民綜合生活素質」,與此同時,又表示要取消街影條例,允許放高樓宇管制,施政方針之間相互矛盾、前不對後、背道而馳,難免讓人質疑所謂科學施政,其實只是嘴巴說說的口號,實際上是選舉至上、利益掛帥。 還有,以崔特首的「英明睿智」,以及他擁有美國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的「公共衛生博士」學位,又曾兩任社會文化司司長,是不可能不明白一旦取消街影條例,將為城市公共衛生及防疫安全方面帶來惡果,是用幾十萬特區居民的生命與健康作賭注的道理。 取消「街影條例」,發展商可將樓起更高賺更多錢,當然拍手叫好,而惡果卻由廣大市民承擔,而且將禍延後代子孫,整個社會將付出沉重代價。當中,姑先勿論城市景觀的失控、整體環境品質的下降、屏風樓超高樓大量湧現、交通更為堵塞、公共基礎設施不勝負荷等後果。更為嚴重的,是危及整個城市的公共衛生體系,危及全體特區居民的生命與健康,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兒戲事。假如澳門不幸再次爆發類似沙士或伊波拉病毒,由於取消「街影條例」,公共街道及住宅無法獲得陽光的有效照射,城市的自然通風亦受到阻礙,屆時是否會像2003年香港沙士般引發重大公共衛生危機?澳門人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取消街影條例,如同打開潘朵拉的盒子。到底是流芳百世,還是遺臭萬年,只能留待英明睿智的崔特首自己去想了!

皇上都想有個符合國際標準既妃子

清 妃子

 

很多人看宮廷劇,以為後宮妃子都是長很美,但事實上就完全不是這樣。

後宮三千,就只是三千個惡夢,個個「美艷絕倫」,皇上即成為受害者。

 

清 妃子

 

實在太可怕了!!

 

難道皇上的眼光出了問題?還是全中國大陸都沒有美女?

都不是,你要知道,究竟妃嬪是怎樣選出來的。

 

我們以清朝為例,妃嬪入宮,除了本有妻室的親王登基外,主要透過「八旗選秀」,只有極極極少數是以其他方法入宮。

而八旗選秀,三年一次,首先由各旗中人,交出名冊,入宮備選,然後交由大內總管進行初選,及複選。

通過者,即成為答應﹑常在或貴人,在後官等待皇上寵幸。

以上選秀,熱鬧非常,只是耳聞,也感覺艷福無邊。

可惜,歷代皇帝,選到的枕邊人……也令人倒胃三天。

天呀!!WHY?WHY SHE?!!

 

我們再重覆看看,以上的程序,有沒有什麼問題。

 

根據大清基本法序,首先,由八旗提交候選女子,再交由官中的總管秀員負責篩選出適合皇上的紀嬪……最後,皇上才見到妃嬪候選人。

停!即是說,妃嬪侯選人,都是被篩選出來的?

沒錯,所謂皇上有得選,皇上做主人,都是經過兩重關卡,才有得選。

一是八旗妃嬪機構提名﹔
二是妃嬪大內提名(過濾)委員會。

然後,讓皇上一人一票,選妃子。

皇上可以選的,可能已經是最美的,在經過他人篩選出來,最美那一個。

 

其實所謂有得選,根本就無選擇。

 

而到底提名門檻是什麼,當時來說,就是八旗的那些達官貴人,受到朝廷特準的群眾,才可以擁有的機構提名了。

(什麼人也選上去,難道他反中害民,都讓他接近皇上?)

如果,你就是那一個皇上,你會怎樣想?

「美女,我只是想要一個美女呀。

可以的話,讓大清公民提名妃子予皇上投票。

或者,這會有多點機會選到,那些刻毒公公選擇以外的正常女人。」

 

但每次到這時候,總有大官出現,向皇上說﹕「皇上,比起民間的盲婚啞嫁,連選得沒得選,就只讓長輩人大決定,你有一票,已經是莫大進步了。無論你選,定係先有人選,都係一個篩選,都係一個真的美女普選黎,好醜都係肉,女既野,,總好過自瀆,你都係袋住先啦。最緊要,合乎大清意願呀,大清並無國際標準呢四個字!」

結果,皇上聽信大臣所說,袋住先,他的一生,也因此面對這個女人,同時,他也努力工作,勤政勵治,就如香港人一樣,沒有自己想選的人,所以每天工作多一些,只是和皇上不同,港人沒有後官,就連豪宅也買不到。

 

因為根據特區政府發言,2017普選就像清朝選妃,只是在篩選過的候選人中選特首。

其實皇上又好,港人又好,都只是想要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人,讓自己可以選擇而已,為何這個夢想,這麼近又那麼遠呢……

究竟,皇上應否抗爭,爭取大清公民提名妃嬪候選權呢?

 

清 妃子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